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布老板

3982浏览    12参与
野兽派原始

纯粹脑内幻想CP滤镜佳能310

其实呢布布和嗲之间的感情缝隙比茸老板还要更加细腻而充满结冰的危险……按照布加拉提早熟并且能够充分感受他人痛苦的这种温柔个性,在他护卫自己的父亲时他其实应该就明白什么是自己的底线……一开始单纯是因为争夺利益的过分冲突而对drug本身产生了反感,加入秧歌对后他不会不知道组织经济靠什么支撑……但是他在成长的过程中接受了这个事实:这不是一种隐忍,我觉得是对嗲的做法一种理解……况且从刚加入组织的时候,布布应该是非常憧憬嗲这种强大神秘充满力量,像埃庇米修斯这样能够给予超人之处的领袖……kind of dominate human……gelatin,符合男孩对于未来的一种想象……也许他是非常震惊,却没有天生...

其实呢布布和嗲之间的感情缝隙比茸老板还要更加细腻而充满结冰的危险……按照布加拉提早熟并且能够充分感受他人痛苦的这种温柔个性,在他护卫自己的父亲时他其实应该就明白什么是自己的底线……一开始单纯是因为争夺利益的过分冲突而对drug本身产生了反感,加入秧歌对后他不会不知道组织经济靠什么支撑……但是他在成长的过程中接受了这个事实:这不是一种隐忍,我觉得是对嗲的做法一种理解……况且从刚加入组织的时候,布布应该是非常憧憬嗲这种强大神秘充满力量,像埃庇米修斯这样能够给予超人之处的领袖……kind of dominate human……gelatin,符合男孩对于未来的一种想象……也许他是非常震惊,却没有天生反骨之相……如果是完全出于同理心为了特里休与嗲交战,那是他在极为困惑时的怒火……人在无知的时候总是会产生暴怒。

嗲对于下属来说算是有基本的了解……选择布加拉提小队是出于他的信任……给出这种东西比他自己生一个还要难;通过上缴波尔波的财产和综合素质考核,他准备把布布画进自己的领地……当然他需要完全的掌控,他是一个非常自信、而用他的气势掩盖微小的恐惧和自卑的男人……这么一来,护卫队的任务相当于是给布布发送了一个信号:你靠近我了。嗲确实欣赏布布这种善于管理的人才,他肯定知道小队里的人都是刺头儿,除了暗杀队这样的野狼,帝王总是要养点除了仆人外的贵犬……但是在埋骨堂一战他也说明了,他的标准非常严苛,却不吝啬宽恕。他夸奖布布并且说如果他停手就既往不咎这里,真是非常有帝王风采。一旦不能为嗲所用的,他都像拔掉杂草一样把他们丢到焚烧炉里无论品种……从红王的战斗风格和对时删的熟练度确实可以看出来……布加拉提你非常优秀但是很可惜。

类比一下老板多比,从我个人来看是因为嗲是非常尖锐而掌控力强的角色……从情感上他不会处于劣势……只是在别的方面就像物种竞争,非常多样……他给出的那一点东西却是善于寄生的……

相当于偶像破碎了,从中生出的异端嫌恶地扔掉他身上的土块,和你说并没有要求你崇拜偶像,却也没有禁止你,但渎神一定会死。


乌源流窨

“92年的时候,那个人对我说,你不再是个小孩子了,别急着吹灭许愿蜡烛。”

《Ain't No Rest for the Wicked》(罪人无眠)少年布加拉提中心小说合志预定开启!

预定时间截止10.7!请扫p1二维码进群!进群!进群!

预定即赠[封面双色光栅变换卡]特典一份!前88份订单还能额外获得[金属光泽素面胶片徽章]一对!

场贩预定活动展会为 @19妖都茶布茶ONLY ,摊位名[布加猫茶],现场进行预定或在摊位前出示预定记录即赠场贩特典[玻璃碎闪底徽章]&[冰白珠光方卡]set一份!

其余信息详见摊宣~


STAFF

————————————...

“92年的时候,那个人对我说,你不再是个小孩子了,别急着吹灭许愿蜡烛。”

《Ain't No Rest for the Wicked》(罪人无眠)少年布加拉提中心小说合志预定开启!

预定时间截止10.7!请扫p1二维码进群!进群!进群!

预定即赠[封面双色光栅变换卡]特典一份!前88份订单还能额外获得[金属光泽素面胶片徽章]一对!

场贩预定活动展会为 @19妖都茶布茶ONLY ,摊位名[布加猫茶],现场进行预定或在摊位前出示预定记录即赠场贩特典[玻璃碎闪底徽章]&[冰白珠光方卡]set一份!

其余信息详见摊宣~


STAFF

————————————————————

主催:麻木 @乌源流窨

小说:不苦 @乌云盖雪 /丝绒凯列班 @丝绒凯列班 /苏查 @苏查 

插图:花酒 @-炗尘燃尽- /花京院在下 @花京院•在下 /Kaye @ランプ /袅木 @袅木野郎 /洒一[台]

封面画手:彤日三潜 @彤日三潜 

特典画手:花京院在下/彤日三潜

加购画手:花酒

封设排版:洛北天清 @洛北天清° 

校对:嘻嘻

出品社团:布加猫茶 @布加猫茶 

通贩代理:Numb Z


祝布加拉提生日快乐!!!!!!!仅此献给大家都爱的布布!!!!!


廢土柴油機

每天的章魚沙雕漫就跟我吃午飯一樣準時(?)

每天的章魚沙雕漫就跟我吃午飯一樣準時(?)

二手沙发_
深海巨雷码还厚,好孩子不要点开

深海巨雷码还厚,好孩子不要点开

深海巨雷码还厚,好孩子不要点开

白扣

【老板all】tumble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打这个tag 看到就是缘

*1w+的5人游戏 内含老板莓/布老板/茸老板/老板多比老板(一丢丢)

*实际上是老板all!!!!!请注意!!!

*一点点下/品 请充分阅读前面所有预警 QQ了

警告⚠警告⚠警告⚠警告⚠警告⚠

警告⚠警告⚠警告⚠警告⚠警告⚠

警告⚠警告⚠警告⚠警告⚠警告⚠

警告⚠警告⚠警告⚠警告⚠警告⚠

警告⚠警告⚠警告⚠警告⚠警告⚠

========================

多开几次!或者用chrome!

========================

嘻嘻……嘻嘻……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打这个tag 看到就是缘

*1w+的5人游戏 内含老板莓/布老板/茸老板/老板多比老板(一丢丢)

*实际上是老板all!!!!!请注意!!!

*一点点下/品 请充分阅读前面所有预警 QQ了

警告⚠警告⚠警告⚠警告⚠警告⚠

警告⚠警告⚠警告⚠警告⚠警告⚠

警告⚠警告⚠警告⚠警告⚠警告⚠

警告⚠警告⚠警告⚠警告⚠警告⚠

警告⚠警告⚠警告⚠警告⚠警告⚠

========================

多开几次!或者用chrome!

========================

嘻嘻……嘻嘻……

列

新生

*布老板,小布大嗲,有R,很雷

--------


“过来。” 


他牵着我的手把我从地板上捞起来,轻松地好像在用网兜打捞池塘里的落叶,他坐在床边,披着一层薄纱般的月光,今天是满月,他又对着窗户,他整个人亮得像是一盏灯。 


“你几岁了?” 


“十二岁……下个月27号十三岁……” 


他只是哼了一声,原本抚在我脸上的手指往下挪了挪,停留在了我的脖子上,加大了力气。 


他盯着我,破碎的瞳孔是某种黑色的无机物,在月光下闪烁,好像两个老式镜头在对焦,又散发出一种...

*布老板,小布大嗲,有R,很雷

--------


“过来。” 

 

他牵着我的手把我从地板上捞起来,轻松地好像在用网兜打捞池塘里的落叶,他坐在床边,披着一层薄纱般的月光,今天是满月,他又对着窗户,他整个人亮得像是一盏灯。 

 

“你几岁了?” 

 

“十二岁……下个月27号十三岁……” 

 

他只是哼了一声,原本抚在我脸上的手指往下挪了挪,停留在了我的脖子上,加大了力气。 

 

他盯着我,破碎的瞳孔是某种黑色的无机物,在月光下闪烁,好像两个老式镜头在对焦,又散发出一种类似捕食者的威压。奇异的是,我竟然没有感觉到恐惧,或许是因为我刚才干的事已经让我失去了恐惧的资格,而我现在只要接受既定的命运——果然,果然,我还没狂妄到相信自己真的能逃出他们的掌心,尽管如有天助、我幸运地干掉了那三个直接陷害父亲的人渣,但是……我还是被抓住了。 

 

我被他们的同伙抓了个现行。 

 

像是故意般地,那三个人一死,这个男人就悄无声息地出现了——对,悄无声息,我敢保证,尽管我累得气喘吁吁,但是硕大一个成年男性不论从窗台还是门口进来我还是能发现的。可是他,我甚至不明白,他究竟是一开始就存在,还是在那三个人死后才出现的呢? 

 

我怀疑他不是人类——他,或许是影子,是那三个人中某一个人的影子。还是几年前,母亲给我读过一个故事,讲一个学者给了自己的影子自由,而几年后影子发迹,反过来要学者做他的影子。 

 

或许他也是一个影子,我想,他的主人刚刚被我杀死,而现在,他自由了。 

 

“嘿。”他说,像看穿了我的恐惧与揣测似地,“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他们的影子?而不是你的影子?” 

 

我愕然,但是他却像没了兴趣似地,款款地松开了手。 

 

“因为你并不想杀我。”我说,或许今晚真的是一个疯狂的晚上,但是最癫狂的人只可能是我,“杀人……不是这样的。”


我刚杀完人,那三个男人的尸体还热着,尤其是其中一个被捅穿了肺动脉的,胸口还淌着红色的喷泉。 

 

我明白杀人需要的东西:决心、意志、计划……以及…… 

 

仇恨。 

 

而这个人,这个没有影子的,从黑暗中长出来的男人,他没有,他什么都没有,他的肌肉放松,自若地像是在晚上散步,遇上了一只流浪猫,饶有兴致地摸两把。 

 

“噢,”他干巴巴地笑了,声音并不好听,像是从地里墙里传出来的,闷闷地敲打在鼓膜上,“可是,世界上有些人,他们杀人没有目的,只是觉得——嗯……有趣?” 

 

来了,又来了,他身上又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像是魔法般地,整个房间的气压瞬间变低,我抬头看向仍旧昏迷着的父亲,甚至开始担心起他会不会着凉…… 

 

“喂,看我,你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他说,“明明你的命就在我手里,杀死你这种小孩比折断一枝花难不了多少。” 

 

“那你动手吧。”我说,“反正是迟早的事,从你出现的那一刻,我不就已经要死了么。” 

 

他愣了一下,随即大笑。 

 

——不是那种低低地压着的声音,而是……非常猖狂地、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他身体里冲出来一样地大笑……我的头很痛,因为他的笑声似乎有种能量,能够击穿空气,整个房间的无机物都在与他共振,家具、氧气瓶、柜子上的瓶瓶罐罐似乎都在这种笑声中融化,逐渐融合、翻转,染上一种邪恶的色泽。 

 

“有趣。”笑声终于停下了,他盘着腿坐在床上,“既然你已经预知了你的命运——你注定为我而死,那么,我或许可以让你命运的末班车晚点呢。” 

 

“这样,那边那个人也能活得久一点儿,”他向我伸出手,“不是吗?” 

 

我看向父亲,他仍然睡着,一动不动,包裹在透明的管子和白色的纱布当中,像一个没有水晶棺的展品,一动不动:永远也不会醒来,但也不会死去。 

 

我点头,其实我早就明白,父亲已经半只脚踏进冥河了,医生已经无力回天,我根本不期待他真的能醒过来——他如果醒过来,知道我干的事情,情况才更为糟糕。但是我也不愿意打破他这脆弱的、又像是要延续到永远的状态,啊,从私心来说,我多么希望他能以这个状态在床上躺一辈子。 

 

“你要我为你……做什么?”我说,而我接下来可能要做的事情——我基本已经猜到——父亲若是知道了,肯定会更为生气。 

 

我想,这人是黑帮,一个小孩能干什么?做杀手?不可能吧,多半也是要我帮他贩毒运毒……干那些我最痛恨的事情。 

 

我要活下去,我想,极为讽刺的是,我若要想活下去,让父亲活下去,必须去干那些害死父亲的差事,成为我最反感的人。 

 

我的心在嘶吼,沉默地吐出眼泪和愤怒——对不起,父亲,我要活下去,我要让您活下去。 

 

“知道就好,”他说,“不过那都是白天才要关心的事情。” 

 

“嘿,你叫什么?你知道,做一个黑帮,晚上应该干什么吗?” 

 

我摇头,并没有理解他在说什么:“布加拉提,”我说,“布鲁诺·布加拉提。” 

 

他回味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非常直接地对我下了第一道命令:“脱了。” 

 

现在轮到我愣住了……我知道,甚至猜想过是不是有这方面的可能性,但是真的轮到发生在自己身上时…… 

 

可是他无视了我的纠结,而是把自己的裤子褪了下来,没有内裤,只留下他身上几乎没有任何遮挡作用的上衣。 

 

“噢……” 

 

他歪了歪头,艳红的长发遮住了他一半的身体:“不用害怕,”他说,“我像是有那种兴趣的人吗?” 

 

我非常诚恳地点了点头,难道不是吗? 

 

“布加拉提,”他叹息,“我的好孩子,你大可不用担心,来,到这里来——” 

 

他张开腿,用脚腕勾着我靠近,好像两条曼妙的指引线,去探索那交点处的秘密。 

 

“嘿,孩子,你该负点责,你父亲教过你么?”他笑着,薄薄的嘴唇变成一条黑色的线。“责任,”他说,“你杀了那三个人,可他们本来是我的猎物,你说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 

 

“好吧,我知道,布加拉提,你是个好孩子……只是为了生存下去才做了坏事,为了生存去杀人又有什么错呢?” 

 

——羊要吃草,狼要吃羊,猎人打猎,渔夫捕鱼,所有活物的生命都需要渗透其他的、更弱小的动物才能活下去,你明白么,他说。

 

什么意思,我问。 

 

“简而言之,”他说,“我本来要的是那三个男人,不过你,大概也就凑合。” 

 

那似乎有魔力的话语刚消失,我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掐住了我——这回是真的用上了力气,我双眼模糊,眼前闪着黑斑,只能看见长长的黑色指甲和青筋暴起的手指——一双充满力量和威压的手,几乎不像人类的手,更像某种已经存活了千年的藤蔓,但是又格外地光滑…… 

 

他把我的头按进他身下,那个双腿之间最为隐秘的地方,我的五官被挤压在一起,并不能理解眼前、鼻子前、嘴唇边上那一片滑腻冰冷的是什么东西——有一股极为咸腥的味道,让我想起那些退潮时沙滩上留下的各类贝壳,外形大小不同,里面的蚌肉却是一样的咸腥,又流着带有甜味的水。 

 

“舔吧。”他说,把我的头又往下压了压,我几乎要窒息,“把你的舌头伸进来,好好舔,我或许能待你好一些。” 

 

我不太明白这个动作的含义,但我大概猜到这绝对是什么下流事,被母亲知道绝对会痛骂的事情…… 

 

“注意力集中,否则,”他吹了个口哨,“你没有想过,如果你做得不够好,对面床上的人也要跟着遭殃?” 

 

他揪着我的头发让我抬头,让我看向一旁仍旧安睡着的父亲——他睡在暗处,宁静祥和;我和这个男人在亮处交嬗,跼蹐不安。 

 

“放过他吧……”我恳求,“我会做到最好,不会让你失望,所以……请放过他吧。”

 

 

接下来的事情我几乎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在连猫头鹰都睡着了的夜晚,只有草木和那个男人还在呼吸。他在我身上,用一个奇怪的器官吞吐着我用来撒尿的地方,很奇怪,明明他也是男性,应该有和我一样的身体结构……但他的下身却有一个那么柔软,那样潮湿、温热的器官,收缩着挤压着,像是要把我从下腹开始溶解。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我已经失去了人形,被他体内流出来的黑色汁水腐蚀,逐渐变成和他一样柔软的糊状物质。时针追着分针,分针追着秒针,我、他、父亲,我们三个人在时钟的圆盘上逐渐重合……

 

整点了,白色墙壁上的机械钟庆祝般地响了起来,时针、分针、秒针合成了一条线了——他终于把我彻底吸干了,而我现在成为了他的排泄物。他用破碎的瞳孔看着我,恢复到初见时无机质的冷漠,他用黑色的嘴唇吻了吻我的额头,印下了一个不可见的唇印——这是标记,他说,这是我的标记,如果我需要你了,这个标记就会发热,而它会引着你来找到我。

 

明白吗?你是我的人了,他说。

 

明白了,我挤出一丝声音。 

 


他走了,我躺在床上,看着他的背影——一个黑色齐肩短发的男孩,刚到窗台的高度。我看着他翻过窗户,消失在花园里,又侧身看向对面睡着的父亲,又开始想那个故事: 

 

故事的最后,影子成了人,而人成了影子;那独立的影子取代了学者,成为了国王,下令杀死了自己曾经的主人。 



end.

Paz🍓

有 端 联 想
脑洞来源p2
场景有参考

有 端 联 想
脑洞来源p2
场景有参考

冷 流

【茸老板/布老板】一个比较掉san的东西

被和谐了所以重新发一次。

(果然发这个掉了好多粉emm)

没有题目,一千字摸鱼车,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玩意,猎奇向,r18g,黑化又ooc,非正常x交。

(可能是因为我太掉san)

反正就是折磨章鱼文学,好孩子不要看,真的很雷很邪……不是从嘴也不是从后面进去的,真的很吓人纯爱党小清新别点……🙏🙏🙏

如果tag有冒犯我会删除的,愿意上黑车的评论区见。

被和谐了所以重新发一次。

(果然发这个掉了好多粉emm)

没有题目,一千字摸鱼车,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玩意,猎奇向,r18g,黑化又ooc,非正常x交。

(可能是因为我太掉san)

反正就是折磨章鱼文学,好孩子不要看,真的很雷很邪……不是从嘴也不是从后面进去的,真的很吓人纯爱党小清新别点……🙏🙏🙏

如果tag有冒犯我会删除的,愿意上黑车的评论区见。

大迷妹
☞圣人与恶魔。朋友,来一口吧。

☞圣人与恶魔。
朋友,来一口吧。

☞圣人与恶魔。
朋友,来一口吧。

第三朵想要龙仔牛奶的花岗岩

[布老板] ATILOL

乳白色的烟雾逐渐消散了开来,布加拉提在烟雾来临的时候发出了猛烈的咳嗽。迪亚波罗故意将烟雾吹到了他的面前,藉以欣赏他在烟雾的消散中逐渐清澈的蓝眼睛。


警告:通篇下流的变态妄想不要再看下去了,你看我很少写警告的。

12岁的少年布加拉提与27岁的美艳迪亚波罗(没有)的○○描写,久违的○骚扰各位不好意思。

迪亚波罗nympholepsy症状描写,反向洛丽塔。


他坐在床上,光着两条腿,本来在床沿摇摇晃晃,而现在被浓烈的香烟给呛到,脚趾都蜷缩在一块。

迪亚波罗用食指和中指夹着他自己卷的纸烟,出神的看着这个12岁的少年。他太小了,看起来相当的瘦弱,不如说他在烟雾里看上去就...

乳白色的烟雾逐渐消散了开来,布加拉提在烟雾来临的时候发出了猛烈的咳嗽。迪亚波罗故意将烟雾吹到了他的面前,藉以欣赏他在烟雾的消散中逐渐清澈的蓝眼睛。


警告:通篇下流的变态妄想不要再看下去了,你看我很少写警告的。

12岁的少年布加拉提与27岁的美艳迪亚波罗(没有)的○○描写,久违的○骚扰各位不好意思。

迪亚波罗nympholepsy症状描写,反向洛丽塔。



他坐在床上,光着两条腿,本来在床沿摇摇晃晃,而现在被浓烈的香烟给呛到,脚趾都蜷缩在一块。

迪亚波罗用食指和中指夹着他自己卷的纸烟,出神的看着这个12岁的少年。他太小了,看起来相当的瘦弱,不如说他在烟雾里看上去就像个小女孩。烟雾扩大了这个孩子天然而然的那种性别不明的美。

他的黑发顺贴而整齐的在下颚附近摩擦,让人想知道若是这颗美丽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被这样柔软而细的黑发摩挲是一种怎么样的触感。

但布加拉提并不会靠在迪亚波罗的肩上,他们的关系接近于陌生人,中间相隔着数堵高墙。

我想要得到他,迪亚波罗想着,他只需要稍微动用一丝一点的权利,或者告诉这个孩子自己就是他赖以生存的组织的老板,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这个瓷娃娃一样的少年。

这并非说布加拉提有着白瓷一样纯白的皮肤,他又不是来自俄罗斯的破产公主。布加拉提更接近上了色的粗陶,但是又光滑甚至柔软,手肘的圆骨贴上一层薄薄的皮肤,光是看他抬手就让迪亚波罗心里咯噔一下。布加拉提的样貌非常天然,那不勒斯的阳光给了他蜜色的皮肤,为了自己的安全他已经太久没有出过门了,因此太阳的赠礼正在慢慢褪去,逐渐与那从未接触过阳光的一小节上臂融为一体。

他的上臂,他洁白的上臂,那是这个少年原有的颜色。

布加拉提曾经晒伤了自己的肩,那时候他正在海里,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年纪。过剩的太阳光在水汽的折射里烧伤了他的肩膀,至今依旧留下了一点粉色的疤痕,此后布加拉提再也没有露出自己的上臂,小孩子总是容易害怕这些东西,仿佛被大家看见就会被抛弃一般。但是迪亚波罗知道这并非无法褪去,因此他去买来了足够的西红柿,他希望布加拉提能在他的面前露出自己的上臂与肩膀,哪怕只有一小块,那也令人愉快。

迪亚波罗在布加拉提刚刚洗完澡的时候见到过,他恶劣的藏起了布加拉提的衣服,幸而布加拉提以为是自己忘了将衣篮拿到门口。他不得不在腰上围着浴巾就跑了出来,尽管只有转瞬即逝的片刻,迪亚波罗依旧看见,在那真正雪白的皮肤上有着星星点点的红斑,就像上帝的吻痕一般,圣洁,但是又充满了色情与性感的意味,这是一位真正的男孩。

我应该成为那个上帝。迪亚波罗偶尔会想着,那将是我迪亚波罗来给他留下的痕迹。但是他依旧没有动手,他了解过布加拉提,观察过布加拉提,他有一双杀人者的眼睛。

这是一个易碎品,如果强行取用的话谁也不知道这个孩子会不会毫不犹豫的打碎自己。布加拉提正处于一个精神紧张的时期,第一次杀人沾染血液带来的兴奋感古怪的侵袭着他的神经,迪亚波罗能注意到他在削梨时刚刚握住刀柄的那一刻,他的手都会轻微的颤抖一下,恐怕是让他想起这只手握着那把极为详尽的小刀,一直扎入男人柔软湿润的眼球的触感。

我要让他自己走到我身边来。

迪亚波罗决定,他相信布加拉提总会来的,就像他亲手杀了人,随后自己走入了黑暗之中一般。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只要稍加暗示和引导,他就能走到他永恒的归宿身边。布加拉提应该属于恶魔,属于迪亚波罗,他看上去残余人间的温柔,但是迪亚波罗知道那是因为布加拉提就像个即将割裂的矛盾体。他温柔明亮的灵魂,其另一面冷静又暴躁,比任何那不勒斯人都来的冷血无情,就像个西西里的复仇鬼,甚至就算西西里来的复仇鬼也难有这般觉悟。

迪亚波罗不止想要得到这个少年,他还想帮助他彻底割裂两边。若是布加拉提能够成为最冷血的杀手,那么自己或许能一直将他带在身边。十二岁的孩子才刚刚成型,剩下的全靠世界对他的揉捏。

而布加拉提最好利用的一点或许是他所残留的最大的人性,他渴望父爱。这是非常古怪的一点,迪亚波罗早就调查过了布加拉提,他小时候父母就离婚了,那个女人一个人来到了都市,而他一直都与父亲一同长大。若是说布加拉提渴望缺失许久的母爱那尚可理解,但是他所渴望的父爱在他下手之前一直都存在着。还是说,因为习惯了长年累月所接收到的沉默的父爱,才会让布加拉提惯于那样,以至于一旦离开就无法割舍的怀念呢?迪亚波罗也调查过,布加拉提的父亲与他并不是那种接近病态的关系,这只是很普通又随处可见的父子,一个渔夫与他的儿子。

这并不会妨碍迪亚波罗与布加拉提玩一些愚蠢的父子游戏。迪亚波罗搬来了一张摇椅放在这个狭小黑暗的房间唯一能照到太阳的地方。他坐在摇椅上,而布加拉提则横坐在他的腿上,与他一起看一本书。布加拉提读罪与罚,他就像拉斯克尔尼科夫,却比他更为年轻的犯下来杀人的罪,而迪亚波罗希望做拯救他的他的索尼娅,即便是将他更往暗处带领的那个索尼娅。

他的索尼娅,而他的索尼娅正揽着这个年轻的杀人犯的腰,这自然而然,不会带有任何一点性暗示,若不这么做,布加拉提就会在摇椅转向前方的时候掉下去。

迪亚波罗能看见一半身处光明而一半与自己同在的布加拉提,他的脸颊的表面上有一层只有这个年代的少年会有的细小绒毛,在阳光下发者金色的光。而他的眼睛就像透光的宝石,在反射的阳光下几近透明。布加拉提就不会感受到不舒服,明明阳光已经找到了他的脸上,一般人都会下意识的躲开照入眼睛的光线,但是布加拉提宛若一尊花岗岩雕像,平稳的坐在迪亚波罗的膝盖上,甚至不顾迪亚波罗的手逐渐向下,最后他滑过布加拉提紧致的臀部,落到他穿着短裤的腿上。

布加拉提的腿也非常的白,跟他的手臂放在一起就像是肢解过后重组的躯壳一样,脚腕却有一段囚环一般的黑色晒痕,是太阳囚禁了他。

迪亚波罗的手绕过了大腿外侧,紧紧并拢的大腿内侧的温度灼烧着他的指尖,就像他拇指能触碰到的膝盖处一样。再往里一点,迪亚波罗想,再往里一点他就能触碰到那些刚刚长出的软毛,和一些或许发育良好的器官,他们都有那个器官,但是并不妨碍迪亚波罗对这种性感的渴望,不如说更加促进了布加拉提的性感。他的软毛也或许是黑色的,但是过几年就不那么柔软了,想要享用必须得要趁现在。

他腿部的皮肤光滑,指尖可以陷入其中,却又不是陷入棉花,而是一种极其富有弹性的地步。光是触摸就让迪亚波罗浑身发烫,即便与布加拉提同住的这三个星期他几乎没有那一天不会体会到这种感觉。

这种近在眼前却求而不得的感受让迪亚波罗的心脏陷入狂喜,他就像一个自己用绳索束缚了自己的SM爱好者,这一种紧绷让他感到刺激,甚至令他的软肌起了反应,这比直接到手要远远来的刺激的多。他不会在布加拉提面前去碰硬的发烫的那里,没有人会在仙子面前干这种淫亵的事情。也不会让布加拉提坐进他的怀里,好让长枪抵着他的腰间。他只允许他坐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被这种扑面而来令他窒息的性感不断的扼杀。

迪亚波罗是个彻底的恶魔,因此他无法碰到身为精灵的布加拉提,这个性感少年与别人都不一样,难道所有的12岁的少年都应该被冠上性感的名号吗?那些男孩子沾着泥巴在街上疯跑,他们整人,露出脏兮兮的笑容,并且懂的太多了,只消一眼就能知道迪亚波罗在打什么主意。而他的布加拉提与谁都不一样,他在更为年轻时几乎没有接触过他人,那些分不清该不该懂得东西几乎全都一无所知,他只会在迪亚波罗的腿上微微扭动来躲避他的手,布加拉提有点怕痒。最后他露出了一个微笑,把书轻轻的拍在迪亚波罗的脸上,跳下他的膝头跑开了。

“这太痒了。”布加拉提解释道,他把书放在桌子上,喝了一口摆在那边的牛奶。“维内佳,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我想到外面去。”

“还没有到时间。”迪亚波罗用诚惶诚恐的语气说,他掐着嗓子,让自己听起来更加年轻:“老板说了至少要一个月,一个月后您与那些混混们的仇就过期了,他们没有资格向您复仇…别担心,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去买回来的。”

于是布加拉提问:“那我父亲还好吗?”

迪亚波罗点点头:“他现在安排进了组织手下的医院,伤情已经好转了很多。”

布加拉提发p和b的音的时候总会有一点点小小的爆破声,他的上唇搭着下唇,连在一起,张开的时候相连处柔软的回弹,就好象气泡破开一样。他因为觉得好玩所以学着迪亚波罗用第三人称自称,而迪亚波罗在他面前自称维内佳·多比欧,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即便被他一把火烧死在了村庄里。每当他说自己的名字“布加拉提”的时候,总会从那个带着轻微破音的“bu”开始。

Bu-ccia-ra-ti,他用清脆的声音说,这让迪亚波罗感到欣喜。他也希望布加拉提的口中能叫出他迪亚波罗的名字,但是这还不是时候,知道布加拉提自愿的彻底的臣服于他之前,他是不会露出真面目的。

布加拉提不肯吃苹果。这很奇怪,毕竟他本人就像是个散发着苹果清香的性感少年,他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召唤人前去啃咬,亲吻,迪亚波罗几乎都要相信他就是年长了四岁的贝阿特里斯,而自己便是徘徊在地狱中的但丁。

但是最终迪亚波罗什么也没做,他仅仅是坐在布加拉提的对面,慢慢的卷出自己喜欢的烟卷,用火机点燃,然后将辛辣的白雾吹到了布加拉提脸上。

布加拉提的父亲也抽烟,但是他不会抽迪亚波罗那么猛烈的手卷烟,辛辣而呛鼻的味道每次都会让布加拉提剧烈咳嗽,因此他总会拍打着迪亚波罗让他不要再对着自己喷烟。

这是迪亚波罗为数不多的恶作剧,大部分时候他会非常听从布加拉提的话。

但是这很古怪,毕竟被囚禁的人实际上是布加拉提。

而这个小小的囚徒清楚一切东西,他并非一只什么都不懂的笼中鸟,相反的,他不打算离开这里仅仅是因为他要在窗口看着提着东西一路快步走回的迪亚波罗。

布加拉提的眼睛是冰冷的蓝色,而他的内心也接近这样的死水,这是一湾火山的湖口。即便他不知道这个维内佳·多比欧是何许人也,但是至少布加拉提能感觉到这是一个与热情的老板非常接近的人。

维内佳·多比欧总是穿一套旧西服,胸前有镂空的花,他扎着长长的头发,它们是异常的粉红色。他有一张非常女人的脸,年近三十还能保持着这种性别上的暧昧不清相当少见。他看起来总是容易紧张,甚至有点软弱,但是布加拉提能感觉到这只是一种过分的伪装,就像他知道自己哪里最吸引人,因此可以毫不犹豫的表演出那种浑然天成的性感那样。

这是一个值得利用的人,也是一个美人,没有人会介意这样的美人抚摸自己的腿,或是脖颈,维内佳·多比欧相当热衷于布加拉提的后颈,他会用尽一切办法有意无意的让手指划过那里,但是却不敢再有进一步的行动。

布加拉提甚至能看见这个没比他父亲年轻几岁的青年偶尔藏在裤子里紧绷的隆起,而这是最有趣的地方,也是布加拉提性格上最为恶劣的恶作剧。他从不骚姿弄首,但是他会坐在他的腿上读书,作为一个纯粹的施暴者对这个拼命隐忍却把所有欲望写在脸上的青年施加暴力的性感。少年布加拉提本身就有一种性感的暴力,而他们之间的暴行每天徘徊在这个窄小的租屋里。

布加拉提喜欢逗弄这个成年男子,一半是因为他的体格甚至能做自己的父亲,另一半纯粹的是因为好玩与有趣——他依旧是个爱好玩耍的孩子,这不过他的玩具与众不同罢了,这是仅属于他们二人之间特殊的秘密游戏。而只有在这种家伙身上能够满足布加拉提无论在何时都会显得过于背德的兴趣。他们之间的欲望向来不是单向滋生的,正是因为布加拉提率先慷慨的付出了自己的性感,才得以回收这个来自成年男子的无上乐趣。

迪亚波罗从来不会真正的对布加拉提下手,在这里真正的笼中鸟或许是更为年长的这个青年,他自己将自己关在了里面,然后插上门闩,眼巴巴的望着外面的布加拉提。当迪亚波罗出门时,布加拉提随时随刻都能离开这里,但是他从未离开过,那就等于一个互相心知肚明的约定:是他自己甘愿留在这里的。

布加拉提不知道为什么迪亚波罗从来不敢动手,但是既然第一天没有,第二天没有,直到第三天即便会对他从浴室里几乎光着身体跑出来的行为挺立却也依旧没有动手,那么他就再也不会对布加拉提下手了。这让这个年轻的暴君更加放肆的利用自己的美丽去镇压迪亚波罗的感官,逼迫他在脸上露出那些紧张而痛苦的深情。

布加拉提从刺鼻的烟味中呼吸过来,他大大的出了一口气,一条腿交叠在另一条腿上,脚尖却勾在一起。他撑着自己的上半身,微微扬起头,正在发育的脖颈上有一条优美的曲线,而柔软的黑发散落在了自己的肩上。这个角度让他不得不垂下眼帘,长长地黑色睫毛在忽闪,边缘有着太阳的金色,正如他脸上细小金色绒毛。他因为咳嗽而脸颊绯红,但是又美丽至极。

“不要对着我抽烟,维内佳…”布加拉提说:“这太辣了。”

“是的,这太辣了。”烟雾中这个扎起自己长发的青年含糊不清的回答,眉头紧紧的拧成一团,透过乳白色的朦胧烟雾看向坐在床沿的布加拉提。

他皱起眉头的样子更美。


-End-


我说是布老板就是布老板,就算12岁也是布老板(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