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少年

20.5万浏览    13940参与
yukino

本想画个粉红色主题的
却画起来有些桃红的感觉
结果看起来粉红不粉红 桃红不桃红

本想画个粉红色主题的
却画起来有些桃红的感觉
结果看起来粉红不粉红 桃红不桃红

辛歧
其实没写什么,但是文字被屏蔽了...

其实没写什么,但是文字被屏蔽了,所以发图片。

其实没写什么,但是文字被屏蔽了,所以发图片。

zsdm

大概是……兔子少年?(*¯︶¯*)

大概是……兔子少年?(*¯︶¯*)

Exist白河
“闪耀的你。”(这里开放约稿哦...

“闪耀的你。”
(这里开放约稿哦)

“闪耀的你。”
(这里开放约稿哦)

招云君

顾长平走出门时,谷雨正把一个饮料瓶摔在他背后:“你走了就别回来了!”

顾长平头也不回的走了。

几分钟前,他把脏话和不满洪水般倾泻给眼前的男人。他沉默寡言,曾经对他怀有火山爆发般炎热滚烫的情感,于是他借着这份爱意与纵容,将他这些年来得到的一切伤害,仿佛在毒水里淬了一遍的一盆刀,直直泼向这个安静沉默的男人。

“我要钱啊!我要钱!你没钱拿什么养我?靠你那点工资吗?老子出去卖一回屁股也比你赚的多些!你除了钱还有什么能留住我?我早就厌烦你了你不知道吗?我出去玩你要管,我吃什么喝什么买什么你也要管,老子吃什么喝什么和谁见面又关你什么事?别人能给我的你能给吗?我被那些根本不如我的人笑话的时候,你也不帮我打那些人,...

顾长平走出门时,谷雨正把一个饮料瓶摔在他背后:“你走了就别回来了!”

顾长平头也不回的走了。

几分钟前,他把脏话和不满洪水般倾泻给眼前的男人。他沉默寡言,曾经对他怀有火山爆发般炎热滚烫的情感,于是他借着这份爱意与纵容,将他这些年来得到的一切伤害,仿佛在毒水里淬了一遍的一盆刀,直直泼向这个安静沉默的男人。

“我要钱啊!我要钱!你没钱拿什么养我?靠你那点工资吗?老子出去卖一回屁股也比你赚的多些!你除了钱还有什么能留住我?我早就厌烦你了你不知道吗?我出去玩你要管,我吃什么喝什么买什么你也要管,老子吃什么喝什么和谁见面又关你什么事?别人能给我的你能给吗?我被那些根本不如我的人笑话的时候,你也不帮我打那些人,你的脑子跑到太平洋去了啊?融化了啊?我看你是根本不在乎我,既然如此我们也没必要在一起了!我明天就搬出去住!”

顾长平只说了一句话,额外又赠给他一个眼神,眼神里有好似累积了两辈子那么长的失望。

他说:“你哪儿也去不了。”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背后落下一个可口可乐的塑料瓶,砸在地上没有点重量。

谷雨坐在原地,翘着二郎腿看着缓缓关上的门,把难看结束的冠冕堂皇。

他向来如此,从在做博士时被人在学术研究上陷害后,没有拿到毕业证书便收拾东西离开了学校,留下一个绝不后悔的背影,到后来闲赋在家,只靠男友接济度日的理所当然,没有一件是做的不潇洒的。

他没有经济概念,就算顾长平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他,他已负担不起他的高额开销,谷雨依然置若罔闻,他把钱花的如流水一般,有时买一个价格高昂的小玩意儿,只是因为一时喜欢而已。

他开始恢复了年轻时的花天酒地,打破了和顾长平的约定,解开枷锁的黑猫重新踏上舞台时,抢了别人的麦克风,将帆布鞋在音响上踏的震天响,一把几年未开嗓的摇滚嗓几乎将酒吧的彩格玻璃轰破。他当然一战成名,他生来就是舞台的皇帝,此时不过是借了别人的红毯,戴了自己的冠冕。然而,终于有人认出他就是那桩学术丑闻的当事人,他被怪叫打断了演唱,开始有人将闪光灯对准他,好像想在当初的校园那样,将他那张茫然而麻木的脸,重新在报告上抬上台面。

谷雨感到一百倍的难堪,他不能接受这所有的一切,特别是当初居然有人把他在报纸上的那张照片拍的那么难看。

谷雨疯了,他砸了所有一切能砸的东西,麦克风线如蛇舞动的弧线下,他看见台下为他欢呼鼓舞的观众,他看见持着电吉他为他演奏的费青,他看见酒吧彩色的玻璃好像三年前和顾长平去过的那所教堂,他看见天地颠倒,他看见大火焚天,直烧到他眼前来。

顾长平来把被打的好似一片破烂的谷雨背回去时,赔了酒吧老板一笔巨额补偿费,谷雨甚至听到顾长平打给费青的电话,语气平静。

他知道顾长平因为他,已经是个穷光蛋了。

但他还是想榨取他,剥夺他,好像顾长平那副曾经让他神魂颠倒的躯体里,藏着能填满他整个人的事物。

那种事物是谷雨没法形容出的,哪怕他语言能力卓群拔萃,也无法准确形容出当他拥抱,压迫,占有,凌虐顾长平时,口中和心里所感受到的滋味。那种感觉就像是吃了一个极其饱满的果冻样苹果,又像闻到了什么甜美的香气一般,能胀满他的整个心脏,胀得他欢喜失常,数次流泪。

顾长平也只是躺在他身下,疲惫而苍白,伸出手来轻轻为他擦下在脸颊上冷了的泪。

谷雨也数次端详自己,他想知道自己究竟还有什么值得顾长平留恋的,除了一副多少烟酒都摧残不了,貌美青春如初的躯壳外,他仿佛从里到外都空透了。

他不痛苦,他只是忽然不知自己每日都在做什么。他天生就是个空白的人,被人打了也会第二天就忘记,但他这二十来年的人生,好似茫茫大雾中忽然有着什么让他放心不下的东西,宛如猛兽,宛如梦魇一般,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对他如影随形。

他记不起来那是什么,亦排斥记起那些存在,但他做不到,有不存在的东西,对他进行着强大的威压。

他一天天的失控了。

他知道自己来到了尽头。

谷雨放下二郎腿,渐渐起身,走向关闭的门口,捡起了那只汽水瓶。

他从前喝汽水只喝铝罐,现在却要喝塑料瓶的,真可笑。

谷雨看向阳台,顾长平总是把那里收拾的很干净,现在那里显得窗明几净,玻璃上映着淡淡的明亮阳光,瓷砖地面上一片白光。

“没什么好说的了,再见。”谷雨说。

顾长平拎着菜回来时,不小心踢到了门口的可乐瓶,空了的软质瓶子骨碌碌滚出十几厘米,又无声的滚了回来。

它在顾长平的鞋边轻轻靠住。


#13#

185的男生校服&16岁的小孩儿

  他真的很适合穿夏季的短袖衬衫校服,稍稍宽松的衬衣贴在他的胯上,衣服的最后一个扣子他总是不系上,随着风把两个衣角带向哪里。

  男生宽平的肩膀不随走路而摇晃,整个上半身也只有轻微的摆动,背挺的总是很直。

  我时常喜欢看他撑着下巴坐在讲台上,一条青蓝色的血管从手腕连至小臂,比其他男生白的手臂上,肌肉练成一条一条。

  不明白为什么男生会有那样的锁骨,平直的凹陷下去,像我画的人体颈部,喉结上有个红痣,总是透着说不出的欲望。

  他的鼻梁、嘴角、他的睫毛、下颚角……

 我喜欢走在他身后,看那透过白衬衫突出的两块肩胛,还有裤脚起...

  他真的很适合穿夏季的短袖衬衫校服,稍稍宽松的衬衣贴在他的胯上,衣服的最后一个扣子他总是不系上,随着风把两个衣角带向哪里。

  男生宽平的肩膀不随走路而摇晃,整个上半身也只有轻微的摆动,背挺的总是很直。

  我时常喜欢看他撑着下巴坐在讲台上,一条青蓝色的血管从手腕连至小臂,比其他男生白的手臂上,肌肉练成一条一条。

  不明白为什么男生会有那样的锁骨,平直的凹陷下去,像我画的人体颈部,喉结上有个红痣,总是透着说不出的欲望。

  他的鼻梁、嘴角、他的睫毛、下颚角……

 我喜欢走在他身后,看那透过白衬衫突出的两块肩胛,还有裤脚起来时脚踝后凹进去的部分。

  他喜欢在我发呆时,走过来敲一下桌角,吐出一句

“干什么呢?”那种沉沉的声线把我整个人缠住,我从不会在这个时候出声,因为身体已经软了。

  我总是对这些选择忽视,在每个人看来我似乎称得上清心寡欲,不在乎皮囊,但他们从未发现我眼底对他身体的欣赏。

  他在我身前走,把书包带子往肩上一挑

  我在他身后,默不作响

  他回头、转身、牵着我的书包拉向他

  嘟囔:“宝贝儿你是性冷淡吗?为什么你对我一切动作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没答

   轻笑

#13#

呼🥤🍉🏊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群从浴室走出的男孩,从小门晃晃悠悠地走出来

     通常下我是不爱看一群湿着头发的异性,身上粘着的衬衫。显得黏腻,让人觉得空气中湿漉漉的。

     这次不同,

     迎面走来的人,他们异于平时坐在教室里,喉结下方的第一颗扣子也扣紧的样子,脸上有浅浅的因浴室热腾蒸汽染上的微红。

    用白色毛巾擦拭着头发,顺着手腕掉下的水珠。

 食堂里饭菜的香味已被他们盖住了

淡淡的鼠尾草、沫的海盐、冰的青柠檬…...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群从浴室走出的男孩,从小门晃晃悠悠地走出来

     通常下我是不爱看一群湿着头发的异性,身上粘着的衬衫。显得黏腻,让人觉得空气中湿漉漉的。

     这次不同,

     迎面走来的人,他们异于平时坐在教室里,喉结下方的第一颗扣子也扣紧的样子,脸上有浅浅的因浴室热腾蒸汽染上的微红。

    用白色毛巾擦拭着头发,顺着手腕掉下的水珠。

 食堂里饭菜的香味已被他们盖住了

淡淡的鼠尾草、沫的海盐、冰的青柠檬……

   他们像原先一样跟我笑着打趣,我也不含蓄什么,直说我认为他们刚洗完澡的样子很帅。

   男孩总是要对自己的话负责,藏在t恤的脖子红成一片,故作镇定的把嘴塞到领口,大口呼气。

  “嗯,好热,好热的天啊”

先生.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对吧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对吧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对吧

辛歧

【原耽】《少年的死》二十一

他睡得很安静,柔软的黑发铺洒在洁白的枕头上,嘴唇的血色不甚明显,整个人苍白又脆弱,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季风轻轻握起他的手,温柔地摩挲着他的手背,感受他的温度和生命力。

“川川。”季风轻声喊他。

“一直在等我去找你对不对?”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如果可以把自己的心脏给你就好了。”

“川川啊。”

川川啊。季风的声音在空气里微微发颤。

古寻逃跑似的从电梯里冲了出来,边跑边注意着走廊两侧病房的门牌号,尽管是冬天,但他的鼻翼还是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是这里!”古寻站定身子,大口喘着气,许睿安也跟着跑过来站在他的旁边。“我们进去的时候动作轻一点。”

吱呀。

古寻轻轻推...

他睡得很安静,柔软的黑发铺洒在洁白的枕头上,嘴唇的血色不甚明显,整个人苍白又脆弱,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季风轻轻握起他的手,温柔地摩挲着他的手背,感受他的温度和生命力。

“川川。”季风轻声喊他。

“一直在等我去找你对不对?”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如果可以把自己的心脏给你就好了。”

“川川啊。”

川川啊。季风的声音在空气里微微发颤。

古寻逃跑似的从电梯里冲了出来,边跑边注意着走廊两侧病房的门牌号,尽管是冬天,但他的鼻翼还是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是这里!”古寻站定身子,大口喘着气,许睿安也跟着跑过来站在他的旁边。“我们进去的时候动作轻一点。”

吱呀。

古寻轻轻推开门,一眼就看到躺在洁白病床上的陆川,他好像要和白色的床单融合了。

看到古寻和许睿安,季风迅速起身,把手指贴在唇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示意三个人出去说话。

“川川怎么样啊!”古寻迫不及待地拉起季风的衣袖,一脸焦急。“会不会很严重啊!”

“别担心,已经退烧了,医生说要住院观察几天,如果体温稳定的话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那如果不稳定的话呢?”话一出口古寻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连连改口。“呸呸,肯定稳定,一定稳定!”

“会没事的。”季风咬紧了下唇,嘴角渗出一缕血丝。

“早知道昨天晚上就应该让陆川来医院。”许睿安有些懊恼地挠挠头。

“昨天晚上?他告诉你他身体不舒服了吗?”季风猛地抬起头,眼底掺杂着惊讶与疑惑。

“你,难道你不知道吗?”许睿安注意到季风惊讶的表情。“陆川说你在去他家的路上了,我才放心去接古寻的,不然我肯定也不放心啊。”

季风瞪大了眼睛,眼球上的红血丝显得更加清晰。

“他没告诉你啊……我以为……”这下轮到许睿安惊讶了。

“风风,他可能是怕你担心,川川有时候就是比较要强。”古寻拍了拍季风的肩,语气有些无奈。“但这怎么是要强的时候啊!”

“我知道了,你们进去看看川川吧,动静别太大。”季风疲惫地笑了笑,嘴角的腥甜在口腔里弥漫。

傻瓜,这样我会更加担心啊,担心的要死了。

不是在下雪吗?怎么树上忽然就开了这么多花。陆川有些茫然地环顾四周,到处都是繁密的花树,粉白色的花朵热烈地团簇着,像是一团团轻云,轻轻一踮脚,花朵就碰到头顶,然后簌簌的落下花瓣来。

树下散落着的粉白花瓣远远的延绵成一片,似乎要迷失在这个地方了。

陆川漫无目的地走着,不时拂下肩头的花瓣,身上沾满了幽香。

这里没有尽头吗?

“川川,川川。”

好像有人在叫自己,陆川停下来侧耳认真聆听着。

“川川,会没事的,我在呢。”

是季风的声音。

跟着这个声音走,陆川下意识地想。

好像走了很久,一片蓝色琥珀似的湖泊出现在陆川的眼前,风一吹,就漾起微波,在半橙色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湖泊中央有一片陆地,陆地上生长着一棵巨大的花树,这棵树比陆川刚才看到的所有花树都要高大繁茂,树下是一丛红色的玫瑰花。

好熟悉的玫瑰花香,像是季风身上的味道。

“你以后会住在这里的,和那丛玫瑰花一起。”一阵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声音被风吹得支离破碎,但陆川却听得格外清晰。

“我吗?”陆川指着自己,发现自己的指尖开始变得透明,阳光穿透他的血肉。

陆川没有得到应答,那声音消失了。

陆川走到湖边蹲下身,低头去看自己的倒影,发梢的一片花瓣落在水面上,惊起一小片涟漪。

“我变成透明的了。”陆川伸手去摸自己的倒影,在手触到水面的那一瞬间突然眼前一黑,直直地摔进了湖泊里。

好温暖的湖水啊……

“川川?”季风被陆川轻微的闷哼声惊醒,匆忙起身去看。

陆川痛苦地皱着眉头,额角渗出汗水,牙齿咬紧了下唇,一双手微微张开想要去抓住些什么。

“我在。”季风连忙握住陆川的手。

“季风!”陆川突然握紧季风的手,睁开了眼睛。

“醒了,觉得身体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季风拿软毛巾温柔地帮陆川擦去额头的汗水,声音里带着关切和欣喜。

陆川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疑惑地辨认着自己所处的地方。

“是不是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没有不舒服。”陆川紧了紧手上的力气。“在医院吗?”

“是啊,川川这一觉睡好久了,终于醒了。”季风拢了拢陆川耳边的碎发。“饿了吧,想吃什么?”

“对不起。”

季风愣了愣。“说什么对不起啊,真傻。”

“我不想让你担心,不想成为负担,没想到搞成这个样子让你更担心了。”陆川拉着季风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我好喜欢你。”

“我永远最喜欢你了。”

——我好喜欢你,我永远最喜欢你了。

“我永远最喜欢川川了。”季风俯身在陆川的额角烙下一个吻,温热的泪滴和甜蜜的吻一起落了下去。

“要开心嘛。”陆川低头吻去季风眼角的泪。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有第二次了。”季风抬起头无比认真地看着陆川的眼睛。

“绝对不会有第二次了。”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你的事从来都不是麻烦。”

“收到。”陆川笑了起来。

“现在饿吗?”

“非常饿。”

“想吃什么?”

“想吃你。”

“……今天给你带了海鲜粥,先吃点填填肚子,一会儿我下楼给你买想吃的东西。”季风拎起小桌子上的保温盒。

“你知道我今天会醒吗?”看到保温盒,陆川有些好奇地问他。

“不知道。”

“那你还给我准备了饭。”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要一直给你准备吃的,让你一醒就可以吃上热腾腾的饭。”季风轻轻捏了捏陆川的鼻子。“可以坐起来吗?”

“你太太太贴心了!可以!”

“慢点起。”季风拿了一个软软的枕头垫在陆川的后腰,又给他披上了一个毛茸茸的毯子。

“来,张嘴。”季风把勺子递到陆川的嘴边。

“我自己来就可以。”陆川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这样就像在喂小孩子。

“你才醒没多久,我喂你。”季风笑了笑。

“今天是周几?”陆川嘴里嚼着饭含糊地说。

“周一。”

“周一,那你……”

季风又舀了一勺粥堵住陆川的嘴。“我知道,不耽误,下午就去学校,晚上再来看你。”

“都快期末考试了,又让你跑来跑去的,我明天能出院吗?”

“不能。”季风毫不犹豫地说。“要观察几天。”

“那我能自己在这吗?等我出院你再来我家?”

“不能。”

“那我能亲你一口吗?”

“不……”季风愣了一下。“能。”

“到底是能还是不能?”陆川笑嘻嘻地拉过季风的衣领,季风主动探过身,清淡的玫瑰花香从他半开的衣领里溢了出来,陆川突然想起了那个梦。

“季风,以后我也会跟你在一起的。”陆川挑起季风的下巴,吻在他的喉结上。

“我也是。”季风低头要去吻陆川的嘴唇,却被陆川一把拦住,季风的喉头疑惑的嗯了一声。

“我好几天没刷牙啊!”陆川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嘟嘟囔囔地说着。

“我不介意。”

“我介意!”陆川把身子溜进被窝里,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季风,像一只乖巧地小猫咪。“下次好不好?”

季风的喉头上下滚了滚,然后用力揉了揉陆川的脑袋。“好,你知道我根本没办法拒绝你。”

陆川在心里暗暗下决心,以后不管什么时候都要随身常备口香糖!

在医院坐牢似的待了五天,陆川终于又活蹦乱跳的回到了学校的怀抱。

“我的好同桌终于回来了,我快想死你了!”许睿安夸张地揽住陆川的肩。

“你怎么跟古寻一样戏精?”说道古寻,陆川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那天我让你帮忙接古寻,后来怎么样?他一见我就上来批评我不好好照顾自己,我也懒得问他。”

“进展很大,但是还差一点。”许睿安扶额换上悲伤的表情。“本来差的那一点就可以填补上了。”

“那为什么没有呢?”

“因为他知道你住院了急着要去看你,我俩穿着浴袍下楼买了衣服,然后逃命一样赶到医院,哪儿还顾得上别的。”

“为什么穿着浴袍买衣服?”陆川来了兴趣。

“……”

“酒店的浴袍?”陆川兴致盎然地追问着。

“这不是重点!”

“这就是重点啊!”陆川用力拍了拍许睿安的肩。

“……”

“你的围巾织好了吗?给古寻了吗?”

“织好了,还没给他呢,因为他说不用给他织了。”许睿安的表情有些为难。

“给啊!不留一丝反驳机会地给他!”陆川干脆地说。

让他没有一丝反驳的机会?许睿安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恍然大悟。

结果就是,古寻上完厕所回教室从桌肚里掏课外书的时候,碰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心底一惊,这是什么东西!

颤巍巍地拿出来一看,是一条织得扭扭歪歪的黑色围巾——是许睿安之前织的那条。

“我才不稀罕呢!”古寻一脸嫌弃地说着,却把围巾紧紧地抱在胸口,心里已经在思考,这条围巾到底配哪件衣服才好看呢?
辛歧

泡沫少年

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不知道哪里飘来一只圆圆的泡泡,它落在我的鼻尖,然后无声的破碎了。

是附近公园里的小孩子在吹泡泡吧,我想。

第二天睡醒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衬衣的少年坐在我的床头,清晨的阳光温柔地铺洒在他的身上,他是半透明的。

我一定是在做梦。

可他确实存在。

他静静地看着我起床,洗漱,吃早饭,工作,始终沉默。

“你……”我忍不住开了口。

“非常抱歉。”他说。“我是泡沫,昨天飞落在你的身上。”

“要吃点什么吗?”我问他。

“随便什么都可以,谢谢。”他回答道。

收拾餐具时,我的手指差一点触碰到他的手背,他惊得缩在凳子上,如同一只惊恐的小猫。

“对不起,我不可以触碰人类,我会立...

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不知道哪里飘来一只圆圆的泡泡,它落在我的鼻尖,然后无声的破碎了。

是附近公园里的小孩子在吹泡泡吧,我想。

第二天睡醒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衬衣的少年坐在我的床头,清晨的阳光温柔地铺洒在他的身上,他是半透明的。

我一定是在做梦。

可他确实存在。

他静静地看着我起床,洗漱,吃早饭,工作,始终沉默。

“你……”我忍不住开了口。

“非常抱歉。”他说。“我是泡沫,昨天飞落在你的身上。”

“要吃点什么吗?”我问他。

“随便什么都可以,谢谢。”他回答道。

收拾餐具时,我的手指差一点触碰到他的手背,他惊得缩在凳子上,如同一只惊恐的小猫。

“对不起,我不可以触碰人类,我会立马消失的。”他向我道歉。

“没关系,那,除了人类,你还有什么不可以触碰的东西吗?”我问他。

“没有。”他回答道。

还好,不是太难办。

他可以在屋子里自由活动,但是不能出门,外界拥挤的空间使他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人类的肌肤很温暖吧。”他问我。

“对。”我回答他。

“和太阳的温暖一样吗?”他问道。

太阳的温暖是抓不住的,你可以感到暖和,或者灼热,但是抓不到它。人类的温暖是柔软的,可触碰的。大致,就是这样。”我解释道。

“柔软的,可触碰的温暖。”他低下头不说话了。

卧室的灯坏了,我买了灯泡准备自己换。

“请帮我扶着椅子吧。”我把椅子放在桌子上。

“好的。”他应允着。

换灯泡的过程很简单,唯一的缺陷是我在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踩空了——我估错了椅子支架的位置。

“躲开!”我连忙朝他喊。

“不,我接着你。”他伸开了双臂。

我慌乱地蹬着桌子的边缘,尽量把自己往远了摔——我绝对不能碰到他。

头磕到了衣柜,胳膊撞到了床沿,但是还好,我没有碰到他。

过了好一会儿,我喘着气缓了过来,他跪坐在我的面前,表情紧张又担忧。

“为什么不让我接你?”他问我。

“那你就消失了!你明白吗!”我盯着他。

“可是我,本来就是会消失的啊。”他一脸忧伤。

原来就算不触碰到人类,泡沫少年也只能存在一个月。

他缠着我给他讲了美人鱼的故事。

“小美人鱼最后变成了泡沫。”他睁大眼睛看向我。

“对。”我回答道。

“那泡沫后来变成了什么?”他问我。

泡沫……变成了彩虹的一部分。”我回答他。

“以后,当你看到彩虹的时候,你就看到了我。”他笑着,明亮的瞳孔像是阳光下的缤纷的泡沫。

“彩虹很漂亮,可是抓不到。”我说。

今天是见到他的第三十天了。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他趴在被子上,看着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也是好天气呢。”

“时间过得好快。”我说道。

“是啊,有点舍不得。”他说。

我低下头,温热的泪水落在手背上。

“要快乐啊,我会在彩虹上看着你。”他把伸出的手又收了回去。

“你看我的眼睛。”他说。

我抬起头看他,他突然凑近,轻轻地吻在我的嘴唇上。

“柔软的,可触碰的,温暖。”他微笑着,身形逐渐消失在空气里。

一定要快乐啊。”他消失了。

第二天下了一场雨,我看到了彩虹。

后来我再也没有吹过泡泡。

飞女基蝶

猫化·金
(随意摸画)

(狂草)

猫化·金
(随意摸画)

(狂草)

飞女基蝶

凹凸学院 · 金

裤子怎么有一点水汪汪的感觉

死亡上色

(第十七次用马克笔)

(本蝶原创)

凹凸学院 · 金

裤子怎么有一点水汪汪的感觉

死亡上色

(第十七次用马克笔)

(本蝶原创)

火烧白鸟

无剧情师徒日常对话【1】【2】【3】

1

  “师父,您说是先有数字,还是先有吉利不吉利?”


  “我觉得是先有数字。因为不用数字你活不下去,不看风水你却可以活。”


  “可风水很重要啊?为什么离了人可以活?”


  “人们看风水是为了嫁娶葬丧有个好结果,或是为了升官发财。如果孑然一身,无欲无求,没风水之说也可以活得很好。”


  “那师父......”


  “打住,为什么叫我师父?我明明是你哥。”


  “因为人们讲故事都爱讲师父徒弟如何如何,这样我以后和别人讲我们的故事,就像故事。”


  “我们俩能成...

1

  “师父,您说是先有数字,还是先有吉利不吉利?”


  “我觉得是先有数字。因为不用数字你活不下去,不看风水你却可以活。”


  “可风水很重要啊?为什么离了人可以活?”


  “人们看风水是为了嫁娶葬丧有个好结果,或是为了升官发财。如果孑然一身,无欲无求,没风水之说也可以活得很好。”


  “那师父......”


  “打住,为什么叫我师父?我明明是你哥。”


  “因为人们讲故事都爱讲师父徒弟如何如何,这样我以后和别人讲我们的故事,就像故事。”


  “我们俩能成什么故事。”他笑了,看向一旁山下。


2

“师父,生辰是喜事吗?”

“为何哭了?”“是。”

“可长大又不是好事。”

“.......”

“我们庆祝生辰,大多庆满月和高寿,也庆成年,你的岁数少有人庆。可长大虽不是好事,长大之后就是高寿,高寿是好事。”

“噢,所以不庆我八岁,也是种避讳。”

“大约。”

“可王爷看到我长大,又会说,又会笑呀?”

“你问他去”

“噢。”

“大概是他看到,你一年一个样,而他不觉柳飞去。所以每次看到你都要说都要笑。”他抬头看叶子,喃喃。


3

  “师父,这两个字怎么写?是这么写还是这么写?”

  “应该是这样写。”他点上写着“师父”的的那片叶子。“因为大家说的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那‘师傅’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

  “啊......你应该知道的啊……”

  “凭啥?就凭我是你师父?”他看向小孩。小孩与他四目相对。

  “师父也是人,既然人有知道的多和少的,师父也有知道得多和少的,何况我并不是什么师父。人是啥样的都应该允许。”

  “喔。”




易先生的专属小甜甜💜

关于我和他的故事💕

别人都说我脾气很好。不会生气。

不会不和别人说话。可能是叭.他们还没有碰到我最极限的底线。

/我有底线是真的。每次看完二胎家庭的重男轻女或者说看不惯别人过的不好。我都会哭鼻子。

又或者是情商特别低到刺激到我.说我朋友的时候.我总会翻脸。

再者说.我极限的极限就是不要打扰我年少的欢喜。/

说实话.我就觉得我的暗恋挺失败的.

没有讲过话.没有QQ没有微信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呢.

我们。就是靠着那么平常一点点的缘分.喜欢上的他.


我们的缘分很神仙呢!

是一个小学毕业的.在一个初中.现在他已经升高中了.而我也将快成为xx中学20届校友了.

我初二的时候.他在四楼我也在四楼.教室...

别人都说我脾气很好。不会生气。

不会不和别人说话。可能是叭.他们还没有碰到我最极限的底线。

/我有底线是真的。每次看完二胎家庭的重男轻女或者说看不惯别人过的不好。我都会哭鼻子。

又或者是情商特别低到刺激到我.说我朋友的时候.我总会翻脸。

再者说.我极限的极限就是不要打扰我年少的欢喜。/

说实话.我就觉得我的暗恋挺失败的.

没有讲过话.没有QQ没有微信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呢.

我们。就是靠着那么平常一点点的缘分.喜欢上的他.



我们的缘分很神仙呢!

是一个小学毕业的.在一个初中.现在他已经升高中了.而我也将快成为xx中学20届校友了.

我初二的时候.他在四楼我也在四楼.教室是对面的.

小学的时候呀,,我认识他周围一圈玩的朋友.就是不认识他。

我们经常偶遇.就一转头就是他.或者是说他他就出现的那种神仙缘分!

闺蜜告诉我他家的车牌号我也一秒就记住。

这一切的一切可能就是奇迹叭。


其实我想放弃了。就在说说告白的第二天。

大家都很羡慕的时候!可是没过几个小时我真的舍不得了。就把宣布结束的那个删了。

我姐妹来问我.是不是真的没希望了。

我只是说“我不知道呀呜呜呜呜我真的只是舍不得。”

我真的没绷住哭了。


到后来中考成绩出来。他同学我的好朋友告诉我.他中考成绩不错去了杭高分校。


最后一次见面偶遇是在中考后的星期二。

那一天 他很帅。


他会打篮球.踢足球开大脚的时候很帅.他成绩很好。

长得还可以。

这就是我喜欢的原因。




少年啊 谢谢你曾经惊艳了我的初中时光!💗


好好学习。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感谢遇见。


说真的。我真的舍不得诶.放心啦

我的一厢情愿还会继续!🥰

-YuuKO
半成品 男人真难画!!

半成品

男人真难画!!

半成品

男人真难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