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玫瑰

6319浏览    181参与
hidenrose
小玫瑰:珊莎,你难道对我没有一...

小玫瑰:珊莎,你难道对我没有一点心动吗?
珊莎(内心):卧槽,她在说什么东西?
                              还有为什么她要裸着?!
(让我喝口酒冷静一下)

小玫瑰:珊莎,你难道对我没有一点心动吗?
珊莎(内心):卧槽,她在说什么东西?
                              还有为什么她要裸着?!
(让我喝口酒冷静一下)

hidenrose

给玛珊剪的一个视频,送给我的极地cp

b站链接:https://b23.tv/av74576166

b站链接:https://b23.tv/av74576166

狮子与玫瑰

头发那里有点怪,唉,下次好好p吧~

冰雪女王~


头发那里有点怪,唉,下次好好p吧~

冰雪女王~


狮子与玫瑰

真人cp祝好

Natalie dormer&David Oakes

图2、3为中世纪AU

真人cp祝好

Natalie dormer&David Oakes

图2、3为中世纪AU

少年游yr

玫瑰之死

 教堂的钟声一遍遍响起

她的愈加不安

唯一这个少女察觉到杀意

高堂满座

人声鼎沸

无人注意她的焦急

远方的她正注视着这场复仇的完成


窗棂上一只鸟飞走

墙角一滴露水落下

远方的夕阳缓缓贴近地平线

她的眼神愈加不安

她挂念着她的少年爱人

他如此纯洁和美好

远方青色的云逐渐的消散

阴谋正在慢慢酝酿

野心家的舞台拉开帷幕

街边孩子的哭声逐渐远去


渔夫的船只逐渐变小

圣徒在一遍遍歌颂诸神

赞美诸神赋予凡人的一切

无人知晓阴谋的递进

人群还在狂热的审判会中

政治家的心火已经燃起


熊熊燃烧的烈火

瞬间爆炸

众人灰飞烟灭

少女的梦顿时破...

 教堂的钟声一遍遍响起

她的愈加不安

唯一这个少女察觉到杀意

高堂满座

人声鼎沸

无人注意她的焦急

远方的她正注视着这场复仇的完成


窗棂上一只鸟飞走

墙角一滴露水落下

远方的夕阳缓缓贴近地平线

她的眼神愈加不安

她挂念着她的少年爱人

他如此纯洁和美好

远方青色的云逐渐的消散

阴谋正在慢慢酝酿

野心家的舞台拉开帷幕

街边孩子的哭声逐渐远去


渔夫的船只逐渐变小

圣徒在一遍遍歌颂诸神

赞美诸神赋予凡人的一切

无人知晓阴谋的递进

人群还在狂热的审判会中

政治家的心火已经燃起


熊熊燃烧的烈火

瞬间爆炸

众人灰飞烟灭

少女的梦顿时破碎

她那年轻的爱人纵身一跃

也随她而去

世上最美艳年轻的玫瑰啊

香消玉碎

带着她所有的骄傲

梦想和爱




-关爱空巢老兮-
…是我们高庭之光! 第一次尝试...

…是我们高庭之光!

第一次尝试伪油画风,感觉非常有趣(…?

“洛拉斯爵士只比他妹妹大一岁,他们有同样大大的棕色眼睛,同样蓬厚的棕色鬈发,慵懒地披散在肩,还有同样光滑无瑕的皮肤。”

——《冰与火之歌·群鸦的盛宴》

…是我们高庭之光!

第一次尝试伪油画风,感觉非常有趣(…?

“洛拉斯爵士只比他妹妹大一岁,他们有同样大大的棕色眼睛,同样蓬厚的棕色鬈发,慵懒地披散在肩,还有同样光滑无瑕的皮肤。”

——《冰与火之歌·群鸦的盛宴》

小花爵士

原著中的玛格丽是一个能带着珊莎一起打猎放鹰,在泰温大人的葬礼上又懂得捧着一束金玫瑰表达敬意,又悄悄留下一多掩住鼻子抵挡恶臭的十六岁少女,有一点心机,有一点城府,有一点圆滑,但还是更多地散发着美丽聪明又娇俏可爱的人格魅力;虽然娜塔莉多默尔在第三四季的剧集形象也看得我心醉神迷(这段的玫瑰珊也是真的甜),但无疑相较于贝勒大圣堂废墟下的一抔死灰,还是原著中那朵仍然在险恶政局中顽强生存的小玫瑰更得我心

原著中的玛格丽是一个能带着珊莎一起打猎放鹰,在泰温大人的葬礼上又懂得捧着一束金玫瑰表达敬意,又悄悄留下一多掩住鼻子抵挡恶臭的十六岁少女,有一点心机,有一点城府,有一点圆滑,但还是更多地散发着美丽聪明又娇俏可爱的人格魅力;虽然娜塔莉多默尔在第三四季的剧集形象也看得我心醉神迷(这段的玫瑰珊也是真的甜),但无疑相较于贝勒大圣堂废墟下的一抔死灰,还是原著中那朵仍然在险恶政局中顽强生存的小玫瑰更得我心

#ARTPOP#

「 小玫瑰×少狼主 Robbaery AU 」 

萝卜玫其他相关拉郎动图请戳这里

都铎王朝Anne×美第奇家族Cosimo


Reclaim - Ólafur Arnalds&Arnor Dan请戳

Veil the night wakeful stars blow dread astray
夜幕降临 星辰苏醒 风也恐惧偏离正轨
dread astray
害怕误入歧途

stars unnamed
未名星尘

Morning light reunites fallen flames
晨光重聚 ...

「 小玫瑰×少狼主 Robbaery AU 」 

萝卜玫其他相关拉郎动图请戳这里

都铎王朝Anne×美第奇家族Cosimo


Reclaim - Ólafur Arnalds&Arnor Dan请戳

Veil the night wakeful stars blow dread astray
夜幕降临 星辰苏醒 风也恐惧偏离正轨
dread astray
害怕误入歧途

stars unnamed
未名星尘

Morning light reunites fallen flames
晨光重聚 焰火陨落
a flawless frame through ember eyes
透过灰烬望去 是一具无暇之躯


- 「 We won't let him divide us, will we? 」

- 「 Never. 」


- 「 Everyone else constrains me. 」

- 「 No one understands. 」


(以下大量魔改原角色设定,不喜请自行跳过)


银行业王朝贵族家庭的继承人×亨利八世的情妇

- 王后侍女安妮博林在宫廷社交圈内拥有一大批仰慕者,她唯独接受了美第奇家族继承人柯西莫的追求,但美第奇家族的家主乔凡尼拒绝让儿子与宫廷侍女订婚

- 安妮的父亲托马斯博林给安妮施压,让她为了家族的社会地位去引诱亨利八世

- 安妮成功引诱了亨利八世并成为他的情妇,却始终与柯西莫因心灵相通而倾心于彼此

- 柯西莫由于父亲被谋杀而人间蒸发了两年,期间安妮已经成为了亨利八世的新一任王后,后来柯西莫以美第奇家族家主的身份回归

- 柯西莫为了维持美第奇家族的权利与地位而迎娶了合适的夫人,此时亨利八世因为安妮再次流产而对她感到厌倦并到处寻花问柳

- 对博林家族不满的贵族势力充分利用了亨利八世对安妮的厌倦并成功为她安上多项罪名,安妮在伦敦塔中收到了死刑的判决

- 柯西莫心中首位一直是美第奇家族的财富与权力,却依然在安妮博林被执行死刑后因失去唯一真爱而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狮子与玫瑰

那些年我吃过的cp(2)



权力的游戏:



詹姆&美人



托曼&小玫瑰



小指头&珊莎



梅林传奇:



亚瑟王&皇姐



白王后:



理查三世&安妮内维尔



隋唐英雄传:



杨广&萧美娘

那些年我吃过的cp(2)




权力的游戏:




詹姆&美人




托曼&小玫瑰




小指头&珊莎




梅林传奇:




亚瑟王&皇姐




白王后:




理查三世&安妮内维尔




隋唐英雄传:




杨广&萧美娘

不朽颂

[待授翻/高庭]Wedding Bliss(上)

是甜甜的玫瑰家中心七夕狗粮!!

Summary:加兰和莱昂妮半灾难性的婚礼。

Tag:玫瑰珊,蓝洛,蛇花,加兰/莱昂妮,pov

Author:AVirtoMusae

Translator: @-关爱空巢老兮- 

----

尽管这是一场户外婚礼,但婚礼仪式还是冗长得似乎没完没了——“洛拉斯,笑一笑。”

洛拉斯瞪了一眼他的男朋友:他男友刚刚用手肘冲他的肋骨狠狠地来了一下。蓝礼朝他挑了挑眉,洛拉斯带着怒气冲他僵硬地微笑。他的膝盖开始上上下下地晃起来。蓝礼盯着它看了几分钟,修士则又喋喋不休地叽叽咕咕了好一会。洛拉斯非常庆幸自己不是加兰的伴郎,因为那样的话人们就会把注意...

是甜甜的玫瑰家中心七夕狗粮!!

Summary:加兰和莱昂妮半灾难性的婚礼。

Tag:玫瑰珊,蓝洛,蛇花,加兰/莱昂妮,pov

Author:AVirtoMusae

Translator: @-关爱空巢老兮- 

----

尽管这是一场户外婚礼,但婚礼仪式还是冗长得似乎没完没了——“洛拉斯,笑一笑。”

洛拉斯瞪了一眼他的男朋友:他男友刚刚用手肘冲他的肋骨狠狠地来了一下。蓝礼朝他挑了挑眉,洛拉斯带着怒气冲他僵硬地微笑。他的膝盖开始上上下下地晃起来。蓝礼盯着它看了几分钟,修士则又喋喋不休地叽叽咕咕了好一会。洛拉斯非常庆幸自己不是加兰的伴郎,因为那样的话人们就会把注意力怼到他身上。

蓝礼把手放在他的膝盖上来制止他的动作。“坐着别动。”于是洛拉斯虚情假意的露齿而笑很快变成了真心实意的怒目而视。

一阵风(整个上午的风都很大)把洛拉斯的头发吹到了他的脸上。愤怒地冲它低声嘶嘶了会儿之后,他毅然决定把头发从他脸上吹回去。蓝礼又拿胳膊肘捅了下他。“我做什么了?”洛拉斯小声咕哝。

“你又不安安分分坐好。”蓝礼有些不满地朝他嘘了一声,手指弄乱他的鬈发。

洛拉斯斜斜地俯过身,嘴唇贴着蓝礼的耳朵,小声地抱怨,“可我好无聊。”然后他挪了回去,冲蓝礼撅起了嘴。蓝礼瞪了他一眼。他们不能表现得太出格,毕竟他们打算告诉洛拉斯的家人彼此才交往差不多一个月。

“坚持一下。”蓝礼告诉他。他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但是…!”洛拉斯抗议。

“好好看着你哥哥的婚礼,好吗?”蓝礼叫道,听着有些恼火。

洛拉斯也用胳膊肘捅他,没想到用力过猛一不小心把他的男朋友给捅到了地上。好在婚礼在沙滩上举行,所以他男友还能实现软着陆。修士停了下来,所有人都转过身盯着他和蓝礼。后者坐回了他的椅子上,脸一路红到耳根。

 仪式重新开始。洛拉斯揪着夹克的袖子,开始无所事事地消磨时间。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把赤脚埋进沙子里。当他又开始晃他的膝盖时,他的脚把一些沙子扬了起来,甩到了蓝礼的腿上。

 蓝礼冲他皱起眉头,然后朝着加兰和莱昂妮举行婚礼仪式的方向转过身,“坐好,否则待会我就惩罚你了。”

洛拉斯脸红了。“你要我现在坐着一动不动吗?”本来洛拉斯在他的座位上每隔两秒就会动一下,突然间保持不动对他来说更困难了。

“洛拉斯,”蓝礼语重心长地告诫他,转过来看着他的眼睛,“安静。”

 洛拉斯发出像小狗低吠似的声音,手指轻轻敲着大腿,但除此之外保持了惊人的一动不动。蓝礼得意地一笑,拍了拍他的膝盖。

----

这是加兰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他终于和他的一生挚爱——莱昂妮——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他会与她永远,永远在一起直到永远。尽管维拉斯热爱着故事而洛拉斯信奉浪漫主义,但毫无疑问,加兰才是提利尔家真正的浪漫主义者。他甚至有誓言来证明自己满溢的浪漫与激情。

或者说,他将要有誓言来证明自己了。莱昂妮的誓言已经说了一半——修士说了半个小时终于把话说完了。整个上午的风都很大,预示着一个糟糕的天气,所以他们以“尽可能快的速度”进行了婚礼仪式。但不幸的是,从天气状况看来,“尽可能快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莱昂妮的誓言还没说完,天堂之门洞开,大雨倾盆而下。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洛拉斯的惊叫:“该死!我的头发!”他还能听到蓝礼的大笑,听到玛格丽和珊莎飞奔着躲开雨点时的玩笑声。维拉斯摇着轮椅,在父亲冲过去营救他之前,挣扎着爬上了为他专门建造的小斜坡。奥莲娜祖母同母亲一起走回了她们之前待着的小别墅,大声地抱怨。

而加兰,他一把抱起了莱昂妮往回走,尽管莱昂妮一直坚持要自己来。然而几分钟后,加兰发自真心地希望自己刚刚听了莱昂妮的话——他在路上踩到一块泥,结果打了个滑把他们两个一起扔进了泥巴。

莱昂妮瞪大了眼睛看他,朝他头上“啪”地就是一巴掌。“愚蠢的男人!”她笑着叫道,“我一直期待你能用另一种方式毁了我的婚纱。”

加兰笑了。“哦?我觉得这话在这里说不大合适,亲爱的。”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莱昂妮翻了个白眼。

加兰点了点头。“当然。”

即使依然浑身沾着泥巴,莱昂妮还是对他笑了。“当然。现在扶我起来吧,好爵士。”她伸出了双臂来让他接住。

“这是我的荣幸,夫人。”加兰赞同道,对莱昂妮报以他最为迷人的微笑,伸手把她拉了起来,“好了,莱安,等我们回去,我们的婚礼是不是要重新开始了?”

莱昂妮冲他扬起了眉毛。“我想你的兄弟会无聊死的。不管怎样,我再也不想听洛米斯学士絮絮叨叨了,我们直接从交换誓言开始吧。”

加兰伤感地笑笑,“那当然,亲爱的。让我们回去把这身泥先清理干净。”

“我喜欢这个提议。”莱昂妮表示了同意,朝小别墅冲去。

加兰追在她身后。

----

维拉斯给奥柏伦发了条短信。婚礼仪式实在是太长了,即使是维拉斯——提利尔家耐心的化身——也感觉越来越无聊。他已经厌倦了,事实上,他对厌倦也失去了耐心。他无聊透了,以至于语义学是他现在所能想到的除了奥柏伦以外最有趣的东西。

奥柏伦成为他的男朋友还没超过一个月。在那出导致他失去双腿的意外车祸之后,他们就成为了朋友。好吧,至少奥柏伦肯定很有趣,所以维拉斯决定在无聊的婚礼仪式上给他发短信。

因为维拉斯可以是很多人但他绝不会是洛拉斯,所以在发短信时他一直保持谨慎。手机的消息提醒告诉他,奥柏伦已经回复了。

From:奥柏伦

To:维拉斯

要知道,多恩的婚礼要简单得多。

Received at 11:30

维拉斯眨眨眼,试图组织语言来回复他。

这是个提议吗?

如果是的话,我希望有一个更好的。

接着维拉斯放弃了回复。这根本不是一个人可以通过短信来回应的那种东西。他叹了口气,把手机塞回口袋。

他抬眼望去,发现婚礼仪式终于步入了尾声。维拉斯几乎要如释重负地大喊一声,但那非常。非常地不合适,而且完全是个洛拉斯风格的做法。

“我属于她,她属于我。”他听见加兰说。终于结束了。维拉斯摇着轮椅向门口的方向前去,据他所知,他们将要享受一顿自助午餐,接着是婚礼蛋糕,最后,是一场盛大的晚宴。

----

玛格丽几乎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午餐,作为一个高庭人,这很能说明些什么。当她决定离开她的家人们,坐到珊莎旁边时,她正开始吃第二轮。

看到玛格丽在她身边坐下,珊莎不由得笑了起来,“嗨,玛格丽。”

玛格丽只是冲她咧嘴一笑,“希望雨没有坏了你的好心情?”

珊莎轻轻哼了一声,依然十足淑女模样。“我是个北方人,不下雨不下雪那对我来说才值得惊讶。”

“也对。”玛格丽赞同。

珊莎点点头,“总之我玩得很开心,婚礼真是太浪漫了你知道吗——两个人,相爱到永远。”这样的珊莎总是很美…美得带着浪漫的味道,美得像浪漫本身的样子,玛格丽想。

玛格丽正想问珊莎想要一个怎样的婚礼,然而奥莲娜祖母用勺子敲了敲她的玻璃杯,吓得珊莎往后一蹦——很不走运地,侍者这时正把蛋糕端到过道上——她整个儿撞到了侍者身上,而蛋糕顿时飞了出去——

玛格丽把珊莎扶了起来,心里暗暗咒骂。飞出去的蛋糕最终落在了过道另一边的可怜人身上,其中包括蓝道·塔利和雷德温家的那对双胞胎。

“…糟了。”珊莎喃喃自语。然而与此同时,玛格丽几乎笑得直不起腰来。蓝道·塔利咆哮着吐出了一连串的咒骂,就差把空气都吓得面色发紫,然后像一阵飓风般从门口呼啸而出。

洛拉斯站起来喊道:“谢天谢地他走了!”然后后脑勺上立刻挨了结结实实的一巴掌。

雷德温双胞胎似乎在咒骂和大笑之间左右为难,最终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做法,他们也离开了大厅,但不像蓝道·塔利——他们换了身衣服,几分钟后又回来了。

珊莎走向加兰和莱昂妮,提议为他们烤一个新的婚礼蛋糕。起初这对新婚夫妇坚持一个婚礼蛋糕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一次,珊莎展现了她作为一个史塔克的固执,开始为了给他们烤一个新蛋糕而据理力争,寸步不让。

玛格丽只能叹气。她的女朋友就要消失了——消失去烤婚礼蛋糕。她朝宴会最后瞥了一眼,跟着珊莎去了厨房。

----

译者按:七夕快乐!!!!

              祝大家狗粮磕得开心!!!

          

Debbie

罗柏.史塔克的发展受阻(2)

CP:小玫瑰与少狼主
君临
泰温双手拄在权杖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个孙子的尸体,瑟曦跪在詹姆的怀中哭的撕心裂肺。泰温伸手想要安慰女儿又缩回来克制的说:“奥莲娜夫人和提利昂都要求比武审判,我已经任命马林.特兰做审判骑士与洛拉斯.提利尔决斗;提利昂的审判骑士你随意安排。”詹姆抬起头反驳道:“父亲,与洛拉斯决斗马林.特兰必死无疑。”泰温轻蔑的答道:“一个废物死不足惜。”
瑟曦看着乔佛里的尸体喃喃的低语:“黄金为宝冠,以黄金为裹尸布,一个比你更美丽更年轻的女人到来夺走你的一切......。”泰温抚摸着瑟曦的肩膀说:“这个预言已经困扰你太久了,预言什么都不是,只是愚弄人心的小把戏。”瑟曦抱住泰温的腿发疯的喊:“不...

CP:小玫瑰与少狼主
君临
泰温双手拄在权杖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个孙子的尸体,瑟曦跪在詹姆的怀中哭的撕心裂肺。泰温伸手想要安慰女儿又缩回来克制的说:“奥莲娜夫人和提利昂都要求比武审判,我已经任命马林.特兰做审判骑士与洛拉斯.提利尔决斗;提利昂的审判骑士你随意安排。”詹姆抬起头反驳道:“父亲,与洛拉斯决斗马林.特兰必死无疑。”泰温轻蔑的答道:“一个废物死不足惜。”
瑟曦看着乔佛里的尸体喃喃的低语:“黄金为宝冠,以黄金为裹尸布,一个比你更美丽更年轻的女人到来夺走你的一切......。”泰温抚摸着瑟曦的肩膀说:“这个预言已经困扰你太久了,预言什么都不是,只是愚弄人心的小把戏。”瑟曦抱住泰温的腿发疯的喊:“不!就是玛格丽那个婊子!我要让提利尔们下地狱!”泰温把瑟曦从詹姆怀中拽出来严厉的说:“我已经受够你的愚蠢!如果不是你仅凭玛格丽把酒杯放过奥莲娜的桌子上就断定她和提利昂是共犯,还卖通了侏儒的技女做伪证!我也不用安排这一出戏!记住凶手只有提利昂。”
詹姆把瑟曦挡在身后说:“父亲,奥莲娜夫人有作案动机,她一向爱护玛格丽可能想阻止她嫁给乔佛里。”泰温眯起眼睛高傲的问:“你们有证据吗?玛格丽和乔佛里共用一个杯子!奥莲娜夫人要一起毒死自己的孙女?”
詹姆反问:“那提利昂下毒你有证据吗?”泰温冷笑道:“你和我谈公正?要不是你姐姐擅作主张将荆棘女王关押起来,何以闹到如此地步?葬礼结束后瑟曦启程去高庭嫁给维拉斯.提利尔;詹姆你去多恩带弥赛菈和崔斯丹回来继承王位,然后就回凯岩城做公爵,准备好娶玛格丽.提利尔。”
瑟曦跪在地上哀求着:“弥赛菈还是个孩子,她需要我。”泰温冷漠的甩开她说:“女儿,你没有谋略只有小聪明,做母亲和做王后一样失败。因为你的鲁莽,我们不得不与蛇窝为伍了,相信我没有你,弥赛菈会成为一个更好的女王。”瑟曦擦干泪水亲吻着托曼的额头讲着故事:“从前在深林中有母狮子和她的小狮子,但是她们有太多敌人,狼有獠牙,鹿有尖角,甚至玫瑰都带着荆棘。母狮子不顾一切的保护她的小狮子.....她会让所有伤害小狮子的人生不如死。”
---------
乔佛里先是向他舅舅头上泼红酒,然后像疯了一样掐住旁边的托曼将酒灌进他嘴里:“你在看什么?你嫉妒我吗?你想喝我的酒吗?”后来我好像看见他有举杯,等他把酒杯还给我的时候,杯子中就再没有酒了。
玛格丽回忆完环顾着四周,听说这间高塔顶的房间从前是关押珊莎.史塔克的,玛格丽捡起床头被遗弃的布偶娃娃想:现在我们一样了。奥莲娜夫人躺在摇椅上缓缓睁开眼睛说:“如果托曼还活着就好了。”玛格丽卧在祖母的膝上说:“祖母你醒了,我想起来一些线索。”
奥莲娜夫人慈祥的抚摸着她的头发说:“真相已经不重要了,我怎能忍心让你嫁给那种禽兽......。”伴随着窗外的雷声玛格丽惊愕的看着奥莲娜说:“没关系的,祖母,泰温现在需要倚仗我们,他不打算彻查此事。”奥莲娜看着窗外的电闪雷鸣说:“雷电总是预兆着暴风雨快要来了。”奥莲娜捧着玛格丽的脸坚定的说:“我会不惜一切来保护自己的血脉的,无论明天发生什么事都要回家,玫瑰已经没有留在这座化粪池的必要了,玛格记住小心知更鸟。”
---------
玛格丽心痛的看着奥莲娜带着镣铐站在看台下被两个御林铁卫羁押着,洛拉斯右手放在剑柄上说:“他们竟敢那么对祖母!”加兰按住他的手说:“这是祖母的意愿,她说这样才能显示出比武审判没有偏颇我们。”一旁的詹姆将完好的那只手按在洛拉斯肩上说:“你知道我弟弟的审判骑士是谁吗?魔山。你也不希望奥莲娜夫人的余生都因为比武审判的不公正被怀疑成弑君者吧?我相信你不用两个回合就能把马林.特兰的肠子戳穿。”洛拉斯瞪着他说:“魔山我也一样能把他的肠子挑出来。”玛格丽冷静而克制的说:“弑君者大人,是你姐姐单方面构陷我们的吧。”加兰拦住他俩劝说:“别冲动,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他眺望着另一端同样带着镣铐的提利昂自言自语道:“世间自有公义,他也不会是凶手,那真正的凶手会是谁呢?”
'我怎能忍心让你嫁给那种禽兽......记住小心知更鸟'玛格丽想起祖母的话回避着加兰的目光低头不语。
“在诸神和世人的注视下,我们齐聚于此,以甄别奥莲娜.提利尔夫人是否有罪或无辜,愿圣母赐予他们慈悲,愿天父赐予他们应有的裁决。”
伴随着欢呼声,洛拉斯穿着铠甲上场夺得了全场年轻女孩的尖叫。玛格丽却揪心的看着她的祖母似乎随时都会晕倒,洛拉斯第一回合就将长矛刺穿了马林.特兰的脖子。没等宣判胜利荆棘女王就瘫倒在地上。
加兰的妻子派人去找学士,洛拉斯哭着抱着奥莲娜,奥莲娜虚弱的拍着梅斯公爵的脸说:“儿子,你不是这块料,该让孩子们承担责任了。”她用最后一丝力气紧握住加兰和玛格丽的手说:“带着所有人回高庭,告诉维拉你们四个都是我的骄傲,记住我们的家族箴言。”随后荆棘女王就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
瑟曦站在高处看着提利尔家族抬走荆棘女王的尸体狞笑道:“我第一次相信天父自会带给我正义。”泰温面无表情的吩咐凯冯:“将全部驻守在君临城外的部队都调过来。”瑟曦痛苦的笑着说:“父亲,把他们都杀了。”泰温冷漠的说:“你已经被仇恨冲没了仅有一点小聪明。”
红毒蛇一遍一遍的质问魔山:“你杀了她、你强奸了她、你杀害了她的孩子!我要你死之前认罪!”泰温脸色阴沉的看着第二场比赛说:“我们最后才加入劳勃一边,必须显示出诚意才行,总有狗需要替我们去做那些脏活,但是我忘了告诉他不要杀了伊利娅,先是多恩、然后是北境、现在荆棘女王戴着兰尼斯特家的镣铐死了,你们到底要给我树多少敌人?”
瑟曦落寞的说:“对不起,父亲我想得到你的认可,却总是让你失望。”泰温看着红毒蛇把魔山打倒在地面色稍有好转,他像寻常父亲一样轻拍着瑟曦肩膀说:“我理解你刚经历了丧子之痛,我深爱着你母亲,她去世时把我最后一点美好的情怀也带走了。是对家族的责任让我支撑到了今天,相信没有人比我更想杀了提利昂,但是他的代理骑士是多恩的奥伯伦。那条狗是条好狗,为了笼络多恩今天我们得献出去,迟一些你可以用千百种方式来处决提利昂。”
一阵尖叫的骚乱声打断了泰温的话语,魔山爬了起来按住奥伯伦的双眼喊着:“我杀了她!我奸了她!我杀了她的小崽子!”奥伯伦亲王的头瞬间化成一滩血水。
瑟曦苦笑着说:“迟来的正义还会是正义吗?父亲,你不是说我只有小聪明吗?我知道你让学士给魔山下了安眠水,然后我派人换成了让他更兴奋的颠茄。”
泰温狠狠的扇着瑟曦耳光,把她扇倒在地上。泰温恼怒的骂道:“为什么你没有那个半人一半的脑子!现在我们腹背受敌了!”
---------
加兰向泰温请求全部河湾地的部队撤回去参加祖母的葬礼,并希望瑟曦早日去高庭与大哥维拉斯联姻。泰温表示他对奥莲娜夫人的去世深表遗憾,至于瑟曦她刚经历丧子之痛,等乔佛里和托曼的葬礼结束立刻前往高庭。
玛格丽来到了曾经囚禁过她的高塔上,她麻木的收拾着行李,我一定不会忘记被关在这里的教训。玛格丽看着祖母坐过的摇椅上摆着被遗弃的布偶娃娃,两只黑色钉珠眼睛像是一直在凝望着她,这是珊莎.史塔克的娃娃吗?玛格丽把娃娃塞进行李中说:“让我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
----------
高庭
维拉斯.提利尔腿上盖着毯子坐在壁炉前说:“泰温死了,提利昂越狱后杀死了他。”玛格丽坐他的对面说:“怪不得晚上我们在船上听见君临的钟声响起过。”洛拉斯把字条揉成团扔进火中:“瑟曦已经认定我们是杀害她儿子们的凶手,没了泰温的制约,她不会善罢甘休的。”加兰沉吟片刻说:“虽然她现在处于内忧外患暂时不会进犯河湾地,但是兰尼斯特已经与我们撕破了盟约,还是早做打算为好,”
维拉斯展开地图说:“加兰你和蓝道.塔利勋爵守住黑水河的防线,我已经建议父亲颁布法令:向将河湾地粮食运出的商人加收重税,力图切段君临的供给,玛格丽我有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我要你带着七国最强大的海军雷德温舰队去与罗柏史塔克结盟,不要走兰尼斯特港,从多恩角绕过峡海到白港。”
洛拉斯惊愕的问:“他不是已经死了吗?”维拉斯解释道:“之前祖母向小指头花重金买过消息,因为未知的原因罗柏史塔克的队伍在婚礼开始前与波顿家和佛雷家展开过一场厮杀,波顿将罗柏的队伍逼进了颈泽,老佛雷断定他们被泽地吞没了所以和泰温领功去了。但是小指头明显不可信,现在这个北境之王是不是冒充的也不好说。”
“狼头插在无名尸体上佛雷家很有创意,要是被泰温知道非得气的从地狱中爬出来不可。”加兰讽刺道。
“我们为什么不去投靠峡海那端的龙女王?传说她有三条龙。”玛格丽盯着奴隶湾的地图费解的问。“我也这么觉得。”洛拉斯附和道。
维拉斯笑而不语,加兰两只手分别轻按在玛格丽和洛拉斯肩膀上说:“盟友并不是越强大越好,如果瑟曦有三条龙我们现在已经是灰烬了。”
玛格丽坚定点点头说:“为了家族我愿意做任何事。”维拉斯把地图收好嘱咐道:“洛拉,你和她一起去,保护好我们的妹妹。”洛拉斯拉着玛格丽的手说:“以我的生命发誓。”
“天色不早了,加兰你送洛拉斯回去休息吧。我有几句话嘱咐玛格。”
加兰与洛拉斯出去后,维拉斯语重心长的对玛格丽说:“洛拉斯容易鲁莽冲动,你要看住他不要因一时意气之快起无谓的冲突。记住我们的家族箴言。”
玛格丽含泪点点头说:“生生不息。”
加兰看着天上的繁星对洛拉斯说:“现在局势尚不明朗,马泰尔家族虽然与兰尼斯特家旧仇未报又结新怨,但是如果崔斯丹以弥赛菈丈夫的身份做了国王,他们会和兰尼斯特一起夹击我们的。这次结盟对高庭的未来至关重要,记住我们的箴言。”
“生生不息”
-------
北境临冬城
“海底下,人鱼喝海星汤,仆人全是螃蟹哟,我知道,我知道,噢噢噢.....”罗柏从东海望归来听见席恩刺耳的歌声堵住了耳朵。“雅拉,你弟弟不正常你不知道吗?”“是的强迫他去攻打深林堡是我的错,他的小破船在寒冰湾沉了,等被冲上岸他就这样了。”
席恩又开始拉着神秘的黑哑女跳起了舞边跳边唱:“如果我们能每日呆在阳光下.....只有你和我。”罗柏实在看不下去扶额问:“那个哑女到底是谁。”雅拉瞪着两旁的看守坐在雪地上说:“你应该问它是什么?自从我们在海岸边发现席恩时它就在身边。”罗柏派人去拉开哑女,哑女张开嘴露出了一口的尖牙,雅拉鄙视的喊着:“我奉劝你们最好别碰它,所有被它咬过的人都染怪病死了。”
“莱莎夫人死了,您母亲和我丈夫都去鹰巢城了。”罗斯琳夫人把纸条递给罗柏就赶紧跑回房间了。罗柏展开纸条上写着:“莱莎疯了抱着小指头一起摔下月门了,罗伊斯勋爵有意与我们结盟。”听母亲说小指头因为瘦小而自卑所以一向轻视武力,如今被莱莎姨母一个女人给拽了下去真是够讽刺的。
雅拉唾口水在地上:“小黄鼠狼跑什么,我弟弟又不吃人!”席恩突然用自己的声音边着:“救救我!”边疯跑起来。雅拉和罗柏面面相觑,雅拉举起带着手铐的手说:“别忘了,我可是你的俘虏。”
罗柏看着侍卫们都各自找借口跑了,无奈之下只好叫上灰风和白灵自己去找席恩。
--------
“北境的荒原也不是一无是处。”洛拉斯拉住缰绳等待后面的妹妹,玛格丽放飞臂上的鹰说:“恩、适合放鹰。”
“你的帽子会被鹰当成野兔吧!”洛拉斯看着玛格丽的白兔毛帽子呲呲笑着,玛格丽笑着推搡着他说:“我以为北境的贵妇都这么穿,到了白港才发现只有我这么穿。”
两匹马开始躁动不安起来,洛拉斯自己先下马拉紧玛格丽的坐骑缰绳说:“有野兽,别跑,越跑它捕杀的越狠。”
-----
罗柏把席恩摔倒在雪地里,没等用绳子捆他,席恩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大力气又跑了,罗柏狼狈的拍打掉身上的雪和泥想要是琼恩在就好了,他一定很珍惜名正言顺揍葛雷乔伊的机会。
他顺着两只狼的脚印走到林地边缘的荒原上,白灵懒洋洋的趴在地上,灰风则毫无尊严的摇着尾巴任由一只白手套摸他的头。
白手套带着一顶高耸浮夸的方形兔皮帽子,厚重的白色斗篷过高的领子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棕色的大眼睛。罗柏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灰风从来没对陌生人亲近过,他和泰丽莎彼此惧怕憎恶对方,灰风怎么会对这个女人如此温顺难道是因为她穿的像白灵?
白手套女士的同伴穿着金色雕花铠甲,披风上面也秀着花哨的繁花。罗柏看着自己弄脏的野人毛皮不禁自惭形秽起来。我上次刮胡子是什么时候了?
“你是野人吗?”罗柏听见白手套的同伴问话,他刚想回答被白手套打断说:“请原谅我哥哥的失礼,他是想问您是长城以北的人吗?”白手套跳下马从包裹里拿出干酪和肉干递给他。白手套的同伴问:“他能听懂我们说话吗?”白手套把食物塞在他手中,拉着他的手放在嘴边作出咬的动作说:“吃的。”
没等他回答,白手套就骑上马和同伴走了,罗柏呆滞在原处听见她说:“是个聋哑人真是太可怜了。”罗柏发誓他一定要宰了席恩.葛雷乔伊。
-------
恩,少狼主与小玫瑰尴尬无比的初遇,堂堂北境之王被当成了乞丐,惊不惊喜?因为我想留着席恩这个毒害,所以改了一下剧情,设定是席恩回铁群岛,他姐姐雅拉领着他当海盗,而不是背叛北境去烧临冬城。在掠夺深林堡的途中席恩掉海里被黑人鱼捞出来之后就变补丁脸2.0了,可能后期我再给他加点和鱼说话的设定,他就彻底成迪斯尼女主了。
这个文章确切的说是我写的前一篇囧珊文的姐妹篇,囧的狼为什么跟着罗柏呢?因为他在弥林失忆了,珊莎给他当丫鬟呢。

(1)http://debbielucy.lofter.com/post/1cf7a720_1c5e28ca7

珊莎给囧当丫鬟http://debbielucy.lofter.com/post/1cf7a720_1c651ed74

January

【丞坤】吸血鬼王爵的擅养玫瑰 1

肃穆庄严的大堂上俯首称臣的使者,紫色的水晶吊灯在不断的幻着光,精致昂贵的金色王座是权利的象征,王座之上的,是年轻俊美的王爵——范丞丞

张扬的银色头发,高贵的金色王冠,少年有着苍白的皮肤,血色的瞳孔,以及细长的犬牙。。。。。。

范丞丞不屑的看着王座下单膝跪着的使者,“有事?”范丞丞冷漠的开了口,使者恭敬的呈上一个玻璃盒子,盒子被仆人送到了范丞丞手里,范丞丞看着玻璃盒子里的,是一束高贵妖娆的蓝玫瑰,神秘而冰冷,透着惊心动魄的美

范丞丞眼里闪过一丝兴趣“这普通的玫瑰就是你要给我的?”使臣继续低着头,但庄重有力的说着“我尊贵的王,这是不同寻常的玫瑰,他叫坤”范丞丞看了一眼使臣,又看回手中的玫瑰,...

肃穆庄严的大堂上俯首称臣的使者,紫色的水晶吊灯在不断的幻着光,精致昂贵的金色王座是权利的象征,王座之上的,是年轻俊美的王爵——范丞丞


张扬的银色头发,高贵的金色王冠,少年有着苍白的皮肤,血色的瞳孔,以及细长的犬牙。。。。。。


范丞丞不屑的看着王座下单膝跪着的使者,“有事?”范丞丞冷漠的开了口,使者恭敬的呈上一个玻璃盒子,盒子被仆人送到了范丞丞手里,范丞丞看着玻璃盒子里的,是一束高贵妖娆的蓝玫瑰,神秘而冰冷,透着惊心动魄的美

范丞丞眼里闪过一丝兴趣“这普通的玫瑰就是你要给我的?”使臣继续低着头,但庄重有力的说着“我尊贵的王,这是不同寻常的玫瑰,他叫坤”范丞丞看了一眼使臣,又看回手中的玫瑰,坤?

范丞丞不屑的说“一朵玫瑰还有名字?”然后他疲倦的揉了揉眉头,“好了,你可以走了,我会派人帮助黄明昊的”——黄明昊,另一吸血鬼家族中王爵的小儿子,一个俊美的子爵


使者走后,范丞丞让仆人把蓝玫瑰放在他的卧室里


夜晚,范丞丞回到房间,透过月光,昏暗庞大的卧室里空空荡荡,皎洁的银色月光静静的洒在蓝玫瑰上,范丞丞看着蓝玫瑰,入了迷


范丞丞拿下了他的王冠,脱下华丽的衣袍,安静的躺在躺在欧式大床上,他很疲倦,这段时间来,一直和王朝中的那帮大臣周旋,还要除去那些反贼,范丞丞已经看够了那些人为了利益的可恶嘴脸,看透了人性的黑与白


范丞丞侧着看自己高贵的王冠,哼,都是为了权利罢了

范丞丞透过王冠,看到了美丽妖艳的蓝玫瑰,范丞丞的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冷酷的王也会笑?只是不对人罢了


范丞丞对着玫瑰说着“人心险恶,你才是最真的那个”玫瑰闪过蓝色的微光。。。。。。


入夜,玫瑰散发的蓝色光芒越来越大,忽的变成了一个美丽是少年,少年有着金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深蓝色的瞳孔幽深而寂静,像是碧蓝幽深的湖水,让人忍不住陷下去,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卷着,少年裹着蓝色绒毛外衣,里面。。。。啥都没有穿。。。。。。


作为吸血鬼王爵的范丞丞有着超高的灵敏度,他睁开了眼,露出血色的瞳眸。。。。。。



(你们猜范丞丞看到蔡徐坤会是什么反应呢😏会不会直接把他给。。。。。。。弄死(´▽`)ノ♪我可真是个魔鬼~( ̄▽ ̄~)~                   我是作者J,一个高产拖更的无良作者😏)










显赫的秃子小姐

占tag歉


建了小玫瑰墙:3517639742


欢迎投稿www


大家一起来玩呀(๑•̀ㅂ•́)√

占tag歉


建了小玫瑰墙:3517639742


欢迎投稿www


大家一起来玩呀(๑•̀ㅂ•́)√


狮子与玫瑰

两个立后大典你喜欢哪个?

Queen Anne & Queen Margaret

两个立后大典你喜欢哪个?

Queen Anne & Queen Margare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