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尤尔希安

115浏览    6参与
二十一世紀東方醫學巨著

“你喝酒了?”

被按到沙发上时她忍住了,阿妮娅把唇蜜蹭上她的白衣服她也忍住了。直到对方将指尖覆上自己腹部的伤疤,换一阵颤栗和酥麻,她才开始疑心自己为什么那样有耐心。

阿妮娅藏起来很多很多东西。独占欲、炫耀欲、控制欲。“尤尔希安,我的,尤尔希安。”但是阿妮娅没有说,阿妮娅把这句话装进梦里藏起来,在梦里又将它锁进心里藏起来,像俄罗斯套娃,收起来收起来。只露一双奏着蓝色多瑙河的大眼睛,永远对她笑。

“尤尔希安想知道吗?”阿妮娅偏着头。(狗屁问句!她的尤尔希安想。这种像外穿内裤一样显而易见的事情需要问?)

就算她再能藏,情欲总是藏不住的。

阿妮娅还是笑着,拽过尤尔希安手指蘸上自己唇瓣。爱和荒...

“你喝酒了?”

被按到沙发上时她忍住了,阿妮娅把唇蜜蹭上她的白衣服她也忍住了。直到对方将指尖覆上自己腹部的伤疤,换一阵颤栗和酥麻,她才开始疑心自己为什么那样有耐心。

阿妮娅藏起来很多很多东西。独占欲、炫耀欲、控制欲。“尤尔希安,我的,尤尔希安。”但是阿妮娅没有说,阿妮娅把这句话装进梦里藏起来,在梦里又将它锁进心里藏起来,像俄罗斯套娃,收起来收起来。只露一双奏着蓝色多瑙河的大眼睛,永远对她笑。

“尤尔希安想知道吗?”阿妮娅偏着头。(狗屁问句!她的尤尔希安想。这种像外穿内裤一样显而易见的事情需要问?)

就算她再能藏,情欲总是藏不住的。

阿妮娅还是笑着,拽过尤尔希安手指蘸上自己唇瓣。爱和荒唐,滑稽剧院和二三流摇滚乐团,驻进尤尔希安左胸腔。她听见阿妮娅说,说。

“为什么不自己来尝一尝?”

子优Yoz

是普娘(๑•́ωก̀๑)
完全失去了画女孩子的技能,我哭

是普娘(๑•́ωก̀๑)
完全失去了画女孩子的技能,我哭

ゞ梓嫣

【普娘x原创男主】矢车菊的后半个二十世纪(2)

【此处高亮】

1.cp向仅普娘(尤尔希安)x原创男主洛维多·瓦西里维奇2.1944-21世纪初史向,历史渣渣,努力考证各种资料,有bug处望见谅,欢迎捉虫!!

3.人物ooc,努力在官设和私设之间找平衡,所有国拟都不怎么开朗傻白甜

4.角色死亡有

5.设定是黑塔娘塔共存于世界,黑塔利亚原设是国家政治体化身,娘塔是民族文化的意识体,国家覆灭后意识体开始衰老(速度慢于常人),普东德异体,基尔伯特二战后便当

以上,小画手初次写文,请多指教 ( ´▽`)

还未出场的男主小朋友本章疑似绿帽


-

“是这里了。”

上士先生引着拾掇完的兄妹二人穿过公馆的走廊,脚...

【此处高亮】

1.cp向仅普娘(尤尔希安)x原创男主洛维多·瓦西里维奇2.1944-21世纪初史向,历史渣渣,努力考证各种资料,有bug处望见谅,欢迎捉虫!!

3.人物ooc,努力在官设和私设之间找平衡,所有国拟都不怎么开朗傻白甜

4.角色死亡有

5.设定是黑塔娘塔共存于世界,黑塔利亚原设是国家政治体化身,娘塔是民族文化的意识体,国家覆灭后意识体开始衰老(速度慢于常人),普东德异体,基尔伯特二战后便当

以上,小画手初次写文,请多指教 ( ´▽`)

还未出场的男主小朋友本章疑似绿帽


-

“是这里了。”

上士先生引着拾掇完的兄妹二人穿过公馆的走廊,脚步停滞于一辆轿车前,身侧的两位仍争执得似孩童斗殴。

“我来开车。”

“少来,伤员还是歇歇吧。还是您不相信本小姐的水平?”

“别闹,现在不是儿戏的时候。”

年轻的军官负手观看贝什米特们丝毫没有要停的样子,目睹基尔伯特一面侧身躲过姊妹佯装要打却毫无力道的拳头,一面将伤口崩开渗血的胳膊往大衣袖子里藏。他拉开驾驶座的车门,作了一个决断:

“请,贝什米特小姐。”

“嘿。”尤尔希安冲兄长一挑眉,弯腰钻进了座位,却不急启动,她将胳膊轻轻搭在全开的车窗沿,更替了一位交谈对象。

“我能冒昧请教一下您的名字吗,先生?”

“我的荣幸。汉斯·席尔曼,小姐。”

话语间基尔伯特也已上车,发动机不吝发出运作的轰鸣声和热气,尤尔希安临别打量依稀存在于记忆中的面孔,一时却想不起是何时谋面,又问:“那么席尔曼先生,我看您有几分熟识,我们之前见过么?”

“哈哈…这是个有些俗的搭讪方式了,”汉斯闻言难忍笑意,退了几步向车上的两人道别,“不过我很愉快竟能给您留下印象。该启程了,谨祝一路平安。”

尤尔希安也笑,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牙。“谢谢。”她说着,掩上车窗,“也祝您好运。”黑色的车一路行驶,离开公馆的后院,一路往城外去了。

 

 

【2】

尤尔希安·贝什米特

“嘿,尤利娅。你现在的心情看起来倒好了不少。”汽车已在饱受战火磨砺得坎坷路上行驶了半日,基尔伯特乍从片刻的闭目养神中醒来,斜坐着端详身侧驾驶车辆的妹妹。

“何以见得?”尤尔希安问道。

“出发前进你房间可看到了一片凌乱,大清早发了通火吧?”基尔伯特嗤笑一声,又道,“既然闲心和旁人聊天,那么怒气当然是消退了不少。”他话毕还点了点头,似沉浸于对自己身为长兄精准推断的满足之中,不一会儿又补充道:“战势不是由你烦心就能解决的,也不要每天为这些郁结了。”

尤尔希安闻言觉得几分好笑,又由得兄长这几分笨拙几分可爱的关怀中萌生一股暖意。东线的仗先前打得有多威风,现今就有如何残败,基尔伯特日日奔忙,竟还得闲暇留意她为前线吃紧而不满。

她撩开一缕横在视线中的碎发,然而还未思考出如何宛转地道声谢,连珠炮已先一步窜了出来:“是是是,兄长讲得对,该熬过去的总是能过去,该输的到头也终是要输的。”

“贝什米特女士,您这话说的丧气。”基尔伯特皱了皱眉,话中带刺,他原想借这途中开导姊妹,反被对方这声呛得平生了不快。他又很快悟到无论自己还是尤尔希安毕竟不是置身世外,如何不对战争走向牵肠挂肚?他这几句话竟是多余了。最终恼是恼在自己原想宽慰,可对象愣是没领会那份情。

怎么说好呢,这话不过脑的傻姑娘。基尔伯特腹诽道。

“不是女士,是小姐,谢谢。况且我对阿道夫·希特勒先生的信心可远远不及亲爱的莫妮卡妹妹。”尤尔希安答得很快,可语毕便立刻萌生了悔意:又失言了!她原该心知兄长作为军人自是至终向帝国尽忠,他眼角熬了数夜熬出的细密血丝和身上数不尽的伤也全是为了铺就她口中“全无信心”的胜利。不该讲这些心里嘀咕的话题令他徒生烦恼,换些东西说说,她思索着,打算来些什么补救:“哥哥,实在抱歉。”

“能像过去一样斗嘴了,挺好的。”基尔伯特自是大度,也免得姊妹又陷入自怨自艾的的囹圄之中,当即给了个台阶下,“宽宏大量的本大爷我当然不和你置气,你倒不如和我聊聊汉斯?怎么,普鲁士小姐看上了我们年轻帅气的小男孩儿?”

ゞ梓嫣

【普娘x原创男主】矢车菊的后半个二十世纪

【此处高亮】

1.cp向仅普娘(尤尔希安)x原创男主洛维多·瓦西里维奇

2.1944-21世纪初史向,历史渣渣,努力考证各种资料,有bug处望见谅,欢迎捉虫!!

3.人物部分ooc,努力在官设和私设之间找平衡,所有国拟都不怎么开朗傻白甜

4.角色死亡有

5.设定是黑塔娘塔共存于世界,黑塔利亚原设是国家政治体化身,娘塔是民族文化的意识体,国家覆灭后意识体开始衰老(速度慢于常人),普东德异体,基尔伯特二战后便当

以上,小画手初次写文,请多指教 ( ´▽`)

 

 

【1】

尤尔希安·贝什米特

天气不太好,诚然,贝什米...

【此处高亮】

1.cp向仅普娘(尤尔希安)x原创男主洛维多·瓦西里维奇

2.1944-21世纪初史向,历史渣渣,努力考证各种资料,有bug处望见谅,欢迎捉虫!!

3.人物部分ooc,努力在官设和私设之间找平衡,所有国拟都不怎么开朗傻白甜

4.角色死亡有

5.设定是黑塔娘塔共存于世界,黑塔利亚原设是国家政治体化身,娘塔是民族文化的意识体,国家覆灭后意识体开始衰老(速度慢于常人),普东德异体,基尔伯特二战后便当

以上,小画手初次写文,请多指教 ( ´▽`)

 

 

【1】

尤尔希安·贝什米特

天气不太好,诚然,贝什米特小姐的心情也不太好。

古谢夫那边战败了,消息传来得慢,其苏联的行军速度倒不同,待消息传到时几近已抵进波罗的海。不能后退、西面的路被白俄罗斯人断得干净,也无处可退。

脚下即是东普鲁士的土地。

书桌上寥寥写有几个字符的白纸被拣起揉作一团抛掷到角落——那里已躺了几团与之相似的身影。

蹂躏纸团的真凶胸中仍淤着一团闷气,偏偏无处可发。尤尔希安蹙着眉头,牙根咬得紧,纠结半天也只吐出句:“……那奥地利下士!”她推开门,身处的公馆从去年底被划为了临时指挥处,昔时基尔伯特为她讨了一小书房,而确未得到主人什么很好的利用,反倒战事吃紧时,一盏光线不佳的台灯掩映男人伏案执笔,飞蛾绕着灯扑棱过了一个个满是硝烟的深夜。

平日那些军官便在隔壁,或七嘴八舌纷争得吵人;抑是长桌中央摊了份电报,众人脸色可比炊事班的铁锅底,由得哪位指挥官劈头盖脸地骂。今时没几分大的声响,尤尔希安停在房前,指骨扣了扣紧闭的门。

“咚、咚。”

“——请进。”

门开了,开门的先生岁数不大,只些许面熟。贝什米特小姐的视线越过他人,直直打量基尔伯特:看起来精神尚可,还有兴致同小年轻畅谈了,掩在外套里只依稀可窥的绷带底下还渗出丝丝猩红。弹伤竟还没好,尤尔希安心思着这人的不自爱,转移着视线,开口道,“没有打扰你们吧?”

“没有、没有。”仍是那位开门的先生,尤尔希安瞥了眼他的肩章,是位上士。他看起来乍从前线返回,额角受伤被缠裹了一圈圈纱布,遮住了一只眼,而露在外面的那碧蓝色眸子此刻弯弯,笑着说:“正巧我们也准备去叫您。”

“叫我?有什么事?”尤尔希安颇感莫名其妙。

身处议事厅内侧的基尔伯特缓缓从座位上起身,自普鲁士独立建制被取消后,尤尔希安思索着,这位普鲁士王国化身的身体状况也有所衰弱。她抬眸注视着已经走到自己身边的双生兄长:“说吧,怎么了?”

“咳。”基尔伯特清了清嗓子,道:“我们要走。先驾车,之后我去阿西那,你坐火车,可能往奥地利,或者去匈牙利……大抵是要交托予海德薇莉,你也知道,奥地利国内的游击队闹得厉害。”片刻,他又补充一句:“是柏林那边的意思。”

“啧,看看普鲁士军官团那些孩子,我自不是绝对服从所谓‘柏林的意思’。”尤尔希安冷笑两声,招得基尔伯特一瞪,老老实实收声了,只动作不停,挽着兄长的胳膊往外走。站在了走廊上将门一带,她才又问:“身体怎么样了?”

“本大爷是什么人,当然……”

“行,那几时出发?”基尔伯特话还未毕便被打断,显然这人没据实以告,尤尔希安有几分烦躁又不好发作,将白眼翻了两翻。

“去稍微收拾收拾吧,车停在外面,即刻就走。”

三百六十度花样作死选手

【黑塔利亚】苍鹰坠落

【双普】普爷&普娘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尤尔希安 兄妹设定

【同人创作,一切以历史为准】


1945年,德国,柏林,国会大厦。

苏/德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


尤尔希安沉默地看着站在窗边的兄长。

窗外,是断壁残垣。

苏/联人的战斗机时不时的从上空略过,玻璃制的窗户颤抖着发出悲鸣。

——一切都要结束了。

剩余的狂热纳粹士兵在做着最后的抵抗。最后,而且无谓的抵抗。


“Burder。”

尤尔希安终于忍不住,打破了这可怕的沉默。

她的兄长并没有回答她,只是把头转了过来,用那双血红色的眸子看了看自己的妹妹。

——“Alles...

【双普】普爷&普娘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尤尔希安 兄妹设定

【同人创作,一切以历史为准】


1945年,德国,柏林,国会大厦。

苏/德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


尤尔希安沉默地看着站在窗边的兄长。

窗外,是断壁残垣。

苏/联人的战斗机时不时的从上空略过,玻璃制的窗户颤抖着发出悲鸣。

——一切都要结束了。

剩余的狂热纳粹士兵在做着最后的抵抗。最后,而且无谓的抵抗。


“Burder。”

尤尔希安终于忍不住,打破了这可怕的沉默。

她的兄长并没有回答她,只是把头转了过来,用那双血红色的眸子看了看自己的妹妹。

——“Alles ist vorbei,  Julia.”

是的,一切都要结束了。


看着兄长这副态度,尤尔希安突然又心痛又火大。

也顾不上平时是如何尊敬自己的兄长的了,她两三步越过办公桌,一把扯起兄长的领子就要一拳揍下去。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你这个——!”

话到嘴边她却骂不出来了。

被扯开的领口之下是白色的绷带,有点粗糙的,甚至还渗着血。

是她几天前亲手给他包扎上的。


“没用的,尤莉亚。”

基尔伯特握住妹妹的手腕,把自己的衣领从她手中解放出来,看着她颓然的坐倒在自己的皮椅上面。

面对这如此的局势,基尔伯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什么。

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有时候活着,会比死亡更加痛苦。

而这个痛苦,基尔伯特并不想他的弟弟妹妹和他一起承担,所以他提前把路德维希支走了,现在只剩下尤尔希安了。


炸弹爆炸的声响掩盖了子弹上膛的声音,等尤尔希安反应过来的时候,冰冷的枪口已经顶着自己的脑袋,自己的兄长用跟自己同样颜色的眸子看着她。


“我明白了,开枪吧,哥哥。”

尤尔希安明白她的兄长要干什么。

与其活着落入苏/联/人手里当战俘,日后接受各国的审判,还不如就此了结。


苏/联/军队已经攻破了大门,没有时间了。

但是此时此刻,基尔伯特扣下扳机的手却犹豫了。

——还有别的办法,能让他的妹妹活着离开德/国。


已经能听到斯拉夫人走在走廊上的脚步声。

“开枪啊基尔伯特——!”

她没能喊完兄长的全名,迎接她的不是扣动扳机子弹打出的疼痛,而是被人用枪托猛地砸了一下后颈的钝痛。

失去意识前,她被兄长搂住,对方胸口的铁十字勋章碰到她脸上。

冰凉冰凉的。


而她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兄长不知道对什么人说的。

——保她安全,带她走。


【后记:超短的一篇,很久没写黑塔相关的东西了,可能有些相关的词汇没注意到的话请原谅_(:з」∠)_更点东西证明9102了,我APH仍旧没!有!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