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绵羊

4897浏览    603参与
川舟晚渡

《井然有个心头宝》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那些关于沈巍的小秘密

                 【井然×罗浮生】

      “你看你弟弟多懂事。”

    云魅生就不满了,沈巍有这么不喜欢自己么。

  “我们在挖坑,给你,一起挖吧。”

     罗浮生拿了一把小铲子给云魅生。

  云魅生也不废话,拿起铲子就一起挖坑了。

  多了一个人的力量挖的就快了很多,一下子就挖好了。

    “阿福把花扶好...



    第五十五章  那些关于沈巍的小秘密

                 【井然×罗浮生】

      “你看你弟弟多懂事。”

    云魅生就不满了,沈巍有这么不喜欢自己么。

  “我们在挖坑,给你,一起挖吧。”

     罗浮生拿了一把小铲子给云魅生。

  云魅生也不废话,拿起铲子就一起挖坑了。

  多了一个人的力量挖的就快了很多,一下子就挖好了。

    “阿福把花扶好,哥哥用土把根埋好。”

     沈巍把花放在挖好的坑里,叫阿福扶着花,他和云魅生把土重新放回了坑里。

    “阿福来,给花浇点水。”

      沈巍把小水壶装好水看到阿福手上。

   等他们浇完水,洗干净手之后,沈巍就跟小罗浮生告别回家了。

  云魅生这才知道这不是沈巍的家,他的家在隔壁。

  云魅生这就好奇这个阿福是谁了,整天缠着沈巍问。

   沈巍也不爱搭理他,后来云魅生问出来了,缠着沈巍的习惯却没有改掉,就这么一直缠着他。

      虽然沈巍对云魅生还是冷冷淡淡的,但云魅生一有事沈巍第一时间就会去帮忙。

  现在云魅生看自己好友情场失意,自然立马开导他。

    沈巍被云魅生这么一说,立马来了精神去追求罗浮生。

   正在心里盘算着应该怎么办,身后秘书突然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不好了,沈总,公司电脑今天突然被黑了!”

  沈巍突然一怔,余光里,他的脸色一变,打开旁边的笔记本电脑,“别急,我看看。”

  陆太太没吭声,隔着很远望着电脑屏幕上熟悉的画面,皱了下眉,突然扶额笑了。

  视频那边的几个年轻的程序员也好奇的探头张望过来,正听到沈巍沉声道“不好,是kiven!”

  视频那边的一位程序员倒吸一口凉气,“kiven?”

      另一人问:“那是什么?”

     “那是五年前的一伙国内毒贩“摩斯密码”写的代号的密码,被称为网络界的黑洞,只要中招,无人能破解,目前,我也没法。”

  他的助理一听冷汗直冒,“总工,您看目前有什么解决方法没得,那个东西现在被植入公司的电脑,公司的电脑里又有那么多的机密文件……”

  沈巍眉头紧锁,“我试试看能不能破解它。”

  二十分钟后,他在大家紧张的注视之下,他满头大汗的摇头,“不行!”

  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袅袅的响起:“我试试吧。”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声音的源头。

  竟然是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的罗浮生。

    “你?”众人鄙夷的笑了。

  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看起来还有点弱智的小男孩?

  罗浮生就这么在各式各样探究的目光中缓缓的走向前,“死马当成活马医吧,不然还能怎么办?”

  其中一个工程师在那边不屑的说到。

  沈巍没有说话,罗浮生也没有得到他的准许,他甚至也没有坐下,就弯着腰,在屏幕上敲敲打打。

  总工程师的表情从鄙夷慢慢的变成了不可置信,而后满是不可言说的震惊。

    “你要不要坐下?”

  罗浮生头也不抬:“不需要,很快就好了。”

  确实很快。

  从他接手到屏幕恢复正常,一共两分半。

  总工程师眼睛瞪的大大的,仿佛见了鬼一样。

  后面的程序员都凑到公司的电脑屏幕前,愕然:“简直就是神级……”

   “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活人在五分钟之内破解摩斯密码病毒!”

   “大佬就是大佬,看来是深藏不露啊!”

  罗浮生对着四周的声音充耳不闻,用身体挡着电脑的屏幕,悄悄在屏幕上敲了一个单词:“who?”,发送了出去。

  总工程师脸色变了又变,半响才问了出来:“你会破解这种病毒,为什么呢?”

  然后回答他的,是一串呼噜声。

  众人回头,罗浮生已经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罗浮生不经意之间偷偷的笑了笑。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因为这种代码,是他八年前趁井然不在一个一个字敲出来的。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国度里,一个男人坐在黑夜的屏幕下,看着电脑下显示的“侵入失败”四个大字,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身边的一个有着精致妆容的贵妇人很快反应过来,“是井然?”

   “不会”男人皱眉,他今天不在陆家。

   “那是谁?”女人吐了一口烟圈“十多年了,我会让他们一个个的付出代价……”

   “收手吧,夫人,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

   “你住嘴,我当初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从陆家偷走那个孩子,让他们饱尝失去亲生孩子的痛苦,只是,千算万算,却独独没算到我的亲生孩儿,我的然然……”


川舟晚渡

《井然有个心头宝》第五十四章



前面的内容不知道大家看懂没有

现在补上一个巍巍的番外

可能大家会更迷糊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高级必须这样[哼][哼][哼]


    第五十四章    有关于沈巍的小秘密1

                 【井然×罗浮生】


 前面我接到很多读者宝宝反馈没看懂,我猜想这一章节大家也会有疑问,特别在这里插入一个小小的番外,就是关于沈巍这个人物的秘密。

  在暗处有人悄悄地发了个消息,消息的内容说陆家丢失多年的小少爷突然回来了,没有人知道亦没有人察...



前面的内容不知道大家看懂没有

现在补上一个巍巍的番外

可能大家会更迷糊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高级必须这样[哼][哼][哼]


    第五十四章    有关于沈巍的小秘密1

                 【井然×罗浮生】


 前面我接到很多读者宝宝反馈没看懂,我猜想这一章节大家也会有疑问,特别在这里插入一个小小的番外,就是关于沈巍这个人物的秘密。

  在暗处有人悄悄地发了个消息,消息的内容说陆家丢失多年的小少爷突然回来了,没有人知道亦没有人察觉。

      打电话的人看自己多年好友还呆愣在原地不动,终于一个电话把他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不就是不记得你了么,大不了重头再来呗!有什么好伤心的,有空在这伤心,还不如去看看你的啊福,喔不,现在应该叫小浮生,多在他心里留下好感。”

   打电话的人就是B市云家少爷云魅生,他是云魅生他爸老来得子,从小就是被溺爱着长大。

    要说他和沈巍是怎么认识的,还是小时候两人在一个学校上学的时候。

    他们同龄的公子哥每逢有空都会一起去外面花天酒地,偏偏沈巍从不参加他们的聚会,每天放学乖乖地回家,这就引发了云魅生的好奇心,究竟家里藏了啥宝贝这么吸引人,还不带出来看。

   这天沈巍还是一如既往的决定回家,云魅生再也耐不住好奇心偷偷跟在他后面回家。

   这沈巍回自己家还需要敲门么?云魅生看沈巍回自己家还要敲门就更好奇了。

   看到沈巍进去之后,云魅生“噔噔噔”跑下车,去按响了门铃。

  “你是?”

    开门的佣人对眼前的人完全没有映象。

  “我是沈巍的同学,我找他有事。”

   云魅生从小该学的礼仪还是都学了,在外人面前也是一个乖乖仔。

     “是沈少爷的同学啊,请进请进!”

    佣人侧开身迎云魅生进去。

   “沈巍在哪呢?。”

     云魅生走进客厅也没看见沈巍。

       “沈少爷在花园陪小少爷种花呢。”

     给云魅生开门的佣人带着他去了花园。

    “沈巍,我来找你玩了!”

      云魅生看见沈巍就兴奋的叫了他,感觉自己抛弃聚会来找他玩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事。

        “巍巍哥哥,他是谁啊?”

      走近的云魅生就听到沈巍边上的小孩子问了这么一句话。

     “不认识,我们快点把坑挖好,把花种下去吧。”

      沈巍理也不理云魅生一下,他对云魅生的印象就是一个被家里宠坏的小孩。

      “好啊,沈巍你丫的,你居然敢说不认识我!好歹我们同班这么多年。”

       云魅生没想到沈巍直接说不认识自己。

         “云少爷你有什么事么?”

       沈巍一点也不喜欢云魅生在这里打扰自己和啊福(小罗浮生)种花。

         “我就想来找你玩。刚刚佣人说你在种花,我也来帮忙。”

        云魅生说完挽起袖子就要干活。

          “好啊好啊。一起来种花。”

        沈巍还没有说话,罗浮生就抢先答应了。他除了沈巍都没有别的朋友,今天好不容易有别的人和自己一起玩,他是真的很开心。

       “啊福!”

        沈巍很不满自己和罗浮生的二人世界被云魅生打扰。

           “巍巍哥哥,大家一起玩不是更好么?”

         罗浮生觉得沈巍和云魅生之间一定闹别扭了,云魅生都上门来找沈巍玩了,自己应该帮助他们俩和好。


川舟晚渡

《烽火旧忆》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站台遇孟义

                   【迟瑞×罗浮生】

       家丁心中难免酸涩,却又透出几分冰冷的自嘲来,硬生生把那些险些脱口而出的犀利问题给吞回肚子里去。

  ——既然知道结果又何必点破呢。

  ——不论是真情还是假意,彼此心知肚明便好。

  汽车轰鸣着尾气进了车站,车子喇叭接连响了一阵子...

 

              第十九章    站台遇孟义

                   【迟瑞×罗浮生】

       家丁心中难免酸涩,却又透出几分冰冷的自嘲来,硬生生把那些险些脱口而出的犀利问题给吞回肚子里去。

  ——既然知道结果又何必点破呢。

  ——不论是真情还是假意,彼此心知肚明便好。

  汽车轰鸣着尾气进了车站,车子喇叭接连响了一阵子,慢慢地停住了,车站的人群开始慢悠悠的多了起来。

  天婴将手中的中药材紧紧拿在手中,站在车站光远银行的石柱子之下,打算等着人流稍微疏散一点点再去车站等车。

    “咦,这不是天婴姐姐吗?”

  突然耳畔脆生生一句轻唤,天婴回过头去,是个年纪轻轻的的小书童,正冲着自己傻笑着。

    “天婴姐姐不记得我了?我是孟义呀,隆福戏院上次随戏班子来的的那个打杂小义啊。”那小书童头见她一脸茫然,也不恼,笑着说道:“上次我随师父到隆福戏院来唱戏,我还帮姐姐你和浮生公子拿过戏服呢。”

  “呀——我好像记起来了,”天婴恍然大悟,记忆中的确是有这么个人,也笑道:“是你啊,你怎的又到这里来了的?”

  “可不是,我家师父为了讨好师娘,特意让我来这里来买师娘爱吃的桃花糕,”小书童从手里的袋子里中拿出一个桃花糕来,对天婴说道:“你看,就是这么个糕点,还非得要我花大半天时间坐电车来这里买,说是这边卖的才是最正宗的。”

  天婴细细看来,是个挺别致的桃花糕,明面上凹下去的像是沾了尘的旧茶色,在小书童手里透过人来人往的人群,倒又有一抹不一样的颜色,又似是有几缕妖红的血丝随着碎光流转着。

  “真别致。”天婴也忍不住赞道:“你师父可真会讨你师娘的欢心。”

  “小童,把你这桃花糕收好了。”突然响起女子温和带笑的声音,“这里的乞丐很多的,小心被人给抢走了。”

  小书童恍然大悟的笑了笑,将桃花糕放进袋子里收好了,转身谢道:“多谢姑娘提醒……”

  那边很快地便没了声息。

  刚才的女子左右不过二十的年岁,一身艳丽的色彩的风衣显得她整个人神清气爽,虽然气质清冷,五官却生得极好,生得似是古代画师一笔一划极其细致地勾描出来的,偏偏她的气质却是不容置喙的,眉眼之间还带了狂傲不羁,浑然天成了一种奇特的魅力。

  小书童倒是反应得快,会心笑道:“多谢这位姑娘提醒了。”

  “无妨。”那女子亦是微微一笑,“在这种鱼目混杂的地方得多加小心才是。”

  此刻人群已经不再拥挤,刚刚的的人流向着车站四下散去,渐渐稀疏了,像是融入了大海中的鱼已经归家。

  雾气也渐渐地散去了,女子清新脱俗的背影很快便在街角拐角处消失不见。

  “这姑娘长得可真好看。”小书童一脸艳羡:“看那衣服的牌子,标新立异,一眼就知道是那种外出留学回来的千金小姐。也不知道是哪家公子的福气啊,将来三生有幸娶得这样漂亮的姑娘。”

  “你怎么知道别人没有福气?”天婴问道:“万一人家是早已成亲了也说不一定。”

  “我看就不像,”小书童不赞同地摇头道:“听她的口音不像是上海人,而且她的皮箱子也不像是上海产的。而且,上海滩里没有哪个豪门有一个这么好看的小姐吧,比起陆家小姐来也毫不逊色。嗷,对了,天婴姐姐,你家少爷可是隆福戏院名角儿,肯定演出不断,你怎么还有这闲工夫来车站?”

  提及此天婴的明媚会心的笑瞬间黯下来,后看着手中药袋子道:“我家公子最近生了一场大病,宫铁心大夫开的药都是名贵珍奇的物种,有一味药只有这里出产,班主才让我来买的。这不,我找了一天才找到。”

   “别担心了,”小书童见她面色不好,急忙安慰道:“浮生公子是大福大贵之人,定是再调养几天就没事了。”

  等到人散得差不多了,他们两人才慢慢地从银行石板上走了下去,空荡荡的车厢中处处撒下了慵懒潮湿的阳光,那被风吹起的白色纱帐,天婴不知为何竟看出了几分凄冷的意味来。

  “天婴姐姐,走了。”小书童已经叫好了马车,见天婴还在出神,扯了扯的袖子道:“正好我也要去隆福戏院找班主,不如顺路一起走吧,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川舟晚渡

《井然有个心头宝》第五十三章

愿你是披荆斩棘的大英雄,也是能被人疼爱的小朋友。


你的每一个选择,然然都会同意的,虽然

他有时候是爱吃醋一点点,都是因为在乎

不是有点小儿科,只是因为如果放在现实里

总会有一方作天作地,然后对方迁就自己


 

             第五十三章   井然离开了

                  【井然×罗浮生】

      罗浮生自然是心疼自己母亲的。

   反正...

愿你是披荆斩棘的大英雄,也是能被人疼爱的小朋友。


你的每一个选择,然然都会同意的,虽然

他有时候是爱吃醋一点点,都是因为在乎

不是有点小儿科,只是因为如果放在现实里

总会有一方作天作地,然后对方迁就自己


 

             第五十三章   井然离开了

                  【井然×罗浮生】

      罗浮生自然是心疼自己母亲的。

   反正然然都能在这里,那让然然在这里住到自己和他真正在一起不就好了。

   罗浮生想的还是很简单的。

 “还是儿子爱我啊!”

   陆母放下修剪的剪子,紧紧地抱了罗浮生一下。

 “妈妈我当然爱你了。”

   罗浮生看着陆母开心,自己也就开心。

   他完全不知道井然晚上回来听到这个消息有多震惊,井然原本以为罗浮生会和自己回去的,没想到他居然答应留下来。

 “井然,你可要愿赌服输啊!看来我们浮生还是个孝顺的好儿子,乖巧的好弟弟。”

  陆文爵调笑着看着井然,自己弟弟就应该有出人意料的决定,不然将来万一被井然抓的死死的怎么行。

   “你真的要在这?!”

  井然内心真是气的不行,可又不好表现出来。

    “嗯,你也留下来,我们一起住在这不好么?”

  罗浮生知道井然生气了,他赶紧把他想的好主意说了出来。

    “家里那边公司还有很多事要忙,不能住在这里,明天一定要回去了,本来是准备今天就回去的,已经拖了一天了。”

  井然确实很忙,要不是罗浮生遇到亲人,他们本来会在这里游玩一下就回去的。

    “那你忙完了可以回来住嘛!”

  罗浮生开始撒娇了,他不喜欢没有井然的生活,可是他已经答应妈妈要留在家里,不能反悔了,所以他只能想办法留住井然。

  这一晚,井然和罗浮生谁也没说动谁,奇迹般的他们冷战了,当然这是罗浮生单方面这么认为的,井然只是想冷静一下,他怕控制不住自己会把罗浮生给绑回去。

  这一晚井然没有过来找罗浮生,罗浮生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

  然然是大坏蛋,为什么就不能顺着我一下。

  这边井然当然也没有睡着,小东西居然敢不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他决定给罗浮生一个教训,让他以后做什么事想什么事,第一个出现的人只能是他。

  结果就是第二天井然早早地回了东江市,那时罗浮生还没有起床,这是他们相识以来第一次没有互相告别就离开。

  罗浮生醒了之后那一天都没有吃好饭,整个人病殃殃的。

  看着父母担心的眼神,罗浮生决定还是要快快乐乐的。

  井然走后的第二天,罗浮生起了个大早和哥哥一起去晨跑。

  当然也遇上了沈巍。

  陆文爵平时都是和沈巍一起晨跑的,会遇到也正常。

  沈巍看到罗浮生是惊讶的,他在前一天知道井然回去了,他昨天一天没看到罗浮生,以为是和井然一起回去了。

  沈巍当然看不到罗浮生,他昨天一天心情不好都闷在房间里没出去。

  井然这是你把他让给我的。

  沈巍决定趁现在好好追罗浮生。

  在跑完步的时候他觉约罗浮生一起去游乐园玩,他和罗浮生从小一起,他自然知道罗浮生的喜好。

  罗浮生也是想也没想地就答应了。

    “走吧,我把票买好了。大通票,什么都可以玩哦!”


鸽鸽咕咕

送给 @初映雪 ,我的崽崽(是个写文高手哦)虽然我只有洁哥……

送给 @初映雪 ,我的崽崽(是个写文高手哦)虽然我只有洁哥……

梓珉zim

战损版小绵羊
面对整合运动依然不放弃(泪目)
p2过程图

战损版小绵羊
面对整合运动依然不放弃(泪目)
p2过程图

川舟晚渡

《井然有个心头宝》第五十二章

【嘤嘤嘤,可怜的然然,抵不过陆母的苦肉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五十二章      那我还是留在家里吧

                       【井然×罗浮生】


      “刷牙,洗脸,洗澡,聊天,没了,就这样。”...

【嘤嘤嘤,可怜的然然,抵不过陆母的苦肉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五十二章      那我还是留在家里吧

                       【井然×罗浮生】


      “刷牙,洗脸,洗澡,聊天,没了,就这样。”

    罗浮生把自己每天和井然睡前做的事都说了一遍,但他唯独没有和陆母说,还有亲亲这件事,不知道为什么,罗浮生就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就算在感情上再迟钝的人,该害羞的时候还是会害羞。

    “就这样?没了?”

  陆母没想到真的是自己想太多。

  井然在她心中的形象上瞬间升了好几个好感度。

  看来井然是个真正的正人君子。

  陆母其实想错了,井然是想和罗浮生真正在一起的,可他舍不得,每当罗浮生眨着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的时候,他就只想好好疼着他,不让他受一丁点委屈。

    “没了。”

  罗浮生在心里暗想,妈妈不会知道自己和然然每天都要……才会问自己的吧。

  他真怕陆母下一句就说自己在撒谎。

    “那你觉得沈巍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罗浮生最担心的事完全没有发生,陆母又问了他别的问题。

    “巍巍哥哥啊,感觉是一个很温柔的人,笑起来很温暖。”

  罗浮生对沈巍的印象真的很好,虽然才见了几面,可他就是心里有种感觉,自己很喜欢他才对。

       “那你觉得井然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陆母本以为罗浮生会说喜欢沈巍之类的话,没想他回答的这么仔细,又问了一下他对井然的感觉。

  “然然啊,总是莫名奇妙的生气,又不说为什么,一哄他心情就立马雷阵雨转晴了。他人还特别霸道,总是不准我吃这吃那的,说这个不营养,又说那个不营养,可是每次一有什么事,他就会特别紧张。还有啊,每次撒娇的时候,然然就会什么事情都答应我,就是特别的迁就我。”

  罗浮生一想起井然就一副热恋中的甜蜜样。

  陆母之前还怕罗浮生其实喜欢的是沈巍,只是因为失忆遇到了井然,在他孤苦无依的时候,井然对他千般好万般好,他才会觉得自己喜欢的是井然。

  现在看来,完全是陆母自己想太多了。自己的儿还是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

    “今天井然跟我说他明天就要回去了,你愿意跟他回去么?”

  其实早上的时候,井然就说要带罗浮生一起回去,可陆母陆父不同意,自己的儿子凭什么要住过去。

  井然也知道这是未来的岳父岳母自己不能来硬的,他就说让罗浮生自己选想在哪里。

    “当然和然然在一起了。”

  罗浮生是很喜欢爸爸妈妈,可是昨天没有然然在身旁的时候自己完全睡不着,他觉得然然已经融入他的生命里了。

  “浮生,爸爸妈妈好不容易找到你和你在一起,你难道不会舍不得我们么?以后你都是要过去的,那时候爸爸妈妈就不能天天看到你了,你不能在这剩下的时间里陪陪我们么?”

  陆母知道罗浮生喜欢井然,但是没想到这么喜欢,喜欢到连爸爸妈妈都不重要了。

  这可不行,自己儿子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呢,陆母知道不能来硬的,决定装可怜。

    “那…那我留在家里吧!”


川舟晚渡

《井然有个心头宝》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然然的怀抱暖暖的

               【井然×罗浮生】

  小东西连鞋子都没穿,现在脚都凉了。

  井然把罗浮生的双脚放在手上搓了搓,让它慢慢回温。

“然然,呜呜呜,刚刚有鬼。”

   罗浮生抱着井然的手臂,可怜兮兮地说出了刚才的事情。

  “别怕哈小东西,这世上是没有鬼的,就算有我也会把它打...

           

      第五十一章     然然的怀抱暖暖的

               【井然×罗浮生】

  小东西连鞋子都没穿,现在脚都凉了。

  井然把罗浮生的双脚放在手上搓了搓,让它慢慢回温。

“然然,呜呜呜,刚刚有鬼。”

   罗浮生抱着井然的手臂,可怜兮兮地说出了刚才的事情。

  “别怕哈小东西,这世上是没有鬼的,就算有我也会把它打跑,不让它伤害你的。”

    这要井然怎么承认刚刚的鬼其实就是自己,是自己把小东西吓成这样子的,就让鬼来背这个黑锅好了。

     鬼表示自己很无辜。

    “嗯,然然最厉害了。”

     罗浮生有井然陪在身边完全没有刚刚害怕的样子了。

   “快睡吧,我今晚就在这里陪着你。”

    井然抱着罗浮生一起躺进被窝里,他还不忘轻拍着罗浮生的背。

    罗浮生有井然在身边一下子就睡着了。

    井然在罗浮生的心里又上了一个档次。

    只因为他昨天误打误撞地“英雄救美”。

    早上井然想趁着大家还没起床的时候回自己房间里去,既然陆母给自己安排客房睡,可不能让他看到自己实际是在小东西的房间里睡的。

    就在他轻手轻脚地准备要起来的时候,罗浮生一把抱住了他。

  “抱抱…不怕…不怕…”

     罗浮生嘴里还不自觉嘟囔着,看来他在昨天晚上吓得不轻。

     井然心都软化了,小东西傻傻呆呆的,没想到胆子还小,不都是人傻胆子大么。

     井然轻轻抬起罗浮生的手,把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

  “早安,小东西!待会儿再来看你。”

     井然俯身在罗浮生的额头上轻香了一下。

  “大家早上好!”

     等罗浮生起床下来的时候,太阳都已经晒屁股了。

     不是他不想早一点起来,而是昨天晚上折腾的太晚,一觉醒来就这么迟了。

    “把早餐吃了,过来陪妈妈去后边园子里。”

      家里的人都已进出去上班了,就剩陆母和罗浮生在家了,陆母准备趁今天好好询问询问罗浮生对井然和沈巍的看法。

     自己儿子在感情方面不懂,这个做母亲的不提点提点就太不应该了。

   “嗯。”

     罗浮生看了一圈发现家里没人了,他也知道自己起的挺晚的,没想到这么晚了,大家都出门了。

    “小浮生啊,你跟井然平时是怎么相处的?”

      陆母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她知道不能直接问罗浮生对井然是什么感觉,她的儿子也就会回答那两句。

    “怎么相处的?就是天天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啊。然然对我特别好。”

     罗浮生想了一下自己和井然的生活方式,很简单啊,不知道妈妈有什么好奇的。

     罗浮生怕陆母是不喜欢井然才这么问的,特意在最后加了一句,井然对自己很好。

    “你们竟然天天一起睡觉?!”

     这下陆母惊讶了,自己儿子这么小,井然怎么下的去手。

      陆母已经完全想歪了。

     “对啊,然然的怀抱暖暖的,可舒服了。”

      罗浮生回忆了一下自己和井然一起睡觉的感觉。

     “那你们睡觉都有做什么其他的事么?”

      陆母看罗浮生这么坦然,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又怕自己想的是对的,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下。


川舟晚渡

《井然有个心头宝》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乖,不怕,我在这里

               【井然×罗浮生】

   ​“你今天过来的时候没带换洗的衣服吧,我把我新的衣服放你睡得房间里了。

  陆文爵还是很满意这个未来妹夫的,对他也就比常人热情,比常人更好。

    “就是这,在浮生的隔壁,我对你不错吧。”

  陆文爵痞笑着拍拍井然的肩,一脸我懂你吧的意思。

    “多谢大舅子了。”

  井然没想到就和罗浮生就只有一墙之...



      第五十章     乖,不怕,我在这里

               【井然×罗浮生】

   ​“你今天过来的时候没带换洗的衣服吧,我把我新的衣服放你睡得房间里了。

  陆文爵还是很满意这个未来妹夫的,对他也就比常人热情,比常人更好。

    “就是这,在浮生的隔壁,我对你不错吧。”

  陆文爵痞笑着拍拍井然的肩,一脸我懂你吧的意思。

    “多谢大舅子了。”

  井然没想到就和罗浮生就只有一墙之隔。

  晚上岂不是可以偷偷溜进小东西的房间。

  这边罗浮生在为他终于有个单身夜晚而高兴,还是在这么梦幻的房间里。

  夜里十一点整,陆家三楼走廊里出现了一个鬼鬼祟祟走动的人影。

  不要怀疑,这就是井然,他一出房门就直奔罗浮生的房间而去。

  井然敲了敲房门,等了一会儿,没人来开门,又敲了一下。

  房间内的罗浮生压根没睡着,他本来还很开心一个人睡觉的夜晚,可真到关灯睡觉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现在完全睡不着,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

  罗浮生听到第一声敲门声,以为自己睡不着出现幻听了,也没在意,可当第二声响起的时候,他就有点害怕了。

  罗浮生把自己缩进被子里,嘴里嘟囔着什么。

    “鬼啊鬼,你别来找我,我没有干过什么坏事的,你去找坏人去吧,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呵呵呵。”

  走进了听你就会发现罗浮生嘴里说的是这个。

  井然等了一会儿发现还是没有人来开门,他就不开心了,难道小东西已经睡着了?没有我的怀抱他怎么可能睡得着觉。

  别怪井然自恋,事实上就是如此。

  他又敲了两下门,别问他为什么不怕把陆母陆父吵醒,因为他们俩压根不住这楼,而是在楼上,住这楼的只有陆文爵,当然井然不怕把陆文爵吵醒,毕竟自己的大舅子还是懂自己的。

  罗浮生听到敲门声在被子里面都抖起来了。

  井然见还是没有人来开门,他终于承认罗浮生那没良心的小东西在没有自己的夜晚愉快地睡着了,而且还睡得很沉,而自己呢,没有他在怀,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

  既然自己都睡不着了,干嘛要让那个折磨的自己睡不着的小东西也睡得安稳呢,他回房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

  罗浮生被突然听到的手机铃响下了一大跳,后来冷静下来才发现是自己手机响了。

  一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井然的名字,他就像遇到的救星一样。

    “然然!”

  罗浮生一接起电话声音就带上了哭腔。

    “怎么了,别怕,你把门打开,我在你门口。”

  井然一听罗浮生的声音就不对劲,完全不是一个睡着被吵醒的人。

  他一边说一边朝着罗浮生的房间走去。

  罗浮生一听井然在门口,而且门口的敲门声也停了一会儿了,就飞快跑去开门。

  他一开门就看到门外的井然,立马飞扑进井然的怀里。

    “不怕不怕,我在这。”

  井然抱住罗浮生,双手在他背上轻拍着。

  拍了一会儿,井然看罗浮生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下来了,就打横抱起他回床上去了。

  走廊上没开灯,井然没发现罗浮生没穿鞋,到房间把灯打开才发现。


李十二白
给 @天粟马角 劳斯的生贺 快...

给 @天粟马角 劳斯的生贺

快乐快乐,搞到六点哈哈哈哈

上色基本上就是原画照搬嘛,可恶

给 @天粟马角 劳斯的生贺

快乐快乐,搞到六点哈哈哈哈

上色基本上就是原画照搬嘛,可恶

川舟晚渡

《井然有个心头宝》第四十八章

  一直以来,我都受不了大三角


可能我是个花心的人,巍巍生生然然我谁都爱


我不舍得虐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


所以文中的大三角基本都是一带而过,也不会虐


这个《井然有个心头宝》从开文到现在,一点玻璃渣子都莫得,可能是我是亲妈


可能大家看着这个文,觉得很腻人,也会觉得小

儿科,我不是故意的

后面烧脑的会搅的你们[耶][耶][耶]摸不到头脑...

  一直以来,我都受不了大三角


可能我是个花心的人,巍巍生生然然我谁都爱


我不舍得虐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


所以文中的大三角基本都是一带而过,也不会虐


这个《井然有个心头宝》从开文到现在,一点玻璃渣子都莫得,可能是我是亲妈


可能大家看着这个文,觉得很腻人,也会觉得小

儿科,我不是故意的

后面烧脑的会搅的你们[耶][耶][耶]摸不到头脑

              

                《井然有个心头宝》

   第四十八章      我这辈子只喜欢你一个人

                【井然×罗浮生】


   “我保证这辈子只会喜欢井然一个人!”

 罗浮生把手举成发誓状,他能感觉到井然的心情不好,至于为什么他还没有想出来,但这不妨碍自己想要他开心的决定。

 罗浮生能感觉到井然不喜欢沈巍,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这么多只是希望井然能喜欢沈巍,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井然好像更生气了。

 罗浮生忽然发现自己其实还挺笨的,连井然为什么生气都不知道,现在更是好心办坏事,让之后更讨厌巍巍哥哥了。

   “小东西,再说一次你最喜欢谁!”

 井然总能因罗浮生的某一句话奇异地平复下自己狂躁的心情。

   “最喜欢你了!只会喜欢你一个人!”

 罗浮生说完还在井然脸上使劲儿香了一口。

   “这样子香这才能表现你的诚意。”

 井然指指自己的嘴唇。

 罗浮生犹豫了一下,飞快地在井然嘴上香了一小口,他刚要退开的时候就被井然摁住后脑勺,加深了这个香香。

   “你们俩在上面干嘛呢?吃饭了,赶快下来。”

  陆母看饭都熟了,罗浮生和井然还没下来,就上来催了。

 “快点放开我,妈妈要过来了。”

   罗浮生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要被妈妈看到了,怎么办。

 “小东西看把你吓得。”

   井然笑着在罗浮生脸上捏了一下就放开了他。

   楼下,沈巍和陆文爵坐在客厅沙发上畅快地聊着天。

 “然然,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沈巍,他是浮生的青梅竹马。”

 “这是井然,我们浮生的姐夫。”

    陆文爵还不知道井然已经和沈巍见过面了,他还打算让井然紧张紧张。

 “我们已经见过了。”

   井然看见沈巍就臭着一张脸,罗浮生立马拉着他的手臂,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

   井然无奈只好好好的和沈巍相处,他也不想小东西不开心的。

 “是昨天晚上碰见的。”

   沈巍接着井然的话说,两个人装起友好来还是挺默契的。

  “然然,你昨天带浮生出去怎么不叫上我。我昨天在家都开心地一晚睡不着觉。”

    陆文爵拍拍井然的肩膀,表示他很不开心。

   “昨天你们一走,小东西嚷着非要出去吃的。我本来是不打算打他出去的。是不是,小东西?”

  井然瞬间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在大舅子面前还是要保持良好形象的。

       “是…是我要出去的。”

  罗浮生本来想说不是的,井然就轻轻在他手上捏了一下,他就立马就改口说是了。

  然然太过分了,明明是他自己说带我出去的,干嘛要我承认是我非要出去的。

  罗浮生完全忘了,是井然看他一天没出门,想带他出门玩的。

   “我们浮生还是和以前向往外面的世界啊。然然你可要看好了,小心哪天浮生宝贝就跑不见了。”

  陆文爵想起以前浮生也总爱缠着自己讲他在学校生活的事,他以后公司的事,他梦想出国游玩的事。

   “你会跑走么?”

  井然问的是罗浮生,看着的却是沈巍,他知道小东西一定会说出让他满意的答案的。


白银白银白
每日绘画练习 2019.11....

每日绘画练习 2019.11.4
之前发过稿子啦,最后修了一下色彩和背景~
我,满意了(/≧▽≦)/

每日绘画练习 2019.11.4
之前发过稿子啦,最后修了一下色彩和背景~
我,满意了(/≧▽≦)/

Riri

  太他妈好玩了。我爱基建
想要最近的那个金色大厅主题?(没错我就是在说金色大厅 你认为的那个金色大厅哦 灵笼警告)

  太他妈好玩了。我爱基建
想要最近的那个金色大厅主题?(没错我就是在说金色大厅 你认为的那个金色大厅哦 灵笼警告)

川舟晚渡

《井然有个心头宝》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你快说,到底谁好?

                        【井然×罗浮生】


      罗浮生自然听出了陆母语气中的伤感与深深的自责,他知道这是陆母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所以自己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妈妈也爱你,浮生。”

  陆母很庆幸自己儿...

        第四十七章      你快说,到底谁好?

                        【井然×罗浮生】


      罗浮生自然听出了陆母语气中的伤感与深深的自责,他知道这是陆母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所以自己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妈妈也爱你,浮生。”

  陆母很庆幸自己儿子是个如此善良的人,是因为善良所以自己儿子遇到了井然,遇到了这个可以为他遮风挡雨的男人。

  沈巍晚上下班的时候再去医院,罗浮生已经不在了。

  为什么沈巍会不知道罗浮生出院了,不是陆母不和他说,而是井然说他会通知沈巍的。

  事实上,井然压根没有和沈巍说罗浮生出院的事。

    “小东西,我回来了!想不想我?”

  井然结束工作后从公司赶回陆家,一天没见罗浮生,井然格外的想他。

    “想!”

  罗浮生飞扑进井然的怀里,双手抱住他的腰。

    “你跟我来,我给你看我以前的房间。可漂亮了!”

  罗浮生拉着井然就往自己的房间里奔。

    “怎么样好看吧,这是巍巍哥哥设计的。还有那一排娃娃,也是巍巍哥哥每年给我买的,还有这个床,这里面带的家具都是巍巍哥哥买的。真没想到巍巍哥哥会是这么一个细心的人。”

  罗浮生迫不及待地想和井然分享他的喜悦,他真的很喜欢这个令他惊喜的房间。

  罗浮生自顾自的越说越兴奋,他丝毫没有察觉到井然越变越差的脸色。

    “你的巍巍哥哥有这么好么?”

  井然的语气充满了危险,仿佛只要罗浮生敢说一个字“是”。

  他就能把他给吃了。

  井然一直看着罗浮生的嘴里不停地吐出“巍巍哥哥”这四个字,别提他有多嫉妒了。

  那些个他不曾参与的小东西的过去,全部都有沈巍这个人的身影,他怎能不嫉妒。

  罗浮生完全没听出井然语气中的威胁意味,他如实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当然好了,虽然我不记得他了,可是他对我…唔…”

  井然现在只想好好的处罚眼前这个气人的小东西,让他嘴里再也吐不出伤人的话来。

    “沈巍好么?”

  一会香香结束,井然又再次问了这个问题,受虐似地一定要得到满意的答案。

    “你是不是生气了?”

  罗浮生后知后觉的才发现井然生气了,睁着一双大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他。

    “到底谁好,你快说。”

  井然才不会承认他这是吃醋了。

    “最喜欢的当然是你了!可是巍巍哥哥我也喜欢啊。”

  罗浮生虽然忘记了沈巍,可看到沈巍以前为他做的种种,他如果说不喜欢是不可能的。

  “小东西,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次,你一定要记住!你千万不要喜欢上除了我之外的人,不然我会忍不住毁了你的!”

  井然不得不承认他吃醋了,他害怕了,那些罗浮生的过去,那些和沈巍的过去,那些他不知道的过去,仿若一堵巨大的鸿沟隔在了他和罗浮生之间。

  井然怕罗浮生对自己的喜欢只是雏鸟情节,自己是他失忆后第一个对她好的人,所以他才错觉喜欢的是自己。等他恢复记忆,他才发现喜欢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另有其人!

  不管井然平时多强大,多么的不可一世,在喜欢的人面前他总是充满了不自信。


柑橘秋
摸了一下小羊(后面羊的表情就是...

摸了一下小羊(后面羊的表情就是我池子沉掉之后的表情)

摸了一下小羊(后面羊的表情就是我池子沉掉之后的表情)

Ryouuuuu
今天刚摸的小绵羊😭肝好痛

今天刚摸的小绵羊😭肝好痛

今天刚摸的小绵羊😭肝好痛

川舟晚渡

《烽火旧忆》第十七章

                      《烽火旧忆》

           第十七章      许老爷子来访

                    【迟瑞×罗浮生】


 ...

                      《烽火旧忆》

           第十七章      许老爷子来访

                    【迟瑞×罗浮生】


     就算是红了了上海滩半边天的名角儿,内里却依然是当年那个小不点,小心翼翼地站在母亲身后,牵着母亲衣角的三岁孩童。

    “你怎么了?”迟瑞似是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站起身子在黑夜之中看了看他的眉眼。

   “迟瑞你……明日找我师父来一趟吧。”

 迟瑞沉默半晌,终究还是先开了口。

   “为何?”

 迟瑞深深吸了一口气,“你这是……在怕我吗?”

 “……是……也不是。”

 他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但还是传入了迟瑞的耳中。

 “……我哪里招待不周吗?”

 ——独来独往的迟家大少爷向来很少这样妄自菲薄。

 “不……不是,你太好了,是我不好……”

  ——谦和有礼的罗浮生违心地答了这么一句在心里过了无数遍的话。

 “……也罢。”

 迟瑞圈紧了紧他的被子,“我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

 罗浮生疑惑地睁大了眼,考虑什么?

   “是我思虑不周,把你带到迟公馆确是太匆忙了。”

 迟瑞复又恢复了温柔的语气,“好了,快睡吧,明天我让良叔送你回去。”

 罗浮生眼眶酸涩得发疼,终是没有落泪。

 明明应该早就已经被这日复一日无聊的生活磨砺得没有泪水了……

 他便只能在黑夜中扬起一个苦涩又无奈的微笑。

 果然人是不能够太过于贪心的……

 因为人总是贪得无厌。长夜漫漫。无法入眠。

 迟瑞一夜未眠。

 天刚刚亮了一点,他已经穿戴整齐地出现在了罗浮生住的院内。

 “少爷,真的要把罗浮生送走吗?”良叔一脸忧色,“您难道就不怕放虎归山了吗?”

 “当然不可能,”迟瑞淡淡道:“只是我需要一点时间想清楚接下来的计划。他也一样,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想清楚他对他到底是一时的心软,还是可以放长线钓大鱼。

  迟瑞,从来都是冷静如斯,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人。

    “……迟瑞兄……喔不,迟瑞。”

  温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罗浮生静静站在门边,垂睫问道:“我可以走了么?”

  迟瑞默然走上前去,摊开手掌,那块晶莹剔透的玉佩上,多出了一个银白色的标识。

  迟瑞将玉佩放在罗浮生的手掌上,这才轻声道:“走吧。”

  那线条明显,没有杂乱无章线条的手掌上,显出一种说不出的别样韵味来。

  “我……”

  罗浮生开口想要说些什么,被迟瑞抬指掩住了唇:“别说了。我说过会让你考虑的。”

  ——来日方长,不急。

  黑色的轿车驶出迟公馆的一处院落,留下一地扬起又落下的冰冷尘埃。

  果然是自己太心急了么……

  迟瑞无奈的摇头淡笑,啧,居然把猎物给吓跑了。

  “少爷,少爷……”

  管家从前厅一路小跑着进了后院,顾不得擦去额上的汗水,对迟瑞道:“许老爷子来了。”

 “许老爷子……”迟瑞的眉渐渐蹙起:“许星程他爹?”

    “是的,还有许家的小姐,正在前厅等着。”

  许老爷子近日来过得很不安宁。

  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了,掌控着整个上海滩的黑暗恶势力,就算再怎么心有不甘,也不得不服老,不得不承认逐渐力不从心。

  要说他最放不下的,除了许星程,便是自己这唯一的掌上明珠。

  许老爷子向来眼高于顶,挑来挑去,挑中了迟瑞这个无论从哪方面看起来都完美无缺别无二选的最佳女婿人选。

  虽然他知道迟瑞百分之百会拒绝,但若是慢慢地日久生情,再加上他手底下的所有的权位势力作嫁妆,可能性就大大地增加了,他也明白迟老爷子想吞下他的地盘很久了。

  在他打得这个如意算盘之前,半个上海便传出了一个听上去完全是无稽之谈,但据说是千真万确的传言。

  ——迟瑞迟大少爷,竟然将隆福戏院名角儿罗浮生接去自己府上小住了一个半月。

  人们眉目语调之间暗含着的八卦与茶余饭后之言,让人不难猜到这话背后隐藏着的深意。

  许老爷子被生生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并非是不认识罗浮生。相反,作为从黑暗泥泞的最底层一步一步摸爬滚打上来的人,这些被势力操控着的盘根错节的事情,他见得多了。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素来以神秘冷漠形象示人的罗浮生,也会周旋进这豪门大族的恩怨斗争,不惜传出这样对他不利的流言。

  所以他才忍不住带着自己的女儿,登了迟公馆的门。


川舟晚渡

《井然有个心头宝》第四十六章

              《井然有个心头宝》  

    第四十六章    那我没有别的朋友了吗

                 【井然×罗浮生】


     ​“嗯,巍巍哥哥是哥哥。

   罗浮生只是单纯地顺着陆母的话说,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对沈巍是什么感觉,他只是单纯的想亲...

              《井然有个心头宝》  

    第四十六章    那我没有别的朋友了吗

                 【井然×罗浮生】


     ​“嗯,巍巍哥哥是哥哥。

   罗浮生只是单纯地顺着陆母的话说,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对沈巍是什么感觉,他只是单纯的想亲近沈巍。

 “那妈妈先走了,中午再来给你送吃的。”

  陆母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决定回家给罗浮生准备午饭,医院的饭当然没有家里自己亲手做的好吃。

  “伯母,不用麻烦了。浮生没什么问题,我准备待会儿就带他出院。老是在医院待着他也不喜欢。”

  井然才不要在这医院待一天,沈巍都说晚上会来了,难道让小东西在这等着他的老情人。

  他井然可没有这么大方。

   “也是,医院确实不是好地方,那你们今天回家里住吧。浮生,好么?”

  陆母问井然,井然肯定不会答应,陆母也是知道的,问他的乖儿子,他自然会答应。

   “好啊。”

  罗浮生先去他失忆前的地方看看,虽然井然很宠他,但他还是不想自己对以前的事一点都不记得。

    “这就是我们的家啊。”

  陆家别墅也很恢宏,罗浮生也就对眼前的景色没那么惊讶了。

    “隔壁就是沈巍的家,妈妈带你去看看你自己的房间。

  陆母迫不及待地带罗浮生去看他的房间了。

  井然说分公司有事,晚上才来陆家。他出了医院之后就直接去分公司了。

    “哇,我房间好多娃娃哦。”

  罗浮生看着墙上的一排娃娃兴奋不已。

    “这是沈巍每年在你生日的时候送你的,这些娃娃现在外面都已经买不到了。”

  陆母和罗浮生解释这些娃娃的来历。

    “原来巍巍哥哥是这么细心的一个人啊。”

  罗浮生没想沈巍和他的外表一点都不像。

  罗浮生哪里知道,沈巍就对他一个人特别而已。

    “那可不,你这个房间是后来重新装修过的,沈巍可是亲自设计的图纸,亲自去选的家具。”

  陆母知道沈巍是真的很疼自己的儿子。

  如果浮生没有失忆,没有遇见井然,陆母就会主动退了和井家的婚约,让罗浮生和井然彻底断了联系。

  这世上想要再找到一个像沈巍一样对自己儿子好的人真的太难太难了,可现在浮生有了井然,陆母看的出井然是真心喜爱浮生的。

    “原来我和巍巍哥哥以前关系这么好啊。”

  罗浮生没想到自己的房间都是沈巍设计的。

    “你从小也就和沈巍还有何家小子一起玩,你们关系当然好。”

  陆母想到自己儿子因为一个算命先生说的一句话整整失踪了十五年。

    “那我没有别的朋友么?”

  罗浮生不明白自己怎么只和两个人一起玩的。

  “因为我们家世的问题,所以我们格外保护你,不让你和过多的人接触,外面坏人那么多,妈妈也有眼拙的时候,怕最后伤害到你。没想到,最后也是因为我,让你离开家十多年。妈妈对不起你……”

  既然罗浮生都忘记了,陆母也就不愿让他知道以前伤心的往事了,她把罗浮生失踪的责任都推到了自己身上。

  “妈妈别伤心,你这是为我好,妈妈我爱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