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轩窗

769浏览    36参与
一茶

没有谁的生活会一直完美
但无论什么时候
都要看着前方
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

—《撒野》

没有谁的生活会一直完美
但无论什么时候
都要看着前方
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


—《撒野》

花间客_婉

小轩窗【番外】

这是一段二十多年前的往事


刘孔与皇上的少年事


谁都曾年少轻狂过,谁不曾捧着一颗热腾腾的赤子心呢?


边陲往事

这是一段二十多年前的往事


刘孔与皇上的少年事


谁都曾年少轻狂过,谁不曾捧着一颗热腾腾的赤子心呢?


边陲往事

花间客_婉

小轩窗【番外】

你的小可爱,突然出现~


正文在大修中,但是可以先写两个番外段子啊


闲憩拈醋

你的小可爱,突然出现~


正文在大修中,但是可以先写两个番外段子啊


闲憩拈醋

花间客_婉

一点关于文和自己的叨叨

一点逼逼叨,姑且算日记吧,没准哪天就删了,能看到的也是有缘人。

第一次写点自己的东西,也挺有意思。

昨天还真是挺特别的一天,有生之年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养养生了。

周六周日醉了两场,也没通宵达旦,却堪堪小一个礼拜,没缓过乏来。

都说病骨支离,我半好不好这么多年,咋也没见瘦呢?真是愁人。

药罐子里泡大的,活了二十年,不痛不病的日子,加起来应该也有两三年吧。

已经不太记得,上一个一觉醒来浑身松爽的日子,是哪天了。

不舒服这种东西,习惯了也就不咋在意了,病的起不来床这种事,也离我挺久远的了。

我谈不上乐观,但也不是个很丧的人。自诩凉薄,把心关的很紧,不善袒露,也不爱袒露。

最近...

一点逼逼叨,姑且算日记吧,没准哪天就删了,能看到的也是有缘人。

第一次写点自己的东西,也挺有意思。

昨天还真是挺特别的一天,有生之年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养养生了。

周六周日醉了两场,也没通宵达旦,却堪堪小一个礼拜,没缓过乏来。

都说病骨支离,我半好不好这么多年,咋也没见瘦呢?真是愁人。

药罐子里泡大的,活了二十年,不痛不病的日子,加起来应该也有两三年吧。

已经不太记得,上一个一觉醒来浑身松爽的日子,是哪天了。

不舒服这种东西,习惯了也就不咋在意了,病的起不来床这种事,也离我挺久远的了。

我谈不上乐观,但也不是个很丧的人。自诩凉薄,把心关的很紧,不善袒露,也不爱袒露。

最近这点多愁善感,估计也是忙昏了头,有点憋不住了。

这两天夜里睡不踏实,想了想,总好像梦见在庙上那半个月。

说是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我到现在也没彻底的皈依我佛,大概是因为苦里面总能咂摸出点甜来。

不过心经这一类东西,用来练个字,静个心,确实不错。

懒散惯了的人,要坚持每天写点东西,成个体系,并不容易,且再容我些时日,我尽量改。

一眨眼也叨叨了这么多,自认不是个啰嗦的人,所以再扯一句题外的话,也就搁笔了。

小轩窗这个文,我打算捋捋纲,这文开起来的时候,挺仓促的,越写倒是越渐入佳境。

所以回头看的时候,开头也就越发不忍直视。容我修修文,再往下接剧情。

忙里偷闲,胡言乱语两句,一笑罢了。

花间客_婉

小轩窗

原谅我最近忙成狗~~~


平行世界,刀都是我的,幸福美好是他们的


小轩窗【二十一】无家问生死

原谅我最近忙成狗~~~


平行世界,刀都是我的,幸福美好是他们的


小轩窗【二十一】无家问生死

花间客_婉

小轩窗

失踪人口回归,我终于忙完了


以及仰天长笑三声,我学会外链了!


小轩窗【二十】绝路

失踪人口回归,我终于忙完了


以及仰天长笑三声,我学会外链了!


小轩窗【二十】绝路

花间客_婉

记个脑洞

刘孔的

我的一切你都知道,

只有一个秘密,你不知道

那就是,

我爱你。

刘孔三角,应该会带个神秘人物玩,我暂时不透露。

把小轩窗写完就开这个,一定写。

以及,小轩窗先缓两天,我这会手里有学校的正事,等忙过这两天,我一定填坑。

刘孔的

我的一切你都知道,

只有一个秘密,你不知道

那就是,

我爱你。


刘孔三角,应该会带个神秘人物玩,我暂时不透露。

把小轩窗写完就开这个,一定写。

以及,小轩窗先缓两天,我这会手里有学校的正事,等忙过这两天,我一定填坑。

花间客_婉

小轩窗

这算不算晚睡福利?

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当天更新~

小轩窗 【十九】离乱

老规矩,链接见评论~

这算不算晚睡福利?

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当天更新~

小轩窗 【十九】离乱

老规矩,链接见评论~

花间客_婉

小轩窗

这几天,过生日,加感冒病了

好几天没更新,给大家报个歉了

明天开始,大概就能恢复日更了~

小轩窗【十八】帝王家

链接,见评论

这几天,过生日,加感冒病了

好几天没更新,给大家报个歉了

明天开始,大概就能恢复日更了~

小轩窗【十八】帝王家

链接,见评论

花间客_婉

小轩窗

冷圈,有点评论,不容易的。

能不能不要屏蔽我了~

呜呜呜~

最近除了代驾,我也没干啥别的啊!

小轩窗【十六】繁华落尽

链接见评论。

妹子的评论和小红心都看见了。

我留着这条下面回~

冷圈,有点评论,不容易的。

能不能不要屏蔽我了~

呜呜呜~

最近除了代驾,我也没干啥别的啊!

小轩窗【十六】繁华落尽

链接见评论。

妹子的评论和小红心都看见了。

我留着这条下面回~

花间客_婉

小轩窗

【十五】草木腥


入了夜,王皓留了一干太医在外间候着,他自己在里间陪着陈玘。


太医把骨头都正了位,外伤也都上了药,他这会高烧不退,太医说,侥幸捡回一条命,那条胳膊阴天下雨也够受的。


软烟罗的床帐是年前新换的,陈玘那时嚷着雨过天青的那色,太过寡淡,不如这个喜庆。


他的整个胳膊都被木板固定了,王皓坐在床边看着,劫后余生和心疼两种情绪杂糅在一起,五味杂陈,连哭一场都没有办法。


窗边的案子,放着他们俩的佩剑,陈玘的略短些,更像是刺客的匕首,一击毙命,绝路也可做前路。


王皓取了陈玘的短剑,坐在离床不远的地方擦拭着,烛火映着王皓的瞳孔,晦暗不明,似有烈火燃起。


眼里...

【十五】草木腥


入了夜,王皓留了一干太医在外间候着,他自己在里间陪着陈玘。


太医把骨头都正了位,外伤也都上了药,他这会高烧不退,太医说,侥幸捡回一条命,那条胳膊阴天下雨也够受的。


软烟罗的床帐是年前新换的,陈玘那时嚷着雨过天青的那色,太过寡淡,不如这个喜庆。


他的整个胳膊都被木板固定了,王皓坐在床边看着,劫后余生和心疼两种情绪杂糅在一起,五味杂陈,连哭一场都没有办法。


窗边的案子,放着他们俩的佩剑,陈玘的略短些,更像是刺客的匕首,一击毙命,绝路也可做前路。


王皓取了陈玘的短剑,坐在离床不远的地方擦拭着,烛火映着王皓的瞳孔,晦暗不明,似有烈火燃起。


眼里陡然有了恨意和不甘,恨此生托生帝王家,太多身不由己,甚至护不住最重要的人。


王皓的封号是“绥”,安定。他也确实想过这一生有陈玘,他可以不争不抢,就做个亲王。


可如今再看,路不走到尽头,死生不由他,哪有资格谈平安喜乐。



 

孔令辉骑着马疾驰在夜里,前面便是一线天,过了一线天,不出两天就能到辽东的驻地。


燕山匪患猖獗,孔令辉身上所带的银两不多,但是买命财应该是够的,如今这些身外之物孔令辉是不在乎的。


临近一线天的时候,跟着孔令辉十年的照夜玉狮子,突然一声嘶鸣停住了脚步,动物对危险几乎有本能的反应。


孔令辉知道越奇险的地形,越是劫财劫路的好去处,他慢慢的把身子趴了下来,伸手揉了揉玉狮子的耳朵。


玉狮子打了两个鼻鼾,用马蹄蹭了蹭地,孔令辉扬了下马鞭,向着一线天疾驰而去。


山隘两边的石壁高耸,借着月色能看见积雪的莹白,倒是为了孔令辉一身素白,做了天然的掩护。


峡道并不长,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孔令辉已走完了一半的路程。


耳旁都是猎猎风声,待孔令辉发现不对时,还是晚了一步,他偏头堪堪躲过,却仍是被一只暗箭打散了发髻。


他提了佩剑在手,勒住了马,停在了原地。


“合吾,哪一位是并山头的牙子?”孔令辉喊得是土匪的黑话,在问哪一位是头领,买路财该怎么留。


四周只能听见孔令辉的回音,没有人回答他。


突然听见了利器划过空气的风声,孔令辉挥手挡掉。借月光抬头看,却瞧见黑衣蒙面的几十名弓箭手,站在崖顶缓缓起身。


箭,如雨般的下。


一支箭插进了左肋,孔令辉身上绽出了第一朵血花。


第二只箭,穿过了孔令辉的右肩,他松开了握了一生的剑。


第三只箭,扎进了孔令辉的心口,他把缰绳死死的系在了右手上。


这劫,他度不过了。



 

寒山寺的大钟敲响,子时已过,正月十六日,这个新年过去了。



 

“几更天了?”


“回圣上,三更了,该歇息了。”


“茶凉了,月光也散了。去换一杯吧。”


“诺。”



 

陈玘自昏迷醒来之后,便再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左臂的筋骨,他动一下,都是钻心的疼,身上的烙铁和鞭伤,在慢慢长肉,又痛又痒。


他平日里不说,直到王皓有一次夜里突然醒了才发现,陈玘的眼睛晶晶亮的盯着幔帐,一头的冷汗。


“你疼,怎么不说啊?”


“说了,就得你陪我一起疼了。”


最后仍是陈玘用右手拽着王皓撒娇,“你亲我一下,就不疼,真的。”止疼没有什么好办法,他还是不舍得,王皓替他忧心。


王皓皱着眉头,他知道陈玘是让他宽心,慢慢的沿着床边坐下,轻轻的对着陈玘的唇印了下去。



 

刘国梁这几日总是觉得心神不宁的,又说不出原因,他留在京中的探子,也只说了陈玘从刑部的大牢里捡了条命回来。


“将军,大营外有一匹马,驮着个人,在门口徘徊,却也不让人靠近。”


副将来报的时候,刘国梁正对着地形图在发愣,过了年,或许还得有一场硬仗。


“哦?什么样的马啊?”老马识途,驮着的或许是哪家的将士归乡,刘国梁并没有太当回事。


“应该是匹白马吧,他驮着的人死状凄惨,血和着尘土染了一身,看不太清。”


刘国梁皱了皱眉头,听到死相凄惨,心下也有些凄然。


“罢了,去看看吧,无论是敌我,死了也该入土为安。”


那马儿看见刘国梁出来,像认得他一样,朝着刘国梁走来。


额间一缕黑色的鬃毛。


那是孔令辉的马,是他送给孔令辉的照夜玉狮子。


刘国梁的腿陡然间一软,副将慌忙扶住,却也再稳不住身形。他推开副将,几乎一路跌跌撞撞的向那匹马走去。


孔令辉的背部几乎成了一只活靶,身上插得箭,青眼一看,几乎数不过来。


身上的血将半匹马染成了暗红色,孔令辉一双眼还睁着,仿佛仍在定定地望着刘国梁。


刘国梁的手,颤颤巍巍的抬起,几次才敢慢慢覆上孔令辉的眼睛。


辽东天寒,刘国梁阖了几次,才将孔令辉的双眼闭上。


那只手颤抖着,还未来得及放下,刘国梁一口血却喷了出去,染红了马额前的白色鬃毛。


此刻,才是,万箭穿心。


花间客_婉
突然想起有个事没得瑟过 @呔妖...

突然想起有个事没得瑟过

@呔妖孽 给我做的封面

美到惊艳

一枝红梅,窗里窗外,生死相隔

突然想起有个事没得瑟过

@呔妖孽 给我做的封面

美到惊艳

一枝红梅,窗里窗外,生死相隔

花间客_婉

小轩窗

冷圈没人权啊

不知道被哪个傻逼举报了

走外链吧

小轩窗【十四】九死未悔

链接见评论

冷圈没人权啊

不知道被哪个傻逼举报了

走外链吧

小轩窗【十四】九死未悔

链接见评论

花间客_婉

小轩窗

【十三】赤子

陈玘被关进了刑部的昭狱。

四更天刚过,孔令辉踹开了王皓书房门,带过来这个消息。

“你他妈干嘛去?”孔令辉一把拦住了得了信,扭头换朝服,就要往外冲的王皓。

“刑部大狱!哥,我不去的话,陈玘哪还有活路!”

“你去,他才是死路一条!”

孔令辉扣住了王皓手腕上的命门,给他摔在了椅子上。“皓子,别犯浑!”王皓还在挣扎,孔令辉按着肩膀,把他死死地按在椅子上。

“你父皇恨不能把咱们定个结党营私的罪名,怎么,你还上赶子给他送证据?勾结兵权!你这叫谋反!”

王皓熬了一夜的一双眼血红,听见谋反二字,双手扣着椅子,力道几乎要把上好的木质捏碎,可自己却冷静下来了。

生而帝王家,王皓知道...

【十三】赤子

陈玘被关进了刑部的昭狱。

四更天刚过,孔令辉踹开了王皓书房门,带过来这个消息。

“你他妈干嘛去?”孔令辉一把拦住了得了信,扭头换朝服,就要往外冲的王皓。

“刑部大狱!哥,我不去的话,陈玘哪还有活路!”

“你去,他才是死路一条!”

孔令辉扣住了王皓手腕上的命门,给他摔在了椅子上。“皓子,别犯浑!”王皓还在挣扎,孔令辉按着肩膀,把他死死地按在椅子上。

“你父皇恨不能把咱们定个结党营私的罪名,怎么,你还上赶子给他送证据?勾结兵权!你这叫谋反!”

王皓熬了一夜的一双眼血红,听见谋反二字,双手扣着椅子,力道几乎要把上好的木质捏碎,可自己却冷静下来了。

生而帝王家,王皓知道这时候最好的办法是,弃车保帅。可那是陈玘,都无需闭眼,音容笑貌皆在眼前的陈玘。

“皓子,还记得咱们手里那一份证据吗?”孔令辉的手覆上了王皓攥着椅背的骨节,一个一个的掰开。

王皓反手把孔令辉的手握在手里。“哥,小辉哥,你……”王皓想说你不能,也想说你究竟要怎么做,但最终没有。孔令辉清冷如月光的眼眸中,已有答案。

掌心尚有余温,但王皓却莫名的觉得有些东西,他留不住了。

孔令辉拿了搭在架子上的素白披风,回身冲王皓笑了笑,终是无言。

刑部的大狱,便是石头也能给你撬开个缝。可是不巧了,比石头还硬的是,陈玘的骨头。

“这鞭子抽的,都他妈没吃饭啊?”陈玘朝行刑官吐了口血水,不偏不倚正好吐在那人的脸上。陈玘笑得放肆,满身血污,却掩不住眉眼锋利。

他如今端的是有恃无恐,也是巧了这次的信里并没涉及任何人,他执笔,他写的一些京中琐碎,也就是说如今只要他咬死认定,不会牵连任何人,不会牵连,他的乐乐。

那行刑官擦了脸上的血水,“你不必笑,传闻江左杀神,一手左手快枪,锋利无人能出其右?”他拿着烙铁在陈玘面前踱了几步,“你说,这左手的关节,若是一个接一个的碎了,这杀神名还副实吗?”他最后一个话音落,手上的烙铁,落在了陈玘左手的腕骨处。

生理性的疼痛,让陈玘的笑有点变形,龇牙咧嘴的,可你却依然能看见这人是明晃晃的笑着的。

陈玘倒了两口气,把呼吸放匀了。“你今天就是齐腕把我的左手砍下去,又如何?”他微微垂下头,依旧可以看见陈玘笑弯了的眉眼。

“没有的事,我不会说。”

那封信,定不了陈玘的罪。他若不吐出些东西出来,最后抵罪的恐怕就是他这个行刑的。

陈玘皱了皱眉头,他似乎闻到了手腕烧焦的味道。“你大可以再下一些死手,我被折磨的半死不活的出去,便正好应正了你们刑部屈打成招的手段。”抬眼笑了笑,“你可知,人言可畏啊。”

那行刑的,把烙铁放在了一边,接过了小吏递来的茶,坐在了太师椅上,轻呷了两口。“陈玘,你苦苦坚持为了什么?”他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放在了旁边的手案上。

通体乌黑,赤金缚丝。

该戴在王皓身上的玉,陈玘的玉。

“你当他是手足情深,可最终抵不过他帝王家,凉薄寡恩。”

陈玘一双眼死死的钉在那玉上,“你们把王皓怎么了?我说了此事与绥王无关,是我一人所为!”

那玉碎过,远远一眼,陈玘确定不了那是否是自己的护心玉。但是陈玘怕万一,这玉若是真的,那他的乐乐,是不是此刻跟他一样?

这个想法在脑子里,陈玘几乎觉得喉头一甜。

行刑官走到陈玘面前,几乎以为这人神经昏乱了,这种时候还有工夫担心,那个出卖自己的人的安危?

却不曾想到的是,陈玘从始至终就没有怀疑过,那是乐乐,他的乐乐。

永不会,叛他。

 


花间客_婉

小轩窗

【十二】山满楼

陈玘回来的时候被冻得有些狠了,他本来是去皇宫复命的,却被拦在了殿外,说是皇上有紧急军务处理,这一等就是将近两个时辰。

“可冻死我了!”陈玘坐在炭盆旁边笼着手脚,王皓嫌他多加了盆火,把石盆水仙都熏串味了,抱着花就进暖阁了。

等陈玘暖和的差不多了,一身冻僵了的甲胄扒下来,蹬了靴子就往暖阁的床上蹭。

王皓往里面挪了挪,给陈玘腾地方。“你老实点,我跟你说正事”。

“你说呗,我也没干啥啊”陈玘把鹿绒的锦被往身上一拉,他这会暖过来了,迷迷糊糊的有点犯困。

王皓有点无奈的推了推他,“真是正事,你且听听再睡,别误了事。”看见陈玘眼神多少清明了点,王皓把张继科大约是琅琊张家这事说了说...

【十二】山满楼

陈玘回来的时候被冻得有些狠了,他本来是去皇宫复命的,却被拦在了殿外,说是皇上有紧急军务处理,这一等就是将近两个时辰。

“可冻死我了!”陈玘坐在炭盆旁边笼着手脚,王皓嫌他多加了盆火,把石盆水仙都熏串味了,抱着花就进暖阁了。

等陈玘暖和的差不多了,一身冻僵了的甲胄扒下来,蹬了靴子就往暖阁的床上蹭。

王皓往里面挪了挪,给陈玘腾地方。“你老实点,我跟你说正事”。

“你说呗,我也没干啥啊”陈玘把鹿绒的锦被往身上一拉,他这会暖过来了,迷迷糊糊的有点犯困。

王皓有点无奈的推了推他,“真是正事,你且听听再睡,别误了事。”看见陈玘眼神多少清明了点,王皓把张继科大约是琅琊张家这事说了说,他倒是没指望陈玘给他拿个什么主意,只是没想瞒着陈玘。

“咋?那俩孩子要走?准是张继科撺掇的。”对于陈玘抓重点的能力,王皓基本已经习惯了。一个爆栗敲在陈玘头上“我跟你说这么半天,你就记得你家龙崽子要走是吧!”

“胡说,你才是我家的。”陈玘不满道。

不过这边陈玘眼睛转了个圈,也寻思过味了,他不是脑子不好使,就是有时候不往一些地方想。按照王皓的话,往好听了说,叫干净通透的过分,往难听了说,叫脑子不转弯。

看着陈玘连打了好几个呵欠,王皓到底还是不忍心“困了,就睡吧。拢共也就这些事,这两天年关事多,我怕过几天我忘了。”

“不睡了,这会子睡了,夜里睡不着,我又该闹你了。”陈玘起来揉了揉眼睛,把靴子穿上,拎着马鞭往外走。

“你干嘛去?”王皓探出半个身子,跟陈玘喊道。

陈玘头都没回,挥了挥手里的马鞭“我吓唬吓唬那俩崽子去。”

“你别再抽继科了!”看着陈玘出门,王皓不放心的又嘱咐了一句。

这边陈玘走到了东厢房的门,抬脚直接就把门踹开了。门里面两个崽子,坐在榻上在摸骨牌玩,看见陈玘进来,马龙几乎是一瞬间把张继科往身后拽,陈玘那两鞭子打得他心有余悸。

“怎么,打算不告而别?我这是救了俩白眼狼?”陈玘一撩衣摆坐在了太师椅上,嘴角抿得死死的,手里攥着马鞭,看着特别生气的样子。其实,陈玘只是为了不让自己笑出来。

从进门开始,张继科虽然被马龙护在了身后,但是那眼神就跟护领地的狼一样。只不过,落在陈玘的眼里,杀伤力跟奶狗就差不多了,一只牙还没长齐,就想咬人的奶狗。

“现在要走,你俩靠什么活着?”陈玘站起来走近了,扬起手,一鞭子抽在了榻沿上,“我一鞭子都没有还手之力,你拿什么护着他?”陈玘拿下巴点了点马龙。

俩人听着有些颓然的沉默,横遭变故,其实真没有多少养活自己的本事,最初说要走,也不过是碍于王皓的身份,怕给救命的恩人惹了麻烦。以及最后一点不成样的理由,就是少年独有的自尊了。

张继科和马龙聪慧,陈玘也知道话点到这就可以了。转身便往门外走,快走出去了,回头说了一句:“晚上给你俩送过年的新衣,把自己收拾利索了,过几天领你们认师傅去。”

陈玘再回到他和王皓的屋里的时候,一应的吃食都被摆在了,王皓捧了个手炉,在扒冰糖心的桔子。明个就是三十了,王皓这样倒是让他想起来往年守岁的样子。

“我都以为今年你赶不上回来过年呢,没想到这差事倒快。”王皓给陈玘倒了杯竹叶青让他驱驱寒。“怎么样?继科他俩还走吗?”

“走什么走,俩小屁孩,一马鞭子吓唬住了。”陈玘往嘴里填了块点心,甜糯糯的,极合胃口。

外面淅淅沥沥的又飘起了雪花,天色已经晚了。除了风声,隔着窗子就只能看见烛火映在软烟罗上,倒颇有些年岁永在的感觉。

陈玘拿了只六棱雕梅的小银锤,给王皓砸核桃。俩人聊着闲话,消磨时间。

说着说着,就说到给这俩孩子寻摸师傅上了。“张继科这孩子我看着这根骨不错,不如交给我师傅。”王皓说的师傅是前翰林院院首吴敬平,后来告老还乡,因本家已在长安立府,便在京畿之内,侍弄侍弄花草,倒也和乐。

“继科重力,学剑柔了点吧,不如给老肖送去。”陈玘砸了一小盘核桃,给王皓推了过去,都是整的。陈玘自己吃碎的。

王皓拍了陈玘一下,“好歹也教过你几年,别没大没小的。”陈玘是刘国梁开山弟子,但是中间有几年回金陵时,是由肖战教习的,师徒俩的性子,没一天安生日子。

看着王皓还在掂掇,陈玘把王皓吃空了的盘拉回来,继续给他砸核桃。“要我说多大事啊,干脆老秦老肖一人一个,反正他俩其他徒弟也都出师了,他俩也还没到养老的年纪,带着玩呗。”

陈玘的年少时光颠沛,师傅正经算有三四个。虽然他只喊刘国梁师傅,其余人都没大没小的。但他和王皓这种只师承一人的,对师傅的概念还是不同。只是,王皓思索半天,发现陈玘说的确实是最好的人选,心思通透,反倒是一针见血。

左右明天无事,两人吃吃聊聊,近了三更。刚要歇下,宫里竟传了道密旨,要陈玘入宫。

陈玘起来更衣,王皓帮他把冠子勒上。一身甲胄刚刚暖过来,怕又是一夜急寒。

暗色的披风和通体黑色的追风,马鞭一扬,融进了夜色里。王皓回府吩咐掌灯,绥王府灯火通明,意欲阑珊。

金殿里暗色的大理石砖,几乎可以映出陈玘跪在地上,暗沉如水的眸色。他面前放着一只死鹰,那只海东青,十天前给他师傅送信的那只。

这是大意了,他们所有人都大意了。猎鹰本就不易,更何况陈玘的鹰是他专门训过的。通体黑色,夜晚是最好的隐蔽。这是和刘国梁联系最好的工具,孔令辉也知道这是冒险,可没有别的办法。

就在陈玘觉得冰冷的大理石,跪到膝盖已经没有知觉的时候,他听到了上头传来了皇上的声音。

“你与何人同谋?”

“无人同谋。”

陈玘向着天子直立立的磕了下去,声音是他从未有过的平静。

“人是微臣的恩师,鹰是微臣驯养的。圣上觉得,还会有何人与我同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