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左文字

18118浏览    42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9 21:03
GOR叔

>授权汉化<

活着看完这九张图的都是勇士。

天使的定义,刀男。磕到迷幻,磕到宇宙尽头。

大概是天国一样的豆丁一期和豆丁伊达们。

咪酱:我既不是看护士也不是妈妈哦(爷孙in病院

粟田口天堂/四花玩鹤优雅日常

天使,小叔叔。

磕更多刀刀朱里太太推特走https://twitter.com/ebiebieshrimp

>授权汉化<

活着看完这九张图的都是勇士。

天使的定义,刀男。磕到迷幻,磕到宇宙尽头。

大概是天国一样的豆丁一期和豆丁伊达们。

咪酱:我既不是看护士也不是妈妈哦(爷孙in病院

粟田口天堂/四花玩鹤优雅日常

天使,小叔叔。

磕更多刀刀朱里太太推特走https://twitter.com/ebiebieshrimp

繩

(授权汉化)
小夜极化错误的原因(应该是指那次更新被apple store下架延迟的事)和小夜终于要去修行后精神失常的哥哥们www不买鸽子不行了啊大将!!(注意角色崩坏有)
(原作者:ユーキ 链接:http://t.cn/R6oYa6C 授权见微博) ​​​

(授权汉化)
小夜极化错误的原因(应该是指那次更新被apple store下架延迟的事)和小夜终于要去修行后精神失常的哥哥们www不买鸽子不行了啊大将!!(注意角色崩坏有)
(原作者:ユーキ 链接:http://t.cn/R6oYa6C 授权见微博) ​​​

【光合作用】兰君

【喵咪乱舞】  始めた!!!


====34====

勤劳的小夜人人爱

有它就有温暖的家


喵喵出场大半 

一只婶喵冒出头


害怕被夸好看

被被猫裹成一团被被

这可如何是好

=======

 全部内容  请搜【喵咪乱舞】TAG  

相比起CP 这篇故事更偏向 讲一个一个家族的故事

翻唱一下《喵子大家族》→ 这首歌作为预定的完结福利吧,虽然完结还早,安!

【喵咪乱舞】  始めた!!!


====34====

勤劳的小夜人人爱

有它就有温暖的家


喵喵出场大半 

一只婶喵冒出头


害怕被夸好看

被被猫裹成一团被被

这可如何是好

=======

 全部内容  请搜【喵咪乱舞】TAG  

相比起CP 这篇故事更偏向 讲一个一个家族的故事

翻唱一下《喵子大家族》→ 这首歌作为预定的完结福利吧,虽然完结还早,安!

GOR叔

授权汉化

朱里太太的非常可爱的兽化全集。

源氏骨科/石青/兔文字 

微博缩图到哭还是lft也发一下,有没有人看我也不管了(自暴自弃

如果看到觉得可爱的话希望能够评论发表一下感想,以便我repo给太太,谢谢大家啦(比哈特

朱里推特走https://twitter.com/ebiebieshrimp

授权汉化

朱里太太的非常可爱的兽化全集。

源氏骨科/石青/兔文字 

微博缩图到哭还是lft也发一下,有没有人看我也不管了(自暴自弃

如果看到觉得可爱的话希望能够评论发表一下感想,以便我repo给太太,谢谢大家啦(比哈特

朱里推特走https://twitter.com/ebiebieshrimp

GOR叔

\授权汉化/ 

ユウラク太太的刀剑幼儿园。

幼刀爱好者的天堂,拉下裤链的罪恶源头。

给兼桑穿新选组小雨衣的岁桑也是苏到fly起

贵园的园车司机的衬衫下都隐藏着一副副好肉体。

走失的幼三明由我来接收,抓着购物车的小二虎也是我的药。

当幼儿园园长的心情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

我需要一针强心剂。

ユウラクp站走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d=1226753

\授权汉化/ 

ユウラク太太的刀剑幼儿园。

幼刀爱好者的天堂,拉下裤链的罪恶源头。

给兼桑穿新选组小雨衣的岁桑也是苏到fly起

贵园的园车司机的衬衫下都隐藏着一副副好肉体。

走失的幼三明由我来接收,抓着购物车的小二虎也是我的药。

当幼儿园园长的心情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

我需要一针强心剂。

ユウラクp站走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d=1226753

GOR叔

[授权汉化]

敌刀特辑。世界的温暖中心。

大力丸!这个大力丸特别好!

敌短刀酱特别可爱—— 脇差桑和大太刀桑特别甜——

薙刀桑是天使————

司太太推特走https://twitter.com/2ka3_zuku

[授权汉化]

敌刀特辑。世界的温暖中心。

大力丸!这个大力丸特别好!

敌短刀酱特别可爱—— 脇差桑和大太刀桑特别甜——

薙刀桑是天使————

司太太推特走https://twitter.com/2ka3_zuku

【光合作用】兰君

【喵咪乱舞】  始めた!!!


====33====

 水边的左文字家

 僧侣饲养的喵喵  

左肩的袈裟


自由的鱼儿 被囚禁的鱼儿

宗三喵 一只看客


和睦君的和睦一日

终结于小夜喵的完美击杀

=======

 全部内容  请搜【喵咪乱舞】TAG  

左文字ONLY的名字——左肩的袈裟,简直是形容他们三个的神来一笔!三个都有着背负着“袈裟”的共通感,该如何描绘这种刀生呢?正在思索……

【喵咪乱舞】  始めた!!!


====33====

 水边的左文字家

 僧侣饲养的喵喵  

左肩的袈裟


自由的鱼儿 被囚禁的鱼儿

宗三喵 一只看客


和睦君的和睦一日

终结于小夜喵的完美击杀

=======

 全部内容  请搜【喵咪乱舞】TAG  

左文字ONLY的名字——左肩的袈裟,简直是形容他们三个的神来一笔!三个都有着背负着“袈裟”的共通感,该如何描绘这种刀生呢?正在思索……

繩

(授权汉化)

太太过去画的左文字条漫小合集!疲惫的时候看一看就能被治愈哦www P1的前情见上篇文章 附pokemon go梗的两张图 要抓小夜之前问过兄长们的刀了吗!最后是左文字+伊布进化×3的相处日常www
(原作者:ユーキ 链接:http://t.cn/R6pl86z 授权见微博) ​​​

(授权汉化)

太太过去画的左文字条漫小合集!疲惫的时候看一看就能被治愈哦www P1的前情见上篇文章 附pokemon go梗的两张图 要抓小夜之前问过兄长们的刀了吗!最后是左文字+伊布进化×3的相处日常www
(原作者:ユーキ 链接:http://t.cn/R6pl86z 授权见微博) ​​​

佐藤薰

※OOC有

『鹤丸的芥末粽子故事』

 最后婶婶还是有重买了粽子慰劳大家啦xD!

再祝大家端午节快乐阿! !

※OOC有

『鹤丸的芥末粽子故事』

 最后婶婶还是有重买了粽子慰劳大家啦xD!

再祝大家端午节快乐阿! !

向日葵罐头ver2.0
真的觉得左文字极化特别容易出事...

真的觉得左文字极化特别容易出事(??????)

真的觉得左文字极化特别容易出事(??????)

圆子

【刀剑乱舞】从刀男的称呼、敬语敬体使用情况看你们的关系(2)

*个人向,伪科普

*有bug请指出,求各位大佬指点

*本篇涉及古备前、来、村正、贞宗、长船(部分)、左文字、兼定、国广刀派和清光安定陆奥守,刀帐顺序三条~粟田口派点这里




敬语处是写着くださる的表示台词中只出现了ください(请)的敬语。之所以单独标出来是因为くださる虽然确实是敬语,但很常用,跟那些搞脑子的敬语都不一样(就是在我的观念里它是泛滥了的不那么值钱的敬语,也是我用得最溜的敬语)申す则是言う的敬语,一般自我介绍中很常用,所以台词中只出现这个敬语的也单独标出了。ございます也是非常常见的敬语,一般跟不是很亲密的人说或为表尊重おめでとう(恭喜)、ありがとう(谢谢)等后面都会加ございます,...

*个人向,伪科普

*有bug请指出,求各位大佬指点

*本篇涉及古备前、来、村正、贞宗、长船(部分)、左文字、兼定、国广刀派和清光安定陆奥守,刀帐顺序三条~粟田口派点这里







敬语处是写着くださる的表示台词中只出现了ください(请)的敬语。之所以单独标出来是因为くださる虽然确实是敬语,但很常用,跟那些搞脑子的敬语都不一样(就是在我的观念里它是泛滥了的不那么值钱的敬语,也是我用得最溜的敬语)申す则是言う的敬语,一般自我介绍中很常用,所以台词中只出现这个敬语的也单独标出了。ございます也是非常常见的敬语,一般跟不是很亲密的人说或为表尊重おめでとう(恭喜)、ありがとう(谢谢)等后面都会加ございます,所以期间限定的台词一般都有,本文统计中没有算入这种情况。


一、自称部分

私(わたし):男女通用,但其实男性用的不多,用于较正式的场合。熟人之间用的话,会给人比较斯文的感觉。

俺(おれ):成年男性用得多,是比较粗俗、随便的说法。如果对长辈用此称呼,就显得很不礼貌。(常常会翻译成“老子”)

僕(ぼく):年龄较小的男性用得比较多,口语。如果年龄大一点的用这个,会给人感觉孩子气,有点可爱(但也可能会让人觉得一把年纪还用僕真令人反感)

自分(じぶん):作第一人称时多为男性所用,意思相当于わたくし,翻译过来的话有“鄙人”“在下”的语感。常用于方言。

わし:男性上对下的自称,跟俺(おれ)给人的感觉差不多,一般上了年纪的人用的比较多。但是在近代(不是现代),曾主要作为女性用语。


二、对审神者的称呼

主(あるじ):一般翻译为主人。

主様(あるじさま):称呼+さま表尊敬。あるじさま一般就翻译为主人大人。

主さん:尊敬程度高于主(あるじ),低于主様(あるじさま)。翻译的话……还是主人吧。

あんた:『大辞林』:第二人称,指代比较亲近的人或者地位在自己之下的人。语气较随意。

貴方(あなた):在表示第二人称时比君(きみ)稍微尊敬一丢丢。用于在有一点点拘谨的场合(既不严肃也不活泼的场合)对同辈或者低于同辈的人的称呼。用于夫妇对话时意为“老公”。

君(きみ):对对方的亲切称呼。在现代语中,用于男性对同辈以及低于同辈的人的称呼。(作第二人称时只能由男性说)

主殿(あるじどの):どの意为殿下。翻译过来应该是主人殿下,简称主殿(跟建筑物一点关系都没有)。

お前(おまえ):就是you。常常给人一种不太友好的感觉。电视上一般要打架了都是称呼お前,更凶一点的是おめえ。

ご主人様(ごしゅじんさま):刀乱中仅龟甲贞宗这么称呼。这个语感我尝试解释一下,不知道能不能把这个称呼的与众不同之处给表达出来:主人,在日语中的解释有这么几种(『大辞林』):1、一家之主;2、妻子指代丈夫,或他人指代对方的丈夫;3、雇主;4、招待客人的人,指老板、店主、东道主这些。而ご(御)是尊敬前缀,现代社会说ご主人一般是称对方的丈夫(龟甲这里不是)。さま(様)也是表尊敬的后缀语,一般翻译成“大人”。而这三个连在一起,就产生了奇妙的反应……翻译过来是“主人”,跟主上主殿这些都不一样。想象一下画面,女仆对少爷90度鞠躬,毕恭毕敬地称呼“ご主人様”,大概就是那种感觉吧。


三、敬语、敬简体

敬语分为三类:谦让语,尊敬语,丁宁语(礼貌语)。有特定的变形,表达对对方的尊敬。其中敬体的です、ます形也算是丁宁语的一种,但本文的敬语暂时没有考虑这种情况,而是单独把敬简体拎出来考虑。

敬简体:敬体是直接向听话者或读者表达敬意的一种文体,郑重语气。简体常用于小说、日记、书面报告、论述文章或关系亲密的人日常会话。


四、简单分析(个人向预警!!!)


大包平:古备前的大佬自称俺、不说敬语和敬体也是正常,而对审神者的称呼是お前(おまえ),绝对谈不上尊敬,有种“你这家伙”的感觉,也有点想要表明“虽然我不是天下五剑,但我也很牛逼,不准轻视我”的意思在吧。

莺丸:还是古备前的大佬,对审神者没有直接称呼,一颗心全都给了大包平和喝茶,眼里大概没有审神者。

 

明石国行:好听的关西腔,说话的感觉大概就是“在下很懒”的调调。也因为很懒,所以自然不说又长、变形又复杂的敬语,敬体也肯定懒得说。

萤丸:第一次意识到萤丸的自称是俺真的惊了一下,不过仔细一想,萤丸虽然长得很可爱,但还是大太刀啊。你萤总永远是你萤总,敬语敬体什么的不存在的。对审神者没有直接称呼,从另一种角度看或许也可以认为是难以拿捏吧,一方面有时候会像小孩子一样向审神者撒娇(去万屋的时候要礼物),另一方面又想证明自己的强大,不想被当作小孩子来看待。极化后跟着爱染一起称呼审神者为主さん。

爱染国俊:来派全员无敬语无敬体,连爱染的自称都是俺,你们是要做本丸扛把子吗。

 

千子村正:自称“私”的一共8人,千子村正占一席;称呼审神者为“あなた”的一共7人,千子村正占一席。单称呼这一块是可以跟珠子、江雪并列的存在,emmm,村正不是妖刀,我现在信了。而且还用敬体,该说千子姐姐意外的正直吗?

蜻蛉切:又一个用“自分”来自称的付丧神,不同于明石,切叔是真老实。跟审神者直接对话的时候用敬体,有时候还会用敬语,可见是真的把审神者当主上在对待。

 

物吉贞宗:小天使的用语基本在意料之中。是对审神者尊敬的、开朗的少年。

太鼓钟贞宗:贞宗刀派三人,太鼓钟的自称最大佬,不知道他们是发生了什么。对审神者的尊敬程度也是刀派最低,可能满腔的爱都给了伊达组的其他刃。

龟甲贞宗:对审神者的称呼很特别,具体见上面分析。对于龟甲来说,审神者就是他想要亲近的主人。

 

烛台切光忠:对长谷部、新刀的称呼都是くん(君),对太鼓钟贞宗的称呼是ちゃん(酱),伊达组友谊确实不一般。我大概看了一下,烛台切是唯一一个用くん(君)来称呼别的刀的,不知道有没有看漏,总之是对同僚比较友好的刃,对太鼓钟非常在意。对审神者的称呼是君(きみ),比较亲昵,如果有觉得含一丢丢上对下的意味的话应该也是来自麻麻的关爱。

大般若长光:我没有整理的时候觉得对审神者说あんた的不多,因为あんた比较随意,结果一整理发现不得了,而大般若长光也是其中一员。从用语上看不大出对审神者的敬意,更倾向于是一起探讨美学的伙伴。

小龙景光:对审神者的称呼一般是君,偶尔会用主(马当番结束,叙事时)。是对审神者有要求的刃,不清白是不能跟他在一起的,清白了也不一定能。长船虽然是牛郎,可人家逼格高。

 

江雪左文字:一般情况下用敬体,偶尔用简体(大概是非常悲伤的时候吧)。敬语一个是自我介绍时的申します,一个就是ください(请)。看下来感觉就很符合和睦的江雪。

宗三左文字:敬语其实有一句なさい,是二刀开眼时候对敌人说的所以就没有算进去。极化前几乎全部是敬体,简体可以忽略不计,极化之后简体的使用次数变多了,不过基本还是以敬体为主。对审神者并不是特别尊敬,所以自然不会用敬语。称呼的话,想要显得亲近想要多被使用但又有点骄傲在。

小夜左文字:左文字家三位对审神者的称呼都是あなた,兄弟感情确实好。从小夜的经历来看也不大可能会说敬语,虽然是短刀但不用敬体也毫不意外。年下但懂事可靠。总之左文字家的用语给我一种都在意料之中的感觉。

 

加州清光:虽然一直要审神者好好疼爱他,但几乎找不到对审神者的直接称呼。极化后图鉴里有一句为了让「主」更疼爱我而去旅行,还有是修行送别是说他是不是厌倦あんた(你)了。自称意外地是俺。虽然是比较黏审神者的人设,不过由于是撒娇的设定而非侍从,所以不说敬语不用敬体也没毛病。

大和守安定:极化前跟清光一样没有对审神者的直接称呼,满心都是冲田总司,或者想着要跟加州清光一较高下。自称的僕增加了一点年下的可爱感和亲近感。

 

歌仙兼定:一般是称审神者为主,但四周年限定的时候用了一句君。很有作为之定所作的名刀的骄傲,文系刀却不用敬语和敬体,辈分摆在那里却依旧用僕来自称,跟下面的兼桑形成了对比。

和泉守兼定:对,说的就是明明年纪最小却用俺来自称的兼桑。对审神者的称呼也是随便的あんた,敬语也不用,敬体也不说,唉,被堀川给惯的啊。

 

陆奥守吉行:土佐方言,我看不懂。查了下那三个对审神者的称呼,只能大概猜一下最后那个おまさん可能是おまい的变形(おまい:お前的变形,大辞林说是用于对同等以下地位的人的称呼,比お前更粗俗一点),但是涉及到方言我拿不准,有懂的人请指正。那个わし也是,在我的认知里是有一定的年纪/地位的人才能用的,否则会引人反感,但由于陆奥守的涉及方言的问题,不知道是否有特殊的情况。敬语敬体不用的话是完全符合他爽朗的设定的,跟审神者是好兄弟的感觉。

 

山姥切国广:对审神者不算是很尊敬,甚至感觉有点冷淡,但是从台词看又有比较在意审神者的看法的时候,自称的俺也让人感觉他还是想证明自己的,总之用语给我的感觉比较微妙。

山伏国广:自称是刀帐独一份的贫僧。跟审神者的关系有一个微妙的度,称呼是相当尊敬的主殿,自我介绍的时候也用了敬语,但是他说的又是简体。总之就是尊敬而不亲近的感觉。

堀川国广:相比于审神者,堀川更亲近兼桑。


世界从未寂静

「しあわせな兄弟」 《幸福的兄弟》
part 2

PID/作者=48717661 /EDO.

汉化作者@君明日为蛇

「しあわせな兄弟」 《幸福的兄弟》
part 2

PID/作者=48717661 /EDO.

汉化作者@君明日为蛇

菜刀笑馄饨
“刀的幸福,就是成为主人的力量...

“刀的幸福,就是成为主人的力量。”

“除了您身边,我无处可归。”

“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至少让我,为您祈祷……”

\左文字/\左文字/\左文字/

“刀的幸福,就是成为主人的力量。”

“除了您身边,我无处可归。”

“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至少让我,为您祈祷……”

\左文字/\左文字/\左文字/

世界从未寂静

「しあわせな兄弟」 《幸福的兄弟》

PID/作者=48717661 /EDO.

汉化作者@君明日为蛇

「しあわせな兄弟」 《幸福的兄弟》

PID/作者=48717661 /EDO.

汉化作者@君明日为蛇

ToukenMG
某天看到一个PV,发现内番服和...

某天看到一个PV,发现内番服和正常状态的动作都差不多……于是照着脑洞了一下, 立绘来自官方。

某天看到一个PV,发现内番服和正常状态的动作都差不多……于是照着脑洞了一下, 立绘来自官方。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秋と言えば???

※现代paro(部分刀剑幼儿ver)

※女审神者出没

※登场刀剑:狮子王、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小夜左文字、膝丸、髭切、山姥切国广、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本期主打兄弟组)

※ほのぼの日常、天使しかいない


好的,我又回来了

其实本来这一次更新应该是在国庆假期里

不过因为我个人一点私事不小心把身体搞垮了,拖到现在

真是果咩_(:з」∠)_


这次的主题是“秋季”

说到秋季大家会想到什么呢?本丸幼稚园的小盆宇们又会想到什么呢?

戳进去就知道了

【P.S.我终于把幼稚园paro的和泉守兼定画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依旧是和 @ゆう...

※秋と言えば???

※现代paro(部分刀剑幼儿ver)

※女审神者出没

※登场刀剑:狮子王、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小夜左文字、膝丸、髭切、山姥切国广、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本期主打兄弟组)

※ほのぼの日常、天使しかいない


好的,我又回来了

其实本来这一次更新应该是在国庆假期里

不过因为我个人一点私事不小心把身体搞垮了,拖到现在

真是果咩_(:з」∠)_


这次的主题是“秋季”

说到秋季大家会想到什么呢?本丸幼稚园的小盆宇们又会想到什么呢?

戳进去就知道了

【P.S.我终于把幼稚园paro的和泉守兼定画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依旧是和 @ゆう月 以及 @石切96循环削:D 玩的幼稚园企划,设定与以前的作品list如下:

【本丸幼稚园作品List】

依旧是和冲子还有夕月月一起玩的幼稚园企划,具体的设定请戳我

樱花组与梅花组的条漫①

 @ゆう月 写的序章

另外自己还弄了个未来篇关系

与狐之助一起


==========我是废话的分界线============

嗯,本来是用来参加上周微博上的60分的,只能这周继续补档了_(:з」∠)_

还好也不算相隔太久……

不过因为中间自己bug了一段时间,现在忽然发现子lo的连载存稿不够了

于是回去那边赶稿子wwwww

【最近效率奇低,真让自己担忧】

善善

【刀剑乱舞】如果当审神者之前,婶婶有自己的职业工作的话……(三、牙医)

前文目录:

牙医的本丸


又到了每个月牙医婶为全本丸短刀检查牙齿的“牙齿健康日”了。

三条家:

“岩融,你快点让开!”

“今剑,算了吧,你每次的离家出走都失败了啊……”

今剑把包袱往地上一掷,一把抱住岩融的腿,眼泪汪汪地看着他,“求求你了岩融,穿着白大褂的主人真的太可怕了,比检非违使还要可怕一百倍,你放我走好不好呀……”

岩融看着今剑小小地缩成一团,心都要碎了,可是……

“啊,岩融殿,你们果然在这里。”

“哎?小狐丸殿?还有……”岩融看着面前的小狐丸、三日月与石切丸,颇有些意外。今剑更是迅速地躲到了他的身后,生怕被责骂似得。

石切丸上前几步,蹲下身,温...

前文目录:

牙医的本丸

 

又到了每个月牙医婶为全本丸短刀检查牙齿的“牙齿健康日”了。

三条家:

“岩融,你快点让开!”

“今剑,算了吧,你每次的离家出走都失败了啊……”

今剑把包袱往地上一掷,一把抱住岩融的腿,眼泪汪汪地看着他,“求求你了岩融,穿着白大褂的主人真的太可怕了,比检非违使还要可怕一百倍,你放我走好不好呀……”

岩融看着今剑小小地缩成一团,心都要碎了,可是……

“啊,岩融殿,你们果然在这里。”

“哎?小狐丸殿?还有……”岩融看着面前的小狐丸、三日月与石切丸,颇有些意外。今剑更是迅速地躲到了他的身后,生怕被责骂似得。

石切丸上前几步,蹲下身,温和地摸摸今剑的头,“今剑别怕哦,这一次我们来陪你。”

陪我?今剑愣了一下,好奇地看着三位大佬。

三日月笑着点点头,“啊,今剑哭得太可怜了,不过即使是爷爷也不能质疑主人的决定,所以……这次三条家一起离家出走,等过了明天再回来好了!”

“哎?真的?”今剑喜出望外。

“当然是真的了,”小狐丸笑着轻撩耳发,将手中的大号便当盒晃了晃,“小狐特地准备了好吃的油豆腐,即使离家出走,我们也不会饿肚子了哦!”

“呀!太棒啦!”今剑高兴得蹦起老高,被岩融大笑着一把捞住直接放在了肩上。

“哟西!逃离牙齿检查大作战,出发!”

【论宠孩子,我只服三条家!】

 

长船家:

谦信景光一个人窝在卧室的一角,低声地抽泣着,却又努力地压抑着哭声。他的面前,三位长船派的成年刀同样面带忧郁。

 “害怕就大声哭出来吧?每到这一天全本丸的短刀几乎都会哭,没什么好丢脸的啦……”小龙故作轻松地拍拍谦信的头,见孩子没反应,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身旁的小豆长光。

“呐……这次检查完牙齿,如果没问题的话,我做草莓布丁给你吃好不?额……再加芒果班戟?抹茶蛋挞?奶油戚风?”小豆同样一筹莫展,一直照顾谦信景光的他,可以说是全本丸最见不得这孩子掉眼泪的了。但是遇到牙医,再好的保育员也没辙。

“我不明白检查牙齿有什么好怕的。”

大般若长光扶了扶眼镜,仪态高雅地走过来站定,略有不解地看着或坐或蹲的三个人。

“在我看来,就像艺术品鉴赏一样,主人不过是热衷鉴赏牙齿,或许在她的眼里,健康洁白的牙齿就等同于艺术品吧……”

“哈?”X3.另外三个人听到如此清奇的解释一时都有些愣住了。反应最快的是小龙景光,帅气青年一砸掌心,兴奋地对长船家的小短刀点点头,“对啊!就像鉴赏刀一样,鉴赏牙齿也没什么了不起嘛!谦信你也是刀,被主人鉴赏很正常啊!”

小豆长光笑眯眯地表示赞同,“对啦,我想主人检查牙齿时的心情,就和我做出满意的甜品欣赏的心情是一样的吧!”

“我、我明白了!”谦信景光擦擦脸,站了起来,“虽然检查的时候不太舒服,但、但如果学不会忍耐,就永远都只是小孩子……我会加油的!”

【论哄孩子,我只服长船家!】

 

左文字家

水晶玻璃碗中,一朵艳丽的蓝紫色鸢尾静静绽放,美得令人绝望,一如注视着它的宗三左文字的心情。

“宗三,快点收拾一下你的表情,小夜就要回来了。”

江雪左文字推门进来,看到弟弟忧郁的神情,顿了一下,连忙调整自己同样担忧的表情。

“对不起,我只要想到明天小夜又要遭受一次折磨,而我却无能为力,就……”宗三低下头,语气幽怨,“唉,谁叫我只是一只笼中鸟呢……”

“宗三!”江雪断喝一声,惊得打刀一耸,立刻表示歉意地俯身低头道歉。

江雪轻轻叹了口气,坐到了宗三身边,“我和你一样,也对小夜明天的境遇担心不已,你刚才吃饭的时候也感觉到了吧,因为担心太鼓钟贞宗,今晚烛台切光忠做的饭不是咸了就了淡了,可见,每家有短刀的今晚都不好过。”

宗三点点头,“是呢,只是,如果小夜像其他孩子那样哭出来到也好,可他偏偏不是,却让我们做兄长的更加心疼呢……”

“但是,主人的抉择我们无法改变,何况其出发点也是好的不是吗?”江雪伸出手指轻敲水碗,花瓣却不摇不动,依旧舒展,“我相信小夜,也拜托你,不要让那孩子在担忧明天的时候,还要担忧你了,好吗?”

不等宗三回应,门刷拉一下打开,小夜左文字快步走进来,冲到了宗三的怀里,男孩的声音乍听起来还是如平常一样冷静,但是亲近如兄长,则还是能分辨出一丝丝的颤抖,“不过是检查牙齿而已,只要宗三哥哥和江雪哥哥在这里,小夜就什么都不怕……”

如果不检查牙齿,会被卖掉吧?无论如何我都不要和哥哥们分开!

【论脑补能力,我只服左文字家!】

 

与此同时其他有短刀的人家……

织田家

“作为近侍,我可以做主把你检查的顺序排在最后一个,你确定不需要吗?”压切长谷部一脸不耐烦地看着不动行光,脸色虽然臭臭的,但眼底还是透着一点点担忧。

“嗝!用不着!”小酒鬼又灌下了一大口甜酒,眼神迷离依旧习惯性地怼他,“就算我是废柴刀,也不会临阵退缩的!你要是有本事就把我排第一个!我决不会让信长大人和兰丸蒙羞的!”

“哼,如你所愿!”长谷部愤愤离开,但这一次,他没有顺带没收不动行光的酒。

“哼!嗝!……等一下,你不是应该说‘不可能’‘办不到’的吗?喂!长谷部!长谷部!”

 

来家:

“爱染,明天就要检查牙齿了你不怕吗?”

“怕啊,不过比起害怕,我更期待看热闹呢,比如这次粟田口家的大哥会以什么形象出现……哈哈,话说萤丸你还是这么淡定啊……”

“嗯,对大太刀来说,那都是小事,”看了看呼呼大睡的明石国行,萤丸认命的叹息,“更何况遇到这样的监护人,怕有什么用嘛……”

 

粟田口家:

“鸣狐、鸣狐、这个时候你不进去不好吧?”

“闭嘴……没用。”

“啊,说的也是,”小狐狸心有戚戚地捂住耳朵,尽可能隔绝屋子里震天的哭声,在鸣狐的肩上团成一团,“不愧是一期一振殿下,这种情况下也能坚持应付……”

“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吧……”


【作者的话】预感一下,下一篇是呼声很高的“医生”婶,其实这篇也算,但是对牙医的恐惧让我爆字数了………和小短短一样怕牙医的请留言,另外也期待不怕牙医的过来人现身说法哟~

我家小繪敲可愛

原画师 
四周年贺图

各位婶婶们四周年快乐!还要一起过五周年六周年十周年!

原画师 
四周年贺图

各位婶婶们四周年快乐!还要一起过五周年六周年十周年!

笙漪

这就是你和你中国爸爸说话的语气?(17)


APHX刀剑乱舞。
婶婶是王秋雁,被本田葵无情骗来了。
婶婶比刀刀更黑系列x
一千票加更!记得去图片po里面点cp哦!
左文字一家是天使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那天之后,也不知道是因为毒药的药效太强还是如何,王秋雁不再出战。脸上苍白一片,呼吸都轻轻颤颤的,几乎感觉不到。
她最为依赖的似乎是懂得医术的药研藤四郎,成天裹着厚厚的衣裙跑去他的小型实验室。血色的眸子也半眯着,恍恍惚惚的样子一度让江雪左文字想要代替不在的神刀们做点事儿。
但是他还没做这件事情,他和宗三左文字就快疯了。

王秋雁把小夜左文字锻出来了。

小小的深蓝色身影出现在锻刀房里,看着坐在地上,甚至特意微微弯了身子和他平视的女人,口中的话语都没有停顿。...


APHX刀剑乱舞。
婶婶是王秋雁,被本田葵无情骗来了。
婶婶比刀刀更黑系列x
一千票加更!记得去图片po里面点cp哦!
左文字一家是天使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那天之后,也不知道是因为毒药的药效太强还是如何,王秋雁不再出战。脸上苍白一片,呼吸都轻轻颤颤的,几乎感觉不到。
她最为依赖的似乎是懂得医术的药研藤四郎,成天裹着厚厚的衣裙跑去他的小型实验室。血色的眸子也半眯着,恍恍惚惚的样子一度让江雪左文字想要代替不在的神刀们做点事儿。
但是他还没做这件事情,他和宗三左文字就快疯了。

王秋雁把小夜左文字锻出来了。

小小的深蓝色身影出现在锻刀房里,看着坐在地上,甚至特意微微弯了身子和他平视的女人,口中的话语都没有停顿。
“我是小夜左文字。你希望……对谁复仇……?”
那时候江雪左文字正巧端着给宗三左文字的团子,准备往里走去。听到这句话险些要把手上的小盆子摔了。

前主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对着那个小夜左文字笑的愉悦和气,几乎让他一瞬间的放松,可是他却要求小夜左文字去对着他的两位兄长“复仇”——将自己的刀刃穿透两位兄长的心脏即可。
即使小夜左文字嘴里嚷着复仇复仇,然而却是不会对自家兄长下手的。似乎每个小夜左文字的初始概念就是“宗三哥哥有点瘦弱,我可以保护他”,“江雪哥哥看着我的时候会笑”这般美好。
又怎么可能会下的了手呢?
江雪左文字看着那个小夜左文字躲着自己,躲着躲着,便几近崩溃。他终究化为人形的时间过少了,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折磨,终于当着他和宗三左文字的面翻身进入了刀解池。

不知为何察觉不对的宗三左文字也是吓了一跳,但却不敢赫然冲进锻刀房,只得在门口偷看着。他的脸上带着一个哥哥应该有的担心,而那表情,已经许久未曾出现在他脸上过了。
他看到王秋雁笑眯眯的把身边的一块儿樱花酥搁到小夜左文字的手上,轻轻的告诉他采集樱花的时候伤到了手指,所以麻烦他把这块儿樱花酥吃掉,帮她报仇。
她的手指上光洁一片,哪里是划伤了,仅仅只是为了让小夜左文字放松下来罢了。
江雪左文字在另一边看着里面的场景,不自觉地柔软了唇角,身子也放松了下来。一缕冰蓝色的发慢慢的飘了下去,被小夜左文字警惕地发现。

“…江雪哥哥!”
那声音里兴奋劲儿十足,却又为了一副稳重模样生生压制住几分,眼睛里却已经浮上了几分惊喜。江雪左文字觉得心口一跳,眼睛连带着鼻尖都染上几分酸涩与不知所措,只得进了纸门一步步靠近小夜左文字。
另一边的宗三左文字理所应当的也被发现,他带着王秋雁不曾见过的温柔笑意悄悄探了半张脸出来,“不小心”也被小夜左文字发现。
王秋雁没有离开,而是在一边儿嚼着小酥饼,手中的茶还飘着袅袅余烟。她神情平和,甚至和江雪左文字与宗三左文字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
半分没提及这是一个…“黑暗本丸”。

大概是为了给新来的孩子一个平和愉悦的假象,江雪左文字微微弯腰就走了进来。虽然他没有叫主上,但是一举一动都带着敬意。
如果这是给别人制造的假象,江雪左文字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打破。但是这毕竟不同。
他感受着眼睛都发了光的宗三左文字小心翼翼散发的愉悦,看着他跟上自己的脚步与自己并排,随后先自己一步蹲了下来,揉了揉小夜左文字的头发。

这大概是期待了不知道多久的场景。自己的两个弟弟在自己面前嬉笑,不擅长表达感情的小夜左文字可以红着耳尖微微低着头飘花,有些消极的宗三左文字可以满脸都是幸福和满足。
而这一切不是梦里千百遍出现的,理所应当的场景,而是是靠王秋雁才能见到的真实之景。
江雪左文字刚想和王秋雁道谢,自己的头发倒是被扯了扯。很小的力道,带着微不可查的期待。从高度来分辨一下子就能认出是小夜左文字。

“小夜…怎么了?”
江雪左文字低着头看着小夜左文字,却在下一刻变成平视——宗三左文字把他抱了起来,亲昵又轻柔的把他抱了起来。
“江雪哥哥…那个…”
反倒是小夜左文字突然有些羞涩了起来,粉色头发的二哥颠了颠他,对着不知所措,封闭内心的大哥笑了出声。他学着小夜左文字的调子撒着娇,顺手把最小的孩子放入了大哥怀中。
“江雪哥哥,小夜想让你抱嘛。”
江雪左文字手忙脚乱的抱住了小夜左文字,原本一只手拿着的盘子啪嚓掉到了地上,黏糊糊的团子沾染了灰尘,却让冰蓝色的头发都散发出了生机。

世间有部分地区…
是极乐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