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巍夜

30.5万浏览    416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0-14 15:52
贝乐15346

若你光芒万丈(序)



*私设如山


*面面视角


*双向暗恋


  夜尊在这个世界张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沈巍,不过那时的夜尊还不叫夜尊,沈巍还不叫作沈巍。




他是鬼面,哥哥叫沈嵬。




   当鬼面有了意识时,就看见火光中的沈嵬,他的孪生哥哥。


   浓黑的发丝扬起,平静明亮的眼睛里布满着细密的温柔。


   沈嵬看着刚刚睁开眼睛歪着脑袋盯着自己看略微有些懵懂的鬼面,唇角下意识地便微勾了一下,划出一道美好的弧度来。


 ...



*私设如山


*面面视角


*双向暗恋










  夜尊在这个世界张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沈巍,不过那时的夜尊还不叫夜尊,沈巍还不叫作沈巍。






   

   他是鬼面,哥哥叫沈嵬。








   当鬼面有了意识时,就看见火光中的沈嵬,他的孪生哥哥。








   浓黑的发丝扬起,平静明亮的眼睛里布满着细密的温柔。







   沈嵬看着刚刚睁开眼睛歪着脑袋盯着自己看略微有些懵懂的鬼面,唇角下意识地便微勾了一下,划出一道美好的弧度来。










   像是极暖的风,极细小的雨,柔和又清凉。










   两厢对视,天地都变得平和寂静。











   四周是零星的火焰,和尚未开启灵智的鬼族,丑陋的幽畜。












    还有眼前的哥哥。











    那幅场景直到一万多年以后,还历历在目,仿若是用刀一笔笔地刻进了夜尊的心底。









    那时候刚刚醒来的夜尊,不,那是他还是鬼面,却是饿急了,用没长好的乳牙朝白嫩好看的哥哥咬了一口,印出一排极清极浅的牙印来,还隐约透着一丝水光。









沈嵬愣了一下,然后便将鬼面抱起来,点了点他的小鼻尖,“面面是饿了罢,哥哥去给你找吃的。”







鬼面懵懂地看着称自己是哥哥的沈嵬,下意识地环住沈嵬的脖子,灵台好像忽然清明,扑闪着漂亮的过分的大眼睛唤道“哥哥!”还欢快地蹬了蹬腿,让本也未比鬼面高多少的沈嵬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









   “面面不要动,”哥哥温温和和地说,将面面轻轻地放下来,“闭上眼睛,哥哥去给你找吃的,很快就回来。”








    鬼面便乖巧地闭上了眼睛,小身子轻轻晃着,脑海里面都是第一眼看到的漂亮哥哥和哥哥温暖的怀抱。

哥哥,他是我哥哥。








    鬼面想着,便露出还没长好的小白牙笑了起来,原本又圆又大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美好的像是新绽的小白花。


夜幕藏拙

我所尝过的最甜

  还显稚嫩的小鬼王坐在月光下,眉眼含笑地品着嘴里甜腻腻的糖,歪着头看着眼前打扮奇怪的人。“这滋味很好。”“对哦,很甜吧?” 那人笑嘻嘻,小鬼王一愣,低下头恹恹的。

 

  这甜味实在太浓了些,却也只甜到唇齿,没有落到心上。他想起那一次偶然的甜,虽是淡淡的,却那么晃人心神,一直甜到心尖儿,那是他的亲弟弟......

 

  沈巍看着窝在沙发上的夜尊,心思就飘到了万年前那个关于甜的夜晚,目光渐渐深沉,他的弟弟,真的是甜而不自知啊......

 

  他知道弟弟是爱他...

  还显稚嫩的小鬼王坐在月光下,眉眼含笑地品着嘴里甜腻腻的糖,歪着头看着眼前打扮奇怪的人。“这滋味很好。”“对哦,很甜吧?” 那人笑嘻嘻,小鬼王一愣,低下头恹恹的。

 

  这甜味实在太浓了些,却也只甜到唇齿,没有落到心上。他想起那一次偶然的甜,虽是淡淡的,却那么晃人心神,一直甜到心尖儿,那是他的亲弟弟......

 

  沈巍看着窝在沙发上的夜尊,心思就飘到了万年前那个关于甜的夜晚,目光渐渐深沉,他的弟弟,真的是甜而不自知啊......

 

  他知道弟弟是爱他的,绝不比自己爱他少。可当自己情不自禁要有些亲密动作时,他总是慌张着躲开的。他不明白为什么,在他的记忆里,弟弟一直是依赖他的。就算他们分开了那么多年,缺失了那么多陪伴的机会,他还是相信他们两个于彼此,是没有任何人能取代的。

 

  他上前将人控在怀里,贴紧身子磨蹭,怀里的人僵硬了一瞬,张张嘴未说出的话都被他吞入腹中。

 

   沈巍克制不住了。事实上他已经焦虑很久了,他的弟弟自从跟他回到家,一直小心翼翼乖巧可爱,明明很亲近,却又不知道有哪里不对劲。若有似无的,总能觉察到一丝丝绝望的气息,稍纵即逝。

 

“面面,为什么......”沈巍在夜尊耳边喘息,夜尊的眼中微微湿润。“你是哥哥最亲近的人......面面......为什么你那么绝望......”夜尊下意识地去推沈巍,其实并没有使上力气。

 

“哥哥,你有没有想过,当初若是你没有找到我会怎样?”沈巍略微支起身子,眉头微蹙,难道弟弟一直在介怀这件事?也是,他们两人分别那么久才重聚,当初那个他捧在手心里的幼弟如今也已挺拔玉立。他想了想,“我会一直找你,直到找到你。” “若是有人说我死了呢。”夜尊将头侧向了一边,不以为然。“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沈巍信誓旦旦,一字一句落地有声,“如果真的...我......”沈巍说着说着竟自落了泪,“我不知道,面面......”他不敢想。

 

  夜尊半边脸掩在抱枕中,笑了一下,假的,都是假的,骗子......

 

  沈巍将人扶起,双手箍住夜尊的胳膊,“为什么要问这不切实际的问题?你...不相信哥哥吗?”他忽然急切道:“你不信我会找你?!!” 夜尊不答,眸子里一片死寂,“哥,也许,你真的从来没有找回我呢。”

 

  依旧是同样的,沈巍依旧没有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力所能及的对自己好,诚惶诚恐,如履薄冰?呵......想到这些词汇,夜尊又笑了。

 

   沈巍不知如何是好,斟酌了词句,“是因为这样吗,所以每次我抱你亲你的时候你才会回绝?” 夜尊垂下脑袋,欺负这样的哥哥真的是有种挫败感呢,明明谁都不痛快,沈巍偏偏显得更无辜。

 

  他摇摇头,“不是的,哥,不是这样的。你不要问了,你问,我也说不出来。”沈巍由心感觉到无能为力,“好,我不问,你不要难过了。”

 

  落日的余光很慵懒,淡淡的金色的光辉,柔和而饱满。夜尊看着窗外,“哥,陪我出去走走吧。” “好。”

 

  傍晚人多,沈巍握住夜尊的手,却偏偏不敢看他。他握得很紧,就像捏着仅剩的一颗糖。

 

“我没想到我还能跟你像小时候一样牵着手,在快要天黑的时候出来......”那时候没有这样的灯火辉煌,没有嬉笑的人群,也没有这一列列的小吃摊,他会轻轻靠着哥哥的胳膊,哥哥会用披风半裹着他......

 

  腿上忽然一重,夜尊低头一看,是一个笑眯眯的小孩子,“哥哥,你的头发真好看,我能摸摸吗?” 这个孩子很好看,夜尊知道的,可他就是喜欢不起来,也许说在他眼里的任何人都是沙粒芥子,还是那种在路上铺着供人踩踏的沙粒芥子。

 

  于是他皱着眉弯下腰拉开了小孩儿的手,“不行。”谁料那小孩儿仍是不放,噘起嘴奶声奶气的,“哥哥,就一下嘛~一下下......”夜尊仍是皱着眉头,对恶意,他一向敏感,面前这个小孩子,只怕是要捉弄他一下。

 

  沈巍倒是不察,半蹲下身子露出和煦的笑容,“小朋友,你家大人呢?怎么一个人在这?” “唔......”小孩儿躲躲闪闪的眼神落到夜尊眼里,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厌恶,长腿一迈就离开原地,走了几步回头看沈巍,他拿出一根棒棒糖递给小孩儿,还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又将他送回远处一对年轻夫妇的手里,才想起来找寻自己。

 

  夜尊在原处出神,原来,他的糖不是只给自己的,可以给任何一个人,那些温柔,也并非谁能独占。他想不通,却还是感觉难受。

 

  沈巍回到他身边时,笑着说道:“不过是个小孩子,你不必跟他置气。”这话说的,可真没水平。夜尊的心里又堵了一团棉花,又酸又涨的。

 

  就这么一句话,夜尊单方面的跟沈巍冷战起来了,倒不是他小气,只是从这一个小细节,他就能窥见沈巍真正的立场,还有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印象。敏感的人可不管自己猜想的对不对,尽可能避开能够伤害到自己的人。

 

“跳啊!快跳啊!” “你怎么还不跳!”夜幕下,人群围着一栋楼,沈巍两人能够夜视,看得清顶层站着一个年轻的姑娘。夜风吹拂着她的碎发,她的眼睛红通通的,还在抽噎。

 

  下面的人还在叫嚷,“尼玛呀,楼下人挤人好热的,快跳啊!”“尼玛你到底跳不跳?我这年龄小能等出你吗?跳吧,骚年,一跳解千愁......” “噫唏......我菜都没买就给我看这?”

 

女  孩儿也听不进消防员的劝告了,抬头对他说了句,“谢谢你哥哥。”继而挣开了那双紧抓着她的手,纵身越下。楼上消防员哭的撕心裂肺,楼下的群众一阵哄闹。

 

  时间仿佛静止,夜尊接住了那个女孩儿,将她放到楼顶安全的地方,修改了一众人的记忆。

 

   沈巍拧眉,对愣住的女孩斥责道:“太危险了,”他沉着脸,“如果因为你,别人出了什么事,你以后是要昧着良心活,还是要昧着良心死?”他这几句话分量真重,吓的小姑娘都不敢哭了。

 

  夜尊心想,这个姑娘也是真委屈。于是他尽量的微笑,“小姑娘,你也许有很多不顺心,很多委屈不被人理解,但要想通过死来达到解脱的话,我劝你放弃这个念头。因为你死了,会伤心的人只是在意你的人,那时候再得到理解和怜悯,还有什么意思呢?”女孩儿低下头,又滚落一颗泪珠。

 

  夜尊话音一转,“自杀是最懦弱的,如果你是被什么人欺负了,杀了他岂不是更好?”“面面!”沈巍眼神凛了一下,夜尊轻笑,“我开玩笑的,法律不允许。”

 

  将那姑娘安慰好送回去,两人在回去的路上,夜尊突然说,“哥哥,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不管活人事,也听你说‘他日阴曹想见,必携公道相候’,可是哥哥,我觉得你说的都是废话。”夜尊说的很认真,在他看来,沈巍守护的世界完全没有道理可言,这个世界就是肮脏的。

 

“就像刚刚那个姑娘,你什么都没问就斥责她,她发生了什么你根本就不在意是吗?只是因为她有可能会给你在意的人带来危险?” 夜尊脸上挂着苦涩的笑,“哥哥,根本不用一个月,我就已经死心了。嵬,永别了。”

 

  面前的景象渐渐扭曲,夜尊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

 

“面面!面面!不要走!不要......”沈巍猛地坐起,满头大汗。“沈教授,你可算醒了。”旁边聚了一堆特调处的人,一脸担忧,“怎么了沈教授,做噩梦了?你这一睡可是二十天,咱们大伙可快担心死了。”

 

  沈巍头脑突然空白,一帧帧图片很快闪现又很快消失,什么都没留下。坐在床上。一阵阵失落感。“云...云澜......”他的声音有点嘶哑,“夜...夜尊呢?”

 

 “夜尊?嗐,别担心,你这个弟弟不知怎么突然让人省心起来了,突然签订和约退兵了。” “他人呢!”沈巍急切,“我问你他人在哪?!!”沈巍知道的,刚刚的异样跟夜尊离不开,他不是生气,只是想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 “这个...地星领导人的去向,咱也不知道啊。反正不在地君殿,听说他把政务都交给了鸦青,摄政辅佐。”

 

  沈巍坐在床上,只记得他们二人拔刀相向,他嘴角的鲜血醒目,笑容邪肆狂狷,“嵬,你要我死,我偏要好好活着。”他叫他嵬,不是沈巍,果然那时候已经失望了吗,嵬也完全不再是他的念想了......

 

  被蒙在鼓里而涌到心间的痛苦凌迟着他的心脏,不该是这样的......心里一个角落被生生挖去,再也填不上了。“我要去找他......”

 

  确实唯有一见钟情,慌张失措的爱,才摄人醉人,才幸乐时刻情愿以死赴之,以死明之,行行重行行,自身自心的规律演变,世事世风的劫数运转,不知不觉、全知全觉地怨了恨了,怨之镂心恨之刻骨了。

 

  夜尊看着自己带回来的记忆,应该是高兴的,高兴沈巍心里终归还是有他的位置的,可是,那又能证明什么呢?明谋暗算来的幸福,都是污泥浊水,不入杯盏,日光之下皆覆辙,月光之下皆旧梦......他不爱他,不能强求。

就是面面觉得自己对沈巍的感情跟沈巍对自己的感情完全不对等,纠缠也没意思,况且沈巍对待那两件事的态度也让他觉得无望,他不会喜欢自己的,现在对自己好只是受了自己的蛊惑。
加粗的句子是摘取《镇魂》里沈巍说的话,还有木心先生散文里的句子。
——————————————————————————

好了,吃颗糖吧

面面:哥哥,都是你的错。

沈巍:???我知道我做的有些偏颇,但也不能说全是我的错啊

面面:养不教?

沈巍:...父之过?可我是......

面面:长兄?

沈巍:...如父......

面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