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峯古

1542浏览    3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8 00:24
白佑

橘生淮南【陆志廉曹元元/峯古】 ①

附:试阅部分 接曹元元被判刑25年 不会让他一直关着的 不然还谈什么恋爱 看的人多的话就更

有些事,曹元元从前从不去想。

当然,元少自不必想,钱权可以替他摆平大部分的麻烦。譬如,那些在监狱中长的挺不错却并不最能打的人如何活下去。

他总有一二分少年的天真气。自以为杀过人,狠的下心杀人,就已越过所谓“心狠手辣”的坎。殊不知,大奸大恶并不可怕,到是那些阴暗恶心的小人物最是难缠。

直到现在曹元元被人以一种极端凌辱的姿势,半裸的压在浴室的墙上,才恍惚间意识到这个自古颠扑不破的真理。

他的脑袋嗡嗡作响,刚才推搡反抗间不知被哪个混蛋一掌捆在右耳上,看人都带着些朦胧的雾气。

他感受到身后的人...

附:试阅部分 接曹元元被判刑25年 不会让他一直关着的 不然还谈什么恋爱 看的人多的话就更

有些事,曹元元从前从不去想。

当然,元少自不必想,钱权可以替他摆平大部分的麻烦。譬如,那些在监狱中长的挺不错却并不最能打的人如何活下去。

他总有一二分少年的天真气。自以为杀过人,狠的下心杀人,就已越过所谓“心狠手辣”的坎。殊不知,大奸大恶并不可怕,到是那些阴暗恶心的小人物最是难缠。

直到现在曹元元被人以一种极端凌辱的姿势,半裸的压在浴室的墙上,才恍惚间意识到这个自古颠扑不破的真理。

他的脑袋嗡嗡作响,刚才推搡反抗间不知被哪个混蛋一掌捆在右耳上,看人都带着些朦胧的雾气。

他感受到身后的人越来越下流的抚摸和贴近,放弃无谓的反抗和挣扎,心中只当是被狗咬了一口,贴着瓷砖的手却止不住捏紧又更捏紧,直捏的有血珠渗出,青筋乱跳。

恍惚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片刻,那人却不再有下一步的动作。

玩什么?良心发现了?

曹元元疲惫无奈的靠在瓷砖上,心神却格外清醒。

良久,久到他以为自己被一巴掌打出幻觉了,有人用一条毛巾把他裹起来,擦净嘴角的血。

又迟疑了片刻,抹去他眼下的泪。刚才的朦胧模糊,原来曹元元已经哭了,只是他自己尚且没意识到。

他听到一声叹息,迟疑不忍,多情温柔。

白佑

看完《反贪风暴4》我爱了
这是什么有童年创伤的桀骜富家公子和正直温厚的警察 我好了
坐等太太产粮

看完《反贪风暴4》我爱了
这是什么有童年创伤的桀骜富家公子和正直温厚的警察 我好了
坐等太太产粮

愛明明的三sir

曹陸 《為你》(一)

*清水,只有親親。

*曹元元x陸志廉

*題目瞎取的湊合湊合……

   

   曹元元沒想過自己會喜歡一個男人,儘管他偶爾也會做一些看的順眼的男人,在獄中更是如此,也沒個女的,有需求要麼自己解決,要麼挑個還看得過去的,湊合著解決。

  好在那種時候算不上多。

  曹元元覺得那個新人很有意思。兩邊各打一拳,看似公平但妥妥是有偏袒吧,本以為對方可能是要來巴結自己,出乎意料的是他並沒有,陸志廉只是面無表情的走開了。曹元元盯了會他的背影,悶哼一聲沒說話。

  “不要以為你幫了我就是我的人了。”曹元元走過陸志廉身邊的時候,看了他一眼,冷聲...

*清水,只有親親。

*曹元元x陸志廉

*題目瞎取的湊合湊合……

   

   曹元元沒想過自己會喜歡一個男人,儘管他偶爾也會做一些看的順眼的男人,在獄中更是如此,也沒個女的,有需求要麼自己解決,要麼挑個還看得過去的,湊合著解決。

  好在那種時候算不上多。

  曹元元覺得那個新人很有意思。兩邊各打一拳,看似公平但妥妥是有偏袒吧,本以為對方可能是要來巴結自己,出乎意料的是他並沒有,陸志廉只是面無表情的走開了。曹元元盯了會他的背影,悶哼一聲沒說話。

  “不要以為你幫了我就是我的人了。”曹元元走過陸志廉身邊的時候,看了他一眼,冷聲說了一句。他看見陸志廉似乎笑了一下。“我只是看不順眼而已。”陸志廉是這麼回答的。但陸志廉清楚剛才只不過是個臨時戲碼,為了得取信任而演的一齣戲。深入去想,陸志廉就算真的是個囚犯,也不一定會坐視不管吧,是什麼原因他也不去深究,只是覺得自己會。曹元元覺得陸志廉好奇怪。他不否認自己有刻意觀察過陸志廉,不得不承認,陸志廉是生的很好,面龐棱角分明,劍眉星目,有時曹元元越看越覺得有味道,看入迷了還是被小弟提醒過來,這時候便會暴躁抬手拍下小弟的後腦勺。不過曹元元可不只是欣賞他的美貌的,陸志廉奇怪就奇怪在他成天板著個臉,不僅不讓人覺得凶神惡煞,反倒是有一絲差佬的意味在裡面。

  陸志廉其實知道曹元元在看自己,只是他從來都裝作不知道。畢竟盯一個人那麼久,目光還迷之認真,不發現也難吧。陸志廉都要懷疑曹元元是不是同性戀,那份資料他來之前翻來覆去看了好幾次,不見得啊……他又想是不是曹元元懷疑自己……最後只是歎了口氣起身離開了曹元元的視線範圍。曹元元看他皺眉又歎氣,就好奇了,隨後搖搖頭一拍大腿:“呸,我在好奇個什麼勁。”留下一臉懵逼的小弟。

  曹元元看見陸志廉的時候還是有點意外的,但是情況不允許他想那麼多。

  陸志廉擋在自己面前的時候,曹元元聽見看見了反光,有點刺目,心下一驚抬手去拉陸志廉的手腕已經來不及了,血肉被劃開刺入的聲音格外清晰。陸志廉推開曹元元的同時,後腦勺還結結實實挨了一下。曹元元愣了一秒趕緊摟住陸志廉放到墻角,充斥鼻腔的是鮮血的味道,手上不小心沾了鮮紅溫熱的液體,是血。曹元元一下子紅了眼眶撲向黃文彬,按著他刺傷陸志廉的位置先給了他一拳。獄警趕到的時候,曹元元已經揪著黃文彬打,一拳一拳下去跟著了魔似的,骨肉與拳頭碰撞的聲音格外清晰。獄警好不容易才把兩人拉開,準確來說是把曹元元拉開。

  曹元元動了動手臂讓抓著自己的人鬆手,然後走到沈國強面前,壓低了聲音神色沉了下來:

  “我要他沒事。”

  陸志廉其實本來可以不用擋那一下,也不知道是出於正義,還是別的什麼情緒,他拉了曹元元的手腕,把自己換到前邊去。腹部一疼,後腦勺一疼,眼前黑了過去四肢失了力。

  曹元元覺得陸志廉奇怪,可好像又奇怪的理所當然。他從來沒有去想那一方面,就算想到了,也是適可而止,不去越過那條線。他信任陸志廉,久而久之自欺欺人便變作了假戲真做。陸志廉後來轉到了他的監倉,曹元元懶洋洋地從馬報中抬了抬眼皮,瞥一眼他。陸志廉看到了,但也只是眨眨眼,不過他沒看到曹元元眼底一閃而過的一絲關切。曹元元意識到自己總是偏心陸志廉,沒多久就同他混的極好,先前的懷疑困惑也都暫且通通拋諸腦後。陸志廉本以為那只是單純的信任,也就是兄弟情嘛。不過當他聽完曹元元的一番經歷以後,眼神一時有些晦暗不明,心裡總有種,說不上來的難受,還有奇奇怪怪的感情,是什麼他不敢想。

  陸志廉離出獄的日子越來越近,曹元元也越發清晰的意識到自己到底對陸志廉是什麼感情。

  某天晚上,陸志廉模模糊糊的聽見有人躡手躡腳地走到他的床鋪邊上,然後……然後唇上有什麼柔軟溫熱的東西貼了上來,陸志廉心下一驚,眼睛還沒睜開,就聽見低壓的一聲——

  “我喜歡你。”

  陸志廉這下不敢睜開眼睛了,也覺得不應該睜開。因為他不知道睜開之後會發生什麼,某種程度上來說,他是怕看見曹元元的表情。輕輕一吻,剎那便離。曹元元有點不願鬆開,但不得不鬆開,沉著眸子給陸志廉拉拉被子,又輕聲說了一句:

  “晚安。”

  等到一會兒沒有任何動靜,陸志廉才睜開眼睛。他的耳根子有點紅,抿了抿唇好像剛剛親吻時對方的溫度還在。陸志廉攥著被子,後半夜好不容易入睡,可惜睡的並不好。他夢見曹元元憤恨的表情,夢到曹元元死在槍下,槍響驚的陸志廉從夢中醒來,渾身冷汗。陸志廉知道自己的做法大概是會傷了曹元元的心,但……坐在床邊他一時之間有點晃神,他猶豫了。曹元元那句告白,恰好越線,沉入到陸志廉心裡去。陸志廉頭疼地揉著太陽穴,當王藍祿問他怎麼了,他也只是擺擺手,心裡憋屈的要死。陸志廉可算是知道自己對曹元元是個什麼感情了,可是又不想相信。於是陸志廉開始盡量避開曹元元,他希望這樣自己可以擺脫那奇怪的感情。但顯然沒有用,曹元元也注意到了陸志廉在有意無意地避開自己,於是就想陸志廉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躲躲閃閃終歸沒用,曹元元主動找上門,陸志廉也是躲不掉的。此刻陸志廉被曹元元堵在衛生間,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為什麼躲我?”曹元元先開口打破了良久的寂靜。陸志廉想要說些什麼辯解,但看到曹元元的表情就卡殼了,只好抿著唇保持沉默。曹元元見他不說話,就來氣。陸志廉錯不及防接受了一個粗暴的吻,下唇被咬出血,血腥味瀰漫在唇齒間。

——————tbc——————

  

愛明明的三sir

《狼狽為奸》
cp曹元元x陸志廉
含car。
一發完。
鏈接評論

《狼狽為奸》
cp曹元元x陸志廉
含car。
一發完。
鏈接評論

愛明明的三sir

all古統計。以及大部分鏈接我已補上,沒補請告知

❣️蔡添明相關

張雷x蔡添明《我曾經見過你》​(1)(2)(3)

爆seedx蔡添明(雪菜​)《Hunting》

張子偉x蔡添明 《死訊》

路人x狐狸蔡添明 《無題》

小弟x蔡添明 《威脅》

棟樂(李阿東x蔡添明) 《毒蝶》

華明三 (本人設與明明。慎看) 《我予你光明。你帶我入黑暗》

陳嘉豪x蔡添明 《與你的七天多一天》

地藏x蔡添明 《Starlight Resplendent》

王小財x蔡添明 《Mistletoe》

你x蔡添明 《西裝》

👀甜甜峯古!

曹元元x陸志廉《為你》(1)(2)(3)➕番外

曹元元x陸志廉 《狼狽為奸》

曹元元x陸志廉《同流合污》...

❣️蔡添明相關

張雷x蔡添明《我曾經見過你》​(1)(2)(3)

爆seedx蔡添明(雪菜​)《Hunting》

張子偉x蔡添明 《死訊》

路人x狐狸蔡添明 《無題》

小弟x蔡添明 《威脅》

棟樂(李阿東x蔡添明) 《毒蝶》

華明三 (本人設與明明。慎看) 《我予你光明。你帶我入黑暗》

陳嘉豪x蔡添明 《與你的七天多一天》

地藏x蔡添明 《Starlight Resplendent》

王小財x蔡添明 《Mistletoe》

你x蔡添明 《西裝》

👀甜甜峯古!

曹元元x陸志廉《為你》(1)(2)(3)➕番外

曹元元x陸志廉 《狼狽為奸》

曹元元x陸志廉《同流合污》(上)(下)

峯古rps《粉紅色衛衣》

💦水仙區

雙藏(地藏自攻自受)《合二為一》

地藏x洪文剛 《藏紅花》(上)(下)

王小財x蔡添明 《Mistletoe》

地藏x蔡添明 《Starlight Resplendent》

🐰井進賢相關

程井《藥與溫柔》

葉井《貓與他》

董井《獵人與狼》

董井/d井《Contes de ma mère l'Oye》(1)(2)(3)(4)

🐟蘇建秋相關

all秋 馬昊天x蘇建秋➕張子偉x蘇建秋3p《無題》

大概算是上面那篇的後續。依然3p 《ALL》

抹布阿秋 《無題》

段坤x蘇建秋 《Sole》

💥邵志朗相關

藍博文x邵志朗《烙印》

董百豪x邵志朗➕藍博文x邵志朗 《少爺》

👍🏻其他的古受

林正風x地藏《無題》

遊子新x陸志廉/洪文剛,高晉x洪文剛。以及一點點劉保強x陸志廉。 《未破繭的蝶》

莊子維x關友博《Purple rosamultiflora》上下

抹布郭天民➕微量郭少聰x郭天民 《無題》

張禮信x陳偉樂 《禮物》

《逃出生天》劉青雲x古天樂  《再見》

高晉x洪文剛清水向。《無題》

感謝大家這麼長時間的陪伴!

愛明明的三sir

曹陸《同流合污》(下)

*原作曹元元x反轉陸志廉

*反轉陸志廉是個黑幫老大,外號“律七”,性格惡劣。

*私設如山+ooc

*含🥩走評論

*原作曹元元x反轉陸志廉

*反轉陸志廉是個黑幫老大,外號“律七”,性格惡劣。

*私設如山+ooc

*含🥩走評論


愛明明的三sir

曹陸《同流合污》(上)

*原作曹元元x反轉陸志廉

*反轉陸志廉是個黑幫老大,外號“律七”,性格惡劣。

*私設如山+ooc
車寫多了我仿佛不會寫劇情。致歉……
別帶腦子看,bug一大堆。
我覺得說白了就是我懶。
嗚嗚。
  

  

  

    

  

  

  操他媽的。

  陸志廉拎起酒瓶給自己灌酒,辛辣酒液滑過喉嚨,引的全身如同烈火灼燒。

  操。

  他心裡不住地罵著臟話,酒液火辣辣從頭淋下,濕潤頭髮糊在眼前,滑進衣領。腦子漿糊只剩不甘與怒火,猛踩油門在夜色中飆車。瞇起眼睛試圖把前方車子重影驅散,猛然敲了喇叭,伴隨車輪摩擦地面的聲音。

  “媽的……死女人……”

  眨了眨眼,陸志廉攥...

*原作曹元元x反轉陸志廉

*反轉陸志廉是個黑幫老大,外號“律七”,性格惡劣。

*私設如山+ooc
車寫多了我仿佛不會寫劇情。致歉……
別帶腦子看,bug一大堆。
我覺得說白了就是我懶。
嗚嗚。
  

  

  

    

  

  

  操他媽的。

  陸志廉拎起酒瓶給自己灌酒,辛辣酒液滑過喉嚨,引的全身如同烈火灼燒。

  操。

  他心裡不住地罵著臟話,酒液火辣辣從頭淋下,濕潤頭髮糊在眼前,滑進衣領。腦子漿糊只剩不甘與怒火,猛踩油門在夜色中飆車。瞇起眼睛試圖把前方車子重影驅散,猛然敲了喇叭,伴隨車輪摩擦地面的聲音。

  “媽的……死女人……”

  眨了眨眼,陸志廉攥緊了方向盤含糊不清地罵著,神色陰沉的像是要殺人那般,猛打方向盤竄入邊上隧道躲避惱人警察,皺眉嘴裡罵罵咧咧:“丟……敢給我戴綠帽子……狗男女……”反應過來前面警車攔路最後一點理智讓他匆忙剎車,身子猛然前傾,差點腦袋磕在玻璃上,胃裡翻江倒海,胡亂吐了出來。

  陸志廉慢慢悠悠從換衣間出來,裸著全身,後邊赫然紋了一條花色兇狠大蛇,竄了腦袋繞在胸前,張嘴吐信子,尖利獠牙露了半截。身上形形色色傷疤一堆,猙獰分佈著,陸志廉被獄警攔下,他一挑眉,冷冷看過去。“哪個社團的?”“沒有。”他揚了嘴角咧嘴痞笑,懶散回應。“說‘阿sir,沒有’!我同你講,這裡是監獄,不是你的幫會,律七。”“沒有,阿sir。”陸志廉講的陰陽怪氣,“知道我為什麼進來嗎?醉駕啦!非法賽車!阿sir最好別讓我出去!”說完笑了幾聲,往裡面走。獄警敢怒不敢言,他們都知道這傢伙是香港最大黑幫的老大來的,律七大佬嘛!剛剛那話言下之意就是他不是因為大事情進來的,要逮他尾巴還早著,他們敢管他,就沒好果子吃。

  律七叫律七,倒是煙酒黃賭毒都碰了個遍。

  “哇大佬,原來你姓陸啊。”王藍祿扯著有的沒的,笑著講話。陸志廉也陪著他笑。“我名字裡也有個祿字,家裡排行第七……”“嘩,巧咯!我也有個七字。你廢話多哦,容易被人剪舌頭的啦!”陸志廉低聲笑,伸頭進窗口,同他講悄悄話,隨後吹著口哨抱著東西大搖大擺走了。

  王藍祿只覺得背後發涼,陸志廉說話時看他的眼神就像毒蛇看著獵物,笑容消失的一瞬著實嚇人,看的人腿發軟。

  “大佬啊……”王藍祿討好湊上去,陸志廉笑嘻嘻抬頭看他,“怕什麼,我嚇你的啦!”“七爺啊,下次不要開這種玩笑嘛。”“好好好。”陸志廉笑容是那個燦爛,一手攬了王藍祿脖子,“下次不講,直接搞啦!”看著王藍祿驚恐表情,他笑了出來,笑的捂住肚子,然後站起來對一臉懵的王藍祿說:“哇你這人,真好玩哈。”陸志廉插著口袋,然後瞥一眼熱鬧的操場中央。“大佬,你趕上大party啦。”“大party?”陸志廉抱臂,瞅著那邊。

  “哇,黃sir噢。”陸志廉聽到有人招呼自己過去,懶洋洋起身,瞥一邊走過去,一邊同之前他就注意到了的黃文彬打招呼。黃文彬嘴角一抽,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陸志廉,他以前和陸志廉是死對頭 當初他進監獄,陸志廉還派人來笑他,黃文彬氣的臉都黑了。“熟人?那沒意思啊。”人群裡有人說,陸志廉掏掏耳朵,皮笑肉不笑:“我公平公正的啦!”說完出手給左右兩邊各是一拳。

  “看吧。”

  搗騰完這事兒,他撇嘴無辜模樣聳肩,然後轉身離開。

  沒人敢攔也沒人說什麼,大家都知道陸志廉動不得。

  曹元元瞇起眼睛捅了下邊上小弟,問:“這傢伙,真是律七?”“對的。就只有他這麼張揚,氣場都不一樣。”小弟被打了一拳。

  浴室裡黃文彬找事,陸志廉一人打完全不費勁,輕輕鬆鬆解決掐著黃文彬脖子笑著威脅:“關了幾年,黃sir你傻了?”手越來越用力,看黃文彬快暈死才鬆手,恰好獄警回來了,陸志廉把脫下的衣服穿上,一個個釦釦子。

  “椅子怎麼回事?誰幹的?”

  “不知道咯。”陸志廉無辜搖頭。

  曹元元帶著小弟目睹一切,曹元元的目光落在陸志廉身上醒目的紋身和傷疤,再看見那精瘦的腰。哇,身材是真的好。曹元元心裡讚歎,打起了些算盤,小弟像是知道什麼,說了一聲:“元少,他惹不起的……”曹元元瞪了過去,小弟縮了縮脖子噤聲。

  王藍祿悄悄走到陸志廉邊上,不料結結實實挨了一拳,對上陸志廉面無表情的臉身子一抖,“大佬,我就是來道個歉,那時身不由己,抱歉啊。”陸志廉笑了一聲,抬手拍拍他臉:“哇,我明白我明白。”又從枕頭下撈出紙巾,塞他手裡。“多謝。大佬,仇人啊?”王藍祿指了指黃文彬,看著陸志廉,“你也收人吧,大佬你肯定可以啊。”陸志廉沉默了一會,同他大眼瞪小眼,王藍祿被看的發慌,還想說什麼都咽了回去。陸志廉又笑一聲,意味不明地回應一句:“對啊。”隨即翻身縮回被窩裡睡覺。

  “大佬,這些是我家當,給你啦,我明天出獄,你要小心啊。”王藍祿輕輕說著,陸志廉覺得這話有點好笑,隨後聽到什麼東西被拖動,等到全部安靜,他回頭看了一眼,神色複雜。

  工作時候,陸志廉被曹元元那邊的聲音吸引過去。

  “哇,賽馬噢。”他的腦袋從曹元元邊上竄出,突兀說了一句。曹元元被打擾了興致,有點惱怒,看過去不料是對上了陸志廉笑瞇瞇的臉。“曹元元,富二代,房地產商來的。”陸志廉眼睛看著手機屏幕,慢慢悠悠地說著。曹元元挑眉看著他:“有事?”“沒,來湊熱鬧咯。我沒那麼財大氣粗。”陸志廉嗤笑。“黑幫大佬來的,怎麼沒錢。”曹元元視線移回屏幕,問了一句,陸志廉歪了歪腦袋,笑:“我又不是地主家的傻兒子。”曹元元嘴角頓時繃成直線,看著他。“喔,贏了。”陸志廉依然沒看他,“厲害啊。”

  曹元元真沒料到這傢伙突然來了這麼一句。回神的時候陸志廉已經吹著口哨走開了。

  陸志廉抱臂懶懶地迷著眼睛,靠在鐵網上享受陽光,好像沒看見黃文彬往自己這邊走來,等到黃文彬坐下來,他兀自開口:

  “黃sir,你是警察的時候都奈何不了我,現在淪為個犯人,你覺得你還能把我怎麼樣?”

  “在這沒人幫你撐腰。”黃文彬強顏歡笑。

  “哇,你真當沒人幫我撐腰?”陸志廉突然坐起來,誇張笑了幾聲。曹元元聽到聲音看過來,同黃文彬是對頭的他好奇湊過去插了一句:“幹嘛,黃老邪你怕了?”陸志廉先開口:“是啊,他求我罩他。”陸志廉笑嘻嘻起身,一把勾住曹元元脖子,朝著黃文彬丟出一個挑釁眼神,曹元元有點詫異地側眸,清楚看到陸志廉的臉,棱角分明,鼻樑高挺,睫毛細長。

  還挺好看的。

  

——————tbc——————

  

    

  

  

  

已墟

【林古】幸会

  Raymond x Louis

  第一人称预警

  RPS预警

  潦草写写 题目 @喵喵喵 老师起的


  第一次见到古生是在银幕里。

  他演风流倜傥的神雕大侠,带着副铅灰色的面具,刚一摘掉就迷晕了郭襄的眼。

  那时的他正因进过监狱遭人诟病,却依旧被识货的观众盛赞一见杨过误终身。

  我也没能幸免。


  追星是件很费力的事情。

  我在学习唱歌的闲余里收集他的相关报道,连不知真假的小道消息都不肯错过。

  有本薄薄的杂志里讲他“古天乐饭量小 抽香烟瘾则大”,旁边还配了几张优雅的写真。

  他穿着极为普通的白...

  Raymond x Louis

  第一人称预警

  RPS预警

  潦草写写 题目 @喵喵喵 老师起的



  第一次见到古生是在银幕里。

  他演风流倜傥的神雕大侠,带着副铅灰色的面具,刚一摘掉就迷晕了郭襄的眼。

  那时的他正因进过监狱遭人诟病,却依旧被识货的观众盛赞一见杨过误终身。

  我也没能幸免。



  追星是件很费力的事情。

  我在学习唱歌的闲余里收集他的相关报道,连不知真假的小道消息都不肯错过。

  有本薄薄的杂志里讲他“古天乐饭量小 抽香烟瘾则大”,旁边还配了几张优雅的写真。

  他穿着极为普通的白衬衫,外面套了件米色的呢子马甲,嘴角微弯地看向前方。

  特别招人喜欢。



  四年后我以主持人兼记者出道,前往TVB采访的时候头一次见到古生真人。

  他把自己晒黑了,唯独嘴唇还是鲜嫩的红。

  我没资格给他做采访,便只能在工作结束后眼巴巴地守着更衣室,盼望着他能回来换下衣服。

  索性我运气不错。



  古生匆匆忙忙地回来了,不过是回来找东西的。

  他在戏服兜里摸索了半天,我以为是在找烟,便主动递给他一根。

  报纸上说这是他抽惯了的牌子,我猜他应该不会拒绝,然而他有些讶异的看着我,随即开口道。

  谢谢,不用了。



  他戒了烟。

  古生走后一旁的剧组人员十分好心地告诉我这个消息,我心里佩服他的果决,却又有些失落地垂下了头。

  那一刻的心情难以用言语表达,如同我伸手想把烟塞回烟盒里,却始终都没法塞不回原位。

  我知道,只有我戒不掉。



  兜兜转转又两年。

  某个著名导演突然找上我,给我带来一个惊天喜讯。

  我有幸和古生演同一部电视剧了,还是和他对戏很多的男二号。

  飘飘然地美妙笼罩了我,甚至让我忘记自己那天是怎么送走导演的。

  太开心了。



  电视剧的拍摄还算顺利。

  古生在里面演我的师父,努力想把软弱的我培养成真正的帝皇。

  坐龙椅的生活让我感到压力无比,透不过气来,而后还知悉了他辅佐自己登上帝位的目的只为自保。

  说句万念俱灰,也不为过。



  赵盘离开了皇宫。

  但他并没有过上自己希望的日子,反而在落难民间时经受了各种磨难,见尽了世态炎凉,饱受了欺凌之辱。

  后来他终于觉悟了,明白了成者王败者寇的道理,自此决定不惜一切也要成为万人之上,全历史上最握权势的统治者嬴政。

  只是他尚未意识到,这时他开始失去项少龙。



  我知晓我不是赵盘,古生亦不是我的师父。

  可我依旧想像嬴政那样拥有只手遮天的权利。

  因为我想要他,想要他做我的笼中鸟,做我的金丝雀。

  做我的爱人。



  寻秦记的拍摄异常成功。

  播出后先是获得了一周刊电视大奖,继而又占据了十大电视节目第一位。

  古生凭借该剧第二次获得万千星辉颁奖典礼的最佳男主角,我也荣获一电视大奖最有前途新人奖。

  我中意前途这个词,它让我觉得我们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

  可惜我错了。



  十八年,二百一十六个月,六千五百七十四天。

  我们再没机会合作。

  我又变回了从前的我,只能从报纸杂志的缝隙里拼凑他的踪迹。

  可这就好像没吃过肉的和尚突然开了荤,再吃素菜无论如何都觉得难以下咽。

  我很想他。



  倒也不是完全没见过面。

  私下里朋友的聚会也遇见几次,他行色匆匆,一阵风是的来了,又一阵风似的走了。

  我听闻他拍戏受了伤,便托人给他送了张疗效不错的按摩椅。

  第二天大纸箱子原封不动地送回我家,古生生平头一次给我发短信,他说。

  谢谢,不用了。



  时光过去了太久太久,久到我再次我同他坐在一个更衣室里,连镜子里的脸都觉得分外陌生。

  古生和我上次见面又不一样了,和那些采访报道里的样子也不尽相同,尽管他现在是我的老板,可我依旧没什么机会见到他。

  他又瘦了,脱掉衣服活生生像块排骨。

  我忍不住让他多吃点,却发现他拍起戏来整个白天都不会吃饭。

  算了,谁让他从来不听我的。



  电影比电视剧的拍摄简单许多。

  这次我演一个叫曹元元的富二代,因涉嫌行贿监狱长官而被人调查。

  古生就演这个来查我的ICAC主任陆志廉,他得在监狱里想法设法骗取我的信任。

  于是他经常要离我很近,坐也坐在一起,睡也睡在一起。

  我还会搂着他的肩膀,凑在他耳边跟他说悄悄话。

  假装是对热恋的情人。



  杀青那天我喝醉了。

  醉醺醺地跑到他的房间,开玩笑似的说我要结婚了。

  我也没骗他,我的的确确交了个女朋友,大概还是他最看不上的那种。

  没成想他笑吟吟地冲我说恭喜,还说回头一定给我份子钱。

  我哦了一声,觉得他没心没肺,末了才发现漫漫二十几年过去,我也没能开口同他讲出一句中意。

  我压根儿不敢。



  婚礼订在了清凉的十月。

  所谓熬过了闷热的苦夏,等待着随后的寒冬。

  我的新娘生得挺美,却始终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

  八卦的媒体问古生对我结婚有什么看法,他回答的很直接,说因为前几个月工作的缘故都不在香港,所以很少有机会跟我见面,还夸我保密工作做得很好。

  其实我说过的,只是他忘了。



  举行仪式的当晚,我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倒背如流的号码。

  采访时他还说我应该请他吃个饭,这样的话,到时婚礼份子钱会提高那么一丢丢。

  我倒是不稀罕他的钱,却又真心诚意地想以赵盘、曹元元的身份再见他一面。

  最后一面。



  古生接电话的速度并不快,我故作委屈地埋怨他不来我的婚礼,却听到他笑着祝福我和我的妻子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我猜他是真的开心,低哑的笑声又让我想起年轻时的杨过。

  他说着话就意识到了我的沉默,于是颇为体贴地开口道。

  林峯,不用等我。



  还好不是。

  谢谢,不用了。


愛明明的三sir

峯古《粉紅色衛衣》

*峯古rps慎入

*有🥩

走評論
勿上升真人

*峯古rps慎入

*有🥩

走評論
勿上升真人

葵山

【峰佘古】飲食男女

被屏蔽了四遍……心疼BB们超级认真的大段评论……

广东脏话

广东脏话

广东脏话

这!真的!是!我!最!用心!的一篇!小说!了!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LOFTER了你要学会...  

你别干了!

链接在这里⤵️


被屏蔽了四遍……心疼BB们超级认真的大段评论……

广东脏话

广东脏话

广东脏话

这!真的!是!我!最!用心!的一篇!小说!了!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LOFTER了你要学会...  

你别干了!

链接在这里⤵️



愛明明的三sir

薛蔡/峯古《Hunting》

*Hunting:獵捕

cp全黑爆seed x 蔡添明

电视剧《使徒行者》x《毒战》

是联文!我要夸爆乔乔 @繁华落尽 ,他太强了!呜呜呜是神仙写文。

*含血腥暴力🥩注意

薛蔡=雪菜(?

走评论

再夸夸阿乔太强了呜呜,比心❣️

*Hunting:獵捕

cp全黑爆seed x 蔡添明

电视剧《使徒行者》x《毒战》

是联文!我要夸爆乔乔 @繁华落尽 ,他太强了!呜呜呜是神仙写文。

*含血腥暴力🥩注意

薛蔡=雪菜(?

走评论

再夸夸阿乔太强了呜呜,比心❣️

真的挖掘机

林古/喜糖

 (私设,私设,我本人祝福他新婚快乐)


都是祝贺的声音。

 

一大清早就开始。

 

恭喜你啊。要结婚了?

 

笑着说了那么多感谢祝福的话,那张肌肉都有些发僵的脸,却无法从容地回一个坦荡的笑容给那个人。

 

嗯。

 

笑得连自己都觉得有点苦涩。

 

藏得那么严,什么时候摆酒?

 

家里订的是生日那天。双喜临门吧。

 

挺好的。也该结婚了。

 

谢谢谢谢。其实你也该结婚了。

 

我?缘分到了就会结的了。

 

抿起的嘴,许多音节在舌...

 (私设,私设,我本人祝福他新婚快乐)


都是祝贺的声音。

 

一大清早就开始。

 

恭喜你啊。要结婚了?

 

笑着说了那么多感谢祝福的话,那张肌肉都有些发僵的脸,却无法从容地回一个坦荡的笑容给那个人。

 

嗯。

 

笑得连自己都觉得有点苦涩。

 

藏得那么严,什么时候摆酒?

 

家里订的是生日那天。双喜临门吧。

 

挺好的。也该结婚了。

 

谢谢谢谢。其实你也该结婚了。

 

我?缘分到了就会结的了。

 

抿起的嘴,许多音节在舌尖堆砌,又被一点点咽回肚子。

 

沉默,在属于朋友间的距离拌着往事发酵。

 

不知道是谁先叹了一声。

 

好好照顾她。也好好照顾你自己。

 

肩膀处落下的温度,是年长者的祝福。

 

其实更像告别。

 

就像那晚。那首歌。那句歌词。台上的人和台下的人。

 

他说,我很遗憾今天有个人没能到现场看我演唱会。他说了他老师的名字,又在心里默念了他的名字。

 

今年他三十九,他四十九。接着他四十,他五十。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

 

不惑者已然无惑,知天命者也就可以退场。

 

----

 

他邀请过他不止一次来他的演唱会做嘉宾。他总是拒绝。起初他说忙,他就拿着行程表找他,年长者看着执着过头的他,微微别开了脸。

 

是我不想来。

 

—-

 

但媒体还是问,总是将他们的名字放在一起。问他们十八年前有没有不和,问他们再次合作有什么感受。

 

没有不和,许久没见,觉得他成熟了,更有气场了。

 

同样一套话,不同的采访场地里应答着同样的问题。脸都形成了机械记忆。

 

没有不和。

 

怎么会有不和。那样的人,他想爱都来不及。

 

他想爱他。

 

他用了一个夏天的时间定义爱这个词。

 

他发现自己总将视线落在他身上,在收工后的剧组闲聊里因为多了解了他一点而欣喜,想给他看自己在路上看到的好风景,想一直跟他待在一起。他还被嘲笑了几次,因为他改口不过来叫他师父。

 

演员都怕假戏真做,他不幸又幸运地栽了坑。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想,他是爱他的。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低头吻上对方柔软的唇时,是这样想的。

 

对方睡得很熟,没因为自己如此大胆的举动被打扰。他却心脏怦跳得几乎无法呼吸。

 

他想他是爱他的。

 

因为有过很疯狂的想法,想过很多,一生怎么过都想过。并觉得好像下一秒就能鼓起勇气付诸行动。

 

可他真正跟他摊牌,却不在那个狂热的夏季。

 

谁的生日会上。又或者是谁的杀青宴后。

 

例行要玩真心话大冒险助兴的一群人,在起哄中他选择了真心话。

 

哦——阿峯,如果要在我们这群人里选一个做女朋友,你会选谁?

 

他当时坐在他旁边。

 

他扭头去看旁边的女性朋友时不小心碰到他的手,一下子被他不动声色地按住了。

 

没人看见。他愣了一下,对方脸上还是起哄的笑,小声地在众人的鼓掌中提醒了他一下。

 

是女朋友。

 

他当时没反应过来。

 

事后才恍然大悟。

 

但是这种恍然大悟里又有些苦涩。惊弓之鸟的态度就像担心自己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但下一秒,苦涩里又浮现丝丝甘甜。

 

原来他不是一个人在藏这件事。

 

至于是什么时候露了马脚,却不知道。

 

几乎没思考地,他做了一个非常直接的举动:他发了短信给他。

 

只问了一句话。

 

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再等等吧。

 

对方是这样回复的。

 

再等等,你对我就会冷静下来了。

 

哈哈哈哈....也是。

 

你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

 

指尖在键盘犹豫,正在输入的标识闪了又闪。

 

嗯......我还想问个问题......

 

什么?

 

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这个问题的答案有那么重要吗?

 

------

 

好像被下了魔咒。至那之后他们再没合作。连见面都没几次。

 

可还是保持着偶尔的联系。

 

他始终扮演着好师父的角色,给徒弟提供指点和帮助。

 

后来他的电视剧大火,他也跟着事业上升了。

 

再后来,他的行程太满,满到他没有心思再想别的。

 

但人不会在原地停留。

 

他们一个去了电影圈发展,另一个却留在了电视剧和乐坛。于是联系也断了。

 

和古仔有没有再见面?

 

微博之夜的颁奖会上突然被问到,他几乎愣了。

 

没有了,好久没见过了。

 

视线恰好能看到在不远处同样接受采访的他。

 

多少年了?

 

三四年了吧。

 

听起来很长的时间,原来过得那么快。

 

采访结束要不要请他吃个饭?他犹豫老半天,想给他发短信,才想起他换了新手机,号码已经没了。

 

他给他经纪人打电话,经纪人说他等下要赶行程。

 

下次约啊。机会多得是。

 

你看,机会多得是。

 

可是一转眼,就十八年了。

 

他换了两个女朋友。

 

每一个他都很专情。每一个离开他时也很决绝。

 

最后那一个,他是打定了主意要结婚。

 

他要四十了。

 

那是家里给他订的最晚期限。

 

他没想到自己会再次和他有合作。这一次的合作,他干脆就签入了他的旗下。

 

原本以为的“都过去了”,原来还是在心里留了一笔。

 

但如今,谁都知道不会有结果的。

 

可他喝醉了。

 

他敲开他家门的时候,把对方吓了一跳。

 

是怎么被人拖进去,还换了干净衣服给抬上床,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

 

他只记得对方那张脸在他眼前晃,晃得他心发慌,他猛地搂着他的后颈就亲了上去。

 

林逸峰。冷静点。

 

他一下子冷静了。松开手开始道歉。

 

我喜欢你。

 

我知道。

 

从你第一次偷偷吻我就知道。

 

惊讶。对方却平静地正视他。

 

但是你知道......光是喜欢没用的。现在的你应该懂吧。

 

是在嘲讽他两任前女友的事情吗?

 

他低下头,说不出话来。

 

我懂。

 

今年你......能来我演唱会吗?不做嘉宾,来看看也行。

 

看我档期吧。

 

--------

 

他一次也没有来。

 

录了个VCR给他,就像以前他生日的时候一样。

 

年长者知道优柔寡断的坏处。不如断得干脆。

 

再怎么说,他也要结婚了。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

 

再纠缠也没结果。

 

他们从来都没结果。

 

——-

 

他选那首歌,其实是预谋已久。

 

因为他打定主意要一次告别。

 

要告别。

 

对过往,对他。

 

也对自己。自己放不下的东西。

 

———

......是我不想来。

 

为什么。哪怕是最后一场都不行吗?

 

有时候你很爱一个人,会爱到无法给出祝福。会爱到早退他的婚礼。

 

就好像我,无法和你合唱一首歌一样。

 

他几乎要落下泪来。

 

怎么了?

 

年长者关切的问询,打断了追忆。

 

没什么。

 

将泪水逼回了眼眶。

 

我都忘了,这是给你的喜糖。

 

红色的锦袋被交到另一个人手里,拇指相触一秒后分开。

 

都说喜糖是最甜的。

 

原来最苦的也是这喜糖。

 

------

 

天真以为是他的独特品味,


殊不知是他难以言喻的对决。


第三人称里面只有他和她,而他和他却那么难分清。


END



(梗来源于2019年上海最后一场,阿峯唱的那首《第三人称》)

愛明明的三sir

《為你》番外。曹陸

可以接正文劇情。

當然喜歡刀的就當這只是個番外or幻想之類的。

有車注意,鏈接評論。

可以接正文劇情。

當然喜歡刀的就當這只是個番外or幻想之類的。

有車注意,鏈接評論。

Desire-has-no-rest

(林古/峯古)缘分终引你我重逢【上】

*跟瓦萨 @Vassar-今天寻秦记定档了吗? 在聊天时不知道怎么地搞出了极地互助计划,于是人生第一篇RPS就这样诞生啦。瓦萨最初的要求是傻白甜……虽然没达成,但是总体还是甜的w
*瞎掰不少bug不少,尤其是里面关于TVB的很多都是瞎掰的,虚构请勿当真,请放过我吧【
*上篇是清水但还是走评论。下篇我尽快,写文难,写RPS更难(。)

*跟瓦萨 @Vassar-今天寻秦记定档了吗? 在聊天时不知道怎么地搞出了极地互助计划,于是人生第一篇RPS就这样诞生啦。瓦萨最初的要求是傻白甜……虽然没达成,但是总体还是甜的w
*瞎掰不少bug不少,尤其是里面关于TVB的很多都是瞎掰的,虚构请勿当真,请放过我吧【
*上篇是清水但还是走评论。下篇我尽快,写文难,写RPS更难(。)

加拿大的幸福生活

av49365778 女生日常的这个采访
我的续命良药,太爱这个了
两个人一起笑起来时的真可爱的不行甜得不行
谈到谁请客最多,阿峯肃然起敬指阿古
被阿古夸夸的时候阿峯笑笑地低下头说谢谢
最后一p不是粮是私心截的峯峯的笑XD真喜欢他笑,特别特别特别的甜

av49365778 女生日常的这个采访
我的续命良药,太爱这个了
两个人一起笑起来时的真可爱的不行甜得不行
谈到谁请客最多,阿峯肃然起敬指阿古
被阿古夸夸的时候阿峯笑笑地低下头说谢谢
最后一p不是粮是私心截的峯峯的笑XD真喜欢他笑,特别特别特别的甜

Vassar

四条吉米|

PTU配合O记的人去扫场,没想到这次扫的居然是Jimmy的场,更没想到,Jimmy居然在场里。

高家声有点尴尬,他绷着凶神恶煞的表情恶声恶气叫那些已经嗨疯的人拿出身份证,故意站在灯光昏暗的位置,将自己的脸藏起来。但他还是被Jimmy的手下发现了。

madam何在教训一个挑衅的拳手,阿东一边掏身份证一边细细打量高家声故意偏挡的脸,压低声音试探地问了一句“你是四条哥?”

高家声不认识这个马仔,便死不承认,“四条个头,身份证快点拿出来。”

阿东乖乖给了身份证,又在一旁小声提醒:“四条哥,别躲了,我认出你了,我就是想跟你说,Jimmy哥在这。”

高家声手一抖,身份证差点掉在地上。

“Jimmy...

PTU配合O记的人去扫场,没想到这次扫的居然是Jimmy的场,更没想到,Jimmy居然在场里。

高家声有点尴尬,他绷着凶神恶煞的表情恶声恶气叫那些已经嗨疯的人拿出身份证,故意站在灯光昏暗的位置,将自己的脸藏起来。但他还是被Jimmy的手下发现了。

madam何在教训一个挑衅的拳手,阿东一边掏身份证一边细细打量高家声故意偏挡的脸,压低声音试探地问了一句“你是四条哥?”

高家声不认识这个马仔,便死不承认,“四条个头,身份证快点拿出来。”

阿东乖乖给了身份证,又在一旁小声提醒:“四条哥,别躲了,我认出你了,我就是想跟你说,Jimmy哥在这。”

高家声手一抖,身份证差点掉在地上。

“Jimmy在这?”他问,“在哪?”

阿东说:“刚给一差佬带出去了。”阿东同情地拍拍高家声的肩,“阿大心情不好,四条哥,你保重自己。”

高家声赶紧出了夜总会,果然看到被拷在警车旁的Jimmy,阿鸣正在对他盘问。Jimmy看到了高家声,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高家声将阿鸣拉到了一旁。阿鸣还挺生气,“我在做活呢,你拉我过来干什么?”

“阿鸣,我们是不是好兄弟?”

阿鸣说:“是啊。”他狐疑地看了高家声一眼,“你要干什么?”

高家声说:“那我问你,Jimmy犯什么事了?”

“没犯事,例行查问。”阿鸣凑近高家声的耳朵,“上头在搞打黑除恶活动,要把这些阿大们都拉出来溜溜,搞一搞他们。”

高家声的声音软了下来:“你知道Jimmy是我老婆,你别搞他行不行?”

“这事我不能做主啊,你去问madam何。”阿鸣看见高家声那副忧愁的脸,又说:“又不是第一次查你老婆的牌了,人家都习惯了,你在这搞什么徇私枉法。”

高家声苦笑说:“他回家要拿我出气的。”

阿鸣戏弄他:“为人民奉献牺牲,你应该高兴。行了,做事去吧。等下madam何要发飙了。Jimmy这边我帮你看着。”

Jimmy的场很干净,他从来不允许别人在他的场里卖k仔。O记的人也不想故意找茬,他们很快就离开了,但是要把Jimmy带回去拘留48小时。

“走个形式而已嘛,今晚和连胜和新记,还有317的场都被扫了,新官上任三把火,总是要搞点事情。”阿鸣这样安慰高家声。

高家声对阿鸣说:“我押送Jimmy,你坐另一辆车。”阿鸣答应后,高家声赶紧走到Jimmy旁边,正要把他的手铐给解了,结果被一旁的madam何看见了。

“搞什么?高家声?你想私放犯人啊?”

高家声举起手,“没有,我看看这手铐紧不紧而已。”他转过身小声对Jimmy说:“对不住了。”

“高sir也是按规定做事,我有什么敢说的啊。”

“你的场很干净,他们不是故意来搞你的。其他人都被扫了。”

“我知道。”

高家声看着Jimmy,语气一软,“老婆......”

“高sir,注意场合,要公私分明。”

Jimmy阴阳怪调地嘲讽弄得高家声感觉自己里外不是人。他打开车门,让Jimmy上去,自己坐在旁边。碍于司机的面上,他不能显得跟Jimmy很亲近,Jimmy故意坐在一边,与他隔了点距离。

Jimmy混这条道,被警察查牌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让高家声来查他,这是头一回。Jimmy意识到自己和高家声身份上的殊途对立其实是那么明显难跨越,就算那么多年他一直故意忽略。

和连胜的一把手和机动部队的警察在一起,这样的组合被谁知道了都会大跌眼镜吧。黑警,反骨仔,很多人在背后冷冷地戳他们的背脊,还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们,很多时候Jimmy都在怀疑他们两个人坚持走在一起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或许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在一起。

高家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他悄悄把Jimmy的手铐给解开,轻轻替Jimmy揉手腕,但还是那副正襟危坐刚正不阿的样子,紧张地看着司机的后视镜。Jimmy觉得高家声的表情实在好笑,不知怎的就反扣住了他的手。Jimmy马上意识到了这个举动在当下场合的不妥,刚要松开,高家声却先一把拉住他,掌心对着掌心握着,还悄悄对他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Jimmy看向窗外,手任由高家声握着。他发现原来香港的夜景那么美。

算了。Jimmy想,想那么多干什么,凑合过吧。反正那么多年都凑合过过来了。

他没注意到自己嘴角正微笑着上扬。

———-

但是气还是要出的。

高家声之所以会认得Jimmy手下所有的马仔,是因为几乎所有的马仔都追过他打,他被莫名其妙打过两次后学精明了,平时有事没事就找那些马仔吃饭聊天搞好关系,以至于到后面,那些马仔就提前告诉他今晚要去哪里堵他了。他们挺同情四条,但是又觉得Jimmy对他算是好的了。还好高家声卧底做得久,抗打,他随便挨上两棍再给Jimmy发一个惨兮兮的照片,然后请马仔一大帮人去大排档喝酒,喝完酒高家声回去又和Jimmy继续腻腻歪歪。阿鸣是为数不多知道他和Jimmy关系的人,他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被阿鸣吐槽过很多次,他觉得高家声简直是被磨练成M了。但高家声可不觉得,他说这是生活情趣,单身狗是不会理解的。

加拿大的幸福生活

图源微博 @一只钢铁侠
我魂穿林德禄

图源微博 @一只钢铁侠
我魂穿林德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