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岳云鹏

98017浏览    1620参与
挚爱九辫

第四十二章 二狗子

             岳云鹏被张云雷他们卖了以后,就硬生生被郭德纲罚了好几小时的贯口,一直到郭德纲满意了才结束,岳云鹏看着回屋的郭德纲,回头看着一脸不关我的事的几个人吼了一句:“良心呢?”

         “没了,”张云雷很淡定的摇了摇头,“喂狗了。”

       “嘿,”岳云鹏气的叉着腰看着张云雷,“你要干嘛你?”

     

             岳云鹏被张云雷他们卖了以后,就硬生生被郭德纲罚了好几小时的贯口,一直到郭德纲满意了才结束,岳云鹏看着回屋的郭德纲,回头看着一脸不关我的事的几个人吼了一句:“良心呢?”

         “没了,”张云雷很淡定的摇了摇头,“喂狗了。”

       “嘿,”岳云鹏气的叉着腰看着张云雷,“你要干嘛你?”

      “我们也不算卖你呀,”乔陌璃和孔云龙他们对视了一眼,“那树枝确实你弄断的。”

       “等会儿,我想起个事,”乔陌璃说着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就赶紧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转身跑到了屋子里,扒在郭德纲门口看着郭德纲,“师娘。”

       “嗯?”郭德纲听后乔陌璃的声音奇怪的转过头,看着扒在门上的乔陌璃,“怎么了?”

      “我可不可以让我一个朋友过来和我玩?”乔陌璃期待的看着郭德纲,她想让她一个特别好的同学过来一起。

      “可以呀,”郭德纲点了点头,“你让她来吧。”

     “好嘞!”乔陌璃听到郭德纲同意了分分钟就冲了出去,开心的跑到了门口打了电话,“你到哪了?”

      “我快到巷口了,”电话对面一个女孩稚嫩的声音传来,“你在等我了?”

      “对呀,”乔陌璃开心的点了点头,赶紧跑到了巷口,一跑到巷口一个骑着自行车穿着体恤衫和牛仔长裤的可爱女孩就停在了乔陌璃面前,乔陌璃开心的抱了一下她,“好久不见。”

  女孩笑眯眯的撑着车头,伸手就可劲的捏了一把乔陌璃的脸:“好久不见,这地可不好找呀,你也不说清楚,我找了好久。”

      “我说清楚了,是你笨,你载我吧,二狗子,”乔陌璃见女孩是骑车来的,就直接坐到了后面,伸手抱着她,“出发!”

      “不要喊我二狗子!”女孩突然回头吼了一句,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要死命喊她二狗子呢,“那是小名,我有大名!”

      “大名是啥?”乔陌璃很淡定的看着二狗子,她忘了她大名了。

     “额……”女孩被乔陌璃这么一问就懵了,她居然把自己名字忘了,想了一会儿后女孩就回头看着乔陌璃,“我就记得一个是音和欠,还有一个好像是羡。”

       乔陌璃听后瞬间就知道了是歆羡,但她并没有打算告诉她,而是选择了忽悠她:“我给你说,那个还是念二狗。”

      “是吗?”歆羡奇怪的看着乔陌璃,那还是念二狗?不对呀,“你等我回去查下字典。”

      “查什么字典呀,相信我,”乔陌璃示意歆羡骑车,继续忽悠着她,“我骗过你吗,没有吧,所以相信我。”

        “行吧,”歆羡半信半疑的看着乔陌璃,小心的骑着车,等到了小院子门口就停了下来,“是这吧?”

     “对,”乔陌璃点了点头后,就跳下了车跑了进去,“给你们介绍一下我朋友,二狗子!”

       “二狗子?”张云雷他们奇怪的对视了一眼,这年头还有这名字?“男的女的?”

       “当然是女的,”歆羡停好车慢慢的走进了小院子,看着张云雷他们礼貌的笑了笑,“你们好,我是乔陌璃的朋友。”

       “哎,”烧饼看了看歆羡,又凑到乔陌璃身边看了看乔陌璃,为什么这俩看上去性格好像差好多呢,“她看上去好像挺温柔的哎,为什么你这么虎呢?”

      “温柔?”乔陌璃惊讶的看着烧饼,他居然觉得歆羡是温柔,乔陌璃拍了拍烧饼的肩膀示意他看好,“看着。”

       乔陌璃走过去,迅速的拽了一把歆羡的头发,歆羡瞬间就被乔陌璃拽懵了,一个转头看着乔陌璃瞬间就炸了:“干嘛你!拽我头发!”

        “现在还觉得温柔吗?”乔陌璃跑回烧饼边上看着懵了的烧饼。

       “好像比你还虎。”烧饼愣愣的看着乔陌璃,居然有比乔陌璃还凶的人,太可怕了。

     


那年去非洲旅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可爱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可爱爱崽 原图忘记哪里来的了 侵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可爱爱崽 原图忘记哪里来的了 侵删

德云专属的木桃临渊

德云社那些事 总集第二十七期

本期的主题就是聊一聊三哥的前任们,三哥说过壮壮是自己的第九任搭档,以此推论他有十个前任

因为之前发现有朋友还不知道三哥以前的经历,所以特意写这期来说一说


三哥的第一任固定搭档是怼怼(05-06年)

怼怼在10年回忆起和三哥搭档的时候,说他特别仗义,买饭还记得给我带呢,然而三哥的回忆中,他和岳岳在庞各庄吃不起饭,每次他想蹭饭,就跟怼怼说你来咱俩对对活呗,然后让怼怼请他吃饭,怼怼还特老实每次都请他们一大桌子,很多年后才醒过味来……

两人之间最有名的事儿就是第一次上商演,天津省亲场被轰了下来,说实话我觉得任何一组不火的角儿开场说《双字意》,也不比《阴阳五行》好到哪里去吧,这种情况搁现在台...

本期的主题就是聊一聊三哥的前任们,三哥说过壮壮是自己的第九任搭档,以此推论他有十个前任

因为之前发现有朋友还不知道三哥以前的经历,所以特意写这期来说一说


三哥的第一任固定搭档是怼怼(05-06年)

怼怼在10年回忆起和三哥搭档的时候,说他特别仗义,买饭还记得给我带呢,然而三哥的回忆中,他和岳岳在庞各庄吃不起饭,每次他想蹭饭,就跟怼怼说你来咱俩对对活呗,然后让怼怼请他吃饭,怼怼还特老实每次都请他们一大桌子,很多年后才醒过味来……

两人之间最有名的事儿就是第一次上商演,天津省亲场被轰了下来,说实话我觉得任何一组不火的角儿开场说《双字意》,也不比《阴阳五行》好到哪里去吧,这种情况搁现在台下观众虽然不会轰,但可能也听不进去

那一场带了四组助演,除了何曹那两组,一对是他们,一对是高老板和根哥,可见三哥当时正是被力捧的时候,可是他出了车祸之后,不光丢了搭档,演出也受了影响,等郭老师再捧他都很多年以后了,所以心里一直过不去也可以理解啊


第二任固定搭档是岳岳(06)

两人之间真是充满了爱恨情仇。当年两人一起在炸酱面馆打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登台就是在炸酱面馆的联欢会上合作演双簧,所以后来才有机会一起到德云社

但是他俩的关系很多年都不好。三哥学过八年的散打,二爷在181124邯郸三宝返场说过小时候三哥总帮他打架,然而在面馆时三哥曾经被(经过保安培训的)岳岳撂倒在地,为了不因为打架而扣钱所以没有还手,可是之后三哥去跟经理告状,经理是岳岳的老乡,所以也没有扣岳岳的钱,三哥就跟岳岳结了梁子,演双簧也是被领导强行安排到一组。

等两人进了德云社在庞各庄养狗,由于太穷,用一个锅煮面条吃不饱,因为谁多捞了面条都能打起来……之后三哥先登台,岳岳心里很不平衡,而三哥还因为岳岳后拜师而挤兑他,郭老师曾经讲过有一次演出完了回家,岳岳坐在车上,三哥让他下来说因为岳岳没拜师,然后自己坐在他的位置上了……两人可能关系好起来要等到10年了

顺便说一句,岳岳一开始和云杰师哥一起开场唱太平歌词,我觉得他俩长相都挺像捧哏的,而且当时岳岳的实力一般还被大家看不起,所以和三哥合作还有和小饼合作都是捧哏,可是之后跟史大爷就改就做逗哏了,后来我想,可能是因为云字科捧哏人均大学生吧……


第三任是小四(06)

小四来德云社的时候和自己的同学马鹤琪是搭档,而郭老师觉得他俩不够合适,就先把小四包办给了六哥,后来又包办给三哥,小四的解释是郭老师开始本来想安排一个年轻活泼的捧哏给三哥,但自己演出经验太少帮衬不了三哥,于是小四离开三哥跟两情相悦的小饼在一起了,按烧饼的话说“三哥换搭档是非常频繁的,小四很快就被刷下来了”

俣钦舅舅也说三哥很难伺候不好找搭档,而且他性子很直,跟谁不合适就会直接跟对方说一点都不带委婉的……所以小四估计也被这么拒过

高栾和饼四作为社里除了老两口以外最长的搭档,都是06年开始,此时岳岳也开始和史大爷搭档了,而且怼怼和岳岳和小四都是刚和三哥搭完就找到真爱了,那怪不得三哥心理这么不平衡,大家想像一下,你的连续两任前男/女友在和你分手后都结婚了,而你自己还是单着的……肯定心里恨得慌啊


第四任和第五任未知,资料更新中

小四提到过第四任是位老先生,个人不负责任盲猜是谢老祖


第六任是张天羽(08)

这位是李菁师叔的徒弟,跟着他去了星夜相声会馆,我曾经吐槽过他原名叫张蕾,现在微博ID叫相声演员张天雷,让人很容易联想起二爷……

就在09年过年,烧饼和三哥一起放礼花,三哥被炸花了脸,还是烧饼背他去的医院……这是三哥第二次因为受伤丢搭档,在他的前任史上,换搭档的原因基本都是他难伺候,受伤只占五分之一,说他经常因为受伤丢搭档是谣言

顺便说一句三哥来北京打工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饭店做烧饼,后来因为吃不饱饭偷饼吃,被开除了OTZ正好二爷去食品店打工因为吃巧克力也被开过……


第七任是冯爷(09-10)

冯爷当时刚登台,三哥是他的第一任固定搭档,我个人的脑补:通常搭档都是在大封箱之后更换,冯爷知道三哥11年要换成和壮壮搭档,就想抢先给自己找下家,正好碰到了想要离开青年队的九郎,所以两人没等到封箱就换人了,让他俩的前任三哥和90被迫临时找人帮衬到封箱……

冯爷在和壮壮临时合作190330《训徒》,壮壮说贵庚是罩杯,问冯爷你贵庚了,冯爷反应超快立刻回答38(他34岁,38是壮壮的年龄),在返场时冯爷还很自豪的说自己是捧哏出身,去年在邯郸三宝,九郎问捧臭脚的谁更臭,冯爷说“捧哏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冯爷被三哥嫌弃之后再嫌弃九郎的故事

在17跨年三宝,三哥冯爷九郎的《反七口》,由于三哥和九郎都是冯爷的前任,冯爷说这个专场就是“冯照洋和他的搭档们”,九郎吐槽这是前任三,鹤通主任在上场门表示了正宫的存在感


第八任是刘喆师叔(10)

刘喆师叔只帮衬了三哥三个月,相当于三哥和从冯爷换壮壮之间的过渡,关于这一点比较有趣的事情是,这时壮壮和鹤春是固定搭档,而下一年三哥和壮壮搭档,变成鹤春和刘喆师叔搭档了,所以是三哥和鹤春互换了捧哏

然而三哥只跟壮壮搭了一年,鹤春和刘喆师叔合作了四年……


第九任是壮壮(11)

由于壮壮在11年中就已经和少爷勾勾搭搭,所以我觉得11年初可能就已经决定少爷和壮壮搭档了,只是三哥上半年要开一系列专场,让壮壮捧哏比较放心

三哥曾说自己满意的搭档除了云杰师哥就是怼怼和壮壮,以前提到怼怼和壮壮的时候会很难过,而且和壮壮搭档的时候,老和部队拍了一张他俩的合影,被三哥用来当头像了,我猜可能是因为壮壮甩了三哥,所以三哥对壮壮没有像怼怼那么大执念

然而壮壮对三哥的态度就很好笑了,壮壮第一次在书馆说书就是这一年,说的就是灞桥挑袍,他当时吐槽关羽其实也没有特别好,曹操对他那样就是人都喜欢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虽说是这个是常理,但我觉得他说的就是三哥和怼怼……而且他还吐槽三哥宛如智障,转过年来他俩分开不到半年,120614的优酷名人坊,壮壮夸少爷说郭老师布置业务少爷两分钟就能背下来,三哥需要背三年……我一度怀疑壮壮其实早就受不了三哥对怼怼念念不忘才编排他的

而且他俩搭档的时候接受采访,三哥提到自己以前受过两次伤不想再来了,壮壮:“我们都盼着呢!”三哥:“那你不守寡了吗?”之后他们俩一起出去吃饭,不小心惹了拳击运动员,都被揍了……

(壮壮:这个真闹不住啊哥,我觉得你需要的是一个“耐克”,再见)


第十任是史老师(12)

史大爷作为德云社资深奶爸,一向是哪里需要奶哪里搬,于是他接管了又落单了的三哥

这一年三哥经历了他最后一次事故:下楼倒垃圾从楼梯摔下来骨折……九郎还说自己有刚拆的钢板

正好到了年底,六哥离开了德云社,和六哥搭档七年的云杰师哥很不开心,而三哥应该很开心


第十一任是云杰师哥(13-至今)

从此三哥再没换过搭档,也再没出过意外了

他俩的故事我已经在总集第二十一期写过,到了明年开箱,他们合作也有七年了,而三哥其他十个前任加在一起也才八年


三哥说到黄鹤楼的离婚哏,总是会对对方说:如果以后你有困难,我会照顾你,这话甚至对谢天顺前辈都说过

他作为一个老实人,幸亏这些前任大部分都有配,不然他都照顾不过来……


挚爱九辫

第四十一章 不能卖萌,那就只能出卖队友了。

         “他也不是很胖呀,”乔陌璃看了看其实也不是很胖的岳云鹏,叹了口气,这咋就这么奇葩呢,坐哪不好非要坐她坐的那根上,“但是岳哥你随便坐那根不好呀,一定要坐那,我坐着都有点晃。”
        岳云鹏听后就委屈的看着树干,他以为自己的体重没问题的,谁知道会断那,岳云鹏转头看向身边的栾云平突然来了一句:“哼,好歹我会爬了,你也去试试呗。”
       “我就不了,”栾云平摇了摇头,他会爬树只是...

         “他也不是很胖呀,”乔陌璃看了看其实也不是很胖的岳云鹏,叹了口气,这咋就这么奇葩呢,坐哪不好非要坐她坐的那根上,“但是岳哥你随便坐那根不好呀,一定要坐那,我坐着都有点晃。”
        岳云鹏听后就委屈的看着树干,他以为自己的体重没问题的,谁知道会断那,岳云鹏转头看向身边的栾云平突然来了一句:“哼,好歹我会爬了,你也去试试呗。”
       “我就不了,”栾云平摇了摇头,他会爬树只是懒得去爬而已,“我会爬。”
      “那我来,”烧饼迅速的跑过去,伸手拽着树就往上爬,刚爬了没几下他就一个不小心直接把一块树皮给扒了下来,还是孔云龙眼疾手快迅速上前就一把把他抱住了,烧饼看着手里的树皮有点懵,“这咋掉了?”
      “谁让你扒拉它了,“张云雷站在一边无语的看着烧饼,他扒拉树皮干嘛呀?“不掉才怪呢。”
       “在玩什么呢?”张云雷忙着说烧饼的时候,郭德纲就正好走出了屋子,见这几个家伙都围着树就走了过去,“围在这干嘛?”
       “练爬树呀。”张云雷伸手指着那棵大树。
      郭德纲抬头看向树,瞬间脸色就不好了,张云雷奇怪的看着郭德纲,这是咋了怎么突然就脸色这么不好了,郭德纲看了一会儿树后,突然转头看着他们几个:“这是几百年的老树啊!你给我弄断了!”
         “我去!”张云雷听后一个转身就熟练的和烧饼一起拔腿就跑,乔陌璃见状也迅速的跟着就跑,还分分钟就把跑的最快的张云雷都超了。
        郭德纲看着跑的贼快的三个人,又看了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岳云鹏他们几个问:“不跑?”
       “跑了也没用。”岳云鹏一摊手看着郭德纲,反正跑了也是挨罚,不跑还罚的轻点。
       “哼,还算有自知之明。”郭德纲转身走到屋里拿了一把椅子出来,直接坐在门口等张云雷和烧饼还有乔陌璃回来,一直坐到中午快要吃饭了,张云雷他们几个才终于乖乖的走了回来,郭德纲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三很温柔的说着,“回来啦。”
        乔陌璃看了看这么温柔的郭德纲,又看了一眼张云雷,果断跑过去,直接跪在了地上,给郭德纲都给整蒙了以为她要给他磕头,没等郭德纲反应过来,乔陌璃就直接趴在了郭德纲腿上,无辜的看着他:“师娘~,我错了。”
        “………”郭德纲看着乔陌璃的样子瞬间就被萌得不行,不知道到底还要不要说她了,“你……”
       乔陌璃见郭德纲有点动摇了,就轻轻的咬着嘴唇,很委屈的看着郭德纲,弄得郭德纲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张云雷见状也赶紧跑了过去跪在乔陌璃边上学着她扒在郭德纲的腿上,一脸无辜的喊着郭德纲:“爸爸。”
      “师父,”烧饼见状也想跑过去,却刚好和郭德纲对视了一眼,郭德纲默默的看着烧饼,烧饼就很淡定的退了回去,“我还是一边呆着吧。”
         “咱怎么办呀?”岳云鹏看着身边的孔云龙和栾云平,张云雷他们可以卖萌撒娇,他们可怎么办,都这么大了,卖萌总不像样吧,“就等死了?”
         “事到如今,只能这样了,对不住了兄弟,”孔云龙转头拍了拍岳云鹏的肩膀一脸我对不起你的样子,然后突然指着他和郭德纲来了一句,“那树枝是他弄断的,不关我的事!”
         “对没错,”栾云平见状也迅速跑到了孔云龙边上,一脸淡定的点着头,“就是他。”
         “你们两个!”岳云鹏看着这俩人,气的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这就把他给卖了?良心呢?岳云鹏愤恨的看着他俩,尤其是栾云平,明明以前那么老实的人,怎么也这样了,“栾云平你怎么也这样!”
        “我们也看见是他,”张云雷和乔陌璃同时和郭德纲来了一句,“就是他。”
        

forever-9

哈哈哈
我社大老爷们太有意思了

哈哈哈
我社大老爷们太有意思了

※wan※

打个广告
岳岳的定制娃娃
有意团的微博联系@人美歌甜岳云鹏

打个广告
岳岳的定制娃娃
有意团的微博联系@人美歌甜岳云鹏

挚爱九辫

第四十章 爬树

  “那师娘我去玩啦,”乔陌璃见郭德纲答应了,就转身示意张云雷他们一起去玩,“走,玩去。”

      “玩啥呀?”张云雷跟在乔陌璃边上,走到树底下,注意到在一边的栾云平就喊了一声,“栾云平过来一起呀!”

      “哎,”栾云平点了点头,走过去站到了张云雷边上笑眯眯的看着他,“来了。”

      “哎,陌璃,”烧饼在边上看着乔陌璃突然开口,他刚看见树就想起了上次被狗追的事了,还是会爬树的好,“你是不是会爬树来着?”

 ...

  “那师娘我去玩啦,”乔陌璃见郭德纲答应了,就转身示意张云雷他们一起去玩,“走,玩去。”

      “玩啥呀?”张云雷跟在乔陌璃边上,走到树底下,注意到在一边的栾云平就喊了一声,“栾云平过来一起呀!”

      “哎,”栾云平点了点头,走过去站到了张云雷边上笑眯眯的看着他,“来了。”

      “哎,陌璃,”烧饼在边上看着乔陌璃突然开口,他刚看见树就想起了上次被狗追的事了,还是会爬树的好,“你是不是会爬树来着?”

     “嗯,对呀,”乔陌璃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边上的树,又看了一眼烧饼,“你要学?”

     “嗯。”烧饼走到乔陌璃边上,“你教一下呗。”

      “那我们几个也学一下,”岳云鹏和孔云龙笑着挠了挠头,他俩也还不会爬树呢,这一说他们也想学了,“师妹你示范一下呗。”

      “行,”乔陌璃转了转身子活动了下后,就直接伸手抱着树爬了上去,坐在一根树干上看着烧饼他们,“看见了没?”

      “看见了,”岳云鹏抬头看着乔陌璃,这丫头爬的还挺溜的,“你下来吧。”

     “哦。”乔陌璃听后就一个转身慢慢悠悠的从树上爬了下去,“岳哥,你先来试试不?”

      “行呀,”岳云鹏一撸袖子就走上前,他感觉看着很简单嘛,但是岳云鹏试了好几下愣是爬不上去,就只好回头看着乔陌璃,“这,爬不上去呀。”

      “我来,”烧饼见岳云鹏爬不上去就蹦踏了过去,抱着树就想爬上去,但爬了半天都愣是没一点进展,“哎?”

       “不对,”乔陌璃看着这俩人笑的不行,走过去教着他们动作,“这手这样抓,脚是这样的。”

      “懂了,”岳云鹏做了一个OK的手势,上前就学着乔陌璃,慢慢悠悠的爬了上去,开心的坐在一个树杈上,“我爬上来了。”

      “哎?”岳云鹏刚在树上坐了没一会儿,就突然传来了几声树杈断裂的声音,没等岳云鹏反应过来他就直接从树上掉了下去,屁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我去!摔死我了。”

      “没事吧?”孔云龙和栾云平见状,赶紧跑过去把岳云鹏牵了起来,“疼不?”

     “疼。”岳云鹏站起来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屁股,抬头看着那根要掉不掉的树干,这也太不禁坐了,“怎么这样就断了。”

      “你也不看看你这吨位,”栾云平无奈的看着岳云鹏的体型,这咋就没点数呢,还坐那么细的树干上,“这那么细,怎么托的住。”

       “我这体型咋了?”岳云鹏听后当时就不乐意了,直接一拍自己的小肚子看着栾云平,“这叫厚实,你懂不懂?你那么瘦摔着疼,我还有肉垫着呢。”

      “是是是,”栾云平无奈的点着头,牵着岳云鹏走到一边去歇着,“你说的对。”

    

阿覔

岳越 / 常饮酒,易开怀,喜人间

我写的这个不搞cp情,我搞不出来

岳越是我入德云社时候听得最多的,我打心里喜欢他并且尊敬他。

初心是如此,认真听相声,收获哈哈哈哈,全是热爱。

没有文笔的改包袱沙雕

我他妈,又限流了,看看孩子主页更新吧。

 

 

 

岳云鹏病了,辗转几家医院后,自觉靠谱的大夫告诉他回家收拾收拾,吃点好的。然后就不再看他低下头在本上刷刷的写着诊断,岳云鹏听完这话有点慌了,坐在那儿不知所措,心里突突的不是滋味,说话声都抖了和医生说

 

: 大夫,您给我交个实底儿吧,我能挺住。

 

大夫抬头不明所以的瞪他一眼说 : 你有病啊?...

 

我写的这个不搞cp情,我搞不出来

岳越是我入德云社时候听得最多的,我打心里喜欢他并且尊敬他。

初心是如此,认真听相声,收获哈哈哈哈,全是热爱。

没有文笔的改包袱沙雕

我他妈,又限流了,看看孩子主页更新吧。

 

 

 

岳云鹏病了,辗转几家医院后,自觉靠谱的大夫告诉他回家收拾收拾,吃点好的。然后就不再看他低下头在本上刷刷的写着诊断,岳云鹏听完这话有点慌了,坐在那儿不知所措,心里突突的不是滋味,说话声都抖了和医生说

 

: 大夫,您给我交个实底儿吧,我能挺住。

 

大夫抬头不明所以的瞪他一眼说 : 你有病啊?

 

岳云鹏斗大的眼睛立马睁的溜圆说 : 我有病啊。

 

大夫指尖敲着桌面凑近他看看说: 你没病吧。

 

岳云鹏听这话有点急了说 : 大夫,这玩意儿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您就直接说清楚,我能行。

 

大夫不再看他,把那诊断递给他叹了口气说

 

:咱随缘吧。

 

岳云鹏接过那张纸,上头写着

 

没啥事,就涨肚,回去吃点健胃消食片,放俩屁比啥都强。

 

他pia县来的农村孩子,字认得不多,但也能看出来大致是这个意思,岳云鹏交完了钱就回了保安队里。

 

队里他最好的伙伴叫孙越,两人站在一起就如同四面八方,为什么这样形容,反正就是面对面时候,你只能看见他俩。

 

孙越晃悠过去问他 : 怎么着爷们,你什么毛病啊。

 

岳云鹏活动腿脚准备跑步时候说 : 大夫说我欠放屁。

 

孙越一撸袖子,瞪起眼睛说 : 这什么大夫,咋还骂人呢。

岳云鹏看他一眼嫌他没文化又说 : 弄啥勒,我就是涨肚。

 

孙越哦了一声跟在他身后跑着,没一会觉得不对劲儿,他够上岳云鹏的肩膀,岳云鹏登时让他拽了一个载愣,回头问他 : 咋了啊你。

 

孙越捂着肚子脸色惨白说 : 不对劲儿啊爷们,我这肚子生疼。

 

岳云鹏两手急的直拍腿说 : 那咱赶紧上医院啊。

 

 

靠谱的大夫看到岳云鹏第一眼时候问他 : 放屁了吗。岳云鹏顾不上那么多指着地上的孙越说,您看看他。

 

: 屁成精了?

 

……

 

 

大夫 : 阑尾炎吧,手术就好了

 

大夫 : 打麻药吧

 

大夫 : 分三种麻药,你选一下。

 

 

孙越 : 哪 哪三种啊。

 

 

岳云鹏 : 疼这样了还问呢?

 

大夫 : 口服,外敷,精神麻醉。

 

孙越 : 口服是怎么个意思

 

大夫 : 嗯……就是敌敌畏。

 

岳云鹏 : ????什么玩意儿??那不直接给弄死了吗

 

大夫喝了一口白酒 : 哈哈哈哈,我逗你玩。/ 放下白酒 /

口服就是和我喝点,二两牛二下肚你就狗屁都忘了。

 

孙越 : 岳云鹏,他让我忘了你

 

岳云鹏 : ????

 

孙越 : 外敷又是啥啊。

 

大夫 : 就这下酒的小辣椒,吃俩在一涂就麻了,你要嫌不够劲儿我这儿还有散白 / 散装白酒 /

 

大夫扬扬手,岳云鹏汗都下来了说

 

: 这不还是口服吗。

 

大夫打了个嗝说 : 这俩可以混合套装送你。

 

孙越疼的不想说话,脸色苍白,张张嘴又问了一个 :精神麻醉是什么。

 

岳云鹏差点给他个嘴巴子让他赶紧精神麻痹过去得了。

 

大夫晃晃悠悠站起来 : 就是咱俩划拳,你输了就喝,喝到麻痹。

 

岳云鹏 : 大夫你怎么还骂街呢。

 

孙越 : 就口服吧,别折腾了。

 

二两牛二下去,倒在那儿,脸色红润。

 

孙越 : 我觉得我 ,嗝,麻痹了。

 

手术完

 

大夫拍拍他脸 : 醒醒,醒醒。

 

孙越虚弱地问 : 大夫,完事了。

 

大夫 : 对了,刚才忘问你了,你这个伤口缝不缝

 

孙越 : 我他妈 ……大夫,别搞我了

 

大夫 : 我们这缝也有三种。

 

孙越抬下眼皮问 : 哪……哪三种。

 

岳云鹏进来看 : 我亲娘勒,这晾着是弄啥叻。

 

大夫 : 第一种就是胶布

 

孙越 : 胶布吧。

 

 

岳云鹏的 : 你要死吧你。

大夫 : 你要死吧你。

 

异口同声。

 

孙越激动又不能大声说话 : 那他妈你还让我选。

 

大夫嘿嘿嘿嘿嘿嘿 : 我逗你玩,第二种,我会十字绣,可以给你来一个清明上河图。

 

岳云鹏 : 他这身板也够。

 

孙越 : ……

 

大夫 : 第三种……

 

孙越 : 别说了,您缝吧,原样就行。

 

大夫 : 这可是你说的嗷。

 

 

缝完,大夫醒酒了,开怀一笑说常来玩。

 

岳云鹏拦着要弄死大夫的孙越说 : 你快闭嘴吧。

 

 

最后一种缝法,大夫把孙越的阑尾又放了回去,原样缝上,闻见阑尾味儿还吐了岳云鹏一身,说腰子没烤好。

 

 

 

 

 

/.我不咋会这种,怕逗不笑你们,但还想写,下次就写保安队。

 

我这个人没什么的,常饮酒,易开怀,喜人间。

 

/ 我应该就是那个大夫。

 

 

 

 

 

 

 

 

 

 

 

 

 

殇空雨落

昨天晚上我为什么糊里糊涂的就答应了呢,啊!好绝望
@墨香氤氲 选一个吧,我有空就写

昨天晚上我为什么糊里糊涂的就答应了呢,啊!好绝望
@墨香氤氲 选一个吧,我有空就写

弥生

脑洞点梗哦江城老师@星河长明。
就当我抽中了双十一的奖励。

岳:终于又出国了哈(看他师叔),今天我们来呢,一个是演出,给大家送去欢乐,另一个呢,也是想补个仪式让大家做了见证。
越:摆摆手,大家看看就得了,没必要替我们做宣传。
岳:大家不要激动,马上换个衣服,这就开始。

请新郎亲吻新娘(不是)

闭眼等亲越真的很可爱呦
仔细观察岳其实期盼很久

脑洞点梗哦江城老师@星河长明。
就当我抽中了双十一的奖励。

岳:终于又出国了哈(看他师叔),今天我们来呢,一个是演出,给大家送去欢乐,另一个呢,也是想补个仪式让大家做了见证。
越:摆摆手,大家看看就得了,没必要替我们做宣传。
岳:大家不要激动,马上换个衣服,这就开始。

请新郎亲吻新娘(不是)

闭眼等亲越真的很可爱呦
仔细观察岳其实期盼很久

dys潜水lnm茜茜
享岳十年 纽约站 圆满结束

享岳十年 纽约站 圆满结束

享岳十年 纽约站 圆满结束

墨香氤氲

温柔乡

  (六)残荷听雨


岳岳躲不开,大监送走匆忙离开的帝王,招呼宫女婢子们伺候妆容,满脸堆笑的说着恭维的话,在岳岳看来尽是讥讽。以至于脸色越来越白。


等大监自说自话回过神来,岳岳脸上已血色尽失,本来红艳的双唇失了色彩,颤抖着嗫嚅这什么。大监不由得慌了神,之前的桩桩件件,让大监明了这位新宠儿的不同。如今,要是在自己手上出了事……


急忙唤来了  ,暗中吩咐侍从都要小心谨慎,磕了碰了都有性命之忧。


不过大监的担忧是没必要的了。


早朝刚下,大监就接到密令,将人秘密困在正阳宫(杜撰皇帝寝宫)。岳岳本就初次承恩,加上心思沉重,万念俱灰,安静的任人摆弄。这倒令大...

  (六)残荷听雨


岳岳躲不开,大监送走匆忙离开的帝王,招呼宫女婢子们伺候妆容,满脸堆笑的说着恭维的话,在岳岳看来尽是讥讽。以至于脸色越来越白。


等大监自说自话回过神来,岳岳脸上已血色尽失,本来红艳的双唇失了色彩,颤抖着嗫嚅这什么。大监不由得慌了神,之前的桩桩件件,让大监明了这位新宠儿的不同。如今,要是在自己手上出了事……


急忙唤来了  ,暗中吩咐侍从都要小心谨慎,磕了碰了都有性命之忧。


不过大监的担忧是没必要的了。


早朝刚下,大监就接到密令,将人秘密困在正阳宫(杜撰皇帝寝宫)。岳岳本就初次承恩,加上心思沉重,万念俱灰,安静的任人摆弄。这倒令大监微微松了口气。


一众仆役退下,岳岳双手被柔软的帛帕缚在床头,双脚并拢,以同样的材质束缚。即使是这班任人鱼肉的状态,岳岳依旧安安静静,像精致的瓷娃娃,失去了灵魂。


大监叹了口气,低声说着,得罪了,也是按命令行事。取出玉瓶的丸药强硬的塞进新宠儿嘴里。那一刻,分明看到丢失的灵魂在颤抖,载满秋水的眼睛里尽是对未知的恐惧。


岳岳,以为自己不怕了。世人不会怪自己的王昏聩,只会指责他身边的人,即使自己是受害者,可这悠悠众口,又会怎样评定?还有,姐姐怎么办?她真的好爱好爱那个人。


想过一了百了,又怕牵连无辜。倒不如就这样吧,反正,总会结束的。如果,可以快些就好了。可是,大监取出药的时候,切切实实的恐惧瞬间袭占了岳岳的理智。那一瞬间,岳岳才发现原来是在乎的。只要活着,就好啊!


一行清泪缓缓留下,不知谁的叹息伴着清晰的关门声传来

















我设计的上部结局,就是囚禁嘛


所以上篇才说快结局了


下部会按史实结局来写


不过以我的拖更速度……


那个,先填哪个坑🙈


弥生

十三秒

全德报就我个人而言,就是看报。

一遍一遍地摘头巾单膝下跪报事是去年郑州场就循环在看。看岳云鹏跪下,把脚放平,那感觉就像在臣服于那人。

多伦多抱了13秒,还挺激烈的。

在我看来就是岳云鹏当众亲了他师叔。

“报啊!”

听到岳云鹏耳朵里就是   “来呀!”

内心活动:你让我去抱的。

小跑着就去抱,抱上就习惯性地凑近,推也推不开的那种,完全趴身上了。

紧紧勒着脖子,他师叔左手挠一下,岳云鹏不动,感觉要滑下去把自己带倒了,伸出右手抱住,可自己被勒得难受仍然要挣扎。

其实很喜欢这种感觉,透不过气的温热湿润,台下有人欢呼,岳云鹏感觉真的要滑下去的时候,稳了稳脚下,偷偷亲...

全德报就我个人而言,就是看报。

一遍一遍地摘头巾单膝下跪报事是去年郑州场就循环在看。看岳云鹏跪下,把脚放平,那感觉就像在臣服于那人。

多伦多抱了13秒,还挺激烈的。

在我看来就是岳云鹏当众亲了他师叔。

“报啊!”

听到岳云鹏耳朵里就是   “来呀!”

内心活动:你让我去抱的。

小跑着就去抱,抱上就习惯性地凑近,推也推不开的那种,完全趴身上了。

紧紧勒着脖子,他师叔左手挠一下,岳云鹏不动,感觉要滑下去把自己带倒了,伸出右手抱住,可自己被勒得难受仍然要挣扎。

其实很喜欢这种感觉,透不过气的温热湿润,台下有人欢呼,岳云鹏感觉真的要滑下去的时候,稳了稳脚下,偷偷亲了一下他师叔,被亲整个人都愣住了,双脚翘起,这是在台上第一次,还没反应过来岳云鹏放开了他,职业素养让他只好说着大家都能接受的台词。

骂着岳云鹏怕他把自己勒过去。

13秒才刚过去。

我估计还会扩写,写着玩罢了。

小骄傲i

我想问一下岳越的组织在哪里😂😂佛系的粉丝是不是都没有群的😂😂😂

我想问一下岳越的组织在哪里😂😂佛系的粉丝是不是都没有群的😂😂😂

非常了不得,今夜没戏。

【岳云鹏.今夜有戏100826片段】嘉宾:金铭
今天的题头有些不一样
不是郭郭改小岳岳惹
但这是有原因的
因为这期……是小岳岳今夜有戏的首秀~~~
撒花花🌸🌸🌸🌸🌸
所以呢,我也简单的用手机剪了下里面的片段进去,然后第一次用手机剪,不大会用,又超了9秒钟,无奈切掉了开头小岳岳召唤郭郭出场和郭郭介绍小岳岳,毕竟是他们的第一次(?有点舍不得😭
这期小岳岳的存在感还是蛮高的
师徒互动也很棒
唯一不好的就是我的剪辑,剪的支离破碎😂
其实这就相当于是存个档,凑合看吧😂

【岳云鹏.今夜有戏100826片段】嘉宾:金铭
今天的题头有些不一样
不是郭郭改小岳岳惹
但这是有原因的
因为这期……是小岳岳今夜有戏的首秀~~~
撒花花🌸🌸🌸🌸🌸
所以呢,我也简单的用手机剪了下里面的片段进去,然后第一次用手机剪,不大会用,又超了9秒钟,无奈切掉了开头小岳岳召唤郭郭出场和郭郭介绍小岳岳,毕竟是他们的第一次(?有点舍不得😭
这期小岳岳的存在感还是蛮高的
师徒互动也很棒
唯一不好的就是我的剪辑,剪的支离破碎😂
其实这就相当于是存个档,凑合看吧😂

墨香氤氲

温柔乡

(五)春风一度

香总是撩人于无形,隔靴搔痒,像抱在怀里的奶猫用毛茸茸的小爪,下意识的搓了把小脸,还没睁开的眼睛伸个懒懒的腰,露出漂亮的腰线。孙越的心里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痒的发慌。只能更加奋力的在无意间点火的人身上加倍找回来了。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黑夜与白天刚刚出现一条界限。

孙越躺在岳岳身侧,看着汗珠还挂在脸上的人,心中是止不住地满足。人儿睡得不是很安稳,在睡梦中呓语,呢喃不停,也听不清楚在说些什么。眉头也是紧紧的皱着,在红红的小脸儿的映衬下,显得越发楚楚可怜。


第二天清晨,搂着怀里沉睡的人,孙越前所未有的满足。帝王权术教会了他人心易得可玩于股掌,身边千方百计讨好的人,让帝王更为唾...

(五)春风一度

香总是撩人于无形,隔靴搔痒,像抱在怀里的奶猫用毛茸茸的小爪,下意识的搓了把小脸,还没睁开的眼睛伸个懒懒的腰,露出漂亮的腰线。孙越的心里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痒的发慌。只能更加奋力的在无意间点火的人身上加倍找回来了。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黑夜与白天刚刚出现一条界限。

孙越躺在岳岳身侧,看着汗珠还挂在脸上的人,心中是止不住地满足。人儿睡得不是很安稳,在睡梦中呓语,呢喃不停,也听不清楚在说些什么。眉头也是紧紧的皱着,在红红的小脸儿的映衬下,显得越发楚楚可怜。


第二天清晨,搂着怀里沉睡的人,孙越前所未有的满足。帝王权术教会了他人心易得可玩于股掌,身边千方百计讨好的人,让帝王更为唾弃这触手可得。


岳岳和别人不一样,在他入宫的几个月,孙越明里暗里不知多少次路过,愣是没人碰瓷儿似的偶遇;自己好不容易拉下脸来召见,聊的都是他姐姐……


孙越的视线定在岳岳身上,渐渐的生出困倦之意--失眠成疾的人,第一次明白酣睡的滋味。


有人欢喜有人忧。岳岳醒来时,整个人都是蒙的。一夜荒唐的后果,是难以启齿的地方被使用过度,热辣辣的疼痛感连绵不断。嗓子火烧般的难受,四肢像是连续做了高强度的农活动也动不了。好不容易忍过头晕,费力的睁开双眼,就看到横在自己胸前的手臂。


昨夜里这手如何治住自己,如何让自己逃脱不得,如何奚弄自己的身体……历历在目。岳岳拉过那小半截手臂,想也没想的张嘴就咬。


所以孙越是被疼醒的。第一时间,把自己的手臂解救出来,强硬的让人转过身,看到那人红唇微肿,两颊泛红,眼尾也染着哭红的印记,本该是一副极艳的春色图,可偏偏春色无边的人,那含情脉脉的眸子,却盛满了恨意,虽然被纱帏般的泪水染的朦胧,却依旧令人心惊。


孙越没有应对过这样的事,在他的记忆从未有过。幸好有老太监尽职尽责的催促早朝,孙越从未有庆幸过自己皇帝的身份,但此时感谢早朝的存在。理好衣冠头也不回的离开,背影也多了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存稿告急,还有一篇就发完了😭😭😭


征求意见,先填那个坑?🐶🐶🐶🐶


墨香氤氲

温柔乡

我也不知道几了


🐶🐶🐶🐶


想看的宝宝私聊吧


抽空学习二级跳

我也不知道几了


🐶🐶🐶🐶


想看的宝宝私聊吧


抽空学习二级跳


小文0112

年少有为2

陆鸣与小岳认识半年,一顿饭都没吃过,只在散场以后聊聊天,当然,不再是陆鸣说,小岳听。


陆鸣问小岳信不信他未来会成为地产大亨?小岳脸上没有一丝玩笑,点头说信。虽然他看不懂陆鸣的图,但是,他就是觉得陆鸣的设计特别好。


陆鸣问小岳将来他想过什么样的日子?小岳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说,希望自己能像师父一样说大家喜欢听的相声。然后能养活自己,能帮家里人过上好日子。



今天是陆鸣与小岳认识整一年。也是小岳第一次邀请陆鸣来听相声,因为他今天可以说一段完整的相声了。


三个月前,小岳开始偶尔的登台演出,慢慢的多了演出的机会,也开始有了收入,他不再担心太晚没有车回不去了。所以散场后,小...








陆鸣与小岳认识半年,一顿饭都没吃过,只在散场以后聊聊天,当然,不再是陆鸣说,小岳听。


陆鸣问小岳信不信他未来会成为地产大亨?小岳脸上没有一丝玩笑,点头说信。虽然他看不懂陆鸣的图,但是,他就是觉得陆鸣的设计特别好。


陆鸣问小岳将来他想过什么样的日子?小岳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说,希望自己能像师父一样说大家喜欢听的相声。然后能养活自己,能帮家里人过上好日子。




今天是陆鸣与小岳认识整一年。也是小岳第一次邀请陆鸣来听相声,因为他今天可以说一段完整的相声了。


三个月前,小岳开始偶尔的登台演出,慢慢的多了演出的机会,也开始有了收入,他不再担心太晚没有车回不去了。所以散场后,小岳问陆鸣“兄弟,要不要去喝顿酒?”




陆鸣最近有些忙,所以来听相声的频率不高。他知道小岳已经开始有机会登台了,可是他就只赶上一回,那回,小岳唱的竹板书。


这是陆鸣第一次听小岳说相声,从小岳上台介绍自己开始,他的心就突突突的乱跳,他不知道自己是替小岳紧张,还是…别的什么。那是他从未感知过的心慌,直到小岳下台了,他才觉得自己好一点。


小岳约他吃饭,他一口就答应下来了。




散了场,俩人随便找了一家烧烤店,串点的不多,但是酒点的不少。


小岳有点兴奋又有点忐忑的问“你觉得我今天表现的怎么样?”


陆鸣一挑大拇哥“这个!真的,特别好。”


小岳忍不住笑出声,但是嘴里却说“太假了。一点不实在。”


陆鸣吃了口肉,嘴里有些含糊“怎么不实在了?我就是觉得你说的特别好。真的,我相信,你有一天一定会跟你师父一样,让所有人都喜欢你。”


俩人吃着喝着聊着。


小岳喝下最后一杯酒,举着空杯对着陆鸣得意的笑,然后头磕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


陆鸣推了推小岳,发现他没啥反应,无奈的笑了笑。




陆鸣看着小岳的头顶,又喝了两瓶啤酒,然后叫来老板结账。


老板帮着陆鸣把小岳弄上出租车。


司机一再强调,吐车里要赔钱。陆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好好好。我们保证不吐车里。”


陆鸣把小岳搂在怀里,然后撑开塑料口袋放在小岳的嘴边。


一路上陆鸣都提心吊胆,生怕小岳吐人车上,因为他兜里的钱只够付车费。


下了车,司机不肯帮陆鸣把小岳弄回他家,陆鸣只好咬牙提气,把小岳背回去。




陆鸣背起小岳没走几步,小岳就吐了。陆鸣在小岳耳边嘟囔,这回我成【垃圾桶】了。




到家把小岳收拾干净塞进被窝,然后陆鸣就去冲了个澡。没办法,他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


小岳吐过之后,清醒了一点,陆鸣给他收拾干净之后他还说了谢谢。不过胃不舒服的小岳一直哼哼唧唧的,然后陆鸣在哼唧声中,起了生理反应。




从浴室出来的陆鸣被光着膀子坐在床上且双眼迷离的小岳吓了一跳。


“我去!你嘎哈呢?吓死我了。”


“我渴了。”


“哦。那我给你倒水。”




小岳接过水一饮而尽,然后笑眯眯的说“谢谢你,你真帅。”


陆鸣也开心的笑“是么?哥特别帅么?”


小岳点头。




陆鸣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醉了,他的灵魂离开了他的躯体。他的灵魂看着他的躯体去亲吻小岳,然后破口大骂“陆鸣!你也太不要脸了!小岳拿你当兄弟,你却想睡他!你还是人么你?!咋滴?兄弟不当了?明天醒了,你怎么面对他?你这就是趁人之危,下流无耻。”






天光大亮,陆鸣一睁眼,就看见了小岳的大脸,然后幸福的微笑。


小岳一睁眼就看见陆鸣对着自己笑,然后又把眼睛闭上说“你是变态么?笑的太恶心了。”


小岳刚要翻身起来,就僵住了。


陆鸣赶紧说“对不起小岳,昨天没控制住。”


小岳缓了缓“没事…昨天咱俩是喝太多了。真没事。”


陆鸣有些愧疚“我没喝多。我很清醒。我会对你负责。”


小岳重新躺好,脸红红的看着陆鸣问“那我能搬来和你住么?”


陆鸣大脑死机了。重启之后,疯狂点头。






前些天小岳在后台听师兄弟聊天追女孩。其中一个师兄说,送雏菊暗示她。雏菊的花语是暗恋。


小岳觉得自己被雷劈了一下。


想了好几天,小岳想明白了,他也喜欢陆鸣。


本想喝酒壮胆把白表,不料酒量不佳睡的早。




其实陆鸣并不知道雏菊的花语是啥。


他那回送花,就是觉得,演员都喜欢鲜花和掌声。他是真的想感谢小岳,所以就送了花。


他也是在看着小岳头顶喝了两瓶啤酒时才想明白,原来他那么喜欢小岳。




缘分如此奇妙,一切的巧合都刚刚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