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岳岳

41.7万浏览    10217参与
木叽叽

我岳 一日蝇

一个校运会上偷偷摸摸  不够一千字的短打
只有啵啵  算不上肉的419

我们的爱  朝生暮死

p.s  我各个社交软件都要辱骂一次我们睿智口号…太中二了!

一个校运会上偷偷摸摸  不够一千字的短打
只有啵啵  算不上肉的419

我们的爱  朝生暮死

p.s  我各个社交软件都要辱骂一次我们睿智口号…太中二了!

Ashy2
送给闺蜜的蓝发岳(〃ノωノ)...

送给闺蜜的蓝发岳(〃ノωノ)

唉~再一次高糊了😵

注:是临摹

送给闺蜜的蓝发岳(〃ノωノ)

唉~再一次高糊了😵

注:是临摹

一个半只卷

真心觉得岳岳很好看,然而没有傅妈那么会夸,就是那种很舒服的温温柔柔的好看。 ​​​

真心觉得岳岳很好看,然而没有傅妈那么会夸,就是那种很舒服的温温柔柔的好看。 ​​​

没感情的菠萝包
快来看看万思睿吧!是哥仨儿的合...

快来看看万思睿吧!
是哥仨儿的合体。
叫万思睿是因为oner三个兄弟three.
一娃四样超万能,
小思在等你 ​​​

快来看看万思睿吧!
是哥仨儿的合体。
叫万思睿是因为oner三个兄弟three.
一娃四样超万能,
小思在等你 ​​​

白鹿ICEY
那年秋天他背上吉他走了他说自己...

那年秋天他背上吉他走了
他说自己会回来因为必会失败
后三年了
他再也找不到我们相遇的地下通道
人潮兀自拥挤
他在远方闪耀

那年秋天他背上吉他走了
他说自己会回来因为必会失败
后三年了
他再也找不到我们相遇的地下通道
人潮兀自拥挤
他在远方闪耀

Zing.

【群像】【偶练】关于怀孕and生孩子

ABO.OOC


顺序只是想到哪些哪。没什么必要在乎。


字数也没有什么意义,就是想什么写什么。


.


洋灵


李英超最后悔以及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他20岁就给一27的糟老头子生了娃。关键还是一男孩儿,导致李振洋现在天天准备拐个儿媳妇儿,你没发现林彦俊怎么看你吗。没必要,真的没必要,孩子会自己拐给你的。


小弟本来就挑食,身子也不是很好,还懒,不愿意动弹,导致他在第四个月产检的时候光荣的查出来营养不良胎儿过小,回家之后洋哥就给他小弟默默叨叨了一个点,并且把之后六个月包括坐月子所有的一日三餐给包了,真的,他岳叔不但没心疼他还在他洋哥墨迹完去研究菜谱的时候墨迹了两个小时。然...

ABO.OOC


顺序只是想到哪些哪。没什么必要在乎。


字数也没有什么意义,就是想什么写什么。


.


洋灵


李英超最后悔以及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他20岁就给一27的糟老头子生了娃。关键还是一男孩儿,导致李振洋现在天天准备拐个儿媳妇儿,你没发现林彦俊怎么看你吗。没必要,真的没必要,孩子会自己拐给你的。


小弟本来就挑食,身子也不是很好,还懒,不愿意动弹,导致他在第四个月产检的时候光荣的查出来营养不良胎儿过小,回家之后洋哥就给他小弟默默叨叨了一个点,并且把之后六个月包括坐月子所有的一日三餐给包了,真的,他岳叔不但没心疼他还在他洋哥墨迹完去研究菜谱的时候墨迹了两个小时。然后,吃饭了。


生的那天因为李振洋各方面的严格管控,生产还是很不顺利,男的生孩子本来就很高风险,再加上小弟身子不好,所以医生对于这个状况还是……觉得情有可原???。反正你曼谷大洋哥是吓的不行不行的,本来就挺白的这么一吓chua白chua白的,岳明辉就很冷静了,抱着他不到两岁的儿子说你要有弟弟了并且安慰洋子说我生的时候比这难多了,李振洋想想也对,毕竟他大岳哥生了快十个小时,不过那是他小弟啊!!!!!!


两个小时后李英超出来了,虚弱的不能再虚弱了已经,他洋哥自然是心疼他的要命,已经在想怎么揍他儿子了。


.


李英超:我辛辛苦苦生下来是让你打的吗!!!


.


李英超:啊!李振洋!揍他!啊!


.


孩子最后叫李景期。希望孩子前景光明磊落,有好的期遇。小名叫裕楠。不求多么富裕,只求平平安安,记住爹地为了生他受了多少苦难,记得孝敬。


.


长得俊


.


尤长靖越来越腻歪林彦俊了,但大家没有感觉到一nainai不对劲,关键是他们平常就这样。最近尤长靖越来越能吃了,连林彦俊都感觉到不太好的那种,但大家都没有感觉到一nainai不对劲。尤长靖越来越爱撒娇了,而且是从之前的只跟林彦俊撒娇到跟身边的所有人撒娇,林彦俊很不爽,但他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尤长靖也跟自己撒娇还比之前撒娇撒的厉害,就是这样大家也没有感觉到一nainai不对劲。


大家都愿意宠着这个哥哥,愿意吃就在工作人员看不到的地方给点吃的,就连有的工作人员看尤长靖可怜巴巴的样子也会偷偷摸摸给尤长靖喂食,然后悄咪咪的说要是被发现了他就没工资了。当然尤长靖的经纪人非常不满。


尤长靖怀孕这件事不是林彦俊发现的,不是尤长靖发现的,是两人和陆定昊林超泽四个人聚在董又霖的大房子里被陆定昊的小月亮“发现”的。当时三岁大的小月亮已经懂了很多事,可以叽叽哇哇的说很多话了,颇有小太阳当年的风范。四个人在一边聊天,尤长靖埋怨自己最近吃的太多了,陆定昊毫不嘴软的怼了句你这食量就算的怀孕了都看不出来,在一边儿小栅栏里玩海洋球和滑梯的小月亮咔嚓来了句“长靖干爹你是不是有我的小弟弟小妹妹了啊,爸爸说爹地怀孕的时候就特别就想吃东西。”


当然小孩子的话没人特别放心上,小月亮也没当回事儿。直到一段时间之后尤长靖开始吃不下东西,稍微吃点什么就吐的时候林彦俊才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平时两个人的x生活不是很规律,所以谁也没很在乎发情期这个东西,但要是真细推算,还真有可能怀上了。看着尤长靖微凸的小腹,和前段时间的“反常反应”,好像一切的一切都有了解释。


查的时候尤长靖已经2个月了。看着医生在训林彦俊的尤长靖,觉得人生好像都圆满了。


第五个月的时候查出来了宝宝有两个,林彦俊立刻向董又霖问餐谱,但陆定昊吃的东西好像跟尤长靖吃的不一样,尤长靖给林彦俊提了个法子,小弟不是刚出月子没几个月吗,你问木子洋啊。所以林彦俊跟木子洋熟了起来,再加上尤长靖跟灵超的交情,两家关系一天比一天好。如果林彦俊知道有一天他闺女儿被木子洋孩子拐跑了的话,林彦俊一定不会问木子洋的。


生的时候很顺利,因为是两个孩子的原因需要剖腹产,所以恢复的时候难受了些。家里新添了两个小女孩儿,检查的时候医生说姐姐应该是Omega,继承了尤长靖的所有优点,完美复制了尤长靖甜甜的信息素,尤长靖是奶糖味儿,姐姐70%是草莓味儿的。妹妹应该是个Alpha,继承了林彦俊的所有优点,不过与林彦俊的长岛冰茶不同,妹妹的味道是淡淡的,柔和的,90%是茶的味道,不过什么茶也不知道。


.


姐姐叫林优悠,妹妹叫林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姐姐的含义是愿她成为一个优秀的和Alpha一样的Omega,而且不要想两个人一样太忙了。妹妹的含义是赤子之心,矜持能把握自己,把握自己的未来。姐姐叫悠悠,谐音是尤尤,妹妹叫清清,出自“一泓清可沁诗脾”。


.


最后一个给岳岳。


.


“他走后的第二天我准备去洗标记。现在洗标记没有任何危险,他可以很放心,我不会因为这个纠缠他。去洗标记的时候我被查出来怀孕三周了,我没打掉他,虽然他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现在已经是第二个月了,怀孕的影响很大,我很难受,两个弟弟忙前忙后的谁也不敢提他,其实现在想开了就是有点放不下,过段时间就好了。”


“第四个月了,不是很顺利的度过了危险期,好在身体慢慢恢复过来了,我觉得挺好的,忘了吧忘了吧,这是我的孩子,他有三个爹。”


“第六个月了,还有三个多月就卸货了,我也能见见这小兔崽子了,是个小伙子。洋洋和小弟商量着跟我一起住,以后都是,一直到结束生命,我还挺感动的,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


“第九个月了,肚子已经很大了,每天两个人都会陪我一起出去走动走动,有的时候看着别的小朋友有爸爸妈妈或者爹地爸爸牵就感觉有点对不起宝宝,洋洋一看我看着这个就跟我说以后咱肯定有个落单儿的,你说三个人咋牵。”


“出月子了,现在就是带孩子了,我学了创作,可以做一个唱作人还是挺好的。我也想开了,也放下了,三个人就这么到老吧。”


.


岳傅辰。不负时光。


小名木子洋起的。叫小傅。


AOKI猫三三

【坤音群像】生而为人·相亲阴影1.5

第一案完结~

——————————

01

    “我去。”岳岳把照片往桌上一摔,深深地吐出一口气道,“我突然觉得我在这个莫名其妙的节点出来还是有点用的。”

    “咋啦你?”木子洋顺着岳岳指的方向看过去,照片的最顶上是一张简星的照片,女孩坐在轮椅上,腿上盖着粉色机器猫的毛毯,“这照片怎么了?”

    岳岳说出了一句让木子洋倒吸一口凉气的话。

    他说道:“你知道吗?我去刘惠珍家里看刀的时候,她的刀架上有一把刀,上面贴着一张机器猫的贴纸。”

 ...

第一案完结~

——————————

01

    “我去。”岳岳把照片往桌上一摔,深深地吐出一口气道,“我突然觉得我在这个莫名其妙的节点出来还是有点用的。”

    “咋啦你?”木子洋顺着岳岳指的方向看过去,照片的最顶上是一张简星的照片,女孩坐在轮椅上,腿上盖着粉色机器猫的毛毯,“这照片怎么了?”

    岳岳说出了一句让木子洋倒吸一口凉气的话。

    他说道:“你知道吗?我去刘惠珍家里看刀的时候,她的刀架上有一把刀,上面贴着一张机器猫的贴纸。”

    是巧合吗?木子洋不信,岳岳更加不信。

    “那什么,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岳岳抬头看木子洋,“这女的,跟着这个杀猪的练过。她的力气应该很大,要完成一刀毙命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木子洋没理他。他想起了简星描述自己经历时说过的话。

    她做过多年的童工,各种各样的脏活累活力气活,她都做过。

    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关在象牙塔里的高贵小姐,怎么可能没有杀人的能力?

    木子洋掏出手机给灵超打电话。

02

    此刻的灵超正在程铭所在的医院里,接电话前他刚刚让医院调出当年简星受伤的报告单。令他奇怪的是,几乎在同一个阶段,简星先是去骨科看了骨折,而后又马上被开出一张瘫痪的诊断书。

    骨折那张的签名写的是程铭,毫无问题。

    但问题是,瘫痪的证明书上,医生签名里还是那两个字。

    程铭。

    一个骨科医生,怎么能够帮神经科的医生签字鉴定?

    灵超拍下证据给木子洋传了过去。一传完木子洋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还没等对方开口,灵超已经心情复杂地开了口:“洋哥……”

    “我有话要跟你说。”木子洋说道。

    “我也有话跟你说。”灵超回答他,“很重要很重要的话。”

03

    麟壹铭半蹲着,尽量跟女孩保持平视,她的笑容还是那样的温和,仿佛真的是个大家闺秀,而不是被迫辍学的小学学历拥有者。

    “哥哥,你又来了啊。”简星平静地陈述着这个废话,“你这次想问什么呢?”

    麟壹铭的手从轮椅扶手滑到她腿上的毯子边,试探地碰了其中一角问她:“我可以掀开看看吗?”

    “哥哥是在怀疑我没有瘫痪吗?”简星看看麟壹铭,又看看身边的程铭,最后还是释然地主动掀开了还在自己腿上的那条毯子,“算了,你们都太好了,我实在觉得装不下去了。”

    只见她把毯子放到一边,两手甚至不需要扶,直直地站立了起来。岳明辉用目光丈量了一下高度,一米六多。

    对上了。

    程铭把头偏到一边,表情凝重得犹如见到了珍宝破碎。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简星走到程铭身边,拍拍他的背以示安慰。她的脸上更多的是释然,竟没有一丝一毫的疲惫。

04

    简星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为了能养大她,母亲选择了再嫁。但继父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继父,他不让简星继续读书,要她辍学去打童工。赚来的钱全被继父一人私吞,大多数都进了赌场和酒店。没钱的时候,她们母女俩还有时候会被家暴。

    为了逃离那个家,简星和母亲一起攒钱,最后凑够了她来外省打工的费用。

    但事情进展的并不顺利,简星第一个月都没干完,就不小心从楼梯上滑下,摔了个骨折。

    这就是她和程铭的相遇。她在医院心生一计,求着程铭帮她做一个假的诊断报告,最好把自己说成瘫痪,她对继父的性子有所把握,只要自己没了利用价值,就可以过一个安稳的生活。果然,继父听说她得了瘫痪,便吼她不要再回家了,自己自生自灭去吧。

    医者仁心。程铭很心疼简星的遭遇,不仅帮助了她,还把自家在幸福小区的其中一间房提供给了简星居住。

    当然她也不是白住,她帮着程铭做家务,帮着刘大妈剁猪肉,帮着隔壁金毛的主人照顾狗,给楼上吵架的情侣当和事佬……

    C栋的每一户都知道简星的身世。他们共同约定好了,要一起帮助这个没有得到家人爱护的女孩。

    就连保安队队长也一样。

    幸福小区好就好在来往的人很少,楼道也没有监控,所以简星可以在楼里自由穿梭,只要不走出这栋楼,就不会有人戳破她小心隐藏的秘密。

    事情的转变源于母亲的去世。贪得无厌的继父打电话给简星,要她回家干活。

    简星并不明白,于是问他,瘫痪了还能干什么活。

    继父说,你下面不是有两个洞吗,怎么的,瘫痪了就不能用了吗?

    简星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继父又接着说,我给你个准备的时间,一周后我来你这,拖也要把你拖回去,别想着逃跑,我可以到公安局报案。

    简星哭着打电话去求小区保安队队长在一周之后的那天断掉小区监控的电源。保安队队长起初并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只当是她可能要走出小区不想被拍,简星求了他三天,保安队长终于同意了她的请求。

    于是她在继父来找她的这天用刀杀死了自己的继父。

    这件事所有邻居都知道。

    捅哪儿会死这件事是程铭教的。

    手劲是跟着刘大妈剁肉练出来的。

    杀人场所在叶瑾家里。

    捅人的那把刀洗干净以后被八楼护士的异地恋男朋友离开时顺路带走,随意扔在了离幸福小区很远的一条路边的一个垃圾桶里。

    尸体是刘大妈回来之后帮她运到B栋楼下的,她时常用板车运东西,并没有任何人怀疑过。

    尸体是三楼金毛的主人故意带着狗去发现的。

    所有人达成了共识,选择了帮她隐瞒。毕竟一个瘫痪的弱女子看起来实在不像杀人犯,而邻居们都有不在场证明,这件事很可能会调查不出结果。

    “你后悔吗?”麟壹铭问简星。

    女孩擦了擦眼泪,看了看程铭又看了看自己腿上的机器猫回答道:“不后悔。”

    她早就有机器猫了,而且是一群。

05

    木子洋再次见到叶瑾时感觉自己一点都笑不出来。

    “其实,我那天突然收到的相亲通知,是你家突然告诉我爸妈要来找我相亲的吧?”

    叶瑾的手在手机屏幕上来回抚摸,像是在和谁聊天。

    半晌,她才抬头回答道:“抱歉。”

    “想找我来发现这个命案,而你家今天刚好要组相亲局,相亲对象还刚刚好是警察。正常人都不会选择约着警察来看自己犯罪更何况这个警察还是好朋友的儿子——所以我根本就不会怀疑到你们头上。”

    木子洋感觉自己对相亲产生了阴影。

    “叶瑾啊叶瑾,你可真行。”

    叶瑾没再说话,放下手机进屋去拿那个曾经被精心准备过的水果篮。

    木子洋看着她手机屏幕上依然在跳动的群组信息。它们还是那样的有活力。

    一个叫“开心一家人”。

    另一个叫“幸福一家人”。

爱吃瓜的蚂蚁酱

【岳岳】养一个岳小辉【四】

【(。ì _ í。)妈粉视角的岳明辉】

【宝宝的一切都得可可爱爱的(´・_・`)】

 

 

1,

我最近get到一件有趣的事情,并且上了瘾,乐此不疲。前面说到,岳小辉回精灵国动了牙,除了保住小虎牙可喜可贺外,我还发现他多了个不自知的萌点!

“小辉呀,那是什么呀?”我指着窗台上那盆花。

“小fafa…”岳小辉瞧了我一眼,我立刻把手指伸进嘴里,一脸无知。

“啊?”我没听够,还想再听一遍~

“小!fa!fa!”岳小辉有炸毛的趋势。

……

“小辉呀,电视里放的是什么呀?”我的装傻功力真的不得了!指着电视里奔跑的老虎明知故...

【(。ì _ í。)妈粉视角的岳明辉】

【宝宝的一切都得可可爱爱的(´・_・`)】

 

 

1,

我最近get到一件有趣的事情,并且上了瘾,乐此不疲。前面说到,岳小辉回精灵国动了牙,除了保住小虎牙可喜可贺外,我还发现他多了个不自知的萌点!

“小辉呀,那是什么呀?”我指着窗台上那盆花。

“小fafa…”岳小辉瞧了我一眼,我立刻把手指伸进嘴里,一脸无知。

“啊?”我没听够,还想再听一遍~

“小!fa!fa!”岳小辉有炸毛的趋势。

……

“小辉呀,电视里放的是什么呀?”我的装傻功力真的不得了!指着电视里奔跑的老虎明知故问。

“小脑斧…”

“啊?”

“小!脑!斧!”岳小辉把手里的书翻的哗哗作响。

我也适时的停止了装傻~宝宝不能逗过头~

……

 

2,

这就是我最近乐此不疲的事!

自从宝宝戴了牙套,说话就更加奶fufu了!简直可爱到想往他嘴里塞奶嘴!

不过他最近烦恼的也是这个事,听说他要去参加一个辩论比赛。岳小辉平时能说会道学识丰富唠唠叨叨,这本不是难事,但因为现在讲话含糊不清大舌头(划去),粘粘乎乎过分可爱,他觉得自己赢不了了…

但后来看了比赛的我觉得,宝宝站在那里就是第一名!

宝宝你不要卖萌了!

你说什么都对!

我就是这么溺爱儿砸的没原则的麻麻,甚至一边又在记录他奶fufu的发音~毕竟他在抓紧去精灵国想快点把自己的牙牙搞好。

婴儿音的岳小辉是限定版的,得珍惜!

(((o(*゚▽゚*)o)))

 

 

春逝

压制

胡乱写的…

看明星大侦探看到了游轮

然后小日常澳门床上那一段…

本来想开车的…

想了想自己未成年算了…

就这样…

——————————

游轮终于是开了。

我想着,夜间的甲板上风景好的很,于是拿起桌上的酒杯,打算去甲板上吹吹海风小酌一杯。

甲板上一眼望去没有人,我暗自庆幸没人跟我分这难得的好风景,往前又去,却闻到了的一股茉莉花香还夹杂着朗姆酒的味道。

我知道,那是omage信息素的味道。

往前走过去,确实看到一个人在躺椅上,悠闲地看海,手里还拿着一张用过的屏蔽贴,像是刚刚摘下来的。听到有动静,他偏过头看了我一眼,有着慌张地摸了摸脖子,试图再次贴上,却不知道因为是失了

胡乱写的…

看明星大侦探看到了游轮

然后小日常澳门床上那一段…

本来想开车的…

想了想自己未成年算了…

就这样…

——————————

游轮终于是开了。

我想着,夜间的甲板上风景好的很,于是拿起桌上的酒杯,打算去甲板上吹吹海风小酌一杯。

甲板上一眼望去没有人,我暗自庆幸没人跟我分这难得的好风景,往前又去,却闻到了的一股茉莉花香还夹杂着朗姆酒的味道。

我知道,那是omage信息素的味道。

往前走过去,确实看到一个人在躺椅上,悠闲地看海,手里还拿着一张用过的屏蔽贴,像是刚刚摘下来的。听到有动静,他偏过头看了我一眼,有着慌张地摸了摸脖子,试图再次贴上,却不知道因为是失了粘性还是过于慌张,那张屏蔽贴终于是没有贴在他的腺体上。

不知道为什么,他慌张的脸让我萌生了一种想要欺负他的感觉。

好像滋味不错,我心想。

我不动声色地走到他的身边,释放出信息素。茉莉花香夹杂着朗姆酒的气味瞬间被浓郁的威士忌气味掩盖,那人的身体也渐渐失去了控制…

"昨晚睡得好吗?"我问他。

他娇羞地低下了头,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又一次的信息素压制。

"后悔么?"我吻了吻他的嘴角。

他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过了一会又问我,"你想跟我一起去蹦极么?"

"嗯?"

"如果你想跟我去蹦极的话…那我就不后悔。"他说完抿了抿嘴角,闭上了眼睛。

"我怎么会让你后悔呢,"我俯下身子,又一次把他压下身去,"那…再来一次?"

月光温柔
一见钟情again 照片参考c...

一见钟情again 

照片参考cr.A站

一见钟情again 

照片参考cr.A站

日青☀️

晚安小故事

作为一个高三学生,你在学校待了快半个月了,正好这个周日上午是家长会,学校允许你们在家长会之后让家长带出学校吃午饭,于是你打电话给你的男朋友岳明辉。

“哥哥,这个星期天家长会,别忘了来啊......对了哥哥,到时候老师给我们出去吃饭,你能带我出去吃饭吗?”你听见电话那头十分嘈杂,都十点多了,他还在工作吗?

“放心吧姑娘,哥哥一定到。”岳明辉加大音量对你说,“吃饭的话,可能赶不上了,哥哥那天下午飞上海,第二天有活动,抱歉了姑娘,哥哥下次再陪你吃饭哈,乖。”

电话那头音乐嘈杂,而宿舍这边宿管催着熄灯就寝,你只好匆忙交代他下班后早点回家休息之类的话后挂电话。

一阵失落感油然而生。你点开微博,想...

作为一个高三学生,你在学校待了快半个月了,正好这个周日上午是家长会,学校允许你们在家长会之后让家长带出学校吃午饭,于是你打电话给你的男朋友岳明辉。

“哥哥,这个星期天家长会,别忘了来啊......对了哥哥,到时候老师给我们出去吃饭,你能带我出去吃饭吗?”你听见电话那头十分嘈杂,都十点多了,他还在工作吗?

“放心吧姑娘,哥哥一定到。”岳明辉加大音量对你说,“吃饭的话,可能赶不上了,哥哥那天下午飞上海,第二天有活动,抱歉了姑娘,哥哥下次再陪你吃饭哈,乖。”

电话那头音乐嘈杂,而宿舍这边宿管催着熄灯就寝,你只好匆忙交代他下班后早点回家休息之类的话后挂电话。

一阵失落感油然而生。你点开微博,想找些有趣的视频来驱散自己的失落。

刚点开微博就是他的最新动态,红色调的照片里,啤酒瓶十分显眼,不用多说,岳明辉去蹦迪了。

“蹦迪真的比女朋友重要啊。”你郁闷地关掉手机睡觉,还梦里数落他去蹦迪开心了,就不顾女朋友了。

很快就到了家长会,你作为志愿者在班级门口接待家长,你机械地向每一个家长重复同一句话“您好,这里是301班,请您按照座位表入座”

不知道重复到第几遍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的男人出现在你的视线里。你抬头,看见他脖子上那个带有字母“Y”的项链时,你知道是岳明辉来了。

“姑娘,哥哥来啦。你还在生闷气吗?”岳明辉笑着张开双臂想抱抱你,你欠了欠身子,躲开他的拥抱,脸上写满了怨气。岳明辉伸手揉了揉你的头顶,“姑娘,不生气了,哥哥有东西要给你,不过要等哥哥开完会再给你,好吗?”

你先转头跟同学说自己有事要先离开,然后才轻轻弯腰鞠躬跟他说了句“对不起我有点事”便走了。

你难过的时候,都喜欢坐在教学楼下的石凳上望向操场发呆。家长会很快就结束了,岳明辉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你。

他轻轻牵起你的手,小心翼翼的说了声对不起。

“我知道姑娘生气我不跟你出去吃饭,哥哥平时忙,你也忙,我俩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很短很短,哥哥希望你开心快乐,而不是忧伤难过。你想做什么,哥哥今天都满足你。”岳明辉嘴角上扬,露出了小虎牙,你每次看见他的虎牙,无论多生气,气都慢慢消散了。

“那哥哥陪我吃饭吧。去哪都行。”你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略带委屈的说着。

岳明辉带你去吃你最喜欢的餐厅吃饭之后,又陪你去逛逛街,之后去了书店,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你站在书架旁,低头看书的你感觉到一直有一双眼一直盯着你,你抬头就对上了隐藏在眼镜背后的清澈双眸。眼睛的主人毫不犹豫地向你的嘴唇吻去,一股甜腻的味道在你口腔弥漫开来。他的舌尖,轻轻划过你的牙龈,细微的电流从口腔传送到身体各个部位。

一吻毕,你脸红耳赤,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问道:“哥哥,你不是赶飞机吗,怎么还不走呢?”

岳明辉推了推眼镜,又露出他那颗小虎牙,“工作哪有女朋友重要啊,我俩见面机会不多,能多陪陪你,就多陪陪你嘛,飞机我早就改签了,晚上再走也不急啊,怎么的,姑娘要把哥哥赶走啊?”

他提起工作的事,你就想起给他打电话那天他在蹦迪的事情,越想越气,你锤他胸口道:“你有空蹦迪,没空陪女朋友是吧?那天你发微博我可都看见了,既然这样以后就去蹦迪别管我了哈。”

岳明辉哭笑不得,“哎哟姑娘,你可误会我啦,那天是工作,啤酒的商家搞了个趴,秦姐说去那可以增进人脉,所以我们就去啦,你洋哥,超儿都去了,哥哥可真的去工作呀,赚钱养你这个小可爱啊。”他伸手刮了刮你的鼻子。

“那你打算养我多久呢?”

“一辈子好不好。”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条项链,是他脖子上的情侣款。

“既然姑娘你赖上我了,那我就对你负责一辈子吧。”

-END-

烟暖山河
妈妈:辉辉喜欢白菜吗?!妈妈给...

妈妈:辉辉喜欢白菜吗?!妈妈给买!三百颗够吗?
辉辉:够了!够了!
辉辉为难 辉辉皱眉 辉辉害怕

妈妈:辉辉喜欢白菜吗?!妈妈给买!三百颗够吗?
辉辉:够了!够了!
辉辉为难 辉辉皱眉 辉辉害怕

AOKI猫三三

【坤音群像】生而为人·相亲阴影1.3

破案,刑侦。内含ONER三人以及双子星。

人设见1.1最末尾。

——————————————————————

01

    三楼的医生看起来很温和,脸上没有太多棱角,笑起来眉眼弯弯。如果他去当儿科医生该多好,杨淘这样想着。

    “谁家里有刀都是正常的呀。”程铭好像并不害怕来自警察的问话,“我家的刀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程医生啊,你家这把刀,跟被害者胸口中的那个,刀口一模一样。”杨淘举着从厨房拿出来的一把刀说道。

    “方便问下哪儿买的吗?”岳岳也问他。

 ...

破案,刑侦。内含ONER三人以及双子星。

人设见1.1最末尾。

——————————————————————

01

    三楼的医生看起来很温和,脸上没有太多棱角,笑起来眉眼弯弯。如果他去当儿科医生该多好,杨淘这样想着。

    “谁家里有刀都是正常的呀。”程铭好像并不害怕来自警察的问话,“我家的刀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程医生啊,你家这把刀,跟被害者胸口中的那个,刀口一模一样。”杨淘举着从厨房拿出来的一把刀说道。

    “方便问下哪儿买的吗?”岳岳也问他。

    “小区门口的超市。”程铭回答,“超市就卖几种刀,所以小区里很多人都用这样的刀。你们可以去问问。”

    杨淘还想问什么,却收到了麟壹铭发来的信息。

    麟壹铭说,根据推测出来的案发时间来算,程医生在那个点还在医院里给病人做手术,证人录像全都在,这个不在场证明简直不可能推翻。

    杨淘只好转而问道:“楼下那个杀猪的大妈,你认识吗?”

    “你说的是刘大妈吧?”程铭把外套脱下来随意地丢在沙发椅上,杨淘注意到沙发椅上还搭着一件粉色的妮子外套,怎么看都不像是医生本人的。

    “你去看看刘大妈。”杨淘对岳岳说道,“我还想问医生一些话。”

02

    刘惠珍好像跟其他杀猪的大妈有些不同,她既不爱看热闹,也不会乱给顾客收钱,虽然从事着杀猪的活,但是家里却布置得很有人情味。

    从岳岳口中吐出人情味三个字是难得的事。刘大妈家里有一整片的照片墙,上面贴满了她和邻居们的合照。

    她还拉着岳岳热情地介绍。

    “八楼的小护士经常把她对象带回来玩,年轻人啊都不知道悠着点哟!”

    “六楼的葛大爷,还有五楼老叶两口子,跟我是牌友关系,我们四个经常一起打麻将的。”

    “三楼四楼都养狗,一个养的金毛,一个养的哈士奇,听说都不是什么聪明的狗,蠢得很呐!当时她说她家的狗发现了尸体,我们是都不信的!”

    “警察先生啊,我的邻居们都是好人,你可别误会我们啊。”

    岳岳听她啰里八嗦说了一堆,也没听出来什么重点,揉着太阳穴想着是不是该让岳明辉回来聊天,毕竟聊天这种事最适合他了,他能跟这个大妈聊上三天三夜还不带重样的。

    唉,杨淘什么时候下来找他啊。

03

    杨淘告别了医生,却没有打算立刻离开。

    他敲了敲三楼中间那家的门,打算通过邻居的嘴了解一下这位医生的作风。

    他敲的明明是中间这户,但开门的,还是医生。

    程铭从左边这间打开门,见杨淘有些不解,便解释道:“先生,中间这个房子也是我的,里面住着我的远房亲戚,您有什么需要问她的吗?”

    远房亲戚?

    “所以,你的远房亲戚也可以拿到你家的刀,对吗?”杨淘眯起眼睛问他。

    程铭却摇着头拿钥匙打开了中间这户的门:“拿不到的。她站不起来。”

    杨淘通过打开的门看向屋内。一个女孩坐在轮椅上,她的马尾梳得高高的,看起来扎得很紧,她穿着粉色的上衣,联想到那件粉色外套的杨淘觉得她是真的很爱粉色了。她的腿上盖着的毯子也是粉色的,绣着机器猫的图案,看起来格格不入。

    程铭一脸遗憾地看着杨淘:“不好意思啊,她瘫痪了,下半身没有知觉。”

    女孩抬头对着杨淘露出一个抱歉的笑:“您好,见笑了。”

04

    “什么嘛,结果刘大妈家跟三楼另一家住户用的也是这样的刀。”杨淘摇着头,找了半天的线索,全是没用的东西。

    “三楼不是有两家吗?”岳岳问他。

    “中间那家是医生的亲戚啦,小女孩瘫痪了,怪可怜的,看起来才十六七岁。”杨淘想到小女孩用手扶着轮椅的轮子向他滑过来的画面,心里一阵心疼。

    他没忍心问出了什么事导致的,大概是车祸吧。也苦了这个医生,住在这种没有电梯的小区里,虽说女孩上下楼不方便一定很少出门,但出了门也得医生给她背上背下。

    “我感觉这个医生没有杀气。”岳岳沉默许久才说道。

    杨淘顺手转发了一条抽奖微博,接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05

    “所以你们调查的结果就是这栋楼倍儿和谐根本不会有杀人的情况出现?”木子洋拿手撑着下巴,看着杨淘。

    “是啊……很多人都有不在场证明。”杨淘回答道,“有的人虽然没人作证,但也做不到去犯案。”

    “什么意思?”木子洋没听懂。

    “噢,三楼有个小女孩,叫简星,下半身瘫痪了,起来都难,更不可能犯什么案。”杨淘回答,“她是医生的远房亲戚,看起来很乖,知书达理的。”

    “啥?!”木子洋拍案而起,“你再说一遍,小女孩叫什么?”

    “简星啊……”

    “看来你们还是调查出了一些东西。”木子洋放下他的手准备打电话,“调查死者的社会关系发现,他的继女,就叫这个名字。”

06

    询问女孩这件事上,小麟比大家都要在行。

    他在见到女孩的第一刻就发现了那只突兀的机器猫。市面上卖的多数是蓝色的背景,这跟机器猫本身的颜色般配,很少有以粉色为背景的机器猫毯子。

    “看得出来你很喜欢机器猫啊。”麟壹铭蹲下去跟女孩对话,“我也很喜欢,小时候总是希望能够拥有一只机器猫。”

    “我到现在还这么希望。”简星回答他。

    “嗯,不奇怪。你还是个孩子嘛。”麟壹铭歪着头问道,“你继父死在幸福小区,你知道吗?”

    简星看起来并不悲伤,她的表情淡淡的,说出来的回答也是淡淡的:“知道。”

    “你和他的关系怎么样?”

    “你看得出来的。”简星回答,“不太好。我来这里,也是因为他。”

     木子洋和灵超对视一眼。死者郭翰立并不是这个省的人,而是隔壁省的,他爱赌博,抽烟,酗酒,脾气不好,打电话过去他家里,接电话的只有他那个老母亲,说家里人死的死走的走,媳妇没了,继女被车撞瘫痪了他们没钱管。

    这种关系能好才怪。

    “他不让我上学,要我去做童工。”简星抓着盖在腿上的毯子回忆道,“是很苦很苦的那种童工,大夏天在太阳下暴晒,砍柴,挖煤,扛比我重的化肥,我什么都做过。赚来的钱被他拿去赌博……我不喜欢他。”

    “那你怎么跑到我们省来了?”麟壹铭问道。

    “我妈帮我跑出来的……”简星说到自己的母亲,情绪开始有了起伏,眼角噙着一点泪,“她向我继父保证,我会在外省赚到更多钱,还是会打给他。”

    “或许我就不该跑出来的……”简星的泪水终于流出,顺着脸滑下,“我走了没多久,老家打电话来,说我妈自杀了……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在街上走路,因为太难过了,没注意到一辆车开过来,然后我就……我就……”

    “先擦擦眼泪吧。”麟壹铭接过医生递过来的纸巾盒,从里面抽出两张,塞到女孩手里。

    一群大男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一个哭泣的女孩,只好暂停了询问,等着她平复自己的情绪。

    “洋哥。”灵超拉了拉木子洋的衣角,“跟我出来一下。”

    木子洋跟着灵超走出房门,把一只手搭在灵超肩上,微微低下头:“说吧,怎么了?”

    “简星都被撞瘫痪了,而且这件事过去了也一两年了吧,她继父怎么突然良心发现来找他?”

    木子洋摇摇头:“她也没说她继父是来找她的呀。医生不是说了吗,这还是他远房亲戚呢。搞不好是来找医生的。”

    “可是——”灵超抬头疑惑地问道,“小麟调查死者社会关系的时候,也没有查出他跟程医生认识啊。”


————————————————————————

欢迎来评论区找我玩呀!你们的意见是我更新的动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