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岳绮罗

16.5万浏览    1818参与
甜橙小七

【薛洋×岳绮罗】《灾》-引子

*

/依然不喜勿入

/洋绮中长篇试水,后续……再看吧

*


上古有剑,名曰降灾,恰如其名,剑身纯白而泛赤光,亦正亦邪。


一说正者,降灾化灾。


一说邪者,降灾造灾。


焉知何‘降‘?


孰辨正邪?


曰:因人而异


……


作为上古却还没个正式阵营好站的一品灵器的剑灵。


在过去的好多好多年里,岳绮罗都是藏在剑中漠然看着形形色色的男女老少费尽心机为了得到她而相互厮杀。


哦不,应该是为了得到它而厮杀,毕竟目前还没有人知道这柄吉凶未测的灵剑‘降灾‘已生出灵识。


灵识孕育出的是一个少女模样的剑灵,剑灵喜欢红色,像剑身周遭泛着的红光一样的红色

*

/依然不喜勿入

/洋绮中长篇试水,后续……再看吧

*



上古有剑,名曰降灾,恰如其名,剑身纯白而泛赤光,亦正亦邪。


一说正者,降灾化灾。


一说邪者,降灾造灾。


焉知何‘降‘?


孰辨正邪?


曰:因人而异


……


作为上古却还没个正式阵营好站的一品灵器的剑灵。


在过去的好多好多年里,岳绮罗都是藏在剑中漠然看着形形色色的男女老少费尽心机为了得到她而相互厮杀。


哦不,应该是为了得到它而厮杀,毕竟目前还没有人知道这柄吉凶未测的灵剑‘降灾‘已生出灵识。


灵识孕育出的是一个少女模样的剑灵,剑灵喜欢红色,像剑身周遭泛着的红光一样的红色,但有的时候岳绮罗也会穿一穿和剑身本色那样的无暇洁白,不过,真的只是偶尔。


岳绮罗不喜欢素雅的白色,诚如她不喜欢那些喜欢穿素净衣衫满口仁义道德的正道人士一般。


打着未雨绸缪,以免祸害苍生故而要封印她的名号,真正的目的不都是为了得到传说中足可灭世的强大力量。


总有有自诩正义的白道人士在那些虚假的各怀鬼胎中举起这柄剑,大义凛然地说一句"为天下苍生封剑"或是"代天下苍生守剑"诸如此类的话来。


一转身,在无人之地之时,又目露贪婪地妄图摄取灵剑的无上灵力。


这时剑中的岳绮罗便会微微勾起唇角,笑得恶劣又稚气。


再轻轻地喟叹八个字:"凡夫俗子,蠢得可怜。 "


像是惋惜又像是轻蔑。


至少遇到薛洋前,身为在世人眼中不比阴铁少多少诱惑的一品灵器‘降灾‘的剑灵,岳绮罗都是眼都不眨地生生攫取了想许多鲜活生命的灵识。


而在夺了这么多人性命之后,灵剑降灾终于被世人灌上了凶剑的名号。


但这并不妨碍继续有人前仆后继地出现在岳绮罗面前,毕竟传说中足可飞升的无上灵力,诱惑太大。


同样‘凶剑’的名号也不妨碍她冷漠地吸食来人的灵识。


她仿佛一点也不在意日后的因果业报,得心应手地做着世人眼中所有丧尽天良的事情,直到遇到那个被推搡到她面前的孩童。


瘫跪在她面前的孩子衣衫褴褛,头发乱乱的,并不圆润的脸颊上满是污垢,只有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才有些属于孩子的童稚。


而现在,那双眼中盛满了哀伤,只是那哀伤不是对着她的,男孩子看着的是他自己的手。


岳绮罗这才发现这个狼狈不已的孩童右手上满是干涸发黑的血迹,而那只沾满血渍的手上,没有小指。


她看着自顾自沉浸在自己哀伤世界中的男孩,千万年来第一次生出了冷血漠然之外的其余情绪。


一缕红光闪过白剑,少女披着红色的斗篷,稚气的脸颊上带着疑惑的笑,嫣红的唇微启,她轻声问:"你不怕我吗?"


漆黑石板上的孩子闻言有些木然地抬起头,一双好看的眸子空空洞洞的,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他伸出舌尖舔了舔毫无血色的干裂唇瓣,说出口的话也空空的,声音还带着悲恸大哭后独有的喑哑:"你是谁?"


"我是谁?"


岳绮罗重复了一遍,忽然如人族孩童一样纯真地笑出了声,又道了三字:"有意思。"


她伸出手,扶起那个也才及膝高的男孩,将他扳过来,而后把自己的双手放在他瘦弱的后肩上,放低身子和他一起看着门口那露出半个脑袋偷偷看着他们的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的目光对上岳绮罗忽然化成赤色的双瞳,浑身一僵迅速躲在了入口一侧的石壁之后。


于是少女唇角的笑意更深更恶劣,她俯身靠近薛洋的耳畔,低声道:"薛洋,你想……"


她看了看那个出现在薛洋记忆里,躲在石壁后的常氏露出的一片白色衣角,唇角微勾,极具引诱的魔力。


"你想,报仇吗?"







开心猫

找一篇文

背景是文革期间吧,岳绮罗和无心还有白琉璃都和好了,还遇到了张显宗的转世是个黑五类

背景是文革期间吧,岳绮罗和无心还有白琉璃都和好了,还遇到了张显宗的转世是个黑五类

英和子

今日一更后,一个星期后再更新了😀

今日一更后,一个星期后再更新了😀

甜橙小七

《鸟族爱情》

*

平行世界,bl,gl尝试,沙雕向短篇,请不要在意细节。

高亮避雷,不喜勿入:

旭润【旭凤×润玉】bl

穗绮【穗禾×岳绮罗】gl

荼微【荼姚×太微】老夫老妻模式

*


01


“一条龙配一朵花这不是暴殄天物么?”


“所以这就是你插足润玉娃娃亲的理由吗?”


穗禾看着对面悠哉悠哉品茶的天界二殿下,象征性地扔出了这个问题。


可惜某只凤凰实在是太陶醉于那盅由大殿亲手烹制的茶里。


在暗示某位公主问出问题后,旭凤不紧不慢地喝完了一整杯茶,这才懒懒地掀起眼皮瞄了一眼嘴角笑意已经冷到可比魔界极寒之地的白衣少女。


青年手指...

*

平行世界,bl,gl尝试,沙雕向短篇,请不要在意细节。

高亮避雷,不喜勿入:

旭润【旭凤×润玉】bl

穗绮【穗禾×岳绮罗】gl

荼微【荼姚×太微】老夫老妻模式

*


01


“一条龙配一朵花这不是暴殄天物么?”


“所以这就是你插足润玉娃娃亲的理由吗?”


穗禾看着对面悠哉悠哉品茶的天界二殿下,象征性地扔出了这个问题。


可惜某只凤凰实在是太陶醉于那盅由大殿亲手烹制的茶里。


在暗示某位公主问出问题后,旭凤不紧不慢地喝完了一整杯茶,这才懒懒地掀起眼皮瞄了一眼嘴角笑意已经冷到可比魔界极寒之地的白衣少女。


青年手指指节一下又一下轻轻地敲击着石桌,石桌上白色的小纸人很是给面子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着自己的两条小短腿。


半晌,旭凤才悠然回道:“差不多吧。”


通常情况下,对方应该是会被吊足胃口继续顺着他的意思追问下去的。


如果对方是他叔父的话,或许还不止追问,大概还会拿出小本本来记。


可是穗禾公主显然不是普通人,不然也不会同时被天界第一温润以及天界第一张扬暗戳戳地娇宠着。


白衣少女一咧嘴,露出八颗牙齿,亮出了她的招牌式笑容,并十分有礼貌回道:“好的,我知道了。”


说罢,起身准备离开。


旭凤略略有些着急:“你不好奇吗?”


穗禾居高临下地睨了她表哥一眼,脸上还挂着没来得及收回的职业性假笑:“不——好——奇——”


然后头也不回往前走去。


天界二殿下看着从石桌上飞到鸟族小族长手边的小纸人,脑中灵光一现,凉凉出声:“岳绮罗那事……”


穗禾往前走的脚步微顿,转首看旭凤的时候脸上的笑意更标准完美了些。


“二殿,我完全不介意因此让一朵霜花的未婚夫从一条应龙变成一只凤凰。”


旭凤:“……” 


嚯!果然是他母上大人亲自挑中的族长,他穗禾表妹还是他穗禾表妹,在找到气死他的点这方面的造诣没人比她高!


“你威胁我?”他装模作样地将瓷杯往桌上重重一放。


穗禾挑了挑眉,脸不红心不跳地把润玉搬了出来:“是夜神殿下对你造成了威胁哦。”


远在璇玑宫被锦觅缠着要灵修增进灵力的某位应龙殿下很是应景地打了一个喷嚏。


02


众所周知,九重天新一轮的爱恨纠缠以花神之女锦觅仙子为圆心,天界二殿火神旭凤为半径画出了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圆。


简单来说就是旭凤和众星捧月的锦觅仙子处于暧昧阶段,但旭凤的哥哥喜欢锦觅,旭凤的妹妹喜欢旭凤。同时呢,旭凤殿下的哥哥妹妹其实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某种联系?


总之这大概又是一场可以载入月下仙人的恋爱简史的风月美谈吧。


但这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标准话本爱情的内幕却鲜少有人知道。


毕竟谁会想得到从小吵到大的穗禾公主和旭凤殿下会在这种事情达成一致意见,并且就此达成互利互惠的平等条约。


而这达成一致意见的事情,说出来更加不会有人相信。


天界二殿下和翼渺洲小公主一致认为——为了基因遗传性的良性循环,不能允许劣势基因混入九重天。


这劣势基因嘛,毋庸置疑,除了皮相还算上乘便几乎一无是处的花界中人。


“你追夫之路不顺是你的问题,不要强行让我的思想和你一样迂腐,好不好!”


穗禾毫不留情地将月下仙人心血来潮强行进行配对实验的红线烧断,拍了拍手上的灰,又补充了一句:“翼渺洲自由恋爱风气盛行,我州无年龄歧视,无性别歧视,无种族歧视。”


旭凤:“你要是再不配合我,信不信我直接去一趟司法天神那边大义灭亲,告你私配凡人,触犯天条?”


“以绮罗的资质,跳级升仙根本不是问题,倒是旭儿应该好好担心一下你的问题。”


荼姚拎着一只哭得涕泗横流的红色狐狸步履从容地从姻缘殿门口走进来。


穗禾一看见她便笑了,清清甜甜地喊了一声‘姨母’。


雍容华贵的天后娘娘朝少女慈和一笑,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温柔地摸了摸少女柔软的发顶。


而穗禾看着自家姨母手上的红毛狐狸,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叔父知道怎么做吗?”


绕在荼姚手上的狐狸化作一个红衣红袍的少年,脸上还挂着两条未干的泪痕。


丹朱哭得一抽一抽的还不忘朝荼姚确认:“二嫂,你真的同意了?”


天后娘娘看了一眼自家默不作声的儿子,又转头认真地看着月下仙人道:“当然同意。”


一边的穗禾轻咳了几声,一本正经地复述了一次:“我州崇尚自由恋爱,反对包办婚姻,请月下仙人正视鸟族的合理诉求。”


03


润玉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明白过来,为什么翼渺洲最热门的两个适婚人士在他的婚约作废之后,反倒比他更像失恋该有的样子。


先是不惜与全世界为敌也要和锦觅在一起的二殿旭凤在锦觅重新恢复成单身人士的时候,对这炙手可热的花神之女的态度突然就淡了下来。


并且有事没事就往他璇玑宫跑,说什么都是他的错,请兄长原谅什么的,反正就是一通检讨加灌酒,然后成功把自己喝得烂醉,还撒酒疯死活要赖在他璇玑宫。


而先前怎么看怎么像拿了恶毒女配剧本为了拆散旭觅二人不择手段的穗禾小公主,居然也不再追着她家二殿了。


反而扔下拆迁大队的任务三天两头往人界跑,美其名曰体恤下方普通民众,但每次下凡归来带回的除了剪纸还是剪纸……


对于两人的性情大变,穗禾的解释是:“我们鸟族中人总是推己及人的,夜神大殿惨遭水神仙上退婚。”她吸了吸鼻子,悲痛道:“鸟族上下为此感到了深深的哀痛。”


说着还像模像样地挤出了几滴泪,并把一旁悠闲赏花品茶的某只凤凰拽到身侧一起和她树立了一个鸟族忧国忧民的光辉形象。


润玉看着抱在一起‘痛哭流涕'的兄妹俩,抽了抽嘴角。


还能哭得再假一些吗?


可当他想到了昨夜再一次醉在璇玑宫里说要用以身相许来偿毁了大殿婚约业债的旭凤,便又温润地笑了。


也罢,一个是未来媳妇,一个是未来小姨子,自然是该当做看不见顺着的。


如果穗禾此刻能听到润玉内心的话,她大概会一把推开旭凤,再认真纠正润玉:大殿,我不是你未来小姨子,我是你未来小姑子,谁上谁下的问题我觉得还是要替我哥在婚前说清楚的。


04


太微最近很是疑惑,为什么在夜神大殿和水神长女解除婚约以后,整个天界的氛围出奇地和谐了起来。


且不说旭凤突然和润玉因为锦觅而碎得七零八落的兄弟情破镜重圆,还更甚从前。


也不说穗禾突然正式宣告了脱离二殿粉籍,一门心思搞起了选拔优秀修士为天界可持续发展打下坚实基础的伟大计划。


就说他家老婆的所作所为就足够叫他摸不着头脑了,最近一段时间荼姚居然不再花式暗示他赐婚旭凤穗禾,甚至再也没有说过旭凤穗禾金童玉女天生一对类似的话来,而是开始和司法天神探讨起了天条里的婚配章。


太微因此一度怀疑荼姚要和他闹离婚,于是我们六界赫赫有名的先花神的颜粉头子光速对花界粉转黑。


什么?


脱粉回踩是不对的。


这个时候,太微觉得他有必要解释一下。


他从来就没有粉过梓芬好么!


这不是看在他好基友洛霖的面子上,才对外界那些个流言蜚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么。


谁不知道神仙想换成什么容貌就是什么容貌,神仙怎么会因为一副皮囊就动心?


说起坊间那些个谣言,还有更离谱的,比如润玉是他的私生子……


太微:……


他明明是帮他故去的大哥带娃,怎么就突然成了他和龙鱼族公主有一腿了。你们怎么不传荼姚妹妹的女儿穗禾是荼姚的私生女呢?!


荼姚:“你想死是吧!”


“呃……老婆,我反省我反省。”


天帝陛下默默拿出搓衣板跪了下去。


05


如果忽略门可罗雀的洛湘府的话,这确实是花界中人重新踏上九霄云殿以来九重天气氛最轻松愉悦的时候。


但往往这个时候总是要出点什么事情才符合剧情的正常发展。


九霄云殿上,锦觅哭哭啼啼地控诉穗禾不懂爱,为了占有旭凤不择手段陷害她。


可话题中心的另外两个当事人却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双手抱胸并肩站在一起冷漠地俯视着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的锦觅仙子。


穗禾先是在心中对锦觅我见犹怜的的姿态啧了一声,接着没有任何感情的给旭凤传了个音:“老哥,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你是不是该负责?”


旭凤:“???负什么责?我只对大殿负责。”


穗禾:“……我的意思是我前段时间为了帮你转移锦觅对润玉的注意力,强行成了锦觅的假想情敌,结果人家现在当真了,什么都觉得是我做的,而身为罪魁祸首的你不该替我解决这个麻烦么?”


听着自家小妹一口气不带喘地说完,旭凤很是悠闲地回道:“哦,这事啊,我也束手无策。你知道的,我对麻烦的女人最是没办法了。”


穗禾:“……”


行吧,她哥就是一个表面正经,实质贼不靠谱的男银,但好在她还有一个靠谱的姨母。


荼姚幽幽地看了一眼身侧的太微,优雅从容道:“翼渺洲恋爱风气之开放有目共睹,穗儿身为族长素来秉持着以身作则的原则,断不会是锦觅仙子口中阻拦旭儿追求真爱的人。”


太微忙不迭地回道:“天后言之有理。”


洛霖: 太微惧内?


太微:什么惧内!我这是爱老婆!


06


岳绮罗走进大殿的时候,锦觅已经跳了起来控诉穗禾。


红衣小姑娘眉头微蹙,一个小小的纸人就从她袖中飞到了锦觅面前。


小纸人先是打量了眼前的粉衣仙子一眼,接着,两只小脚一点情面都不给地踩上了对方的嘴唇。


与此同时岳绮罗孩童般纯稚的声音响了起来。


“低等精灵,蠢得可怜。”


穗禾闻言一愣,转首就看到缓步朝她走来的红衣少女。


察觉到她的目光,少女阴寒着的一张小脸上又现出了一个明媚的笑来:“阿禾!”


“绮罗!”穗禾眸中染上柔和,笑道:“你飞升了?”


她走到她身侧:“我不飞升,阿禾是不是要触犯天条?”


穗禾摇摇首,无声地笑了,她看了一眼还在和小纸人奋战的锦觅,而后挽过身侧少女的臂弯,扬起下巴骄傲道:“介绍一下,这是我未婚妻岳绮罗。”


锦觅愣住了,与锦觅同行的风水二神也愣住了。


而穗禾转过首朝自家还一脸平静的表哥俏皮地眨了眨眼。


旭凤:!他怎么没想到当众让人见证这一招。


于是我们眼高于顶的天界二殿下揽过一侧和他母神父帝一样满脸姨母笑看着穗禾的夜神殿下,轻咳了几声后,道:“我也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未婚夫润玉。”


整个大殿彻底安静了下来……


在这种诡异安静中,新的神仙恋爱婚配法出世了。


07


丹朱看着费尽千辛万苦才找来的绑他家凤娃和小锦觅的珍稀红线化成齑粉,心痛得把自己的尾巴都齁秃了。


而我们身为六界第一美人锦觅仙子一直到旭凤润玉正式成婚,再到旭凤润玉把自家一路助攻他们的小妹送上婚轿,都没有明白过来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剧本不是说她是主角吗?


剧本不是说旭凤和润玉都喜欢她吗?


剧本不是说穗禾没人喜欢还下场悲惨吗?


怎么最后的结局走向走成了这样!


08


穗禾和岳绮罗成婚那天,旭凤作为兄长要背着她上婚轿。


金袍白纱的俊朗青年低下身子,轻笑着向少女邀功:“为兄可算是对你负责了?”


这话是指的是她和岳绮罗的婚事。


穗禾看着站在一侧温和笑着的温润青年,狡黠一笑:“顶多算是扯平。”


她又对着彼时已多了一个火神正夫身份的大殿眨了眨眼:“嫂嫂,你说是不是?”


白衣青年伸出食指无奈地点了点这两个天天吵架也吵不散兄妹两人。


轿帘合上前,傲娇的凤凰虽有些别扭却还是说道:“若是受了什么委屈记得回栖梧宫。”


润玉也道:“小妹记得,九重天永远是你可以依靠的娘家。”


穗禾放下帘子的手微顿,倏尔展颜笑开,郑重地点了点头。


“兄长们也要一直好好地在一起。”





————

解释一下岳绮罗厚。

因为设定是修仙世界,所以绮罗正经修仙就能获得长生,再加上这里设定穗绮相互喜欢,所以绮罗小菇凉是很正常地跳级飞升。

穗禾: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萝莉,终有一天她会骑着她的纸人兵团来找我。

哈哈哈,不过我们绮罗还是看不上实力一般的人哒,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

说真的,其实如果搞百合,穗绮往下深挖下去,这俩小恶魔可太合适了!


周末依然上课的医学狗

突然发现了新的西皮,剪纸二人组哈哈😃精致girl&粗糙boy

突然发现了新的西皮,剪纸二人组哈哈😃精致girl&粗糙boy

镜镜是个小可爱

【嫌弃】团圆

ooc⚠️


私设如山⚠️


凭记忆完成✅与原剧有出入,轻拍

另外,这个tag过了那么久了都依旧有人,我真的枯了




张显宗忍不住勾了起嘴角,在历经过前世那般之后,又得了这番机缘,使他在这乱世终于成就了一番事业后,已经没有任何事能勾动他的心弦,除了,她。


这些年,他南征北战,挣下的家业比那前朝皇族也不遑多让,何况那前世的天津大帅?他也终是在再见到她之前,刚刚准备妥帖,迎接她的到来。


前世,张显宗对岳绮罗其实是一见钟情的。第一次见她,他本觉得,自己行在剑口,走在到刀尖。在那蓄谋已久的叛逆过后,未知生死。他不能拖累她。第二次见她,是在巷内他射杀替他顶罪的人后...

ooc⚠️


私设如山⚠️


凭记忆完成✅与原剧有出入,轻拍

另外,这个tag过了那么久了都依旧有人,我真的枯了











张显宗忍不住勾了起嘴角,在历经过前世那般之后,又得了这番机缘,使他在这乱世终于成就了一番事业后,已经没有任何事能勾动他的心弦,除了,她。


这些年,他南征北战,挣下的家业比那前朝皇族也不遑多让,何况那前世的天津大帅?他也终是在再见到她之前,刚刚准备妥帖,迎接她的到来。


前世,张显宗对岳绮罗其实是一见钟情的。第一次见她,他本觉得,自己行在剑口,走在到刀尖。在那蓄谋已久的叛逆过后,未知生死。他不能拖累她。第二次见她,是在巷内他射杀替他顶罪的人后,一抬眸,便遥遥望见脏兮兮却依旧眼中充满光亮的她,虽然这次并没有甚旖旎情思,再抬头寻人时,已不见踪影。


第三次见面,他便将她拾回了家。我是看她可怜。他心中这般安慰道。可谁不知道,本就心狠手辣的他,即使在听到她说她看见她杀人了,却依旧愿意给她一大笔银钱,给她过活。可是她却跟了过来。


他愿意在乱世中伸展羽翼护着她,他也可以做到。


可是,她却不需要。


她很强大,她本是修道之人,未曾尝试过情爱的滋味,她把她的一颗心都放在另一个人身上,可是他就是愿意帮助她。


为什么呢?


张显宗,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她也问过。


因为我爱你。


可是爱不是要两情相悦么?


相爱是很难的,这世上多的是我这样的人。


为了你,我可以献上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


即使是临死,他想到的都是,太好了,我终于不会拖累你了。


许是因他临死前的对她安危的执念过于强大,他在无尽的黑暗中不知过活了多久,再次拥有光亮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他的幼年。


张显宗复生后,便很快投身军队,因他沉稳狠厉的性格,他也终是成为一方大帅,而后多年征战,也基本结束割据。


当然,这么些年,他最重要的是,寻那些道人,找寻破解封印之法,翻遍天下奇书怪志,为岳绮罗提供最能提升功力的方法。


至于,他还能如何做。他不由苦笑,自是依着她做。


他就是为她而生的。


不过这一回,换做他来护着她。她不懂爱,他便教她,她希望体验情爱,他可以给。唯愿,这次,岳绮罗不要再同无心纠缠,陨了自己的性命。


若是,若是她爱上了旁人,即使,她爱上的人也非良人,现在的他,也可以护她无虞。他可以一直以哥哥的身份,保护她。


现在,他就站在,枯井里,双手颤巍巍的揭开纸符。


她就这么缓缓睁开眼,眼睛一笑就弯成了月牙,甜甜的,叫他:“张显宗。”








临凌渊

一个师姐师弟和即使年代不同也依然要搞事情的人民剪纸艺术家的故事

太长了,越剪越长。。。

一个师姐师弟和即使年代不同也依然要搞事情的人民剪纸艺术家的故事

太长了,越剪越长。。。

阿城有颗星星
又看到b站剪辑了…我真的哭的好...

又看到b站剪辑了…
我真的哭的好大声啊呜呜呜

又看到b站剪辑了…
我真的哭的好大声啊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