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花仙

87.4万浏览    8403参与
诗酒趁年华

看完春季有点慌😂

按套路伊赛德斯肯定一个个放手下给小爱练级,等她们一个个洗白后亲自去打然后被原手下和小爱等打败/洗白。

那菲尔一打二,浅蓝毛一打三,橙毛一打四……

你们反派是练了多久魔法,洗白咋又只剩一招,攻击力一下降了几个级别呢??!(节气花信们辛苦了,被五六个人抢……)

按套路伊赛德斯肯定一个个放手下给小爱练级,等她们一个个洗白后亲自去打然后被原手下和小爱等打败/洗白。

那菲尔一打二,浅蓝毛一打三,橙毛一打四……

你们反派是练了多久魔法,洗白咋又只剩一招,攻击力一下降了几个级别呢??!(节气花信们辛苦了,被五六个人抢……)


喜欢雨酱的小丘同学🌸

月与梦

      伊赛德斯x埃里克 cp向不明显 私设成堆 题目瞎几把取 我写的又短又垃圾。

      我还是觉得没有主角光环的话什么希望啊梦想啊都是假的 只能靠搞别人星球来救自己星球这样(文里没有扯到这个。

      我爱排版。


      新月暗淡的光芒本就无法照亮整片大地,更有乌云扫兴,横挡在它身前,将为数不多的亮光完全隐藏。年幼的埃里克向上扯了扯滑到脚的薄被,歪着头去看落地窗外暗淡的夜景。...


      伊赛德斯x埃里克 cp向不明显 私设成堆 题目瞎几把取 我写的又短又垃圾。

      我还是觉得没有主角光环的话什么希望啊梦想啊都是假的 只能靠搞别人星球来救自己星球这样(文里没有扯到这个。

      我爱排版。




      新月暗淡的光芒本就无法照亮整片大地,更有乌云扫兴,横挡在它身前,将为数不多的亮光完全隐藏。年幼的埃里克向上扯了扯滑到脚的薄被,歪着头去看落地窗外暗淡的夜景。


      即便身处皇宫,房间内唯一称得上奢侈的也只有身下躺着的这张柔软大床,这个一年到头都笼罩在黑暗中的国家贫瘠到甚至支撑不起皇族的富贵。


      风从门缝里灌进来,埃里克突然觉得有点冷,他拉了拉盖到肚子上的薄被,试图把自己紧紧的裹起来,床另一头与他共用一床被子的伊赛德斯却不给他这个机会,而是一边在睡梦中翻身,一边把被子往自己那边拽了一点。


      “伊赛德斯…。”


      埃里克支起半个身子,伸手取走了伊赛德斯手中的红皮书,轻轻放到床头柜上。这个信守承诺的男孩无时无刻不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即便在睡梦中,他的嘴里还一直喃喃着书本所记录的咒语。


      替伊赛德斯掖好被子,埃里克披上外套下了床,他安安静静的在落地窗边站定,光是用指尖感受玻璃的冰冷,他就能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冷。埃里克失落的低着头,细碎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不知是人民的苦难让他难受,还是太过真实的梦境令他绝望。


      是了,埃里克是从梦中惊醒的。


      在那个压抑又过于真实的梦里,长大后的他和伊赛德斯为着复兴帕拉尼的共同目标,走了完全相反的两条路。剑与长戟重重相击,擦出绚烂夺目的火花,伊赛德斯笑的极其狂妄,淡蓝的眼瞳中又藏有无尽的悲伤,他明明没什么战意,却还是用力的将武器前压。


      “为了保护【——】,你就要舍弃帕拉尼和我?”


      “不是的……!”


      埃里克刻意压低了声音,支在窗上的手狠狠握拳时却还是发出了与玻璃碰撞的‘哐哐’声,睡眠很浅的伊赛德斯揉揉眼睛,抬起头迷茫的看向窗边的埃里克。


      “怎么了……埃里克?”


      “我……不,没事。”


      埃里克转头回给伊赛德斯一个惨淡的笑,不给后者任何询问的机会,轻轻拉上窗帘回到床边,裹紧薄被闭上双眼。




      ——Fin——

BLACK BERRY
是不务正业的改图 冒着被亲友拿...

是不务正业的改图


冒着被亲友拿刀砍死滴风险,鸽了画还在疯狂划水👀


哒哒哒废花精灵王~(哎?)


是不务正业的改图


冒着被亲友拿刀砍死滴风险,鸽了画还在疯狂划水👀


哒哒哒废花精灵王~(哎?)


雪候-闭关写文没更新很正常

【乔弗】向生而死

--呼吸,呼吸,弗雷德双手掐住咽喉,大口喘息,无力的吸收着周围死去的空气。


我已经死去了。弗雷德对自己说。

就算哥哥使用了不可原谅的禁术以命换命,现在的我也只是一具能行走会思想的行尸走肉而已。我的大脑已经腐蚀,记不住任何人或事,整天浮浮沉沉,不知道现处何处,也不知道要去往何方。

我已经腐烂了。弗雷德对自己说。

就算灵魂仍然完整,就算肉体仍然无缺,我的骨也已经烂透了,散发出恶心而让人无法接受的难闻气体。早早埋在骨髓里的,下达了不可原谅的魔咒的种子早就发芽,摄取着他的肉体,将他啃噬成泥。

那么现在的我,又是什么呢?

那么现在的我,还能做什么呢?

新任的花神无疑能代替前任的双生子...

--呼吸,呼吸,弗雷德双手掐住咽喉,大口喘息,无力的吸收着周围死去的空气。


我已经死去了。弗雷德对自己说。

就算哥哥使用了不可原谅的禁术以命换命,现在的我也只是一具能行走会思想的行尸走肉而已。我的大脑已经腐蚀,记不住任何人或事,整天浮浮沉沉,不知道现处何处,也不知道要去往何方。

我已经腐烂了。弗雷德对自己说。

就算灵魂仍然完整,就算肉体仍然无缺,我的骨也已经烂透了,散发出恶心而让人无法接受的难闻气体。早早埋在骨髓里的,下达了不可原谅的魔咒的种子早就发芽,摄取着他的肉体,将他啃噬成泥。

那么现在的我,又是什么呢?

那么现在的我,还能做什么呢?

新任的花神无疑能代替前任的双生子,重新带领拉贝尔大陆回到正轨,现在的他再参一脚也无疑是在捣乱,破坏着本就不平衡的平衡。

那么现在的我,还能做什么呢?

该要做些什么,才能“活着”呢?

哥哥,这些事情都好难呀。你能不能活过来,再教教我该怎么做呀。

哥哥,活着好难呀,连心跳都快维持不住的我,还能继续“活着”吗?

弗雷德跪在地上,周围都是春天新生的植被,如同多年前他们还是花神的时候,人们对他毫不掩饰的满腔恶意,一句一句,刺穿他的心脏,一寸一寸,将他压垮。

那个时候,只有哥哥才是温暖的,离开哥哥身边,周围就都会变成不会被刺破的黑暗与阴霾。

“活着”好难呀,没有了哥哥,连呼吸都会被抑制,那被他埋藏的,人们的恶意,就会喷涌而至将他埋没,他们禁止他挣扎,禁止他求救,禁止他留存。

他是错误的,弗雷德是错误的。所有的嘴开口,吐出冷漠的言语。

他是该死的,弗雷德是该死的。所有的嘴开合,吐出厌恶的言语。

不是的,不是的,他想反驳,弗雷德想反驳,却吐不出任何能够制止他们的话语。

哭泣,哭泣,弗雷德不能哭泣。蜂拥而至的恶意不断指责他:你终于失去了你的庇护所,你为什么不看看你自己有肮脏,有什么资格待在乔罗大人身边,你有什么资格得到他的心悦。

呼吸,呼吸,弗雷德双手掐住咽喉,大口喘息,无力的吸收着周围死去的空气。

哥哥,我该如何“活着”,我才是“活着”的呢?

哥哥,我还如何“死去”,我才不会被指责呢?

哥哥,我还如何努力,我才能被认可呢?

哥哥,我还如何坚持,我才能看见光呢?

好黑呀,哥哥。为什么即使在现在,我仍然看不见希望呢?

弗雷德卧倒在地,蜷缩成一团,也不在意自己的风衣粘上泥土染上尘埃。

一缕清风吹来,温柔的拂过弗雷德的发丝,以及他的脸颊。

弗雷德艰难的睁开双眼,又重新闭合。他的双臂将自己搂紧,口中是听不清吐字的喃喃自语。

“哥哥……是你来接我了吗?”

我想恰布丁
呕呕西的曲绘是野水仙(日文懒得...

呕呕西的曲绘
是野水仙(日文懒得打
我画梅越来越我流了(´-ι_-`)

呕呕西的曲绘
是野水仙(日文懒得打
我画梅越来越我流了(´-ι_-`)

伊斯诺
是库芬情头 下周画库库鲁 (滑...

是库芬情头

下周画库库鲁

(滑稽

到时候谁跟我一起用

是库芬情头

下周画库库鲁

(滑稽

到时候谁跟我一起用

逆陆。
bug挺多。我不画了淦。我要猝...

bug挺多。我不画了淦。我要猝死了。

bug挺多。我不画了淦。我要猝死了。

凌冰小黑诺

  感谢上次的姐妹们帮我解答了疑惑,你们最可爱❤❤
   😊😊姐妹们~求这个传音花的任务出处 为了塔西更美好我煞费苦心疯狂找糖
  谢谢姐妹们了!

  感谢上次的姐妹们帮我解答了疑惑,你们最可爱❤❤
   😊😊姐妹们~求这个传音花的任务出处 为了塔西更美好我煞费苦心疯狂找糖
  谢谢姐妹们了!

芒腰腰腰腰腰腰
你们不是朋友,你们是一开始上天...

你们不是朋友,你们是一开始上天就要安排在一起的一对!!!(正解)

你们不是朋友,你们是一开始上天就要安排在一起的一对!!!(正解)

啦哒哒哒哒
70fo点梗 @苏沐伞 随便发...

70fo点梗 @苏沐伞 

随便发挥就玩了个老梗这首歌真是上头……

画着画着又画崩了……难受

70fo点梗 @苏沐伞 

随便发挥就玩了个老梗这首歌真是上头……

画着画着又画崩了……难受

啦哒哒哒哒
70fo点图 @幼发拉底格里斯...

70fo点图 @幼发拉底格里斯 

抱歉抱歉咕了这么久orz

这两天应该能全部弄完所有点图!!【flag

我不想写作业【痛苦

70fo点图 @幼发拉底格里斯 

抱歉抱歉咕了这么久orz

这两天应该能全部弄完所有点图!!【flag

我不想写作业【痛苦

青葙子
欲知心不卷,迟暮独无言

欲知心不卷,迟暮独无言

欲知心不卷,迟暮独无言

普伦内

我太南了,我还要会写诗【吐血】继续招人,来啊来啊一起快活RPG

我太南了,我还要会写诗【吐血】继续招人,来啊来啊一起快活RPG

渡时年华

曼梅 金色光芒(三)

     曼达x梅里美(曼梅向)《金色光芒》重生梗 有私设

       “这就是你投靠黑暗的理由吗?梅里美,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本以为,你是来认错的……” 曼达皱了皱眉,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自己到底关注过他吗……

       “难道我在您心中还没有一席之地吗?难道我对您爱意就这么的不值一提?难道,就因为我是黑色的?也对,也对……”梅里美敛去了所有的情绪,焦躁地揉了揉头。从来,没有跟曼达这么激烈...

     曼达x梅里美(曼梅向)《金色光芒》重生梗 有私设

       “这就是你投靠黑暗的理由吗?梅里美,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本以为,你是来认错的……” 曼达皱了皱眉,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自己到底关注过他吗……

       “难道我在您心中还没有一席之地吗?难道我对您爱意就这么的不值一提?难道,就因为我是黑色的?也对,也对……”梅里美敛去了所有的情绪,焦躁地揉了揉头。从来,没有跟曼达这么激烈的吵过架,也重来没有在旁人面前这么失态。

        “只有小时候好过吗……我和曼达。我不想去回忆,想让它们尘封在记忆的某个角落或者缝隙…以前越快乐,现在越痛苦。忘掉吗?那真是…另有隐患啊。。”梅里美想着,心中不禁感叹。忽然一种奇异的感觉漫上他的心头,一股强烈的眩晕感,伴着疼痛,悄然向梅里美袭来,他的脸不仅白了几分。

        曼达敏感的发现梅里美的脸色苍白,似乎还有些…站不住。曼达还是开口了:“不舒服,就回去。”本来是关心的话语,到他这儿,反倒成了驱逐令。

        “……”梅里美张了张口,却没说什么,眼里却有些液体像要溢出来。“真是太狼狈了,为什么要找他啊,不过是徒增笑柄罢了。”梅里美这样想着,却越来越撑不住。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就算是做黑暗的走狗,也没有如此的感受。“告辞……”

        梅里美刚走出几步,脚一软,整个人一下子倒在地上,就像一个断线的木偶。

       “梅里美……”曼达这次并没有犹豫,而是直接来到梅里美的身边,而不见他……

       “是走了吗?不大可能,他的衣服在这儿,以他的习惯和修养,绝对不会干这种事。等等,这一小只,是梅里美吗…完全感觉不到他的黑暗气息”曼达一瞬间冒出了许多问题,平时那一张接近面瘫的脸,也有些绷不住。想了想还是给那小梅里美变了一身衣服,因为裸着回去,实在是不妥……

        “曼达殿下……?”刚刚醒过来的梅里美自然是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还有突然变大的曼达。直到稚嫩的童声响起,才知道那是梅里美他自己。

        “我这是怎么了?忽然的眩晕感和头痛,还有变小,是什么造成的?”梅里美自言自语着,然后看着自己的双手。感觉自己的那股黑暗力量消失了。

       “变小了吗,不过,这正是我想要的梅里美。”

      

       


叶子砸今天也在嗑cp

午夜神秘来电?(bu)
醉酒西蒙企图让塔巴斯喊哥哥反被撩
————————————————
灵感来自群里的小可爱!!
丢开试卷爆肝orz(别学)

午夜神秘来电?(bu)
醉酒西蒙企图让塔巴斯喊哥哥反被撩
————————————————
灵感来自群里的小可爱!!
丢开试卷爆肝orz(别学)

脑洞清奇风晴君🙃

我又来征求意见了 终于到正常的周末了我又该开车了🙃

我还有两个坑没填(其实只是写了一半我太难了) 想征求下意见这两天先把哪个填上🙃

一个是之前双诺文的后续之一(cp梵诺 毕竟文中那个搞事情的除了梵天就没谁了 大概是诺埃尔去找梵天又被反攻之类的我脑洞很特别的🙃)

第二个是之前所说的去年中秋话剧莉莉丝x赛恩斯的车(可能会有性转之类的🙃)

占tag致歉 想要评论1551

我又来征求意见了 终于到正常的周末了我又该开车了🙃

我还有两个坑没填(其实只是写了一半我太难了) 想征求下意见这两天先把哪个填上🙃

一个是之前双诺文的后续之一(cp梵诺 毕竟文中那个搞事情的除了梵天就没谁了 大概是诺埃尔去找梵天又被反攻之类的我脑洞很特别的🙃)

第二个是之前所说的去年中秋话剧莉莉丝x赛恩斯的车(可能会有性转之类的🙃)

占tag致歉 想要评论1551


叶子砸今天也在嗑cp
是白安⁽⁽ଘ( ˊᵕˋ )ଓ⁾...

是白安⁽⁽ଘ( ˊᵕˋ )ଓ⁾⁾
之前点图的普通学院pa
又画了点(>y<)

是白安⁽⁽ଘ( ˊᵕˋ )ଓ⁾⁾
之前点图的普通学院pa
又画了点(>y<)

四零四404

【呕糖症】
2019万圣活动
#呕糖症 (原设作者土豆,已授权)


 距离上次同样的情况已经是前几年的事。

 ……因为只有吐出一两颗就不再出现过而没放在心上。


 异物从喉间不断的想要呕出的感觉,其实还铭刻在心。


 那时是甜的,甜的发腻的糖果,在爱德文离开我们的那段期间。

 幸好他回来了。

 所以我告诉自己,那只是错觉吧。

 但是最近又出现了——
 -
 即使诅咒从身上消除後灾祸依旧接二连三的降临。就像命运总爱对自己开玩笑一般,也可能是和梅特墨菲斯那家伙牵扯上就没好事。

 想起就...

【呕糖症】
2019万圣活动
#呕糖症 (原设作者土豆,已授权)


 距离上次同样的情况已经是前几年的事。

 ……因为只有吐出一两颗就不再出现过而没放在心上。


 异物从喉间不断的想要呕出的感觉,其实还铭刻在心。


 那时是甜的,甜的发腻的糖果,在爱德文离开我们的那段期间。

 幸好他回来了。

 所以我告诉自己,那只是错觉吧。

 但是最近又出现了——
 -
 即使诅咒从身上消除後灾祸依旧接二连三的降临。就像命运总爱对自己开玩笑一般,也可能是和梅特墨菲斯那家伙牵扯上就没好事。

 想起就不自觉又从口中掉落,火辣的痛觉惹的舌根发疼。

 这还是糖果?

 收起这些已经堆积到两三罐的糖果罐,里面的糖果就像烹饪店里精心制作的点心。但一想到这些糖其实是从自己嘴里吐出的……

 还是别想了。

 「呐安德鲁!怎麽那麽多罐糖果?」
 「看起来好好吃!」
 「我能吃吗!」
 今天来占卜的花精灵一下子就凑上来,一个个表情都特闪亮的恳求着。

 「……不行。」
 想都别想。

 翻遍图书馆的书籍,也请教过露娜仙女和斯尔克,结论是在拉贝尔大陆从未出现过如此案例。於是我请小花仙到花蕾亚学院的图书馆寻找资料,另一边再研究自己是不是中了奇怪的咒术。

 「呕糖症,病因:『过度压抑情感,突如其来的痛苦。』」我思索着文字上所定义的压抑,还有後续还有各期症状的病徵丶治疗方法丶呕出的糖果类型介绍,还有最糟的情况——致死。

 可能会传染……这病不是一般的麻烦。
 还好没被其他花精灵吃了,那些糖罐还是趁早销毁的好。

 「啧。」想不清自己为了什麽生气,无名的怒火愈在心中灼烧,糖果愈是一劲的呕出口,时不时还会噎的难受,被停留下的辣度不禁让自己流泪,早已吐到茫然,对精神上折磨也不小。

 美仙秀的主持和中秋话剧的剧本编写,那些活动的流程一定费了黛薇薇他们不少心力,我并不想再多打扰他们。


 服药或解决心烦事,得择一解决。
-
呕糖症(原梗来源)
P2是角帐文章转载授权(梅特中之代安德鲁中之一同授权)
所以之後後续我也会再发上来,图是梅特墨菲斯角帐中之的付费委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