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工藤新一

24.5万浏览    11895参与
穷奇-要期末了好难过

让我们带上20000000米的cp滤镜来听一听SHE的波斯猫……

1
“不回电,不上线”

工藤新一在办案的时候几乎都是手机关机,或者飞行/勿扰模式。一定不会让别人来打扰他办案。
除非特殊情况,如被人挟持,或案件特殊需要外援等。

2
“不会和任何人争辩”

因为“真相只有一个”所以才不会与别人争辩。在抓基德时,新一/柯南会露出自信的笑容,明确详细的解释出预告函的内容并指出基德的作案手法。

“不需要争辩,他所说的,就是正确答案”

3

“爱上他危险危险,不爱他思念思念”

这句话对两人都很适用。
怪盗爱上了侦探可是要冒着被捉拿归案的风险,不爱他,又时时刻刻思念这个宿敌“这次给名侦探写什么样的预告...

让我们带上20000000米的cp滤镜来听一听SHE的波斯猫……

1
“不回电,不上线”

工藤新一在办案的时候几乎都是手机关机,或者飞行/勿扰模式。一定不会让别人来打扰他办案。
除非特殊情况,如被人挟持,或案件特殊需要外援等。

2
“不会和任何人争辩”

因为“真相只有一个”所以才不会与别人争辩。在抓基德时,新一/柯南会露出自信的笑容,明确详细的解释出预告函的内容并指出基德的作案手法。

“不需要争辩,他所说的,就是正确答案”

3

“爱上他危险危险,不爱他思念思念”

这句话对两人都很适用。
怪盗爱上了侦探可是要冒着被捉拿归案的风险,不爱他,又时时刻刻思念这个宿敌“这次给名侦探写什么样的预告函呢”这样想着。

侦探爱上了怪盗……对方可是世界闻名的怪盗啊,难道侦探要做怪盗的同伙吗?不爱他也想着“啊最近的案件都很无聊啊……基德也没有发出预告函”

3
“他总是若即若离若隐若现”

黑羽快斗:不瞒你们说,我找我男朋友,向来都是在电视新闻上找的。
那有案件,我家新一肯定在那!

多悲伤的故事,某高中生找男朋友居然只能在新闻中寻找,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不是)

4
“有时候沉默冰冷,有时候温柔腼腆”

无论是新一还是柯南,在探寻案件的时候总显得有那么一些“闲杂人等不得靠近”的理性,沉默,冰冷,还有一点小小的不近人情。
这为了找到案件的线索,这位小侦探可真是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呢。
为了问出一点点或许都没有用的线索,撒娇打滚的招式都能用上
“诶诶诶——真奇怪呀——”
“我要吃咖喱——”
“什么?没有咖喱吗?”

5
“他可以一成不变,也可以瞬息万变”

工藤新一是一个骄傲的人,他有一种自信,轮谁也不会将他击败的自信。
他会理智的分析各种案件,甚至在那时会有些望而生畏,或者有一种近在咫尺却又绝对触摸不到的缥缈感。

他也可以和朋友一起插科打诨,会开玩笑,会耍帅,会自恋。
会对爱的人撒娇,嗔责,会有喜欢吃的东西,会讨厌有人在他睡觉时将他推醒。

他也是一个普通人。

6
“波斯猫守着他的爱恋,一转眼却又看不见”

新一的爱,不会太热烈,也不会很渺小。
他会包容他爱的人的一切。默默地陪伴,这是他回应爱的方式。
黑羽快斗的爱是热烈的,而新一这样,在外面包裹了一层坚韧的外壳的人,需要一份像黑羽快斗那样,热烈忠诚的爱来融化他的心。

他守着他的爱恋,也许,下一秒他就又要去办案了,
可是,他会守护着,会陪伴着,会放在心底深深藏着,会放在心尖尖上捧着,他对他的那份,独一无二的爱。


#带着超厚cp滤镜的一点也不正经的阅读理解
#Thank you for watchinG

若水wzx
黑化新的小提琴咏叹曲 一直想画...


黑化新的小提琴咏叹曲

一直想画我新拉小提琴,终于实现了


黑化新的小提琴咏叹曲

一直想画我新拉小提琴,终于实现了

羽墨_TiAmo
四十分钟左右的飞速摸鱼 是草莓...

四十分钟左右的飞速摸鱼 是草莓味的新一酱(ノ◕ヮ◕)ノ*:・゚✧

四十分钟左右的飞速摸鱼 是草莓味的新一酱(ノ◕ヮ◕)ノ*:・゚✧

能鸽善鹉的沙雕染景沫、

掰弯直男计划「7」

-ooc

我要新开坑了所以我要爆肝🙍

明天码的可能长一点 今天来不及了凑合当💩看吧


7.

  “还记得我们之前说的吗。”

  看到工藤瘸着腿走过来,黑羽问道。

  “阿什么?”

  “比谁成绩更好啊!”

  工藤眨巴眨巴眼,然后轻笑出声。

  “比就比,我可不会输给你。”


  同学们每天总会看到两人待在一起。

  他们在一起不是大家想象中的谈情说爱,而是拼了命的学习。

  是的,学习。

  拼命程度可以比得上工藤之前学习的那样。

  “你说他们是不是疯了。”

  白马看着心中只有书本...

-ooc

我要新开坑了所以我要爆肝🙍

明天码的可能长一点 今天来不及了凑合当💩看吧


7.

  “还记得我们之前说的吗。”

  看到工藤瘸着腿走过来,黑羽问道。

  “阿什么?”

  “比谁成绩更好啊!”

  工藤眨巴眨巴眼,然后轻笑出声。

  “比就比,我可不会输给你。”


  同学们每天总会看到两人待在一起。

  他们在一起不是大家想象中的谈情说爱,而是拼了命的学习。

  是的,学习。

  拼命程度可以比得上工藤之前学习的那样。

  “你说他们是不是疯了。”

  白马看着心中只有书本的二位学霸,转头去问身后的黑炭小哥。

  “差不多。”

  黑炭小哥扶额叹息。


  二人漫步在操场上。

  一抬头,惊奇的发现树枝头还有一片枯叶还未掉落。

  不过它的叶肉已承受不住冬天的寒冷选择离开,只留下了如同人的血管一样的叶脉。

  工藤将其摘下,递给了黑羽,笑魇如花,“喏,送你吧。

哪一天我走了,只要你看到这片叶子,你就会想起这世界上还有我这么一个人活着。”

  说的跟真的一样。


 

  伴随着期末考试到来的,还有新年晚会。

  晚会前几天,工藤因要去参加英语表演节目导致没法儿复习,于是黑羽便跟着一起看他们排练。

  看着他专心排练的样子,黑羽丝毫没察觉自己嘴角已经要敲到天上去了。

 

 

 

 


葳蕤之魂

【新快】海中的星

算是为接下来一篇长篇《捕鲸人》写的世界观介绍(?)

算了就当做番外看吧

--------------------------------------


星空是倒着的大海,星空里的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个生命纯净的灵魂。

只有将灵魂的宝石用星光洗净,银色的海豚才能在真正学会遨游。


Part.1

海豚群浮在海面上,像黑暗中一块块静止的的礁石,任由海风舔舐着它们的身体。

万丈星空悠悠的旋转着,在平静的海面上投下一片璀璨,为海豚们光滑的脊背镀上了一层流转的光辉。

每一只海豚额头都闪烁着宁静的光芒,流动的颜色在海洋中点点闪烁,似是融入了海水中,与原本倒映着的星光一起旋转、起舞,像是一片...

算是为接下来一篇长篇《捕鲸人》写的世界观介绍(?)

算了就当做番外看吧

--------------------------------------


星空是倒着的大海,星空里的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个生命纯净的灵魂。

只有将灵魂的宝石用星光洗净,银色的海豚才能在真正学会遨游。


Part.1

海豚群浮在海面上,像黑暗中一块块静止的的礁石,任由海风舔舐着它们的身体。

万丈星空悠悠的旋转着,在平静的海面上投下一片璀璨,为海豚们光滑的脊背镀上了一层流转的光辉。

每一只海豚额头都闪烁着宁静的光芒,流动的颜色在海洋中点点闪烁,似是融入了海水中,与原本倒映着的星光一起旋转、起舞,像是一片流动的星空。它们昂着头,虔诚的注视着那亘古不变的星空,让星光轻柔的洗涤他们的灵魂。

天空与海洋,是一片对称的星空。

风突然大了,吹乱了灵魂的光泽,海中起伏的星光骤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捕鲸船的灯火。

海浪像一头头发怒的狮子,咆哮着砸向岩壁,海风绝望的哭嚎着,试图吹散冲天的血腥。

光滑的脊背拼命的拱起、扑腾,在海面上昏开朵朵触目惊心的血花。海的精灵在挣扎、哭号,向他们的母亲——这美丽而深沉的大海求救。

星光又亮了,在层层血色的包围下。不再纯净,不再神秘,散发着妖异的血芒。

海风还在呼啸,徒劳的看着罪人们渐渐远去;海浪还在起伏,拖动着这些失去灵魂的驱壳起伏。

 

P art.2

这的确是一颗不可思议的宝石。

工藤新一敢确定它是一颗独一无二的无价之宝。看向静躺在玻璃柜中的宝石,眼神渐渐变得陶醉、痴迷:这是多么美丽的一颗宝石啊!星空之下,深幽的光芒仿佛拥有生命,在黑暗中缓缓流动,与星空相呼应,好似一颗星星的灵魂。虽然这光芒流动地有些生涩,但这完全不妨碍它的美丽

真不枉以“星魂”而命名!

也难怪会有人盯上它了——这简直就像是一颗失落人间的星星!

一个装模作样的小偷,竟然妄想偷走这美丽的奇迹?

嘴角掀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工藤新一看向面前恶作剧似的预告函。

“银海豚”这个小偷的“名字”,是一个宝石大盗,不论大小,只要是能在星空下发光的宝石,他都会偷走。

看什么玩笑!工藤新一有些烦躁的捏紧了手,关节的摩擦清脆响亮。作为一个出色的侦探,怎容一个跳梁小丑在他眼下兴风作浪?

下个月宝石的所有人便要举行“星魂”的展览,绝对不可以出什么差错。

这可是一个人的财富,一个人的“星魂”,一个人童年的寄托。

思绪缓缓飘远,回到了那个小小的渔村。工藤新一还记得宝石所有人所讲述的悠远的故事:年幼时,他总是会坐在祖父的大腿上,听祖父用苍老的声音讲述一个更加年迈的故事。

传说,每一只海豚都是天上的一颗星星。它们乘月光来到海洋在这里洗净所有灵魂的污秽后再能重返星空。但并不是每一只海豚都能回到星空,海洋的危机四伏是对它们的历练,也让一些海豚永远的留在了人间,化为了阵阵的海风。

所以每当夜晚来临时,海豚们都会静静仰望星空,虔诚的祈祷,只为有一天能够重返家园。每当这时,那些死去海豚的灵魂化作的海风便会陪伴在它们身边,为它们给远在星空的同伴传达思念。

可是传说中就只是传说,工藤新一将脑中突兀的思想驱逐出脑海,似是在奇怪自己为何会想起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在那个怪盗的手下,守住这颗宝石罢了。


Part.3

今晚的月亮似乎格外的圆,温柔的月色洒在栋栋高楼之上,在丛丛的钢铁丛林中,那些天台,仿佛是最接近星空的地方。

工藤新一在天台见到了那个银色的人儿。

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工藤新一甚至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大盗。

——他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天台边缘,不知是自信还是什么原因,仿佛根本未发现身后的工藤新一。

站在他面前的亦然是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脸上的伪装已经卸去,但在长时间的神秘色彩的掩映下,这种真实已经蒙上了一层诡异的不真实,白衣纷飞,在月光下闪烁出纯净的光芒。青春的面庞尚还未脱稚气,湛蓝的眼瞳里没有一丝世俗的污秽,干净纯洁。

罪犯看起来永远都不会像是一个罪犯。

不屑的撇撇嘴,工藤新一还是没有忍住打量这个少年的目光——不知为什么,他似乎在这个少年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干净的气息,看着这纯净的眼瞳,安格列突然觉得自己突然变得好轻好轻,轻的像是要升入云端,但是又好重好重,重的像是要堕入黑暗。

——那湛蓝瞳孔中,竟然带有呆滞和空洞。

到底是什么,让一个正值花季的孩子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眼前这个拥有干净气息的孩子,工藤新一无论如何都无法把他与“小偷”这个词联系起来。

“为什么要偷窃?”清了清嗓子,似乎有什么东西堵在里面,呼之欲出,却又似要沉寂腹中。

那个男孩缓缓的抬起头来,空洞的眼神找不到聚焦,绝望而又无神。

“那些是属于我们的星星,属于天空和大海的星星。”

这是什么?

工藤新一瞪大了眼睛,一股灵魂被撕裂的痛楚在内心深处传来,让他不由得紧紧捂住胸口。

一瞬间他似乎听到了一群空灵而悲哀的灵魂绝望的哀嚎,狠命的撞击着他的心灵——就如同他最初听到那个古老的传说时一般,他听到了深沉、忧伤、神秘的大海和天空的呼唤。

——人类和海豚千年的友谊终止于一只插入海豚额头的长矛。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海豚恐惧的看着它的友人将它心爱的纯洁灵魂从它的身体里一点点剥离。美丽的星光在长矛的主人手中绽放,只是光芒缓缓凝固,不再流转,化为了一块冰冷的宝石,最后成为一箱箱晃眼的金币。

而那些失去灵魂的海豚,永远无法重返家园,更无法化为清风,只能用空洞的躯壳,日复一日的寻找着它们的灵魂。只是一旦失去灵魂,即使是找到了那些化为宝石的灵魂,也再也无法重新拥有它们,相反,一旦接近自己的灵魂,便会缓缓于世间消散,不留一丝痕迹。

工藤新一看到那个少年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湛蓝的眼睛里映照着同样悠远美丽的天空和大海。

这是······什么?

悠远的哀鸣撕裂天际,那是人间任何一位歌者的嗓音都无法发出的歌谣,它的作者只能是忧伤、深远的大海。

白衣的大盗的身形开始摇晃。

不!不——

工藤新一似是感到他的灵魂被抽离躯体。

他想开口,声音却被堵在了喉咙里。

那块“星魂”,和千千万万的宝石一样,从来不属于任何人!它们是属于海豚的,属于天空和大海的啊!

拼命睁大仿佛要眦裂的瞳孔,想要将消散的灵魂挽留。

那具缓缓倒下的躯壳化为了一只美丽的银色海豚,最后乘着微风缓缓在空气中消散,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剩那块“星魂”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再也失去了流动的色彩,彻底沦为了人间的产物。

海中的星星消失了。


竹夭夭

[新快]《探盗之分》 22中



第二十二集,破案·中。

我们……还能是“兄妹”的,对吗?


不得不说,新一极其难受。


昨天晚上,他终于经历了最不想面对的事情——与小兰分手。他们一起长大,几乎共享全部记忆,成为情侣也是不知不觉的事。可他的生命里,闯入了一名洁白的怪盗。


新一想把所有好东西留给快斗,却把最别致的礼物送给兰。也许,他们本就该是一种纯洁的关系的。


经过湖边一晚上冷风的洗涤,新一难得的——哭红了双眼。他只是无声地蹲坐在湖边抽噎着,但他并没有想过跳进湖里,因为还有一个天使等着他去守护。


第二天,新一果不其然,感冒了。


他被人发现时,只穿着一身单薄的西装,已经烧得神志不清了。...



第二十二集,破案·中。

我们……还能是“兄妹”的,对吗?


不得不说,新一极其难受。


昨天晚上,他终于经历了最不想面对的事情——与小兰分手。他们一起长大,几乎共享全部记忆,成为情侣也是不知不觉的事。可他的生命里,闯入了一名洁白的怪盗。


新一想把所有好东西留给快斗,却把最别致的礼物送给兰。也许,他们本就该是一种纯洁的关系的。


经过湖边一晚上冷风的洗涤,新一难得的——哭红了双眼。他只是无声地蹲坐在湖边抽噎着,但他并没有想过跳进湖里,因为还有一个天使等着他去守护。


第二天,新一果不其然,感冒了。


他被人发现时,只穿着一身单薄的西装,已经烧得神志不清了。


是快斗发现了他,并背他回了工藤宅,这点路程对身经百战的怪盗来说,不算什么的。


快斗很认真的帮他擦了身子,换了衣服,还在大侦探额头上敷上凉贴。一看温度计,39.5°。


快斗觉得自己好罪恶。明明是造成一切的人,却还是不要脸地接近大侦探。


“唔……快、斗?”新一咳嗽几声,幽幽转醒。


快斗的心突然重重跳了一下。


他终究是忍受不了自己的行为,夺门而出,差点撞到来看望工藤的服部。


“额……工藤,你还好吧?”服部挠了挠头,有些尴尬。


新一看看他,不再说话。


他有种感觉,快斗……好像知道了。

 


案子的侦破工作持续进行中……


由于新一重病在身,破案的担子就完完全全压在了白马探肩上,服部过几天就要和和叶回大阪了,快斗不知道去哪儿了,白马探表示……很糟心。


他的脾气一点儿都不算好, 此时见着棉谷一脸怂样,支支吾吾不说什么,心中怒火中烧,猛地一拍桌子,吓了棉谷和周围的刑警一跳。


“我在问你案发当天的时间线啊!你到底会不会说话?还是忘了啊!”


棉谷哆哆嗦嗦地端起茶杯,在白探马冒着火光的注视下,边喝边道:“我我我我……当天一直在休息室里准备魔术啊……我真的没杀人!我什么也没做啊!”


白马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想问不出什么了,于是离开。


这件案子的相关人员只包括棉谷正至和田广向,不是棉谷正至的话,就是田广向?可工作人员也说了,田广向只有中间去了一趟洗手间,剩下就一直在休息室里,他的休息室又是离舞台和后台最远的,再说,他似乎也没什么杀人动机。


所以果然是棉谷正至吗……

 


新一依旧在高热的海上翻滚。


小兰来看他了。


还是像往常一样贴心,只是,没那么亲近了。


就当小兰准备走时,新一突然发声了。


“咳咳……兰!”


小兰动作一顿。


“我们……还能是兄妹的,对吧!”嗓子像撕裂一样疼。


小兰回身,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那是当然喽!快点好起来吧!”


……………………………………………


这几章开始讲新兰的关系了!毕竟写新快文的话,新兰……嘤……

另外,大家有没有发现夭夭做了合集!天哪我居然弄明白了!

合集的封面来源于网络,如果原作者看到的话请联系夭夭,以便妥善处理(超喜欢这张合影的!赞美作者!)

还有谢谢 @田园 的建议,不然夭夭可能还懒着不做合集呢

今后大家就可以去合集看啦~如果大家觉得夭夭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一定要提出来!这也是方便大家哦!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陪伴!


泠

【降新】记发生在业余小偷身上的惨案

*失踪人口回归

*沙雕文,OOC严重

*HE

——————————————


审讯室内传出了一阵哀嚎——

“我真的不是间谍什么的啊!我我我……我只是个普通的小偷而已!大哥大姐有话好说啊!”

天啊!我我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明明,明明只是想偷个钱包,为什么,为什么会被看起来这么可怕的……对对对!就是这个面貌凶神恶煞的警官给严加询问啊!

“哦?不是间谍啊,说不定你的身份的确不是间谍,但是肯定是情报搜集员一类的人吧。”

不是我不是我没有!

我看着面色在听完我说这句话以后变得更加不耐烦的警官,感觉自己的生命已然走到了尽头……

忽然间,那个警官的电话响了。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上天...

*失踪人口回归

*沙雕文,OOC严重

*HE

——————————————


审讯室内传出了一阵哀嚎——

“我真的不是间谍什么的啊!我我我……我只是个普通的小偷而已!大哥大姐有话好说啊!”

天啊!我我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明明,明明只是想偷个钱包,为什么,为什么会被看起来这么可怕的……对对对!就是这个面貌凶神恶煞的警官给严加询问啊!

“哦?不是间谍啊,说不定你的身份的确不是间谍,但是肯定是情报搜集员一类的人吧。”

不是我不是我没有!

我看着面色在听完我说这句话以后变得更加不耐烦的警官,感觉自己的生命已然走到了尽头……

忽然间,那个警官的电话响了。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上天终于看我可怜给了我一次喘息的机会……哇啊啊啊啊啊!

我看着那个警官走开前,还对我狠狠地瞪了一眼,似乎是在有所深意地对我说“劝你老老实实招供,不然……”,啊啊啊,好可怕啊!

所以我到底是怎么享受到这种待遇……呸!是怎么落到这个境地的啊!

其实距离我作案明明才过去了半个小时之余,感觉却已经由天堂降落到了地狱!

半个小时前,我刚刚潜入一家名叫波……波什么来着?是叫波洛吧?……那就是波洛咖啡店了!

半个小时前,我刚刚潜入一家名叫波洛咖啡店的地方……

事先说明事先说明!我可没有鬼鬼祟祟地走进咖啡店,我当然是——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的啊!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要是鬼鬼祟祟的话肯定是分分钟被人注意嘛!


当我推开门,响起一阵风铃声的时候,居然是下意识地瘫在了地上,仿佛掩耳盗铃……我知道不是那种感觉,但是就有那种感觉啦!就是掩耳盗铃般……呃……

——做贼心虚,谢谢,先生。

“啊,安室先生,有客人来诶。”里面传出了稚嫩的小孩子的声音,我皱了皱眉头——什么啊,居然会有小孩子?!嘶……怎么说呢,虽然我是小偷,但是我也不能当着孩子的面偷东西不是,而且轻则被注意到,重则教坏小孩子该多不好啊!

“嗯?有客人?刚才我的确也听到了风铃声……”里面有个男人的声音——不过……在咖啡店里工作的人,该不会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偷吧……嘶,要不还是先撤……

——门被推开了,一个戴眼镜的小男孩和一个茶色短头发的男人出来,目光很是好奇地盯着两腿发软的我看他们。

“你好,这位客人,请问你没事吧?”温和的声音,温暖的笑容,和煦得像是暖阳一般的……

呵呵,抱歉了您呐,我是小偷,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没错,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小白脸浑身上下散发着菜到极致的高冷气息,一看就是那种被偷还帮人数钱的菜鸟,装什么装!

——你问我哪来的自信?这种事情当然……

“叔叔您没事吧!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咔!

那一刻,我感觉,我的新陈代谢减慢了N秒。

那一刻,我感觉,我身上的肌肉变得僵硬了。

那一刻,那一天……我想起了曾经童真无暇的七岁的金色时代,到现在,已经是老到了潸然泪下被人叫叔叔的……二十岁。

你你你这小屁孩会不会说话啊,啊!?虽然我是小偷,但是我那英俊潇洒的面容可不是你一声叔叔担当得起的!你得赔礼道歉!就是现在!

那个男人把我拉起来的时候,我正沉浸在思维崩坏的边缘中,恍惚那一瞬间,那一个被叫“叔叔”的瞬间,我真的已经到了白发苍苍的老年时代……

“这位客人?这位客人?”男人的叫声让我回过神来,我看着那个小白脸,心里翻了个白眼,明明这个家伙看起来比我都大,那个小子刚刚叫这个家伙“先生”对吧?!为什么不叫我一声“先生”啊!

“啊……我没事,谢谢你们,我是来要一杯咖啡……”

我的目光落到了挂着“CLOSED”牌子的门,再看看他们一副下班回家的样子……

“对不起啊这位客人,我们店已经打烊了,要不您明天再来吧。”

看着那小白脸一脸歉意但是不失优雅的笑,我也笑了:“啊,没关系。”

那个小白脸和小鬼手牵着手离开了,我看着他们的背影,冷冷地笑。

——没关系个头,我可还没偷到什么东西呢。


“不知道哈罗桑怎么样了呢……唉。”小鬼一边走路一边跟小白脸说着。

“放心吧柯南君,它很乖的,一般来说只要我不在它一般都是在睡觉的。”

“嗯,安室先生和哈罗桑都是一类人嘛,特别令我放心。”

“这话可不对啊,柯南君,而且,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说反话呢?果然还是因为上次的事情生气了吗?”

——它?人?他们说的那个“哈罗桑”是什么鬼?!

诶不对,继续跟踪他们,不要被发现——

“哐当”。

我……

踩中了一个易拉罐!

结果那个易拉罐还笔直地朝着那两个人飞奔而去!

天啊,快快快躲起来,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路灯啊可以躲一躲的,伪装成路人也行啊!

“我知道安室先生是这样的人,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不去在意,不知不觉就……喜欢……”

诶诶诶?!他们……没有注意到我?!

骗人的吧?!

我瞬间回过头来,看着他们越走越远,似乎那个易拉罐并没有惊动到他们。

快快快,快跟上!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倔,就是想要偷他们的钱包,似乎是因为刚才他们的反应让我这个小偷很是恼火!

我可是小偷啊!小偷踢个易拉罐给你们就是挑衅你们我要偷东西了啊!难道说你们真的是那种因为生活太好了所以就没有警惕心的人!?

——不对啊,我为什么要生气啊,你们是这样的人的话是好事啊,这样我岂不是可以偷偷偷偷偷个够了?以后就靠偷来维持生计(虽然以前也是)不劳而获的感觉,看着这两个人不好过的快乐的感觉,以及生活在小偷泛滥的不公平的黑暗世界里的感觉,绝对,绝对很不错啊!对对对,放松警惕是好文明啊!


“sogai……那柯南君觉得我现在怎么样呢?”小白脸居然是停下来了,弯下腰,看着小鬼,眼里似乎带着些许……期待?!

期待个头,你难道期待着我把你们两个的钱偷光吗?!

小鬼看着小白脸,居然脸红了,我去。

——什么情况啊,他们是兄弟吗?还是什么亲戚关系?说不定这个小鬼很仰慕这个小白脸?

——诶诶,不对,重点错了吧!我为什么要吐槽我的偷窃对象啊!他们停下来也是好事啊!我得观察一下他们的口袋里是哪里鼓鼓的……

“以前我就很喜欢安室先生了,所以现在也没有什么吧……就是感觉……嗯……那个……”小鬼似乎很是纠结地想说些什么,然后,他说:“反正现在就是更喜欢安室先生就对了!啊!安室先生!我肚子饿了!我们快点儿回去……”

“更喜欢我了吗……柯南君。”那个小白脸居然露出了那种开心值极其之高的表情,然后一把把小鬼抱了起来。

“啊啊……安室先生!”

“我知道了,我们赶快跑去停车场吧,然后回家做菜给柯南君吃!”

他们奔跑在夕阳下的画面让我想起了学生时代下我看着操场上的女生们在夕阳下跑步的场景,那个时候也是,现在也是,多么的美好……个头啊!

别以为用这种借口开溜就能甩掉我!等着,你们两个的钱包,我一定要一个不落地偷掉!


呼,哈,呼,哈,呼,哈……

我终于,终于,终于到了!

离这里最近的停车场……

呼,哈,呼,哈……

哼哼,他们肯定是来这里吧!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这个小偷!既然他们说去停车场,那我就来这个看起来最近的停车场蹲点守候,在那个浑身上下散发着菜到极致的高冷气息的小白脸走到车前的时候,一只脚伸出来,然后我对着这两个人的口袋一伸,一探,一拿……

虽然很对不起在上面的小鬼啦,但是……谁让你们两个都很令我恼火呢!

我真的是太聪明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嘘,安静!


“其实我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兰他们会说安室先生是音痴啦……明明安室先生的声音那么好听……唱得也很好听……”

柯南的眼里有几分不理解,叹了口气,抱着安室透脖颈的手微微紧了紧。

来了!

“原来柯南君也觉得我唱得很好听吗?我以为只有哈罗会觉得我唱得还不错,那次给哈罗弹吉他的时候,哈罗高兴得不得了呢!”

安室透的目光中夹杂着些许复杂,但是是源自柯南的赞赏,所以他也很开心。

嘿嘿,原来是这辆车吗……

“呐,安室先生……在开车前,可以让我再听听你的歌声吗。”

诶……唱歌?!

为什么要唱歌啊!而且在地下停车场唱歌不会觉得很诡异吗?!

“可以啊,柯南想听哪一首歌?”

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那个小白脸把那个小鬼放了下来。

“都可以啦,如果能听到安室先生最印象深刻的一首歌就好了。”

算了,就算你们唱歌,也改变不了待会儿你们会被我绊倒,钱包被抢,你们惊愕而愤怒的脸,而我则是一边跑一边窃喜地笑的未来!

唱吧唱吧,就当本小偷大发慈悲……

“乡间灯火林中色里 / わの火影も / 森の色も / 田中の小路を / たどる人も / 蛙のなくねも / かねの音も / さながら霞める 胧 月夜……”

呃……

呕……!!!!

这……他们……

导演!!!我拿到的剧本不是这样的!剧本上面没有说他们是音……痴……

能把胧月夜唱成这样,活该他们浑身上下都是菜到极致的高冷气息啊!!!!!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


——“到此为止了!”


就在我抽搐倒地的时候,居然有个人从我背后对着我就是一手铐上去!

唔唔唔……什么情况啊什么情况啊!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人跟踪我啊!!!

“哼,注意到你很久了,居然敢跟踪降……安室先生,走!”

那个人还压低着声音,一手押着我一手把我嘴巴捂住!


“安室先生唱得真好听!要不安室先生你再唱一遍,我把它录下来当闹铃吧!”柯南说着掏出了自己的红色手机,看着安室透,说。

“呃……可以吗?”安室透低下头,看着柯南,柯南点了点头,说:“因为听着安室先生的声音我会很有精神,而且安室先生的声音很好听的,虽然平时说不出口,但是这里也没有什么人,所以我就说了吧……”

安室透因为柯南说的那么直白的告白给弄得有些虽然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是更多的是开心。

但是,当他听到柯南说的下半段的时候,他彻底没能忍住。

“听安室先生的声音,是一种享受啦,而且安室先生人也好……唔……”

柯南的唇上落下了安室透的吻。


我……

我完全没有听懂故事的后续发展,但是……呜呜呜……

我……你们这些音痴……都是你们……你……

我一定会回来的,你们,你们……

“好了好了,进局里再说吧,能跟踪降……安室先生还不被安室先生发现,你也算是了不得的间谍了,走!”

我看着亮起来的警灯,再看看周围的警车,欲哭无泪。

——天啊我就是一咸鱼菜鸟,对付我这种小角色用不着这么大架势吧!


就在我以泪洗面地,怀疑人生地,看着前面的栏的时候,那个严酷的警官回来啦,脸上有些难看的神色看上去已经预示了我的最终结局……

降谷先生……这个……你……你平时难道就不能注意一下小偷吗!

啊,对不起啊风见,但是我觉得要是小偷什么的跟踪我和柯南君,我和柯南君随便一个人就给收拾了,所以就没太注意到……诶……这个人不是我和柯南君遇到的那个客人吗,你抓到的是他啊……

嗯,降谷先生!他一直跟踪你们,鬼鬼祟祟的,看起来就是个间谍!

……

……

……

……(叹气)

那个……降谷先生?

算了,把他转给下级处理吧,他只是个普通小偷而已,还有点儿业余,我还要给柯南君录歌呢,就这样吧。

啊……喂,降谷先生!


“送他去警视厅!”

风见对着看守说完,头也不回地准备办理转接手续。


看着还没坐热十五分钟的凳子,我留下了泪水……

等待我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个头啊!你们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可恶的小白脸和小鬼,你们给我等着!


“さながら霞……啊……阿嚏!”

录歌录得好好地安室透忽然间没有来由地打了个喷嚏,与此同时柯南也打了喷嚏。

“安室先生你没事吧?感冒了吗?”

“柯南君你没事吧?感冒了吗?”

异口同声。

——没有感冒啦,两位还是继续录歌吧,哈哈。


Fin.

伦歪歪owo
(摸鱼)扒扒以前的摸鱼(λಡ_...

(摸鱼)扒扒以前的摸鱼(λಡ_ಡ゙)
一张绷带柯aaaaa

(摸鱼)扒扒以前的摸鱼(λಡ_ಡ゙)
一张绷带柯aaaaa

白荼茶
!重温了剧场版!啊啊啊啊啊啊这...

!重温了剧场版!啊啊啊啊啊啊这一段简直经典暴击!!果然只有嗑cp才会画画ಠ‿ಠ 

!重温了剧场版!啊啊啊啊啊啊这一段简直经典暴击!!果然只有嗑cp才会画画ಠ‿ಠ 

闫子椋

三月余 快新/K柯 chapter 10.

*写着爽的,没什么逻辑,慎入


*魔法设定遵循魔术快斗1412


*人物73的,ooc我的


*半原著向,可能是世纪大坑,恋爱谈的比较少

*剧情开始瞎编


*欢迎谴责本人的半吊子写作水平

chapter 10.


有原创人物出场,私设,推动后续剧情发展


所有人在餐厅就坐已经是十分钟后的事情了。细长的宴会桌上坐着的七位客人全都是自己认识的人,也是有够巧合的

而在宴会桌主位坐着的人,就是把我们一行人聚集在此的正主。那位风度翩翩的执事口中的“小姐”本人了。

况且三水景执事就站在这个带着眼镜和黑色口罩的小姑娘身后


三水执事和那位坐在主位上却基本没什么形象的少女做了一段交谈,得到...

*写着爽的,没什么逻辑,慎入


*魔法设定遵循魔术快斗1412


*人物73的,ooc我的


*半原著向,可能是世纪大坑,恋爱谈的比较少

*剧情开始瞎编


*欢迎谴责本人的半吊子写作水平

chapter 10.


有原创人物出场,私设,推动后续剧情发展


所有人在餐厅就坐已经是十分钟后的事情了。细长的宴会桌上坐着的七位客人全都是自己认识的人,也是有够巧合的

而在宴会桌主位坐着的人,就是把我们一行人聚集在此的正主。那位风度翩翩的执事口中的“小姐”本人了。

况且三水景执事就站在这个带着眼镜和黑色口罩的小姑娘身后


三水执事和那位坐在主位上却基本没什么形象的少女做了一段交谈,得到对方的首肯后开口道

“那么,请各位客人先享受晚宴,关于这次古宅探险的话题留在餐后的甜点时间”

“顺便说一声,所有的餐具和饮食都安全无毒。嘛,如果诸位有对餐食过敏或忌口的现象就没办法了,届时麻烦你吃点零嘴垫垫肚子了”那个少女的声音透过口罩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我不是千代婆婆,不会干在餐食里下毒这种无聊手段的” “小姐”左手支着下巴,金丝眼镜后一双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已经把手帕拿出来准备擦拭的白马。似乎浅笑了一声。很快就坐直对众人说到“三水伯伯的手艺是一流的,请各位尽情享受。”


意外的年轻。快斗盯着这个小姑娘内心有点惊讶,本来以为和自己父亲,八年前就下落不明的黑羽盗一作为好友的主人至少也是个三十好几的中年人,没想到声音这么稚嫩。少年人面具下秀丽的眉皱了起来,以他的经历,至少能确定这个把自己藏在口罩下的“小姐”不在预想的年龄区间,二十五,或者更年轻,是大学生或者是和自己同龄的高中生

这个人……

沉浸在自己猜想中的快斗把视线聚焦在面前的餐盘上时差点把魂吓飞出来

“鱼!!!”事实上也没差太多,毕竟他本人已经站在离餐桌有三米远的墙边还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把在座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成功吸引到了那盘鱼汤身上。“为什么第一道料理会是鱼汤啊!一般不应该是开胃小菜吗!”平成年代的鲁邦对着决定料理顺序的执事和主人喊出了发自内心的质问

“话说……金井君居然怕鱼啊……”

“看不出来……”

“是的”

真是对不住了我怕鱼。快斗给了出声的白马,服部和毛利大叔一人一个眼刀,之后尽职尽责的盯着主人表达着自己的控诉


而罪魁祸首本人坐在椅子上笑的花枝乱颤,缓过来了后吩咐三水执事把快斗面前的鱼撤下去,换上了一杯热巧克力和一盘柠檬派。而这个自打出现就一直带着口罩的小姑娘兴许是笑的喘不过气来,把黑色的遮挡物摘了下来

“嘛,之前有听令父提到过快……平良君怕鱼这件事情,没想到反应会这么大,是我的不对。抱歉”

少女笑着解释道,清脆的声音和细嫩的皮肤震惊了在场的各位

这些拥有鲨鱼一般灵敏嗅觉的人不约而同的意识到了一件事。这个把他们从天南海北叫过来的正主——


年轻的过分


快斗坐回了自己的座位,看了看主座上露出本来面貌的主人,又回头看了看和自己同样一脸凝重的小侦探,抬头环视一周后,捧起杯子撮了口热巧克力


意外的好喝


……

酒足饭饱,享受过豪华晚宴的各位都承认三水执事的手艺的确是一流

——包括某位一直在吃甜点的快斗


“那么,可以进入正题了吧?这位弄虚作假的小姐?”关西的高中生侦探开口,矛头掉转到摘了口罩后就没怎么说正事的小姑娘身上。一桌八个人七个人的视线都聚焦在主人身上,而她本人慢条斯理的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后站了起来

“刚才多有不周,还请各位包涵”小姑娘摘下了金丝镜,露出了厚厚的玻璃片后精致的眉目和一双浅绿色的漂亮眼睛。披散着的黑色长发也被她拨到耳后,露出了小巧的蓝宝石耳钉和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


柯南这才发现她身上穿着一套洛可可风格的华丽洋装。耳朵听到了和叶和兰小声的议论

“这个人身上不是之前大人气的洛丽塔店铺的新品吗?之前新发表的那套”

“看起来像……”

话说你们的关注点也太奇怪了吧


这个目前打扮的像个人偶一样的少女对大家鞠了个躬,抬起头后开口说到

“我是宫本桢,这座城堡的现任所有者。同时,也是邀请各位来此一聚的正主”


“哦——没想到和金井君父亲身为好友的宫本小姐这么年轻啊”白马左手支着下巴,抛出了一不知道是在针对快斗还是针对宫本桢的话

不过宫本本人只是笑了笑,不做回答。

“那么,我想各位知道这次的主题”面容过分精致的洛丽塔小姑娘接着之前的话说“探险……换句话说,我希望各位能在这座布满机关和宝藏的城堡里找到一个人”

“一个对我十分重要的人”


“那么?找什么人?”毛利大叔懒洋洋的烟嗓适时的响了起来

“谁知道呢?”谁也没想到宫本给了这么个答案

“居然‘谁知道’……你不是在耍我们吧?”大叔有点恼怒“我们可是因为你的招待状才千里迢迢来这里的”

“着什么急大叔,我的话还没说完”宫本桢撇了眼大叔,接着说“嘛,我确实不知道那个人现在是个什么状态,是老人还是小孩,活着还是死了。但是我能确定的是——只要找到除了餐厅里以外的第十人,那绝无疑问是那家伙”


“喂,不知道生死的意思是——难道——”

宫本桢淡漠的看着柯南和他身旁的快斗,说道:

“嗯,你们有可能会找到一具尸体。有可能是骸骨,或者刚刚死亡的温热遗体”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嘛,如果现在不在场的某位高中生侦探突然出现不算为第十人。我和三水执事接下来也会参与搜索,时限是二十四小时。如果找到了隐藏的金库,内部的所有财务归第一发现人所有”

她看着脸色有点发白的两位女眷,叹了口气说“这座宅子里没有怪物更没有杀人犯,没有危险。这个活动顶多算是一个大型的捉迷藏,所以不用担心”


“提问——”快斗突然插入了话题,宫本桢看向他,示意他开口

“如果找到之后有什么实质的报酬吗?”

“是啊”宫本桢和三水景交换了下眼神,思考片刻就回答道“就……答应对方的一个条件吧”

“条……条件?”

“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对方一次无代价的条件……”宫本说了几句发现众人都有点发懵,无奈的解释道“放心吧,不会让各位吃亏的。而且我相信大家都能在这座城堡里找到想要的东西。”

“是吧?金井平良君?”


“嗯……嘛,算是这样吧”快斗突然被点名有点心慌。他总感觉在哪听过宫本桢这个名字,好不容易有了点头绪又被对方一个点名给吓回去了

宫本桢……宫本桢……宫本……

宫本?!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一下”

“宫本小姐认识小泉红子吗?”


小泉……红子?白马探的眼睛看向伪装成金井平良是黑羽

这时候问这个有什么意义么?黑羽快斗


宫本桢闭着眼睛回忆了片刻,然后对快斗说

“嗯,我认识啊。是个很优秀的后辈”这个小姑娘完全没意识到以她那张年轻的面孔说出这句话有多奇怪,对着快斗笑了笑

“是吗?十分感谢”

“不客气”

得到对方肯定答案的快斗感觉世界对自己恶意过大。班上那个恶趣味的魔女曾经提到的宫本桢,没想到今天见到了本人

那样的话,她说的话就不奇怪了。快斗看着精致的少女,内心掀起了轩然大波。如果红子没有诓自己的话,这个条件将会非常诱人——

诱人到能在黑市拍出一个郡县土地统治权的不像话的价格


柯南用手肘怼了两下快斗的腰,示意让人俯下身来

“你难道知道这个宫本桢?”

“嗯,算是……吧”快斗嘴角有点抽搐。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向无神论者的名侦探解释这个玄幻的猜测。估计自己说出口的下一秒就会被对方怀疑脑子不好使了。但是看着柯南好奇的眼神,又实在干不出来闭嘴不说这种事情

那样简直就是犯罪

“嘛,你只需要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和她那个承诺非常有用就可以了,名侦探”柯南只得到了宿敌这么一句不轻不痒的话,刚想刺他几句却发现对方的眼神十分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神情

“那句承诺,有可能会在未来救你一命”快斗一字一句的说到“知道了么,名侦探?”

虽然觉得奇怪,但柯南还是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走吧”宫本桢向门口走去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轻的像昆虫的嗡鸣,却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时钟敲响了半夜十二点的钟声

倒计时,开始


Tsurumi 穎ㄟ
趁着假期重温名柯和魔快时突然入...

趁着假期重温名柯和魔快时突然入坑了3/4组

他们太可爱了(^ρ^)

趁着假期重温名柯和魔快时突然入坑了3/4组

他们太可爱了(^ρ^)

鹌小鹑

一对猫猫

如果在家养这一对猫猫,可能会看到...

冒昧圈一下想养猫猫的和老师@ @和

p3请走这里↓和hiu咕py的图,希望她早日更文

https://shimo.im/docs/kt6pPKfaVz0O9tYE/
(手机版走评论)

一对猫猫

如果在家养这一对猫猫,可能会看到...

冒昧圈一下想养猫猫的和老师@ @和

p3请走这里↓和hiu咕py的图,希望她早日更文

https://shimo.im/docs/kt6pPKfaVz0O9tYE/
(手机版走评论)

踏月醉步

【ALL新】知己为贵(赤新,降新,平新,快新等等) 29(3)

•  本文all新无明显cp偏向,目的是写一个团宠又宠一团人的工藤新一的日常,可能会有毫无逻辑的破案情节做穿插,纯文科生出身,实在搞不定破案部分的说。


•  懒得存着,写完一章就直接发了,算是给大家的新年礼物吧!


•  手机写文,无草稿无提纲,属于灵感一发,想啥写啥的类型,bug和错别字请求各位谅解一二。


•  文的题目啥的,对我通常就是摆设。


•  出于个人的原因,文中不会出现各人物的爱情官配。


•  人设走原著向,人物是73的,ooc...



•  本文all新无明显cp偏向,目的是写一个团宠又宠一团人的工藤新一的日常,可能会有毫无逻辑的破案情节做穿插,纯文科生出身,实在搞不定破案部分的说。


•  懒得存着,写完一章就直接发了,算是给大家的新年礼物吧!


•  手机写文,无草稿无提纲,属于灵感一发,想啥写啥的类型,bug和错别字请求各位谅解一二。


•  文的题目啥的,对我通常就是摆设。


•  出于个人的原因,文中不会出现各人物的爱情官配。


•  人设走原著向,人物是73的,ooc部分归我。


•  欢迎大家评论指教,谢谢你们的阅读!


•  有个老“朋友”会回来,嗯,新一一点也不想看到的“故人”。





就连鲁邦也没看出降谷戴着面具,不,应该说是赤井秀一的完美枪法,以及与他同来的FBI们,引走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只是工藤新一有奇妙的违和感,波本的森冷气息让他记起了某个已经销声匿迹的组织,波本和诸星大的组合出现,更透着些儿奇怪的预兆感。


只是他眼下还顾不上去细推敲,胳膊上的疼痛在加剧,说不上来是从哪天变成这样的,只能推断又是在那该死的组织里留下的“后遗症”,痛觉总是反应迟钝,某次做拉面时切肉切伤了手,也是先看到案板上的血,等处理完了伤口了,才感觉到了疼。


所以,现在他隐隐作痛的头部,应该是很疼了才对,手臂伤口的疼,也应该比现在更严重十倍不止。他不是第一次被 子 弹 打中,就算这次伤口不大,可也是穿过了皮肉筋骨,正常来说,不大会只那么点程度的灼痛。


而现在,痛觉神经反应过来了,堆积的痛感一起袭上了身,光是咬着牙维持从容的样子已经很费劲了,违和感也就只是违和感,并没有化作推断的结论。


“不想这少年死的话,你们都退后!”阿朗史密斯的手掐住了工藤新一的下巴,另一只手握着匕首,匕首横在新一的脖颈边,他的手很稳,一直保持着刀刃和新一皮肤之间一厘米的距离。


赤井的 枪 法 很准很快,但阿朗史密斯无疑选择了更妥当的办法。这么近的距离,未必能一 枪 要了阿朗史密斯的命,可那把匕首,只要轻轻一划,就有可能伤及少年的性命。


而且,降谷现在大概也很想揍阿朗史密斯一顿,但他也按捺着。


这也关乎日本和维斯巴尼亚王国的交情,虽然王国只是偏安一隅的小国,但也是拥有特殊矿产的 邦 国。


最最重要的,还是少年此刻不慌不忙的态度,可想而知,他依旧不想看到任何人死在他的眼前。

風海
【永恒与永远】撒花完结!! 完...

【永恒与永远】撒花完结!!  完整版发布!!!

作者: KATSU(かつ  p站id=3691623)

译嵌:酱油瓶  (百度ID: Glorious_Mind  )

图源&发布:風海 / (百度ID: Fumi_H

 

贴吧吞图严重,这里也并不方便,最后这个全年龄本还是只好被迫走外链(殴     FUMI做了个YAHOO!JAPAN 部落格来放无*石马*汉化,实测不需要翻墙就能直接阅读。

啊,就算是庆祝修学篇吧(...

【永恒与永远】撒花完结!!  完整版发布!!!

作者: KATSU(かつ  p站id=3691623)

译嵌:酱油瓶  (百度ID: Glorious_Mind  )

图源&发布:風海 / (百度ID: Fumi_H

 

贴吧吞图严重,这里也并不方便,最后这个全年龄本还是只好被迫走外链(殴     FUMI做了个YAHOO!JAPAN 部落格来放无*石马*汉化,实测不需要翻墙就能直接阅读。

啊,就算是庆祝修学篇吧(笑

かつ太太也发推庆祝修学篇上映,在P站放出了本篇的WEB再录。 请各位去P站多多给太太点赞哟。

WEB再録 『FOREVER AND ALWAYS』 | かつ #pixiv

 

 

【平新】【FOREVER AND ALWAYS】 

“事件过后的五天,仿佛是拼命地弥补着分别的二年呢。” 感谢かつ太太的甜甜结局,今年也要继续萌这两只呀。

Page 1-24    Page25-48    Page49-60    Page61-72   Page73-88
Page89-End

Super.李
来晚了!新预告真的好嗑!!大概...

来晚了!
新预告真的好嗑!!
大概是

「啊,这是什么?」
「啊!不,那个是!」
「////////」
「////////」

STK被发现,有点羞耻呢,黑羽君。

来晚了!
新预告真的好嗑!!
大概是

「啊,这是什么?」
「啊!不,那个是!」
「////////」
「////////」

STK被发现,有点羞耻呢,黑羽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