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马国女孩

18430浏览    379参与
一根木制火柴
指绘手抖(。)画了自己早就想看...

指绘手抖(。)画了自己早就想看的场面(?)

指绘手抖(。)画了自己早就想看的场面(?)

AD钙和可可酱

[闪烁组]她的讯息

失明音乐家、隐退歌手&色盲医生


·世界对她来说一片漆黑

·她的错没有办法挽回

·只求温暖斜阳再照她身

·熠熠星华重回眼前

·内心深处有个法庭

·宣判无罪


窗外骄阳似火,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跟暖风机一般呼呼作响的风拂过坎特洛特广袤的土地。强烈的阳光穿透窗棂,在地板上烙下斑斑金印。


窗明几净,对她来说也不过就是炼狱一样的漆黑如海。因为一场疾病,她就像被人罩上了一个拿也拿不下来的眼罩。


她就是那个唯一不受上天眷顾的人。


她什么也看不见。


她犹记得上次复诊。


“你还有半个月时...


失明音乐家、隐退歌手&色盲医生


·世界对她来说一片漆黑

·她的错没有办法挽回

·只求温暖斜阳再照她身

·熠熠星华重回眼前

·内心深处有个法庭

·宣判无罪



窗外骄阳似火,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跟暖风机一般呼呼作响的风拂过坎特洛特广袤的土地。强烈的阳光穿透窗棂,在地板上烙下斑斑金印。


窗明几净,对她来说也不过就是炼狱一样的漆黑如海。因为一场疾病,她就像被人罩上了一个拿也拿不下来的眼罩。


她就是那个唯一不受上天眷顾的人。


她什么也看不见。



她犹记得上次复诊。


“你还有半个月时间,就会丧失听力,彻底丧失与外界的交流。”她的医生星光熠熠抱歉地对她说。


“没事,”她深邃的紫色眼瞳直直地盯着一个地方——盲人都是这样的;她双手轻抚着导盲犬斯派克的软毛,“没关系,我已经二十五了,也……活够了。”她平静地说着这些“荒唐话”,哽咽了一下,带着超脱常人的微笑。


“我很抱歉。”星光熠熠继续满怀歉意地说。即将离开的时候,她看到她颤颤巍巍地伸出自己的手,好像在空中寻找着什么。星光熠熠忙将她的手抓过去,郑重地握了一下。她看到她一双晶亮的眼睛。


星光熠熠不由得产生了恻隐之心。可是她能做什么?她无能为力,这种病症,患病人数全球不到十六亿分之一,医学家连这种病的名字和病的起因都不知道,根治又从何谈起?


她曾劝说过她,去大的医疗机构,兴许还有生还的可能。她只是摇头。


她正坐在阳光一片的飘窗上,略遮斜阳的白色纱帘轻轻地顺着微风飘,像圣洁天使的羽翼。可羽翼未丰,就要接受残酷的命运;即将开放的花在刹那间被摧残,毫无尊严地凋零。


她将棱角分明的手放在身边的座机上,微微泛白的指尖抚摸着一个个盲文数字:1、2、3、4、5、6、7、8、9、0。她拨了一个号码,将听筒轻轻放在耳边。


自从她死了, 她每天都会给她打一个电话。她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如此执着,搞来搞去,最后竟不知道这么做的原因,搞不好她还得了健忘症。


“哔咘——”又是一阵忙音。她觉得此时,沙漏中的每一粒沙子都被分割成了数亿份,每一秒都变得如此漫长,好像一秒就是一个世纪。


她多么希望,那个死的人是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忙音。


怎么可能会有人接这个电话?毕竟,手机的主人早在一年前就走了,永远不会再站在暮光闪闪面前,对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了。


“多希望你还在。”


每一个星期六,暮光闪闪都会搭车去坎特洛特的郊区;每一次去那里,她都会带上一捧鲜艳的向日葵。


那是她最喜欢的花。


连包着鲜花的皱纹纱纸都是她最喜欢的颜色,血橙色,柠檬黄色,这些太阳一般的颜色总能让人感受到即使在寒冬也一样温暖如春,温暖如初。就像,她还在时那样的温暖。


这都是转瞬即逝。


“小姐,请你让开,”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粗鲁有毫不客气地将她从余晖烁烁身上猛地推开,“现在是救援的黄金时间,你也不想身边死一个亲人或朋友吧。”她手里紧紧牵着导盲犬斯派克的绳子,一双眼窝深陷的眼睛里汪满了泪水。她直直地瞪着一个地方,轻轻地唤道:


“烁烁?”


周围的路人只是怜悯。一个盲人,什么美好的东西也看不见,却能看见人世间的丑恶,人性的沦丧。


可是没有一个人来问她“你还好吗”“你怎么样”。她定定地站着,手里黏糊糊地爬满了温热的血。


这是余晖烁烁的血啊。


她比什么时候都更坚信,她,一个瞎了眼的女孩,活在这世上就是一个累赘。


余晖烁烁,她才比她大一岁。一年前她才二十五岁,是一个热门歌手,是无数千篇一律的星华中最璀璨、最耀眼的那颗星星。可她为了好好照顾自己,出道才两年就宣布隐退。有人说,她是因为谣言才宣布隐退的。可是又有谁知道,她不愿在站在舞台上,是因为一个不起眼的盲人音乐家。


暮光闪闪哭了。


“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她又去了星光熠熠的诊疗室。


“情况不妙,”星光熠熠担忧地阅读着报告,“暮光闪闪小姐,你还有最后半年时间。”星光熠熠突然郑重其事地、严肃地说道。


半年?


终于,老天决定给她这恩赐,打算带她离开了吗?如果真是那样,她一定会很高兴,高兴得每晚都为上帝祈祷,甚至睡不着觉。


当年,余晖烁烁替她挡下了灭顶之灾,以为她能够好好活着。


老天很公平。夺去了一个无辜人的生命,却留下一个什么也做不了的平庸之辈在那儿造孽。幸好,多亏了这种病。她是不愿再在这世上多活一秒钟了,每一秒多余的时间对她来说就是在刀刃上行走,如履薄冰。


可是她一定希望自己好好活着。


就算她的生命就要走到尽头。


暮光闪闪如释重负地笑了,可泪水尾随着渐渐上扬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谢谢你,医生。”


余晖烁烁一定不会就让她这么死了。可惜她不在了。暮光闪闪猛地想起,余晖烁烁是为了让她继续活着才挡下车祸。死的人原本应该是她才对,余晖烁烁,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她本来就不再愿意苟活于世,可余晖烁烁将生的希望留给了她,自己甘愿流光自己身上所有的血也不愿眼睁睁看着她去死。


她曾眼睁睁,不,她没有看见,她不能看见。她只是听见救护车的警笛渐行渐远,就如最后一声喘息淹没在了大海里。


她还听见,葬礼上那一声声的哀乐犹如阴魂不散的薄雾一般笼罩在她的心头,令她久久不能平静。


她希望你好好活着。


她捕捉着记忆长河深处关于她的任何讯息,希望到死的那一刻,自己不要忘了她就好。


“我真的好想你啊。”


“你能听到我吗?”


讯息已断。她,也消失在了这世上。


从此,再没有一个叫暮光闪闪的人了。





AD钙和可可酱

[闪烁组]她的讯息(2)

她多么希望,那个死的人是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忙音。


怎么可能会有人接这个电话?毕竟,手机的主人早在一年前就走了,永远不会再站在暮光闪闪面前,对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了。


“多希望你还在。”


每一个星期六,暮光闪闪都会搭车去坎特洛特的郊区;每一次去那里,她都会带上一捧鲜艳的向日葵。


那是她最喜欢的花。


连包着鲜花的皱纹纱纸都是她最喜欢的颜色,血橙色,柠檬黄色,这些太阳一般的颜色总能让人感受到即使在寒冬也一样温暖如春,温暖如初。就像,她还在时那样的温暖。


这都是转瞬即逝。


“小姐,请你让开,”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粗鲁有毫不客气地将她从余晖烁...


她多么希望,那个死的人是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忙音。


怎么可能会有人接这个电话?毕竟,手机的主人早在一年前就走了,永远不会再站在暮光闪闪面前,对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了。


“多希望你还在。”


每一个星期六,暮光闪闪都会搭车去坎特洛特的郊区;每一次去那里,她都会带上一捧鲜艳的向日葵。


那是她最喜欢的花。


连包着鲜花的皱纹纱纸都是她最喜欢的颜色,血橙色,柠檬黄色,这些太阳一般的颜色总能让人感受到即使在寒冬也一样温暖如春,温暖如初。就像,她还在时那样的温暖。


这都是转瞬即逝。


“小姐,请你让开,”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粗鲁有毫不客气地将她从余晖烁烁身上猛地推开,“现在是救援的黄金时间,你也不想身边死一个亲人或朋友吧。”她手里紧紧牵着导盲犬斯派克的绳子,一双眼窝深陷的眼睛里汪满了泪水。她直直地瞪着一个地方,轻轻地唤道:


“烁烁?”


周围的路人只是怜悯。一个盲人,什么美好的东西也看不见,却能看见人世间的丑恶,人性的沦丧。


可是没有一个人来问她“你还好吗”“你怎么样”。她定定地站着,手里黏糊糊地爬满了温热的血。


这是余晖烁烁的血啊。


她比什么时候都更坚信,她,一个瞎了眼的女孩,活在这世上就是一个累赘。


余晖烁烁,她才比她大一岁。一年前她才二十五岁,是一个热门歌手,是无数千篇一律的星华中最璀璨、最耀眼的那颗星星。可她为了好好照顾自己,出道才两年就宣布隐退。有人说,她是因为谣言才宣布隐退的。可是又有谁知道,她不愿在站在舞台上,是因为一个不起眼的盲人音乐家。


AD钙和可可酱

[闪烁组]她的讯息(1)

失明音乐家、隐退歌手&色盲医生


·世界对她来说一片漆黑

·她的错没有办法挽回

·只求温暖斜阳再照她身

·熠熠星华重回眼前

·内心深处有个法庭

·宣判无罪


窗外骄阳似火,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跟暖风机一般呼呼作响的风拂过坎特洛特广袤的土地。强烈的阳光穿透窗棂,在地板上烙下斑斑金印。


窗明几净,对她来说也不过就是炼狱一样的漆黑如海。因为一场疾病,她就像被人罩上了一个拿也拿不下来的眼罩。


她就是那个唯一不受上天眷顾的人。


她什么也看不见。


她犹记得上次复诊。


“你还有半个月时...


失明音乐家、隐退歌手&色盲医生


·世界对她来说一片漆黑

·她的错没有办法挽回

·只求温暖斜阳再照她身

·熠熠星华重回眼前

·内心深处有个法庭

·宣判无罪



窗外骄阳似火,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跟暖风机一般呼呼作响的风拂过坎特洛特广袤的土地。强烈的阳光穿透窗棂,在地板上烙下斑斑金印。


窗明几净,对她来说也不过就是炼狱一样的漆黑如海。因为一场疾病,她就像被人罩上了一个拿也拿不下来的眼罩。


她就是那个唯一不受上天眷顾的人。


她什么也看不见。



她犹记得上次复诊。


“你还有半个月时间,就会丧失听力,彻底丧失与外界的交流。”她的医生星光熠熠抱歉地对她说。


“没事,”她深邃的紫色眼瞳直直地盯着一个地方——盲人都是这样的;她双手轻抚着导盲犬斯派克的软毛,“没关系,我已经二十五了,也……活够了。”她平静地说着这些“荒唐话”,哽咽了一下,带着超脱常人的微笑。


“我很抱歉。”星光熠熠继续满怀歉意地说。即将离开的时候,她看到她颤颤巍巍地伸出自己的手,好像在空中寻找着什么。星光熠熠忙将她的手抓过去,郑重地握了一下。她看到她一双晶亮的眼睛。


星光熠熠不由得产生了恻隐之心。可是她能做什么?她无能为力,这种病症,患病人数全球不到十六亿分之一,医学家连这种病的名字和病的起因都不知道,根治又从何谈起?


她曾劝说过她,去大的医疗机构,兴许还有生还的可能。她只是摇头。


她正坐在阳光一片的飘窗上,略遮斜阳的白色纱帘轻轻地顺着微风飘,像圣洁天使的羽翼。可羽翼未丰,就要接受残酷的命运;即将开放的花在刹那间被摧残,毫无尊严地凋零。


她将棱角分明的手放在身边的座机上,微微泛白的指尖抚摸着一个个盲文数字:1、2、3、4、5、6、7、8、9、0。她拨了一个号码,将听筒轻轻放在耳边。


自从她死了, 她每天都会给她打一个电话。她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如此执着,搞来搞去,最后竟不知道这么做的原因,搞不好她还得了健忘症。


“哔咘——”又是一阵忙音。她觉得此时,沙漏中的每一粒沙子都被分割成了数亿份,每一秒都变得如此漫长,好像一秒就是一个世纪。


离殇落花✨💗💗
💄 是第一部电影!! 作者:...

💄


是第一部电影!!

作者:TCN1205

试图发车怕被屏(

💄







是第一部电影!!

作者:TCN1205

试图发车怕被屏(

Daijie

淑女组·小马国女孩·发糖镜头·第一弹

P1对视
P2一个鼓励的抱抱❤️
P3cp站位我可以
P4躲在瑞瑞身后
P5两小只萌萌哒
P6对视+勾肩搭背
P7同框即是糖
P8默契击掌
P9同框即是糖

P1-2(热舞魔法)
P3-9(小马国女孩1)

淑女组·小马国女孩·发糖镜头·第一弹

P1对视
P2一个鼓励的抱抱❤️
P3cp站位我可以
P4躲在瑞瑞身后
P5两小只萌萌哒
P6对视+勾肩搭背
P7同框即是糖
P8默契击掌
P9同框即是糖

P1-2(热舞魔法)
P3-9(小马国女孩1)

代数式
其实我成为暮厨不光是因为暮光闪...

其实我成为暮厨不光是因为暮光闪闪很萌,也是因为要是能有她的瞬移能力就可以既不用挤又不用堵了!(好傻)
——要是暮光闪闪能够帮帮海淀的上班族就好了……
——【叟】写错了,抱歉……

其实我成为暮厨不光是因为暮光闪闪很萌,也是因为要是能有她的瞬移能力就可以既不用挤又不用堵了!(好傻)
——要是暮光闪闪能够帮帮海淀的上班族就好了……
——【叟】写错了,抱歉……

♚-♥繆元心♥-♚

我用这个发型游戏做出了小马妹子,小马国女孩的m6

我用这个发型游戏做出了小马妹子,小马国女孩的m6

离殇落花✨💗💗
📸💘 (来自aj吹的尖叫)...

📸💘


(来自aj吹的尖叫)

这个aj太太太太可爱了八?!

作者:TCN1205

📸💘







(来自aj吹的尖叫)

这个aj太太太太可爱了八?!

作者:TCN1205

Alth

ts,Luna和梦魇
有人约稿🐴30r一张全身

ts,Luna和梦魇
有人约稿🐴30r一张全身

代数式
无所不能的小马国女孩,见到不能...

无所不能的小马国女孩,见到不能进京的西瓜,会帮还是不会帮呢?

无所不能的小马国女孩,见到不能进京的西瓜,会帮还是不会帮呢?

离殇落花✨💗💗
挺久没更新了ww 稀苹马上突破...

挺久没更新了ww


稀苹马上突破四百参与了(没错我就是那第400个参与)

作者:TCN1205

挺久没更新了ww

 




稀苹马上突破四百参与了(没错我就是那第400个参与)

作者:TCN1205

瑞新ruixin

小马国女孩《被遗忘的友谊》片头曲(第五人格填词)

我已经入邪教了,不要拦我,我爱小马!


哦哇哦,哦哇哦,

你们是,欧利蒂斯男孩(?)↗!

技术好为万磁王~

化妆技术一级棒~

近战救援你最强~

有役鸟就能抗~

爆弹扔到屠夫口吐芬芳~

我们一直撞到监管者自闭~

用你的幸运打开新天地~

你们是,欧利蒂斯男孩(?)~


哦哇哦……

我已经入邪教了,不要拦我,我爱小马!


哦哇哦,哦哇哦,

你们是,欧利蒂斯男孩(?)↗!

技术好为万磁王~

化妆技术一级棒~

近战救援你最强~

有役鸟就能抗~

爆弹扔到屠夫口吐芬芳~

我们一直撞到监管者自闭~

用你的幸运打开新天地~

你们是,欧利蒂斯男孩(?)~


哦哇哦……


Kako
还是想发一遍人暮的官方冬装太t...

还是想发一遍
人暮的官方冬装太tm好看了!

还是想发一遍
人暮的官方冬装太tm好看了!

代数式
在帝都,挤和堵往往是双选题,曾...

在帝都,挤和堵往往是双选题,曾经茬叔也吐槽过天上也会堵,不过要是有跳的飞起的光之美少女会是怎样?
云宝抽了,抱歉……😁

在帝都,挤和堵往往是双选题,曾经茬叔也吐槽过天上也会堵,不过要是有跳的飞起的光之美少女会是怎样?
云宝抽了,抱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