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岳岳

42.1万浏览    10163参与
小啊六呀

我害怕岳明辉一腔热血被辜负。

我害怕岳明辉一腔热血被辜负。



寺语
赶着联考过后摸的浴衣小🌙,半...

赶着联考过后摸的浴衣小🌙,半夜不睡觉速速勾线,是线稿,半成品来着,今晚上色,还有一个浴衣🐑的没整完,成稿大概是洋岳cp图这种感觉?


*我最近老想搞🌙的簧图,泥塑也可,或者一起?sq娇娇我太可以了

*提了🐑我就打tag啦,不妥告诉我删

赶着联考过后摸的浴衣小🌙,半夜不睡觉速速勾线,是线稿,半成品来着,今晚上色,还有一个浴衣🐑的没整完,成稿大概是洋岳cp图这种感觉?


*我最近老想搞🌙的簧图,泥塑也可,或者一起?sq娇娇我太可以了

*提了🐑我就打tag啦,不妥告诉我删

香辣蒜香炸鸡

一套手幅设计 虽然中间出现了插曲但好在最后解决了

一套手幅设计 虽然中间出现了插曲但好在最后解决了

烟暖山河
遇见了山猫它悄悄我讲, 别再寻...

遇见了山猫它悄悄我讲,

别再寻找那座缥缈的岛。


先存个档

遇见了山猫它悄悄我讲,

别再寻找那座缥缈的岛。




先存个档

酒井piggy

岳岳x你 口是心非

每次和他一起吃东西,你总是吃得超多,他还老喜欢捏你脸


“天天吃,肉都多了”


“还不是你塞的!”


你朝他手臂上就是一拳


“吃不动了”


你摆摆手,瘫在座位上,看着对面撑着头姨妈笑的男人


“不吃了?”


他终于开始吃了,而你已经饱得不想动了


“岳岳,站不起来了,撑死啦”


你刷着手机,跟他抱怨


“那等会去动动?”


他问你


“去跳广场舞叭老岳”


你看他眉头皱了一下,问号脸出现了


嘿嘿嘿,既然这样,那就冲冲冲!


你起身拉起他,带他去了附近的广场


广场上很热闹,现在有些空闲的年轻人,也会在方阵里跳


“老岳!冲...

每次和他一起吃东西,你总是吃得超多,他还老喜欢捏你脸


“天天吃,肉都多了”


“还不是你塞的!”


你朝他手臂上就是一拳


“吃不动了”


你摆摆手,瘫在座位上,看着对面撑着头姨妈笑的男人


“不吃了?”


他终于开始吃了,而你已经饱得不想动了


“岳岳,站不起来了,撑死啦”


你刷着手机,跟他抱怨


“那等会去动动?”


他问你


“去跳广场舞叭老岳”


你看他眉头皱了一下,问号脸出现了


嘿嘿嘿,既然这样,那就冲冲冲!


你起身拉起他,带他去了附近的广场


广场上很热闹,现在有些空闲的年轻人,也会在方阵里跳


“老岳!冲了!”


你拖着他,他一脸不情不愿的,可还是陪着你进了其中一个人最多的方阵


“社会摇~”


“明天我就是你的新娘~”


广场舞的歌总是这样,你一个人没事的时候也会过来玩,所以融入的比较快,但是歌单可是一直在更新的


刚刚开始的你


“哈哈哈哈哈老岳,你行不行啊,好好学呐”


后来的你


“??老岳你学会了???”


本来微凉的夜被躁动的音乐打败,你原来还觉得有点冷的


不知道你刚开始笑他太多了,你好几次转身,他都一脸认真在学习,尽管脚上的动作和手上的动作都不对,然而连表情都在用力


“老岳,学会了嘛”


你问着,他超认真的跟你说


“在认真学呢”


好吧,那就让他好好放松放松叭


有一个位移很大的动作,你超别扭的移动,步子有些反应不过来,刚刚移到最左边,老岳的声音从头顶落下来


“快点,过去了”


“嗯????”


你一边老老实实的蹦过去,一边质疑的瞪了他一眼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话,他都笑了起来


“跟上呐姑娘,好好学”


“嗯???”


如果旁边有小弟,你肯定会指着老岳跟他抱怨


他叭叭我!


小弟还会语重心长地安慰你


岳麻麻一直都这样


跳了整整一个半小时,你的老寒腿撑不住了


“老岳,好累,跳不动了”


“再一首?”


他居然再申请继续??


你愣了愣,看着他眼里的光


“好吧”


等这首结束,他牵着你穿过人群


一旦停下来,寒冷的空气会直接抱住你


膝盖越来越痛了,你的步伐变慢了


“怎么了?”


发现你有些不对劲,他停了下来


“膝盖疼”


“噗,跳坏了啊?”


你看他偷笑,气不打一出来,又是一拳


只是你刚打完,他就在你面前蹲下了


“上来吧上来吧,背你回去了”


“哼,这还差不多”


女人的口是心非和男人其实都一样


koyu60
小辉是。甜兔兔。内馅儿是棉花糖...

小辉是。甜兔兔。内馅儿是棉花糖味儿的。

小辉是。甜兔兔。内馅儿是棉花糖味儿的。

硬六

《听说你是镇江》1 地盘

211财经政法大学(未来的男会计) X 985某大临床医学部(肛肠科新星)

我在平行世界的天津虚构了两所大学,你们懂的,不要较真。两位校草,双向暗恋。洋岳岳洋无差,HE。

灵感来自于中国四大名醋,品牌代指该校草的受欢迎程度:镇江是岳辉,李洋是保宁。

============================

“洋哥,医大不让我们用篮球场!”

李振洋刚在电话里跟3+2敲定了这次[校园十佳歌手]的赞助,正得意地在学生会办公室里翘着小拇指玩转椅……“敲个门会死么?”傻屌一秒变霸总,狭长的丹凤眼冷冷地来回扫射这几个倒霉蛋。“这、这不是情况紧急嘛……”带头儿冲进来的学弟跑了一脑门儿汗,尴尬地搓着...

211财经政法大学(未来的男会计) X 985某大临床医学部(肛肠科新星)

我在平行世界的天津虚构了两所大学,你们懂的,不要较真。两位校草,双向暗恋。洋岳岳洋无差,HE。

灵感来自于中国四大名醋,品牌代指该校草的受欢迎程度:镇江是岳辉,李洋是保宁。

============================

“洋哥,医大不让我们用篮球场!”

李振洋刚在电话里跟3+2敲定了这次[校园十佳歌手]的赞助,正得意地在学生会办公室里翘着小拇指玩转椅……“敲个门会死么?”傻屌一秒变霸总,狭长的丹凤眼冷冷地来回扫射这几个倒霉蛋。“这、这不是情况紧急嘛……”带头儿冲进来的学弟跑了一脑门儿汗,尴尬地搓着手。眼看绝美CEO的人设总算是保住了,李振洋才不紧不慢地问:“医大的怎么说?”

“同学,不是医大怎么说,是事实怎么说。”为首的是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瘦子,噼里啪啦一通讲,李洋有点走神:大男人梳什么冲天揪,虽然算不上难看吧……嗯,肩没我宽,个儿没我高,目测只会瞎BB——一看就是个花架子,爸爸分分钟就给他收拾了。
“综上所述:如果贵部想要借用场地的话,等我们篮球赛比完了,也是可以的。”什么呀就综上?什么叫[也是可以]呀?跟这儿显摆什么得瑟什么呢?”才回神的李振洋莫名被对方的结语给刺到了,火儿直往上窜:“合着我们财法用公共区域还得看您医大的脸色?”

讲真,李振洋平时不是这么容易冲动的人;好歹是财法学生会文艺部部长,手底下管着一票人呢。没有个高情商没有个会忽悠人的话术,每学期怎么在团委、导员和教务处间周旋?怎能顺利拉到活动赞助?怎能哄着学弟学妹们跟着他冲锋陷阵?

今儿是怎么了……没人清楚。
因为医大的头目哦不,
是学生会副主席兼体育部部长岳明辉,
也有点反应过度。

“财法和医大作为邻居,一直跟附近的社区共用这四个篮球场。医大体育部每年四月底和九月初都有篮球赛,所以篮球场都是长期预定。居委会和学校团委都有档案可查,财法历届的学生会主席也知道这个惯例…..”体育部的干事们看着自家部长的笑意愈深,心道不好:岳哥笑,阎王到——啧啧,财法那小子要完蛋。

“不知道同学你是听不懂,还是装不懂。”骂人不带脏,却对某霸总人设造成一万点伤害。当事人正欲反驳,冲天揪又开始哔哔了:“听不懂的话,可以来医大附院拍个脑部CT,带切层的那种;装不懂的话,可以来医大的心理热线聊聊认知障……”

“你大爷!”“你大爷!”
双方同时抓住了对方的衣领,
各自的部下也是针锋相对、分外眼红。
“你松手!”“你先松!”
“凭什么我先松!”“那凭什么我先松!”
…...
男人间正常掰头的流程走得差不多了,
画风急转直下。

“篮球场又不是你家开的!
凭什么听你的!”
“同理,篮球场也不是你家开的,
不能听你的。”
“你叫它,它答应么?”
“你叫它,它答应了我们就让。”
“流氓!信不信我去找你们院长?”
“你去呀,小学生就会告老师。”
“你混蛋!”“你才混蛋!”

 
“干嘛呢这是。”
居委会主任余大妈带着值班的俩阿姨来了,这是鸡贼李某出发时派人去搬的救兵。
“多大点事儿,啊,跟这儿龇牙咧嘴的……丢不丢人呐。”感谢余大妈及时制止了小学鸡掰头,不然双方干事只能原地狗带:真心没眼看呀。

“余阿姨,您来得正好。”李振洋瞬间笑成一朵花,放下冲天揪的衣领便化作居委会的舔狗,“麻烦您给医大的说说,是不是居委会上礼拜答应把篮球场给了我们财法?” “余姐,手还疼么?”李振洋才注意到余大妈的创口贴,登时觉得自己矮了一头。岳明辉笑着握住了余主任的手,神情认真:“需要换药您就招呼一声儿,今儿给您添麻烦了。”冲天揪确有令人如沐春风的本事,余主任一脸受用。

李振洋紧张了:“余姐,篮球场您上周答应给我们财法了呀。”

“余姐是你喊的么?”岳明辉瞥了一眼李振洋,瞥得李振洋刚压下去的火又冒了出来。“小李呀,”余主任有点不好意思,“上周大妈给忙忘了,医大确实每年4月底和9月初都要用篮球场的。”岳明辉慈爱地看着瞬间石化的大高个儿,深觉[关爱智障、人人有责]。

“岳啊,”余主任有点羞赧地看向岳明辉,“大妈上周也确实答应了小李。”所幸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限的,余大妈清了清嗓子:“下周四幼儿园有汇报表演,区委和教育部的领导都会出席。所以从今天到下礼拜四的篮球场,都要先给幼儿园。”

“不是……余阿姨,”李洋急得舌头打结,
“您、您上周不是这么说的呀!”
这傻大个儿居然还想继续掰扯,
岳明辉赶紧抢过话头:
“孩子是祖国的花朵,
为花朵让路天经地义——我们肯定配合。”

余主任欣慰地点点头,拍拍冲天揪的肩膀:“下周五开始场地就归你俩了,协商一下——毕竟是邻居嘛。”

朝天揪脑子转地飞快:“医大愿意把白天让给财法,我们晚上打比赛就行。”余主任非常满意岳明辉的乖觉,抬头看看不上道的李振洋:“小李,人家小岳谦让,快谢谢人家呀。”

我谢你个大头鬼!
白天大家都课满,
谁有功夫来唱歌?

欢送居委会的阿姨们离开后,
李振洋把手指拧的咯咯响:
“听说,你是镇江?”

岳明辉歪头一笑,露出左臂:莲花加大狼,飒的很——看得李振洋一愣。
“晚上唱歌多少有扰民的嫌疑,不用谢。”
得,财法学生会文艺部完败。

“下周五开始,医大体育部的干事会来挂横幅、贴时间表;我们会留一半的空间给贵校文艺部贴海报用,说话算数。”

李振洋觉得自己气势上不能输,有点口不择言:“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如意算盘!晚上打球凉快!”

闻言,冲天揪停下脚步、回头笑笑:
“得嘞,回见了您呐。”

艹,他小虎牙还挺好看的。
——财法[保宁]就是这么没见过世面。

 
天津作为陪都,教育资源自然不差。除了赫赫有名的[南开]和[天大],就数岳明辉所在的[医大]和李振洋的[财经政法]出类拔萃。两校的前身分别是建国初期教育部督办的医学院和财经专科:老城区的黄金地段,就隔一条小吃街。毗邻而居,同时起家又同时做大,孽缘也因此而始。争地盘儿/比录取分数线/抢教育部拨款,尤以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985/211评级之争最为惨烈;后来就演变成[习惯性不让对方舒服],最直观的体现就是[校园扩建]。

当年国家百废待兴,只有老城区有现成的楼可以上课。学校越往后发展,就越囿于市政府的城市规划;后来,市教委特批两校:向欧美的大学城看齐——没有围墙,有一幢算一幢。结果造成了如今水乳交融、啼笑皆非的格局:医大的实验楼横在财法的多媒体楼和办公楼中间,财法的新图书馆偏要堵在医大的宿舍楼门口。如果财法的同学回到宿舍发现不慎把笔记落在了教学楼,那就要穿过医大的附院、二食堂、报刊亭和澡堂。

而这两家学校偏又挨着铁路职工小区和职工子弟幼儿园。
每日都能看到抱着死沉死沉的法典和逻辑学巨著的财法学生匆匆忙忙跑向教室,逆向而行的不是附院刚下夜班的白大褂就是从实验室逃出来满脸菜色的医学生。而他们都要鼓起勇气,才能顺利穿过接送熊孩子们上下学的大爷大妈们。

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并没有使两家化干戈为玉帛,[事无大小、一律针锋相对]是原则也是传统。这样一来,任何一家都不能单独在共同区域修操场和体育馆;只能跟小区和幼儿园共用篮球场网球场和游泳馆,前文的小学鸡battle也就见怪不怪了。

至于[镇江]和[保宁]的称号,也是两校[事无大小、一律争锋相对]的体现之一:比校草。两年前李振洋入学,赶上新任校长的第一把火——大一新生入学舞会;不参加还不行,且必须携伴。本来文科学校男生就少,何况是李振洋这种抢手货?一八八的身高自带俯视众生的气场,细长的丹凤眼垂着看人平白多了几分撩拨的意思。更不要提人家有着一般糙汉难以望其项背的太平洋宽肩和出色衣品,真心鹤立鸡群。

寻常女孩面对帅哥多少羞于表露,但考入天津财法的可不是一般人。有个段子说,每届毕业生未来一半人要查另一半人的帐,或是一半人要送另一半人进去。未来的女检察官们女律师们女注会们女操盘手们纷纷跑去约李振洋;由于人数太多,姑娘们居然还自发搞了个线下掰头——前50名优胜者才能获得当面邀约的机会。
之后便有好事者将李振洋这个蓝颜祸水、万醋之源,称为[保宁]。

保宁本宁面儿上波澜不惊,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尤其当他得知校内绝大部分女同学甘愿排队等他,也不去隔壁医大找男生救火的隐情。“欸,咋不见医大的妹妹来舞会呢?”这种白痴问题自然也只有被胜利冲昏头脑的傻子的出来,不意外的遭到室友们的一致白眼:

“医学院向来都是僧多粥少;就算来,能有几个女生?”
“贪心不足蛇吞象。现在不光大一、基本上全校男生都跟你有梁子,你还要招惹外校?”
“介倒霉孩子,也不想想自己为啥叫保宁。”
李振洋一愣:“什么意思?”

“中国四大名醋除了[四川保宁],还有[山西老陈醋]、[永春老醋]和[镇江香醋]。前面仨都有主儿了,你来晚啦。”能给帅B泼冷水,宋晓峰很是得意,“[老陈]是法学院10年硕士毕业的陈律,[永春]是隔壁去年派去德国做学术访问的王医师。”本来还想再卖卖关子,结果扛不住李振洋的杀人视线,宋晓锋只好招供:“[镇江]还在——据说是隔壁学生会体育部部长,姓岳。他一打篮球女生就蜂拥而至,排队等着递水。”

所以其实[保宁]三年前就见过[镇江],虽然是他单方面趁人打球时刺探的敌情吧。李振洋在场外远远地瞥了一眼岳明辉的背景,扭头就走。不就是个控球后卫,然后三分投地准些么?切,根本就没女孩儿前呼后拥、守望相互啊。李振洋得瑟的很,回程还哼着小曲儿。他自然不会跟室友们提自己偷摸跑去隔壁比帅的事,自然也就不知道这背后的隐情:镇江本江洁身自好,有了女朋友就诚恳地拜托姑娘们别再浪费时间。所以这次小学鸡吵架,是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会面。

而且文的武的,李振洋好像都输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岳——明——辉!”

文艺部的干事们兢兢业业地赶着活动海报、推敲场地布置方案,
无暇顾及办公室内部长大人的崩溃。

都

【灵岳】秋乏

1.

他在感觉的凌迟里,甘之如饴,而光线就那样爬过他的脸,蜿蜒绵亘,无窗帘庇佑。

岳明辉睁开眼,昨夜已过。


石膏雕塑仍未填补五官,刻刀温敛置于一旁,他从床上坐起,只惘然望向天边。


租客房间相连,左邻右舍喘息未定,楼道春台的一片仙人掌,竟在昨夜开出了几朵颤巍小花。

月光乍泄,岳明辉走去,看到那簇洁白,手指凑上去,不慎扎入几根。


春夏之交,租客变更频繁。脚步,躯体,心怀鬼胎,构成这重复,渺茫而卑微的大千世界。

岳明辉咳出几口痉挛烟气,最终还是将笔尖涂抹划掉此句,词藻过盛,情绪太多,寄给明扬的信里远不需要这些。他只需让她知道,他一切都好,勿须记挂。...

1.

他在感觉的凌迟里,甘之如饴,而光线就那样爬过他的脸,蜿蜒绵亘,无窗帘庇佑。

岳明辉睁开眼,昨夜已过。

石膏雕塑仍未填补五官,刻刀温敛置于一旁,他从床上坐起,只惘然望向天边。

租客房间相连,左邻右舍喘息未定,楼道春台的一片仙人掌,竟在昨夜开出了几朵颤巍小花。

月光乍泄,岳明辉走去,看到那簇洁白,手指凑上去,不慎扎入几根。

春夏之交,租客变更频繁。脚步,躯体,心怀鬼胎,构成这重复,渺茫而卑微的大千世界。

岳明辉咳出几口痉挛烟气,最终还是将笔尖涂抹划掉此句,词藻过盛,情绪太多,寄给明扬的信里远不需要这些。他只需让她知道,他一切都好,勿须记挂。

事实上他刚发过一场高烧,雨声在这几天夜里细腻,他好似母胎羊水里畅游的幼婴,被包裹得稚嫩危殆。他不分日夜地酣睡,诱人的沉沦里却始终有几声叩门,反反复复,近在咫尺。

岳明辉不愿睁眼,只当晚归房客,无意扰乱他被退烧药牵制的精神触觉。

老旧的木门有如凋朽支架,岳明辉目光随太阳穴处酸胀游弋,终于找到声响源头,窗外一双白色帆布鞋正立,鞋头正与楼梯栏杆亲密撞击,相交甚欢。

岳明辉套上衣服,佛珠浅浅盖住手臂露出的一截繁琐纹身,他已想到外面是谁。

李英超嚼完最后一粒太妃糖时,楼道正有人在纠缠,前日相拥男女今日便为情而伤,两人指墙大骂,哭声嘶竭。李英超眨眨眼,抖搂下额头几缕碎发,偏过头去。

手指穿过裤带,糖纸堆积得生硬,触觉与记忆相联,顺带笼罩气味,声响,荒草丛生。沉缓地,他接受这最后的沉缓,心中默数,他转过身去。

岳明辉离他几步距离,看着他,看着李英超的眼睛,他早先就是被他的这一双眼睛吸引的,灵澈皎洁,恶作剧后的狡黠,都在这里。

岳明辉率先疲惫了,他突然觉得今天自己走出门来就是个错误,而李英超太会捕捉,他捕捉到了岳明辉眼里的那一丁点舍弃,他慌了。

“我马上就走。”

李英超垂眼,却已悄然转过头去,“你别生气。从那次后,我再没逃课。”

女人哭声喑弱,而天色从凌晨起便阴雨绵绵,岳明辉这才发现李英超后背衬衣早已氲湿大片,蝴蝶骨下空荡,后背似幅墨色丹青。

“灵超。”

岳明辉叫他,“回来吧。”


都

【洋岳】既眠

云淡风轻,鸿蒙又辟,火烧云拂过阿弗洛狄忒手臂。


0.

那个傍晚岳明辉已然闻到了一股烟味,他看了眼他刚完成的画作,门就被撞开了。老包身上透着火的味道,声音也像被烧焦了一样的嘶哑,这使他原本高大的脊背看起来更像一匹马的脊背,岳明辉从这弧度里看出他昭告的惊恐,他正在受难。

老包冲上来便拽岳明辉,几丈高的烟浪滔天翻涌,火苗在他们脚下蹿动,画板在此起彼伏的尖叫里陷入灰烬,那时岳明辉抬头看了眼黄昏,火烧云与晚霞正诡谲交合,天色瞬而漆黑。

老包后来喝过酒,提起这件事来仍是心有余悸,手指在桌上蜷缩,好似还在摆弄他烧掉的古董瓷器。

那人想不开纵火了结自个儿,怎么偏偏就在我的楼里,他常这样说,酒气和...

云淡风轻,鸿蒙又辟,火烧云拂过阿弗洛狄忒手臂。


0.

那个傍晚岳明辉已然闻到了一股烟味,他看了眼他刚完成的画作,门就被撞开了。老包身上透着火的味道,声音也像被烧焦了一样的嘶哑,这使他原本高大的脊背看起来更像一匹马的脊背,岳明辉从这弧度里看出他昭告的惊恐,他正在受难。

老包冲上来便拽岳明辉,几丈高的烟浪滔天翻涌,火苗在他们脚下蹿动,画板在此起彼伏的尖叫里陷入灰烬,那时岳明辉抬头看了眼黄昏,火烧云与晚霞正诡谲交合,天色瞬而漆黑。

老包后来喝过酒,提起这件事来仍是心有余悸,手指在桌上蜷缩,好似还在摆弄他烧掉的古董瓷器。

那人想不开纵火了结自个儿,怎么偏偏就在我的楼里,他常这样说,酒气和皱纹在他两颊沸腾,在我这里阻了我生意,居然也没找到一个人给他收尸......

到这时老包就会转过头去看岳明辉,目光爬过他脸,眼神稀释, 他总也忘不了岳明辉在大火将至之时的房间里正襟危坐,看着那画,像个痴人。痴,他嘬了口酒,这些人怎么就想不明白命比那些个什么字啊画啊重要呢。

于是那痴人岳明辉便用一只手不紧不慢调着胸前怀表,另一只手抖落烟缀,看老包是如何替他侥幸脱险的喃喃自语,帮他又满上一杯酒。

  

廊道里搬来的几座供奉香台袅袅升烟,岳明辉坐在房间里,没一点月光。窗外海棠寂静,隔着墙壁,岳明辉能感受到旅店无数熟睡灵魂的孱弱呼吸。

他在黑暗里无声笑起,想起阿姐。儿时阿姐同自己睡在一起,如只骨瘦如柴的幼猫,那鼻息也是这般不忍扰人,岳明辉垂下手摸烟,却从柜子里摸出一方蓝底格子提花手帕,不知是哪一年从她那里带走的。


那人在死前曾看向他,岳明辉记起来,那双手兀自在空中伸展,额头青筋山峰般凸起。那人的眼白就在鼻息上摇摆,哀哞的求饶被他越捂越烫,越发微小。镜子里岳明辉的手就那样掐在他粗糙而肥大的脖子上,那人强装着镇定,声音发抖,鹰隼,你居然是鹰隼,我就知道我有这么一天,可我有妻子正怀胎,我真的有家人。

岳明辉笑,右手开始使劲,我只办事,于是将他猛力拖向衣柜,那人蹒跚想逃被他一刀利落插入腹部,岳明辉随即用手指撬住他想惊呼的口齿,那人的痛苦只能沉闷吞进肚中。那人却干呕着呻吟,你没有亲人吗,你没有吗,岳明辉停下来,看到那人眼中松懈后又笑起来,却更为剧烈地遏制起他的喉咙,那身体真的好像条鲜活笨重的鱼,岳明辉想,而后从衣柜里挑选出一条领带慢慢缠上他颈,扣开打火机。

烟缀烫到他手,岳明辉身上愈发冰凉,睁开眼,天不知已何时大白。门半开着,桌上满是烟蒂,却多了一封被人拆过的信,岳明辉拿起它,早有预料,确认看见阿姐字迹后塞进他早已收拾好的皮箱。下楼时老包仍在昏睡,雾色正浓,他离开这家待了数月的旅店,一步也未曾回头。


小孩在街头玩闹嬉戏,配有商贩呵斥,清晨车铃声过,不远处一群礼帽女人正垫脚踏入黑色汽车,街边瞎子拄竿敲地,岳明辉从西服外套掏出钱来,准确投入他碗中。

信封内有钥匙两根,岳明辉拿出第一根,打开这座陌生楼阁中属于他的房门。几个小时后,人们陆续散出,皮鞋跟手杖声清脆,有人在楼廊尽头用手绞着电话线圈,语言疲惫轻柔。

岳明辉这才再度拿起信封,阿姐的字迹依旧娟秀,也不过是叮嘱些平常小事,他却可由此知,因他这段日子的盘旋,她也可再多活一段时日。他复坐在布满灰尘的木椅上,闻到房间空置已久的潮湿气味,不免想到这日子的真相,总是要在重复里继续的。


一只白猫突跳上他桌,身有虎斑,圆杏核般绿眼直视岳明辉,灵巧绕过他桌上皮箱,岳明辉伸出手来,想钳过它头,却闻它低沉叫声,岳明辉还未反应过来,手背霎时多了一道血痕。那猫站在桌上,仍是一派居高临下模样,门口忽传来一声轻笑,一个戴金丝眼镜的男人正朝他走来,岳明辉看到他,脑内闪过信中夹订的照片姓名,面容锋利张扬,与他相差无几。

刚养的,脾气不好,还请您不要见怪。他走近,礼貌却不拘谨,俯身去逗那猫跳下,肩膀背脊手指指节,动作弧度流畅绵延,转过头来,高挑眉下,是双狭长笑着的眼。

房东忽捋着小茶壶踱进门来,看到他忙向他招呼,李先生,今个儿怎有空出来,不闷在房里写您的小说了?他又转向岳明辉,这是新搬进来的岳先生,别人说他以前曾当过国画教员呢,你们聊着聊着,说罢便朝岳明辉憨厚着一笑。

李振洋靠在桌上,也报以分寸的一笑,也不恼那猫三番两次的闹他,忽记起岳明辉还坐在一旁不语,环顾四西周后或觉房间空空如也,便开口道,伤口需要消毒,还请去我那里坐坐,就在隔壁。晌午光源后灰尘渺茫,短暂游弋在他高挺鼻翼,李振洋说这话时摘下了那副考究的眼镜,比照片上倒又温顺了好几分。岳明辉不语,低头看见那虎斑猫,竟又摆尾顺从匍匐于他脚下。

岳明辉想了想,站起身来,对他说,好。


 

烟暖山河

今天的辉辉太可爱了!
啊啊啊啊啊啊!妈妈不行了!

今天的辉辉太可爱了!
啊啊啊啊啊啊!妈妈不行了!

春逝

指标 【续】

怀孕了怀孕了

他带着孩子来了!

周末快乐


1

木子洋也没想到这么快就中了标,算算时间刚好是那天晚上。

他正一个人在法国走完秀,走在街头赏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难受,隐隐约约的第一个想法居然也不是胃痛,而且自己是不是怀孕了。

他不知道没什么他会这样想,他真的不知道。

稀里糊涂的去了医院,又稀里糊涂的被告诉自己怀了孕。刚刚精神饱满的他,好像顿时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小生命变得疲惫不堪。

虽然他很岳明辉商量过要孩子的问题,也觉得自己可以接受。可是当他真的怀孕的时候,他却突然措手不及起来。

他好像真的没有准备好。

他也不知道岳明辉有没有准备好。

2

当他回到酒店给岳明辉打电话的时候

怀孕了怀孕了

他带着孩子来了!

周末快乐


1



木子洋也没想到这么快就中了标,算算时间刚好是那天晚上。



他正一个人在法国走完秀,走在街头赏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难受,隐隐约约的第一个想法居然也不是胃痛,而且自己是不是怀孕了。



他不知道没什么他会这样想,他真的不知道。



稀里糊涂的去了医院,又稀里糊涂的被告诉自己怀了孕。刚刚精神饱满的他,好像顿时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小生命变得疲惫不堪。



虽然他很岳明辉商量过要孩子的问题,也觉得自己可以接受。可是当他真的怀孕的时候,他却突然措手不及起来。



他好像真的没有准备好。



他也不知道岳明辉有没有准备好。



2



当他回到酒店给岳明辉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可当他第三遍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还是没有接。



李振洋很生气,虽然知道这时候岳明辉可能在开会,在跟那些老古董纠缠,可他现在全然没有想要理解他的意思。



他只给岳明辉留下一句话"如果明天我在法国看不到你,你就等着离婚吧"然后丢在手机钻进了被子。



外面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敲的李振洋心里一点也平静不下来。



他好像真的有点接受不了自己已经怀孕的事实。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他会不会成为一个好爹地。



他又起身站起来,打开阳台的门,吹了吹风,打了个喷嚏后他又把门关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他下意识的动作让他也有点吃惊。



3

岳明辉刚从会议室出来就看到了李振洋留下的话。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只知道凭借李振洋的脾气要是不去的话肯定是酿成大错。



他买了最近一班的飞机,从助理那里得到了李振洋的酒店地址和房卡,急匆匆地去了酒店,可是房间里却没有人。



他打李振洋的电话也没有人接。



岳明辉突然慌了神,他丢下自己的行李跑出酒店,漫无目的地奔走在法国的大街上,像一只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



终于在一家买手店看到了李振洋。



岳明辉的心,终于沉了下来。



4

看到岳明辉走过来他并没有说话,瞥了他一眼后又把视线转移到了手上那件衣服上。



岳明辉发现,那是一件小公主裙,上面还带着白色的蕾丝边装饰。



岳明辉走过去,搂着李振洋的肩膀把他抱在怀里,侧过脸亲了亲李振洋的脸庞,什么都没有说。



李振洋转头看了岳明辉一眼,轻轻地躺在岳明辉的肩上,问"这个衣服好看不好看。"



"好看,洋洋的眼光什么时候出错过。"岳明辉摸摸李振洋的头发,轻轻说道。



"那我们买下来,好么老岳。"李振洋从岳明辉的肩膀上起来,笑盈盈看着岳明辉。



"好,洋洋说什么就是什么。"



5



回到酒店李振洋又开始一言不发。



岳明辉也不知道刚刚那个买衣服时高高兴兴的李振洋去哪里了。



他有不敢问,只能小心翼翼地坐在床边,看着李振洋。



"有什么话就说,这个样子给谁看呢。"李振洋看到岳明辉这样就更生气了,好像他受了什么委屈似的,明明自己才是受委屈的那个人。



"害……我没啥事,洋洋,我就是想问你,你怎么了。"



"我能怎么了。"李振洋瞪了岳明辉一眼,又垂下眼眸,"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



岳明辉走过去一把李振洋抱在怀里,李振洋的手圈住岳明辉的脖子,腿挂在腰上,屁股被岳明辉拖住。



岳明辉抱着他在屋里转来转去,像哄孩子一样时不时还拍拍李振洋的背。



李振洋趴在岳明辉的肩膀上问他,"老岳,我问你个问题啊,你想要个男孩还是女孩啊。"



"男孩女孩都一样,我都喜欢。"



"我想要个女孩,女孩多好啊,我可以给她穿裙子,就是我买的那样的…"



"这男孩女孩也不是我们说了算啊……这几率都是50%,你看科学家都说了…"



"我就要女孩!"李振洋气了,一下子从岳明辉的身上跳下来,气呼呼跑到床上用被子蒙上头。



岳明辉摸不到头脑,他迟钝了一会想不通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但还是哄他要紧,紧跟着李振洋上了床,强行把李振洋的头露出来。



"这样会憋坏的洋洋,你有鼻炎,这个羽绒被会出绒,进鼻子里你又要难受了,别这么任性好么。"



李振洋红了眼眶。



6

"所以能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不开心么。"



"我怀孕了,老岳。"



"啊?你怀孕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才告诉我。"



"因为你是个粗心的爸爸。"



"刚刚我就该想到的,洋洋对不起,哥哥太笨了。怀孕了也照顾不好洋洋,还让洋洋哭鼻子。"



"可是老岳,我…好像照顾不好他。你看,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我怎么…"



"这不是还有我么。而且,谁说你照顾不好他了,我们洋洋一定可以当一个好爹地。"



"老岳?"



"哎?"



"我就是叫叫你。"



李振洋没再说话,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成为一个好爹地,但他确定的是,岳明辉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爸爸,他保证。








烟暖山河

🆘救命!我的兔兔被奇怪的人绑走了!🆘
辉辉兔:妈妈再见!我去哥哥家住几天!ヽ(○^㉨^)ノ♪
莫知名蒙面·KWIN·大盗:你的兔兔现在是我的兔兔了(ง ˙ω˙)ว 

🆘救命!我的兔兔被奇怪的人绑走了!🆘
辉辉兔:妈妈再见!我去哥哥家住几天!ヽ(○^㉨^)ノ♪
莫知名蒙面·KWIN·大盗:你的兔兔现在是我的兔兔了(ง ˙ω˙)ว 

cutxvlhvffgn
今日份的咻辉~

今日份的咻辉~

今日份的咻辉~

OP鯉魚_痕x

摸鱼/爆肝

一个临时起意的一人一页

摸鱼/爆肝

一个临时起意的一人一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