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尼可勒梅

318浏览    10参与
束樛

【Pottermore翻译】布斯巴顿魔法学校

原标题:Beauxbatons Academy of Magic

Thought to be situated somewhere in the Pyrenees, visitors speak of the breath-taking beauty of a chateau surrounded by formal gardens and lawns created out of the mountainous landscape by magic. Beauxbatons Academy has a preponderance of French students, though...

原标题:Beauxbatons Academy of Magic


Thought to be situated somewhere in the Pyrenees, visitors speak of the breath-taking beauty of a chateau surrounded by formal gardens and lawns created out of the mountainous landscape by magic. Beauxbatons Academy has a preponderance of French students, though Spanish,Portuguese,Dutch,Luxembourgians and Belgians also attend in large numbers (both Beauxbatons and Durmstrang have a larger studentship than Hogwarts). 

据说,布斯巴顿隐蔽于比利牛斯山脉之中。这座城堡被传统庭院与修剪得当的草坪所包围着,籍由魔法建造于群山之间。大部分在布斯巴顿就读的学生是法国人,但也有大量来自西班牙、葡萄牙、荷兰、卢森堡与比利时的学生。(布斯巴顿与德姆斯特朗的学生数量都远远超过霍格沃茨)

It is said that the stunning castle and grounds of this prestigious school were part-funded by alchemist gold, for Nicolas and Perenelle Flamel met at Beauxbatons in their youth, and a magnificent fountain in the middle of the school’s park, believed to have healing and beautifying properties, is named for them.

有传言称,极富盛名的布斯巴顿建造那美得惊人的城堡与置购土地的费用有一部分源自炼金术士们。尼可•勒梅与妻子佩雷纳尔正是在学生时代邂逅于布斯巴顿,一座以他们命名的瑰丽喷泉位于学校花园的正中——人们相信它的泉水拥有治愈与养颜的能力。


Beauxbatons has always enjoyed a cordial relationship with Hogwarts, though there has been a healthy rivalry in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s such as the Triwizard Tournament, in which Beauxbatons has sixty-two wins to Hogwarts’ sixty-three.

尽管在诸如三强争霸赛这样的国际赛事中互为竞争对手,布斯巴顿一直与霍格沃茨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在此项比赛中,布斯巴顿与霍格沃茨有着六十二对六十三的优秀记录。

Apart from the Flamels, famous ex-students of Beauxbatons include Vincent Duc de Trefle-Picques, who escaped the Terror by casting a concealment charm on his neck and pretending that his head had already been cut off; Luc Millefeuille, the infamous pastry-maker and Muggle-poisoner, and Fleur Delacour, who fought in the world-famous Battle of Hogwarts and was awarded medals of bravery from both the French and British Ministries of Magic. Headmistress Olympe Maxime is (in spite of her protestations to the contrary) half-giantess; brilliant, elegant and undeniably awe-inspiring.

除去勒梅夫妇,布斯巴顿的杰出校友还有——

文森特·德·泰福勒-皮克公爵,他为了躲避恐怖统治时期,在自己颈部施了隐藏魔咒装作自己已经被砍头;

吕克·米勒法利,臭名昭著的糕点师和麻瓜毒害者;

芙蓉·德拉库尔,参与了举世闻名的霍格沃茨战役,并凭借自己在战时的勇敢赢得了法国和英国魔法部颁发的勋章;

奥利姆·马克西姆,布斯巴顿校长,一位杰出、优雅且令人敬畏的混血巨人(尽管她为驳斥此说法做出了严正的声明)。

梧桐叶泛黄

[HP/FB]The Aging Immortal(片段 尼可勒梅中心)

很久以前写的尼可勒梅中心的小片段。鉴于不会再完善了,特此存档一下。


世人常常为长寿而骄傲,他也曾经如此。在年轻时或别的什么时候,长生药水停在嘴边,他在那一刻陡生一种优越感——一种恍惚感,仿佛他即将做出什么永留史册的光辉事迹,或是即将拥有掌握世界的特权。

但并非如此,他知道。并非如此。于是他回过神来,仰头喝下——之后的几百年里他想也许这才是他曾拥有的特权,那时他不再能够这样毫无顾忌地活动脊骨,只能慢慢地、轻轻地,一点点把液体吸进喉咙——一饮而尽,然后毫无变化。盖上瓶塞的那一瞬间仅剩的一点优越感也随着药水的冰凉而消散在了肠胃里。只不过再多活久一些。

贤者之石安放在橱柜里静静反射着...

很久以前写的尼可勒梅中心的小片段。鉴于不会再完善了,特此存档一下。




世人常常为长寿而骄傲,他也曾经如此。在年轻时或别的什么时候,长生药水停在嘴边,他在那一刻陡生一种优越感——一种恍惚感,仿佛他即将做出什么永留史册的光辉事迹,或是即将拥有掌握世界的特权。

但并非如此,他知道。并非如此。于是他回过神来,仰头喝下——之后的几百年里他想也许这才是他曾拥有的特权,那时他不再能够这样毫无顾忌地活动脊骨,只能慢慢地、轻轻地,一点点把液体吸进喉咙——一饮而尽,然后毫无变化。盖上瓶塞的那一瞬间仅剩的一点优越感也随着药水的冰凉而消散在了肠胃里。只不过再多活久一些。

贤者之石安放在橱柜里静静反射着红光,在他眼中那并非坚硬冰冷的矿物,而是时间,是生命本身。理论上被无限延续的生命给他带来难以想象的安逸,驱逐掉一切急切的思绪,他只需日复一日地窝在阁楼中,一点一点研习他的学术,研究,或者创造。后来魔法石也被搬到桌子上,以防他哪一天失去打开柜门,托动石头的力气。

尼可勒梅是如此响亮,又如此隐蔽的一个名字,一个象征。人们相信他手握永生的秘诀,百年后又百年,常常在某处喊出一句话,说眼见这位术士的踪迹。这传言半真半假,他确实能够“不死”,但早在两百年前就失去了出门闲逛的兴致,而后来几十年则彻底缺失了方便的行动能力。

不死——但并非不老,不朽。青春永驻不过是集体幻想,彻头彻尾的骗局。他眼睁睁看着自己须发尽白,身躯佝偻萎缩脱水起皱,直到骨骼也在血肉底下朽蚀脆化。他不复年轻的气力,稍走几步就气喘吁吁。他不禁猜想自己究竟何时彻底无法行动,但那时意识依旧清醒,然后躺在地板上感受器官慢慢衰竭停摆,最终直接风化成一堆灰粉。

但还不是时候。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去够墙上那本牛皮书,结果只是让它重重砸在地上,扬起一阵灰尘。他肘腹并用把它推上了桌,听见全身轻细的裂璺声。然后他轻轻扳开封皮。

尼可勒梅的晚年一天通常是这样开始,也这样结束。所有的必需物件全都堆在桌旁,可即使如此,脆弱的骨头仍然让一切活动变得无比吃力而痛苦。但还不是时候。他给笔头蘸了两回墨,找到最近的笔迹。还没到时候。

直到外界再次被诡绿与黑暗笼罩,他也没再如何关心,尽管水晶球仍然尽职尽责地显出迷雾又消散,打着常人没法明白的哑谜——这世界是年轻的,人心是年轻的,年轻人引发动乱,然后年轻人制止。一向这么回事。

他的年轻朋友,邓布利多,一身雪白,拖着长髯踏进他的家门来了。预言球知无不言,让他失去惊讶的乐趣。他高兴地,同时藏着妒意地和他“伟大的”后辈闲谈寒暄,然后请求他“需要茶请自便”。茶壶摆在里间的桌上,落灰蒙尘,茶叶在壶低干枯蜷曲。旁边放着干净如新的贤者之石,红光映在壶上。

“我活得够久了。人世的冒险我历了个遍。”

还没到时候,但够久了。

他冲这位风云人物眨了眨眼,不出意料地听见粉末轻轻剥落之声。




相叶莲

[HP]Je t’aime

当年百度哈利波特吧一个假期活动——六十分钟脑洞创作的产物(原帖已经死于贴吧世界末日),我参加了第四期,话题是不死,于是这个短篇就诞生了。

至于为什么是法语?因为勒梅是法国人。

-------------------------------------------------------------------------------

在那生命的尽头,你会回望什么?


摇曳的烛光下,尼可正在给自己的一位后代写信。信的内容并不长,不过是写了自己的近况,和让那位后代在收到信后务必过来一趟而已。

勒梅夫妇还活着的传闻几个世纪以来就在麻瓜和巫师间流传,并从未消失过,但真正知道勒梅夫妇还活着并...

当年百度哈利波特吧一个假期活动——六十分钟脑洞创作的产物(原帖已经死于贴吧世界末日),我参加了第四期,话题是不死,于是这个短篇就诞生了。

至于为什么是法语?因为勒梅是法国人。

-------------------------------------------------------------------------------

在那生命的尽头,你会回望什么?


摇曳的烛光下,尼可正在给自己的一位后代写信。信的内容并不长,不过是写了自己的近况,和让那位后代在收到信后务必过来一趟而已。

勒梅夫妇还活着的传闻几个世纪以来就在麻瓜和巫师间流传,并从未消失过,但真正知道勒梅夫妇还活着并过得很好的只有他们的后代和好友阿不思·邓布利多。

在伏地魔抢夺魔法石失败后,为了粉碎他再次抢夺魔法石的野心,尼可和好友阿不思商量后,毅然决定销毁了魔法石,但消除魔法石的同时,他和妻子也将要碰触死亡。

信很快写完了,尼可收好信,抱起了一直等在一旁的猫头鹰佩尔,坐到了一把摇椅中。佩尔是一只聪明的猫头鹰,它一直用舍不得的眼神看着尼可。尼可抚摸着佩尔的羽毛,佩尔咕咕的叫着。

是从何时开始的呢?尼可一边抚摸一边想,从自己触碰到了那“不死”的领域。

“亲爱的,你在想什么?”佩雷内尔端着红茶进来,她看到自己丈夫坐在摇椅上闭目沉思。

“哦亲爱的,我在想那‘一切的开始’。”尼克睁开眼睛,看到佩雷内尔正笑着看着自己。“我说过晚上不要喝红茶。”

“今晚特别。”佩雷内尔坐到房间里的一把藤椅上,她喝了一口红茶。“你在后悔当初的决定么?”

“当然不。”尼可笑着说:“魔法石早就摧毁了,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而且我们活的够久了,自1382年开始。”

“是啊,六百多年了,我们完成了一个奇迹,一个关于脱离死亡的奇迹。”

“让你陪着我度过了六个世纪,真是为难你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永生。”尼可面带歉意的看着自己同样年迈的妻子,但佩雷内尔只是笑笑。

“你不用道歉,尼可。”佩雷内尔把端着的红茶放到一边的桌子上。“我是你妻子,我能陪着你走到最后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尼可闭上了眼。 

Merci, ma chérie......Nous serons être ensemble à jamais

尼可知道自己是一个很贪心的人,在炼成魔法石之前,为了研究不死而花了四十多年的时间。自己的妻子一直在一旁支持自己,照顾自己。在炼成魔法石后的两百年里,那猎巫盛行的时期,也没有离开沉迷于魔法的自己。

“是时候了。”尼可站起身,把写好的信和一个门钥匙一起绑在佩尔身上。“乖孩子,把信交给梅尼斯。”

佩尔恋恋不舍的看着尼可,它知道这是自己和主人的最后一面。它对着尼可悲伤的叫了一下,转身飞入夜空之中。

尼可望着消失在夜色中的佩尔,他知道自己和妻子会永远活着。百年来,传闻一直在流传,今后也会继续下去,他们两人会一直活在人们心中。

今夜的汝拉山依旧美丽。


何为死亡?不过是永远沉睡而已。


束樛

【Pottermore翻译】尼可·勒梅

  • 最近比较忙呀……揪了篇超短的来翻~

  • 附原文,自行添加了脚注


原标题:Nicolas Flamel


Nicolas Flamel was a real person. I read about him in my early twenties when I came across one of the versions of his life story. It told how he had bought a mysterious book called The Book of Abraham the Jew, which was full of strange...

  • 最近比较忙呀……揪了篇超短的来翻~

  • 附原文,自行添加了脚注


原标题:Nicolas Flamel


Nicolas Flamel was a real person. I read about him in my early twenties when I came across one of the versions of his life story. It told how he had bought a mysterious book called The Book of Abraham the Jew, which was full of strange symbols and which Flamel realised were instructions on alchemy. The story went that he subsequently made it his life's work to produce the Philosopher's Stone.

尼可·勒梅是一位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我在二十出头的年纪读到了他人生故事的其中一个版本。那个故事叙述了他如何买到了一本神秘的书籍——《犹太亚伯拉罕之书》①(Book of Abraham the Jew)——书中满是奇怪的符号。勒梅随后意识到这本书是炼金术的指南手册。最终,他耗尽毕生钻研,制造出了魔法石。


①关于这本书,他在他的手稿《象形符号之书》(Livre des figures hyeroglyphiques)中记载道:“我手里有一本用2块佛罗林币换来的古老庞大书籍。它不像其他的书一样使用纸张或者羊皮,而是由精致平滑的年轻树皮所做成的。封面紧密地包着黄铜,上面刻满文字或是奇怪的符号……它有以7页为一组的3组,包含着首页,每一组的第七页都没有任何文字,但在第一组的第七页上,却画着一根被巨蛇吞噬的魔杖。”


The real Flamel was a wealthy businessman and a noted philanthropist. There are streets in Paris named after him and his wife, Perenelle.

而史实中的勒梅则是一位富有的商人与著名的慈善家。今天的巴黎还有以他及他的妻子佩蕾娜尔(Perenelle)命名的街道。


I remember having a highly detailed and exceptionally vivid dream about Flamel, several months into the writing of Philosopher's Stone, which was like a Renaissance painting come to life. Flamel was leading me around his cluttered laboratory, which was bathed in golden light, and showing me exactly how to make the Stone (I wish I could remember how to do it).

我在写《魔法石》的那几个月中曾详细而生动地梦到尼可·勒梅,那个梦给我一种文艺复兴时代的画作化为现实的感觉。勒梅引导我参观了他那沐浴在金色光辉中的杂乱实验室,然后向我展示了如何制作魔法石(要是我能记得怎么做就好了)。

雲绯

【HP原著解析】《哈利波特》早期被删减草稿之‘魔法石’部分

【本文部分授权转载于@月影君人文社《哈利波特系列》新旧版修订对比,雲绯调整并增添内容】


东西方文化中,由蒙昧走向科学的路径是类似的:在我们说着阴阳五行的时候,西方人在研究气水火风;在我们说着奇门遁甲的时候,西方人在说让农神带走一切……亚里士多德和地心说早已被我们抛弃,但是那个时代以此为依托的炼金术文化却始终在影响着我们。


《哈利波特》第一本书书名“Philosopher's Stone”,在美国版中被改为了“魔法师的石头”,其实罗琳后悔是有道理的。“Philosopher”不是“哲学家”,而是有着特殊的含义——维基百科解释道,中世纪后期,从事炼金术的人被称为philosopher...

【本文部分授权转载于@月影君人文社《哈利波特系列》新旧版修订对比,雲绯调整并增添内容】


东西方文化中,由蒙昧走向科学的路径是类似的:在我们说着阴阳五行的时候,西方人在研究气水火风;在我们说着奇门遁甲的时候,西方人在说让农神带走一切……亚里士多德和地心说早已被我们抛弃,但是那个时代以此为依托的炼金术文化却始终在影响着我们。


《哈利波特》第一本书书名“Philosopher's Stone”,在美国版中被改为了“魔法师的石头”,其实罗琳后悔是有道理的。“Philosopher”不是“哲学家”,而是有着特殊的含义——维基百科解释道,中世纪后期,从事炼金术的人被称为philosopher。

Philosopher's Stone一般可译作“贤者之石、哲人石、贤人石、炼金术师的石头、炼金石、点金石”,书名背后蕴含的,是欧洲中世纪的炼金术文化。


贤者之石是一种存在于传说或神话中的物质,其形态可能为石头(固体)、粉末或液体。传说它能将一般的非贵重金属变成黄金,或制造能让人长生不老的万能药,又或者医治百病。其他的称号还有哲学家之石、天上的石头、红药液、第五元素等等。
贤者之石的概念来自八世纪的一位阿拉伯裔也门人(生于波斯)炼金术师Geber(贾比尔)。他分析了恩培多克勒的四根说(即物质由四种元素构成,分别是火,土,水,气。火是热与干,土是冷与干,水是冷与湿,空气是热与湿),进一步建立了“所有金属都是这四种原理的结合”的理论:两个为内部、另外二个为外部。
在这个情况下,一种金属变质成另一种金属的过程,被推论为这四种基本特质的重组。在假设中,促成这项转变的媒介是一种在阿拉伯语中称为al-iksir的物质。该物质是用贤者之石制成的干粉。当时人们相信贤者之石由一种称作carmot的物质构成。


在众多《哈利·波特》官方资料中,有一页《哲人石》早期的抄本。该抄本写于1991年左右。这一页向我们展示了被遗弃的情节线,这些情节会改变一切的!(乔的笔迹有点难辨认。)

“所以勒梅这家伙找到了魔法石?”罗恩说。
“不,他制造了魔法石,”哈利说,“他是个炼金术士。这意味着……”
“有人把贱金属变成了黄金,”赫敏说,脸上带着一种我知道的比所有人都要多的表情,其他两个人都注意到了,“当然,我在《炼金术:古代艺术和科学》中读到过这个,作者是阿尔戈·派瑞提(Argo Pyrites)。”
“我自己也错过了那个,”罗恩咕哝道。
“——当然,这是你能做到的最困难的魔法。你不仅得到了纯金,还得到了一块有趣的石头——”
“这就是我要说的,”哈利说,“是的,魔法石,它成功了,使尼可·勒梅和他的妻子活了大约五百年。”
“什么?”
“我知道,”哈利说,“但这是事实,1762年有人在巴黎的歌剧院发现了他,然而他是在14世纪出生的。”
罗恩吹了一声口哨。
“但他现在死了?”他问。
“当然,”哈利说,“有人偷了他的魔法石,这样他就不能再制造出任何长生不老药了,不是吗?制作另一块魔法石需要一段时间,我想到那时他已经太老了,来不及等待另一块魔法石制作成功,他就会因为没有长生不老药而死。现在我要告诉你们一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声张的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块石头是在我父母的古灵阁保险库里发现的。”
但是哈利并没有听到预料中的有趣的声音,罗恩和赫敏只是盯着他看。
“什么?”哈利说。
罗恩清了清喉咙,张开嘴想说话,但又闭上了。
“什么?”哈利说。
“好吧,哈利,”赫敏说,“我是说……”
“你什么意思?”
他两眼盯着他们,因为他们盯着自己的脚,试图不看他的眼睛。
“你们不认为,”他突然生气地说,“是我父母偷的石头吗?”
“呃……”罗恩说。
“看,”哈利愤怒地说,“那就像是说他们谋杀了勒梅……”
“哦,哈利,我们从没想过……”
“几乎没有,”哈利说,“我不知道它是怎么进去的,但魔法石不是他们放在那里的……”
“是的,”哈利和罗恩迅速说,“我相信你是对的。”
“必须有一个显而易见的解释,”赫敏说。
哈利一点也不相信他们是认真的,但就在这时铃声响起,谈话结束。

译者:当然是月影君本人,另外感谢鲁皓和山石君的帮助。
原文详见: EarlyPS – The Harry Potter Lexicon
更多罗琳早期草稿详见: JKR (scrapbook) – The Harry Potter Lexicon

 



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雲绯【HP电影解析】文档清单

雲绯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一只獾

【神奇动物】表白尼可勒梅和尤拉利希克斯

嗯,我先奶一口后面几部纽特也会加入邓布利多的这个国际联络网,最好再带着蒂娜一起啦!拉利是伊法魔尼的教授,又那么年轻,和蒂娜差不多的岁数,说不定她和蒂娜认识呢!

表白一下尼可勒梅和尤拉利·希克斯,两个可爱多! 
本来看到演员照片,我以为尼可会是那种儒雅的导师角色,或许有点点像HP小说里的邓老师,结果他是这样的风格,可爱的小老头,拖着脚步走路,一看水晶球里阿不思邓布利多说的事儿真发生了,就焦急地翻开“通讯录”,然而阿不思偏偏不在,幸好拉利在。两人对话中非常具有反差萌:年长又学识渊博的尼可慌张不自信,年轻资历浅的拉利却沉着坚定
尼可“哎呀我不行的呀!”
拉利“你可以!你能行...

嗯,我先奶一口后面几部纽特也会加入邓布利多的这个国际联络网,最好再带着蒂娜一起啦!拉利是伊法魔尼的教授,又那么年轻,和蒂娜差不多的岁数,说不定她和蒂娜认识呢!

表白一下尼可勒梅和尤拉利·希克斯,两个可爱多! 
本来看到演员照片,我以为尼可会是那种儒雅的导师角色,或许有点点像HP小说里的邓老师,结果他是这样的风格,可爱的小老头,拖着脚步走路,一看水晶球里阿不思邓布利多说的事儿真发生了,就焦急地翻开“通讯录”,然而阿不思偏偏不在,幸好拉利在。两人对话中非常具有反差萌:年长又学识渊博的尼可慌张不自信,年轻资历浅的拉利却沉着坚定
尼可“哎呀我不行的呀!”
拉利“你可以!你能行!我们相信你!”

前面特拉弗斯提到邓布利多建了一个非常小的国际联络网,显然尼可和拉利都是联络网的成员,魔法通讯录应该是网络成员人手一本。从尼可和拉利对话来看,这联络网很可能就是用来对抗格林德沃的。


雲绯

【HP原著解析】尼可·勒梅魔法值解析

尼可·勒梅:


攻击力:90

防御力:90

魔法造诣:99+ 

学校:布斯巴顿

已知绝技

发明魔法石,炼金术师鼻祖

尼可·勒梅的人设是从历史上真实的尼古拉斯·勒梅延伸而来。史书上的他是书商兼地主,一辈子都住在巴黎。在《哈利波特》系列中,他一直以大炼金术士的身份示人。通常情况下,这种学术专家在实战中都是菜的一批,因为他们把精力都放在与实战无关的科研上了【邓布利多那样的全方位奇才是几百年不遇】。看看格大魔王的老姑婆巴希达·巴沙特吧,魔法界最著名的历史学家,结果被纳吉尼一条蛇给轻易...

尼可·勒梅:

 

攻击力:90

防御力:90

魔法造诣:99+ 

学校:布斯巴顿

已知绝技

发明魔法石,炼金术师鼻祖

尼可·勒梅的人设是从历史上真实的尼古拉斯·勒梅延伸而来。史书上的他是书商兼地主,一辈子都住在巴黎。在《哈利波特》系列中,他一直以大炼金术士的身份示人。通常情况下,这种学术专家在实战中都是菜的一批,因为他们把精力都放在与实战无关的科研上了【邓布利多那样的全方位奇才是几百年不遇】。看看格大魔王的老姑婆巴希达·巴沙特吧,魔法界最著名的历史学家,结果被纳吉尼一条蛇给轻易干掉了。

在《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中,尼可自称已经二百年没放一个大招了。试想二百年都没有使用过格斗魔法的尼可,怎么可能被吹嘘到和格林德沃或者伏地魔这样天天砍人的总瓢把子水平上?尼可在魔法世界,可能就和霍金一样,虽然没有霍金那么脆,但也没强多少。《哈利波特》系列中可以说是没有扫地僧这种世外高人存在的,不然他们早就该出山露脸对抗格林德沃或者伏地魔了。


再说说被人吹上天的拉雪兹神父公墓火焰大战吧。尼可率领的主角团队看似用地火对抗格林德沃的天雷打了个平手,但我们看看双方实力对比是个啥样。

尼可·勒梅的团队:

1.纽特·斯卡曼德:没用的本事样样精通,什么追踪脚印啦、驯服猛兽啦等等——整体来讲也算个高手吧。

2.忒修斯·斯卡曼德:这个厉害,傲罗中的战斗英雄,名声在外,就是在猝不及防中被未来弟妹一招禁锢——算个外强中干的超级高手啦;

3.蒂娜·戈德斯坦恩:傲罗出身的都不菜,曾一招治住忒修斯还有偷袭嫌疑,算厉害吧;

4.尤瑟夫·卡玛:曾凭一己之力关押蒂娜、纽特和雅各布,估计也和主角七上八下;

5.雅各布·科瓦尔斯基:麻瓜,没用;

6.纳吉尼:无魔杖的蛇女,没用;

7.尼可勒梅: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密友,炼金术学霸兼魔法石制造者,虽然一阵风就能吹散架但还是在烈火的强烈气流运动中坚持到了最后;

以上这些人加在一起,其中斯卡曼德兄弟都带着“杀妻之仇”的怨恨在武力值上能开点外圌挂,算得上相当强悍的魔法招数了【看动势和表情他们真算是拼了老命了】。但是其最终效果就是从火场狼狈逃生,不曾伤到纵火者格林德沃一根头发。

而格林德沃那边,他手下们一个都没出手。格林德沃自己除了第一次点火外就出了两招,一招炮灰了莉塔【轻松无压力】,一招几乎把斯卡曼德兄弟削平【醋】,附带作用才是燃烧了巴黎。


所以说在这场鏖战中,格林德沃完全没使出全力,只有打雀斑的时候使了点劲儿,可谓将主角团队轻松吊打。尼可·勒梅的出场基本就是灭火作用,他根本没有也不可能把格林德沃怎么样!

尼可厉害么?挺厉害,但是实战水平比周围几个傲罗们强不了太多,高出的部分在于经验多年纪大。

格林德沃后来在欧洲是势不可挡,除了邓布利多,谁都拿他没办法。尼可如果真的水平接近格林德沃也早该被推出去上前线了,事实上根本没有。他和主角团队加起来,也没打败格林德沃的轻松一招,可见尼可·勒梅的实战也就相当于几个顶级傲罗的总和吧。

再想想《神奇动物在哪里》结尾格林德沃一个人割韭菜般碾压美国最强悍的一批傲罗,一招放躺安全部长和四个保圌镖……唉!杂鱼们,还是赶紧逃命吧!



【HP原著解析】《哈利波特》原著人物魔法值评估总览清单

相关链接: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雲绯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镀银水壶

一点感想

刚刚和同学看完FB2,4D带晃的,现在头还晕着。

1%是因为上述原因,99%是这部电影本身的吸引力、角色的出彩和我爱了3年的cp齁出来的。

我想谈谈给我影响最深的“配角”——尼可勒梅。由他,再谈谈GGAD。

七百多岁的老炼金术士是个可爱的怪老头!他家的细节丰富到爆炸!一开柜子就是红闪闪的魔法石安放在玻璃罩中。他拿的那本厚书大概是画像的便携版本?两百多年没动过手的老人家一出手就帅到爆炸!

很难想象他是在哈一中怀着怎样的心情销毁魔法石。为什么他不在七十年前甚至更早做这件事?

我认为黑魔王从来不会缺少,那尼可勒梅完全有可能在他几百年的漫长人生中屡次遇到这种“暴君”。借用亚当斯密的一句话:“...

刚刚和同学看完FB2,4D带晃的,现在头还晕着。

1%是因为上述原因,99%是这部电影本身的吸引力、角色的出彩和我爱了3年的cp齁出来的。

我想谈谈给我影响最深的“配角”——尼可勒梅。由他,再谈谈GGAD。

七百多岁的老炼金术士是个可爱的怪老头!他家的细节丰富到爆炸!一开柜子就是红闪闪的魔法石安放在玻璃罩中。他拿的那本厚书大概是画像的便携版本?两百多年没动过手的老人家一出手就帅到爆炸!

很难想象他是在哈一中怀着怎样的心情销毁魔法石。为什么他不在七十年前甚至更早做这件事?

我认为黑魔王从来不会缺少,那尼可勒梅完全有可能在他几百年的漫长人生中屡次遇到这种“暴君”。借用亚当斯密的一句话:“人生来,必将永远是自私的动物。”有能力炼制出这种bug般的物品,面对麻烦的准备不一定立刻做好,但觉悟还是要有的。销毁自然也是迟早的事。

尼可老大爷总不至于在老邓还活蹦乱跳的时候未卜先知(虽然他有个水晶球,还意外的准),断言好友将来会无力守护这魔法石。他自己的魔力也不弱,对付1/7的魂片老伏应该躺赢。再说,几百年前的黑魔王们说不定更强,这点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害怕这两个小p孩?

顿时有一个“沙雕”的猜想:

魔法石能给人永恒的生命和无尽的财富。两个黑魔王都不对钱感兴趣(嗅嗅:我要啊我要啊!)。

而尼可太了解格林德沃了,认定他不会对长生不老感兴趣,而伏地魔这个瓜娃子偏偏不学好,越切越疯,为了新生不择手段。尼可老人家一心烦一咬牙,不活了,怎么着?

尼可对厚书中的人,亲人或老友也思念的太久,如此“下策”何尝不是一种解脱?活着的人往往要背负更多的东西。

那复活石岂不是很尴尬?它有复活人的力量,渴望站在顶峰的野心家却纷纷避而远之。它的吸引力远不如同样操控生命的魔法石大。

“至于那块石头,他会想让谁复活呢?他怕死,而他不会爱。”

邓校明明白白地、跟哈利在国王十字车站就是这么说的。

前后两代魔王的异同也就显而易见:伏地魔不懂爱,也许因为是他没有爱过,亦或是他没有爱过而造成了今后的一切。格林德沃也不懂爱,但他爱过,也许那个十六岁的年轻人没有发现,完美回避了这份感情,亲自给另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最深的伤害,再匆匆地离开——

但他爱过啊。两个月的疯狂,一百多年的纠缠不休。


好了,说说GGAD。

GGAD的视频剪辑中有这么一个经典镜头。真·老邓拿着一节蜡烛,照亮古老照片上桀骜不驯的金发少年的脸庞。意境美到爆炸。

今天看到FB2中邓布利多站在厄里斯魔镜迟疑了一下再抬头,我的心是微微泛酸的。

“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 desire.”

果不其然,Toby和Jamie一起出现在魔镜里。立下血誓的时候,我前面的姑娘肩一耸一耸的,哭了。和我一道的同学算是个半吊子哈迷,几年前看完了FB1后狂补HP,因为空闲时间实在太少至今只看完了前五本。看电影前她恶补了相关知识,所以她当时悄悄问我:

“那就是年轻的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吗?”

我回答说是。她出乎意料的没有嬉笑着惊呼这对儿有多甜,而是顿了顿:“我觉得他们爱得对方太深了,自己都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与孤独之中。”我这个粗神经的同学突然来这么一下。

我TM差点眼泪飙出来。

格林德沃你这个大羊毛袜子!



后记:写完都过去将近两个小时了……真的有说不完的话想倾诉。

看到华纳标志想哭,看到厄里斯魔镜想哭,我崩不住了是在霍格沃茨那里,主旋律一响,影厅里零碎的声音戛然而止。

你可能觉得夸张,但这是真的。霍格沃茨永远是我们的家。

我还有一次哭是在莉塔死的时候。之前在她回忆时我还开玩笑说那一团玩意儿像紫菜蛋花汤,知道真相真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忒修斯是个喜欢拥抱别人的人,同样他也需要别人的拥抱。

纳吉尼想要一个同伴,克雷登斯想要一个家。蒂娜和奎妮都向往爱情而终成陌路。

从四年级第一次借《阿兹卡班的囚徒》反反复复看了三次,已经过去了……六年。老天。

最后——Magic will never end.谢谢你看到这里。

绝望的烤翅
半小时随手。 好喜欢小动物2里...

半小时随手。

好喜欢小动物2里的老爷爷,太可爱了年轻时一定很美。


话说直到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尼可勒梅已经大概672岁啦,还没死诶。估计八十几岁时做的魔药还剩很多还能用好久好久呢。



【脑补了他和梅林吵架的画面【。】



半小时随手。

好喜欢小动物2里的老爷爷,太可爱了年轻时一定很美。


话说直到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尼可勒梅已经大概672岁啦,还没死诶。估计八十几岁时做的魔药还剩很多还能用好久好久呢。




【脑补了他和梅林吵架的画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