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就是个坑

72浏览    7参与
天空sky
先把脑洞记下,省的忘了ㄟ( ▔...

先把脑洞记下,省的忘了ㄟ( ▔, ▔ )ㄏ
一个喜欢榴莲一到易感期就变猫且甜橙味的雷A×一个莫名受小姐姐欢迎人民英雄民警且榴莲味的安O
绝对的ooc,ooc到安安都受小姐姐欢迎了~( ̄▽ ̄~)~
据说喜欢榴莲的只有女人。。。这里雷狮例外,不然怎么喜欢安安
已交往同居中设定
一个卡卡的每月日常,其实就是吐槽┐(‘~`;)┌
关于我家一到易感期就兽化的大哥一到易感期就追着我家大嫂,而我家大嫂一到发情期就拖着虚弱的身子拼命跑路的故事
对,这两连本垒都没打
论这两个这么变扭的情侣到底这么在一起的???
卡卡表示心累
ps:本来想写雷狮兽化成红毛猩猩的,因为红毛猩猩吃榴莲,但想想红毛猩猩追着咱们温柔可爱的安安瞎...

先把脑洞记下,省的忘了ㄟ( ▔, ▔ )ㄏ
一个喜欢榴莲一到易感期就变猫且甜橙味的雷A×一个莫名受小姐姐欢迎人民英雄民警且榴莲味的安O
绝对的ooc,ooc到安安都受小姐姐欢迎了~( ̄▽ ̄~)~
据说喜欢榴莲的只有女人。。。这里雷狮例外,不然怎么喜欢安安
已交往同居中设定
一个卡卡的每月日常,其实就是吐槽┐(‘~`;)┌
关于我家一到易感期就兽化的大哥一到易感期就追着我家大嫂,而我家大嫂一到发情期就拖着虚弱的身子拼命跑路的故事
对,这两连本垒都没打
论这两个这么变扭的情侣到底这么在一起的???
卡卡表示心累
ps:本来想写雷狮兽化成红毛猩猩的,因为红毛猩猩吃榴莲,但想想红毛猩猩追着咱们温柔可爱的安安瞎跑的画面实在感人,就特意去百度猫喜不喜欢榴莲,哦,猫喜欢熟榴莲。。。
好吧,这是个沙雕故事,还是个不知道啥时会填的坑d(ŐдŐ๑)。。。
记完,发布,睡觉(@ ̄ー ̄@)

木木

深海空间

《深海空间》
CP:冲神
声明:With your ear to a seashell.You can hear the waves in underwater caves.
冲田总悟告白后背景。
严重ooc。
他们属于彼此。

BGM:The Saltwater Room- Owl City

“所以,告诉我,你希望和我相爱吗?”

神乐在十八岁生日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长而深邃的海道,一直向前方延伸着,不停地移动的空间物体,模糊不清的海水似的墙壁。

蓝色,波涛汹涌的蓝色。

———————————————————————————————————————————

“小神乐,生日有什么想要的礼物?”
“唔!醋昆布!”

事实...

《深海空间》
CP:冲神
声明:With your ear to a seashell.You can hear the waves in underwater caves.
冲田总悟告白后背景。
严重ooc。
他们属于彼此。

BGM:The Saltwater Room- Owl City



“所以,告诉我,你希望和我相爱吗?”


神乐在十八岁生日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长而深邃的海道,一直向前方延伸着,不停地移动的空间物体,模糊不清的海水似的墙壁。


蓝色,波涛汹涌的蓝色。

———————————————————————————————————————————

“小神乐,生日有什么想要的礼物?”
“唔!醋昆布!”

事实上每年问同样的问题都会得到同样的回答,倒不是小姑娘对醋海带有多么大的执着,而是她真的不知道该索要什么。一年一年,时间在不停流走,不交房租不给工资的人仍然秉承着不急不躁原则,老妈子的依旧还是那个絮絮叨叨的老妈子,劳心劳肝操心操肺。

地球上有个关于成人礼的习俗,十八岁对一个活泼少女来说是迈入“大和抚子”的绝佳时机,家人们会很重视那一天,送给刚步入成年的小女孩儿他们自认为十分有意义的东西,祝愿她一切顺利并且幸福美满。

神乐将最后一口面包安全送进胃里,打了个嗝。露出了十分满足的表情。

嗯,生活已经如她所愿了。






“所以她还能有什么特殊回答阿,母猪永远都只爱猪饲料而已。”

在她将将要合眼睡过去的一刻男生的声音清晰的闯进来,吓得她一激灵从台阶上坐起。


晃晃迷迷糊糊的脑袋发现学校大门已经关闭,大厅空无一人。刚才那声好似他的嘲讽原来是她在臆想,不过有些家伙总是有法子让温柔可爱的女士气急败坏。



神乐站起身拍拍土,这下子又要翻墙出学校了。

远山上夕阳洒下的温柔的光芒,一点一点向更遥远的土地退缩,东面的天空被黑暗侵蚀,正在向神乐这边袭来。一时间神乐好像是望见了形象化的时间长流,就这样缓慢向她奔流而来又奔腾而去。有些模糊熟悉的影象一一闪现。

所有人,和所有人。

她将伞“唰”地收起,向后退退退,助力——奔跑——腾空——

“喝!”


……诶?

砰。

重重摔倒在地。




翻墙这种小事对神乐来说并不算什么,只是谁也没想到冲田总悟和狼似的在墙那边靠着。神乐一下子在又窄又破碎的墙头失衡,这一摔可不轻,她的脚踝处被石子快速划过,渗出血来。

他眯着眼直起身来,没有想要伸手拉她的意思,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神乐暗自庆幸没有压到背包里的巧克力蛋糕。

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迈开步子好像准备无视一米开外的少年,不过出于礼貌神乐还是扬了扬手示意,只是她没有转向他站立的方向。

冲田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守株待兔是这么说的吗?



长时间的沉默,一前一后行走让气氛十分尴尬。









“臭小子,再跟着走就揍趴你哦!”耀武扬威。

“巴不得巴不得。”冷静不动声色。

一定是空气变热了,又或者说是走得太快,汗密密的出现在少女的额头,手心却是一片冰凉。

“诶我说。”

“闭嘴啦。”

……你在害怕些什么。神乐。
—————————————————————

“冲田君和Z班的神乐告白了啊。”
“诶是吗是吗。”
“搞得人尽皆知的,你居然不在意?”
“后续发展呢?”
“女主角跑得无影无踪啦。”

“嗨呀,真是可惜呢。
“总感觉优秀的冲田君不会……”

神乐在不远处抿了抿嘴唇。

—————————————————————

完全是个意外。

我们都会有一瞬间的恍惚感,觉得世界不该是这样子的,究竟是中二病还是积郁成疾,不得而知。
那天冲田总悟伸腿绊了一下正在狂笑不止的少女,一场恶战在所难逃。
只是有什么不太对,这样的……

“做我女朋友?”
“啊?”神乐抬起头看他,喘着粗气。
“啊什么啊,让你做我女朋友,我不急着答复。”冲田轻描淡写的表情她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简直恨得咬牙切齿。

这么随便吗这个人,为了吓她随便说什么都好的吗????

呸。
———————————————

“母猪。”带着笑意的声音。

“你给我闭嘴啊小心我……”回过头来扬起拳头。
冲田拿着一张照片,上面是蔚蓝色的天空和大海。

愣了愣,不解的目光。

“冲绳岛,一起去吗。”他挠挠头,“并不是邀请啊,旦那早就同意了,我们都去的,我就是来通知一下。”

撒谎技术一流。(虽然的确是十四他们都会去。)

——————————

奔向海洋的旅途意外的很愉快,除了路上永不止歇的土方和银时的骂骂咧咧以及冲田和神乐的鸡犬不宁。

志村新八摘下了眼镜儿,揉揉突突跳着的太阳穴。

真是的,什么时候能像个大人啊。

——————————


靠近大海有个天然形成的岩石洞,避阳好去处。毕竟还是少年儿童,神乐惊喜的向洞里面开始进发。
“再向里走就会死的啊。”

神乐身形一顿,僵硬地转过头来看着冲田,“抖s就算你这样吓唬我我也并没有害怕阿鲁。”

俯下身,冲田跟着走进来
“你傻吗,有水蛇咬哦。”
“黄金蟒我怕过吗!”
“喔喔,那你不是超厉害。”少年点点头,成熟老练。

越向里走就越湿漉漉的。有水滴答滴答落下来的声响在洞穴里回旋飘荡。

神乐感觉有什么奇怪的湿滑的长条状物体缓慢缠住了小腿…
“啊啊啊啊啊啊?!?!!!”

这尖叫简直穿破耳膜,冲田被吓的一个激灵,下一秒神乐嚎叫着扑过来钻进他的怀里,前后衔接紧密让当事人无法反应。

“蛇……蛇!”

低低头仔细辨认,冲田噗嗤笑出声,拍拍她的发顶还是忍不住笑意,“喂,笨蛋啊你,是水草。”

手臂被抓的生疼,但是冲田仍然抬起双臂将受惊的少女揽进怀里,神乐从冲田胸前挣扎着向下望,果然只是一片长条状的水草。

这时候她突然意识到冲田这家伙虽然看起来瘦但是胸肌腹肌什么的居然一应俱全,怎么练出来的,仅仅练剑道就可以的吗,挺神的。

胸肌……等等。

明白过来时已经想挣脱也挣脱不开了,泳装让两个人的肌肤触碰的太多太紧密,以至于冲田脸色有些爆炸式的发红。

还好这里足够黑暗,不然真不知道计划怎么实施。

“放开啊臭小鬼,滑腻腻的好恶心啊我知道了是水草所以赶紧放开我!”
“……喂是谁主动扑过来的啊。”

“啰嗦啊你你干吗抱我啊啊啊啊!”
“回答问题。”
……神乐停下挣扎。





以下是未展开剧情的结尾(因为高三狗实在没时间了。。)


坑1.(背景:两个人,离开冲绳的前一天晚上偷跑到沙滩上看星星。)

你的眼睛是海的颜色。但是大部分人都会晕船,看见海就恶心哦。
海螺,里面是海浪滚滚翻涌的声音,还有我的告白。

以后你还想再去看海吗,以后,我们可以去马尔代夫,黄金海岸,哪里都行。

我曾经说过喜欢你吗

没有,你都是二话不说就伸胳膊动腿儿。

那……

神乐握紧拳头,她的小腿肚儿因为紧张好像有些抽筋。胃部不知被谁打了个结,但是还好,那儿异常温暖。

她侧过身抓住冲田的衣角,在男生回过头的时候一狠心一闭眼,献上了未成年少女的初吻。

冲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或者他反应过来,只是在确认这事儿的真实性。很快的,他抑制住翻涌的情绪,低声笑起来。

“果真是小屁孩儿吗。”

他早该知道的,那些最明显的变化往往被自认的卑微忽略。

“诶?”

那些相处过的时光,流泻出温柔的月色,在眼前闪耀着。

“啊啊……糟糕了,还不能对你下手呢。”

“喂!——”

少年伸出双臂环在少女腰际,这是他第一次注意到这个老虎似的小姑娘依然是小姑娘,红扑扑的脸颊和柔软的身体,柠檬味儿洗发露的香气蔓延开来。

他轻轻叹了一声,真是美好的宝物。

于是神乐在他怀中不明所以地抬起头来,得到了她在这个世界上遇到的第一个大混蛋的,细细密密落下的,让人无法喘息的亲吻。


————————————————————————————————————

“所以,请告诉我,你希望和我相爱。”

A
  如果敏若来了现代(一)是蓄...

  如果敏若来了现代
(一)是蓄谋已久的相见还是经年一别后的重逢?
         自张无忌带赵敏归隐已过数年,明室建立,鞑子退居草原,天下已定。而周芷若孤身在金顶之上,看草木荣枯,冰雪复融。偶尔念起当年旧人明媚眼眸,纵然唏嘘不已,到底时光难回返。
  后她复听闻赵敏出海失事早亡,张无忌回了中原的小心,心绪再起波澜,并非对张无忌心存幻想,而是对那与她争了许久的女子感到遗憾,可惜了一代天骄,就这样白白殁了。
  “近日连有异象,雷雨交加,这金顶掌门怕是不可再在此修习,以防不测...”
  “师姐多虑,本座在此修行多年,...

  如果敏若来了现代
(一)是蓄谋已久的相见还是经年一别后的重逢?
         自张无忌带赵敏归隐已过数年,明室建立,鞑子退居草原,天下已定。而周芷若孤身在金顶之上,看草木荣枯,冰雪复融。偶尔念起当年旧人明媚眼眸,纵然唏嘘不已,到底时光难回返。
  后她复听闻赵敏出海失事早亡,张无忌回了中原的小心,心绪再起波澜,并非对张无忌心存幻想,而是对那与她争了许久的女子感到遗憾,可惜了一代天骄,就这样白白殁了。
  “近日连有异象,雷雨交加,这金顶掌门怕是不可再在此修习,以防不测...”
  “师姐多虑,本座在此修行多年,倒未曾出过大事,想来这次亦不例外” 周芷若抿嘴一笑,并未将静玄的话放在心上。
  静玄见周芷若并不将连日异象当回事自己却也没法,心下叹息,突然忆起一事,开口道:“张无忌回到中原,那妖女也你要不要...”
  当年周芷若与张无忌的事闹得满城风雨,最后师妹却落得这样个结局,不免令她有些为周芷若不忿。如今赵敏已死,师妹若是还对那张无忌有意思,倒也不是不可,总好过在这金顶孤独终老。
  只见周芷若眉也不抬,波澜不惊道:“芷若已是出家之人,凡尘俗世与芷若再无半点干系,师姐又何必挂念”
  “罢了罢了,到底是你的事,师姐只是见这些年你躲在着金顶有些为你担忧,如今你既放下,我自不必多说”
  夜晚,倾盆大雨如期而至,伴随着电闪雷鸣,这架势像是要把整个峨眉给吞下一般。
  静玄望着这倾盆大雨泻下,一道又一道的闪电划过夜空,她心下久久不能平静。
  只见一弟子从外匆匆忙忙跑了进来,淋得像只落汤鸡,弟子喘着粗气,满脸焦急道:“师伯不好了,金顶山洞被雷劈塌了,掌门,掌门还在里面”
  “什么?!” 静玄大惊,连忙冲进大雨之中像金顶奔去。
  ………… 分割线…………
  周芷若本来并未将静玄的话放在心上,却不料当下边吃了亏,一道金雷劈下,竟将她金顶山洞劈塌了去,她察觉的太晚,并未能逃脱。
  早知道就听师姐的了,这是周芷若被倒塌山石淹没前最后的想法。
  黑,眼前周围,四下都是片漆黑,她睁开眼和闭上并无两样。
  “我这是,死了么?”她自嘲的笑笑,眼前忽现道白影,上前拉住了她。
  她看不起白影的脸,只听的白影的笑声如银铃般,三分熟悉。
  正待她疑惑不解之时,她忽然感到有人在拍她的脸, “醒醒,喂,醒醒”
  周芷若猛然惊醒,只见眼前站在一男一女,男的矮胖矮胖,露出两个肥硕白臂膀,眼睛上还挂着个漆黑的东西,带了奇怪的帽子,女的呢,颇为年轻,衣着露胳膊露腿甚为暴露。
  “你那个剧组的群演?怎么在这儿睡?”
  “剧组?”周芷若皱起好看的眉,满脸写着疑问,“什么剧组?你二人究竟是何人?为何在我峨眉?”
  “哈?”助理被问的一头雾水,她还从没见过这样的人,她将中年男子拉到一边,小声道:“唐导,这女的不会精神有问题吧,要不我去报警?”
  被称作唐导的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这剧组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他转过脸来和气像周芷若解释道:“我是《倚天屠龙记》的副导,你是下一场这个景里的群演吗?”
  “群演?那是什么?” 周芷若眉头皱的更紧,这两人好生奇怪。
  两人相视一眼,十分默契的做了将周芷若送走的决定,唐导走上前来拉住周芷若说:“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那我带你去山下警局,别妨碍我们拍戏”
  “你干什么,放开我”周芷若突然被陌生男子拉住,心中一急将唐导打到在地。
  “你干什么!”那短发女子见此吓了一跳,失声大喊:“保安,保安!”
  剧组本来人多,被女子这样一喊,迅速就集齐了好些人,周芷若望着一群奇装异服的人将她团团围住,不慌不忙运起招式。
  赵敏是蜉蝣影视公司的继承人,她最近投资翻拍一步经典,力求完美的她,尽量都采用实景,整个剧组都被她搬到了峨眉山。
  今天她正好手中无事,来剧组探班,一进剧组就听说有个群演闹事,已经打翻了好几个保安,她好热闹,不顾剧组人员阻拦就闯了过去。
  赵敏望着在几个保安围攻之下还悠然自得的周芷若,觉着有趣,她歪头像身边的人问道:“这人谁啊?”
  “不知道哪儿来的神经病,非说自己是周芷若,妨碍拍摄不说,还打伤了好几个保安” 那人扶额,满是愤怒道。
  “周芷若” 赵敏饶有兴趣重复了一遍,她
大步走上前,拨开保安的重重保卫,“都住手”
  这次换周芷若愣了,这张脸她永不会忘,只不过赵敏穿的衣服好生奇怪,到底怎么回事?
  “你是…赵敏?” 周芷若试探着开口道。
  “姑娘认识我?”赵敏听后咧嘴一笑,“那感情好,就当给我个面子别打了行吗,我这剧组还要开工呢”
  “随你” 周芷若收了剑,淡淡道,她本来也不想惹事生非。
  “多谢姑娘,这些保安都是大老粗,把你裙子都弄脏了,要不去我房间里换身衣裳可好?离这不远” 赵敏开口提议道。
  她助理连忙走上前,附耳道:“赵总不好吧,这女的毕竟来历不明…”
  赵敏不悦:“哪儿那么多话,我自有打算,你监督他们开工就是”
  “周姑娘这边请” 赵敏伸手做出请的姿势,周芷若看着嬉皮笑脸的赵敏,不知怎的没有拒绝,傻乎乎的就跟着走了。
  路上,赵敏说了些常识,发现周芷若确实不懂,心下虽惊,倒也不是很在意。
  赵敏打开酒店的房门,将周芷若带了进去,她指着沙发像周芷若说:“你先在客厅坐会儿,我去给你放水”
  “嗯”周芷若点头,乖乖的坐在沙发之上,一下就和猫一样弹了起来,她伸出手按了按沙发,沙发立刻凹进一个手掌印,她不禁感叹到,“这是何物?好软~”
  “这是沙发”赵敏走出浴室,觉着周芷若这模样十分有趣,“软的才舒服”
  周芷若见赵敏来了,虚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有事吗?”
  赵敏像是想起什么,拉去周芷若就往浴室里走,“都忘了正事了,芷若你跟我来”
  “你知道本座的名字?” 周芷若歪着头,等赵敏的解释,要不是这人确实与她大不相同,她还真容易搞混。
  “啊…这个,来的时候剧组的人告诉我的,”赵敏稍微迟疑了下,敷衍过去,将话题扯开了去,“对了那个白色的是沐浴露,绿色的是洗发露,按一下就出来了,就像这样”
  “还有还有,这个你把旋钮往右旋一下就有热水了”
  “好,本座记下来”周芷若默默将这些记在心里,这些东西好怪,与之前她用的都大不相同。
  “那个…事出突然,周姑娘先穿我衣服将就一下,待会儿我再找助理去为你买一身新的” 赵敏抱着自己从酒店衣柜翻出来的旧衣服,有些抱歉道。
  “嗯,不碍事的”周芷若点头,她倒不在意这些。
  事情都交代的差不多了,赵敏“那我先出去了,有事叫我”赵敏指着客厅的方向,,却被周芷若叫住,“等等…”
   赵敏转过身来,问,“周姑娘还有什么事?”
  周芷若别过头去,脸有些微红,不知道是不是被蒸汽蒸的,“谢谢”
  赵敏听后一笑,“不客气,你先洗着” 说白,赵敏转身关上了浴室的门。
  “赵总好雅兴” 念奴娇靠在浴室墙边,见赵敏满心欢喜从浴室出来,调侃道。
  “我当是谁”赵敏被神出鬼没的念奴娇吓一跳,周芷若的出现倒是让她降低了防备,她坐到沙发上摊成大字,“剧组完工了?”
  “今天没我戏份”念奴娇摊手,坐到赵敏跟前,一脸八卦的看着赵敏,“听说赵总带了一女子回房,特地来看看”
  赵敏翻了个白眼,往旁边坐过去了点与念奴娇拉开距离,“一群八婆”
  念奴娇紧接着坐了过去,步步紧逼,“谁叫我们赵总平时不苟言笑,偏偏对那女生那么温柔呢?”
  赵敏和她也算是一起长大,彼此之间那点小秘密心里还是明了的。
  “你也没好到哪儿去”赵敏从茶几下扯出娱乐报纸摊在念奴娇面前,“诺,今天头条”
  念奴娇看了眼封面,正是她和潘玉两人吃饭的照片,她撇嘴道,“把我和玉儿拍的倒挺不错”
  “你的私生活我不管,白家大小姐也好,潘家二小姐也好,两个都是官家你小心点,别搞砸了这部剧” 赵敏知道自己管不住念奴娇,只得无奈道。
  “好说好说”念奴娇眯起眼睛,笑道。
  “那个…”只见周芷若披着浴巾抱着衣服光脚从浴室走出来,头发上还躺着水珠。
  “有事吗?”赵敏立马站起身来。
  “这些衣物,本座不大了解穿法” 说完周芷若就要解开浴巾,赵敏连忙大步跨过茶几把周芷若的浴巾拉住,转过身来对念奴娇恶狠狠说:“你,出去”
  “啊呀呀,好凶哦” 念奴娇委屈的低下头,顿时红了眼眶,一副小媳妇的模样。周芷若有些疑惑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不知道什么衣服的女子,她不明白念奴娇为什么会红了眼眶,是因为赵敏吼她?
  “出去” 赵敏态度坚决,再一次下逐客令。
  “知道了知道了,重色轻友” 念奴娇甩甩手,一下没了刚才委屈样,向周芷若抛了个媚眼出去了。
  周芷若愣在原地,这个女子,真是多变…
   赵敏脸色微红,有些害羞拿起一件,解释“那个,这个是内衣,大概…和肚兜一样”
  周芷若点头,解下浴巾便穿了起来,赵敏的脸彻底红了。
  可当赵敏把短袖递到周芷若面前为她示范的时候,周芷若却坚决摇头,“胡闹,这衣着过于暴露,本座绝不穿”
  劝说良久无果,赵敏只得妥协,“好好好,我给你找长袖长裤来”
  可这本就是夏季,哪里来的长袖,她还是出门找念奴娇借的衣服,折腾了许久,终于给周芷若穿好了衣服。
  站在镜子前的周芷若,看着镜中白色衬衫,配天蓝色长裙的自己怎么看怎么觉得怪,“还是薄了些,倒也还将就,感觉自在许多”
  赵敏听到周芷若终于满意松了口气,她伸手揉了揉周芷若的头,满脸宠溺,“乖”
  未完待续
  

木木

【Year And Year】P4



凌晨。03:14.

神乐从床上重新坐起来,头很疼,从后枕部到耳廓周围,一跳一跳的阵痛。
这种偶尔的症状已经持续了三个月左右,她摸索出耳麦来戴上,挑了一首比较激烈的曲子,她把脸埋进膝盖,小腹也跟着疼了起来。

“该死。”她咬着嘴唇,深深吸了一口气。

想点什么,神乐,想点什么。

她闭着眼睛思考,她想前些时日哥哥去万事屋拜访,那是他们最后一场战争之后的事儿了,他不请自来,不过没有了原来的杀气腾腾。银酱和哥哥攀谈,她靠在定春边上时不时插嘴惹故意两个大人生气,自己却嚼着醋昆布笑得开心。说到底神乐还是个孩子,穿着一成不变的少女的衣服,有点儿不服规矩。这时候神威突然停下话题朝妹妹扔过去一块硕大的面包,在自家妹子咀嚼得昏...



凌晨。03:14.

神乐从床上重新坐起来,头很疼,从后枕部到耳廓周围,一跳一跳的阵痛。
这种偶尔的症状已经持续了三个月左右,她摸索出耳麦来戴上,挑了一首比较激烈的曲子,她把脸埋进膝盖,小腹也跟着疼了起来。

“该死。”她咬着嘴唇,深深吸了一口气。

想点什么,神乐,想点什么。

她闭着眼睛思考,她想前些时日哥哥去万事屋拜访,那是他们最后一场战争之后的事儿了,他不请自来,不过没有了原来的杀气腾腾。银酱和哥哥攀谈,她靠在定春边上时不时插嘴惹故意两个大人生气,自己却嚼着醋昆布笑得开心。说到底神乐还是个孩子,穿着一成不变的少女的衣服,有点儿不服规矩。这时候神威突然停下话题朝妹妹扔过去一块硕大的面包,在自家妹子咀嚼得昏天黑地的时候问她:

“冲田那小鬼呢,还没回来?”

猝不及防,神乐猛地被呛了一下,有什么东西突然噎在喉咙里,卡得她说不出话来,她急速地拍着胸口,试图将那种感觉消除。

“哥你突然问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我吃东西的时候不要问我问题啦!”她顺过气来,扑到神威面前揪他的头发。
然后又是一阵噼里啪啦。

然后她记得银酱在她抄起桌边椅子时突然悠悠的开口,声音刚刚好让她听到,他说,

啊咧,神威你,也在想念总一郎吗?

回忆结束,播放器正好切换了一首《Somewhere Only We Know》

天空以不知名的速度移动,可能一会儿就会见到光明撕裂远空的情景。

——————————————————————————————————

早些时候他们一起回公寓,冲田洗了手就要去做饭,神乐以“要看臭小鬼能做些什么抖s的饭菜”为由近距离旁观,冲田倒也由着她的性子。一开始她肯定要不停捣乱的,在冲田淘米的时候她本想把脚踩进去,但是想快些吃饭的心情终究胜过一切,她举白旗投降,搬椅子坐在上面晃着脑袋哼歌,听起来十分不着调。

“我说你,只在一旁看着就安静点儿,我不保证在你唱到高潮的时候会不会切到我自己的手指,姑且饶了我吧。”冲田一边把洗过的菜放到切菜板上,一边用湿淋淋的右手点着神乐的额头。

“本女王高兴,不和你计较阿鲁。”她不知道为什么很开心,看着抖s忙来忙去自己却很悠哉。

“嗨嗨,是。”冲田答。

神乐趴在椅背,把下巴搭在上面,看冲田熟练的刀法,和他的剑法有过之无不及,他这样的人,也能像电视里帅气的美食家一样,稀奇。她看他修长的手指,看他低头时候头发向前倾,看他清秀的侧脸,看他的赤红眸子此时此刻认真专注。

她眨眨眼,什么嘛,这恶劣的人,糟糕的迷惑人的行为。一点都不像他。

冲田把炒肉装盘时用余光瞟一眼神乐,这家伙在他说完过一阵子真的安静下来了,像只小兔子,前爪搭在椅背,大睁着明亮亮的眼睛。

他不着痕迹地笑。
——————————————————————————————————

5:30,海岸上竟然已经有人来了,稀稀拉拉但成双成对。

神乐停止了头痛,甩掉耳麦,她重新躺下。脑海里浮现出来那时候银酱意味深长的表情。她隐隐约约又听到了那句问话。

“神威你,也在想念总一郎吗?”



——————————————————————————————————


还有谁呢。她想不明白。

木木

【YAY的预告,这几天会发出来??】(别信!!!!


凌晨。03:14.

神乐从床上重新坐起来,头很疼,从后枕部到耳廓周围,一跳一跳的阵痛。
这种偶尔的症状已经持续了三个月左右,她摸索出耳麦来戴上,挑了一首比较激烈的曲子,她把脸埋进膝盖,小腹也跟着疼了起来。

“该死。”她咬着嘴唇,深深吸了一口气。


凌晨。03:14.

神乐从床上重新坐起来,头很疼,从后枕部到耳廓周围,一跳一跳的阵痛。
这种偶尔的症状已经持续了三个月左右,她摸索出耳麦来戴上,挑了一首比较激烈的曲子,她把脸埋进膝盖,小腹也跟着疼了起来。

“该死。”她咬着嘴唇,深深吸了一口气。

木木

【Year And Year】

2.

他在很认真的注视她,他才发现他原来有那么想念她。三年的时间说长也不长,他也并没有每天都会梦到这个女生,但是当他看到她,所有模糊的清晰的记忆直直冲撞进心底,所有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一股脑冲撞进胃里。酸楚、欣喜。

“咳,”他假模假样地清清嗓子,以便冲散一些感情,“走了。”他抓住她的手腕。

“诶……诶?”

“什么。”

“去哪里?”

“我的公寓。”

也对,银酱说要他照顾自己的,不过公寓……果然还是要住在一起吗?她有些慌张地动动胳膊,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抓得很紧。

“喂臭小鬼你干嘛拉我!”

“还不是怕你惹事。”他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别挣脱,他内心深处的声音渐渐浮上来,别。

“多嘴阿鲁,我是那么无礼的人吗!”任由他抓着,她...

2.

他在很认真的注视她,他才发现他原来有那么想念她。三年的时间说长也不长,他也并没有每天都会梦到这个女生,但是当他看到她,所有模糊的清晰的记忆直直冲撞进心底,所有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一股脑冲撞进胃里。酸楚、欣喜。

“咳,”他假模假样地清清嗓子,以便冲散一些感情,“走了。”他抓住她的手腕。

“诶……诶?”

“什么。”

“去哪里?”

“我的公寓。”

也对,银酱说要他照顾自己的,不过公寓……果然还是要住在一起吗?她有些慌张地动动胳膊,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抓得很紧。

“喂臭小鬼你干嘛拉我!”

“还不是怕你惹事。”他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别挣脱,他内心深处的声音渐渐浮上来,别。

“多嘴阿鲁,我是那么无礼的人吗!”任由他抓着,她像只小兽似的张牙舞爪起来,冲田突然迈开步子向前走,神乐被迫跌跌撞撞地跟着。

都说男人的背影会给人带来安全感,她突然脑子里全是三年前他告别时留给她的那个背影,有些瘦,有些温柔。

冲田停了下来,转过身,神乐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到,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撞进他的怀里。

她不止一次地想象过冲田总悟的怀抱,她想这种恶劣的男人抱起来一定臭臭的欠揍得要死。眼下自己直挺挺撞进他的胸口,一股淡淡的柠檬洗衣液的味道笼罩在她周围,她突然想起来这三年里,这家伙远走高飞,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

会不会很孤独?

“你这笨蛋,”他极力抑制住想要拥抱她的冲动,等她从自己胸口前移开,用食指关节敲了敲她的发顶,“一个人半夜乱跑也不通知我,这里不比江户。”

“我会担心。”他顿了顿,“旦那揍我怎么办。”

“没那么弱啦……"她语塞,半晌憋出一句无力的顶嘴。

——————————————————————————————————

冲田租住的公寓大小适中,倒很像他的风格,干净的房屋,四周有很多不知品种的树木,繁茂,郁郁葱葱。进门后神乐还是有些拘谨,却又想到是这家伙,干嘛要装出一副乖乖女的样子,于是踩着脏兮兮的球鞋乱跑。

冲田怒,你给我下来,换鞋。他揪着她的衣领。

神乐冲他做鬼脸,下一秒冲着他的裆部就是一脚,冲田灵敏地躲过去,双手架住她的胳膊,两个人的距离拉近。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孩子气地瞪视对方的眼睛,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僵持,神乐开始胡思乱想,什么吃的啦穿的啦该什么时候回去啦。

冲田叹口气,放她下来,拽她到沙发边。

神乐团在沙发上看他拿抹布擦拭地板,动作熟练快速,是因为一个人常常这么做吗?
她沉默,她看着他栗色的后脑处翘起来的一小撮的头发。


你会不会很孤独?

她张了张嘴,没有问出口。



添莹Tiko

最近掉进基三坑(女儿和儿子好美

最近掉进基三坑(女儿和儿子好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