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巫医

1300浏览    45参与
星雅醬

【白刺】白銀獵手10

10.誓约的意义

“你有感受到吧?白纹大触跟刺客哥之间那似有似无的联系。”等到刺客跟白纹离去后,蒸汽被靠着金属支架,看着一旁正在检修机械左臂的邪眼问。

“你的猜测没错喔!那是誓约的气息,没想到白纹的誓约对象竟然是刺客披风,刚知道的时候我也惊讶了很久呢!”邪眼原本转动螺丝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面无表情的蒸汽,蒸汽这家伙平常都表现得对任何事物都不在意的态度,没想到会对自家兄弟的状况这么敏感啊!

“我没记错的话,誓约这玩意可是不可逆转不可断开的特殊法术,在誓言法术中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蒸汽微微皱起眉头,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

“不用担心誓约会对刺客造成伤害,誓约对大触来说可是非常重要需要用自己...

10.誓约的意义

“你有感受到吧?白纹大触跟刺客哥之间那似有似无的联系。”等到刺客跟白纹离去后,蒸汽被靠着金属支架,看着一旁正在检修机械左臂的邪眼问。

“你的猜测没错喔!那是誓约的气息,没想到白纹的誓约对象竟然是刺客披风,刚知道的时候我也惊讶了很久呢!”邪眼原本转动螺丝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面无表情的蒸汽,蒸汽这家伙平常都表现得对任何事物都不在意的态度,没想到会对自家兄弟的状况这么敏感啊!

“我没记错的话,誓约这玩意可是不可逆转不可断开的特殊法术,在誓言法术中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蒸汽微微皱起眉头,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

“不用担心誓约会对刺客造成伤害,誓约对大触来说可是非常重要需要用自己的性命去维持的东西。跟小先生你说个小秘密,当初我们之所以会逃离实验室,全是金纹那家伙提出的要求,那家伙想要离开限制牠人生自由的实验室,寻找那冥冥之中的誓约对象,只可惜那家伙貌似到现在都还没找到。”邪眼放下手中的工具走到蒸汽身边半跪下来,用正常的右手轻抚蒸汽的脸颊。

“哼!你们杰克家族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我打赌白纹那家伙肯定没有告诉刺客哥誓约真正的用意。”蒸汽抓住邪眼的手掌一边把玩一边小声抱怨。

“这个问题你只能去找本体了,毕竟我们都是从本体分裂出来的,思考逻辑还有行为模式都会受到本体很深的影响。”邪眼朝着蒸汽露出温柔的微笑,蒸汽脸色泛红有些不自在地转过头。

“你这是强词夺理,对了邪眼你觉不觉得金纹大触的誓约对象也会是我们萨贝达家族的成员?我配你、斯文加利配白鹰哥、白纹大触配刺客哥,感觉我们两家族之间有着奇妙的缘分。”

“小先生说的有道理呢!”邪眼想起当年逃出实验室的一个场景,原本逃跑时牠们打算把当时已经很虚弱的杰克本体也顺便带走,没想到实验室对杰克本体的重视程度高于牠们的预期,如果直接暴力破解牢笼就会直接杀死对方,当时杰克本体在知道自己逃不掉后曾露出一个失落的表情。

“看来我没办法履行我们之间的承诺了,希望到了下面小先生你不会揍我一顿啊⋯⋯”当年的邪眼完全不懂本体在说什么,现在牠稍微有点头绪了,如果牠没想错,杰克与奈布之间的羁绊将会比预料中的还要坚固许多啊⋯⋯

自从阿尔法实验室出手差点抓走白纹的事件打碎刺客心中的侥幸心态后,刺客便决定不再约束白纹的行为,毕竟维持完全拟人状态会对白纹造成很大的限制,既然知道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那就不要再有所保留,现实世界可不是游戏可以存档重来,被实验室抓走他们就别想出来了。

经过邪眼教导的白纹战斗力提升的速度就连邪眼都忍不住感到惊叹,假如他们再次对手葛文森那群人,不敌的人绝对会变成葛文森他们。

随着誓约力量的浅移默化,刺客发现自己的整体身体素质也出现一定的提升,对神秘的事件敏锐度也增加不少,这让刺客可以开始尝试一些以前不会去接触的任务,他与白纹的组合也获得了一个新的称号:“白银猎手”,只要是被他们锁定的猎物绝对无法逃脱猎手的追捕。

“没想到在这种大城市里还真的存在着靠着献祭来施法的巫师,我还以为是别人无聊编出来的故事呢!”突然冒出的声音把正在巷弄里肢解祭品的巫师狠狠吓了一跳,转过身用鲜血淋漓的切肉刀指着声音来源,下一秒大量白银色触手从天而降淹没巫师。

看着被白纹的触手直接敲晕捆绑的任务目标,刺客拉着绳索从大楼的阴影处垂降落地,这次他们接到的任务是一桩连续杀人案,受害者的身体都会被取走部分零件,根据死者的面部表情判断,那些零件都是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取走的。

“非常感谢你们帮我抓到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要不是这个不长眼的家伙挑选猎物时挑到市长大人的地下情人,市长也不会气到开始严查市里跟巫术有关的产业,给我制造了不少麻烦。”

看着面前被五花大绑貌似只剩下半条命的巫师,巫医露出愉悦地表情向两人道谢。

“不必这么客气,我们还要感谢妳替我们补充物资呢!”

刺客对着面前的巫医小姐摆摆手说,巫医也是艾米丽小姐的分体之一,不过她更擅长的业务是调制各式魔药,与长年在海上乱窜的海盗巫医感情最好。

在抵达这座城市之前刺客与白纹又碰上了一次实验室派出的搜索小队,不过这次是布尔文实验室。


狼羽
【约稿单子】松鸦羽,@星辰 约...

【约稿单子】
松鸦羽,@星辰 约的稿

Character©Erin Hunter
Art©狼羽

欢迎找我约原著角色,有折扣,遇上有灵感的附赠背景(譬如这个棍子和真·松鸦羽)

【约稿单子】
松鸦羽,@星辰 约的稿

Character©Erin Hunter
Art©狼羽

欢迎找我约原著角色,有折扣,遇上有灵感的附赠背景(譬如这个棍子和真·松鸦羽)

陈sir请波星熊嘴

船匠x巫医战损~【园医园】

我tm就想画很黄很暴力的园医战损

总体来说就是船匠(也就是现任船长) 被自己所信任的巫医小姐出卖了 巫医是卧底身份 当时潜入船上的第一晚就被船长的女儿强了 但感觉还不错 理所当然被试探了一阵子 然后顺利成为了船长的枕边人 (当时船匠已经变成船长了) 巫医与军舰舰长在牢房门外谈了一会 年轻的舰长听了她自己编造出的悲惨遭遇后 不禁用手擦了擦眼角渗出的生理盐水 然后吩咐手下支付报酬 默默的拍了拍巫医的肩 巫医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视角转牢房内 船匠浑身是伤被扔进军舰的地下室里 双手被生锈的锁铐拎起 衣服敞开 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紧致的小腹 血一直从头顶慢慢汇延下来 渗进被渔污薰的腥臭的木板里 对于海军们...

我tm就想画很黄很暴力的园医战损

总体来说就是船匠(也就是现任船长) 被自己所信任的巫医小姐出卖了 巫医是卧底身份 当时潜入船上的第一晚就被船长的女儿强了 但感觉还不错 理所当然被试探了一阵子 然后顺利成为了船长的枕边人 (当时船匠已经变成船长了) 巫医与军舰舰长在牢房门外谈了一会 年轻的舰长听了她自己编造出的悲惨遭遇后 不禁用手擦了擦眼角渗出的生理盐水 然后吩咐手下支付报酬 默默的拍了拍巫医的肩 巫医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视角转牢房内 船匠浑身是伤被扔进军舰的地下室里 双手被生锈的锁铐拎起 衣服敞开 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紧致的小腹 血一直从头顶慢慢汇延下来 渗进被渔污薰的腥臭的木板里 对于海军们的严刑拷打满不在乎 仗着自己还有利用价值 海军不敢杀 全程戏虐带嘲讽 身上暧昧的淤痕 爪印 都被一道又一道的鞭伤火刑掩盖 伤口的嫩肉外翻 失血严重 泛白的脸上毫无血色 冷汗和淤血混在一起 眼罩被挑起 随意的丢弃在某个角落 失去视觉的眼睛 被恶劣的拷问者用点着火的雪茄肆意搅动 但船匠还高傲的昂着头 向对方撮了口口水 对于脸旁流下的血液毫不在乎 至于为什么拷问者不戳她能看得见的眼睛 是因为还要带她去游行 去见上司 失去視覺的眼睛還能用眼罩遮住 伤的太严重会影响海军在人民眼中的形象  和船匠的身价 对他们的酬金也有牵扯 

然而巫医又在当晚潜入了军舰 对她亲爱的“船长大人”施行了各种意义上的挑逗 身手不凡的她根本就不用在乎多少的防守 不然当初还怎么溜进海盗船的 

船匠低着头 从敞开的小窗照进来的月光中 依稀能看出她残破不堪的轮廓 巫医走近 用手抬起了她的头 头被缓缓的抬起 透亮无比的眼睛闪着流光 仿佛它就没有闭上过一样 狡捷的坏笑着 然后巫医就把船匠给那啥了 (跳过跳过细节 我懒得写了 吃饭去)

巫医觉得舰长的这点报酬根本就抵不过船匠在她眼里的身价 但钱还是收了 于是半途折返 把因为当时要做任务 而不能反抗 就天天压自己身上的那位给上了 然后把她捞走了 没错 监禁paly 看心情和时间填坑上面那段 船匠当时已经脱离自己的父亲(老船长里奥)自己独立组建了船队 然而这次全被击沉 只能重新起步了 虽然没被海军查到 但巫医习惯隐姓埋名 就换了个地方 去了伦敦当私人医生 当然船匠也死缠烂打的跟去了 对于失去自己的船队和一切的船匠表示毫不在乎 她一贯玩的起 放的下 于是两人就过起了荒淫放荡十分愉悦的没羞没躁的生活

之前好像还说不磕园医园 园医only的来着 咳咳 真香

嘟嘟冒泡的肥皂水

我流医生

非常悲伤地不会画背景

我流医生

非常悲伤地不会画背景

嘟嘟冒泡的肥皂水

你妈的

我哭得好大声

眼睛逐渐瞎掉

你妈的

我哭得好大声

眼睛逐渐瞎掉

茶猫猫

描改!这是描改! p2原图

跟朋友对戏发现新世界...不知道该不该上色。

描改!这是描改! p2原图

跟朋友对戏发现新世界...不知道该不该上色。

狼羽
“羽须,星族会是什么样子?”...

“羽须,星族会是什么样子?”

我猜想每位巫医学徒在第一次与祖先交流前,都有这样的疑问,心怀这样那样的期待。
在未来,责任将会落在他们的肩膀上。在药草与蜘蛛网之间,会有繁星指引他们的脚掌。
他们谁都不会忘记,第一次踏入星空领域时的激动与希望。

“用你的鼻子触碰月亮石,自己去看吧。”

————————
没错我死亡挑战了斑叶!!!

“羽须,星族会是什么样子?”

我猜想每位巫医学徒在第一次与祖先交流前,都有这样的疑问,心怀这样那样的期待。
在未来,责任将会落在他们的肩膀上。在药草与蜘蛛网之间,会有繁星指引他们的脚掌。
他们谁都不会忘记,第一次踏入星空领域时的激动与希望。

“用你的鼻子触碰月亮石,自己去看吧。”

————————
没错我死亡挑战了斑叶!!!

晚秋( •̥́ ˍ •̀ू )

太激动了我居然忘了巫医,emm精华1老早就肝完了,暗搓搓等精华2开放,好不容易看见佣兵灯火,佣兵灯火出了一个我仅剩没出的绿皮_(:3」∠❀)_
精华1*3的结果

太激动了我居然忘了巫医,emm精华1老早就肝完了,暗搓搓等精华2开放,好不容易看见佣兵灯火,佣兵灯火出了一个我仅剩没出的绿皮_(:3」∠❀)_
精华1*3的结果

信的小号

海洋之诗【园医】

&把之前的那几篇合在一起了,看起来可能会更方便

&(没错我就是在混更)船匠X巫医

&刀子出没
&lof你妈,限我流
————————————————————————

(1)

        海盗有一条禁忌,不准带女人上船。据说带女人上船会带来厄运。

        可偏偏这位海怪船长就是不信邪,他的海盗船上不仅有女人,还有三个,但她们比船上的男人还可靠。

        ...

&把之前的那几篇合在一起了,看起来可能会更方便

&(没错我就是在混更)船匠X巫医

&刀子出没
&lof你妈,限我流
————————————————————————

(1)

        海盗有一条禁忌,不准带女人上船。据说带女人上船会带来厄运。

        可偏偏这位海怪船长就是不信邪,他的海盗船上不仅有女人,还有三个,但她们比船上的男人还可靠。

         海盗巫医艾米丽医术精明,也很有她的手段。满满一船海盗,却挑不出一个家伙能在她面前维持硬汉形象,即便是船长也不例外。

         海盗船匠艾玛是船长的女儿,她不愿落入俗套,她一直想用海藻和珊瑚来打造一艘海盗战舰!脑袋正常的船长都不想冒这个险。

         而海盗枪手玛尔塔,这群海盗之中心无旁骛。她只想在波澜起伏之中,磨炼更加匪夷所思的射击技术。

(2)

        船匠第一次遇到巫医,是她第一次加入爸爸的海盗团时,大家都欢迎她,而艾米丽,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船匠疑惑的问船长:“爸爸,那是谁啊?好漂亮的小姐姐呢~”

        船长宠溺地笑笑,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她是艾米丽,是我们船上的医生,准确地说,是巫医。”

        他顿了顿,小声地说:“你可千万别招惹她。”

        一个清丽婉转的声音从船长身后传来:“哦,船长您似乎对我有很大偏见啊。”

        “不敢不敢……”

        “爸爸,你这是怂了吗?”

        “哪有……”嘴上是这么说的,但他已经默默地躲到了柱子后面。

        艾玛怡然不惧,拉了拉巫医的衣角。

       “艾米丽姐姐,你好漂亮啊!等我长大做我的新娘吧?”

       “……啊?”

         那一年,巫医23岁,船匠14岁。

(3)

         “死船匠!你给我站住!”

        “哇啊啊啊!!!庸医要人命了啊啊啊啊!!!”

       一大清早,海盗船上就充斥着艾米丽的叫声和艾玛的求救声。

        巫医一翻,翻过了一扇窗,把正在逃跑的船匠给捉住了。船匠倒在地上,巫医的鞋踩入她脸旁的地板,一脸阴笑地看着她。

         “你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艾,艾米丽,你的高跟鞋是暗器吧……”艾米丽的高跟鞋的根是尖的,扎进了地板里,地板都出现了几条裂痕。“这块补起来挺麻烦的……”

         “呵。”艾米丽冷笑了一声,俯下身,用不知道怎么出现了的刀抵着船匠的脖子。“这么爱补船啊……说吧,做错了什么?”

         “我我我我不就拆了你放在玻璃瓶里的船吗?又不是不能拼回去!”

         “拆船就拆船,你摔碎我的瓶子做什么?”

         “不弄碎怎么把船拿出来?”

         “那可是我搜罗到的16世纪的宝物,就这么被你摔了,怎么补偿?”

         “我,我娶你吧。”

         “滚!!!”

        当天晚上,船匠吃了晚餐以后就腹泻不止。原因嘛,就只有巫医知道了。

        那一年,巫医26岁,船匠17岁。

(4)

          “哼,就你们这些杂碎还敢来挑战我们欧丽蒂丝海盗团?”巫医不屑地说道,一只手把试管甩到一个敌人的脸上,另一只手用刀划过了一个敌人的喉咙。

         “啪!”一颗子弹擦着巫医的脸划过去,杀死了将要偷袭巫医的敌人。

        “谢啦,玛尔塔。”

        “……专心战斗。”

        “切,知道了。”巫医从腰间取出四根装着褐色液体的试管,甩向了敌人,四个人变成了四滩血水。

        “那是什么?”

        “我最新研制的化尸水。”

        另一边

        “嘻,以为我是船匠就好欺负?”船匠一手拿着一刀,笑眯眯地划过一个人的喉咙,血光迸溅。

         船匠一脸嫌弃地说:“啧,脏了我的刀。”

         一个人从船匠的背后举起了刀,还没落下,就被船匠反手给捅死了。

         “呵。”船匠靠在船边,脸上沾着血迹,手上,刀上仍然有着新鲜的血。她的脚边,已经是横尸遍野。“啊……不知道巫医那边怎么样了,去看看吧。”说完,把刀从一个尸体上拔出,走向了艾米丽那边。

        巫医手上并不留情,一刀带走一个生命,一挥试管就让远处的几个敌人变成了血水。

         她正用匕首捅入一个敌人的心脏,谁知几个人拉住了她的手,拖住了她的脚。

        “可恶!手段卑劣!”一个敌人正打算带走她的生命,然后,她看到了那个身影和鲜红的血。

         那把刀,刺入了船匠的腹部。

         “你,想要她的命?”船匠冷冷地说,用刀杀死了那个卑鄙的敌人,然后倒下了。

         “喂!臭小鬼!老娘不用你救!喂!臭船匠!你给我起来!艾玛!你给我起来!”艾米丽看着那个倒下的人,大喊着,挣脱了束缚着她的那几个人,杀死了他们。

         “掩护我!玛尔塔!”艾米丽把艾玛打横抱起,奔向了她的房间。有几个敌人打算阻挠她,却被几颗子弹截杀。

         “还要继续吗?”海怪船长冷冷地看着这些敌人的头儿,问道。

         “嘁!兄弟们!撤退!”

         巫医的房间中

        “艾玛,艾玛,我能救好你的,一定能。”巫医看着那个不断冒血的伤口,开始着手治疗。

         一天后……

         “呜,好痛……”船匠醒来了。她刚想起身,就被疼痛刺激到,重新躺下。“咦?这里是?我记得我给艾米丽挡了一刀啊……艾米丽呢?”

         “死船匠!死艾玛!终于舍得起来了!”船匠听到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扭头一看,巫医正站在门口,看到自己醒来了,冲了过来。

         “老娘不用你救,我自己能行!我讨厌欠你人情,我不要你救!为什么,为什么要给我挡刀!呜,我,我讨厌死你了,呜哇哇……我不要你死!”说着说着,艾米丽的眼里溢满了泪水,泪水从她的脸上落下来,掉到了船匠脸上。

       “唔,艾米丽,别哭啦。”艾玛伸出手,替她擦拭着泪水。

        “你……呜……谢谢你……呜……”

       “谢谢就免了吧~”船匠爽朗地笑着,“如果你想感谢的话就嫁给我吧。”

        “……”巫医沉默了。

        “嗯?”船匠原以为巫医要打自己的,结果他却迟迟没有动作。然后,她就听到了那个自己都不敢想象的答复。

         “……好。”

         “咦?”

        “四年前,你说过成年了要娶我。”

        “咦?”

        “现在,我同意了。”

        “咦咦咦咦一一一”

        那一年,巫医27岁,船匠18岁。

(5)

         “么么哒~”

         “不要。”

         “老婆~”

         “不要。”

         “亲爱的~”

         “不要。”

         “哎哟!艾米丽~”

         “啾~可以了吧?能出去了吗?”

         “为什么我一定要出去哦~”

         “打扰到我制作药剂了。”

         “你在做什么药剂啊?”

          “……化尸水进阶版。”

          “……打扰了。”

(6)

        “啧,又来挑战啊?”船匠不屑地看着前面这伙人。“愚蠢。”

        “上次吃点苦头还不够多?这次想还被我们杀几千号人?我化尸水的味道还不错吧?”巫医嗤笑了一下,“我们海盗团虽然只有不到十人,但是对付你们?绰绰有余。”

        “生死战?来啊~祈祷你们能逃掉几个吧~”枪手擦拭着她的枪,连看都不看一眼他们。

        “嗯,希望这次能活动开筋骨。看起来人还蛮多的,船长,我们来比比谁杀的多吧。”大副微笑地看着他们,舞动着他的刀。

         “啊……不想打呢……随便杀几百人就回去行不,船长?”领航员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说道。

        “快点解决掉,我还想去吃午饭呢。”远望者掏了掏耳朵,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大副,我接受你的挑战。反正我正愁没有好玩的事情呢。”海怪船长喝了一大杯酒,拿着自己的刀做着把式。

         生死战,开始。

(7)

       巫医往人群里丢了根试管,人们纷纷闪开,然而试管摔碎后里面并没有液体。

        “骗你们的~”巫医笑着取出五根试管,又丢了过去,他们再次闪开,谁知这次的试管摔碎后以那根试管为中心,向外散射液体,触碰到液体的敌人化为了血水。,瞬间少了上百人。

        巫医笑眯眯地问:“我改进过后的化尸水怎么样?这可是很珍贵的呢~”

        船匠踢了一脚船边,那些敌人站的地方就出现了一个大洞,最底下布满了尖针,刺死了许多人。

        “啊……感觉杀死的没有小医生的多呢~”

        “死船匠,非要和我比?你给我好好活着!不要再给我挡刀!”巫医不耐烦地说道。

        “遵命~”

(7.5)

          巫医的药剂用完了,她只好无奈地抽出了刀。“啊啊……最讨厌近身了……”嘴上这么说,自己却拿着刀向人群冲了过去。

        离她最近的那个人已经做好防御姿势,谁知巫医跳了起来,踩上了他的头,将他踢倒。自己还利用反冲的力量跳到了桅杆上。(巨力了解下?)然后再跳下去,一刀刺入刚刚被踢倒的人的心脏。一刀拔出,冷冷地看了一眼他们,就开始了屠杀。

        “哇呜,小医生大开杀戒了。”船匠看了看巫医那边,发出了感叹。“那我也要认真了。”说着手持双刀冲进了敌阵,收割着敌人的性命。

         船匠这边顺利清理完成,看向巫医那边,,看到她正在同时对抗四个人。她正想去帮忙,就看到巫医实施了一波华丽的操作。

        她先突然下腰,举着刀的手向后刺去,将身后的敌人杀死。顺势用双腿夹住原本在她前方的那个敌人,然后把他重重的摔在甲板上,用脚踩着他,拔出刀,一挥,带走左右两人的性命,再最后把刀往脚下一插,了结了这四人的生命。

        “啪啪啪!”巫医随声望去,发现船匠正在鼓掌。

        “真棒!”船匠笑着对她说。

        “有什么棒的。”巫医的脸红了,拔出刀走向船匠。

         这时,船匠看到了巫医没有解决干净的人又强撑着站了起来,对准巫医,捡起身边的刀疯狂地抛了过去。

         “危险!!!”船匠扑过去,把巫医抱在怀里,她的身体被那几把飞来的刀刺穿。

         “不!!!!!!!!”巫医紧紧地抱着船匠,痛苦地大叫着,流下了眼泪。

         那个强撑起来的敌人已流血过多竭力倒下,而艾米丽无暇顾

         “别哭,我的天使,我的艾米丽。”船匠轻轻的笑了笑,用沾着血的手捧住巫医的脸庞,拭去她的泪水。然后吻向了巫医的唇,吻到自己没有了力气,然后,轻声地说:“谢谢你,能让我爱上你。”

        她的手垂下了,眼睛失去了光彩,缓缓合上了。

        巫医回过神来,抱着船匠,大哭了起来。

(8)

        “艾玛?醒醒啊,艾玛?”在海盗船上,尸堆中间,一个女人抱着另一个女人,那个女人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但身上插着几把刀,刺穿了她的身体。那个抱着她的女人,双眼无神,脸上挂着泪水,抚摸着她的脸,喊着她的名字,想要她醒来,但是是不可能的了。她,已经死了。

         “不要啊,艾玛。不要啊,不要离开我,你答应过我的,答应了我不会死的。为什么,为什么这一次不行,我为什么救不了你啊!”

         “不!艾玛!艾玛!艾玛!你快回来啊!不要死!为什么我的医术不管用了!”

         “艾玛……艾玛……艾玛……”

        “不要这样子,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艾玛……”艾米丽看着怀里的人,吻了下去。“我爱你,你等我。”

         她抱起艾玛,跳下了海中。

         “Mon amour, on n'est pas de séparation”

         我的爱人,我们再也不分离。

————————————————————————

&我说有后续会有人想看吗

魔鬼白纹
占TAG致歉,新披皮水聊群招人...

占TAG致歉,新披皮水聊群招人啦,(* ̄m ̄)艾米丽克利切和私设监管等你来撩(∂ω∂)

占TAG致歉,新披皮水聊群招人啦,(* ̄m ̄)艾米丽克利切和私设监管等你来撩(∂ω∂)

福爾乖
看到小园医应该都知道了……(嘴...

看到小园医应该都知道了……(嘴角上扬

给  @亞歷  的点图

私设巫医企图用药反攻,却没发现船匠已目睹一切还反被喂食……2333

船匠“反攻?不存在的”(骄傲)

—————————————————
被挡了3次……

评论连结走起来!!

看到小园医应该都知道了……(嘴角上扬


给  @亞歷  的点图

私设巫医企图用药反攻,却没发现船匠已目睹一切还反被喂食……2333

船匠“反攻?不存在的”(骄傲)

—————————————————
被挡了3次……

评论连结走起来!!

风流客

船匠和巫医真的是太美好了啊!!!园医赛高!

巫山月轮终皎洁,医者不知何人恋。

船泊玉郎肠断处,匠锁愁肠乱似麻。

迟来的新年快乐
很熟悉的句子吗?我借鉴了别人的(不要脸)

船匠和巫医真的是太美好了啊!!!园医赛高!

巫山月轮终皎洁,医者不知何人恋。

船泊玉郎肠断处,匠锁愁肠乱似麻。

迟来的新年快乐
很熟悉的句子吗?我借鉴了别人的(不要脸)

阿腐

画好了。因为医生把另一只眼睛画上不好看,所以就成这样了

画好了。因为医生把另一只眼睛画上不好看,所以就成这样了

待風止浪息

他们说...你死了,消失在海面上,沉入无尽深渊之中

是的,我的确死了...

那你...

我...我只是想再见你一面,仅此而已...

就...这样?

嗯...就这样...

为什么!!这不公平!!!为什么只听到熟悉的声音,却摸不着,看不见!!

你...看不见我?

嗯...很不公平!...可笑的是你却能看到我哭得一塌糊涂的样子...你...在笑吧?恩??

我...我的确在......笑,巫医

好过分...臭...海盗!!

嗯~我一直都是这么讨厌...

——————昏割线——————

画手:我终于干点正经事了,放假懒成一坨泥了。
【唉!深渊Ⅰ一直都是我的遗憾😣!!】

他们说...你死了,消失在海面上,沉入无尽深渊之中

是的,我的确死了...

那你...

我...我只是想再见你一面,仅此而已...

就...这样?

嗯...就这样...

为什么!!这不公平!!!为什么只听到熟悉的声音,却摸不着,看不见!!

你...看不见我?

嗯...很不公平!...可笑的是你却能看到我哭得一塌糊涂的样子...你...在笑吧?恩??

我...我的确在......笑,巫医

好过分...臭...海盗!!

嗯~我一直都是这么讨厌...

——————昏割线——————

画手:我终于干点正经事了,放假懒成一坨泥了。
【唉!深渊Ⅰ一直都是我的遗憾😣!!】

福爾乖

巫医”还杵在那干甚么?快点过来!别浪费我时间!”(巫医看诊中
船匠“今天的艾米丽还是这么的美丽,你说是吧?小章鱼。”

@一坨包子 太太的点图
我超的喜欢的太太
她写的文超好!!!我大推
然后
我拖太久了,对不起( TДT)
画的不好,对不起( TДT)
下次不拖了,对不起( TДT)

(很重要要道歉3次)

巫医”还杵在那干甚么?快点过来!别浪费我时间!”(巫医看诊中
船匠“今天的艾米丽还是这么的美丽,你说是吧?小章鱼。”

@一坨包子 太太的点图
我超的喜欢的太太
她写的文超好!!!我大推
然后
我拖太久了,对不起( TДT)
画的不好,对不起( TДT)
下次不拖了,对不起( TДT)

(很重要要道歉3次)

待風止浪息

本来想摸另一面黑化来着,画着画着就变成船匠和巫医打情骂俏的性福生活

(这就是我想要的!!【划掉)

考完试了就一堆大胆的想法( '-' 三 '-' )

P6  船匠战损,巫医细心处理,虽说巫医很小心但疼痛是避免不了的,一脸心疼的看着面前浑身伤口的船匠

(*´﹃`*)真的是美妙!

本来想摸另一面黑化来着,画着画着就变成船匠和巫医打情骂俏的性福生活

(这就是我想要的!!【划掉)

考完试了就一堆大胆的想法( '-' 三 '-' )

P6  船匠战损,巫医细心处理,虽说巫医很小心但疼痛是避免不了的,一脸心疼的看着面前浑身伤口的船匠

(*´﹃`*)真的是美妙!

待風止浪息

摸摸鱼🐠

依旧摆脱不了王境泽的真香定律,被睿智队友坑到卸游戏的第三天我又把游戏下回来了,哎!真香!!

园医真好磕٩(ˊᗜˋ*)و

摸摸鱼🐠

依旧摆脱不了王境泽的真香定律,被睿智队友坑到卸游戏的第三天我又把游戏下回来了,哎!真香!!

园医真好磕٩(ˊᗜˋ*)و

劫哥想日哭艾米丽
★我买的园医吊饰终于来啦!!!...

★我买的园医吊饰终于来啦!!!!
☆他们两个真的是世界的珍宝呀呀呀(土拨鼠尖叫
⊗∀⊕
(占tag抱歉啊嘻嘻)
【今天是个拖更的好日子呢∼】

★我买的园医吊饰终于来啦!!!!
☆他们两个真的是世界的珍宝呀呀呀(土拨鼠尖叫
⊗∀⊕
(占tag抱歉啊嘻嘻)
【今天是个拖更的好日子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