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巴托里·阿尔琉斯

239浏览    58参与
三重存在🌈

(2019.11.30

狂信。

送给阿尔的…吸血鬼狂信徒和她信仰的神。

P2滤镜版(´▽`)我以为柴是最好画的然鹅我错了,我忘了还有背景这玩意儿…_(:_」∠)_

今天的蠢喵也是一如既往的背景废_(:з」∠)_)

(2019.11.30

狂信。

送给阿尔的…吸血鬼狂信徒和她信仰的神。

P2滤镜版(´▽`)我以为柴是最好画的然鹅我错了,我忘了还有背景这玩意儿…_(:_」∠)_

今天的蠢喵也是一如既往的背景废_(:з」∠)_)

三重存在🌈
2019.11.23 成长。...

2019.11.23

成长。

欢呼吧。被规训着割去了肢体的成长者。

舍弃了独特之处…是多么…可怜的人哪…

2019.11.23

成长。

欢呼吧。被规训着割去了肢体的成长者。

舍弃了独特之处…是多么…可怜的人哪…

三重存在🌈
2019.11.20 无题 是...

2019.11.20

无题

是收来的名为午门的孩子(据说擅长斩首【ni】)和行刑者自设的合照。起不出题目…在下特别喜欢这孩子,然而画不出她万分之一酷哥气质…请原谅在下…(鞠躬)

技术不过关不敢艾特亲妈,在下甚至连背景都不会画…(被打)

2019.11.20

无题

是收来的名为午门的孩子(据说擅长斩首【ni】)和行刑者自设的合照。起不出题目…在下特别喜欢这孩子,然而画不出她万分之一酷哥气质…请原谅在下…(鞠躬)

技术不过关不敢艾特亲妈,在下甚至连背景都不会画…(被打)

三重存在🌈
2019.11.17 燃烧。...

2019.11.17

燃烧。

只是某种绝望的宣泄。不过现在没事了。

2019.11.17

燃烧。

只是某种绝望的宣泄。不过现在没事了。

三重存在🌈
2019.11.16。 “他们...

2019.11.16。

“他们先亵渎庄严,然后又自以为圣。”

看到某些自身没有信仰却又要蔑视亵渎他人信仰的人之后的感受。

画不出那种感觉。

另外这句话不是在下原创。

2019.11.16。

“他们先亵渎庄严,然后又自以为圣。”

看到某些自身没有信仰却又要蔑视亵渎他人信仰的人之后的感受。

画不出那种感觉。

另外这句话不是在下原创。

三重存在🌈

(2019.11.15

一点过程。

最近有点瓶颈orz已经好几天画不出来一张完整的画了…混更一下_(:з」∠)_)

(2019.11.15

一点过程。

最近有点瓶颈orz已经好几天画不出来一张完整的画了…混更一下_(:з」∠)_)

三重存在🌈

2019.11.8

无题。

P1是互绘。P2是正在做的小动画当中的一帧。

2019.11.8

无题。

P1是互绘。P2是正在做的小动画当中的一帧。

三重存在🌈

2019.11.6

化龙。

随便涂的,所以没有细节可言。比例也放飞自我。

P2原色,感觉反色比原色好看…

2019.11.6

化龙。

随便涂的,所以没有细节可言。比例也放飞自我。

P2原色,感觉反色比原色好看…

三重存在🌈
2019.10.4 凝视。 恐...

2019.10.4

凝视。

恐怖猎奇注意。

偏激思想注意。

抱歉…在下只能通过这些释放某些情绪了。希望没有吓到阁下…(鞠躬)

他们的凝视欲将我们改造。

砍去那些不符合他们需求的肢体。却又对被戕害者加以蔑视嘲笑。

妥协本不存在。他们却强加于我们。有时候我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

“你喜欢女人不过是因为你觉得没有男人可以征服你罢了。”

连躯体都感到不适。快要呕吐出来了。

2019.10.4

凝视。

恐怖猎奇注意。

偏激思想注意。

抱歉…在下只能通过这些释放某些情绪了。希望没有吓到阁下…(鞠躬)

他们的凝视欲将我们改造。

砍去那些不符合他们需求的肢体。却又对被戕害者加以蔑视嘲笑。

妥协本不存在。他们却强加于我们。有时候我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

“你喜欢女人不过是因为你觉得没有男人可以征服你罢了。”

连躯体都感到不适。快要呕吐出来了。

三重存在🌈
(2019.11.3 初见。...

(2019.11.3

初见。

官风真难画啊…(;´༎ຶД༎ຶ`)这张不能细看_(:з」∠)_是小马国世界线的小麒麟阿尔和她家主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这几天好像只有我在发画了…这样下去不行_(:з」∠)_

祝食用愉快。)

(2019.11.3

初见。

官风真难画啊…(;´༎ຶД༎ຶ`)这张不能细看_(:з」∠)_是小马国世界线的小麒麟阿尔和她家主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这几天好像只有我在发画了…这样下去不行_(:з」∠)_

祝食用愉快。)

三重存在🌈

2019.10.24


“It’s...my fault...?”


文案含有负能,谨慎点开。


和在下的经历,以及一些所见所闻有关。


虽然P2版本看起来完全无关了。


画技不足…而且还是一个小时赶出来的…起因是看到了某个下面有很多优越感评论的新闻。


画的时候手都在抖。


每次看到女孩被性侵或性骚扰的新闻,下面都必定会有一群谴责受害者的人。

“穿得太少。”“谁让她没有保护好自己。”“长得这么漂亮还敢穿XXX…”“女人是弱势群体,就应该小心一点”…


……


那。

在下没有出众的外貌。

当天只穿了一件普通T恤。

请告诉我。

为什么。

事实上只要...

2019.10.24


“It’s...my fault...?”


文案含有负能,谨慎点开。


和在下的经历,以及一些所见所闻有关。


虽然P2版本看起来完全无关了。


画技不足…而且还是一个小时赶出来的…起因是看到了某个下面有很多优越感评论的新闻。


画的时候手都在抖。


每次看到女孩被性侵或性骚扰的新闻,下面都必定会有一群谴责受害者的人。

“穿得太少。”“谁让她没有保护好自己。”“长得这么漂亮还敢穿XXX…”“女人是弱势群体,就应该小心一点”…


……


那。

在下没有出众的外貌。

当天只穿了一件普通T恤。

请告诉我。

为什么。

事实上只要是女人就可能成为他们的目标吧…难道女孩子必须在夏天裹着面纱头巾和长袍?可事实上女孩是否会被性侵与穿着无关…事实上,反倒是穿着保守的女人更容易成为犯罪分子的目标。

……

无需担心。在下遭遇的不是性侵。只是一只咸猪手而已,当时还小,吓得不轻…虽然在下曾经一度因为那件该死的事情而厌恶自己,但现在不再厌恶了。

我为什么要因为不是我的错的事情而自责。

活下去。

直到自己能与他们对抗。

至少我希望这样。

我讨厌“弱势群体”的名号。但我爱自己的性别…下一世不要做人类吧。

三重存在🌈
2019.10.23 “……我...

2019.10.23

“……我想做温柔的人啊。”

背景是羽仪莫斯阁下的手绘。取得同意后做了点加工。

极限一小时。(一小时只能做到这份上,丢人)

2019.10.23

“……我想做温柔的人啊。”

背景是羽仪莫斯阁下的手绘。取得同意后做了点加工。

极限一小时。(一小时只能做到这份上,丢人)

三重存在🌈

(大家好,欢迎收看夜骐日常之“我家子爵阁下的发量不可能如此之多”以及“震惊!!前夜骐卫队队长竟与其侍卫长暗中私会!!”(´▽`)

hhhhh好罢不瞎掰辣,我就是阿尔昨天提到的辣个蠢喵,不过我不蠢,总之,我就是我(´▽`)【你话太多了!!】

在9月9日画个CP图祝我的子爵阁下和她的主人99诶嘿嘿…(´▽`)跟她昨天哒贺图一样赶时间,并且因为赶时间所以没有我招牌哒bling bling 高光_(:з」∠)_

呜哇啊啊啊凑合康罢!!我我我赶时间先走辣!!qwwq【遁!】)

(大家好,欢迎收看夜骐日常之“我家子爵阁下的发量不可能如此之多”以及“震惊!!前夜骐卫队队长竟与其侍卫长暗中私会!!”(´▽`)

hhhhh好罢不瞎掰辣,我就是阿尔昨天提到的辣个蠢喵,不过我不蠢,总之,我就是我(´▽`)【你话太多了!!】

在9月9日画个CP图祝我的子爵阁下和她的主人99诶嘿嘿…(´▽`)跟她昨天哒贺图一样赶时间,并且因为赶时间所以没有我招牌哒bling bling 高光_(:з」∠)_

呜哇啊啊啊凑合康罢!!我我我赶时间先走辣!!qwwq【遁!】)

三重存在🌈
…不是CP只是合照_(:з」∠...

…不是CP只是合照_(:з」∠)_(防止被打的声明)另外因为赶时间所以没有细节…(被打)

Happy birthday Rarity!百度上说今天是瑞瑞的生日hhh…(/ω\)

旁边那只是自设,也是个服装设计师_(:з」∠)_另外背景是某家服装店…(?!)

摄影是自家蠢喵负责的hhh…感谢她(/ω\)

她说在人群里拍照的时候吓得腿都软了…改天画她和PP的合照安慰她w(什)

…不是CP只是合照_(:з」∠)_(防止被打的声明)另外因为赶时间所以没有细节…(被打)

Happy birthday Rarity!百度上说今天是瑞瑞的生日hhh…(/ω\)

旁边那只是自设,也是个服装设计师_(:з」∠)_另外背景是某家服装店…(?!)

摄影是自家蠢喵负责的hhh…感谢她(/ω\)

她说在人群里拍照的时候吓得腿都软了…改天画她和PP的合照安慰她w(什)

三重存在🌈

(是一个关于阿尔身上哪有痣哪有疤的示意图,竖版文字从右往左阅读喵(´▽`)

真的只是个示意图qwq【双手打字以示清白】)

(是一个关于阿尔身上哪有痣哪有疤的示意图,竖版文字从右往左阅读喵(´▽`)

真的只是个示意图qwq【双手打字以示清白】)

三重存在🌈

自伤者歌

写在前面的话:

…仿佛能听见自家主人的吐槽:“你这孩子是第多少次把我写死了。”(良心不安)

花式虐自设。是很久以前的文,拿来混更。

有点猎奇,不过还是…祝诸君食用愉快。(鞠躬)


以下为正文——

……

……

银色的刀刃划破皮肉。

鲜血涌出来,而那血的主人兀自轻笑,伸出舌头,舔尽鲜血。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渴望这么做。

她不知道自己是谁。

只是恍惚,意识间仿佛有着那么一个极为重要的名字,缥缈但是极为重要的影。

可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真正想起。

于是便不再去想,某天在荆棘中挣扎的时候尖锐的刺刮破了她的皮肤,暗紫血液流出来,空气中漫溢诱人的腥甜。

她想,她...

写在前面的话:

…仿佛能听见自家主人的吐槽:“你这孩子是第多少次把我写死了。”(良心不安)

花式虐自设。是很久以前的文,拿来混更。

有点猎奇,不过还是…祝诸君食用愉快。(鞠躬)


以下为正文——

……

……

银色的刀刃划破皮肉。

鲜血涌出来,而那血的主人兀自轻笑,伸出舌头,舔尽鲜血。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渴望这么做。

她不知道自己是谁。

只是恍惚,意识间仿佛有着那么一个极为重要的名字,缥缈但是极为重要的影。

可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真正想起。

于是便不再去想,某天在荆棘中挣扎的时候尖锐的刺刮破了她的皮肤,暗紫血液流出来,空气中漫溢诱人的腥甜。

她想,她喜欢这味道。

 

……

……

被刀划破的伤口很快便愈合了。可她不满足于此,于是便以唇边的利齿,咬住了自己的手腕。异常模糊的记忆中自己也曾这样咬住过谁纤细的皓腕吧,如同蒙受恩宠似的——可她记不清。

动脉被刺破。暗紫色血液滴落。她苍白的尖耳听到血液落在地上的声音,银色的瞳中有什么欲念冒了出来——而后很快被压抑下去。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渴望那种味道。她在这沼泽边缘待了太久,身上的衣装早已残破,只是依稀能窥得曾经华丽的痕迹——出自谁手的呢?

舒展开蜷缩的身体缓缓站起身,像只小动物一样打量着周围,她想走出去,这片地方,似乎已经没有别的生物了。

 

……

……

前行了几个夜晚,第七天,在不小心被清晨的阳光照到的时候她全身刺痛。几乎是立刻尖叫一声,她在剧痛中缩到了某片阴影下,痛苦这才缓解。

抬起头,她看见——在她接触到阳光的区域上方,并没有什么树冠,周围也并没有什么树木。回过头去,她没有看见那片熟悉的森林,只有空茫茫的大地,天空上悬浮着什么巨大的黑色飞行物体。

像是奇怪的建筑——她仅有的记忆这么告诉她,可哪有建筑会悬浮在空中的呢?

她觉得她要在这片阴影下短暂地睡一觉,直到夜幕降临。

最后一次将利齿嵌入手腕,唇舌间是血的腥甜,她想如此便可安心入睡——

不用,像往常一样,受到噩梦的侵扰。


……

……

“巴托里……”

“……”沉睡中的姑娘短暂地皱了皱眉。

……谁?

“巴托里·阿尔琉斯!”

“……啊!”

猛然惊醒,她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时日……现在她已经不在初来时的那片阴影之下了,迎接她的是刺目的光芒,和眼前一群完全陌生的人类。在她睁开眼睛时那些人类注意到了那一双银色的瞳——完完全全的,“被诅咒者”。

“怎么了子爵?”一个男人,似乎是他们当中的首领,拿着藤鞭走了过来,“你以为,你能一直躲过我们吗?”

“……”无视了他对自己的称呼,利齿的姑娘拧着眉毛开口,“你们……是谁……”

“哼!”一鞭狠狠落在她的身上,利齿的姑娘痛得叫出了声,“巴托里家族的最后余孽!以为装作失忆我们就会饶过你吗?!”

利齿的姑娘身形短暂地僵了一下。她如同野兽一样怒吼出来,努力想要动起身子——

也正是这时她发现自己被牢牢束缚。

“果然!你也知道痛苦吗?!那被你杀害的人类呢?!”男人厉色颦眉,一鞭接着一鞭狠狠抽打着利齿的姑娘纤细的身子,本就残破的衣物被撕开。暗紫色血痕出现在那苍白的皮肤上,利齿的姑娘紧咬着嘴唇没有发出痛呼,于是男人停下来,目光对上她银色的眼睛。

“阿尔琉斯,你这个血族首恶的头号帮凶……事到如今还不知悔改吗?!”

“你在说什么……”她的身躯因为疼痛而颤抖着,然而这样的发问只引来了男人更无情的鞭挞。“咳……啊!住手……!住手啊!!”利齿的姑娘用力地挣扎着,那一瞬,她脑海中仿佛闪过了某些破碎的片段……

……那个黑色长卷发的苍白女子。将她从熊熊燃烧的火焰中救下来……似乎是有些心痛一样,轻轻吻她的额头……抚摸她彼时已经散开的长发……

“呜……女伯爵阁下……”

不知怎的,利齿的姑娘发出了这样一声轻唤,意识似乎渐渐模糊,脑袋轻轻地垂了下去……

然而随即,被胸口剧烈的灼痛唤醒。

“嘎啊……!”利齿的姑娘拼尽全力挣扎,胸口被烫过的皮肤起了一层丑陋的水泡,面前高挑的女人,放下手中的烙铁,瞪着她吼道:“你的女伯爵不会再来救你了!就在三年之前,首领亲手砍下了她的脑袋,她那号称不死的躯体已经在火焰中灰飞烟灭了!!”

利齿的姑娘愣住了。

心底忽然有难言的、难以忍受的痛苦撕扯起来,就像是……就像是刚才破碎的片段中,被火焰持续烧灼一样……以至于泪水忽然漫出了眼眶,落在地上,崩碎无际。

 

……

……

利齿的姑娘展开了火焰般鲜红的翅翼。

利齿的姑娘神情狰狞得如同地狱深处的恶鬼。

她发出刺耳的尖啸,银色的瞳子狠狠盯着那个手持藤鞭的男人,疯狂地扭动四肢,身体几乎就要从束缚着她的铁架上挣脱。

“她要逃走了!”一个强壮的金发男人从腰间抽出圣水淬火的银剑,狠狠刺进利齿的姑娘那伤痕累累的胸口,“啊——!!”利齿的姑娘痛呼了一声,紧接着皱起眉头,如同下意识一样咬着牙齿,然后恶狠狠地说出了这句话——

“劣种!下等的东西——我可是高贵的魔宴首领的侍卫,巴托里·阿尔琉斯啊……!”

直到现在,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名字。

被人类所憎恨畏惧,存在于无数人梦魇之中的——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自己胸口的银剑,利齿的姑娘忽然笑了,暗紫色血液自伤口中涌出来。眼泪不住滴落,直到眼眶里流出的泪,也变成了和她血液一样的暗紫色。

“啊啊……劣等的东西。”

她流着泪的眼睛看向了手执藤鞭的男人。

“那个女人刚才说——你把女伯爵阁下怎么了?!”“放肆!”金发的男人把银剑从她胸口拔了出来,就要砍下她的脑袋——然而漆黑的藤蔓从她那本应包裹着心脏的胸腔中冒了出来。

将金发男人刺穿,然后鲜红色的花朵由内而外地绽放——

阿尔琉斯被溅了满身满脸的血液。紧接着,她看着那破碎的尸体,又一次发出了一阵阴森的、鬼魅一样的笑声。然后,她轻轻张着嘴巴,过了几秒,才以颤抖沙哑的声音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如果我放你们一条生路……可以,把女伯爵阁下还给我吗……?”

歪着脑袋,银色的瞳子空洞着,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她疯了……”那群人类的首领颤抖了一下,在他的眼里,眼前这伤痕累累衣衫残破的利齿的姑娘——她的影子终于和多年之前那个残虐冷酷的处刑者重叠了。

“……杀了她!!”


利齿的姑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

只记得满眼夺目的鲜红,由内而外炸裂的尸体犹如彼岸的花朵一般,她歇斯底里地笑着,伤口里生出黑色的藤蔓。

藤蔓绞紧,缠绕,骨头被压碎的声音不绝于耳。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完全占了上风的情况下忽然撤退。或许,她需要一个地方整理自己的思绪……想起那些尚未想起的。

血红的翅翼裹挟着劲风,而后颤抖着收拢,利齿的姑娘忽然笑了,在这破败的建筑之下……除了她,没有任何生物的影子。

蜷缩在阴影之下,皎白的月光透过石块的缝隙洒下来。

胸中仿佛有一支久远的、哀伤的歌。

 

……

……

利齿的姑娘背脊靠紧了墙壁。

利齿的姑娘身躯开始止不住剧烈战栗。

想起了曾经,泪忽然没有任何征兆地滑落,阿尔琉斯紧紧抓住自己的手臂,任由尖利的指甲嵌进皮肤……然后她咬紧牙齿,将那些皮肉慢慢撕裂。

已经……感觉不到疼痛。

不如说是因为另一方面的痛苦太过剧烈,以至于身体早已麻木了……那些重要的存在一个一个在她面前离去,而甚至就在前一天,她们还在互相说着鼓励的话语。

最后她的主人将重伤到早已无法行动,却还挣扎着想要再战的她护在了身后,面向那手持银质大剑向她们走来的人类,是利齿的姑娘今天的记忆里那手持藤鞭的……

“劣等生物…休想再靠近一步!就这么——想死吗?”

“女伯爵阁下……!快走……我们已经……”

“我知道。

“所以,你们,都该离开了……”

随后,镜面反射的光芒映亮了整个战场。

此时,蜷缩在阴影中的。利齿的姑娘捡起地上尖锐的碎石,狠狠刺进手臂,暗紫色血液漫出来。

而后,她慢慢地、慢慢地,拖动碎石,在手臂上刻下了那个从前无数个日日夜夜里,于她而言最为重要的名字。

她主人的名字。

Erzsebet.Erzsebet.Erzsebet…

一遍又一遍。

这是对于那份疯狂的倾慕又一次的铭记。是对自己脆弱的大脑和躯壳,承受不了失去她时的痛苦而居然忘记她的惩罚。

但她知道自己躲不了太久。

她知道那些猎人,此刻就快赶来。

……

“看样子她逃到了这里。无人机传过来的线索到这里就中断了……”

“就在这座城堡的废墟里吧……也难怪,这是她的主人住过的地方呢。”

“等等……什么声音!”

“是她!”

映入眼帘的,是形同鬼魅的利齿的姑娘,她扭曲的利爪撕裂了一个猎人的喉咙,黑褐色长发在风中狂舞。站稳身子,阿尔琉斯轻轻舔舐着手上沾染的血液——

“诸位……被憎恨的家伙们……欢迎来到——在下的猎场!”

“哼,自大的家伙!不过是“被诅咒者”而已!

“杀!!”


银质的利刃斩击过来,利齿的姑娘闪身躲过,自虚空之中,抽出了自己曾经钟爱的利剑。

冰冷的银色的瞳孔中闪烁着疯狂之色。利齿的姑娘放弃了防守,撞上眼前的剑刃,暗紫色血液喷涌出来——凝为利刃,将自己深深憎恨着的那个男人……那些猎人的首领的身体,瞬间贯穿!

“死吧……”阿尔琉斯笑着,伤口中窜出黑色的藤蔓,那些藤蔓如蛇一样缠住了面前这个猎人的身体。她要吃掉他,如此说不定可以以一己之力虐杀眼前的所有猎人——

只是、只是……

……?!

“啊啊啊啊啊啊啊!!”没有任何预兆地,利齿的姑娘喉咙里忽然爆发出了一连串的惨叫。无数看不见的利刃贯穿了她的身体——暗紫色血液不住流淌——那些被刺穿的伤口,此刻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烧灼而扩大——而那个被藤蔓包裹的男人,他居然——不见了!

下一瞬,子弹穿过了脑颅,紧接着又是无数利器切入身体的冰冷。

“……”

利齿的姑娘想要挣扎,但是唯一的弱点被击穿令她的身体脱力了……

要葬送在这里了吗……还没有完成复仇……不行啊……动起来、动起来啊——

远处的那个模糊的影……是刚才袭击自己的猎人吗……为什么会这么强……明明只是人类……

……等等。

……“人类”?!

侵占了感官的,是某个陌生的……同类的气息。远处的少女走过来——她有着太过高挑的身材,洁白的长发,再近了些的时候……才发现她身上的力量有如深渊,如同活了上万年的东西一样。

“你越权了……伊丽莎白的眷属。”

“你是谁……?!”恢复了些行动的力气,阿尔琉斯仍是在咬着牙齿的。

“第一耆宿。

“你无需知道我的名字。

“今天,是你被制裁了——处刑者。”

洁白的丝线,在战场上结成了一个巨大的茧……

紧接着,是钻出茧的黑色的藤蔓,歇斯底里的大笑,与有着龙角和巨翼的影子。

 

自伤者歌——END



三重存在🌈

(是阿尔和她家主子的柴设哒(´▽`))

(是阿尔和她家主子的柴设哒(´▽`))

三重存在🌈
非常抱歉…咕了无偿来画这张没什...

非常抱歉…咕了无偿来画这张没什么了不起的画…(鞠躬)

至于为什么这个题材要用小马表现…不要多想,那纯粹是因为,在下暂时画不出人了😂

从知道微博les超话被封的那天,在下几乎是一直崩溃到现在。

我大概有点恨他们。恨他们要抹杀最后一点声响。恨他们想让我们悄无声息地死去。2017年广电规定影视剧中不准出现同性恋,2018年有关同性恋的东西被封禁了一次,人民日报站出来为我们发声。

现在是2019年。

我们又一次“被消失”。

这一次……除了我们自己。可能不会有人替我们发声了。

那么,2020年呢?

在下觉得,那个时候可能就是我的死期。

但是现在2020还未到。在下还能继续活下去,哪怕...

非常抱歉…咕了无偿来画这张没什么了不起的画…(鞠躬)

至于为什么这个题材要用小马表现…不要多想,那纯粹是因为,在下暂时画不出人了😂

从知道微博les超话被封的那天,在下几乎是一直崩溃到现在。

我大概有点恨他们。恨他们要抹杀最后一点声响。恨他们想让我们悄无声息地死去。2017年广电规定影视剧中不准出现同性恋,2018年有关同性恋的东西被封禁了一次,人民日报站出来为我们发声。

现在是2019年。

我们又一次“被消失”。

这一次……除了我们自己。可能不会有人替我们发声了。

那么,2020年呢?

在下觉得,那个时候可能就是我的死期。

但是现在2020还未到。在下还能继续活下去,哪怕是苟延残喘。我有自己不舍的朋友和家人,有那些希望我活下去的人,有支撑着我的…神。

他们杀不死我们。

永远杀不死我们。

别怕。我们都还在。

昨天和父上探讨关于同性恋的那些的时候。父上说,如果哪天在我们的国度同性恋不合法了,那我们就全家出逃吧。

有家真好。

回家真好……

我们只是,想要光明正大地和所爱之人在一起。

想要在阳光下牵起她的手,想和天下千千万万的恋人一样,有一场被祝福的婚礼(虽然在下大概不可能了)。

我们想……

只是希望,不只是空想啊。

Love is love.🏳️‍🌈

…无偿还是会画完的😂(害怕被揍特此声明)

三重存在🌈

崩坏时候无力细化的图…

…才不是激动到眼睛流血。(官方吐槽最为致命)

看到这条动态的任何人都可以来蹭谜一样的无偿…指定任何人物都可以,动漫本命游戏人物甚至历史人物(?!)在下都画…!!(过气血族激情点图)

不过是和自家主子绑定的,也就是说合照。(扶额)

…之所以和自家主子绑定是因为这样画得快。(泥垢!!一画自家主子就动力百倍是吧?!)

总而言之…没人回复就尴尬了…😂

崩坏时候无力细化的图…

…才不是激动到眼睛流血。(官方吐槽最为致命)

看到这条动态的任何人都可以来蹭谜一样的无偿…指定任何人物都可以,动漫本命游戏人物甚至历史人物(?!)在下都画…!!(过气血族激情点图)

不过是和自家主子绑定的,也就是说合照。(扶额)

…之所以和自家主子绑定是因为这样画得快。(泥垢!!一画自家主子就动力百倍是吧?!)

总而言之…没人回复就尴尬了…😂

三重存在🌈

你值得被爱。你值得被爱。你值得被爱你值得被爱你值得被爱…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最后一P因为滤镜原因异常恐怖,慎点【扶额】)

你值得被爱。你值得被爱。你值得被爱你值得被爱你值得被爱…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最后一P因为滤镜原因异常恐怖,慎点【扶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