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岸边露伴

50.5万浏览    7202参与
幸子

cp无料儿童画贴纸不请自来xx

希望摊位上的老师会愿意换

cp无料儿童画贴纸不请自来xx

希望摊位上的老师会愿意换

💎


【授翻】四五部雜圖短漫
大哥和加丘的鏡中幹架、加丘貓貓的車子被劫、露伴老師疑似性騷擾(不是

作者:ワタル ✨作品連結

自漢化,請勿轉出lof

存圖的時候莫名漏了這幾張……


【授翻】四五部雜圖短漫
大哥和加丘的鏡中幹架、加丘貓貓的車子被劫、露伴老師疑似性騷擾(不是

作者:ワタル ✨作品連結

自漢化,請勿轉出lof

存圖的時候莫名漏了這幾張……

羅殊澄
我对老汉的第一次。

我对老汉的第一次。

我对老汉的第一次。

柠檬酱

くしゃがら19

这个人的人生,经验,情绪……这些黄金般的体验,以及让人觉得恶心的黑历史,无论是哪个都可以彻底展露出来。


没有天堂之门读不了的东西。


即使是非常久远的事情和命运。


本该是这样,但是……


“………………这是什么………………”


正在翻动十五的“书页”,露伴突然看到了,至今读过的人类身上不曾见过的奇怪东西。


“这是……密封条?”


似乎是这样…….


翻了几十页之后,突然出现了奇怪的地方。


页和页的边上粘在了一起,完全看不到里面的内容……这种在周刊杂志之类的地方看到过。密封条一般也是出现在那种场合。


“……什么?这个……难道说,这世界上也存在...








这个人的人生,经验,情绪……这些黄金般的体验,以及让人觉得恶心的黑历史,无论是哪个都可以彻底展露出来。


没有天堂之门读不了的东西。


即使是非常久远的事情和命运。


本该是这样,但是……


“………………这是什么………………”


正在翻动十五的“书页”,露伴突然看到了,至今读过的人类身上不曾见过的奇怪东西。


“这是……密封条?”


似乎是这样…….


翻了几十页之后,突然出现了奇怪的地方。


页和页的边上粘在了一起,完全看不到里面的内容……这种在周刊杂志之类的地方看到过。密封条一般也是出现在那种场合。


“……什么?这个……难道说,这世界上也存在了,天堂之门无法读取的内容?确实,天堂之门做出来的书,也是根据对方的状态会有奇妙的变化。但像这样的,还是第一次。”


密封条的外侧,密密麻麻地画着什么图案。


看起来像是胡乱写的一样,光是看着就本能地感觉到有股非常可怕的力量……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能明白其中的原因。


这并不是花纹!


页面上几乎全黑,是因为有无数个被刻在上面的小手印!


“……是时候了。是可怕的家伙。已经不是单纯的语言了。这家伙,有能够和天堂之门对抗的能力!”


究竟对这个密封条怎么办呢。


如果撕碎这一页的话,露伴可以抢走对方的记忆。但这样的话,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如果是漫画情节的话,确实是有这样的简单的happy ending。


但是,眼前的现实,就像在等着翻页的漫画一样,露伴的判断已经经不起等待了。


“くしゃがら”


“哈!”


声音,又出现了。


这次是从密封条中传出来的。


“くしゃがら”

牛牛_上下沉浮中
不说不听 不...看? 昨天冒...

不说不听 不...看?

昨天冒着被冷死拍的想法

不说不听 不...看?

昨天冒着被冷死拍的想法

桐爺十五

应该不怎么会用到的表情包(?

应该不怎么会用到的表情包(?

tempo

仗助不去意大利的真正原因(不成熟行为)

#仗露#甜爽文#一次发完#寒假可能加肉#


“东方仗助,你真是个讨厌的小屁孩”

仗助刚一清醒,就看到露伴转过身,撂下了这句话。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仗助下意识的握住露伴往后摆动的手。

而露伴却想被烫到一般,猛地缩手,继而转过身来,有些气急败坏的对仗助道:“你真的很烦呐,能不能不要再来烦我!”

说完这句话,露伴便逃跑似的离开,留下了一脸茫然的仗助在原地。

仗助手足无措的站着原地,呆望着露伴渐行渐远的背影。

露伴腰背挺直,脚步潇洒,丝毫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仗助怅然若失的看了一样自己刚握过露伴的手,紧接着环顾四周。

“刚刚肯定又是自己说了什么过分的话或者什么事吧……”仗助稍微有些不安的摸了摸自己的...

#仗露#甜爽文#一次发完#寒假可能加肉#


“东方仗助,你真是个讨厌的小屁孩”

仗助刚一清醒,就看到露伴转过身,撂下了这句话。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仗助下意识的握住露伴往后摆动的手。

而露伴却想被烫到一般,猛地缩手,继而转过身来,有些气急败坏的对仗助道:“你真的很烦呐,能不能不要再来烦我!”

说完这句话,露伴便逃跑似的离开,留下了一脸茫然的仗助在原地。

仗助手足无措的站着原地,呆望着露伴渐行渐远的背影。

露伴腰背挺直,脚步潇洒,丝毫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仗助怅然若失的看了一样自己刚握过露伴的手,紧接着环顾四周。

“刚刚肯定又是自己说了什么过分的话或者什么事吧……”仗助稍微有些不安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自顾自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想,“估计露伴用heaven's door让我忘掉了吧……”

“但是我究竟做了什么……好像不是什么过分的事啊……”仗助自言自语道。

heaven's door仗助无法解除,但是仗助的潜意识里知道,这一次不是同之前一般的刻薄故意,而是其他的什么……

但是在仗助看来,露伴因为自己生气了。

过去两天后,仗助仍然百思不得其解,他真的不清楚自己干了些什么,能让露伴电话不接,信息不回。

虽然说之前和露伴之间抵牾不少,但也只是孩子气的打闹,绝对不至于“失联”。

最起码骂一句“讨厌的小鬼”也是好的啊……

露伴这样一个态度让仗助有些坐立难安,宁可露伴骂骂他,也不想露伴不理他。

仗助实在没有法子,鬼使神差下,就去找康一和亿泰,商量一下对策。

亿泰当下一拍桌,真诚的说道:“这有什么嘛,不回电话,那你去他家找他好了,说自己那天开玩笑的,不就行了吗,再说岸边露伴没必要因为一个玩笑计较那么久吧。”

于是乎,亿泰信心满满的拽着半推半就的仗助就来的露伴门前,义气十足的替仗助连按几十下门铃,识好歹的快速离开。走之前还给仗助竖了大拇指。

“亿泰那家伙……”仗助剜了一眼远处的亿泰。

临到阵前,仗助也不好退缩,理了理领口又清了清嗓子。

房子里没有一点声音,仗助只觉得冷汗从头过到脚,说实话,仗助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而此刻,心里又开始莫名其妙的慌张。

直到里面穿出来了点声音,心里的慌张 才一点一点被填补起来。但伴随而来的,因脚步声而逐渐加快的心跳。

仗助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仿若自己的生死大局掌握早门内人的手里,即将要面临审判一般。

在仗助几次深呼吸下,门突然被打开,仗助猝不及防,直接对对上露伴的目光。

仗助大脑飞速旋转,心中反复揣度的话此刻却莫名说不出来,明明已经在嘴边,却又被吞咽回肚子里。

露伴默不作声,悄悄把外跨的脚收回来一只。

仗助虽然结舌,但眼睛还是盯着露伴的,这一动作,分毫不差的全进了仗助的眼。

于是仗助心一横,有些莽撞的上前一步,抵住即将被合上的门。

可能是门挡住露伴的缘故,仗助快速的说道:“露伴老师,虽然我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但是请您不要往心里去,权且当我开玩笑吧。”

一时间露伴没有回应也没了关门的动作,仗助刚要推开门,门却突然被特别用力的推合上了。

门内传来露伴极怒的声音:“你能不能不要因为这一点破事来烦我,东方仗助,我最讨厌你了!”

仗助的心骤然一疼,自我意识操纵下,仗助在门口不停的按着门铃,喊着露伴。

但露伴却一直没有动静。

露伴靠着门坐着,听着疾风骤雨般的门铃响,不知道多久,外头声音暂歇,接着又传来几声,才传来仗助离开的脚步声。

露伴慢慢从门口爬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回画室,伏在座子上,闭上眼睛。

“仗助真是个臭小鬼。”露伴这么想到。

前天,仗助给露伴打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说得很含糊,大体上是要把露伴约出来。

露伴当时也没有多想,直接去赴了约,以至于现在,仗助对自己说的话,还回荡在脑海。

“露伴,那个我想了很久……还是想告诉你……那个,露伴,我喜欢你,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是可以谈恋爱的那种喜欢……露伴呢?”

仗助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露伴,有一丝忸怩,一丝羞怯。

露伴只觉得自己热气上脸,仗助的目光太过热切,热切到仿佛可以把人看穿。连忙叫出heaven's door在仗助身上写到——忘记这件事情。

刚准备逃离现场,却又被仗助无辜的拉住,担心自己被仗助发现端倪,就凶巴巴撂下一句话,就匆匆离开。

结果还没有缓过神呢,仗助却又敲门告诉露伴,自己是开玩笑的。

虽然仗助不记得那天的事情,但是露伴还是有些失落。

露伴抓狂道:“还是不要理仗助好了。”

仗助回到家,潦草的吃完饭洗完澡,就上床准备睡觉。但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自己完全忘了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总之现在露伴不愿意见自己,甚至不愿意和自己说话。

仗助抱着枕头有些失落的想:“自己还没有告诉露伴喜欢他的事呢……但是露伴好像真的讨厌自己了呢。”

仗助拉过被子蒙过头,叹了口气,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睡着了。

仗助醒过来的时候,外头也才蒙蒙亮,准备继续睡,但发现自己睡不着,就干脆起床,自己收拾了一下,出发去学校。

自从意识到自己喜欢露伴之后,露伴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仗助的心。而自从那天不知道发生什么后,露伴仿佛凭空消失了在他的世界。仗助自己心知肚明露伴在躲着自己,自己不应该去打扰。

但一天没有见到露伴心就空落落的,之前几次遇到露伴,露伴不经意间的一笑,仗助也会跟着一起开心。

每天走远路去学校,为了假装不经意的偶遇,想要看到露伴所有的喜怒哀乐,他的全部。

而此刻全都化成泡影。

“早啊,仗助”

背后传出来声音。

仗助有些失魂落魄,潦草的回应了一下。

“仗助,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啊?”康一追上仗助,问道。

仗助:“原来是康一啊。”

康一看着仗助,说道:“露伴老师那个事情还没有说清楚吗?”

仗助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对康一无奈一笑:“露伴老师好像更加生气的呢。”

康一愣了一愣,突然严肃道:“仗助你到底对露伴老师做了什么,露伴老师不是为小事斤斤计较的人啊?”

仗助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头:“我不知道啊,露伴用heaven's door让我忘掉了……怎么办啊,康一,露伴现在根本不愿意见我。要不你帮我去道个歉吧。”

康一好心提醒道:“道歉这个事情还是自己去说比较好。”

两人皆是沉默了一会儿。

康一突然灵机一动,说道:“对了,仗助,承太郎先生说要我们去意大利找个人,露伴老师正好会意大利语,下午放学我们一起去露伴老师家吧,正好你和露伴老师道个歉。”

仗助有些惊讶的指着自己:“唉,我嘛?”

康一点了点头:“是的呀,我现在和露伴老师说一下。”

康一刚准备给露伴打电话,却被仗助拦了下来。

仗助支支吾吾的对康一说:“等一等,别告诉露伴我要去的事情,如果我去,他就应该拒绝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仗助都有些不正常,不仅拒绝了亿泰一起出去玩的邀请,而且下课也不多走动,趴在自己的桌子上一脸深沉。

仗助其实想过那一天是不是自己去告白,露伴因为害羞才对自己用了heaven's door,因为害羞才躲着故意不见他。

但是这个想法也仅仅出现了一瞬就被打消了。

总而言之,这一整天仗助都在设想去露伴家之后的情景。由最好的到最坏的。

直到站在了露伴家门口,才回归了现实,停止了胡思乱想。

康一刚准备按门铃,仗助又伸手拦住康一。仗助在门口严丝合缝地整理好自己的衣冠,才让他去按。

康一好没气道:“用得着吗?”

仗助回嘴道:“怎么用不着?”

没一会儿,门被打开:“咦……东方仗助来干什么?”

康一回答道:“承太郎先生让我和他一起去意大利啊,所以就起来了。”

仗助低着头没有敢去看露伴,生怕他会把自己拒之门外。

“是吗……”露伴沉吟片刻,左右一思量,如果仗助去了意大利,岂不是就不用天天躲着他了吗。

露伴:“进来吧。”

仗助闻言猛一抬头,两眼放光的看着露伴,脚步有些发飘的进了露伴家。

虽然说是已经进了露伴家里,但仗助仍是不敢光明正大的看露伴,只好偷偷的瞥几眼。

此刻的露伴正穿着那套露脐装。恰到好处的腹肌和腰线一点不差的全盘落入仗助眼里。

盯了不知道多久,仗助才回过味儿,自己的眼睛一直往不该瞥的地方瞥,才堪堪收回目光。

露伴觉得有一束目光盯着自己,也知道目光的主人是谁。露伴有些后悔把仗助放进来。以至于现在自己坐立难安。

露伴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对仗助到究竟是个什么感觉。

露伴一个人孤独惯了,这么多年,除开来自于父母的关爱,其他少之又少,人们最多也是尊敬他,喜欢他的作品,对他这个人,谈不上什么关心,受伤生病也无人知,而露伴自己也早已习惯,仿佛他生来就不需要别人的搀扶,不需要任何依靠,更不屑于任何陪伴。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仗助,揭开他冷淡骄矜的面具,看见了那可无人见过的心,用小孩子的伎俩硬生生闯入了他的生活,用了最笨拙的方式给了他关心,带动了他全部的喜怒哀乐。

一时间自己也说不清自己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看见他会开心又不敢见他,想要和他处好关系就怕因此被讨厌。

现在同一屋檐下露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便只好同康一说话,好在今天仗助莫名的安静,没有平时的聒噪半分。

康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对露伴说道:“那个露伴老师,由花子让我下午四点半陪她去辛德瑞拉,你先同仗助讲吧,不好意思了。”

仗助此刻正喝着水,听到康一的话,突然被水呛到,咳嗽两声。

这么说来,露伴岂不是要和我共处一室了?

露伴把康一送出门,叹了口气,做到仗助对面的沙发上。

“康一出去了,说吧,你又找我干什么?”露伴低下头尽量不去看仗助的表情。

仗助见露伴双手交握在一起,知道他在紧张,虽然不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冥冥中总觉得答案离自己很近,仿佛和心中所猜差不多。

仗助:“那么我们先说好,不许用替身,在我身上写任何东西。”

露伴微愣了几秒后,点了点头。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仗助站了起来,走向露伴,露伴猛的一抖,仿佛被吓着一般。

仗助握住露伴手腕把他带站起来,手上微微用力,害怕他又跑掉。

仗助:“露伴请允许我这么叫你,那天发生了什么我现在也不清楚,但我真的不想让你生气,如果你不理我,我就会好失落,我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反正就想和你好好相处,如果要解释一下我想要的如何相处,就是想抱抱你,可能这个感觉就是喜欢吧,反正我也不清楚,现在我就很想抱你。”

露伴低着头,瞪大了双眼,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回应他。仗助的声音仍在耳边炸响。

仗助:“给我抱一下好吗?”

仗助的手开始慢慢的把露伴往自己怀里拽。

露伴:“不要,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仗助看着露伴的反应,在他耳边轻笑道:“就是……喜欢的意思。”

说完便用力,结结实实的把露伴按在怀里。

露伴没有反抗,让仗助心上一暖。

露伴沉默了一会儿,那仗助的肩头轻轻说道:“不要喜欢我……我不好的。”

“不行,我就喜欢……露伴……抬头看看我。”仗助柔声道。

露伴因为害羞泛红的脸和茫然不知所措的眼神暴露在仗助面前。

这是仗助从未在露伴脸上见过的神情,第一次见露伴这么柔软的表情。

“是因为我吗?”仗助想到。此刻仗助也有些晕晕乎乎的。 仗助哑声道:“露伴,我想吻你。”


叽吧人

其实我会经常这么欺负我老妈hhh

其实我会经常这么欺负我老妈hhh

陽韵

堆堆堆
占tag也要堆(不要脸行为)
qq涂鸦好难使

堆堆堆
占tag也要堆(不要脸行为)
qq涂鸦好难使

BRAHF(拉斐尔)
Hello 我是拉斐尔 最近摸...

Hello 我是拉斐尔 最近摸鱼。人体比例可能有点...emmm...总之我喜欢老汉。马上期末了...(今年过年好早,考试也好早,历史快把我逼死了)

Hello 我是拉斐尔 最近摸鱼。人体比例可能有点...emmm...总之我喜欢老汉。马上期末了...(今年过年好早,考试也好早,历史快把我逼死了)

阿姒想看承仗結婚
東方仗助,你在跟我開什麼玩笑?...

東方仗助,你在跟我開什麼玩笑?



(微露仗暗示)

東方仗助,你在跟我開什麼玩笑?




(微露仗暗示)

little tangerine seed
西北老汉~嘴歪故意的

西北老汉~
嘴歪故意的

西北老汉~
嘴歪故意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