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岛国同盟

5813浏览    237参与
在脑叶公司上班的本田菊

【菊朝】英国与日本的冬天(英国篇 上)

口水文,随便看看就星


1.

我和亚瑟定了个约定,

每年的冬天都要通过划拳来决定去谁的家里度过这年的最后一天。

“哈哈!我赢了”他露出牙齿 像往常一般笑着,金色的头发也随之一抖一抖

“好 那我一会去收拾好衣物我们就出发吧”

“啊,嗯 嗯嗯..”

他发现我一直在注视着他以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头别过去

我喜欢看他笑 他有时笑的像做坏事得逞的小孩,有时又笑的像温柔的少女。


2.

到了英国,当时正下着小雨

“我们这边是经常会下雨的,已经是常事了”

“这样么...”我撑起伞 举起胳膊就想给对方挡雨,不想对方却像受惊了的鸟一般躲开了

“啊 我,我不撑伞的!”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是绅士!哈..哈秋!”

“(盯——...

口水文,随便看看就星


1.

我和亚瑟定了个约定,

每年的冬天都要通过划拳来决定去谁的家里度过这年的最后一天。

“哈哈!我赢了”他露出牙齿 像往常一般笑着,金色的头发也随之一抖一抖

“好 那我一会去收拾好衣物我们就出发吧”

“啊,嗯 嗯嗯..”

他发现我一直在注视着他以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头别过去

我喜欢看他笑 他有时笑的像做坏事得逞的小孩,有时又笑的像温柔的少女。


2.

到了英国,当时正下着小雨

“我们这边是经常会下雨的,已经是常事了”

“这样么...”我撑起伞 举起胳膊就想给对方挡雨,不想对方却像受惊了的鸟一般躲开了

“啊 我,我不撑伞的!”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是绅士!哈..哈秋!”

“(盯——)”

“刚刚有个蒲公英飘到我鼻子里了,不 不是着凉了才...!!”

“噗..”

“喂 你笑什么..?!”

“不..没什么...哈哈哈”

亚瑟真的非常可爱

这么写下这句话以后,又觉得像极了疯狂追随偶像的粉丝说的话


3.

穿了一件大衣出来,被他用奇怪的眼神注视了

“你怎么穿的这么厚?”

倒是他穿的很少。

“咦?晚上不会很冷吗”

“不 不会...?啊!”

“怎么了?”

“我忘记告诉你我们这边的气温没有日本那么冷了...”他拍拍脑袋

“原来如此...看来大衣只能先放着了”

记忆力一如既往的差,不愧是平均每天忘五件事的国家。


4.

早上,他一如既往的穿着西装三件套

“我走了哦”他轻轻把帽子盖在头上

“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忘记了吗?”

“没有..吧”

“好 一路顺风”

今天的英国也下着雨,透过窗户看到他环顾了一下四周 确定四下无人以后才撑起了伞。


打扫一下房间吧。


……?


发现了一个可疑的房间

...。

黑漆漆的 放着一口大锅,很像.....!

难不成是...?

“我有东西忘记拿了”

家门口传来他的声音

“……………………。”

还是自首吧..


“啊  啊哎?!”

“就是这样的....非常抱歉....”

“呀...其实也没关系啦...就是被发现了有些....”

“所以那个房间是用来..?”

“...就是用来画魔法阵 使用魔法的房间(小声)”

“原来如此,那会有骑着扫帚的女巫吗?”

“魔法学院里面有挺多...”

“!好厉害!!”

“...??没搞错吧,厉害..?”

“嗯,非常厉害”

“@#%sbskns...当然了笨蛋!毕竟是我们大英国引以为傲的魔法!

他又在用这种方式掩饰害羞了,我知道。


TBC


极夜汉化组

人偶的诅咒

綾瀬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2442906

人偶的诅咒

綾瀬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2442906

toki

半年前给本子画的
不过现在应该用不上了
所以还是发出来~

半年前给本子画的
不过现在应该用不上了
所以还是发出来~

不知道

島國英詩 (中文自翻)

#島國
#朝菊
#菊視角
#快要寫不出中文紅豆斯馬奈

I was desperately clinging to this hopeless love, and you wouldn't know how it felt, forever.
(我是如此地絕望,緊握著這份無望的愛戀,而你永遠不會知道那種痛徹心肺。)

I wish a blade would penetrate my heart, so I could cease to breath, with the suffocating pain that wrecked my soul.
(被利劍刺穿心臟是我的願望。它將停止我的呼吸...

#島國
#朝菊
#菊視角
#快要寫不出中文紅豆斯馬奈

I was desperately clinging to this hopeless love, and you wouldn't know how it felt, forever.
(我是如此地絕望,緊握著這份無望的愛戀,而你永遠不會知道那種痛徹心肺。)

I wish a blade would penetrate my heart, so I could cease to breath, with the suffocating pain that wrecked my soul.
(被利劍刺穿心臟是我的願望。它將停止我的呼吸,也會結束不斷撕裂著靈魂的噬心之痛。)

So near that I could touch you, and I never did.
We are friends, right?
You are my only friend. You would never know how much I treasure you, and would never know, your compromise, your abandon, made me heartbroken.
(曾經的我與你近在幾尺,然而我卻不曾也不敢觸碰你。
"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是啊,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你永遠不會知道,文箱裡收藏的一字一句,早已深埋在我的心底。你也永遠不會知道,我的心因你的妥協,你的背叛,碎裂成千片、万片。)

Longing for you in despair, until my disappearance on the earth, until the Grim Reaper takes me to the world without you.
(渴求著你的視線,這份窒息的絕望將持續到我的存在消失在地表面上,死神帶我到另一個沒有你的世界。)

极夜汉化组

岛国团子小日常【上】

ジェフ (@jf_aph): https://twitter.com/jf_aph?s=09
ジェフ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163866

岛国团子小日常【上】

ジェフ (@jf_aph): https://twitter.com/jf_aph?s=09
ジェフ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163866

兰花草肝又爆了

老福特你再敢封我号

https://zine.la/article/91a2edca931e4c97858d01379a859bb8/手机党去看评论区

https://zine.la/article/91a2edca931e4c97858d01379a859bb8/手机党去看评论区


無朝,菊便死

【島國】舞蹈

  日本遲疑地看著眼前朝他伸出的手,不確定該接受或拒絕,儘管在這私人場合中他可以依照自己的想法行事,他也不願直接冒犯對方。

  英國人的雙眼仍停在他身上,這點讓他緊張得難以呼吸,氧氣被對方逐漸抽離的錯覺使他險些站不穩,英國忽略他垂放在腿邊的手,一跨出一步輕輕接住要跌下的他。

  「英國先生!您這是在做什麼……!」

  被他喊道的人眨眨眼不以為意,反倒露出微笑並扶好他為了推開自己而踉蹌的身軀。

  「我在幫助友人。」英國收回放置在日本背上的手,往後退一步。

  東洋男子混亂得手足無措,任憑打結的毛線在他腦中不斷滾織成一團糟。

  「在下沒事,您不需如此麻煩……」

  「咳、別誤...


  日本遲疑地看著眼前朝他伸出的手,不確定該接受或拒絕,儘管在這私人場合中他可以依照自己的想法行事,他也不願直接冒犯對方。

  英國人的雙眼仍停在他身上,這點讓他緊張得難以呼吸,氧氣被對方逐漸抽離的錯覺使他險些站不穩,英國忽略他垂放在腿邊的手,一跨出一步輕輕接住要跌下的他。

  「英國先生!您這是在做什麼……!」

  被他喊道的人眨眨眼不以為意,反倒露出微笑並扶好他為了推開自己而踉蹌的身軀。

  「我在幫助友人。」英國收回放置在日本背上的手,往後退一步。

  東洋男子混亂得手足無措,任憑打結的毛線在他腦中不斷滾織成一團糟。

  「在下沒事,您不需如此麻煩……」

  「咳、別誤會,只是你出事的話我也會感到困擾,只是這樣而已。」

  英國搶在他之前打斷他的話,裝模作樣地咳了聲別過臉,日本從燦金的髮中看見泛紅的耳根,他意會了對方的心意輕笑。

  「在下明白。若您不介意,能否再讓我試一次交際舞蹈呢?」

  對方轉過身換上得意的表情。「當然,你有心想學我一定教到你男女舞步都會跳為止。」

  英國再次伸出手曲身做邀請狀,與前次不同,日本輕輕握上友人的手。


请叫我射长大人

【岛国】唯一的你(轻松向,宅男菊与手办亚瑟)1

❥宅菊与手办亚瑟的故事。由于每个人对手办的理解不同,还请尊重每个人的价值观,不要气气哦。以及有各种奇奇怪怪的黑,还有更期非常不稳定w。 

正文: 

“早上好,亚瑟桑。” 

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橱窗里的他——他们,道早安。 

本田 菊,男,资深宅,现漫画家,过着昼夜生活极其不规律,每个截稿日都在和编辑躲猫猫的“美好生活”。 

从小性格腼腆——虽然脑袋里波澜万丈——的他鲜少有朋友,不知不觉间就成了个标准的,或者说是标准中的标准的宅男。大学时期,菊的银发室友基尔伯特同学在菊趴在电脑前睡死的时候手起刀落(?),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

❥宅菊与手办亚瑟的故事。由于每个人对手办的理解不同,还请尊重每个人的价值观,不要气气哦。以及有各种奇奇怪怪的黑,还有更期非常不稳定w。 

正文: 

“早上好,亚瑟桑。” 

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橱窗里的他——他们,道早安。 

本田 菊,男,资深宅,现漫画家,过着昼夜生活极其不规律,每个截稿日都在和编辑躲猫猫的“美好生活”。 

从小性格腼腆——虽然脑袋里波澜万丈——的他鲜少有朋友,不知不觉间就成了个标准的,或者说是标准中的标准的宅男。大学时期,菊的银发室友基尔伯特同学在菊趴在电脑前睡死的时候手起刀落(?),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将菊电脑上画的同人图发表在了菊那个号龄十几年、除了收藏点赞关注啥都是空白的、画着小鸟图案的社交平台上。 

等菊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成了关注的同人圈的一位“大佬”。 

于是,菊的人生道路就在基尔伯特同学一次善意的举动——虽然当事人内心表示他只是想来次恶作剧——下,发生了重大的转折。 

如今的菊已不再是当年那个“被(自己)埋没的金子”,也不是那个在网上发同人漫画看到读者回复“太太(?)画得好棒b( ̄▽ ̄)d”就傻乎乎乐呵半天以至于基尔伯特都以为这室友脑袋坏掉了的小年轻,而是一个饱受编辑催稿、读者催更,泡面一箱一箱买,咖啡几罐几罐丢的职业漫画家了——不幸中的万幸,他的漫画销量非常高。 

菊并不后悔毕业后选择了画漫画这项工作,毕竟他除了写文之外,也就打游戏的水平可以和画漫画并驾齐驱了。只是回首来时路,每每看向被窝里那个悄咪咪探出头,凌晨三四点拿着手机就因为兴奋睡不着,想去看一眼是不是又有读者收藏点赞了,是不是又有新评论来了要赶紧回复啊的当年残影,菊不免苦笑感叹年轻真好。 

也不知道他这个才二十七岁的年轻有为漫画家到底在感叹些什么——催稿催得美丽的秀发都要暗淡的弗朗西斯编辑大人如此说到。 

令人欣慰的是,菊的生活里有能在黑暗中给予他曙光的东西,分别是别人的漫画、各大电子平台上的游戏、已经完结或还在连载的动漫。 

以及非常非常重要的——他整个屋子——注意真的是“整个屋子”——的手办。 

反正没有朋友也就不会有什么客人,菊心安理得的把自己屋子的各个角落——当然卫生间和厨房不行——摆上了橱窗,里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的手办。 

家就是天堂,是他誓死捍卫的地方。 

机甲反着射灯光芒的“低达”,可爱却又带着毒舌属性的蓝发女仆“电姆”,以及各种各样限量版豪华版手办。令无数同样身为宅男的人愤慨的是,有的明明就是同期的同一限量手办为什么你橱窗里摆了好几个?不知道我们这些买不到新品的人有多想撕了你吗掀桌(╯‵□′)╯︵┻━┻! 

而目前菊最喜欢的手办,是在他放在卧室橱窗里,一醒来就能看见的傲娇粗眉毛——亚瑟·柯克兰。 

这是一个名叫《我不能说名字要不然就打破次元壁中的次元壁了啊》的动漫中的人气角色,自带教科书般的傲娇属性,明明是个绅士但总被叫成hen…不好意思,明明是个hentai但总是自称绅士的眉毛和眼睛占脸面积有得一拼的角色。 

虽然身为一个宅男目前却最爱一个同为男性的角色有些奇怪——不过仔细一想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不是有很多男人最近都喜欢把以j开头和以d开头的男人名字挂在嘴边吗。 

“看见您之后,一夜的疲劳也就消散了,今天应该会是个美好的一天吧。”菊微笑着对橱窗中的亚瑟——亚瑟们,说。 

表情或同或不同的手办们当然没有说话,但菊却自动脑补出亚瑟的声音,并且开始计划今天中午——因为作息时间不规律他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是不是应该自己亲手做点什么,来安抚已经连续吃了好几星期泡面的胃袋。

toki

上次投这个因为夹带阿十八翻车了
于是我只能再投过一次tcl
小朋友注意tag的cp向自行避雷哟
还有就是有没有人找我约稿我什么都可以画还很便宜我要穷死吃不起饭了救救孩子大哭

上次投这个因为夹带阿十八翻车了
于是我只能再投过一次tcl
小朋友注意tag的cp向自行避雷哟
还有就是有没有人找我约稿我什么都可以画还很便宜我要穷死吃不起饭了救救孩子大哭

toki

下坠(1)

一个很丧的故事。


1.
本田菊的母亲是那个六月末来领走他的所有遗物的。那一天亚瑟记忆犹新,因为窗外翻滚着积蓄了几日的乌云,闷湿的热浪一波又一波从敞开的窗户里冲击入室,平日里教室会开空调,但是那段时间爆发了点流行病,所以校方要求开窗通风透气,风扇嗡嗡作响的噪音里第一排低头看书的亚瑟听到门外有人说话,抬头便看到班主任同一黑发身材矮小的亚洲女人说话,不用猜他便知道,是本田菊的母亲来了。
那个女人进教室时没有惊起多大波澜,为了不影响学生上课,她被安排候至课间才进来,最开始吵闹的教室里因为她的闯入而停了半拍,很快像卡顿后的流畅视频,学生们无忧无虑的嘻哈打闹继续,没有人再看她,除了叼着圆珠笔头的亚瑟。
那...

一个很丧的故事。


1.
本田菊的母亲是那个六月末来领走他的所有遗物的。那一天亚瑟记忆犹新,因为窗外翻滚着积蓄了几日的乌云,闷湿的热浪一波又一波从敞开的窗户里冲击入室,平日里教室会开空调,但是那段时间爆发了点流行病,所以校方要求开窗通风透气,风扇嗡嗡作响的噪音里第一排低头看书的亚瑟听到门外有人说话,抬头便看到班主任同一黑发身材矮小的亚洲女人说话,不用猜他便知道,是本田菊的母亲来了。
那个女人进教室时没有惊起多大波澜,为了不影响学生上课,她被安排候至课间才进来,最开始吵闹的教室里因为她的闯入而停了半拍,很快像卡顿后的流畅视频,学生们无忧无虑的嘻哈打闹继续,没有人再看她,除了叼着圆珠笔头的亚瑟。
那女人的眼角和本田菊很相似,微微向下耷拉着流露出一种隐忍温吞的情绪,但是嘴角微微上勾,与她儿子一模一样的顽强。亚瑟轻轻叹了口气,看到她抱起倒数第二排本田菊桌子上已经摆的整齐的课本练习簿,就继续低下头研究圆锥曲线。
从那一天起,正数第四列倒数第二排的课桌正式宣布死亡。班上人不多,也没人愿意沾惹那张晦气的桌子,它的使用生涯暂时告一段落,等待下一个学年新一届学生的出现。
亚瑟皱着眉头解题,笔下数字函数飞快,临门第一排把门外的声响听的一清二楚,那个女人在小声啜泣,班主任礼貌式的对其安慰。这一切声音其实非常小,被埋没在课间吵闹里不足为奇。
亚瑟写完证明完毕三个缩写单词后就开始用笔杆敲着桌面数时间,他突然从未觉得时间如此漫长过,为什么今天下课就这么长,为什么还不上课。

2.

“你喜欢小精灵吗?”

他乌黑的眼仁在一片虚无里发着幽幽的光,直勾勾的盯着亚瑟。

亚瑟睁开眼时正是清晨,阳光从半开的窗户边一泻而入,金色的瀑布朝他的床尾蔓延,他抬起手抹掉额头细密的汗水,

他想起来一年前初夏的傍晚,死掉的本田菊也是在这样的光线下,睁着那双黯淡无声的黑色眼珠问他。

“你喜欢小精灵吗?”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喜欢小精灵。”

亚瑟放下手里打发无聊时间的漫画书,微微抬起下巴,用略带高傲的神情瞥他。

这是下课后的第十分钟,接到家里司机因故延迟接送的电话,亚瑟随便挑了个临窗的座位拿出漫画以应付接下来的等待时光。

本田菊就是这样突然出现在他眼前,像个幽灵一样。夕阳血红的光芒冲破玻璃窗,爬上本田菊搁在他暂借的课桌上的手指,他的脸庞被光线打的阴阳分明,一脸认真一字一句的说:
“因为柯克兰同学长的就是一副会魔法的样子,而且——。”

亚瑟噗嗤笑了一声,打断了本田菊的胡言乱语,笑声里也藏不住他尖锐刺人的锋芒,他继续拿起无聊的漫画书,因为与眼前这个奇怪的人相比,手里这本漫画似乎还是要有趣一点。

3.

本田菊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怪胎。

在这约莫三十个人的班里,大多数人都是或明或暗这样的评价他,亚瑟柯克兰包含在这大多数人里面,而在少部分人则把他当作沙包或提线木偶,这段不浮于明处的黑暗面实际上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但不幸的是班上人人均为看客又或者是实施者。几乎没有人管过这矮个子的死活。他的离开成了必然的结果,亦是那个可怜女人抱走遗物时没有任何回响的缘由。

高中开学第一个学期本田菊频频上课时在底下偷画漫画而被老师逮住,这人的成绩不算糟糕,平时又为人收敛,老师并不总为难他,拿教案轻轻敲他的黑色脑袋,嘱咐他认真听讲,那时亚瑟偶尔回过头瞧一眼这窘迫的满脸通红的亚洲男生。留下的大概就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标准二次宅。

第二学期时他和本田菊因为各种原因被分到一个小组共事,虽然合作时间很短暂,两人也没来得及多说什么话,但在他模糊的印象里,大概就是小组活动结束后,老师再也没有在课堂上抓到过偷偷画漫画的本田菊。亚瑟茫茫中认为或许二者之间存在着联系,但也没有深究过,身为学生会长的他过于忙碌,光是处理学校公务与陌生女孩的来信已经让他应接不暇,他从未把本田菊的事情放在心上。

 

 

对于本田菊在校自杀死亡一事,校刊特地开设专栏以探讨校园青少年自杀现象,其中便采访到学生会主席兼本田菊的同班同学亚瑟柯克兰,同时也对二年A班的同学进行普查,想要探究本田菊平日为人与个性,出奇一致的是没有人点出背后的故事,大家只是清一色的说,

“啊?本田?你是说那个本田菊吗?我和他不熟呢,只是觉得他是一个平平无奇沉默寡言的人,好像还很喜欢画漫画来着。”

 

校刊最后得出结论:本田菊同学平日内向自闭,处事孤僻沉迷漫画,封锁自我拒绝与外界世界往来,以致最后走向自我毁灭,告诫各位同学要丰富充实校园生活,培养乐观健康的心态,多与父母老师同学交谈,生命不易没有再来,珍爱每一天。

 

最后这一段文字,是学生会主席亚瑟柯克兰附上的温馨建议。他抱着双臂温柔微笑的照片放在最后,与卷头本田菊老实普通的学生照遥相呼应着。




                                                                                    未完待续


toki

没想到昨天发的翻车了……我琢磨着我也没搞皇瑟啊……

没想到昨天发的翻车了……我琢磨着我也没搞皇瑟啊……

极夜汉化组

岛国的
【如果不打对方的脸就出不去的房间】

最后一p冷战出没

味音痴版
http://jiyehanhuazu.lofter.com/post/203e32b7_12e2dbad0

綾瀬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2442906

岛国的
【如果不打对方的脸就出不去的房间】

最后一p冷战出没

味音痴版
http://jiyehanhuazu.lofter.com/post/203e32b7_12e2dbad0

綾瀬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2442906

古氏_光风霁月

#授权转载

英Sir厨艺风评被害系列(?


作者@_sayu_T

感谢翻译嵌图 @雨前明月 (翻译君特别喜欢这个英Sir的画风hhhhhh)

🔗https://twitter.com/_sayu_T


#授权转载

英Sir厨艺风评被害系列(?





作者@_sayu_T

感谢翻译嵌图 @雨前明月 (翻译君特别喜欢这个英Sir的画风hhhhhh)

🔗https://twitter.com/_sayu_T


菠萝!

【手帐/岛国组 朝菊】星空下的誓言
今天的亚瑟和小菊也很恩爱

【手帐/岛国组 朝菊】星空下的誓言
今天的亚瑟和小菊也很恩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