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岸边露伴

44.5万浏览    6654参与
柒葵SAKI是小透明

凑够五张秧歌恰饭
最后一p是老图,凑数用的(直白)

凑够五张秧歌恰饭
最后一p是老图,凑数用的(直白)

文正洛

岸边露伴是个天才

看过岸边露伴作品的人都这么说。

岸边露伴很任性

和岸边露伴交往过的人都这么说。

如果一个人只看岸边露伴的作品,不去了解他,他会惊呼:“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天才的人物!”

如果一个人不关注岸边露伴的作品只和他交往,他会抱怨:“您还真是任性到不可理喻。”

但如果你有幸能与他交往,去见识一下那天才的作品不是更幸运的事吗。

岸边露伴是个天才

看过岸边露伴作品的人都这么说。

岸边露伴很任性

和岸边露伴交往过的人都这么说。

如果一个人只看岸边露伴的作品,不去了解他,他会惊呼:“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天才的人物!”

如果一个人不关注岸边露伴的作品只和他交往,他会抱怨:“您还真是任性到不可理喻。”

但如果你有幸能与他交往,去见识一下那天才的作品不是更幸运的事吗。

桃木降妖剑。

【仗露】 Kill me,heal me [6]

🕊️剧情速度七十迈,心平气和,嗨到不行。


  “我拒绝。”



  露伴打量着玫瑰花,浓郁到无边际的红色,几乎要从花瓣的轮廓里流淌出来,由此他想到死亡,脏器,甚至是吉良吉影的呼吸声。他屏住呼吸生怕香气钻到心里赖着不动,滋生更多的难过。他想到的不是这种感情,在对视里看不到回应也无妨的,执着淳朴的关心——他不想要。



  “诶?”



  “我不需要你可怜我,东方仗助,”露伴烦躁地攥了攥手掌,试图通过疼痛来清醒些,“我亲了你不代表需要你怜悯我向我告白,只要我们两个都不觉得这是接吻,它就只是个意外。”



  仗助被露伴的反应搞懵了,事情不应该是这样...

🕊️剧情速度七十迈,心平气和,嗨到不行。


  “我拒绝。”




  露伴打量着玫瑰花,浓郁到无边际的红色,几乎要从花瓣的轮廓里流淌出来,由此他想到死亡,脏器,甚至是吉良吉影的呼吸声。他屏住呼吸生怕香气钻到心里赖着不动,滋生更多的难过。他想到的不是这种感情,在对视里看不到回应也无妨的,执着淳朴的关心——他不想要。




  “诶?”




  “我不需要你可怜我,东方仗助,”露伴烦躁地攥了攥手掌,试图通过疼痛来清醒些,“我亲了你不代表需要你怜悯我向我告白,只要我们两个都不觉得这是接吻,它就只是个意外。”




  仗助被露伴的反应搞懵了,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按照他的计划,露伴可能会骂他一顿,然后别扭地和他回去,他照顾露伴的生活,直到他康复,回到正轨去,然后自己再说明事实。可是现在露伴的眼里只有冷冰冰的抗拒,和一种说不清的决绝,就好像他已经决定要承担什么,而且必须孤独。他看不到爱情,说实话,他开始隐隐约约地觉得,其实露伴还是讨厌自己的。




  这算什么,那个吻是戏弄吗。仗助觉得恼火,前所未有,牙关咬紧,把那枝玫瑰花扔在地上。露伴什么都不愿意和他分享,那又要他理解什么呢,还要没头没尾地为他的不解而愤怒——自私,自私到骨子里了。他在为露伴担心的时候漫画家本人在做什么呢,在高高在上地嘲讽他的决定和努力。




  “那可真是抱歉了,祝你生活愉快。”




  他转过身离开,留下一句静默的结语。秋天已经开始凉了,海边的公路空荡荡的,只有他落寞地走在中央,告别一个不太漂亮的结局。露伴目送他消失在视野的尽头,或许也没那么远,可能只是因为他的眼睛酸涩没法再看下去。他弯下腰,吃力地捡起那枝玫瑰花,很新鲜,应该花了高中生的午餐钱,被仓皇地舍弃在苍白的阳光里。他闭上眼嗅了下,柔软的香气甚至来拥吻他的唇,直到司机小心翼翼地询问他是否要启程。




  “走吧。”他把花收在手里,格外怜惜地避开了脆弱的花瓣。








  “露伴老师就那样走了?”




  康一不可置信地看着托腮啜着汽水的仗助。对方听到这个名字显然睫毛颤动,却只是支支吾吾地应了声,企图说点其他什么话题轻描淡写地带过去,比如电子游戏,盗版电影,或者新开的快餐店。




  “但是明明问题还没有解决…”康一嘟囔。




  “我觉得没准儿就是康一你太敏感了啊,”亿泰看着路过的女高中生,视线游走,“露伴老师和我们不一样,他已经工作了,又那么成功,到哪里都没问题的啦。”




  “仗助?”




  康一发现和文盲没法沟通,只能转向最近颇有些消沉的仗助。然而对方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只是看着咖啡厅那个空荡荡的位子出神。




  “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仗助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话,我们也没法帮忙吧。”










  可能岸边露伴这个人就在他的生活中消失了吧,和一九九九年夏天无二。平静的生活又回来了,属于他们的时间,没有溢出的替身使者,没有奇怪癖好的连环杀人狂。仗助却多了许多发呆的刹那,比如吃甜点时总忍不住要看某个位置,上学时偶尔会走到相反方向。




  明明新世纪已经开始了,为什么这些都没有改变呢。他拎着书包看向头顶嫩绿色的树枝,就连新年露伴也没有回来啊。当时说的话好像的确有些过分了,露伴那时候压力那么大,情绪肯定很糟糕,要是当时好好和他说,是不是一切都会不同呢。




  啊啊,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他烦躁地甩了甩头,想要清除掉时不时就蹦出来的念头,反而在脑子里搅得更均匀了。




  “哎,敏也,最近好像很久没看到你买漫画书看了哎。”一群叽叽喳喳的初中生从他面前经过,在讨论着这个年纪很流行的话题。




  叫做敏也的男孩摇摇头:“因为岸边露伴老师封笔了嘛,没有粉红暗黑少年看我就不想买来看了。虽然其他作品也很有趣,但是都比不上露伴老师啊。”




  “封、封笔?”仗助无意识地惊呼了声,半年都快过去了,按理来说以露伴对漫画的热情,在康复的第一天恨不得就要画足几个月的稿子,“什么时候的事?”




  初中生们被他吓了一跳。敏也不悦地瞪了他一眼,回答道:“你不知道吗,去年十一月末就在期刊上发过声明了,说是因为身体原因完全无法进行漫画创作,很遗憾地退出漫画界了。十二月的期刊销量大跌哎…听说还有人去编辑部闹着要露伴老师继续画,后来也不了了之了。”




  “这家伙到底去东京做什么了啊。”




  仗助觉得心里乱糟糟一团。说实话,那个恐怖的梦并没有因为时间而变得模糊,反而在他每个睡得不太舒服的夜里都会重来。露伴在他面前一次次融化,而且腐败的气味越来越浓郁,变得令人作呕。露伴逐渐不再求助了,最开始他在拼尽全力地说些什么,身体也在挣扎,眼神里充满了不安。但半年以来他逐渐麻木了,身体浸泡在积蓄起来的血肉里,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着,连颤抖也懒惰了。




  他从梦里惊醒,往往归结于电子游戏的幻想暴力,和放任露伴离开的隐约的难言滋味。仗助发现自己拼命地抱紧被子,就好像在束缚什么人一样,阻止他自残。他也试图回到露伴的房子去,暗暗地期待会有个人因为毁坏房门而训斥他。可是从来没有过,灰积了一层又一层,直到落叶铺满了庭院,仗助就不敢再进入那栋建筑了。




  东京啊。他看着窗外冷冰冰的月亮,忽然想要伸手触摸。说来蹊跷,他为什么这么想念露伴呢?








  


  “我觉得岸边露伴还真是了不起啊,真的可以做到这样吗?为了臭小鬼可以忍耐到这种程度…就算一起下地狱我也会尊重你的。”




  岸边露伴睁开眼时是坐在椅子上,柔软的触感快把他吃了,却没有应该感受到的温暖。吉良吉影对着镜子在打领带,慢条斯理地整理造型,看起来是要出门了。他听腻了这种话,疲倦地移动到床上,用冰冷的被子把自己埋得销声匿迹。吉良似乎改变主意,转身走回到窗边,残忍地俯瞰完全被他侵蚀的漫画家。




  他已经有五个月没再伤害露伴了,除非对方实在不配合,招惹他发怒。初到东京时他让露伴狠狠地从楼梯滚下来,羸弱的肋骨第三次折断,还割伤了肺。在这次休养中露伴因为焦虑和失眠的折磨变得无比虚弱,他没有通知父母来看他,淡泊的人际好处就是在东京少了很多泄露秘密的危险机会。吉良在夜晚沉默地站在床边看着露伴因为疼痛而变得憔悴,慈悲地诱惑他回到杜王町去。




  对方以更长久的沉默还击。




  但吉良吉影没有再逼迫他,因为等到他足够强大的时候,岸边露伴就变成需要向他乞求机会存活下来的弱者。他能感觉到岸边露伴的精神力因为天堂之门保护灵魂的损耗而变得虚弱,吉良吉影就像寄生在杀手皇后碎片上的一株植物,在一切结束之前,他可以默默欣赏露伴的溃败。




  以至于现在吉良吉影可以占据这具躯体,短时间的,在露伴不会用积蓄的所有力气来攻击他的时候,悄悄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但只要他动了回杜王町的念头,或者提到东方仗助,漫画家就像笼子里的狮子,跳起来把他打成死时的惨状——尽管他不觉得痛,但会因此失去对身体的控制。






  “晚饭就吃荞麦面吧,怎么样,”吉良吉影看着镜子里倒映出的岸边露伴的身体,满意地自言自语,“我感觉平静的生活似乎又回来了呢。”






  东方仗助上高中以来还没到过东京呢,本来约了康一和亿泰一起,但要陪女友的,陪老爸的,就只剩下他自己出发。他央求承太郎打电话给朋子,用老头子的名义支开母亲出国,而他谎称也要一起去,向学校请了不长不短的假期,直奔东京。




  “这么久过去,露伴应该不会再生气了吧。”




  他拿着联系到从前的编辑那里得知的露伴在东京曾经的住址四处寻找,被买下这栋房子的住客感知早在露伴搬去杜王町的时候就把这儿卖掉了。




  仗助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东京的楼也太高了,就好像与杜王町分立两个世界。他开始觉得没准儿露伴真的舍不得这里了,这可是东京,一个明亮的,繁忙的大城市。




  他拜托那个编辑再查查露伴的新地址,却被告知只能通过邮寄信件大概得知是哪个居民区,还要他自己去寻找。聊胜于无,仗助停在那处僻静的建筑群外,感觉那些窗子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请问你有见过这个人吗,他住在这里吗?他拿着一张从旧漫画期刊上剪下来的小像,上面的露伴好像才只有十六岁,稚气未脱。




  “是露伴先生啊,他的确住在这里,”负责清理垃圾的大叔在累得气喘吁吁的仗助放弃之前给了他一点希望,“在后面的别墅区附近,不过很久都没见过他了…”




  那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一家一家按门铃了,仗助今天挨了比在家多十倍的骂。臭小鬼,不要玩门铃啊,诸如此类的,有些人还把他当做推销员。只要有人就是好事,他就能确定哪个才是露伴现在的家。仗助沉了口气,暗暗地给自己加油。




  他按动了最后一栋的门铃,铃声回荡在建筑里,仗助发现这比他上次去找对方玩骰子还紧张。他咬了咬下唇,焦急地期待着。




  可是这次没人给他开门。

可可

岸边露伴一直觉得东方仗助就是个大型犬科动物。所以当他看到头顶着狗狗耳,吐着舌头,尾巴在身后摇来摇去出现在自家门前的东方时见怪不怪。


“喂,露伴,稍微给点反应啊!这可不是trick or treat!”东方紧跟着扭头走进屋的岸边露伴,“我被替身攻击了,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我凭什么?我在休假,不要为这点事来烦我!”


早知道找他帮忙就是讨脸色看,好在东方已经习惯了他的脾气,眼下解除敌人的攻击为重,他又使出耍赖的伎俩来,拉着岸边的手臂不放。


“承太郎先生不在,亿泰那家伙就知道笑我。康一去约会了——我实在不知道拜托谁才来这里的。所以,拜托~露伴老师。”

“你怎么样关我什么事?...

岸边露伴一直觉得东方仗助就是个大型犬科动物。所以当他看到头顶着狗狗耳,吐着舌头,尾巴在身后摇来摇去出现在自家门前的东方时见怪不怪。


“喂,露伴,稍微给点反应啊!这可不是trick or treat!”东方紧跟着扭头走进屋的岸边露伴,“我被替身攻击了,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我凭什么?我在休假,不要为这点事来烦我!”


早知道找他帮忙就是讨脸色看,好在东方已经习惯了他的脾气,眼下解除敌人的攻击为重,他又使出耍赖的伎俩来,拉着岸边的手臂不放。


“承太郎先生不在,亿泰那家伙就知道笑我。康一去约会了——我实在不知道拜托谁才来这里的。所以,拜托~露伴老师。”

“你怎么样关我什么事?” 岸边想要甩开手,却看见东方湿漉漉的狗狗眼正巴巴地望着他,耳朵也耷拉下来。这是替身攻击的作用吗?岸边觉得好像一条可怜兮兮的大狗站在他面前,抑制不住想要去抱抱揉揉他的冲动。可那是仗助啊,他最看不顺眼的东方仗助。讨厌的家伙,就算彻底变成狗,他不应该高兴才对吗?

“切,要我怎么做?去给你买狗粮和项圈吗?”


可恶,果然没法交流!东方握紧拳头,狠狠咬着牙齿,耳朵也立了起来。愤怒的表情被湿润的眼神缓冲,显得毫无攻击力。犬牙这么尖的吗?岸边想。


“好吧好吧,让我看看。你这蠢家伙又惹了什么麻烦。”


岸边一边用天堂之门读他的记忆,一边趁他无法动弹揉那对毛绒耳朵。原来昨天东方教训了几个欺负低年级生的不良,估计其中有替身使者,暗地报复他。手感真好...嗯这个能力应该没什么威胁,不要管他了。


东方听了怒冲冲就要去找那几个人算账。


“别徒劳了。你知道是哪一个,人现在在哪?这种能力持续不了太久,你就等等看吧。”


岸边可没替他着想,纯粹想多看看他这幅模样,再作弄作弄他。


“可是,难道就一直保持这样?这怎么出门啊!可恶,下次见到我要揍掉那家伙的大牙!”


东方手舞足蹈地说着,在房间踱来踱去,身后的尾巴随着他的动作晃悠,被岸边一把捉住,瞬间炸了毛。


“做...做什么!放开!!”


“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变成了狗。”岸边说着,拿起桌上的茶托丢了出去。东方像是被什么东西操控了一样,迅速飞扑过去。


岸边看着他衔着茶托回到他面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真是个乖狗狗。”


他嘲讽般赞扬道。东方的眼里蓄了更多的泪水。不甘和羞恼让他的脸颊和耳尖充血泛红,嘴里咕哝了小小一声“嗷呜~”。像初生的小狗崽子,软软怯怯的。


“表现很好,要赏个骨头吗?”

乔籽珷·乔斯达

【露仗】大作战第一局

(1)

东方仗助缩在一片草丛里,努力的让头发不要被树枝弄乱的同时,紧紧的盯着远处的路边。他和岸边露伴约好在这里接他,他们今天要去约会。说是约会其实还有别的目的,这两个成年人各自心怀鬼胎,盘算着不少“阴谋诡计”,还得意的称这次约会为战争。

一个星期前广濑康一和山岸由花子顺利的举办了婚礼。空条承太郎也特地从美国带着他的小姨赶来参加。除去作为证婚人显得格外紧张的而导致空条先生看起来格外凶狠吓哭了几个小朋友,整个婚礼过程都十分的和谐。仪式结束,作为伴郎的东方仗助意外的接住了来自新娘的捧花,于是鼓起勇气,借此向他的男朋友岸边露伴提出了约会的邀请。不过岸边露伴当然是被拒绝了,虽然确实处于杂志周年庆忙于各种工作...

(1)

东方仗助缩在一片草丛里,努力的让头发不要被树枝弄乱的同时,紧紧的盯着远处的路边。他和岸边露伴约好在这里接他,他们今天要去约会。说是约会其实还有别的目的,这两个成年人各自心怀鬼胎,盘算着不少“阴谋诡计”,还得意的称这次约会为战争。

一个星期前广濑康一和山岸由花子顺利的举办了婚礼。空条承太郎也特地从美国带着他的小姨赶来参加。除去作为证婚人显得格外紧张的而导致空条先生看起来格外凶狠吓哭了几个小朋友,整个婚礼过程都十分的和谐。仪式结束,作为伴郎的东方仗助意外的接住了来自新娘的捧花,于是鼓起勇气,借此向他的男朋友岸边露伴提出了约会的邀请。不过岸边露伴当然是被拒绝了,虽然确实处于杂志周年庆忙于各种工作,但他的理由奇奇怪怪,心里想东想西还喝了点小酒壮胆的东方仗助并没有听清楚他想说什么,不过他自觉的理解为是时间上有冲突,好不容易借着点酒劲鼓起的勇气就这么泄干净了,他以为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昨晚。

“明早不要迟到,我到你家那边路口去接你,你就在树下等就行了。”岸边露伴给他打了个电话,也不顾东方仗助有没有听清,就自顾自挂了电话。东方仗助有些委屈的捏着桌上的小盒子,小声嘀咕:“真是的,失踪一个星期,刚回来就这样。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哎,这算不算赶鸭子上架啊。”然后立刻打电话给了单位请假,用十分正经的声音编着奇奇怪怪的理由对领导请完年假后,就反坐在椅子上咧着嘴傻乎乎的乐。

岸边露伴把车停到了路口看不到的一个死角,抱着手臂皱着眉看着树底经过的人,手指不耐烦地敲着大臂。混蛋仗助怎么还迟到,我还特地一大早让康一给你打电话,你居然还迟到!

灌木丛里的东方仗助也在难耐的换脚,蹲太久了,脚又酸又麻,上班的人也多了起来,有不少人注意到了灌木丛里那个奇怪的发型。再等下去就完蛋了,东方仗助和岸边露伴同时意识到了再等下去不仅不能带住对方“相当在乎这次约会”的把柄,还有可能会落入“明明叮嘱了还迟到,不会是过于兴奋睡过头了吧”的圈套里。东方仗助猛地站起身,强忍着供血不足导致的眩晕和脚酸脚麻,快速的向树底下前进。岸边露伴也没愣在那快速的启动车子开往树底下,“可恶!”他狠狠的砸了方向盘一下,刚刚保养回来的车子震了两下,遇上红灯,岸边露伴运气真是不好啊。

“露伴老师啊,你该不会是昨晚太兴奋了没能睡得着才起这么晚啊,没想到你这么期待啊,露伴。”东方仗助自以为成功的拿下了今天的第一局,没想到“那倒是没有,赴约而已,只是今天运气不是特别好,过来的时候一直在等红绿灯,刚刚都到路口了,还是堵了。”他看起来有点无奈但又有点欠揍的表情宣告了东方仗助第一场的败北。

———————————————


那么我宣布!

第一场的胜利者是岸边露伴!


柠檬酱

くしゃがら3.5

“凭什么我非得听你的素材?”


“哎呀,我偶尔也想尝试一下,恐怖素材的内容嘛。露伴老师不正好有能够品鉴这类作品的能力吗?”


“……你画的都不都是劝善惩恶的的少年漫画吗?恐怖素材的,你能行吗?”


“不过,我是对幽灵之类的完全免疫的类型呢……所以说,我觉得身边的事物反而更恐怖呢。所以说,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想我觉得什么比较恐怖……‘不管填充了多少次,总是不明原因消失的厕纸’……我觉得有种近在咫尺的恐怖感~~~~啊!‘黏糊糊的厕纸’,这也很恐怖!怎么办,好迷茫哦~~”


“真的好恐怖哦。小孩子得吓死了。太厉害。”


“好嘞,弃用。谢谢你这么清晰地告诉了我。”


露伴没有...








“凭什么我非得听你的素材?”


“哎呀,我偶尔也想尝试一下,恐怖素材的内容嘛。露伴老师不正好有能够品鉴这类作品的能力吗?”


“……你画的都不都是劝善惩恶的的少年漫画吗?恐怖素材的,你能行吗?”


“不过,我是对幽灵之类的完全免疫的类型呢……所以说,我觉得身边的事物反而更恐怖呢。所以说,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想我觉得什么比较恐怖……‘不管填充了多少次,总是不明原因消失的厕纸’……我觉得有种近在咫尺的恐怖感~~~~啊!‘黏糊糊的厕纸’,这也很恐怖!怎么办,好迷茫哦~~”


“真的好恐怖哦。小孩子得吓死了。太厉害。”


“好嘞,弃用。谢谢你这么清晰地告诉了我。”


露伴没有笑,但是十五却笑了。


“这种事情,你和责任编辑聊不就好了……而不是来麻烦我。”


“责任编辑!对了,说到责任编辑!我还有一件想说的事情。”


“我可没有要说的话。”

李枯狐

在画一个傻吊的仗露漫画,截图了部分草图做傻吊表情包,还可以情头[bushi]
我就一个傻吊选手,把我笑死。
先悄咪咪分享一下

在画一个傻吊的仗露漫画,截图了部分草图做傻吊表情包,还可以情头[bushi]
我就一个傻吊选手,把我笑死。
先悄咪咪分享一下

扭纽
是露伴老师(修复了一下)sai...

是露伴老师(修复了一下)
sai的钢笔勾线杀我……
还是太菜了……

是露伴老师(修复了一下)
sai的钢笔勾线杀我……
还是太菜了……

MaorLee马奥
爱她 就把她爱的男人画在一起【...

爱她  就把她爱的男人画在一起【?】
【右边两位是第一次画啊突然想起来】一个一脸dio样的卡兹萨玛呢orz
@套砸哟 来感受我的爱女人

爱她  就把她爱的男人画在一起【?】
【右边两位是第一次画啊突然想起来】一个一脸dio样的卡兹萨玛呢orz
@套砸哟 来感受我的爱女人

drowning✘smile

1p有临摹原著(我画的太丑了)是露伴老师
2p是今天和老师们的茶绘(两个jojo的是我画的,这个露伴老师的上色是我画的最好的一次了T﹏T)
3p是前几的作业(算是摸鱼作业)⭐⭐⭐
(有ooc私设哦)
露伴老师那套我会再画一遍的,设计理念在那个帖子讲(小声)

1p有临摹原著(我画的太丑了)是露伴老师
2p是今天和老师们的茶绘(两个jojo的是我画的,这个露伴老师的上色是我画的最好的一次了T﹏T)
3p是前几的作业(算是摸鱼作业)⭐⭐⭐
(有ooc私设哦)
露伴老师那套我会再画一遍的,设计理念在那个帖子讲(小声)

独行侠带鱼
太难了 没空画完他,还老挂我图...

太难了

没空画完他,还老挂我图

太难了

没空画完他,还老挂我图

阿褶

搞了露露毛,换妆迫在眉睫

搞了露露毛,换妆迫在眉睫

草莓仙子.

流下了不会画画的泪水(இωஇ )

流下了不会画画的泪水(இωஇ )

陡落一个卫星
翻出来之前的一张露伴老师

翻出来之前的一张露伴老师

翻出来之前的一张露伴老师

荼浮🍡🍡
大概是写生好久回来的老师被高中...

大概是写生好久回来的老师被高中小男生粘着的夜晚(我草稿流太糙了bdq呜呜

大概是写生好久回来的老师被高中小男生粘着的夜晚(我草稿流太糙了bdq呜呜

桃木降妖剑。

【仗露】 Kill me,heal me [5]

⚠️奇奇怪怪内容预警


  仗助做了个梦。梦见带着礼帽的小男孩急匆匆地过来抓住他的衣摆,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他试图理解天堂之门的行为,对方却急切地拉着他,手指向黑暗的尽头。



  “到那边去吗?”



  话音未落,小男孩逐渐像烟灰被火花灼散,看不见了。他开始觉得心慌,是发自灵魂地心慌。好像天堂之门轻飘飘的手指还想要抓住他一样挣扎了几下,还不等他握过去,甚至连疯狂钻石出手的时间还没有,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看向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方向和轮廓的黑暗,向着天堂之门引领他的地方走。



  “露伴?”



  遥远的...








⚠️奇奇怪怪内容预警



  仗助做了个梦。梦见带着礼帽的小男孩急匆匆地过来抓住他的衣摆,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他试图理解天堂之门的行为,对方却急切地拉着他,手指向黑暗的尽头。




  “到那边去吗?”




  话音未落,小男孩逐渐像烟灰被火花灼散,看不见了。他开始觉得心慌,是发自灵魂地心慌。好像天堂之门轻飘飘的手指还想要抓住他一样挣扎了几下,还不等他握过去,甚至连疯狂钻石出手的时间还没有,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看向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方向和轮廓的黑暗,向着天堂之门引领他的地方走。






  “露伴?”




  遥远的尽头有一团朦胧的光,仗助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光的中央,看向他这边,但漫画家没有表情,就好像在看着空气发呆。仗助试着招招手,这才确定他完全看不见自己。这太奇怪了,他走近前,伸手触摸那团光,不是冰冷的,也不灼烫,和体温差不多,就像一道墙壁阻拦着他靠近。这是露伴的世界吗,他产生了奇奇怪怪的念头,他以为漫画家的世界会是五彩缤纷的呢,比如棉花糖云朵和打结的建筑物,还有独角兽什么的。




  是因为最近太痛苦了吗,他看向坐在微光里的岸边露伴,对方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视线,站了起来,走近他。




  来吧露伴,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会治好你的。仗助这样说,却发不出声音,就好像被按下了静音。露伴径直走到他面前,两个人中间只有一道无形墙壁,他们的手几乎要贴在一起,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穿透这咫尺。岸边露伴好像在说什么,他听不见,但是嘴唇一直在开合,很急迫地重复着。




  东方仗助努力地想要读出些什么,可难度不亚于在字典里随便寻找些笔画拼合出三百万种组合。露伴就这样在他面前发生变化,他身体的右半部分开始融化,真正意义上的,像冰淇淋垮塌,黏腻又不留情地融化,血肉黏腻地淌下来,那些脏器裸露着,散发着雨后的鲜花集市味道,潮湿而颓靡的香气,铺张地爆炸,顺着围墙蔓延开来。露伴无疑是痛苦的,他尖叫着,颤抖着骨殖,变成一具生命撤离的空巢,被焚毁的遗物,徒留骨架羸弱吊诡支撑。他那双被濒死覆盖的眼绝望地看着仗助,手指抓握出血痕,在光线闪回里钉满了刀子——他是被困在里面,被处刑,没法逃离。




  因而他从梦里惊醒时,看到露伴在他怀里不自在地动了几下,恍惚还以为这才是个梦。不过的确是梦吧,现在,不然露伴为什么会吻他?


  


  东方仗助的初吻。说实话他的确想过接吻会是什么感觉,首先肯定是很温柔的,像是先吃一口棉花糖一样,里面会有果酱夹心往外流,就要吸一下,然后把舌头探到夹层里,甜蜜蜜软乎乎的。或者纯爱一点,比如吃冰糕,轻轻地触碰,要么少量多次,要么被黏住,在汹涌里痛苦又快乐地吻。他想完之后会摸摸自己的嘴唇,果然女孩子最great了,冷冰冰或者热乎乎,都是甜的。






  他已经把初恋虔诚地供奉到枕头底下的日记本里了,说实话虽然看起来不怎么认真,但内容还挺丰富,比如初吻一定要在黄昏,日落的行道树下,或者海边,他一定会说,你看起来真美,然后女孩子害羞地把秀发别到耳后,他一点点靠近,然后就是计划的那样,纯爱,清新,滴水不漏。




  然而事实上他的第一次发生在浴室里,他身上被莲蓬头溅出世界地图,露伴就像魔怔了似的,忽然吻上来。是意外吧,高中生心乱如麻,意外吧,怎么会,露伴不是讨厌他吗,已经到要用这种事情报复他的地步了?


  




  也太过分了吧。仗助感觉心脏从来没跳得这么快过,有些慌张得快了,快到他想咳嗽。浴室里蒙上水雾,他克制着情欲把露伴轻轻推开,两个人中间回到了安全距离,露伴也恢复意识了,说不出谁的表情更复杂,对话倒是简单到只剩下沉默。




  “咳…这个…”果然还是年纪大一些的人有魄力站出来解决问题,即使他脑子里痛得像被炸了,但还是努力打起无所谓的模样,“刚刚是不小心的,都怪你突然离我那么近…”




  仗助的灵魂都快从嘴里飞出来了,他现在还有种被亲住的感觉,意外会伸舌头吗,露伴刚才是舔了他一下吧,嘴唇上为什么湿漉漉的?




  “无所谓了,”仗助涣散地摸了摸嘴唇,“我的初吻…”




  “初吻?”露伴挑眉,用一种看幼儿园小孩在公园打滚的眼神打量他,“这算什么吻?顶多是嘴唇碰在一起罢了。”




  “是、是吗?”




  “对啊,否则你岂不是天天在和牙刷法式热吻,”露伴挤出个有点仓促的笑容,“而且既然我们两个都不认为是接吻,那么你的初吻就还在,懂吗?好了,快让我出去,我要热昏过去了。”






  仗助今晚并没有如他所说那样留宿,因为自从从浴室出来后诡异的气氛就一直没有消退,最后因为谢天谢地的暴雨,朋子女士忽然改签,回到家里没有看见仗助,夺命连环call起来,拯救了两个人之间的尴尬。他走出那栋建筑很久,回过头时,灯已经全部熄灭了。仗助忽然在想是不是应该留下,但是他真的很混乱,他们都知道那个粗糙的借口没法说服任何一方,只不过是让局面看起来体面些罢了。




  他真的越来越看不懂岸边露伴了。




  仗助打着伞走在雨里。或许露伴并没那么讨厌他,甚至还有点喜欢,到让那个意外其实就是接吻的地步。可能露伴也在害怕,这种不太常见的感情,给了他很大压力,所以才会…等等,这么说来,那些压力岂不是他给露伴的?逼疯露伴的,是他?






  没法治愈的原来是感情的伤口吗,仗助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过这样就好办了,只要自己给他回应不就能治愈了?先用温柔正确的方式引导他,等恢复健康再说清就好了吧,但那个可怕的梦又意味着什么呢?








  最好不要做计划,做计划的事一定会混乱,无论是初吻还是治疗。他捧着新鲜的玫瑰花站在露伴家的时候这样想,比如说无论如何也没法料到岸边露伴连夜离开这点。家具都没有动,被子也没整理,只是少了几件衣服和画具。垃圾桶里只有换药的绷带,就说明露伴什么都没吃就离开了,但没有扔垃圾还是很急迫吧。




  该不会是…他想起那个血腥的梦,还有露伴对自己残忍的伤害,不寒而栗。冷静,他对自己说,起码他带了衣服,就说明还不是现在。










  露伴坐在编辑安排的车上,下眼圈的乌青坦白地说明了他一夜未眠的事实,要怎么解释那个吻呢,他不准备解释了,只不过是给自己找个能缓解丢脸的借口罢了,本质上只有一句,他吻了东方仗助。




  他不后悔,毕竟事出紧急,快八万步讲,死亡对于他是近在咫尺的事情,自私的岸边露伴在死之前亲亲自己有那么点点动心的小鬼头应该不会愧疚吧,就算决定保护他而收取的丁点儿酬劳。昨天晚上他躺在被子里,那种一半冷一半热的撕裂感又出现了,他想起在医院里那个梦境,是不是代表着有半个灵魂遗失在什么地方,而后被吉良吉影的恶给补全。




  还好心脏还是自己的,不幸中的万幸。他倚靠在后座上,看着速写本上曾经偷偷画下的仗助的侧颜,下面还写了一行小字,笨蛋高中生。




  “露伴老师在这个小镇有什么舍不得的人吗?”司机大叔忽然问他。




  “有吧…”露伴合上本子,略带迟疑地承认。




  “这样啊,那后面有人在追就不是我的幻觉了。”






  露伴僵硬地从车窗望出去,东方仗助的头发都被吹散了,咬牙切齿地追着车跑,校服外套不知道被丢哪里,一身肌肉滚着汗珠,像部热血漫画男主角似的奔跑着。






  “笨蛋高中生。”




  露伴感觉自己的太阳穴也开始隐隐作痛了。






  “老师…哈…老师为什么要离开呢…呼哈…明明都说过喜欢杜王町的,难道就因为昨天晚上亲了我吗…呼…我可是、我可是根本就不在乎…”




  “你还是歇一会儿吧。”露伴看着他红彤彤的脸,于心不忍,没再说点什么话来折磨他。忽然他注意到仗助的腰后面好像别着什么,是和平时他的装饰截然不同的鲜红色。




  “真的要离开吗?”仗助还在喘息。




  “唔…”




  “如果我说,我想和老师恋爱呢,也要离开吗?”




  仗助坐在地上,从腰后艰难地取出他别在裤带后面的一朵玫瑰花,对着坐在轮椅上满脸错愕的露伴,一字一句地发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