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巴形薙刀

97912浏览    1372参与
Nemo摸鱼ing
但还是好好拍了啦w 晴己拍的真...

但还是好好拍了啦w

晴己拍的真好~

但还是好好拍了啦w

晴己拍的真好~

我是你亲爱的豆沙啊
巴形喵 本丸里的大型猫之一 猫...

巴形喵


本丸里的大型猫之一


猫中之狗二号机 


因为个子大所以存在感很强


是那种饲主上厕所都要蹲在门口监视的猫猫


应该是怕饲主上厕所的时候淹死吧「大概?

巴形喵


本丸里的大型猫之一


猫中之狗二号机 


因为个子大所以存在感很强


是那种饲主上厕所都要蹲在门口监视的猫猫


应该是怕饲主上厕所的时候淹死吧「大概?

Nemo摸鱼ing
被他的魔性5队踢腿搞忘了还有一...

被他的魔性5队踢腿搞忘了还有一张正经的😂

被他的魔性5队踢腿搞忘了还有一张正经的😂

二之前

P1:宝可梦集合!

P2P3:巴:咱们颜色挺像的,交个朋友吧

P4: 仰望大佬

P5: 叶火:烤了吧!

P6:瑟瑟发抖🥶(巴:阿鲁基!)

P1:宝可梦集合!

P2P3:巴:咱们颜色挺像的,交个朋友吧

P4: 仰望大佬

P5: 叶火:烤了吧!

P6:瑟瑟发抖🥶(巴:阿鲁基!)

Nemo摸鱼ing
(心脏骤停) (晴己真的太会了...

(心脏骤停)

(晴己真的太会了!!!!)

(心脏骤停)

(晴己真的太会了!!!!)

鹤柏

审神者向他表露爱意的n种方式 3.5



是巴形薙刀专场


大量ooc


我流角色


无逻辑且文笔很烂


*第一人称*


“巴形,我喜欢你。”​


巴形薙刀听见这句话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面上还浮现出困惑的神色,他盯着我思考了一会,轻声询问

“您口中的喜欢,到底是什么感觉?”​


“就是对你有好感的意思。”​


他又不说话了,推了下眼镜,大概在思索好感又是什么东西。


“十分抱歉,我还不能回应您的这份感情...「喜欢」这种东西一定很珍贵吧。”​


他真的有在道歉,高大的身子微微低伏​,脸上满是愧疚。


“那,巴形最想对我做什么?”​


我的问题根本不经思考,前后连续性为零,能和他单独相处的时...



是巴形薙刀专场


大量ooc


我流角色


无逻辑且文笔很烂


*第一人称*






“巴形,我喜欢你。”​


巴形薙刀听见这句话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面上还浮现出困惑的神色,他盯着我思考了一会,轻声询问

“您口中的喜欢,到底是什么感觉?”​


“就是对你有好感的意思。”​


他又不说话了,推了下眼镜,大概在思索好感又是什么东西。


“十分抱歉,我还不能回应您的这份感情...「喜欢」这种东西一定很珍贵吧。”​


他真的有在道歉,高大的身子微微低伏​,脸上满是愧疚。


“那,巴形最想对我做什么?”​


我的问题根本不经思考,前后连续性为零,能和他单独相处的时间很珍贵所以一不小心把想问的问题顺嘴说出来了。


我本想为这个突兀的问题而道歉,但他意外的能跟上我的脑回路,很快回复到

“我想拥抱。”​


很难描述被一个净身高有193的男人用满怀期待的表情和目光注视​着是一种什么样的微妙感觉。


“好哦。”


我示意他不要动,然后起身走过去,他太大了不知道用什么姿势抱比较好,于是就选了一种最直接的。


我面对着他坐在他的腿上,我的腿环着他的腰,这种姿势我可以最近距离的抱着他。


巴形薙刀很紧张,因为他的主人离他太近了,近到他一低头就连她的睫毛在轻颤都看的一清二楚,他忽然感觉有些说不出话,手也不知道往哪摆,最后之好轻轻环在他身上的审神者的腰后,并未触碰到,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这样而已。


“不是想抱抱吗?”

我看他害羞的样子觉得十分可爱,起了逗他玩的心思便直接把头靠在他胸上,或者说,整个人埋在了他怀里,然后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


“巴形抱起来好舒服啊~”


巴形薙刀现在的表情看起来非常严肃,甚至称得上凶恶。因为他的笑容快要控制不住,又不知道这种情况摆出一种什么样的表情才合适,只能尽力绷住。


他觉得很好。


心里像有什么东西在鼓动,酸酸痒痒的,让他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而且...说不出来的,就是感觉很好。


“巴形现在是什么感觉?”


“...很开心。”

然后就卡壳了,他的付丧神生涯中第一次遇到了不能处理的感情,没法回答主人的问题让他有些焦躁。


“抱歉,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哎呀,这就是人们通常说的喜欢的感觉啊。”


“有些难懂。不过我明白了,我应该也是喜欢您的。”


“哦?为什么?”


“只有现在,我才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感情,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专属于您的感情。”


我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嘴唇,他太高了,要低下头我才能够到。


软软的,很温暖,触感一流棒。


他的手覆上我的嘴唇,仔细的擦掉了刚才亲吻时蹭上的一点颜色。


“不好看吗?”我问,但并未阻止他的动作。


“不,因为弄脏了才要擦掉。很好看。”


“嗯!巴形也很好看。所以我喜欢巴形!”


他想了想,然后给出了和第一次不同的答案

“我也喜欢你,所以不会辜负您的喜欢。”




(巴形太乖了我好想欺负他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伊勢

【非公式】

上月的非公式繪,眼鏡男士三人組!這次分別有双葉はづき、源覚、しばの番茶、クロサワテツ、シキユリ、石商、細越裕治老師

【非公式】

上月的非公式繪,眼鏡男士三人組!這次分別有双葉はづき、源覚、しばの番茶、クロサワテツ、シキユリ、石商、細越裕治老師

amoemoemoe(。

我不仅会想peach,还能把它画出来(ntm

我不仅会想peach,还能把它画出来(ntm

XYY国常住人口

我的主君大概是不可攻略角色(下)

(刀剑乱舞乙女向,女审)

(这个文本质上全员主控,但是我感觉根本没苏起来,有几位甚至正直得让我发指。)

(非常水非常水的日常,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能写出上中下)


烛台切光忠名正言顺地从休息室里溜了出来,因为没有多余的椅子了,因为说好了要给小贞做点心,因为要准备晚饭了,因为……

因为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不管多少次都是。烛台切苦笑了一下。这可能才是真正且唯一的原因。

永远插不进包围在主人身边的那几个人里面,主人大概是默许了。

她明明不是不喜旁人。

烛台切的脚步停顿了一下。

我们是刀剑,是一同战斗的伙伴,像这种争宠一样的无聊想法……

他笑笑,摇摇头。

算了,该准备晚饭了。


休息室里,鲶尾藤四郎嚷嚷起来,因为加...

(刀剑乱舞乙女向,女审)

(这个文本质上全员主控,但是我感觉根本没苏起来,有几位甚至正直得让我发指。)

(非常水非常水的日常,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能写出上中下)


烛台切光忠名正言顺地从休息室里溜了出来,因为没有多余的椅子了,因为说好了要给小贞做点心,因为要准备晚饭了,因为……

因为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不管多少次都是。烛台切苦笑了一下。这可能才是真正且唯一的原因。

永远插不进包围在主人身边的那几个人里面,主人大概是默许了。

她明明不是不喜旁人。

烛台切的脚步停顿了一下。

我们是刀剑,是一同战斗的伙伴,像这种争宠一样的无聊想法……

他笑笑,摇摇头。

算了,该准备晚饭了。


休息室里,鲶尾藤四郎嚷嚷起来,因为加州清光进来了,还要坐沙发上。

“可是加州先生,这样很挤耶!”他语气夸张,面带微笑地抱怨着。

而且干嘛要挤在我和主人中间啊。

“诶——”加州模仿鲶尾夸张的口吻,毫不客气地坐下来,“这个沙发本来就是四人座呀。”

“不对吧,这是三人沙发呀?”

“铺了四张垫子,就是四人沙发哦。”

“这种说法也太狡猾了吧!”

“……”

鹤丸国永笑着看着两人。

她没说话,看着巴形薙刀。


新人端端正正地坐在小沙发上,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

被近侍带,不,哄过来的吧。

明明知道先把人带到天守阁是心照不宣的规矩,明明知道主君不喜欢自作主张的下属。然而始作俑者可以装傻:“是新人无论如何都要先见主君一面……”然后露出“我拦不住他呀”的无辜表情。

所以今天的近侍是谁?这种只顾泄愤不计后果的行为还真是糟糕啊。


巴形似有所察觉,抬起头来,正好撞上她的视线。他骤然紧张起来,继续盯着不是,贸然低下头也不是。

她看着他,笑了笑:“欢迎。”然后慢悠悠地说道:“不要欺负新人哦。”用的是整个房间的人都能听到的声音。

鹤丸国永等人笑着看戏,知道这是说给资历最老的初始刀听的。加州清光那边应了一句:“是——”反正就是让其他人收敛点对吧?啊啊真是麻烦啊。清光在心里啧了一声。都怪明石多事,现在主人发话了,从此以后新来的这位恐怕更不会收敛了。


差不多了。她站起身来:“你们继续吧。让一期一振到会议室找我。”说罢离开了。

“我先走啦。”加州清光摆摆手,拉开门把。

“我去通知一期哥。”鲶尾一溜烟地跑出去了。

“啊——那我也走了吧。”鹤丸笑眯眯地站起来。

“鹤丸殿,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留下来一起把桌子清理了。”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太郎太刀突然开口。

“哈哈哈,好吧好吧。”鹤丸也不恼,“巴形,你回去吧,这里有我们就行。”

巴形摇了摇头,“不,我——”

“真的,你先回去把出阵服换了吧。”

“……好。”


“您找我。”对面的青年恭恭敬敬地点头致意。

“嗯。”她随意地应了一声,“来了个新人。”

“是您的新的刀。”青年站得笔直姿势不变。

“你见过了吗?”

“是,我见过了。是您的新的刀。”青年语气恭敬。

她莫名地觉得被噎了一下。“……他在这里没有认识的刀剑,所以你稍微提点一下他。”

“是。”

随即空气沉默了下来。

她曾听过别的审神者说一期一振“温柔健谈”,我这边这个到底是什么情况?健谈是根本沾不上边了,比起温柔不如说是别扭更多一点。所以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沉默了半天,终于还是轻叹了口气,“一期。”

一期一振身形一顿。她鲜少在他们面前叹气。

“明天那边有个会议,虽然是你是第一次,能去吗?”

所谓的那边就是审神者们的那边,所谓会议就是要带着信赖的侍从出席的场合。

她等待着回复,看着眼前人似乎是无意识地抓紧了裤缝线又松开,松开又抓紧,耐心几乎快被耗光了。

好在一期一振及时地开口:“我现世的时间还不如弟弟们久,战斗经验方面恐怕,恐怕……”

难得地制造机会结果演变成这样……她几乎快被气笑了,“不是,战斗经验?你以为你是去干什么的?那种脆弱的人类扎堆的地方可能没有安保措施?你觉得真的有人能拔刀出来吗?”

她不知道一期心里有没有在绕什么小九九,只觉一阵心累,算了。“就这样。你回去吧。”她摆摆手。

一期一振微微颔首。


“主君今天也要在天守阁用餐吗?”烛台切说法很客气,实际上是在跟加州清光打“主君又没吃饭”的小报告。

“啊——嗯。请今天的近侍君端过去哦。”

“是是。”被点了名的人打了个哈欠。


明石国行跪坐在房间外面,愣了会神。

有趣有趣,今天大概做得有点过头了,大概会被罚吧?他莫名想笑,丝毫没有被罚的人是自己的自觉。

“失礼了,我进来了。您该用餐了。”


END





Nemo摸鱼ing

视频版美妆博主巴老师……

视频版美妆博主巴老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