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川泉不如池

743浏览    56参与
勒夏特列原理
上次三两给我点的奶茶现在激情分...

上次三两给我点的奶茶
现在激情分享一下

@生活颜究所 俺的美食家怎么还没申请下来/呲牙

上次三两给我点的奶茶
现在激情分享一下


@生活颜究所 俺的美食家怎么还没申请下来/呲牙

勒夏特列原理

【贺总与谢医生系列】正经篇—妖精打架

中秋佳节来吃甜点🍰


九月。


清晨的凉意早已沁入皮肤


夏日的炎热正在丝丝褪却


白云谦逊的站在白云一隅


淡淡的柠檬味弥漫空中。


谢俞出奇的醒的比贺朝早。


混沌的脑子清明之时他下意识的动了动,酸痛无力的感觉瞬间沿着脊柱漫上全身,尤其是——某个部位。


谢俞微微皱着眉在心里把身边那个睡的正酣甜的人骂了一万遍。


偏偏那人毫无感觉,长臂一伸搂住了谢俞,...

中秋佳节来吃甜点🍰

 

九月。

 
 

清晨的凉意早已沁入皮肤

 
 

夏日的炎热正在丝丝褪却

 
 

白云谦逊的站在白云一隅

 
 

淡淡的柠檬味弥漫空中。

 
 

谢俞出奇的醒的比贺朝早。

 
 

混沌的脑子清明之时他下意识的动了动,酸痛无力的感觉瞬间沿着脊柱漫上全身,尤其是——某个部位。

 
 

谢俞微微皱着眉在心里把身边那个睡的正酣甜的人骂了一万遍。

 
 

偏偏那人毫无感觉,长臂一伸搂住了谢俞,下巴贴在对方柔软的发丝上,边蹭还嘟囔了几句:

 
 

“唔…好软”

 
 

声音含糊不清,懒散的意味隽永,暗哑的音色尤为明显。

 
 

谢俞一想到昨晚对方也是用这种声音诱导他说了些不堪入耳的话就气不打一处来,可是自己也是不争气的红了耳根。

 
 

他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后费了些力气从人的怀抱里挣脱了一点,终于有了呼吸新鲜空气的感觉,可惜也没能完全脱离禁锢。

 
 

索性谢俞也放弃挣扎,微微把头后仰了一些,由于身高的原因就借着这个姿势细细看起了贺朝。

 
 

即使窗外阳光洋洋洒洒,但还是被窗帘阻隔了一把,侥幸通过的光芒则不偏不倚地映照在那人的脸庞上,泛着暖意的光把整个人轮廓勾勒的分明更甚。

 
 

略长而微卷的睫毛微微颤动,留下一抹阴影,平时含着万里繁星的眸子此刻却安谧的合上,平添几分神秘,忍不住让人去想着双眸子睁开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

 
 

谢俞的视线顺着高挺的鼻梁往下,一点一点地移动到那形状好看的唇上。平时一张一合间一口一个小朋友的喊自己,有时候也真能吐出几句情话震那么一下,而现在却有点微抿的迹象,他甚至觉得,对方的嘴角有点上扬的弧度。

 
 

鬼使神差的一瞬间,谢俞脑子里好像被什么侵入,下意识地抬了头吻上去。

 
 

两唇相抵,温热的触感连同气息一齐袭来,可还没等谢俞移开嘴唇,那双眸子却赫然睁开了眼。

 
 

依旧璀璨如昨,明亮清澈。

 
 

贺朝没给谢俞思考反击的时间,握住对方的肩膀直接把人压了下去,强势的掠夺他的气息,连同不经意间泄露出的几声气/喘,也听的分明,彼此唇齿相依。

 
 

他早就醒了,迟迟不睁眼想知道这小朋友要干什么,可当对方亲过来的时候,贺朝实在没忍住,直接把人压在身下吻了个够本儿。

 
 

谢俞也反应过来,合着对方一直醒着!

 
 

又加上被贺朝摁着吻了一通,此刻他的耳根至面颊都有绯红的印记。

 
 

贺朝见状没忍住笑出了声儿。

 
 

笑音满满当当的溢出来,勾得谢俞去看对方的脸,那对灿如星辰的眸子果然盛着一方笑意,暖洋洋的。

 
 

谢俞突然就不气了。

 
 

其实根本也没生气。

 
 

他也笑了笑,而后主动伸出胳膊缠上对方的脖颈,声音萦绕在贺朝耳畔:

 
 

“早上好啊,哥哥。”

 
 

他的眼尾上挑好像还残有一丝嫣红,笑的晃眼。

 
 

“像个蛊惑人心的妖精。”

 
 

贺朝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句话。

 
 

于是他喉结上下滚动一轮,直接把“妖精”重新扑倒在床上。

 
 

谢俞听见他的声音染上些许情/欲:

 
 

“那好,”

 
 

“现在来妖精打架。”

 
 

—END.—

 

勒夏特列原理
· 壁纸&mid...

· 壁纸
· 拿走留名
· 禁止转载,不给授权❌
自用🉑

· 壁纸
· 拿走留名
· 禁止转载,不给授权❌
自用🉑

勒夏特列原理
回家先营业✓开学快乐(我也想吃...

回家先营业✓
开学快乐
(我也想吃了)

回家先营业✓
开学快乐
(我也想吃了)

勒夏特列原理
随便找一张营业吧是美食博主!我...

随便找一张营业吧
是美食博主!
我饿了呜呜呜

随便找一张营业吧
是美食博主!
我饿了呜呜呜

勒夏特列原理

【伪渣蝉鸣之末24h/3:00】Dear.

00

我听见远处山海呼啸而过,我也听见你所呼唤我的名字。

——贺朝


01
 
 「“Dear, I failed……”

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迷茫,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错的,眼中是无法控制而流出的眼泪。
他似乎什么也做不了,只是本能的在人怀里,那颗温热且跳动的心脏,是他在这个含了些许冰冷的蝉鸣之末惟一的热源。

这些画面都是他亲自所经历的,一旦发生就无法改变,而这一切,只有观众才能配字幕。

他们都是故事中的人。」


 
02
 
“谢医生,有台紧急手术要做!” 
 
小护士神色紧张地叩响了谢俞的办公室门。 
 
谢俞也随之抬起...

00

我听见远处山海呼啸而过,我也听见你所呼唤我的名字。

——贺朝



01
 
 「“Dear, I failed……”

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迷茫,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错的,眼中是无法控制而流出的眼泪。
他似乎什么也做不了,只是本能的在人怀里,那颗温热且跳动的心脏,是他在这个含了些许冰冷的蝉鸣之末惟一的热源。

这些画面都是他亲自所经历的,一旦发生就无法改变,而这一切,只有观众才能配字幕。

他们都是故事中的人。」


 
02
 
“谢医生,有台紧急手术要做!” 
 
小护士神色紧张地叩响了谢俞的办公室门。 
 
谢俞也随之抬起头来,收了些调笑意味地对电话那头说了句等我做完手术再聊就掐断了电话,而后他站起身来一边走着穿白大褂一边询问小护士病人的具体情况。 
 
“哦,是这样的,这个患者出了比较严重的车祸……” 
 
随着话音落下,谢俞也走进了手术室,两扇冰冷的门在他身后合上,门框上的灯牌同时闪烁起红色的光。 
 
手术室外是红着眼眶急得团团转的家属,有个中年妇女已经承受不住哭到晕过去了。 
 

而手术室内,是与死神分秒必争的时刻。


 
03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不间断地流逝着,心率仪器上的线段起伏越来越小,直至整个室内陷入安静。 
 
“谢医生……” 
 
终于还是副手开了口: 
 
“这个情况,你也看到了,要不——” 
 
话音未落,就被打断: 
 
“去给他打一针呼吸兴奋剂。” 
 
是谢俞。 
 
但是在场的没有人动,此刻没有人比他们清楚,一切都结束了,救不回来了。 
 
哪怕是华佗在世,也无法把这个手术台上所躺着的人带回人世间了。 
 

谢俞握着手术刀的手指骤然缩紧,他的声音染上怒意:


“我说拿一针呼吸兴奋剂来,听不懂吗?!”


 他被帽子和口罩遮掩到仅露出的一双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也伴随着瞳孔震动,身上的怒气不言而喻:

“不拿是吧,我自己拿!”

可是谢俞还没到药品台就被人拦下来,同时他的手臂被一把抓住:

“谢医生!我们了解你的心情,但是!”

“但是你知道的,呼吸兴奋剂一旦续用不可突然停药,突然停药将导致呼吸抑制、反跳,加重呼吸衰竭症状!”

“要不,我们还是……还是……”

副手对于面前这个眼眶发红甚至伴有颤抖的谢医生根本开不了口,但是没有时间可以等了,这一切都必须要给家属一个交代,他狠了狠心,还是说出那句谢俞最不愿意听到的话:

“还是,下死亡证明吧……”

好像是为了附和这句话一样,心率仪器屏幕上的那条线从这个节点变得平直,滴滴声越来越轻,直到彻底消失后才发出一声刺耳的长鸣——

宣告彻底死亡。

“叮”

谢俞的手术刀从指尖滑落,掉在冰凉一片的地板上,上面还沾染了些许血迹,刀面照着谢俞苍白的面孔,同时也提醒着其他人,到了结束的时间了。

副手拍了拍谢俞的肩膀,算是一种无声的安慰,随后和其他几位护士投入处理工作。

谢俞整个人陷入麻木,耳边一些都是缥缈,他看不见也听不见了。

好像受着什么操控,谢俞毫无征兆地微微低下头去看掉落在地上的那把手术刀,刀面上似乎残留着一滴水。


 
04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推开,在外面等候多时的家属几乎是踉跄着过来。 
 
可惜,没能要到他们所希望的那个答案。 
 
谢俞干咽了一口,平生第一次说出这句话,他每吐出一个字,就是在心上拉一刀,不仅是在家属心上,更是自己: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话音彻底落下,他的眼前陷入漆黑,明明自己可以看见,但是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他听不见家属的哭嚎和质问,哪怕是被人揪着领子质问也是空白的样子。 
 
窗户渐渐模糊不清,哭嚎声似乎被什么掩盖了过去,沉闷的水声不断拍打着,噼里啪啦响作一片,谢俞空白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声音: 
 

下雨了吗?


 
05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Please dial again later ” 
 

贺朝手中的手机垂在一边,机械的声音一遍遍响起,耳边是此起彼伏车的鸣笛声。

 这是他第n次打电话,还是关机。


屏幕上的光闪烁,界面还留在自己给对方发的数十条未查看的语音上。

再上翻,是一句简短的好好休息。

“操!”

贺朝用力地捶打了一下方向盘,发出刺耳的鸣笛声,可是通往医院的路还是堵着。

窗外是大雨滂沱,贺朝又打了几遍电话还是关机后,拿起副驾驶上放着的伞打开车门进入了密集的雨帘中。



06
 
“你好,我想请问谢俞谢医生在办公室吗?” 
 
“啊,谢医生不在哎,应该还在手术室门口,我带你去。” 
 
穿越走廊,就看到穿着手术服的谢俞呆立着,他垂着头,额间碎发遮掩着他的情绪,但是显而易见是低气压。 
 
随着脚步声的逼近,谢俞下意识抬起了头: 
 
“贺朝?” 
 
于是被叫名字的人微微低了头,只见谢俞的眼眶通红,甚至发肿,却拼了命的忍住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发丝凌乱不堪,嘴唇也毫无血色。 
 
贺朝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谢俞: 
 
脆弱,敏感却也倔强。 
 
让人心疼。 
 
当贺朝把他揉进怀里的时候,他上不住地在颤抖,在道歉。 
 
他颤抖着说:“哥....我手里....走了一条人命....” 
 
泪水终于忍不住决堤,打湿了贺朝的肩膀,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迷茫,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错的,眼中是无法控制而流出的眼泪。 
 
他似乎什么也做不了,只是本能的在人怀里,那颗温热且跳动的心脏,是他在这个含了些许冰冷的蝉鸣之末惟一的热源。 
 
他听见贺朝一边拥着自己一边低声安抚地说:“不是你的错....” 
 
“听我说,谢俞,你尽力了……” 
 
谢俞一直想让人告诉自己和他没关系,终于,他听到了。 
 
可是听到这句话的他,更加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好像积怨的所有一齐爆发了,谢俞哽咽着伏在贺朝肩头: 
 
“哥,我失败了……” 
 
“哥,我真的……” 
 
这些画面都是他亲自所经历的,一旦发生就无法改变,而这一切,只有观众才能配字幕。 



07

 “乖,小朋友,哥在呢。”

我听见远处山海呼啸而过,

我也听见你所呼唤我的名字。

贺朝又把谢俞拥的紧了些,嗅着他发间未消散的消毒水味,尽自己全力给予对方安全感和温暖。

雨声在相拥中渐渐变小,最后,一抹阳光刺透乌云斜斜照射二人拥吻的间隙。

贺朝吻去恋人的泪水,化为甜蜜的安慰。



08
 
 “Dear , I failed ……”

“Dear , I really …… ”

——“I'm here. Don't be afraid .”
 
 
 

「——END.——」


 
 科普时间:

①08段翻译:

“哥,我失败了……”

 “哥,我真的……”

——“我在,别怕。”


 ②呼吸兴奋剂:
呼吸兴奋剂属于中枢兴奋药,主要通过直接兴奋延髓呼吸中枢或通过刺激颈动脉窦和主动脉体化学感受器,反射性地兴奋呼吸中枢,使呼吸加深加快,通气量增加,提高了血中氧分压,降低了血中二氧化碳分压。提高呼吸中枢对CO2的敏感性,在呼吸中枢处于抑制状态时兴奋作用尤为明显。(具体文中是哪种我就不写了,容易造成不良影响,小朋友们不可以乱吃药哦)
 
 
 
 

给月哥 @月城子的配文


 





 


勒夏特列原理

【贺总与谢医生系列】吃冰棍

儿话音的重要性。


01.


夏天,炎热的夏天。


贺总即使是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身上一滴汗没有也还是觉得烦躁。


他想吃冰品了。


明明是想吃冰品,却在脑海里呈现的是谢俞的模样。


谢俞吃冰棍儿的模样。


长的柱状的冰棍儿被谢俞的舌头舔着,有时候会因为天气过热的原因化了一些,于是就流下一两滴糖水,顺着人嘴角滑下去。


就这么一想,贺总就收获了双倍的烦躁。...


儿话音的重要性。

 
 

01.

 
 

夏天,炎热的夏天。

 
 

贺总即使是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身上一滴汗没有也还是觉得烦躁。

 
 

他想吃冰品了。

 
 

明明是想吃冰品,却在脑海里呈现的是谢俞的模样。

 
 

谢俞吃冰棍儿的模样。

 
 

长的柱状的冰棍儿被谢俞的舌头舔着,有时候会因为天气过热的原因化了一些,于是就流下一两滴糖水,顺着人嘴角滑下去。

 
 

就这么一想,贺总就收获了双倍的烦躁。

 
 

于是他拿起手机给谢医生发短信sao扰他:

 
 

「小朋友,我想吃冰棍」

 
 

发完消息贺朝美滋滋地幻想了一下自己去接小朋友下班时对方拿着冰棍喂自己的情形。

 
 

可惜,幻想都是美好的。

 
 

02.

 
 

「朝哥,来我办公室」

 
 

「嗯?要我去你办公室做什么啊~」

 
 

「吃冰棍」

 
 

贺总的眼睛一下亮了,目标直奔谢医生的办公室。

 
 

等他都进了门见到了小朋友本人,也还是没见上冰品。

 
 

委委屈屈地开口:

 
 

“小朋友,我的冰棍呢?”

 
 

谢俞闻言看了人一言,意味深长的笑了下,转身从帘子后面拖出一泡沫箱子。

 
 

好像还冒着冷气。

 
 

贺总感觉不妙:

 
 

“这,什么啊?”

 
 

“冰、棍。”

 
 

果然是冰棍。

 
 

箱子里赫然装着一根根冰棍,一根有胳膊那么长那么粗。

 
 

“来,贺总,请吧。”

 
 

贺总:……

 
 

END.

 

勒夏特列原理

【贺总与谢医生系列】做吗?

(以后有梗了大概率是写这个系列的段子)

纪念一下


01.


谢俞自从发现贺朝受不得自己说“做吗”二字时就天天故意勾他。


比如——


贺总来到谢医生办公室里,刚刚把门关上就听见谢医生尾调上扬的声音传来:


“做吗?”


那一刹那,贺总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小朋友对我发出邀请了!他主动了!不行我要稍微矜持一点!


于是贺朝强作镇定,还拂了拂衣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清了清嗓...

(以后有梗了大概率是写这个系列的段子)

纪念一下

 
 

01.

 
 

谢俞自从发现贺朝受不得自己说“做吗”二字时就天天故意勾他。

 
 

比如——

 
 

贺总来到谢医生办公室里,刚刚把门关上就听见谢医生尾调上扬的声音传来:

 
 

“做吗?”

 
 

那一刹那,贺总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小朋友对我发出邀请了!他主动了!不行我要稍微矜持一点!

 
 

于是贺朝强作镇定,还拂了拂衣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清了清嗓子:

 
 

“小朋友,这还上班时间呢,你这影响——”

 
 

话音未落,贺总就看到谢医生在自己面前端端正正地放了把椅子,然后转头继续看病历。

 
 

还不忘讽刺自己一句:

 
 

“贺总,你又想什么呢?”

 
 

“我问你坐不坐椅子影响怎么了?”

 
 

贺总:……

 
 

02.

 
 

深夜。

 
 

白日里还故意挑逗的谢医生此刻正披着凌乱不堪的白大褂气喘着倒在床上。

 
 

被欺负的眼角泛红,嘴上却不饶人:

 
 

“怎么,现在想讨回来?”

 
 

“那——”

 
 

“现在做吗?哥。”

 
 

END.

 

勒夏特列原理

【迪奥先生】生日快乐

极速写文✓

给焦栖的生日贺文。

灵感源于广播剧✓

01.

夜晚。

整个世界被夜色笼罩,家家户户半掩着的窗户里接二连三地透出些许饭菜的香味,路人步伐匆匆,只有高大的写字楼里灯火通明。

焦栖此刻正在加班。

他已经告诉余圆帮自己带一份盒饭回来。

至于张大屌……

一想到自家老攻,焦栖压在文件上的手就顿了顿。

张臣扉的病已经可以算是痊愈了,只不过今天晚上,就没法回家吃饭了。

02.

电话铃一直响个不停,彻底打乱了焦栖的工作思路。

摁亮屏幕显示来电人正是自家老攻张大屌。

焦栖故意挂断,可惜那头的人越挫越勇,一直打个不停。

“喂,张臣扉,你有完没完,我不是说今天晚上不——”

话音未...

极速写文✓

给焦栖的生日贺文。

灵感源于广播剧✓



01.



夜晚。



整个世界被夜色笼罩,家家户户半掩着的窗户里接二连三地透出些许饭菜的香味,路人步伐匆匆,只有高大的写字楼里灯火通明。



焦栖此刻正在加班。



他已经告诉余圆帮自己带一份盒饭回来。



至于张大屌……



一想到自家老攻,焦栖压在文件上的手就顿了顿。



张臣扉的病已经可以算是痊愈了,只不过今天晚上,就没法回家吃饭了。



02.



电话铃一直响个不停,彻底打乱了焦栖的工作思路。



摁亮屏幕显示来电人正是自家老攻张大屌。



焦栖故意挂断,可惜那头的人越挫越勇,一直打个不停。



“喂,张臣扉,你有完没完,我不是说今天晚上不——”



话音未落,那头却骤然响起了歌声。



张臣扉的音色偏低,生日歌的曲调又唱的舒缓,温温柔柔的声音让焦栖愣在那里。



“生日快乐。”



“我爱你,焦栖。”



深情款款让焦栖彻底放松,他轻笑一声也开了口:



“我也爱你,臣扉。”



谁知道下一秒,那头温柔的声音被一股扑面而来的霸总之气覆盖:



“臣扉是谁?你还在想着那个穷小子!?”



得了,这下,一点气氛也没有了。



焦栖强忍下想过去打人的想法,努力微笑。



“张、臣、扉,你少给我演戏!”



03.



十分钟后。



芭蕉大楼底下张大屌正倚在车门上等焦栖。



见人抱着西装外套缓缓走来才打开,而后小心翼翼地把人扶进车内。



“走吧,老攻带你去过生日!”



一路上霓虹灯闪烁,映照地驾驶室上的人脸庞柔和,焦栖又把目光移到握住方向盘的一双修长也骨节分明的手上。



他心中一动,在等红绿灯的间隙突然侧身过去在张臣扉嘴角印上一吻。



“我们回家过生日。”





END.




勒夏特列原理

【严江同人】“以后不许穿这件”

算是严峫吃醋✓


01.


“唔”


床上传来一声嘟囔,他只觉脑子依旧混混沌沌的,继而在对面人怀里蹭了蹭找了个颇为舒服的姿势,又浅浅地压着嗓子吐出一口气来,漂亮的眼睛依旧没睁开。


严峫微微低头,撩了一下人的额前碎发,然后亲昵地鼻尖顶着鼻尖,柔声哄着人开口:


“宝贝儿,醒醒,乖,醒醒。”


这么哄了几声,怀里人才算是睁了眼。


江停虽然醒了但是还是有点迷糊,但是他本能地按住那双在自己身上不老实游走的手,仅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宽松的睡衣有了下滑的趋势,于是便露出脖颈间白皙的皮肤,以及——


充满占有意味的痕迹。


严峫被这无意之举勾得喉结上下滚动了一轮,非...

算是严峫吃醋✓


01.


“唔”


床上传来一声嘟囔,他只觉脑子依旧混混沌沌的,继而在对面人怀里蹭了蹭找了个颇为舒服的姿势,又浅浅地压着嗓子吐出一口气来,漂亮的眼睛依旧没睁开。


严峫微微低头,撩了一下人的额前碎发,然后亲昵地鼻尖顶着鼻尖,柔声哄着人开口:


“宝贝儿,醒醒,乖,醒醒。”


这么哄了几声,怀里人才算是睁了眼。


江停虽然醒了但是还是有点迷糊,但是他本能地按住那双在自己身上不老实游走的手,仅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宽松的睡衣有了下滑的趋势,于是便露出脖颈间白皙的皮肤,以及——


充满占有意味的痕迹。


严峫被这无意之举勾得喉结上下滚动了一轮,非得把人摁着亲了个爽才罢休。


“严峫,你又玩什么?”


“今天老公不上班,带你出去转转。”


02.


吃过早饭的江教授此刻正站在衣柜面前,思考。


他好像……突然不知道穿什么好了。


翻了几件衣服总觉得不行,但是到底哪里不合适却又说不出来。


直到目光锁定在一件浅蓝色体恤上。


商标还没拆,可他依稀记得是好几年前的了,自己一直没穿。


江停无意间咬了咬下唇,挑着衣架把这件拿了出来。没再纠结其他,不然以严峫的性格就要冲上来看看他有没有掉衣服堆里了。


轻叹一声,还是换了浅蓝色体恤。


配条灰白色牛仔裤吧,显年轻。


这么想着江停又有点自嘲地笑了:什么时候这么怕老了。


无意中瞥到自己身上还没消失的爱痕就忍不住联想到昨夜,一想到晚上,江停的脸有点燥。


“其实这衣服,有点小……”


江停自言自语地嘟囔一声。


“媳妇儿!停停!江教授!江美人!你好了没,这么——”


没等严峫说完,门就被江停从里面开开了,猝不及防失去了阻力,严峫一个没刹住,直接把江停扑到了地上。


或许江教授也没想到是这种结果。


整个人在对方压下来的时候就愣住了。


——他的心跳好快。


严峫一边想一边注视着身下人。


这时他才发现,江停身上的这件衣服自己没见他穿过。


“媳妇儿,你今天真好看。”


03.


严峫今天穿的也挺好看的。


藕白的衬衫,没系领带。下身配了条淡蓝色的休闲裤。让江停不由得产生了一种“他是在和我穿情侣装”的感觉。


实际上来说,江停的感觉没错。


严队长就是在和江教授配情侣装。毕竟情侣出门逛街,不穿个情侣装多没劲儿啊。


不仅如此,严峫还准备开着自己那“全城焦点”的限量级超跑载着江停出门逛街。


幸好的是,江停制止了他这种行为。


“你开这样的车,怎么逛街啊?”


“哎,警花,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更想和你步行逛街。”


江教授都说到这份上了,严峫哪有拒绝的道理。本来还有点闷闷不乐的感觉顿时间一扫而空。


他没忍住又在人嘴唇上“啵”了一声儿,而后牵起人的手,与其十指相扣,笑意却是止不住的蔓延。


04.


与其说是逛街,其实在江停看来就是散散步而已。


但是严峫就不是这么想的了。


严队长本着“带老婆出来逛街就要各种东西买一套”的想法,带着江停逛了一家又一家店。


直到江停提出想喝杯奶茶。


“你好,来一杯本店的招牌奶茶。”


严峫指节轻叩了几下桌面。


本来还在打瞌睡的店员抬起头看见这样一位帅哥顿时清醒:


“好的,这位先生,要加配料吗?”


“配料啊……全部来一份。”


江停:……


奶茶端上来的时候,严峫截了胡。


他凭借着身高优势,把手中的奶茶举高了一些,挑着笑让江停抢。


“警花,叫声老公就给你喝。”


声音不大,但是离得近的还是可以听的清楚。


本来就有些燥的江停听见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更是恼,耳尖都泛着红,也忍不住伸长胳膊去够对面人手里的那杯奶茶。


只是他这么一动,本来就有些小的T恤便上升了一些,露出一段白皙的皮肤,上面还留有几点印记。


严峫眼中的光彩暗了暗。


可惜江教授没发现,他见严峫不动便趁机把手中奶茶夺了过来,吸了一口。确实不错,就是料也太多了。


“走,回去了。”


还没等江停再多品味一会,严峫就把他从椅子上带了起来,而且在转身出门的时候,紧紧地拽着自己的T恤衣摆。


“你——”


“先回家再说。”


05.


“说吧,你又怎么了。”


严峫沉默了一分钟后猝不及防把还在小口小口吸奶茶的江停压在身下,江停手里的奶茶就这么垂直在了地板上。


他们彼此紧密相贴,从胸膛到小腹,江停还能感受到身上人温热的呼吸。


“我想尝尝这招牌奶茶。”


话是这么说,可是还没等江停把奶茶从地上拿起来,严峫的吻就落了下来。带着显而易见地缠绵,又夹带着些许攻击性,顿时就让江停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呼……你到底…怎么回事?”


“你以后,不许穿这件。”


06.


江停只愣了一会就反应了过来。


他没忍住笑出了声儿,眼睛也亮晶晶的:


“严队长,奶茶好喝吗?”


严峫顿时一愣,而后他也笑了出来:


“好喝,特别——”


他嗅到江停的脖颈间,吮吸了一下:


“特别甜。”


“可我怎么闻着有点酸?”


  


 END.


勒夏特列原理

【贺总与谢医生系列】一个G的网盘

故事发生在某天。


忙了整整一天的贺总身心疲惫,他一进家门就扑在谢医生身上,嘟嘟囔囔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谢俞耐着性子听了会大概是说自己颈椎疼什么的。


“唔,小朋友,帮我揉揉~”


谢俞轻叹一声,反身把贺朝按到沙发上坐好,然后开始按摩。


但是贺总裁不知道是哪根筋儿不对,一直挑刺。


到最后谢俞强压着怒火,俯身到贺朝耳边说:


“朝哥,咱睡觉去”


贺总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故事发生在某天。

 
 

忙了整整一天的贺总身心疲惫,他一进家门就扑在谢医生身上,嘟嘟囔囔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谢俞耐着性子听了会大概是说自己颈椎疼什么的。

 
 

“唔,小朋友,帮我揉揉~”

 
 

谢俞轻叹一声,反身把贺朝按到沙发上坐好,然后开始按摩。

 
 

但是贺总裁不知道是哪根筋儿不对,一直挑刺。

 
 

到最后谢俞强压着怒火,俯身到贺朝耳边说:

 
 

“朝哥,咱睡觉去”

 
 

贺总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第二天中午。

 
 

谢医生探班贺总裁。

 
 

顺便……

 
 

带了点东西。

 
 

“喏,给你。”

 
 

贺朝拿起桌上的一个小物件。

 
 

“网盘?”

 
 

“嗯,一个G的。”

 
 

顿时贺总脑子里滑过一些不可描述的东西。

 
 

带颜色的那种。

 
 

但是他还是强装镇定地把人亲自送去了医院。

 
 

而后飞速返回办公室,把门反锁,然后拉上窗帘后

 
 

极其紧张地点开网盘。

 
 

然后,贺朝愣在原地,因为那是——

 
 

一个G的穴位按摩图。

 
 

贺总:我太难了。

 
 

END.

 

勒夏特列原理

北池szd!
今天不是美食博主,不是文手
我是恋爱博主。

亮点是背景!
@北桃三两

北池szd!
今天不是美食博主,不是文手
我是恋爱博主。

亮点是背景!
@北桃三两

勒夏特列原理

【朝俞同人】名为朝阳

是当红歌手朝x冷清画家俞的后续。


甜饼。


01.


距离朝俞公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朝俞女孩在意识自己搞了真的并且狂欢之后迅速冷静下来,


重温一遍那段时间自己磕过的糖。


曾经以为是假糖的现在磕起来简直要掉牙。


当然,贺朝也不是一般的蒸煮——


他自己也磕。


还特意注册了一个老福特账号天天在评论区嚎:


“太太更新啊!”


“太太!不要be呜呜呜呜!”


诸多之类。


02.


“小朋友!你看这个文写的——”


贺朝故意说了一半的话成功引起了谢俞对下半段内容的注意,他停下剥桔子的动作,轻轻捏着一瓣就着这个姿势歪头看了过去:...

是当红歌手朝x冷清画家俞的后续。


甜饼。


01.


距离朝俞公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朝俞女孩在意识自己搞了真的并且狂欢之后迅速冷静下来,


重温一遍那段时间自己磕过的糖。


曾经以为是假糖的现在磕起来简直要掉牙。


当然,贺朝也不是一般的蒸煮——


他自己也磕。


还特意注册了一个老福特账号天天在评论区嚎:


“太太更新啊!”


“太太!不要be呜呜呜呜!”


诸多之类。


02.


“小朋友!你看这个文写的——”


贺朝故意说了一半的话成功引起了谢俞对下半段内容的注意,他停下剥桔子的动作,轻轻捏着一瓣就着这个姿势歪头看了过去:


是……一篇che。


谢俞:……


他现在想打人。


但是,耳尖却极为诚实地红了起来。不是他不想起身,而是贺朝这个傻逼用自己的半边身子压着他,半强迫式地让自己看完了这个3k的yellow读物。


等谢俞直起身子的时候,脸颊和耳朵都红了个彻底。


“咳,你让我看这个做什么”


贺朝勾唇俯身在谢俞耳边轻笑了一声:


“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我想——”


“让你画一下这个姿势,小画家。”


03.


其实客观来说,那篇yellow读物文笔还是不错的,如果不是che的话。


某个贺朝出门工作的早晨,谢俞咬着笔独自思考。


画点什么好呢?


他也突然想起来,好像……自己答应过一次直播来着。


于是谢俞点开了直播平台。


开播没一会,就涌入了好多人。


【我的妈!小画家你终于想起自己还有福利了吗?!】


【俞哥看看我!!】


【哎,朝哥呢?】


“他录单曲去了。”


【哟,这么清楚呢】


【肯定的呀,毕竟是自己老公嘛】


【我酸了,只有提到贺朝俞哥你才回答吗?】


【我好酸呜呜呜】


“咳咳。”


被戳穿心思的谢俞心虚地摸了下鼻子,把手机放远了一点,拿出画布准备画画。


“今天画——”


“一副很特别的画。”


【?什么特别的画!】


【好奇好奇!】


【谢俞哥哥说一下吧!】


“保密哦。”


男孩子看着屏幕笑了笑,弯弯的眉眼柔和下来,注视着画笔的时候,好像在看一件无价珍宝。


没人知道他要画什么。


除了他自己。


——他要画一个封面。


给贺朝画的。


谢俞拿着笔在画布上轻点了几下,想到那天夜晚在天台上贺朝哄自己入睡时哼的那支曲子。


他记忆力很好,又加上每天都在想曲调,至于现在可以很轻易的哼出声。


【哥哥哼的什么歌呀?】


【好好听!】


【有名字吗?!】


“啊……”一不小心哼出声了。


“暂时没有。”


但是很快就有了。


默默在心里回应一句,谢俞迅速投入绘画状态。


粉丝也很理智没有要求谢俞与他们互动,就静静地围观。


04.


夜晚。


“小朋友!哥回来了!”


谢俞解下围裙,应了一声。


但是贺朝却偷偷摸摸晃到餐桌前,伸出一只手,准备偷吃。却在下一秒被谢俞准确地拍到,“嗷”地一声收回去。


“去洗手。”


“不洗手别吃饭。”


贺朝只能努着嘴跑到卫生间洗手。


饭后谢俞被贺朝强制性地搂在怀里看电视。


钟表滴滴答答走过。


夜色彻底包裹世界,微凉的细风从窗口吹入,撩拨谢俞额前的碎发。


贺朝微微低头给人额头留下一吻,随后把人公主抱到卧室,盖好毛谈后才蹑手蹑脚走到门外。


当门被轻轻合上的时候,床上本来“睡熟”的人却突然睁开了眼。


05.


或许两人都没想到,他们都是拿出手机编辑微博。


@谢俞_V:[图片]朝阳


图片是一张画:


四周灰蒙蒙的一片,只有尽头一抹橘红,一轮朝阳缓缓升起,而日出画面里,在朝阳的笼罩下还站着一个人的背影,他张开双臂好像要拥抱什么。


题字是在画中人的背后衣服上:【朝阳】


@歌手贺朝_V:[网页链接]新单曲《朝阳》


06.


第二天一早。


#朝阳#


#贺朝谢俞#


#世界如此美丽,cp如此甘甜#


又双叒叕登上热搜。


而两位当事人此刻是面对面坐在沙发上。


“说说吧,朝哥。”


“是这样,我这支单曲其实是上次在天台给你哼的那首。”


“我把它完整的写出来了。”


谢俞沉默了一会:


“……”


“朝哥。”


“那幅画其实我是想做个单曲封面的。”


“做…你哼的那首曲子的封面,只不过还在找人帮忙创作”


贺朝握住了谢俞的手,他的眸子里盛满认真:


“那你的画就当我单曲的封面吧。”


07.


一周后。


单曲《朝阳》正式上线。


08.


“为什么叫朝阳?”


——“我们都是彼此的太阳。”


END.


勒夏特列原理
美食博主打卡(8/10)吃块西...

美食博主打卡
(8/10)
吃块西瓜吧

美食博主打卡
(8/10)
吃块西瓜吧

勒夏特列原理

【贺总与谢医生系列】白色不明液体

今天,风和日丽。


贺总和谢医生在家休息。


但是贺总交给了谢医生一个“任务”:


喝酸奶。


“我为什么要喝?”


“小朋友乖,喝完老公有奖励的”


谢俞:……


红西柚味的,不是很酸,谢俞抿了一口。


于是谢医生就坐在沙发上解决酸奶,


正当他喝的乐在其中时,家门突然被人打开:


周大雷同志出现在两人眼前。...


今天,风和日丽。

 
 

贺总和谢医生在家休息。

 
 

但是贺总交给了谢医生一个“任务”:

 
 

喝酸奶。

 
 

“我为什么要喝?”

 
 

“小朋友乖,喝完老公有奖励的”

 
 

谢俞:……

 
 

红西柚味的,不是很酸,谢俞抿了一口。

 
 

于是谢医生就坐在沙发上解决酸奶,

 
 

正当他喝的乐在其中时,家门突然被人打开:

 
 

周大雷同志出现在两人眼前。

 
 

还没等他说点什么,一股白色不明液体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还是来自谢老板。

 
 

更要命的时候,谢医生刚好喷到了贺总的胸口。

 
 

周大雷:……

 
 

“咳,那什么,谢老板”

 
 

“我还是改天再来哈,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俩了”

 
 

“继续,继续!”

 
 

贺朝:……

 
 

“小朋友,咱继续?”

 
 

END.

 

勒夏特列原理

记脑洞(勿用)

一个che


俞哥突然做梦,梦到自己穿着高中校服被朝哥摁在课桌上操,但是梦只做了一半,俞哥就醒了。


朝哥发现俞哥脸通红问他怎么了,俞哥不想说,然后朝哥突然看了一眼他的下身,就懂了:谢俞做chun梦了。


再后来朝哥就带着恶趣味让俞哥自己说主角是谁,怎么做的,俞哥不说,朝哥就把俞哥抱到浴室的洗手台上,对着镜子来了一次。


“小朋友,是梦里爽还是现实爽?”

一个che


俞哥突然做梦,梦到自己穿着高中校服被朝哥摁在课桌上操,但是梦只做了一半,俞哥就醒了。


朝哥发现俞哥脸通红问他怎么了,俞哥不想说,然后朝哥突然看了一眼他的下身,就懂了:谢俞做chun梦了。


再后来朝哥就带着恶趣味让俞哥自己说主角是谁,怎么做的,俞哥不说,朝哥就把俞哥抱到浴室的洗手台上,对着镜子来了一次。


“小朋友,是梦里爽还是现实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