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峰井

486浏览    4参与
nbykf19

Eyes on you (3)

GQ名利场特别篇第三弹,为自己的突然勤奋而感动。

私设如山,不要代入现实!!!

#雾水佛珠和老和尚的故事
相关文指路

Song 3: 青城山下白素贞

到底该如何面对那些语言暴力?思考过、挣扎过、痛苦过,尽管一度沉默,最终选择用作品回应、直视、面对,不希望一切被“蒙着眼”

台上的少年解下了蒙眼的黑纱,姿态从容地拿着话筒自叙心声,台下的江唯则低头看了一眼左腕手表的指针。

马上要到九点了,不早不晚,夜生活才堪堪拉开序幕,可他已经迫不及待要逃离这场盛大的夜宴。

会场的灯光因为歌舞表演的需要而被调得暗淡,在确认自己的离开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后,江唯悄悄拍了拍程祐一的肩膀,对看得正入神...

GQ名利场特别篇第三弹,为自己的突然勤奋而感动。

私设如山,不要代入现实!!!

#雾水佛珠和老和尚的故事
相关文指路




Song 3: 青城山下白素贞

到底该如何面对那些语言暴力?思考过、挣扎过、痛苦过,尽管一度沉默,最终选择用作品回应、直视、面对,不希望一切被“蒙着眼”

台上的少年解下了蒙眼的黑纱,姿态从容地拿着话筒自叙心声,台下的江唯则低头看了一眼左腕手表的指针。

马上要到九点了,不早不晚,夜生活才堪堪拉开序幕,可他已经迫不及待要逃离这场盛大的夜宴。

会场的灯光因为歌舞表演的需要而被调得暗淡,在确认自己的离开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后,江唯悄悄拍了拍程祐一的肩膀,对看得正入神的同伴用唇语无声地说了句再见,随后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宴会厅。

在主办方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曲曲折折地沿着特别通道来到地下停车场,等待许久的助理Alice小跑着迎了上去,“江唯哥,我把车开来了。”Alice捧着车钥匙的手略微有些不稳,再三犹豫,还是在老板上车前低声问道,”真的不让司机送你去吗,外面有很多记者和黄牛正等着......“

”不用了,你们也辛苦一天了,先回酒店休息吧,我稍晚一些会自己回去的,不用等我。“

江唯径直拉开驾驶座的车门,顺手调节了一下后视镜的角度,“至于那些记者,”他的眼中闪烁着促狭的光,“August,徐竞,祐一,王熠夺,他们有多少人可以跟,没人会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的。”

发动座驾前,他拉下车窗,语重心长地对自家助理说出最后的叮嘱,“早点接受现实吧,Alice,你老板我,已经过气了。”

如果说去年今日,对于过气的自我调侃从他的口中说出来,还有着几分实打实的忧心忡忡,但一年之后,他口中描述的事实也许的确是真实的存在,可对江唯而言,却不再有最初萌生此念时的强大杀伤力。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在流量造星的顶峰他已经顶风站了整整五年,时至今日,粉丝的爱和人气依旧能给他稳固的安全感,却已不再是无可替代的东西。

江唯的手搭在方向盘上,缓缓驶入了前方拥挤的车流。

等待某个红灯的间隙里,他不禁回味起方才助理看向自己时,那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其实小姑娘真正害怕的,不是黄牛狗仔的跟踪围堵,而是那些黄牛狗仔的跟踪围堵,会拍到他提前离开会场的原因和去向。

出发前除了作一个简单的报备外,他没有将今晚的行踪去向告知工作室里的任何一个人,所以就连他的贴身助理Alice的脑海里,或许此时都会涌出一连串奇怪的猜想。

江唯上海深夜密会神秘人物,多么吸引点击回复kpi的八卦标题,男子的脸上划过一丝轻蔑的笑意。不得不承认,他可以抛下流量偶像的身份,远离粉丝和人气转型去当一个真正的演员,可却永远无法阻隔外界对他个人生活无孔不入的好奇心,哪怕有一天真的过气,也可以被拿来当作茶余饭后极好的谈资,追忆往昔,念念旧什么的。

就好像曾经与他并肩而立的昔年挚友,生前潦倒失意时无人过问,却在身故之后的每一年忌日,都被媒体拿去准时准点地发一篇通稿。

上海周末晚间的交通状况实在不算乐观,等江唯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了,他又花了足足一刻钟的功夫才在车满为患的地面停车场上找到空位。

这个小区建造得有些年头了,周边设施不够完善,比如停车就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如果来得再晚一点,恐怕还要另找地方停车。

还好还好,上一次来还要追溯到三年前的江唯感到庆幸地松了口气,下车前他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下仪容,平复了一下心里某些消极的心绪后,戴上墨镜,从后座上摸索着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袋子,然后拉开车门跳下了车。

还来不及确认袋子中的内容安然无恙,他的耳畔蓦地响起一声诧异的轻呼,“江唯?”


猝不及防地在上海市区一个普通的小区里听到有人喊出自己的名字,刹那间江唯的脑子不禁有些发懵,不是吧,黑灯瞎火的,这么容易就被路人认出来了?大脑须臾的一片空白后,他定了定神,本能地循声望去,下一秒就看到站着不远处,也是刚从车上下来的一个高个男人。和自己一样,穿着品牌赞助的高级西装,一丝不苟的妆发,墨镜遮面。

江唯这时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那个声音似乎听起来很有些耳熟。

就在江唯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时候,对方已经率先朝他走了过来,并伸手按下了楼层的通话键,“哪位?”三下嘟声之后,有一个老人在话筒那边用上海话问道。

“叔叔是我,闻风,”闻风停顿了一下,余光瞥了一眼身后,继续补充道,“我和江唯,我们到了。”

电梯门合上,江唯第一时间摘下了墨镜,牢牢注视着站在他对面的人,“你怎么会来?”

两个受邀出席同一场时尚圈年度盛典的人,竟然不约而同地选择提前偷溜,不知道被主办方得知,会不会郁闷到吐血。

而闻风听到他的质问,只是清清淡淡地反问了一句,“我为什么不能来?“

男子的目光随意落在指示灯上不断上升的数字,”快到中秋了,我又刚好在上海,上门拜访一下两位老人,有什么问题?再说,“他的眸色变得深沉,“又不是只有你,才是他的朋友。”

下一秒,叮咚一声,电梯门开,闻风率先走了出去,却听到身后蓦地响起一声嗤笑,“哦,原来在你心里,还把自己当作他的朋友啊。”

此时此刻被自己毫不留情出言相讥的人,江唯没有忘记,曾几何时,也是他的兄弟,很多年前的那个夏天,他们也和今晚的August一样,在舞台上倾力展示自我,散发最炫目的光芒。

作为同期选秀选手中事业发展最好的两个人,他们却在比赛结束后的若干年里渐行渐远,对于两人的疏淡关系,外界并没有提出过多的异议,相比于和各自的前度cp之间讳莫如深的恩怨纠葛,无论是工作上的鲜少交集,同期资源的竞争,或是交际圈子的不重合,江唯和闻风之间王不见王的状态要显得更容易解释得多。

陌路经年,连今晚QG晚宴前的红毯流程中,说话不按常理出牌的主持人采访他们时,都不曾有意cue到对方的名字。

江唯在周序的灵位前静静地插上一柱檀香,轻烟淡雾在眼前缓缓上升,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让他的心头不由生起片刻的恍惚。

遥记得三年前的葬礼前夜,他也是重复着相同的流程和动作,上香,鞠躬,诵经,到最后几乎麻木,和历恒一起一夜未眠,为昔年的挚友守完了最后一夜。

等到长夜如檀香燃尽,闻风也没有出现。

没错,江唯清楚地了解自己,他是怨闻风的,无论有多少冠冕堂皇的理由和苦衷,去开脱对方在周序生前身后一次又一次的爽约,当周序生前心心念念的四人重聚随着他的猝然离世永远都不可能再实现的那一刻起,从那以后,哪怕在表面上江唯依旧可以将自己伪装得云淡风轻,万事已过,可当某个情绪催化的缺口一朝被打开,他都无法再掩饰对闻风真正的态度。

为已故的好友上香祭拜后,江唯和闻风随着周序的父母一起回到客厅坐下,开始闲话家常。

虽然事先都打过电话,但周家二老显然没想到两人居然会在爱子的周年忌日前夕一起上门拜访。对于娱乐圈的风风雨雨老人们虽然知道得不多,但也惊讶于那么多年过去了,两个年轻人的关系看起来似乎还依旧不错。

”哎呀,其实你们如果工作都忙的话,打个电话来就行,没有必要特意跑一趟的。“

周妈妈边说边端来一盘月饼和一壶热茶,招待两位小客人,”你们晚饭都吃了吗?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些宵夜......“

”不用不用,我们晚上吃的东西可丰盛了,“江唯连连摆手,”而且我最近要拍戏了,在忙着减肥呢,晚上可不敢多吃,对了,闻风你饿么,我看你那么瘦,是应该多吃一点。“

听到对方故意拖长声调的撒娇语气,闻风依旧坐得岿然不动,”你不说我还没发觉,好像是有点饿了,“他随手拿起一个奶黄色的月饼,细嚼慢咽,随即发出一声惊叹,”哎,奶黄流心馅的?不过居然不甜,还蛮适合给老人家吃的。“

他倒是一副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的模样,江唯的表情管理险些出现今晚的第二次失控,他不着痕迹地瞪了对方一眼,当目光落在那一盘月饼上时,却悄然变了脸色。

看到闻风吃得欢畅,周妈妈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快过中秋了,最近家里收到好多月饼,你喜欢吃,我去看看这盒是谁......”老人家话说到一半,正准备仔细查看装月饼礼盒的纸袋时,一旁的老伴已经帮她接了下去,“这盒月饼,是Jade从香港寄过来的。”

听到这个久违的名字,客厅中划过一瞬间的安静,闻风的目光从手中的月饼,转而漂移到坐在对面的老朋友的身上,最后定格在周妈妈手中那个精美的纸袋,“哦,Jade啊,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了,她和你们还有联络吗?”

“嗯,Jade一直很照顾我们,逢年过节都会打电话问候,阿序在安竹山上的那套别墅,也一直都是她请人在维护打理。”

只不过很少上门就是了,上一次见到儿子的前未婚妻,还是两年前的周年祭礼上。两位老人无声对望了一眼,从胸腔里溢出一丝叹息,他们其实一直都可以理解小姑娘的心情,至亲至爱已经长眠,生者聚首不免让彼此都触景生情,更添苦楚。

若是如此,还不如不见。

“阿序走了之后,其实我们最担心的人就是Jade,不过好在去年春天我们收到了她送来的喜饼,告诉我们她已经结婚了,”话匣子既然已经打开,周妈妈便自然而然地聊了下去,“希望她以后,一切都好吧。”

天色已晚,老人家又素来浅眠,江唯和闻风没有在周家坐多久,就心照不宣地一起告辞。

电梯门再度合上的时候,轮到闻风用探究的眼神上下打量起江唯,看得他一脸莫名其妙,“看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

不等他把最后一个字说完,宠辱不惊一晚上的大佛终于迟来地开了尊口,“你和Jade,你们之间还有联络吗?”

闻风不等江唯回答,就自顾自地接了下去,“应该是有的吧,不然也不会这么巧,连送的月饼都一模一样。”

话音刚落只见他从西装的上衣口袋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淡黄色月饼,是刚才出门前老人家猜他爱吃特意塞在他手里的,“半岛的奶黄流心本来就是出名的好吃难买,还要给长辈特别定制一款不含糖的,不过换成是出自大小姐的手笔,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再说,闻风冷眼瞧着老友一路提进门那个小心翼翼的样子,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那个袋子里装的东西大有来头,不可能是随便用酒店的袋子装了一盒三无的月饼送人。

“所以你们还有联络啊,真稀奇,”虽然江唯全程缄默,闭口不言,但闻风还是轻而易举地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们一前一后走出了电梯,就在江唯抬脚向停车的方向走去时,闻风突然伸长手臂拦在他的面前,比出一个挽留的手势。

作为电影圈中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此时的闻风,全然卸下在外人面前言行端方的得体面具,一只手闲闲地搭在老友的肩膀上,带上几分漫不经心的轻佻随意,“如果不是知道按照你的性格绝对没有那个可能,我都想放风给狗仔,让他们查查去年和Jade结婚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你知道。“江唯停下脚步,神色平静,没有理会闻风不安分的手,还用了肯定句的语气回敬对方。

唉,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趣,闻风默默摇头,江唯这样的性格,在二十岁的时候可以夸一句少年老成,十多年后却还是这样就没多大意思了,好好的人,浑身上下都穿上了一层厚厚的盔甲,坚不可摧,让人望而却步。

而唯二能打碎这层盔甲的人,一个已是泉下的森森白骨,另一个嫁为人妇,咫尺天涯不可近。

注视着眼前安然平静的老友,闻风越发感到唏嘘,甚至想发声为对方道一声可怜,”是,想不想猜猜我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十二年前。“

江唯的回答依旧简短,也许是时过境迁太久太久了,对于自己昔年心事被人窥破,他并没有感到太意外惊讶,当年他们四个人里,周序身在局中毫无自知,历恒是个二愣子,瞒过他们两个都不费吹灰之力,只有闻风,和自己在某种意义上算是同病相怜的少年,能看出自己对Jade的心思,再正常不过。

“喂,不要这么垂头丧气的,”闻风突然上手拍了拍江唯的肩膀,”你的演技当年就很好了,我完全没觉得你对Jade的态度有什么问题,我也是直到庆功宴散场前,看到你去追她,才发现的。“

少女眼含热泪,毫无预兆地夺门而出,把刚好站在门口透气的少年吓了一大跳,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下一秒就看到某位素来以行事稳重著称的伙伴,追着少女的背影在自己面前扬长而去。那一幕即使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二年,闻风回想起来依旧觉得恍如昨日。

那一刻,他才后知后觉,恍然大悟,“你知道么,你头也不回去追Jade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会向她告白。”

说到此处,闻风觉得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斜睨了一眼对方,“可是,看你们后来的发展,明显没有啊。”

如果闻风不说,江唯确实永远都不会知道,除了游戏中的好友DinoRoy以外,居然还有第二个人知道十二年前的庆功宴后,他准备许久的那个计划。

那一夜兵荒马乱,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变故,许多人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与之相比,他因此被耽误的事,反倒显得最不值一提。

“所以你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普通朋友,还是好朋友?”没有人可以抵抗对陈年八卦后续的好奇心,闻风也不例外,“还有,为什么刚才周阿姨说Jade去年已经结婚了的时候,你看上去一脸凝重的样子?”

虽然老友眉宇间的担忧一闪即过,可闻风不仅及时准确地捕捉到,还分析出其中的不合常理,“你觉得她现在,过得不好?”

“我之前在香港碰到她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摘掉了左手上的婚戒,”当一份担忧在心底被反复辗转千万遍后,再被问起,江唯已是无波无澜,“没过多久Terrence告诉我,Jade和她先生已经签了分居协议,不过具体的原因,他没有说。”

其实也不是一句解释都没有,毕竟唐大少打电话给他谈及此事的时候,用了很多性格不合聚少离多诸如此类的借口,只不过江唯一个都没有相信罢了。

“听起来似乎别有内情啊,”闻风听到后不禁摸着下巴琢磨起来,挑了挑眉,饱含深意地向江唯看去,“和你.......”

Jade和丈夫婚姻破裂,分居,和你有关系吗?

不等闻风把自己的推测问题说完,江唯就在瞬间了然了对方的言下之意,然后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没有。”

断然否认的那一刻,江唯的眼前却浮现出今年除夕夜的那一袭的红衣仓皇,刹那间他又感到有些无法确定,但闻风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让他还是抛开了心头突然闪过的那一点犹疑,“我和Jade现在只是普通朋友,六月初我去香港参加活动,和她在酒店的餐厅里偶遇,那时她刚好在定制月饼,所以我也顺便定制了几盒,就是这样而已。”

他客观地叙述着某个既定的事实,“我对她的感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有些话,错过了一时,一生都不会有再开口的机会,”无论如何,我们之间,始终都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

“江唯!”闻风突然轻声叫响了他的名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要顾忌到我们这些外人的眼光,你和Jade,未必就不能在一起?”

“当然没有,”江唯闻言,本能地反驳道,“我和她之间的事,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

“是很不简单,哪怕你们两个都只是普普通通的人,都很艰难,”闻风轻轻一笑,“哪怕是到了现在,逝者的阴影,道德的舆论,流言积毁销骨,这么多年里你一定比谁都要考虑得细致清楚,所以才只想和她做普通的朋友。”

他伸出右手,指尖轻轻地在江唯的心口划圈,“以前我就不清楚,许仙和白娘子为何无法在一起,两人相爱,关一个老和尚什么事。现在我更不清楚的是,原来周围有那么多老和尚。”

闻风对江唯说出了自己二十岁出头时在自传里写下的句子,那时候他刚刚和历恒拆伙,在少年征途的尽头,怀着心底最后的一点真挚炽热,写下了这一段话。

“我来上海前,笑微给我打过电话,说你去找过她,和她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但根本意思,还是想劝我和历恒和好,不要真的老死不相往来,我知道你是想完成周序生前的心愿,你可以直接来和我说的,反正,无论你们谁来,我都还是会拒绝。”

初秋的夜风轻轻拂过,吹得人熨帖舒服,闻风不觉合上双眼,亲身去捕捉风中的气息,”笑微电话里还说,她试了一晚上,都无法复刻我当年送给历恒的那个生日礼物,真是个傻姑娘,“

他轻轻地发出一声叹息,语气却斩钉截铁,”其实,早在私生从历恒小区的垃圾箱里翻到我给他的那个礼物的时候,就注定,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此时的他已经放下了在江唯的心口划圈的手,抬头看向江唯,”我曾经以为,我们当年没有办法在一起,是因为身边有太多的老和尚,可是后来我发现,其实哪有那么多的老和尚,从始至终,都只有两个人而已。“

一个是历恒,因为个人取向和世俗的目光选择放弃,还有一个,是闻风自己。

只要心里念着前程似锦,理想远大,就知道实在不必为一个不值得的人停下前行的脚步。


虽然今晚在生疏许久的故人之间发生的这场不期而遇着实让人措手不及,但当两人最后挥手告别时,气氛还是变得平和友好,闻风甚至调侃起两人先前接受QG杂志采访时的回答。”Anyway,虽然十年后听上去确实还非常遥远,可是如果你再这么佛,确定到时候真的手臂有人挽,可以当老公,当爸爸?“

”那你呢,十年后你的小香猪会长成多大,确定还能和你坐在同一张桌子上一起吃早餐?“江唯眼皮不抬,轻轻松松就直接回怼了过去。

”这么说,好像确实要想办法给它减肥了,“闻风灿然一笑,”那就先预祝我们十年后,各自都能梦想成真?“

江唯可以得到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而他,也能和爱而不得的过去彻底告别,过上理想中平静从容的生活。

和闻风告别后,江唯重新坐回驾驶座,在后视镜里目送老友的车子驶离,正准备发动点火的时候,静音了一晚上的手机却在这时闪烁亮光。

他拿起手机,解锁划开屏幕,看到是程祐一发来一则信息,照片上,一只被切开一半的小小月饼,江唯想起来,自己好像也送了一盒月饼给他。

信息里,程祐一除了一如既往地礼貌道谢外,最后还浅浅带过一句邀请,问江唯什么时候有时间,约着再一起打篮球,还有一个小朋友也想加入他们。

盯着手心紧握的寥寥数语,江唯入神地看了许久,直到将上面的每一个字都深刻地印在心底。

其实距离他们上一次一起打篮球,还没有过去几天,上个月底他们先是一起受邀去看了篮球世界杯的预赛,回去的路上还很兴奋,一时技痒,在程祐一家里小区楼下的篮球场上尽兴切磋了一番。

然后,在消耗完多余的体力和汗水后,客随主便,用刚空运寄到的,据说是产自芬兰森林的山珍菌菇,涮了一顿简易的重庆火锅。

撮合闻风和历恒早日和好,确实是周序生前最大的心愿之一,除此之外,周序还有一个简单的愿望。

曾经有某一段时间,因为很多原因他和江唯渐行渐远鲜少联络,某天在参加完一次普通的站台活动后,周序悄悄地询问品牌方的工作人员,有没有意向录制一档篮球相关的综艺,他可以推荐一个朋友来参加。

当这个后台发生的小细节传到江唯耳朵里的时候,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后,物是人非,再也无力挽回挚友的长辞。可他还是在获知对方愿望的很多年后,不禁亲身参加了一档篮球相关的综艺广受好评,还在因缘际会下,找到了可以陪他一起打球的好朋友。

很多年前的某个清晨,江唯一度因为被周序无故取关,而仿佛被人当头泼了一盆雾水,全身上下,潮湿发冷。

而现在,挚友赠予的佛珠犹在,而萦绕在他心头多年的迷离白雾,也因为某一个人的沉静浅笑,和身后朗朗月光的照射下,尽数消散。


Tbc

下期预告:风吹麦浪(太子相关)

明月映朗空

风染 (二)

       李易峰就这样被芬姐弄醒了,他对这个梦十分的眷恋,其实更多是想完成那个与井柏然的拥抱……人的本性亦是如此,总是对未得到的事物过多的向往。然而,他并不是因为得不到梦中的拥抱而产生向往,他只不过是太想给予他温暖的那个人。“还在发呆啊,导演喊你过去跟林蕊对戏。”“好的。”李易峰也没想到当初跟他拍洗发水广告的小模特,几年以后成为一线小花旦。“峰哥。”林蕊见到李易峰走了过来,友好的打了个招呼。“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还能与峰哥合作。”林蕊说完还脸红了。李易峰客套地说,“第一次合作拍戏,合作愉快。”这种礼貌的回应,让人有种拒人...

       李易峰就这样被芬姐弄醒了,他对这个梦十分的眷恋,其实更多是想完成那个与井柏然的拥抱……人的本性亦是如此,总是对未得到的事物过多的向往。然而,他并不是因为得不到梦中的拥抱而产生向往,他只不过是太想给予他温暖的那个人。“还在发呆啊,导演喊你过去跟林蕊对戏。”“好的。”李易峰也没想到当初跟他拍洗发水广告的小模特,几年以后成为一线小花旦。“峰哥。”林蕊见到李易峰走了过来,友好的打了个招呼。“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还能与峰哥合作。”林蕊说完还脸红了。李易峰客套地说,“第一次合作拍戏,合作愉快。”这种礼貌的回应,让人有种拒人千里的感觉。戏拍完以后,林蕊便给李易峰发了短信,问他有没有时间抽空吃个饭。李易峰收到后,皱了皱眉,随后又将短信拿给芬姐看。芬姐看完以后说,“她就那个意思呗,你懂得。”“也没想到她是那种人,以前跟她合作她不是这样的,她就是一个单纯又害羞的女生。”李易峰删掉了短信。“人会变的,尤其是长期浸淫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时间长了什么都会变。这种现象见怪不怪,各取所需啦。”芬姐一个职场老油条,给李易峰分析道。

        刚刚出席完一个商业活动的站台,井柏然满身疲劳地回到家中。井柏然饥肠辘辘地打开了冰箱,却发现冰箱除了啤酒,什么都没有。哦,他想起来,离上一次回家隔了12天,那12天几乎天天在拍戏,也忘了吩咐助理在他今次回家前准备好食物。“有比没有好”,井柏然从冰箱里取出啤酒,坐到沙发前,打开电视机,百无聊赖地通过遥控器转换着频道。终于,他抿了口酒,呆呆地望着屏幕中出现的熟悉的脸,怎么会不认识呢,曾经待自己如冬日暖阳般的存在,相互温存了3年,怎么会说忘记就忘记呢。井柏然就这样看着屏幕上的李易峰,一口一口地咽下啤酒,他看着李易峰在生活剧里扮演着苦追白富美女友的穷小子,看着李易峰牵着女主的手说:“你愿意以后都过这种生活吗,虽然无趣但是因为有我在,我们会努力将它过得一天比一天更有意义,嫁给我吧。”这一幕结束,井柏然擦了擦不知是不是因为眼睛乏了而自动流出的眼泪,没有继续看剧,他便关掉电视机,瘫坐在沙发上,想想当初李易峰还是对他说出一些如心灵鸡汤般的台词,只不过因为听太多腻了,井柏然开始戏谑地对李易峰说:“易峰你别当歌手了,去出本《李易峰的108句心灵鸡汤》保证畅销。”李易峰则反过来对井柏然说:“你呀你,口才这么好怎么当模特不当演讲家,瞧你牙尖嘴利的。”说完便将手伸向井柏然的腰旁挠了起来,挠得井柏然边咯吱咯吱笑边求饶,“峰哥峰哥,我知错了。求饶啊。”李易峰听完以后稍稍停下了手,本来想说句“你知道错了吧”。结果被井柏然趁他停下来说话的时候,双手伸进李易峰的腰上狠狠地捏了一把。李易峰一个激灵,就连着井柏然滚下了沙发。此时的他们的姿势非常暧昧,一个上一个下躺在地板上,两人的脸距离只有2cm。井柏然还在为头磕到地板喊疼呢,突然觉得唇上有种柔软的触感。他睁大了双眼,满眼都是李易峰。

       “还觉得疼吗”。李易峰一边吻着一边问,“额,不疼了,”井柏然努力回应着李易峰的吻含糊地说。如果你以后会疼会难过,我都用吻来疗伤就好了.......

               TBC


明月映朗空

风染(一) 【李易峰×井柏然】

 娱乐圈文,脑洞产物,可能会坑。

===

         “我做的最错的事,就是17岁的时候遇见你。”

         “叭叭......”李易峰烦闷地按了按喇叭,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去roy举办的party,可现在塞车却走不了。“搞什么鬼呀,怎么塞车塞这么久呀。”前面的车龙仍没有前进的迹象,李易峰无聊打开了电台收听。“下面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二环路发生小型车祸,一辆小轿车失控撞到正在行驶的大巴车,造成...

 娱乐圈文,脑洞产物,可能会坑。

===

         “我做的最错的事,就是17岁的时候遇见你。”

         “叭叭......”李易峰烦闷地按了按喇叭,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去roy举办的party,可现在塞车却走不了。“搞什么鬼呀,怎么塞车塞这么久呀。”前面的车龙仍没有前进的迹象,李易峰无聊打开了电台收听。“下面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二环路发生小型车祸,一辆小轿车失控撞到正在行驶的大巴车,造成5人受伤,其中一人仍被困车厢等待救援””哦,怪不得塞车。“李易峰正要打电话给roy说明情况,没想到roy先给李易峰打电话了。”喂,易峰。告诉你个消息,你听到以后不要慌。“”什么消息“”小井出车祸了......”

        李易峰跟roy几个一起来到医院,推开门,小井正看着杂志。井柏然听到动静,抬起了头,”你们都来了,我没事。“说着,微微笑了笑。“大概要康复多久。”roy看着井柏然头上缠的厚重的纱布问。“最迟半个月吧,郭导的戏我可能接不了。”“你还想接戏,你拼命三郎啊你。”看着roy与井柏然的对话,在一旁的李易峰依然沉默。他望着井柏然,觉得他变得消瘦了,身子也好像变弱了,想想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捏捏他的脸还是很有肉感的。想着想着,李易峰眼前好像蒙起一层水雾,他不自觉用手揉了揉眼。而这一幕恰恰被井柏然看在眼里。在井柏然与在场其他人闲聊了几句后,护士进来说要为井柏然进行常规检查。探病的人也陆续离开了病房,李易峰走在最后面,他悄悄望了望井柏然,没想到却迎来与井柏然目光相接。“那个,照顾好自己,健康最重要。”“嗯,知道了。”井柏然淡淡地回答。

       当李易峰走出病房,他后悔了。他后悔自己没能跟井柏然说出更多的话,明明有很多事要说可一到嘴边开个头都难,到最后只能说客套话。怎么可以如此装不熟,明明比谁都了解对方,想着想着李易峰苦笑起来。

       原来要放下真的很难。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