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布加拉提

51.3万浏览    8200参与
口口我好饿喔🍕️

不小心删了我重新发(……

不小心删了我重新发(……

韩韩子Hansit

-那不勒斯的夏季-



是 @川贝雪梨糖浆 老师的点图! 

私设来源于古驰Gucci2019春夏高级成衣中的一套,原图衣服太好看了😭😭



-那不勒斯的夏季-



是 @川贝雪梨糖浆 老师的点图! 

私设来源于古驰Gucci2019春夏高级成衣中的一套,原图衣服太好看了😭😭



绫濑川夏江

『原创/茸布』皮格马利翁(十五)

一直以来,乔鲁诺•乔巴拿在「热情」的通讯群组里都有两个账号。


『既是组织的管理者,也是普通的成员。』


这个想法始终在他的观念体系里鲜活着。


(当然,米斯达坚定不移地对此表示嘲笑)


然而,除了多年至交盖多•米斯达,「热情」内部完全没有人知道,他们那个头像一团黑,偶尔开语音会议,圣诞节亲自在群组里写消息发奖金的老板,真有第二个账号。


——就连布加拉提也没想到过。


“这个叫Breadson的账号是我用来跟年轻人八卦扯皮的,”看着直盯屏幕满脸囧的布加拉提,乔鲁诺解释道,“你也知道,年轻人总是会在大群里聊牛排和女孩子,实在拦不住,还不如跟他们一起聊着。”


“……...

一直以来,乔鲁诺•乔巴拿在「热情」的通讯群组里都有两个账号。


『既是组织的管理者,也是普通的成员。』


这个想法始终在他的观念体系里鲜活着。


(当然,米斯达坚定不移地对此表示嘲笑)


然而,除了多年至交盖多•米斯达,「热情」内部完全没有人知道,他们那个头像一团黑,偶尔开语音会议,圣诞节亲自在群组里写消息发奖金的老板,真有第二个账号。


——就连布加拉提也没想到过。


“这个叫Breadson的账号是我用来跟年轻人八卦扯皮的,”看着直盯屏幕满脸囧的布加拉提,乔鲁诺解释道,“你也知道,年轻人总是会在大群里聊牛排和女孩子,实在拦不住,还不如跟他们一起聊着。”


“……什么是Breadson,你头像上这个手戳太阳穴的男的是谁???”囧了好一会儿,布加拉提才勉强张开嘴,差点把樱桃核呛进嗓子里,“别告诉我这是你爸爸。”


“……这确实是我爸爸。”


“……”


“他把人类都当成他的面包。”


“……”


侍者端上两份新烤的菲力牛排,打断了布加拉提对乔鲁诺的所属物种的质疑。


“我把你拉进群里。”乔鲁诺递给布加拉提一片面包。


布加拉提接过面包,和乔鲁诺的脸做对比。


『……奶油味的。』


——你们知道嘛,老板好像包养了一个小白脸


——啥啥啥


——是的!!!他还要带小白脸坐游艇!!!


——你打哪知道的?


——维塔格里亚尼说的!他刚去订游艇!


——不是,什么鬼,小白脸?男的女的


——不知道,维塔哥没看出来……


屏幕上跳出一个个彩色对话框,布加拉提看得青筋直爆,“乔鲁诺,你的下属都怎么回事……”


『什么叫没看出来?!?!?!』


“抱歉,布加拉提,小孩子玩得有点疯。”


“……”


乔鲁诺喝了一口红酒,顶着“面包之子”的id回了一句,“说不定只是老朋友,别乱猜。”


——得了吧可,肯定是老情人,听说是从老板住的那个塔上跟老板一起下来的


——哇


——老板有生之年居然还能找到x伴


——太不容易了


——是啊是啊


“……乔鲁诺,”布加拉提艰难地咽下自己的红酒,“我怀疑你的手下有奸细……”


“……布加拉提,这个我也怀疑过。”


“……”


“然而真的只有一群皮得上天的二八小伙子。”


“……”


『天啊,替身使者真的要绝户了吗。』


盯着自己的主页“Ironcat”,布加拉提陷入沉思。


银斯基Ginsky

稿子解禁啦(不可以用哦)www!!!

是给布布盒子画的一对明信片!!充满布粉之爱的预售资讯走http://asiaini.lofter.com/post/1d0fcd52_1c5ece114

稿子解禁啦(不可以用哦)www!!!

是给布布盒子画的一对明信片!!充满布粉之爱的预售资讯走http://asiaini.lofter.com/post/1d0fcd52_1c5ece114

Akomido负拾
布姐型老板是什么美丽贵妇发霉章...

布姐型老板是什么美丽贵妇
发霉章鱼头×
美丽意大利贵妇√

布姐型老板是什么美丽贵妇
发霉章鱼头×
美丽意大利贵妇√

绫濑川夏江

『原创/茸布』皮格马利翁(十四)

宝贵的上午在睡眠和早餐里消耗了一大半,等到乔鲁诺带着布加拉提从星巴克出来,走进视线范围内第一家商场,已经11点整了。


“有喜欢的品牌吗,布加拉提?”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常逛街的乔鲁诺无奈地挠了挠头。


没有回音,却听到了孩子的笑声。


他回身寻找布加拉提的所在,却惊讶地发现——


短短几分钟里,他们身后就已经聚起来一小圈孩子,大多都是女孩,大哥哥长大哥哥短地喊着,争先恐后地往布加拉提身上扑,想撸撸在男人身上难得一见的妹妹头。


布加拉提一贯爱护小孩,眼下一群孩子都想盘他头发,他也不生气,索性微笑着蹲在孩子圈正中间,半低着头,让孩子们排队摸头顶那根编得整齐漂亮的发辫。...

宝贵的上午在睡眠和早餐里消耗了一大半,等到乔鲁诺带着布加拉提从星巴克出来,走进视线范围内第一家商场,已经11点整了。


“有喜欢的品牌吗,布加拉提?”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常逛街的乔鲁诺无奈地挠了挠头。


没有回音,却听到了孩子的笑声。


他回身寻找布加拉提的所在,却惊讶地发现——


短短几分钟里,他们身后就已经聚起来一小圈孩子,大多都是女孩,大哥哥长大哥哥短地喊着,争先恐后地往布加拉提身上扑,想撸撸在男人身上难得一见的妹妹头。


布加拉提一贯爱护小孩,眼下一群孩子都想盘他头发,他也不生气,索性微笑着蹲在孩子圈正中间,半低着头,让孩子们排队摸头顶那根编得整齐漂亮的发辫。


『像一只大大的猫神。』


猛地想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乔鲁诺的脸“腾”地红了。


“诶,这个叔叔脸红了诶!”一个梳着淡粉色麻瓜辫,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发现乔鲁诺看着孩子堆里的布加拉提脸红,咯咯笑着跑过来,一头扑到乔鲁诺腿上,仰着脸对他笑,“叔叔你是不是害羞了呀~”


“……”眼前的女孩天真可爱,精致的眉眼让他想起了记忆里的特里休,“……叔叔有点热。”


“空调开得好大哇——藏比涅拉都冷啦!”小女孩调皮地笑着。说到“好大”时,她甚至还挥起粉嫩的手臂,摆了个代表“大”的圆形。


『藏比涅拉,她的名字吗?』


乔鲁诺默念着,摸了摸女孩的头。


女孩仰脸看着他,带细小深黄色斑点的浅绿色大眼睛闪闪发亮。


『说起来,特里休的女儿也差不多这么大吧?……我也应该去看看她们。』


布加拉提被孩子们轮番撸了一遍头,终于抽空站起来,“乔鲁诺,我们随便找个什么牌子就可以。”


“好。”


两人挥别孩子们,直接进了隔壁的……Armani。


二十分钟后,两人换了全新的西装,出来了。


“旧衣服可以丢掉,乔鲁诺。”布加拉提整理着身上的淡米黄色衬衫和藏青色西裤,顺手把乔鲁诺的银丝白衬衫塞进黑西裤里,“两个男人拎着阿玛尼的袋子太显眼了。”


“……我可以送到楼下超市存一下。”


“超市晚上会清柜,到时候没人回来拿。”


布加拉提偏头看着乔鲁诺略微羞红的侧脸。


想了想补了一句,“你不会是舍不得扔我衣服吧。”


——收获了乔鲁诺惊恐的目光。


『天啊……几岁了?先干正事不好吗?』


布加拉提哭笑不得。


“行了行了,塞你车里。”


“我……”


“下午租个游艇去塔兰托。”


“好,我叫人安排。”乔鲁诺掏出手机开始发讯,运指如飞发送成功,却又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把已经准备离开的布加拉提拽进了苹果门店,“给你买个手机。”


“……”


听说我是乖力女

JOJO的诡异变色?
JOJO的诡异演艺?
图片均来自淘宝,有兴趣可以淘立搜一下,买的人还真不少(WTF?!)。
无限微笑:)
心情和舒畅小姐姐剧照一样。
乱入诡异兵长和二柱子。
我永远爱茸茸💏

JOJO的诡异变色?
JOJO的诡异演艺?
图片均来自淘宝,有兴趣可以淘立搜一下,买的人还真不少(WTF?!)。
无限微笑:)
心情和舒畅小姐姐剧照一样。
乱入诡异兵长和二柱子。
我永远爱茸茸💏

阿水Dddd、

【茸米】脑洞

-米斯达,等我,好吗?

  米斯达在满身冷汗的夜晚总再次惊醒,他摸了摸已经被汗浸湿的睡衣和被窝,明明是最凉爽的秋啊,为什么会因为 几个字而惊醒一次又一次呢?他看向木色床头柜上放置的已经稍微有些刮痕的相框,照片中是稚嫩的自己和一位黑发穿着校服的少年,照片早已被岁月泛黄,米斯达就这样在晚风的沐浴下静静地看着那张照片,“谁..”米斯达紧紧地抓住被子“你到底是”

谁...

 “米斯达你没睡好吗?”布加拉提看着米斯达死命扒拉着眼皮撑在桌子上的动作实在是惹得纳兰迦频频发笑,福葛温柔地问憋笑憋得难受的纳兰迦16*55算完没有,纳兰迦颤颤巍巍地递过去一张纸,福葛看...

-米斯达,等我,好吗?

  米斯达在满身冷汗的夜晚总再次惊醒,他摸了摸已经被汗浸湿的睡衣和被窝,明明是最凉爽的秋啊,为什么会因为 几个字而惊醒一次又一次呢?他看向木色床头柜上放置的已经稍微有些刮痕的相框,照片中是稚嫩的自己和一位黑发穿着校服的少年,照片早已被岁月泛黄,米斯达就这样在晚风的沐浴下静静地看着那张照片,“谁..”米斯达紧紧地抓住被子“你到底是”

谁...

 “米斯达你没睡好吗?”布加拉提看着米斯达死命扒拉着眼皮撑在桌子上的动作实在是惹得纳兰迦频频发笑,福葛温柔地问憋笑憋得难受的纳兰迦16*55算完没有,纳兰迦颤颤巍巍地递过去一张纸,福葛看完之后,拿起叉子往纳兰迦脸上捅去“啊啊啊16*55你怎么现在还算不会啊你真的是天才吗!?!”“啊啊啊你竟然刮花我美丽无瑕的脸蛋福葛我要跟你拼了yayayaya!!”布加拉提跟阿帕基说了一声拦住他们之后来到隔壁房间拿出电话,拨通之后对面清澈的男声使布加拉提不禁气不打一处来,“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米斯达天天魂不守舍你应该知道是谁做的好事吧?”对面沉默了一会,便再次开口说道“米斯达...怎么了...”布加拉提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他只是觉得对面那个少年对不起米斯达而已,仅此而已。

“怎么,你的心难道还在这里吗?”“布加拉提我知道我这种行为是对米斯达的不负责但...”“没有但是,你对你的这种行为难道你还需要我去传到给米斯达什么歉意吗?说什么你是因为某些原因而离开这个小队,说得严重一点是背叛我们这个小队吗?”布加拉提的声音逐渐变大,“米斯达差一点就有烟瘾了。”“米斯...”没等对方问出他想问的布加拉提便摁下了挂断键,“喂,喂,喂,布加拉提!布加拉提!”少年明显是急了,他死死盯着手机,恨不得把布加拉提隔着手机拉出来,“米斯达..米斯达...”紧握着手机的手逐渐没了力气,“是..我的错...”

-为什么承受的是米斯达...

-因为我..

-爱他.

米斯达看布加拉提气冲冲的走出来,便小心翼翼地问布加拉提发生什么了,“没事,也不是什么大事。”米斯达看着布加拉提,许久开了口

“乔鲁诺,什么时候回来?”

布加拉提看着米斯达疲惫的样子不禁心疼了几分。

“他说很快就回来啦,你要好好睡觉,才能以最好的姿态欢迎带着6块草莓蛋糕回来的他哦。”

“嗯。”












谢谢天使看到这里

谢谢你们欣赏这个文

很菜

布姐死的时候我哭的很大声

真的

他太温柔了我写不出来他的温柔和茸总的自责和米斯达的思念

很菜*2

Pejaz⭕

叨叨记账的布姐也太草了))

叨叨记账的布姐也太草了))

人間夢遺

[茸布] NOTRE-DAME DES FLEURS / 鲜花圣母 (6)

*

1981年一个湿漉漉的下午,神父乔鲁诺·乔巴拿参加了一场普通的葬礼。


**

乔鲁诺·乔巴拿(神父)/ 布鲁诺·布加拉提(杀手)

完全架空,ooc怪我,有许多的私设。


***

前文链接:[ao3] [01] [02] [03] [04] [05]

余本会在这两天上架,想要的朋友可以留意一下。






06.


“我看,明白了在低下、污浊、肮脏的人之上存在少数高等、光明的人类,这乃是一种安慰,(——因为,从本质上说,一切脱颖超俗之人都是不可多得的)。...

*

1981年一个湿漉漉的下午,神父乔鲁诺·乔巴拿参加了一场普通的葬礼。


**

乔鲁诺·乔巴拿(神父)/ 布鲁诺·布加拉提(杀手)

完全架空,ooc怪我,有许多的私设。


***

前文链接:[ao3] [01] [02] [03] [04] [05]

余本会在这两天上架,想要的朋友可以留意一下。






06.


“我看,明白了在低下、污浊、肮脏的人之上存在少数高等、光明的人类,这乃是一种安慰,(——因为,从本质上说,一切脱颖超俗之人都是不可多得的)。有人属于这种人并不是因为他比下层的人更有天才,或品质更高尚,或更有英雄气概,或更为可爱。而是——因为他更冷酷无情,更光明磊落,更目光远大,更独行其是。因为他经得起孤寂,爱好孤寂、要求孤寂,认为这样就是幸福,就是特权,就是生存的条件。因为他生活在乌云雷电、暴雨狂风之中就像生活中阳光普照、雨露滋润,霜雪晶莹的世界一样,就像生活在一片来自上方中的东西一样。加入运动,则永远是自上而下的运动。”*

 

“乔鲁诺,你明白了吗?”

 

 

 

在很早之前,乔鲁诺就决定,打算过上一种较为安稳的生活。

 

这种安稳并非是指当一个平凡的上班族,或者是与这种选择类似的事情——他选择居住的地方没有那些高楼让他去选择当一个上班族,不如直截了当得指出,他对一些过于现代化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他选择的安稳生活,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安慰”这个词汇。

 

在1981年的这样一个普通的意大利南部小镇,什么样的生活可以成为安稳的生活?选择不少,在当时,提供给乔鲁诺的有以下选择:屠夫、鱼贩、开锁匠、小贩、许多小贩、各种各样的小贩,还有神父。

 

前面的那些,在男人的嘴里尽是“低劣之人”,而最后的一种身份,备受他的厌恶。乔鲁诺可以保证,在他童年的时候,听过了无数句对于这个职业的污蔑,进一步扩大到宗教上的不屑,和他拥有着相同的金色头发的高大男人随性地躺在他的红丝绒布沙发上,彼时他并非住在康加德马里尼,这个人喜欢罗马,他用高脚杯喝着不知道多少年的拉菲,乔鲁诺讨厌酒,但是不可避免地被逼着喝过,男人逼着他看书,他藏书室中的古书繁多,用楼梯攀到房顶一眼望不见头,他先是让乔鲁诺看他偏爱的,华丽的东西,希腊的东西,伟大的东西,可以超过人类的东西,这种华美像一柱又一柱小的新鲜血液被推入乔鲁诺的血管,没有人去在意他是否会接受不良;他学语言,意大利语、法语、德语、拉丁语,希伯来语,最后再到手语,当然,最不可忽视的是男人最爱的英语;然后他被逼着看一些技术性的东西,人体解剖图、枪械拆分图、化学配置表,男人叫他做危险事情,最开始,是徒手抵抗他之前偏爱的宠物——一头黄金色的大狮子,他将这高贵的爱宠的肌肉捅开,这是没有办法的选择,再没过多久,他叫乔鲁诺限时组装被拆开的手枪,如果没有达到要求,就有别的惩罚,于是乔鲁诺练就了闭着眼睛就可以倒着组装枪支的本领;他被要求做的事情太多,以至于今日都不太想的周全,他看他的手,那是一双好看的手,在无视掉所有的疤痕之后,有的疤痕偏浅,于是只留下多情的褐纹,有的疤痕纵深,白色的纹路长在手上,有明显的凸起,他用手指相磨,那是一片失去顿感的光滑,指纹消失之后有助于更安全的生活,男人居高临下地对他发话。

 

在某一个睡得不太安稳的午后,乔鲁诺又进入了男人的书房,他的身高在这一年得到极大的增长,从男人时常挂在嘴边表达不满的一米六出头一下子拔到近乎于一米八,他逐渐抵达男人的肩头,他们的面容也愈来愈相似,但是这种靠近制造了更多的心的偏离,在某一个睡得不太安稳的午后,乔鲁诺再次攀上书房的高梯,男人最讨厌的书籍都放在一块,一处高层,他摸到了一种较为特别的纸张,最后将书页摊开。

 

上帝对以西结说:“人子啊,你站起来,我要和你说话。”*

 

乔鲁诺有了新的姿势。

 

男人在某个冬季死去,即使他想要的是无尽的生命伴随无尽的欲望,但是凡人不可抵挡结束。虽然他死于枪杀。他的尸体被摆在床上,活像一个祭祀场景,血流如注,但是终将干涸,他在他罗马的苑囿中枯萎腐臭,这让乔鲁诺想起某一节插在他玻璃水瓶中的月桂枝桠,无穷的东西随着他走了,乔鲁诺没有别的亲戚,这个时候,他约等于成年,在外貌上也毫无可以误会的可能。

 

这个冬天,乔鲁诺离开了罗马,他前往康加德马里尼,开始一种较为安稳的生活。

 

 

 

 

 

 

布加拉提说,他要带乔鲁诺去那不勒斯,或者至少,在临近那不勒斯的地方将乔鲁诺交给可以托付的人,然后他才可以一走了之。

 

康加德马里尼临近普莱亚诺,最近的前向那不勒斯的路线当然是直线,然而因为不可避免的地形问题,拉塔里山地区对他们做出格挡的姿态——至于其他的路,当然也有,但是在那一段和山地路相差无几崎岖的路上,从波西塔诺到索伦托再到维科埃昆塞,他们会白白绕一个空圈,只是避免了最为陡峭的风景,来到山地区的出口,浪费的时间不消多说,徒步进入拉塔里会是一个更好的躲避的选择。

 

 

“我在之前联系了他们,”布加拉提翘着腿说,他搞来了一辆牛车,一半的功劳在乔鲁诺身上,一开始他想的是直接拿走,但是乔鲁诺说先不要那么做,他说他去交涉一下,然后三言两语就将牛车忽悠了过来,这可能是一种天赋异禀,“我们先穿出那片山地,运气好我可以直接在那里把你送出去,运气不好我们还是要去到那不勒斯,走出山地就很容易暴露了,的消息很敏锐,只能指望他们能快一点。”

 

山地,乔鲁诺没有提出异议,布加拉提在牛车上坐着自在,而他拿着鞭子赶牛——并非是布加拉提要求的,而是他主动提出,在这一件事情上互相推诿看起来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于是布加拉提在客套两三句之后就换了一个偏于舒服的姿势躺在牛车的后座上,背部紧贴靠垫,即使那靠垫看起来并不干净并且肉体感受非常明晰的不舒适,而乔鲁诺坐的笔直。

 

这是他的习惯之一。

 

从黑心旅店出来之后,他们即将很快速地赶到拉塔里的入口,说入口或许不合适,但是的确是进入拉塔里的地方。布加拉提说,他的眼线仿佛布满整个意大利,他们需得赶紧。临走之时天还亮得不算彻底,老板娘仍然在坐台的位置打盹,发出难堪的声音,谁和她睡觉必然受难,她在看清乔鲁诺两人的时候急速清醒,无不惋惜地问他们为什么不再待一晚,目的可能是为了钱,也可能是别的,布加拉提他们迅速离开,然后找到牛车,正式告别康加德马里尼。

 

“下面这段路太差了,哈雷肯定过不去,以我们这个速度大概要走大半天,差不多晚上六点的时候,就可以进山了,”他们没有吃早饭,随便买了点充饥的东西,水壶也不可或缺,布加拉提在啃干粮,他说水不要在非必要的时候喝掉,“我记得那块地方还有些——你知道的,那些家伙的地方呆着舒服,如果你愿意也可以逗留那么一晚,然后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再进山。”

 

“进去了之后也不用太担心,我以前进去过,不用怕太慢,也更不用怕出不来。”

 

“噢,我忘了,你应该没有什么会担心的事情。”

 

乔鲁诺没有说话,在昨晚之后,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微妙在哪里,也不好具体指明。乔鲁诺自然有很多隐瞒,昨晚可以算作一次小小的暴露,就像布加拉提暴露自己一样暴露,他不清楚布加拉提是否会感知到更多,但是实际上有可能他也没有那么介意。他用鞭子驱车而行,这些路上人过于少,想必布加拉提在此之前早就对路段做过规划,或者说,他想起来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他似乎对所有的道路都有些过于熟悉,这是天赋本领还是有意做出的积累,答案似乎也不太难,但是他还是决定说出来。

 

“你对这里的路很熟。”乔鲁诺较为喜欢说陈述句。

 

“啊——”布加拉提肯定道,“这是不能缺少的事情。”

 

“这里的路我大多都熟悉。”末了,他进行补充,用一种较为平淡的语气。

 

而乔鲁诺认为他大概率在谦虚。

 

 

 

 

 


目前,暂且安全。

 

这个地区在意大利南部,是典型的地中海气候,时值夏季,无风无雨是大多时候的天气,唯一的缺陷可能在过于干燥,没有及时补水的话可能导致较为难受的感受,但是截至目前,出发之前装满了水的水壶中,一滴水都没有被喝掉,布加拉提在平静地摆弄他手里的枪支,而在乔鲁诺在平静地赶牛。

 

“我有一个想要问的问题。”乔鲁诺有点好奇,但是选择了最礼貌的询问姿势,如果后者拒绝也没有关系。

 

“嗯?”

 

“你总不会只有手上这一把枪吧,”乔鲁诺问,截止目前度过的整整一天一夜,乔鲁诺也只见到了布加拉提始终拿在手上的坦福利奥,还有扔给他的瓦尔特,“我以为你会有更多。”

 

他看布加拉提脸色,即使看不出什么东西。

 

“对付之前那些人,手枪够了。”布加拉提恢复了昨晚的那个动作,将手枪往上抛,然后接下,然后上抛,唯一不同的是地点,现在是在运动的牛车上,不过依旧无需担心是否会不慎落掉这种事情,“当然,我也还有别的。进山之前我考虑带着。”

 

“再怎样,也应该比我一开始去找你时你拿着的来复好。”

 

他这样说也没有大问题,来复不是什么宜人好枪,更不是适合新人上手那种,重量较过,难于填装,不方便装上刺刀,用起来并非很灵便,但是精确性不错,这是乔鲁诺看的上的优点。至于一般人不方便在生活中使用的事情,实际上,他本人不算太过担心,不过关于这一点,布加拉提暂时不知道而已。再言,比起其他的枪,这种枪身较重的枪支看起来总有更多的安全感,可用的途径还有打猎,即使可能性不大,但是被发现之后可以给出的解释理应比手枪或者其他枪支多,乔鲁诺较为喜欢这把枪,即使他现在没有带着,他把这东西留在了康加德马里尼,并且暂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新碰到。

 

“我也有一个问题。”大概是出于礼尚往来,布加拉提也向乔鲁诺提出问题。

 

“啊,请说。”

 

乔鲁诺总要保持一些更多的礼貌,所以此刻比之前更为客套。

 

“你不打算换一身衣服吗?”布加拉提指着他问。

 

乔鲁诺低头看,他身上还是那身神父的衣服。黑的,领口处扣得严实,贴合着他的颈部曲线,喉结不算大,但是较为明显,袍子拖在足部上方,布加拉提要说,看起来比较热。

 

一路上经过的人不算多,就算是刚开始骑着哈雷在路上狂飙的时刻,那时候尚且是黑夜,也没什么人看得清,入住破烂旅馆的时候也只看见老板娘一个人,她当时或许有点微醺,又或者注意力全部在乔鲁诺那张脸上,没有别的表现,至于现在,荒郊野岭的牛车路上,根本没有几个人,也就无从谈起他人反应这种事情。但是如布加拉提所说的话,等会儿要去某个地方歇脚,并且听起来那个地方人不少,那么换一身会是个更好的决定。就算经过了拉塔里,山地过去,也得回到一般的市区内,不说市区,也有小镇,这身衣服的确是有点显眼。

 

乔鲁诺没有说话,这点上他似乎是考虑不周。

 

“那等到了之后我带你换身衣服。”这个时候,布加拉提终于把水壶打开,喝了口水,从他脖颈的运动时间和喉结的运动范围来看,应当是没有喝多少。按照他的说法,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所以现在喝水比起一开始放心了许多,他放下了水壶,摇了摇,听声音似乎还有一半。

 

“你要不要喝?”布加拉提在旁边问乔鲁诺。

 

乔鲁诺也有些渴了,停顿三秒钟之后说好,他一开始打算隔空喝,不挨着嘴,然而这样的想法似乎被布加拉提发现了,他盯着乔鲁诺看。

 

如果他没有说出口的话,就意味着他不介意这种事情,如果乔鲁诺隔空喝了,说不定会造成一些误解。而乔鲁诺不想造成误解。

 

他把水接了过去,喝了一半,还剩四分之一。




- T B C -


[1*]这段仍然出自尼采的权力意志。

[2*]参阅《旧约·以西结书》2:1.




水书

那不勒斯的海【布加拉提x你】

 刀片设定

文笔辣鸡

全程‘你’的视角

强行合理


当那位自称乔鲁诺的金发青年上门拜访时,你看着他带着愧疚之意的神情,只觉得莫名的慌乱在心中不断扩大,你以为自己会不敢接受这一切,可最终你只是平静又沉默的将布加拉提的尸体带回家。

  你坐在他身旁,看着他苍白却依旧俊美的面庞,仿佛下一刻他就会睁开那双海蓝色的眼睛,重新笑着走到你身旁,伸出手拥抱你,你在他的怀中,甜蜜的撒娇,和他约定去海边一起游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毫无生机的躺在这里,任由你怎样的呼唤也给不出回应。

  定定看了一会爱人的尸体,你突然笑了起来,轻柔的说到“布加...

 刀片设定

文笔辣鸡

全程‘你’的视角

强行合理





当那位自称乔鲁诺的金发青年上门拜访时,你看着他带着愧疚之意的神情,只觉得莫名的慌乱在心中不断扩大,你以为自己会不敢接受这一切,可最终你只是平静又沉默的将布加拉提的尸体带回家。

  你坐在他身旁,看着他苍白却依旧俊美的面庞,仿佛下一刻他就会睁开那双海蓝色的眼睛,重新笑着走到你身旁,伸出手拥抱你,你在他的怀中,甜蜜的撒娇,和他约定去海边一起游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毫无生机的躺在这里,任由你怎样的呼唤也给不出回应。

  定定看了一会爱人的尸体,你突然笑了起来,轻柔的说到“布加拉提,很久以前你问我,我的替身的能力是什么,我只说它可以如同海中的人鱼一样,声音动听,却没有任何攻击力,但我说谎了。赛夭还有一个只能用一次的能力,用生命和灵魂作为祭品,向万物请求,将自己的爱人换回。布加拉提,你曾经说一定要我保护好我自己,我答应了,但我现在要违反这个承诺了,谁让你也没带我去海边一起玩呢,这样,也算扯平了吧”

  你笑着弯起眼睛,依稀还有年少时天真的笑意,眼里却蓄满了泪光,泪眼朦胧中,你仿佛又看到了年少的那不勒斯的海和那个你一生最爱的少年。

  小时你与父亲一起出海游玩,你因太过调皮捣蛋,甩开了身边看管的大人,一个人在船上乱跑,仗着自己身体娇小的优势,肆无忌惮的躲藏追捕。最后无意失足落海,根本不会游泳的你在无用的挣扎过后,慢慢沉入海底,意识模糊中你看到波光粼粼的海水,蔚蓝又美丽,眼看你就将溺死在海中,突然有人将你救起,带回海面上。

  止不住的咳嗽和生理泪水都阻挡不了你努力想要看清救命恩人的脸,你一抬头,却被那是海蓝色的眼睛吸引了。它们多么美啊,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像极了那不勒斯的海。

  就这样,你与布加拉提相识,再后来你与他相知,最后相爱。你爱极了布加拉提的那双眼睛,由此,你也爱上了那不勒斯的海。

  在某一次意外中,你因好奇,使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关键时刻觉醒了替身使者”赛夭”但却毫无攻击力,及时赶到的布加拉提保护住了你,一脸严肃的要求你发誓保证,一定要你好好保护你自己。

  陷入回忆的你又笑了笑,眼泪落下,你慢慢闭上眼,替身同时出现,张开嘴开始歌唱,祈求神明将你的爱人归还,为此你愿意付出一切献给神明,哪怕抹去世间一切痕迹。

  在歌声中,你慢慢化做泡沫,随风飘逝,在金色的阳光照耀下,你仿佛看见了爱人慢慢睁开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和年少时那不勒斯的海。

  你终将溺死于那不勒斯的海。


布加猫茶

#求kk##jojo的奇妙冒险#
[护卫队黑底哑膜方吧唧]通贩上架啦!!
超级温柔的画风和质感!妖都joo还有场贩限定全套购入特典~
通贩价40r/套(不含包装);场贩价44r/套(含特典明信片)
主催: @乌源流窨
画师: @Dr.汤面
场贩社团:布加猫茶(其余信息见展前摊宣)
代理店铺:远野幻想物语
链接走这里:购入地址戳我(๑•̀ㅂ•́)و✧
防抽请复制评论里的链接后tb内打开,也可扫描二维码
喜欢的小伙伴可以收藏关注店铺噢( ` 3´ )

#求kk##jojo的奇妙冒险#
[护卫队黑底哑膜方吧唧]通贩上架啦!!
超级温柔的画风和质感!妖都joo还有场贩限定全套购入特典~
通贩价40r/套(不含包装);场贩价44r/套(含特典明信片)
主催: @乌源流窨
画师: @Dr.汤面
场贩社团:布加猫茶(其余信息见展前摊宣)
代理店铺:远野幻想物语
链接走这里:购入地址戳我(๑•̀ㅂ•́)و✧
防抽请复制评论里的链接后tb内打开,也可扫描二维码
喜欢的小伙伴可以收藏关注店铺噢( ` 3´ )

极地🤐🐞
我真的好喜欢他们过去的模样…

我真的好喜欢他们过去的模样…

我真的好喜欢他们过去的模样…

M
「因为,父亲才是真正需要有人陪...

「因为,父亲才是真正需要有人陪伴的人啊。」

「因为,父亲才是真正需要有人陪伴的人啊。」

2hei_风舞
祝我们护卫队小朋友们的老爸茶哥...

祝我们护卫队小朋友们的老爸茶哥父亲节快乐🎉🎉【bushi


三,二,一,看镜头!

祝我们护卫队小朋友们的老爸茶哥父亲节快乐🎉🎉【bushi


三,二,一,看镜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