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尝试

1113浏览    524参与
一颗复古橙

第一次插画创作习作

· 手机的危害 ·

剪纸拼贴+电脑绘


图1-3为终稿

1.浪费(美好事物,如时间美食等)

2.隔阂

3.网络诈骗


后面图片是一些初期尝试草图~


刚转学插画

正在寻找、熟悉手法和风格的

一颗复古橙

第一次插画创作习作

· 手机的危害 ·

剪纸拼贴+电脑绘


图1-3为终稿

1.浪费(美好事物,如时间美食等)

2.隔阂

3.网络诈骗


后面图片是一些初期尝试草图~




刚转学插画

正在寻找、熟悉手法和风格的

一颗复古橙

sorry,我不知道

不和别人一样,就代表我是错的吗

纯纯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她已经是20多岁的成年人了。但其实她也还是什么都不懂,不成熟,不懂得处理人情世故。所有的事情好像是按着她的想法在走,又好像是她在跟着那些事情走。

想当年,她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她可没有这么多的烦恼,每天就是和小伙伴一起玩耍,做游戏或者就是瞎跑,偶尔去买些小零食,就足以让她开心一天。那时候的她,从没想过那么多,不会在乎那么多,很容易就能开怀大笑,很喜欢和别人在一起玩,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但现在,随着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原以为自己会更加地热爱生活,会过得更快乐,却没想到被现实啪啪打脸来告诉她,成年人的世界可不是她想的那么容易。

所以,现在...

纯纯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她已经是20多岁的成年人了。但其实她也还是什么都不懂,不成熟,不懂得处理人情世故。所有的事情好像是按着她的想法在走,又好像是她在跟着那些事情走。

想当年,她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她可没有这么多的烦恼,每天就是和小伙伴一起玩耍,做游戏或者就是瞎跑,偶尔去买些小零食,就足以让她开心一天。那时候的她,从没想过那么多,不会在乎那么多,很容易就能开怀大笑,很喜欢和别人在一起玩,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但现在,随着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原以为自己会更加地热爱生活,会过得更快乐,却没想到被现实啪啪打脸来告诉她,成年人的世界可不是她想的那么容易。

所以,现在的她,过得看似规律的生活,好像是不愁吃不愁穿,好像是很幸福的生活。可是她心里却知道,她不是真正的快乐,她有好多好多的烦恼,也许有很多是庸人自扰,可她却不能控制自己去不想,相反,她总是想起那些事。

好像自己不该去买那么贵的饭,不该去买那些好看但是并不需要的衣服,不该只沉迷于手机,不该只顾眼前的享乐,可是她又很想就这样生活,但她对自己又有其他的期待,她希望自己可以更好,所以每次“堕落”过后,她都会自责,然后不开心,但过几天,情绪恢复了,她还是会那样做。

有时,她也想做一些尝试,给自己一些机会,也许有些事情没做过,就永远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但她其实也没有很大的信心,毕竟都对自己失望过那么多次了。

最近,她又想做出一些改变了,她不喜欢现在的状态,包括自己和所处的环境。但又好像其他人都是那样做的,虽然自己好像不必须去做那件事,但为了和别人一样,还是选择去做了,虽然有时连做那件事的原因都不知道,但好像不那么做,就显得自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所以,纯纯也有些犹豫和迷茫,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去坚持,和别人不一样,是不是就代表自己做错了。

她和父亲谈了这个问题,听完她的话后,父亲思考了一会儿,对她说,每个人在这个世上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必要一直跟着别人走,适合别人的不一定适合你,既然你有自己想要去做的,那就努力地去做,不应在乎是否和别人一样,也不应只是想想而已,要脚踏实地地为它去努力,没有东西是可以不劳而获的。而且一旦认准了某个目标,就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要因为主观原因而放弃。生活是你自己的生活,所有的一切是以你自己为主,不要为了迎合别人而委屈了自己。人的一生不知道到底有多长,应该多做些自己喜欢的事,自己想要做的事,这些有时也是一种挑战,不要觉得做那些让自己痛苦的事才是在挑战自己。喜欢只是让那件事有了实现的可能,这只是一个开始,还需要你付出更多努力才能做到自己期待的样子。总而言之,做你自己,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你就要为之去付出,这样最终才有实现的可能,这样以后想起,你自己才不会后悔。

听了父亲的话,纯纯觉得自己还是要去尝试,她想过另一种生活,是很想,非常非常想,她决定去为之奋斗,去努力实现它,她觉得那样才算没有白活,至于其他的事,那就让它随其自然吧,反正--她不后悔。

拉呱然哥2_

当,是最后一次吧

最近心脏出现或多或少的问题(左胸压的慌,鼻子出不来气,晚上睡不着),于是很多次就会在想,要是我明天就不在了是什么样子的,有时候甚至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

但是我还是有些害怕,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呢。

比如说,我今天还有专业课要看,中午还有吃一个好吃的鸡腿,晚上我的快递就要到了,得去拿个快递;明天后天还要写个一周总结;这周完了还会买一个杯子;10月份的时候还会享受到刷题带来的快感;11月份可以回家见老妈老妹一面,去进行研究生考试的现场确认,吃老妈做的简单的清炒白菜,休息一天再回来复习几十天准备回家应届人生中的一个重要的考试;考试完还要好好地睡它个三天三夜,昏昏沉沉,至死方休;还要再今年年末之前去广州打...

最近心脏出现或多或少的问题(左胸压的慌,鼻子出不来气,晚上睡不着),于是很多次就会在想,要是我明天就不在了是什么样子的,有时候甚至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

但是我还是有些害怕,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呢。

比如说,我今天还有专业课要看,中午还有吃一个好吃的鸡腿,晚上我的快递就要到了,得去拿个快递;明天后天还要写个一周总结;这周完了还会买一个杯子;10月份的时候还会享受到刷题带来的快感;11月份可以回家见老妈老妹一面,去进行研究生考试的现场确认,吃老妈做的简单的清炒白菜,休息一天再回来复习几十天准备回家应届人生中的一个重要的考试;考试完还要好好地睡它个三天三夜,昏昏沉沉,至死方休;还要再今年年末之前去广州打个工,赚点钱,过年的时候能够用自己的钱给家人买些衣服;新年时可以给在意的人送上祝福;新年后又可以计划一个新的人生,开启新的闯荡。

做那些事情都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我很期待。但现在呢,想想我可能因为心脏不好就这么走了,这些都做不了我就很心痛。所以,趁着自己还能够做些事情,就去做吧,无关乎能否做完,尽力去做,试着以这种心态(这次不做就再也没有机会的心态)去尝试着用心的完成这次考研的准备。

同时多给世界一些关心一些爱,少些抱怨与厌烦。多,再多给世界带来一点美好吧,就算最后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那,至少也曾经来过嘛,会在某个时刻带给人以温暖的感觉。这,已经足够。

给自己一个交代,再只给一次机会。

加油哈,啥都不想,只去专注地完成这一目标。


三十
重新把以前的那个沙雕和鬼谷拉稀...

重新把以前的那个沙雕和鬼谷拉稀的画画了一遍,真的不会上色就酱吧!希望他们俩在我心里好好在一起吧!

重新把以前的那个沙雕和鬼谷拉稀的画画了一遍,真的不会上色就酱吧!希望他们俩在我心里好好在一起吧!

三十
草稿,仙君,你理理我啊,我看了...

草稿,仙君,你理理我啊,我看了你好久。5555~

草稿,仙君,你理理我啊,我看了你好久。5555~

三十
一个草稿,小说真的虐死我呜呜呜

一个草稿,小说真的虐死我呜呜呜

一个草稿,小说真的虐死我呜呜呜

我保护你.
一名初中生 喜欢写文 更喜欢哥...

一名初中生 喜欢写文 更喜欢哥哥和弟弟(坤哥和农哥)之后会写出好的文章的
多多支持哈 周末更文 可以私信给我一些建议之类的

一名初中生 喜欢写文 更喜欢哥哥和弟弟(坤哥和农哥)之后会写出好的文章的
多多支持哈 周末更文 可以私信给我一些建议之类的

三十
画了一个哪吒传奇里的傲娇丙(没...

画了一个哪吒传奇里的傲娇丙(没戴头盔还换了衣服),哈哈哈哈

画了一个哪吒传奇里的傲娇丙(没戴头盔还换了衣服),哈哈哈哈

三十

结合电影丙,我有理由怀疑,龙王三太子真绝色,哈哈啊哈哈自己随便画了画哈哈

结合电影丙,我有理由怀疑,龙王三太子真绝色,哈哈啊哈哈自己随便画了画哈哈

Mg.
Make sure you w...

Make sure you want it, because there is something not that you should do, but something you must do, but I will tell you, you will be damned, if you do not try.

Make sure you want it, because there is something not that you should do, but something you must do, but I will tell you, you will be damned, if you do not try.

三十
随手画了一只丙丙😝😝😝

随手画了一只丙丙😝😝😝

随手画了一只丙丙😝😝😝

木兮

2019-09-10

     想看电影,罗小黑战记。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看!
     那就想办法去!上班?那就晚上去!主要是没人一起。一个人去电影院,我没办法做到。微信上问了六七个人,才找到一起的。我的人缘原来没有表面的那么好。我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吗,真蠢,非要一次次的去尝试,试探!

     想看电影,罗小黑战记。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看!
     那就想办法去!上班?那就晚上去!主要是没人一起。一个人去电影院,我没办法做到。微信上问了六七个人,才找到一起的。我的人缘原来没有表面的那么好。我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吗,真蠢,非要一次次的去尝试,试探!

向黔走
美食辑:需要勇气品尝的美味 1...

美食辑:需要勇气品尝的美味

  1、嘿,朋友别怕!这不是吃生肉。

如图一所示,酸肉也称腌酸肉。在荔波是一道特色美食,很受欢迎,酒席上的必有特色美食。味道独特,食之难忘。

腌制出来的酸猪肉色泽鲜明,皮呈黄色,肥肉呈乳白色,瘦肉呈暗红色;每片肉上略带几粒米或花椒颗,味清香,食之皮脆,肉鲜,酸得适中,香气四溢,清爽上口,无油腻感;若在吃食时,再将酸肉洒上一些干辣粉,其味具有麻辣、并略带酸味,味道更佳。

即用生鲜肉腌制酸肉,其味道鲜美独特,香气宜人清爽上口,食之不腻,增进食欲。成为家家户户和酒家、饭店、招待所常备待客的最佳地方民族风味菜。如你有机会去作客,就可以品尝到这种待客佳肴...

美食辑:需要勇气品尝的美味

  1、嘿,朋友别怕!这不是吃生肉。

如图一所示,酸肉也称腌酸肉。在荔波是一道特色美食,很受欢迎,酒席上的必有特色美食。味道独特,食之难忘。

腌制出来的酸猪肉色泽鲜明,皮呈黄色,肥肉呈乳白色,瘦肉呈暗红色;每片肉上略带几粒米或花椒颗,味清香,食之皮脆,肉鲜,酸得适中,香气四溢,清爽上口,无油腻感;若在吃食时,再将酸肉洒上一些干辣粉,其味具有麻辣、并略带酸味,味道更佳。

即用生鲜肉腌制酸肉,其味道鲜美独特,香气宜人清爽上口,食之不腻,增进食欲。成为家家户户和酒家、饭店、招待所常备待客的最佳地方民族风味菜。如你有机会去作客,就可以品尝到这种待客佳肴

荔波腌酸肉的制作方法,始于何时虽已无可考证,但传说是布依族人发明的。到荔波游玩,可以尝试吃吃哦


   

Am

【科幻/灾难】谷神星三十日 第三日 卫队

一个不眠之夜。

凌晨,艾琳娜放弃了入睡的尝试。跑去卫队宿舍找找兰德,她不信那些人在这种时候还能睡着。

在马上进卫队宿舍时,她突然想再去一下武器库。

自从昨天起,她把所有的钥匙🔑全都带在了身上,确保自己能进那些安全性较高的房间,如果这些钥匙落到某些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她打开武器架,想着到时候还需要什么武器,带几个闪光弹和烟雾弹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装了一包弹药后,又顺了把手枪别在腰带上。

艾琳娜回到房间拆开通风口的格栅,把包和昨天的几把枪放在一起。她有预感,这个基地即将迎来一场大规模的暴动,而这些武器能让他们活下来。

她回到宿舍,敲了敲兰德的房门,“请进!”这不是兰德的声音。准备开...

一个不眠之夜。

凌晨,艾琳娜放弃了入睡的尝试。跑去卫队宿舍找找兰德,她不信那些人在这种时候还能睡着。

在马上进卫队宿舍时,她突然想再去一下武器库。

自从昨天起,她把所有的钥匙🔑全都带在了身上,确保自己能进那些安全性较高的房间,如果这些钥匙落到某些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她打开武器架,想着到时候还需要什么武器,带几个闪光弹和烟雾弹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装了一包弹药后,又顺了把手枪别在腰带上。

艾琳娜回到房间拆开通风口的格栅,把包和昨天的几把枪放在一起。她有预感,这个基地即将迎来一场大规模的暴动,而这些武器能让他们活下来。

她回到宿舍,敲了敲兰德的房门,“请进!”这不是兰德的声音。准备开门的手迟疑了一下,谁在里面?但不开门有有点奇怪。

克莱尔和兰德坐在床上,“她也是卫队成员,我找她来...聊聊形势”

“不打扰你们吧?可能现在还有点早”

“没事,你来的正好,军士长。我跟她聊了聊你的看法,她也觉得有必要稳住其他人”

“那太好了,到时候唤醒冬眠的人后还要你们多跟其他卫队的人沟通一下,把他们拉过来。对了,其他三个人现在怎么样?”

两人的表情有些尴尬“可能...他们不想留在岗位上了。”

“他们什么意思?”

“就是那种...最后的狂欢之类的。昨天他们带了几瓶酒进了拉里的房间,动静还挺大的。”

“...跟我来。”

艾琳娜拔出手枪走到了拉里的房间门口,床上两人面面相觑,但还是跟了过来。她把耳朵凑近房门,里面一片寂静,不像有人的迹象。兰德敲了敲门,“拉里!在吗?”

没有回应。

“他们出去了?”

“不像啊...他们之前还在的”

艾琳娜拿出万能钥匙。打开了门锁。她左手举着枪,缓缓推开房门“拉里?”

她的视线扫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地上满是喝光和打碎的酒瓶,音响也被砸坏了。撕碎的食品包装撒了一地,地摊上满是各种食物碎屑。等到她看见床上的景象时,惊叫了一声,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拉里背后中了一枪,半个人从床上翻了下来,血流满地。右手还拿着自己的配枪,手指紧扣在扳机上。根据墙上的弹孔可以看出,这里曾经爆发了一场枪战。

兰德和克莱尔挤进门,看到眼前的景象,感觉胃里翻云覆雨,但还是忍住了。“估计喝醉之后打起来了。”

“拉里是你们队长?”

“对”

“把他的武器库钥匙找出来,被拿走就麻烦了”

三人在房间里找了一阵,钥匙不知去向。

艾琳娜拿出通讯器“上校,卫队有情况,收到请回复”

没有回应。

她仔细看了看通讯器,发现竟然没有信号。“哈...估计今天技术科的人一个都没来。走吧,先去找凯尔特。”

五分钟后

“什么?卫队有人死了?”凯尔特一脸难以置信

“自己人开的枪,酒后闹事,估计精神上已经出问题了”

“天...监控室能联络上吗”

“恐怕不行,通讯系统已经瘫痪了,昨晚他们应该破坏了各个中控室。”

“走吧,先去监控室看一眼”

凯尔特刚一起身,艾琳娜就拦住了他“等等”

“怎么了”

“带枪了吗,可能有点危险”

他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从抽屉里拿上了配枪。

“沃克,你有枪吗”

沃克愣了一下“没...我一个助理怎么会有枪,再说不是还有你们嘛,有你们保护我还怕什么”

艾琳娜从左边口袋里拿出一把备用的镭射手枪塞到沃克手里。

“不是,这...”

“拿着!”

“好吧...”

在前往监控室的路上,灯比往常暗了许多,任何一个有经验的人都能看出现在使用的是备用电源,仅能维持一天,如果一天内无法恢复常规电源,再重启就麻烦了。

“好,现在又多个问题了。”沃克抱怨了一句

凯尔特瞪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十分钟后

“准备好了吗各位?”艾琳娜问道

四人点了点头。

她缓缓打开监控室的门,用枪指着前方。里面一片漆黑,没看见人影。克莱尔打开灯,没人。

“谁会开这个?”

沃克自告奋勇“我试试”他在服务器前面研究了一会儿,打开了几个按钮,墙上二十五块屏幕全部亮了起来,全是走廊上的监控。

“调到卫队宿舍”凯尔特下了指令。

一秒后屏幕切换了场景“那几块屏幕怎么黑了?”

“监控失联,多半他们一边走一遍开枪”

“疯子...”克莱尔骂了一句。

凯尔特从架子上找到了基地的平面图,原来是维修工使用的,但现在可能派的上用场。

“把坏掉的监控编号报给我”

“S-3-23到31”

“出门...右拐...绕过了休息室...然后呢?”

“EL15-5...CC18-6到31”

“坐电梯下了楼...往中控室走了...该死,继续”

“CC18-31到CC-2-10,然后EL7-6,S-2-18”

“应该破坏了几根线,又上了楼...到了顶层...他们到顶层干什么?”

“呃...HA-...这个开头的全都没有”

“HA?地图上没这个”

“机库通道!那里归舰队管”克莱尔突然想到。

“妈的...这是想把工程舰开走啊,赶紧出发”

五人跑向机库,“机库大门钥匙在谁那里?!”

“我这边!”沃克答应了一句

“那他们一时半会儿还进不去,跑快点!”

他们加快了步伐,尽全力向通道跑去

“快点!来不及了!”

他们离机库越近,那里的枪声就越清晰,两个人在拿手枪打门锁。

“这**门怎么还不开?拉里被发现我们就死定了”

“你以为呢?机库门是加固过的,起码要用炸药”

“靠...我回去拿”

“躲起来!”艾琳娜用手势示意其他四个人,

他们躲到了墙后面,但那人一走过来就会看到他们。

没时间了。艾琳娜探出半个身子,“把武器放下!现在!”

那人吓了一跳,下意识朝艾琳娜开了一枪。艾琳娜及时躲到了墙后面,一束镭射激光击中了后面的墙面,烧出一个通红的小洞。

他跑了回去,“开门!他们来了!”

“打不开啊!”

“嘿!你们现在放下武器还来得及!回联邦我们会给你争取轻判!”凯尔特喊了一句

“鬼才信啊,卫队士兵杀人怎么会轻判?!”对面喊完又朝这边开了几枪

“兰德,克莱尔,你们跟我去后面包抄他们,上校,这边拜托你了。”沃克把钥匙交给了艾琳娜“祝你好运”

他们从楼下绕到了另一条去机库的通道。从机库内部打开了大门,找了三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电力驱动的大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慢慢往两边移动。

“门开了!”一人大喊。

上校顺势又开了几枪,他们猛烈回击了一会儿,迅速跑进机库。

几声枪响,两人应声倒地

五人围到他们身旁,克莱尔捂住眼睛,靠在兰德的肩上。“放到地表埋了吧,和拉里一起。”兰德低声说。

截止目前,离撞击还有二十七天零十五个小时

基地人数:140人。

Am

【科幻/灾难】谷神星三十日 第二日 争论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敲门声吵醒了艾琳娜。

“谁啊?!”她怒气冲冲地走到门口拉开门“不会好好敲门?!”

“舰长!”看见凯尔特站在门口,艾琳娜立刻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来我办公室,有事跟你说。”他说了一句话就走了,留下艾琳娜独自站在那里。

曾经作为“拉特兰”号一级军士长的艾琳娜拿出当年在军中的速度换好衣服,跑到办公室。

“舰长,您找我。”上校示意他坐下。

“是这样,昨天我们接到一个联邦预警局的电话,有一颗彗星正朝我们而来,现在...还有二十九天了。”

“会撞?”

“会。”

“能撤离吗?”

“没办法。”

艾琳娜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直视凯尔特的眼睛

“舰长,下命...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敲门声吵醒了艾琳娜。

“谁啊?!”她怒气冲冲地走到门口拉开门“不会好好敲门?!”

“舰长!”看见凯尔特站在门口,艾琳娜立刻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来我办公室,有事跟你说。”他说了一句话就走了,留下艾琳娜独自站在那里。

曾经作为“拉特兰”号一级军士长的艾琳娜拿出当年在军中的速度换好衣服,跑到办公室。

“舰长,您找我。”上校示意他坐下。

“是这样,昨天我们接到一个联邦预警局的电话,有一颗彗星正朝我们而来,现在...还有二十九天了。”

“会撞?”

“会。”

“能撤离吗?”

“没办法。”

艾琳娜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直视凯尔特的眼睛

“舰长,下命令吧”

凯尔特暗自佩服艾琳娜的心理素质。在“拉特兰”号上的十几年给她的心理和生理上都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六年前平叛的时候,她指挥的区域气密门被炸破,在晕倒之前都在指挥战斗,直到最后被抢救出来。

“其实我是想来找你商量的”

“紧急时刻不需要民主,舰长。你作为指挥官应该深知这一点。但如果这是命令的话,我会服从。”

“这是命令,军士长。”

“是”

凯尔特按了一下桌上的按钮,沃克走了进来“他也知道了。”艾琳娜向他点头示意,“很久不见了”

“是啊...上次还是在舰上,有点怀念那个时候。”

“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沃克,说说你的看法”

“把剩下的22人叫来讨论,让所有人一起做决定”

“我反对,他们会把所有人叫过来,最后决定把所有人叫醒。”艾琳娜先提出了意见

“我同意沃克的看法,有必要尊重所有人的意见。

艾琳娜摇了摇头“这样的话,少数服从多数,叫人吧。”

凯尔特拉来话筒,“所有人注意,所有人注意,下午一点在会议室集中,请准时到达。”

沃克离开后,艾琳娜有些不满“你真要把这件事公布出去?最后基地会失控的。”

“选择权应该在每个人自己的手里。这不是战斗,艾琳娜,他们有权知道自己的命运。”

艾琳娜沉默了一会儿“我当了十一年军士长,普通人这种时候什么反应我最清楚,要真陷入了那种境地没人能控制他们。”

“就算是那样又能如何?最后三十天了...”

“如果您还是坚持的话,我也没办法。没事我先走了。”

“下午别忘了去!”凯尔特喊了一句。

作为军士长的她深知情况的危急,一旦会议召开,整个基地将会陷入不可挽回的境地,当人性之恶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发挥出来时...后果难以想象。

离会议还有两个小时,她准备先去武器库看一眼。武器库离办公室并不远,在卫队宿舍附近。艾琳娜一路走到了门口,往里面望了一眼。没人。

她拿出从办公室偷来的钥匙,打开了里面的几道锁。正当她往包里装第三把镭射步枪的时候,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艾琳娜猛的一回头,是个卫队士兵。

“偷武器?等等,你是...艾琳娜军士长?”

“呃...是...你认识我?”

“听说过,平叛的时候你可是出了名的,第一舰队哪个不认识你?只是现在...这些武器要干嘛?”

“上校的命令,以备不测。”

“当然,我叫兰德”他向艾琳娜伸出了右手

“很高兴认识你”艾琳娜握了握他的手。

“那好,你把这三把枪带到LR-063房间,在那里等我”

“遵命”

这时艾琳娜才意识到她需要一两个帮手,兰德或许是个不错的对象。拿完弹药后,她在武器架下面装了个遥控炸弹,把开关带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兰德已经在那里等她了。“说实话,军士长,这些武器现在似乎不是很必要”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听着,三十天后有彗星会撞上谷神星”

“什么?!”

“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是...这就是现实。现在上校执意要把消息散播出去,把冬眠的人唤醒已是必然。到时候你一定要和我们一起维持秩序,明白吗?”

兰德没有作答

“我以军士长的名义请求你”

“唉...那也只能这样了,”兰德敬了个礼“遵命,军士长”

下午两点,会议准时召开。

凯尔特在会上宣布了这一消息,人群瞬间一片哗然

“什么?彗星”“那我们是不是逃不掉了?”“为什么没有救援?你们没要求吗?!”“怎么现在才发现?这么大一颗彗星之前没预警吗?”“预警局是不是把消息压了很久才报?”“他们就是想牺牲我们,火星那边早点过来怎么会来不及?”(省略几千字)

人群的反应有些激烈,这可出乎了凯尔特的意料。

“安静!安静!!安静!!!”凯尔特一边用力拍桌子,一边大声喊。

众人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凯尔特本来想用责任那一套劝劝他们,但似乎并不奏效。整个会上,凯尔特作为领导人的权威损失殆尽,他也有些后悔召开会议,但他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艾琳娜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她心里正盘算着如何应对之后的场面。当然,即使是她发言了也将无济于事,如果是军队的会议上那还好些,但面对现在这群人,恐怕没人愿意再听她的了。

对于艾琳娜来说,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争取更多的人,越早越好,越多越好,越快越好。每一个人在这种时候能出的力都是无比巨大的,这对于剩下的二十八天至关重要。

兰德始终都在观察艾琳娜的反应,揣摩她到底在想什么,他知道,眼前的这位军士长将面临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情况。而自己作为一名战士有必要协助他。

虽然会议一团糟,不过凯尔特在会上也不是什么成就都没有,两小时后,虽然有几个激动得晕了过去,但众人还是接受了现实,也同意了推迟一周唤醒冬眠人的要求。

会后,艾琳娜把兰德和沃克带到凯尔特的办公室,四个人达成了维持秩序的共识。他们将会分别找一名卫队士兵做思想工作,确保他们能够站在自己这边,不过今天会让他们先缓一缓。最后他们清点了一下基地的人数:

值班人员25人,

冬眠人员100人,

囚犯18人,

共143人

截止目前,离撞击还有二十八天零二十二个小时

基地人数:143人。

Am

【科幻/灾难】谷神星三十日 第一日 警报

(时间线设定在木卫二地化改造的第十四年,参见另一个合集)

在经历了整顿过后的基地人少了很多,原有的罪犯们大多也被撤走,大部分去了近地轨道,其他的去了月球。

三艘工程舰也只剩下了一艘小型舰,他们把一部分能源和一大半的武器留给了他们,用来度过基地最后的一年半。

一艘运输船在一年之后会到达谷神星,接走剩下的人,然后封锁基地。

基地总管三个月换一次,当一人接替后,立刻进入冬眠状态。两天前,第二任刚刚进入冬眠,现在凯尔特接管了基地。

作为原“拉特兰”号的指挥官,管理一个百余人的基地不是什么难事,要说简单也行,毕竟五分之四的人都在冬眠状态中,也就是三十个不到。

这个数字和驱逐舰上两千人比起来简...

(时间线设定在木卫二地化改造的第十四年,参见另一个合集)

在经历了整顿过后的基地人少了很多,原有的罪犯们大多也被撤走,大部分去了近地轨道,其他的去了月球。

三艘工程舰也只剩下了一艘小型舰,他们把一部分能源和一大半的武器留给了他们,用来度过基地最后的一年半。

一艘运输船在一年之后会到达谷神星,接走剩下的人,然后封锁基地。

基地总管三个月换一次,当一人接替后,立刻进入冬眠状态。两天前,第二任刚刚进入冬眠,现在凯尔特接管了基地。

作为原“拉特兰”号的指挥官,管理一个百余人的基地不是什么难事,要说简单也行,毕竟五分之四的人都在冬眠状态中,也就是三十个不到。

这个数字和驱逐舰上两千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这三个月也能让他重温一下当年在炮位上当基层军官的感觉。

凯尔特和下属们的关系一直不错,虽然关系不是特别亲密,但他为人处事能让别人心服口服。因此凯尔特带的部队战斗力极强,经常会成为任务中的主力。

这一天是他上任的第一天,日常事务要花的时间并不太多,没到中午就完成了一天的安排。

按规定基地总管在工作时间不得一次性离开办公室十五分钟以上。但鉴于自己早已退役,所以遵不遵守规章制度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有人的基地和没人的基地完全是两个世界,就像是一个崭新的基地突然被废弃了一样,他可以尽情探索这个工作了五年的地方,把以前没去过地方全都走一走。没了各种事务的打扰,他感觉无比轻松。

殊不知,有一场灾难就在眼前。

午饭时间

食堂的灯没开几盏,也没坐着几个人。凯尔特闲逛时错过了午饭时间,但他们给他留了一份饭。

为了节约空间,所谓的“一份饭”实际上就是各种压缩食物,普通工作服的口袋完全装得下。向工作人员礼貌地道了谢后,他把午饭装在口袋里去了天文台。

他努力在没有指引的情况下在望远镜中找到地球,但一无所获。他有些泄气,准备在椅子上睡个午觉,但广播突然响了起来。

“...呃...是这样操作吗......对...可以(另一个人的声音)”凯尔特心里一惊,助手没有事情绝不会使用广播。

“...那个...凯尔特上校...请迅速回到指挥室...地球方面...有些通知要告诉你...那个...赶紧回来吧...”

助手的语气里听起来很不安,他快步走回指挥室,在他推开门的那一刻,助理从椅子上几乎是跳了起来。

“上校!你终于回来了”沃克的声音听起来几乎要哭出来一样

“什么事?”

“联邦要和你通话”

凯尔特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坐回自己的座位,打开通讯器。出乎他意料的是,对面没有要求视频连接,只要语音。

“你好,我是凯尔特上校,在这三个月内担任指挥,请问有什么命令吗?”

“凯尔特上校,我是联邦预警局。”听到预警局三个字,他紧张起来,预警局从来不会带来什么好消息。“是这样,在过去一周的观测中,根据数据来看,有一颗彗星正在朝你们飞来,而谷神星正好在它的轨道上。”

“彗星有多大?”

“直径二十千米。”谷神星根本无法经受住这样一颗彗星的撞击,一旦发生,整个星球会被撞得支离破碎。作为在太空呆了二十年的人,他第一时间意识到了这点。

“我们还有多久?”

“三十天。”

凯尔特沉默了。三十天根本不够运输舰开过来,基地里那艘也没有足够的燃料在三十天之内离开爆炸波及的范围。

“我们有办法撤离吗?”

“很抱歉,上校,并没有。”

“我知道了。”

“祝你们好运。”预警局挂断了电话。

凯尔特想支撑自己站起来,但没有成功。他的双腿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颤抖的左手本来想扶住椅子,但却把椅子推到了一边。凯尔特瘫坐在地上,脸埋在双手之中,几近崩溃。

三十天,还有什么比知道自己的死期更可怕的?自己二十多年的军旅生涯中,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即使以前面对最凶狠的敌人,最精良的武器,自己总能带领部下想出办法打赢战斗。但现在不一样,他对这种情况无能为力。

等到他缓过来后,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坐了一个多小时。

现在是2180年3月24日下午三点。离撞击还有三十天。

凯尔特硬撑着站了起来,打开了房门,“沃克,进来。”

沃克迈着颤抖的双腿踉踉跄跄地走了进来,坐在了办公桌对面。

“上校,我们有办法...”

“别说了,你知道我们逃不掉的。”

沃克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沉默了许久,凯尔特问他,“还有别人知道吗。”

“没有”

“你知道我们曾经是军人,而且...还醒着,我们得担起责任。”

沃克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

“既然情况都这样了,那就明天再说吧,多找几个人讨论一下。”

沃克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凯尔特用播报系统呼叫了所有人,“各位,今天就到这里吧,辛苦了”

他走回自己的卧室,坐在柔软的床上,冥想了几个小时,睡觉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