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尔豆

11.4万浏览    479参与
傻白
狼人X吸血鬼的设定好棒!忍不住...

狼人X吸血鬼的设定好棒!忍不住就画了

狼人X吸血鬼的设定好棒!忍不住就画了

Lp

【尔豆授翻】Alphonse was here.

原作链接:Alphonse was here.

授权+翻译: @Lp 

被屏重发,没校对兜底我乱来的。


对中央市的所有人来说,今天都算得上是奇怪的一天。因为阿尔冯斯每摸摸碰碰什么东西,就说这个是自己的。刚开始大家还觉得挺可爱的,然而阿尔冯斯又喝了点酒,分量大概不多,这是发色稍暗的炼金术士从他哥哥那里搞来的能让他度过一段快乐时光的东西。等喝完酒的阿尔冯斯开始到处往他摸过的每样东西、遇到的每个人上乱写“阿尔冯斯到此一游”的时候,事情已经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了。


“爱德,你得阻止他。”丽萨满脸严肃。为了避开阿尔冯斯,大家都躲在杂物间里,毫无疑问这不是什么舒服的地方。...

原作链接:Alphonse was here.

授权+翻译: @Lp 

被屏重发,没校对兜底我乱来的。


对中央市的所有人来说,今天都算得上是奇怪的一天。因为阿尔冯斯每摸摸碰碰什么东西,就说这个是自己的。刚开始大家还觉得挺可爱的,然而阿尔冯斯又喝了点酒,分量大概不多,这是发色稍暗的炼金术士从他哥哥那里搞来的能让他度过一段快乐时光的东西。等喝完酒的阿尔冯斯开始到处往他摸过的每样东西、遇到的每个人上乱写“阿尔冯斯到此一游”的时候,事情已经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了。


“爱德,你得阻止他。”丽萨满脸严肃。为了避开阿尔冯斯,大家都躲在杂物间里,毫无疑问这不是什么舒服的地方。


“别说得好像是我没试过一样!每次我去抓阿尔,那小子就直接推开我,停都不停。”爱德替自己辩解,他勉强在一屋子军人的腿和腿之间找到一点立足之地,被挤得扭来扭去。


“小子?他可比你高啊。”布雷达中尉仗着自己运气好靠在角落里逞嘴能,要是他靠金发少年近点,他绝对会被少年想方设法地报复回去。


“总之,认清现实下定决心吧钢仔,这已经不是阿尔第一次喝醉然后大闹一场了。”罗伊说,他的脸贴在哈勃克的后背上,“自从阿尔拿回原来的身体后,你就一直由着他,他要什么你都给他。”


“哦别吧,说得像我们都不知道那不是……”爱德华说着被玛丽亚·罗斯打断了。


“他之前差不多要把整个餐厅搬空了你都没管他……”


“喂,我好歹付钱给……”


“但是,爱德华,之前我们家代代相传的玫瑰花遭了阿尔魔手的时候,你也在袖手旁观。”阿姆斯特壮加码控诉,这事回忆起来又让他滴下一小串眼泪。


“……”


“还有之前……”


“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但是一想要对自己的弟弟说“不”,爱德华简直要痛苦死了,浑身都是罪恶感,这对他来说根本做不到嘛,“那我们就……”年轻的炼金术师一改犹疑,认真起来。


但还没等爱德华表表决心,他刚一同意就立刻被扔了出去,门在他身后砰的一声迅速关上了。


爱德华抬头,看了看周围的墙壁。看样子破坏还没有金发男孩想的那么严重——只是上面写了很多字,很多很多。


“马斯坦古绝对要我算帐了……”爱德慢慢爬起来,穿过司令部里一条条长长的走廊。金色瞳孔的炼金术师走了好几分钟才远远听到点醉醺醺的笑声。爱德华真的很喜欢听这样的笑声,阿尔拿回身体后明显比以前笑的多多了,而他的笑声总让作为兄长的爱德发自内心地快乐起来,每每如此,从未失败。但这次,他却不得不让这样的笑声停下来,多让人舍不得呀。


“阿尔?”年长的艾尔利克唤道,他把手围成喇叭的样子靠在两颊,好让声音大点,不用费劲喊。


于是,笑声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来自发色稍暗的艾尔利克一声慢吞吞的应答,他右手握着黑色记号笔,周围都是散落的纸张。


“哥哥?怎么了?”阿尔回问他,喝醉后他舌头也不利索了,爱德光闻酒味都知道他喝的酒有多烈。阿尔盯着他的脸,他被阿尔关切的目光温柔地包围了,爱德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点自己小时候才会做的蠢事,但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的弟弟,如果现在不管,以后发展成大问题可就不好了。


“你知道怎么回事,阿尔!”爱德提高了一点嗓门,不过年轻的艾尔利克没受到一点影响,只是不停地望着他,“你这个小习惯已经变成影响大家的大问题了!连少校都被你弄哭了!”


“但喝酒让我觉得很快乐!”阿尔冯斯叫道,直述着自己的真实感受。他沾染酒精也才没多久,诺克斯医生没留意丢下的一瓶酒是一切的起点,接着暗金色头发的炼金术师被自己的好奇心打败了,于是一口涨至一杯,一杯又翻番成一小瓶,然后一小瓶又变成了现在这样,事情发展得顺理成章。阿尔对此受用极了,这是他唯一能甩开一切、彻底放松的时候,没有任何事能让他操心。


“但喝太多酒对你没好处!虽然我根本不想让你喝酒,不过喝一杯我也能理解,两杯也行,但你喝了整整一瓶!”爱德走过去伸手轻轻握住了阿尔的,又担心又想不清怎么办才好。年轻的艾尔利克手有点冷,而他兄长的手热乎乎的,让阿尔冯斯冒出了点想法。


只有像现在他喝得酩酊大醉,而他哥只要能让他停止摄入酒精什么都愿意做的时候,阿尔才会这么想。


“哥哥……”阿尔冯斯的声音小了点,仍盯着他哥哥瞧,无辜的眼睛亮闪闪的,“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不喝了,但是你也要补偿我一点,怎么样?我知道有样跟喝酒一样舒服的事。”


——


→①


备用




——


几分钟后爱德华醒了,他看到阿尔靠在椅子上睡着了,他们俩也都好好地穿着衣服。他把阿尔搬到沙发上躺着,尽力让自己看起来整齐后,开始往大家藏着的杂物间走。


几下敲门声后,房门嘎的一声开了,普罗修看到了爱德华站在门外,双手插腰,脸上挂着得胜归来的笑容。爱德真希望自己不用在发生那种事后走这么久,不过这种话他也只会对着阿尔说。


“跟你们说过我能行的吧,我让阿尔发泄完精力,这样他累了就不闹腾了!”


屋子里的人听完都抢着出来,挤成了一团,年轻的炼金术师看着他们争先恐后的样子,好笑极了。不过爱德原先指望他们好好夸夸自己的,但其他人都只盯着他看,空气里一片寂静,罗伊竟然对着他露出了担心的样子。

 

“咳、爱德,”哈勃克当了第一个开口的人,“你……呃……你脸上有点东西。”


爱德半点不在意,快步走到屋里旁边的镜子前,显然对此毫不知情。自己脸上能有什么呢,爱德想着,然而镜子里的倒影让他心里一咯噔。他右脸上写着“阿尔冯斯到此一游”,大写字母粗体强调,附赠一个指着他嘴的箭头。他转转身进一步检查一番后,又发现自己后腰上贴着张便签,上面用更大号的字体写着“阿尔冯斯真的有到此一游”,附赠一个指着他更下面地方的箭头。


自己绝对得好好训阿尔冯斯一顿,爱德对此心知肚明,但是如果阿尔以后还要到此一游,他也完全不介意。


长燈夜火🎏
是私心,我加了一亿倍私心

是私心,我加了一亿倍私心

是私心,我加了一亿倍私心

浩瀚星空

第二章

 “啊啊,生日快乐。”爱德华本来正专注地做着研究,抬眼看到熟悉的容颜,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话刚出口,忽而反应过来:“抱歉阿尔方斯,嗯……谢谢你。”

   阿尔方斯笑容一滞,停顿了片刻,平静地说道:“不客气。”别开了视线,不愿直视对方躲闪的眼神。他早该习惯了,不是吗?虽不是刻意,爱德华却总是不自觉地透过自己看另外一个人。弟弟……吗。想起爱德华这些年给自己讲的故事,即使他并不怎么相信炼金术世界的存在,却也无法否认另一个“阿尔方斯”在爱德华心中的地位。他印象中的爱德华,是开朗的、活泼的,似乎永远都干劲十足。但其实除了自己以外,他并没有几个朋友。空闲...

第二章

 “啊啊,生日快乐。”爱德华本来正专注地做着研究,抬眼看到熟悉的容颜,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话刚出口,忽而反应过来:“抱歉阿尔方斯,嗯……谢谢你。”

   阿尔方斯笑容一滞,停顿了片刻,平静地说道:“不客气。”别开了视线,不愿直视对方躲闪的眼神。他早该习惯了,不是吗?虽不是刻意,爱德华却总是不自觉地透过自己看另外一个人。弟弟……吗。想起爱德华这些年给自己讲的故事,即使他并不怎么相信炼金术世界的存在,却也无法否认另一个“阿尔方斯”在爱德华心中的地位。他印象中的爱德华,是开朗的、活泼的,似乎永远都干劲十足。但其实除了自己以外,他并没有几个朋友。空闲之余,他时常一个人呆呆地注视着前方,目光是连自己都未察觉的淡漠,仿佛下一刻便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阿尔方斯不喜欢这样的爱德华,或者说,深深地惶恐着。他试图逗爱德华笑,试图让他更多地接触这个世界。但细想来,他其实从未成功过。爱德华会笑,笑意却不达眼底;会与他人闲谈,言语中却是下意识的疏离。阿尔方斯本以为自己是那唯一的例外,直到有一次他无意间转头时,清晰地看见了爱德华眸中渐渐淡下去的炽热与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失望。

 “爱德华先生,我,真的很像你弟弟吗?”忍了又忍,阿尔方斯还是问出了口。“哎?”爱德华一愣,目光忽而之间柔和了:“嗯,如果阿尔长大了,应该会成为阿尔方斯这样温柔的人吧。”又是这个表情。阿尔方斯暗暗握紧了拳头。“是吗。”原来在他的眼中,自己是这样的人吗……爱德华先生,其实,我一点都不温柔。温柔的人怎么会想着要取代他人呢。相似的容貌,相似的性格,但我却不是他,也不能是他。真是羡慕啊……能够成为让你这样在乎,这样珍视的人,他该有多幸运。

 “阿尔方斯……阿尔方斯?”爱德华看不清眼前人的表情,疑惑地靠近。“啊,没,没事。”猝不及防地对上爱德华金色的眼眸,阿尔方斯心跳忽而加快。“真没事吗……”爱德华低声嘟囔着坐了回去,继续手中的动作,目光在瞬时间恢复了专注。阿尔方斯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方才的无措有些好笑。这种神经大条的人,又怎么可能察觉自己的心思呢。不过……他忽而笑了,如果那个人再也无法出现的话,爱德华先生是不是会将目光转移在自己身上呢?不求取代他,只要多看看我就好。阿尔方斯唾弃着这样卑劣的自己,却抑制不住自己的念头。

 

    从生日那天开始,阿尔冯斯就变得格外嗜睡。他时常梦见年长的自己坐在哥哥身边,和哥哥一起研究一个名为火箭的器械。阿尔冯斯享受着梦中与哥哥一起的时光,却也深深地嫉妒着那个和自己有着相似的名字,不同的姓氏的人。如果,如果我能成为阿尔方斯海德希里……他克制不住自己的渴望,控制不住地想拥抱身边的人。但他却没有办法掌控另一个自己的身体,只是在视线的余光里贪婪地望着梦中的哥哥。

 “哥哥……”阿尔冯斯低声地呢喃着,却被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了:“你是谁?”

浩瀚星空

梦境的尽头

9012入坑的人实在是太难了,日常自割腿肉。

喜欢甜甜的豆尔豆。互攻党表示只要兄弟在一起,攻受无所谓(*^▽^*)

以上

第一章

这里,是哪儿?

一片茫茫白雾中,金发的少年独自一人徘徊着。

我,是谁?

低头,注视着自己稚嫩的手掌,少年暗金色的眸中渐渐溢出了迷惘。

“阿尔冯斯。”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在远处响起,沙哑的嗓音让少年的心中油生了窒息般的疼痛。

“阿尔。”红色的身影渐渐清晰,比记忆中略显成熟的兄长正微笑着凝视着自己。“哥哥……”低低地呢喃着,颊侧忽而湿润了。

“阿尔……保重。”逆着光,眼前的人笑着挥了挥手,缓缓走进了白雾中。“哥哥!!”少年猛地抬起头,跌跌撞撞地向前...

9012入坑的人实在是太难了,日常自割腿肉。

喜欢甜甜的豆尔豆。互攻党表示只要兄弟在一起,攻受无所谓(*^▽^*)

以上

第一章

这里,是哪儿?

一片茫茫白雾中,金发的少年独自一人徘徊着。

我,是谁?

低头,注视着自己稚嫩的手掌,少年暗金色的眸中渐渐溢出了迷惘。

“阿尔冯斯。”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在远处响起,沙哑的嗓音让少年的心中油生了窒息般的疼痛。

“阿尔。”红色的身影渐渐清晰,比记忆中略显成熟的兄长正微笑着凝视着自己。“哥哥……”低低地呢喃着,颊侧忽而湿润了。

“阿尔……保重。”逆着光,眼前的人笑着挥了挥手,缓缓走进了白雾中。“哥哥!!”少年猛地抬起头,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去,却只触碰到了那人消散的衣袂。

……就好像,当年他尽全力伸出,也没能握紧的哥哥的手。

 

  “阿尔,阿尔冯斯!”少女清亮的声线在耳边响起。阿尔冯斯眨了眨眼,坐起了身子。“温莉?”不动声色地试去了颊边的泪水,阿尔冯斯微笑着看向书桌边的人。“真是的,又不小心睡着啦阿尔……会感冒的。”少女体贴地移开了视线,装作没有看到少年的动作,埋怨般的语气却隐藏着不易察觉的温柔。 “啊,是吗?” 阿尔冯斯害羞的挠了挠头,“抱歉抱歉。”温莉无奈地看着眼前稚嫩的少年,伸手揉乱了金色的发。在少年惊讶的目光中淡淡地笑了:“阿尔,生日快乐。”

  生日……啊。阿尔冯斯嘀咕着,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小河边,抱膝蹲下。这是第几个没有哥哥陪伴的生日,已经记不清了。回忆起刚才的梦,少年的眸中有些暗淡。自从他醒来,世界仿佛都变了一个样。身边围绕着一圈人,陌生的、熟悉的,然而,自己最在乎的那个人却始终不见人影。每每他想要打听哥哥的去向,身边的人都是一副悲伤而欲言又止的神色,将他的心生生揪紧。哥哥呢?哥哥在哪儿?!他一遍遍地质问着,无人应答。……后来,他才知道。哥哥为了换回自己,又一次触碰了禁忌,不知去往了何处。而自己,竟然失去了4年的,和哥哥在一起寻找贤者之石的珍贵记忆。

   他从来都不相信哥哥真的不在了,一直一直都在努力学习炼金术,独自一人走遍了曾经两人一起走过的路。然而,他始终找不到他,消失的4年记忆也没有寻回。他悲伤过,失落过,想念过。换上他喜爱的红色披风,扎上金色小辫,活成了他的样子。这些年,他遇到了很多人,也有很多人把他错认成他。他没有纠正,甚至有些高兴。至少,这证明了他的哥哥一直被人们牢记着,是真实存在的,并不是梦境中的人物,一旦醒来便消失无踪。而他,还有找到他的希望。

“哥哥,生日快乐。”闭上眼,描摹着记忆中兄长的模样,阿尔冯斯轻轻弯了弯唇角,“我想你了。”

 

  同一时间,另一个世界的阿尔方斯忽而睁开了眼:“爱德华先生,生日快乐。”

伊斯卡好帅一男的

我是一个无情的尔豆贴贴复读机

我是一个无情的尔豆贴贴复读机

时生
原Pixiv:凪由須良(ID:...

原Pixiv:
凪由須良(ID:10174528)
URL: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10182823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Pixiv:
凪由須良(ID:10174528)
URL: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10182823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書叔數樹

【梗提供】無盡之結

莫名夢見了愛德華的右手被裝上母親的手臂,輕柔的撫觸顫抖的阿爾,阿爾口中一直呢喃對不起。總覺得有點帶感,不過裝上母親的手果然還是太惡意了,所以稍微改一下……


標題:梅比斯之環/無盡之結


CP標籤:爾豆

#重生的弟控愛德與兄控的腹黑阿爾注意!

#03版TV結局衍生!不銜接劇場版香巴拉的征服者!

#僅提供非常微薄的腦洞,請自行填充

#想寫的人老規矩在底下留言,寫完記得艾特我~


英國,倫敦。

冬季的北風颳起一陣刺冷的寒意,連帶的鼻頭彷彿被颳入油煙與煤炭的氣味,路上行走的商人旅人們不得不將避寒的圍巾往口鼻提了...

莫名夢見了愛德華的右手被裝上母親的手臂,輕柔的撫觸顫抖的阿爾,阿爾口中一直呢喃對不起。總覺得有點帶感,不過裝上母親的手果然還是太惡意了,所以稍微改一下……

 

標題:梅比斯之環/無盡之結

 

CP標籤:爾豆

#重生的弟控愛德與兄控的腹黑阿爾注意!

#03版TV結局衍生!不銜接劇場版香巴拉的征服者!

#僅提供非常微薄的腦洞,請自行填充

#想寫的人老規矩在底下留言,寫完記得艾特我~

 

 

 

英國,倫敦。

冬季的北風颳起一陣刺冷的寒意,連帶的鼻頭彷彿被颳入油煙與煤炭的氣味,路上行走的商人旅人們不得不將避寒的圍巾往口鼻提了提。

塗著漆黑色彩的馬車奔馳在青磚瓦堆砌成的馬路,其中一輛在角落不顯眼處刻劃奇怪圖騰的馬車,快速通過城口奔向荒涼的城外。高長的綠草被風吹彎了腰拂出一點清新的氣息,雖然隔著簾幕還是能聞到淡淡的煤煙味。

他們行駛在兩輛馬車也能勉強通過的寬闊道路,往更加郊外的西南方前進。在離開主道路後,凹凸不平的泥土道路讓這趟旅程顯得顛簸起來,並且在太陽降下地平線前看到於一片平坦中凸起的高聳建築。

「我們到了。」

駛近緩緩敞開的大門,最後一絲陽光也跟著大門的關闔隔絕在莊園之外。深吸一口氣走下馬車,旁邊的人按住他的肩膀,「別緊張。」在反駁這句話之前,莊園的主人已經走下了台階迎向他們。

「歡迎你的到來,艾利克先生。」

「很高興接到你的邀請,波以耳先生。」父親迎向前握住對方的手,帶著笑容開口,「這是我的兒子,愛德華.艾利克。」

「你好,波以耳先生,很高興能見到你。」

「哦哦,你就是那位發表了生命鍊金學說的愛德華.艾利克?沒想到這麼年輕!」胖呼呼的臉上帶著讚嘆與驚喜,他向前握住青年的手些微使力,然後放開。

「沒想到!真沒想到!居然有人能夠把機械義肢做得如此自然!」莊園的主人更加高興的以目光洗禮剛才與他相觸的機械右手,「但是比起這個我更看重你腦袋裡的知識,你的父親霍恩海姆.愛利克已經如此傑出,相信兒子和父親比起也不妨多讓。」

「自然,能夠得到你的賞識是我最大的榮幸。」

愛德華假笑著說到,他的父親霍恩海姆或許是看出他隱藏在笑容的不耐,自動向前攬過和莊園主人交談的工作。

「愛德看了您信上提到的事情很感興趣,所以我就把他也帶來了,應該沒有造成您的麻煩吧?」

「麻煩?怎麼會?事實上我更歡迎能有新人加入我們!」莊園主人皺起他肥碩的臉,「你知道的那群學術派老頑固一天到晚堅持他們的己見不肯改變,吵吵鬧鬧了半年到現在還沒有成果出來,要不是我在學會裡看到艾力克先生你的論文,我真不知道這群老傢伙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將這謎底解開。」

「你是說……」

莊園主人帶著他們來到地下室,解開上鎖的鐵鍊,「我相信它是一個密碼,一個構成式,上面寫滿了許多元素代號以及更多不明意義的符號,就好像哪位學者將他的研究轉成圖畫一般記錄下來。那些工人是在一座山裡的洞窟找到的,如果不是我剛巧經過對上面的圖畫起了興趣,他們還打算將那些石塊敲碎取出裡面的金粒賣掉。」

「一群見識淺薄的愚民!」

波以耳先生不滿的揮動他軟胖的臂膀,可是他抱以重望的兩人在大門打開看到裡面的瞬間,就已經震驚的失去平靜沒有心思繼續聽那喋喋不休的噪音。

 

——鍊成陣。

 

佔滿了整個房間的巨大圓圈,書寫許多符號以及文字的奇妙圖案被刻畫在石塊上,殘破卻又莊嚴,在這個堆滿了書籍以及機械儀器的房間裡顯得如此格格不入。

「愛德!」

霍恩海姆按住了他左邊的臂膀,愛德華嘴角輕微的顫抖,「是鍊成陣啊,真的是鍊成陣啊!」

「我知道,你冷靜一點。」

莊園主人好奇地盯著他們看,霍恩海姆擋在他的身前,將愛德華失控的情緒隱藏在身後。

「沒事吧?我看你的兒子臉色似乎非常差?」

「不要緊,他只是不太習慣地下的空氣而已。」

「是啊,剛開始都這樣。」波以耳先生恍然大悟般點頭,「如果不是莊園最近不太平穩我也想把實驗室安在閣樓,不過再過一陣子事情就該結束了?對了既然時間這麼晚了我們就先上去休息吧?你們用過餐了嗎?我們廚娘的烤乳豬可是很棒的!」

莊園主人移動他肥胖的屁股,一挪一挪往樓梯上去,愛德華低垂著眼,目光緊緊的盯在地面的術式上。

「不要著急,我們還有時間。」

 

***

 

愛德華跟著霍恩海姆在異世界接受了來自科學研究機構的邀請,在機構裡發現來自他們世界的鍊成陣,為了回到原來的世界,愛德華無視霍恩海姆的勸阻在戰爭爆發後仍舊埋首研究,最後在解開鍊成陣是穿梭門的鑰匙的同時,被攻進莊園的叛亂份子砍死於鍊成陣上。

當再次甦醒,他發現自己回到了母親死去,他和阿爾剛從師傅那裡回來還沒開始進行人體鍊成的十一歲。這一次,他決定不再讓悲劇發生。

 

 

1.「感受到阿爾的體溫時,我愉悅的體會到活著的快感;所以在可能再次失去他時,我選擇了替代他。」----Edward.Eric

 

「哥哥你太奇怪了!明明是你說要我們一起鍊成媽媽,為什麼現在又要放棄?」

爭吵、反擊、然後再回擊,在強行壓制住阿爾馮斯的無理取鬧後,愛德華以為阿爾已經聽從了他的命令,消散了鍊成母親的念頭。卻沒有想到沒有了愛德華的帶領,阿爾反而選擇了自己獨自執行,不對,或許是因為愛德華的退縮,更加激起了阿爾馮斯固執的一面,贏不過哥哥、總是被哥哥壓下一頭,所以在愛德華放棄時才擅作主張,想要在帶回媽媽時看見哥哥驚喜且讚嘆的目光,聽到他說一句阿爾真是厲害。

「阿爾!!!」

愛德華的悲鳴在阿爾的右手消散在門內時響起,看著門內小人強行拉住阿爾的身體往裡面拖,愛德華衝上前緊跟著跨入門內。

「把阿爾還給我!」上千上萬隻手抓著他們的身軀用力的撕扯著,阿爾的身體散發出光點,愛德華咬破自己的食指在阿爾的身體畫下血印,「想要代價的話,我把自己給你們!看是要手還是要腿都可以!不准帶走他!!!」

「還給我!還給我!阿爾!!!」

「哥哥——」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     )

 

2.「……哥哥執拗的用左手觸碰我的肌膚,指間滑過我的臉頰和眼瞼,在浸溼的睫毛上輕輕沾了沾。他說幸好我沒失去你。我搖著頭,可是哥哥卻失去了右手和左腿,我的右手也被裝上哥哥的右手。為什麼被帶走的人不是我呢?」----Alphonse.Elric

 

失敗的鍊成陣沒有出來任何東西,只有愛德華失去的右手和左腳,以及裝在阿爾身上膚色不同的右手,述說了那一晚的經歷。温莉和婆婆如同愛德華經歷過的那般幫愛德華治療,只是病榻旁握住他的雙手再也不是冰冷的。

「只是這樣就夠了嗎?我可不認為你這樣的小鬼甘心在此結束,如果下定決心的話,就來中央找我吧。我對你們兩兄弟很感興趣。」

「……哥哥總是不願意告訴我為什麼。我已經不想只是追在哥哥身後,被哥哥保護了!」

「愛德你在害怕什麼?」

羅伊.馬斯坦古的出現,愛德華裝上機械鎧的痛苦,讓阿爾決心成為國家鍊金術師。原本不想在和軍隊扯上關係的愛德,不放心阿爾卻說不過他,最後還是跟著阿爾來到中央。只是這一次成為鋼之鍊金術師的人,名叫阿爾馮斯.艾力克。

「其實我對你更感興趣,出色的兄長,在弟弟鍊成失敗時卻能夠憑一己之力,只付出手腳的代價便將他拉回來。」

「哈哈,但我對成為軍隊的走狗沒有任何興趣,也還沒原諒你煽動阿爾這件事。」

「油嘴滑舌的小鬼。」

「彼此彼此。」

 

3.「……那段期間哥哥總是在半夜驚醒,當我注意到的時候他總是蜷縮在我的床上背對著我的背部,我能夠感受到他在顫抖。我閉著眼睛沒有勇氣轉身,我不知道該對哥哥說些什麼,只能夠緊緊抓住哥哥的(我的)右手。如果我沒有那麼弱小,如果能夠和哥哥一樣變得更強一點……是不是……」----Alphonse.Elric

 

當上國家鍊金術師,阿爾就像曾經的愛德一樣變得忙碌起來,期間認識了許多過去熟悉如今卻變得陌生的人們,看到休斯抓著阿爾大秀他的妻子的照片,愛德臉上露出似哭似笑的複雜表情。

「哥哥你怎麼了?」

「嘿嘿,只是突然覺得阿爾真的長大了啊,等再過一陣子就會結婚生出好幾個小不點,如果生了兩個男孩子我就抓著他們學鍊金術,阿爾的孩子一定也很有天賦就像我們兄弟一樣。」

「哈?哥哥說這些還太早了吧?比起那個我更想先找到恢復哥哥身體的方法。」

「不對不對,阿爾小弟說這話可錯了!在命運女神面前誰都阻擋不了愛情的降臨!你說對吧小不點哥哥。」

「呃……」

「你叫誰小不點哥哥!!!」

 

再次見到妮娜是個意外,站在門口等待阿爾時被興沖沖的亞歷山大撲倒,嬌小的女孩睜著一雙清澈的眼睛蹲在地上看著他,「哥哥還好嗎?痛痛嗎?亞歷山大很乖不會咬人喔,哥哥不要哭。」

那時候愛德才發現自己淚流滿面……

 

 

(接下來與主線相關劇情請自行發想)

(被寶石姬洗腦的太深,已經想不太起來原著的兩人是怎樣相處了,哈哈)


时生
原Pixiv:凪由須良(ID:...

原Pixiv:
凪由須良(ID:10174528)
URL: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10182377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Pixiv:
凪由須良(ID:10174528)
URL: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10182377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nikui
最近一睁眼就是想画钢

最近一睁眼就是想画钢

最近一睁眼就是想画钢

咕之炼金术师(炼炭请扩我)

【尔豆】禁忌(下)

垃圾文慎看。隔了一段时间写的找不着感觉了,当个乐子看吧...

我再也不咕了

爱德华熟练地点了一根烟——自从阿尔冯斯离家以后他就染上了这个恶习——适量的尼古丁会他的神经稍微得到舒缓。

但也只是一点而已,这段时间他的脾气愈发急躁,阿尔冯斯不在他身边造成的后果就是没有人安抚这只日益狂躁的狮子。

他每天的脸色不都太好看,“莫挨老子”四个大字清清楚楚地写满了他一身。他的异常就连神经大条的阿姆斯特朗都发现了。

阿尔冯斯不在的第二十天,爱德华照常情绪不爽地去岗位晃个眼熟,却被马斯坦叫住了。

“爱德华,”马斯坦带着令男性不爽的笑容,晃晃悠悠地走到爱德华身边。爱德华脚步不停,丝毫没有要搭理对方的意思...

垃圾文慎看。隔了一段时间写的找不着感觉了,当个乐子看吧...

我再也不咕了

爱德华熟练地点了一根烟——自从阿尔冯斯离家以后他就染上了这个恶习——适量的尼古丁会他的神经稍微得到舒缓。

但也只是一点而已,这段时间他的脾气愈发急躁,阿尔冯斯不在他身边造成的后果就是没有人安抚这只日益狂躁的狮子。

他每天的脸色不都太好看,“莫挨老子”四个大字清清楚楚地写满了他一身。他的异常就连神经大条的阿姆斯特朗都发现了。

阿尔冯斯不在的第二十天,爱德华照常情绪不爽地去岗位晃个眼熟,却被马斯坦叫住了。

“爱德华,”马斯坦带着令男性不爽的笑容,晃晃悠悠地走到爱德华身边。爱德华脚步不停,丝毫没有要搭理对方的意思。

“看来阿尔冯斯的独立对你的打击似乎很大。”马斯坦也不介意,跟在他身旁,好脾气地笑着,慢悠悠地用陈述的语气说出了一个疑问句。

爱德华充耳不闻,速度却放慢了。马斯坦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却不再开口。爱德华啧了一声,转身面对那个恶劣的男人。

“马斯坦大佐,”他连姓带军衔地叫着马斯坦,“有闲心管别人的事还不如想想自己该怎么活下来。”他朝马斯坦身后努了努嘴,满意地看到马斯坦的笑容僵在脸上,并全程观赏了马斯坦花言巧语不成反遭中尉嘲讽的喜剧,然后带着恶劣的笑往大门走去。

但好心情总是短暂的,爱德华深切体会到了这一点。还未走出司令部的大门,脸上的笑意还未消散,他已经感觉自己的笑容变得无趣而苍白。

能去哪呢?爱德华久违地尝到了迷茫的滋味。

摩肩接踵的人群,喧哗热闹的街道,偌大的世界却仿佛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哦不,还是有的,如果阿尔冯斯回来了的话。

他慢吞吞地挤进人群,慢吞吞地被人潮挤着往前走,被拥挤包围的感觉并不好受。汗臭味,劣质香薰味,鱼腥味,烟味酒味,各种稀奇古怪的味道将他紧紧裹住,使他难以呼吸,但他却在这其中感觉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有呼吸。

他突然有点迷恋这种感觉,被压实的安全感。

就这样脑子混沌地走了一下午,直到街上只剩下几个流浪汉,他才想起要回家。

万家灯火早已点起,同那路旁的如同繁星一般可爱而明亮的街灯一起照亮他回家的路。

爱德华觉得自己长期紧绷的神经得到了一些舒缓。事实上,这夜景确实很美。灯与星交相辉映,蔓延到天际后逐渐不分彼此。轻风和着小女孩清脆稚嫩的歌声送进他的脑中,带着丝丝清甜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

爱德华想起了幼时与阿尔冯斯、母亲一起生活在里塞布尔的日子。那时候天黑的也晚,小孩子没有时间观念,经常疯到夕阳斜斜地挂在树头的时候才知道回家。但更多的时候他们会选择在离家不远的草坪上静静地躺着看日落西山,月升星现。

“真美啊!”尽管他们对美还没有太深入的了解,但在孩子幼小的心灵中,大自然震撼壮丽的景象足以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发出这种感慨。

阿尔冯斯会和他肩挨着肩躺着,这时候他就会隐隐约约地嗅到青草香中夹杂的奶味。

爱德华讨厌牛奶,但他却喜欢阿尔冯斯喝完牛奶后身上散发的甜甜的味道。他侧过身,看到了映着瑰丽晚霞的璀璨双眼。

阿尔冯斯感觉到了视线,微微转过头,眼睛亮晶晶地闪着,对爱德华展开了一个笑脸。

爱德华恍然回神,看到阿尔冯斯眼角的泪花后毫不留情地嘲笑起来,“阿尔,你怎么还哭了?”阿尔冯斯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只是太感动了而已,有什么好笑的!”他擦掉了泪珠,望向已经变成昏暗的胭脂色的天空,道,“而且我一想到,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在不同的地方看到不同的天空,但它们却同样的动人心弦,这样的未来,太让我期待了。”

爱德华一时怔住,随即立刻大笑起来,揉了揉鼻子,“这不是必然的吗!”他也同样望向远方,皎洁的月光已经披洒下来,草叶尖泛着月白色,两个人的脸也散发着莹莹的光芒。

不过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阿尔冯斯早就忘了吧。爱德华扯起一抹笑,将手枕在脑勺后,颠啊颠地往前走。

他们现在确实没有必须在一起的理由了。爱德华砸了咂嘴,耳边好似又回响起了阿尔冯斯走路时盔甲碰撞的铿锵声,一下,两下,在寂静的夜中极为明显,金属森冷的反光也极为显眼。

但不如现在的光……光?

爱德华视线下放,平视前方,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拎着一盏灯静默地站着。

这个点怎么还有人在街上晃悠?爱德华好奇地一挑眉,隐约感觉那轮廓有些眼熟,他没有放在心上,按照自己的步调慢悠悠地往前踱。

他和那个人处在一条线上,见那人没有挪动的意思,爱德华也懒得改变自己的路线,径直向前。

走得近了,那人的身影也越发熟悉,柔和的面上带着薄怒,金色的眼眸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耀眼。

“阿尔?”爱德华诧异,随即惊喜地快步走到他身边,拥住了他。“你怎么在这!”不着痕迹地吸了口气,顿时鼻腔心里都充盈着阿尔冯斯久违的味道。

阿尔冯斯让他抱了一会后就挣脱开了,有些气鼓鼓地大步往前,手中的灯却往旁偏了偏,细心地为爱德华照亮了脚下的路。

爱德华二丈摸不着头脑,满头问号地追上去,“阿尔,你怎么了?”

阿尔冯斯终于是停了下来,鼓起一边脸颊,喊道,“哥哥!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大半夜的为什么还不回家!”

他过于大声,惊动了酣眠的野猫,也让爱德华愣了一下。

爱德华讪讪地摸了摸鼻子,“那啥,我看今天月色不错,就出来走了走……”他的声音在阿尔冯斯的怒视中越来越小,最后抿起了嘴,将手背在身后,不抬头看对方。

阿尔冯斯叹了口气,他感觉爱德华和以前一个样子,什么变化都没有,做什么事情都由着自己的性子,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爱德华半晌没听到阿尔冯斯的声音,有些不安地抬起头,撞进了阿尔冯斯澄澈的双眸。

只有经历过世间千万遭不如意的事情却依旧保持着赤子之心的人才会有这样一双眼眸吧,不似小孩那般不谙世事,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后沉静下来的大海,所有的污垢都沉入了海底,只有美好浮留在表面。

阿尔冯斯微微眯起了眼,还是笑了一下,大逆不道地捏了捏兄长的脸,随即像什么都没做过一样,握住爱德华有些冰冷的手,道,“一起回家吧,哥哥。”

爱德华怔怔无言,阿尔冯斯在不经意间用他的温柔织出了一张细密的大网,不黏着在爱德华的身上,又不让他掉下去,只让他空空荡荡地悬在半空,可风一吹这网却又牢固地将他捆缚在其中,让他逃脱不能。

爱德华脚步有些踉跄,手中传来的温度暧昧不明,微微温暖了他的手心,又迅速被夜风带走了这轻微的热量。

爱德华一生打开了两个不可触碰的禁忌大门。他费劲千辛万苦,终于狼狈地从第一扇爬出来,跌跌撞撞地却不想又闯入了另一扇门中,更没想到那门通往的是泥泞的深沼。

我不可能出来了,爱德华想着,沉重的双腿像是两个大冰坨一样难以前行,他只能被阿尔冯斯的力量牵引着往没有光亮的家走去。

Lp

【尔豆】恋爱反应

想看比较哥哥一点的香豆和可爱香尔摸了这样的东西,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真的好大。


https://shimo.im/docs/RDTK8TcvQCkgGcTt/

想看比较哥哥一点的香豆和可爱香尔摸了这样的东西,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真的好大。


https://shimo.im/docs/RDTK8TcvQCkgGcTt/

时生

原Pixiv:
凪由須良(ID:10174528)
URL: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10174528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Pixiv:
凪由須良(ID:10174528)
URL: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10174528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未语语语雨🌟
还是创了个群。有人来唠嗑🐴1...

还是创了个群。
有人来唠嗑🐴1551没人和我唠尔豆我太寂寞了哭哭
(明天还要上学得下周末才能回来所以群会设置成加了直接通过)

还是创了个群。
有人来唠嗑🐴1551没人和我唠尔豆我太寂寞了哭哭
(明天还要上学得下周末才能回来所以群会设置成加了直接通过)

忆安Qyisan

香巴拉是真的香,难怪叫香 巴拉(?)

悄咪咪画起了海豆手书分镜

众所周知美图秀秀是个画图软件

香巴拉是真的香,难怪叫香 巴拉(?)









悄咪咪画起了海豆手书分镜
















众所周知美图秀秀是个画图软件

咕之炼金术师(炼炭请扩我)

【尔豆】光芒

大概想要表达的是心中的希望和眼前的光。文笔有限,语言匮乏,只能到达这种程度。
能力提升后会试着重新写这篇。
香巴拉背景,微海豆
妄想的刚到达异世界的爱德华

ooc预警⚠️

开始下雪了。

……不

下着的是雪吗?还是雨?在浓黑的夜色中隐隐闪着透明晶莹的光芒。

是雪吧。

冰凉的,轻飘飘的,雪不同于雨,它不会无情地拍打你的脸。雪只会轻盈地在空中转个圈然后亲吻你。

爱德华混沌的脑子隐约有了一丝清明。

他是在街上走着吧。双腿有点钝痛,顺着双腿爬上的痛觉如同钢针一样刺进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在血肉筋骨中狠狠地搅拌着。

他是走了很久吧。疲惫的双腿拖着疲惫的身体,疲惫的脊柱勉强撑起他最后一丝傲气—...

大概想要表达的是心中的希望和眼前的光。文笔有限,语言匮乏,只能到达这种程度。
能力提升后会试着重新写这篇。
香巴拉背景,微海豆
妄想的刚到达异世界的爱德华

ooc预警⚠️

开始下雪了。

……不

下着的是雪吗?还是雨?在浓黑的夜色中隐隐闪着透明晶莹的光芒。

是雪吧。

冰凉的,轻飘飘的,雪不同于雨,它不会无情地拍打你的脸。雪只会轻盈地在空中转个圈然后亲吻你。

爱德华混沌的脑子隐约有了一丝清明。

他是在街上走着吧。双腿有点钝痛,顺着双腿爬上的痛觉如同钢针一样刺进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在血肉筋骨中狠狠地搅拌着。

他是走了很久吧。疲惫的双腿拖着疲惫的身体,疲惫的脊柱勉强撑起他最后一丝傲气——天才炼金术师的傲气——尽管在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人会认可。

他的腹中空空如也,饥饿攥住他的胃,恶心的呕吐感一阵阵袭来。他摇摇欲坠。

天是黑了吧。他的脸已经变得灰沉,双眼被厚重的灰雾掩埋,没有任何色彩。就连星光都不曾顾及他的存在,自顾自地隐进了云中酣眠。

我要去哪呢?爱德华想要停下脚步,随便怎么样都好,他只想倒在某个地方——哪怕是不远处的那个墙角也行——酣畅淋漓地睡一觉,睡到天昏地暗,就这么睡死过去似乎也不错。

不,身上这件外套好像是阿尔冯斯送给他的,也只有这件外套能够证明他的过去不是一个荒诞的存在。那能怎么办呢,不能躺下,就只能继续前行吧。

你是为了什么前进呢。脑中出现了一个声音,想要阻止他的脚步。反正也回不去了,干脆就停下来,坐在那个阶梯上,对,就是那个亮着光的门口。

爱德华眼中浮现了一丝渴望——他实在太累了,累到快要无法思考,累到只剩下了本能,累到他真的想要去那个有光芒的地方好好歇歇。爱德华微微转动身体。

“妈妈,那个人喝醉了吗——”“嘘!”

啪的一声,灯光在黑夜中无力的闪了闪,最终也只能留下一点点比萤火虫还要微弱的余热为他指引方向。

爱德华拖沓着脚步,目光死死地盯住那点微光。但那点光最终也还是没能撑到爱德华走近,一阵风吹过,那光被风吹灭,爱德华的视线又重新恢复了黑暗。

啊啊,异界的旅人在不属于自己的世界终归是无处可去的。

爱德华的身体被夜风吹得僵硬,他肩上的雪已经不会再化了,浅浅地堆积了一片。

停下脚步后身体似乎真的舒服了许多,有暖暖的气流在四肢中流淌,像特蕾莎的手一样温柔地揉动着他僵硬的躯体。

停下吧,爱德华感觉自己抬头看了看天,但眼前还是漆黑一片。

风吹过衣角与衣料摩擦的声音成了夜幕中唯一的音乐。爱德华被惊醒,拢了拢大衣,脸颊蹭了蹭衣领,似乎从这汲取到了力量,他的眼睛亮了些许。还是继续走吧。

他抬步。

——他太高估自己了。他的脑子下达了指令,四肢却已经无法执行。最终他只是向前蹭了一厘,肩上的雪花仿佛有千斤重,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无法遏制住前倾的趋势,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他最终还是被迫停了下来。

他试了两三次,拼尽全力才将自己反转过来,望着被房屋困住的狭小的一片天,期待了许久的星星还是没有出来。

似乎是摔疼了,爱德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泪水。

温热的水流淌过眼角,这冰冷的夜色中仅剩的一抹温度模糊了他的视线,他贪恋这温度,想要捂住脸留下它,可他连一根小指都动不了。

夜似乎更加寒冷了。

身上单薄的衣料再也不能为他保存温暖。聊胜于无的热量被寒风无情地带走。冰冷的大衣却紧紧地搂住了他,如同盔甲身的阿尔冯斯紧紧地拥抱着他。

阿尔冯斯……阿尔冯斯……

爱德华像一只被惊吓的幼犬一样呜咽起来——尽管他能发出的也只有一些气音。

光啊,光啊。

妄想的光芒似乎真的出现了。

爱德华看到一片雪白的衣角在他眼前晃动。

“先生?你还好吗?”轻柔带着一点沙哑的嗓音问候着他,爱德华的眼泪流淌的更凶——这不是幻觉。

温暖的双手贴上了他的额头,令人几欲落泪的温暖,覆盖住他的额头。那人轻叹了一声,道,“先生,你似乎不太好。”

爱德华眨了眨眼——这是他能做的最后一个动作——他的视线中有了一点亮色,他看到了灿金的头发,黑色中唯一的光芒。

“阿尔……冯斯……”爱德华呢喃着,陷入了昏迷。

最后残留在他的视网膜中的,是一道光。

阿尔冯斯

泽谅谅

钢炼为什么这么好看!???
爱德华为什么这么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画不出画不出...
骨科太太太太好了我又可以了(!

钢炼为什么这么好看!???
爱德华为什么这么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画不出画不出...
骨科太太太太好了我又可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