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山崎宗介生日快乐

8浏览    2参与
佐野滑雪俱乐部

【宗凛同人】如你所愿 〜君が望むなら〜

2019山崎宗介生贺,从今天起连更七天。

前菜是原创,明天开始拉出凛和贵澄spotlight翻译给宗介庆生。

宗介去澳大利亚设定。双向单相思的故事。人生第一篇勉强算得上同人文的同人文,渣文笔、清水、全篇ooc,最后写成了BL剧本,真的只是如我自己所愿。


还没到闹钟设定的时间,松冈凛就醒了。他翻了个身,看着睡在地板上的宗介。

“…还是这么能睡。”


山崎宗介在松冈凛悉尼的公寓地板上已经快蹭了一个月了。从他接到要来悉尼受训的通知,松冈凛就让他尽早租房,这边留学生很多,好的公寓都很抢手。


“好麻烦…住在凛那里不就好了吗?”

“我这里是1LDK,你难道要一直打地铺吗?”...

2019山崎宗介生贺,从今天起连更七天。

前菜是原创,明天开始拉出凛和贵澄spotlight翻译给宗介庆生。

宗介去澳大利亚设定。双向单相思的故事。人生第一篇勉强算得上同人文的同人文,渣文笔、清水、全篇ooc,最后写成了BL剧本,真的只是如我自己所愿。


还没到闹钟设定的时间,松冈凛就醒了。他翻了个身,看着睡在地板上的宗介。

“…还是这么能睡。”


山崎宗介在松冈凛悉尼的公寓地板上已经快蹭了一个月了。从他接到要来悉尼受训的通知,松冈凛就让他尽早租房,这边留学生很多,好的公寓都很抢手。


“好麻烦…住在凛那里不就好了吗?”

“我这里是1LDK,你难道要一直打地铺吗?”

“我无所谓。”

 

松冈凛想,你无所谓,我可糟了。

 

松冈凛喜欢山崎宗介。这是废话,他们从小就是最理解彼此的亲友,喜欢是理所当然的。松冈凛对山崎宗介是另一种喜欢,不能说出口的喜欢。

 

山崎宗介高三转入鲛柄后,松冈凛整个人都变了。这点鲛柄游泳队里只要不是个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凛在高二的时候总是一副很难接近的样子,虽然下半学期稍微平易近人了一点,但还是浑身散发着“孤独”的气息。山崎宗介进入泳队后,大家才知道松冈凛也这么爱说话爱开玩笑,甚至有时还会“撒娇”。鲛柄队员都很感激“友情”的力量,让他们的部长热情开朗兼干劲十足。

 

松冈凛心里却是另外一番滋味。宗介站在他身后吹气他就会紧张,只能用“撒娇”式责骂反击回去。宗介还经常霸占他的下铺,每次他都有将错就错在宗介身边躺下的冲动,却总是深吸一口气,推醒宗介赶他回上铺去。

 

松冈凛是浪漫主义者。每次当山崎宗介说出他心里所想,他都有种莫名其妙的感动。小时候的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有时候还会因为被宗介看穿感到厌恶。可是再次相见之后,松冈凛懂了,这就是“命运”的感觉,世界上有另一个“我”,无论分离多少次都会再次相见,另一半的自己。

 

宗介主动要求成为凛的接力队友后,凛觉得他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凛除了游泳之外,对什么都没有奢求,包括感情。他是浪漫主义外壳,理智的硬核。自己对宗介这种心动的感觉应该只是暂时的,凛很有信心能和宗介仅以亲友和队友的身份过完这一生。


当收到宗介那所大学的邀请后,松冈凛硬是生生压下了一口答应的冲动,回答说还需要和其他邀请对比后再给答复。他告诉宗介说以后我们可能继续做队友哦,满以为宗介也会很开心,却看到宗介闷闷不乐的脸。

 

——松冈凛想到这里,瞥了一眼地板上的宗介,和他肩上的疤痕。“该死,我那时就该想到是怎么回事了。”

 

 

山崎宗介睁开眼,看见凛正趴在床上俯视自己。

“闹钟已经响了吗?”

“还没有。”

“不像你啊。竟然赖床。”

“你这么能睡,怎么好意思说我!…我只是在想事情。”

“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

宗介看凛不想说,也就不再追问。他起身收好铺在地板上的被子,转身问凛:“今天吃日式早餐怎么样。”

“好,麻烦你了。” 凛露出他的鲨鱼牙笑了。

宗介不再看凛,迅速洗漱完毕,开始准备早饭。

 

每次看到凛笑得那么明媚,宗介都不敢盯着看,虽然他也很想看。他最喜欢凛的笑容,和凛的眼泪一样喜欢。

 

小时候在佐野俱乐部第一次看到凛。那时候凛独自在泳池里练习蝶泳。凛的皮肤很白,姿势也很流畅,宗介觉得他很美。宗介知道说一个男孩子美可能不恰当,但他心里的确是这种感觉。除了美,还有一种孤独感。在宗介明白过来之前,他就已经走上去对着刚出水的凛说“要不要和我比一场”。凛笑了,宗介第一次见男孩子可以笑得那么好看。

 

那天和凛比完,两人在俱乐部门口告别,却走向同一个方向。他才知道凛就住在和自己家隔一条街的距离,因为习惯走不同的路去俱乐部,所以从来没有碰到。

“那以后我们一起去俱乐部吧。”宗介主动邀请。

“好。”凛又笑了,宗介被夕阳晃得睁不开眼。

 

宗介再一次不敢直视凛的笑,是在小学六年级的冬天。凛告诉他找到了游接力的伙伴,要转学去岩鸢。之前凛曾对他说想去澳大利亚留学,宗介并没有感伤,心想我在日本也不会输给你,以后赛场上见吧。但这次不一样。凛的笑容明晃晃的,像刀子一样。宗介半天挤出一个苦笑:“七濑游自由泳,你游蝶泳吗。”

“可能吧。哦,宗介也会游蝶泳吗。”

“游得比你好。”

“什么嘛。”

 

那天宗介没有直接回家,和凛告别后,宗介绕了一圈走到大坝下坐着,呆呆地看着雪落到海面,融到海里。

“连最后的时间都不给我吗…”

 

凛在去澳大利亚出发前,给宗介打了电话:“我明天坐车去东京。”

“那,我送你去车站。”

“哦!”

宗介隔着听筒也能感觉到凛笑了。真拿他没办法。

 

第二天,宗介和凛的妈妈还有江一起给凛送行。宗介只能送凛到车站。他不知道最后该说些什么,凛却提起了那个约定。宗介很诧异,凛竟然还记得。当然宗介也没有忘记,不过宗介自己什么都不想要,什么都不敢要。因为这个赌约输掉的时候,凛流下的眼泪让他太震惊,各种意义上的震惊。他震惊男孩子还会流眼泪,震惊男孩子流泪也会这么美,更震惊自己会因为男孩子的眼泪感到动摇。

 

宗介也不是没想过使用那个约定,比如不要转学,不要去澳大利亚,可是光是想象一下宗介都觉得可耻。太卑鄙了,要用这种方式绑住凛。

 

“下次见面再说吧。”宗介这么回答,他坚信不久他们就会再见面的。

 

——“其实五年也不算久,再久我都能等下去吧。”宗介一边这么想,一边把豆腐扔进味增汤。

 

 

“我开动了。”松冈凛大声说。

自从宗介来到他的公寓,他又开始大声说这句话了。之前一个人住的时候吃西式早餐,他只是在心里默念,说出来也没人听得到。

“有宗介坐在我对面一起吃早饭,太幸福了。”松冈凛一边想一边端起味增汤喝了一口。

“话说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啊。”凛问宗介。

“上大学后就边走读边帮家里的忙了,这些都是简单料理,做不好会被数马哥教训的。”

“哈哈,一直见你教训队员,没想到你也会被教训。”

“下次回日本带你去店里看看,里面都是教训过我的人。赶快吃吧,吃完还要去训练呢。”

 

锁门的时候,凛问宗介:“你真的不找公寓了。”

“不找了,不如我把房租的钱交给你好了,房东大人。”

“那敢情好,晚上就用你的房租吃烤肉喽!”

 

两人跑步前往米哈伊尔的泳队集训。宗介是三月接到米哈伊尔泳队的邀请的。凛之前对此事一无所知。似鸟在他生日时曾给他发短信说生日礼物会迟一点,但绝对是个大惊喜。凛的确没想到似鸟给他的礼物会是把宗介推荐给米哈伊尔。据说米哈伊尔对宗介的肌肉“一见钟情”。当然那个人对很多人的肌肉都是一见钟情的。

 

凛去机场接宗介的时候,发现宗介竟然可以用英语和地勤工作人员交流,真的吓了一跳。上了车他问宗介英语怎么进步如此迅猛,才知道宗介在上大学后一直恶补英语,连高中时候的笔记都重新学了一遍。凛一瞬间脸红了,问宗介能看懂笔记上写的什么吗。宗介看了凛一眼,说似懂非懂,现在水平还很差,比你差远了。

 

松冈凛高三时在宗介的英语笔记本上涂鸦,写的都是自己在英文恋爱小说里看到的晦涩的句子。他自信不但宗介看不懂,全鲛柄也没人能看懂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没想过让宗介懂。那次江推荐给他的恋爱小说,看完后松冈凛真的有冲动让宗介搞懂自己的想法,可能是因为里面男主角的名字也叫宗介,也可能是因为里面女主角的经历和他自己有点类似,以至于他有了很强的代入感。他把小说借给宗介后就有点后悔了,万一宗介明白过来却疏远自己该怎么办。后来发现自己想多了,宗介连第一页都没翻过去就睡着了。松冈凛长舒一口气,佯装生气把小说拿了回来。

“还是维持现状吧,这样就挺好。”

 

凛得知宗介肩伤的真相后,就更不敢让自己的感情继续发酵了,宗介全心全意为他打造出最好的鲛柄队,自己要向着梦想更加努力才能回报宗介,回报队友。看着宗介悉心指导每一位队员,队员们对宗介的敬重与日俱增,凛的心里却更痛。倒不是因为宗介和别人也成了朋友感到吃醋,只是,那种看着别人不断进步,自己却无法前进的感觉,凛比谁都清楚。

 

——“凛,在发什么呆呢,难道你也被山崎君的肌肉迷住了?”

听到米哈伊尔的声音,凛把眼睛从泳池里的宗介身上移了出来。

“说什么呢,我只是担心宗介的身体状况。那个,他真的可以使出全力了吗?”

“还不能太着急,但我既然能签下他,就说明肩伤不会对他未来有负面影响。不过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还是要靠他自己了。实话告诉你,我选中他,更大的因素是因为他的眼睛。”

“哈?眼睛?”凛心里一紧,这家伙该不会对宗介……

“他有一双观察细致入微的眼睛,比数据和仪器还厉害。我去鲛柄见他的时候,听见他给队员的建议,每个人都能一针见血。”

“说起来,他这方面的确很厉害,他在宿舍里也总是读关于体育训练的书。”

“所以,即使退役后我也想留宗介在这里执教,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凛望向泳池里的宗介,“但他的梦想还是登上国际赛场啊……”声音小得只有自己才能听到。

 

“辛苦啦。”

“哦。”

山崎宗介接过松冈凛扔来的毛巾。

“时间不错,眼看就要追平你当年在全国大赛的记录了,不过离我的记录还差那么一点。”凛抬了抬眉毛,满脸笑意。

“我马上就追上你了,到时候输了别哭啊。”

“又来,想追上我你就在加把劲吧!”

过了一会,凛又抬头对宗介说:“但是,也不要乱来。”

宗介沉默了几秒,笑了:“知道了。”

 

山崎宗介除了游泳之外,对其他事情从来不乱来。在肩膀坏掉之前,他最擅长的事情是短距离蝶泳,在肩膀坏掉之后,他最擅长的就是“忍”了。忍住疼痛自不在话下,忍住自己的感情也是个中高手。

山崎宗介确定自己喜欢松冈凛,是在中学一年级的时候。凛去了澳大利亚后,宗介收到他寄来的第一封信,并不是写给自己的。宗介心思细密,从字里行间就读出这是给其他人的。要说不气是假的,不过宗介也明白凛的性格就是这样大大咧咧,于是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现,正常回了信。之后的几封信,他和凛还是和以前一样,在信里也不忘互相竞赛,嬉笑打骂,好像凛从来不曾离开过。

事情发生变化,是有一次他在佐野中学的游泳部里,看到两个队友用游泳比赛打赌——简直就是他和凛的昨日重现。那一瞬间宗介忽然感觉特别孤单,特别想凛。他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只要有游泳就够了。宗介外表很惹人瞩目,身高一直扎眼,脸也是永远酷酷的样子,升上中学后他连着几周收到女生的情书,都被他原样退回,附送一句“对不起我要游泳”。后来女生中间都流传他是“游泳木头”,宗介也就再也没收到过情书了。每次回家宗介都要在码头驻足鼓励自己:“凛在海的那一边努力,我也不会输的,现在可没时间用在其他事情上。”

 

不过这次不一样,宗介提早结束了部活,没有留下来加训,他坐在码头看着海,忽然有种呼吸困难,像是要溺水的感觉。“凛……”,刚刚从喉咙里念出这个名字,就感觉背后有只手拍了上来。

“怎么了宗介,又在这想凛吗?”

该死,是贵澄那家伙,好巧不巧被他听见了。

“你不是去岩鸢了吗,来这里做什么。”

“宗介好过分哦,这么久不见对我还是这么冷淡。我回老家看到宗介坐在这里这么失落,好心想来安慰你啊。对了,凛在澳大利亚怎么样啊。”

“他一直在努力训练,最近好像也习惯学校生活了,那家伙,总是很强呢。”

“宗介也很强呢。”

“我?”

“宗介没有了凛,也在一个人努力呢。”

“我怎么可能输给他。”

“宗介,你想凛吗?”

“……”

“我很想凛,还有宗介,还有我们在佐野小学踢球的日子。”

“……”

“对了,宗介在和凛通信是吗,把地址给我,我也要写!有一个在国外的朋友很酷哎,会很受女孩子欢迎的。”

“哈?贵澄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

“嘻嘻,宗介也没变。”

宗介拿出随身带着的凛的信,贵澄抄去了地址。十几天后,凛来信了。宗介看着凛的信,是擦了又写写了又擦的痕迹。“凛到底改了多少次啊,出什么事了”。读完之后,宗介整个人都羞红了,还好他在自己房间里。凛在信里说宗介的友情是他的sunshine,虽然是没头没脑的一句,前言不搭后语,宗介还是羞得把脸埋到了信里。宗介知道凛喜欢把sunshine挂在嘴边,也猜想凛迄今为止可能对很多人都说过sunshine,但他还是很开心,之前那些寂寞的感觉也都随着这“阳光”消散了。回信可不能马虎,要问下凛这没头没脑的话是什么来头,还要提醒下他不要动不动就蹦出这么羞耻的词语。

 

后来宗介搞清楚了,是贵澄这货搞的鬼,不知道贵澄写了什么,以至于凛会把宗介想象成苦情戏女主角的样子。他对贵澄使出夹头攻击,打得贵澄直喊冤枉:“我只是替你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

“废话,我想说自然会自己说。”

“宗介你真的说得出口吗?”

 

——是啊,我现在也是说不出口。虽然能再一次获得走到他身边的资格,我还是不敢把我真实的感觉告诉凛。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宗介推着购物车,看着在冷冻柜前挑选烤肉材料的凛。“一直用隐瞒你换取你身边的位置,我还真是卑鄙呢。对不起,凛。不过这一次,我想和你一起实现我们的梦想。”宗介在心里默默说。

 

 

松冈凛挑选了两块牛排,转身对山崎宗介说:“今天就用你交的房租吃煎牛排吧,多谢款待。”

宗介付完账,凛又对他说:“既然你付了钱,料理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凛和宗介同居的这些天里,一直是宗介负责做晚饭。凛一个人在悉尼居住后,为了营养管理,也学习了很多种料理,可他自己也知道水平究竟如何,至少没好吃到有信心把它们端到自小在料亭长大的宗介的面前。

 

凛熟练地烤好牛排,五分熟。看着宗介吃得那么开心,凛有一种自己是“人妻”的错觉。不不不,要说人妻,还是宗介更像一点。他入住第一天就做了猪扒饭,凛还对宗介说你做饭这么好,将来一定是个好“新娘”,他对宗介的一顿取笑,换来的是宗介惯用的夹头攻击。

 

每次宗介对凛夹头攻击的时候,凛都是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宗介高于常人的体温和荷尔蒙味道一起袭来的瞬间,凛会感觉双腿发软,有想要转过身去抱住他的冲动。

 

最糟糕的是高中毕业的温泉旅行那次,他和宗介早起准备去泡包场温泉,刚刚穿好的浴衣被宗介的夹头攻击弄得乱糟糟的,一侧袖子也滑了下去。凛推开宗介整理衣服,还被宗介取笑说反正马上就要脱了。笑话,我自己脱和你帮我脱能一样吗。凛心里骂宗介傻,脸上却只能讪笑。

 

其实凛和宗介赤裸相对已经很习惯了,住同一间宿舍,又在一起游泳,换衣服冲凉不是稀罕事。只要没有身体接触,凛很有信心能佯装无事。脱光衣服坐进温泉,凛揉了揉昨天因为玩射击游戏而发酸的手臂:“果然还是玩过头了。”

“我帮你按摩一下吧。”宗介看见了凛的动作。

“…你…会吗?”

“会不会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凛迅速在脑子里想了他能做出的回答和后果,还是决定用肯定句来作答。因为这个时候如果拒绝,不但可能继续被宗介取笑,还有可能被他硬来。

一只胳膊被宗介拿走了,凛的右手被搭在宗介腿上,从右肩到手腕都被宗介捏了个遍。别说,要是能压住自己快要跳到喉咙的心脏,宗介的手法还是很专业的,配上温泉的热度,凛的肌肉放松了不少。

凛的心思也不敢停在享受按摩上,一直在琢磨这种场景应该说什么话好。想不出来,干脆装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凛听到宗介在耳边呼气:“好了。”

凛装作从睡梦中醒来:“哎,我睡着了?”

宗介笑笑:“嗯。”

凛看着宗介的脸,想着就算世界在这一刻结束也没什么不好的,然后说:“差不多了,回去叫百百和爱他们起床吃早饭吧。”

 

——和在温泉里一样,凛看着宗介的吃相,脑子里又划过了世界终结的想法,然后说:“有那么好吃吗。”

“超级美味啊,没想到凛的料理也这么好吃。凛怎么不吃?”

“你的吃相太难看,我光顾着看你就忘了。我开动了。”

 

 

山崎宗介收拾好厨房,回头看见松冈凛已经在沙发上打盹了。电视上放着新闻,主持人的澳洲口音让他有些不适应,不过配合画面和文字,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有意思的新闻,他转头看着松冈凛的右边侧颜发呆。

他从小学时就喜欢看凛的右侧脸,他觉得凛右侧脸比左侧脸更美。小学时,凛坐在他左边靠前的位置,上课时候他会时不时瞥凛一眼,看看他在做什么。凛从小成绩就很好,上课也很认真,而宗介对学习没什么兴趣,只想着放学后怎么在俱乐部里赢过凛。学习什么的,他从来只在考试前突击,成绩也能拿个不好不坏的中游水平。

到了鲛柄,凛坐在整个教室最左侧的位置,宗介还是坐在凛的右后方,能欣赏到凛的右边脸庞。不过宗介那时并不敢看着凛的脸发呆了,男校的各种谣言并不少于男女混校。

而那次毕业的温泉旅行,宗介为凛按摩时,凛的右侧脸庞和宗介的距离小于十厘米。凛湿湿的发尖挠着宗介的肩头,也挠着宗介的心。凛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宗介却一直尽心地给凛按摩手臂。按到手腕的时候,宗介好想顺着骨头摸到凛的尾指,然后在上面套上戒指。

“大概这是一个永远实现不了的梦想吧,和我的奥运冠军梦一样。”

宗介自嘲。

抬头看着凛的右边侧脸,是因为温泉蒸汽的原因吧,脸颊微微泛红,和贴在耳侧的红色湿头发很相称。

“凛睡着了吗?我如果触碰他的脸会惊醒他吗?被他发现会吓到吧。”

宗介又对自己鄙视了,但同时,另一种不舍的感情也萌发了。他不舍得凛右边的这个位置,不愿意这里从此空缺,更不愿意这里坐着其他人。

他想起昨天夜里凛欲言又止的表情,凛不需要说出口,宗介也能猜到他想说什么。

他们总是在想一样的事情,连同说不出口的那些,都是一样的。

反复的伤病,夺走了宗介以前从来不曾缺少的信心。宗介需要一个信号,告诉他还有可能战胜肩伤,战胜这么久的空白期。这个信号不能由凛发出来,因为宗介会分不清他是为了追逐梦想还是追逐凛,也无法承受再次失败会给凛带来的失望。

所幸,四个小时后,百百给了宗介这个信号。

 

——宗介从凛的侧脸望过去,桌子上是鲛柄队的照片和爱送给凛的大愿成就护身符。

“谢谢你们。”宗介轻轻说。

宗介推了推凛:“喂,起来了,换衣服去跑步吧。”

 

 

山崎宗介和松冈凛选择了海边的一条路,夜跑是他们两个共同的习惯,从高三那一次开始。

那次夜跑之后,凛拿着游泳馆的钥匙开了门,午夜时分和宗介在泳池进行蝶泳对决。

凛站在海边,回忆起这段往事。

“那是我和你最后一次的对决了吧。”宗介听凛讲完,接过了话茬。

“还会有‘下一次’的,等你的记录追平我,就一决胜负吧。赢了的可以让输了的做任何一件事。这次我绝对要扳回来。”

“那就好,本来就不知道该让你做什么,一件都完成不了,再来一件我可要头疼了。”

凛踹了宗介一脚:“怎么说得好像你还会赢一样。”

两人都笑了。

凛看着沙滩,上面有几对疑似情侣关系的人们在散步。

“呐,宗介,那个约定…你真的没有什么想要我做的吗?真的…什么都可以的。”

“……没什么特别想让凛做的。再说,凛不愿意的事情,我也不想用那个约定强迫凛,凛愿意的事情,自己就会做吧。”

什么嘛,用这种话来搪塞我吗?

“呵呵,宗介真是好说话呢,等我赢了,肯定要让你做你极度不愿意的事情。”

“是吗?比如说?”

“比如让你穿女仆装打扫房间。”

“啊,说起来我钱包里还有凛的女仆照。”

“混蛋那种东西放在钱包里做什么!?”

“护身符。所以凛要我穿女仆装也无所谓,主~人~”

“该死。那让你吻男人也无所谓吗?!”

宗介愣了一下,盯着凛的眼睛,认真地说:“那要看对方愿不愿意,不愿意的话就是性骚扰,凛不会让我坐牢吧。”

“…如果对方愿意,你就会做吗?”

“比如,谁?”

宗介直直地盯着凛,一双湖水色的眼睛像是要把凛吞下去。

凛不敢直视宗介,头歪到一半别扭地咕哝: “比如!比如!对象是我的话,你也没问题吗?”

“如你所愿。”

凛听宗介说完这句话,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双唇被盖住了。

“宗介……你……” 被放开后,凛脸羞得发烫。抬头看看宗介,他的脸背对着月亮,看不清楚表情。

“这是…演习,我…没什么经验,如果吻技不好,到时候会被对方嫌弃的。”

“宗介真狡猾、真狡猾……混蛋……” 凛心里骂道。

“吻技真的…很差劲……糟透了。”凛只能这么反击。

“那……凛来教我好了。”

“哼,如你所愿。”

凛捧过宗介的脸,吻上他厚厚的嘴唇。最后,作为惩罚,用尖牙咬了宗介的舌尖。

“学会了吗。”

“没有。最后咬得太疼了,都忘记了,需要再教一遍。”

“宗介…你真的很狡猾,其实一直以来你都知道吧。”

“我真的只是五分钟前才知道……呐,凛,我想站在你身边,永远……”

“那你永远不要离开才好。”

——“如你所愿。”

——“如你所愿。”

 

后记:

感谢所有看到这一行的读者(如果您现在想骂我那就忍着,点开我头像拉黑就好)

宗凛永远是我心里最美的双向单箭头,虽然两个人外表都是一副性饥渴能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的样子,我仍然让自己把脑洞停在他们暧昧期到交往伊始。

这之后吗,那就是童话里的王子公主永远幸福生活在一起了,人间烟火不必与他们相干。

 

山崎宗介,生日快乐。我今后可能会爱上很多其他的二次元角色,有很多其他让我痛心疾首的cp,但你和宗凛永远是初恋,地位不可动摇。

本田小惠惠

宗介君生日快乐🎂
给一直拼命努力的宗介君加油!
虽然你外表很霸道总裁,但我们都知道你其实是很温柔的!
喜欢你!

宗介君生日快乐🎂
给一直拼命努力的宗介君加油!
虽然你外表很霸道总裁,但我们都知道你其实是很温柔的!
喜欢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