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山海经

60602浏览    2386参与
师氏

出海

我流山海经瞎理解


风道北来,天乃大水泉,蛇乃化为鱼。——《大荒西经》


女娲是从海里出来的。


她的胳膊放在广阔的波涛上,推平一层层白色的泡沫。粉末状的浮碎飘荡在她的发丝之间,那是鲸与浮游生物的尸骨。女娲突然觉得有趣,手指抓拢附近的海水,抓了又放,就像在抓一块云一样。浮碎却一块也不曾停在她的手心里,和泡沫一起,左右躲闪着女娲,似乎在开一场玩笑。女娲于是觉得很无聊,她叹了一口气,听着像从远方奔来的狂风,风停之后,女娲放过了这块被她搅得如漩涡状的海水。


她的头抬出水面,看见一轮轮灼烫的光晕。


女娲在海里待了太久了,她已不记得...

我流山海经瞎理解


风道北来,天乃大水泉,蛇乃化为鱼。——《大荒西经》

 

女娲是从海里出来的。

 

她的胳膊放在广阔的波涛上,推平一层层白色的泡沫。粉末状的浮碎飘荡在她的发丝之间,那是鲸与浮游生物的尸骨。女娲突然觉得有趣,手指抓拢附近的海水,抓了又放,就像在抓一块云一样。浮碎却一块也不曾停在她的手心里,和泡沫一起,左右躲闪着女娲,似乎在开一场玩笑。女娲于是觉得很无聊,她叹了一口气,听着像从远方奔来的狂风,风停之后,女娲放过了这块被她搅得如漩涡状的海水。

 

她的头抬出水面,看见一轮轮灼烫的光晕。

 

女娲在海里待了太久了,她已不记得有多少年了。

 

她只知道海里有许多鱼,还有鲸,鱼小得几乎看不见,平日只敢躲在海水的缝隙里,鲸也只有她的指甲盖大,最大的鲸,和她的小拇指一样。

 

女娲平日很爱这种小巧的生灵,常让它们在自己的手指上、肩膀上、鼻尖上嬉戏,女娲虽然很想亲亲这些黑白圆球,却始终不敢下手,她总害怕,一不小心,它们就会被自己吃进肚子里去。

 

女娲饿极了的时候,会潜去海底,拔海藻、啃珊瑚吃。她总是饿得发慌,连潜下去的动作也不稳了。海藻珊瑚不是源源不尽的,因此女娲只能很小心地控制自己的食量,她把一只珊瑚塞进嘴里,又撕下一堆海藻,整个吞下去,觉得半饱了,又拨动四肢,重新回到散发着热气的海面上。

 

女娲的目光中,全是连成一体的海与天的图景,除了在天上飞来飞去的、聒噪的白色海鸟外,连个可见的异物也没有,似乎这个世界的本质,只有如海一样的天,和与天一样的海。

 

她一头扎进海水深处,往着一个不知名的方向游去。

 

像这样的航行,女娲已不记得做过多少次了。她只有十根手指,却能很轻易地分清千万与万万的区别,然而,自己是游了多少次?她数到千万与万万之后,也早已遗忘了。

 

这次女娲只游了一会儿,就觉得饿了,但她却不肯泄气,坚持往前行去,前面还是一模一样的海水,鲸,鱼,珊瑚,海藻,这些女娲早就知道,更让人气妥的是,连天上飞的海鸟的叫声都一模一样。

 

嘎啊、嘎啊、嘎啊——

 

不管女娲怎么游,她仍待在海中,往上浮去,可看见浅蓝色的天,往下沉去,可看见黑色的海底,若是不沉也不浮,那就只有透明的,盛放着鱼与泡沫的海水了。

 

女娲游得太累了,身体渐渐往下沉去。

 

奇怪的是,这次过了很长时间,也没看见黑咕隆咚的海底,她的四肢早已停止了动作,任凭海水拉着自己下沉,可越沉,却越见白得发亮,模模糊糊,像一层透明的光。可海底哪有光呢?女娲开始疑心自己患上了可恶的眼疾。

 

嘎啊——女娲呀!嘎啊——女娲呀!嘎啊——女娲——呀!……

 

她听到了无数声漫长的呼唤,海底传来的。

 

白色的、发亮的海底。

 

待女娲睁开眼睛时,她看见了自己当初生活过的整个海域。深蓝色没有尽头的海面,不时泛起一叠叠的皱纹和涟漪,偶尔也有几滴水花从上面蹦出,那是底下的鱼搞出来的。

 

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只知道周围热得发慌,身上还冒出了一滴滴水,女娲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也要变成了海了。

 

回头查探四周,一个浑身绕着白色烟雾的圆球正在看着自己,女娲总觉得之前好像在哪里见过,好奇地伸手去摸,却不料却被结结实实地烫了一下。

 

“唉呀!”女娲吹着自己的手指,有点不悦起来。

 

我在海底时,是从来不烫其他鱼的。她想。

 

她的身体又接着下沉了,这次不管怎样挥动四肢,也无法上升一点点了。她看着那烫人的球离自己越来越远,连同白色的烟雾。她终于想起来了,那是自己当初在海面时经常看见的东西。

 

云、太阳,还有……还有什么?身体突然一个跌宕,一只白色海鸟结结实实地撞了女娲一下。

 

女娲闭着眼睛,双臂环抱着自己的膝盖,这是她睡着时的姿势,她用这动作,等待着海水再次将自己吞没。

 

过去很久了,什么也没发生。

 

女娲终于睁开双眼,一丝炽热的光掀开她的发丝,从天上一直滴进她的瞳中,伴随着五彩斑斓的虚影,摇摇晃晃在她的面前。

 

“——————嘎啊、嘎啊……女娲呀!”

 

 


山海经合札创作组官号
【山海经】合札 第四十二弹 【...

【山海经】合札 第四十二弹

【相柳】
共工之臣曰相柳氏 九首 以食于九山 相柳之所抵 厥为泽溪 禹杀相柳 其血腥 不可以树五谷种 禹厥之 三仞三沮 乃以为众帝之台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山海经】合札 第四十二弹

【相柳】
共工之臣曰相柳氏 九首 以食于九山 相柳之所抵 厥为泽溪 禹杀相柳 其血腥 不可以树五谷种 禹厥之 三仞三沮 乃以为众帝之台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山海经合札创作组官号
【山海经】合札 第 四十一弹...

【山海经】合札 第 四十一弹

【䱤父鱼】
留水出焉 而南流注于河 其中有䱤父之鱼 其状如鲋鱼 鱼首而彘身 食之已呕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山海经】合札 第 四十一弹

【䱤父鱼】
留水出焉 而南流注于河 其中有䱤父之鱼 其状如鲋鱼 鱼首而彘身 食之已呕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东皋鹤鸣
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

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


王母娘娘......真是emmmmm......


在百度百科上搜到的:王母娘娘,又称太华西真万炁祖母元君、九灵太妙龟山金母、太灵九光龟台金母、瑶池金母、金母元君、西王母、西灵圣母、金母、王母、西姥等,全称为“上圣 白玉龟台九灵太真无极圣母 瑶池大圣西王金母 无上清灵元君 统御群仙大天尊”。 《枕中书》曰:“木公、金母,天地之尊神,元气炼精,生育万物,调和阴阳,光明日月,莫不由之。”


还有王母娘娘的专用快递小哥:三青

山海经中多处记载《山海经·西山经》:“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

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






王母娘娘......真是emmmmm......


在百度百科上搜到的:王母娘娘,又称太华西真万炁祖母元君、九灵太妙龟山金母、太灵九光龟台金母、瑶池金母、金母元君、西王母、西灵圣母、金母、王母、西姥等,全称为“上圣 白玉龟台九灵太真无极圣母 瑶池大圣西王金母 无上清灵元君 统御群仙大天尊”。 《枕中书》曰:“木公、金母,天地之尊神,元气炼精,生育万物,调和阴阳,光明日月,莫不由之。”




还有王母娘娘的专用快递小哥:三青

山海经中多处记载《山海经·西山经》:“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三青鸟居之。”,另《山海经·海内北经》:“西王母梯几而戴胜。其南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又《山海经·大荒西经》:“三青鸟赤首黑目,一名曰大鵹,一名小鵹,一名曰青鸟。”




服气( ̄O ̄;)

山海经合札创作组官号
【山海经】合札 第四十弹 【陆...

【山海经】合札 第四十弹

【陆吾】
西南四百里 曰昆仑之丘 是实惟帝之下都 神陆吾司之 其神状虎身而九尾 人面而虎爪 是神也 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山海经】合札 第四十弹

【陆吾】
西南四百里 曰昆仑之丘 是实惟帝之下都 神陆吾司之 其神状虎身而九尾 人面而虎爪 是神也 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懿晏_

🌒🌓〖极西北无日幽冥之国〗🌔🌕

天不足西北,无有阴阳消息,是曰幽冥之国;故有龙衔火精以照天门中,是曰烛龙,是曰烛九阴,身长千里,人面蛇身赤色,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息为风,不饮,不食,不息。
幽冥之国从遗址上看有古城区和现代城市,山顶应该是用于供奉烛龙的神台,清晰的能看到从古城区出发有一条通往山顶的步道,应当是幽冥国人的祭祀道路…科技在千年前就已经达到了我们现在的水平,不知是何原因最后还是走向了灭亡…烛龙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依然在照亮这极西北无日幽暗之地…

🌒🌓〖极西北无日幽冥之国〗🌔🌕

天不足西北,无有阴阳消息,是曰幽冥之国;故有龙衔火精以照天门中,是曰烛龙,是曰烛九阴,身长千里,人面蛇身赤色,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息为风,不饮,不食,不息。
幽冥之国从遗址上看有古城区和现代城市,山顶应该是用于供奉烛龙的神台,清晰的能看到从古城区出发有一条通往山顶的步道,应当是幽冥国人的祭祀道路…科技在千年前就已经达到了我们现在的水平,不知是何原因最后还是走向了灭亡…烛龙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依然在照亮这极西北无日幽暗之地…

山海经合札创作组官号
【山海经】合札 第三十九弹 【...

【山海经】合札 第三十九弹

【英招】
实惟帝之平圃 神英招司之 其状马身而人面 虎文而鸟翼 徇于四海 其音如榴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山海经】合札 第三十九弹

【英招】
实惟帝之平圃 神英招司之 其状马身而人面 虎文而鸟翼 徇于四海 其音如榴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葬心
最近迷上了《山海经》,就摸了一...

最近迷上了《山海经》,就摸了一只毕方鸟。但是好像不怎么像?反正画它累死个人了,画着画着就残了,相信我他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原来是很好看的,嗯,大概。

要不我回头试着上下色?

最近迷上了《山海经》,就摸了一只毕方鸟。但是好像不怎么像?反正画它累死个人了,画着画着就残了,相信我他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原来是很好看的,嗯,大概。

要不我回头试着上下色?

小尼酱

档案馆日志 捌

【日常向  本次出场人物:洛竹 虚淮】

通体漆黑的男人是也算得上是夏梓的熟人了,以前看合照,夏梓还以为自己家有外国亲戚,后面发现原来是自家宗族守护者一样的存在。毕竟皮肤那么黑真的令人印象深刻。

男人从阴影处的传送阵走出来。

“墨玉叔叔,你来了啊。等一下啊,我给你泡杯茶~”

作为看管者,夏梓其实和普通人类一样,会生老病死。但是这位神秘的男子就是《山海经》中所记述的不死国国民。

“不死民在其东,其人为黑色,寿,不死。”这是《山海经》中《海外南经》对于不死国国民的描述。

不死国中的人全身都是黑色的,都很长寿,不会死。特别是经过修炼,那就更有优势了。我们看管者...

【日常向  本次出场人物:洛竹 虚淮】

通体漆黑的男人是也算得上是夏梓的熟人了,以前看合照,夏梓还以为自己家有外国亲戚,后面发现原来是自家宗族守护者一样的存在。毕竟皮肤那么黑真的令人印象深刻。

男人从阴影处的传送阵走出来。

“墨玉叔叔,你来了啊。等一下啊,我给你泡杯茶~”

作为看管者,夏梓其实和普通人类一样,会生老病死。但是这位神秘的男子就是《山海经》中所记述的不死国国民。

“不死民在其东,其人为黑色,寿,不死。”这是《山海经》中《海外南经》对于不死国国民的描述。

不死国中的人全身都是黑色的,都很长寿,不会死。特别是经过修炼,那就更有优势了。我们看管者一族一直都生活在不死民的照拂之下。宗族族谱一直有不死国国民的名字。墨玉叔叔也与老君等人认识,是妖精论坛的管理者之一。

“他们是新人啊。”

墨玉看着洛竹和虚淮问道。

“是的是的~他们就是档案局的新人,还挺厉害的~很帮得上忙呢~”

我急忙向墨玉介绍他们。说起来我们有人事变动都应该发个票圈让相熟的人知道,要不然以后出来办事多尴尬。虽然神兽档案局在妖精论坛上是神秘的存在,但事实上也就是一个看着厉害的组织罢了。长期人手不足,做什么任务还需要去妖灵会馆借人或者妖精帮忙。

“这个是虚淮,冰系。这个是洛竹,木系。”我向墨玉介绍道。“来来来,向我们的顾问打声招呼。”

“嗨~”

洛竹对着墨玉挥了挥手。

“您好。”

虚淮倒是一个经常混迹于妖精论坛的人,认出了墨玉的身份。略带尊敬地点了点头。

“说到这个,墨玉叔叔快点过来,我们几个合照一张发到票圈告诉所有人我们档案局来了新人!”

我走到梦渊躺着睡觉的沙发边缘招呼众人过来拍了一张有些许尴尬的‘全家福’。

在照片中,几乎很难辨认通体漆黑的墨玉;洛竹和云溪的镜头感倒是很好对着镜头摆出了迷人的笑脸;虚淮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梦渊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拍照’了;而我拿着手机所以在照片里只出现了我的头发和眼睛。

拍完照之后我就马上将照片上传到票圈,并且配上‘欢迎新伙伴’的官方文案。

“好了,我这次来是因为有任务交给你。”

墨玉拉开办公室的椅子坐下,自己倒了一杯玄米茶喝起来了。

“任务?需要墨玉叔叔你来发布吗?”

“因为我看管的蓇蓉被盗了,应该是花精灵做的。不过这次任务涉及到人类,我怀疑花精灵是被人类圈养还是爱上了人类。”

我皱了皱眉,妖精和人类结合的例子也有不少,并不是什么特殊的事件。可是能够惊动墨玉和涉及蓇蓉被盗,那就不一样了。

蓇蓉是一种上古时期的草。《山海经》中对其是这样描述的:“有草焉,其叶如蕙,其本如桔梗,黑华而不实,名曰蓇蓉,食之使人无子。”

它的叶子像蕙草,茎干像桔梗,开黑色的花,不结果实,人吃了它不会生育。

但是经过长期演变,蓇蓉的能力产生了变异。妖精使用了就能和人类生育孩子。所以说蓇蓉一直属于妖精届的禁药。虽说它可以打破人与妖精的界限,但是这种草会影响妖精的性命以及生出的孩子有可能会是异形不受控制。

“能在墨玉叔叔的看管下盗走蓇蓉?”

我有些疑惑。

“那是因为我在和老君下副本,艾泽拉斯需要我。”

“啊,你们偷偷下副本不带我!”

夏梓成功被带偏。

“那您对这件事有什么头绪吗?”

云溪看到自家代理局长被带跑了立刻出面将话题拉回来。

“蓇蓉还未被食用消化,我还能感应到位置。位置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是这件事我不好出面,只能交给你们。”

“okk~神兽档案局出动~早点解决我们还能吃个宵夜呢~吃串串吧!”


【第二个事件嘻嘻~】

山海经合札创作组官号
【山海经】合札 第三十八弹 【...

【山海经】合札 第三十八弹

【巴蛇】
巴蛇食象 三岁而出其骨 君子服之 无心腹之疾 其为蛇青赤黑 一曰黑蛇青首,在犀牛西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山海经】合札 第三十八弹

【巴蛇】
巴蛇食象 三岁而出其骨 君子服之 无心腹之疾 其为蛇青赤黑 一曰黑蛇青首,在犀牛西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scholey

同源异道

档案7001号


系列:山海有怪


深夜。

天已然被泼了墨,沉得零星几点亮星根本无法照亮。破旧的小区楼里,路灯又一次告假,四下登时一片漆黑,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僻静,是眼下最好的形容词——安静又偏僻。

倏地,一道洪亮又虚弱的婴孩啼哭声划破天空,却没能彻底撕碎黑暗的牢笼,从撕裂口向里看,却只能看到愈发幽浓稠而令人无法逃脱的,黑暗罢了。恍惚间一道妖异的红光闪过,美丽却又残忍。


“怎么又有人失踪了?”软糯的女声传来,夹杂着几分惊讶与害怕。

泰逢抬眼望去,一枚樱花正安静地躺在少女的额角,午后的阳光洒落,却反射出更为夺目的光彩来,全全然没有个胎记的模样。是那个新来的助理,看上去只有...

档案7001号


系列:山海有怪



深夜。

天已然被泼了墨,沉得零星几点亮星根本无法照亮。破旧的小区楼里,路灯又一次告假,四下登时一片漆黑,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僻静,是眼下最好的形容词——安静又偏僻。

倏地,一道洪亮又虚弱的婴孩啼哭声划破天空,却没能彻底撕碎黑暗的牢笼,从撕裂口向里看,却只能看到愈发幽浓稠而令人无法逃脱的,黑暗罢了。恍惚间一道妖异的红光闪过,美丽却又残忍。


“怎么又有人失踪了?”软糯的女声传来,夹杂着几分惊讶与害怕。

泰逢抬眼望去,一枚樱花正安静地躺在少女的额角,午后的阳光洒落,却反射出更为夺目的光彩来,全全然没有个胎记的模样。是那个新来的助理,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女已然外出谋生,小姑娘人乖巧又机灵,性格活泼,故而医院里的同事大多都很喜欢她。

只是,那一言不合搞失踪的老头却把她安排在了档案室内室,交由他管理……分明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难道是那老头的亲戚?

泰逢轻抿口茶,压下心头的疑惑,享受地愈发眯紧了双眼:“乖女孩,那些医院档案可不在我们的职责范围内。先把楚守那几份处理了吧。”

“可是,”江柔皱紧眉头,“最近我们这片不很太平的样子,失踪的多为女性,我们室又基本上是女生。”

“早一分回家也就少一分危险吧。”

如此说着,江柔便愈发加紧了手头的动作,而后有些试探地问道:“据说被害人失踪前所在的地方都有过婴儿的啼哭声,会不会有异兽作乱?”

泰逢定定地看着江柔,不置可否,脸上的微笑一如冰封般毫无涟漪。

“是不是九尾狐?”江柔拿不准对方的心情,只好直接说出心中疑问。

“九尾已成仙许久,早就去了昆仑山逍遥,可不会跑来这儿做这种事。不过听说他近日修行极慢,怕是受了这儿人们怨念的影响。倒是有点意思。”

泰逢瞥了少女一眼,而后抬腕看表,柔声道:“不早了,我们该干活了。乖女孩,你去找基因实验室的白坤要份地址,我在楼下等你。”


天边闪烁着迷人的光彩,亮眼又刺目。

拥有着修长车身的跑车旁,男人一身休闲装,慵懒中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给人一种不真实感。江柔愣了愣神,一拢发丝小跑过去。


身侧传来微响,泰逢抬眼望去,正与来人四目相对。闪光迷蒙下,男人收回目光,打开后座的车门。

“前辈,你可真是有钱,怪不得同事们都说你是咱们医院的黄金单身汉。”

“不,”泰逢从容自然地踩动油门,“这车是从崔钰那儿‘借’的。”

泰逢转而看向刚刚到手的地址,神色茫然:“在哪儿?”

看到江柔有些奇异的目光,他才清咳两声,解释道:“平时都在医院,只有有活干才会出去一下。这附近,不怎么熟。”

“噗,感情你还是个路痴死宅。喏,前面那个路口先左拐……”


婴孩的啼哭声从小树林里缓缓漏出,吸引了少年的注意。银色的发丝中掺着一撮红毛,在带着温湿水汽的空气中垂下了头。少年拢了拢身上有些单薄的衣物,小心翼翼地朝声音的来源走去。

啼哭声愈发洪亮了,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大蓬褐羽。少年抬头望去,两只锋利而错盘的角直愣愣插在一颗鸟头上,那是只怪物,似鸟非鸟,其貌若雕。那怪物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阴狠狠地钉住了来人,闪过一丝妖异的红光。

少年不惊反笑,嘴角咧出一个极大的角度:“阿拉拉,我说是谁冒充我呢,原来是你这只垃圾啊。”

“蛊雕。”


“蛊雕是什么?”江柔一头雾水地看着眼前的场景,轻声问道。

“水有兽焉,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音,是食人。”泰逢半蹲在灌木丛后,抬了抬摇摇欲坠的金丝眼镜,“也有人说,它长的是豹子的身体,头上顶着一只角。只不过长了鸟的嘴。看来,是错的。”

江柔缩了缩脖颈,愈发小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两只吃人的怪兽,当然是……揭开一场盛宴的帷幕了。”


少年笑得越来越开心,身形也逐渐变幻,只见得一只巨大的狐狸显现在眼前,生而九尾,华丽雪白的皮毛上缀有串串兽骨,眉心一撮红毛在水汽中显得有气无力。

“同为南山之兽,都借婴儿的哭声食人,凭什么你就成了仙。不过就是差了几个山头,为什么西王母就选了你!”蛊雕口吐人言,微黄的眼珠中满是怨怼和不甘。

九尾却不管不顾,缥缈的白光从体内迸出,于是身形更是大了一圈。“百年前你修为不如我,如今便更不如我。你说,是么?”

一串串婴儿啜泣声连缀着滚出,狐狸咧开嘴,竟将眼前的怪物吞吃进腹。

白光中登时掺杂了血色,白毛狐狸变得有些萎靡,方才的神气全然不再。


“走吧。”泰逢转头,神色不明。

却见眼前一抹红,正是九尾。“怎么,看了场好戏就想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少年笑嘻嘻地拦住二人去路。

“破了戒不赶紧滚回昆仑,在这儿耍什么疯。”泰逢嘴上不饶,面色却毫无波动。

“啊呀呀,真是让人伤心,许久未见,就这么对人家。”少年使劲挤出两滴眼泪,却在看到江柔后脸色连变,又是换上一副不正经的笑,“不知道这位美丽的小姐芳名为何?”

江柔一愣:“江柔。但是……我对幼童没兴趣。”

“噗,”泰逢克制地轻笑出声,双眼眯得愈发紧实,“乖女孩,该走了。”


“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双份收获。”


归档人:泰逢

波尔金诺之秋

文里提到的钦原和土缕

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有兽焉,其状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蝼,是食人。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蠚鸟兽则死,蠚木则枯,有鸟焉,其名曰鹑鸟,是司帝之百服。有木焉,其状如棠,黄华赤实,其味如李而无核,名曰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有草焉,名曰薲草,其状如葵,其味如葱,食之已劳。河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无达。赤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氾天之水。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丑涂之水。黑水出焉,而四海流注于大杅。是多怪鸟兽。 又西三百七十里,曰乐游之山。桃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泽,是多白玉,其中多[左鱼右骨]鱼,其状如蛇而...

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有兽焉,其状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蝼,是食人。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蠚鸟兽则死,蠚木则枯,有鸟焉,其名曰鹑鸟,是司帝之百服。有木焉,其状如棠,黄华赤实,其味如李而无核,名曰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有草焉,名曰薲草,其状如葵,其味如葱,食之已劳。河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无达。赤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氾天之水。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丑涂之水。黑水出焉,而四海流注于大杅。是多怪鸟兽。 又西三百七十里,曰乐游之山。桃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泽,是多白玉,其中多[左鱼右骨]鱼,其状如蛇而四足,是食鱼。 西水行四百里,曰流沙,二百里至于嬴母之山,神长乘司之,是天之九德也。其神状如人而犳尾。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石而无水。 又西北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有兽焉,其状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其名曰狡,其音如吠犬,见则其国大穰。有鸟焉,其状如翟而赤,名曰胜遇,是食鱼,其音如录,见则其国大水。


山海经合札创作组官号
【山海经】合札 第 三十七弹...

【山海经】合札 第 三十七弹

【猼訑】
有兽焉 其状如羊 九尾四耳 其目在背 其名曰猼訑 佩之不畏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山海经】合札 第 三十七弹

【猼訑】
有兽焉 其状如羊 九尾四耳 其目在背 其名曰猼訑 佩之不畏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窅娘
南海渚中,有神,人面,珥两青蛇...

南海渚中,有神,人面,珥两青蛇,践两赤蛇,曰不廷胡余。——《山海经.大荒南经卷十五》

南海渚中,有神,人面,珥两青蛇,践两赤蛇,曰不廷胡余。——《山海经.大荒南经卷十五》

昔珏

念叨了很久的山海经终于到手了
今年买的最满意的书之一✌

念叨了很久的山海经终于到手了
今年买的最满意的书之一✌

小尼酱

档案馆日志 柒

【日常向 本次出场人物:洛竹 虚淮 小黑 无限】

无限开着一辆骚粉色的车前往下一个城市,为了让小黑能够更好地认识人类社会,无限一般都选择自驾游。活了那么多年的无限自然是拥有驾照的,只不过上次是因为没有那么多钱买车才选择了女式摩托车。

这可能就是被别人错认为是女性的原因吧~

“那是什么?”

无限看着小黑摆弄着从神兽档案局拿过来的东西。

“夏梓姐姐送的,师傅你看,很可爱吧~”

小黑把夏梓送的东西一股脑从空间倒出来给无限看。除了一堆昨天吃不完的月饼零食,还有一个柚子皮做的灯笼和一大箱烟花。

“这个是云溪哥哥用柚子皮给我做的灯笼,他说人类的小孩中秋...

【日常向 本次出场人物:洛竹 虚淮 小黑 无限】

无限开着一辆骚粉色的车前往下一个城市,为了让小黑能够更好地认识人类社会,无限一般都选择自驾游。活了那么多年的无限自然是拥有驾照的,只不过上次是因为没有那么多钱买车才选择了女式摩托车。

这可能就是被别人错认为是女性的原因吧~

“那是什么?”

无限看着小黑摆弄着从神兽档案局拿过来的东西。

“夏梓姐姐送的,师傅你看,很可爱吧~”

小黑把夏梓送的东西一股脑从空间倒出来给无限看。除了一堆昨天吃不完的月饼零食,还有一个柚子皮做的灯笼和一大箱烟花。

“这个是云溪哥哥用柚子皮给我做的灯笼,他说人类的小孩中秋节都会玩这个。还有烟花,夏梓姐姐说城里面不能放烟花,让我们到了郊外或者乡下的时候可以玩。”

无限看着自家弟子才见过神兽档案局的人两三天就叫上哥哥姐姐了,这孩子还是太单纯了,要好好教。

“嗯。”

无限看到自己喜欢的那个牌子经典的双黄莲蓉月饼也在那堆食物里面他又好了。

中秋过后,神兽档案局又恢复了无所事事的日常。

“夏梓啊~下午茶时间到了,我们试试茶餐厅的外卖吧~想吃点咸的。”

已经完全习惯人类生活的洛竹对于食物有了更高的要求,并且学会了美食的最高境界,吃完甜的就要吃点咸的。

“你别想了,接下来起码有三五天我们的下午茶都得是月饼。”

夏梓抿了一口玄米茶之后,打破了洛竹的美梦。按照惯例,中秋过后,基本上也就是早餐月饼、午餐月饼、晚餐月饼、宵夜月饼……

云溪会把一部分月饼带回学校分给舍友,梦渊会长时间沉睡除了晚上值班被迫起来吃月饼当宵夜。即便是分了很大一部分月饼给了无限和小黑。但是他们档案局还是得吃很长一段时间的月饼。

“你们人类都是这样的吗?”

虚淮看着那些月饼有些疑惑,想不通为什么人类要买那么多不一定吃得完的东西然后吃到腻。

“诶诶诶~夏梓~我想试一下那个一口西多士诶~”

洛竹企图卖萌让夏梓改变主意。虚淮已经习惯了这个无论在哪里都能安然生活的洛竹。况且他自己已经开始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偶尔还能上上妖精论坛看看八卦。

“那个也是甜的。来~吃月饼吧~”

我干脆利落地打破了洛竹的幻想。

“虚淮你也是!别以为低头玩手机就能逃掉!”

虚淮刷信息的手顿了一下,将身子挪开。

“好久不见,夏梓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通体漆黑的男人从阴影处走出来……

【等我明天晚上回到学校再看看够不够时间写哈哈哈哈~又开了个新事件这个也是《山海经》里的人物,特点还非常明显~也不知道有多少小伙伴会关注我写的这种好平淡的故事但还是希望能够跟大家分享自己的喜欢~】

山海经合札创作组官号
【山海经】合札 第三十六弹 【...

【山海经】合札 第三十六弹

【鯥】
柢山多水 无草木 有鱼焉 其状如牛 陵居,蛇尾 有翼 其羽在魼下 其音如留牛 其名曰鯥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山海经】合札 第三十六弹

【鯥】
柢山多水 无草木 有鱼焉 其状如牛 陵居,蛇尾 有翼 其羽在魼下 其音如留牛 其名曰鯥

山海创作组:
@暝也  @爱字画玩的小黑脸菊长 @顾酒

东皋鹤鸣
接上一张蜚的拟人,来个Q版的小...

接上一张蜚的拟人,来个Q版的小可爱(*≧ω≦)

接上一张蜚的拟人,来个Q版的小可爱(*≧ω≦)

东皋鹤鸣
蜚: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

蜚: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

蜚: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