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尤妮娅

793浏览    4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5 23:07
古氏_光风霁月

#授权转载

来自独娘普娘ins上的自拍ᶘ ᵒᴥᵒᶅ


作者@3_030senchi

🔗https://twitter.com/3_030senchi/status/1091912584918327296?s=21

#授权转载

来自独娘普娘ins上的自拍ᶘ ᵒᴥᵒᶅ





作者@3_030senchi

🔗https://twitter.com/3_030senchi/status/1091912584918327296?s=21

小9最爱小少爷
涂完啦!!!!嘿嘿 比起普奥最...

涂完啦!!!!嘿嘿

比起普奥最近更喜欢普奥娘塔


“真是美丽的大小姐呢。”

“请不要用这么轻浮的语气。”


久经沙场,就算磨损也依旧锋利傲然的剑刃,

遇到了那朵开放于幽深之处的高洁之花

涂完啦!!!!嘿嘿

比起普奥最近更喜欢普奥娘塔


“真是美丽的大小姐呢。”

“请不要用这么轻浮的语气。”


久经沙场,就算磨损也依旧锋利傲然的剑刃,

遇到了那朵开放于幽深之处的高洁之花

小9最爱小少爷
读着推特传来的讯息的彼此!

读着推特传来的讯息的彼此!

读着推特传来的讯息的彼此!

湛风弦歌

【普奥】烛台,铅笔,记事本

是列表里一位小天使的点文w点文真是专治懒癌三十年啊……小伙伴们有什么要点的吗⊙▽⊙

  『你好,我叫恩斯特·库格穆尔特,今年十三岁,从今天起,由我来记下我看到的,一切』

  恩斯特在记事本上用铅笔有些吃力地写下这一行字,他不敢用蘸水笔或鹅毛笔,因为担心会弄脏这个本子,算起来他学会写字也不过三四年的光景。

  『我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出生在离这里很远,很远,很远的一个监狱里,我妈妈是那里的死刑犯,所以她生下我后就被挂到木头架子上了。我住的房间里一直都有人被扔进来,再被拉出去,挂到架子上,但他们一直没有把我挂到架子上,因为我太小了。』

  恩斯特啃着笔头,想要不要写一些他认识过的那些女犯人们,...

是列表里一位小天使的点文w点文真是专治懒癌三十年啊……小伙伴们有什么要点的吗⊙▽⊙



  『你好,我叫恩斯特·库格穆尔特,今年十三岁,从今天起,由我来记下我看到的,一切』

  恩斯特在记事本上用铅笔有些吃力地写下这一行字,他不敢用蘸水笔或鹅毛笔,因为担心会弄脏这个本子,算起来他学会写字也不过三四年的光景。

  『我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出生在离这里很远,很远,很远的一个监狱里,我妈妈是那里的死刑犯,所以她生下我后就被挂到木头架子上了。我住的房间里一直都有人被扔进来,再被拉出去,挂到架子上,但他们一直没有把我挂到架子上,因为我太小了。』

  恩斯特啃着笔头,想要不要写一些他认识过的那些女犯人们,她们有的像受伤的野兽,也有的像等着被扭断脖子的兔子,她们都很有趣……不过这是维蕾娜和尤利娅留下的记事本,还是多写点她们的事情吧,记事本肯定很想知道她们怎么样了。

  『我住在那里的最后几天,被扔进来两个很年轻的女人,一个浅色头发一个深色头发,浅色头发的叫尤利娅,后来我们都叫她尤妮,深色头发的年级大一些,叫维蕾娜,她让我们叫她姐姐,我就是这么认识她们的。』

  『尤妮说她是福利院长大的,在一个屠户手下干活,前几天那个屠户把他的棒子在她面前戳来戳去她就顺手砍掉了那根棒子,为了不让他喊出来又切开了他的喉咙。就像阉猪杀猪一样,很简单,她是这么说的。她还说杀人太简单了,比杀猪杀牛简单多了,她发现了这一点后当晚就把所有过去欺负过她的男人全砍了一遍。尤妮说这些的时候很兴奋,她还给我们看她胳膊上的肌肉,姐姐说这胳膊足以勒死一个成年男人了,尤妮很得意,不过她说她还是觉得用刀杀比较痛快。』

  『姐姐称赞尤妮很有勇气,问她愿不愿意帮助她一起活下去,尤妮说好呀,反正她也活不了了,姐姐说我们都要活着出去。后来看守过来时,她把胸前的领子松了松,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临走时,还很温柔地吮他的指尖。』

  『晚上,那个看守来了,还带着一点酒,他们两个就一直用很奇怪的姿势喝着那点酒,然后看守就扑到她身上,他开始一边扯衣服一边像狗一样喘着,这时候尤妮悄悄走过去勒住他的脖子,姐姐从他像青蛙一样乱动的身上拿走了枪、钥匙还有钱。之后她们把死牢里所有犯人都放了,很奇怪那天门外没有换班的人,我们沿着通往后门的小路很快都跑了出去。』

  『之后我们逃到附近给囚犯做礼拜的教堂里,偷了几件修女的衣服,然后继续跑啊跑,我们还搭了辆马车,把我们送到一个很漂亮的大房子那里,姐姐让我先在马车里睡一会儿,她带着尤妮翻进去了。』

  『我睡得迷迷糊糊时好像听到有人在喊,我透过窗子望出去,外面漆黑一片,静悄悄的,我在马车里很安全,就像我一直住的死牢一样,有熟悉的草料味,所以我很快又睡着了。』

  『我再醒来时,在一个我这辈子住过最大的屋子里,到处都是花到处都是各种颜色我叫不上名字的东西,还有好多很漂亮的木框贴在墙上,后来我知道那是画。我不知道该先看哪一个,就转圈看,转着转着我就晕了,再醒来时,尤妮正抱着我把我放在一个有走廊那么长的桌子旁,维蕾娜穿着一身很漂亮的黑衣服托着下巴招呼我过去,我坐在她身边时闻到她身上有种凉丝丝的味道。』

  『尤妮银色的头发松松地编起来拖在肩上显得很精神,她腰上挂了两个很漂亮的小皮包,她在桌子下打开给我看,一个里面插着两把闪着光的刀,另一个里面是把雕花手柄的枪,我伸手摸了摸,也是凉丝丝的。』

  『一个胖胖的女人端着钵牛奶哆哆嗦嗦地走进来,她看到维蕾娜和尤妮,突然尖叫一声差点把牛奶扣到自己头上。姐姐按住她的双手,把牛奶放到桌子上,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话对她说了什么,之后胖女人就跑了出去。』

  『我问尤妮昨晚你们干什么了?我们这是在哪里?我们吃的是什么?还有好多好多问题,姐姐说吃饭时不可以喧哗,尤妮就小声告诉我她们昨晚把这个房子里所有睡在漂亮屋子里的人都杀掉了,因为他们害死了姐姐的孩子,还想害死姐姐。我当时不太明白,反正,大概就是这个屋子里的人也被挂在架子上的意思,所以我们进来了,天底下的屋子都这样。不过姐姐在吃完饭后就带着我们收拾东西,她找来了很多很好玩的东西和好看的衣服给我,尤妮说那些肯定都是她孩子的。姐姐还拿了好几个玻璃瓶,让尤妮把衣服脱下来,她把玻璃瓶里的东西涂在尤妮身上的伤口上,她涂着涂着就哭了,越哭越厉害,缠绷带的时候手太抖了,最后还是我系的结。尤妮捧着姐姐的脸问她为什么哭,姐姐一直对她说抱歉抱歉,她吻着尤妮扎着绷带胳膊不停地说抱歉,尤妮就笑了,说从她生下来起,从来没有人为她哭过,就冲这眼泪,她死都值了。』

  『我后来听姐姐自己说,才知道她很年轻的时候嫁过一个人,生下孩子后没两年丈夫去世,家人又逼着她嫁给了现在的丈夫,她坚持要带着这个孩子出嫁,没想到却害的这孩子早早死掉,我想她丈夫一定是个比看守还坏的人,因为看守都没有把我挂到架子上。她说她最初只是看中尤妮能帮她复仇,可是她看到那些伤口时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尤妮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可她却让尤妮彻底走上了不归路。不过我倒觉得尤妮喜欢这样,尤妮喜欢她,尤妮喜欢杀人,所以尤妮应该也喜欢为了她杀人。』

  『我们还没在那个大房子里住上第二天,维蕾娜就带着我们走了,我们走时整个房子里都没有人了,尤妮很兴奋地带着我把火把扔进每一个房间,最后整个房子都烧成一个很大很大的火把。之后姐姐搂着我,尤妮驾着马车,我们都开开心心地走了。』

  烛台上的火苗跳了起来,恩斯特放下笔起身将吱嘎作响的窗户使劲关上,他揉了揉手腕,记事本上的字迹让他看了直皱眉头,但还是要写下去啊,再过几个小时天就亮了。


  『我们走了很远很远,我们爬过一座很高很高的山,也跨过很多条河,在一条很漂亮的河边,姐姐说这是她的故乡,尤妮说她没有故乡,她想去一个谁都不认识她的地方建一个故乡,她要养很多很多羊和牛,每天骑着马照看它们。于是我们就继续向前,跨过一条看不到边的,有整个世界那么大的河,来到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镇上,这里的人说着我听不懂的话,不过长得和我们差不多,也有教堂,里面是的神是位女人抱着孩子,姐姐说那是圣母玛利亚,这个镇子就叫圣玛利亚镇。』

  『尤妮很喜欢这里,她和我一样不喜欢那条怎么也看不到边的大河,在河上每天都晕沉沉的,她来到这个镇上以后白天耐着性子和姐姐一家家拜访这镇上住大房子的人,晚上就开开心心地骑着马指挥一些人在山坡上开辟出一片空地,后来那里满地都是牛羊。姐姐晚上就教我写字,还有说当地人的话,她夸我学得很快。』

  『我们三个人住在小镇边缘的一个老房子里,我们住进来之后家里经常有各种各样的人出入,他们看起来都很喜欢姐姐,他们会带各种东西送给她,有些人还想更亲昵一些,尤妮就会站在旁边瞪着他们,他们就走了。姐姐私下对尤妮说不要这样,我们的牧场和房子是向镇上人借钱的买来,尤妮就说那她宁愿不要牧场,说完她骑上马就要走,姐姐拦住她说,我们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总要想办法过得好些,答应我,听话点,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尤妮说她看不得那些男人碰她,姐姐就笑着问,这个世上女人能做的生计又有多少呢?女人生下来就是为了男人活着的,不依靠男人,单凭自己的双手太辛苦了。尤妮跳下马说,天底下有几个男人比她杀得人还多?姐姐赶快捂上她的嘴,小声说,好吧,都听你的。』

  『之后上门的男人越来越少了,尤妮也渐渐放心整天都在牧场里,过了一段时间,家里又陆陆续续来了些人,不过都是女人,有的神色紧张地拿来一包东西,姐姐给她们一张字条和一笔钱,后来她们又拿着字条和更多的钱过来换回那包东西,莫名其妙。还有的是年轻的女孩子过来借衣服,或者让姐姐打扮她,都是带着钱来的。尤妮知道这些,她说姐姐是个黑心的高利贷,不过她是在姐姐替她梳头发时笑着说的,我猜她应该也喜欢高利贷吧。』

  『我们来镇上过第三个圣诞节时,姐姐宣布我们已经彻底拥有了这个房子和牧场,尤妮高兴得不停地吹口哨拍桌子,她把一个酒瓶上的木塞打开,里面的泡沫喷得到处都是,姐姐没有说她,反而捧起泡沫抹在她脸上,她们嬉笑着打闹到了半夜,我靠在圣诞树下都快睡着了还能听到她们的声音,那是我这辈子过得最开心的圣诞节。』

  『如果后来没有那个男人闯进来,或许我们会一直这样很开心地过下去,尤妮就不会再杀人,姐姐也不会死。』

  『我不认识那个男人,他自己说他妻子偷了他的东西来这换钱,他带着枪,一边骂着一边把姐姐逼到那间带锁的房间里,我拼命跑去找尤妮,我们回来时男人已经走了,姐姐抱住尤妮说没关系的,只是钱丢了而已,她有别的办法再挣回来。尤妮咬着嘴唇说,你的胸衣开了,她从抽屉里拿了两个皮包就要冲出去。姐姐拉住她说,忍一次就好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有今天,我们什么没经历过,这算什么。尤妮摇摇头,她说忍一次就会有无数次,我们什么没经历过,还怕这个?!凭什么他可以这么欺负人?!』

  『尤妮走后,姐姐跪在地上很久很久,她起身时长长地叹了口气,拉着我开始收拾东西,尤妮回来时我们驾上马车离开了那里。』

  『我们在车上,很久大家都没有说话,出了这个镇子时尤妮问了句,维蕾娜,你讨厌我这个样子吗?姐姐轻轻地说,我讨厌他们弄脏你的手,声音很轻,我不知道尤妮听到了没。』

  『我们又重新开始了,这次没有牧场,我们住在森林中的一个小屋里,尤妮打猎换钱,姐姐每天教我读书写字,还有唱歌,有一次尤妮带回了一把琴,姐姐特别喜欢,搂着尤妮亲了她好几次。』

  『我们这样平静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又有人闯了进来,这次是很多很多人,有的是过去镇子上认识的,有的是不认识的,他们抓走了姐姐和我,他们把我们带到我们离开的那个镇子的广场前面,下面站的人我们都认识,我朝他们喊救命,他们却向我们吐口水。』

  『神父拿着念珠走了过来,他说了很多很多我听不懂的话,然后指着姐姐说她是个女巫,她勾引镇上的男人和女人,用金钱和肉体诱惑他们走向地狱,她还指挥魔鬼保护她,她犯了通奸、杀人还有教唆等等非常恶毒的罪名,奇怪的是下面那些过去和她要好的人们却一起喊着“烧死她”,他们难道不知道他说的都是假话吗?可他们看上去真的很希望姐姐被烧死。』

  『姐姐站在浇了油的柴堆上时,静静地看着远方,突然笑了起来,她好像说了什么,但太吵了我听不到。我只听到火堆燃烧时的噼啪声,火苗在她身上烤化时她的尖叫,还有镇上人们的喊声。』

  『如果今天夜里我没有再次见到尤妮,我可能始终都想不出姐姐在笑什么。』

  『他们在姐姐死后就把我送进教堂,这里很像我出生的监狱,可是没有那些有趣的犯人们,只有那座抱着孩子的圣母像陪着我,我觉得那位叫玛利亚的妈妈,长得有点像姐姐。镇子上的大家依旧每周都会来这里做礼拜,和平时一样,他们谈笑风生,讨论着天气、收成和衣服。姐姐就像从来不存在一样,他们只在说到那座房子和牧场归谁的时候才会偶尔提到她。』

  『今天晚祷后,我一个人坐在礼拜堂里,夜幕降临时,我好像又听到有人在喊叫,先是一个人,再是一群人,教堂里的人也冲出去看怎么回事,他们都没再回来,所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不想出去,只想跟这位玛利亚妈妈在一起,尽管她是石头做的,我觉得她更亲切一些。』

  『有人闯进来了,我辨认了许久才认出那是尤利娅,她的短发乱七八糟的,脸上和身上到处都是伤口,她好像比过去更高大,更强壮了。她路过我时用手捏了一下我的脸,她的手上都是老茧,上面充满了血和硝烟的味道,很暖。』

  『她浑身都在冒血,不过她一点也不在乎,她侧头看着那座圣母像说,真像。』

  『然后她跌跌撞撞地爬上台阶,从背后轻轻地搂着玛利亚,头枕在她的肩膀上。洁白的玛利亚渐渐被染成红色,很好看。』

  『这就是我知道的,维蕾娜和尤妮娅的故事,天快亮了,我该做祷告了,再见。』

  烛台上微弱的火苗最后跳动了两下,化成一道轻烟,恩斯特放下铅笔,伸了个懒腰,打开窗户。

  记事本被风吹得哗啦啦直响,被翻开的第一页上有一行漂亮的花体字——

  『新大陆,新生活』
  

END.

孤星。
【Airplanes】(洪普向...

【Airplanes】
(洪普向
(均性转
(ooc有
(双向视角

【伊斯特】
天空那道流星划过去的时候,伊斯特站在候机室里通过那高大的窗户看向外面映成金色的天空。他等的航班晚点,看着飞机一架一架降落在机场但是却没有一架可以搭乘的感觉,很孤独。可是当他看见流星的时候,把手紧紧贴在玻璃上,指尖抖了一下后顺着它的轨迹在结了层薄雾的那上面掠出了道清影。
哦,那是飞机?看它缓缓落地的样子并没有像陨石一样迸裂开来,而是带着逐渐清晰的轮廓展现在视线里,亏自己还许了个愿。
“Can we pretend that airplanes .”
“In the night sky like shooting stars.”...

【Airplanes】
(洪普向
(均性转
(ooc有
(双向视角


【伊斯特】
天空那道流星划过去的时候,伊斯特站在候机室里通过那高大的窗户看向外面映成金色的天空。他等的航班晚点,看着飞机一架一架降落在机场但是却没有一架可以搭乘的感觉,很孤独。可是当他看见流星的时候,把手紧紧贴在玻璃上,指尖抖了一下后顺着它的轨迹在结了层薄雾的那上面掠出了道清影。
哦,那是飞机?看它缓缓落地的样子并没有像陨石一样迸裂开来,而是带着逐渐清晰的轮廓展现在视线里,亏自己还许了个愿。
“Can we pretend that airplanes .”
“In the night sky like shooting stars.”
“I cloud really use a wish right now.”
耳机里的歌播放出来的是这样的旋律,就像随着流星滑落在机场,不,是随着飞机划过天空,和流星并驾齐驱。看着它们带着一丝的火光擦亮这夜,沿着金色的云穿行在幕布之间,听风在耳畔嘶鸣时伸手抓住分裂开来的陨石块。他可以看见流星拖拽着长长的尾翼涂抹于此,自己下面就是那座城市,那座繁华不堪的城市。
“我将要许一个愿了。”伊斯特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颤动着。
“愿尤妮娅在等我。”
“愿我不会让她等太久。”
“让她也看见这流星吧,或许只是那架伪装的飞机,也让她为我祈祷。”

流星着陆的瞬间,伊斯特握紧了兜里的机票,行李箱的轮子摩擦着地面吱呀吱呀地叫喊着,随着飘扬的发带足迹行走。
骨节分明的手指上一枚戒指夺目,银制的外表反射白炽灯的无力的光芒。
“Julchen.”
他把戒指放在手心里旋转,张开嘴苦涩地发出声音,喉结踌躇地动了动。
那是戒指上金色的名字。
那是他心里的名字。


【尤妮娅】
她伫立在机场,转动着身体,白色的裙摆像泡沫一样美好地融化在空中,披着深棕色的外套的边缘拨动着风旋转。
“伊斯特那家伙也不知道是在飞机上了没。”她的鞋跟在空中跳动着,前脚掌着地后迅速抬起另一只脚。银白色的头发一跃一跃闪现在黑夜里。
那道流星撕开天际的时候,她正好透过机场焦黄色的灯光窥视自己的戒指,弹过去的灯光照亮了她蓝紫色的瞳孔。她以为只是一架飞机而已,所以并不在意,尤妮娅在想到底怎么迎接那个人。
“是一个拥抱?还是和他握手?本姑娘怎么会纠结这个问题啊!!!不过到底选什么………如果说直接…亲他呢……但是亲哪里好啊?!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她们吧?嗯……索瓦丝绝对会说亲嘴的!莫妮卡……她大概只会送束花?可是天竺葵也不能现在去找啊……毕竟盆栽还在我家呢……还是拥抱吧…?”
她绕着发丝,在原地走来走去嘴里嘟囔着什么。
“伊斯特那家伙绝对不会先亲本姑娘的。”
她抬起头,做出了这个宣布,眨着眼睛看那道流星。
“流星啊……那么就该许愿了?”
她把双手合十,闭上双眼,努力地作出认真的样子,稍微弯曲着双腿,要下蹲似的。
“Can we pretend that airplanes .”
“In the night sky like shooting stars.”
“I cloud really use a wish right now.”
耳机里播放的是这首歌,两个耳机第一次毫无缝隙地贴着耳朵。
平时都是和伊斯特一起听歌的。她想,睫毛颤抖着。
“愿伊斯特他在等我。”
“愿他不会让我等太久。”
“让他也看见这流星吧,或许只是那架伪装的飞机,也让他为本姑娘祈祷一下下。”
飞机着陆的瞬间,她开始了奔跑。那个行李箱估计会吱吱呀呀地响着告诉自己位置吧。
“Eastvan”

那是戒指上金色的名字。
那是她心里的名字。


丘鲁

@流璃_荣光属于普鲁士  @鬼灯月人
娘塔利亚 美食设定
普 黑森林蛋糕
独 樱桃酒
米 波士顿蛋糕
露 图拉姜饼
燕子 麻薯

@流璃_荣光属于普鲁士  @鬼灯月人
娘塔利亚 美食设定
普 黑森林蛋糕
独 樱桃酒
米 波士顿蛋糕
露 图拉姜饼
燕子 麻薯

陆青崖

【原创/洪普】秀恩爱三十题

 @白苏 的点文,预祝食用愉快(真的很渣啊)

很短的傻白甜。

26.对对方加班的怨言


        尤妮娅今天很不爽。

        不如说她几乎每个工作日都...

 @白苏 的点文,预祝食用愉快(真的很渣啊)

很短的傻白甜。    

        

        26.对对方加班的怨言

 
 

        尤妮娅今天很不爽。

        不如说她几乎每个工作日都很不爽,只是今天更加的厉害而已。

        从下午五点的期待,随着时间的变化和太阳的渐渐落下,尤妮娅的怒气值像是坐了火箭一样直冲至MAX星。

        伊斯特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加班像是吃饭加盐一样普通的事情,但是今天是某个很重要的日子。但是公司什么的才不管呢,又不是法定假日,该加班的依旧加班,老板才不会通融,除非你愿意放弃你明天开始的所有福利乃至工作。

        道理尤妮娅是懂的,但是她就是不爽,单纯的不爽而已。

        烤炉的余温早就散尽,街边的路灯都准时亮起,桌子上的菜也变得冰凉……

        当时针指到八时,尤妮娅已经无聊得昏昏欲睡,突然熟悉的开门声终于降临,划破了一片寂静。

        “伊斯特?你怎么才回来,又是加班么?你们的老板真是太糟糕了吧!足足晚了三个小时!本小姐可以写完任何一个正常长度的短篇小说了!哦,本小姐要诅咒你那个……”

        一长串的日常咒骂刚开了个头尤妮娅的嘴就被蛋糕堵住了。

        “嘿,待会再诅咒我的老板吧。”伊斯特笑着说,“先去试一下这件裙子,我们得赶紧准备派对了亲爱的,你的朋友们一会儿就要堵到门口了。”

        “派对?”尤妮娅接过她咬了一口的奶油蛋糕,眨了眨她紫红色的眸子,“本小姐真感谢你们还记得我们结婚的周年纪念日,但是你什么都没和本小姐说!”

        伊斯特无奈地笑了,把气呼呼鼓着脸的尤妮娅转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啦,曾经贝什米特的大小姐,我现在亲爱的海德薇莉太太,就算我已经买来了全部食物也请您快去换上我买的裙子吧----没有人会希望女主人穿着居家服参加派对的!”

 
 

        裙子很合身,虽然尤妮娅不太喜欢裙子。

        当尤妮娅出现在客厅时,彩带从各个方向扑了过来。

        “恭喜彻底脱团一周年小兔子!”

        “结婚一周年纪念快乐姐姐。”

        “来吃pizza吧,一周年特质版哦!”

        “才不是我想要来的呢,是路过啦岂可修!”

        尤妮娅就在彻底惊呆的模式下被拽到了蛋糕前面,就像她以往每一个生日一样吹蜡烛许愿,但是不同的是这次的缘由是结婚纪念日,而身边有了一个一样被拉过来许愿的家伙。

  

        愿神保佑她幸福健康的渡过未来的诸多纪念日,直至老去,和爱人一起沉睡为止。

 
 

Pass:最近的糖有点多?让让,在下要开虐啦。

      

 

陆青崖

做着玩

好喜欢QM普娘那种又坚强又柔美的感觉!完全是理想普娘啊!

可是是个姿势废......渲染也很一般

[本来想做个情头,但真正开始做的时候我已经没有cp了]

做着玩

好喜欢QM普娘那种又坚强又柔美的感觉!完全是理想普娘啊!

可是是个姿势废......渲染也很一般

[本来想做个情头,但真正开始做的时候我已经没有cp了]

In&Out*邪言
60FO點圖還圖PART2 @...

60FO點圖還圖PART2
 @Karinois_ 
我畫好啦!!!(((o(*゚▽゚*)o)))
但沒有羞澀的尤妮娅...只有受驚的新娘子( ̄▽ ̄)
....綁架結婚w
只要露西亞開心就好了-v-((尤:我呢?人權呢??)
祝食用愉快ヾ(*´∇`)ノ

另外推薦草哥新的mmd
是真。露普mmd啊啊啊!!!!
甜到沒我( ´ ▽ ` )ノ
只想說你們快去結婚😄😄😄
心靈受創要安慰的也去看啦~~
2人都太可愛啦>333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42157/...

60FO點圖還圖PART2
 @Karinois_ 
我畫好啦!!!(((o(*゚▽゚*)o)))
但沒有羞澀的尤妮娅...只有受驚的新娘子( ̄▽ ̄)
....綁架結婚w
只要露西亞開心就好了-v-((尤:我呢?人權呢??)
祝食用愉快ヾ(*´∇`)ノ

另外推薦草哥新的mmd
是真。露普mmd啊啊啊!!!!
甜到沒我( ´ ▽ ` )ノ
只想說你們快去結婚😄😄😄
心靈受創要安慰的也去看啦~~
2人都太可愛啦>333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42157/

去水印大圖: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53022105

丘鲁
魔女三十天挑战人造魔女——尤莉...

魔女三十天挑战
人造魔女——尤莉娅

魔女三十天挑战
人造魔女——尤莉娅

白某某-lzs

【普英】1+1=0(2)

十分乐意。”我回答道。
事实上我面前这个粉橘色头发的男人十分会讲故事,或是说这也与他的职业有关。在之前的谈话中他也即兴讲了一两个故事,虽然只是寥寥几句,但也能看出这人的文学底蕴。
之后他也透露自己曾是一个作家。当然,这是后话。
他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将茶杯放在一边,接着开始讲述这个故事:

很久以前,在遥远的西方有一个被黑鹫眷顾的王国。
几百年来,战火一直蔓延着整片大陆,在那场被称为“十字战役”的战争结束之后,那个曾被黑鹫眷顾的王国站在了大陆的顶端。

人们称这个鼎盛的王朝为——黑鹫王朝

当然,作为一个刚刚稳住脚跟的大国,他们也仍需要通过联姻巩固他们的国家。很快,年轻的王子与邻国的公主在人民的...

十分乐意。”我回答道。
事实上我面前这个粉橘色头发的男人十分会讲故事,或是说这也与他的职业有关。在之前的谈话中他也即兴讲了一两个故事,虽然只是寥寥几句,但也能看出这人的文学底蕴。
之后他也透露自己曾是一个作家。当然,这是后话。
他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将茶杯放在一边,接着开始讲述这个故事:

很久以前,在遥远的西方有一个被黑鹫眷顾的王国。
几百年来,战火一直蔓延着整片大陆,在那场被称为“十字战役”的战争结束之后,那个曾被黑鹫眷顾的王国站在了大陆的顶端。

人们称这个鼎盛的王朝为——黑鹫王朝

当然,作为一个刚刚稳住脚跟的大国,他们也仍需要通过联姻巩固他们的国家。很快,年轻的王子与邻国的公主在人民的祝福声中完成了他们的婚礼。
民间也曾有传说两人本就两情相悦,但这毕竟也是只是传说罢了。

在这场佳话之中,两国也完成了他们的目的——巩固与生存。

在老国王去世的同一天,在这个富强的王国诞生了一位公主。不同于她那金发碧瞳的父母,公主却是罕见的银发红眸。
沉浸在幸福当中的国王将她取名为尤露西安·贝什米特。
人们都认为这特殊的模样是上帝赐予这个王国的礼物。这样看来似乎当时并没有吸血鬼的传说。我似乎扯的有点远,那就继续这个故事好了

我们说到哪儿了?

噢,没错,那位可爱的公主。

不过事实上这位公主似乎有些活泼过头,字面上的意思。
在其他公主学习礼仪时,她却因为衣装的繁琐试着开始裁剪成短裙,不得不说她的动手能力很强,甚至还能让她穿上这衣装在宫殿里晃上一天。
她吓跑了她的礼仪老师——那位一直被称为淑女典范的艾莉莎女士,被一只从花园抓来的蜘蛛吓得惊慌失措。直到公主自己把那只蜘蛛踩死,她才停止了哭泣。
公主也得到了她相应的惩罚——在餐后不准吃她钟爱的小面包。事实证明这也没有什么用,很快,公主又喜欢上了另一种餐后食品。

一直描述她的童年生活也并不是个好主意,毕竟我们可以从她第一次抓虫子谈到她第一次上街,再谈到她第一次出游。
讲了这么多,oli觉得我们也该切入这个故事的正题了。



尤露西安公主失踪了,在魔女一族生活的森林里

——————————————————————

童话梗越写越迷xx下一章罗莎小天使正式上线。

SylvianZ.
色感爆炸人体垃圾死了算了(有语...

色感爆炸
人体垃圾
死了算了
(有语法错误请悄悄地把它忽略掉....

色感爆炸
人体垃圾
死了算了
(有语法错误请悄悄地把它忽略掉....

落筱拾今天填坑了吗⭐
“欢迎来到本小姐的狂欢乐园——...

“欢迎来到本小姐的狂欢乐园——!!!!!”


是尤妮亚大小姐√

练练人体x

本来想画罗莎结果觉得小淑女不太合适就……嘿嘿

“欢迎来到本小姐的狂欢乐园——!!!!!”



是尤妮亚大小姐√

练练人体x

本来想画罗莎结果觉得小淑女不太合适就……嘿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