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带土

10.1万浏览    4460参与
Chidori Child

【带卡】花花公子(6)- 胜负

社会带总 X 社会卡总 


🔗:评论区底端任人踩踏的深坑里


前情提要1-名利场 2-宿醉 3-初心 4-赝品 5-浮世绘


本集概要:权游的梗。

卡卡西与华冰之间的关系可以用萝卜和瑟曦兰尼斯特来概括:

瑟曦曾经也是个纯情少女,嫁入豪门之后也曾想规规矩矩的做个温良恭俭让的皇后,但萝卜一直对她爱答不理,心有隔阂。有一天瑟曦向萝卜灵魂拷问“你爱过我么?”

萝卜不是花心大萝卜,萝卜是痴心大萝卜。他这辈子只爱过一个女人,多年以来坚定不移的缅怀着囧雪他妈,于是他居然掏心挖肺的说了句大实话“没有。”

瑟曦再也他妈不相信爱情了

社会带总 X 社会卡总 



🔗:评论区底端任人踩踏的深坑里



前情提要1-名利场 2-宿醉 3-初心 4-赝品 5-浮世绘


本集概要:权游的梗。

卡卡西与华冰之间的关系可以用萝卜和瑟曦兰尼斯特来概括:

瑟曦曾经也是个纯情少女,嫁入豪门之后也曾想规规矩矩的做个温良恭俭让的皇后,但萝卜一直对她爱答不理,心有隔阂。有一天瑟曦向萝卜灵魂拷问“你爱过我么?”

萝卜不是花心大萝卜,萝卜是痴心大萝卜。他这辈子只爱过一个女人,多年以来坚定不移的缅怀着囧雪他妈,于是他居然掏心挖肺的说了句大实话“没有。”

瑟曦再也他妈不相信爱情了!一代女魔王就这样诞生了……


备注:没有灵感,所以质量不高。下一章完结。


稻草人

到头来才知道(3)一位忍者的自述

昨日生日爆更

必须写满

拖稿ing

文笔烂

短小

中长篇

—————————————————


大家好,如你所见,现在我正站在战场,


不同你们所想,我正在静静吃瓜,望着宇智波斑和初代目火影的战斗......


嗯嗯……为毛感觉哪里怪怪的🤨


这时出现一个长得像蛇的人,他用白绝——我打死了十几只的生物,不知做了什么,之后又结了印,


那白绝变成了一漂亮美人(?),他长着一双像猫一样的眼睛,扎着小辫子,穿着宇智波一族的族服......


妈妈!我好像找到真...

昨日生日爆更

必须写满

拖稿ing

文笔烂

短小

中长篇

—————————————————






大家好,如你所见,现在我正站在战场,


不同你们所想,我正在静静吃瓜,望着宇智波斑和初代目火影的战斗......









嗯嗯……为毛感觉哪里怪怪的🤨









这时出现一个长得像蛇的人,他用白绝——我打死了十几只的生物,不知做了什么,之后又结了印,



那白绝变成了一漂亮美人(?),他长着一双像猫一样的眼睛,扎着小辫子,穿着宇智波一族的族服......









妈妈!我好像找到真爱了!!!!!











(泉奈:是谁在窥视我的美貌??!!)













二代目火影从一旁跳了出来,抱着那美人跑了,正在战斗的斑看到mn









兔先少

冷战2?

应前一篇文下面的评论的要求,其实我不太会写,但我还是写了...祝食用愉快。


带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之前他和卡卡西冷战的真相。

他回卡卡西和他共同的家时,生气的要命,差点没把这房子给掀掉。可当他冷静下来以后,他觉得反套路才是最正确的选择,顺便让卡卡西也尝尝被套路的滋味。

于是卡卡西回来的时候便看到了此生最难以想象的画面。

家里简直就是一个狗窝啊!!!

他就算再能隐藏自己的情绪,这时候也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狂暴情绪了。

'卡卡西,你回来了。'

始作俑者还坐在那里吃着红豆糕,也不知道是第几个了,糕屑掉了一地。

卡卡西感觉这么些年来,他在大家面前维持的冷静温和的形象就快被眼前这个男人给毁掉了。

卡卡西觉得自己的眉...

应前一篇文下面的评论的要求,其实我不太会写,但我还是写了...祝食用愉快。


带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之前他和卡卡西冷战的真相。

他回卡卡西和他共同的家时,生气的要命,差点没把这房子给掀掉。可当他冷静下来以后,他觉得反套路才是最正确的选择,顺便让卡卡西也尝尝被套路的滋味。

于是卡卡西回来的时候便看到了此生最难以想象的画面。

家里简直就是一个狗窝啊!!!

他就算再能隐藏自己的情绪,这时候也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狂暴情绪了。

'卡卡西,你回来了。'

始作俑者还坐在那里吃着红豆糕,也不知道是第几个了,糕屑掉了一地。

卡卡西感觉这么些年来,他在大家面前维持的冷静温和的形象就快被眼前这个男人给毁掉了。

卡卡西觉得自己的眉心在跳动,嘴角在抽搐,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想笑的冲动。

他缓缓的深呼吸了两下,带着'友善'的笑容向坐在地上的男人开了口。

'宇智波带土,请问您有事儿吗?'

快要面对疾风的男人却暗自窃喜,因为他隐约嗅到了卡卡西生气的味道。

'我没事儿啊,卡卡西,要过来和我一起吃吗''

带土转过头去,带着满脸糕屑笑得一脸无害,大幅度的转身连带着红豆糕上的碎屑又掉了一地。

卡卡西觉得自己青筋暴起,可他还是笑着,看着那一脸欠揍的笑着的宇智波。

卡卡西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点子一样,他暗自笑了笑,便向带土那方走去。

还正在纳闷为什么卡卡西没生气的带土突然感受到了一片阴影的笼罩,不禁打了个寒颤。

下一秒,带土就闻到了奇怪的烤焦味,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卡卡西居然用雷切烤了他的红豆糕。

带土机械的抬起头来,看见卡卡西依旧还维持着那个动作,离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这是暗示他接下来会像那个被烤焦的红豆糕?

但卡卡西还是笑着,仿佛刚才用雷切烤了一个红豆糕的人不是他一样。

'卡卡西……我们有话好好说……'

带土快速的将剩下的红豆糕及碎屑放进了神威空间,略带着讨好的意味看向卡卡西。

'嘛,我就是想创造一个新品而已没有其他的意思啦。'

卡卡西还是笑着,但这次显得十分真心,仿佛他就是那样想的而已。

'……'

'要尝尝吗?'

'不了不了,我还是喜欢原味。'


今天,带土还是没能成功套路卡卡西。


稻草人

到头来才知道(2)兜视角(穢土泉奈出沒)

昨天生日爆更

必須寫滿

寫不好繼續熬夜寫文

拖稿ing

短小

文筆爛

中長篇

———————————————————-


兜醒了過來,鼬的幻术结束了。


他知道自己错了,


他是药师兜,

木叶孤儿院长大的、野乃宇妈妈(?)的孩子。


鼬最后将他打醒,


原来自己的愿望是保护野乃宇、保护孤儿院啊。


兜赶往战场,


一不小心...

昨天生日爆更

必須寫滿

寫不好繼續熬夜寫文

拖稿ing

短小

文筆爛

中長篇

———————————————————-







兜醒了過來,鼬的幻术结束了。




他知道自己错了,







他是药师兜,

木叶孤儿院长大的、野乃宇妈妈(?)的孩子。









鼬最后将他打醒,



原来自己的愿望是保护野乃宇、保护孤儿院啊。


















兜赶往战场,
























一不小心摔了一跤,









好吧,战场虽然坑坑洼洼,还有很多裂缝,但没人受伤。










一紫色高达(?)正在胖揍一木人(?),妥妥实的是家暴现场(?)


(Ps:我站柱斑,朱迪实力宠妻(?))
























兜一脸懵逼,柱间在这里倒是不惊讶(刚刚路过看到大蛇丸一行人),但斑为什么还在这里??!!












兜有些懵,难道他对禁术有什么误解吗?

















这时,他想起为了收集关于秽土转身的资料而在二代目火影的实验室中发现的一些细胞,





















他飞快地结好了印,白绝立马变了个样子(表问我白绝是哪拿的)













秽土泉奈出现了













(下一篇:大型家暴現場)

眾忍者:我們不配出場(╥╯θ╰╥)










稻草人

到头来才知道(1·续)为你打造的世界

今天生日爆更

短小

文笔烂

拖稿ing

中長篇

至第五篇主要講四戰戰場

——————————————————————————














某不知名空間












帶土站在一片黑暗中,

周围没有任何东西,只有远处发出一点光亮


他无法在这里使用查克拉,只能使用神威,好像刻意的。


一连试了几次神威发现他还在原处(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最后,他只好朝那唯一的亮光走去。...


今天生日爆更

短小

文笔烂

拖稿ing

中長篇

至第五篇主要講四戰戰場

——————————————————————————














某不知名空間












帶土站在一片黑暗中,

周围没有任何东西,只有远处发出一点光亮







他无法在这里使用查克拉,只能使用神威,好像刻意的。





一连试了几次神威发现他还在原处(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最后,他只好朝那唯一的亮光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出现一扇银白色的门,不知道是用什么做成的,上面缠绕着白鑲紫的桔梗花,旁边立着一块小黑板。















当他走近到五米处时,小黑板上出现了一行字:




您好,尊敬的带土先生,这是某人心中为您打造的、完美的世界,希望您在里面过得愉快!








紧接着,黑板上的字消失,带土被吸进门内。














——————————————————————————







(桔梗花:無望的愛、永恆的愛

白鑲紫:指卡卡西愛著帶土)









第一篇完

番茄团扇

后2p我也不知道是么东西

后2p我也不知道是么东西

雾修

乌鸦嘴

乌鸦嘴

  嘛,像你这种人,也许死了都没有人记得给你扫墓(所以要好好活下来)

   然后他给他扫了一辈子墓。


再次看见带土出现在他眼前,第一反应是,死吧狗贼。

乌鸦嘴

  嘛,像你这种人,也许死了都没有人记得给你扫墓(所以要好好活下来)

   然后他给他扫了一辈子墓。


















再次看见带土出现在他眼前,第一反应是,死吧狗贼。


Only laugh只笑

【带卡ABO】在我手中2

太忙了没时间更(T_T)

结尾高甜!!!!!


“申请退休。”





卡卡西把一份文件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坐在对面的人接过去,敷衍了事的看了看。“任务失败还申请退休,卡卡西,你这样出色的间谍我们可不能放过你啊。”那人邪恶的笑笑,把辞职的申请退给卡卡西。“不可以哦~”





卡卡西失魂落魄的离开,他当不下去了,如果自己又发情了……没有带土,他该怎么办啊。





“等等。”身后的人叫住卡卡西,





“任务还得继续,卡卡西先生。”





卡卡西愣住,任务继续意味着自己要继续刺杀带土,然后把国家机密盗取过来,这怎么下得去手,上次已经这样……这次也不会有自己的好...

太忙了没时间更(T_T)

结尾高甜!!!!!




“申请退休。”





卡卡西把一份文件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坐在对面的人接过去,敷衍了事的看了看。“任务失败还申请退休,卡卡西,你这样出色的间谍我们可不能放过你啊。”那人邪恶的笑笑,把辞职的申请退给卡卡西。“不可以哦~”





卡卡西失魂落魄的离开,他当不下去了,如果自己又发情了……没有带土,他该怎么办啊。





“等等。”身后的人叫住卡卡西,





“任务还得继续,卡卡西先生。”





卡卡西愣住,任务继续意味着自己要继续刺杀带土,然后把国家机密盗取过来,这怎么下得去手,上次已经这样……这次也不会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卡卡西,我警告你,任务必须完成,另外,你不会和那带土上校有过节吧,这样我就更不能放你走了。”





“没有,绝对没有。”





“没有就给我继续!还愣着干嘛!”





卡卡西僵硬的走出门,然后颤抖着穿上以往执行任务的衣服,不同于上次已经被带土撕烂的西装。





卡卡西叹了口气,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红点在不停地移动着,那是……上次放在带土身上的追踪器。





是在军营。





太严了,根本进不去,卡卡西就算已经潜入到了里面,也不知道从哪下手。





“不许动!什么人!”一声呵斥让卡卡西不敢转头,可不然,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的脑袋。“跟我走!”两三个人把卡卡西压在地上,任由怎么他反抗都没用,再之后,他就被一拳打晕过去。





“上校,我们抓到的人,行踪可疑,看衣服像是间谍,您怎么处置。”





带土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什么间谍都能潜入军营了?你们干什么吃的!”等等,间谍?带土猛的抬头,正看到昏过去的卡卡西。“嗯……有点儿意思……锁到这儿吧,我亲自处置。”





两个人把卡卡西的手铐在一根柱子上,转头就走。





带土起身把卡卡西放开,叹了口气,“这么不让人省心啊,没事干嘛来这儿啊”





“唔……”卡卡西睁开眼睛,正看见带土看着自己。“干嘛来了?”带土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卡卡西只觉得头隐隐作痛,这样也好,不是直接把自己送到了目标身边嘛。





卡卡西笑笑,身后的手快速拔出藏在衣下不易被发现的手枪,对准带土,毫不迟疑。





“砰!”





卡卡西的眼神坚定着。





“我绝不会再犹豫了!”卡卡西颤抖着拿枪的手,枪落在地上,带土左肩中弹,血流不止,只是用手紧紧捂着,硬是没出一声。





“哈……还是为了杀我吗。”





卡卡西看了看周围,然后快速跑到带土身边,“对不起,刚才有人在监视我。”





卡卡西把带土扶起来,然后带着带土纵身一跃,逃出军营。





卡卡西快速把带土的手铐起来,凌厉的眼睛看了看喘着粗气的带土。





“你说我要是把你扔在这儿,你肯定会死的很惨,带土上校。”





“那还就请你不要管我了,卡卡西先生,就让我死的很惨吧。”





卡卡西一愣,他没见过一个人像带土一样,求饶不成反倒寻死。





既然这样,我就偏不让你死。





转眼间带土已经昏过去,左肩的血浸红了那一身军装,卡卡西束手无措。



“真是干得漂亮啊,带土你都给整死了。”





男子笑着拍着卡卡西的肩膀,“继续努力啊,准你休假几天,去吧去吧。”





卡卡西冷着脸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直接冲向街边的诊所。





“他没事吧。”卡卡西急切的拍着面前的桌子,大夫走过来点点头,“这年头了,要连个枪伤也不会治,也是没脸面开诊所的。”





卡卡西的心一下子放下来,跑去屋内,洁白的床上躺着带土,肩上缠着绷带,卡卡西一震。坐在床前。





“唉,真对不起啊,不过真是没办法的事,我现在没了你算是不能活了……”





卡卡西沉思了一会,不对,自己不是被抓了嘛,怎么一睁眼正在带土面前?





“你……”





卡卡西正愣着,左手就被人猛的抓住。





带土睁开眼睛清澈明亮,带着几分笑意。





“怎么,不说声谢谢?”





“……谢……”





卡卡西没说完,就被带土深情的吻了上去,本来白皙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信息素彼此爆发开来,在清新的空气里碰撞着。





“现在的年轻人啊。”端着药准备进来的大夫眯着一双眼睛,口罩下不知藏着什么笑意。



窗户打开,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皮皮子二号机

长毛暗部土。
尝试加了光源表现
*服饰有参考

长毛暗部土。
尝试加了光源表现
*服饰有参考

瓶口盖子

鸟之空【带土篇】

鸟之空【带土篇】


曾经沧海难为水,曾经桑田为一人。

===============================================================

站在高处,束手无策的眼睁睁看着他为自己的艺术献身。

【艺术就是爆炸!】

莫名的心凉。

比目睹琳的死亡还要心慌。

原来我爱他。

——————————————————————————————————————————

第一次见到迪达拉,是蝎把他带回到基地的时候。这个孩子明媚的样子,就这么毫无芥蒂住进我的心里。时间发酵,生根发芽。

一年一年的格外关注这个孩子的成长,正因为如此也让我知道了蝎...

鸟之空【带土篇】

 

曾经沧海难为水,曾经桑田为一人。

===============================================================

站在高处,束手无策的眼睁睁看着他为自己的艺术献身。

【艺术就是爆炸!】

莫名的心凉。

比目睹琳的死亡还要心慌。

原来我爱他。

——————————————————————————————————————————

第一次见到迪达拉,是蝎把他带回到基地的时候。这个孩子明媚的样子,就这么毫无芥蒂住进我的心里。时间发酵,生根发芽。

一年一年的格外关注这个孩子的成长,正因为如此也让我知道了蝎与这个孩子的情感变化。蝎开始把这个孩子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下,这个孩子开始无所顾忌的在蝎的身边耍无赖撒娇。

一种名为嫉妒的情感悄悄在膨胀。

无名妒火在叫嚣着。

直至蝎的灭亡。

对琳的眷恋,对迪达拉的爱恋,两种情感无时无刻不让我处于冰火两重天。

我想是我应该是爱琳的。

可我也放不开迪达拉。

五年的时间,埋在心底那枚叫迪达拉的种子茁壮成长为大树。

我更爱迪达拉?

不,这不可能。

我只爱琳。

——————————————————————————————————————————

【阿飞你给我闭嘴!嗯!】

黄昏下,我和迪达拉完成任务后慢腾腾的走在田之国的乡间小路上。

迪达拉手中捧着刚买的关东煮,却并没有动手。看不见的孤独感密不透风的包围着他,灌铅了的双腿慢慢的抬起慢慢的放下,像极了那个丑陋的傀儡。那个孩子双眼无神的看着远处弯弯曲曲的乡道,指节不自觉用力握的发白。

我知道他想起了他的蝎旦那。

那股无名妒火又熊熊燃烧起来。

一把抢过他的关东煮,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用着极夸张的语气尖叫着,前辈真是没有口福,全给阿飞吃光了!前辈,以前和你的搭档听说是一个人傀儡,他不能和你交流这种美味吧!

〖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到底在不安些什么。我到底在嫉妒些。〗

迪达拉果然生气了,不仅生气,还要用C18来把我炸了。

活蹦乱跳才是有着明媚笑容的迪达拉。

——————————————————————————————————————————

然而他现在也要离开我了,我依然无能为力。我依然只能站着旁边,眼睁睁的看着死神将他带离我的身边。

内心不安,空虚,疼痛更甚失去琳的时候。

剧烈的痛楚告诉我一个我一直在逃避的事情。

我更爱这个叫迪达拉的孩子。

没有任何一个时候,比现在更奢望无限月读的开启。

梦的世界,有你有我。

 

Fin.


番茄团扇

....p6女佐避雷
( ˘•ω•˘ )

....p6女佐避雷
( ˘•ω•˘ )

风华丹舞

Help Help 求文,求到删

印象中是卡带的,名字忘了,内容是战后带土被关在木叶,卡卡西和几大国周旋,后来卡喜欢带的事被其他人知道了,大家议论纷纷的被带土听到了,然后带土自己做了个控制查克拉的项圈交给卡卡西。。。后面的内容忘了,就记得带项圈那里,太太们谁记得这篇文,麻烦指个明路啊,谢谢呜呜呜呜

印象中是卡带的,名字忘了,内容是战后带土被关在木叶,卡卡西和几大国周旋,后来卡喜欢带的事被其他人知道了,大家议论纷纷的被带土听到了,然后带土自己做了个控制查克拉的项圈交给卡卡西。。。后面的内容忘了,就记得带项圈那里,太太们谁记得这篇文,麻烦指个明路啊,谢谢呜呜呜呜

Aomine貓又酱

如果让王家卫画火影(手痒瞎写)



鸣人


好色仙人说这世上有一种鸟,天生没有脚,一生都在飞,飞累了就在风中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落一次地,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我没想过我会找他找这么久。


我原以为这一切不过是因为我体会到了承诺的重量,但再见到他才发现,我似乎已经忘了最开始的理由。


有段时间小樱在刻意回避我,我想她大概是背负着什么,独自将很多事当成是自己的过错,其实不是的,我想对小樱说,我不是为了一句儿时的约定才坚持到现在的,我只是弄丢了一样东西,我得找回来才行,但不知为何,每每当对上小樱的那双眼睛,我便什么都说不出来。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不知道。


我只记得很多年前,从我在河边看到...



鸣人


好色仙人说这世上有一种鸟,天生没有脚,一生都在飞,飞累了就在风中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落一次地,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我没想过我会找他找这么久。


我原以为这一切不过是因为我体会到了承诺的重量,但再见到他才发现,我似乎已经忘了最开始的理由。


有段时间小樱在刻意回避我,我想她大概是背负着什么,独自将很多事当成是自己的过错,其实不是的,我想对小樱说,我不是为了一句儿时的约定才坚持到现在的,我只是弄丢了一样东西,我得找回来才行,但不知为何,每每当对上小樱的那双眼睛,我便什么都说不出来。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不知道。


我只记得很多年前,从我在河边看到他的第一眼起,他便和我一样,一直都是一个人。我以为我们是同一种人,但卡卡西老师说,我和佐助,是两个方向的人。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他们这些聪明的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我只觉得佐助就像是那只鸟,奋力地鼓动着翅膀,飞向一个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在哪儿的终点,我只好一步一个脚印追随着他的轨迹,呼喊着他的名字。


直到有一天,我看破了一个谎。


我记起了很多事,我记起他曾拥有过一个很好的哥哥,一个很美满的家庭,和一个我时至今日才能拥有着的归途。


我记起卡卡西老师曾说,我和佐助,是两个方向的人。


这一路上我所收获的,竟都是他曾失去过的。


大梦方醒。


原来我才是那只没有脚的鸟,一生都在跟着一个人的步伐追,当停下来的那天,竟是我失去他的那天。


那一天我看到了他。


想必他也看到了我。


他还是那么多年前的他,一个人站在湖边,一个人听着风吹。


而我——


我却不敢再看他。




带土


你没有这样念过一个人,你不会懂。


琳说,这世间上的生老病死皆是悲哀。她说这话时的目光让她看起来有种超脱年纪的悲悯,可惜,我没有懂。


我在这世间行走的二十余年里常常会想起她说过的这句话,连同着那夜穿过她的身体,映亮了半边天的千鸟一起,反复撕扯着我残缺的身体。


一开始,我努力不去恨他,努力提醒自己记起那夜卡卡西的哀嚎,但是——但是啊,那个教会我慈悲的女孩,她那柔弱的心脏却被他握在手里。


但,日复一日,我摸着自己的眼睛,感受着从那里传来的毫无征兆地刺痛,透过一只眼,卡卡西每分每秒的挣扎与苦痛被我悉数铭记。


于是我开始能够与琳感同身受,或许她早已参透了什么,否则那个年龄的她又怎会对我发出那样的警示。


我想这个世界大概是完了。


后来——后来我好像丢失了一部分自己,有人说我疯魔失心,誓要摧毁重组这个世界,其实哪有那么复杂,我不过是想再见她一面,想对她说,如果再来一遍,我还是会去救她,不过这次我会快一点,再快一点,我会赶在一切发生之前,救下你,也救下他。


我想重来一遍。


我们重来一遍。






卡卡西


有人说,当你不可以再拥有的时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忘记。


这些年我试着记住了很多事,觉得自己活得像影院里的一个看客,看着生命里的事起起伏伏,那些人就像一场梦,一睁眼就留不住。


父亲离世前曾留下一句话,他说忍者不在杀伐掠夺,而在留有一线,说完这句话没过几天,他便毅然决然地作出选择,保住了自己的一线。


我去见过那个男人,那个父亲放弃任务救下却又因此背负罪名的男人,在那之前我曾幻想过千百种他的面貌,该是一张怎样罪恶的脸才能承担如此不堪的灵魂,但我万万没想到——他仅仅只是一个凡人。


多少年后我总是能记起那张没有任何特点的脸,他麻木的抬起头,麻木的流下泪,麻木的同我说:"不如你杀了我。"而后梦醒,躺在父亲曾躺过的床上,想着那句留有一线,竟苦得说不出话来。


后来我遇见了一个人,那个人将他一生中最珍视的两样东西都托付给了我,连同自己的性命一起。


可我统统辜负了。


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一颗心脏竟沉重如斯,压得我站也站不起来,偶尔午夜梦回,记起父亲要我留有一线,睁开眼却只剩一句鲜血淋漓的凭什么,凭什么。


——父亲,举目望去,我没有一线可留。


我开始清晰的意识到身体的某一部分正在逐步死去,有时回首,惊觉原来此生早早便终止在了那个无月的夜晚。


没有人知道,是我杀了他。


那个男人麻木的抬起头,麻木的流着泪,麻木的伸出手。


他说这些年,我不敢活也不敢死,请你救我。


我最终还是没能保住那一线。


至此,朝花夕拾,捡到的都是枯萎。


后来我记住了很多人很多事,有时走在熟悉的老路上,黄昏一瞬,隐约听到有人叫我,转身却是一树一花一夕阳,便觉,大梦一场。


某生物58

[火影] 為什麼大家都說卡卡西姓宇智波? 69 (帶卡)

[論壇體] 為什麼大家都說卡卡西姓宇智波?

(CP: 帶土x卡卡西)

娛樂圈AU,會提及其他宇智波,但這文的CP真的是帶卡…嗯…
‧沒有怎樣混論壇,所以這文是相當隨便亂來。設定上的不合理處,請多多包涵了。
‧所有作品未經許可謝絕任何轉載和借用。


前文: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 9 ]  [10]...

[論壇體] 為什麼大家都說卡卡西姓宇智波?

(CP: 帶土x卡卡西)

娛樂圈AU,會提及其他宇智波,但這文的CP真的是帶卡…嗯…
‧沒有怎樣混論壇,所以這文是相當隨便亂來。設定上的不合理處,請多多包涵了。
‧所有作品未經許可謝絕任何轉載和借用。


前文: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 9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設定集

----------------------------------------------------
為什麼大家都說卡卡西姓宇智波?

 (第69頁)


3401L

團藏的新聞去老年版看啊!我始終對老頭沒興趣,而且要不是他說甚麼年輕藝人沒個有演技之類的話,卡殿也不會被狗仔質疑演技不行啊!

>>帶總今晚這車是要載著卡殿駛往人生大贏家的道路嗎!?

點讚這個!

沒紅豆飯用紅豆糕行不行?


3402L

那邊是叫老戲骨討論區。

卡殿的演技是別人說點廢話能否定的嗎?他們只是沒事找話說,不用理會。

下午開始土粉都炸了怎麼都看不到紅豆糕君來吱一聲?


3403L 跟隨帶總有糧吃

210元君在忙吧?他好像是做活動統籌的?


3404L

也許紅豆糕君靜悄悄撕土黑呢?

剛才帶總說了不得了的話,土粉那邊今晚都不用睡了吧?


3405L

倒是你們這麼空閒啊…都不用工作的嗎…


3406L 跟隨帶總有糧吃

我是負責的部分提早完成了才有時間摸魚啦!

絕對有好好工作!

帶總那些話其實也不算甚麼啦…大概…我覺得沒大問題啦?又不是真的在表白…而且卡秘書長確實是演技了得,加上他們的交情,帶總支持一下卡秘書長完全合情合理!毒唯怎樣想是他們的問題!


3407L 帶總的小秘書

是小報記者先說卡先生演技不行拿不到最佳男主角,帶總才出來說他最愛的男主角是卡先生,就是表達他堅定支持卡先生而已。我們後援會群組裡的成員基本上都對帶總的發言抱持正面態度。


3408L 我愛稻草人

我們卡粉俱樂部群組的小伙伴裡,cp粉在歡呼要開香檳,卡唯粉也讚美土哥的眼光wwww

雖然會擔心土哥的發言又會引來更多的黑子,但我們已經做好有黑子噴卡殿就加陪噴回去的準備了!


3409L

啊,難道大俱樂部的成員心理質素就是比較好的?

還是你們其實全部都成了cp粉?


3410L

你看他們兩邊近年的生日活動請愛豆來也是買一送一的,原本不是cp粉也要變成半個cp粉了!


3411L 帶總是初心卡殿是目標

親眼看到愛豆們關係好又怎會再相信那些不和傳聞?

就算小報記者又想拿帶總的話來造緋聞,我也堅定支持帶總和卡殿的!


3412L

狗仔要傳緋聞也是明天的事吧?現在我們只要為帶卡真摰的友情/基情鼓掌就好~


3413L 溫柔的紫色

啊,真熱鬧呢,然而被突然閃瞎了的我很心累…


3414L

哎?紫色大大不是一直期望帶卡能坦白些嗎?為什麼心累??


3415L 溫柔的紫色

啊,帶卡能有進展真好呢呵呵…

但不表示我被沒良心的朋友們硬塞一口狗糧會不心塞…


3416L 宇卡大法好

是紫色大大之前提過的不省心的朋友們嗎wwwww

他們這次是怎樣折騰大大你了?


3417L

紫色大大,有煩惱別屈在心裡,我們願聞其詳~~


3418L

樓上分明想八卦!我不找藉口,在土哥和卡殿吃飯約會還沒消息的期間,想聽聽網友的感情瓜葛wwww


3419L 溫柔的紫色

其實也沒甚麼大事…

今天我和朋友A因工作碰面了,很愉快地談了一個下午呢~然後朋友A收到我們的共同朋友B約吃飯的短訊並答應了,朋友A還問我要不要也來,本來這沒甚麼問題的,因為我們3人也常一起約吃飯的嘛,想想我們最近因為工作比較忙而少聚會了,不如就趁這次機會聚聚咯?也可以順道慶祝朋友們在工作上取得佳績,朋友A也是這樣想才邀請我的嘛…但是,當我看到朋友B的跑車時我除了心塞就是心塞…

我果然是電燈泡…


3420L

呃…那跑車有問題嗎?


3421L

看來是雙座位跑車了。

心痛紫色大大1秒…不,1分鐘!朋友A也太過份了,朋友B開雙座位跑車過來還邀請紫色大大一起來,是要紫色大大自行搭車到餐廳集合嗎?


3422L

朋友B不知道紫色大大也在嗎?朋友A怎樣不和朋友B說了讓他開輛多座位的車來?


3423L

可能朋友B只有一輛車啊!你們以為跑車很便宜,可以隨時放不同款式的車在家輪流開嗎?


3424L 溫柔的紫色

>>朋友B不知道紫色大大也在嗎?

他‧當‧然‧知!所以朋友A才沒想到朋友B今天會開雙座位跑車來接他,因為朋友B平常約我們都是開另一架多座位的車…

今次朋友B完全是打定主意要和朋友A過2人世界!!回想我們以往外出時,不論是朋友B還是朋友A負責開車,我一是坐副駕位,如果我坐後座他們其中一人也會跟著坐後座陪我呢,不會把我晾在一邊…看來現在天要下雨朋友要戀愛,我這位他們昔日的小玩伴也要開始習慣他們愈來愈過份的放閃了~~


3425L

紫色大大你這是抱怨還是開心啊wwww


3426L

本來被朋友們捧在手心好好照顧著的,現在因為朋友們戀愛了就被晾著真慘啊…


3427L 溫柔的紫色

>>紫色大大你這是抱怨還是開心啊wwww

都有!畢竟我一直希望他們這對快點成事,看到朋友B有行動時其實我老懷安慰一把,就是突然無準備下被塞一口狗糧而感到不爽而已。

不過根據我朋友們的習性,他們距離收成正果還差得遠呢~


3428L

只有我注意到朋友B是個壕嗎…紫色大大你朋友家底好豐厚耶?


3429L 溫柔的紫色

是的,朋友A和朋友B都是壕啊!只有我是個小草根~一直努力當助攻現在卻被當成電燈泡我都要有小情緒了啦!


3430L 面具收藏家

@溫柔的紫色

您哪是小草根,您分明是被捧在手心呵護著的大小姐。就算是電燈泡,您也是照亮您朋友A和B情路的明燈。


3431L 溫柔的紫色

@面具收藏家

省省吧,把這油腔滑調的本事化作情話說給你對象如何?

還有你為什麼現在出現了?別告訴我你把人晾在一旁刷論壇!?


3432L 我愛稻草人

等等!之前也有疑問了,紫色大大和面具大大是熟人,面具大大有一個感情非常好的朋友君,而紫色大大則抱怨過2個相向暗戀的朋友……面具大大你就是朋友B,而你朋友就是朋友A嗎?


3433L

面具哥可能是朋友A呢?


3434L

不,面具大大絕對是那個一言不發就開雙座位跑車過來的人!而且面具大大之前說要出外找朋友君順毛嘛!


3435L

>>面具大大絕對是那個一言不發就開雙座位跑車過來的人!

很有霸總風範~這點和帶總有點像呢,今日帶總也開跑車~


3436L

看來喜歡卡殿的男人都得要有跑車!男卡粉都是土豪嗎?


3437L 宇卡大法好

>>看來喜歡卡殿的男人都得要有跑車!

你看宇智波家從來不缺各款辣跑wwwww

>>男卡粉都是土豪嗎?

幫忙 @我不是拒絕哥


3438L

大法姊你這是公開處刑嗎…普通卡粉傷不起啊…


3439L 我不是拒絕哥

比起跑車我更偏好實用性更高的房車,不過我的房車配置的引擎也不差,可以說是房跑吧。


3440L

……還真是土豪啊…(跪)


3441L 我不是拒絕哥

不是土豪,我的車不貴。


3442L 悲哀上班族

我覺得家裡有車就是土豪了…(抖)


3443L

啊,我家運貨的貨車算不算wwwww


3444L

貨車也不便宜啊!只有自行車的我卑微路過…


3445L 我愛稻草人

我連自行車都沒有呢!不會踏…

不!我來不是要說這個啦!面具大大真是朋友B嗎?!我好像見證了自己敬佩(?)多年的卡粉大前輩長大成人成家立室!!


3446L 帶總的小秘書

@我愛稻草人

反正你也習慣一揚手就截的士。

還有就算面具哥真是朋友B,他和朋友A的關係未到成家立室的階段。


3447L 面具收藏家

>>還有你為什麼現在出現了?別告訴我你把人晾在一旁刷論壇!?

你以為現在時間還早嗎,我當然有把你朋友我對象好好送回家了。

>>面具大大你就是朋友B,而你朋友就是朋友A嗎?

是。


3448L 溫柔的紫色

竟然這麼乖把人送回家後完了啊…不過也是意料之中啦~

哼哼,現在敢說是你對象,明天又只敢說是你朋友了~今晚你就儘管囂張吧!都這地步了,快匯報進度,要是明早我男神和他朋友又傳緋聞,就沒人有空理你們這對普通朋友了~


3449L

哈哈哈哈還是紫色大大最威武wwwww


3450L

男神卡卡西和他朋友帶土的緋聞才是主菜,不過主菜還沒上桌前先來點小食也未嘗不可wwww

所以面具大大的順毛成果怎樣?話說你朋友兼對象為什麼炸毛了?


下一頁待續...

--------------------------------------------------------

先整理一下時間流程:
金獎禮翌日早上流言傳出→下午卡卡西發話支持帶土→卡卡西和琳為出席訪談節目(關於近日合作的Uzumaki時裝廣告)→傍晚帶土現身錄影大樓門外接受訪問→卡卡西的工作結束後被帶土當著木娛記者面前拐走

*記者沒有拍到琳,因為機智的琳在大樓內的玻璃窗看到出面的情況,沒有和卡卡西一起步出錄影大樓wwwww

這一天在論壇裡的網友們談了很多呢,下一頁繼續XDDDDD

其實我靜悄悄搞了個點文活動, 雖說結果抽籤決定,但因為沒人參加所以只要有1人肯參與就可以說穩贏了.....我就是空虛寂寞冷的小透明,想看個長評還難過我把這文寫完.....(捂面)



大家的回覆和支持是我寫文的動力啊.....你知道嗎?

娛樂圈愛恨情仇:[論壇體]為什麼大家都說卡卡西姓宇智波?
退休BOSS和老幹部也要談戀愛: 老梗式戀愛故事
酸甜的午間青春劇場: 帶卡飲品系列
砂糖不用錢: 各式帶卡小甜餅

人家正經的帶卡文總匯








卡卡西嫁给我吧
占tag歉。【群宣】带卡QQ群...

占tag歉。【群宣】带卡QQ群

群号 662330116 。喜欢带卡、卡卡西、带土的朋友都可以来加群,在这里你可以畅聊带卡所有的话题。群里除了不能宣同类群外没什么别的规定。


占tag歉。【群宣】带卡QQ群

群号 662330116 。喜欢带卡、卡卡西、带土的朋友都可以来加群,在这里你可以畅聊带卡所有的话题。群里除了不能宣同类群外没什么别的规定。


Chidori Child

【止鼬/带卡】月读障碍症

暗部水 X 暗部鼬,上忍土 X 六火卡


剧情梗概:宇智波鼬不幸患上了一种疑难杂症,导致哲学组生活质量下降。他瞒着止水向神威组病急乱求医。


备注:伤害了太多次止水,我决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我宣布,哲学组也可以拥有天长地久!


*


鼬凝神望着止水,双眸从深沉的墨色顷刻间化为猩红的写轮,勾玉飞转之中情意也越来越浓,一往情深如涓涓细流滋润在恋人心头。止水将他拥在怀中,目光热烈的回应。他们彼此互通心意,不需任何甜言蜜语也心心相惜。


术式在发动的瞬间戛然而止,升腾的气焰分崩瓦解,凝聚的查克拉犹如一团迷雾一样幽幽散去。


“没事吧?”止水柔声问。


“没事。有些激动...

暗部水 X 暗部鼬,上忍土 X 六火卡


剧情梗概:宇智波鼬不幸患上了一种疑难杂症,导致哲学组生活质量下降。他瞒着止水向神威组病急乱求医。


备注:伤害了太多次止水,我决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我宣布,哲学组也可以拥有天长地久!



*


鼬凝神望着止水,双眸从深沉的墨色顷刻间化为猩红的写轮,勾玉飞转之中情意也越来越浓,一往情深如涓涓细流滋润在恋人心头。止水将他拥在怀中,目光热烈的回应。他们彼此互通心意,不需任何甜言蜜语也心心相惜。


术式在发动的瞬间戛然而止,升腾的气焰分崩瓦解,凝聚的查克拉犹如一团迷雾一样幽幽散去。


“没事吧?”止水柔声问。


“没事。有些激动了。”鼬笑了一下,调整了一下查克拉,重新开启瞳术。


一个气势磅礴的幻术呼之欲出,却死在半路,如同一朵未曾开放就泯灭的烟花,也好像一个堵在鼻子里打不出去的喷嚏。


天才忍者宇智波鼬,幻术优秀无人能敌。招牌瞳术“月读”,居然在关键时刻熄火了!


这不科学!


“是不是累了?”止水轻轻抚过鼬的脸,把几缕细长的黑发别到鼬耳边,又把他抱的更紧些,轻柔的吻在他施术的眼睛上,“别勉强,好好休息。”


鼬呼吸着恋人的气息,一晚上没睡着,险些把人生都想清楚了,还是想不清月读的奥义……



*



在之后的几天里,鼬反复尝试发动月读,但是一次都没有成功。无论用他贤十的智商还是幻十的能力都无法解释,这让他非常苦恼。体贴温柔的鼬不想让止水增添不必要的担心,于是他决定私底下找一位他信任的血继限界专家来研究探讨这个问题。


当天下午出完任务,鼬出现在在六代目办公室。


“辛苦你了。不愧是暗部的精英,速度意想不到的快。”


“前辈,我想跟你请教一件事情。”鼬无心接受赞美,他把手中的写着情报卷轴交给卡卡西,卸下面具,清秀的脸上满是忧心忡忡的神色。


“什么事?你说。”


“是关于写轮眼的事情。你对于写轮眼的操纵,不输于宇智波一族,这件事你也许会懂。”


“莫非是关于瞳术?”


“没错。前辈记得「月读」么?”


“我倒是宁愿不记得……”卡卡西想起一段心塞的回忆,全身突然感到一阵莫须有的疼痛。


“现在发动不了了。”


“什么时候的事?这次的任务遇到了麻烦吗?”


“不是。前些日子开始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卡卡西用自己的写轮眼仔细打量着鼬的查克拉,蓝色的微光平缓的流淌过血脉,灌注全身。这与其他的忍者没什么不同。


“看上去并不是查克拉的问题。”卡卡西关切的问,“也许与你的眼睛本身有关。除了月读,其他的瞳术有受到影响吗?”


“并没有。”


“天照,别天神,伊邪那美,都可以?”


“都可以。”


“就目前的状况而言的话,你患上的这种病,应该叫做月读障碍症。”卡卡西在写轮眼引起的各种疑难杂症中久病成医,他为鼬做出一个精确的诊断,“但是这应该不会影响你的战斗力。”卡卡西好奇鼬其他瞳术的受害者到底是谁。


“月读障碍症?”鼬重复了一遍,“可是前辈,突然失去一样能力,你不会很沮丧吗?”


“那是一定。别着急,我们一起好好分析分析,会有办法解决的。”卡卡西宽慰道。


*


正在这时,办公室一声巨响,一个黑色的身影如一团乌云突如其来的闪现在天上,下一秒,宇智波带土一个神威狂拽炫酷空降在卡卡西腿上。


“想我了没?想我了没?想我了没?”带土一边揉卡卡西头发一边耍流氓一样噘着嘴准备亲到对方脸上去……


“沉沉沉,要死要死要死……”卡卡西一边挣扎一边把带土推下去,可是带土就跟全身涂了502胶一样黏在卡卡西身上。


“小叔叔,这里是火影办公室,麻烦你注意一下形象。”鼬淡淡的说。


“天啊!我的大侄子!你怎么在这里!光天化日,蛊惑火影!成何体统!”带土一惊一乍一阵大呼小叫,“卡卡西,快把他赶出去!”


“你侄子遇到一些技术性问题,找我来研究一下而已。”卡卡西解释说。


“哦?你不是啥都知道么?还会有问题?什么问题?说来让我也听听。”带土饶有兴趣的质问鼬,一只胳膊绕在卡卡西脖子后面,树懒一样挂了上去,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写轮眼的事情。你下去我就讲给你……”卡卡西推了推带土,可是没推动。


“前辈,这事还是不要对他讲吧……”鼬似乎有点不愿意把这件事情说给带土。


“支支吾吾的干什么?写轮眼我也有,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的?!”带土从卡卡西身上跳下去,翻身一跃上了桌,坐在上面翘个二郎腿气势汹汹的教育鼬。


“都是自己家人,有问题一同分担,你小叔也不是完全没用处……”卡卡西敲了敲有些酸痛的腿。


“唉……行吧。也没什么,就是我的月读,突然不好使了。”鼬扶额叹了口气。


“月读?就红月亮那个?那个我熟……”带土转了转他的大眼珠子,笑嘻嘻的看着鼬。


“行行行,你最懂。你来说说是为什么。”如果能说出个所以然,鼬也无所谓带土这番态度。


“哎,我也没那么精通。小叔我要是真这么懂月读,还用花这么久时间追你婶婶?!至于被他这么嫌弃,抱都不给抱一个?!月亮要是那么红,全世界早都是我的了,轮不着你小子呵斥我!”


“你会神威也没啥卵用……”鼬没好气的反驳说。


“嘿,嫌弃我没用回去找止水去呀!他不是忍界百科全书么!你俩一商量,天大的问题都解决了!你背着他来找我们,是不是有情况!”


“你……你别乱讲!我不想麻烦他而已!”一向淡定的鼬居然有些慌乱了。


“不想麻烦他?我看你巴不得天天给他添麻烦。小叔冒昧的问一句,这个月读,你平时都用它做什么?”带土意味深长的顿了顿,咧嘴露出一个究极反派大boss的邪笑,一秒钟把人带回四战现场,“你招式花样那么多,你的月读,想必不是用来杀敌制胜的吧?”


众所周知,“月读”是一项以写轮眼发动的强大幻术。月读发动时,只要看到施术者的眼睛,眼前就会出现未知的异界。在这个世界里,一切因素包括时间、地点、质量、地理位置等等都受到施术者的支配。


如此巧妙的一个幻术,它的功能,当然不仅限于对敌人进行精神打击而已。聪敏好学如宇智波鼬,灵活掌握月读的原理,怎能不用它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呢?


比如说,把喜欢的人带到一个充满刺激的美丽新世界,再让对方对自己进行精神层面的关怀……


“你管我用来做什么!”鼬突然间蹿红了脸,脑海里不合时宜的闪过几个“月读”里的小场景。


“是不是玩的太过火,叫你给玩坏了?”带土嬉皮笑脸的坐在桌子,上两条大长腿兴奋的晃荡,整个人乐的东倒西歪。


“宇智波带土!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鼬心里暗骂带土是个臭流氓,成天没个正经。


“哎呦我的大侄子,我这是帮你发现问题本质!对症下药,才能找回你丧失的能力啊!”带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尽情享受着一场好戏。


卡卡西被带土一针见血的辛辣点评惊得倒吸一口凉气,感慨现在年轻人就是会玩。


“唉……我这是做了什么孽……我不指望你帮我,你别给我增添心理阴影我已经谢天谢地了。”鼬无奈的把脸埋进手心里,准备找机会单独问卡卡西。


“如果真像你小叔说的这样……月读障碍可能与写轮眼无关。”卡卡西在激烈的争执中保持着难得的清醒,“真正的诱因,也许存在于潜意识里。”


与此同时,伟大的心理学家佛洛依德在天堂清脆的打了个响指。


“没错没错,”带土连连应和,“表面上那些光鲜亮丽的东西,事实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就比如说大侄子你,表面上人五人六的暗部精英,其实还不是跟我一样,满脑子都是不正经东西……啧啧啧……”


“带土!说什么呢!”卡卡西给带土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闭嘴,接着对鼬说,“如果你的身体无法施展月读,说不定是因为,你的内心在抗拒。”


“哟,玩的这么high,抗拒什么呀?是不是因为hold不住止水?”带土流里流气的接着问。


“是不是你与止水在月读的世界里,发生过不太愉快的事情,让你有所反感?”卡卡西一巴掌打在带土身上,然后换了一种方式,改了一些措辞,变了一个语气,把带土的问题复述了一次。


“没有……他不是那样的人……他对我做的事情,我也从来没有反感过……”鼬红着脸小声说。


“那你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呢?”带土在边上一阵唏嘘。


“那么有没有可能,你并没有那么喜欢?”卡卡西歪着脑袋想了想,“虽然身体和心里都是接受的,可是潜意识没有完全认同,这样的想法自己恐怕都很难感觉得到,只有通过特定的生理反应才能有所感知。”


“嗯……这么说来,确实有有些道理。我察觉不到哪里不对劲,但确实心存疑惑。”鼬若有所思的说。


“你有何疑惑,不妨说说。我有个不成熟的猜测,既然失灵的是月读,那么会不会与这个术本身有关系?”卡卡西耐心的一步一步分析。


这个问题越来越像一个哲学问题,而哲学问题,就是宇智波鼬最擅长的问题。他用缜密的逻辑,整理出一套清晰的思路:


“或许真的如此。月读的世界固然是好的,也是我与止水都喜欢的 — 我可以创造在现实中没有的场景,做现实中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仍然获得现实中真切的感受。可是……那终归是一场幻术,再美再好,都不是真的。作为施术者,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也不知道那样的快乐是不是真的快乐。我知道幻术内外我都对他一如既往,但是也许我根本不愿使用幻术,也只想真真切切与原原本本的他在一起而已……”


“既然你已经了解自己的心思,也一定能想得出解决的办法。我只会耍耍嘴皮,帮不了你正经的。”卡卡西的笑容弯成月牙,“你早些回去吧,止水还在家等你呢。”


“多谢前辈指点!”鼬的脸上恢复了往日俊朗的笑容,他戴上面具转身告退了。


“哎!臭小子!不谢谢我?”带土喊住鼬,强行邀功。


“谢谢小叔参照自己的精分病史给我做心理分析!”鼬爽朗的道谢,像个无忧无虑的少年。


*


那天晚上,鼬回家后与止水促膝长谈,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聊着聊着自然就解开了心结。但是克服“月读障碍”的鼬没有使用月读,反而将自己的眼睛蒙了起来。不过即使看不到,他依然能感受得到,窗外的月亮很美很圆,恋人的温柔如月华笼罩着他,这样的夜晚比幻境还要美好。


而神威空间里并没有什么月亮,只有些战斗里残留的垃圾。废墟中两个衣冠不整的人躺在地上喘气。卡卡西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又被带土拽回身边,索性将计就计的躺在带土胸口不起来了。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会月读……要怎么用……”带土咬着卡卡西耳垂小声问他。


“我不用!现在的世界对我来说已经是能想到最好的世界了。”有宇智波带土的世界就是最好的世界了,他哪里需要什么月读,“你呢?我看你倒是挺感兴趣的……”


卡卡西以为带土会说些什么不靠谱的腥话。


“月读是他们的世界,就像神威是我们的世界。他们的地盘我怕是待不惯的……因为呢……”带土猛的翻身把卡卡西压在身下,故弄玄虚的拖长了调子。


“因为什么?”


“水土不服。”




说的没毛病。


景LLL

好久不画。

快要忘记怎么搞了。

orz.

好久不画。

快要忘记怎么搞了。

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