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岛雷艾

33.5万浏览    2080参与
高岭闲味浪漫

“希望与你既是恋人又是朋友”


配的歌词图文无关,只是感慨一下我画的雷艾好哥们儿啊,希望路人能看出我画的是cp同人(溜)

“希望与你既是恋人又是朋友”






配的歌词图文无关,只是感慨一下我画的雷艾好哥们儿啊,希望路人能看出我画的是cp同人(溜)

长玉
摸个小破船pa的雷艾 物理超度...

摸个小破船pa的雷艾

物理超度x医者仁心
衣服是根据原著外出那套改的x

摸个小破船pa的雷艾

物理超度x医者仁心
衣服是根据原著外出那套改的x

灰色头像。

雷艾好好磕我爆哭呜呜呜

P1:艾玛变小了之后雷怕找不到她就一直抱在怀里。

P2:一个诺曼w

雷艾好好磕我爆哭呜呜呜

P1:艾玛变小了之后雷怕找不到她就一直抱在怀里。

P2:一个诺曼w

7洛柒7

情侣围巾真的太好了😭

情侣围巾真的太好了😭

青琳翠竹
我这该死的cp滤镜....雷在...

我这该死的cp滤镜....雷在看艾玛的样子。

我这该死的cp滤镜....雷在看艾玛的样子。

清明游江图

【旅行日记/6.21】但我们互相想念彼此

/雷x艾玛


*55555dbq因为之前那篇太菜了,到现在写了一篇更菜的补上去

*一个关于吵架之后还想念彼此的故事

*离主题小能手登场

*谢谢你们的喜欢


====================


我当然知道脑子一热的跑出来是件坏事啦。


橘色头发的少女趴在被太阳照射发热的引擎盖上,手机仅存的百分之十的电量被她此刻用来和友人打一通跨省电话,她试图用手指遮住头顶上不断袭来的阳光——即使艾玛知道这只是多此一举罢了。她的友人在电话对面一边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一边用左手拿着座机电话来进行自己的工作,一边含糊回答艾玛的问题一边手中不停的写下客户说的话(虽然其中有...

/雷x艾玛


*55555dbq因为之前那篇太菜了,到现在写了一篇更菜的补上去

*一个关于吵架之后还想念彼此的故事

*离主题小能手登场

*谢谢你们的喜欢


====================






我当然知道脑子一热的跑出来是件坏事啦。


橘色头发的少女趴在被太阳照射发热的引擎盖上,手机仅存的百分之十的电量被她此刻用来和友人打一通跨省电话,她试图用手指遮住头顶上不断袭来的阳光——即使艾玛知道这只是多此一举罢了。她的友人在电话对面一边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一边用左手拿着座机电话来进行自己的工作,一边含糊回答艾玛的问题一边手中不停的写下客户说的话(虽然其中有着她对艾玛所提出的问题的答案),最后她提提眼镜结束了和客户的交谈转之把重心交给了艾玛。


“雷想知道你在哪,”吉尔达顿了顿,深呼吸一口小声说了句:“雷很担心你。”吉尔达现在的模样就像是害怕门后面突然出现一位男士,而男士的眼睛会盯着她手中的手机,可吉尔达知道这不可能,这位男士暂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哼!我不是小孩了,他无需担心我,只是现在车子坏了,”艾玛深深叹气。


现在的情况可不止单单“只是”车子坏了,她在这里迷路了,她从一位老先生手中买了一份价值几美元的地图,她最开始拿到手是兴致勃勃的,她以为这张地图是小镇地图,但是谁能告诉她,展开后的地图竟然是一张世界地图!?疑惑转头想询问老先生,却发现本来应该拄着拐杖的慢悠悠走着的老先生却脚下生风跑得飞快,生怕艾玛发现逮着他的领子骂他是骗子(虽然艾玛不可能会这么做)。


她迷路了,车坏了,手机快没电了,再和吉尔达打电话她将会在这片土地上和任何人都断了联系。她现在就靠在车引擎盖上,身处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马路,身边仅有的资源不过是一辆抛锚的、没油的汽车和一部快没电的手机和钱包里不算多的钱,艾玛告诉自己需要冷静,她可是四肢发达拥有一个学习能力极强的聪明脑袋。现在越是告诉自己要冷静她的脑子越是乱七八糟,她开始觉得自己一开始的和雷的吵架和赌气的跑出家门就是错误的,烈日照的她额头热热的,她想也许自己是错的——雷说得对,她不应该脑子一热帮助一位佯装迷路、佯装身无分文的老奶奶,她不应该一昧认为大家都是好人不可能所有人都居心不轨……艾玛立马打住了脑内的想法,把脸贴在发热的引擎盖上。


都是太阳太烈导致脑子不正常。


她四处看,看见了电线杆上贴着很多小广告,里边就有修车热线,艾玛蠢蠢欲动,于是她用仅存的百分之三的电量打了一通电话,祈祷着修车的快点来,至少让她先充会电。


艾玛很幸运,修车热线是真的。


 

于是她到达了一个修车厂,他们告诉她哪里有充电线,她从钱包拿出所有的钱——还好老板看见她的旅客,也看得出她支付不起太高的价钱,说了一个对艾玛来说是谢天谢地的好价格,她向老板夫人要了一支笔和一张纸,她现在还在公路边,热风卷起她的发梢将路边的沙子卷进她的头发里,烈日逼人,皮肤好像快要晒的裂开了,裂成一条一条赤橙红绿青蓝紫的线。她盯着空白的纸张发呆,她要写什么?


她要把老板娘送给她的矿泉水和纸张写上去吗?


眼睫毛在眼睛上附上一层薄薄的纱,她在纸张上写下路过的河、走过的路、看上去没有尽头的公路和藏在头发间的风沙,她写现在时间、写现在她的车抛锚了被修车的拖走了——她不会漏掉任何一个能反击雷的机会,于是她在纸张上写下,不是任何人都像是你说的那样居心不轨!至少电线杆上的修车热线是真的!


她应该要把纸张写满,于是她写上。


雷是笨蛋!


于是她又写上。


我很想你。

但我没错!


写到感叹号时,纸张快要被她写穿了。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艾玛趴在桌子上,老板正在给她加油,头上的头发病恹恹的塌在额头上,艾玛把写好的纸张折成一张纸飞机,她是傻子吗?这里没有邮局也没有邮递员,她写这种信不过是在发泄心中的不满罢了,根本不可能寄出去。


艾玛自暴自弃将飞机往前方一扔,纸飞机稳稳砸在一个人的胸膛上,最后弱弱的掉在了地上,艾玛着急说了句对不起!但是抬头看到被砸到的人的脸庞却因为吃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干等着风吹过头发穿过两人之间的缝隙,等着男人打开她那张纸条——醒过来的艾玛红着脸想从他手中抢过纸张,但是他总是仗着身高差异来欺压她,可恶的、可恶的雷!艾玛恶狠狠的想,脸上热腾腾的。


“我也很想你。”他的声音似乎有些沙哑。


他将女孩抱在怀里,鼻子呼吸着许久未见的恋人的味道,是阳光和沙尘的味道,他说我也很想你。


他说:

“艾玛。”

“我也很想你。”




Fin

高中生鸽探咕藤新一

我沒有想過,最後一次看見星星,會是在這種時候。

她就像海灘上擱淺的人魚,嘴唇一張一合。鹽粒在她美麗的頭髮上結晶,她就像夜空一樣閃耀。

「保重。」

她說。

——
为什么要用繁体字?因为看起来nb(会被打的吧)

两个不同色调,大概是白天和黑夜。

没有雷出场,因为我懒得画了。

是刀吗?是吗?

我沒有想過,最後一次看見星星,會是在這種時候。

她就像海灘上擱淺的人魚,嘴唇一張一合。鹽粒在她美麗的頭髮上結晶,她就像夜空一樣閃耀。

「保重。」

她說。

——
为什么要用繁体字?因为看起来nb(会被打的吧)

两个不同色调,大概是白天和黑夜。

没有雷出场,因为我懒得画了。

是刀吗?是吗?

27❥努力写岛的本

【约定的梦幻岛(雷艾)】敬週末

*雷艾玛

*第三人称

*现Paro+醉后的艾玛

*3000字

*如果有OOC我很抱歉


  敬週末、敬雷艾、敬你🍻

  文章居然不见了,这是重发(一脸矇的27)


💝--------------------


  多数的家庭都是妻管严,他们则是相反。

  雷管艾玛的饮食、穿着,还有承包生活裡的大小琐事,艾玛虽偶尔会碎嘴,但想着雷都是为了她安好,照做的情况依旧居多。雷细心照料,艾玛坦然接受;每对夫妻都有不同的相处模式,他们婚后磨合了几年,才到达这般宁静的平衡。

  不过雷给艾玛的空间也可说是相当大了。

  艾玛说在週末的夜裡跟同事去酒吧喝酒,他没拦着,只是跟着去,...

*雷艾玛

*第三人称

*现Paro+醉后的艾玛

*3000字

*如果有OOC我很抱歉


  敬週末、敬雷艾、敬你🍻

  文章居然不见了,这是重发(一脸矇的27)


💝--------------------


  多数的家庭都是妻管严,他们则是相反。

  雷管艾玛的饮食、穿着,还有承包生活裡的大小琐事,艾玛虽偶尔会碎嘴,但想着雷都是为了她安好,照做的情况依旧居多。雷细心照料,艾玛坦然接受;每对夫妻都有不同的相处模式,他们婚后磨合了几年,才到达这般宁静的平衡。

  不过雷给艾玛的空间也可说是相当大了。

  艾玛说在週末的夜裡跟同事去酒吧喝酒,他没拦着,只是跟着去,以防她没办法独自回来。

  艾玛觉得并无不妥,何况自己也没要做什麽需要瞒雷的事情,他们妥协后简单的吃了晚膳、由雷驶车,一同去了市中心新开的酒吧。


  雷默默地坐在角落,凭藉霓虹的灯光注视着艾玛,她和同事聊天居多,兴许是感受到他的视线,放在前头那杯由浅蓝渐层至珊瑚红色的调酒很克制地碰得少。

  她仍很有活力的在谈天说地,看上去跟平常并无二别……就是这样才奇怪。

  艾玛这阵子工作升迁后变得很忙碌,早出晚归,偶尔假日还会去公司加班,回到家后跟雷说话的时间减了大半,雷心疼她辛苦,什麽聊天之类的事情当然要排在她睡饱之后。

  她表面上不提,但包括雷以及她的朋友、同事,全部的人都知道艾玛累坏了,只有她自己不承认。

  所以雷决定带她喝点酒,无论她在策划或隐藏何事,比起了解真相、雷希望至少艾玛身心能放鬆些。


  谁知雷从洗手间回来,艾玛已经瘫倒在吧檯前,她的同事见雷的脸色很差,连忙想把艾玛摇醒,可她早就不知醉到哪裡去了,动也不动的。

  雷瞅了眼她面前的空杯……她一口气把调酒喝完了。这类调配成色彩明豔的酒精最危险了,通常好入口,待吞到肚裡,酒精的作用才会瞬间爆发。

  艾玛现在看起来是真的非常难受,雷知道现在唸她于事无补、况且自己没有提醒她要慢慢喝也有错。他很庆幸虽然距离不远,但自己决定开车来是对的,于是雷提起她的包、准备收一收打道回府。

  雷打算伸手碰她,艾玛却一个机灵地跳起来,精神充沛的像是睡了十个小时的觉,眼神澄澈、头顶代表性的呆毛竖得直挺。雷还以为她只是不小心睡去,并没有醉,岂知艾玛精神抖擞地大喊着:”总裁!我的休息时间已经结束了!我可以继续工作了!”

  啊啊……这不是醉得一蹋煳涂吗?


  雷揹着艾玛走出门外、正要前往停车的地方,浑身酒味的艾玛在他背上仍无间断地捣乱、不肯乖乖就范,”总裁!总裁!我还能继续工作的,我会加油的!”语毕还打了声酒嗝。

  他按捺想骂艾玛的冲动,哄着道:”现在是下班时间了,该回去休息了。”

  ”我还能做的呀……我要赚钱养我老公。”艾玛不停地用她无力的小拳头捶着他的背部。

  雷听了差点因踉跄而跌倒,但顾及艾玛还在身后,总算又站稳了脚步。

  艾玛的目标是要养他吗?

  原本艾玛酒醉后第一个喊的男人名字不是雷,是其他男人,让雷激起不悦之心,此刻忽然消散成淡薄的酒气,沁润了五脏六腑,柔软了他的心绪。

  或许平凡且静谧的日子才最适合他们,结婚多年,雷和艾玛不像其他新婚夫妻到处放闪、游山玩水,更从未用其他亲暱的称呼喊过彼此,向外人介绍对方,仅仅礼貌地喊丈夫、妻子而已。

  这是雷初次听她喊『老公』一词,除了很新鲜之外,总觉得有点让人兴奋。


  ”妳别把自己身体搞坏就好,累了就休息。”他故作镇定。

  ”对……我让自己太累可不行,老公会担心……”

  她的声音娇柔地说着最后几个字,雷简直快要把持不住了,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勐力地紧缩一下,刚才心裡舒坦,此时又被她的言语逗弄着而紧张,这样欲仙欲死的状态彷彿他也喝醉。

  而且顾好身体的前提,是为了不让雷挂心、而非自己本身,他备感欣慰。他低声、温柔地说:”没错,所以听话,别再乱动了。”

  眼看终于能把艾玛送进后座,她意识到什麽而大叫:”不行!我怎麽能坐其他男人的车子回去!而且我居然让总裁您揹着我走……我对不起老公……哇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等!妳别乱动呀!”

  然而已经为时已晚。艾玛把自己摔在路上,然后身为二十几岁、成年女性的艾玛,就这样潸然泪下、坐在原地嚎啕大哭。


  ”嘘,现在半夜了,不要这样大声会遭人误会的。”

  ”不行!总裁您怎麽能再碰我!只有老公可以碰我!”

  雷赶忙想制住放大音量的艾玛,结果艾玛敏捷的拨开他的手。这场面就像是有色心的上司要非礼女职员,如果被人瞧见,艾玛那张乱说话的嘴会让雷百口莫辩呀。

  ”妳老公说可以的,快点上车啦。”

  ”怎麽可能!我老公这麽爱我,怎麽会允许别人碰我!就算他说可以,我也不要!”

  艾玛的眼角还挂着泪珠,她气得把脸撇向一旁,顺带一提她仍然赖在冰冷的地上。

  雷无言以对。她能洁身自爱真的很棒,可现在该怎麽办?


  最后雷说要用走的回去,艾玛点点头答应,终于抹掉眼泪,吸着鼻子、好不容易地爬起来,可是艾玛现在不允许他的触碰与搀扶,雷只得小心翼翼的走在她身后。

  ”妳为何要执着要养妳的丈夫?”

  ”老公这样好……有这麽好……我当然要努力不让他太劳累呀!在外工作的事情我来就好了!”她嫣然一笑,傻气的微笑裡带着恋爱的华光、洋溢幸福,”……做的饭好吃、人很温柔,还有做的饭很好吃。”

  笨蛋。讲了两个相同的优点了啦。

  艾玛顶着通红的脸,朝天比了个万岁的姿势,但因酒精的作用,立刻弯腰乾呕了几声,难掩不适的蹲在路旁。

  雷见状想伸手扶稳她,艾玛灵巧的再次闪避。


  ”如果老公像总裁您一样,会温柔对需要的人伸出援手,我虽感到骄傲……但肯定会醋劲大发的……老公可千万不能爱上别人啊呜呜呜呜……”说着说着又开始啜泣。

  真的是大笨蛋,好好看清眼前的人啊!我才是妳正牌的丈夫、口口声声说道的老公。雷不禁又叹口气,到底要怎样才能安抚看似有些不安的艾玛呢?

  ”妳如果真心信任妳的丈夫,就不该想这些的。”

  被艾玛无数次地挥掉手,他觉得挫折,可还是耐心朝艾玛递出了手帕,希望她能擦掉那些泪光。

  她无视手帕,儘管用雷的衣角把泪及鼻涕擦了乾淨。

  ……好在自己真是她的先生。若自己的属下是这种喝醉就迷茫到人事不分、会拿主管的衣袖擤鼻涕的,他绝对会先资遣人的。


  ”……总裁谢谢您。”艾玛的双颊泛红、眼圈也是,”最近如此低潮……大概是发现自己再也抱不动老公了吧,明明以前可以的……想着这样付出的不对等啊……老公会不会不再喜欢我了?”含着水光的眸看上去楚楚可怜。

  雷微愣,抱不动很正常吧。这是艾玛哭得伤心的原因?

  他觉得无可奈何、不知如何安慰,更多的是爱惜她的情感,艾玛始终单纯、没忘了爱情的初心,大概是自己深爱着她的原因。

  ”没有夫妻会去认真计较谁付出的多少。我的妻子……我的老婆虽然有时幼稚、屡劝不听,可是她给我生活带来的光彩远超过那些物质上的东西了。”不知如何安慰,就把内心平时不易脱口而出的真心话,趁她喝醉之际透漏了。


  ”您的妻子听上去有些任性呢。”她眼角虽红,可是眸中映着月色、包含着星辰与爱意,熠熠生辉,”可是您很爱她对吧。”

  ”确实很任性呀。她固执、她莽撞、太会为了别人着想……最任性的是明明有更好的机会与选择,但她还是跟了我。”眼中明澈尽是了然,他低首含笑道:”所以我也就陪她任性一回了。”

  要不是现下雷假冒自己是她的主管,雷真的很想用各种意义上的拥抱她。

  雷没什麽能替她做的,唯有尽全力爱护她罢了。

  ”总裁……您真温柔。但全世界最好的男人还是我老公喔!”月影轻洒在她嫣红的面颊,给艾玛灿烂的微笑增了几分柔丽。

  他冷哼了一声。眼神深邃却温柔,用谁都听不到的音量低语:妳才是全世界最好的妻子。


  皓月当空,荒谬但静好的甜蜜瀰散在街道,他们继续往归途与将来前行。


-完


  然后之前不是写了驶车的文章吗?我不管用何种网站都被挡,所以等我找到新的放置处之前,旧文和新的车文只会更在噗浪上,望谅解。


少风骏

【岛雷艾】病人(下)

前文


“我是喝了点酒,跟诺曼一起。你知道我们以前经常会上去喝酒吃东西。”


不能吐露细节,要用大概的描述糊弄过去,万一跟诺曼说的有出入,就会引起她的疑窦。雷想,他要以诺曼的说辞为前提,简单不足的部分就用回忆来干扰,分散她的注意力。


雷斜睨了她一眼,她专心致志地开车,似乎只是随意提起,有点好奇他怎么受伤,并没有思虑很深。


“诺曼有半年没有回来过,所以那天多喝了几瓶。嗯……那天天气很不错,楼下也正在办社区活动,一大群孩子和家长很热闹。我不小心靠得太近,然后就摔下去了。说实话我不太记得。摔地上时脑震荡,拍片虽然看不出来有事,但有些记忆混乱。”...

前文


“我是喝了点酒,跟诺曼一起。你知道我们以前经常会上去喝酒吃东西。”

 

不能吐露细节,要用大概的描述糊弄过去,万一跟诺曼说的有出入,就会引起她的疑窦。雷想,他要以诺曼的说辞为前提,简单不足的部分就用回忆来干扰,分散她的注意力。

 

雷斜睨了她一眼,她专心致志地开车,似乎只是随意提起,有点好奇他怎么受伤,并没有思虑很深。

 

“诺曼有半年没有回来过,所以那天多喝了几瓶。嗯……那天天气很不错,楼下也正在办社区活动,一大群孩子和家长很热闹。我不小心靠得太近,然后就摔下去了。说实话我不太记得。摔地上时脑震荡,拍片虽然看不出来有事,但有些记忆混乱。”

 

笼统地带过那天的事,描述当日的客观环境,提高言语的真实性,再提出医生的证明,就算是他,也会有记忆混乱的时刻。为前面的说辞兜底。你看,就算细节错乱有出入,也是脑震荡的错。

 

说来也是奇怪,之前不觉得脑袋真出问题,现在一提起脑震荡,总觉得头痛,神经突突地跳,像被用细针狠狠地挑起。

 

雷低声“嘶”了声,手抚上额头。

 

“怎么了?头痛?不会吧?严重吗?你可别忍住不说!”

 

艾玛留意到他的状况,登时如坐针毡,一连串焦急的话掷来。雷立即摇了摇头:“没事。你看好前面路况。”

 

“真的、真的没事?你别逞强?”她还是不信。看来他这方面的信用破产了。

 

“真的没事,”雷加重语气强调,手放回膝腿,“可能是今天运动量太大了。”他微微一笑,自嘲。

 

艾玛呼地松气。

 

“雷真让人不省心。”

 

……一向扮演说教角色的他,反过来被她说教。真不习惯,还很憋屈。不过憋屈归憋屈,他正好趁现在转移话题。偶尔卖惨,是策略之一,面子和傲气算不上什么。

 

不过……

 

“这条路走错了,艾玛。”雷终于逮到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开口提醒,还没说完,就听见艾玛笑。

 

“没有错。我们先去吃个饭再回去,你这样的状态不能下厨吧,干脆在外面吃顿好的来庆祝出院好了。”

 

“一点都不考虑你亲自下厨的可能性?”雷挑起眉头瞥她。

 

艾玛吐了吐舌头:“我的厨艺远远不如你,怕你吃不惯,更何况你刚出院,本来就该大肆庆祝。”

 

“这种事无所谓……”他说话的表情淡淡的,表现一点都不积极,但话再次被艾玛截断了。

 

“对我来说有所谓。”艾玛斩钉截铁地说,细长的眉毛拧着,目视前方的眼分心地瞟了他一眼,那一眼像是生气、无奈、懊恼、埋怨的集合体,又像是什么都没有,是他的过度脑补。雷暗自叹了口气。这算什么呀。他想不通。平时再复杂的难题都能一点点解决,若是事情绕到她身上,那就绕成死结,没法看透。

 

“你可是死里逃生了一回,为什么你会觉得这一点都不重要,雷总是在轻视自己呢,你是笨蛋吗?”

 

“……伤得又不重。”咕哝了句。

 

“不重?”她声音很轻,飘起的尾音带了杀气——完了,捅了马蜂窝。

 

“结果论,能掩盖行为事实吗?事实就是,你差、点、死、了!”

 

好吧,雷自觉地闭上嘴,他应该想到她可能会有情绪,只是压在心里表现出来。别看她大大咧咧爽朗坦率的样子,她比谁都能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

 

“我知道你会想说这跟以前相比算不了什么,对吧?毕竟那种日子我们都熬过来,这点伤实在无足轻重。但是,雷,我会担心的啊。听到你出事的那天,我整个脑子都空白了。既然已经逃出来,我想大家都要珍惜自己的人生,好好地活下去才对。可你这种无所谓的态度,真的很令我生气。”

 

“……抱歉。”雷低声说道。

 

“……”艾玛嘴巴动了动,最后紧紧地合上。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开口:“不是那些人追来伤害你,真是太好了。雷。”

 

“嗯。”他沉闷地应声,轻轻地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

 

*****

 

艾玛带他去的是市中心的一间家庭餐厅。抵达时还没到用餐高峰期。停车位有很多,很容易找到位置。

 

她从后备箱拿出轮椅,示意他坐上去。啊啊,又费了一番功夫。满头大汗还来不及擦,就听见她一边呼呼地叫,一边使劲推着轮椅,他被瞬间加速滑得老远,微风吹拂,心脏悬空晃荡。只得紧紧抓住把手,希望停下时自己不会被甩出去。

 

“艾玛!”

 

“放心交给我吧!”

 

放心个头!我看你倒是乐在其中!

 

最后艾玛还是给了病人一个面子,慢慢停下来,推到餐厅门口。他看她就是故意,报复他之前的漫不经心。好的好的,他认输,可以了吧?

 

这一步,他让给她。

 

吃饭的时候,艾玛看着旁边吧台后的葡萄酒,笑道:“可惜,不能喝酒。听说这里的葡萄酒口感很好。雷想尝尝吗?”

 

明知故问。

 

“就算想,也做不到吧。”他低头叉鸡排,喝了点柠檬苏打水。

 

“我还以为你都不会想再喝酒了,毕竟出过事。没想到雷完全不受影响。”

 

艾玛笑了笑。雷拿叉子的手顿了一瞬。

 

“别小看我了。”

 

“是是。雷,这里的甜点很好吃哦,你觉得怎样?”

 

“嗯,还行。”

 

三十分钟后。外面的天色渐渐昏暗,阴天黑得很快,再过一会,路灯就要亮起。艾玛望着窗外,绿色眼睛沉静得像雨后的湖水。雷用纸巾慢条斯理地擦嘴和手,放下,顺着她的视线往外看。只看到人来人往。

 

她在看什么,在想什么呢?

 

“雷,像现在这样平淡地生活,满足了吗?”她突然问,双手交叉,撑起下巴,目光飘在远处,随着那云雾飘摇。

 

“当然。”……还不够。他又说了谎。勾起弧度,似笑非笑。他斜斜地瞥她一眼。如果满足现状的话,能做到的话,就不会变成这样子了。

 

“骗人。”她蓦然说。一瞬间就像利箭穿透心胸。他闷哼一声。

 

“雷在骗人。全部都是。”抬起头来,已经迎上她锐利的视线。碧绿双眼闪耀月光一样的光辉,明亮得像是所有阴霾都被照亮。

 

“雷,别想骗我,我已经知道了。”她说,“你出事后,诺曼的态度有点奇怪。我没有怀疑他的说辞,他说你是不小心坠楼,我信了。然后,我去查了附近的监控录像。凑巧,真被我找到一个远镜头。雷,诺曼,你们都在说谎。”

 

她语气那样冷静,似乎一切都已经胸有成竹。他的手指绷紧了又放松,眼皮垂下来,仿佛这样做,就能遮挡自己赤裸的心。

 

她原来知道了。难怪他住院的头几天,她不在,以为是忙课业,结果是在调查吗?他早该明白,他瞒不过她……

 

“雷,为什么你要自己跳下来?”

 

他的心头一跳,手指反射性地抽搐。

 

明明不是逼问,但他没能对上她的眼回答问题。背后是墙壁,两边也是。死路,他陷在死路。

 

不是不小心失足,也不是有心人推落,而是,出自他自身的意志。

 

是的,是他决定要跳下来的。在那一天,那个时刻,在诺曼面前,他带着微笑,从六楼跳了下去,面不改色的。诺曼没能来得及拉住他。

 

“雷!你……”

 

胆小鬼。

 

下坠时,他看到诺曼的表情,复杂难以言喻,写满悲伤和愤怒。包括他那一句没说出口的“胆小鬼”。他全部了解。对的,他是个胆小鬼。为了逃避,他决定去死。

 

他想,他病了。

 

“不回答吗?那我来尝试分析吧。虽然我不太擅长。”艾玛直视他,平静地说,“诺曼最近比从前忙多了,我不知道他的项目内容,不过做到那种程度,我想,也只可能是跟那些人有关了。这个学期,他独自出远门好几次,时间都在一个星期左右,名义上是做实验,但回来并没有跟其他人交流成果。

 

就在此时,你也发现了诺曼的异常。所以那天你和诺曼在屋顶谈论的就是这些人的线索。你们都不想让我知道。当时你们发生一些争执,你们的观点有分歧吧?最后,你自己从楼顶跳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跳楼?你是以此来阻止什么?阻止诺曼吗?他的计划你并不赞同,所以……所以你采取极端?”

 

艾玛说着,语气渐渐沉下去,她抱着疑问看向他,期待能从他嘴里敲出答案。

 

“没错,事实就是这样。”雷笑了一声,承认,“是我自己跳楼的。因为我要阻止诺曼。你猜得很准。”

 

“但我不认为光凭这点,你就要采取这么激烈的手段,雷。其中还有什么我不了解的内情?现在告诉我的话,应该可以了吧。诺曼其实已经离开这座城市,就在昨晚,等我发现时他已经走了。”艾玛说,“雷,你的做法没那么简单吧。为什么?我想要知道。”

 

“没别的理由。我知道阻止不了,只好做一个冒险的决定。”雷沉默了会,回答。诺曼还是去了,独自一人走了。是吗,你依然决定要冒险。

 

看来雷是不会全盘托出的了。艾玛轻轻地叹气。说到这个份上,表明自己已经揭开他的底牌,他仍然有事瞒着她,那就说明底牌跟他决定隐瞒的事没有关联。他另外有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

 

想到这样的可能性,艾玛的心紧缩着。诺曼已经离开了,连雷也……她不要雷离开。

 

“雷。”艾玛低声,“你知道吗?现在是我决定的时间。我决定了,我不能让雷死。我想,想和雷在一起。”

 

在一起……她说。

 

雷忽然有点恼。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们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孩子气的话就不必再说。她能明白在一起意味着什么?

 

“艾玛。我们都出来了,就算会死,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绝望地死在无人知晓的地方。你有你的人生,我也是。我们再也不是小孩子了。所以……不在一起也可以。明白吗?”

 

雷微微垂眸,凝视自己的手背,他的目光燃烧着,却无法烧过她和他的分界线。

 

对面的人半晌无语。然后她的手覆在他的手背上,她手指细长,掌间却有茧。接着他抬眸,落入对面波光粼粼的碧潭里。

 

他感到手一紧,她握紧了他的手。温热从她掌心传来,暖在心底。

 

“雷,没有你,不行。”艾玛眼睛的绿澄澈,微微荡漾,好像有温柔的感情化成萤光,洒落其中,“我想和你在一起,从现在开始,到未来。我都想要跟你一直在一起。你明白?”

 

艾玛不知道自己的话语能传达几分,只是想要抓住眼前这个人不放。这个看起来冷漠,却脆弱的男孩,好像一不留神,他就会很容易自己自作主张地死掉。真叫人害怕。

 

雷的瞳孔微微扩张。

 

“是吗?原来是这样,艾玛。”他反手握住艾玛的手,两个人静静地交握着。家庭餐厅渐渐热闹起来,天色已晚,玻璃窗反射出两人的身影,灯光点点,漆黑大地似夜空。

 

“我跳下去,其实也没有多想。真的。”雷静静地笑,“我想我是太急躁了。诺曼那家伙出乎意料地顽固,他坚持要实施计划,可是那太危险了,我情急之下只能威胁他,可惜没有成功。”

 

“这样的事,请雷不要再做了。”艾玛加重语气。

 

“嗯,不会了。”

 

既然你决定要跟我在一起。那么我也来努力看看好了。

 

雷想他真是病了。病入膏肓。站在屋顶那会,他对诺曼说的话,可能永远都不可能在她面前提起。

 

“你,也喜欢艾玛,对吧?雷?”诺曼看穿了他。

 

“嗯。”

 

“所以,我相信你能保护好艾玛。我要走了,剩下的事,交给你。”

 

“那可不行。”

 

“艾玛是不会接受的。我也不想看到艾玛为了你而伤心。所以,我决定了。”雷边说边攀上栏杆,“如果我死了,艾玛身边就只剩你。你不会丢下艾玛一个不管。”

 

“雷!你……”

 

“我,觉得活着也就那么回事。你们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既然你们认为活着比较好,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做牺牲?还不如,让我来。反正,我无所谓。”

 

他笑了笑。

 

跨出栏杆外的长腿,晃晃悠悠的。

 

“诺曼,你说的没错,我很喜欢艾玛。她是太阳,而我,可能永远也赶不上她的脚步。不过你一定可以。放弃你的冒险,换你来亲自保护她,怎样?”

 

“雷,下来。”

 

“不,这不是讨价还价。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很认真的。别从我和她的面前逃走啊,胆小鬼!”

 

雷愣了愣,哈哈大笑。

 

“我就是个胆小鬼。”

 

就这样往后倒下去。

 

他喜欢的那个人,他总是在注视的那个人。他想自己已经病入膏肓,承受不起当她会有一天离开他。那倒不如,让他先走一步。

 

他就是个不敢承认自己感情的胆小鬼。

 

****

 

从家庭餐厅出来,雷再次悲惨地被艾玛弄上轮椅,从门口残障人通道飞快地滑下去。

 

滑到底后艾玛哈哈大笑,抱着雷的肩膀,问:“雷,感觉怎样?”

 

“糟透了。”雷压低声音,像是随时会起来敲她头似的。

 

艾玛忽而一笑,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对呀,现在雷多少能感受到我的心情了吧?”

 

一下子被戳到死穴。雷态度立马软了。

 

艾玛直起身,伸手胡乱地摸了摸雷柔软的头发,学他平时摸她头的样子。雷想反抗又不敢反抗。只听到她说:“雷要快快好起来。然后,我们一起去找诺曼吧。”

 

“嗯。”

 

“雷,谢谢你陪在我身边。以后也请一直这样下去吧。”

 

嗯。她希望的话,那他就会陪在她身边。


潜蓝
雷爸爸和艾玛宝宝。美国90年代...

雷爸爸和艾玛宝宝。美国90年代感

后面那只长颈鹿,,,,,,,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记得战勇里的假熊猫

雷爸爸和艾玛宝宝。美国90年代感

后面那只长颈鹿,,,,,,,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记得战勇里的假熊猫

鸠日

“Lord,touch me with lightning.”


是135后大家提到的哀悼基督梗,忍不住就画了,惹,还是抠不出想要的感觉所以就这样吧(。

“Lord,touch me with lightning.”



是135后大家提到的哀悼基督梗,忍不住就画了,惹,还是抠不出想要的感觉所以就这样吧(。
随便汉化汉化

【美人鱼名场面】今天雷艾又被迫分开了吗

重度ooc注意,单纯玩梗x
和朋友聊天的时候突然脑补,拼拼凑凑就搬上来了
没看过这个梗的可以b站搜索一下原版,真的很搞笑
再次强调重度ooc

乱码:雷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我们能帮到你?

雷:我要说的事,你千万别害怕。

皮塔拉托里:我们是这个世界的神和当家,我们不会怕,你请说。

雷:我刚才,又和艾玛分开了。

皮塔拉托里:艾玛是哪一位?

雷:不是哪一位,就是那个头发碎碎的,有两根叉开的呆毛,脑回路特别奇怪的艾玛!

乱码:(拿出奥利弗照片)

雷:她不是男的,是女的!

乱码:(拿出吉尔达照片)

雷:她不带眼镜!头发也没梳起来!

乱码:(拿出基兰照片)

雷:呆毛呢?她不带帽...

重度ooc注意,单纯玩梗x
和朋友聊天的时候突然脑补,拼拼凑凑就搬上来了
没看过这个梗的可以b站搜索一下原版,真的很搞笑
再次强调重度ooc

乱码:雷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我们能帮到你?

雷:我要说的事,你千万别害怕。

皮塔拉托里:我们是这个世界的神和当家,我们不会怕,你请说。

雷:我刚才,又和艾玛分开了。

皮塔拉托里:艾玛是哪一位?

雷:不是哪一位,就是那个头发碎碎的,有两根叉开的呆毛,脑回路特别奇怪的艾玛!

乱码:(拿出奥利弗照片)

雷:她不是男的,是女的!

乱码:(拿出吉尔达照片)

雷:她不带眼镜!头发也没梳起来!

乱码:(拿出基兰照片)

雷:呆毛呢?她不带帽子的!!

皮塔拉托里:(拿出穆希卡照片)

雷:这...这个我们的确也要找……

皮塔拉托里:(拿出瓦欧蕾特照片)

雷:(掀开纸)艾玛啊!七墙有没有去过?就是那个脑回路与众不同,有的时候我都不能理解但是她还能成功坚持并且达成目标的艾玛!明白吗?

乱码:明白了,你继续说

雷:我们俩一开始在七墙疯狂碰壁,她说第一次分开后我们得小心不能再分开,试问谁不知道?然后这个七墙把我们吊起来锤,站在身后掉进洞里,抱在怀里消散在风里,手牵着手还被瞬移隔离——全部都是一瞬间的事,还有变大、变小、变老,没完没了,她扇我巴掌我恢复后我们牵着手发现一个黑洞,刚碰上去,然后我就又…

乱码:噗嗤

雷:你在笑什么?

乱码: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雷:什么高兴的事情

乱码:我和一个人类要重新签订约定了

皮塔拉托里:(笑)

雷:你又笑什么?

皮塔拉托里:我的祖先也签了约定

雷:你们,签的是同一个约定?

皮塔拉托里:对、对

乱码:(笑)

乱码:啊,不是……是在同一个地方签的

雷:(锤桌)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皮塔拉托里:对、对

皮塔拉托里,乱码:(笑)

雷:喂!!!!!!

乱码:我们言归正传,那个,你刚才说的这个,艾玛,她漂亮吗?

雷:她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她真的是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脑子有点奇特的人,虽然总是遇到挫折,但是她总能重新振作,遗憾的是有的时候我没有完全保护好她,让她受了一些很严重的伤……

乱码:(笑)

雷: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啦!

乱码:我就要成功签订约定了。

雷: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乱码:雷先生,我吃过很多高级的脑子,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乱码:不如这样,我先给你踢了七墙等消息,我们一有进展,第一时间通知你

雷:行,你们赶紧的,艾玛她一个人很危险的,不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来

乱码:哈哈哈哈哈

(雷回头)

乱码:雷先生还需要再看一遍你们两个分开的录像吗?

乱码: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再次回头)

乱码:雷先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