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师兄

1632浏览    169参与
尘

【遇见逆水寒】关于近期填坑的一些碎碎念

首先最近比较忙,挖了很多坑一直没来得及填。

我先捋捋最近填坑的顺序,以免大家空等。

  1. 优先填坑:R《靥果

    预计时间10月8日之前填完

  2. 其次填坑:R《馥兰芳》和《君莫问

    预计时间再议,君莫问是中长篇刀坑,有车

  3. 再次填坑:《不问蓬莱事》其余人的场合

    预计时间再议

  4. 再再次:情Q内Y系列其他人场合

    预计时间再议

  5. 预计挖坑:ABO遇逆NP旅妹(中长篇)

按顺序填坑,填一个划一个。

挖坑使我快乐,希望10月结束前发文量达到50篇。

(我可以我坚信)

最近遇逆的话题似乎没有以前热了,但是我还是相信有无数各位夫人和我一直坚持在这里,互相产粮。

爱你们。

爱遇逆每一位有爱的夫...

首先最近比较忙,挖了很多坑一直没来得及填。

我先捋捋最近填坑的顺序,以免大家空等。

  1. 优先填坑:R《靥果

    预计时间10月8日之前填完

  2. 其次填坑:R《馥兰芳》和《君莫问

    预计时间再议,君莫问是中长篇刀坑,有车

  3. 再次填坑:《不问蓬莱事》其余人的场合

    预计时间再议

  4. 再再次:情Q内Y系列其他人场合

    预计时间再议

  5. 预计挖坑:ABO遇逆NP旅妹(中长篇)

按顺序填坑,填一个划一个。

挖坑使我快乐,希望10月结束前发文量达到50篇。

(我可以我坚信)

最近遇逆的话题似乎没有以前热了,但是我还是相信有无数各位夫人和我一直坚持在这里,互相产粮。

爱你们。

爱遇逆每一位有爱的夫人。

祝大家和自己相公99吧。

无一白杳

【叶问舟x你】你吃花花咩?

   “师兄师兄!”你焦急的朝他跑过去,手里捧着一堆莹莹发着白光的小花。

 

  叶问舟转向你,微笑道:“怎么啦,师妹。”你把手里的花儿捧到他面前。这花在阳光照耀下发出淡淡的白光,但仔细看花瓣底部又是近乎透明的。


  “这是尤明花,花瓣极薄,晴天才可见。师妹能发现它们也算运气好之人了。”你听他说着,把鼻尖小心的凑了过去,碰到了那柔软的花瓣,又小心翼翼闻了闻,淡淡的,花香也是淡淡的。

 

  “啊...”师兄突然一声,吓得你立马抬起头去望他,道:“怎么了怎么了,师兄这花莫非闻不得?”

 

叶问舟蹙...

   “师兄师兄!”你焦急的朝他跑过去,手里捧着一堆莹莹发着白光的小花。

 

  叶问舟转向你,微笑道:“怎么啦,师妹。”你把手里的花儿捧到他面前。这花在阳光照耀下发出淡淡的白光,但仔细看花瓣底部又是近乎透明的。


  “这是尤明花,花瓣极薄,晴天才可见。师妹能发现它们也算运气好之人了。”你听他说着,把鼻尖小心的凑了过去,碰到了那柔软的花瓣,又小心翼翼闻了闻,淡淡的,花香也是淡淡的。

 

  “啊...”师兄突然一声,吓得你立马抬起头去望他,道:“怎么了怎么了,师兄这花莫非闻不得?”

 

叶问舟蹙了蹙眉,眼底笑意却半分不减。他不说话,搞的你更是紧张。半响他才开口道:“我想着,师妹莫不是想吃了这花?”

 

  “师兄—!”你气鼓鼓的瞪着他,虽然师兄平常总是给她变着法子做好吃的但是她怎么样也不会看到花竟想起吃吧!

 

  “好啦好啦,我逗你玩呢小馋猫。”师兄摸了摸你的脑袋道。

 

  “你还说!我不理你啦!”你转过身去正要走,叶问舟看着你的背影,心里觉得可爱,一边又想着你是不是真的生气了。

 

  你在前面赌气走着,其实心里也没生气,有的更多的倒像是羞耻,自己确实被师兄照顾的太好了,简直无微不至!

 

  你知道他就在身后不远处,但一路上头也不回的径直往山下走。

 

  “当心!”叶问舟抓住了你的手,助力往怀中揽。山崖陡峭,你刚刚站的地方石子松动已尽数滚下了山去。你惊了一下,不过你被他紧紧箍在怀里,还好,有师兄在。

 

  你想他的神色或许比你更紧张,忙去看他,抬头却发现师兄一直在看着你,太近了,离得太近了。抬头时你感觉到轻轻擦过什么,软软的,像尤明花一般。师兄的嘴唇软软的,像花瓣一样,尝起来会不会也有淡淡的花香味呢?

 

  你盯着叶问舟的脸看正看的出神,他却舒了一口气,有些尴尬的松开手,不知手往哪放是好。“咳,师妹可受惊了?山路崎岖,还是牵着我的手走好。”是啊,上山的时候也是师兄牵着你上来的。

 

  你犹豫了下,他却以为你是因为刚刚的事心存芥蒂,道:“不牵也没事,只是师妹更要脚下当心,我在后面紧跟着你。”

 

  “我只是觉得一直以来都太依赖你了,净给你添麻烦。”你小声道。“哪里,我还希望师妹可以多依赖我一些,小师妹长大啦,不会再像从前那般撒娇缠着师兄啦,也或许以后还会不会再唤师兄呢......”叶问舟讲话时总是很柔和,他一直是那个温柔的师兄,从前是,现在也是。

 

  你伸手去握师兄的手,师兄的掌心暖暖的。“那师兄能护我一辈子吗?”他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果师妹愿意,一生一世都护着你。”

 

  你手指在师兄手心里轻轻写了个字,叶问舟笑了笑,又将你的手握的紧了紧。

 

“师兄~晚上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糖醋排骨,清蒸鱼,油闷子,莲花糕,酒酿圆子,赤豆元宵......都想吃。”

“真是只小馋猫。”

“师兄你说都依我的!”

叶问舟摇了摇头,又浅笑了声道:“好好,都依你。”

 

夕阳西下,你牵着师兄的手走在山路上,余晖照耀下,草地中有点点白光,正是尤明花。

  这花也没有师兄说的那么罕见嘛。

 

方羊sea
厚涂练习,画一只锖兔师兄

厚涂练习,画一只锖兔师兄

厚涂练习,画一只锖兔师兄

檀兮香兮

血槽已空
无情,磊大的声音真的,像极了黑化前我的许墨,哭了~

血槽已空
无情,磊大的声音真的,像极了黑化前我的许墨,哭了~

MissJoanna

叶问舟七夕高甜来袭~~

师兄一直润物细无声的把他对你所有的感情渗透到你身上每一个毛孔,直至透进心灵~

他陪伴了你所有年少不知愁滋味的时光~

长图警告,记得下拉

内容简要:我与师兄约好在汴京一起过七夕,买风筝时我不满意图样随即师兄选择DIY,以至于引出儿时回忆,最后师兄送了我一份感动至心的七夕礼物~

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喜欢青梅竹马,直至遇见师兄~

叶问舟七夕高甜来袭~~

师兄一直润物细无声的把他对你所有的感情渗透到你身上每一个毛孔,直至透进心灵~

他陪伴了你所有年少不知愁滋味的时光~

长图警告,记得下拉

内容简要:我与师兄约好在汴京一起过七夕,买风筝时我不满意图样随即师兄选择DIY,以至于引出儿时回忆,最后师兄送了我一份感动至心的七夕礼物~

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喜欢青梅竹马,直至遇见师兄~

MissJoanna
哈哈哈哈哈改天我要把师兄简笔画...

哈哈哈哈哈改天我要把师兄简笔画全部都收集齐~

哈哈哈哈哈改天我要把师兄简笔画全部都收集齐~

暝也

打喜欢衣落成火太太的作品的朋友们~戳开有惊喜~

打喜欢衣落成火太太的作品的朋友们~戳开有惊喜~

夭夭AC

师兄!该来北京采并蒂莲送我啦!

师兄!该来北京采并蒂莲送我啦!

缄默

何渡1(叶问舟x我)

背景如下:无穿越,我就是小师妹,小师妹就是我,刀甜不定。(还是第一人称)

情之一字,不知所起,不知所栖,不知所结,不知所解,不知所踪,不知所终。                                      ...

背景如下:无穿越,我就是小师妹,小师妹就是我,刀甜不定。(还是第一人称)

情之一字,不知所起,不知所栖,不知所结,不知所解,不知所踪,不知所终。                                                                                      

   


                                                            __________《雪中悍刀行》

  •         师兄当然只会是师兄啦。

  •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肆意快活的过了这么多年。

  • 三清山,世界上对我最好的是我的师兄叶问舟。

  • 我想给所有对我好的人带去欢乐,然后安静的离去,可苍天饶过谁?

  • 我爱上了我的师兄,叶问舟。

             

       可能是这些日子是不是被蛊毒折磨的原因,我觉得世事无常,世上除了生死,并无大事。我整个心境都开阔了不少,我瞧谁都顺眼,独独看往日最喜欢的师兄不顺眼,是看哪哪不爽!

       ???????

      你说我有病?我确实有病。

     这不我师兄现在还在门口叫唤我出去喝药呢,我才不喝,谁爱喝谁喝,气死个人。

        昨个傍晚,师兄刚刚给我做好莲花酥,街头的小翠,就是那个带玉镯子的,过来找我师兄,说是谢谢我师兄给她相依为命的弟弟看病,送花茶就算了,还送香囊,最气人的是他居然接了????气得我莲花酥都没吃,就直接回房了。

        再说前天中午,本来师兄帮我买糖葫芦买的好好地,突然来一姑娘,笑得满面春风,不由分说就往师兄腰间别玉,说是谢谢前两日师兄帮她取挂在枝头的风筝。好样的,师兄也没给拒绝。气得我把就吃了一颗的糖葫芦喂了蚂蚁。

      最气人的是今天早上,要不是因为这事,我也不会气成这样。

      今早我刚醒,洗漱完了,准备问师兄今天打算带我去哪玩,就在堂中看到师兄和一女子抱在一起,那姑娘长得真好看,温婉娇柔,声音也魅得很,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她声音。

       你知道她说什么吗???

        她说,“感谢叶公子的悉心照料,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更让我生气的是,叶问舟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推开她,还在那姑娘姑娘的唤。我当时吼了一声“叶问舟”,我发誓,我一直很淑女的,这次是一口气提不上,失控了。

       吼完我就把自己锁房里了。至于为什么,你家白菜被猪拱了你能不难受吗?

         呜呜呜呜。

     我爬上床,钻被子里,莫约两个时辰了,他也就在门口哄了我两个时辰,说来说去无非就几句话。

      “师妹,你是不是生师兄的气了?”

      “师妹,你出来好不好,有什么不开心就和师兄说,别闷坏自己。”

       “师妹,你听师兄解释好不好。“

         哼,过分,太过分了,简直丧尽天良,说好了要对我好,一辈子都对我好的,我这一辈子还没过完呢!!!!

       呜呜呜,头好晕啊,我得钻出去透透气,k,手软脚软?我不会没死在蛊毒手上,成为大宋第一个被自己闷死的人吧?

      太丢人了!!!

     (这是我昏过去的最后的想法。)

之酒Sue.

[叶问舟x你]在三清山抓到一只爱害羞的兔子🐰

关键词:兔子 礼物 表白


一番游历过后 你乘舟回到三清山 遇见...长了兔子耳朵的师兄(?)


师兄生日快乐呀💕


食用愉快↓


 


 


-1-


三清山坐落在云雾缭绕中,因了盛夏的缘故,雾气散去,一片美景便如画般徐徐在你面前展开。


在酒婆婆摊子上喝了口茶,你便讨了小半坛桃花雪来四处寻找师兄。一路上偶有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在头顶上空飞去,泉溪潺缓绕山而行,静谧安详,晴光融融。


“这大太阳晒着的,房间里寻不到,习武场的人和师傅那儿也都说没看见,师兄该去哪儿了呢...”你兜兜转转找了约摸半个时辰,最后在溪涧旁的木墩上坐下来歇了歇脚,心...

关键词:兔子 礼物 表白


一番游历过后 你乘舟回到三清山 遇见...长了兔子耳朵的师兄(?)


师兄生日快乐呀💕


食用愉快↓


 


 


-1-


三清山坐落在云雾缭绕中,因了盛夏的缘故,雾气散去,一片美景便如画般徐徐在你面前展开。


在酒婆婆摊子上喝了口茶,你便讨了小半坛桃花雪来四处寻找师兄。一路上偶有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在头顶上空飞去,泉溪潺缓绕山而行,静谧安详,晴光融融。


“这大太阳晒着的,房间里寻不到,习武场的人和师傅那儿也都说没看见,师兄该去哪儿了呢...”你兜兜转转找了约摸半个时辰,最后在溪涧旁的木墩上坐下来歇了歇脚,心下不禁疑惑——雪青师姐说往年的师兄生辰都应是在三清山过的,可算了算时日,距离他生辰也不过就是几个时辰的光景了,若不在三清山,那他跑去哪儿了?


这么想着你不禁有些失落,拔开坛子的酒塞来闻了闻香味,喝了一口。


汴京名酒无数,可这桃花雪却是人间三清山独一份,饶是梨花酿竹叶青也不抵其半分...罢了罢了,其实细细数来自己又喝过多少酒?还不是每次都被师兄给拦住了。


可这次自己私自买了酒来,却不见他的人影了。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正低头塞好坛塞时,你无意间一瞥溪流,背后赫然是叶问舟的模样——嗯??


你倒吸一口气,龇牙咧嘴地大喝道:“何...何方兔子精,竟敢冒充我师兄的模样!”


溪流里倒映出来的“叶问舟”有点委屈地回答:“师妹,你认不出我来了?”


 


???


 


我师兄怎么变兔子了?


 


“所以说你这是误吃了村子里那炼丹老道的易形丹?”你同他盘腿在溪旁并排坐着,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正是...师妹,不要玩我的耳朵了...”叶问舟握住你放在他白绒绒的兔子耳朵上的手,难为情地红着脸回答道,“若是让他人看见我这副样子,恐怕真要笑掉大牙了。”


你忍俊不禁:“可师兄你倒是肯让我看。”


他也笑:“如果是你,便无妨。”


“那可有解药?”你松开放在兔子耳朵上的手,他便也顺势同你十指相扣,自然而然地放在自己膝盖上。


“那老道只说三日后便能自行散去,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雪白色的耳朵也随着轻轻晃动。


“那...”你看着他的耳朵,脑袋也晃了晃,“我去给你找个帽子过来便是。”


“...那就有劳师妹你了。”他仍旧温温柔柔地笑着,摸了摸你的脑袋。


“我去去就回!”


“且慢,把桃花雪留下,不许偷喝。”


“......好吧。”


 


待你寻来一个合适的宽大帽子再到溪流处,叶问舟已经采了一筐药草放在身旁,逗着一旁卧着的鹿,看上去真真是好一番美好景色。


你踩着青草发出嚓嚓声,叶问舟的兔子耳朵动了动,旋即扭过头来向你招招手:“你回来啦。”


“师兄,你试试这个合不合适,不合适我再去找。”


“合适,不用再担心啦。”他接过帽子来戴在头上,仰头来向你一笑,“我前些日子还在想你会不会从汴京回三清山来住一阵子,结果今日你就回来了...你想吃什么糕点?我去给你做。”


你连忙摆手:“师兄不比这样,此次回三清山是...是专门给你庆祝生辰的,又怎么能再麻烦寿星你嘛...”


叶问舟的手支着下巴,听完你说话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双肩都因笑而有些微微耸动:“好师妹长大了知道体贴人了?哈哈哈...你和我大可不必如此客气啊。这样,莲花酥怎样?再加上一碟枣泥花点和冰糖桂花酥饼...”这么说着他便将要起身,你心道计划怕是要落空,急忙拽住他的衣袖也要起身——


“师妹你——”他伸出手臂来将你稳稳托住,另只手自然而然地扶住你的腰身,“溪边多苔,地滑,注意脚下。”


言毕,放在你腰上的手不着痕迹地垂了下去,藏在身后。


“走吧。”


“师兄...!”你羞赧到了极点,酝酿已久的话此时此刻竟如此难言,“师兄先前的生辰一直都在师门过,今年...今年可愿只同我一起,下山去过生辰?”


他没料到你竟会如此说,眼睛微微睁大,嘴唇颤了颤,最后吐出几字。


“我...自然是愿意。”


他的答语如春风柔柔地抚慰你的整个心脏,原本强有力的心跳声也变得平和了些。


而你的心情也随着这句话柳暗花明了起来。


“太好了!”你开心地挽过他的胳膊,带着他直奔来时的石板台阶,“走,我带你去看我来时见到的好景色...”


他被你这样挽着,像是也被你的兴高采烈感染般牵起一抹笑意,草做的帽子沙沙作响。


 


山下的村庄叶问舟是来惯了的,所以虽然是你一开始说“要带师兄游历一番”,最后也免不了变成他带你到处逛,寻些特色糕点来吃,再买些新奇物什送你。


逛到最后你才回过神来,有些羞赧地挠了挠头:“明明是我要带你出来玩的——”


“无妨,”他勾了勾你的鼻尖,佯作生气皱眉的模样,“才多久未见,怎么和我倒是生分了?你呀,小脑袋里琢磨什么呢?”


你咬了咬唇,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转:“师兄,天色已晚,你我先歇歇脚,然后我给你看样东西。”


“嗯,好。”


他正打算接过你的包裹向客栈的方向走过去,你忙攥紧了包裹不让他拿:“师兄师兄,我拿便是!”


“啊?......好,你自己拿。但到那还要走段路,可不许累了自己。”


你拼命点头,偷偷捏了一把包裹里的木盒。


 


呼,没被发现。


 


夜幕降临,你熄了房间的灯,将木盒往身后藏了藏后又不放心的扭过头来看了又看,确保无误后背着手到了师兄的房前。


“师兄,你睡了吗?”


“啊,还未睡。有什么事吗?”你听着他的声音由远及近传过来,心情也开始变得忐忑不安。多次演习后按理来说本不该心跳声这样剧烈、本来不该紧张得连腿都有些发软——


“师妹,你可——唔?”叶问舟刚刚开门,只见你的脸在摇摇晃晃的烛火中都要红成了一颗枣子,眼神飘忽着看左看右,却始终不看着他。


这下要把他急坏了,不禁将手背覆上你的脸来感知体温:“师妹可是身体不适,是发热?让我看...”


“不是的。”你垂着头打断了他。


“不是?你可莫要逞强——”


“师兄,这个...这个送你!”你把木盒往他怀里一塞,只觉脸上真是要烧成了夕阳时分天上那朵最明显的火烧云,匆匆忙忙回了房间,背着门缩成一团。


真的太逊了——!!自己这是什么表现啊!


你暗暗掐了自己一把,回想起刚才的画面是又羞赧又有些期待。“师兄他,会回复什么呢...”


 


送他的,是一封信、一幅画。


信言情深,画以悦人——这并蒂莲自然是寻遍杭州都难找到的,在苏杭时叶问舟送你的是并蒂莲花酥,而在此时,你送他的则是安静躺在宣纸上的并蒂莲。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根系一处,永不...分离。


“咚,咚。”脑袋上方响起轻轻的叩门声,你有些慌乱地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起身来将门栓打开,却在握住门把手即将开门时迟疑了一下。


要还给自己那封信吗?还是要答应自己呢?


师兄他...会怎样想呢?


“师妹,你且开门。我有话要讲与你听。”叶问舟再次轻轻叩了叩门,见你迟迟不动,他倒是难得霸道一次,径直拉开了门。


而你身形也随之一晃,转眼间竟被带进了他温暖的怀中。


“小傻瓜...”叶问舟轻轻环住你,揉了揉藏在他胸前的你的脑袋,“讲明心意这种事,原本是我要对你说,你倒好,竟比我抢先一步。”


“那...师兄可是也像我心悦你般,心悦我?”你呆愣愣地捏着他的衣裳,仰起头来与他四目相对。


 


叶问舟眼底有星辰,有苍生,也有一个小小的你。可在你眼中,苍生为大,自己不过是跌跌撞撞误落尘网的旅客——


这些话,你一直藏在心底。


所以一直不曾言说自己内心那份如野草般恣意生长的,早就僭越师门情的那份情愫。


他对上苍的祈愿,对众生的怜悯,让你看到一个心系天下的叶问舟——可无论是苏杭时那颗并蒂莲酥,还是雪峰上那只雪蚕,都无时无刻不在猛烈地撼动着你的灵魂。


 


“想看星星的话,就打开这幅画吧。”


 


——你喜欢他。真真切切地喜欢着,义无反顾。


 


 


 


 


 


“傻师妹...我也,一直心悦你。”


 


 


你听到了草帽的沙沙作响声。


 


 


 


 


 


 


 


 


有心

遇逆里面最爱的大概就是月牙儿和师兄,无情可能是当初的一见钟情,而师兄是当时内测时查茶楼攻略,上面讲只要是与你有关的,师兄都喜欢,那个时候就哇的一下感动了。(暑假家里开了画室,准高三有点多太忙,明天师兄生贺肯定要赶不上了TAT,已经在拼命画了,赶不上我也会等这段时间过去画完的!提前祝我全天下最好的师兄!永远最温柔的问舟!最好的慕苏生日快乐!)

遇逆里面最爱的大概就是月牙儿和师兄,无情可能是当初的一见钟情,而师兄是当时内测时查茶楼攻略,上面讲只要是与你有关的,师兄都喜欢,那个时候就哇的一下感动了。(暑假家里开了画室,准高三有点多太忙,明天师兄生贺肯定要赶不上了TAT,已经在拼命画了,赶不上我也会等这段时间过去画完的!提前祝我全天下最好的师兄!永远最温柔的问舟!最好的慕苏生日快乐!)

璟璟冲鸭!

我的甜都是你给的

我一定补给叶师兄一个好的文/我真是一个母猪高产不高质❤️

但是小心心求一波还有蓝色小手手

叶问舟×你❤️大体设定就是这样

以及不听话的孩子都要受到师兄的甜蜜惩罚٩(•̤̀ᵕ•̤́๑)

@之酒Sue. ( •᷄ὤ•᷅)我是个什么垃圾?

开笔


我有一个秘密,其实,我的甜,都是你给的。

夏天,真是个让人躁动的季节。你划袜倚在树荫下的秋千上,手里捧着香果,心里计算着时节,六月初五……嗯……总感觉好像错过了什么一样。不管了,先把瓜吃了再说!事实证明师兄挑瓜的水准一流,和你不一样,拍来拍去也听不清瓜在说什么,最后挑回的瓜总是如菜瓜一般索然无味,味同嚼蜡。不过想想看,除了在山中被师兄宠溺着的那几年...

我一定补给叶师兄一个好的文/我真是一个母猪高产不高质❤️

但是小心心求一波还有蓝色小手手

叶问舟×你❤️大体设定就是这样

以及不听话的孩子都要受到师兄的甜蜜惩罚٩(•̤̀ᵕ•̤́๑)

@之酒Sue. ( •᷄ὤ•᷅)我是个什么垃圾?

开笔


我有一个秘密,其实,我的甜,都是你给的。

夏天,真是个让人躁动的季节。你划袜倚在树荫下的秋千上,手里捧着香果,心里计算着时节,六月初五……嗯……总感觉好像错过了什么一样。不管了,先把瓜吃了再说!事实证明师兄挑瓜的水准一流,和你不一样,拍来拍去也听不清瓜在说什么,最后挑回的瓜总是如菜瓜一般索然无味,味同嚼蜡。不过想想看,除了在山中被师兄宠溺着的那几年,你的生活好像一直和甜无关一样。所以,挑瓜肯定也是这样吧,真是天命难违。

正倚在秋千上吃果子时,叶问舟提着莲花酥走进后庭来。想必是他看见了书房里的那几张书字和小画才寻到后庭来的,见到你,依旧是无可奈何却又宠爱的一笑,目光却向下寻去:“打小就是这毛病,怎么又不穿鞋?”你吐了吐舌头,悻悻道:“师兄,这边儿不就你我俩人,看到了就看到了,我嫁你不就结……”话还未说完,你就被师兄轻敲了一记:“都说要嫁我,还叫师兄?”你看着他的笑,在树荫下被阴影割裂成几块,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收敛了笑容,俯身握住你的脚,像是握住一只羽毛未丰的雏鸟一样轻柔,轻轻的塞到了裙摆下。

“这几日恰逢小暑,湿气重,女儿家划袜怕是对身体不好。”他一板一眼的教育你,解开了包莲花酥的纸,送了一块莲花酥到你嘴边,“甜不甜?”你把嘴塞的满满的,含糊不清的应着。直到——你终于回忆起你究竟错过了什么——明日是师兄生日。何等大事你都能忘,但是唯独这件事情……你懊丧起来,扯起衣服仰脸看着叶问舟。“怎么?”他的笑意里终归还是带着一丝不解。或许……在他眼中师妹终归是师妹吧?你又懊丧起来,像是头顶上那晒得卷边的叶子一样蔫头耷脑的。而叶问舟的一双手已经捧住了你的脸:“小猫怎么不高兴了?”

最近内心戏过多。

“陪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吧。”你没有得寸进尺的提出更高要求。他顺从的坐在你身边,秋千微微晃动,你毛茸茸的小脑袋就势倚在叶问舟的肩膀上,双手环抱住他的手臂。落雨了,漾起一池碧波,荷花缸里的碧叶也随之轻晃起来。好在雨并不大,在空中斜飞下来,点在你的罗裳上。你并没有起身,相反还抱紧了身边人:“落雨到是更加清凉呢,就算是淋湿了也无妨。”

“还记得吗?在三清山,你非要说雨是甜的,要我带你去林中喝树叶上的雨水。”他带着一点好笑的轻抚你的额头,“结果你闹了腹痛,吃了多天的药才好。那几天,都是我喂你吃糖你才肯喝药,雪青喂你你都不要。”你微闭眼,点了点头:“我突然想起来我药还没有吃,也没有给你准备生日。”说完你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他一弯腰一个托马斯大回旋稳稳的将你铲了起来并如同拉面一样拉了起来。

“我抱你去吃药,喂给你糖吃,你一定要好好吃药。”他附在你耳边说,“你所有的糖,不都是我喂给你的?”

——“不好好吃药的坏孩子是会受到惩罚的哦。”


尘

停车注意事项

给一些大佬们跪下了,我就想安静产粮,同好一起吃粮换粮和谐友爱不好吗?哭成狗,求大佬们放过我这个透明,感激不尽!



等我研究好ao3再开月牙师兄归归冷血。


方应看的坠湛露已补档。


占Tag致歉。



All你已经开始挖了,到时候一起放出,小可爱们随时关注吧。


很快,依然保持高产。


谢谢小可爱们的喜欢!鞠躬!

给一些大佬们跪下了,我就想安静产粮,同好一起吃粮换粮和谐友爱不好吗?哭成狗,求大佬们放过我这个透明,感激不尽!




等我研究好ao3再开月牙师兄归归冷血。


方应看的坠湛露已补档。


占Tag致歉。




All你已经开始挖了,到时候一起放出,小可爱们随时关注吧。


很快,依然保持高产。


谢谢小可爱们的喜欢!鞠躬!

尘

下一个带谁玩

身体好多了,你们的高产似那啥的飙车司机回来了。

明天完结坠湛露。

带你们剩下的老公们玩,你们想先看谁?月牙师兄归归冷血,你们选一个。不带小顾是因为我没走过手游小顾的线,怕写崩影响各位夫人的观感,要是真有喜欢的话我努力试试。

内衣系列写完下一本写abo设定,不知道有没有想看遇逆【All你】线的。

身体好多了,你们的高产似那啥的飙车司机回来了。

明天完结坠湛露。

带你们剩下的老公们玩,你们想先看谁?月牙师兄归归冷血,你们选一个。不带小顾是因为我没走过手游小顾的线,怕写崩影响各位夫人的观感,要是真有喜欢的话我努力试试。

内衣系列写完下一本写abo设定,不知道有没有想看遇逆【All你】线的。

想不出叫什么名字
这样的师兄,我好可😍我不是主...

这样的师兄,我好可😍我不是主攻师兄的我[划掉]都要爬墙啦[划掉]哈哈哈

这样的师兄,我好可😍我不是主攻师兄的我[划掉]都要爬墙啦[划掉]哈哈哈

缄默

再无舟可渡【下】未成年散退。

     【下】

      说是今晚睡就今晚睡,今晚能睡就绝不留到明晚。


回来后,我就开始发热,师兄以为我是湖风吹久了受凉了,心疼的不得了。

      我很开心,几天晚上的努力没有白费。

      我为了这场病谋划了几天。

      我要留住他,我要…

      睡了从小就疼我宠我的师兄。

 ...

     【下】

      说是今晚睡就今晚睡,今晚能睡就绝不留到明晚。


回来后,我就开始发热,师兄以为我是湖风吹久了受凉了,心疼的不得了。

      我很开心,几天晚上的努力没有白费。

      我为了这场病谋划了几天。

      我要留住他,我要…

      睡了从小就疼我宠我的师兄。

      我怕,他不愿回应我的感情,所以,我要直接睡了他,这样,他就逃不掉了。

      世界那么大,唯有他的怀里最温暖,无论如何,他总是要陪着我的。

      我看着他为我忙里忙外 ,煎药烧水。一碗药下去,我还是不见好转。

     “师兄,我好冷,手冷,脚冷,浑身都冷。”

     “你啊你,身子本就不好 ,还倔着要去湖心放灯,什么人,值得你这样熬坏自己的身子!”

     “你这样,让我怎能放心得下。”

     “这被子不能再加了,会闷坏你的 ,我再去烧些热水,给你擦擦身子。”他转身要走。我便故意咳起来。

     “喀,咳咳…师兄,我好冷,你别走,抱抱我,抱抱就不冷了,师兄身上最暖了。”

    “师妹…”

      他的语气无奈又心疼。我便咳得更厉害,咳得他心疼。

      “好 ,我抱着师妹,师妹乖乖把最后一碗药喝了。”

       





           ——

          他的手环着我的腰,我蜷缩在他的怀里,真的很暖啊。我慢慢舒展开来,也环着他的腰,我猜他满心满意的担心着我的身体,而我,在想,要怎样睡了他。

      “师兄,你好暖啊,你帮我暖暖手吧。”

       “我脚也冷。”

        他脱了外衣,只穿了玄色云纹底衣,很贴身,我没有办法把手伸进去,索性在他的腰间摩挲,好细,但是好像很有力。

      我把左腿挤进他两腿之间,妄图缠上他。

    “师妹,别闹,再闹师兄可要生气了。”

      他所说的生气在我这向来没什么信服力。所以我变本加厉,偷偷的把膝盖往上顶,手也向上移去,一只手勾着他的脖子,一只手放在他的胸口上。

     “师兄,我好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你让我亲一下好不好。”

    “我的河灯上,载的是叶问舟。”

      我咬上他发红的耳垂,软软的,真可爱。

也许是药效到了,也许是被师兄暖的,我感觉我一点都不冷了,甚至开始发热。

      “师兄,我思慕你。”

      “我们成亲好不好,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叶问舟,不是他的小师妹,而是成为他的娘子,结发缠此生。”

        “师兄~师兄~”

        我故意在他耳边喘着气,语气不受控制的甜腻,我看到他的眼角泛红,眼底深情满溢 。师傅说错了,一场生死并未让我长大,在师兄这,我还是那个不懂事的小姑娘,我只是,不在懵懵懂懂了,我终于看清彼此的心意了。

      我还住他的脖子,小臂贴在他的肩下。

      他的嘴唇很软,甜甜的,我感觉有些吃不够。

      师兄一个翻身,我便被压在身下,无论生活琐事上对你多好,在床上,男人总是会不自觉的掌握主权,这是征服欲。

      我感受到铺天盖地的兰芷香,随之而来的便是他的吻,急切,温柔。

       好喜欢。

       我自然而然的缠上他的腰,情动至此,怎么可能忍住。

        他的吻从额头到脸颊,一路向下,在我腰间的那双手,时轻时重,带起一阵酥麻,我的身体有些不受控制的向他迎合。

       我本就只着里衣,这番纠缠也扯落了七七八八 。

       身体的反应很奇怪,我只知,我想和眼前这个人肌肤相亲,我想抱住他,没有任何的阻碍,紧紧的抱着他。

      然后我就开始扯他的衣服,动作有些急切,找不到要领。

      我…扯不开,可是我好难受,又难受又委屈。

      “师兄,师兄,你帮帮我,帮帮我。”我的声音带了些许哭腔。

       “小傻瓜,别哭,师兄在,别急 。”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肌肤相亲可以让人这么满足。

        


       “师兄,抱…抱,要抱。”

        他的撞击温柔有力,我感觉自己在云端,美好得不真实,而他是我唯一的归宿。

        “师妹,师妹…我的,小师妹…”

       


       我浑身发软,有些喘不过气,胸口似乎有什么要溢出来。耳边人的嘶磨,被刺开的柔软。我感觉到自己缠着他的腰的双腿的收紧,脚趾蜷起。

        我有些受不住。我想唤师兄,让他慢些。

     “唔…师兄…问舟…阿舟。”

      

      “呜呜呜,太多了,师兄,我不要了。”

      “师兄,…唔,慢些,…问舟”

          似乎…适得其反了。

     


     “自食其果”

       这是我昏过去前的唯一想法。

       毕竟,是我自己没把握好药的用量。

      


          可是,好满足。







————

       清晨我是被肚子唤醒的。

       未睁眼我就感觉到身体很清爽,定是被人清理过,我惊得一身冷汗。

         师兄会不会丢下我一个人?

       可睁眼就看到了让我心心念念的人。

       我大概是哭了,不然他怎么一睁眼就慌了。

      “师妹,别哭,是师兄不好,别哭。”

       “师兄,我以为你会生我的气,我怕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

      “小傻瓜,师兄舍了谁也不可能不要你啊,别哭,师兄在这儿呢,不走。”

       “你啊,每次惹我生气,我都还没说话,你倒好,看见我就哭,就是吃准了我舍不得罚你。”

     “师兄,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

      “…”

      “昨晚的话我可听见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师兄可不能说话不做数。”

         他说      “好”  。

    


      我如愿嫁给了我青梅竹马的师兄。

      比我想象中的容易多了,我原以为,他会拒绝会逃避,可是我的师兄,比我以为的更好。


      在杭州孤山和师兄在一起,哦不,现在应该叫夫君,和夫君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比以往任何一段时间都快乐。

     而快乐的时光都是短暂的,就像天边的烟火 。

     



      他还是离开我了,还给我留了很多书信,他说大好河山,我该去看看,他说世间美好,值得我去体会。

      他说,他身负重任,不知归期。

      我的问舟啊,从来都是我的英雄。

      所以,有什么好躲的呢?


      没关系,我总会找到他的,然后,陪着他。他去哪,我就去哪,反正啊,我们在河灯上许了来生 。

    


叶问舟,你怎么能,怎么能把我一个人留在人间。你的小花猫最不听话了,这次也要不听话。


     我找到他了

     我说我是他的夫人,我要和他葬葬在一起。


        ————————————

        (其实我写的时候,很纠结,师兄会把最好的留给我,所以他会拒绝我,可是师兄那么爱我,怎么舍得拒绝我的爱。最后大概是私心吧,我希望我能陪着师兄,走完我们的一辈子 。)

       

        

    

      


缄默

再无舟可渡.中

               【再无舟可渡.中】

  我的手都摇酸了,师兄还是不说话。

 

    “都依你,都依你,我的小花猫,别哭。”

       他的手指微凉,抹去眼泪的时候一如既往的轻柔,可是我真的不想哭,我想笑的,我想他往后所有的记忆里都是我的笑容。

     “师兄真好。”我仰起头看...

               【再无舟可渡.中】

  我的手都摇酸了,师兄还是不说话。

 

    “都依你,都依你,我的小花猫,别哭。”

       他的手指微凉,抹去眼泪的时候一如既往的轻柔,可是我真的不想哭,我想笑的,我想他往后所有的记忆里都是我的笑容。

     “师兄真好。”我仰起头看着他笑。

     “我就知道眼泪最好用,师兄每次都心软得不得了。”

        我低下头,扯着他的袖子,擦去早就被他抹干净的眼泪,然后小声嘀咕。

       我牵过他的手,直接往里屋跑,也不敢跑太快。

     “这是书房吗?那都是师兄画的吗?谁家姑娘这么好看呀?”

     “师妹!”他语气里满是无奈和宠溺 ,却比往常多了一丝丝懊恼。大抵是没有预料到被我撞见一屋子的“我”。

      “咦,字台上是什么,师兄今早写的吗?我想看!”

    “师,师妹…我带你去别处看看。”

     我刚刚松开他的手,又被他握住,刚想跑过去,又被他拉回来 。他大概是真的不想让我看到他写了什么,他把我拉回来,又圈在怀里。我感觉到脸上一阵热。

       我得扳回一局。

   “那好吧,师兄,我要看你的卧房!”

     他显然是被我噎住了。

   “师兄师兄,带我去嘛!”

    “你啊,真是磨人。”

      

    师兄的卧房干净简洁,摆设和在自在门时,没什么区别。

   “师兄~”

       我抬头看着他笑得狡黠,我猜他肯定知道我想说什么。

    “师妹,别闹,我们已经长大了,即使是师兄师妹,同睡一起也不妥。”

     “师妹若不嫌弃就睡这儿,师兄啊再去购置一张安排在书房,师兄就睡书房。”

      “两边离得也近,师妹若夜里有事就唤师兄,师兄听得到的。”

       “我不要,我们都很久没见面了,师兄不想我吗?我可想你了,再说了我小时候,晚上害怕,不也是和你一起睡的吗?”

       我就那样看着他,眼里充满了希熠。

     

      “师妹,我们长大了,不能再向从前那般了。”  

     “哼,坏师兄。”我跑了出去。

      他分明是想的,他分明是不能拒绝我的,可是为什么?为了我的声誉吗?怕我以后嫁人受委屈吗?

      (我觉得我得交代一下,无疑,师兄爱我如命,但是我现在不能直接告诉他我爱他,他会把这当成我对他的愧疚,并且他为了救我命不久矣,文中的“我”认为他这时不一定会回应我的感情。他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他不剩多少时日了,那我就假装不知道,他的心愿是我快快乐乐的活下去,那我就在他面前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我回去的时候,已经黄昏了,他正在书房题字,书房也置好了一张卧榻,他是铁了心的。

        真是好极了。

       

     我们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他宠我,我闹他,一点都没变。

     乞巧节那天晚上,我缠着他,要他陪我去放河灯,我说我思慕一个男子很久了,我想许愿。

       是,我等不及了,我才不管他会不会拒绝,我不许他拒绝我。

      我们找船家借了船,他划桨,我写心愿 。

因为,我说,我们要在湖中心放花灯,这样,河神才能最先注意到我的心愿。

       他向来什么都依着我 。

      “师兄,我们到中心了,你过来 。”

       我拉着他的手,沾了些墨,在打开一角的宣纸上,摁了上去。然后,转过身子不让他看,我也沾了些墨,大拇指摁了上去,正好是个心形。

     “师兄,你要帮我一起放!”

     “傻丫头,这是你的河灯,你的心愿,当然要你自己来放,怎么能借他人之手。”

         他舍不得把他宠了一辈子的小师妹送到别人手里。

       “师兄~我们一起嘛,两个人一起放就是两个人的心愿,分量更重,河神一定会帮我实现的!”

      “你啊,从小就这样,功课不行,偏偏呢,稀奇古怪的想法最多。”

        “那,师兄猜猜,我写了什么心愿 我心仪哪个男子?”

        “小傻瓜,心愿说出来就不灵了,别人说也不行。”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我没有醉,我想压这个满眼星河的人。

     今晚就压。

缄默

再无舟可渡【上】

我什么都不想说,背景文中都会有解答。第一人称。

                     刀

      我醒的时候师兄不在三清山,师傅说,师兄知道我的蛊毒已经没有什么大碍,给我寻补药去了。

     我知道,师傅是骗我的,但是我让师傅知道我相信了。

    ...

我什么都不想说,背景文中都会有解答。第一人称。

                     刀

      我醒的时候师兄不在三清山,师傅说,师兄知道我的蛊毒已经没有什么大碍,给我寻补药去了。

     我知道,师傅是骗我的,但是我让师傅知道我相信了。

     我一直都很乖,没有像往常那样闹着要师兄,乖乖喝药 ,乖乖养身体。师傅说,我是经历了生死大事,成长了许多。

       大约是长时间躺在床上的原因,我的气色,一直不太好。所以,我刚能下地的时候,师姐主动要求扶着我出门走走,我没有拒绝,我渴望见到阳光。

      自在门后的花田新种了很多葡萄,师姐说,这些葡萄都是我昏睡的时候,师兄一一种下的,师姐还说,师兄给我留了话,等我吃完这些葡萄,师兄就回来了。

        就像儿时那样。

      藤上的葡萄还是青色的,一颗一颗,青涩得很。

       我站在葡萄架下,笑得很开心。师姐摸着我的头很欣慰。

       葡萄今年吃完了,明年还会结,可以吃一辈子啊。

       葡萄吃不完,师兄也不会回来。

        晚上我一个人在被子里,哭得险些背过气,可是没有人抱住我,轻轻的拍着我的背,帮我顺气,没有人在我耳边轻声轻气的说着软糯的话哄我。

       没有人知道,我全都知道了。其实我昏睡的时候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师兄握着我的手告诉我

      “别怕,有师兄呢。”

        我知道师兄失控的时候,用发抖的手,为我抹去不属于我的眼泪。

         我知道师兄亲吻我的额头说。

       “师妹,师兄终于找到救你的办法了。 ”

        我还知道,师兄偷偷吻了我的嘴角,然后在我耳边柔柔的唤我的小名,像极了情人间的呢喃。

       你看啊,我什么都知道。

       我又什么都做不了。

      

       花田的葡萄一天一天的饱满,成熟。

       我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转。

      

        我摘下最后一串葡萄,我把它带给师姐,我说,所有的葡萄都吃完了,师兄居然还不回来,哼,我要去找师兄。

        然后我就头也不回的下山了。

  

        “所有葡萄都成了你的思念,而他们的藤,就握在我手里。”

       “所以,无论你在哪,只要我顺着思念,就能牵到你的手了。”

        师兄,这次,换你等我,你一定要等我 。

       我去了卞京,热闹繁华,灯火万盏,我又去了雁门关 ,石头上的扁舟和小人被风化得只剩下浅浅的印记,我去了杭州,有个小姑娘卖给我一株并蒂莲,不似我和师兄那日找到的鲜艳。

       最美的风景在杭州的孤山上。

       师兄,我找到你了。

      “师兄,好巧啊,补药找到了吗?还是说,师兄又在偷偷找什么别的东西,想给我惊喜,所以这么久不回去看我。”

       我没有缠着师兄要个答案,只跳跑着过去抱他,像儿时那样撒娇。

       “师兄,师兄,我好想你。”

        我环着他的腰,轻轻把头埋进他的脖颈处,他瘦了很多,身躯不似从前那般伟岸,他的怀抱还是那个最让我安心的怀抱。

       “师妹,你怎么来了?”

       他似乎有些无措,双手迟迟没有环过来。

他在无措什么?我突如其来的亲昵,还是…我的到来?

       “师兄怎么傻了?”

        “师兄帮我治好了病,我当然要实现理想啊 ,我要玩遍这大好河山!”

        “那…遇上师兄了,师兄要和我一起吗?”

    “师妹,师兄还有些事,暂且走不开,不能陪师妹一起。等师兄忙完这…”

        

     “那好吧,师兄是要在这常驻吗?”

我不想听他费尽心思的骗我,舍不得 。我打断了他 ,直接走进屋子里。

     “师兄这儿真好看,哇,我想多留一会儿,师兄,我决定了,我要在这多玩一会儿!”

       “师妹,师兄这段时间可能没办法多陪你,而且师兄这儿…只有一间卧房,没有客房,实在是…不!”

      “师兄~师兄~我就想住这,你让我住这儿嘛,师兄最好了 。”

        我小跑过去,牵着他的手,轻轻的摇晃,我知道,他拒绝不了我。

       

       我卡了,什么事明天再说 。

       

      

大树终于倒了
这图是哪个大大画的啊!好喜欢!...

这图是哪个大大画的啊!好喜欢!是哪本小说里的?求出处!!

这图是哪个大大画的啊!好喜欢!是哪本小说里的?求出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