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巴拉克

4720浏览    299参与
lan97

好久没上这边了,之前发现2014年到2015年期间在土豆发的视频【黑历史】全部被屏蔽了,重新在B站发了一遍。当时时间真的好多也很有精力,虽然剪出来一言难尽的土啊哈哈哈哈。

好久没上这边了,之前发现2014年到2015年期间在土豆发的视频【黑历史】全部被屏蔽了,重新在B站发了一遍。当时时间真的好多也很有精力,虽然剪出来一言难尽的土啊哈哈哈哈。

Julia

没办法,任岁月老去,也实在是喜欢他们。

没办法,任岁月老去,也实在是喜欢他们。

六角铜铃

达摩克里斯之剑(番外二)

巴拉克开着车,挂上蓝牙耳机拨通克洛泽的电话:“米洛,你在哪?”

“我还在队里,怎么了?”

“记得我跟你说过的,现在溜出来别被发现。”

“去哪?”

“北郊废仓库,去接我的线人,先到的在南边等。”

“好。”


克洛泽顺利的到达目的地,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人背对着他站在那里。

“你怎么不穿便装?”他完全没有多想走过去,那人转过身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


巴拉克走的城郊公路没有任何预兆的封路了。他不得不绕走一条山路,虽然距离不远但路很难走而且没信号。

巴拉克觉得不太妙,他努力加速往北郊赶。等再有信号时克洛泽的电话已经没人接。


在约定的地方巴拉克见到了克洛泽的车却不见他的人。

巴拉克转身掏枪走向仓库虚掩的铁...

巴拉克开着车,挂上蓝牙耳机拨通克洛泽的电话:“米洛,你在哪?”

“我还在队里,怎么了?”

“记得我跟你说过的,现在溜出来别被发现。”

“去哪?”

“北郊废仓库,去接我的线人,先到的在南边等。”

“好。”


克洛泽顺利的到达目的地,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人背对着他站在那里。

“你怎么不穿便装?”他完全没有多想走过去,那人转过身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


巴拉克走的城郊公路没有任何预兆的封路了。他不得不绕走一条山路,虽然距离不远但路很难走而且没信号。

巴拉克觉得不太妙,他努力加速往北郊赶。等再有信号时克洛泽的电话已经没人接。


在约定的地方巴拉克见到了克洛泽的车却不见他的人。

巴拉克转身掏枪走向仓库虚掩的铁门。

门被踹开,他看到失去意识的克洛泽被铐在生锈的铁栏杆上生死不明。随即枪声响起。

巴拉克迅速退守到铁门后并还击,他听出枪声和自己是一样的,应该是克洛泽的配枪。敌情不明,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克洛泽的情况。

这时身后传来动静,巴拉克回身果断开枪,一胖一瘦两人包夹而来。

巴拉克又连开数枪,胖子中枪还是扑了过来。

带着手套的枪手从仓库里走了出来,继续用克洛泽的枪向被胖子按倒在地的巴拉克射击。

胖子失血过多没劲儿了,巴拉克扭过胖子的身体当了肉盾挡枪。

他刚舒一口气又被瘦子从身后勒住了脖子。他把全身的力量都压在巴拉克身上,巴拉克几乎无法呼吸枪也脱了手。

枪手丢下克洛泽的枪,捡起巴拉克的枪转身瞄准克洛泽。

巴拉克急了他使出全身的力气背起瘦子极速向后退,把他狠狠撞在车上。瘦子的后脑勺磕在倒车镜上,把倒车镜都磕掉了,才撒开了巴拉克。

巴拉克猛扑向枪手,枪已经响了。堪堪避开要害打在了克洛泽肩膀上。

巴拉克和抢手在地上扭打,他使出最后的力气掰过枪口打爆了那人的脑袋。

克洛泽因为剧痛恢复了意识,他看到巴拉克正在给自己止血。

“米洛,你怎么样?”

“没事,死不了,你快走。”

“不着急我叫了救护车。才三个人就想对付我,做梦。”

“我们的电话被监听了,他们早有准备要陷害你。”

“我知道,现在我家肯定已经摆好脏物了。”巴拉克说的满不在乎,心里凉透了。

他从克洛泽怀里取出钥匙帮他打开手铐,又把他的枪捡回来。

“你说过要搞的那个内鬼,是什么大人物?”

“别问了。”

巴拉克把枪塞在克洛泽手里开了一枪,“好了这样你身上就有硝烟反应了。”

“你打算怎么办?”

巴拉克紧紧抱住克洛泽在他耳边说:“记住我从来没跟你提过内鬼的事,这三个人是你杀的,你是我打伤的。你发现了我收黑钱的事,我要灭口。”

克洛泽瞪大了眼睛:“那你怎么办?”

“我一定会回来的。”

远处传来绵长的警笛声。


夜晚巴拉克回到暂时栖身的地下室,发现门缝里夹的没了。他若无其事的进屋关上门却没有开灯。

手扣在扳机上,看着眼前的黑暗他问:“是哪位不清自来啊?”

“是我想跟你谈谈。”他听出克林斯曼的声音微微放松了些。

“有什么好谈的,新闻我看了,来抓我领赏的吧。”

“别说气话了,买张机票去海关绕一圈,让人以为你逃出国了,其实找了这么个灯下黑的地方,不愧是我教出来的。”

“那么您想谈什么?”

“整件事疑点太多,首先我打死也不信你会向米洛开枪,他自己说的我也不信。还有当天报警的人说他刚好路过听见了枪声,之后我们再也联系不上报警了,我猜他其实就是三个死者之一,正好有一个人的电话不见了,是被你捎走的吧。米洛什么也不肯告诉我还悄悄销毁了你的一些文件,上面催着定你的罪。你到底是惹上什么人了?”

“不愧是我的老师,精彩。”巴拉克把事情简单的讲给克林斯曼。听到议员名字时,克林斯曼皱起来眉头。

“跟我回去吧,米夏。”

“这从一开始就是个陷阱,我现在回去不是找死吗。”

“你还信不过我吗?”

“我不信你能摆平这件事,背后的人是谁你已经知道了。为我辩白就是把你们都搭进去。”

“那你怎么办!如果你黑警的身份坐实了,以后就再难翻案了。你不在乎自己的情白吗,你打算一辈子流亡生活中黑暗中吗?”

“您不用说了我意已决,即使在黑暗中我也会好好活下去,活的比那些想我死的人长。”




“天哪,这些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为了他的安全,巴拉克从没有直接与他联系过。克洛泽只知道他还活着,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这些你到时候自己问他吧,白手起家混成黑道老大,一定很精彩。几年前达摩克里斯行动成功的时候就是靠他搜集的证据最后搬到当初要害你们的议员的。他早就想回来了,先是清理余孽,再说黑道上仇家也不少,光是要让小弟们接受大哥要回去当警察了这点也不容易。就这么耽搁到现在。”

“是呢。”克洛泽兴奋的笑了。

拉姆看了看天边。

“天要亮了,我该走了。”


六角铜铃

达摩克里斯之剑(番外一)

因为正文卡了决定先更番外,共两节

讲述老k,拉姆,巴熊之间过去的事

这里老k是希姐的,无cp


好不容易把两个精力旺盛的小家伙哄睡着了,克洛泽打算先洗个澡,想想明天周六是去钓鱼呢,还是钓鱼呢,还是钓鱼呢。

走出卧室就见到妻子希尔维娅神色慌张,她把丈夫拉到窗户边指着花园里堆放割草机等杂物的储藏间小声说:“我看见好像有个人翻墙进来躲在那里。”

克洛泽安抚了妻子,一个人到花园查看。

他一手举着手电,一手背后握着枪。

围墙内侧沾有新鲜的血迹,血迹下方的花草被压倒了一片。

克洛泽用手电照向没有门的储物间小声喝到:“谁,出来。”

拉姆从黑暗中走到光束下,不适的眯起眼睛。他轻依在门框上,右手按在左肩上,血从指缝渗出顺着...

因为正文卡了决定先更番外,共两节

讲述老k,拉姆,巴熊之间过去的事

这里老k是希姐的,无cp


好不容易把两个精力旺盛的小家伙哄睡着了,克洛泽打算先洗个澡,想想明天周六是去钓鱼呢,还是钓鱼呢,还是钓鱼呢。

走出卧室就见到妻子希尔维娅神色慌张,她把丈夫拉到窗户边指着花园里堆放割草机等杂物的储藏间小声说:“我看见好像有个人翻墙进来躲在那里。”

克洛泽安抚了妻子,一个人到花园查看。

他一手举着手电,一手背后握着枪。

围墙内侧沾有新鲜的血迹,血迹下方的花草被压倒了一片。

克洛泽用手电照向没有门的储物间小声喝到:“谁,出来。”

拉姆从黑暗中走到光束下,不适的眯起眼睛。他轻依在门框上,右手按在左肩上,血从指缝渗出顺着手臂蜿蜒而下。

“Hi,Miro.”他有气无力的说到。

克洛泽连忙上前扶她坐下,查看他的伤势。

是刀伤,很深。

“要去医院吗?”

“不,他们知道我受伤了,一定派了人盯着医院。”

“那进屋吧。”

“不,会吓到人的,你终于有了这样好的家庭别跟我扯上关系。”

克洛泽见拉姆不便移动也只能依他,自己回去拿药品食物。他好不容易才让妻子相信真的没事先去睡觉了。

拉姆猛灌了好几口白兰地,摇晃着酒瓶问:“剩下的我能带走吗?”

“当然。”

克洛泽仔细帮拉姆处理好伤口,又给他换了干净衣服。

克洛泽挨着拉姆坐下,看向他看的方向,远方的天空有一轮朦胧的月亮。

他们坐在蝉鸣的花园里,就像许多夏夜里出来避暑的男孩一样。

“我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哦,你说的是哪个第一次?”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克洛泽看着最后一发光荣弹,心里凉了半截,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克洛泽靠在一堆纸箱后听着人声一点点临近,握枪的手浸满了汗。

忽然,身侧的墙动了一下,开了一扇小门,门口站着一个人。他连忙调转枪口对准门口,那人也不慌张,向他招了招手。

克洛泽小心翼翼的靠过去,门口的人怎么看都跟这里的毒贩是一伙的。

“十一点钟方向,跑步十分钟就能见到一条公路。如果能搭上车的话向东天亮前能回到城市。”

“你为什么……”

“没时间了。”

克洛泽还在犹豫那人干脆一把把他推出门外然后关上了门。




又过了很久,有一次克洛泽接到上级指令去取一份情报。

与克洛泽接头的人正是拉姆,对完暗号他很快得到了密文。

为了显得自然一些他们没有着急走,继续坐在咖啡厅聊天。

“上次谢谢你。”

“小意思,不客气。”

“我们其实更早以前就见过,对吧。”

“谁知道呢,我不记得了。”

“是在警校的毕业典礼上,我是毕业生代表你是优秀学员代表,你给我献过花。”

拉姆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好像伪装被拆穿了一样。

克洛泽又问:“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卧底?线人?还是……”

“我只想做个好人。”




“你还在乎我的答案吗?”

“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可以不这样……也能过上安稳的日子。”

“我是不可能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了。”拉姆无奈的笑笑,“我爷爷战后做起了走私生意,逐渐坐大,有了自己的帮派势力。我出生后,他觉得现在经济好了不想我的未来在黑暗中。于是他把我送走,让我从小便与家族撇清关系。谁知道我自己报上了警校,造化弄人啊。后来我父亲死于械斗,我被接回去继承家业。在克林斯曼老师的帮助下我以特殊身份受聘于情报部门。这些年我出卖过兄弟,错杀过无辜的人。我这样的背景,只能被利用永远不可能得到真正的信任。我为我认同的正义而战,我为我的信仰骄傲,我不后悔。任务没有尽头,有一天我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家族的悲剧命运就能真正终结。”

克洛泽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拉姆很轻松的对他说:“我都不在乎你就甭操心了。告诉你个好消息吧,他要回来了。”

“谁?”克洛泽有些诧异。

“米夏埃尔巴拉克。”


——————————————————

今天国庆过得很开心

祝拜仁药厂好运


小卡的风衣

欧文感觉还挺准确的 

没出现的是因为测完觉得不准就没放


欧文感觉还挺准确的 

没出现的是因为测完觉得不准就没放


HEY KAY

2019年了,还是要祝两个老男人生日快乐啊!!!
祝一切都好!!
(不要问为什么巴熊生贺今天才发,问就是当代大学生选修课卑微的被指出不能用电脑????)
本来我是想一人一个视频的,但是无奈事情太多(就是怪那选修老师)导致没有时间剪,导致两个人的生贺缩水成一个视频,导致晚了两天←_←【他俩生日太近了,凑合凑合吧】
能力有限,处女渣剪(卑微🙃希望大家喜欢)

2019年了,还是要祝两个老男人生日快乐啊!!!
祝一切都好!!
(不要问为什么巴熊生贺今天才发,问就是当代大学生选修课卑微的被指出不能用电脑????)
本来我是想一人一个视频的,但是无奈事情太多(就是怪那选修老师)导致没有时间剪,导致两个人的生贺缩水成一个视频,导致晚了两天←_←【他俩生日太近了,凑合凑合吧】
能力有限,处女渣剪(卑微🙃希望大家喜欢)

小卡的风衣

照相站位都那么像 

其实不像 只是滤镜深厚的我拉郎而已

 @kitschcliche 

哭了 

照相站位都那么像 

其实不像 只是滤镜深厚的我拉郎而已

 @kitschcliche 

哭了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

某🐻笑成了一朵花😘
老K表情略呆
(图源微博
(天啦,两个人神马时候会同框😣)

某🐻笑成了一朵花😘
老K表情略呆
(图源微博
(天啦,两个人神马时候会同框😣)

六角铜铃

达摩克里斯之剑(十)

蜿蜒的山路上响起警笛声,一辆警用吉普追着一辆改装过的黑色面包车飞驰而过。

克洛泽单手扶住方向盘拉下麦克风,用车外的大喇叭喊话:“停车,请立即停车接受检查”

前车摇下车窗用一梭子子弹作为回应,子弹打在防弹玻璃上噼啪作响。

克洛泽不慌不忙的打开天窗,诺伊尔立刻会意,上身爬出车顶迅速架上枪几个点射就打爆了面包车的车胎。

前面刚好行至一个拐弯处,面包车失控直接摔下山崖。克洛泽急踩撒车,猛打方向盘,诺伊尔抱着枪摔回到后排座位上,车挨着山壁擦出一溜火花慢慢停下。

山崖下消防员扑灭了火,灰白色烟尘下面包车烧的只剩下框架。法医把尸体装进尸袋,技术人员分辨着烧成灰的毒品和毒资。

克洛泽揉了揉发黑的眼圈,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最...

蜿蜒的山路上响起警笛声,一辆警用吉普追着一辆改装过的黑色面包车飞驰而过。

克洛泽单手扶住方向盘拉下麦克风,用车外的大喇叭喊话:“停车,请立即停车接受检查”

前车摇下车窗用一梭子子弹作为回应,子弹打在防弹玻璃上噼啪作响。

克洛泽不慌不忙的打开天窗,诺伊尔立刻会意,上身爬出车顶迅速架上枪几个点射就打爆了面包车的车胎。

前面刚好行至一个拐弯处,面包车失控直接摔下山崖。克洛泽急踩撒车,猛打方向盘,诺伊尔抱着枪摔回到后排座位上,车挨着山壁擦出一溜火花慢慢停下。

山崖下消防员扑灭了火,灰白色烟尘下面包车烧的只剩下框架。法医把尸体装进尸袋,技术人员分辨着烧成灰的毒品和毒资。

克洛泽揉了揉发黑的眼圈,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最近上面给的情报频繁而精准,可把他和兄弟们累坏了。





德国东部某市一家豪华KTV顶楼

拉姆穿着一件花衬衫,敞开的领口处别着墨镜。他眯起眼睛去努力分辨投射出炫目灯光的玻璃灯箱上的门牌号。他停在一间包厢前使劲敲了敲门。

门开了,开门的大汉高大的门框都要装不下了。拉姆从他臂下的缝隙向里望了一眼吓得掉头就跑,“对不起,走错了。”

大汉一把捏住他的肩膀把他拉进包厢,豪华包厢里乱七八糟的有四五个人。坐c位的男人,显然是这里掌握话语权的人,他看了拉姆一眼问:“怎么回事啊?”

拉姆陪笑道:“卖货的,走错了。”

男人一听来了兴趣,直起身子道:“货到哪都是卖,不如出给我啊。”

“这……恐怕不合规矩吧。”

“最近风声紧能拿到货不容易,只有品质好不会亏待你的。”

“我可只收现钱。”

“没问题,黄货。”说着男人竖起三根手指。

拉姆点点头,男人一挥手,其他人都离开了包厢。

巴拉克指着身边的沙发示意拉姆坐下,拉姆一坐下长长松了一口气。

“真没想到南部的黑道太子再为警察做事。”

“我也猜不到警察安排我来接洽的是东部的二把手。”

“行了,道上十个人都能查到我们在警校的学号,你还参加过我的毕业典礼呢,学弟。”

“呵,道上有警方背景的人也多了,可不都是为警察办事的。”

两人都笑了。

“是勒夫让你来取东西的?”巴拉克问。

“是,时机已经成熟可以对他下手了。”

巴拉克找出一张便签,写下一个银行地址保险柜编号,用户名和密码。

“东西可能有点多,你想好怎么拿。光凭十五年前那点东西可不够,这些年我又收集了不少猛料。”





克罗斯在酒吧门前的小黑板上写下店庆一周年的优惠活动。

这一年来他在这里以各种身份与各路人马交锋。通过拉姆他了解到达摩克里斯行动真正目的。现在他自称某大佬买家的代言人,通过穆勒与贩毒组织头目进行交易。

这时,玻璃门的反光里穆勒来了。


酒吧二楼的密室里克罗斯和穆勒相对而坐。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赶紧说。”

“好消息是阿帕奇同意交易了时间地点都定下了,坏消息是交易之前你必须进入组织接受监控,然后一起去工厂取货。”

“可以理解,他那样的老狐狸不谨慎才有问题了。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料到,先把情报送出去让上面裁夺。”

穆勒掏出一支针剂给克罗斯:“还有一个赠品。”

克罗斯看着流动的蓝色液体皱了皱眉:“这是什么?”

“类似于暴走药吧,原理和毒品差不多。这是他们给雇佣兵团研究了好几年才搞出来的,可以让人短暂爆发力量还能保持头脑清醒的药。只是技术还不成熟副作用太大正常人没法使用,只能是重伤后和敌人同归于尽了。要我说还不如手雷呢,送回去让他们研究研究。”

“行吧。”

“如果这次顺利,任务就算结束了。我们就能一起回家了。”



厄齐尔来找克洛泽说最近他要进城几天的事,有投资方找他买书的版权想改编成影视他得去详谈。

在这里除了一些保密等级较高的会议.文件人们几乎不避讳他什么。

厄齐尔走进克洛泽的房间发现没有人就打算离开,有意无意间往桌上扫了一眼。桌上有几张照片,他认得那些都是境外的大毒枭。其中一把手阿帕奇的照片和原来见过的老旧证件照不一样,这张一看就是最近街拍的,胡子拉碴眼神很凶。照片虚化的背景里有另一个男人模糊的身影,厄齐尔一眼认出他来。





罗伊斯在莱万肩上拼命挣扎,但一点用都没有。莱万把他放下在酒店房间的床上,这是他今天第三次逃跑未遂。

“我不要被关在这,我要回实验室去。”

EMMA2.0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除了医疗上的贡献,她还让戒毒变得更简单。这样一来虽然减轻了许多人的痛苦,可吸毒的代价变小了是否会直接改变对毒品的定义。平衡一旦被打破,蝴蝶效应将在毒品市场爆发一场革命。现在对罗伊斯产生兴趣的各方势力纷纷动了起来,上面才要求他们转移的。

“你知道现在外面很危险。”

“待在这里也太无聊了,还不能上网。”

“敌人可以通过虹膜确认你的身份,上网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哪有那么夸张,你不该听我的吗。”

“对不起,保证你的安全具有最高优先级”

罗伊斯气的咬牙切齿也没有一点办法。

这时莱万的手机响了一下,是任务指令的提示音。当他看到任务内容的时候愣住了,罗伊斯凑上来一看上面写着“转移回研究所”

他高兴拉起莱万的手,像个要去春游的孩子“我们走吧。”


————————————————————

之所以沦为月更是因为放假回家忘拿手稿了,现在看看这学期的课表,可能真的要月更了


欧冠……各位大爷加油


小卡的风衣

接昨天发的

 拉德到底会和谁过七夕呢

私心给巴🐻打tag 我真的好爱他

有时间可能我要(不 没有)写他俩

其实这个是心机嗓的故事

拉德非常看脸!可怜欧胖胖

你看托保持的多好 托开健身房难道是为了保持好身材 不被🙊

判若两人的隆哥  


接昨天发的

 拉德到底会和谁过七夕呢

私心给巴🐻打tag 我真的好爱他

有时间可能我要(不 没有)写他俩

其实这个是心机嗓的故事

拉德非常看脸!可怜欧胖胖

你看托保持的多好 托开健身房难道是为了保持好身材 不被🙊

判若两人的隆哥  



逝者如斯

当足球遇上金庸

http://t.cn/AiNo1pqZ


终于把这个搞了,懒得加字幕啦,主要是为了听歌!

巴正淳all,穆誉all,包无忌all,维小宝all,干花all

杰欧主,别问我为啥没虾皮…………

德国主,所以干花花演反派!

其他cp包括:

河南河北前辈们的大四角关系

bfbkbs大四角(本来要把大比放进去,奈何舍瓦演了马夫人,实在忍不住让大比跟他搞一搞)

继承了13号开后宫传统的250(拉姆:请问为何只有我没姓名)

拉德和欧文兰灯大嗓托妞可儿妹妹(这货后宫真多)

vip大三角外加波波和国际队友们(但是容我吐槽一句,波波在国际一进球,过来庆祝的队友呃,一眼看过去感觉坎司令是最好...

http://t.cn/AiNo1pqZ


终于把这个搞了,懒得加字幕啦,主要是为了听歌!

巴正淳all,穆誉all,包无忌all,维小宝all,干花all

杰欧主,别问我为啥没虾皮…………

德国主,所以干花花演反派!

其他cp包括:

河南河北前辈们的大四角关系

bfbkbs大四角(本来要把大比放进去,奈何舍瓦演了马夫人,实在忍不住让大比跟他搞一搞)

继承了13号开后宫传统的250(拉姆:请问为何只有我没姓名)

拉德和欧文兰灯大嗓托妞可儿妹妹(这货后宫真多)

vip大三角外加波波和国际队友们(但是容我吐槽一句,波波在国际一进球,过来庆祝的队友呃,一眼看过去感觉坎司令是最好看的……啊,还是国家队是波波的归宿!)

干花和他的顺位前四的后宫波波小胖舍瓦13


啊,来吐槽吧!

逝者如斯

【熊糖】谍影重重(3)

本章有舍瓦!所以打了个tag。其实写这篇文主要就是因为我想写这个梗2333果然本质还是沙雕文!所以写得烂也没关系啦(喂

***

火车运行得很慢,倒也给了巴拉克和弗林斯不少时间慢慢聊天。巴拉克依旧想不起自己的来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莫斯科应该与他的失忆前有所关联,因为他居然懂俄语。

“天呐你是怎么学会,这样太绕口了。”弗林斯饶有兴趣听巴拉克用俄语念着地名。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暂时丢掉了手机,现在巴拉克拿着一张纸质的地图研究着。

“到了莫斯科以后呢。”弗林斯问。这是一个大问题,当初巴拉克从自己身上找到的纸条上只写了莫斯科,可是莫斯科这么大。

“其实,我之前断断续续想起的片段里,我看到了一个黑...

本章有舍瓦!所以打了个tag。其实写这篇文主要就是因为我想写这个梗2333果然本质还是沙雕文!所以写得烂也没关系啦(喂

***

火车运行得很慢,倒也给了巴拉克和弗林斯不少时间慢慢聊天。巴拉克依旧想不起自己的来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莫斯科应该与他的失忆前有所关联,因为他居然懂俄语。

“天呐你是怎么学会,这样太绕口了。”弗林斯饶有兴趣听巴拉克用俄语念着地名。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暂时丢掉了手机,现在巴拉克拿着一张纸质的地图研究着。

“到了莫斯科以后呢。”弗林斯问。这是一个大问题,当初巴拉克从自己身上找到的纸条上只写了莫斯科,可是莫斯科这么大。

“其实,我之前断断续续想起的片段里,我看到了一个黑衣女人。”巴拉克说。

“你记得这个女人是谁吗?她知道你的来历?而且,重点是莫斯科这么大你知道去哪里找她?”弗林斯问道。

“呃,我想我知道她是谁,也知道哪里能找到她。”巴拉克挠挠头。

“真不容易,你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还记得个女人。”弗林斯莫名其妙不爽的说道。

“该怎么说,我记得她,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或者说世界上没人知道她的名字。”


“好吧米夏巴拉克,我暂时不跟你计较你玩我这件事。请问你见到这个女人了,她能告诉你什么?”弗林斯盯着眼前的女人说道。

这个女人有着蒙娜丽莎一般的神秘,只是她并不能开口说话。而巴拉克和弗林斯已经坐在特列季亚科夫美术馆20号展厅,盯着这幅《无名女郎》的画像看了半天。

“呃,我暂时还没想起别的。但是你得承认,这真的是一副优秀的作品。”巴拉克无辜地说道。他看了一样时钟,还有一个小时博物馆就会打烊,但是他也实在毫无头绪。

“难道会是达芬奇密码一样?”弗林斯猜测,同时不满地推了一下身边的巴拉克,“你都看出些啥了。”


“我看出了,这位女郎穿着华贵但是神情傲慢,有人说这是一个不道德的女人,有人说这是xx主义知识分子冷眼看待社会的态度。无论如何,就如同法国的蒙娜丽莎,奥地利的金衣女人,荷兰的带珍珠耳环的少女,无数人为这无名女郎而着迷。”一个声音响起,不是俄语而是英语,弗林斯侧头看了下,只见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大概是艺术爱好者吧,弗林斯懒得搭话,扯了下巴拉克的衣服准备躲开这个怪胎。但是在巴拉克和这个游客打扮的人目光交汇的一瞬间,无论是弗林斯还是巴拉克马上意识到,这个人认识巴拉克!而男人已经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巴拉克弗林斯也一前一后跟着男人出了美术馆。

男人似乎对周边环境很熟悉,七拐八拐拐进了一条小巷,然后在巴拉克跟上去的瞬间他动手了。一把匕首飞快刺向了巴拉克,但是巴拉克的身体立刻做出反应,侧身一闪接着就飞快抓住对方手腕,对方也马上一个换手动作,匕首瞬间换到左手然后再次刺向巴拉克小腹。但是巴拉克仿佛预先知道一样,另一只手已经捉住对方的手腕一扭,匕首落地。


“米夏,”男人忽然一笑,“你这次下手怎么那么狠啊,我的手腕都被你弄脱臼了。”

巴拉克并未松手,但是又不知道如何接这句话。倒是弗林斯有些不满已经捡起匕首,同时一把摘去对方的帽子。

这是个年轻而好看的男人,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

“米夏,我手疼死啦!”男人继续抱怨着。他被巴拉克捉住手腕并顺便扭到脱臼,原本巴拉克已经预备抵挡对方下一秒踢向自己,没想到对方似乎因为太过于惊讶而停手了。难道误伤了队友?巴拉克犹豫了下,还是为对方接好了手腕,而弗林斯则是把匕首架在了男人脖子上。

“米夏你搜……”弗林斯说到一半见巴拉克还在与金发男人对视,于是改口道:“你拿着匕首,我来搜他。”


“米夏,你从哪里找的这个美人?你不是暗恋桑德罗吧?”金发男人依旧调侃着巴拉克,语气里显得颇为亲近。而弗林斯仔细摸了一遍,从男人身上搜出了手枪弹夹等武器,随手揣在自己怀里。

“少废话,你tm是谁?跟米夏什么关系?”弗林斯不耐烦说道。

“米夏,你还没跟他说我俩的关系吗?”金发男人眨眨眼,语气暧昧说道。

“说个屁,他压根不记得你了!”弗林斯越看眼前的人越不爽,又一次话不过脑子就冲口而出。

“不是吧米夏,你怎么比皮波还渣啊,怎么还装起失忆了?”金发男人撇嘴。

“什么装,他本来就失忆了。”弗林斯直接说道。巴拉克本想阻止,但他现在记忆完全处于空白,想要套话实在艰难。虽然刚刚男人直接动手了,但是交手之下巴拉克感觉到对方似乎真的没有恶意,反而自己一开始以为对方是敌人直接下了毒手。见到男人的脸后,虽然依旧想不起对方是谁,但巴拉克隐隐觉得对方不是追杀自己的人。那么索性赌一把,告诉对方真相,如果是朋友那么也许能得到更多的信息和帮助。


“你……失忆了?”男人惊讶地看着巴拉克,巴拉克点点头。

男人惊讶了半天忽然一把握住了巴拉克的双手深情无比喊道:

“米夏同志,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的好战友安德烈啊!”

“WTF?!”弗林斯脱口而出。

安德烈转身一把捉住弗林斯的双手,热情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扑到弗林斯背上一样:“你放心,我和米夏之间只是纯洁的友谊,还没升华呢。”

“你等会,能再说清楚点吗,你是谁我是谁我俩啥关系??”

“米夏巴拉克,我的名字是安德烈舍甫琴科,我们都是俄罗斯的特工。”



巴拉克和弗林斯都被这句话震撼了全家一整年,弗林斯缓缓说道:“你…说…你…🐎…呢…”

“我真的没开玩笑,你在执行任务途中不幸遇到了德国XX分子,我来接应的时候你刚刚被带走了。米夏同志,这都是我的错啊!”安德烈舍甫琴科同志痛心疾首地说道。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的身份或者他的身份。”弗林斯觉得舍甫琴科讲话真是太TM雷了,一秒废话都不想和他说。

“当然了。”舍甫琴科伸手到怀里估计从衬衣里面摸出了两本手册,上面的照片现实一本是他自己的一本则是巴拉克的,两个人的身份果然都是特工。“我来的时候只在安全屋的柜子下找到了这个,我就知道你被抓走了。一想到敌人会如何拷打你逼问你的身份,我…… 我就心痛哇!”舍甫琴科继续上演雷剧。

“既然我还来得及把这个丢出来,那么或许我还有别的东西留在屋子里……你带我们去安全屋,或许我能想起什么。”


“你们两个……都去吗?”舍甫琴科指了下弗林斯。

“这是托斯滕弗林斯。多亏他救了我,不然我根本不可能到这里。”巴拉克介绍道,但是弗林斯的表情说明他一点不想跟眼前这位安德烈舍甫琴科认识。

“米夏,你了解他是谁吗?你可别中了敌人的美人计啊,我一直觉得这是你的薄弱点…… ”舍甫琴科还没说完,弗林斯就已经怒了。

“你的意思是我是抓走米夏的人的同伙咯?我还没说你呢,反正米夏现在什么都不记得,谁知道你这家伙是好是坏!”

“行了行了都别吵,”巴拉克扶额,“安德烈,我知道你有疑问,但是我和托斯滕相处也有些时间了,他绝对不会害我的。托斯滕,我也相信安德烈。我们真正的敌人随时可能追上来,所以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先去安全屋看看,可以吗?”


“好吧。”舍甫琴科总算勉强答应了,带着二人来到了他口中的安全屋。弗林斯尚且还警惕着观察四周是否有埋伏,巴拉克却是脸色一变几乎是冲进屋里。当弗林斯和舍甫琴科互相瞪着眼跟进去的时候,巴拉克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本书。

“哇米夏,我之前已经把屋子里里外外搜遍了,你是把这个藏在哪里了?”舍甫琴科感慨。

“我就是…… 记得…… ”巴拉克挠挠头,同时打开了书本。书是中空的,里面放着一把钥匙。

“这应该是一把保险柜的钥匙,那么你还记得是哪家银行吗?”舍甫琴科问道。

“不记得了,但是我想特工如果要查出来应该不是难事吧。”

“总部那边应该可以。只不过,”舍甫琴科有些犹豫说道,“因为你之前被抓走,为了安全起见,按照惯例你的一切资料被销毁,官方不承认你的存在。所以现在我不能带你回总部,我需要汇报这一切然后申请恢复你的身份……”

“我明白了,”巴拉克点点头,“时间紧迫,那么你先带着钥匙回总部,我和托斯滕在这里等待。”弗林斯顿时想要阻止,但是巴拉克十分坚定说道:“我相信你,安德烈。”

“好的,你放心,我很快会回来。”舍甫琴科点点头,带着钥匙走到了门口,然后回头道:“其实,你一直都是喊我舍瓦。米夏你放心,我会帮你恢复身份,然后你会接受最好的治疗。”


等舍甫琴科离开以后,弗林斯终于忍不住炸了:“你撞到头失忆就算了,人也傻了吗?那个人说的还能再假一点吗!你就这样把东西给他了?!万一是很重要的东西呢!我看他说得很对,你的弱点就是美人计!”

“冷静托斯滕你冷静一点,”巴拉克连忙说道,“虽然我失忆了,但是我也感觉得到那个人并没有说实话。但是我需要他带我来这里。那把钥匙其实是假的,其实这本书才是真正有用的东西。”

“啊?这不就是装钥匙的盒子?”弗林斯惊讶,“我以为这本书是伪装…… 原来钥匙才是伪装,这个盒子本身才是你藏的东西!”

“是的,”巴拉克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虽然我失忆了,但是我一进这个屋子就知道我把东西藏在了哪里…… 这本书的扉页应该有我用特殊药水写下的情报,今天已经晚了,我们就在这里休息把。至于显性的方法,无非就是酸或者碱,明天去弄些柠檬水撒在上面再看看。”


“你再说一遍,你是怎么跟那只熊说的,你俩都是俄罗斯特工?这也有人信啊?”因扎吉一边狂笑一边锤着地板。而其他的人虽然没有这样夸张,也都笑得东倒西歪。

“怎么,我觉得可信度很高啊。本来米夏跟我就都是特工嘛,只不过我是你们派去俄罗斯的卧底,他是德国派去俄罗斯的卧底,我们俩表面上的身份的确都是俄罗斯特工啊。”舍甫琴科不满地说道,“虽然米夏并没相信我,但是我这不是拿到了东西。”

“谁会相信你那种鬼话啊,你还是多跟着皮波学学怎么骗人吧。”内斯塔一边笑一边说,“所以你知道巴拉克不会相信,于是把东西一起偷回来了?”

“骗人我可能比皮波差一点,但是偷东西嘛皮波可不如我。”舍甫琴科得意地眨眨眼,“而且那个漂亮的死胖子一定想不到,他从我身上搜走的枪和弹夹里,有一颗子弹其实里面是窃听器。现在我们就来弄点柠檬汁,看看米夏千辛万苦背着我藏起来的是什么情报,甚至让他自己被顶头上司追杀。”


“为什么盒子不见了?”第二天醒来的弗林斯暴跳如雷,“肯定是那个该死的金发小偷给偷走了,我就说他不是个好人!”

“冷静托斯滕,都说了冷静一点…… 对了你先把舍瓦身上搜来的弹夹丢出去吧,他走的时候没有问我们要,这太奇怪了,多半被他做过手脚,所以他才又溜回来拿了盒子。没错当然是舍瓦拿的,而且是我故意让他拿走的。”巴拉克安慰弗林斯道道,“但是…… 其实那个盒子和钥匙,都是假的。这间屋子其实是我监视的用的,对面那座楼里才是我真正的安全屋。我们现在就去拿情报。”


***


“所以……盒子和钥匙应该都是假的。”科斯塔库塔拍了拍摆弄了半天的舍甫琴科,“舍瓦呀,以后对付德国人这种事,还是让皮波来干吧,他比较擅长。”

小卡的风衣

这是…

什么多角恋

🐻我坚强我不哭

 @0603  @冰澜绮 

这是…

什么多角恋

🐻我坚强我不哭

 @0603  @冰澜绮 

六角铜铃

歌词海报还挺好玩的
断章取义纯属娱乐
图片来自网络

歌词海报还挺好玩的
断章取义纯属娱乐
图片来自网络

小卡的风衣
巴🐻卖萌 拍摄🐬顶球小视频...

巴🐻卖萌


拍摄🐬顶球小视频

也吸引不来某人的点赞🤷🏼‍♂️
 
@pianoforte


巴🐻卖萌


拍摄🐬顶球小视频

也吸引不来某人的点赞🤷🏼‍♂️
 
@pianofort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