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布兰特

55024浏览    864参与
虚室
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他真的从...

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他真的从小就欠费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他真的从小就欠费哦

梁不喜

【狼魏/1929】我想要一对翅膀

⚠️狼哥和我魏的酷盖形象被我彻底写崩了,没办法我一想到他们是巴掌大小我就没办法让他们酷盖😐

写之前想的明明1929是主角的,果然双cp的戏份我只会颠倒


提起天使,你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淡黄色的光圈?洁白的羽翼?人类的外表?


“才不是这样的呢!”沃尔夫忿忿地合上一本人类读物。


作为天堂里的一只天使,沃尔夫的职责是将神的旨意传达给人类。“一只实习天使是没有翅膀的。”沃尔夫把脸埋在书里,“我什么时候能像Marco和Lukasz一样拥有翅膀啊,双翼的就好。”


实习天使还没有进入到天阶中,自然是没办法拥有翅膀的,沃尔夫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后背,是真的羡慕那些拥有翅膀的天使。更何况和他...

⚠️狼哥和我魏的酷盖形象被我彻底写崩了,没办法我一想到他们是巴掌大小我就没办法让他们酷盖😐

写之前想的明明1929是主角的,果然双cp的戏份我只会颠倒



提起天使,你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淡黄色的光圈?洁白的羽翼?人类的外表?


“才不是这样的呢!”沃尔夫忿忿地合上一本人类读物。


作为天堂里的一只天使,沃尔夫的职责是将神的旨意传达给人类。“一只实习天使是没有翅膀的。”沃尔夫把脸埋在书里,“我什么时候能像Marco和Lukasz一样拥有翅膀啊,双翼的就好。”


实习天使还没有进入到天阶中,自然是没办法拥有翅膀的,沃尔夫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后背,是真的羡慕那些拥有翅膀的天使。更何况和他同岁的魏格尔都已经转正了,而自己还在实习。


“找到你了,Marius,人间有一个叫Julian的男孩每天都在虔诚地祷告,你去帮帮他吧。”罗伊斯挥着翅膀飞到了沃尔夫的身边。


沃尔夫接过写着任务的信封,点了点头。


罗伊斯见他还有点失落,收起了翅膀落在了地上,“我听说你完成这个任务就能转正了哦。”


“真的吗?”喜讯来得太突然,沃尔夫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Marco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罗伊斯看着小伙子喜出望外的样子也替他高兴,嘱咐道,“别忘了行为准则。”


实习天使行为准则之一:不可以在天堂打开任务信封,每个天使必须独立完成自己的任务。


“主,我有罪。”少年躺在床上默默忏悔着。


天使在人间不能太引人注目,所以他们一般都化成巴掌大的样子。沃尔夫找了个枝繁叶盛的树落在上面,满心欢喜地拆开自己的任务信封,看了一眼内容心马上就凉了,谁能告诉我这个信纸上模糊了的名字和地址是怎么回事。


“Marco,我刚才放在桌子上的任务信封你看见了吗?”维特塞尔翻找着桌面和抽屉,但并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东西。


“那个我给Marius去完成了。”罗伊斯见维特塞尔着急的样子有点摸不着头脑。


“可是信纸沾水后墨迹都晕开了,我准备重写一份来着。”


罗伊斯思考了一下,“这样吧,你再写一份我给Julian送过去,反正他们两个经常黏在一起,我想Marius应该还没到人间。”


“但愿如此吧。”


魏格尔回到办公室发现桌面上放着一个信封,又有任务了?这样想着他飞到了人间。


“Julian•Brandt?他也叫Julian诶。”魏格尔挥闪着翅膀来到了布兰特卧室的窗外,看上去是一个青少年的房间。现在还是下午,他应该还在学校,我还是进去等他吧。魏格尔费劲巴拉地从外面打开了布兰特卧室的窗户,又关好装作一切如常的样子。


魏格尔坐在布兰特的床前盘着腿思索着,他的愿望到底是什么啊,可别太难,我才刚刚转正。


过于无聊的魏格尔在房间里飞了一圈试图寻找些有意思的东西,布兰特的床头放了一个相框,但是是倒扣在床头柜上的,魏格尔把它翻了过来,发现是一群男孩子在球场上的合影,也不知道那个是布兰特。


魏格尔在布兰特家舒舒服服的待着时,沃尔夫还徘徊在勒沃库森的上空,Julian?我记得Marco说他叫Julian,可是叫Julian的人多了去了,我怎么知道我要帮哪一个。我能不能帮天堂的那个Julian完成任务凑个数得了啊。


傍晚时分,布兰特回到了家,上楼放下书包就去吃晚饭了,等再回到房间后,魏格尔差点都要睡着了。


“嘿,Julian。”


布兰特坐在书桌前刚翻开书,就听见有人在叫他,他环顾了一周没发现声音的来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里!”魏格尔看不下去,飞到了布兰特眼前。


布兰特被突然出现的小人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你是个什么东西?”布兰特的声音不免有点颤抖。


“我是天使,没错就是你以为的那种天使,我是来帮你实现愿望的。对了,我也叫Julian哦。”魏格尔友好地做着自我介绍。


布兰特一把揪住魏格尔的翅膀打开窗户,准备把他直接扔出去,“住手啊人类!我真的是天使!这可是我刚拥有的翅膀,你要是揪掉了我一根羽毛我就把你的头发都搞秃!”


“我管你是什么东西。”说着布兰特就要松手了。


嘭的一声魏格尔变成了和布兰特差不多的体型,这下布兰特开始害怕了,后退了几步,“你怎么…你离我远点…”


魏格尔抖了抖翅膀,心疼地摸了摸自己的羽毛,“你躲那么远干嘛,我又不会伤害你,我真的是来帮你的。”


布兰特并没有相信魏格尔的说法,是个正常人也很难相信,“我不用你帮我什么,你离开就好了。”


“呀,不是你天天祷告的吗?”魏格尔抱着胳膊嫌弃地看着布兰特。“你要是觉得害怕的话,我可以变成刚才的大小的,但是前提是你不能把我扔出去!你知道天使都很宝贝自己的翅膀吗,Maruis那家伙还没有翅膀呢。”说着又变成了巴掌大小。


布兰特皱紧了眉头一言不发,魏格尔飞到他身边伸出小手戳了戳他,“学习成绩?想要礼物?对自己的长相身高不满意?到底是什么啊?”


布兰特把头扭到一边不想搭理魏格尔,“啊!我知道了,不会是你喜欢上了哪个女孩子吧?”


布兰特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才没有。”


“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诶,天天祷告,现在本天使来了,却死活不肯说了。”魏格尔也学着布兰特的样子抱着胳膊把头扭到一边。


过了一会,就在魏格尔的酷盖形象马上就要崩不住时,他听到布兰特闷闷地说道,“我有罪。”


魏格尔疑惑地飞到布兰特的面前,“每个人生来即有原罪,这很正常。”


“我爱他。”


魏格尔听见布兰特这么说愣住了,过了几分钟迟疑地开口道,“我知道,是不是你床头相框里的那个男孩?”


布兰特有点生气,“谁允许你动我的东西了!”


魏格尔坐在了布兰特面前的地板上,昂起小脑袋,“那你需要我帮你做些什么?”


布兰特低头直视着比自己小了好多号的魏格尔,“你能不能让我放下对他的喜欢,我们只做朋友就好了。”


魏格尔不解地看着他,“可是你爱他。”


布兰特苦笑着摇摇头,“但这是不对的。你是天使,你知道的。”


魏格尔没有理会布兰特,径直飞到他的床头,看着被他重新立了起来的相框,缓缓开口道,“神恨罪,但爱罪人。你有罪,但爱没有。”


魏格尔回过头定定地看着布兰特,“Julian,你的愿望我没办法帮你实现,这不公平,对你喜欢的那个男孩子不公平。如果你真的想放下他,那就只能靠你自己。”


布兰特的嘴巴张张合合想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魏格尔飞到了窗台上,“每个天使完成了任务是会获得类似于你们人类世界积分的东西的,积分到达一定数量我们才能进阶,真庆幸接到你这个任务的是我,而不是笨蛋Marius,要不然的话他又转正无望了,希望我这次回去能看见他的翅膀。”说着便嘟囔着打开了窗户飞走了。


布兰特看着魏格尔离开的背影沉默了良久,“怎么会有这么头脑简单的天使啊。”


魏格尔在回天堂的路上碰到了沃尔夫,只见他委屈极了,他扑进魏格尔的怀里,“任务信息模糊不清,我没办法完成,我这次又不能转正了,我真的好想和你一样也有自己的翅膀啊。”


魏格尔轻拍着沃尔夫的后背安慰着他,“不是你的错啊,还会再接到新的任务的。我这次也没完成任务,走吧,我和你一起去Marco那述职。”


“都怪那个叫Julian的家伙。”两只小天使突然异口同声道。


“诶?”他们同时看向对方。


等两个人在罗伊斯面前说清楚了任务情况,沃尔夫还是一副好沮丧的样子,罗伊斯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毕竟任务信封的事也怪自己没说清楚,他拍了拍沃尔夫的肩膀,“没关系啊,下次任务结束你就能转正了,好好干小伙子。”


从罗伊斯那里离开以后,沃尔夫和魏格尔并肩走在路上,沃尔夫突然笑着说,“我在人间还想过,要不实现了你的愿望凑个数得了,反正你也叫Julian。”


魏格尔瞟了他一眼,“是吗?那我的愿望就是你能拥有翅膀好了。”说着便一个人大步离开了。


沃尔夫因为魏格尔的话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随即追了上去,“等等我呀Julian,我刚才在Marco面前就想说了,你拒绝那个Julian的做法实在是太帅了。”


两周后,我们的实习天使沃尔夫终于转正了,他挥闪着自己翅膀飞到了魏格尔的面前,“看,帅吗?”


魏格尔忙着手头的报告瞥了一眼点点头,“帅帅帅,恭喜。”


“想不到吧,我是因为接到了勒沃库森一个叫Kai的男孩的任务,我帮助他成功和他喜欢的人告白了,好像那个人也叫Julian。和你重名的好多啊。”


魏格尔不耐烦地耸耸肩,“但是天堂里本Julian只此一份。”


沃尔夫勾过魏格尔的脖子,“是是是,我的Julian是独一无二的。”


魏格尔红着脸推开了沃尔夫,“谁是你的,一边去。”


那个笨蛋天使说得对,爱没有罪。


布兰特侧过头看向自己的小男朋友。


他的眼睛里有星星,就是我。


梁不喜

生活太苦了

所以我喜欢的男孩子要很爱笑

生活太苦了

所以我喜欢的男孩子要很爱笑

Lucy

过于可爱(๑• . •๑)夹杂一张欠费照

过于可爱(๑• . •๑)夹杂一张欠费照

Lucy
手残党忍不住摸了一把我的布兰胖...

手残党忍不住摸了一把我的布兰胖,被我搞得更胖了,哈哈

手残党忍不住摸了一把我的布兰胖,被我搞得更胖了,哈哈

士多

久违的三分(点烟)

阿什拉夫也太棒了吧!!!!大心脏嗷
大尾巴狼回头一笑真是心脏都漏了半拍(布胖同款捂心口)
🐑🐫还是认真地整理着球袜

久违的三分(点烟)

阿什拉夫也太棒了吧!!!!大心脏嗷
大尾巴狼回头一笑真是心脏都漏了半拍(布胖同款捂心口)
🐑🐫还是认真地整理着球袜

theaterGUY

【1929】二人世界

半架空,2022世界杯后,神神叨叨小短文


国家队比赛结束之后,哈弗茨和布兰特两个人都请了假不随队回国。反正教练给全队放了假,实际上这个月的欧预赛也全部结束。虽然时间长短不一,但俱乐部的赛程紧随其后,他们俩都在想着抓紧时间休息。

更重要的是,抓紧时间过二人世界。

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待这种友谊,但是哈弗茨和布兰特习惯了两个人一起。以前,是哈弗茨带着两个或者三个布兰特一起出门,他们驱车在科隆的街道上,一边摇头晃头地唱歌;或者假期一起去西班牙,去伊比萨,老土但是永远完美的sunny spain,阳光海洋与沙滩。

他们都在德国时,这种亲密、无畏、舒适的两人世界是很容易打造的。现代交通的便利难道

半架空,2022世界杯后,神神叨叨小短文


国家队比赛结束之后,哈弗茨和布兰特两个人都请了假不随队回国。反正教练给全队放了假,实际上这个月的欧预赛也全部结束。虽然时间长短不一,但俱乐部的赛程紧随其后,他们俩都在想着抓紧时间休息。

更重要的是,抓紧时间过二人世界。

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待这种友谊,但是哈弗茨和布兰特习惯了两个人一起。以前,是哈弗茨带着两个或者三个布兰特一起出门,他们驱车在科隆的街道上,一边摇头晃头地唱歌;或者假期一起去西班牙,去伊比萨,老土但是永远完美的sunny spain,阳光海洋与沙滩。

他们都在德国时,这种亲密、无畏、舒适的两人世界是很容易打造的。现代交通的便利难道不是为了让我和好朋友快点见面吗?有一次布兰特对哈弗茨说。高个男孩笑了笑。

 

世界杯他们尽力了,表现得很好,但人们对德国队的要求永远是最好。曾经被世界称为冉冉升起的双星(他们早就为各种足坛现象配备好了术语)如今必须成熟,成为了新的德国7号与10号。

回家总是苦闷的。他们在回程飞机上一言不发,曾经倾泻在队里年长队员的言论,很快就要倾泻到他们身上。灯光暗了,只剩座位旁一小盏豆大的灯。

“凯?”他用气声问。

哈弗茨盖着小红毯,很像他弟弟累了困了,蜷缩着睡觉。

布兰特伸手过去给他伸展开那种揉得皱巴巴,一团的红毯。他想盖住凯的肩膀,于是把身子依靠过去。

“嘿,我还没睡。”凯在他耳朵边说,头还是垂着。

布兰特于是有点不好意思,睡着了的凯是一回事,清醒的他仿佛又是另一回事。他靠回座位,捏了捏鼻子。

哈弗茨慢慢地,握住他的手。

“我们还有下一次。”他以一种低沉,平稳的声音说。

 

他们最后一场的比赛是在捷克的布拉格踢完的,所以,两个人决定顶着已经变冷了不少的天气,在布拉格街头转一天再走。

世界杯之后,德国街头大部分人都能认出他们俩。尽管人们不会一拥而上,可是也足够让人不太舒适。在捷克,显然不存在这种烦恼。

记得提到过的两人世界概念吗?

凯有一次,跟他发脾气道,他们之间已经不再存在这种东西了。如果说这个世界是个沙漏,从布兰特转会多特开始翻过来流逝,那么到现在,已经一粒沙子都不剩了。

布兰特一开始不回应他,过了一会后说,你在跟我发脾气。

朱利安如果把这么严肃的事情当作发脾气,哈弗茨想,他会很难过。

 

不同国家的文化差异很有意思,他们一边逛一边拍照,对着斯拉夫文化的一些建筑和装饰称赞,然后咬着耳朵讲一下悄悄话,偶尔好意地嘲笑一下遇到的趣事。

晚上,情绪压过了理智,异国的夕阳和歌谣无疑是最能煽情的东西。

哈弗茨睁开眼睛,床头灯罩的花纹有一种老旧的泛黄,灯光柔和。他清醒了不少。

一下午的闲逛和晚上的运动消耗体力,他胃里空空的,有一种虚弱感。

但是布兰特还在睡觉。抱着酒店床上好几个的枕头。

“醒醒了,等我看一下……现在才九点多。”哈弗茨伸手去掰开他搂着的枕头。

布兰特被打扰之后一个劲往他怀里靠过去,他知道他是在寻找阴影和倚靠继续睡觉。

“朱利安,再晚一点你就会饿醒过来了。然后房间里就只有你一个人。”

哈弗茨拍拍金发男孩的脸侧,用手揉他的耳朵。

他迷糊地睁开湖蓝色的眼睛,金发和白皮肤都刚好和灯光协调地融合在一起。看上去蛮,缺少实感?哈弗茨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凯,我们在度假……”布兰特细声地说。

 

布兰特看上去是躺在沙发上无聊地划着手机屏幕,但他实际上一直在看哈弗茨。看发型,看身材,看脸,看那条大裤衩的牌子。

“兄弟,我知道你在看我哦?”哈弗茨突然转过脸来对他说。

“哦,凯·哈弗茨踢球时视野开阔的原因找到了!他后脑勺拥有隐藏的眼睛,确认。”他打了一个响指。

凯被他逗笑了,于是走过来,动作很大地坐在布兰特的身旁。沙发被他弄得震荡了一下。

“嘿,你增重了多少?”布兰特挪了挪身子。

“还好,不多。”

“是教练要求吗?位置,身体对抗需要?”

“不能说是要求。我觉得这算自然发育吧。”

布兰特忍不住笑了起来:“你长大了。”

布兰特想,他们分开了很长一段时间,这当然是相较以往而言啦。他们后来可以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再多社交媒体和聊天软件,也比不上见到真实的他。凯身上有一股让他感到温暖的味道,抱起来还出乎意料地软。

“这是什么傻话。”凯摊了摊手,“想打游戏吗?”

手柄胡乱放在桌子上,布兰特正把脚搭在那张小矮桌上。他顺势把桌子踢远了点。

“不想打。”

“真的,你这样会跟你的弟弟产生代沟的。”

布兰特支起身子来,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哈弗茨说:“嘘……我想做个试验,你先不要说话。”

哈弗茨有些好奇,但顺从地闭上嘴巴。

“然后,你靠着沙发坐在这里。”布兰特拉拉他的胳膊,“坐好一点啦。”

哈弗茨背靠沙发,两手放在大腿旁,他抬起头,棕黑眼睛认真地看着布兰特。

布兰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随后半个身子倒在他肩膀上,一只手摸着他的脖子,一边闷闷地笑了:“你好听话。”

哈弗茨才恍然大悟,想要去把布兰特埋在他背上的脸揪起来。

“是我错了,对不起,凯,再让我抱一会。”

“就抱一会?”

“嗯。”

 

布兰特勉强坐了起来,但就像会随时倒回去一样,身子被看不见的线和床铺黏在一起。

哈弗茨安静地看着他,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他们在远离家乡,远离比赛,远离常规生活的一间小房间里。

“朱利安,朱利安?”

凯半跪在床上,凑近了金发男孩的脸。

“我不是一个人,不是孤独的,对吗?”

他怀疑对方根本没听明白他的话,不过布兰特抱住了他。

“我和凯在一起。”他像在睡梦中说。


鱼予玉你们随便

【DFB同人/Dystopia/ABO/私设】阿拉门尼亚

(要珍惜这个打鸡血的我

———————————分割线—————————

一、新年(上)


J·布兰特这样的名字并没有辨识度,因为他家三兄弟的名字规范缩写都是J·布兰特,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其中实际上是Julian,Jannis以及Jascha的区别。面前这个孩子也不会费心分辨这些。布兰特看着监测仪器上的数据,体温将近42摄氏度,加上浑身浮肿,头发脱落,教科书式的“辐射症”,如果要救也能救,正好科研院刚刚送来了需要临床试验的新型抗辐射药物,可是上头的命令已经下来了。

“不许救。”

理由是,这个孩子是自己偷跑到地表中了辐射,严重违纪在先,况且抗辐射药物造价昂贵...

(要珍惜这个打鸡血的我

———————————分割线—————————

一、新年(上)


J·布兰特这样的名字并没有辨识度,因为他家三兄弟的名字规范缩写都是J·布兰特,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其中实际上是Julian,Jannis以及Jascha的区别。面前这个孩子也不会费心分辨这些。布兰特看着监测仪器上的数据,体温将近42摄氏度,加上浑身浮肿,头发脱落,教科书式的“辐射症”,如果要救也能救,正好科研院刚刚送来了需要临床试验的新型抗辐射药物,可是上头的命令已经下来了。

“不许救。”

理由是,这个孩子是自己偷跑到地表中了辐射,严重违纪在先,况且抗辐射药物造价昂贵,犯不上用在这么一个已经分化为Omega的普通孩子身上。

这话听得同为Omega的布兰特心有点凉。

“不过你是我们96号医院最好的医生,”院长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如果是你,我们一定会救的。”

是么。他没敢反驳,只是等一切归零,所有数据都记录好之后,静静地拆掉了孩子身上的仪器电线和管子,亲自用手合上了他的眼睛,整理好他的头发,深深鞠了一躬,走出ICU,门口坐着的是孩子的老师,也是个温柔的男Omega,一头卷毛,眼睛明亮带着一点点乞求。可是布兰特只能摇头,他知道这样很残忍,他只能在所有残忍中选择一个相对不残忍。

“Juan,那个孩子,他姐姐是守卫部的近卫,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为了防辐射,她的尸体也留在外面,这傻孩子就想把姐姐找回来。”

那个老师突然向他解释,布兰特也不知如何回应才好。

“我知道当局不会允许你们救他的。”他温柔的嗓音有些哑,“只是Juan是我最好的学生,他以后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好老师……”

“对不起,J·德拉克斯勒先生。”布兰特深深鞠了一躬。

“不需要这样。”德拉克斯勒摇了摇头,“不是你的错,请不要放在心上。您的下班时间应该到了吧,马上就是新年了。”

“是啊,新年……”布兰特用手揉着额角,那个叫Juan的男孩可能要等新年后才会被允许下葬了。

“提前祝您新年快乐。”

“谢谢,您也是。”


推开门的时候他看见哈弗茨正在路灯底下抽烟,惨白的LED灯光里烟雾颗粒的无规则分子运动甚至比电子烟花还更好看些。虽然这种烟并不是烟叶卷成的尼古丁小棍,而是一种特殊的无毒不致癌化学制剂替代品,但布兰特还是讨厌这种味道。哈弗茨见他出来,不动声色地把烟掐灭,用脚尖把地上的烟头扫到阴影处,他也就假装没看见,算是他们之间的一种妥协。

“怎么下班这么晚?”

“送来了一个辐射症的孩子。”

“嗯?怎么会?”

“他姐姐出任务牺牲了,他想把姐姐的尸体找回来。”

“傻子。离开阿拉门尼亚必定中辐射,中了辐射也不会有人救他,必死无疑,白白搭上自己一条性命。”

布兰特早知道哈弗茨会这么说,但还是被那种精于计算利弊的钢铁直A思维气到一时失语。这人怕不是只有跟他上/床的时候才不是一架冷血机器。

“不过你也没办法,这种事,哪怕让宇宙射线扫一万遍我们都还是人,人并不总是计算利弊的。”

那你呢?你这个总是计算利弊的家伙,到底还算不算是个人?布兰特心里反复翻腾着,但是这样大好的日子他不想吵架:“今天去守卫部报道还好吗?”

“挺好的。”哈弗茨一脚踢开丢在地上的易拉罐,“队长不是个傻子,队友也蛮有趣。”

“那看来这队长挺聪明的。”布兰特努力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新年期间会出任务吗?”

“还不知道,目前是可以休息的。”

“我可能还会值班,一次早班,一次夜班。”

“那你不用上班的时候联系我,我去你公寓。新分的宿舍门禁很严,不方便。”

“好。”

“你知不知道,”哈弗茨突然停住脚步,“这一个月准备毕业评估,我一直很想你。”

布兰特的脸不争气地红了。士官生K·哈弗茨的确是是精密计算的机器,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撩拨自己的伴侣,他最会拿捏时机。

“不……”布兰特刚要低头,下巴已经被钳住,墨蓝色的眼睛里旋转着深渊。

嘴唇上是冰凉的触感,烟草的味道他还是忍受不了,他努力推开他,他也没有过多纠缠:“你身上消毒水味好重。”

“你身上烟味这么重你还说我。”布兰特头扭到一边不想说话。

哈弗茨笑着刮了一下他的鼻子,不再申辩,而是把布兰特抱进怀里。

“别人会看到的。”布兰特的声音透过围巾有点闷。

“快新年了。”哈弗茨的手揉着布兰特的脑后。


Bloody Mary

photo by jannis,我的重点在小凯的鞋带子😂😂

photo by jannis,我的重点在小凯的鞋带子😂😂

Melinda
1929给我🔒死!!! 蒸煮...

1929给我🔒死!!!

蒸煮亲自发糖了啊啊啊啊啊!!!

小凯还打了bravertz 的tag!!!

小年轻的恋爱真好啊呜呜呜呜呜1929永不毕业!!!

1929给我🔒死!!!

蒸煮亲自发糖了啊啊啊啊啊!!!

小凯还打了bravertz 的tag!!!

小年轻的恋爱真好啊呜呜呜呜呜1929永不毕业!!!

𝘓𝘦𝘰𝘯𝘪𝘦 🍃
哭了这是什么异地恋范本😭

哭了这是什么异地恋范本😭

哭了这是什么异地恋范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