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山口忠

16608浏览    936参与
Coka
小排球山口忠金属徽章,80包邮...

小排球山口忠金属徽章,80包邮走闲鱼

小排球山口忠金属徽章,80包邮走闲鱼

热初

【粮食向】于是队长的人选是

>排球一年级组,讲他们三年级决定队长人选的故事,无脑搞笑流,没有逻辑但有ooc(被打

>虽然欺负了日向但我真的是日向亲妈粉!


——


“那么,是不是该决定队长的人选了呢?”

日向眨眨眼,努力地暗示被叫来开会的影山,月岛,山口三人,祈祷他们能看出自己眼里的渴望。


“额,这个嘛...”山口习惯性地挠了挠脸,飞快地将视线投向了别处。

影山显然对这种问题毫无兴趣,“哈?这种事谁来都行吧。”。

“嘛,反正我是不会掺和这种事的...”月岛正打算退出这场谈论,突然瞥见日向满脸期待的神情,他饶有兴趣的低头打量了一会儿,开口问道,“小矮子你莫非是想当队长?”

影山和山口的注...

>排球一年级组,讲他们三年级决定队长人选的故事,无脑搞笑流,没有逻辑但有ooc(被打

>虽然欺负了日向但我真的是日向亲妈粉!


——


“那么,是不是该决定队长的人选了呢?”

日向眨眨眼,努力地暗示被叫来开会的影山,月岛,山口三人,祈祷他们能看出自己眼里的渴望。


“额,这个嘛...”山口习惯性地挠了挠脸,飞快地将视线投向了别处。

影山显然对这种问题毫无兴趣,“哈?这种事谁来都行吧。”。

“嘛,反正我是不会掺和这种事的...”月岛正打算退出这场谈论,突然瞥见日向满脸期待的神情,他饶有兴趣的低头打量了一会儿,开口问道,“小矮子你莫非是想当队长?”

影山和山口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了过来,三人的目光如有实质般盯在日向脸上,影山更是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嫌弃。

日向忍住了想后退一步的冲动,清清嗓子一个个盯了回去。

“怎么,我,我不能当队长吗?”。


当然不行。

我们乌野不要面子的吗。

你当队长是想把全队都带成像你一样蠢吗。


“日向你这蠢货!你这种家伙要是当了队长,肯定会在队长握手的时候跟对方说‘你刚刚的扣球真的好帅!’之类的话吧!”

影山幻想一下那种场景都觉得浑身冒冷汗,马上毫不留情地反驳了日向的提议。

“诶...可是明明你们都不想当吧...”

虽然是反驳的话语,日向的声音还会在影山快要冒火的注视下逐渐降低了。

连同气势也一起降低了。

月岛则捂着嘴偷笑。

果然这对笨蛋组合的互掐不管看多少次都很有趣。

“那影山你来当队长好咯?反正队长这种事情你肯定能做好吧。”

“哈!?”

尽管对突然被提名感到惊讶,影山还是抱着拼死也不能让日向当上队长的念头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当队长的可能性。

队长啊...前两任队长都是很沉稳的类型呢。

也很会处理部员间的关系,知道怎样激发部员的才能。

话说部长好像要每天带领部员练习?还有各种事情要处理来着?

队长是受到部员信赖的中心人物吧。

额...原来队长这么难当的吗...

影山果断调转了矛头。

“山口来当也可以的吧,我觉得山口很合适!”

莫名成为攻击链底端的山口很无奈,虽说月岛丢锅给影山的时候他就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现在这个烫手山芋还能丢给谁啊!绝对不能顺势丢给日向的吧!

“那...我们让后辈来投票吧。”


好吧。

尽管自己对当队长没有兴趣,但也不想让日向来当的三人统一了战线,公平公正的投票方案被全票通过。

对于自己在后辈中的人气充满迷之自信的日向也没有意见。


我平常都有好好和后辈相处,要说我们四个人里面和后辈关系最好的就是我了吧,也有经常给他们提一些建议帮助他们训练,虽说学习上是从没帮上过忙啦...不过果然他们一定都会选我的吧!

日向是这么想的。

后辈么...刚入部的几个一年级连名字都还没记清呢...反正也不会选到我吧。

月岛是这么想的。

显然这次日向又栽了。

意外的是月岛也一起载了。


虽然日向前辈很帅,也很有亲和力...但果然还是月岛前辈看起来最可靠吧。

日向前辈是很好啦,但是感觉更像是同辈的朋友而不是队长呢。

月岛前辈的话...虽说有点冷冷的好像不太好接近,但是有学姐跟我说他可是乌野最理智的一位哦!一定很适合当队长吧!

这是后辈的真实想法。

其中甚至还有一位是因为看了日向的比赛才决定加入排球部的,算是半个日向的粉丝。

日向翔阳,太惨了呢。

月岛萤,失策了呢。


月岛不敢置信地看着手中由仁花统计出来的投票结果。

为什么会是自己最高?

后辈们的脑子都和日向一个构造嘛?

月岛无比庆幸自己心血来潮第一个接过了这张记录了投票结果的纸并且另外三人并没有凑过来一起看。

他把打开的纸重新合上,站到了旁边等着的三人面前,眼神在三人之间游离了一会儿,最终定住。

他语气沉重。

“山口,恭喜,你是队长了。”


“诶!!!”


——END——


后续1:

日向表示他们没投我简直难以置信,于是他试图去拿被月岛攒在手里的纸。

月岛不屑地把纸举高了,很嘲讽地低头看着日向。

日向深吸口气,蹲下,准备起跳。

月岛把纸吃了。(不是


后续2:

后来大家还是知道了真实的投票结果,然而山口还是在月岛的威逼利诱(?)下屈服了。




MSBY黑狼后援团团长

【排球】HQ·牛郎店06

  #休息休息搞点别的
  #HQ连锁牛郎店,在各地都有分店。理念是让客人被幸福的榨干钱包
  #乌野妈粉真难
  
乌野【最近突然兴起业绩猛蹿的老分店】

  菅原ver
  ·是乌野头牌
  ·为人暖又温柔,情话水到渠成,一点泪痣更添风情。他不是头牌谁是头牌
  ·在不久之前可以说是以一己之力撑着乌野的招牌,但最近靠着各种【坑蒙拐骗】的手段招来了不少新人之后工作轻松了很多
  ·对客敛财力三颗星,对内剥削力六颗星。物尽其用行【见下】
  ·虽然看起来温柔但调教起新人的时候又完全是另一幅面孔,反差极大
  ·...

  #休息休息搞点别的
  #HQ连锁牛郎店,在各地都有分店。理念是让客人被幸福的榨干钱包
  #乌野妈粉真难
  
乌野【最近突然兴起业绩猛蹿的老分店】

  菅原ver
  ·是乌野头牌
  ·为人暖又温柔,情话水到渠成,一点泪痣更添风情。他不是头牌谁是头牌
  ·在不久之前可以说是以一己之力撑着乌野的招牌,但最近靠着各种【坑蒙拐骗】的手段招来了不少新人之后工作轻松了很多
  ·对客敛财力三颗星,对内剥削力六颗星。物尽其用行【见下】
  ·虽然看起来温柔但调教起新人的时候又完全是另一幅面孔,反差极大
  ·培养着新人的同时也期待着这些好苗子中可以有哪一个快点来拿走自己头牌的称号,这样他就可以退休到幕后好好养老。毕竟他是真的不想总在每月一次的例会中和其他分店那些群魔乱舞的头牌们勾心斗角:)
  ·“你们给我快点成长!”
 
  大地ver
  ·原先是牛郎,交了女朋友【道宫】之后一度犹豫过要不要辞去这份工作但最后还是没法割舍乌野,现转职做了乌野调酒师
  ·等攒到足够的钱,乌野成长到足够稳定的程度会离开。这是他在最初就决定的
  ·不必担心女友的问题,两个人非常信任对方。
  ·明明为人憨厚但非常的有统率力,只要稍微沉下脸所有人就会忍不住正坐土下座道歉。就连那个难管教的月岛也不敢在他面前随意胡闹
  ·和菅原两个人简直就是恶魔父母【剥削阶级】的典范,发怒的时候一左一右站在门外估计比田中和西谷的威慑力强一百倍
  
  旭ver
  ·虽然看上去百分之两百是个看场子的,但他真的只是个可可怜怜的收银侍应生
  ·人高马大肩宽体阔,留着狂野的山羊胡和小辫子。有着这样狂野外表的他最初来应聘时被当时凑巧路过的乌野头牌宇内毫不知情地评价“诶——是新来的看场子的小哥吗?”
  ·然而性格一点都不狂野,甚至有点怕生。收钱的时候遇到不认识的客人表情会变得超级可怕宛若恐吓【实际上是紧张】
  ·为什么每次收钱都有种是在抢钱的错觉呢
  ·这是东峰旭心中的不解之谜
  
  
  田中ver
  ·毫无疑问是看场子的
  ·看场子力五颗星
  ·因为太适合看场子(表情太凶恶)显得对客人不太友好(菅原语)所以平时没什么事的话是被安排去后台做事情,帮忙搬酒送餐之类的工作
  ·“诶诶——怎么这样,suga桑!”是被嫌弃了吧,绝对是被嫌弃了吧!
  ·“没有那回事哦田中,后台工作的重要性其实远超于看场子,有时候甚至比接客本身还重要。我是相信你才把这个工作交给你的”菅原拍拍他的肩笑得一点不心虚
  ·然而后台工作真的很无趣,所以偶尔反而有隐隐期待快来个谁找事吧
  
  西谷ver
  ·如上所说,原来只是看场子的
  ·小小一只元气满满,模样也不差。但菅原深知他的德性根本做不成牛郎,最后和大地一番商议下把招牌塞给了他将人赶到门口揽客。
  ·“记住西谷,秘诀是不许说话!只要微笑着把传单发给客人,你只要这样就足够了!千万不要做其他多余的事!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为什么不能说话!”
  ·“是呢!但是这个问题需要你自己找到答案才有意义!好!现在,扛着招牌给我去店门口工作!”
  “是!”
  ·无知真幸福
  
  日向ver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他真的是牛郎
  ·看上去像是个误入成年人禁地的未成年,但身份证上确实已经是20代的成年人了
  ·最初应聘的是侍应生,职位也是侍应生,并且做侍应生也做的得心应手。但是某次不小心打破了店内的某名贵花瓶,在菅原的威逼利诱下为了还钱转职做了牛郎
  ·是个纯真到听到【牛郎】两个字都会脸红的不像样的完全不像日本大学生的现役大学生
  ·“既然这样当初到底为什么要来这里打工啊,完全的格格不入嘛”(月岛语)
  ·来这里打工的契机是看到了高中时期崇拜的前辈走进了这里,一时好奇也就跟了进来结果被东峰抓住了,胡言乱语的说自己是看到了门口的招聘启事这才进来的。于是羊入虎口
  
  影山ver
  ·是牛郎
  ·(被坑)来这里打工的契机是看到大学同学日向鬼鬼祟祟收走进了这家怎么看都有些危险的店便跟着一起进来了。被日向发现之后两个人在争执间打坏了那个名贵花瓶,为了还钱卖身给了乌野
  ·虽然池面力全开,但奈何是个届不到语言的艺术的ky。所以千万不要单独指名他,否则后果自负,本店不会退钱的(菅原语)
  ·不会撒谎,也因此所有的赞美虽然笨拙但都出自真心。这一点就很一击必杀
  ·性别意识极其的薄弱,也完全没有被吃豆腐的自觉【这种意义上还蛮受欢迎的】

  月岛ver
  ·是原侍应生
  ·正嘲笑着影日二人就这么被威逼利诱着卖了身的他下一秒就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地栽了跟头“如果不是你挑拨他们怎么会打起来!”被菅原这么说着赶鸭子上架似的拖去一起转职
  ·最开始非常不乐意摆笑脸去讨好客人,当然,现在也不乐意。
  ·是少有的S型牛郎,但又和高岭之花的佐久早不同。接客态度完全看心情,心情好了或许会笑一笑,心情不好就全程是省电状态爱答不理,这样筛选下来的客人全部都是狂热分子,自己评价她们怕不都是抖m,为什么被骂了反而会荡漾起来?
  ·薅韭菜指数四颗星,为了早日还清欠款是会明目张胆地指着菜单上最贵的东西懒懒抬眼对客人说“想吃”的类型
  ·好的!!!这个请来十份!!!!!
  
  山口ver
  ·是侍应生
  ·最初是得知发小月岛萤居然做了牛郎,担心对方的情况所以也跟着过来应聘了侍应生。结果没想到对方完全是得心应手,天生的会玩弄人心,反而把客人耍得团团转
  ·感觉自己似乎担心错了对象。
  ·更可怕的是那些被戏耍的客人们居然也都乐在其中???诶?诶诶诶???是这个世界坏掉了还是他坏掉了?
  ·一直对牛郎店抱有一些不大好的印象,现在逐渐改观。
  ·【原来牛郎店真的可以过得像相声团一样啊】
  ·确认了月岛不会被骗,但现在依旧留在店里工作。
  ·理由变成了看戏
  

甲鱼渔夫

万恶的色差,传到手机上之后不知为啥突然变得好亮。。。。(x_x;)
p2大概是画的月月小时候解救阿忠的事

万恶的色差,传到手机上之后不知为啥突然变得好亮。。。。(x_x;)
p2大概是画的月月小时候解救阿忠的事

弈酒
调色 有那么一瞬间,场馆的天花...

调色

有那么一瞬间,场馆的天花板的声音,全部都消失了
像比赛一样训练,像训练一样比赛

第100张图想挑战一张复杂一点的
一不小心复杂程度有些过分了otz
垃圾场的决战可真是太经典了

调色

有那么一瞬间,场馆的天花板的声音,全部都消失了
像比赛一样训练,像训练一样比赛

第100张图想挑战一张复杂一点的
一不小心复杂程度有些过分了otz
垃圾场的决战可真是太经典了

__灰

天之泪·5


*明日方舟paro

*世界观参照mrfz

*大量ooc,目前月→山?(感情线不明看发展)

高亮:山口可能会有一些精神问题

希望阅读愉快

*

天之泪·5

“日向争夺战”居然在黑鸦安全公司传开了,不过那些去安保科围观的人可不是单纯地凑热闹。很久都没有在现场查看双人组自由搏击的时候了,一切不符合常规的东西员工们都感兴趣,虽然他们很体谅两位队长为了一个新人你争我斗,另外他们也绝对不会去开导两位握手言和,最重要的是如果他们能在这个“练习”中拿出一些真东西,特别是武器设计,战术支援部门的人会赚一大笔额外数据……

月岛看着那些比他们更早就占据练习室空地的技术员工,他们恨不得在...


*明日方舟paro

*世界观参照mrfz

*大量ooc,目前月→山?(感情线不明看发展)

高亮:山口可能会有一些精神问题

希望阅读愉快

*

天之泪·5

“日向争夺战”居然在黑鸦安全公司传开了,不过那些去安保科围观的人可不是单纯地凑热闹。很久都没有在现场查看双人组自由搏击的时候了,一切不符合常规的东西员工们都感兴趣,虽然他们很体谅两位队长为了一个新人你争我斗,另外他们也绝对不会去开导两位握手言和,最重要的是如果他们能在这个“练习”中拿出一些真东西,特别是武器设计,战术支援部门的人会赚一大笔额外数据……


月岛看着那些比他们更早就占据练习室空地的技术员工,他们恨不得在房间的天花板上都铺满探头,甚至有个人找泽村队长询问能不能在他们的身上装小型数据传输器……泽村还同意了!?



“神经兮兮的…………”月岛看着手腕上的亮着灯的手环,黑尾从他身边经过,“哎呀呀……设计科的人真是饥渴……”他回头看着猫耳男,黑尾没有丝毫在意月岛厌恶的眼神,“说不定这些数据会帮助你获得最顺手的武器~”月岛摆出理应当对前辈的微笑:“谢谢前辈关心,但是我在入职之前已经提交了一份很全面的武器设计稿,并且得到武器科讲师认可可以直接制zuo………”


“你太不了解黑鸦了。”


黑尾摇了摇头,“这可不好,月岛你应该好好了解我们公司,毕竟我们KRSN讲究‘紧密联系’。”“别胡说!是‘越飞越高’!”(木兔:明明是“一发入魂”!)



“我们不是隔壁的某物流公司!”在两个队长似乎又要开始辩论时,一个带着军帽的金发男人及时阻止,那两个人看到对方立刻恭敬起来,那个应该是公司的上级,围观的什么人都有,路过的医疗人员都忍不住进来找一块地,月岛不想在大人物面前招摇,走到训练室边角挑选临时武器。


“嚯呀……我们两个的眼光都很不错哦。”黑尾神不知鬼不觉地凑过来,难道是因为猫男的缘故?为什么这个男人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偏偏还这么喜欢缠着别人?


“先收起对我的疑惑,”黑尾指了指月岛手上的武器,“告诉我为什么是它。”月岛察觉到这是黑尾的一个“考核”,他认真且快速地思考后回答:“攻击的话交给前辈更适合,我负责用盾牌辅助。”黑尾挑了挑眉梢:“那你觉得我也选择这个是因为想让新人大放光彩?”


黑尾提了提手里的盾:“其实你说的没错,攻击的话交给前辈是很明智的,”他换成两只手拿着手里的铁家伙,那个有些笨重的东西在他手里突然快速的旋转,月岛有些震惊地向后退一步,那种速度如果在战场上稳定地发挥,配合上更合理的造型,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人头收割机……



“我看过别人用过这招,但是那个人的技术比我好一些,不过嘛……”黑尾一边轻描淡写地说着,把手上的动作换了下,转身向着对面的空地挥动,这显然是一个进攻的姿势,并且不是完全依靠盾牌重量产生的撞击。


月岛额头凉凉,刚才在黑尾手中的盾牌产生出一股,锋利寒意的风刃,训练场另一侧的员工一阵欢呼,技术人员凑在一起对着屏幕指指点点。月岛看着眼前的场景脑子里一片空白,黑尾拍了拍他的肩低声说:“不管你在什么队伍,要是有兴趣我可以教你怎么使用这把巨剑。”“为什么?”



“鄙人一向热忱,”黑尾神秘地笑了笑,月岛不喜欢这个笑容,目光只能落在他下巴阴影中,斑斑驳驳的源石结晶:“我们可是同伴啊。”


月岛想起来,黑尾那个松垮垮的,只能勉强戴在手套外面的戒指,那个很明显是别人的。就像是那个草莓小蛋糕根本不该在月岛的口袋里。


————



结果那东西只是孤爪前辈游戏机里的一个小配件!!!!!!


月岛眉头紧皱,双手抬高,对面的人一个音节都没发出就被抛出4米远,“月岛!不准偷懒!你的最高记录我记得至少是10米的抛物线!”


那是田中嘲笑有人会去喝公司周二早餐时段供应的那20杯草莓酸奶时碰巧的结果。


泽村及时补刀,仁花学着清水的样子在后排默默祈祷,这片区域所有整合运动的突袭者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空气中的各种味道就算是隔着防护罩月岛也忍受不住,他的技艺在发动的时五感会变得很敏感,以及旁边日向的偷笑他也听得一清二楚。


“影山!为什么这种时候不去配合一下月岛呢?”

“可以,但没必要。”

“影山又挨骂了,噗噗噗………”

“HINATA BOKE!!”


接下来不用自己动手解决在废城墙壁间穿梭的橙色跳跳球,月岛纠正下自己防护眼镜的位置,提着盾牌往战地边缘的扎营走去。


入队一年,月岛还是觉得自己被黑尾耍了,教他使用盾牌作为攻击武器也好,带他去和F组的队长木兔、副队赤苇一起开小灶也好……不情愿的时候问为什么,就算是认真地问为什么,也只有一个回答,


因为是同伴。


黑尾和同队战术支援的术士孤爪是幼驯染,他们关系似乎是黑尾单方面黏着对方但是是经常看着彼此的。研磨和日向关系不错,听说和黑尾不同,他没有病状却为KRSN工作,细节不清楚,从黑尾的阐述来看,黑尾对孤爪有所忏悔。


“我们不是同伴。”月岛说,黑尾看着眼前的篝火苦笑:“我们都是公司的员工,都不算同伴么?”“那是同事,或者是前辈。”“真不知道变通啊……”


眼前的篝火……


月岛和山口一起的时候,有一次野外训练,他们先是用私定的暗号迅速汇合,接着坐在一团篝火前。当时森林里的温度比现在的荒漠还要低,他们看着头顶,星星密得和校长下午茶里的蓝莓果冻蛋糕上的糖霜一样,他们并排靠在一起,从和训练有关的讨论到和训练无关的聊天,在他们意识到要睡觉的时候,发现东边的地平线已经泛着玫红,于是坐标确定,他们两个是第一组回到基地的学生……


“前辈,你们知道山口在黑鸦,是么。”黑尾坐在对面,他旁边的木兔捅了捅烧着的木块,一团火猛地窜上来,“当时是为了考核你,上级编出来谎话。”大地坐在月岛身边,藏在篝火的噼里啪啦中低语。


月岛的脸一辣。

“前辈们晚安。”他走了,天空一片死黑。


今夜天空无云,新月清晰的弯勾,和荒漠里挂过脸颊的风一样锋利。

看来明天的天空会放晴。

*

*

*

*

*

*

*

即将正式进入主线,我之前写的都是废话(被打)

好久没有一次性更2000+字了,果然人生越是低迷,越能爆发灵感

主要想写不如意的爱情,毕竟这次写作动机就不是为了甜

不会领便当放心,k组已经有两个领过了

夏向日

现在想想果然还是山口当队长比较合适

和三个人关系都不错的就他了哈哈哈

从山口的角度开始画排球这部漫画的话也是很励志的呢

本来只是一个替补,本来是一个胆小鬼本来是追随着月月的那个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越来越快,跑到了前面

开始有能够带领大家的勇气和力量

这就是成长呐


仁花之前还有过因为自己把翔阳和影山的名字给忘了,认为自己以后会失去工作后融入不了社会之类的灭世心理

现在才大三已经积极去实习了

虽然还是很灭世哈哈哈哈哈

这就是成长吧


所以山口后面有没有和仁花妹妹表白

现在想想果然还是山口当队长比较合适

和三个人关系都不错的就他了哈哈哈

从山口的角度开始画排球这部漫画的话也是很励志的呢

本来只是一个替补,本来是一个胆小鬼本来是追随着月月的那个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越来越快,跑到了前面

开始有能够带领大家的勇气和力量

这就是成长呐


仁花之前还有过因为自己把翔阳和影山的名字给忘了,认为自己以后会失去工作后融入不了社会之类的灭世心理

现在才大三已经积极去实习了

虽然还是很灭世哈哈哈哈哈

这就是成长吧


所以山口后面有没有和仁花妹妹表白

regnbogi

【月山】Parallel

4.


就算能时光倒流,月岛也绝对不会选择再变回小孩子。


望着集体出行前乱作一团的小学生,他想起了上学时代总是去的那几个地方。比起看展览本身,所有小孩都只关心出行当天到底要带什么便当和零食。而早就吃腻了哥哥准备的三明治的月岛,从来都只是在自动贩卖机里买几瓶饮料充当午餐。


直到山口的出现,他才从无所事事的午餐时间解脱出来。就算是漫无目的地闲逛,也会有人陪伴。更重要的是,山口妈妈准备的便当里,总会有自己的一份。


等到把孩子们都送进博物馆之后,月岛就悄悄溜了出去。尽管没有那么大的烟瘾,他还是片刻不停地点上了一支。...


4.

 

就算能时光倒流,月岛也绝对不会选择再变回小孩子。

 

望着集体出行前乱作一团的小学生,他想起了上学时代总是去的那几个地方。比起看展览本身,所有小孩都只关心出行当天到底要带什么便当和零食。而早就吃腻了哥哥准备的三明治的月岛,从来都只是在自动贩卖机里买几瓶饮料充当午餐。

 

直到山口的出现,他才从无所事事的午餐时间解脱出来。就算是漫无目的地闲逛,也会有人陪伴。更重要的是,山口妈妈准备的便当里,总会有自己的一份。

 

等到把孩子们都送进博物馆之后,月岛就悄悄溜了出去。尽管没有那么大的烟瘾,他还是片刻不停地点上了一支。

 

之前也有人推荐过用尼古丁贴戒掉吸烟的事情,但是他也很清楚,自己抽烟根本不是因为上瘾的问题。

 

如果不时刻找点事情转移注意力,月岛甚至感觉自己会从身体内部一点点膨胀破裂开来,变成谁也无法想象的状况。

 

更何况,吸上几口总是可以缓解自己的头晕,尽管他也选择性地忽略有时抽的过多、反而会更加严重的事实。总之,对于没有任何未来的计划和期待的人来讲,一切都只关乎现在。

 

等到手指都被风吹到僵硬,月岛才慢腾腾走回了博物馆。学生们都围着讲解员的身边记着笔记,他随意走到了一个书画馆内,隔着玻璃,望着被精心保护着的、穿越数百年的真迹。

 

“……国王陛下。”

 

月岛愣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幻听。顺着脚步声望去,同行的历史老师正好走到身旁。

 

“看着你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就好像睥睨天下的国王陛下呢。”

 

也许是看出了他的不解,对方讪讪笑了一下,解释道。

 

“真不知道为什么你这样的人会来当小学老师呢。”

 

听着他的话,月岛也不由得笑了笑。对方的意思他完全能领会,毕竟这个问题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清。

 

两个人静静地站在空旷的展馆里,月岛又转过头去,看着那幅画。

 

“你知道,我以前也跟人起过‘国王陛下’的外号呢。” 他开口道。

 

“是吗,那肯定是不得了的家伙了呢。” 对方回应道。

 

“没错,是个绝对的天才二传手。”

 

月岛喃喃自语。上一次见到影山,还是在几年前的全国选拔赛。那个时候的自己,已经在国家队做了两年的替补。在短短的参加了几场正式比赛后,就因为一场事故而被无限期休赛。

 

虽说只是休赛,月岛比谁都清楚,像他这样年龄的选手,绝对不可能再次回归。

 

也许影山还在职业队伍里奋斗,但是那些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都已经无关紧要了。自己已经很久不再关注任何有关排球的事情,一旦看到比赛的报道,也只是一昧地无视。

 

反正也不会有出路的。自己只是普通人,没有办法逆着时代去实现不属于自己的荣耀。尽管所有人都会指责这样的想法太过消极,月岛只想告诉他们,有满心梦想的人,就一定有直面现实的家伙。

 

月岛看了看身旁看似理想倾诉对象的同事,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没有人能真正理解其他人,而他更不需要一个从道德上去审视他的家伙。

 

午餐时间,学生们三三两两坐在博物馆的室内庭院休息,也有专门跑来找历史老师问问题的。月岛也借机去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学生们,当然,百分之九十是为了看一下浩之。

 

大概是因为上次的事情,浩之主动来办公室问问题的次数频繁了很多,成绩也变得相当不错。甚至在家长会的过后,浩之的母亲还专门来找过自己,希望自己能够单独辅导他的功课,也直接提到了报酬的事情。

 

“那孩子经常提到月岛老师呢。能够开始认真学习,也多亏了您。”

 

对方的笑意盈盈的样子,让月岛恍惚想到了山口的母亲。他不知道山口有没有跟他的家人说起过。不过根据自己还算好好地活着的这一现状来判断,应该没有人知道自己的罪行。

 

“有问题的话,浩之可以随时来找我,不需要任何费用。”

 

委婉地拒绝了对方的邀请,月岛尽心尽力地扮演着大家眼中的好好先生。除了学习上的问题,孩子们也会因为人际交往和生活里的问题找到自己,毕竟成年人里,也只有他愿意花时间去听。

 

有的时候,休息时间也会有很多学生来敲办公室的门。在某一个尤为困顿的午后,月岛不得已跑到了会议室里小憩片刻。

 

半梦半醒之际,他看到了那个许久没能回想起的笑脸,似乎像是邀请一般,引领着自己朝着光源走去。甚至直到睡醒,眼前都还浮现着同样的面孔。

 

“月岛老师。”

 

脸上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收起,月岛就发现自己的梦境早就被错乱的现实替代。他连忙摁了摁额头,重新把浩之的名字跟那张面孔重新衔接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

 

“老师不在办公室,所以我想应该就是在这里了。”

 

“你怎么知道……”


“算了。” 

 

月岛还沉浸在差点把浩之完全当作山口的迷茫之中,没有心思去计较太多。不知不觉,认识浩之也快一年时间,也许也已经久到看着这张面孔也可以波澜不惊的状况了。

 

对方坐在了桌边的另一张椅子上,托腮望着窗外。

 

“英语老师说,不要再让我来找你了。”

 

“为什么?”

 

“因为老师说我们总是来打扰月岛老师,害老师都没有休息时间。”

 

“……没关系的。”

 

月岛似是而非地回应着,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问题。尽管浩之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他也只是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出去。

 

傍晚下班之后,月岛只想去家惯常的酒吧,把自己的思绪重新拉回到大人的世界当中。在吧台里侧那个最常坐的位置上,他望着来来往往的人影,终于找到一个大概气质上百分之三四十跟山口相似的家伙。

 

这样的小游戏,他在此前不知道玩过多少次。只要喝到半醉的状态,大脑就会选择性忽视许多细节——就如同平时自己眼中的浩之一样,明明声音,发型和诸多小细节都跟山口完全不一样,自己依旧无法理智地把这两个人彻底分清。


就像自己也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只是出于友好的师生关系的浩之,会在自己午睡时偷偷亲了自己的事实。

 

月岛示意酒保给那个“百分之三十”送一杯Sazerac,然后自己静静注视着对方打开杯垫底下的纸条。直到对方终于抬头看向自己,他才确认般地晃了一下自己的酒杯。

 

“来玩个游戏吧。”

 

他朝着那个方向,沉吟着说出了跟纸条上一样的话。






--------

真的在急速推进剧情发展了

为了山口的早日出现……

regnbogi

【月山】Parallel 3

3.


为了长相酷似山口的小孩子,而来到小学当了老师——这种事情,月岛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


他习惯性地摸了摸口袋,尽管室内的咖啡馆绝对不可能允许吸烟。


“嗯,也就那样吧,到处打工。”


面对朋友的问题,月岛茫然地回应道。无论对方再怎么质疑或者打趣,这几年来,他换来换去都只是这一种说辞。


他说的其实也并没有错,自己确实在过去的几年中不停地换着工作,或者更准确来讲,他没办法长时间呆在同一个地方。


为了融入普通的公司,他刻意在简历上删掉了很多东西。然而,人类终究是最不善于伪装的动物。如果生来就顶...

3.

 

为了长相酷似山口的小孩子,而来到小学当了老师——这种事情,月岛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

 

他习惯性地摸了摸口袋,尽管室内的咖啡馆绝对不可能允许吸烟。

 

“嗯,也就那样吧,到处打工。”

 

面对朋友的问题,月岛茫然地回应道。无论对方再怎么质疑或者打趣,这几年来,他换来换去都只是这一种说辞。

 

他说的其实也并没有错,自己确实在过去的几年中不停地换着工作,或者更准确来讲,他没办法长时间呆在同一个地方。

 

为了融入普通的公司,他刻意在简历上删掉了很多东西。然而,人类终究是最不善于伪装的动物。如果生来就顶着“优秀“的光环,就算是努力掩盖,也无法变成所谓的普通人。

 

而作为精英的“诅咒“,就是永远无法拥有普通的生活。这一点,月岛早在很久之前就再清楚不过了。

 

与其日日夜夜忍受着这种差距,他选择了极端的活法。短时间内抛头露面参与几个大项目,赚到足够生活几年的钱,然后余下的时间完全消失,如同无名氏般融于社会一隅。

 

而遇到浩之,正是他作为透明人的生活中最为无聊的一阵子。无论什么事情都没办法让自己打起精神,如果放到以前,还有排球可以消耗掉负面的情绪。而如今,连这个选项也不复存在了。

 

头脑不清醒的人,做出什么决策也不夸张。但月岛还没有后悔过来到小学的这个决定,一半是因为他根本没有任何更有价值的事情可以做,另一半,则是因为他看到了这个事情潜在的双重结局。

 

这个世界不需要另一个庸碌的天才。而如果他能够借助浩之终结掉自己的过往,那他面对的,不是崭新的重生,就是解决一切烦恼的、彻底的黑暗。

 

想到这里,月岛甚至罕见地觉得开心起来。即使大清早就要去学校上班,也感觉没有那么疲惫了。

 

除了日常的授课,他还主动在午间单独辅导孩子们的作业。浩之的成绩算不上多好,甚至大多时候都低于平均水平,所以自然而然成为了必须要来找老师答疑的那拨学生之一。

 

有些内向的浩之,在班级里也只有一两个比较要好的朋友,大概也根本想象不到新来的数学老师,已经把他的身世背景了解到事无巨细。

 

当确定浩之跟山口没有任何关联之后,月岛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陷入了更长久的迷茫之中。

 

也许从一开始,他下意识期待中的,就是通过这个孩子找到山口而已。至于在那之后自己又该怎么做,月岛从来没有计划过。

 

也许就是这样了吧,冥冥之中已经有人帮他选择了道路。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尽职尽责地贡献自己的表演,然后半推半就,沿着那条单行线,踽踽独行。

 

月岛望着办公室玻璃窗上的倒影,直到有人再次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尽管在外人看来,男学生和男老师根本没有避嫌的必要,月岛每次都格外注意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开一些。浩之的数学基础很糟糕,但是月岛不厌其烦地解释着每一道步骤,似乎把未能赋予山口的耐心全部都用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如果一不小心瞥见了浩之的侧脸,月岛需要相当一阵子才能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题目上。世界上不可能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但是自己的世界里的的确确存在着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一旦确认了这种证据,一切荒谬的事情都不再稀奇。

 

一切都变得奇妙起来,但同时,一切都变得单调而尖锐,直指着问题的核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明显对自己的态度开始亲近起来,甚至也有老师提到他在学生中人缘很好的事情。对于从前的月岛来讲,能被除了家人之外的人接受和认可,简直是天方夜谭。

 

不过,这又能证明什么呢?是自己更善于伪装了、还是自己连真实的个性也懒得展示了——只要勤加练习,微笑也可以向条件反射一般,不需要费任何力气。

 

浩之过生日的时候,如同班里的其他学生一样,月岛送了他一份小小的礼物。之所以这么做,正是因为小学的时候,某个老师曾经也送过月岛一个生日礼物。

 

那是一个软绵绵的人形玩偶,长着细长的四肢,明明没有嘴巴,却让人无故生出想要交流的欲望。月岛还记得自己接过那个玩偶时的心情,以及老师说的“跟月岛君长得很像哦“——那句似是而非的话。

 

是的,那个玩偶长得跟他简直如出一辙,尤其是那种无机质般的注视,简直就是自己的翻刻。正因如此,小时候的他没少拿这个玩偶当作自己出气,直到玩偶开线、破损,然后不知哪天,彻底消失在了自己的房间中。

 

月岛看着浩之打开礼物的包装,里面是一盒彩铅。因为注意到对方在课上总爱写写画画,月岛没费多少脑筋就确定了这个礼物。

 

如同预想的一样,浩之看到礼物很开心。但是就在当天下午,月岛就从办公室的窗户看到浩之一个人坐在球场的角落里,垂着头的样子,跟周遭活跃的同学们格格不入。

 

反正都要出去抽烟,月岛索性披着外套走到了球场的外缘。无休止的冬风顽固地吹拂着最后几片残存的红叶,地上坑坑洼洼寄存着隔夜的雨水。光是看着这样的景色,就会让人觉得格外寒冷。


月岛走到了他的身旁,背靠在球场的铁丝网上,点燃了一支烟。

 

“怎么了,浩之?“

 

就算不去看那孩子的脸,月岛也直到对方一定是在强忍着泪水。刚刚收到生日礼物被人偷走,然后又被零散地在垃圾桶里找到。换做是任何同年龄的小孩子,也会觉得不公平吧。

 

换做是小时候的月岛的话,班里又会多几个鼻青脸肿的家伙。

 

月岛没有安慰他,也没有强迫性地叫他不要沮丧。这种话他在小时候已经听到腻烦,大人总是无法理解孩子们独有的固执和无力,况且大人们也根本没有时间理会小孩子的苦恼。

 

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所有人需要的,都只不过是一点善意而已。

 

月岛买了一盒新的铅笔,然后在放学的路上拦住了浩之,直接放到了他的书包里。他看着浩之紧紧抿着的嘴角和红红的眼眶,听着对方因为啜泣而断断续续的话语,脑海中出现的,只有映射在浩之瞳孔里,自己看过数千数万遍的,自己的倒影。

 

老师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面对浩之的问题,月岛不知如何作答。

 

也许只是因为你长得像山口的缘故,也许只是因为我闲得无聊。世界上有太多真相不必说出口,也根本无从发掘,他唯一能确定的,只有一点。

 

对方眼中映射出的、不是一张恋童癖的脸。

 

 

 

 

 

 -------------

“病的不清”的月岛,挣扎着保持着理智……

希望大家get到了这个迷之设定……

下次再见……

么么哒


Castor Pollux-K
永远都要在对方身边啊 永远都是...

永远都要在对方身边啊

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啊

永远永远,都是月山啊

永远都要在对方身边啊

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啊

永远永远,都是月山啊

言寒三生纸上墨

“因为……我不希望一年级只有我不能上场比赛。”

“我……也想和他们一样。”

山口忠试妆以及山口忠的阿月三连xxx

“因为……我不希望一年级只有我不能上场比赛。”

“我……也想和他们一样。”

山口忠试妆以及山口忠的阿月三连xxx

森下羽

沙雕脑洞,源自自己在雪地上画山口画的像个番茄hhh

沙雕脑洞,源自自己在雪地上画山口画的像个番茄hhh

弈酒

调色

月岛&山口

今天是月月&山口day~
幼驯染真好

这两张的工作量意外地大…
P1开了24个图层…
P2的跨页搓了两个半小时…大概是目前耗时最长的调色了otz

调色

月岛&山口

今天是月月&山口day~
幼驯染真好

这两张的工作量意外地大…
P1开了24个图层…
P2的跨页搓了两个半小时…大概是目前耗时最长的调色了otz

彼方
祝山口天使生日快乐!很草的画了...

祝山口天使生日快乐!很草的画了个贺图x
↑真的太草了

祝山口天使生日快乐!很草的画了个贺图x
↑真的太草了

P甜甜家的二哈老师

记得第一次见到山口还是个没有自信还有点小懦弱的家伙
现在的山口可是及川前辈亲笔鉴定的判若两人√

“下次我一定会拿下十分。”
欧克克等你拿一百分√

山口小天使,生日快乐呀。

记得第一次见到山口还是个没有自信还有点小懦弱的家伙
现在的山口可是及川前辈亲笔鉴定的判若两人√

“下次我一定会拿下十分。”
欧克克等你拿一百分√

山口小天使,生日快乐呀。

弈酒
调色 小山口23岁(?)生日快...

调色

小山口23岁(?)生日快乐!

单人图可太难找了otz

调色

小山口23岁(?)生日快乐!

单人图可太难找了otz

不如择日疯🏐
是队长阿忠☺️生日快乐~🎂?...

是队长阿忠☺️生日快乐~🎂🍟🎉❤️

是队长阿忠☺️生日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