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尼可拉斯

7765浏览    171参与
東 德 住 民

我开学了,我有图了(ntm)
啥都有,特别杂
最后一张师徒是友情向

我开学了,我有图了(ntm)
啥都有,特别杂
最后一张师徒是友情向

就是那谁啦

我好懒啊xx明明画好了却不发
是之前十天企划的DAY6和DAY7
———————————
什么在JO圈逛了这么久终于想起来回家(基尔伯特)了吗

我好懒啊xx明明画好了却不发
是之前十天企划的DAY6和DAY7
———————————
什么在JO圈逛了这么久终于想起来回家(基尔伯特)了吗

云中鹤

  尼可拉斯最痛恨的莫过于被问起“你从哪来。”看在上帝份上(这时候它并不只是一句感叹。),这可真是个巨大的未解之谜。虽然他真的很想把这些提问者烧死砍死淹死——总之,杀了他们但他只能对那个穿着深色棉布连衣裙枯草似的亚麻色头发蓬乱扎成两个辫子还没他前胸的乡下姑娘说抱歉我也不知道,换来一句嘟嘟囔囔的抱怨。“怪人。”

  他从来就没法想通这个该死的世界难题,他记得他说过主的国度说过柯尼斯堡而现在改用柏林搪塞那些看起来没有智力障碍的人。

  要命的是除非他改名查拉图斯特拉否则他不得不正面回应这个问题。毕竟他不敢也不能避免社交以免被误认为他的确死了而且连个墓碑都没有。...

  尼可拉斯最痛恨的莫过于被问起“你从哪来。”看在上帝份上(这时候它并不只是一句感叹。),这可真是个巨大的未解之谜。虽然他真的很想把这些提问者烧死砍死淹死——总之,杀了他们但他只能对那个穿着深色棉布连衣裙枯草似的亚麻色头发蓬乱扎成两个辫子还没他前胸的乡下姑娘说抱歉我也不知道,换来一句嘟嘟囔囔的抱怨。“怪人。”

  他从来就没法想通这个该死的世界难题,他记得他说过主的国度说过柯尼斯堡而现在改用柏林搪塞那些看起来没有智力障碍的人。

  要命的是除非他改名查拉图斯特拉否则他不得不正面回应这个问题。毕竟他不敢也不能避免社交以免被误认为他的确死了而且连个墓碑都没有。

  尼可拉斯有两个推特账户,一个用来发些没有实际价值的琐碎日常,比如他买回来的新书,比如他在他的庭院里发现一只脏兮兮的红眼睛白猫,配上三张模糊的猫儿照片。下面是埃德尔斯坦波诺弗瓦和布拉金斯基们稀稀落落的喜欢。另一个账号相对而言真实得多,他抛弃逻辑抛弃理性斥责不合他心意的社会制度咒骂愚蠢的难民救助政策和“说真的,我羡慕它。”

   那句话里的它特指那只猫,尼可拉斯尝试过诱捕它,这耗费了他足足半个月,他给它取名基尔伯特,给它洗澡,但基尔伯特显然没有经历过这般待遇,惊恐而暴怒地在尼可拉斯挽起袖口露出的小臂上留下三道清清楚楚的红色血痕,于是尼可拉斯不得不去为自己打疫苗。在被人为圈进房间的第三天清晨,基尔伯特吃光了尼可拉斯为它准备的鲑鱼肉推开窗重新回到污水与瘦巴巴老鼠的自由里了。

  “但说真的,我羡慕它。”尼可拉斯这么想。

  基尔伯特是只聪明的猫,因为它能开纱窗而且无师自通。在基尔伯特逃亡的第十四天,事实上也是他在门外放一块鲑鱼肉而它一定会不翼而飞的第十四天尼可拉斯在他门外的台阶上看见一只死老鼠。后来的两个月内他收到的礼物包括但不限于鸟虫子和几个硬币。在基尔伯特逃走的第四十九天,尼可拉斯再次见到了它。它躺在尼可拉斯种下的留兰香薄荷里肆无忌惮地打滚,看见尼可拉斯也没有跑的打算,尼可拉斯没敢靠近但基尔伯特毫无顾忌地迈着步子走过来用头和躯干蹭他的腿。它很壮硕,皮毛顺滑,身上多了不少伤疤。

  基尔伯特不怕人,至少不怕尼可拉斯。偶尔它会从打开尼可拉斯房间的纱窗——用的正事它当初逃跑的伎俩——从缝隙挤进尼可拉斯的家,在阳台上舒展身体或是盘成一团。它允许尼可拉斯抚摸它的毛皮但肚子除外,它允许尼可拉斯轻轻拉扯它的前爪,但尾巴除外。它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尼可拉斯永远捉摸不透他的白色朋友。他既不能也不打算阻拦。

  “说真的,我挺羡慕你。”尼可拉斯抚摸基尔伯特的被毛时这样对它说。

基尔伯特only产粮企划号

【基尔伯特产粮企划】
是尼可和基尔!投稿人选择匿名啦!

【基尔伯特产粮企划】
是尼可和基尔!投稿人选择匿名啦!

年轮行行好去学习吧
@東 德 住 民 是鲸鲸的尼...

 @東 德 住 民 是鲸鲸的尼可!!!


和鲸哥聊天真的太快乐辽!

 @東 德 住 民 是鲸鲸的尼可!!!


和鲸哥聊天真的太快乐辽!

某不知名地球养老据点(官

#接力赛#游戏产物

规则:

微剧情自戏,在结尾提及一个人物让下一个人以这个人物作为戏的开头,戏只发给自己的下一棒,每个人已知的只有每个人的身份故事背景以及上一个人的文字,开放式剧情及结尾


#剧情无主线预警

——————————————————

第一棒  王耀:匿

        每每被迫溜出教室时,总不禁感慨:作为一名中华学子,最大的不幸莫过于“作业大于天”,不论有用的没用的、写的出来的写不出来的,交不上作业就别想有安生日子过。

        “今儿...

#接力赛#游戏产物

规则:

微剧情自戏,在结尾提及一个人物让下一个人以这个人物作为戏的开头,戏只发给自己的下一棒,每个人已知的只有每个人的身份故事背景以及上一个人的文字,开放式剧情及结尾


#剧情无主线预警

——————————————————

第一棒  王耀:匿

        每每被迫溜出教室时,总不禁感慨:作为一名中华学子,最大的不幸莫过于“作业大于天”,不论有用的没用的、写的出来的写不出来的,交不上作业就别想有安生日子过。

        “今儿个天儿挺好的,不如不交作业了。”嚼着半冷的早点,他光荣之至地为自己的“罪行”想好了说辞,当然,主要是因为没写——既然老师都说那套题出的不好,当学生的自该听从恩师教诲。

        保健室里这个时间点大概没人,推开门一条缝也确认了的确没有人,躲过一时是一时,上课前远离是非之地,美之名曰“走为上策”。

        束发的皮筋早已不知所踪,年轻的东方男孩儿不得不在咬早点的时候努力避开散着的头发。

        腕上的手表许是快要没电了,正哒哒作响,但他决定不去理会,哪怕腕表锲而不舍的为自己的生命做倒计时,由它去,它的自怨自怜时间可长达一整天,而自己的抢救总是及时到令它无法叫喊出呜呼哀哉的嘶哑。于是他耐心地听着,掐算起还需藏上几分钟。

        早餐奶是冷的,以至于第一口咽下后,他的胃恶狠狠抽搐了一下表示抗议,抗议有效,终于是放下了早餐奶。恰有风来,风起之时方灌下大口冷奶的人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长发随风而起,抬指以风做弦,许草木和鸣,作拢挑之势时幸得万籁有声,却道乃是万物之情,信手捕风成曲,自叹酣畅淋漓,可惜琴未名曲无题,独一人陶醉,仅天地可知。

        风乱了发,曲无声息,方才的自嗨中,没有卢西安诺刀架脖子上来逼问作业下落的打搅,距中二期结束近遥不可及的他甚是满意。


第二棒  弗朗西斯: @沧夜红云       

        “卢西安诺不会杀了我吧......物理作业没有写完啊...”这样想着,悄悄的走进教室。

        “早。”

        [又是新的一天,虽然物理作业哥哥我没有做完,但是生物作业还是要检查的。希望这次交作业的人多一点~]这样想着,[昨天的生物作业明明很少呢......]刚坐下,叠在一起的本子就开始往下掉,便立刻伸手去接。“那就让哥哥现在我看看生物作业吧~”拿起三色发带仔细扎好金发,着手整理桌子上的本子。

        “......”除了几个经常不交作业的,还算齐了。“本来哥哥我也不喜欢写作业~懒得管他们~”便把作业抱起,走向教师办公室。

        清晨阳光正好,在楼道里留下金色的痕迹。一个人走过现在暂时还空荡荡的过道,手中的墨水仿佛和光融为一体,紫瞳也略微呆滞。轻声哼起《香榭丽舍大街》,法语在空气中荡漾,心情渐渐起快起来。

        “Bonjour~”轻轻敲了敲门,走进办公室。把作业放在老师桌子上,老师略带倦意的点点头。

        “辛苦了,弗朗。”

        “Je vous en prie~”

        跨出门口。时间尚早,空气中弥漫着清晨的味道。望望教室,距离上课还有将近十五分钟,决定就在阳光下等待。

        一个人走到教室门口,轻轻地趴在了栏杆上,“物理作业什么的哥哥我才不会去做呢...”几只飞鸟落在栏杆上,一只白色的栖在自己的手臂上,“你也早啊~可爱的小鸟~”那生灵歪歪头,唱了两句,便飞走了。看着它消失在天空里,才闭上眼睛。“阳光真好......这种天气真适合去写生。”

        “写生的话,果然还是小费里适合和哥哥我一起呢,毕竟是美术课代表......”

又有些烦躁的埋下头。“哥哥我为什么要上学啊......”


第三棒   奥利弗: @这一条咸鱼估计今天也不翻身了

        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果然每天都是很悠闲呢。不用像各大课代表一样——排除一些像是美术课代表或是音乐课代表的,他们也算是,比较轻松吧。

        至少费里,那位美术课代表,不是整天晃着忙碌身影的。

        上交作业后距离上课还有几分钟,那是属于自己的思想的时间,能在这段时间享受鸟儿扑翅的声音交织在缕缕阳光中,钻过树叶的空隙在地上描出粼粼光斑。

        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也许这个时候跟亚蒂来一杯闲适的下午茶或许不错。当然了,学校可没有留下这一点时间给奥尔,毕竟能趁着大本钟敲响16点的深沉钟声的时候(奥尔知道它现在没有在走动了)这里可是在偷偷的熬夜赶作业啊。

        说起来也不知道课代表的收作业情况如何了,真希望没有人再来找奥尔质问作业。嘁,奥尔可是每次都有认真完成的啊。除了有时候会有可笑的法/国青蛙来乱了眼。

        伸手在课桌右边一大堆书中随意抽出一本,摆在桌上装模作样。手肘顶桌撑起下巴,另一只手无聊地翻动书页。时不时看向门口观察动静。

        『ridiculous』

        也不知道站着教室门口的那个法/国人在想写什么,也许等会能看见他被teacher抓住的表情。


第四棒  尼可拉斯.贝什米特: @纸酿

        作为政治课代表,每次收作业都是一次艰辛的过程,总有学生即使学习不是很差总是不交作业,让人感到头疼。

        轻轻瞟了一眼门口的法/国人,也不知道弗朗西斯在想些什么,他是想被老师抓个现行吗。

        此时正是快要上课的时间,午后的微光从窗帘的夹缝射到课桌上,窗外正有几只鸟儿啼啭,靠窗的位置的确会让人感到身心舒畅。要是有盘糕点或一杯茶,让人能度过一个美好的下午茶时间就更棒了,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了。

        歪头想了想,还是从抽屉里抽出政治课本假装用功,实则余光一直在瞥着周围的人。

        轻轻抿一口杯中的水,余光又游走到不远处的奥利弗身上,见他的眼睛总是瞟向门口,感叹一声关系真好。


第五棒 卢卡斯: @漆木.瓶颈期

        奥利弗带着他那有毒的糕点来了学校。这是自己在进校门时无意间发现的,即使如此这也与自己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反正他应该会将这份甜品塞给过路的弗朗西斯或者其他的老相识。

        现在更需注意的是..逐渐变得吵闹的教室。

        无奈扭头望向身边的窗口,蔚蓝的天空中飘着千变万化的云彩,阳光在色散中幻化为三色光环。早晨的天空总是那么令人神往,低眸碰巧与刚入校门的熟人对上视线,对方笑着向自己挥了挥手,“...”微微摆动手腕回应着对方。

        似乎发生了什么,教室里的同学又一次吵闹了起来,走廊...?转头看向空空的走廊有些疑惑。大抵是错过了某一瞬间,不愿再思考这些麻烦事的自己选择当做无事发生,沐浴着身边温暖阳光的同时看起了有关于现实、魔法、以及大海的杂志,至少封面是这么写着。

        生活和大海是极好,但书中所谓的那些魔法不过是一些自然现象及魔术师的魔术,有些无趣这种忽悠人的小把戏...不过将来倒是可以拿来试试一些有趣的 。

        抬眸却正好看见费里西安诺拿着书籍从走廊走过。


第六棒 罗德里赫:匿

        不知道费里西安诺去了哪里,应老师的要求在校园内四处寻找着他,在晚夏的灼热日光中只行动了数分钟就感到有些晕眩,更加糟糕的是已经对自己的所在之处完全没有印象了。

        躲进建筑物的阴影里,有些吃力地靠着身旁的墙壁抬起手腕,距离下一节课开始似乎已经不剩多少时间,想要逼迫自己抬起步子从阴凉下离开,最终却只是留下了这份力气将眼镜扶正抹了一把汗。

        “有谁会路过这里呢…”微微皱眉平复着因为轻微中暑而产生的头痛,因为倒在太阳底下实在是过于有失优雅,于是安静地在心中做着是否要凭自己的努力找到回教室的路的思想斗争。直到不远处似乎有着熟悉的身影路过,才停止了这种思索,迈出了艰难的那一步。

        “真是的,费里西安诺同学,老师在……”直到凑近对方,才恍然发觉似乎是因为发色而认错了人,略感羞耻地轻咳,“安东尼奥,你怎么会在这里。”


第七棒  卢西安诺.瓦尔加斯: @Lighting

        听见他对自己说出“安东尼奥”这个名字,不忍得嗤笑一声。

        “叫我什么?我可不是那家伙。”

        再仔细看他脸色,感觉他的精神状态不大好。在这大太阳底下,推测这个体质弱的音乐课代表应该是中暑了。于是伸出手要扶着他,打算把他扶到哪里休息一下。

        “你可别再矫情了,再矫情你就真的躺在这里了。”

        扶着他慢慢走着,尽量躲在建筑物与树木的阴影里。不过,刚刚罗德里赫为什么要在这种鬼天气下到处跑?脑子里一团乱,就像做物理遇上自己解不出答案的题。正疑惑着,旁边一个熟悉的身影路过——是那个笨蛋费里西安诺的傲娇鬼哥哥罗维诺。

        “喂,你怎么还在这里,想被凯撒校长抓到吗?”


第八棒 罗维诺:

        在操场上四处张望着,“安东尼奥那个混蛋在哪里啊岂可修”低声念叨着,突然听到身后貌似有人喊自己,转过头就看到了扶着虚弱的罗德里赫的卢西安诺“卢西?罗德里赫没事吧?面色看起来非常不好啊,我和你一起把他扶到医务室去休息一下吧,虽然现在已经快要上课了。”看了一下时间后说到,走过去从另外一边扶起罗德里赫,又补充了一句“当然群殴绝对不是因为担心他出事啊。”扶着人到了医务室,推开医务室的门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安东尼奥?你这个混蛋原来在这里啊”


第九棒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时至今日你仍是我的光芒

        “在找我吗,罗马诺?”看着对方涨红的脸,又看到他和卢西扶着的罗德里赫。“你们怎么了吗?”后知后觉的搀着他,放在医务室床上。“待会就要上课啦,就不在这里停留了,罗德休息一下吧,医生不在,不过没关系啦,应该休息一下就好了。”

        看着昏迷的罗德里赫,露出了安慰的笑容,“下节课美术课,要不我去找意呆酱请假?”把罗马诺拉了过来,“罗马诺刚才是要找我吧,那我就把罗马诺带走了,卢西在这里好好照顾罗德吧,我会请假的”说完就和罗马诺离开了医务室,向美术教室走去,找到了教室里认真画画的身影“意呆酱……”


第十棒 费里西安诺: @晨光微烁

        费里咬着笔含糊不清地说“唔……安东尼奥哥哥找我有什么事吗?”

        然后放下笔,扭过头看着安东尼奥和罗维诺,乖巧地听着安东尼奥的叙述。

        “ve——所以说罗德里赫桑昏迷了,然后卢恰在照顾他,所以下节美术课要请假吗?”然后单手比了个ok“知道啦!记得让他们好好休息ve~”

        抬起头看着墙上的钟表,“pei~好像快到上课的时间了,哥哥你们快回教室吧”说着开始收拾手边的东西,然后小跑着赶往教室。

        来到教室,发现还有一两分钟,于是走到王耀身边,“耀桑,这次的美术作业,记得交哦ve~”然后心情颇好的冲着前座的霍兰德打了个招呼。


第十一棒   埃米尔·斯特尔森:

        正低着头安心地削着铅笔,听见邻座费里同学元气满满地向霍兰德打了个招呼,心里不禁轻松起来,又暗暗羡慕着他和谁都可以说说笑笑的人缘。虽然自己并不想要和一些吵闹的家伙有过多接触,但偶尔、只是偶尔还是会有一点无聊......回过神来时,手里的铅笔已经断了好几节笔芯。看来还是不要走神的好。上课前的时光也真是漫长。

        表盘上的秒针转了一圈又一圈,“叮铃铃铃——”,上课铃按时响起,“呼。终于捱到上课了。”心中不免长舒一口气。

        趁着老师还没到悄悄转头环顾教室四周,总感觉少了一个人。却又想不起来少了谁。有点懊恼的捶捶自己:“怎么连班上同学都记不全。”如果换成安德松那个家伙,一定也可以和同学们打好交道的吧。毕竟他从来听不见别人的恶意,总是满不在乎的样子,笑盈盈地和别人搭话。


第十二棒    拉尔斯·霍兰德: @FF

        手里转着钢笔,漫不经心地回应了费里的问候,思绪却转向了安德松,脑内不断浮现出曾经与这个丹麦人相处时的点点滴滴。那家伙,也是这样的开朗乐观呢。说起来,好像有一阵子没见到他了,等哪天有时间和他聚一聚吧。

        “砰砰砰”,敲黑板的声音传来,手不由得一抖,钢笔掉到了地上。捡起笔一看,老师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走进了教室。竟然是节数学课,虽然老师讲的东西基本上都会了,但身为课代表,还是认真听听课吧。

        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不出所料,课上的内容还是一样的无聊,真不如翘课出去做生意赚钱。虽然这样想着,身上的的责任感还是促使自己去找老师问作业。昨天没留成作业,今天一定要加倍补回来。老师似乎正和其他学科的老师交谈着什么,“有人昨天没交作业…”有点令人在意,但这毕竟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不过,一不小心留了这么多作业,又该有抱怨声了,不如和贝露一起去图书馆写吧,顺便避避风头。


第十三棒 王晓梅: @泡沫温馨

        又是令人犯困的数学课,脑子已经变得有些昏沉,心里开着小差,本想等放学后换身衣服去购物,忽然想到要图书馆里借的书的借书期限到期,盼了许久的下课铃终于在广播里响起,老师走出教室的那一刻,将抽屉里的书抱在怀里后跑向图书馆。

        将书籍还回后​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下,这时刚好看见拉尔斯那个金钱至上的数学课代表和贝露琪拿着作业进了图书馆,嘴里似乎还谈着什么。

        无意间听到了“作业没交”几个字眼,挑了挑眉,​拉尔斯不可能不交作业,那么肯定是谁作业没交呢…等等,作业没交?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名字,​顿时满脸黑线,不过也只是猜测罢了。话说回来,年级里那个跳级生似乎挺有名的,叫…艾利克斯来着?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是学霸型人物,按时交作业什么的肯定轻轻松松吧?


第十四棒  艾利克斯

        图书馆对于那些喜爱书籍的人来说向来是个好地方,然而事实上,当谈及那些独来独往没什么社交需求的人时,图书馆也可以说的上是他们的扎根之地。

        书本不会说话,它们只能够在自己翻动纸张的瞬间发出细微的声响,其频率,或急或慢均在自己的掌控之下——这无疑比听老师讲课感觉要好多了。

        ——与其在课堂上打着哈欠耗费光阴,还不如在图书馆里干点真正有意思的事情。

        本着这样的想法,“逃课”便成了一件十分自然而然的事情。课堂上与老师同学接触的减少从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自己社交网络的单一,或者准确来说,除了能说出一些校内“名人”的名字,自己与这个学校基本没什么人情交往上的瓜葛。

        也是因此,当自己站起身准备离开图书馆的时候,虽然双眼确确实实看到了那几个十分眼熟的人……那个说不出名字但认得是数学课代表的家伙以及他旁边自己确实不太熟悉的人,自己也只是撇了一眼后便收回视线继续朝门外走去。

        临走前似乎听到他们在交谈什么,思考是我的基因赐予我的独特礼物,而打开它却总能给我一些出乎意外的惊喜——我的脑海中一瞬间闪过这正在交谈的俩人的名字,是拉尔斯和贝露琪。

        但记起来名字显然没什么意义,我很快将之重新收拢到记忆的边缘。

        本打算继续往前走回宿舍,但从食堂那隐隐飘来的饭香引得自己的胃开始不满地抱怨。轻叹一口气决定还是先填饱自己的肚子,只是不是在食堂——一个周遭人会像是在看稀奇的猴子一样看着自己的地方——而是到校外去找点好吃的。

        遂改变目的地重新出发,路过行政楼的时候自己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一般校长在处理公务时会呆在行政楼里的办公室内。

        也不知道校长恺撒现在在哪,在做些什么,会不会也跟自己一样肚子饿的咕咕叫呢?

        当然,这只是一个不带任何冒犯意味的揣测,就像学生们会私底下笑嘻嘻地用校长头上有多少呆毛来赌博一样,这也只是我一点小小的自娱自乐的手段而已。


最后一棒 凯撒·瓦尔加斯:匿

        正午的眼光洋洋洒洒地落在规格不小的办公室里,落在扑着荧光粉的白纸黑字上,叫人微微看不清上面的些许文字,这份优异的跳级生的档案已经叨扰自己很久了。

        揉了揉一上午不曾休息轻微酸痛的眼睛,摘下独自办公时才肯戴上的眼镜,将它折叠好放入精装眼镜盒内,再把它们和已经合上的文书一同放到一旁。随后稍稍后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原本想放空大脑,却奈何过往不受控制地回放。这部自传电影,缓慢地倒带,将自己从现在已临近退休到曾经的少年意气,不漏分毫,陌生又熟悉。

        一辈子很短,寥寥几十年于世界而言不过是一笔的事情;一辈子很长,长到我差点忘记了自己曾经踌躇满志的模样。电影的片尾曲是校园时光,那时候没有这么多先进的设备,也没有这么多优秀师资,甚至以前学的东西也比现在简单得多。

        时代进步地让人害怕,唯一不变的是那时候大课间的欢声笑语,与现在无异。

        曾经并没有这么丰富的课余话题,连谈论八卦都是难得,大家总是在分享自己家里的人和事。现在这些孩子聊的很广很杂,即便是刻意去听,也经常弄得一头雾水,自己都嘲笑自己老了。

        记忆里的谈笑嬉闹声与此时此刻楼下的声音重叠,驱使着自己走到了窗边。

        学生们在路上或快或慢地行走奔跑,有成群结伴亦有独影单只,阳光披在他们身上,是给蓬勃的少年镀的一层金,却远远比不过他们自身的光芒。

        这些学生中不乏熟悉的身影,看到那个熟悉的跳级生艾利克斯也在这稀疏之中,脸上的笑容不自知的深了。见他们有不少是朝食堂方向去的,才想起来已经到了午饭的时间,自己也该去吃点东西。

        拿上餐具出了办公室,楼里的老师总是忙忙碌碌,似乎只有午饭时能好好坐下来休息,和同事讨论一天的工作。不论时代如何在变,年轻人的活力与斗志,永远都在。

        走出行政楼,有不少学生看到自己便打招呼,一一回应过去,这段不长的路走得极慢。到了食堂门口,就可以看到一楼的一些学生在吃饭。

        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量,方才暗暗的不甘与遗憾已然烟消云散。转过身子再看这灿烂却不熬人的阳光,从外及内温暖起来。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不再奢求功名利禄,不再为曾经挽不回的遗憾而后悔,只想再多带几届学生,能够再亲眼见证这些孩子们的成长与蜕变,便是满足。

人生这条路,有人走到了终点,也有人才刚刚开始,薪火,不曾断过。


———————————————

总结:王耀不交作业跑去风中凌乱犯中二,生物课代表弗朗并不打算尽职将其捉拿归案,奥利弗悠哉观察死对头,异普悠哉观察奥利弗观察死对头,挪/威观察生活,并且从此开启找费里之路,中途小少爷迷路,卢西捡到保健室,被在找安东尼奥的罗维诺碰到,安东尼奥刚好出现并最终找到费里(可喜可贺),刚回班的王耀被费里发现并催交美术作业,冰/岛、荷/兰两人齐齐开小差(荷/兰错过留作业的环节怨气很大,但其实你留了王耀也不写),湾湾跟风开小差,天才儿童异子米逛图书馆想校长,罗马基酱校长突然煲鸡汤。


以上。

为什么各位都越写越正经了,这显得王同学更中二了?

推荐bgm:“找呀找呀找费里🎵”


某不知名地球养老据点(官
#沙雕预警#亲子分家暴预警#长...

#沙雕预警#亲子分家暴预警#长图流#骰子产物


亲子分为牙疯狂,幕后黑手竟是骰子!


尼可拉斯:我许愿弟弟,我想要弟弟,我想要爱因斯!

安东尼奥:你们牺牲我去许愿爱因斯!恶毒!

(你才是恶毒的亲分来着。悄悄

#沙雕预警#亲子分家暴预警#长图流#骰子产物


亲子分为牙疯狂,幕后黑手竟是骰子!


尼可拉斯:我许愿弟弟,我想要弟弟,我想要爱因斯!

安东尼奥:你们牺牲我去许愿爱因斯!恶毒!

(你才是恶毒的亲分来着。悄悄

東 德 住 民

翻了一圈相册的我来混更了!
电脑出毛病了只能拍照,我好恨

翻了一圈相册的我来混更了!
电脑出毛病了只能拍照,我好恨

就是那谁啦
耶,投稿150辽我以为在忙碌的...

耶,投稿150辽
我以为在忙碌的日子里对普已经没啥感觉了,然后快乐摸尼可(?
摸了两个以后就画基尔停不下来(?
哎,这男人上头

耶,投稿150辽
我以为在忙碌的日子里对普已经没啥感觉了,然后快乐摸尼可(?
摸了两个以后就画基尔停不下来(?
哎,这男人上头

铁十字、矢车菊与黑鹫旗

④基尔伯特,尼可拉斯和弗里伦。
可恶我画不出他们亿万分之一的好呜呜呜

④基尔伯特,尼可拉斯和弗里伦。
可恶我画不出他们亿万分之一的好呜呜呜

⭐DA⭐pm2.5⭐

我忍不住了

是下午的鱼

似鲸哥的尼可(猫拟

后面全是妄想


(⚠️注意避雷

ooc丢人丢大发了(安详

迫害真好玩

(还画了一点但没画完就不拿来丢人了

我卑微艾特老师 @⛽東 德 住 民🚀 

我忍不住了

是下午的鱼

似鲸哥的尼可(猫拟

后面全是妄想


(⚠️注意避雷

ooc丢人丢大发了(安详

迫害真好玩

(还画了一点但没画完就不拿来丢人了

我卑微艾特老师 @⛽東 德 住 民🚀 

铁十字、矢车菊与黑鹫旗

涉及黑白普,英厨慎入。

没有针对任何人物。

很虐,超级虐,所以请做好心理准备(?)





“基尔伯特,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基尔伯特的笑容缠上了一丝悲伤,这种笑容是尼可拉斯没有见到过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尼可拉斯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基尔伯特露出这种表情。

“只能这么做了,不是吗?”

基尔伯特的声音微微颤抖,随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样,转身看向尼可拉斯,好像说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那本大爷走啦,尼可……不送送本大爷吗?”

“嗯……”

尼可拉斯往前走了两步抱住基尔伯特,低声在他耳边道:“我相信你会回来。”

“本大爷也相信。”费力地挤出一个难看的笑...

涉及黑白普,英厨慎入。

没有针对任何人物。

很虐,超级虐,所以请做好心理准备(?)





“基尔伯特,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基尔伯特的笑容缠上了一丝悲伤,这种笑容是尼可拉斯没有见到过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尼可拉斯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基尔伯特露出这种表情。

“只能这么做了,不是吗?”

基尔伯特的声音微微颤抖,随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样,转身看向尼可拉斯,好像说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那本大爷走啦,尼可……不送送本大爷吗?”

“嗯……”

尼可拉斯往前走了两步抱住基尔伯特,低声在他耳边道:“我相信你会回来。”

“本大爷也相信。”费力地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试图在安慰对方的同时麻痹自己的味觉。

“喂!不就来我家吃个饭吗?怎么好像马上就生死两相别了?”

粗眉毛的英国人鄙夷地看着面前相貌相同的两个日耳曼人,不耐烦地催促着:“基尔伯特,快点,再不回去饭要凉了。”




因为觉得对不起亚蒂,就不打亚蒂的tag辽。

是兔子嘿

试着画了黑土豆俩!是爱因斯和尼可拉斯
不论是常色还是异色他们都szd!

试着画了黑土豆俩!是爱因斯和尼可拉斯
不论是常色还是异色他们都sz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