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帝锦

8499浏览    214参与
云玩

你今天梦见了谁?3

        旅行真是棒呆了,可以不去想某个人上回微信发的那个“?”

        还有第一次做那种未遂之梦时他没有给出回答的那个电话。

        所以,就算这几年可能合作的机会比较少,不还是要面对吗?

        不管了,学那个人,先苟一段吧。苟着苟着,应该...

        旅行真是棒呆了,可以不去想某个人上回微信发的那个“?”

        还有第一次做那种未遂之梦时他没有给出回答的那个电话。

        所以,就算这几年可能合作的机会比较少,不还是要面对吗?

        不管了,学那个人,先苟一段吧。苟着苟着,应该就都淡化了。

        朱一龙在飞机上看着窗外的云,由白云想到了白宇。他不自觉地轻轻哼起来:“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

        意识到自己在唱什么,他看了看周边的乘客,还好声音不算大,没谁注意我,下意识搓了搓衣服角,改正襟危坐。

        下了飞机,先倒时差,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结果很快就沉入黒甜乡。

        黑暗中呼吸虽然轻但明显,在梦中醒来的朱一龙瞪着明黄色的床帐,怀中搂着的人咕了一句什么,朱一龙一点一点转头只看到对方的头发,可是交缠的肢体告诉他,这是个男人。

        龙床左下红肚兜,绣着龙戏珠,朱一龙轻轻抬了对方的脸,清致秀雅没胡子。

        嚄,玫瑰花,没了刺,侧身细吐息,不知身畔人目瞠。

        朱一龙,三十一,没有美娇娘,怀里小白睡得香。

        俄而叮钟响,有太监声音尖细:“陛下,该起了。”


        直到看见某位老戏骨的脸,朱一龙确定了这少年皇帝该是哪个。他先前也猜是朱厚照,但又不好问那面生的太监,也就默过去了。

        王阳明没有过多停留,讲完课就准备走,又冲今天格外沉默的小皇帝说:“陛下,皇后,小裴他太瘦了,坤泽还是要胖一些,才好繁育子嗣。”

        朱一龙一阵沉默,裴皇后?,这怕不是《王阳明》吧?

        等到晚间回了寝殿,看见一声红色衣服的小裴,裴文德这名字浮现在脑海。

        桥豆麻袋,《辑妖法海传》不是明代呀!

        裴文德噙着一点笑为他脱了沉重的皇袍。朱一龙想,快了,到真刀真枪那里我就会醒了。

        结果两个人是分开洗的。到宫人全都退走了,只剩单衣就寝时也还没有发生什么,裴文德挨着朱厚照,只说:“陛下一定累了,我们歇了吧。”

        这就歇了?那我怎么从这个梦醒过来?朱一龙翻身抱住裴文德细细的身子,想着没的折腾他,那就睡吧。睡了做梦,做梦睡了,挺好。

云玩

勋业成歌4

        傅成勋正为着弟弟傅红雪头疼。一帮子酸腐书生能谋成什么事?偏偏红雪以为会牵连到家里巴巴地把人都药倒。好嘛,这下有人能抓着傅家二少爷说事了,可能还会把整个傅家都说了,简直是——为抓虱子惹一身腥!

        “大少爷,本家七叔公来了。”门外小厮通报,傅成勋快步走出内室。

        “七叔公——”才一抱拳迎面就是一掌打到,没奈何只得先...

        傅成勋正为着弟弟傅红雪头疼。一帮子酸腐书生能谋成什么事?偏偏红雪以为会牵连到家里巴巴地把人都药倒。好嘛,这下有人能抓着傅家二少爷说事了,可能还会把整个傅家都说了,简直是——为抓虱子惹一身腥!

        “大少爷,本家七叔公来了。”门外小厮通报,傅成勋快步走出内室。

        “七叔公——”才一抱拳迎面就是一掌打到,没奈何只得先变势接招,引身躲避,伺机回还——

        “你小子还不赖!”傅青主一声长笑,揉身而上,变掌为爪,袭上傅成勋的眼睛,傅成勋急退且闭眼,却只感到头上一点疼痛,一睁眼,傅青主右手抓着他发髻,左手格开他身势使他退不了,正是笑非笑地冲他重重一哼。

        放了手,傅青主拍了两下衣袖,傅成勋也整理了仍旧要冲他行完礼,“七叔公从天山下来怎么不同本家联络?”

        傅青主扬眉问他:“联络个什么?听听你弟弟是怎么把自己送进锦衣卫大牢的?傅家在京八十年没出过这等蠢蛋!”

        “是成勋没有教好弟弟......”

        “嘿嘿,可不是么?老大不小也不带头成个家,傅红雪不也跟着你围着别儿个的媳妇转悠?”

        “七叔公!话不能这么讲!中宫与紫殿同齐!”傅成勋急急喝止。

        “同齐?到寺庙里同齐去啦?”傅 · 吹鼻子瞪眼睛 · 青主反问侄孙,看他沉默,续道:“你是哪个排面上的人物?给宫里操这等闲心?龙椅上那位还住东宫的时候就是个混天混地的小魔王,你怕他控制不了前廷后宫?人睡着都比你醒着心眼儿多!你是比他大两岁,人家差一点都抱着小子姑娘了,你呢?红雪是个傻的,你十三岁就开始掌着傅家对宫里的买卖,你也是个傻的吗?不想个法子让他出来,等着人收拾你弟弟啊?”

         “我当然想叫红雪能出来,可是......”

        “你想?嘿嘿,你怕是想不着!红雪晚上睡不着,喝了酒溜达到自家别院,谁知道居然有人偷偷住我傅家的宅子,他一个人没法子对付恁多人,就取了个巧药倒了事,是准备等着天明再去报官处理的!”

         “他们不会信这个的......”

        “人的两个耳朵眼,是有东西能堵的,要是没堵上啊,就是那点子还不够啊。”傅青主睨着这不开窍的臭小子,撇撇嘴,“我傅家钱庄是干什么的?!你这个样儿,我找着好人家的坤儿也不敢叫你接下!”

        “啊?”傅成勋傻眼。

        “跟差官们讲,等红雪回了,叫他们来喝你的喜酒!”

        “什么?”傅成勋更迷糊了。

        叹了口气,傅青主终究还是告诉了他:“我带了个小郎官回来,三天之后,你们成亲!”

云玩

裴媚娘5

        裴文德已经接到了大哥的信。那日朱厚照本要借传讯见他一面,见了面,听他说已经知道了母亲逝世,他要回裴家去,皇帝心中急切便把人抢出来带回宫里。又下表直接许了裴相为妻举丧后休养,再以皇后车架送了裴文德回府奔丧。

        二十多年前,裴休娶了雷家橙海分家家主的独女也就是雷大小姐,七年里得了三个儿子。

        长子雷文泽随母亲姓,归...

        裴文德已经接到了大哥的信。那日朱厚照本要借传讯见他一面,见了面,听他说已经知道了母亲逝世,他要回裴家去,皇帝心中急切便把人抢出来带回宫里。又下表直接许了裴相为妻举丧后休养,再以皇后车架送了裴文德回府奔丧。

        二十多年前,裴休娶了雷家橙海分家家主的独女也就是雷大小姐,七年里得了三个儿子。

        长子雷文泽随母亲姓,归了他雷家祖父养教,日后要承继雷法司。

        他官微言轻时,次子裴文德正幼,因出身裴世家冢系故即入宫陪太子读书,长至青春成了坤泽,那时太子痴缠,文德又受如今太上帝后的喜爱,便做了太子妃。

        因为信佛,他给三子书名头陀,可是这孩子是只怀了八月就生了的,身子骨弱得很,只得舍给三清道尊,请求庇佑。好在他那道士师傅东锦大师有几把刷子,东锦又有个佛修大能朋友,禅号留秀的也帮助调理,这孩子也长成了,后来更是也做了留秀和尚的弟子,兼修佛道,受戒后法号法海。

        已经设好的灵堂中,雷文泽直直跪着。他那做了皇后的弟弟裴文德,想跪都千难万险。

        若是跪下,他是出嫁皇家的坤泽,裴雷氏不能受他久跪,那不合皇家为尊的礼法;若是不跪,裴文德自己不能忍不说,日后又得为人指着说不孝。

        于是裴文德只跪了一会儿,刘瑾算着时辰便说皇后之前礼佛已是辛苦,不能哀毁过甚。

        裴休知道这大太监是带了皇帝的意思来的。皇帝下的表还不如说是直接叫他闭嘴。他也不是不知道后宫前廷都有小人,但皇后是他的儿子,他不做个“严父”,皇后的日子只有更难的。

        看着次子瘦弱的身形,裴休许了他休息。唯一还挂心的便是幼子法海,已经归了京都,缘何还不回家?

云玩

月景光香6

        从地上到天上,在云间穿行,从天上到地上,双脚踩在地面。        

        曹光那震惊的表情一直保持到了蜜城的街市上。

        即便是OMEGA,他也是不够精致那种。...


        从地上到天上,在云间穿行,从天上到地上,双脚踩在地面。        

        曹光那震惊的表情一直保持到了蜜城的街市上。

        即便是OMEGA,他也是不够精致那种。

        这不是说他不精致,只是和蜜城大街小巷里的坤泽相比,他不·够·看。

        但是有人够。

        神子月收好他用幻术召唤定型的金色大鸟之后才带着曹光步入蜜城,从他走进城门,每一个人,坤泽也好,乾元也罢,乃至于中庸,没有一个不把眼珠子放在他身上。

        唯独一个曹光,起先是被迦楼罗所震惊,现在则震惊于蜜城之大,美,活,野,还得月提醒他莫落在后头,怕他出事。须知坤泽,还有中庸女子,以及小孩,便是人贩子的猎物。

        洛怀风就在瞅着那天真的坤儿。一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神子月身上,所以,月忽视了往他们这边看的人中有的不只是好意。


        原先,真水无香还说要找个大夫,谁想雷文泽归来后不久,皇帝竟然将一意出宫住在寺院的裴皇后接回了宫中,并下表直接许了裴相为妻居丧。又在翌日于殿前说有阴私奸人嫉恨憎害于皇后,但他与皇后必定如太上帝后般情长意久,一生便是一心,无有二意,一套直拳把前朝后宫都震懵了。

        于是公子景接了兄弟神子月借助月光传来的信,一看,说是要去蜜城,真水无香还在问蜜城好不好玩,微光已经开口说:“我出来的时间够长了,该回去侍奉神子了。”

云玩

裴媚娘2

        裴文德不太好过。

        寒山寺清苦,但寺院里的僧众从门窗缝隙窥视的目光更叫人难以忍受。

        他雄才大略的陛下此时是否又在摆酒宴饮寻欢作乐?自己不得不关门闭锁的用心他怕是不能明白。可恨的是自己帮不了他,还是个拖累。

        一个无...

        裴文德不太好过。

        寒山寺清苦,但寺院里的僧众从门窗缝隙窥视的目光更叫人难以忍受。

        他雄才大略的陛下此时是否又在摆酒宴饮寻欢作乐?自己不得不关门闭锁的用心他怕是不能明白。可恨的是自己帮不了他,还是个拖累。

        一个无法诞育后嗣的皇后,一个被自己的父亲弹劾德不配位的坤泽,一个被灌了妖血,小产滑胎,失了帝王宠爱的后宫,唯有远离,才能不叫前朝帷的人给陛下增添烦恼。

       可是我很难过啊,阿照,佛祖普渡世间为什么不能减轻我的痛苦?身为坤泽为什么我无法成为你儿女的生父?为什么你做太子时我们那样好,做皇帝时却艰难到这地步?

        手上串珠越转越急,裴文德指尖磨出了血却没有发觉。


        真水无香穿着夜行衣几乎融进夜色里,可是临近僧院他无处可入了。

        一想到皇后身体很虚,却被迫进入了僧院修行,皇帝的消息被近侍阻截毫无觉察,有脑子的铮臣谏官齐衡这家伙偏偏被卷进了谋反,一时半会儿不能参与朝政,这一大摊子麻烦最后又得落在公子景头上他就上火。可是就算火冒三丈也无济于事。

        不过还是要先安一安裴皇后的心,好歹要叫景回来之后的事少点儿才行。

云玩

裴媚娘 1

        公子景来皇宫时朱厚照正在喝酒。

        “裴皇后还待在寒山寺吗?”

        皇帝叫陡然出现的景略惊了下,握着酒杯神情苦涩,“他剃度了。”

        “什么?”景急了,“上次主持不是没有准许的吗!”...


        公子景来皇宫时朱厚照正在喝酒。

        “裴皇后还待在寒山寺吗?”

        皇帝叫陡然出现的景略惊了下,握着酒杯神情苦涩,“他剃度了。”

        “什么?”景急了,“上次主持不是没有准许的吗!”

        “对,呵,上次。可是文德自己把头发给绞了,主持又有什么法子?”

         “阿照,你有没有去见他?”

         “他不肯见朕!”朱厚照猛然摔了杯子,站起来喊道:“他当着朕的面把门关了!他心里还有朕的位置吗?!”大袖一甩,疾步快走“佛佛佛!就只念经!朕才是他的丈夫!他的天!串珠磨亮了不知道多少了!对着朕竟然一个字都没有!”

        “你停下!”景拦住他,“你是皇帝!你一定要见他的话谁挡得住?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朱厚照怔住了,“可是,可朕不忍迫他,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他都瘦成什么样了,比他十五岁的时候都轻了,”

        “我带了个食盒来。”景看他平静了,引着他绕过泼洒的酒液到小榻上,放下一个盒子慢慢变大,“里面有程慕生和冯豆子做好的一些菜肴,分一些给君实将军,你先拿小点心哄了他回宫,成么?”

        朱厚照抓住景的袖子,呼一口气,“好,朕去哄他,这次你留多久?”

        “是不是你两有孩子了我走才保险?”景嘴角抽了抽,“他回来宫里我就走,阿香要的东西我还没找齐呢。”

绘海鼎

毛笔扩写

我对不起各位...别看...

我写不出来....

https://shimo.im/docs/Ue5Yiscv17kXM63y/ 《毛笔扩写》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我对不起各位...别看...

我写不出来....

https://shimo.im/docs/Ue5Yiscv17kXM63y/ 《毛笔扩写》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绘海鼎

甜蜜段子

10.毛笔


有时候朱厚照会在裴文德写奏折的时候骚扰他,“反正都是给我看的。”


毛笔起初被丢在一旁。


后来朱厚照越来越喜欢在裴文德身上玩新花样。


毛笔不是用来做那种事的!


也不是在做那种事的时候写字的!


至于最后奏折怎么样...反正人都在朱厚照旁边了。

---

我觉得这段可以扩写.....

10.毛笔


有时候朱厚照会在裴文德写奏折的时候骚扰他,“反正都是给我看的。”


毛笔起初被丢在一旁。


后来朱厚照越来越喜欢在裴文德身上玩新花样。


毛笔不是用来做那种事的!


也不是在做那种事的时候写字的!


至于最后奏折怎么样...反正人都在朱厚照旁边了。

---

我觉得这段可以扩写.....


为鹤—向居北而行
厚德载物真好吃!!只要陛下一出...

厚德载物真好吃!!只要陛下一出场谁挣小裴能挣得过他啊!!小公爷惨!!去和亲吧!

厚德载物真好吃!!只要陛下一出场谁挣小裴能挣得过他啊!!小公爷惨!!去和亲吧!

绘海鼎

甜蜜段子

9.比喻


朱厚照知道裴文德喜欢把他比喻成猫咪。


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比喻裴文德。


猫咪是那种裴文德喜欢的类型吧...可爱,爱撒娇。

9.比喻


朱厚照知道裴文德喜欢把他比喻成猫咪。


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比喻裴文德。


猫咪是那种裴文德喜欢的类型吧...可爱,爱撒娇。


绘海鼎

甜蜜段子

3.树叶


朱厚照拿出长叶子说要给裴文德吹上一曲。


但是一个音也没吹出来。


反而是裴文德吹出了两三个音。


不过朱厚照的目的达到了。


毕竟用的同一片树叶。

3.树叶


朱厚照拿出长叶子说要给裴文德吹上一曲。


但是一个音也没吹出来。


反而是裴文德吹出了两三个音。


不过朱厚照的目的达到了。


毕竟用的同一片树叶。


绘海鼎

脑洞

这个脑洞源于梦

裴裴怀疑自己是替身,然后各种迹象表明让他以为自己真的是照照找来的替身。

但是没有这个替身啦。

照照不知道以前那个随口胡诌的借口伤到后来真的爱上他的裴裴。

然后裴裴心灰意冷的出家。

照照去追。

最后照照通过一系列的幻镜跪倒在裴裴坐的莲花台前面,裴裴一开始不理,后来照照哭的实在是太惨了,然后裴裴就问何故为了一个替身做到此。

然后误会解开

这个脑洞源于梦

裴裴怀疑自己是替身,然后各种迹象表明让他以为自己真的是照照找来的替身。

但是没有这个替身啦。

照照不知道以前那个随口胡诌的借口伤到后来真的爱上他的裴裴。

然后裴裴心灰意冷的出家。

照照去追。

最后照照通过一系列的幻镜跪倒在裴裴坐的莲花台前面,裴裴一开始不理,后来照照哭的实在是太惨了,然后裴裴就问何故为了一个替身做到此。

然后误会解开

绘海鼎

完成时

第三章下


朱厚照闭着眼睛靠在床框上,即便如此,眼泪还是有些不听话的流出,不过很快就被他擦掉,他一生挚爱唯有裴文德一人,他早已经做好了无嗣的准备。


可是,希望来的那么突然,却也消失的那么快。


“陛下,”裴文德直起身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能说,这个消息是他隐瞒不报,是他没有保护好陛下的子嗣。


可是哪怕再来一次,裴文德仍然选择陛下的安全。


“你身体好些了没有?”朱厚照也暂时将不好的情绪放在一旁,主动关心起裴文德,出乎他意料的,裴文德主动将他抱在怀里。


“我深爱阿照。”裴文德低声说到,这本来不该说的话,最后还是从他口里说了出来。“不是...陛下的错。”


“是我的...

第三章下


朱厚照闭着眼睛靠在床框上,即便如此,眼泪还是有些不听话的流出,不过很快就被他擦掉,他一生挚爱唯有裴文德一人,他早已经做好了无嗣的准备。


可是,希望来的那么突然,却也消失的那么快。


“陛下,”裴文德直起身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能说,这个消息是他隐瞒不报,是他没有保护好陛下的子嗣。


可是哪怕再来一次,裴文德仍然选择陛下的安全。


“你身体好些了没有?”朱厚照也暂时将不好的情绪放在一旁,主动关心起裴文德,出乎他意料的,裴文德主动将他抱在怀里。


“我深爱阿照。”裴文德低声说到,这本来不该说的话,最后还是从他口里说了出来。“不是...陛下的错。”


“是我的错。”朱厚照说到。“是我没有保护好文德。”


---

沉迷鬼使鬼的我好像把这文坑了好久....埋点土


不是肉肉是小锅

【厚德/帝锦】【古代ABO】无处可逃(支线)—上
小锅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
用一个车头,祝大家年年有车上,年年能开车🚄🚄🚄🚄🚄🚄🚄!!!!!!

最后,剧情前情提要——

如果裴裴被照照强行标记后(无处可逃上的剧情),裴相宁死不肯裴裴入宫为后,裴裴不得已只能去密印寺出家,会发生什么?

ps:关于标记有其他设定,出家需要去印,一旦去印,结果不可逆。

————————
  密印寺原本很破败,但是自从那位年龄貌似很大的主持救了皇帝一命后,小破寺庙便得了惠,不仅主持本人没有被追究欺君之罪,寺庙也被翻修。
  而且托这位皇帝从来任性的福,寺庙修得还很是宏伟壮观,和当初的小破庙完全没有可...

【厚德/帝锦】【古代ABO】无处可逃(支线)—上
小锅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
用一个车头,祝大家年年有车上,年年能开车🚄🚄🚄🚄🚄🚄🚄!!!!!!

最后,剧情前情提要——

如果裴裴被照照强行标记后(无处可逃上的剧情),裴相宁死不肯裴裴入宫为后,裴裴不得已只能去密印寺出家,会发生什么?

ps:关于标记有其他设定,出家需要去印,一旦去印,结果不可逆。

————————
  密印寺原本很破败,但是自从那位年龄貌似很大的主持救了皇帝一命后,小破寺庙便得了惠,不仅主持本人没有被追究欺君之罪,寺庙也被翻修。
  而且托这位皇帝从来任性的福,寺庙修得还很是宏伟壮观,和当初的小破庙完全没有可比性。
  但是灵佑此时手持剃刀,看着面前跪着的这位即将新鲜出炉的佛家弟子,他心里隐隐觉得,自己这个安身立命的庙,怕不是要完蛋了。
  皇帝宠臣,相国之子,锦衣卫指挥使,缉妖司首领。
  四个身份放在同一个人身上,然后现在这个人现在解了发髻说要让灵佑给他剃度,皈依佛门……
  灵佑颤着手念出一声阿弥陀佛,他是真愿,也是真怕。佛普度众生,可他到底还是个只会些佛法的凡人。
  长发飘飘散散的,松散的发丝在窗户透进来的阳光照耀下恍惚映出明黄的光。光束里,粉尘星星点点地缀着、飘着,在裴文德的眼里,就好像如今的自己。
  人如微尘,身不由己。
  灵佑拿着剃刀靠近,又闪开,再靠近,再闪开,几次三番,他还是忍不住问道:“裴施主,你真的……”决定了?
  最后三个字他没问出声来,裴文德双掌合十顿着没讲话,佛像之下一时无比静谧,又沉沉压得人喘不过气。
  “主持请动手吧。”裴文德闭上眼,告诫自己不要去多想,只要蒙了一时的头,就能免除以后所有的纠葛了。
  多好。
  “皇上驾到——!”
  尖细的声音一听就是刘瑾,裴文德身体一颤,却仍然没有睁眼,反而催促了一句,“主持?”
  灵佑的光头上渗出了汗水,他一个人撑起整个密印寺的时候都没有过如此为难的时刻。
  但兴许是对裴文德的敬佩,亦或许是心里潜藏的出家人那一点无畏,锐利的刀锋抵在被牵扯开的一缕发丝上,寸寸断开、落地。
  落针可闻,断发亦可。
  但,授过印的坤泽要皈依佛门,可不止是剃了三千烦恼丝那般简单。
  铿锵的甲胄摩擦声由远及近,灵佑不停地在心里念叨阿弥陀佛,冷汗还是一串串往下流。手里的头发都握不住了,一个不小心就脱手而出。
  裴文德仍旧闭着眼,“主持,先去印吧。”
  灵佑手结结实实一哆嗦,剃刀呛啷落地,旁边的小沙弥都被吓得震惊望过来。
  “去……去印?”灵佑赶紧把刀捡回来,更下不去手了,“裴施主可要想清楚,这去印……可是没有回头路的。”
  去印不是剪头发,过两年还能长。一旦他这一刀下去了,那就是一条死路走到底啊!
  关键是裴文德想死,他还不太想去见佛祖!密印寺这一大家子还得靠他养活呢!
  “哐——”殿门被直接踹开,两个将士伫立门边,手握刀柄,杀气凛然。灵佑和其他僧人都是一凛,裴文德陡然睁眼,头也不回地斥道:“佛门清静地,岂可放肆?!”
  两个将士居然齐齐一震,踉跄倒退两步,手中长刀险些握持不住。
  “哎哟~我的裴大人,奴婢知道您官威大,可是您这天大的官威,也不能不接旨不是?”
  明黄色的圣旨被刘瑾捧在手中,灵佑同其他大小僧人跪了一地。徒留裴文德背对着刘瑾,也背对着圣旨。
  没人看见,他的睫毛在颤动。
  细微的。
  飘忽的。
  还有点点水光。
  圣旨极其简单,甚至就一句话,却直接将整个密印寺的生死压在裴文德的一个转身上。
  “裴大人,奴婢看着您对陛下也是有心的,何必这么苦着自己,又苦着陛下呢?”刘瑾揣着手,语气委婉再委婉地念,他可不想语气一不小心重了就得罪了这位明摆着的未来皇后,“奴婢来前陛下也说了,他李其中,浸不得这佛光,若是裴大人不出来,那陛下就亲自来找你。”
  浸不得佛光,却又要进来找他……
  灵佑跪在地上,浑身一冷。
  这分明是要毁了他密印寺!
  

不是肉肉是小锅
与佛论禅4.0之佛说痴念 ——...

与佛论禅4.0之
佛说痴念

——
佛曰:皤世奢想罰夢伽娑怯等梵夷栗依怯喝奢漫諳栗怯等梵逝哆夷集明缽三罰闍皤一梵呼侄他缽苦南諳離沙奢吉呐姪諳怖冥藐冥喝老藝呐苦藝智奢逝怯世罰諸伽吉若滅道呐怖梵即謹藝罰一多諸竟真得上醯蒙怯佛是地喝諳姪奢夷罰利輸梵曰諦俱諸俱真呐陀梵切阿冥朋跋姪哆喝楞孕一梵佛缽吉俱藝皤勝哆耶罰參奢菩娑侄阿諳曳冥多梵上爍怯能藝有室寫冥朋哆帝冥帝奢藐俱以尼呐孕都呐怖若即冥究若切醯呼訶冥勝耶罰涅除哆南呐者怯究滅豆苦皤菩舍夢阿地侄實奢耨奢那呐明耨呐三怯沙諳醯諸耨哆智耨哆等奢摩提曰哆怖諳麼大皤多諳故僧俱夜呐究竟姪奢諸奢實呐

……
还记得怎么看吧?

与佛论禅4.0之
佛说痴念

——
佛曰:皤世奢想罰夢伽娑怯等梵夷栗依怯喝奢漫諳栗怯等梵逝哆夷集明缽三罰闍皤一梵呼侄他缽苦南諳離沙奢吉呐姪諳怖冥藐冥喝老藝呐苦藝智奢逝怯世罰諸伽吉若滅道呐怖梵即謹藝罰一多諸竟真得上醯蒙怯佛是地喝諳姪奢夷罰利輸梵曰諦俱諸俱真呐陀梵切阿冥朋跋姪哆喝楞孕一梵佛缽吉俱藝皤勝哆耶罰參奢菩娑侄阿諳曳冥多梵上爍怯能藝有室寫冥朋哆帝冥帝奢藐俱以尼呐孕都呐怖若即冥究若切醯呼訶冥勝耶罰涅除哆南呐者怯究滅豆苦皤菩舍夢阿地侄實奢耨奢那呐明耨呐三怯沙諳醯諸耨哆智耨哆等奢摩提曰哆怖諳麼大皤多諳故僧俱夜呐究竟姪奢諸奢實呐

……
还记得怎么看吧?

不是肉肉是小锅
【齐衡的恋(虐)爱(恋)史】又...

【齐衡的恋(虐)爱(恋)史】
又名【穿越时空的第八个字母】
——
脑洞扩写的大纲文,别问我为啥太子和秦王的姓不一样,脑洞而已嘛不要太认真

——

齐衡和裴文德幼时相识,一喜文一好武,二人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一直觉得自己和对方会在未来出将入相,并肩成为国之柱石,裴相和齐国公也经常说两个孩子颇为相合。待到太子朱厚照入学时,二人入宫伴读,太子偏爱黏着裴文德,齐衡碍于太子尊位,不敢逾越,心头郁结许久。

皇帝病体愈发严重,欲为太子拔除藩王和草原之患,于是挑起老秦王和匈奴之争,朝廷借口抵御外敌趁机派兵入藩王封地。战事历时三年,朝廷成功削藩,匈奴退败,被迫送尚且年幼的大王子伯力入中原为质,同为太子伴读。

太子...

【齐衡的恋(虐)爱(恋)史】
又名【穿越时空的第八个字母】
——
脑洞扩写的大纲文,别问我为啥太子和秦王的姓不一样,脑洞而已嘛不要太认真

——

齐衡和裴文德幼时相识,一喜文一好武,二人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一直觉得自己和对方会在未来出将入相,并肩成为国之柱石,裴相和齐国公也经常说两个孩子颇为相合。待到太子朱厚照入学时,二人入宫伴读,太子偏爱黏着裴文德,齐衡碍于太子尊位,不敢逾越,心头郁结许久。

皇帝病体愈发严重,欲为太子拔除藩王和草原之患,于是挑起老秦王和匈奴之争,朝廷借口抵御外敌趁机派兵入藩王封地。战事历时三年,朝廷成功削藩,匈奴退败,被迫送尚且年幼的大王子伯力入中原为质,同为太子伴读。

太子不喜质子,齐衡心善看不得伯力被宫人欺负,于是整天带着伯力,同吃同住,几乎和太子裴文德一样形影不离。

好景不长,裴相夫人遇害去世,裴文德性情大变饮妖血入缉妖司,从此太子只剩伯力和齐衡两个伴读。齐衡担忧裴文德安危,央求齐国公找裴相打探裴文德的消息,但裴相坚决不肯透露。

齐衡郁郁,伯力小心安慰才让齐衡稍微放宽了心,但他不知伯力已经和潜入中原的匈奴探子接上了头。太子跑去了皇帝处,提出让裴文德入职锦衣卫,皇帝爱子心切准了太子的要求,于是裴文德身兼二职,且锦衣卫一职只对太子负责。

得知裴文德入职锦衣卫,齐衡连夜前往裴府,问他为何要做这等鹰犬之职,裴文德默然不语。齐衡问他可还记得以前定下的约定,裴文德只说往事已矣,追思过去只会使人止步不前,齐衡落泪离开。伯力见他伤心,询问缘由并宽慰他人各有志不可强求,齐衡抱着伯力大哭一场。

又过几年,皇帝彻底病倒,托孤裴相和其他几位老臣,临终前叫裴文德单独觐见,言道秦王恐生不臣之心,让他一定要保护好太子。

皇帝殡天,举国哀痛,太子继位。裴文德带领锦衣卫排查街巷,果然发现身份不明的探子,结果把和伯力接头的匈奴人抓住。裴文德误会秦王与匈奴有勾结,上报裴相,裴相却让他远去江南捉妖,远离朝堂争斗。

伯力失去探子无从得知草原情况,只能老老实实和齐衡呆在国公府学习,齐衡得知裴文德被外放,立刻跑去城门口见裴文德,两个竹马相顾无言,最后齐衡将自己求来的一块玉佩交给裴文德,让他万万珍重,这一幕被伯力看见,捏碎一块城砖。

裴文德离开京城后,新帝脾气愈发捉摸不定,裴相和几个托孤老臣连连与新帝在朝堂上争吵不休。齐国公叹息被齐衡听到,齐衡得知朝堂之事,也皱眉和伯力吐槽新帝荒唐。

先帝殡天,藩王进京表示哀悼,恰逢裴文德被外放,错过了新秦王进京的那一天。裴相命其他锦衣卫盯紧秦王,却被匈奴人钻了空子,和伯力通了消息。伯力得到父王会派使臣来接自己,而齐衡刚刚才说要给他过生辰……

不久,匈奴要求接回大王子伯力,伯力被新帝在朝堂上召见,秦王嬴稷第一次见到这个草原来的质子,伯力对秦王心生警惕,毕竟匈奴当初惨败就是拜老秦王所赐。

伯力被放回草原,齐衡先失竹马再去天降,一时失语,问伯力他们可还有机会再见,伯力只说珍重。临走之前伯力撞上秦王的车架,秦王与他针锋相对了几句,伯力打定主意待他整顿好匈奴,第一个就要拿秦王开刀!

虽然先帝刚刚殡天,但托孤的手段高明,秦王找不到可乘之机便离开了京城,只是留在京城的探子和联络点一个不少,加上新帝行事愈发肆无忌惮,裴相大感头疼。

一个两个都离开自己,齐衡大受打击,发愤图强,整日埋首书籍。期间竟发现自家府中有一个学识极为渊博之人,心思机敏、常有奇思妙想。在笔友的安慰下,齐衡总算稍稍放下郁愤,最终高中榜首,成为新帝继位后的第一个状元,从此官运亨通、平步青云。

一日宫内出事,缉妖司瞬间高度机动,裴文德从外星夜兼程赶回,新帝陷入昏迷,裴文德必须前去追杀食精鬼王以救回新帝。朝堂动荡,秦王蠢蠢欲动,匈奴又屡屡犯边,中原王朝危机四伏。

裴相手段雷霆,稳定朝堂群臣后,派齐衡亲赴边境,领军威慑,同时边境派出夜不收寻找匈奴王帐,击杀匈奴大单于。齐衡临走前告知笔友他将要领兵出征,笔友回给他几个奇怪的符号(hhhhhhh),他没看懂,只当是对方震惊或者不舍。

单于身死,匈奴内乱,大王子伯力几番被追杀,被迫进入秦王封地,险为秦王所囚。逃出封地后,伯力成功反杀几个叔伯兄弟,继位大单于,进犯秦王封地,秦王自顾不暇,朝廷终于得到喘息之机。

领兵在外,齐衡习惯性地给笔友写信然后夹在了随身携带的书里,打算以后回京再给笔友看,没想到笔友居然跟着他来到了边境,还给他回了信。齐衡震惊不已,一边以为是身边出了妖物,一边以为是探子,可又觉得若真是妖物或探子如此做未免过于明显,一时纠结万分,只照常挑些不重要的事写给笔友。

秦王遣人联系齐衡所率领的朝廷援军,要求他们支援,齐衡本不愿前往,却从探子处得知匈奴领兵者正是单于伯力,齐衡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前往秦王封地。

裴文德成功击杀食精鬼王救回新帝,但身受重伤被留在宫中休养,齐衡几次修书询问裴文德现状都不得而知,最后新帝直接把匈奴进犯一事全数丢给齐衡让他尽快解决。

齐衡知道秦王和匈奴同样是朝廷的心腹大患,倍感纠结。齐衡刚到达秦王封地时,正好两方交战。伯力见到齐衡领兵前来,心神一闪被秦王一箭射中坠落马下。齐衡大惊,想要去救伯力,却被伯力的部下提前救走。

秦王邀齐衡共同商讨如何追缴匈奴,可齐衡根本不想追击。如果没有匈奴掣肘,秦王就是朝廷的肘腋之患,新帝和朝臣尚且磨合得磕磕绊绊,此时绝不能让秦王钻空子。

伯力回到王帐养伤,回想起当初和齐衡一起读书的日子,但二人现如今已成仇敌,国仇家恨相隔,恐再无往日可追。齐衡忧心伯力伤势,假作派人搜寻匈奴部落所在,秦王暗中跟踪,两拨人都被匈奴发现,最后一个都没回来。

此时齐衡才明白,自己和伯力终究已经是敌人。

但为了拖住秦王,齐衡一直并不卖力,他率领的军队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秦王心有怨气又命令不动齐衡,只能自己派人追击匈奴。

谁知伯力此时突然派遣使臣入朝觐见,提出和亲。

而和亲人选,正是齐衡。

远在秦王封地的齐衡并不知道朝廷因为他嫌弃了波澜,几乎所有朝臣都认为和亲绝不可行,更何况还要一个男子、堂堂公爵府继承人和亲。新帝觉得这事可行,被裴文德拦住,新帝认为裴文德对齐衡旧情未了,心头更生怒火。虽然已经答应了不会让齐衡和亲,也还是命齐衡为信使,前往匈奴亲自对伯力说明此事。

接旨后齐衡震惊不已,没想到伯力居然会做出如此惊世骇俗之事。皇命不可违,他带上人马前去匈奴,让人没想到的是,秦王将买通了齐衡带领的人,一路留下记号,在齐衡和伯力见面时,秦王一支奇兵突然杀出。

为了保护伯力,齐衡被秦王刺伤,伯力被亲兵保护逃跑,而齐衡则被秦王带走,对外宣称齐衡为匈奴所伤。伯力修养一月后再次进犯秦境,要求秦王交出齐衡,秦王说齐衡已经被送回京城,伯力不信,双方再次交战,伯力中了秦王的计,失手被擒。

齐衡一直处于昏迷之中,迷迷糊糊间,他好像听到有人问他为何这几日一直没有写信?齐衡想说自己受伤了估计还没醒,然后又听到了一声呵斥,额头上冰凉一片,他从梦境里醒了过来,原来是缉妖司的老白。

老白问他为何会陷入迷幻阵法,齐衡也不知所以,下意识的,他没让老白看到他和笔友用来交流的书和信。

(啊……怎么越来越长了……本来只想写两千字的……)

(算了先写这么多)

(未完)

ps:粗略算了算

新帝抢走裴文德,达成√

藩王囚禁伯力,达成√

穿越时空的恋爱,初步达成√

其实可以完结了是不是?

不是肉肉是小锅
【巍澜衍生】 【朱厚照x裴文德...

【巍澜衍生】  【朱厚照x裴文德】

翻以前收的图,开的小脑洞,送给@40mKNIFE 太太和嗷嗷待哺的厚德女孩们~
——

这偌大的阁里,只正当中坐着朱厚照,面前半跪下刚从密印寺赶回来的裴文德。

刘瑾手在袖子里碾了几碾,随后一记眼刀戳向张永,张永刚想瞪回去,心底忽而咯噔一下,眼角瞟向裴文德,顿时觉得这眼刀还是先吃下罢了。

能做皇帝身边最得力的人,刘瑾自有他的功夫,两句话说着自己和张永还有诸多事没做、这宫里上下又有许多贵人等着,便把自己两人摘出了阁,顺便呵走一干脑子还不够清醒的内侍宫女。

门关上的那一刻,裴文德眼睫轻轻一抖。

朱厚照穿得薄,只一件里衣外披着件大氅,昏暗里看着平添...

【巍澜衍生】  【朱厚照x裴文德】

翻以前收的图,开的小脑洞,送给@40mKNIFE 太太和嗷嗷待哺的厚德女孩们~
——

这偌大的阁里,只正当中坐着朱厚照,面前半跪下刚从密印寺赶回来的裴文德。

刘瑾手在袖子里碾了几碾,随后一记眼刀戳向张永,张永刚想瞪回去,心底忽而咯噔一下,眼角瞟向裴文德,顿时觉得这眼刀还是先吃下罢了。

能做皇帝身边最得力的人,刘瑾自有他的功夫,两句话说着自己和张永还有诸多事没做、这宫里上下又有许多贵人等着,便把自己两人摘出了阁,顺便呵走一干脑子还不够清醒的内侍宫女。

门关上的那一刻,裴文德眼睫轻轻一抖。

朱厚照穿得薄,只一件里衣外披着件大氅,昏暗里看着平添几分压抑。

“裴卿,朕给了你机会,给了你三次机会的。”

裴文德的手正给朱厚照包扎伤口,闻言顿了一顿,看着鲜红的颜色透过白色的绷带浸出来。

“第一次,朕准你捉狼妖。”

可转眼就传来宫里伏妖法阵被破,陛下命在旦夕。

“第二次,朕放你去江南。”

偏刚出发半月,宁王就举旗造反,江山岌岌可危。

“第三次,朕命你回密印寺压制妖血。”

密印寺主持才不过提了一句剃度,陛下就在狩猎时呕血昏迷,还摔下了马。

包扎好了,裴文德指腹按在绷带上,心里想皇帝自小被先帝、太后娇宠长大,何曾受过这些疼,随即他的左手被朱厚照捉住。

本下意识要缩回来,又一想,回都回来了,再做这些无用功又是何必?

从表明心迹以来,朱厚照还是第一次能安安稳稳将心上人的手执在掌心,一时间面上的笑掩都不愿掩,双眼紧盯着裴文德。那还长着刀茧的手被他捧着就像捧着一颗易碎的心一般,熨帖又令他心旌摇曳。

“事不过三,朕不会给你第四次机会。”

“裴卿是朕的人,这辈子都必须留在朕身边。”

裴文德没回话,眼睛仍垂着,他在看被团团缠起来的伤口。他不知道皇帝在故意逼他回来吗?

他知道的。

可他终究放不开、舍不下。

“臣遵旨。”

不是肉肉是小锅
当zyl48喝醉了——😏 1...

当zyl48喝醉了——😏

1.巍澜:巍巍喝醉通常情况下是直接“昏迷”,然后在澜澜想玩趁人之危时一秒变身鬼王,十个卧槽也不够用了,估计要再x10,然后特调局又一次成功放了个大假。特调局:大人威武!

2.生非:罗浮生喝醉后在美高美,霜姐让人把罗非叫来带人回家,罗非离老远对着罗浮生的一身酒味满脸嫌弃,让美高美先把人洗刷一遍再说。然后他转身就想出去,结果罗浮生突然来了劲,扛起罗非就往楼上走,罗非手杖都惊掉了,“你放我下来!!”“我就不!”

3.厚德:朱厚照喝醉开始耍流氓,抱着裴文德“文德~裴卿~梓童~”轮着喊,裴文德脸通红把刘瑾等人挥退,然后在朱厚照进一步撒酒疯要生公主时在他脖子上轻轻一捏,朱...

当zyl48喝醉了——😏

1.巍澜:巍巍喝醉通常情况下是直接“昏迷”,然后在澜澜想玩趁人之危时一秒变身鬼王,十个卧槽也不够用了,估计要再x10,然后特调局又一次成功放了个大假。特调局:大人威武!

2.生非:罗浮生喝醉后在美高美,霜姐让人把罗非叫来带人回家,罗非离老远对着罗浮生的一身酒味满脸嫌弃,让美高美先把人洗刷一遍再说。然后他转身就想出去,结果罗浮生突然来了劲,扛起罗非就往楼上走,罗非手杖都惊掉了,“你放我下来!!”“我就不!”

3.厚德:朱厚照喝醉开始耍流氓,抱着裴文德“文德~裴卿~梓童~”轮着喊,裴文德脸通红把刘瑾等人挥退,然后在朱厚照进一步撒酒疯要生公主时在他脖子上轻轻一捏,朱厚照扑通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4.璧海:酒劲下一会儿白璧璧一会儿黑璧璧,受苦受难的就是法海。上一刻还柔情似水下一刻忽然狂风暴雨,还说法海要丢下他,变化太♂快让法海气得想拿他脑袋当木鱼。

5.开沉:何开心喝醉抱着韩沉要亲亲,韩沉把他扔进浴缸用淋浴头一顿浇,何开心懵懵然抬头,“……下雨了?”韩沉:……

6.樊牧:饿狼总裁吞吃人妻白兔

7.双王:嬴稷歪歪倒倒说自己看到匈奴王伯力回草原了,拎着剑就要冲出去,半路被匈奴王伯力拦住,刚想劝他赶紧回宫就被嬴稷扑倒在地上。伯力还没反应过来,宫人先十分之训练有素地迅速退下。伯力:……mmp

8.齐力:齐衡喝醉也很温柔,就是脸红红的,质子伯力看得蠢蠢欲动,哄着齐衡擦了脸然后上床去,结果被齐衡掀起被子裹住抱着不让动,齐衡还念:“近来天寒莫要冻着。”浑身火气快要烧起来的质子伯力:……日!

9.居光:曹光接到居总助理的电话说有人进了居总的房间,气势汹汹地跑去收拾,结果掀开被子发现某人衣服都没脱,怔愣之下被醉醺醺的某人拖上了床。曹光:excuse  me???说好的不轨之人呢???第二天,接到涨薪通知的助理默默推了推眼睛,计划通√

10.公子真香:公子景黏着真水无香要抱抱,真水抱抱。要亲亲,真水亲亲,要摸摸,真水摸摸,要啪啪,真水拍……“啪啪???卧槽你放手!放手!!救……!!!”

11.双杨:胡杨喝多后想直接睡觉,可杨修贤不干啊😒然后就胡杨就干了啊😒

12.回响:喝醉后的蒙少晖异常乖巧,乖巧得谢南翔都想给他穿一身猫咪睡衣了。问他怎么会有猫咪睡衣?那当然是蒙少晖买的,然后谢南翔成功哄蒙少晖穿上了猫咪睡衣,并被穿着猫咪睡衣的蒙少晖日了个爽

13.民国:迟瑞每次喝醉都是什么状态我们都懂,冯公子辛苦辛苦,把人留在帐里好好“照顾照顾”吧。冯庸:“靠你别咬!……松手!嘶……疼!”

14.雪骁:被通知去酒吧领人时陈骁以为自己听错了,喝多了的傅红雪比往常更安静,他抱着他的刀一如既往地坐在副驾驶。陈骁看傅红雪皱眉问他是不是不舒服,傅红雪看了看他,然后又闭上眼,眼前浮现出陈骁载着一个女人的画面,那个女人就坐在副驾驶。傅红雪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而吃了“闭门羹”的陈骁也不知能说什么,安安静静开车。

15.豆东:冯豆子喝醉后就一直拉着尤东东叨叨叨,幸而喝多后口条不够利索,被尤东东轰了个爽,然后愤而暴起,在另一方面找回场子。

北宇:啊……怎么陈骁是最惨的?
龙哥:朱厚照也很惨
北宇:不是龙哥,这不能这么看,不然最惨的难道不是林风?
龙哥:……好像的确是林风
林风:我委屈!
章远:未成年不能酗酒╮(╯▽╰)╭

不是肉肉是小锅
【厚德/ABO】【无处可逃】长...

【厚德/ABO】【无处可逃】
长发披散,裴文德踉跄着倒在床榻边,被逼出来的炽热喘息几乎烫伤他自己的喉咙。

朱厚照踱步向前,一手解开自己的衣带,“裴卿,谁允许你出家的?”

十指紧握着床褥,平日握刀的手抖得不成样子,“……臣……知罪。”

“知罪?”朱厚照用力扳起他的下巴,四指摩挲不停滑动的喉结,“什么罪?”

裴文德双眼水润起来,他不知该说什么,只知不该说什么,纠结到最后便一个字都说不得。

“你不说,那便不用再说了。”手指挑开他的衣服,指尖划过他起伏不定的胸膛,“从今天起,你就留在豹房不得踏出半步,直到——”
————————
最后这句发两次吞两次( ’ - ’ * )——【“朕c到你怀孕为止。...

【厚德/ABO】【无处可逃】
长发披散,裴文德踉跄着倒在床榻边,被逼出来的炽热喘息几乎烫伤他自己的喉咙。

朱厚照踱步向前,一手解开自己的衣带,“裴卿,谁允许你出家的?”

十指紧握着床褥,平日握刀的手抖得不成样子,“……臣……知罪。”

“知罪?”朱厚照用力扳起他的下巴,四指摩挲不停滑动的喉结,“什么罪?”

裴文德双眼水润起来,他不知该说什么,只知不该说什么,纠结到最后便一个字都说不得。

“你不说,那便不用再说了。”手指挑开他的衣服,指尖划过他起伏不定的胸膛,“从今天起,你就留在豹房不得踏出半步,直到——”
————————
最后这句发两次吞两次( ’ - ’ * )——【“朕c到你怀孕为止。”】

不是肉肉是小锅
深夜嘶吼——我真的好想飙车啊!...

深夜嘶吼——我真的好想飙车啊!!!!!

想让霸道罗浮生弄脏洁癖罗非!!!
想让黑化傅红雪囚禁渣受陈骁!!!
想让渣转忠樊伟灌醉人妻牧歌!!!
想让病娇朱厚照强制忠犬裴卿!!!
想让精分连城璧蛊惑禁欲法海!!!
想让腹黑公子景调教纨绔真水!!!
想让魔王化嬴稷攀折玫瑰伯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是我一辆都不能开😭😭😭😭😭😭😭
#小锅,惨!!#

深夜嘶吼——我真的好想飙车啊!!!!!

想让霸道罗浮生弄脏洁癖罗非!!!
想让黑化傅红雪囚禁渣受陈骁!!!
想让渣转忠樊伟灌醉人妻牧歌!!!
想让病娇朱厚照强制忠犬裴卿!!!
想让精分连城璧蛊惑禁欲法海!!!
想让腹黑公子景调教纨绔真水!!!
想让魔王化嬴稷攀折玫瑰伯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是我一辆都不能开😭😭😭😭😭😭😭
#小锅,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