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峰佘

16781浏览    192参与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峰佘】【峰情曼意】林峯音乐故事之《反话》9

因为门里面的人是只用浴巾遮着身体的阿婷 在床上躺着的正是富豪张先生。



阿峰深吸了一口气 对身边的警员说:“查身份证 全部带回警局!”说完 转身就走 重案组大房里所有人都在忙着扫黄行动之后的报告和笔录 小凤走进来 给阿峰一个档案 “扫黄组那边送过来的资料 他们一直在跟进这个娱乐圈淫媒的案子 现在怀疑阿婷就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上面的意思呢?”“案子现在交给重案组负责 林sir要不要其它兄弟做?”“我亲自录口供!”阿峰说。



阿峰到口供室 阿婷在里面坐着 看起来并不在乎 阿峰坐下来 他关掉了所有的影音工具 只想先和阿婷谈谈 “我当**这么久 从来没试过公私不分 我现在关了录影 就...

因为门里面的人是只用浴巾遮着身体的阿婷 在床上躺着的正是富豪张先生。



阿峰深吸了一口气 对身边的警员说:“查身份证 全部带回警局!”说完 转身就走 重案组大房里所有人都在忙着扫黄行动之后的报告和笔录 小凤走进来 给阿峰一个档案 “扫黄组那边送过来的资料 他们一直在跟进这个娱乐圈淫媒的案子 现在怀疑阿婷就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上面的意思呢?”“案子现在交给重案组负责 林sir要不要其它兄弟做?”“我亲自录口供!”阿峰说。



阿峰到口供室 阿婷在里面坐着 看起来并不在乎 阿峰坐下来 他关掉了所有的影音工具 只想先和阿婷谈谈 “我当**这么久 从来没试过公私不分 我现在关了录影 就是想和你谈谈 为什么这么做?”“就算我和其他男人上床也是我和你之间拍拖的事 你不用把我抓到警局吧!”“我现在不是问你这个 现在怀疑你和淫媒的案子有关 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了钱喽 不然我拿什么供一个月几万块的房子 买名牌包包 那些二三线的小明星 就算我不给他们找生意她们自己也会找 我这么帮他们收点辛苦费也是值得的!”



“那我呢!”阿峰简直不相信阿婷会是这种人 “我追你都是因为安宁”阿婷恨死安宁了“沈智廉的江山有一大半是我帮他打回来的 但是他的眼里只有安宁,所有好的资源都给了她,那我呢,我算什么,为了她开心,就去开一家新的公司,花几千万去包装她旗下的艺人,给她买房子买车,我辛苦了这么多年却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就想认识你,主动追你,本来就是想和你玩玩, 总督察一个月有不少钱 和你在一起我也不吃亏 但是我没想到你对安宁那么好 既然这样我跟着你也没用了”阿婷说 她又看着阿峰 “上次蒋公子的事也是我把药放到酒里面的 你亲自给安宁喝的!怪只怪安宁喜欢你,所以我才要和你玩玩,林 sir!”,阿婷笑了笑,阿峰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失望极了,站起来出去了,对门口的小凤说:“进去录口供 正式落案起诉!”阿峰说完出去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他爱的女人会是这样狠毒自私 现在他只想喝酒忘了所有的事 来到酒吧他一杯一杯的喝酒 脑海里尽是他和阿婷的回忆,还有阿婷最后说的那句话。一直到早上,阿峰请假回了家,看到安宁在煲汤。“这么早,你煮汤干什么?”阿峰问,身上还有重重的酒气。



“熬汤给智廉喝 他受伤需要好好补一下!还有你 你昨天晚上熬夜开工 这种汤最适合你喝了”“我不喝 ,你过来!”阿峰拉着她,安宁手里的汤勺都在地上打碎了。 “你怎么了 这么大的酒气!”安宁这才看出他喝醉了 “你别管我!我说你不要煮汤给他喝!”阿峰吼着,突然拉住安宁 一把抱住她 压她在身下 就是一阵乱吻“喂 你放开我 发什么神经!”安宁使劲挣开他 “发生什么事了?”看着阿峰的样子,安宁很心痛,她放开阿峰的手,阿峰像个孩子一样抱着她,“能不能不要搬走?不要离开我!”过了一会,阿峰在她的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因为阿婷的案子,公司都炸锅了,议论纷纷,尤其是和阿婷有关系的艺人全部被警察带走接受调查,一时间人心惶惶,安宁临危不乱迅速接受阿婷留下的工作,安排艺人的演出通告,忙的天旋地转,还要每天一早回到家给阿峰准备早餐。



这一个星期,阿峰经常喝醉回家,这天也一样,阿峰起来的时候 因为昨晚醉酒的关系 阿峰的头痛得厉害 一直用手揉着头。



“你起来了 过来吃早餐 牛奶麦片 还有用黄油煎的吐司!”阿峰虽然没有胃口 也不想辜负安宁的好意 就坐下来吃饭 安宁看着他, 说:“今天天气不错,不如我们去逛逛放松一下!”“我警局有事,对了你搬家的事忙的怎么样了!”“还有点家具要弄,最 近公司事情多,我想过一阵子再说!”安宁说着,看着阿峰。“我不吃了,我上班去了!”阿峰说完 起身去拿外套上班 听到关门声 安宁叹了口气,她走到那个被她锁住的房间 不知不觉已经住在这里近一年半了 这里有安宁为阿峰做的相册 那是阿峰最喜欢的 但是久而不得 安宁从外国托了很多朋友找到的 还有阿峰喜欢的咖啡 现磨出的咖啡粉 阿峰每天都要和一杯 还有……总之只要是阿峰喜欢的 哪怕是随口说的一句 安宁也为他做到 但是阿峰并不知道 安宁暗恋的日记已经写了六百篇 那句围绕你身边六百天 你喜欢过我六十秒吗 我只是想知道我们相处的日子 你被我暗恋得快乐吗?(此处应该陈小春一句到尾)



安宁看到 很想哭。回到公司、安宁还要继续给同事鼓励。“我知道最近公司发生的让大家每天多做了很多事 不过……”安宁开会的时候正在说话 助手就过来说:“安宁 电话 ”安宁点点头 去接电话 “喂……”“你好 请问是安宁安小姐吗 我们这里是仁爱医院 你的朋友林易峰撞车进了急症室 他只给了我们你的电话号码 麻烦你到医院办理入院手续”安宁听完 急忙请假出门 赶到医院 在急症室看到阿峰 他的头上绑着纱布 手也受伤了 安宁看到他 没说话 转身出去 给阿峰办入院的手续。

阿峰住院这几天 安宁每天都来医院照顾他 汤水还有精心制作的营养餐无微不至 只是她和其他人不一样没有问过他和阿婷的事 阿峰现在变得很暴燥 出院那天 安宁刚从公司去医院接阿峰 就看见一个穿着西装的人从阿峰的病房里出来 安宁认识他是阿峰的上司 进去之后看到阿峰他在收拾自己的衣服 “我刚才看见你上司程Sir!”安宁觉得好笑 出院才来看人家。



“我今天想吃你做的酱油鸡!”阿峰说 “你伤口还没好呢 吃酱油会发的 回去吃清淡的菜比较好”说着话 两个人一起去停车场 取车 然后开车回家。



阿峰回到家就钻进自己的房间 安宁就收拾他的衣服 阿峰的电话响了 是小凤打过来的 听到是安宁接的就说:“安宁啊 林sir被停职了我看他心情不好 麻烦你好好照顾他 我们兄弟支持他!”和小凤说了几句 安宁才知道因为上次阿婷的事阿峰被投诉出理失当 被警0局内部调察 安宁为阿峰担心。



吃饭的时候,安宁看着阿峰,他如寻常没事一般吃着饭,只是胡子茬出卖了她,安宁知道他在乎阿婷得新闻,“包租公,我……”安宁正要说,电视里却还在播阿婷得案子,安宁刚想去关电视,画面一转,却是她与沈智廉绯闻的报道,画面和故事皆有如同证据确凿,“很好啊,你们很配,收拾好东西我帮你搬家!”阿峰一口口吃着菜,心里却十分怄气,“我和智廉没什么,是记者乱写的。”安宁不知道为什么急于解释,阿峰放下碗筷,拉着安宁去那个锁住的房间,“你把打开,我想知道我的房子里有什么秘密!”“我们说好的那是我的书房!”安宁不肯,“OK,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你立刻搬走,我约了人,今晚不回来睡”阿峰说完甩开安宁,大步离开家。



“喂 包租公 我……”安宁对着他 不知道怎么说。一连几天,阿峰每天都是喝醉了回家 安宁每天都要处理他醉酒之后弄脏的衣物,阿峰有时候还会说着胡话或者发脾气,安宁却沉默接受着他所有的不愉快,只因为爱他,因为有工作 安宁在公司忙了几日才回来。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 刚打开门就闻到一股难闻的酒精味 安宁叹了口气 关上门 走进客厅 客厅现在已经是狼藉一片了 那些喝空了的啤酒罐到出都是 还有衣服 她看着里面那个开着门的房间 知道阿峰又喝醉了 她弯下腰开始收拾 收拾好的时候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 已经两点了 安宁笑了一下 走到厨房 冲了一杯参茶。



然后走到阿峰的房间 看到阿峰倒在床上 已经睡着的样子 身上还卷着被子衬衫的扣子敞开着 浑身很大的酒气安宁走过去 把参茶放到一边 然后走到床边 给阿峰盖被子 安宁抬起他的手臂 阿峰的话手动了一下 但是没有醒 安宁盖好被子 然后出去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 拿了睡衣准备洗澡 试了一下水温 刚刚好 就脱下衣服想好好洗个澡 突然 “砰”地一声 门开了 就看见阿峰站在门口 眼睛直直地盯着安宁 安宁急忙用浴巾遮住自己的身体。 “你!你干什么 ……你……是不是要用洗手间 ……我……我先出去……”安宁红着脸想出去 阿峰拉住她的手 把她抱在怀里 安宁想要推开她 却被他紧紧地搂在怀里 “你干什么 你放开我 你认错人了……放手……”安宁被他推在浴室的墙上 那只大手握住安宁纤细的腰身 低下头 说“看着我……”



那声音说得低沉 却不容置辩 安宁抬头看着他 眼里含着泪水 阿峰低下头吻住了安宁的嘴唇 两只手紧紧抱住安宁 吻着她 把她抱起来 出了浴室 回到自己的房里 他的手没有离开过安宁的身体 嘴唇紧贴着安宁的肌肤 当身体用力挤进安宁的身体的那一刻 安宁哭了出来 她的手抓着床单 身体撕开的痛 让她只想逃走,阿峰在冲刺到顶峰时紧紧抱住安宁 然后倒在了安宁的身上……那张床于是留下了一抹红色的印迹。



阿峰醒来 用手拍着头 头很痛 也很模糊 坐起来才发现自己赤裸着身体 才记起昨晚 “看着我……”那一声低吼 然后撕下安宁最后的一件衣服这个回忆刺痛了阿峰的神经 自己究竟是做了什么 真是该死 “安宁……”他叫她 没有回音。



床单上的那抹血红映入眼帘十分刺眼。阿峰穿上衣服 走出房间 他呆住了 因为客厅里所有和安宁有关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他又去安宁的房间 打开衣柜 安宁的衣服没有了 总之这间大屋里所有的和安宁有关的东西都没有了 打她的电话打不通 只能留言。



“你去哪儿了 我有话和你说 你回电话给我”阿峰现在才觉得自己的心被掏空了 现在才知道一只觉得安宁在自己身边是一种习惯而已 但是现在他真的很想她在身边 那个总是烦他的女人 现在想起她 他很想笑 却又很想哭。

幸運觀眾小梁同學
数学也有rs呜呜呜👋

数学也有rs呜呜呜👋

数学也有rs呜呜呜👋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峰佘】【峰情曼意】林峯音乐故事之《反话》8

“新办公室觉得怎么样?”沈智廉出院后带安宁参观新公司,并且将公司最优秀的团队带到安宁身边调遣,让安宁受宠若惊。“你电脑里有这一季所有新人工作的计划和通告,还有已经给你物色好点的广告合同,和律师行的阿ben沟通之后可以安排签约,演唱会的场地外面那些同事都会安排妥当,还有没有问题?”“沈先生,你对我太好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像什么都不用我做!”安宁笑着就让沈智廉十分安心。“之前yoyo的计划你做的很好,诅经纪人是你的理想我也没有看错!”沈智廉说完,拉着安宁去参观其他的工作场地,并且高调宣布新公司成立,一时间安宁十分忙碌,夜里基本都在公司加班,直到阿峰打电话直接到了安宁的公司。



“小迷糊,...

“新办公室觉得怎么样?”沈智廉出院后带安宁参观新公司,并且将公司最优秀的团队带到安宁身边调遣,让安宁受宠若惊。“你电脑里有这一季所有新人工作的计划和通告,还有已经给你物色好点的广告合同,和律师行的阿ben沟通之后可以安排签约,演唱会的场地外面那些同事都会安排妥当,还有没有问题?”“沈先生,你对我太好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像什么都不用我做!”安宁笑着就让沈智廉十分安心。“之前yoyo的计划你做的很好,诅经纪人是你的理想我也没有看错!”沈智廉说完,拉着安宁去参观其他的工作场地,并且高调宣布新公司成立,一时间安宁十分忙碌,夜里基本都在公司加班,直到阿峰打电话直接到了安宁的公司。



“小迷糊,你太过分了,电话不接短讯不回,是把我这个包租公给忘了吧!”阿峰手里还拿着宵夜,看着安宁如今真是一副女强人精明干练的模样,踩着高跟鞋走来走去,忙着工作。



“阿win这里的逛再打亮一点,可以在这个位置加一点颜色,会好看一些……”安宁说完才过来,“新公司成立有很多事做,不过谢谢你的宵夜!阿天啊,你去帮我拿给沈先生,包租公,你不介意我借花献佛吧!”安宁笑着往嘴里送了一个烧卖,“我介意,谁说我不介意的,为什么对那个男的那么好!”阿峰脸色都变了,“我不吃了,我还要去看演唱会的计划书,谢谢你了包租公,明天早上,我请你吃早餐!”说着,安宁风风火火地出了办公室,阿峰只好回家,正好黎美婷来和他一起吃宵夜,自然也是一阵浓情蜜意。





“我回来了!”安宁打开门进来 还拿着早餐 “包租公 出来吃早餐 今天茶餐厅的周太太特意请我吃肠粉 还是热的……”“阿峰早上有案子 上班了 ”阿婷从房间里出来 身上还穿着阿峰的睡衣 原来他们已经和好了,安宁笑自己,真傻。



“你不介意和我一起吃早餐吧”安宁说完坐下来吃饭 阿婷也坐下来 “看来你是真有本事 沈智廉为了把你留在身边 特意开了家新的公司交给你打理 现在你可是未来老板娘 以后吹枕边风的时候记得多说几句好话!”“其实上次的事我和阿峰都希望整件事情都是蒋公子暗藏祸心 与你没有关系 阿峰这几天心情没有一天是好过的 我拜托你好好对阿峰 不要再搞事了”“你给我闭嘴!”阿婷突然站起来 指着安宁大骂。



“你只不过是沈智廉身边的一个秘书而已 有什么资格跟我争 阿峰是看你可怜才把房子租给你的 你却想麻雀变凤凰 你配吗”她发疯一样的骂安宁 “我不知道现在应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你 我只想告诉你 我和阿峰是受法律保护的房东与租客的关系 就算你想我搬走 也要问一下我们的意见 我从来没想过和你争什么 只不过你给自己幻想出这么多假想敌出来 辛苦的只是你自己”安宁说完 上班去了。



“沈先生,公司周年庆,所有的计划在这!”新秘书拿来计划书gei沈智廉,“交给安宁!”沈智廉说完,队黎美婷硕:“现在公司有计划上市,所以安宁负责地新公司是最关键的部分,我知道你是公司元老,但是公司始终需要新鲜感,安宁工作能力很强,你也多给他一些机会!”沈智廉同意很明显,也是在敲打黎美婷。



晚上,阿峰来接黎美婷下班,沈智廉和安宁也从大厦出来,四人相遇,黎美婷提议一起吃饭,理由是难得相聚。



席间,沈智廉十分绅士照顾安宁,阿峰却嗤之以鼻,“正好趁着今天有时间一起吃饭,安宁,公司有份礼物送给你!”沈智廉说完掏出一把钥匙,“之前安排得宿舍你不满意,所以我让人准备了一间房作为新公司的奖励!”这让安宁十分意外,黎美婷更是火大,本想借着晚餐杀一次安宁的锐气,却搬起石头砸了脚,“沈先生的好意你就收下吧!”黎美婷附和着,看着阿峰,阿峰皱着眉头,嘴巴里的牛排如同嚼蜡一般没了滋味。



“不用急着搬进去,我让人按照你的喜好装修买家具,钥匙给你,可以先去看看自己喜欢的告诉我!”这样一说,安宁不再说什么,尤其是看到黎美婷握着阿峰的手那一副得意的样子,她把钥匙放在手里,握紧了。这餐饭,吃的真是辛苦。



回到家,阿峰没理会安宁,走在前面开门进去,一进门就去厨房拿了啤酒坐下来喝。



“你饿不饿我煮碗面给你吃?”安宁问,阿峰没有回答。“我去换衣服洗澡,你早点休息!”“打算什么时候搬?”阿峰心里有气,“下个月!谢谢你包租公,我知道你……”不等安宁说完,阿峰起身拿了啤酒回了房间,大力关上房门。安宁走到阿峰房间门口,敲敲门,“包租公,我真的谢谢你肯租房子给我,但是现在你和阿may在拍拖我住在这也不是很方便,房租我会多付一些算是违约金,谢谢你帮了我!”说完,安宁回到自己房间,她的不舍都写在了日记里,只是阿峰不会知道。



紧接着,安宁开始筹备新的工作计划,演唱会,拍摄等等十分忙碌,因为搬家也买了很多打包的箱子,“这些都是你的东西我帮你分类装好了,也都在上面贴上了标签,很好找的!”安宁担心阿峰的起居,“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什么时候搬走告诉我就行了!”阿峰十分冷淡,理由,自己也不知道。



一周后,阿婷也开始了忙碌,只不过是流连于各类高级会所。

“张先生 这些模特保证质素一流 一定符合你的品味”阿婷深知娱乐圈的规则 所以经常带公司的艺人出来应酬 说是公关实际上却是一些公子哥追求美色的方式而已 “这些好像不如你漂亮 怎么样 今天晚上是不是老地方 照旧!”说着搂住阿婷一阵乱笑 阿婷也笑了。



晚上,安宁回来就看见阿峰在厨房煎牛排,沙发上是买的衣服 看牌子就知道是阿婷喜欢的牌子,“我回来取些文件!”安宁说完,转身回房间。“沙发上的衣服是送给你的,换件衣服出来吃晚餐!”阿峰说完,还拿出自己买好的衣服,“我帮你选的。”安宁有些吃惊,不过很开心,虽然是阿婷喜欢的牌子,但是是阿峰对她的心意,两个人一起吃完晚餐,坐下来看杂志,阿峰家里有很多枪械杂志。“你喜欢这款枪吗?”“这款枪我找了很久了 只不过美国才有得卖,对了,小迷糊,过几天呢是阿婷生日,我想在家和她庆祝,所以呢……”“我就知道你这个包租公重色轻友 ,送我礼物是为了让我不做电灯泡,不过,你放心 我不会做电灯泡的,我那天正好约了智廉吃火锅!”


“你们什么时候叫名字这么亲热的不会是真像杂志说的 你们在谈恋爱吧”阿峰有些吃味地看着安宁,“神经病 当然没有了 听你的电话吧 八公!”“谁是八公?”“女人八卦就是八婆 你是男人不就是八公喽!”安宁说完 阿峰去接电话 “我出去一下 警局有个扫黄行动 ”阿峰说着 拿了外套就出去了 这次行动规模很大整个西九龙警署都出动了 目标是一些高级会所 阿峰的重案组也参与在内 “** 开门!”阿峰查的603号敲了很久也没有人开门 过了很久才有人 开门 结果阿峰整个人呆住了。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峰佘】【峰情曼意】林峯音乐故事之《反话》7

“你们难得休息 我还是不去了!”还在高烧的安宁实在是不想去 阿峰和阿婷却拉着她非去不可 三个人来到码头 坐上船 安宁实在难受又晕船 大吐不止 好不容易挨到下船,安宁被拖着到海边 “我们去游泳!”阿婷提议, 看着安宁,安宁本想拒绝,但是阿婷执意要去游泳,安宁只好从租好的度假屋换好了泳衣,因为安宁平时都是一身职业装,所以换了泳衣出来后,因为安宁身材纤细丰满 频频引人注目。 


“走啊!”“包租公,我真的我不舒服 我不去了!”“那我们去!”阿婷拉着阿峰走 阿峰看了安宁一眼 就和阿婷去了海边 两个人在水中游戏追逐 还打水仗 阿峰让阿婷躺在橡皮艇上 推着她游 突然阿婷翻身落水 在水下游...

“你们难得休息 我还是不去了!”还在高烧的安宁实在是不想去 阿峰和阿婷却拉着她非去不可 三个人来到码头 坐上船 安宁实在难受又晕船 大吐不止 好不容易挨到下船,安宁被拖着到海边 “我们去游泳!”阿婷提议, 看着安宁,安宁本想拒绝,但是阿婷执意要去游泳,安宁只好从租好的度假屋换好了泳衣,因为安宁平时都是一身职业装,所以换了泳衣出来后,因为安宁身材纤细丰满 频频引人注目。 



“走啊!”“包租公,我真的我不舒服 我不去了!”“那我们去!”阿婷拉着阿峰走 阿峰看了安宁一眼 就和阿婷去了海边 两个人在水中游戏追逐 还打水仗 阿峰让阿婷躺在橡皮艇上 推着她游 突然阿婷翻身落水 在水下游走然后环住阿峰贴在他身上 深情相对 慢慢吻到一起 岸上的安宁看到这样的一幕 心里说不出的疼 他们玩了好一会才上岸 ““安宁 你怎么不去玩?”“我…”“不是说烤肉么?”阿峰说 “对啊 这边的度假屋会有一个烧烤晚会 安宁会有一个惊喜给你哦!”




阿婷神秘地一笑 拉着安宁就走 到度假屋门口就看见有一个男人站在门口的旁边 走近了才看出来 是城中公子哥蒋奇 “蒋公子 这么巧!”阿婷上去打招呼 “这么巧 我和家人出来玩!”“我男朋友 阿峰 安宁 你见过了!”“安小姐之前帮我们公司做的那个宣传做得很好 我还想和阿婷说叫你到我们公司帮忙!”安宁看得出来 这是阿婷有意为之的相亲 想到之前阿峰的笑容 她明白了 只是敷衍了几句 自然蒋奇加入了他们的聚会“喝杯饮料!”



阿峰递给安宁饮料 在她耳边低声说 “蒋公子人不错 你好好把握”安宁没有说话 整个晚上蒋奇都大献殷勤 但是安宁的头却很痛而且觉得晕 一边已经倒在了蒋奇的肩上 “安宁 你没事吧?”“我有点头晕…”安宁已经接近不省人事 “蒋公子 不如你先送安宁回房间!”那个蒋奇满口答应 扶着安宁起身回房 “阿峰, 我想你喂我吃鱼丸……”阿婷看着安宁进去后 对着峰撒娇 阿峰看着安宁进去 不知为什么隐约有些不安。





“阿峰——”阿婷看着阿峰眼睛怔怔地 有些生气了 但是嘴角边却搂着一丝深深地笑意 安宁因为醉酒走路都晃来晃去 头倒在蒋公子的肩膀上 已经迷迷糊糊了 突然被蒋公子扔在床上 安宁似乎有一点清醒 轻轻地哼了一声 蒋公子看着安宁那件紧身的红色衬衫 有一颗纽扣在刚刚两个人摩擦之间敞开了 微露的的酥胸让他心底那最原始的欲望让他浑身火烧一样 慢慢揭开自己的衣服 扔在一边 身体压在安宁身上 一阵狂吻 安宁被这弄醒了 “不要 不要——你干什么——”安宁试图挣扎 蒋公子的两只手死死地按住安宁的双手 安宁哭着喊着不要 但是没有一丝力气 身体突然间感受到一阵凉意 最后一件衣服已经被蒋公子撕扯下来 安宁较劲嘴唇 痛苦地求着他。“砰”地一声撞门声 阿峰冲进来 不放心的他跟进来 在门口听到安宁的求救声 就不顾一切了看到蒋公子压在安宁身上 他火了 伸手一把抓住蒋公子 扔到一边 在抓住他的领口 挥手一拳 “畜牲!”“你干什么 住手——”阿婷看到这一幕 吓傻了 急忙去拉住阿峰 阿峰不知怎么的 挥手推开阿婷 阿婷站不稳 一下子撞到床边的桌子上 阿峰掏出手铐 铐住蒋公子 “蒋奇 现在怀疑你意图强奸 你有权保持沉默 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将会成为呈堂证供!”说完 阿峰脱掉自己的外套 给安宁披在身上 抱着她 不停地叫着安宁 “安宁——”然后打电话回警局 叫了救护车。



医院的急症室 阿峰才知道阿婷也受伤了 阿婷的手上绑着纱布出来 看到阿峰 气就不打一处来 阿峰看着她 也没有理她 这时 医生从急症室出来 “医生 我是安宁的朋友 她怎么样?”“病人因为服了miyao已经帮她洗了胃 现在没事了 不过建议在医院观察一晚 没什么事 明天就可已出院了!”嘱咐完之后 医生去其他病房 安宁被推到病房 因为药物的原因 还没有醒过来 阿峰在床边陪着她 阿婷看着他这样 是妒火中烧“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阿峰没有理她 “林易峰 你是不是觉得这件事情是我做的?”阿婷急了 看阿峰不理会她 “好 既然你没话说我也一样!”说完 转身就走了。



这一夜 阿峰一直在床边 直到第二天早上接到警局的电话 有新的案子 才离开 走之前给安宁买了早餐 放在床边 安宁醒来看到早餐 想起她迷迷糊糊听到的话 知道是阿峰救了自己 才笑了 已经没事了 她拿起手机 给阿峰发了一条短信 “我醒了 睡得很好 谢谢你的早餐!”然后吃了早餐 准备出院。



刚出医院 就被一群jizhe围了上来。“安小姐 有人寄匿名信说你借酒罪亲近蒋公子 还照照片威胁蒋家 现在你是不是因为蒋公子不答应你的要求告他强jian的?”jizhe手里那着新出版的杂志在安宁面前晃着 封面正是安宁昨晚的照片 安宁明白了 对于质疑她完全不理会径直走过去 拦了计程车 坐上去 她回到公司 所有人见到她都是一惊。


 “演唱会的赞助就照之前沈先生交待的做……”“黎美婷……”安宁叫了阿婷一声 还没等阿婷反应过来 安宁挥手打了一个耳光过去 一巴掌把阿婷打愣住了 “这一巴掌是打你这个女人 我没想到你这么卑鄙在饮料里下药害我 再告诉你 从今以后 最好好好对待阿峰 你之前的好日子恐怕以后不会再那么好过!”



安宁说完转身离开 然后回家 刚进门 阿峰就回来了。“你怎么一个人出院了?不等我去接你?”看到她平安回家才放心, “我去公司处理一些事情,谢谢你 要是没有你 我不知道会不会…”安宁没有再说下去 “警方已经落案告他意图强jian,你放心 出庭作证的时候 有我陪你!”阿峰说 安宁点点头,“我去煮饭!”安宁煮好饭,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阿峰看了看安宁,问:“安宁 你房子找得怎么样了?”阿峰其实是试探“最近房租都很贵 我还想再找!”那是因为她不想离开他,所以她拒绝了沈智廉为她安排的宿舍。 “也对 像我这么便宜的房子还有这么好的房东 你就是找遍整个香港都找不到了”阿峰说 说了会议话 阿峰的电话响了 是阿婷的电话 看到是她的电话号码 阿峰没有接 安宁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笑着看着阿峰 说:“一会我想去街上逛逛 不如你陪我!”“好啊!”阿峰答应一声 低下头吃饭。


两个人一起来到商场 安宁喜欢照相 阿峰就配合她做造型 有一张两个人都做着鬼脸 都开心的大笑 “我想吃棉花糖!”安宁说 她看着阿峰 一副小可怜的样子 “下次还要再看一次!”阿峰买棉花糖的时候听路过的情侣说 “我才不要 吓死我了!”这么一说阿峰也来了兴致 拉着安宁就去他们说的鬼城 实际上是商场为了万圣节做的噱头 刚进去 就是黑漆漆的一片 “嘎吱”的一声 身后的门关上了安宁吓得往阿峰的身后靠了靠 “你喜欢哪部恐怖电影?”



一个恶心恐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电影的桥段 突然四周鬼影闪闪 阴气森森 安宁吓得“啊”一声 头转到阿峰身上 手里的棉花糖不偏不倚打到阿峰的嘴上 身边的人也因为突然闪现的鬼影吓得大叫 有个人还撞了安宁一下 安宁的唇就碰到了阿峰的嘴上刚想抽身离开 阿峰的嘴唇却粘着她的唇 吻着她 直到这个演出结束 灯亮了 才分开 安宁推开他 转身就走 一种别样的情愫悄悄在阿峰心里萌芽 回家的路上两个人都不说话 直到安宁电话响起 “请问是安宁小姐吗 我们是仁爱医院 你的朋友沈智廉先生撞车入院 我们需要沈先生的家人朋友办理入院手续!”“我知道了 我马上到”安宁说完对阿峰说 “我老板进了医院 送我去医院”阿峰点头 调转方向盘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的时候 沈智廉已经住进病房了 幸好只是受了轻伤 并不严重 “你怎么样 没事吧!”“没事 因为撞到了头 所以医生要我住院观察一两天”“我刚刚已经打电话给公关部的阿珊 她会应付门口那些记者?”安宁说 “你饿不饿 不如我去餐厅给你买点东西吃!”“行了 我去买你坐着行了!”阿峰说 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看到沈智廉他都觉得别扭 特别是看到他看安宁那宠爱的眼神 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回到病房前,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沈先生,谢谢你帮我找房子,我现在住的地方很舒服,所以暂时不想搬出去!”沈智廉知道原因,笑了, “房子的事放在一边,上次我和你说过到新公司帮我的事 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是怕自己做得不够好!”安宁说 “你看着我”他拉住安宁的手 让她看着自己 “你相不相信我?”“我 我知道怎么做了”安宁笑了 沈智廉笑了 就是这个笑容 他做什么都是值得的。阿峰听后,心里更窝火了,原来安宁是因为他才要搬走的,他走进去把吃的东西放下来,就回去了。 阿峰回到家 刚走出电梯就看见阿婷在门口 喝醉了 看到阿峰站了起来 “阿峰 你回来了”阿峰没有理她 拿钥匙开门 “阿峰 你不要不理我 这几天没有你在我身边我真的很辛苦 阿峰”阿婷跟着进来 从后面抱住阿峰 脸贴在他的背上哭了 阿峰心软了 回头抱她 “不要离开我”说着 阿婷踮起脚 吻着阿峰 然后倒在了沙发上。


幸運觀眾小梁同學

【峰佘】如果那样就这样吧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洁白的地毯代替了红色,过道上摆着简易的彩灯,在碧水的映衬下,不失庄重和优雅。


果然是她的风格。


“阿峯,有你的快递。”


快递?谁会寄快递给他呢?看了一眼寄件地址,呵原来是她。


他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裹,是请帖,婚礼请帖。还没来得及拿起电话响了,是那串熟悉的号码,却因为很久没有见过而感到陌生。


“喂,怎么样林大少爷?收到我的礼物没?”


“刚刚收到,佘大小姐,你的礼物真够……特别的”

她失笑。


“别忘了啊,我可是提前给你送的。还有记得同你dear一起来啊”


“yes,madam!”


“真的没想到,立志浪迹天涯...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洁白的地毯代替了红色,过道上摆着简易的彩灯,在碧水的映衬下,不失庄重和优雅。


果然是她的风格。


“阿峯,有你的快递。”


快递?谁会寄快递给他呢?看了一眼寄件地址,呵原来是她。


他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裹,是请帖,婚礼请帖。还没来得及拿起电话响了,是那串熟悉的号码,却因为很久没有见过而感到陌生。


“喂,怎么样林大少爷?收到我的礼物没?”


“刚刚收到,佘大小姐,你的礼物真够……特别的”

她失笑。


“别忘了啊,我可是提前给你送的。还有记得同你dear一起来啊”


“yes,madam!”


“真的没想到,立志浪迹天涯的佘大小姐也要结婚了噢”


“切,信誓旦旦要浪迹天涯的林大少爷不也结婚了吗”


……


是啊,世事变幻太快,快到我们都陌生了呢。


他挽着妻子的手,踏进大厅。


“嘿!林大少到咗啦?”是她的声音。他忍不住追寻着声音望去。


她身穿雪白婚纱,提起裙摆,小跑着过来。那一瞬,他有些许失神了。她身后的男子轻声地说道:“跑慢点Charmaine!”边用手扶她。这才是她应该嫁的人吧,比他成熟比他稳重。


“林生林太真系好sweet喔”她狡黠地冲他们笑。


“你哋都系吖”他笑道。


林生林太,好熟悉的称呼,他从来不舍得用,因为这只属于他们啊。如今从她口中说出,心总是有刺痛的感觉。他不禁嘲讽自己。


……


繁琐的礼节完了。


他静静看着穿婚纱的她,假如当初他们不是那样,如今站在她身边的会不会是他呢。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如果这样,她能幸福,也好。


不知何时,身旁的妻子离开坐席,她已经走到他们这桌,浅笑盈盈。


“呐,这支酒我珍藏了好久,你有口福啦”


“cheers……为革命友谊干杯!你记不记得我们以前……”


她讲起他们的往事,脑海里的他们愈发清晰,他好害怕他不想面对……


“阿佘,其实你好吗?”他只好打断。


“你看呢?今日都要开心的啦”她的脸颊微红,他望着她笑,很想拥她入怀,但是他不再有这个权利。


“那……就好”他笑了,眼神游离。


这种场合应该高兴的吧。


狂欢结束已经是深夜。


她独自饮酒,摇晃着高脚杯,他们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吗?男子轻轻揽过她的肩:“今天累了,早点休息吧”,“嗯……”


“阿峯?”“啊?”妻子的问候将他从旧梦中拉出。自己是否不应该这样了呢?他已经再没有权利去想了。伸出手牵起妻子的手,“走吧”。


他也不记得这是什么时候的歌了,只记得对她唱过。

“请记住时间如果来到

就要止步求别做笑话失足跌倒

踏上出路

来让暂借的还回谁共抱

转身必须比眼泪更早

可惜你未知道”


慢慢的心淡。


如果那样没有结果,如果这样你能幸福,那就这样吧。

















有人是獨個離場才完美

来年陌生的 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阿佘啊,我下个礼拜结婚啊”


“你可唔可以过黎做伴娘啊”


她看着手机里面的这两条短信,不开心的情绪就涌上来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来找自己


她没有回他,只是用手机播了一首歌



“阿佘啊 你话如果以后我结婚 你会唔会黎饮我呢餐啊”


他很简单的一个试探,便被她当真了,她以为自己和他是会在一起的,当她听到这个问题,她便把自己所有的想法藏起来了


“等你结婚先算啦”


他很清楚她的想法,他看到她失望的眼神,他也失落了,他以为对方可能会挽留他,甚至表白。而这段关系,也停留在这个阶段。



他们什么都说,好像对方是自己最亲的人,最依赖...








“阿佘啊,我下个礼拜结婚啊”


“你可唔可以过黎做伴娘啊”


她看着手机里面的这两条短信,不开心的情绪就涌上来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来找自己


她没有回他,只是用手机播了一首歌




“阿佘啊 你话如果以后我结婚 你会唔会黎饮我呢餐啊”


他很简单的一个试探,便被她当真了,她以为自己和他是会在一起的,当她听到这个问题,她便把自己所有的想法藏起来了


“等你结婚先算啦”


他很清楚她的想法,他看到她失望的眼神,他也失落了,他以为对方可能会挽留他,甚至表白。而这段关系,也停留在这个阶段。




他们什么都说,好像对方是自己最亲的人,最依赖的人也是对方,但他们深信,他们只是朋友,也只能是朋友。




不知道因为什么,他们的关系好像没有以前那么亲密了,也只变成普通朋友了




“阿佘啊,呢排网上话阿峰同女朋友求婚喔,你知唔知啊”


“我唔知喔,不过有系网上睇过下咁啦,如果系真嘅,咁我肯定祝福佢地”说完,她便用一向温柔的微笑对着记者




她回到家,便给他发了信息


“你呢排好嘛?你系唔系要同女朋友结婚喇?”


“我呢排好好,可能结婚”


这个敷衍的回答,让她的泪腺爆发了,她没有说太多话,只是一个人在家哭了一晚




当她想起这些事,这首歌好像快播完了


她听到最后一句,眼泪好像止不住了


“总好于那日我 没有 没有遇过某某”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昨天我还在写新文,今天告诉我和女神最有夫妻相的他结婚了,呵呵,自从阿佘离巢你就有了女朋友,质疑你的眼光同时告诉自己坚守rs,结果你真是一发不可收拾,相信你的眼光继续走下去,你幸福就好!期待你们合作,是的,但是希望你们不再情侣,阿佘值得有更好的!

昨天我还在写新文,今天告诉我和女神最有夫妻相的他结婚了,呵呵,自从阿佘离巢你就有了女朋友,质疑你的眼光同时告诉自己坚守rs,结果你真是一发不可收拾,相信你的眼光继续走下去,你幸福就好!期待你们合作,是的,但是希望你们不再情侣,阿佘值得有更好的!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关于峰佘,关于rs,我想说!

我不确定你们是否开始就结束了,但是坚持了十年我心太疼了,峰佘,柯哀,非官配我都喜欢,一个时间,一个将近二十年的守护,我会继续鞋,但是说实话动力少了,再见rs,也祝你真的幸福。女人,你也要早点找到幸福,你的男朋友在不是从前的华振邦,而你只是佘诗曼!

我不确定你们是否开始就结束了,但是坚持了十年我心太疼了,峰佘,柯哀,非官配我都喜欢,一个时间,一个将近二十年的守护,我会继续鞋,但是说实话动力少了,再见rs,也祝你真的幸福。女人,你也要早点找到幸福,你的男朋友在不是从前的华振邦,而你只是佘诗曼!

快樂阿糖

就这样吧


祝福。。

就这样吧


祝福。。


幸運觀眾小梁同學
还是要“确定”了 ……

还是要“确定”了

……

还是要“确定”了

……

凹忒慢

祝好❤️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参商两不见

以后不写峰佘啦。

虽然我知道,按照我的习惯,肯定是一构思脑子里就是以他们俩原型……但我会努力改正的。

《寤寐思服》不会再写了,这八成是我唯一一篇未完结吧,也挺好的,毕竟他俩的故事都已经完结了,留下一篇未完不续也很有仪式感。

以后有缘别的cp见吧。

(请注意一下帝娴佘mo佘华这种非rps)

我会永远记得我很狂热地爱了他们这么久,这么久以来他们留给我的回忆也让我真的很快乐。

还有,我永远期待峰佘继续合作。

以后不写峰佘啦。

虽然我知道,按照我的习惯,肯定是一构思脑子里就是以他们俩原型……但我会努力改正的。

《寤寐思服》不会再写了,这八成是我唯一一篇未完结吧,也挺好的,毕竟他俩的故事都已经完结了,留下一篇未完不续也很有仪式感。

以后有缘别的cp见吧。

(请注意一下帝娴佘mo佘华这种非rps)

我会永远记得我很狂热地爱了他们这么久,这么久以来他们留给我的回忆也让我真的很快乐。

还有,我永远期待峰佘继续合作。


陈1罐
如果说这是lf本人发的话,我就...

如果说这是lf本人发的话,
我就
拜拜诶您内
什么不悟悟的,👋🏻
收拾收拾那些东西我滚
可懂?

如果说这是lf本人发的话,
我就
拜拜诶您内
什么不悟悟的,👋🏻
收拾收拾那些东西我滚
可懂?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帝娴】【峰佘】兰因絮果皆是缘20

淑慎赶到储秀宫的时候,慧贵妃高坐在主位,左右手分别坐着华嫔和舒嫔,堂下跪着璎珞,她虽是俯身跪着,却是满脸不服,“嫔妾给皇贵妃请安!”慧贵妃在她们两个起身之后才不慌不忙起身,让淑慎坐在与自己比肩的正位。


“本宫听说本宫的掌事宫女得罪了慧贵妃,所以来瞧瞧,若真是这小妮子犯了错,带回承乾宫发作了便是!璎珞,你起来和本宫说到底是犯了什么错惹了慧贵妃生了这么大的气!”淑慎显然是在袒护璎珞。


“娘娘,奴婢今日本是去了内务府领咱们宫里的月例,哪知回宫途中遇到慧贵妃不由分说就把奴婢带回了储秀宫,奴婢心中十分纳闷,也不知究竟自己犯了什么错!”璎珞不慌不忙,心中也有了底气。


“不知道犯了什么错?...

淑慎赶到储秀宫的时候,慧贵妃高坐在主位,左右手分别坐着华嫔和舒嫔,堂下跪着璎珞,她虽是俯身跪着,却是满脸不服,“嫔妾给皇贵妃请安!”慧贵妃在她们两个起身之后才不慌不忙起身,让淑慎坐在与自己比肩的正位。


“本宫听说本宫的掌事宫女得罪了慧贵妃,所以来瞧瞧,若真是这小妮子犯了错,带回承乾宫发作了便是!璎珞,你起来和本宫说到底是犯了什么错惹了慧贵妃生了这么大的气!”淑慎显然是在袒护璎珞。


“娘娘,奴婢今日本是去了内务府领咱们宫里的月例,哪知回宫途中遇到慧贵妃不由分说就把奴婢带回了储秀宫,奴婢心中十分纳闷,也不知究竟自己犯了什么错!”璎珞不慌不忙,心中也有了底气。


“不知道犯了什么错?皇贵妃,魏璎珞进宫目的并非纯良,是为了替姐报仇入宫不惜接近国舅,还伺机在御花园勾引皇上!身为宫女不知检点,来人,着人带去慎刑司!”慧贵妃脸色一变,扬手叫人进来。


“慢着,慧贵妃,且不说魏璎珞是否如你口中说得那样不堪,即便事实如此,本宫是皇贵妃,位同副后,赏罚宫女是本宫的职责,既然你口中所说魏璎珞是为亲姐报酬入宫足见魏婴宁死的蹊跷,本宫也会让人好好去查查这件事,宫女虽是女婢也是包衣出身,赏与罚也要依了老祖宗规矩,何况亲姐死的不明不白,至于她勾引皇上,慧贵妃,后宫女人都是皇上的人,若是皇上真心想要她岂是你我后宫妇人能置喙的吗!珍儿,你让人带魏璎珞回到承乾宫禁足,无本宫命令不许出承乾宫半步!”说完,淑慎看向其他二人,“后宫之中大家都是伺候皇上的姐妹,本宫与皇上同心一体,希望后宫和睦,若谁不想好好过日子存心与本宫过不去的话,就好好来试试看本宫的本事!”几句话说得慧贵妃他们都愣住了,不再认识这眼前那个文静谦恭谨慎的淑慎,只见淑慎起身,大摇大摆走出了储秀宫,华嫔看着丧气的慧贵妃,心中却是暗笑。


回到承乾宫,淑慎一摆手,提衣坐在正殿,璎珞看着淑慎面带严肃,赶紧跪下。“奴婢给娘娘惹了麻烦,请娘娘责罚!”“璎珞,如今傅恒与尔晴已经是木已成舟,你若是心有不甘,本宫可以帮你!”淑慎也不知这一世乾隆赐婚是否如前世一般是因为相中魏璎珞的缘故,所以试探着璎珞的心思。


“娘娘,您是主子了解奴婢的心思,奴婢是皇后娘娘赐给娘娘的就一心要跟了娘娘,断然不会因为男女之情断了奴婢的忠心,今日娘娘为着奴婢与姐姐和慧贵妃撕破了脸,奴婢万分感激,断然不会做了对不起娘娘的事!”璎珞说的是真心话,她与傅恒再见也只是陌生人。


“你姐姐的死本宫心中有了些头绪,这件事应该与慧贵妃无关,本宫已经着人暗中去调查,至于你和傅恒,虽说是有情人,但是这件事始终是三个人伤了情,尔晴爱而不得,也是个可怜人!”淑慎想起前世如疯魔一般的尔晴,心中感触。璎珞冰雪聪明,自然心领神会。“娘娘,奴婢知道该怎么做!”“这几日,你留在承乾宫不要随意出去走动,再过些时日,本宫会让你好好看一场好戏!”淑慎说完,气若神闲,早已了然于胸。


夜里,乾隆夜宿在承乾宫,用过晚膳之后,淑慎服侍乾隆沐浴,为他穿好寝衣。璎珞和珍儿在一旁伺候也是尽心尽力,“听说你今日在储秀宫发了好大的脾气是因为这个丫头!”乾隆看着淑慎,笑着。“皇上,您许了臣妾这皇贵妃,就应该给臣妾行使皇贵妃的权利,臣妾只是做了自己的本分!”乾隆听了,点头,却不经意看了璎珞一眼,被淑慎暗收眼底。两个人挽着手去了寝殿,“皇贵妃的册封典礼和吉服朕让内务府好好置办要给你一个风光的册封典礼,礼仪会按照顺治爷的端敬皇后册封皇贵妃的礼仪去办!”乾隆的确给了淑慎极大的宠爱,他挽着淑慎的手,“自从失去了容音,朕就越来越珍惜和你的感情,朕答应你,与你夫妻相待,不同于别人!”乾隆说完,伸手将淑慎发髻的簪子拿下来,淑慎秀发垂下,荧光之下十分娇艳,尤其是生产之后的丰腴更是顾盼生姿,乾隆将淑慎横抱起来走到卧榻前,轻轻放倒,“都是两个孩子的额娘了,还是这样娇艳!”“皇上,臣妾还想给皇上生一个公主,承欢膝下!”淑慎一直执拗于五公主的夭折,乾隆心中一动,伸手拉下缦帘,俯下身子吻上淑慎的嘴唇,然后……浓情蜜意。


“太后,皇上让礼部拟了皇贵妃册封礼所需要的用度,一切比肩顺治爷的董鄂妃,并昭告天下,拜祭山川帝陵,还命百官穿蟒袍叩拜,后宫命妇皆按照皇后叩拜礼拜见皇贵妃!”桂嬷嬷说道,“皇上,还让人拟了康慧两个字给您加了徽号,看来皇上是属意皇贵妃为继后!”太后听了,却笑了。“祖宗规矩只有立后才可以给太后添加徽号,皇帝这是给了她好大的脸面,罢了,既然皇帝属意哀家也就随了皇帝的心意,皇后的位置始终要由咱们满人来做,还有,既然如今皇贵妃摄六宫事,你就找个机会给了她一个由头,哀家也要看看她究竟能否担当起这个后位,另外,你暗中让人小心永琪和永璂的饮食,他们可是未来的嫡子,马虎不得!莫要让那些个手段害了皇帝的嫡子!”太后也是心中了然,也在静观其变。

养心殿内,乾隆还在看礼服送来的吉服试样。“皇上,您都看了大半天了,喝杯茶歇会吧?”李玉进来说,“让他们再改,这胸口的样式配不上皇贵妃应有的殊荣!”乾隆抿了一口茶,说着。“您对皇贵妃可真是好,大小事情您都亲自过问,那今天还是承乾宫?”李玉知道乾隆心意,“就你主意多,还是承乾宫!”一连几日,乾隆都宿在承乾宫,还经常与淑慎一起去看两位皇子,对永城也十分关心,父慈子孝十分温馨。

“承乾宫?”华嫔驻足在门外,看着匾额,“娘娘,您是要给皇贵妃请安似乎不是时候,这个时辰皇上还在和皇贵妃用早膳。”身边的汀兰说道,“皇上夜夜宿在承乾宫,这嫔妃都要把承乾宫的门槛给踩塌了,罢了,咱们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后再来承乾宫吧!”说着就看见璎珞远远在和傅恒说话,“汀兰,先皇后身边的明月被分到哪个宫去了?”“先皇后崩逝后,明月被指到了纯贵妃的钟粹宫!”“你来!”华嫔在汀兰耳边悄声说了几句,然后去了慈宁宫。


这天,是宫外命妇觐见皇贵妃的日子,也是为了晋封大典在做准备,承乾宫中自然也是喜庆连连。


“都是爱新觉罗家的媳妇,不必多礼!”淑慎端坐在正坐,穿着的是皇贵妃才能穿着的明黄色吉服,“皇上命外妇皆要行大礼觐见皇贵妃娘娘,我等不敢怠慢!”以諴亲王福晋为首的命妇无不称是。淑慎扫视一周看见了尔晴,似乎与前世不同,如今倒是容光焕发,婚后,尔晴和傅恒倒是和谐,傅恒听了璎珞的劝告一心对待尔晴,自然与前世不同,“富察夫人新婚燕尔,本宫特意选了一对如意送给夫人,让夫人事事如意,也早日给富察家诞下麟儿!”尔晴急忙起身谢恩。“皇贵妃这果然是人逢喜事事事如意,夜夜霸着皇上不说,咱们姐妹相见皇上一面真是难呀!”慧贵妃一如既往的刻薄,舒嫔也在讥笑着,华嫔冷眼旁观,其余人面面相觑。“慧贵妃僭越了,皇贵妃由皇上亲封授摄六宫事之权,慧贵妃只是贵妃,哪里可以置喙皇上与皇贵妃?”璎珞在一旁回顶,“本宫与皇贵妃说话哪容得了你这个贱婢多嘴,皇贵妃,这个奴婢仗着自己是你身变的人几次三番出言顶撞本宫,本宫虽说只是小小贵妃,比不上皇贵妃身份尊贵,皇贵妃若是偏袒,恐怕也难以立威!”说着使了颜色给舒嫔。“这个魏璎珞真是有些手段,御花园用把戏戏弄皇上,还和富察侍卫多次见面,听说为了皇上赐婚还病了,如今仗着皇贵妃作威作福,他日还能把咱们这些主子放在眼里吗?”几句话尔晴也坐不住了,“奴婢眼里只有皇贵妃,不需要讲你们放在眼里!”璎珞不以为意。


“放肆!”门外进来的人呵斥一声进来,是太后和裕太妃。“小小宫女不知羞耻,勾引侍卫还意图引诱皇帝,实在可恶,华嫔,你说!”众人起身行礼后,太后和太妃坐下,太后看着大家,怒道。“前些日子奴婢经过承乾宫看到魏璎珞与傅恒大人悄悄说话,还送了一个荷包给大人,尔后,又转身去了乾清宫给太监袁春望送了香包!臣妾亲眼看见,因为忌讳祖宗规矩不敢隐瞒太后!”听到袁春望的名字淑慎一震,随后恢复镇定,“魏璎珞,你说!”“华嫔娘娘所言奴婢实在冤枉,奴婢并未送什么礼物给傅恒大人,只是偶然遇见,因为是旧相识聊了几句,乾清宫太监是奴婢进宫时教规矩的小太监十分照顾奴婢,奴婢是为了报恩!”还未等璎珞说完,太后勃然而怒,“像你这样的祸水就不应该留在后宫,来人,命你出宫打扫皇家园林!”说罢有人带璎珞出宫,淑慎心中了然,“皇贵妃,你身为皇贵妃身份贵重,哀家今日替你料理了这会替你闯祸的奴才是要你明白,在后宫,赏与罚要公平!”“太后教训的是,臣妾受教!”“你们都是爱新觉罗家的媳妇,也或是爱新觉罗家的亲戚,虽说是一家人,但是紫禁城中先君臣后亲戚,皇贵妃如今位同副后,身份贵重,哀家眼里见不得那些嫉妒嚣张的人,若是有人顶撞皇贵妃,就是在质疑皇家天子,哀家也决不轻饶,明白吗?”太后几句话,淑慎明白这是在告诉大家,她依然是后宫的主人。这一天,如履薄冰。


夜里,淑慎去看璎珞,她还在收拾包裹如同之前一样倔强。“你怪我吗?”淑慎不忍,“今日的情形分明是有人故意针对娘娘,璎珞明白!娘娘是否已经知道了,华嫔背后的人是太后?”淑慎摇摇头,“是裕太妃!”淑慎苦笑道,裕太妃是弘昼生母,如今成了敌人真是讽刺。“裕太妃?”“华嫔进宫后的种种,都一直让我怀疑她背后有人在指点江山,二阿哥,先皇后,六阿哥都与他们脱不开干系,此番我利用了你引了他们出来是我对你不住!”璎珞这才明白,“娘娘,皇后和两位阿哥死的冤枉,你要为他们报仇!”“不止还有本宫的八阿哥,璎珞,你先去圆明园等待时机保护自己,本宫答应你,要好好查出真相还有你姐姐的死因,还你一个公道!”“娘娘,请您相信璎珞不会做背叛你的事!”淑慎点头,却苦笑,“若是命运安排咱们谁能躲得过呢!”


两天后,璎珞离宫,三天后,淑慎身边的珍儿疯了。




幸運觀眾小梁同學

第一次觉得yxh的话如此真实呜呜呜

第一次觉得yxh的话如此真实呜呜呜

睿思学-金话筒琪琪老师

【帝娴】【峰佘】兰因絮果皆是缘19

乾隆十三年,乾隆爱妻富察氏薨逝,乾隆悲痛欲绝,接连作诗以示哀悼,因为发妻突然崩逝,乾隆十分自责,想起东巡时自己与容音在龙舟上的争执,想起容音失去爱子后的悔恨和自责乾隆更是难忍悲痛,因为这样,他性情大变,喜怒无常,居然在葬礼上对大阿哥永璜和三阿哥永璋大加斥责,甚至说出了不予皇位继承的绝情话来,纯妃大受打击,也病倒了。


与此同时,储秀宫却是十分热闹,与前一世不同,这一世,容音居然走在了贵妃的前面,贵妃如今十分风光,因为孝贤皇后丧礼得宜,乾隆对慧贵妃十分赞赏,几乎夜夜留宿,舒贵人和华贵人也颇得宠爱,后宫也是短暂的平静了些日子。


“皇额娘,儿子有些日子没来给额娘请安,是儿子怠慢了!”乾隆来...

乾隆十三年,乾隆爱妻富察氏薨逝,乾隆悲痛欲绝,接连作诗以示哀悼,因为发妻突然崩逝,乾隆十分自责,想起东巡时自己与容音在龙舟上的争执,想起容音失去爱子后的悔恨和自责乾隆更是难忍悲痛,因为这样,他性情大变,喜怒无常,居然在葬礼上对大阿哥永璜和三阿哥永璋大加斥责,甚至说出了不予皇位继承的绝情话来,纯妃大受打击,也病倒了。


与此同时,储秀宫却是十分热闹,与前一世不同,这一世,容音居然走在了贵妃的前面,贵妃如今十分风光,因为孝贤皇后丧礼得宜,乾隆对慧贵妃十分赞赏,几乎夜夜留宿,舒贵人和华贵人也颇得宠爱,后宫也是短暂的平静了些日子。


“皇额娘,儿子有些日子没来给额娘请安,是儿子怠慢了!”乾隆来慈宁宫陪太后说话,看着乾隆日渐消瘦太后也是心疼,“皇帝,皇后的事情过去了,就是要新的开始了,我看这慧贵妃举止大方,处理孝贤皇后的丧仪也是十分得体,只是出身低微了些,皇帝,后位悬置久了不可,皇帝心里可有人选!”“容音是朕的发妻,做皇后之后也恪尽本分,皇后的事缓缓再说,儿子想复了娴贵人的位分,她接连生子十分辛苦,又是永琪的生母,贵人的位分实在是委屈了!”“娴贵人的性子是要强了些,罢了,既然皇帝喜欢就从了心意吧!”太后也是心疼乾隆,看着乾隆离开,身边桂嬷嬷有些不解。“太后一向不喜欢娴贵妃专宠,这次复了位分恐怕皇上心中属意娴贵妃为皇后。”“现在这后宫里,慧贵妃虽然身居贵妃,她阿玛也在皇帝面前得脸,可是她出身始终只是一个包衣,娴贵妃出身大族,又是五阿哥生母,如今颇得皇帝宠爱,若是哀家再阻拦,这位日后要是上位还不记恨哀家么?哀家冷眼瞧着,这位是个有主意的,难怪当年先帝属意她做了侧福晋,咱们且看着皇帝的安排,你也瞧着,看看那个在背后的手什么时候能伸出来!”说完,太后合上双目,闭目养神。


承乾宫复位,自然也是恭候声一片,淑慎不在意那些阿谀之音,心里记挂着纯妃母子,经常去看纯妃。


“想不到姐姐当日叮嘱一语成谶,永璋没了皇上得宠爱,我这钟粹宫皇上也不来了!”纯妃笑了笑。“妹妹何必这样灰心,等过些日子皇上气消了父子之间的情谊还是在的,何况永琮年幼皇上还十分喜爱的!”“姐姐对那背后之人可有头绪吗?皇后娘娘遇溺前曾经和皇上吵了几句,但是不至于落水无人知晓,这事十分古怪蹊跷。难道是慧贵妃?”“贵妃身边自从嘉嫔处置了之后,就只有那个无脑的舒贵人,她们断然不会有这个手段,我心中倒是有些头绪,只不过还有些没有想清楚!”正说着,淑慎一阵胎动,心绪不安,就急忙回了承乾宫。


就这样彼此相安无事,突然夜里,淑慎腹中大作,临盆在即,这下子忙坏了接生姥姥和随侍宫女,璎珞和珍儿也是忙里忙外,寝殿内淑慎双手紧紧抓着被子,咬着嘴唇,狠狠用力,疼痛难忍。“娘娘使劲啊,您生下阿哥就富贵荣华了,使劲啊,娘娘!”“娘娘,您抓着奴婢的手,一起用力!”璎珞跪在床边用力抓着淑慎,她记得皇后嘱托护着淑慎母子,他记住了。


“皇上,您就放心坐在这等着,娴贵妃娘娘也不是第一次生了,没事的!”“还没消息吗?”乾隆如坐针毡,一直守在外面,“太医呢?”“孙大人一直守着娘娘呢,也含了参片提气,皇上,您就等着娘娘给您生下一位小阿哥吧!”李玉顺着乾隆心意说着。


“娴贵妃生了吗?”慧贵妃坐不住了,在储秀宫中来回走动,“娘娘,娴贵妃生了一位阿哥!”“又是阿哥,本宫的指望呢?为何本宫的肚子迟迟怀不上阿哥!”慧贵妃瘫坐在卧榻上,一脸心酸,“本宫是贵妃,为何没有阿哥!”慧贵妃喃喃自语,与她一样,淑慎再次生下皇子,嚷后宫的妃嫔感叹,有人祝福有人嫉妒,乾隆十分开心,亲自主持了九阿哥的洗三礼,赐名为永璂。

“朕给咱们的九阿哥起名为永璂,与永琪凑成了美玉,你看可好?”乾隆十分疼爱永璂,这一世,重新拥有了永璂,淑慎十分感恩,一直看着孩子笑着。“永璂让朕十分开心,孝贤皇后去世后宫中一片哀悼,这小家伙出世让朕忘了失去的烦恼,心里畅快很多,淑慎,你喂朕生下永琪和永璂十分辛苦,又得孝贤皇后夸赞,朕已属意你为皇后,也有意择永琪抑或是永璂继承朕的江山,只是孝贤皇后丧期未过,朕想晋封你为皇贵妃,位同副后!”“皇上与孝贤皇后夫妻情深,臣妾明白,只是皇上,臣妾如今已是贵妃,又有三个皇子,已经集怨于一身,皇上,你若是给了臣妾风光,也请雨露均沾,给后宫嫔妃一个恩典,也算是给臣妾这个皇贵妃做的轻松些!”“你说的是,朕会让内务府,礼部择一个好日子,封赏后宫,你好好养身子,朕今晚陪你说说话!”乾隆十分温柔,淑慎明白,只有有了乾隆恩宠才能在这紫禁城立足,也能为容音查清真相,找出幕后真凶。


三个月后,乾隆大肆封赏后宫,晋了许多嫔妃的位分,华贵人摇身一变变成了华嫔,自然也有许多封赏。


“嫔妾给皇贵妃娘娘请安!”华嫔一身华服十分抢眼,“华嫔受了封赏,果然气色好了许多,璎珞!”淑慎使了一个眼色,“前几日内务府送来一批料子是江南的绣锻,颜色有些艳丽,妹妹肤白貌美,就赏给妹妹吧!”华嫔谢恩,看着璎珞过来,浅浅一笑,“前些日子在御前侍候皇上,听说皇上封了富察侍卫,还赐婚给尔晴,皇上真是给了富察氏满门的荣耀!”一句话璎珞手一抖差点失了规矩,急忙站在一旁。“封赏侍卫是朝政,岂是你我后宫妇人可以置喙的!”淑慎看着璎珞满身不自在,和华嫔敷衍几句,就懒得理她回了宫中。


“娘娘,璎珞闯祸了!”晚上,珍儿进来说,淑慎心中一惊,急忙前去帮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