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山竹

6699浏览    450参与
为了自由的大发吖

【山竹】海角天涯(五)

☞  变种人世界观参考《X战警》

☞ 军人翔×前变种人首领智

☞ 元气治愈拔×可怜伤心和

☞下一篇想要讲讲山组往事

        二宫和也的能力是自愈,肉体受到伤害后能够迅速复原,所以他一直以此为借口抽着一只又一支烟,跟担心不已的松本润说自己就是一个行走的癌细胞不断增生分裂重生,觉得不会随便生点病挂掉不是。

        他抽的烟牌子很杂,口味也多换,不过还是多抽万宝路,因为便宜。

  ...

☞  变种人世界观参考《X战警》

☞ 军人翔×前变种人首领智

☞ 元气治愈拔×可怜伤心和

☞下一篇想要讲讲山组往事




        二宫和也的能力是自愈,肉体受到伤害后能够迅速复原,所以他一直以此为借口抽着一只又一支烟,跟担心不已的松本润说自己就是一个行走的癌细胞不断增生分裂重生,觉得不会随便生点病挂掉不是。

        他抽的烟牌子很杂,口味也多换,不过还是多抽万宝路,因为便宜。

        二宫和也把新买的烟收进口袋,相叶雅纪从收银台前拎起两大袋子,还要余力把指间夹的银行卡递给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是借口跟相叶雅纪吃饭才申请成功开着自己的车外出的,只是这个海边别墅位置太过偏僻,饥肠辘辘的两人实在是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反而找到了一所挂着超市名字的小卖部。

        相叶雅纪就自告奋勇说会做饭,死缠烂打的要借海边别墅里的厨具给两个人做点什么。

        因为二宫和也的奋力抵抗和小卖部虽然蔬菜齐全就是不卖中式豆瓣辣酱,相叶雅纪才面露悲伤的放弃了心爱的麻婆豆腐。

        “你真的会做饭吗?”二宫和也依旧怀疑相叶雅纪说话的真实性,“你要做什么?”

        “这个嘛……”相叶雅纪拉长了声音打算开始卖关子,被不耐烦的二宫和也踢了下小腿,嘶的一声表示屈服公布答案,“生姜烧。”

        “哼。”喜欢生姜烧的二宫和也大步向前,把讨人厌的相叶雅纪扔在身后。

        相叶雅纪则拎着食材,大步追着永远就比他快一米的二宫和也,灿烂笑着:“nino你等等我嘛。”

        底下堡垒中,一个男人穿着访问用的防护服,口罩帽子遮盖了大部分的脸庞,暴露在外的眼睛则是肃穆与深思,他站在休眠仓,注视着现在陷入沉睡的樱井翔,手背在身后手指不断小幅度的晃动。

        “将军。”一个研究人员将一份文件夹递上去,“这是前几天暴动时被抽检出了的变种人,之前一直潜伏在人类里。”

        樱井俊接过文件简单翻了两页,目光炯炯盯着变异特性一栏“共享”两个字。

        “怎么说?”樱井俊蹙起眉头继续审视着没有两个字几乎全是略不详的个人履历。

        “我们认为这个人可以加入实验,同时他可以在特殊情况下分担实验里实验体的生理疼痛。”工作人员面露难色,“只是现在这个人好像跟松本润的兄弟走的亲近。”

        “我不允许。”樱井俊干脆的合上档案夹,推会工作人员怀里,“你们教授呢。”

        “老师连续几天通宵,现在在休息室补觉,需要我去叫老师吗?”

        教授山田庆,是樱井俊参政时的第一支持者的,也是国内变种人研究中首屈一指的专家,他与樱井俊的交情从旧时代军校时就已经开始了。

        樱井俊摆摆手:“我只是在临走之前想来看看翔。”

        樱井俊受邀要去参加世界首脑峰会预计要走一个月左右,放心不下自己的儿子,所以才在紧张的讨论行程的间隙里没有带随从偷偷跑了下来。

         “那还请将军加油。”长久待在地下的工作人员不太明白事情的原因,半大不小的年纪了还满是热情与诚真说了带点傻气的祝福。

        樱井俊笑着点点头,看了一眼那个有点愣头青的工作人员的胸牌,上面标准的书面黑体打印着姓氏白鸟。

          “那么翔就拜托你们了,白鸟同事。”樱井俊伸出了手。

         被直呼姓氏的研究员有些羞涩,因为紧张而红了脸,紧紧握住樱井翔伸来的手掌又低下了身:“我会加油的!”

        “nino,我有一个惊喜给你哦!”相叶雅纪把生姜通通丢进油锅,感应到油烟开始工作的油烟机发出轰隆轰隆的震动。

        “什么?”二宫和也一个手滑血条又掉了一半,相叶雅纪在厨房里咚咚锵锵说什么听的云里雾里,“别跟我说话了,我要通关。”

        相叶雅纪撇撇嘴,脸上又挂着笑去拎锅铲 翻炒。

        今早上有个叫生田斗真的人来问他要不要参军,能和二宫和也待在一起他毫不犹豫填了同意。

为了自由的大发吖

【山组相二】左右人生(一)

☞精神病疗养中心


☞天才医师二宫和也。


☞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点问题,每个问题也都有着缘由。


         二宫和也在下午三点自酒店床上奋起,牙酸背痛大腿发麻,撕拉肌肉时忍不住呲牙咧嘴。


        一脚踢开羽绒被,拍亮的水晶灯下,因为长期缺乏锻炼宅在室内柔软缺少肌肉又略带苍白色的皮肤上满满的淤青斑点,...

☞精神病疗养中心

 
 

☞天才医师二宫和也。

 
 

☞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点问题,每个问题也都有着缘由。

 
 

         二宫和也在下午三点自酒店床上奋起,牙酸背痛大腿发麻,撕拉肌肉时忍不住呲牙咧嘴。

 
 

        一脚踢开羽绒被,拍亮的水晶灯下,因为长期缺乏锻炼宅在室内柔软缺少肌肉又略带苍白色的皮肤上满满的淤青斑点,身下倒是换了新的床单狼藉清洗的干净。

 
 

       年满二十五周岁的二宫和也捂腰扶额,感叹不正常的作息和渐长的年纪搞得身体免疫力迅速下降即将如同大野智一般顺利迈入老年人的队伍,远离爱与欲,只有海与鱼。

 
 

       昨天他刚刚被迫接手了新的病患牺牲了夜晚的自由时间,新买的游戏怎样通关都通不过去,一怒之下他就扔了游戏机拎着钥匙跟着第二摊的松本润去喝酒,喝着喝着就意识模糊找了个合自己眼缘的人往人家怀里塞。

 
 

       松本润也喝多了,忙着和他朋友一句高过一句义气激昂的无比热血的干杯没盯住二宫和也,间接导致了二宫和也开始上下其手讨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两个人无比顺遂的黏腻在了一起,二宫和也因为亲吻和酒精泪眼汪汪认不清人,迷迷糊糊揪着那人的衣角不愿意让对方离开。

 
 

       “好贵啊,不进去,我可不想出房费。”二宫和也看着富丽堂皇的酒店装修,水晶灯映射出层层叠叠的彩虹,满眼的黑白金,黏黏糊糊的揽着对方的腰际,胸口磨蹭到坚硬的腹肌,滚烫的耳朵依稀听着那人用哑哑的声线回答说好。

 
 

         手机衣服被规规矩矩的叠好放在床头,那个人看来只是床上凶暴别的还是比较温柔,如果自己不是这一把小骨头架子真应该留一下联系方式约个他日再见,二宫和也又冲了个澡,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侧躺着开机。

 
 

       率先弹出的是大野智,二宫和也把他归成了特别关心,上面显示有几张未接收的照片,不用点开也知道是在海上飘摇时call来的鱼,晒的红彤彤的脸蛋儿和橙色的诡异腰包,纵然现在他应该呆在诊疗室里,但也还是会发这样奇怪的配图。

 
 

        樱井翔在七点钟拨来了一同电话,七点零一一则电讯,说明他已经做好了入院手续,报道完毕。

 
 

       还有助理民子的一则备忘录,说着她谈的新患者每周三周五的十一点半里会来报道,还特意ps了一句今天是周三。

 
 

        二宫和也捂着脸摊在被子里叹息了一会儿,又打开了电子银行的机器人播报听着机械的女声字正腔圆念着日渐多个零的存款余额,感叹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二宫和也,天才精神科专家,三年前从国立医院首席辞职成立了自己的精神疗养所,找了伶仃几个人一起打理着会员制保证金诊疗费天价的山风精神疗养中心,容颜帅气,技术高超,除了一点点矮且毒舌无赖之外堪比天使医生。

 
 

        眼下这个年年在世界富豪榜上占据一席的天才正神色恹恹挤着地铁回海边的疗养中心,捶着腰弓着背,暗自称赞着昨夜那个人居然有钱给他续了个三天,退掉的房费着实丰厚想让人喊谢谢下次光临指导。

 
 

        刚推门就看见窝在发财树后蓝色懒人沙发里的大野智,头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膝盖上是一艘报纸捏出了的船,二宫和也蹲下身看了半天那半睁不闭的眼,用带着汗的手准确找到了棉麻T恤之后那一点小小凸起。

 
 

       “唔,nino!”大野智从睡梦中与周公挥别,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又摸了把口水,一开口就黏黏糊糊带着点点鼻音。

 
 

        “还发烧么?”二宫和也揪着大野智的T恤擦了擦汗,又去触碰额头,还不忘训着大野智,“下雨还跑出去。真以为自己是小年轻嘛?”

 
 

        民子端着一盘样式精致的巧克力递给忙着调戏人的二宫和也和忙着被调戏的大野智,小小的白瓷碟里巧克力切成手工制作的一码一码,瓷碟左下角还有夸张的J型花体字,彰显着巧克力的出身高贵。

 
 

        不过大野智还是一边因为美味瞪大眼睛一边可劲往嘴里输送着一块又一块,二宫和也只尝了一点点就把银制的巧克力叉放下弹了弹大野智的眉心。

 
 

        他走进来办公室换了一身衣服,把沾染烟酒与情欲的旧衣服塞进洗衣筐里,换了一身米白色的短袖,空调开的足,所以又加了一件红色格子外套,门叩了三声,大野智黏黏糊糊的声音模糊不清的传来,大概是新签的患者到了,二宫和也简单又洗了一次漱迅速的洗手开门。

 
 

        那个人大夏天捂着厚厚的黑色羽绒外套,带着黑帽子黑围巾黑墨镜,层层叠叠之后露出小块白皙的皮肤来,一看也是个就不经阳光的人,身高一米七八左右,体型中等偏瘦。

 
 

        “你好,我是二宫和也。”二宫和也清了清嗓子开口。

 
 

       那个人依然盯着天花板的某一角没有转身,二宫和也用手背小心翼翼拍了一把那黑色的羽绒服。那个人才似乎从自己的世界里抽离出来,眼神落在小小的二宫和也医师身上,低了低头。

 
 

       “您好,我是相叶雅纪。”

 
 

        二宫和也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这个患者要半夜三更来精神病院了。

 
 

        相叶雅纪,前阵子凭借《悬浮》摘得了金兰影帝大红大紫的当红明星,当然作为游戏宅的二宫和也知道他也不是因为时常三个半小时讲精神病的的文艺电影,而是全网针对相叶雅纪有没有躁郁症这件事的大讨论。

 
 

        影帝在一次发布会的后台对犯了错误的小助理拳脚相加被人盗摄放在了网上,当时的相叶雅纪眼角通红精神暴躁似乎是药物上瘾,又像是躁郁症发作,粉丝和黑粉拉起旗帜开吵,咚咚锵锵闹的全网不得安宁,甚至连游戏网站都为了这场风波开了维新建了讨论区省得大家在游戏里对骂。

 
 

        “好的。请坐。”二宫和也指着办公桌前的躺椅,示意相叶雅纪坐下,自己钻进办公桌后面,拎起了民子早就准备好的患者资料迅速扫视。

 
 

        相叶雅纪却忙活着坐下之后,又捏起了刚放下的墨镜,想要站起而后又坐定。

 
 

         “怎么了?”二宫和也听到动静抬起头开。

 
 

          相叶雅纪脱了厚厚的伪装,只留着一件灰色运动衫,运动衫的灰色被汗水浸透加深,轮廓比电视上的更加立体温柔,人也比荧幕上的更加纤细苍白,定定注视着二宫和也。

 
 

       “没什么。”相叶雅纪手指交叉,言语轻描淡写,“只是觉得好像和二宫医生是旧相识。”

 

我叫喜費
来吃山竹火锅呀 和 @慧吃爱美...

来吃山竹火锅呀

和 @慧吃爱美的许小姐 

一起#插画美食智慧吃#

 @提香 


来吃山竹火锅呀

和 @慧吃爱美的许小姐 

一起#插画美食智慧吃#

 @提香 


为了自由的大发吖

【山竹】海角天涯(4)

☞  变种人世界观参考《X战警》后期细补


☞ 军人翔×前变种人首领智


☞ 元气治愈拔×可怜村长和


☞小拔哥越来越苏我还是希望他长点肉


        “那个……”相叶雅纪缩在副驾驶上无助的揪紧了安全带,“nino?”


        二宫和也在东京市区跑出了赛车场的既视感,虽然因为是地偏僻车辆少,但是踩到底的油门还是让相叶雅纪心脏跳在了嗓子眼里,而二宫和也也一改平日的省电模式,眼睛里闪耀着不知...

☞  变种人世界观参考《X战警》后期细补


☞ 军人翔×前变种人首领智


☞ 元气治愈拔×可怜村长和


☞小拔哥越来越苏我还是希望他长点肉



        “那个……”相叶雅纪缩在副驾驶上无助的揪紧了安全带,“nino?”


        二宫和也在东京市区跑出了赛车场的既视感,虽然因为是地偏僻车辆少,但是踩到底的油门还是让相叶雅纪心脏跳在了嗓子眼里,而二宫和也也一改平日的省电模式,眼睛里闪耀着不知名的光芒。


        竟然是连相叶雅纪的话都没听见。


        被冷落的相叶雅纪觉得自己大概是完蛋了,难道是因为他老是去食堂蹭饭让军部不满想要处理掉自己了吗,特意派二宫和也开着车和他一起出车祸,自己还开开心心等了好久二宫和也……


        “到了。”二宫和也拔下钥匙,瞥了一眼相叶雅纪,一脸莫名其妙,“你在搞什么?”


        抓着保险带,缩成一团闭着眼睛一脸视死如归的相叶雅纪,闻言才满是茫然的睁开了眼,然后哇的哭了。


         “原来不是要撞死我,是要在荒地做掉我吗?”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脾气真的是好多了,要不他怎么能不一枪打爆对方的脑袋看看能不能有回音,叹了口气,从驾驶座挤到副驾驶。


         相叶雅纪长手长脚缩的小小的时,脑袋居然和二宫和也一般高,平日一笑不见眼白的小鹿眼睛呆呆睁着,二宫和也抽出手来拍了一巴掌在相叶雅纪的脑袋上又忍不住揉了揉,另一只手给他解开了安全带。


        二宫和也一手领着呆呆的相叶雅纪一手拎着装着血衣的医药袋,对着那个破破烂烂立在海边的别墅喊了一句“captain”,电子锁应声咔咔作响,铰链转动开了门。


        “这是哪里呀。”相叶雅纪看着落满灰尘的房间,摆满了奇奇怪怪大大小小的玩偶,靠着墙角还有一面挂着各种鱼竿的墙,脚下各种看不出颜色的线路,监视器已经只剩雪花。


        “我家。”二宫和也从书架旁找了片刻,拉起一本书又按了几下,靠近门口的地毯就慢慢沉了下去,露出黑洞洞的入口来。


        相叶雅纪看着茶几脚边的照片,那照片没加柔光美化,泛黄的厉害,但是却还是能看出一点人物轮廓来,穿着白大褂的是时尚前沿松本润,戴着眼镜扒在别人身上的是二宫和也,靠着二宫和也笑的灿烈出了双下巴的是樱井翔,中间那个人被糊了一脸蛋糕,黑白分明。


        二宫和也不住军部分配的宿舍,常年占着离松本润办公桌最近的病房,从不请探亲假也不出病房门,他们都说二宫和也没有家,相叶雅纪也以为他没有。


        LED灯亮起,空调开始通风换气,清扫机器人开始运作,因为密封好的关系,地下室比起满是灰尘蛛网的上层要好一些,二宫和也在一个大型器械前摆弄摆弄,血衣拆下来塞进机器里,然后就拿着坐垫拍打拍打清出一片干净的沙发陷进去,对立在那里的相叶雅纪招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面前。


        “你觉得樱井翔怎么样。”二宫和也问凳子刚刚坐好的相叶雅纪。


        知道二宫和也讨厌樱井翔的相叶雅纪无话可说,瞪着黑白分明眼睛,一脸纠结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看到那个照片了吧。”二宫和也继续说,“中间那个人是我们的领袖。”


        “呃,所以,那是……”


        二宫和也则不以为然,厚厚的手掌抻开指尖枕在脑后,露出诡异的笑容来:“来吧,相叶氏,让我带你到未知的世界吧。”


       变种人在世界大规模活动,历史记载是从近百年开启的。西方国家政党派别分明,两大变种人首领也打的不可开交,最后万磁王带着厌恶人类的变种人建立了自治区,X教授组建了辅助人类收养变种人的学校。


        日本的变种人历史更加悠久,政府迅速统一了策略,以变种人对付变种人,大批的变种人小孩自出生开始投入训练研究,黑道也开始从事贩卖不会追究的变种人生意,这些都是暗中进行的,被夺走孩子的母亲也只是暗自悲伤,直到变种人发现这一计划,发动反抗,摧毁了中央政府,国家陷入内乱。


        从那之后混乱的一百年里,将军樱井俊一手重新组建了新中央政府,名叫通天塔。极道首领藤本雄也同样也占有了自己的国家,名叫白鹭城。历史课本上说樱井俊主推变种人与人类和平相处获得民心,从而成功统一了新日本。


         但是实际上,藤本熊势力不是被樱井俊消灭的,而是被绰号叫拆迁队的大野小队首领干掉的。


       大野小队是夹在两者中间灰色地带的无政府组织,神出鬼没,四处搞着各种破坏,没有纪律也没有规律,人数未知,目的未知,就好像一颗炸弹,引爆整个日本之后莫名其妙消失在了历史里。


          大野小队的首领名叫大野智,是小队唯一暴露身份和照片的成员,通缉令上赏金十亿,危险等级SSS。


         “我不明白。”相叶雅纪摇了摇头,“nino你不是军人嘛。”


         “因为是利达叫我去的。所以我才参军的。”二宫和也目光紧紧盯着手边运作生成报告的电脑。


         大野小队的首领在弟弟成功考入理想研究院时开心的不得了,瞒着二宫和也鼓着下巴就遛进了通天塔本部,稀里糊迷了路,一不小心对长着雪白翅膀樱井翔一见钟情,惊呆众人的谈起了恋爱。


        两人爱的轰轰烈烈时,樱井翔问大野智,可不可以让手下的人归顺。


        大野智毫不犹豫就忽悠着二宫和也和队员们加入了军部,说着我辛辛苦苦抛头露面不让你们暴露就是为了今天你们能够一身清白为和平出一份力。


        “我真是信了他的邪。”二宫和也气的锤了沙发背一拳,填充的海绵从收回手的窟窿里掉了出来。


          鉴定报告打完最后一行,发出滴滴的提示音,二宫和也一手抽过,一目十行的看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nino?”相叶雅纪试探着开口。


         下一秒二宫和也深深吐了一口气,眼神黯淡下来,擦过相叶雅纪淡淡开口:“没什么,弄错了,我们回去吃点什么吧。”


        如果不是关门时太过大力,二宫和也表现的几乎一如既往。


         相叶雅纪默默贴上站在车边抽烟的二宫和也,右手包裹住二宫和也的放在身侧的左手。

相叶雅纪力气很大,足以捉住二宫和也骨折后挣扎的手。


         “相叶氏,你是笨蛋吗。”二宫和也抽不会手,只能侧身而立任相叶雅纪紧紧缠上来,掌心因为疼痛出了汗,包裹着他。


         “不呀,我的能力正好是分享嘛,”相叶雅纪努力忍着痛,憋出大大的笑容来,“我不想nino疼嘛,我喜欢nino,不想nino受伤。”


         “……”二宫和也扭过头不去看相叶雅纪的忍痛的笑,右手捏着烟,长舒了一口气,骨折的手感觉不到疼痛。


         他用那只手回上相叶雅纪。


         海水沙拉沙拉冲洗整片沙滩,二宫和也把樱井翔到底长没长翅膀的事放一边,想着相叶雅纪真是个老好人,如果自己死了有这么个人给他念经一定能好好归西吧。


        相叶雅纪则盯着二宫和也的侧影,感受着手指的用力,眼神愈发的温柔。


为了自由的大发吖

【山竹】海角天涯(一)

☞  变种人世界观参考《X战警》后期细补


☞ 军人翔×前变种人首领智


☞ 元气治愈拔×可怜伤心和


☞尽量早点填完坑


        二宫和也清楚听见自己瘦小的身躯因为巨大冲力全部接触地面的骨骼发出的可怕声响,闭紧双眼心里骂了无数遍樱井翔。


        但是预想的疼痛迟迟没有赶到,二宫和也更加愤怒的睁开眼,好家伙这次连脊椎都摔断了么。


     ...

☞  变种人世界观参考《X战警》后期细补


☞ 军人翔×前变种人首领智


☞ 元气治愈拔×可怜伤心和


☞尽量早点填完坑


        二宫和也清楚听见自己瘦小的身躯因为巨大冲力全部接触地面的骨骼发出的可怕声响,闭紧双眼心里骂了无数遍樱井翔。


        但是预想的疼痛迟迟没有赶到,二宫和也更加愤怒的睁开眼,好家伙这次连脊椎都摔断了么。


         “好疼啊。”被救的倒霉蛋在他怀里,圆溜溜的眼睛因为疼痛蓄满泪水,汗水淋漓像是给自己洗了个澡,却看到二宫和也硬挤出个笑来,然后像是体力耗尽一般闭上双眼又砸在二宫和也身上。


       这个个子比他高骨头比他硬体重比他沉的倒霉蛋绝对又害他折了两根肋骨,二宫和也听着一声嘎巴心头的血都要吐出来了,铺天盖地的疼痛将他淹没前,他还是对着抓着赶来急救的松本润的手喘着粗气嘱咐:“樱井翔害我死不瞑目。”


        “好啦好啦,睡一觉吧。”松本润敷衍无比的点点头,一记安眠药推进二宫和也的小臂,看着眼前人失焦合拢的双眼,摸了摸他沾染血的头发,“辛苦了。”


        强力镇定剂对于二宫和也来说药效只有不到半个小时,松本润推开病房的门时,被扎成木乃伊的二宫和也已经自力更生把裹着手指的绷带拆下来丢在一旁拿着游戏机敲打敲打。


      松本润拉了椅子坐在一旁,听着二宫和也身边常伴的声响,骨骼复位的嘎巴嘎巴声,纵使知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圆珠笔在病历簿上勾勾画画:“你救了个同胞。”


        “从五十楼掉下来还能活着的人,我想也是个变种人。”二宫和也头也不抬,通关的bingo声响起,“给我写严重点,我再也不想出任务了,樱井翔绝对是要搞死我。”


        “……”松本润深深叹了一口气,抬眼望了一眼门外,穿着军装樱井翔抱着帽子转身离开,轻轻说了声,“知道了。”


        “J,你去忙吧。”二宫和也皱着眉头,大脑反抗着骨骼复原的楚痛,“要不就再帮我掉吊个点滴镇定剂。”


        “好吧。”了解二宫和也的松本润无可奈何合上病历簿,看了一眼二宫和也额角亮晶晶的汗珠,起身离开。


        “告诉樱井翔,别假惺惺的装模作样来探病,再恶心我我也就是死不了。”二宫和也追着补充,声音从松本润没有合上的门缝里挤出来。


        “那就让他休息吧。”樱井翔充松本润挤出让人难受的笑来,“让他去疏导那个新的同胞吧。”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脖颈上的留置针头,揉了揉眉心:“翔君。”


        “我明白。”樱井翔截住松本润未说出口的话语,“是我的错,是我害得你们失去了兄长。”


         樱井翔抬眼看着紧闭的病房门,苦笑着:“nino想杀了我也是应该的。”



        樱井翔率领的突袭特遣队副队长二宫和也和他不对付是全军部出了名的,他俩的怨怨怨怨持续时间长达五年,从起初的见面干架到后来的狙击对轰穿插从不间断的语言攻击,但是樱井翔始终健健康康英姿飒爽的健在,同时还给一直致力于搞死樱井翔的二宫和也指了各种鬼畜任务反击,生龙活虎信心健康相貌堂堂乃军部一大楷模偶像。


        “而且,樱井队长是个人类。照样把变种S的二宫和也制得死死的。实属我们人类的一大骄傲啊。”小士兵握着筷子攥紧拳头,眼神充满骄傲。


        “那他真的好厉害啊。”相叶雅纪穿着病号服吸溜着荞麦面,没有饭卡的他靠吸引好人的神奇气场蹭上了面前这个叫上田龙也的饭,虽然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士兵可以带铆钉项链染头发带着一股桀骜不驯劲,但是给他饭的一定不会是坏人,他口中的英雄也一定是好人。


        “是的,樱井队长虽然作为将军的儿子却是从基层做起,从没有摆过架子凡事亲力亲为……”


        他真的好喜欢樱井队长哦。相叶雅纪夹起盘子里的寿司沾了芥末酱油丢进嘴里,就被人拍了拍肩膀。


       “长官。”上田龙也看着相叶雅纪身后的人,腾的站起来一敬礼,松本润伸手按着激动的小士兵的肩膀坐下,自己坐在了相叶雅纪的身边。


       “润君。”相叶雅纪讪讪笑起来,嘴里的寿司连忙吞下去。


       “我记得我通知过你今天是要抽血的。”松本润支着胳膊威胁的眯起了眼角,“那么问题来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食堂。”


      “……”上田龙也瞪大了眼睛,他以为相叶雅纪是没带证件是的受伤战友才毫不犹豫请他吃了饭,没想到这个穿着病号服的人原来是要检查不能吃饭啊,可气的是这个人现在还在几千人的食堂里四十五度看天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


        “抽血就改到明天了。”松本润没有办法的瞪了一眼故意不看他的相叶雅纪,从衣袋里掏出一信息表来,“心理疏导,上边下了命令把你调派给二宫和也了。你今晚去见见他。”


        “二宫和也……”相叶雅纪欲哭无泪,这不就是上田口中凶暴的一批连自己长官都想干掉的人吗,这不就是死路一条,早知道这样他就不因为害怕暴露溜掉抽血检验了。


        “顺带一说。”松本润亮出自己雪白的牙齿,“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抽完血确定你是变种人了,你就别想糊弄了。要不你以为你怎么能呆在军区医院。”


        相叶雅纪四十五度望天的眼睛蓄满了泪水,他好可怜,怎么就莫名其妙藏的好好的就被罪犯当人质从楼上推下来摔的半死不活疼的满地打滚还暴露了。


       不过军区医院的饭真的很好吃。还不要钱。


        “我是二宫和也。”二宫和也躺在床上啪啪按着,大大的平板遮住了小小的脸庞,小巧的下巴在百忙之中抬起了晃了晃,“你去凳子上坐好吧。”


        病床前面摆了张摊开的折叠凳,相叶雅纪捏着被汗浸湿的信息表,咬牙跺脚深呼吸,这才迈进房门,也才认出来床上的人:“你不就是那个疼死人!“


        “……”二宫和也一个窒息,手下的人物被对方逮着机会反击,一系列连招宣告game over,二宫和也勉强压下怒火,心平气和放下平板,露出慈祥和蔼的笑容来,“你说什么。”


        这时候相叶雅纪已经窜到他的床前拎起被角,手也已经将要摸上二宫和也的在被子下因为蹭起睡衣露出来的小肚子。小一秒二宫和也毫不犹豫手肘用力给了相叶雅纪下巴一击。


        “脑子不行?”二宫和也冷哼一声拉好自己的被子,相叶雅纪捂着下巴泪流满面又弯了嘴角,吓得二宫和也起了鸡皮疙瘩,心道J不是说这家伙一切正常乖巧伶俐嘛没想到脑子有问题都没查出来实属功力后退还是带他请个假吃个饭放松身心比较好吧。


        “太好了。你没事。”相叶雅纪托着下巴含含混混说道。


        “……”二宫和也继续懵逼,心里还在想着完了这孩子是真的有问题J没判断出来大概就是因为樱井翔那个混蛋玩意儿也给他可爱的弟弟指派了超额任务现在好了吧他是包庇还是包庇呢。


        “上次我碰到你的时候还以为你要死了呢。”相叶雅纪眨巴眨巴天真的圆眼睛,里面亮闪闪的装满了纯粹的笑意,“你真的好厉害,那么疼都能人忍下来。”


        等等,二宫和也好像想明白什么了,好像他接人被砸伤之前没有感到痛感,直到这个倒霉蛋喊了好疼啊晕过去,他才赤裸裸的疼起来的。


       那时候他还以为他幸运的摔断腰椎没有痛感神经,下一秒连肋骨断掉的爆痛疼气的他想骂娘和樱井翔。


        “原来是你啊。”二宫和也眯了眯眼,眼里是精明的寒光,来回扫射着相叶雅纪。


        “是我是我。”无知无觉的相叶雅纪抬手指着自己,“我也是变种人,当时分担了你的痛觉。”


        “分担啊。”二宫和也笑起来,下一秒攥上相叶雅纪的手,看眼前的人疼的脸皱起褶子来,死不松开那只想逃离的手,甚至扣到十指相握,笑的那个叫甜蜜蜜,“分担好啊。”


        呜呜呜真的好疼啊。相叶雅纪紧紧抓住床单,弱小又无助,大滴大滴的汗水迅速集结,但是他还是硬撑着挤出笑来。


        “对不起。”相叶雅纪哆嗦着声音,“害你这么疼。”


        “……”二宫和也愣了愣松开了手,放相叶雅纪跪在地板上大口喘气,自己又拿起了平板点了再来一局,“无聊。”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有问题。


        “我叫相叶雅纪。”相叶雅纪低下头长长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盯着床上的二宫和也,“请多多关照。”


         “无聊。”二宫和也又只憋出干巴巴的这一句,手上的人物也因为一卡血条掉了两格。


        “呐呐,二宫桑也是变种人吧?什么能力呀?”相叶雅纪迅速复活开始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模式。


        “从我的床上下去。”二宫和也面不改色处惊不乱,即使相叶雅纪已经蹭上了他的床,依旧淡定的发号施令,“否则你就是想再帮我疼会儿。”


        “呃……这个,”留下心理阴影的相叶雅纪畏畏缩缩皱起了眉头,又像是下定了决心,伸出手来,“那我就再疼一会儿。”


       二宫和也一巴掌把相叶雅纪推了下去,稀里糊涂退了游戏,尖声道:“你脑子有,算了,你给我去坐好。”


        “……”相叶雅纪龇牙咧嘴捂着摔痛的屁股一瘸一拐在着二宫和也的怒视中规规矩矩坐好,双手平摊在膝盖上,像是个等着发果果的小朋友,圆溜溜的眼睛满是小心翼翼。


        二宫和也突然没了脾气,叹了一口气,放缓了声音,指着尚未痊愈的双腿:“我也是变种人,编号A0830617s,能力是自愈。”


       “我是能力是分享。”相叶雅纪笑眯眯,“nino好厉害呀。”


        他俩见面才两面,碰面才不过十五分钟,这个家伙已经开始叫昵称,这是自来熟呢还是天然呆呢,果然还是两者兼具的傻瓜吧。


        二宫和也看着相叶雅纪,心头发酸颤了颤,连忙捏着右手无名指上的坑坑洼洼的指环,低下头把眼里的泪憋回去,曾经有个人如同相叶雅纪一样双手放在膝上乖乖坐着,等二宫和也秋风扫落叶一样的数落吐槽完毕支头叹气时,软乎乎的回头对忙着学习的松本润fufu笑,润君,你看,nino好厉害呀。


        那时候的二宫和也一点也不厉害,胆小又怕疼,抠门还阴郁,可是被捧在手心里疼,一点委屈都受不的,现在的二宫和也动不动就粉身碎骨鲜血淋漓,已经很能忍痛不掉眼泪,能够被除他以外的人夸奖了。


        因为再也没有人挡在二宫和也面前了。


婷D生活记
今天总算早起了,起来打扮一下,...

今天总算早起了,起来打扮一下,居然被同事说是不是要去参加婚礼,我整个要被雷倒了😂还有水果之后山竹陪我一整天,开森^_^

今天总算早起了,起来打扮一下,居然被同事说是不是要去参加婚礼,我整个要被雷倒了😂还有水果之后山竹陪我一整天,开森^_^

morning2739
我想是上年的台风,吹走了今年的...

我想是上年的台风,吹走了今年的爱

我想是上年的台风,吹走了今年的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