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山组

348.5万浏览    17160参与
汐♪( ॑꒳ ॑ )

1207福冈 不完全山part


1 定番小拔哥背后牵手✓

2 mc的时候小翔说智趁brave的时候挠他屁屁!然后现场演示了一下,智还要讲说就那样摆到眼前了没办法嘛w(然而小拔哥还要附和说“我懂我懂”我:嗯???你懂什么???

3 智solo part的独舞之后接face down,走位的小翔从左边经过智的时候,拍了两下智的手臂,一副说“你很努力了”的亚子w


还有其他的可爱点容我捋一捋!

今天山爆炸所以先发出来让我爽一下x

1207福冈 不完全山part


1 定番小拔哥背后牵手✓

2 mc的时候小翔说智趁brave的时候挠他屁屁!然后现场演示了一下,智还要讲说就那样摆到眼前了没办法嘛w(然而小拔哥还要附和说“我懂我懂”我:嗯???你懂什么???

3 智solo part的独舞之后接face down,走位的小翔从左边经过智的时候,拍了两下智的手臂,一副说“你很努力了”的亚子w



还有其他的可爱点容我捋一捋!

今天山爆炸所以先发出来让我爽一下x

咕嘟咕嘟气泡水

山组 梦伴

他的呼吸匀称平稳,直直地打在他的胸膛,白净细腻的肌肤上,覆盖上了带有潮意的温度。他半撑着脑袋低头看着,松软的刘海乖乖地贴合脑门,偶尔从嘴里发出几声闷哼,像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小兽。另外一只手回拢,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更加强烈地感受到从对方身上传来的体温。不由得呼吸轻了一些,害怕打扰到对方的安眠。


其实樱井睡觉并不老实,一双手动来动去,一双脚踹来踹去。夏天乱动把自己脱光也没什么,冬天这样可是太容易生病了。基本每年的年初,都可以发现樱井是戴着口罩的,一双大眼睛也因为感冒变得红红的,提不起精神。以至于时间长了,总是能在他的包里翻出感冒药。


遵循健康第一的大野可见不得他这样。只好大手一捞把人...

他的呼吸匀称平稳,直直地打在他的胸膛,白净细腻的肌肤上,覆盖上了带有潮意的温度。他半撑着脑袋低头看着,松软的刘海乖乖地贴合脑门,偶尔从嘴里发出几声闷哼,像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小兽。另外一只手回拢,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更加强烈地感受到从对方身上传来的体温。不由得呼吸轻了一些,害怕打扰到对方的安眠。


其实樱井睡觉并不老实,一双手动来动去,一双脚踹来踹去。夏天乱动把自己脱光也没什么,冬天这样可是太容易生病了。基本每年的年初,都可以发现樱井是戴着口罩的,一双大眼睛也因为感冒变得红红的,提不起精神。以至于时间长了,总是能在他的包里翻出感冒药。


遵循健康第一的大野可见不得他这样。只好大手一捞把人捞上了自己的床。在这之前,大野的床只是用来堆积衣服和杂物的,他很少睡。但是樱井来了之后,发现在床上也可以睡得很好,温暖的被窝像是一团软云,柔和地把他包裹住,从对方身上传来的温暖气息,大概可以做一夜的好梦,度过一个完整的冬天。


虽然大野平时总是很困的样子,但提前睡着的总是樱井。因为他实在是太累,甚至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难得合眼,自嘲说是樱井家的基因好,多辛苦的事都可以可劲造,但哪里有人是铁打的,辛苦也要有个度。大野心疼他,等他闲下来,就老是让他多休息。并在每日晨报的健康专栏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圈。


“今天的小翔也好辛苦。”

闭着眼睛都能想出平日里那张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脸,但大野就是想看,一看还可以看好久,在昏黄的灯光下,他像是要把樱井的每个毛孔都盯明白。毕竟是颜饭,小翔的脸好看得不得了。


也会有两个人都没有睡的时候,樱井喜欢在床头看书,对他而言,年少时期的学习,也不可避免的让书成为了催眠剂之一。他看的书已经很少与专业相关,更多的是一些小说怪谈,看到惊险离奇的地方的时候,往往发出一声怪叫,倒把自己吓了一跳。一旁的大野只是笑他,丝毫没有被吓到的样子。或许是习惯了,也可能真的是反射弧太长,长到他的思维比本能更先行一步。


樱井知道他对这种事情没什么反应,但还是忍不住拉他过来看剧情。

“这不是挺有趣的嘛。”

“是吓人啦!”


大野怕他真的有被吓到,伸出手来抚摸他的后脑勺,一边感受指间柔软的头发,一边好言安慰。


樱井觉得恐怖小说太没意思,又跑到大野的身旁干扰他。


“让我看看尼桑在做什么。”


大野说在整理画笔,但并不是明显的红橙黄绿,大概是按照常用的顺序来整理的。


“最近有什么想画的吗?”

“房子之类的。冬天大家都愿意待在房子里,而不愿意出去。”

“我看你老喜欢往外面跑了。”

“因为钓鱼真的是很有趣嘛。”

声音很大,无法反驳。


樱井又开始乱动,大野把被子给他拉上去,遮盖住了暴露在空气中的小腿。樱井可能不知道自己腿长,脚一抬把一大半的被子都踢没了。


“小翔给我好好睡觉。”

大野半哑不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樱井睁开眼睛,与他对视。

“小智也给我好好睡觉。”

从温暖的被窝里探出一只手,抚摸上带有凉意的肩膀,大野顺势往被窝里一钻,倒把樱井给冰了一下。樱井把自己踢开的被子扯好,牢牢地盖住了大野。


“おやすみ,satoc。”


依依⧑

日常30題挑戰—Day 5 做飯

All智全年齡向 cp輪流上線

舞駕家設定/一郎變小梗/加大年齡差

OOC 繁體字注意


——————————


舞駕二郎抱著舞駕一郎坐在椅子上,而舞駕一郎則是費盡全身力氣抱住大吉,不想讓他亂跑。

他們身邊還圍著舞駕三郎和舞駕四郎,三個大人正全神貫注地緊盯著桌上的電話,至於大吉和裡頭唯一的小孩其實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是傻楞楞的一起保持安靜。


就在一郎終於忍不住想要問二郎他能不能去旁邊跟大吉一起玩的時候,電話響了。

三郎倒抽了一口氣,二郎吞了吞口水,四郎伸出手按在電話上,和他的哥哥們交換了眼神,點了點頭,拿出破釜沉舟般的覺悟,接起電話。


「喂?」四郎努力的保持鎮定,謹...

All智全年齡向 cp輪流上線

舞駕家設定/一郎變小梗/加大年齡差

OOC 繁體字注意


——————————


舞駕二郎抱著舞駕一郎坐在椅子上,而舞駕一郎則是費盡全身力氣抱住大吉,不想讓他亂跑。

他們身邊還圍著舞駕三郎和舞駕四郎,三個大人正全神貫注地緊盯著桌上的電話,至於大吉和裡頭唯一的小孩其實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是傻楞楞的一起保持安靜。


就在一郎終於忍不住想要問二郎他能不能去旁邊跟大吉一起玩的時候,電話響了。

三郎倒抽了一口氣,二郎吞了吞口水,四郎伸出手按在電話上,和他的哥哥們交換了眼神,點了點頭,拿出破釜沉舟般的覺悟,接起電話。


「喂?」四郎努力的保持鎮定,謹慎的開口。

「四郎?是我五郎。」五郎的聲音聽起來正在趕路,語速有點快。

四郎慎重其事的對著緊張看著自己的二郎和三郎又點點頭,看著他們更緊張的捂住嘴巴,才再應了五郎。

「檢討會提早結束,我待會就可以回家了,所以按照原本的計畫進行吧。」舞駕五郎其實聽出了自己四哥的拘謹,聽著四郎放鬆下來的回答,他猜到了電話另一頭是什麼畫面,忍不住邊走邊微笑,又多說了幾句才掛斷電話。


「五郎說,他~~~」四郎望向兩個屏住氣息的哥哥,故意拖了長音就是不說後續。

二郎覺得他可能眼花了,四郎的身後好像有小惡魔的尾巴在晃。

急性子的三郎率先等不急,「什麼什麼,五郎說什麼了,四郎趕快說啦,快點快點。」他伸手到四郎的肩膀位置不停的拍打。

「啊痛痛痛......」四郎往後退了半步躲過三郎的魔爪,「好啦好啦,五郎說他等等就回來了,按原計畫進行!」他話才剛落,三郎跟二郎立刻大聲歡呼,聲音大到大吉被嚇了一跳跑離一郎的懷抱。


「太棒啦!章魚燒派對!一郎ちゃん有章魚燒派對喔!」三郎像個大兔子一樣蹦蹦跳跳的跳到還在二郎腿上的一郎面前,揉揉他的臉頰,超級興奮的說著。

「章魚艘、章魚艘!」一郎一聽,立刻開心的拍起手來,接著跟著二郎的指引,舉起雙手歡呼,大聲喊耶!

「啊、要應景一下,來吧尼桑,我們去換衣服。」二郎抱起他的小尼桑,兩人一起愉快地進房間。



「喲喜,那我要來準備特製章魚燒的材料了!」三郎期待的摩拳擦掌,轉身就往廚房去,打開冰箱東翻西找。

「你還要玩那個啊?每次都塞一堆可怕的東西,還好家裡有兩個烤盤可以給你拿一個走去亂加,不然五郎會氣死的。」四郎斜眼瞄了一下彎著身子的三郎,走過去擠開他擋路的屁股,從櫥櫃裡拿出章魚燒專用烤盤。


「欸嘿嘿~不是很好玩嗎?明明大家每次都玩得很開心啊!」三郎揉揉被撞開的屁股,一點也不在意四郎的吐槽,從冰箱裡抱出一堆絕對沒人會想拿來當章魚燒餡料的食物,「這次我也要找一郎ちゃん跟我一起放!」三郎滿心歡喜,腦中開始計畫著待會跟一郎一起放食材的順序。

「可憐的二郎。」四郎在旁邊小聲地說了一句。


千萬別問四郎為什麼只說二郎。


.



「我回來了。」五郎提著新鮮的章魚進入玄關,他剛脫下外套,就看到一郎一臉高興的朝著自己跑來,他立刻蹲下來張開雙臂。

「五郎!歡迎回姜!」一郎甜甜的喊著,開心的撲進五郎的擁抱裡。

小孩特有的奶香味傳進五郎的鼻腔,溫暖的小身子開心的竄動著,一掃上班的疲憊。

他在一郎的臉上啵了一口,單手抱起小一郎走進客廳。


「雖然這樣很可愛,但為什麼一郎是穿炸蝦的衣服啊?」五郎邊走邊開口詢問,不意外的獲得一郎的咯咯笑聲。

「二郎縮、找不到章魚魚的衣服,所以用炸蝦代聽,還四要假裝櫻井一下。」一郎歪著小腦袋瓜,努力回想著二郎告訴自己的話,重複一次給五郎聽。

「假裝櫻井?誰是櫻井啊?」五郎聽的一頭霧水,好在他們已經走進客廳,他直接找了哥哥們求助。


「是應景一下喔,尼桑。」二郎走過來,接過五郎提著的章魚,溫和的糾正他的大哥。

「還不是那個八嘎,他為了今天的派對把章魚那套拿去洗了,結果太晚洗根本還沒乾,穿不了,沒辦法只好暫時穿炸蝦,雖然我找不出來炸蝦跟章魚燒的關聯就是了。」四郎依舊精準的擔任家裡的吐槽役。


「果咩果咩,不過沒關係啦,一郎ちゃん這樣還是超~可愛的嘛,對不對啊,一郎ちゃん?」三郎已經先行換好了服裝,連白色的頭帶都已經綁好了。

「對!」一郎跟著附和,點頭如搗蒜。

五郎嚴重懷疑自己身上的小孩子根本沒懂三郎說的是什麼,他開始擔憂一郎被陌生人騙走的可能性,後來又想到自己跟三個哥哥都不可能讓這種事發生,也就覺得沒關係了。


「好!既然大家都換好衣服了,那麼一年一度的舞駕家章魚燒派對正式開始!」二郎清清喉嚨,隆重的宣布,而其他人則幫忙歡呼跟鼓掌,一郎也很努力的要跟上大家的節奏,專心的看著自己的小手掌,不停的拍拍拍。

「五郎主廚麻煩你了,請務必讓我們吃到正常又美味的章魚燒。」四郎對著么弟恭敬的鞠躬,忽視了三郎在旁邊的抗議。

「放心吧,我不會讓三郎動這一盤的。」五郎理解的對著四哥說道,他挽起袖子,非常歐蝦類的開始對著放了章魚的小格子倒他調好的麵糊。

順帶一提,五郎買的麵粉可是最高級的那種,連打進去的蛋都是有機蛋。


「尼桑來這邊,我們坐著等。」二郎被弟弟們歸類成只能主持跟吃,跟一郎一樣不能靠近烤盤,傷心的二郎只好去牽好奇寶寶一郎到桌子對面坐下。

「豪!」一郎很乖的聽話,拿著兒童用的安全叉子,牽住二郎伸來的手握住,還不忘抬頭對著二郎萌萌的笑,小朋友期待的心情完全顯露在他那個可愛的臉蛋上。

「嘿嘿嘿,一郎ちゃん,等我們吃完普通的章魚燒以後,要跟三郎一起做三郎特製的章魚燒哦!」三郎對站在椅子上,被二郎從後面圈著小屁屁的炸蝦一郎說著,還對他做了一個慘不忍睹的wink。


「什麼普通?你竟然說五郎做的章魚燒普通?!」四郎的小尖嗓立刻冒出來,怎麼能這樣說他寶貝弟弟做的美食呢!

「啊不是不是,不是那個意思!四郎不要打了啦!二郎不要笑了,快點救我!啊啊啊一郎ちゃん果然是小天使!只有一郎ちゃん來救我!」三郎趕快躲到跑過來摟住自己的一郎後面,他把一郎舉到四郎面前,拉著一郎的小拳頭假裝要攻擊四郎。

「喂!不准拿一郎玩!」五郎一開口,全家都乖得不得了。


.



「一定要玩嗎?」二郎小聲發問,看著三郎面前那盤顏色很詭異的章魚燒,他一想起過去自己的經驗,驚恐萬分。

「這是舞駕家的傳統,當然要玩!」三郎不容反駁的提出,毫不掩飾他的興奮。

「沒辦法,都做了,只能玩了。」四郎無奈的表示,五郎也跟著點點頭。

裡面唯一跟三郎一樣興奮的是小一郎,他剛剛在幫三郎一起放東西進去小格子,他想要吃吃看自己做的章魚燒!


「按照往常的規則,剪刀石頭布最輸的那個要吃!」三郎開始宣布遊戲規則,五郎又在旁邊幫一郎解釋了一次,一郎聽懂了以後就揮舞著小手手說他會,三郎就決定讓一郎來負責喊。

「剪刀,是頭,布!」一郎用著奶音說著,比出一個布。


四個大人面面相覷,沒人想到第一輪就是一郎輸。

四郎正準備要逼三郎自己去吃的時候,一郎自己樂歪的對著三郎說,「一郎要吃辣一個!」他指著其中一個接近巧克力顏色的,滿臉期待。

「尼桑,不好吃就吐出來沒關係。」二郎擔憂的說道。

「對,三郎會自己吃掉的。」四郎附和。

「要小心燙。」五郎也出聲提醒。

「一郎ちゃん來,啊~~~」三郎舉起叉子,把章魚燒盡量吹涼,小心翼翼的遞到一郎面前。


一郎張開小嘴巴,努力把嘴巴張到最大,最後還是只能咬下一小口,他含進嘴裡嚼了一陣子,就在二郎要忍不住上前去要他吐出來之前,他終於開口了。

「豪次!」他對著大家大聲宣布,還露出很幸福的樣子。

「一郎還是那個一郎,味覺不是一般的驚人。」四郎抖了一下,看著三郎手裡那顆被咬一小口的章魚燒,裡面黑糊糊的一團根本看不出是什麼。


「這顆你是放了什麼?」五郎也瞥了一眼內容,忍不住問三郎。

「我看看,啊,應該是巧克力布丁加醬油跟胡椒粉。」三郎自己說完都情不自禁呃呵呵呵的笑起來,惹得二郎也跟著笑出聲,響起一陣笑聲二重奏,末子組則是覺得頭痛不已。

而一郎跳上跳下的,指著盤子裡剩餘的特製章魚燒,「一郎還要!」他扯扯三郎的褲管說著,還附贈一個天真可愛的笑容。

「好!一郎ちゃん我們繼續!」三郎一把一郎抱起來,有一郎的支持,完全讓三郎嗨到另一個境界,根本沒聽見兄弟們哀嚎遍野。


今天的舞駕家也是和樂融融的一天。

只有連輸的二郎想要說起司蛋糕跟醃菜的章魚燒真的很可怕,蜜豆拌納豆加吐司的組合也很恐怖,但如果要選出一個最驚悚的,絕對非味噌辣泡菜與山葵OREO口味莫屬,千萬不要輕易嘗試喔!

ElanorXIAW
呜呜呜再看一遍还是想哭他们之间...

呜呜呜
再看一遍还是想哭
他们之间有太多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了
我们的耳语也不过世间的传说罢了
喜欢岚真的太好了

呜呜呜
再看一遍还是想哭
他们之间有太多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了
我们的耳语也不过世间的传说罢了
喜欢岚真的太好了

西野
跟风摸鱼,啊啊啊啊山组太可爱啦...

跟风摸鱼,啊啊啊啊山组太可爱啦(*/ω\*)

女主角的哲学三问走起嘿嘿嘿~

跟风摸鱼,啊啊啊啊山组太可爱啦(*/ω\*)

女主角的哲学三问走起嘿嘿嘿~

Suffocated

【山】碰巧

-吃饭,超短打,备忘录打的正文好像没一千字(废人

-回忆+有一句关于2020之后的现实走向,大概是这里微微微有点刀+惯例脑补

我真的写不了刀 都给我甜(所以补了

-日语文法一窍不通 所以语言上就按着中文的规则来了…

-小翔第一人称注意 第一次写这种 挺爽的(。


——————————————————————

我有时候在想,所有一切都太碰巧了。


碰巧那时候我认识了你,你比我大那么一点儿我得叫你尼桑,可你明明白白嫩嫩还留着长发像个好有气质的女孩儿;碰巧没多久后你就去了京都,我没送你;碰巧你注意到了偷偷在舞台下看你的我。


碰巧我们在一个团出道,明明你说只是想跳舞,也想开面包...

-吃饭,超短打,备忘录打的正文好像没一千字(废人

-回忆+有一句关于2020之后的现实走向,大概是这里微微微有点刀+惯例脑补

我真的写不了刀 都给我甜(所以补了

-日语文法一窍不通 所以语言上就按着中文的规则来了…

-小翔第一人称注意 第一次写这种 挺爽的(。


——————————————————————

我有时候在想,所有一切都太碰巧了。


碰巧那时候我认识了你,你比我大那么一点儿我得叫你尼桑,可你明明白白嫩嫩还留着长发像个好有气质的女孩儿;碰巧没多久后你就去了京都,我没送你;碰巧你注意到了偷偷在舞台下看你的我。


碰巧我们在一个团出道,明明你说只是想跳舞,也想开面包店,还说过想做牛郎这样荒诞又可爱的话,可我们还是一起去了夏威夷;碰巧起初你就善舞而我略显笨拙,于是我有借口总是盯着你,看你沉默不语地一直跳到汗湿了额角、眼眶、后脑勺;碰巧你在演唱会上逆着光笑,我就忍不住看你,结果总是被卡梅拉桑抓到现行。


碰巧我们在九十万人到场的天神祭走向彼此,太奇妙了,明明当时我连手机都差点被擦身而过的人流挤掉,我有告诉过你你穿那件蓝色细纹的浴衣很好看吗?碰巧那天你笑着问我要不要吃苹果糖,然后我们就在小铺子前数硬币买了一只最大的,不过那糖壳儿实在是好硬,就是仗着金黄色漂亮;碰巧我们找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位置可以一起看看烟火。


碰巧我们大晚上一起去居酒屋聊了很久,都骗彼此说没有喝多,大概到最后头脑晕晕乎乎地说了很多我们后来都忘了的废话,但我清楚记得你用黏黏糊糊的发音方式叫我的名字,好像嘴里嚼着小年糕一样;碰巧我偏偏其实喝到根本没法分清东南西北上下左右,刚站起来就一下子歪倒在你怀里,迷糊之间我其实看不太清你的表情;碰巧你的呼吸带着酒气打在我耳边,很痒。


碰巧你也喜欢甜点,甜品男子的对话隔三差五出现,我有时也希望部长你不要那么严格快点让我重新入部啦,橙子味儿也好、巧克力味儿也好、芝士味儿也好,我也可以偷偷查限定甜品帮你预定,查资料这个领域我是非常有信心的哦;碰巧我不在意和你分享同一支叉子,但我得承认,明明摆着两支叉子最后却总是在用其中一支这种事情,有时候是无心之过,有时候是有心之举;碰巧偶尔两人嘴边都沾上了奶油,互相瞅着哈哈笑。


碰巧蓝色和红色就像海水和太阳,碰巧我还算能说会道而你总是不小心变成jpg格式,碰巧你常自己做饭而我已经被禁止出入你家厨房。我真的觉得你之于我就是另外百分之五十的拼图。对,一张只有两块碎片的拼图,空白的那种。只要我们两拼在一起,然后拿起笔,你就会发现碰巧你骨子里生着艺术家的灵魂,而我刚好是一个有趣的画伯可以吸引你的注意力。


还有啊,碰巧明年流行色是蓝色,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这个消息?Ins上面应该也会有人发。他们用了很多很美的形容词,比如深邃,神秘,永恒,优雅,引人深思,令人安心;配图有薄暮时分的天空,夜色将临的辽阔海面。我脑海里想着你,透过你的身影理解了这些人赋予颜色的特质,自以为在你灵魂里看到那些风景…我想你应该不在意这些吧。

其实这段话的重点是我想你,不过我就算对你说了你也不会察觉到吧。但是没关系,因为碰巧你是可以很直球地说你想我的类型。



我们在彼此身边那么多年,所有一切都是碰巧,或者刻意制造且无人戳破的碰巧。




除了你离开的决定,除了我爱你。
















———————给我甜————————


2021 视频电话中


“小翔,想吃鮟鱇豆腐锅吗?”屏幕那头大野智显然是在晴朗的天空下准备出海了,樱井翔可以看到他温柔的眼睛里大海的蓝色倒影。


“再这样诱惑我我就要去找你了,尼桑。”樱井翔扁扁嘴,心里抱怨要联系上你多难啊结果你又是要出海。


“诶?好呀。”大野智说,“我可以开船去接你。”他fufufu地笑起来,让樱井翔恍惚间能看到那个人猫着背挨在自己身边的样子。


“那我就去了哦。真的。”樱井翔突然决定了,神色一下认真了。


大野智像是料到这个走向一样没有任何表示吃惊的表情变化,刘海儿倒是被海风撩着很欣喜地飞着落到眉眼间。他笑着说:“好。我也想你。”

两只水泥搅拌机

【山组】替我 2&3

爬上来更一发,谢谢大伙的红心,鞠躬。【来跟我评论聊天呀】

同样写在前面。

设定:现实向,平行世界穿越。

预警:没有车的时候山组无差,有车的时候会预警,智翔翔智车都有。对,还有竹马。弟弟暂时独自美丽。

这两章阿智出场,谢谢润的帮忙。【塞了好多梗进去,哈哈】

2. 

跟相叶当时略显呆滞的表情相比,这个世界的松润对于樱井的“横穿世界”说法略显惊慌,但在樱井源源不断的絮叨和描述里,大明星松本润是个有番组专属环节的人。

“嘛,这样听上去还挺可信的。”墨镜后有害羞的目光。

于是,这样就买帐?


樱井把装手写资料和图的文件袋放在桌上,做出拜托了的手势。

“润肯定在...

爬上来更一发,谢谢大伙的红心,鞠躬。【来跟我评论聊天呀】

同样写在前面。

设定:现实向,平行世界穿越。

预警:没有车的时候山组无差,有车的时候会预警,智翔翔智车都有。对,还有竹马。弟弟暂时独自美丽。

这两章阿智出场,谢谢润的帮忙。【塞了好多梗进去,哈哈】

2. 

跟相叶当时略显呆滞的表情相比,这个世界的松润对于樱井的“横穿世界”说法略显惊慌,但在樱井源源不断的絮叨和描述里,大明星松本润是个有番组专属环节的人。

“嘛,这样听上去还挺可信的。”墨镜后有害羞的目光。

于是,这样就买帐?

 

樱井把装手写资料和图的文件袋放在桌上,做出拜托了的手势。

“润肯定在墨镜后面皱眉头了。”二宫头也没抬地往嘴里吃烤肉。

樱井也感觉自己的请求有点唐突。三人之中他和这个世界的松润认识的时间最短, 而且聚会的大部分时间松润是带着墨镜的(这点倒是没什么改变)。不过二宫有一项技能,隔着墨镜读表情,所以情绪解说基本由二宫完成。

松润听了这话倒是没有反驳什么, “按照你的意思,我们几个都是按时间自然出现的,但是这个人到现在还是没有出现?”

樱井点了点头,“对,而且我觉得像你这样的,你这样的......”

“你这样的池面空港。”二宫自然而然地接过话头。“应该有人脉帮忙。“

松润有点不自然得咳嗽了一下,把墨镜摘了下来,打开文件袋一张张仔细看,看到最后一张的时候表情有点欲言又止。相叶凑过去伸手把那张纸举起来,上面是一个歪歪扭扭的人像速写。

“这是你画的?”松润撇了撇嘴。

樱井觉得烧酒有点烫脸,他从来没有擅长过画画这件事,但是大野擅长。

“小翔的直线画的很漂亮呢。”

“他擅长这个的。”樱井从回忆里挣脱出来,又喝了杯烧酒,酒气冲到嗓子里,带出了点眼泪。“拜托了,松润。”

 

12月24到1月1日之前的日记每天只有一句话:未从松润那里收到消息。

 

 “1月1日。雪。

     新年了。”

手机忽然哗啦哗啦进来好几条信息。樱井看了看,编辑的催稿和敷衍的祝福,几条年货广告,还有朋友家人的祝福短信。

樱井翻了翻,松润的似乎有点不一样,写完祝福在后面加了一句,“给我回电。”

樱井似乎有预感是什么事情,直接拨了过去,松润几乎是立刻接的电话 。

“你说的大野智,有没有可能是个出租车司机?”松润开口,“我朋友在出租车公司有找到一样名字的。”

樱井叹了口气,“他应该不会开车。不过,”

“不过什么?”

“他会开船。”

松润的声音充满着无奈,“准确的说,是在你的记忆里会开船。在这儿会不会不一定。而且,不会开车,会开船?不用电脑,用翻盖机?你找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啊,这么奇怪 。是大叔吗?”

奇怪吗?

“这个人,他很喜欢你的,松润。”

樱井看着窗外的积雪,忽然有点害怕,如果有一天失望成为习惯,他该怎么做呢?

“我有朋友在东京湾的租船公司,我再给你问问。”松润在电话那边叹了口气,“你再等等。”


交稿已经是凌晨五点半了。樱井习惯成稿后反复改数遍,直到他自己完全看不出任何问题为止。桌上的资料和电脑散作一团,樱井直接往地板上一躺,慢腾腾地动了动屁股,把手伸进一团乱里摸手机。屏幕刚亮,忽然一条信息进来。

松润的。“看照片。”

樱井翻开信息,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一张船舶租赁登记表,其中被放大的那一行的名字赫然写着“大野智”。

3.

“你是不是一晚上没睡觉?”松润不敢置信的眼神都能从墨镜那边透过来。

樱井放下手机随便拉了件衣服就直奔松润约定的码头,但是天才麻麻亮,码头只有零零星星的夜捕归来的船只,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注意到松润说的时间是十点。他站在海风刺人的码头哆哆嗦嗦地来回跑圈,才不至于冻僵。

“不是说他今天约好过来借船?”樱井脑子乱哄哄的,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

快要一年了, 他们认识了大半生,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久过。

这个陌生的世界给了樱井一些奇怪的安全感,其他三个人的出现自然得仿佛不真实,他感激地接受了。哪怕这算另一个人生,也和从前很相似。但是因为大野,他想把原来那些在埋在暗处的思虑抽出来看看,这个世界给了他一此机会。

松润一边把包里的保温杯给他递过去,一边打了个电话。樱井喝了点咖啡,回过了点神。

“我朋友说他今早来了,在接待室里面睡觉….”

樱井转身就想往接待室里走,一把被松润拽了回来。

“听我说,”松润的眼睛一如既往的认真,“我不知道你找的这个人和你到底在,那边什么关系。但是你现在得搞清楚一件事,这个人他现在并不认识你,或者说,他和你说的那个人并不是同一个。所以,

你不要做什么事情把他吓到。”

 

接待室只有几排简陋的椅子,上面的金属已经褪色,软垫也快要散架。中间那一排正缩着一个小小的人影,整个人套在棉衣里,几乎看不清脸。

樱井的心脏仿佛快要顶到喉咙,他逼着自己一步一步往近走,在椅子前面蹲下身。

这人的下半张脸完全藏在围巾里,只露出来额头和一双合上的眼睛。樱井小心翼翼得看着,额头一点碎发下面藏着那颗痣,眉毛有点耷拉着,完全没有修过,左眼皮上也有颗痣。

“尼桑…”

樱井笑了,眼里忽然的模糊不清让他意识到自己在掉眼泪。那人没有出道之前是不修眉毛的,耷拉着的眉毛让整张脸总是看起来很委屈。

哪有什么暗处的思绪,全是未出口的爱意。


Suffocated

【山】洗发水

-惯例短打

-普通人设定

-恋爱前


—————————————————————

周五晚上,交了稿子从工作室回家的大野智打着哈欠晃悠进了楼下的小超市觅食。自觉实在没精力再下厨房,便买了加热五分钟就可以开饭的便当,顺便从打折区带了一瓶蓝色的洗发水。


蓝色半透明的液体在塑料瓶身里像一片小小的海洋,给因为稿子太久没能去海上钓鱼的大野智的心里送去了一丝慰藉。


回家吃了饭,就进浴室洗澡。脱衣服的时候因为皮肤突兀地接触到深秋的冷空气而打了个颤,赶紧耸着肩冲到花洒下。新洗发水是比较浓稠的、几乎有点像大野智无聊做手工时用的胶水了(当然洗发水并没有黏糊糊的)。听着水滴落在脚边的声音揉出满头...

-惯例短打

-普通人设定

-恋爱前


—————————————————————

周五晚上,交了稿子从工作室回家的大野智打着哈欠晃悠进了楼下的小超市觅食。自觉实在没精力再下厨房,便买了加热五分钟就可以开饭的便当,顺便从打折区带了一瓶蓝色的洗发水。


蓝色半透明的液体在塑料瓶身里像一片小小的海洋,给因为稿子太久没能去海上钓鱼的大野智的心里送去了一丝慰藉。


回家吃了饭,就进浴室洗澡。脱衣服的时候因为皮肤突兀地接触到深秋的冷空气而打了个颤,赶紧耸着肩冲到花洒下。新洗发水是比较浓稠的、几乎有点像大野智无聊做手工时用的胶水了(当然洗发水并没有黏糊糊的)。听着水滴落在脚边的声音揉出满头泡泡,大野智深深地吸了一口浴室里潮湿的空气,彻底从赶稿的紧张局势中解脱出来。


洗发水的香味很好闻,他描述不出来那是个什么味道,包装上也没写,不过他很喜欢。不是某种水果,也不是芝麻薄荷生姜之类,是很清爽且柔和的香味。


而且他总觉得这香味很熟悉,非常熟悉。


是什么呢?


因为赶稿脑子被掏空的大野智根本什么也想不出来。他倒也不纠结,觉得兴许只是错觉吧。


洗完澡出来后更加困倦了,热水澡实在是太舒服。但是他瞥到自己手提包敞开的拉链露出了红色速写本的一角,挣扎一番还是忍不住过去把它抽了出来从头翻看。


这本子是他每天坐地铁的时候都会拿出来画上几笔记录一些有趣的生活小画面的,这也是为了练习画功和收集灵感。


头几页他画了窗外的景色,然后画了车内玩猜拳的小学生,设计很奇怪的广告和买了超多和食的外国友人(结果总是不小心看到食物导致自己肚子叫的超大声),还有上班族打瞌睡的各种表情…也有因为被观察对象发现且对方露出不悦表情而只画了一半的情况。形形色色的人们相聚在这个小车厢里,略显拥挤,但又很多彩,就好像一个微缩版的东京一样。所以每每翻起这本子,都仿佛在看一本故事书。


不过从某一页开始,大概是刚入秋的时候,大野智这本故事书上开始频繁地出现同一个角色。


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


虽然有不同的角度,但就凭对方那张丢在普通人群里无比突出的帅哥脸不管怎么画都能认得出来是同一个人——尤其是他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哪怕带着清晨的困意也是亮的,少年人闯天下的勇气和野心在瞳仁里闪闪发光。


其实鼻子嘴唇也都长得很漂亮,眉毛也很利落好看,所以大野智也画了很多很多五官的特写(连后脑勺也有画过)。


翻着翻着,大野智才意识到每天去工作室的路上自己原来都会习惯性地在车厢里寻找某人的身影。他总是坐同一个车厢,对方也是,只不过比自己晚两站上车。


他常边画边揣测对方当下的心情,于是这些也都可以在回头去看画儿的时候被感应到——这天早上帅哥看上去有点紧张,可能工作上到了重要关头;这天早上帅哥看上去有点消沉,可能昨天晚上被迫加班了;这天晚上画到一半帅哥突然转头和自己对上眼儿了,还冲自己笑了,虽然大概只是出于礼貌,但是笑容那么棒所以当然要画下来了…


现在闭着眼都能默写出这张脸了,大野智心想。他心情很愉快地翻了一页又一页,终于翻到了今天,然后发现今天自己没有画到帅哥。


然后他就突然想起来那个洗发水香味在哪里闻到过了。


今早他习惯乘坐的车厢异常地挤,费了好大劲儿才游过罐头似的车厢中部钻到角落,反正他是最后一站才下车。没站安稳一会儿,两站过后上下车人流突然加剧,嘈杂中不知谁还低声骂骂咧咧了几句。他被挤得手拿着本子紧紧贴在胸口,便打算暂时先把它收起来。艰难地低着头放东西时偏偏又被踩了一下,他忿忿抬头却看见已经在自己本子上重复出现几十次的人正在自己身前——他下巴都快贴到人肩膀上去了,对方的西装因为和自己的肢体接触而有了几道压痕。


因为太挤没法回身,那人只能勉强转头跟他说对不起。


和那双大眼睛对上视线的瞬间,大野智也闻到了那股淡淡的洗发水香气。


回忆结束在这个节点,大野智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脸颊稍微有那么点升温,只是不住地用指腹摩挲着空白的纸面。


真的很好闻,那个洗发水的香味。


隔天是休息日的大野智踌躇半天终于在傍晚出了门,坐了两站路下车去超市。虽然家楼下就有,但是这边这个比较大——他这么安抚莫名有点心虚的自己,同时悄悄对自己撒了个谎只字不提那两站的含义。


果然,这边超市打折区也有那个洗发水。大野智明明昨天才买了一瓶,还是拎起一瓶又开始左看看右看看,不知为什么脑海里自动就开始想象那个人站在自己现在站的位置做着同样动作的样子,还觉得挺有趣。


这时突然有人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对不起…”对方短促地为自己突然打扰道了个歉,然后在大野智转头之后接着说,“啊,果然没认错!”


大野智的反射弧接不上了。


西装革履的青年看着懵懵的大野智笑起来,大眼睛因为惊喜更加圆溜溜亮晶晶:“您还记得我吧?2号车厢?”


大野智心想,完了,暴露了。虽然好像早就被对方发现过一次,但在这种场合下被主动叫住,自己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应对啊。他有些不好意思,捏了捏自己的胳膊让自己保持清醒:“是…您好。”只憋出了寥寥几字。


对方倒是很自然地伸手拿起一瓶洗发水放进购物篮子里:“我看到您总是在车上画画,那天也让我当了回模特吧?我觉得您很厉害…啊啊对了,我叫樱井翔。”


“我叫大野智。”大野智赶忙接了一句。这个人看上去非常好相处…不,不如说他周身散发着一种一般不近生人的大野智也可以被温柔接纳的磁场。所以大野智不怎么感到害怕,也渐渐不那么尴尬了,“樱井桑是个很好的模特,不过擅自做这种决定我才要道歉呢。”


“这个嘛,我想我们扯平。其实我之前也经常看大野桑画画…”樱井翔说完,试探性地用眼神询问了大野智他一直抱着那瓶洗发水是要买吗,在意外得到对方理解且摇头作回复之后便开始向其他柜台走。他觉得大野智猫着背跟在自己身后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诶?之前?”大野智感觉太阳穴突突在跳,“樱井桑是我们工作室客户吗!?”


“不不,是在隔壁车厢,过道的位置。老实说,就是因为常看见大野桑在二号车厢画画,我后来才跑过去的…”樱井翔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但又好像是被大野智的反应逗到了,笑容越发灿烂,大野智竟然看得开始脸红心跳。他也不问大野智怎么什么都不买就跟自己到了收银台,反而像对待老朋友一样提议:“话说大野桑吃过饭了吗?不嫌弃的话我请你吃便当吧,你喜欢鱼吗?”


“喜欢。”听到鱼大野智就很认真地抬头看着樱井翔点了点头,殊不知这回换樱井翔心跳了,“谢谢樱井桑!”


两人一起从超市走出来,到公共餐桌面对面坐下。樱井翔抢着要去热便当,大野智只好坐在座位上帮他看着东西等他回来。他趁着樱井翔在捣鼓微波炉的时候用手狠狠地搓了搓脸,然后做了几个深呼吸。


“来咯,吃吧!”


“樱井桑…”


“嗯?”


“…那个洗发水的味道超好闻的,我很喜欢。”


樱井翔看着撇着八字眉、眼尾养小鱼的大野智软软糯糯地笑着说着这句没头没尾、似乎也没什么特别含义的话,忍不住让语气更柔了几分:“是吧?我也很喜欢啊。”





依依⧑

日常30題挑戰—Day 3 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All智全年齡向 cp輪流上線

舞駕家設定/一郎變小梗/加大年齡差

OOC 繁體字注意


——————————


舞駕二郎覺得有時候人生就是這麼剛好,剛好得非常不妙。


後天,他就要代表電視台訪問好不容易請到日本的好萊塢來大導演,而且是四十分鐘的專訪。

本來二郎是很高興的,直到他意識到那位大導演是那位有名的恐怖電影專家。

依照往常二郎的專業素養,他習慣在訪問來賓之前做足功課,他會把對方的生平事蹟和重要著作、作品研讀一次,再花上一天把重點摘要跟心得做一次整理。


但是,舞駕二郎是眾所皆知的恐怖片苦手。

他掙扎了好久,硬著頭皮挑出那位導演最有名的電影,刻意把觀賞電影的安排...

All智全年齡向 cp輪流上線

舞駕家設定/一郎變小梗/加大年齡差

OOC 繁體字注意


——————————


舞駕二郎覺得有時候人生就是這麼剛好,剛好得非常不妙。


後天,他就要代表電視台訪問好不容易請到日本的好萊塢來大導演,而且是四十分鐘的專訪。

本來二郎是很高興的,直到他意識到那位大導演是那位有名的恐怖電影專家。

依照往常二郎的專業素養,他習慣在訪問來賓之前做足功課,他會把對方的生平事蹟和重要著作、作品研讀一次,再花上一天把重點摘要跟心得做一次整理。


但是,舞駕二郎是眾所皆知的恐怖片苦手。

他掙扎了好久,硬著頭皮挑出那位導演最有名的電影,刻意把觀賞電影的安排拖到deadline,還一再拜託最好說話的三郎陪自己看,終於求到三郎答應,兩人還說好被嚇到不能笑對方。


怎料,二郎在帶一郎去睡覺之後,一個人回到客廳,就是沒等到早該下班回家的三郎,電話不接,連個訊息也不發。

膽小如倉鼠的舞駕二郎說什麼也不肯自己先開始看,就這麼固執賭氣的一直等到快十一點,他的手機螢幕才因為有新訊息而亮了起來。


【二郎~晚上突然來了急診,現在才看手機。剛幫狗狗動完手術,需要留守照顧他了,果咩捏(*'◇')و ♡下次請二郎吃好吃的蕎麥麵當作補償!】



所以,舞駕二郎真的覺得,世事難料,人生艱難。

另外兩個弟弟一個一大早出門時就說晚上要加班,一個遠在北海道拍戲,唯一的電影夥伴現在也回不來,就剩他一個人。

望著時鐘上的指針,再拖下去不但更晚看更可怕,還會影響到隔天的計畫,實在不能再逃避了。

他吸了一口氣,卯足勇氣,按下早就設定好的播放鍵,看著片頭畫面已經開始營造詭譎氣氛,知道自己難逃一死,只能在心裡為接下來的自己默哀。


很快地,本來只是些微縮著身子的二郎,完全改變了他原先的姿勢。

他一手遮著眼睛的位置只留了一點縫隙,另一手遮住自己的嘴巴害怕自己胡亂鬼叫會吵醒在睡覺的一郎,一個人躲在沙發的最邊邊,抖個不停。


可是儘管如此,他還是擋不住長得噁心又滿嘴血的女鬼邊發出淒厲尖叫邊猛然出現在畫面各個角落,瘋狂攻擊電影中的主角等人,一個又一個血腥驚悚的場面接二連三的發生,殺得二郎措手不及。


太可怕了啊啊啊啊,我明天去辭職算了!!!

舞駕二郎淚眼婆娑的在心裡大喊。

半個天然的個性被嚇到出現,讓他忘記自己其實可以把電影的音量調低,減少那些恐怖電影特有的音效。


忽然,二郎聽見一個不屬於恐怖片的怪異聲響出現在他們的家裡。


碰!沙......沙......咚、咚......沙......嘰......嗚......沙......


他畏畏縮縮的放下遮在眼睛上的手按下暫停,確認同樣的怪聲再次出現,不是自己疑神疑鬼。


那是什麼聲音?大吉跟著三郎在診所,所以那個聲音哪裡來的?


二郎咽了咽口水,瞪大充滿害怕的雙眼,聽著奇怪聲音越來越近,他在考慮到底要不要起身去找聲源,還是應該趁現在還有機會衝出家門。


不對,不行,還有尼桑,要逃也要先去房間把尼桑抱出來一起逃!


舞駕二郎憑著這股兄控傻勁從沙發上跳起來,隨後又很孬的不斷打顫才敢踏出第一步,很緩慢地拖著沉重的雙腿往一郎的房間走去。


誰知道,才一個小轉角,舞駕二郎就感覺到自己撞上了什麼。


「呃啊啊啊啊啊啊!出現了!!!!白色綠蛇怪!不要過來啊啊啊......欸?」舞駕二郎嚇得腿軟倒在地,他邊大叫邊飆淚,正要手腳併用的想要往後爬,突然看到那團一直蠕動,還露出一截綠色尾巴的白色不明生物,好像被自己絆了一下,下一秒,熟悉的面孔就這樣顯現在他面前。


「......尼、尼桑!?」二郎驚訝的都忘記要哭,他看著一郎迷迷糊糊的低著頭揉著眼睛,聽見自己在呼喚他,才軟軟的笑了起來,搖搖晃晃的伸出雙手走來要二郎抱抱。

舞駕二郎這才看清楚,剛剛那一堆白色是一郎的毯子,綠色的尾巴不是蛇而是五郎買給一郎穿的小恐龍裝。

終於上線的判斷力讓二郎明白,剛剛聽到的怪聲應該是一郎被自己吵到後下床又拖著毛毯走路的聲音。

他瞬間覺得有些丟臉,一愣一愣的把一郎抱進懷裡。



「二郎、二郎不哭哭,一郎在仄裡。」一郎摟著二郎的脖子,小小的手心貼在二郎的後頸上。

一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只是醒來的時候想要找二郎,現在他找到了,可是二郎好像在哭哭,他不想要二郎哭哭。

「尼桑我......」二郎本來想要開口說他沒有哭,卻止住了。

一個晚上的折磨,讓他一接觸到小孩子溫暖的體溫,小小的身子被自己抱緊,儘管一郎不是長大時候的一郎,還是讓二郎感覺到心安和信賴。


「二郎不要哭哭惹。」一郎發現二郎沒有回答,他和二郎拉開一點距離,用著他的小手掌捧著二郎的臉,擔心的神情藏都藏不住。

「嗯,不哭了,只是電影太可怕而已,沒關係。」二郎的聲音都放輕了,他重新把一郎抱往自己身上。

「一郎會......會保護二郎......不怕怕,二郎不怕怕......」一郎學著二郎他們平常對著自己說過的話,重複給二郎聽。

一郎其實好想睡,他頭靠在二郎的肩膀上,黏黏糊糊的說著,聲音越來越小,可是語氣裡的保證絲毫不減。


舞駕二郎飽受摧殘的心在這一刻得到救贖。

在一郎還沒變小的時候,全家最勇敢最不怕這些恐怖片的,就是他們家的大哥了。

有時候全家一起看恐怖片的時候,一郎總是會邊笑邊安撫怕得要死的自己。

那時候一郎都會故意開玩笑說,如果晚上有鬼找二郎的話,我會保護你的,放心吧。

但現在由小小的一郎說出來,意義更加不同。


「謝謝尼桑,但現在應該是我來保護你才對。」二郎暫時平靜下來的心充滿暖流,他抱著一郎從地上站起來,揉了揉他戴著恐龍帽子的小腦袋,「我們來去睡覺吧。」

「不行不行,是一郎可以保富二郎。」一郎一聽到二郎說的話,精神又回來了,嚴肅的皺起小眉毛,不同意的搖搖頭。

二郎哄勸了半天,他的尼桑明明睏得不得了,還是用力眨眨眼睛讓自己不要睡著,還嘟起嘴堅定自己的立場,說什麼也不要回去床上睡覺,就要黏在二郎身邊。


「尼桑......你真的不會怕嗎?」二郎很擔心的低頭看著坐在他腿上,被自己用毯子裹成小粽子的一郎。

「一郎不怕!一郎保護二郎!」一郎抬起下巴,小鼻子都皺起來了,他信誓旦旦的說著。

「不行......我帶你看這個感覺要被罵死。」二郎想像了一下被弟弟們發現的畫面,害怕的抖了抖,那可比恐怖片還驚悚啊。


「尼桑,我......啊、睡著了。」二郎正準備再勸一次他家尼桑,就發現一郎窩在他身上喬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再也擋不住睏意的睡了過去。

剛才他抵不過尼桑的堅持而沒辦法說服一郎,現在這樣正好,他可不想要尼桑被嚇到,他會心疼。


.


舞駕五郎深夜回到家的時候,臉真的不是一般的黑,比長大的一郎去釣魚曬黑的程度還黑。


「舞駕二郎,你舉著睡著的一郎擋在你面前幹什麼?」

「在.......讓一郎陪我看鬼片?這樣比較......不可怕?欸欸欸五郎你掏手機做什麼?!」

「打給四郎讓他來負責吼你。」


今天我們的一郎也是小尖嗓吵不醒的可愛小睡神。

不過,還好二郎的訪問非常圓滿成功,真是可喜可賀。

两只水泥搅拌机

【山组】替我

民那桑大家好。万年山组潜水党爬上来写点山。

设定:现实向,平行世界穿越。

预警:没有车的时候山组无差,有车的时候会预警,智翔翔智车都有。对,还有竹马。弟弟暂时独自美丽。

穿越设定没有写过,可能会有bug,大家多多指教。

此章阿智还没有出场。


生日快乐,小翔。这是最后一条短信。

过完40岁生日的樱井翔,在和大野智完全失去联系的五周之后,在节目赶场间移动的保姆车上忽然陷入了昏迷。

醒来以后发现进入了一个时间线一致但是其他完全不同的平行宇宙。

1.

“3月1日,晴(笔迹稍有杂乱)

这是什么地方?东京(可以确定)

我还是樱井翔吗?是(…我不确定)

发生了什么事情?...

民那桑大家好。万年山组潜水党爬上来写点山。

设定:现实向,平行世界穿越。

预警:没有车的时候山组无差,有车的时候会预警,智翔翔智车都有。对,还有竹马。弟弟暂时独自美丽。

穿越设定没有写过,可能会有bug,大家多多指教。

此章阿智还没有出场。


生日快乐,小翔。这是最后一条短信。

过完40岁生日的樱井翔,在和大野智完全失去联系的五周之后,在节目赶场间移动的保姆车上忽然陷入了昏迷。

醒来以后发现进入了一个时间线一致但是其他完全不同的平行宇宙。

1.

“3月1日,晴(笔迹稍有杂乱)

这是什么地方?东京(可以确定)

我还是樱井翔吗?是(…我不确定)

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从原来的东京忽然到了这个东京

我到了别人的身体里..(不,不可能

我大概,在另一个世界里。


“3月7日,阴

此周调查基本情况确认:

姓名:樱井翔

身份:专栏作家(经济社会评论,这样看是不是,我还是我?) 工作稳定

婚姻状况:未婚(果然?)

家人:爸爸妈妈妹妹弟弟(小修为什么高了这么多!)

团员:无线索(字体加粗)”


“3月8日,阴

这个世界是不是也有他们?

……

我要找到他们。”

 

中间为杂志,报纸剪裁拼接


“4月1日,晴

今天有查到一些关于平行世界的资料,但是并没有任何能够说明回去的办法。

没有找到一个团体叫做Arashi,或者其他四个人可能成为的艺人的线索。”


此后为零散日常记录和信息收集,夹杂着杂志报纸,拼接,不规则水渍较多。


“6月17日,晴

我找到Nino了。”


“12月24日,雪

第298天.Nino,相叶和松润已经找到。

今天是相叶的生日,Nino有约好松润一起出来吃饭。

相叶很好,在这里他跟弟弟一起经营家里的中餐馆。

Nino在这里很早就和相叶认识了。

比原来还要早。

相叶和… ”


樱井还没有把一个句子写完,咖啡店的门忽然被人推开,连带着寒气让坐在门口的他打了个颤。

“嘛…又写什么呢樱井大作家?“二宫懒洋洋地往他面前一坐,扫了一眼樱井本子上的字。

樱井笑了笑,合上了本子,“老习惯,有点想法就记一记。”

二宫也不多问,随手拿过桌上剩下的半杯咖啡,从毛茸茸的袖口里探出一半手掌围在边上取暖。樱井这才注意到二宫鼻尖已经冻得通红,应该是在雪地里走了很久。

“不是说和相叶一起来吗?”

“哈。” 二宫鼻子里喷了口气,“我昨天交代了他一百遍什么时候,他说店里要熬骨汤,他要从.....”

樱井看着二宫嘴唇一开一合地吐槽着关于相叶在店里忙得又忘了时间,害他在约定的地方白等了半个小时,思绪猛地陷入了回忆里。

没有发生这件事情之前,大野在生日后忽然和他失去了联系,樱井一边在令人窒息的通告忙碌,一边不断托人寻找大野,他本已在精疲力竭的边缘挣扎了许久,一无所获的失望几乎就要将他脑子里坚持的那根弦扯断。

忽然到这个世界的那天,从惊慌失措到逐渐平静,在查阅了各种资料,尝试过了各种可能回去的方法和白天杂志社编辑接连不断的催稿之间,他渐渐适应了大部分生活。

除了没有以前满满当当的节目和活动之外,读书看报写评论都是他擅长的。

他似乎没有不擅长的事情,在以前的世界是这样,现在也一样。

唯一不擅长的是适应自己一个人的日子。

樱井有种奇怪的直觉,他觉得熟悉也在的人这个“东京”的某个角落。他收集娱乐圈的八卦杂志,看电视新闻,街头海报,但是一无所获。没有那四张熟悉的脸,原来经常聚会的地方要么没有记忆中的那家店,要么公寓里住的也不是原来的那些人。

找人成为了樱井生活的一个固定部分,他不断猜测那四个人会在哪里,过的是怎样的生活,有没有结婚生子,或者,

他们的生命里有没有另外一个樱井翔。

而二宫是他第一个找到的人。

 

其实那天很平常,半夜赶完稿出来买生蚝罐头填肚子,在排队的时候忽然被人拍了拍肩膀。

“大叔,你钱包掉了。”

二宫的嗓子很清亮,有的时候略有点尖。

樱井转头的时候忽然掉下眼泪,这人带着副细边眼镜,乱糟糟的长发盖在额头上。他把生蚝罐头全掉在了地上,抱着二宫不撒手,哭得像个疯子。

后来两人在便利店靠窗的桌子上相对而坐的时候,樱井带着歉意和些许丢脸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始末全说了一遍。

二十多年真的很长,他一字一句地讲,二宫一言不发地听。天亮的时候樱井讲完了,他等着二宫嗤之以鼻然后骂他一句神经病之后转身就走。但是二宫揉了揉眼睛,开口问了个问题:

“我说,我是你说的那个团里最帅的对吧?”


后来在相叶家店里碰到吃料理的生意人松润的时候,二宫思考了一会儿,

“我大概是第二。”


二宫对相叶的吐槽一直延续到了相叶开着车来接他们去烤肉店的时候。

“Kazu,小翔,果咩果咩。松润已经在那边等啦。”相叶的车在雪里歪歪扭扭地前进着,开车的人一遍奋力道歉一边试图让车走直线。在几次惊险擦碰后,樱井下车和相叶换了位置,让相叶和二宫一起坐在后排。相叶的道歉声还是没有停歇,但是带了点撒娇的意味。

到地方以后,二宫和相叶先下车去和松润会和。樱井留在车上,掏出本子把日记补完。

“...Nino好像是在恋爱中。”


「ひまわり。」
ずっと側に、君の隣

ずっと側に、君の隣

ずっと側に、君の隣

洛川🌸
今天份的鱼 仓鼠和猫💤

今天份的鱼






仓鼠和猫💤

今天份的鱼








仓鼠和猫💤

山组的开水壶
🗻🌸:看我哥! 可可爱爱!...

🗻
🌸:看我哥!

可可爱爱!💙❤️

🗻
🌸:看我哥!

可可爱爱!💙❤️

秦叔叔。

【智翔】误会

被喜欢的太太fo了过于高兴…(希望自己不是在做梦。)

激情产个冷淡风废黄。

阅前预警:没有营养的俗梗,小妈。 是智翔,看标题你就知道我在搞什么东西。

误会大了

被喜欢的太太fo了过于高兴…(希望自己不是在做梦。)

激情产个冷淡风废黄。

阅前预警:没有营养的俗梗,小妈。 是智翔,看标题你就知道我在搞什么东西。

误会大了


山组的开水壶
🗻配一脸!(cp脑发言)

🗻配一脸!(cp脑发言)

🗻配一脸!(cp脑发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