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花仙乙女向

6087浏览    13参与
倾.尘

【小花仙乙女向】爽就完事(塔巴斯x你)

复健写手,在线搞/黄。




 


他红着眼角,大口喘息着,将身体蜷成一个团缩在沙发的角落里。眼前的景象在逐渐模糊,空气温度也在逐渐升高,灼热着他的皮肤,身上就像着了火一般的难受。


 


嘴已经合不上了,任那晶莹透明的唾液顺着嘴角、顺着那天鹅般的白颈下滑,最后没入在锁骨之下的衣物之中。


 


很难受,非常难受,不知道该如何使自己好受一些,只能夹紧着腿慢慢的磨蹭,努力咽下快要溢出喉咙的呻/吟。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泛起了漂亮的玫瑰色,眼睛湿漉漉的,像一只任人待宰的羔羊。


 


他是一顿美餐,不是吗?


 ...

复健写手,在线搞/黄。




 


他红着眼角,大口喘息着,将身体蜷成一个团缩在沙发的角落里。眼前的景象在逐渐模糊,空气温度也在逐渐升高,灼热着他的皮肤,身上就像着了火一般的难受。


 


嘴已经合不上了,任那晶莹透明的唾液顺着嘴角、顺着那天鹅般的白颈下滑,最后没入在锁骨之下的衣物之中。


 


很难受,非常难受,不知道该如何使自己好受一些,只能夹紧着腿慢慢的磨蹭,努力咽下快要溢出喉咙的呻/吟。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泛起了漂亮的玫瑰色,眼睛湿漉漉的,像一只任人待宰的羔羊。


 


他是一顿美餐,不是吗?


 


站在他面前的你如此想到。






该不会被屏吧?(一代鸽王的疑问)

 


 


 


 


 


 


 


倾.尘

【小花仙乙女向】邀请他们晚上到你的房间去

全员风评被害,最近都写不出什么满意的作品了……





ooc有,内含:塔/异/安/西,可能有后续?





已经交往设定,不喜勿入,特别短小。




 


 


 


塔巴斯:


“哈?!晚上到你的房间?!”


 


“你这家伙今天又没吃药吧…”


 


“谁怕了!我只不过今晚有事。”


 


“不…也不是不可以…”


 


 


 


异国皇子:


“抱歉…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你的房间?是有什么不可以...

全员风评被害,最近都写不出什么满意的作品了……





ooc有,内含:塔/异/安/西,可能有后续?





已经交往设定,不喜勿入,特别短小。




 


 


 


塔巴斯:


“哈?!晚上到你的房间?!”


 


“你这家伙今天又没吃药吧…”


 


“谁怕了!我只不过今晚有事。”


 


“不…也不是不可以…”


 


 


 


异国皇子:


“抱歉…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你的房间?是有什么不可以当面说的事吗?”


 


“想要和我一起睡觉啊……”


 


“如果你希望的话,可以哦…”


 


 


 


安德鲁:


“晚上到你的房间去干嘛。”


 


“我不去。”


 


“今晚还要做一些魔药,没时间。”


 


“明天晚上补偿你。”


 


 


 


西蒙:


“哎?被你邀请到你的房间里去了啊。”


 


“可以是可以啦,但这样似乎不太好。”


 


“不要当着我的面说我不行什么的啊……”


 


“好吧,今天晚上向你证明。”









要死要死,80粉了啊,你们点文好了,可以写车,是多人还是单人都OK

 


 


 


 


倾.尘

【小花仙乙女向】贪欲(补档)

我求求老福特了,别屏蔽了。我也不容易啊,评论见


我求求老福特了,别屏蔽了。我也不容易啊,评论见

 

倾.尘

「小花仙乙女向」今天的我又多男朋友了吗?(1)


  • all你,ooc有

  • 内容极度生草,请酌情观看,长篇预警,请做好准备。



我,一个正读大二的普通女生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有了四个男朋友。



先声明一下,我并不是什么渣女。对于有四个男朋友什么的我也很困扰,各种意义上的。虽然你可能不信,但我还是想把我这一个月的遭遇说出来,如果能听下去的话真的十分感谢。



那么,故事的开端就先从安德鲁学长入手吧。



安德鲁学长是四个男朋友里第一个和我交往的人。拥有着对化学超乎寻常的造诣的他是每个化学老师的助教首选,所以他经常出现在我们教室里...











  • all你,ooc有

  • 内容极度生草,请酌情观看,长篇预警,请做好准备。














我,一个正读大二的普通女生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有了四个男朋友。




先声明一下,我并不是什么渣女。对于有四个男朋友什么的我也很困扰,各种意义上的。虽然你可能不信,但我还是想把我这一个月的遭遇说出来,如果能听下去的话真的十分感谢。




那么,故事的开端就先从安德鲁学长入手吧。




安德鲁学长是四个男朋友里第一个和我交往的人。拥有着对化学超乎寻常的造诣的他是每个化学老师的助教首选,所以他经常出现在我们教室里。




一直以来他给我的感觉就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很高傲,不允许别人来亵渎他所喜爱的东西,对化学这门课极度痴迷,活脱脱一个科学怪人。不少女生对他告白,却被他嘲讽化学不好,因而生畏,真是可惜了他那张脸,迷倒了一大片女生。




其实我对他也有那么一点想法,可看他对女生的态度,我看我还是静静膜拜他的颜值和化学成绩吧……




事情是在庆祝万圣节的晚会发生的,当时我们一堆女生在一个小屋里玩国王游戏来着,虽然游戏的惩罚是从纸堆里抽的,但我仍是抽到了“向下一个进门的人告白且三天之内不能分手或告诉他真相”的纸条。




于是我们都目光灼灼的盯着门口,等待着那个人的来到。




“吱呀”,沉重的木门被一双洁白的手给推开了,接着就是那性冷淡的声音:“XX,老师叫你过去。”是安德鲁学长。




你不知道当时我的心情是多么的复杂,堪比一场年度大戏。一方面我庆幸是安德鲁对女朋友一点也不感兴趣,他一定会拒绝我;另一方面我又害怕万一惹怒了这位学长那就不好了。




被叫到名字的女生连忙谢谢他并跑了出去,我觉得气温一瞬间冷了下来。“那个,安德鲁学长请等一下,我有点话想和你说。”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僵硬,因为在他看向我的时候他明显邹了一下眉。




“什么事?”“那个,能到外面说吗?”说实话我觉得我快要哭了,或许他是看出来了我的为难,于是点了点头,身子向旁边挪了挪。




“谢谢。”




于是我和安德鲁学长一前一后离开了屋内,身后的姐妹们都用着同情的眼神看着我。




“安德鲁学长!我!我……”原本想一口气说完的,结果现在去无法出口。“你想说什么?”他问到。




算了,豁出去了!“学长!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我用了我吃奶的力气大声说出来这句可能会要我命的话,同时紧闭着双眼不敢看他,生怕他下一秒就发火了。




………………




“哦。”他说。




“哎?什么?”我大吃一惊,睁开眼睛看他。




“咳。”他似乎被我吓到了,“我说,我知道了。”他接着说,语气和往常一样,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一样。




那这是……




“没什么事了吧?”他问,“没了,打扰您了。”我忙说。




“嗯,那我先走了。”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被拒绝了呢。”之后姐妹们都忙来慰问我,对我的遭遇表示同情。




看来学长并没有生气呢,毕竟向他告白的人这么多,他都已经习惯了吧,话说回来,学长他没说我化学不好什么的呢。




不管了,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再说吧。(可怜单纯的我还不知道明天早上的事)




………………




可能是昨晚的事吓到我了,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快迟到了,我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向学校冲刺,早上第一节是化学课,是个老教师教的,点名的时候很慢,应该能赶得上。




终于在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我踏进了教室,然后就看见了安德鲁学长站在讲台上,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咳,快点找位置坐下,今天教授有点事,所以由我来监考。”他转过头不去看我。




“啊,好。”我庆幸他放过了我,匆匆向小姐妹们坐的方向走去,“哎,你复习化学没有?这次考试我可能要靠你了。”闺蜜突然对我说,手上还拿着化学书。




“什么考试?!”我有些慌了,因为我压根就忘了这件事。




“哦吼,看来你比我还需要外援。”说着她接过试卷。




完了完了,我看着试卷上的题目,脑子里一片空白,有些以前做过的题目现在也全都忘了。




突然有只手按在我的试卷上,随后用指甲在每题的选项下用力划拉留下痕迹。我紧绷着,直到安德鲁学长的手离开试卷并且走开很远。我假装没看见身旁闺蜜一脸震惊的表情,开始把答案填上。




“Yolanda同学能帮我把试卷抱到办公室吗?”果不其然,在考试之后他一定会找我说话,看来昨天晚上的事还是让他生气了,但是他为什么又帮我?




我压下心中的疑惑,抱着试卷跟他走出教室。随后他就把我手上的试卷拿走,“你没复习,而且昨天睡得很晚,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昨天的事让学长你生气了吗?”他听了我这话邹了邹眉,“如果您生气了的话,那么我向您道歉,对不起!”我向他鞠了一躬。




“没有,而且我为什么要生气?你们女孩子不是都不喜欢男朋友生气吗?”




“哎?男朋友?学长你什么意思?”我连用了三个问句来表达我的疑问。




“你向我告白了。”他说,“所以我现在是你男朋友。”




“可学长你不是没答应吗?”我感觉我的头有点大。




“嗯?看来我们之间有些误会,但是现在我就是你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安德鲁学长这么强势了!“你不要告诉我,你们当时在玩国王游戏什么的。”




“咿!没有没有!当时学长没说话我就以为被拒绝了,所以晚上没睡好来着。”我连忙否认,话说男生的第六感也这么强吗?




“啊,那今天中午一起去吃饭吧,我请客,想吃什么随便点,你太瘦了。”喂!不要自顾自的决定啊,虽然我只能答应。




“好,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学长。”




他又楞了一下,“以后不需要叫我学长,安德鲁就好。”然后潇洒的离开了。




我的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过。所以我现在有男朋友了?还是我的那个冰山学长?我觉得我要缓缓。






                                                     






我最近脑洞大开想到了这个,四个男朋友分别是:冰山学长安德鲁,风纪委员学弟异国,同班同学不良少年塔巴斯,社团部长西蒙。


可能会和一些太太的文撞梗,那么侵删私聊。





倾.尘

「小花仙乙女向」和他开车后的感想


  • 如题,啊那个十八

  • 内含:塔/安/西/异

  • 咱们悄咪咪的,老福特应该不会发现



塔巴斯:


    力气很大,每一下都要让你觉得腰要断了。


    最爱的姿势是男上/女下,因为那样能更好的欣赏到你动情的样子。喜欢用自己的眼罩把你的眼睛蒙住,与你的手十指紧扣后压在你的头顶。


    每次听到你娇/喘的时候,就动得更卖力。



——————《“乖,叫出来。》《今天也是起不了床的一天》...













  • 如题,啊那个十八

  • 内含:塔/安/西/异

  • 咱们悄咪咪的,老福特应该不会发现












塔巴斯:


    力气很大,每一下都要让你觉得腰要断了。


    最爱的姿势是男上/女下,因为那样能更好的欣赏到你动情的样子。喜欢用自己的眼罩把你的眼睛蒙住,与你的手十指紧扣后压在你的头顶。


    每次听到你娇/喘的时候,就动得更卖力。






——————《“乖,叫出来。》《今天也是起不了床的一天》
















安德鲁:


    看起来挺正经的,结果在这种事上居然这么生猛。


    喜欢的姿势是乘/骑,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钟情于此,但看在每次这样时都能看到他那隐藏在袍子下的身体也就不深究了。


    到高/潮时他的背总是会被你抓伤,看着你失神的样子,他又/硬/了起来。






——————《你真是我喜欢的收藏品了》












异国皇子:


    对于这种事情,他十分害羞,也就使得日常姿势成为女上/男下式。


    其实他那个地方很大,把内里的每一个地方都照顾到了,每次你一咬牙坐下去时,都疼的要死。


    因为自己的原因,异国每次都很心疼你,会在这之后用热毛巾擦拭你的身体,把床单洗好。






——————《实在是十佳男友啊》
















西蒙:


    对于这位年轻的国王大人,你只想说:你也太会玩了吧?!


    最爱的姿势是后/入, 喜欢一边做的时候一边说sao话,之后还特地在房间里摆了一个落地镜,随时都能让你羞愧万分。


    体力一直都很好,你经常会在半路罢工,直到再次被他做到疼醒。






——————《看啊,你那副表情,简直就是在对我犯罪》






















车谁不喜欢嘛,我整天满脑子黄色废料。


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顺便把那个绿绿的圆圈也点一下(狗头)评论什么的也喜欢啦。


















    
















    















倾.尘

「小花仙乙女向」紫罗兰女郎


  • cp为异国x你,异国视角

  • 私设你恶德花园的人,出来执行任务时遇见了异国,然后一夜~情了异国。

  • ooc我的,我写的文女主名字一直都是Yolanda(紫罗兰)



今年海之涯的冬天来的很早,从北方袭来了一股寒潮,有几处小湖泊已经被冰上了。刺骨的寒风中夹杂着雪,拍打着窗。



壁炉里的柴火烧的“噼里啪啦”响,我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盯着红木茶几上那杯已经凉了的热可可发呆,玻璃杯上还残留着淡淡的口红印。



那个自称是“Yolanda”的女人还在浴室里淋着热水洗澡。对于一个穿着黑色风...











  • cp为异国x你,异国视角

  • 私设你恶德花园的人,出来执行任务时遇见了异国,然后一夜~情了异国。

  • ooc我的,我写的文女主名字一直都是Yolanda(紫罗兰)














今年海之涯的冬天来的很早,从北方袭来了一股寒潮,有几处小湖泊已经被冰上了。刺骨的寒风中夹杂着雪,拍打着窗。




壁炉里的柴火烧的“噼里啪啦”响,我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盯着红木茶几上那杯已经凉了的热可可发呆,玻璃杯上还残留着淡淡的口红印。




那个自称是“Yolanda”的女人还在浴室里淋着热水洗澡。对于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陌生女人的敲门求助,我虽然有些疑惑,但对方已经冷的发抖的身体使我还是让她进了屋。




“哎呀呀……冷死了,冷死了,没想到今年海之涯这么早就下雪了,幸亏我没听他的话穿什么裙子来……不然就冻死了。”她一边换上了拖鞋一边碎碎念着。




“先到壁炉那边暖和一下吧。你可以冲个热水澡。”我递给她一杯热可可。




“太感谢了!请务必让我这么做。”她抿了一小口可可,这种样子让我想起了一只橘猫喝水的画面。




“Yolanda,我的名字。我知道你可能有很多事情想要问我,但这些谈话就先放在洗完澡之后吧。”她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眸读出了我内心的疑问。




我点了点头,转身去给她拿换洗衣物。我告诉自己,还需等待。




“咔哒。”浴室紧闭的门终于打开了。我转过头望向她,她正擦拭着她那头如墨的发。




“果然在冬天洗个热水澡什么的最舒服了。”或许是她在浴室里待了太久,又或许是我的错觉,她开口说话时软糯糯的。




头上未干的水珠滴落在她的锁骨上,然后没入了我那件宽大的衬衣之下。我的衬衣使得她看起来更娇小了,衬衣的尾端只堪堪遮住她的大腿,露出了线条优美的小腿。




我收回我那有些僭越的目光,站起来把她那杯可可续上。但这看起来更像是我在欲盖弥彰。




“啊啦,你还真是贴心呢。”她窝在我对面的沙发上,那双腿靠在沙发旁。




我顿了顿,“失礼了。”我解下身下的披风,“很抱歉没考虑到这点,你大约会着凉的。”我把披风落在她的腿上。




紫罗兰……刚刚靠近时闻到她身上有紫罗兰的香味。啊,原来如此,所以才叫自己“Yolanda”(紫罗兰)吗。




“异国,这样称呼我就好。”我重新回到她的视线范围之内。




“哎?”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这样啊,那异国刚刚是害羞了嘛?”




“没有。”                                                                 




她的唇角勾勒出一个微笑。“好吧,我应该见过你,但是忘了在哪。”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搭讪话题。”我说。




“不不不,让我仔细看看,我会想起来的。”她忽然站起来,披风掉落在地,走到我的面前,盯着我看。




“披风……”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的手捂住,我的唇吻上了她的手。




我抬眸看她,她的脸被她身后的橘色灯光所模糊,她的身体靠了上来,把我抵在沙发靠背上,那淡淡的紫罗兰香味又弥漫开来。我思维开始迟钝,每个感官却又无限放大。




我听见她在我的耳边轻轻呢喃,另一只手与我的手相交,用尾指在手心里轻挠。那双洁白如玉的腿此时就放在我的腰际,她就坐在我的双腿上。




可我却看不清她的脸,真狡猾啊。只能深陷于她的眸眼之中,逃不出去。什么时候她那只捂住我嘴的手放了下来?凑上了自己的唇,在我的唇边细碎的吻着,每一下就带起一串电火花。




她又吻着我的眼,还一边坏心眼的轻笑。我也吻上她的脖颈,吻着她的锁骨。




大约接下的事我也预料到了。




(此处应有连接)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了那时我和塔巴斯都被小丑绑在一起,让众人选择生与死的画面。我和塔巴斯的身上到处都是伤。




迷迷糊糊之间,似乎一个女人趁着小丑不注意潜入了这里,她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向塔巴斯。




“我暂时还没法救你,只能给你先处理一下伤口。”塔巴斯一声没吭,只是看着她。




原本她是要走了,但经过我时又停了下来,“算了,连带着一起好了。”我就这么任她处理。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




我摸了摸身边的空床位,她很早就离开了。




窗外的雪停了,出来了几缕阳光,我不知道她昨夜是否记起了我,但我却已知晓了她,并在我的心中烙下印记。




——即使她是恶德花园的人。










后话:


我在第二天就回到了恶德花园,虽然身上多少还有些情事过后的痕迹,但也没太在意。




“回来了?”塔巴斯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后。




“嗯,想要好好休息一下。”我伸了个懒腰,没发现他看到我脖子上吻痕时眼神暗了暗。



“我到要见识一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塔巴斯如此说道。












日更选手再次登场!!!这篇的车懒得写啦,后面看看有没有时间补起来,毕竟50粉他就有一篇车在赶了…………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评论区想点梗的我会看的哦!



























倾.尘

「小花仙乙女向」德国骨科


  • 如题,你是他们的姐姐或者妹妹

  • 内含塔/异/安/

  • 私设如山,ooc我的



塔巴斯:


    你其实很早就知道塔巴斯他对你的感情已经超过了姐弟之情。为了让这件事情不超出你的预想范围,你常常对他的所作所为装傻。



    更为了断绝他这个念头,你答应了一个学长的告白,这件事你一早就告诉塔巴斯他了。



    “塔巴斯,今天晚上的晚餐我已经做好了,你在家吃吧,我和学长约好今晚去餐厅吃饭……”



    话还没...









  • 如题,你是他们的姐姐或者妹妹

  • 内含塔/异/安/

  • 私设如山,ooc我的








塔巴斯:


    你其实很早就知道塔巴斯他对你的感情已经超过了姐弟之情。为了让这件事情不超出你的预想范围,你常常对他的所作所为装傻。




    更为了断绝他这个念头,你答应了一个学长的告白,这件事你一早就告诉塔巴斯他了。




    “塔巴斯,今天晚上的晚餐我已经做好了,你在家吃吧,我和学长约好今晚去餐厅吃饭……”




    话还没说完,坐在沙发上的塔巴斯突然抓住你的手往后拉,你就这么倒在沙发上。




    “塔巴斯?!”看着此时压在你身上的塔巴斯,你慌了神。




    “晚餐?呵……我看,就把你当做我的晚餐吧?姐,姐?”














异国皇子:


    “姐姐,吃点东西吧,你已经几天没进食了……”




    你冷冷的看着异国皇子把食物放在你的身边。




    “放我出去……”好几天没喝水的你,声音沙哑的说。




    你被自己的亲弟弟关在这个密不透风的地下室四天了,双脚被锁链禁锢着,无法正常移动。




    “不行,你必须乖乖待在我身边,但我知道姐姐你不会的。对了,那个对你表白的人已经被我处理掉了……”他的手抚摸着你的脸,眼神糜烂。




    “你只需要成为我一个人的收藏品就好。”














安德鲁:


    “呐,安德鲁,你妹妹出去旅游多长时间?”呵,又有一个虫子来询问你的事了。




    “不知道,一辈子也说不定。”用着同一个理由搪塞他们便好,他们不配知道你的事。




    “啊?那好吧,等她回来后请帮我告诉她我来找她过。”




    不会的,她不会知道的。




    “对吧?我亲爱的妹妹?”我伸出手将她轻轻搂在怀里,毕竟我的魔法已经将她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知觉的人偶了啊……




    “我知道你不会拒绝我的,对吧?”我吻上她的唇








最后说一句,德国骨科真好吃!!!

























倾.尘

「小花仙乙女向」救赎


  • cp为雅加x你,雅加视角

  • 不要问我为什么乙女向里有百合

  • 意识流产物,病娇预警!!!



“我想写封信给她,告诉她一声我爱她。”



我很早就爱上她了。我爱她那如墨的发,爱她那双白皙的纤手,爱她那修长的脖子,爱她那樱桃色的嘴唇。



吻她,现在,吻她,就现在



我的脑中已经浮现出她那慌张的神色,因为我的举动而羞红了脸颊,眼神如同初生的鹿那般迷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是了,我最爱看谪仙被人拉下深渊的样子……这是独属于我的恶劣性质,将我的救赎神涂上这糜...











  • cp为雅加x你,雅加视角

  • 不要问我为什么乙女向里有百合

  • 意识流产物,病娇预警!!!












“我想写封信给她,告诉她一声我爱她。”






我很早就爱上她了。我爱她那如墨的发,爱她那双白皙的纤手,爱她那修长的脖子,爱她那樱桃色的嘴唇。




吻她,现在,吻她,就现在




我的脑中已经浮现出她那慌张的神色,因为我的举动而羞红了脸颊,眼神如同初生的鹿那般迷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是了,我最爱看谪仙被人拉下深渊的样子……这是独属于我的恶劣性质,将我的救赎神涂上这糜烂的颜色。




我真的好爱你啊。




无需多言,如果这只是一场梦的话,那就让你的全身心都投入其中吧,所谓的因果被冲走也没关系了,在这情欲的尽头。




情炎包裹着你与我,到最后饱腹一餐便好。




束缚我,抛弃我,杀了我,治愈我




是日益憔悴的感性,是溺水的爱,是神明的神罚,它像一团火焰灼烧着我的心。




即便堕落不堪,即便是下流无耻,了解过后便是快乐,只是被甜蜜的甘露所包裹




这是惩罚?还是俸禄?真是愚蠢的问答。






呐,一起堕落便好。




日更选手登场,这篇文的灵感来源于fgo中伽摩的角色歌,其中有很多台词都被我搬到文里来惹。

















倾.尘

「小花仙乙女向」薄暮


  • cp为塔巴斯x你,第一视角预警

  • 私设你是雅加那边的人

  • 吐槽向,剧情乱写的

  • 是荼靡的后续,可以到主页找



    我看着面前一大堆被雪露搬来的衣服,不禁犯了难。



    “雪露,我和塔巴斯是去执行任务,不是去约会啊。”这姑娘一天到晚脑子里想些什么呢?



    “你执行任务和我要把你打扮漂亮有什么冲突嘛?”偏偏她还要嘴硬。



     “再说了,你们执行完任务不是还要吃饭,这不四...









  • cp为塔巴斯x你,第一视角预警

  • 私设你是雅加那边的人

  • 吐槽向,剧情乱写的

  • 是荼靡的后续,可以到主页找










    我看着面前一大堆被雪露搬来的衣服,不禁犯了难。




    “雪露,我和塔巴斯是去执行任务,不是去约会啊。”这姑娘一天到晚脑子里想些什么呢?




    “你执行任务和我要把你打扮漂亮有什么冲突嘛?”偏偏她还要嘴硬。




     “再说了,你们执行完任务不是还要吃饭,这不四舍五入就是约会嘛。”哦吼,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啊。




    “得,谁敢和那家伙约会……整个就一活阎王,惹不起惹不起。”我想是时候该溜了,要是让塔巴斯等久了,搞不好会被掐脖子的。




    “哎!别走嘛!”我没管身后雪露的呼喊,一路向我和塔巴斯约好的地点飞去。




    当我到达时,只看见他一人站在那里。我就这么禁了声,看着他的背影,他的背影是孤独的,是凄凉的,是不可一世的,是桀骜不驯的。




    但无论他的背影有多么变幻莫测,至少他那一腔热血还在燃烧着,永不熄灭。




    “你还要看多久。”




    “你好看,多看看你不行?”我笑着说。




    他似乎没在意我的话,只是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随后皱了皱眉。




    “你就穿这个?”




    “拜托大哥!执行任务你想让我穿啥?去色诱?”我汗颜。




    “切,就你那小身板,谁会看得上。”




    今天也是被塔巴斯人身攻击的一天.JPG,我一脸颓废的样子使得他很高兴,这是什么变态操作……




    


    “走吧。你这蠢家伙。”




    这次的任务其实很简单,就是把恶德花园周边出现的一些魔物给处理掉就好了,虽说放着不管也没问题,但关键是他们其中有一个把雅加养了三个月的花给拔了吃了。




    于是雅加就一边抱着她养那株花的花盆哭一边命令塔巴斯去把那些魔物给清除。




    我看着塔巴斯一刀一个小朋友的样子,觉得自己可以在旁边偷懒。顺便庆幸雅加没发现那株花其实是我一不小心给拔了又栽回去,结果被魔物又给拔下来了,这次还给吃了。




    感到头大……




    事实证明塔巴斯真的很强,因为没几分钟魔物就全死了,地上全是血,而他的身上却一点也没有。




    等等!他今天这身衣服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难不成……他今天是特意穿成这样给我看?这么说的话,那么刚刚他说我穿的不怎么样也就说得通了。




    靠。这怎么可能,死冰山今天发春了?




    “走吧,去吃饭。”他转过头看我。




    不会啊,挺正常的,小伙子没啥毛病啊。




    “塔巴斯……你,发春了?”我还是问出了我的心里话,虽然下一秒就可能会被他手里的长枪抵住喉咙。




    “Yolanda!你这女人果然脑子有毛病!雅加她是怎么让你进来的!”




    好嘛,恼羞成怒了。




    “看你今天穿挺好看的,不是想要勾搭小姑娘那还能干嘛,瞧瞧,我都没几件新衣服,啧啧啧。”




    “我穿给谁看不知道,你心里没点数……”他一个人在那边嘟嘟囔囔说些什么,我没怎么听清。




    “塔巴斯……我其实有一件事一直憋在心里,但没有找到机会说,现在……我是说,现在说出来还来得及吗?”我觉得是时候把我的心里话说出来了。




    “你,想说什么?”塔巴斯看着我,也认真了起来。




    “嘿嘿……我有点不好意思。”想着接下要说的话,我有些羞涩。




    “Yolanda……其实我也有话想对你说……”




    “从刚才开始我的肚子就一直在叫!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去吃饭啊?!”




    …………




    气氛诡异的沉默了




    “塔巴斯?吃饭……”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啊!你这女人!整天就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吃饭!怎么不吃!我真是眼瞎了。”




    “你本来瞎啊……”我还是不怕死的补刀了。




    而他又突然语气轻了下来。


     “是啊,我是瞎了才会看上你啊。”

      

       那一刻,我才知道这么年,塔巴斯是喜欢着我的。

        那么……

     

         “我才不舍的你瞎一辈子呢。”我如此说道










    


    


    








    




    




    


    




    




    

倾.尘

「小花仙乙女向」荼靡


  • cp为塔巴斯x你,第一人称视角

  • 私设你也是雅加那边的人。

  • 吐槽向,剧情什么的乱写的。



       我不知道塔巴斯他有没有笑过,反正我没见过,于是我去问玫瑰妍妍,她也表示没见过。这让我怀疑塔巴斯他是个面瘫。



         “我见过哦!”



          终于在我要定下塔巴斯是面瘫这点认知前,雪露表示见过。...













  • cp为塔巴斯x你,第一人称视角

  • 私设你也是雅加那边的人。

  • 吐槽向,剧情什么的乱写的。






       我不知道塔巴斯他有没有笑过,反正我没见过,于是我去问玫瑰妍妍,她也表示没见过。这让我怀疑塔巴斯他是个面瘫。


 


         “我见过哦!”


 


          终于在我要定下塔巴斯是面瘫这点认知前,雪露表示见过。




          “塔巴斯他笑起来的时候真的超级好看!又温柔又霸气的那种!”嚯,看那小姑娘眼睛里冒的小爱心。




            “Yolanda(紫罗兰)姐姐如果见到他笑的样子也一定会沦陷的。”雪露开始疯狂安利塔巴斯,我觉得这姑娘没救了。




            晚上站在恶德花园与薄暮山谷的结界旁抽一支烟是个打发无聊时间的不错选择。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支女士香烟,打了个响指用魔法点上火。我明知道自己猛的吸一口会呛到,但我还是做了,就像知道自己一旦加入恶德花园就没有回头路了一样。




             “咳……咳,咳,咳……”这烟辣到心里去了,眼睛里都有一层水雾。




              “哈,逊爆了。”我看了看手里的烟,又看了看这只隔着一层结界的薄暮山谷,摇了摇头。




               “你这女人在这干什么。”




                ——是塔巴斯。身上还有未干的血迹,应该是去处理杂兵了。




                 “你哭了?”这次倒是把语气放缓了。




                 “闲着无聊,过来抽支烟。”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没说话,只是盯着我手上的烟,皱着眉。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的就把烟给掐灭了。




                    大约过了两分钟,他才悠悠开口:“抽烟对身体不好……”




                    “???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是塔巴斯你今天吃错药了?艹,你是不是烧坏脑子了?!”




                    “你!” 




                     “你不是塔巴斯对不对!”看着他那张脸越来越黑,我觉得不能再作下去了,搞不好真的会死人的。




                       “哈哈哈,好了好了,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嘛。”




                        “因为雪露会学坏。”他补上一句。




                        “果然,你这家伙很在乎雪露。唉,要是有人这么在乎我就好了……”我蹲了下来,在地上捡了根树枝在地上画一个爱心,又在爱心上面画了几道裂缝。




                        “Yolanda……你……”


   


                         “所以塔巴斯你再这么下去会变成老妈子的啦。”




                          “如果你想死,我现在可以送你去天国。”呀,糟糕,稍微有点玩过头了。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呐,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你笑啊。整天板着个脸,像别人欠了你钱似的。”




                   “因为我不像你这女人这么没心没肺。”




                   “切,不给看就算了,干嘛人身攻击啊,再说了,你还不是笑给雪露看了,就我不行。”我又在爱心旁画一个哭脸。




                      “你是在嫉妒雪露?”可能是我听错了,竟然觉得他有些开心。




                        “我好端端嫉妒雪露干嘛?”


   


                         “啧,让你说句讨人喜欢的话真难。”




                         “你不也是。”




                           …………




                         “咳,明天……有时间吗?”




                         “哈?”我觉得我有点懵逼。




                         “别多想,明天有任务,看你闲着没事干,不如来出点力。”虽然他嘴上这么说,可脸上那可疑的红晕是怎么回事?




                          “那有加班工资嘛?没有就算了,我更喜欢和香香的雪露在一起。”




                         “回来的时候请你吃饭怎么样?”一只手伸到我身边,月光就这么撒下来,让这一切都变的梦幻又轻柔。




                           还有,他嘴角的微笑。





        太生草了!!!lof又吞了我的格式,每次要矫正都好麻烦啊。




                  




           




               








            




        








        

倾.尘

「小花仙乙女向」他不喜欢你,傻姑娘

当他们不喜欢你



  • 真·万年老梗

  • 人物有崩坏,千万别带脑看,内容极度生草。

  • 祝您食用愉快www



    安德鲁专场


         所有人都知道你喜欢安德鲁,但就是得不到他的真心。


        可你并不气馁,你相信终有一天他会和你在一起。知道他每天会起很早来研究新魔法,你就特地比他起的还早,把他书桌上的书籍分类摆好,顺便放上一杯茉莉花茶。...










当他们不喜欢你



  • 真·万年老梗

  • 人物有崩坏,千万别带脑看,内容极度生草。

  • 祝您食用愉快www








    安德鲁专场


         所有人都知道你喜欢安德鲁,但就是得不到他的真心。


        可你并不气馁,你相信终有一天他会和你在一起。知道他每天会起很早来研究新魔法,你就特地比他起的还早,把他书桌上的书籍分类摆好,顺便放上一杯茉莉花茶。


         在他每晚深究书中的知识时,你会放上一杯咖啡,适当的提醒他该休息了。等他睡下之后,又想着明天的早餐该怎么做他才喜欢吃。


         可这终究是不真实的,在那位来自远方的魔法使来到之后,你就彻底被踢出安德鲁的世界。那位美丽的魔法使能为安德鲁解答疑惑,能同他一起研究魔法,她既温柔又聪慧。


        你比不过她的,你只是一个平凡的爱慕者。


         看着安德鲁因和她在一起而露出那淡淡的笑容,你死心了……






反虐




         桌上的书堆积如山,也没有往日那杯清香的茉莉花茶,安德鲁感到有些不对劲。但没多想,或许你只是起床迟了。


         看着墙上滴滴答答转个不停地时针略过了九点,安德鲁的心猛然一顿。


         得去找你。


          “吱呀”,门突然被推开,“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还没等看清楚来的是谁,安德鲁就急切的发问。“?怎么了,安德鲁?你等我很久了吗?”是那位美丽的魔法使。


         糟了,你到底去哪了。


          安德鲁没有管身后的魔法使的呼喊,飞快的冲出了屋子,向着你家的方向飞去。心脏在快速的跳动,呼吸也急促起来。


           “你在吗?”伸手敲了敲门,没人回应,他一把推开了门,屋子里只剩下床和衣柜,你的东西全都没了。


            “哦呀,这不是安德鲁吗,你来找她吗……啊……她啊…………昨天晚上突然搬走了……”


             噩耗降临。


             他早已寻不到你。














        觉得搞不好自己又要写反虐,于是就一起发了。各位,喜欢的话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走一个呗(被打)









倾.尘

「小花仙乙女向」扑倒他

扑倒他

* cp:异国皇子x你

* 人物崩坏严重

       无脑产物,不喜勿喷。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

        祝您食用愉快www


    清冷,寡欲,————这便是古灵国二皇子的代名词。


    不过,此刻在你身下面色潮红、大口大口的发出欲望呻吟、平时一丝不苟扣好的领扣也被胡乱的解开的他,真是看不出来这两个词在他身上的关联性呢。


    你坏心眼的想着,一边用你那曾被他称赞的手指在他口腔中搅...

扑倒他

* cp:异国皇子x你

* 人物崩坏严重

       无脑产物,不喜勿喷。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

        祝您食用愉快www



    清冷,寡欲,————这便是古灵国二皇子的代名词。


    不过,此刻在你身下面色潮红、大口大口的发出欲望呻吟、平时一丝不苟扣好的领扣也被胡乱的解开的他,真是看不出来这两个词在他身上的关联性呢。

  

    你坏心眼的想着,一边用你那曾被他称赞的手指在他口腔中搅动,把他的舌轻轻拉扯着,他嘴里来不及咽下的唾液顺着洁白的喉低落。


    真色/情啊,这家伙。


    隔着衣服的皮肤愈发滚烫,他的身体也在微微扭动着,手指探进你的上衣里,抚上了你的腰,眼角红通通的,尽是欲望。


    “想要吗?”你问他。

    “呜……嗯,啊……”零碎的话语传到耳朵里。

    “那,就,乖,乖,躺,好。”



     今天的异国皇子也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呢。


蘋果🍎🍏

【小花仙乙女向】接吻(一)

西/安/塔

---ooc有
---私设有
---这个不、是、车、←超重要
---本人满满的私心有♥♥))被打

可怜L站不让人放,只好开连结了(´;ω;`)
))蹲地画圈圈

想吃花仙糖的请走评论↓

喜欢的请赏个小心心与蓝手手❤(ӦvӦ。)

西/安/塔

---ooc有
---私设有
---这个不、是、车、←超重要
---本人满满的私心有♥♥))被打

可怜L站不让人放,只好开连结了(´;ω;`)
))蹲地画圈圈

想吃花仙糖的请走评论↓

喜欢的请赏个小心心与蓝手手❤(Ӧv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