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师徒

10.6万浏览    367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9 15:03
成公子🌸

【饮冰·番外】随(银零)

(背景:麒零“失去”王爵后,原野醉酒,尽诉衷肠,一展醉酒少年的狂妄,孤寂少年的眷念。)

(预警:文笔渣,可能ooc,不喜慎入,谢谢合作)

一道身影歪歪斜斜映在原野,麒零仰头倒酒,五分入喉,三分沾衣,二分落地。

酒精逐渐麻痹神经,只听得他絮絮叨叨说着什么:

既从一人以相随,愿付余生赤子心。

难得以醉恣形骸,剥尽皮表将心剖。

福泽一见自缘起,从此纠缠斩不尽。

小子年轻好不识,妖魔鬼怪歹难辨。

门在尊爵把膝屈,冢内顽徒抚心绞。

青天白日再相见,惺惺戚戚不愿离。

非亲非故无前世,一朝赐印定今生。

白色地狱阴阳隔,七度王爵再度成。

心有余愿不甘罢,袭爵承志单肩扛。

少年鲜血凉又...

(背景:麒零“失去”王爵后,原野醉酒,尽诉衷肠,一展醉酒少年的狂妄,孤寂少年的眷念。)

(预警:文笔渣,可能ooc,不喜慎入,谢谢合作)

一道身影歪歪斜斜映在原野,麒零仰头倒酒,五分入喉,三分沾衣,二分落地。

酒精逐渐麻痹神经,只听得他絮絮叨叨说着什么:

既从一人以相随,愿付余生赤子心。

难得以醉恣形骸,剥尽皮表将心剖。

福泽一见自缘起,从此纠缠斩不尽。

小子年轻好不识,妖魔鬼怪歹难辨。

门在尊爵把膝屈,冢内顽徒抚心绞。

青天白日再相见,惺惺戚戚不愿离。

非亲非故无前世,一朝赐印定今生。

白色地狱阴阳隔,七度王爵再度成。

心有余愿不甘罢,袭爵承志单肩扛。

少年鲜血凉又沸,抽刀破风对敌啸。

待到来日风云起,再看谁是人间王。

银尘,你不顾一切追随自己的王爵,我自随你,亦不顾一切追随自己的王爵。

跨山川,渡汪洋,抛日月,熬春秋,不言弃。

说着说着,麒零蓦然跪地,堪堪三叩首。

一拜谢天,感谢让我们相遇。

再拜谢地,刻了我们的足迹。

三拜谢你,呕心教诲尽心神。

银尘

等我!

💚 一颗凯妃糖💚

但有星辰你且摘【五】

        再一次回到了传习社,少年心中无比激动,忘不了在天桥的经历,也忘不了于老师的期望,感激郭老师给自己的这次机会。第二天一早,少年起了个大早,早早来到班里,这次,他还是坐在前面,只是这次没人来赶他走,他不知道的是,在这之前,于老师已经警告过那两个“关心”过他的师兄。虽然那时候传习社还不收学费,但时间是自己的,前途也是自己挣得。

        白天,身边的人上课大多在睡觉或者打扑克,只有他一人努力的记忆老师讲的每个知识点,每个气口,只有晚上,宿...

        再一次回到了传习社,少年心中无比激动,忘不了在天桥的经历,也忘不了于老师的期望,感激郭老师给自己的这次机会。第二天一早,少年起了个大早,早早来到班里,这次,他还是坐在前面,只是这次没人来赶他走,他不知道的是,在这之前,于老师已经警告过那两个“关心”过他的师兄。虽然那时候传习社还不收学费,但时间是自己的,前途也是自己挣得。

        白天,身边的人上课大多在睡觉或者打扑克,只有他一人努力的记忆老师讲的每个知识点,每个气口,只有晚上,宿舍熄灯后,他躲在卫生间里,借着昏暗的灯光,练着生疏的贯口,太平歌词。在身边人的嘲笑和孤立中,他依然坚持着,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期末考核中,所有人都慌了,只有他,凭借着苦练基本功,给各位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考核过后,郭老师把他单独叫到办公室里,还有于大爷和高老师坐在旁边,“张立民,这几个月,你的努力,我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各方面也知道用功,这样,从明天起,你就别在传习社了,先跟着我吧!”

        少年一时没明白过来,“孩子,还不赶快谢谢郭老师!”于大爷及时提醒道。“哦哦,多谢郭老师,谢谢谢谢,我一定跟你好好学!”

——————————————————

再往下是我编的,各位不要带入,谢谢谢谢。另外,非常不要脸的打个广告~有想要各位角儿唱过的歌谱子的,请疯狂私信我呀,路过的艺术大佬也请多多指教~

💚 一颗凯妃糖💚

但有星辰你且摘【四】



       生活还要继续,少年游走在北京的街头,想要先找一份工作继续生活下去,走着走着,他看到了一个烧烤摊,心想这个不是很难,自己可以尝试一下,“老板,招工吗?”老板抬起眼皮瞅了少年一眼“烤串儿行吗,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二点,中午一小时吃饭,每月200,干吗?”“行行行,谢谢老板!”少年略加思索“老板,我刚来北京,也没什么钱,没什么地方住,能不能。。。”“后厨还能收拾收拾,愿意住就住,不住拉倒”老板不耐烦的说道。也只好如此了。

        张立民开始了他的北漂生活...



       生活还要继续,少年游走在北京的街头,想要先找一份工作继续生活下去,走着走着,他看到了一个烧烤摊,心想这个不是很难,自己可以尝试一下,“老板,招工吗?”老板抬起眼皮瞅了少年一眼“烤串儿行吗,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二点,中午一小时吃饭,每月200,干吗?”“行行行,谢谢老板!”少年略加思索“老板,我刚来北京,也没什么钱,没什么地方住,能不能。。。”“后厨还能收拾收拾,愿意住就住,不住拉倒”老板不耐烦的说道。也只好如此了。

        张立民开始了他的北漂生活。说是六点开始上班,其实四点多就要开始准备原料,准备炭火,中午的吃饭时间也少的可怜,晚上更是忙的不可开交,经常是凌晨一两点食客还没走,少年也只能强撑着身体照顾客人,后厨的环境也实在太差,杂乱的炭火,一堆堆的厨余垃圾和没用完的食料,食用油浸透了水泥地,还有下水道的恶臭味,可少年独自一人离家,来到这个国际大都市,能存活下来实数不易,他安慰着自己,刚开始嘛,都是这样过来的,好好干,生活会回报你的。

        夜深人静,少年躺在厨房的一张行军床上,抬头看着黑糊糊的天花板,想想远在东北的亲人,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不禁唉声连连,他闭上双眼,但想的,还是他最初的梦想。

        再说德云社里,于大爷来到玫瑰园。

        “我说角儿,那个孩子。。。。”

        “哥哥,我知道那个孩子是被冤枉的,我何尝不知道,小伟和金子的人品啊!可德云社才刚刚火起来,不捧他们我们支撑不了多久的啊!张立民那个孩子,挺实在的,从东北那么远的地方来到北京讨生活,我是想给他个机会,可谁让他的运气这么不好呢,第一天来就遇到这种事儿,我们没法救他啊!”

       “角儿,昨天下午我在天桥门口看见他了,没钱听相声,被黄🐮骂走了,晚上我在天桥广场的水泥管子里找到他了,那孩子挺可怜的,无亲无靠的,吃饭也不舍得花钱,我想,要不在给他一次机会?”于大爷看向桃儿。

       “唉,行吧,下个月再考一次,他要是能看的过去,就让他回来吧!”

       “行行行,角儿,您歇着,我先走了。”

        于大爷转身出门直奔天桥。在天桥转了大半天,才在一个烧烤摊前面找到了被烟熏成小黑猫的张立民,急忙忙走两步,“张立民。”

        少年转身,听到有人叫他,寻着声音过去,看到了于老师,“于老师,你怎么来了?”“怎么在这儿呢?”“于老师,在北京总得生活吧!”“行了孩子,下个月传习社还有一次考试,把握好了,别让我失望!”说完便转身离开,留少年一人站在原地回味,“别让我失望~”少年仔细回味着这句话,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从那天起,少年开始练习《报菜名》在上菜的间隙,他也抓紧时间背着并不熟练的贯口,他太想回去了,他太喜欢相声了,他铆足了力气,奋力一搏。

‌一周过去了,考核如约而至。站在熟悉的地方,心里还是紧张,看着台下熟悉的人,少年心里一阵忐忑,终于轮到他了,紧张的张开嘴“蒸~蒸羊羔,蒸熊掌,烧,烧鹿尾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煮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腊肉香肠~”越背越顺畅,少年渐渐进入了状态。终了,郭德纲缓缓的开口“好了,回来吧!”

        ‌那一刻,少年眼泪夺眶而出,这周的苦,没白受!但少年并没有看到的是,台下,郭于互相看向对方,会心一笑~


TRHUTRHU

【14神雕】【过甄】夙诺•最美不过终南雪2

*电视剧角色cp,杨过X甄志丙是师徒设定,勿上升真人


【39】


杨过背上甄志丙给的包袱去了沧州。


到了那里才姗姗想起,沧州于他来说好比蜉蝣和树,不知该去何处。


孤身穿梭在热闹的市井中,耳边清一色是小摊贩的招呼声,杨过停在一个包子摊前,目光穿过冒着热气的蒸笼落在拐角处伺机而动的小乞丐——杨过想到了曾经的自己,那时的他每日为了填饱肚子而坑蒙拐骗,挨的打比吃的饭还多,虽说很痛,但只要能偷到一个热腾腾的肉包子塞进嘴里,那挨再多的拳打脚踢都不是事了。


“给我两个包子!”杨过走上前,丢了几个铜板。


“好嘞!热腾腾的包子哟——”


拿到烫手的包子后杨过径直走向拐角,小...

*电视剧角色cp,杨过X甄志丙是师徒设定,勿上升真人


【39】


杨过背上甄志丙给的包袱去了沧州。


到了那里才姗姗想起,沧州于他来说好比蜉蝣和树,不知该去何处。


孤身穿梭在热闹的市井中,耳边清一色是小摊贩的招呼声,杨过停在一个包子摊前,目光穿过冒着热气的蒸笼落在拐角处伺机而动的小乞丐——杨过想到了曾经的自己,那时的他每日为了填饱肚子而坑蒙拐骗,挨的打比吃的饭还多,虽说很痛,但只要能偷到一个热腾腾的肉包子塞进嘴里,那挨再多的拳打脚踢都不是事了。


“给我两个包子!”杨过走上前,丢了几个铜板。


“好嘞!热腾腾的包子哟——”


拿到烫手的包子后杨过径直走向拐角,小乞丐缩着脖子警惕地瞪着他,像极了炸毛的猫,但眼神还是时不时被面前的大肉包子勾了去,搞得杀气不足,可爱有余。


“两个够你饱一天吧?”杨过大大方方给出包子,不想小乞丐连一句感谢都没有,见包子到了眼前赶忙一把夺过,也不管包子是否烫口对着两个包子都咬了一大口,最后烫得直哈气。


“你……我又不跟你抢。”杨过哭笑不得,不过也是,他们的生存之道便是拿到就往嘴里塞,只有嘴里的东西那才是自己的。


小乞丐上下打量了杨过一番,最后落在他空荡荡的左肩上,然后转身就跑。


杨过也不恼,毕竟自己这模样在小孩眼中本就是个妖魔鬼怪。


 

天色渐晚,杨过买了个包子简单填了个肚子,便就近找了间客栈入住,怎想在他掏出钱袋的一刻,客栈老板的眼神登时从友善变成了不善。


 “你这是哪来的钱袋?”


“啊?”杨过一愣,“我师父给我的啊。”


“你师父?”


“对啊,你认得我师父?”杨过大喜,“我师父是全真教的冲和真人‘甄志丙’,你可听说过?”


“是那个甄老爷的不孝独子?”


“不孝?”杨过怎么都不无法把这两字和甄志丙联系在一起,“哎不是,老板,你会不会认错人了?”


“怎么可能?”客栈老板摸着山羊胡,举起钱袋指着角落里一个的小小“甄”字,“我们这儿老一辈的谁不认得这个字啊,甄夫人年轻时是我们这儿有名的绣娘,和甄老爷成亲后就在家绣点东西来卖点钱补贴家用,我当时还买了不少,她呢,会在每个绣物上秀一个‘甄’字,所以我再眼熟不过了。”说完他放下钱袋,转而打量起杨过,“没想到那个小子出家混得还不错,居然还收起徒弟了。”


“老板,以前的师父是个怎么样的人?”杨过纳闷。


“他啊,”客栈老板想了想,“就是个小书痴,他的父亲也就是甄老爷年少一心想考取功名未果,就想着他儿子可以替他光宗耀祖,那娃子也是不错,天天就是背着背那的,哪知道他还有自己的鬼心思!一天这里来了一个姓马的道士讲道,那娃子听了就跟着了魔似的,死活要背井离乡上山做道士,甄老爷关了他好几天不给吃饭不给喝水,他都不肯服软,最终也只有放他去了。”说着说着,客栈老板叹出一口气,“他走之后啊,甄老爷过了几年自己考取了一个功名,现在是我们这里的大户了,说来也奇,都是个官了,他也不再娶,老夫老妻也没再生一个儿子传宗接代,到现在还眼巴巴等着那个不孝子回来呢。”忽然,他眼睛一亮探长了脖子,朝杨过投去好奇的目光,“唉,小道士,你的师父现在怎么样了,怎么让你来这了?”


杨过挠挠头,笑了一下,“师父他老人家现在可是全真教的首席大弟子,将来要继承掌教之位,忙得很,这不才让我替他来跑一趟嘛!”


客栈老板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挺有出息嘛!”


杨过点点头笑了笑,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催着老板快些带他去看房,说是长途跋涉累了想要好好睡一觉。


客栈老板看他也算半个熟人,就收了他单人间的数额给了他一间双人房。


待客栈老板一走,杨过利索地躺到床上,先前虽是随口一说,但真真正正见到了床铺时才意识到自己着实累得不轻,在床铺上小睡了一觉,醒来已是深夜,柔和的月光跃过窗棂照在他身上,风一吹,有些凉,杨过打出一个喷嚏,他吸吸鼻子,赶忙盖上被子。


沧州并不算富足,就算是最豪华的双人房,床也不怎么宽敞,就……跟归云庄的单人间差不多,躺着一人那是绰绰有余,但若是躺下两人怕是难以翻身。


不过话又说来当时在归云庄,他同甄志丙睡一床也并没什么不自在,那时甄志丙睡外头,他睡里头,大抵是因为深知他睡觉并非老实,甄志丙一直侧身而睡,依着床柱将大半的床都留给了他。


想到这,杨过翻了个身,盯着床壁上的影子,盯到双目酸涩,大脑放空,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杨过在鸡鸣中醒来,外面阳光扎眼,搅得他再无睡意。


草草洗漱一番,他背着包袱下了楼,没想到一下楼就在大门外看到了一个熟人,居然是昨天的小乞丐。更没料到的是乞丐就是冲着他来的,碍于一看就是付不起钱的模样,只能老实巴交地站在门口守株待兔。


“我可以带你去你要去的地方。”小乞丐开门见山道。


 

去甄府的路上,小乞丐问他,“你师父让你来干嘛啊?”


杨过说:“就是替他老人家回来看看爹娘啊。”


“前阵子不是刚有一个道士来过吗?”


“吓?”


“我也就远远看了一下,马上就走了,我只记得他穿着很好看的道袍,不像你这样破破烂烂的。”小乞丐抬头,直言,“你真的是道士吗?”


“我不像吗?”


“不像,哪哪都不像”


“我不就没穿道袍嘛,你这个小屁孩懂什么!”


小乞丐毕竟还是孩子心性,面对接二连三的否认急了起来,“不是!反正我也说不上来差哪里!你就是不像能呆在道观里的人!”囔囔完,他停下脚步指着前面一处有围墙的宅子,“就在那里了,你自己去!”又小声嘟囔了一句,“看你给我买包子,不像是坏人,我才带你来的。”


杨过还没听清他在嘀咕什么,正想再问一句,转眼却只见小乞丐跑远的背影。


他扬扬眉毛,不以为然地小声嘀咕起来,“我怎么就不像道士了,我哪哪都像道士,不就差件衣裳吗?”虽然自己从未穿过一次就是了,等等那道袍被他塞到哪里去了?是在衣柜的最角落还是被他送人了……?完全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那便不想了。


反正于他而言早没了用场。


 

他甩甩头,大步走向宅子,走上阶梯,为叩门而抬起的手却被一个念头扯住,叩开了门之后呢?他只知道跟着甄志丙在信中的指引到达此地,却不知为何要来,来了又能如何?


依照客栈老板的说法,甄志丙离家后再未回过一次,相隔数年,叩开这扇门的竟是不知到底算什么的他?这未免也太啼笑皆非了些。


儿时穆念慈死时,他的痛心彻骨至今难忘,他与她死前至少日夜为伴,而甄夫人怕是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等了那么多年,盼来的竟是她儿的死讯?


太残忍了,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就让什么念想都没了……


还是算了。


想罢,杨过扭头就走。


不想刚下阶梯,身后就传来了一声沉重的“吱呀”。


他扭头望去,跟一位老妇人四目相对。


“甄夫人?”


“杨过?”


他们同时认出了对方。


只是前者顺其自然,后者多了几分不可思议。


杨过惊道:“你认得我?”


甄夫人微微一笑道:“前些日子甄道长来过。他与我说,若是有一位断了左臂的少年来此,让我定要尽一番地主之谊。”


 

“他叫杨过,如果可以请让他把这里当做他的家。不过杨过的性子执拗了些,如果他不愿,夫人千万不要强迫他。”


“杨过?”


“嗯,他是我的……是我重要的人。”


 那一刻,甄夫人从甄志丙的停顿中读懂了些什么。


她没有半分的羞恼,只是迫切想见一见这位名叫“杨过”的少年——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才能让她执拗的儿子放下思虑,重踏故土。


 

甄夫人莞尔,“进屋坐坐吧,我去给你做几个点心,家里恰好有些藏着的桂花。”她迫不及待地想和杨过聊聊,想多知道些关于他的事。


不想杨过略一迟疑,拒绝了她的邀请,“不,不必了,我来的时候吃过东西了。”


“那便带着路上吃吧?”


“也不必了,路上带着不方便。”


“杨过,你就把这儿当做自己的家,不必客气生疏。”甄夫人微微敛眸,“我也想和你好好说说话,自他走后,好多年我都没人能好好说说心里话了。”


一刹那,杨过看到了穆念慈,他的娘,她生前也常有此淡淡的愁容。


 

然后,他也不知什么时候点了头。


 

等回神时,面前已经摆上了满满一大盘香喷喷、热腾腾的桂花糕,来都来了他也不好意思再推辞,况且他早起也没吃东西,此时肚子正饿得慌。


伸手拿起一块又一块桂花糕,他肆无忌惮地大快朵颐,在他差些噎住的时候,甄夫人及时送上了一杯茶,他连道谢也来不及就一饮而尽,茶水的微苦配上糕点的甜腻勾起了归云庄的那段日子——那时,那个人也一直坐在他身边,看着他狼吞虎咽吃着糕点,边上是一杯随时可以递上的温热茶水。


糕点转眼就尽了。原本说要找他好好聊聊的甄夫人,从头到尾都只是静静陪着他,再送他出了门,离别前又往他的钱袋里装了点盘缠。


“过儿,”甄夫人将杨过的一缕发丝拨到耳后,“如果没地方去了,就回家。”


“……好。”


“……”


“我走了,夫人保重。”


“过儿!”


杨过刚走下两节台阶,忽又被甄夫人唤住。


“请帮我转告我儿,天冷,记得加点衣服!”


杨过点头,“好。”


“也请你帮我多照顾他!”


“好。”


“那孩子固执得要命,什么事情都钻牛角尖,又认死理,他要是又进了死胡同出不来,还请你务必拉他一把,他有时候又嘴硬,什么都不肯说,但他真的是个好孩子,请你……”


说到后来,甄夫人泣不成声,语不成话。


“夫人,我知道。”杨过挤出一个微笑,“我的师父,是全天底下最好的人。”


 

再说出这句话时,日月逆转,记忆倒回。


从他踏进重阳宫的那一步到那个倒在他的眼前决然残影。


人生漫漫数十年,他本以为,他的师父会陪他走过数不清的春夏秋冬,可到头来,一只手就可以数尽,短到喘息之间。

 


“可是……”

 


因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逃避了太多的日子,营造了多少甄志丙还活着的假象,撒了多少个弥天大谎。


他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他完全可以继续这样下去。


但,梦有醒的一天,谎有破的一天。


 

 “师父他,死了。”

 


他不想再这样了。


他好累。

 


小花是沧州城的一个普通孩子,今年五岁,天真烂漫,正踩着斜阳和母亲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看到一个断了手臂的年轻人缩在墙角,垂着头,脸上闪着些许晶莹。


“娘,你看,那个哥哥在哭哩!”她扯扯母亲的袖子,指着他断了的左臂,“是不是受伤了痛痛?”


母亲瞧着他像是个异乡人,加之断了臂膀也不由心生怜悯,正想带着小花上前却被一块飞石打中。


一个小乞丐跳了出来,大声道:“看个屁!滚回家吃饭去!”


母亲皱眉,觉得晦气,也顾不上小花执拗硬拖着带回了家。


小乞丐瞪着这对母女走远,扭头一看,夕阳将墙边那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他看他在这里坐了许久,他不明白为什么他有钱住在客栈偏偏要坐在外头,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盯着面前的小石子流眼泪,一会停,一会流。


他抿抿嘴,找了一面对面的墙靠着坐下,从怀里拿出一个包子啃了起来,啃完一个,他看了看怀里的另一个包子,再看看对面,虽然他有千万个不明白,但……


不知道那人哭完饿不饿?


他这么想着,紧紧捂住了怀里的包子。


完美受害人九夕

星星🌟的小姑娘

小姑娘在校场和师兄弟们切磋,只见她手挽剑花,一招虚虚实实,似游龙出海,身如闪电向前方刺去,眼角瞥到见两侧有剑光袭来,脚尖腾挪收剑反手格挡,身子一仰,借力飞速退后。



沈星河走过来的时候,刚巧看见了小姑娘以一敌三的绝妙身姿,正想要拍手称快好好夸赞一番,却只见她后退的身子不稳,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弟子们都大惊围了过去,沈星河心底一慌,立马上前呵退弟子们抱起小姑娘就往药监赶,他心里乱得失了分寸,竟未曾想先给小姑娘输送灵力,一边跑一边喊:“你到底怎么了,可千万不能有事!”



怀中的人无半分动静。



沈星河脚底生风,无暇顾及其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勾...

小姑娘在校场和师兄弟们切磋,只见她手挽剑花,一招虚虚实实,似游龙出海,身如闪电向前方刺去,眼角瞥到见两侧有剑光袭来,脚尖腾挪收剑反手格挡,身子一仰,借力飞速退后。




沈星河走过来的时候,刚巧看见了小姑娘以一敌三的绝妙身姿,正想要拍手称快好好夸赞一番,却只见她后退的身子不稳,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弟子们都大惊围了过去,沈星河心底一慌,立马上前呵退弟子们抱起小姑娘就往药监赶,他心里乱得失了分寸,竟未曾想先给小姑娘输送灵力,一边跑一边喊:“你到底怎么了,可千万不能有事!”




怀中的人无半分动静。




沈星河脚底生风,无暇顾及其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勾住,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胸口衣襟上,一道酥酥软软的声音传来。




“就是想你了。”

小恐龙

师徒年下狗血大纲



激情短打

好喜欢师徒年下




师父贼厉害贼帅,但是很纯情,只会修炼。为了帮助掌门BLABLA 什么的,他就收了一个20多岁的徒弟。


徒弟贼帅,很高,古铜色皮肤,很man。纯情师父就喜欢上了,就各种给徒弟提供很好的修真资源。


徒弟以为是师父人好才这样的。师父有事没事就去找徒弟,时间久了,就想让徒弟知道。(修真界中,师徒到伴侣的很常见)


纯情师父就给徒弟送了个配剑,上面的剑穗有表白的寓意,但是徒弟因为以前的经历并不知道。徒弟就觉得师父真好,对配剑爱不释手。


直到有个女修调侃徒弟,徒弟才知道师父的心意,但是他完全接受不了,他以为师父是那种单纯的对他好,是世界上很少有的温暖,...



激情短打

好喜欢师徒年下





师父贼厉害贼帅,但是很纯情,只会修炼。为了帮助掌门BLABLA 什么的,他就收了一个20多岁的徒弟。


徒弟贼帅,很高,古铜色皮肤,很man。纯情师父就喜欢上了,就各种给徒弟提供很好的修真资源。


徒弟以为是师父人好才这样的。师父有事没事就去找徒弟,时间久了,就想让徒弟知道。(修真界中,师徒到伴侣的很常见)


纯情师父就给徒弟送了个配剑,上面的剑穗有表白的寓意,但是徒弟因为以前的经历并不知道。徒弟就觉得师父真好,对配剑爱不释手。


直到有个女修调侃徒弟,徒弟才知道师父的心意,但是他完全接受不了,他以为师父是那种单纯的对他好,是世界上很少有的温暖,但是没想到师父却是这样。徒弟不相信爱情,他就是觉得图上床,图肉体。于是没有控制住的口吐恶言,并且把师父送的剑扔到了炼器熔炉里融了。


恰好师父来找徒弟,就亲眼见到了。特别伤心。那把剑是他自己一点一点学炼器,融入了自身精血和元神的。没有想到就这样被丢弃了。


师父特别伤心,决定不再示好,就做普普通通的师徒,把感情收敛起来。


徒弟接受不了师父的感情,每次见到师父就转头就走,最终决定下山历练去了。



徒弟在凡间历练很多年后,终于放平了心态,觉得自己虽然无法回应感情,但是还是可以做普通的师徒的。


师父以前收下过一个大徒弟。就是大师兄。


大师兄属于温润端方,也贼帅。他从小跟着师父,前一点时间历练去了。


徒弟历练回来,准备去找师父好好谈谈,然后就在师父的院子里看到师父和大师兄正在很亲密的坐在一起聊天喝酒。徒弟心里马上酸了,


入夜就单独找师父,阴阳怪气的说,是不是你会对每一个徒弟都出手?师父很震惊,超级生气,徒弟怎么会这么想。


于是第二天就宣布让徒弟可以出师了,不必再和师父大师兄住在同一个山峰了。


徒弟气疯了,他觉得师父就是为了和大师兄相亲相爱,把他赶了出去,整个人都被醋海淹没了。


徒弟在外历练的时候其实是受了伤的,这一刺激,就心魔丛生,神志不清,就去找师父对峙,两个人越吵越凶。徒弟接受不了一回来师父就移情别爱了,师父觉得徒弟是无理取闹。


于是徒弟就用强,啪了师父。两个人啪的时候,徒弟就边哭边艹出来了,说,师父不能把我赶出去,不能和别人在一起。


师父就很不服,又想起来当时的配剑,就说凭什么。


徒弟终于说出来,因为我喜欢你。


第二天起来,师父虽然知道徒弟喜欢自己很开心,但是以前太伤心了,还是不答应和徒弟在一起。


接下来就是徒弟各种讨好,把当时融了的配剑重铸,然后把自己的精血元神和师父的弄在了一起,把自己的命火交给师父啊什么什么的


师父看着这把来之不易的配剑,终于把徒弟的身份升级为实习男友。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