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带娃综艺节目

5903浏览    182参与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15

PS:来来来,缓一下再说。


王一博来敲门的时候,肖战才刚起来。开了门,王一博的眼睛有些红红肿肿的。肖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正要关门,王一博就伸手撑住了门:“你别关门,战哥,我给你买了早饭,你看你要吃什么。”

肖战看了看王一博:“一博,你想好了?”

王一博也看了看他:“想好了,想了一晚上,都想好了。”

肖战就开门把他领了进去:“昨天太晚了就没收拾,你别嫌弃,先到沙发上坐一下。”

王一博就笑着坐到了沙发上:“没有,不乱,战哥的房间一点都不乱。”

肖战就拿着湿毛巾擦了擦脸:“一博,你买了什么早饭啊?”

王一博就把早饭一样一样拿了出来:“有包子、油条、豆浆、炒面,还有白粥、水煮蛋跟发糕...

PS:来来来,缓一下再说。


王一博来敲门的时候,肖战才刚起来。开了门,王一博的眼睛有些红红肿肿的。肖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正要关门,王一博就伸手撑住了门:“你别关门,战哥,我给你买了早饭,你看你要吃什么。”

肖战看了看王一博:“一博,你想好了?”

王一博也看了看他:“想好了,想了一晚上,都想好了。”

肖战就开门把他领了进去:“昨天太晚了就没收拾,你别嫌弃,先到沙发上坐一下。”

王一博就笑着坐到了沙发上:“没有,不乱,战哥的房间一点都不乱。”

肖战就拿着湿毛巾擦了擦脸:“一博,你买了什么早饭啊?”

王一博就把早饭一样一样拿了出来:“有包子、油条、豆浆、炒面,还有白粥、水煮蛋跟发糕。”

肖战就探了个脑袋过来看了看:“怎么买这么多啊?我也吃不了。”

王一博就把豆浆跟油条递给了肖战:“没事,你吃不了我拿给大哥跟大成他们吃。”

肖战就笑了:“我还以为你拿给他们过了。”

王一博就咬了口包子:“没有,我当然要先拿来给我敬爱的战哥了。”

肖战也咬了口包子:“王一博,你是人吗?你还是人吗?”

王一博就抬头看了看他:“战哥……”

肖战就停下来看着他:“怎么了?”

王一博:“战哥太帅了,素颜都这么帅。”

肖战就笑弯了眼睛:“开始了吗?开始了是吗?”

王一博:“没有没有,我说的都是实话。战哥人长得帅,脾气好,演技又好,太完美了,我根本就比不上。”

肖战就又笑了:“我没有要跟你比。”又抬头看了看王一博,指了指自己的嘴角:“一博,包子,你这里有包子屑。”

王一博就伸手去擦,可是擦了半天也没擦着。肖战抬手想要帮他,可是抬到一半的时候又收了回来,比了比自己的嘴角:“右边,嘴角上去一点。”王一博就又伸手擦了擦,这才把面包屑给擦了下来。

回到剧组的时候,纪李跟曹煜辰他们已经到了。纪李看着王一博跟肖战并着肩走进来有说有笑的样子,就把汪卓成拉到了一边:“他们两个和好了?”

汪卓成就给他翻了个白眼:“你看到他们吵过架了吗?”

纪李就拍了拍扇子:“没看到过,估计吵不起来。”

汪卓成就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吵不起来?吵了,大吵了一架。”

纪李半信半疑:“真的假的?他们吵起来了?”

汪卓成就挑了挑眉:“你猜?”

纪李:……

化妆的时候,王一博不知道从哪里借了个摄像机过来,怼着肖战的脸就要拍他。肖战拗不过他,就把镜头往外推了推:“你别这么近拍,这么近拍起来不好看。”

王一博就把镜头往外拉了拉,张嘴就来:“没有,战哥怎么拍都好看。”

肖战就站了起来:“好了,别拍了,要拍戏了。”

王一博就真的不拍了:“战哥,一会儿我要跳到那个大石头上,然后用那个绳子拉住那个屠戮玄武的脖子,然后再把它……”

肖战就打断了他:“好了,我知道了,含光君最厉害了,你最厉害了,好不好?”

王一博正要回话,导演就把他跟肖战叫了过去:“阿战,一博,这里有首曲子,但是我们要做个模糊的处理,就是做口型,不用发出声音来。”

肖战就看着剧本:“这首曲子就叫‘忘羡’吗?”

王一博就起哄:“就叫‘忘羡’,那么大胆的吗?”

肖战就自顾自地念了两遍:“忘羡,忘羡。”

王一博就看了看他:“战哥你看,我今天的台词是不是特别多啊?”

肖战就翻开剧本给他看:“你跟我比吗?你好意思跟我比吗?你看看,你看看我的台词,你那叫多吗?”

王一博的彩虹屁说来就来:“战哥的演技比我好,所以台词比我多。”

肖战就理了理头发:“没有,没有一博老师厉害。一博老师的眼神戏太厉害了,太到位了。”

王一博得了便宜就卖乖:“谢谢,谢谢战哥。”

洞里的气温低,肖战泡在水里的时候整个人有些发抖。水边拉了绿幕,水潭上浮了一层绿绿的薄膜,肖战一头扎进去的时候,被呛得厉害。王一博担心他,就问他:“战哥,你还好吗?”

肖战就说“没事”,结果被王一博扶上来的时候,腿一软,差点没摔到地上。王一博就挽着他的腰,把他扶到一边坐着。上岸了风一吹,肖战就冷得有些发抖。王一博也没多想,拿了助理递过来的毛巾就给肖战围上了。肖战抽了抽鼻子:“我现在……我现在肯定特别难看,特别不像魏无羡。”

王一博就递了张纸巾给他:“没有,不会,战哥什么时候都好看,没有化妆也好看。”

肖战也不理他,接过纸巾擦了擦脸:“我跟你说,那个水里都是虫子,太恶心了。”

王一博就听着,听着听着,抬头就看到肖战的头发上沾了一角纸巾。王一博伸手去拿,肖战就往后躲开了。王一博就笑了笑,收回了手。肖战觉得有些尴尬,正好看到汪卓成跟曹煜辰从水里走出来,就站起来走过去拍了拍汪卓成的肩膀:“江澄,怎么样?‘王八汤’好不好喝啊?”

汪卓成就甩开了他的手:“潭水冻不死你。”

肖战就笑了:“毛巾给你,要不要?”

汪卓成就给他翻了个白眼:“你家含光君给的,我不要。”

肖战就喊王一博:“蓝湛,蓝湛,江澄要跟你比试,你敢不敢?”

王一博就凑了过来:“比什么?比打手游戏吗?”

汪卓成才不屑玩这个游戏:“不比,你爱跟谁玩跟谁玩。”

王一博就问肖战:“战哥,你玩不玩?”

肖战就拍了一下他的手:“好了,不玩了,一会儿就要拍戏了。”

王一博有些失落:“战哥……”

肖战就看了看他:“怎么了,蓝湛?”

王一博就咽了咽口水:“没事,拍戏了。”

肖战又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闾丘大荒

关于【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

今天更了之后有很多人心疼dd,也有很多人理解gg。


其实以我写文的理解来说,gg其实也不是不开窍,他就是非常通透的一个人,追逐演艺圈也是非常坚定的一个人,对于认定的事情,虽然可能不会显露出来,但是内心一定是非常坚定的。所以,要让他认定一个人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他对dd的感情一直都是暗线,刚开始确实只是比较欣赏dd。但是在拍摄的过程中确实因为入戏对dd产生不一样的感情,包括他的一些下意识的举动,都能看出来。但是对于gg来说,他其实是很难分清楚自己到底是对dd,还是对那个角色。

就算是分清楚了,在大背景下,他的经历和经验让他选择dd其实真的是非常困难的。


dd可能对情感因为年龄的关系会...

今天更了之后有很多人心疼dd,也有很多人理解gg。


其实以我写文的理解来说,gg其实也不是不开窍,他就是非常通透的一个人,追逐演艺圈也是非常坚定的一个人,对于认定的事情,虽然可能不会显露出来,但是内心一定是非常坚定的。所以,要让他认定一个人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他对dd的感情一直都是暗线,刚开始确实只是比较欣赏dd。但是在拍摄的过程中确实因为入戏对dd产生不一样的感情,包括他的一些下意识的举动,都能看出来。但是对于gg来说,他其实是很难分清楚自己到底是对dd,还是对那个角色。

就算是分清楚了,在大背景下,他的经历和经验让他选择dd其实真的是非常困难的。


dd可能对情感因为年龄的关系会显得比较幼稚,比较单纯跟直白。对于他来说,他想跟gg在一起,就不会考虑到别的事情。这里又是设定ggdd还不是很火的时候,所以dd考虑的东西会更少,感情显得特别炙热。其实gg对dd最大的害怕也是他的炙热,会觉得他不成熟,会觉得他会伤害他自己,会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毁了他。特别是dd所表现出来的那些行为,其实是更加刺激gg的,所以以gg性子,这样只会适得其反。让gg要接受他,其实最重要的是让gg放心,跟他在一起能够安心。dd这样闹的话,其实真的什么都得到不了。


当然了,这只是我写文的一些想法。然后我发现评论会把他们挖掘得更深,这大概就是思想的碰撞,感觉真的太好了。


上一篇评论就不一一回复了,来这里讨论,不要上升真人。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14

PS:小赞之所以这么狠心,是因为他一旦认定了就不会放手了。


王一博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了,机场里的人不多,但是肖战他们还是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王一博前几天的热搜才降下来,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弄出些事情来,不要说王一博的公司了,肖战的公司压力恐怕也不小。

王一博看起来有些疲惫,刘海宽叫了他一声,他也没有听到。等到刘海宽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王一博才反应过来,叫了他一声“大哥”。汪卓成跟他打了招呼,王一博就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肖战,就看到他的脸上挂着标志性的笑容。肖战明明是笑的,站在他面前,但是王一博却感觉他离自己很远。

王一博摘下口罩,嘴唇有些发白:“战哥,你来了。”

肖战就点...

PS:小赞之所以这么狠心,是因为他一旦认定了就不会放手了。


王一博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了,机场里的人不多,但是肖战他们还是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王一博前几天的热搜才降下来,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弄出些事情来,不要说王一博的公司了,肖战的公司压力恐怕也不小。

王一博看起来有些疲惫,刘海宽叫了他一声,他也没有听到。等到刘海宽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王一博才反应过来,叫了他一声“大哥”。汪卓成跟他打了招呼,王一博就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肖战,就看到他的脸上挂着标志性的笑容。肖战明明是笑的,站在他面前,但是王一博却感觉他离自己很远。

王一博摘下口罩,嘴唇有些发白:“战哥,你来了。”

肖战就点了点头,笑着看着他不说话。

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

刘海宽就拿了他的行李:“我在这里订了钟点房,今天就不回酒店了。明天下午才拍玄武洞的戏,我们早上回去也来得及。”

王一博就点了点头。又听肖战跟汪卓成说:“大成,我跟你一间房。”

汪卓成看了看王一博,又看了看肖战,点了点头。

刘海宽开车来的机场,回去的时候路过夜宵摊,刘海宽就问肖战他们要不要吃烧烤。肖战知道王一博的嗓子不好,就说太晚了不吃,早点休息。王一博就跟他唱反调,拉了汪卓成下车买了一大袋的烧烤。

肖战皱了皱眉,心里很不舒服:“大哥,要不我先回去?我的消炎药落在酒店了,晚上没吃,我怕又发烧了。”

刘海宽知道他会这么说,早就做好了准备:“没事,我车里有药箱,里面有消炎药,你到时候吃两片就好了。”

汪卓成也觉得肖战不对劲,就在一旁附和:“这么晚了,你又没车,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明天再走也来得及。”

肖战没有办法,点了点头就不说话了。

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刘海宽拿了肖战他们的身份证去登记,汪卓成就跟肖战去停车了。停完车回来,刘海宽没看到肖战,就问他:“大成,阿战怎么没跟你一起?”

汪卓成就看了王一博一眼:“他说他不舒服,先回房间睡觉了。”

刘海宽知道肖战是在躲着王一博,就把房卡递给了他:“阿战可能真的不舒服,房卡都没拿就上楼了。一博,你给他送一下,不然进不了房间。”

王一博低头看了看他手里的房卡:“我不去。”

刘海宽就有些尴尬地看了汪卓成一眼。汪卓成知道他的意思,拿了房卡就要去坐电梯。可是走到一半的时候又折了回来:“那个,夜宵,要不要叫他?”

刘海宽就看了看王一博:“我们要喝酒,就不叫他了。”汪卓成点了点头,知道刘海宽是在给王一博跟肖战找台阶下,也不多问,就给肖战送房卡去了。

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刘海宽,汪卓成就跟他一起把买来的啤酒提了上去。进了房间,王一博已经把烧烤都分好了,自己拿了瓶听装的啤酒坐在地上喝。

刘海宽就朝汪卓成使了个眼色:“大成,你早点吃完早点回去,不然会打扰阿战睡觉了。”

汪卓成就故意提高声音:“没事,我跟他说过了。我们要喝酒,让他不用等我了。”

刘海宽就憋着笑把啤酒递给了汪卓成:“一博是我们蓝家喝酒最厉害的,江宗主,你敢不敢跟他比?”

汪卓成就跟他一唱一和:“我江澄怕过谁?还会怕他蓝忘机?”

王一博突然“啪”的一下就把手里的易拉罐给捏扁了:“我不是蓝忘机。”

刘海宽就跟汪卓成对视了一眼,当了个和事佬:“没事没事,主要还是吃烧烤跟喝酒,不是蓝忘机就不是蓝忘机。”

王一博就不说话了,只是低着头喝闷酒。

说是吃烧烤跟喝酒,可是除了刘海宽跟汪卓成,王一博一串烧烤都没吃。王一博喝酒喝得凶,刘海宽跟汪卓成本来没想拦的,就算拦了也拦不住。可是喝到最后,王一博吐得地上都是,刘海宽过去扶他,人已经站不住了。

王一博喝得满脸通红,又哭又喊:“肖战,你为什么不喜欢?为什么,为什么不喜欢我……”

刘海宽怕他出事,就架着他的身子抱着他:“大成,你快去找阿战,他这样发疯不行。”

汪卓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王一博一把拉住了:“对,你去找他来,我要问他,问他为什么不喜欢我,为什么……”

王一博喝醉的时候手劲特别大,汪卓成掰了几下都没掰开。刘海宽就拽着他的领子把他拉了过来:“我拉着他,你先去找阿战,不然要真出事了。”汪卓成会意,点了点头就跑了出去。

肖战被拉过来的时候,刘海宽正把大喊大叫的王一博压在床上,两个人扭打在一起,险些撞到床头的台灯。

肖战气得双眼通红,大喊着叫了声“王一博”。

王一博脑袋里的那根线彻底断了。刘海宽松开他的时候,整个衬衫的袖子都是湿的。王一博哭了,说不出是委屈还是难受。

肖战也哭了。可是说话的时候却是那么得决绝:“王一博,我今天只跟你说一句话。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了。”

王一博愣了一下,连哭都不敢哭了。

肖战就用手擦了擦眼泪:“大成,我今天晚上想一个人睡。”

汪卓成就拉住了他:“你要不留下来?他需要你,我担心……”

肖战就打断了他:“可我不需要他。”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爸爸去哪儿(带娃综艺接档)第三站:云南丽江1

PS:这个星期有点忙,先搞点带娃填填肚子。甫甫小朋友来了!!!


第三站   云南丽江   重温茶马古道

旁白:欢迎收看由【他和他相爱】联合播出的【爸爸去哪儿】第N季。

爸爸和孩子们旅行的第三站是云南的丽江市。丽江,云南古城,位于云贵高原青藏高原的连接部。地势西北高、东南低,最高点为玉龙雪山主峰。丽江北连迪庆藏族自治州,南接大理白族自治州,西邻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东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攀枝花市接壤,交通非常发达。


云南丽江   丽江古城   上午7...

PS:这个星期有点忙,先搞点带娃填填肚子。甫甫小朋友来了!!!


第三站   云南丽江   重温茶马古道

旁白:欢迎收看由【他和他相爱】联合播出的【爸爸去哪儿】第N季。

爸爸和孩子们旅行的第三站是云南的丽江市。丽江,云南古城,位于云贵高原青藏高原的连接部。地势西北高、东南低,最高点为玉龙雪山主峰。丽江北连迪庆藏族自治州,南接大理白族自治州,西邻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东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攀枝花市接壤,交通非常发达。

 

云南丽江   丽江古城   上午7:00

宝贝们:村长,(开心)早上好。

村长(店小二打扮):宝贝们,早上好。(笑)有没有宝贝发现,我们今天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啊?

蓝思追:我知道,我爸爸跟其他小朋友的爸爸都没有来集合。

江行:村长,我一起床,我爸爸就不见了,是摄像叔叔带我来的。

村长:是吗?(演戏)那爸爸们都去哪里了啊?

金凌:我知道,他们肯定是做任务去了。

村长:那宝贝们想知道爸爸们都到哪里去做任务了吗?

甫甫(奶声奶气):我想知道。

CC(拉着江行的手):阿行哥哥,我想我爸爸了。

江行:没关系的,等一下村长就会带我们去找爸爸了。(哄妹妹)你吃完早饭就能见到你爸爸了。

村长:可是村长今天没有准备早饭,只准备了一些饼干。(拿出饼干盒道具)拿到同样颜色的饼干包装的宝贝们就是一组。你们要一起去找爸爸,明白了吗?

甫甫:村长,那我们找不到爸爸会怎么样啊?

江行:找不到爸爸,我们就打电话给警察叔叔,他们会帮我们找爸爸的。

村长(笑):你太聪明了。

任务提示:爸爸们最喜欢吃的早饭是什么啊?

任务分组:古代街道组:甫甫、江行

现代街道组:蓝思追、金凌、CC

旁白:好了,宝贝们,快跟小伙伴们一起出发去找爸爸们了。

 

云南丽江   丽江古城   古代街道   上午7:30

江行:甫甫,你爸爸喜欢吃什么早饭啊?

甫甫:我爸爸喜欢吃包子,最喜欢爹地蒸的包子了。

江行:可是这里没有你爹地蒸的包子。(四处看了看)我爸爸喜欢吃阳春面,可是这里一家店都没有。

甫甫:我肚子饿了,也想爸爸了。

江行(转移注意力):甫甫,我跟你比赛跑步好不好?我跑得可快了。

甫甫:好。

节目组:阿行,你跑慢一点,甫甫摔倒了。

江行:你有摔疼吗?(想把甫甫拉起来自己也摔倒了)来,甫甫,(重新站起来)我拉你起来。

甫甫:我没事,(淡定)可是我的膝盖流血了。

江澄:摄像叔叔,(对镜头)你有创可贴吗?

节目组:有,给你,(递给江行)要我们帮忙吗?

江行:谢谢,(给甫甫吹了吹伤口)不用了,(贴好创可贴)甫甫,现在还疼吗?

甫甫:不疼了。我们现在要到哪里去找爸爸啊?

江行:我也不知道,(四处看了看)不过我们可以问一下别人。我爸爸说了,你对别人有礼貌,别人才会对你有礼貌。

甫甫:我爸爸说,你要尊重别人,(认真)别人才会尊重你。

江行:什么叫尊重别人啊?

甫甫:我也不知道,(笑)反正我爸爸就是这样说的。

江行:那我们先去找人问问,(拉起甫甫的手)你还能走吗?

甫甫:能,我不疼了。

江行:那我拉着你走,不然你又要摔倒了。

甫甫:好。

 

云南丽江   丽江古城   古代街道   上午7:40

蓝曦臣:一博,你觉得他们能找到我们吗?

王一博:王寅琑我是不知道,不过阿行应该能找到。(笑)我就担心王寅琑会不会把阿行给带偏了,到时候他也找不到我们了。

蓝曦臣:我还是比较担心我们的早饭。

王一博:你的阳春面还好,(吐槽)我的包子也太难了。(对镜头)我喜欢吃的是那种超市里买的,蒸一下就好的那个。你们应该到超市里去买,不是叫我现场做,太难做了。

蓝曦臣:我看看。(看了看)一博,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啊?

王一博:有吗?我看不出来。

蓝曦臣:是不是没发起来啊?

节目组:王老师没有放发酵粉。

王一博:你们不早说,(对镜头)太坑了,真的太坑了。

蓝曦臣(吐槽):他们坑我们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节目组(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

 

云南丽江   丽江古城   古代街道   上午8:00

江行:叔叔你好,你知道哪里有卖阳春面吗?

路人甲:前面有一家。小朋友,你们是要去吃早饭吗?

甫甫:不是,我们要去找爸爸。

路人甲:找爸爸?

江行:谢谢叔叔。

路人甲:没事,(笑)真有礼貌。

江行(进店四处看了看):甫甫,你有看到你爸爸吗?

甫甫:没有,(突然大哭)我没看到我爸爸,爸爸,我要爸爸……

江行:我也要爸爸,(跟着大哭)爸爸,你快出来,爸爸……

蓝曦臣:让我看看,是哪个小朋友在哭啊?

江行:爸爸,(瞬间不哭了)是我爸爸的声音。

蓝曦臣:阿行,怎么哭了啊?

江行:爸爸,(一把抱住蓝曦臣)我没看到你,以为你不见了。

蓝曦臣:没事,爸爸在这里。(给儿子擦了擦眼泪)爸爸刚才在厨房里做早饭,没有看到阿行。

甫甫(大哭):爸爸,我要爸爸,爸爸……

蓝曦臣(抱起甫甫):甫甫乖,不哭了。(拉着阿行的小手)爸爸在里面给你做包子,伯伯带你去找爸爸,不哭了,好不好?

甫甫(忍住不哭):我爸爸真的在里面吗?

蓝曦臣:对啊,(看了看甫甫)爸爸在里面做包子,他说要给甫甫准备一顿最美味的早饭,好不好啊?

甫甫(点点头):好。

蓝曦臣:阿行,你刚才怎么跟弟弟一起哭了啊?

江行:我以为找不到爸爸了。

蓝曦臣:你担心爸爸是吗?

江行(点点头):……

蓝曦臣:爸爸知道了,阿行是担心爸爸才哭的。(耐心引导)但是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可以向其他的大人寻求帮助,知道吗?(摸了摸江行的小脑袋)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记住了吗?

江行(点点头):记住了。

甫甫:爸爸,(看到了王一博)爸爸……

蓝曦臣(把甫甫放了下来):……

甫甫:爸爸,(扑到了王一博的怀里)爸爸……

王一博(抱起儿子):甫甫,有没有想爸爸啊?(看了看儿子)你的膝盖怎么受伤了,疼不疼?

甫甫:我一看到爸爸就不疼了。

王一博:那你怎么哭了啊?(给儿子擦了擦眼泪)爸爸不是说过吗?小男子汉摔倒了是不哭的。

蓝曦臣:他摔倒了是没哭,是找不到你才哭的。

王一博(看了看儿子):你想爸爸了?

甫甫(点点头):……

王一博:好了,爸爸在这里。(亲了亲儿子)我们去吃早饭,好不好?

甫甫:我想吃曦臣伯伯做的阳春面。

王一博:可是爸爸做了包子,你不吃吗?

甫甫:我比较想吃阳春面。

王一博:蓝大哥,你看到没有啊?我就说我养了个“假儿子”。

蓝曦臣:没事,一博,我跟阿行是你的忠实粉丝。

江行:我喜欢吃一博叔叔做的包子。(咬了一口)但是有一点点硬。

王一博(自己咬了一口):是有一点点硬。

蓝曦臣:可能没发起来,所以有点硬。

江行:那我只能吃一点点了。

王一博:为什么只能吃一点点啊?叔叔做得不好吃吗?

江行:不是,(看了看蓝曦臣)因为我要吃爸爸做的阳春面。

王一博:……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13

PS:两根木头需要助攻!!!


王一博今天请假,剧组就没拍屠戮玄武洞的戏,拍的是莲花坞的戏份。

肖战今天的状态不大好,摔了好几次,导演都不满意。到最后的时候,肖战都摔得有些没力气了。天气本来就热,肖战又爱出汗,导演喊NG的时候,肖战也懒得起来,就趴在地上吹小电扇。

化妆师过来化妆的时候,肖战脸上的妆已经花得差不多了,给他补妆的时候,肖战就闭着眼睛趴在地上休息。化好妆之后,肖战正要起来,就发现自己的腿麻了。肖战抬头就喊:“蓝湛,你快拉我起来,我的腿麻了。”

汪卓成就在一旁冷嘲热讽:“蓝什么蓝啊?你家含光君昨天就走了。”

肖战愣了一下:“江澄你给我闭嘴,快拉我起来。”

汪卓成就把他拉...

PS:两根木头需要助攻!!!


王一博今天请假,剧组就没拍屠戮玄武洞的戏,拍的是莲花坞的戏份。

肖战今天的状态不大好,摔了好几次,导演都不满意。到最后的时候,肖战都摔得有些没力气了。天气本来就热,肖战又爱出汗,导演喊NG的时候,肖战也懒得起来,就趴在地上吹小电扇。

化妆师过来化妆的时候,肖战脸上的妆已经花得差不多了,给他补妆的时候,肖战就闭着眼睛趴在地上休息。化好妆之后,肖战正要起来,就发现自己的腿麻了。肖战抬头就喊:“蓝湛,你快拉我起来,我的腿麻了。”

汪卓成就在一旁冷嘲热讽:“蓝什么蓝啊?你家含光君昨天就走了。”

肖战愣了一下:“江澄你给我闭嘴,快拉我起来。”

汪卓成就把他拉了起来:“我算是知道一博为什么要跟你闹脾气了,你就算有魏无羡一半的样子,他就生气不起来了。”

肖战抬手就拍了他一掌:“大成我发现你入戏很深啊?你现在的样子,简直跟江澄一模一样。”

汪卓成就“哼”了一声:“我入戏?不知道谁入戏。”

肖战就看了看他:“我入戏快,出戏也快。”

汪卓成也懒得跟他吵嘴,就把盒饭递给了肖战:“导演说先吃饭,吃完饭再拍。”

肖战接过盒饭看了看:“江澄,我跟你换一盒,这盒里有茄子。”

汪卓成才不管他:“魏无羡,你这是在跟我撒娇吗?”

肖战就笑了笑:“跟你换一盒,晚上我请你吃火锅。”

汪卓成就翻了个白眼:“以前怎么没见你要换?你以前领的盒饭里不也有茄子吗?”

肖战就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跟你换了。”

汪卓成别过头看了看他:“真不换了?我这里有鸡腿。”

肖战就咬了口茄子:“不换了,谁稀罕。”

汪卓成就咬了一口鸡腿:“好吃。”

肖战嚼了几下茄子,还是咽不下去,就吐了出来:“为什么会有茄子那么难吃的蔬菜啊?太难吃了。”

汪卓成就看了他一眼:“浪费粮食。”

肖战就喊他:“江澄,你能不能把茄子夹走啊?我看着难受。”

汪卓成翻了个白眼,简直无语:“不是,它在那里碍着你的眼了啊?”

肖战:“它就碍着我的眼了,你赶紧把它夹走。”

汪卓成:“我不夹,夹来夹去像什么样子。你不吃就夹到一边。”

肖战就夹起一块茄子看了看:“还是蓝湛好,蓝湛就会给我夹茄子。”

肖战这话一出口自己就觉得不对劲了,还好汪卓成没在意,张口就吐槽了他一句:“那你找蓝湛去,找我做什么?”

说到蓝湛,肖战就趁机问了一句:“一博什么时候回来啊?”

汪卓成:“不知道,我给他发微信他没回,打电话也没接,我估计他是上飞机了。”又想了想:“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你打电话,他肯定会接。”

肖战的眼神有些闪烁:“怎么我打电话他就会接了?”汪卓成咬了口鸡腿正要说话,王一博就打电话过来了。肖战不知道该不该接,下意识地就把电话给挂了。

汪卓成就问他:“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啊?”

肖战:“没……没有,不……不小心按到的。”

汪卓成就又指了指他的手机:“快接,你家含光君又打电话来了。”

肖战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接了:“一……一博,你下飞机了吗?”

王一博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下飞机了,刚从公司出来。”

肖战就看了看汪卓成:“那……那个,一博,你跟公司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王一博清了清嗓子:“没事,都处理好了。”

汪卓成就指了指自己的手机,王一博的热搜果然都降下来了。肖战就松了口气,又问他:“那……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王一博的声音恹恹的:“今天晚上的飞机。”

肖战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回来的时候小心点。”

王一博的声音更低了:“战哥,你……你能来接我吗?”

肖战就看了看汪卓成,看他摆了摆手:“好,我跟大成一起来接你。”

王一博就闷闷地“嗯”了一声,又想了想:“战哥,我……”

肖战听他的声音不对劲,只想赶紧结束:“那个,一博,你也累了,晚上还要赶飞机,你先休息。”

王一博:“知道了,战哥。你好好拍戏,晚上见。”

肖战:“好,晚上见。”肖战挂了电话,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汪卓成看了看肖战:“对了,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啊?拉着我去做什么?”

肖战就低头扒拉了一下碗里的茄子:“我怕尴尬。”

汪卓成又翻了个白眼:“尴尬?你怕尴尬就别答应他,就别去。”

肖战就抬头看了看他:“我……我担心他。”

汪卓成又是一个白眼:“我真是服了你们了。”

肖战又看了看他:“那个,大成,你叫上大哥一起,他跟大哥比较熟。”

汪卓成:……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12

PS:gg逐渐开窍。


肖战醒过来的时候,王一博正买了东西回来。王一博看他醒了,就把病床给他摇了起来,把东西放到了病床的小桌子上。

肖战就抿着嘴看着他不说话。

王一博把盖子打开,又把勺子递给了他:“战哥,我买了一点白粥。你睡了大半天了,肚子肯定饿了,不烫了,你喝点。”

肖战看了看他手上的擦伤,心里的那股气就又上来了:“我不饿。”

王一博也不恼,就笑着脸看着他:“战哥,没事,就一点点擦伤。我骑摩托的时候手都摔断过,没事。”

肖战一听就更来气了:“我说了我不饿,不想吃。”

王一博知道他来气了,就顺着他:“战哥,没事,那我先收起来,你饿了再喝。”

肖战就看着他:“我说了我不想喝。”...

PS:gg逐渐开窍。


肖战醒过来的时候,王一博正买了东西回来。王一博看他醒了,就把病床给他摇了起来,把东西放到了病床的小桌子上。

肖战就抿着嘴看着他不说话。

王一博把盖子打开,又把勺子递给了他:“战哥,我买了一点白粥。你睡了大半天了,肚子肯定饿了,不烫了,你喝点。”

肖战看了看他手上的擦伤,心里的那股气就又上来了:“我不饿。”

王一博也不恼,就笑着脸看着他:“战哥,没事,就一点点擦伤。我骑摩托的时候手都摔断过,没事。”

肖战一听就更来气了:“我说了我不饿,不想吃。”

王一博知道他来气了,就顺着他:“战哥,没事,那我先收起来,你饿了再喝。”

肖战就看着他:“我说了我不想喝。”

王一博就软下来了:“战哥,其实……其实你可以再考虑考虑的,我不着急……不着急你的答复的。或者……或者战哥,你……你不要不理我,好……好不好?我……我害怕,害怕你不理我。”

肖战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一博,你能好好地听我说吗?”

王一博连忙点了点头:“战哥,我听你说,我听你说。”

肖战就叹了口气:“一博,你听我说。我知道你是认真的,但是……但是我只是把你当作好朋友,当作好兄弟。我……我从来没有想过……没有想过要跟你……跟你……”

王一博有些哽咽:“战哥,一点……一点都没有吗?”

肖战看着他,眼睛红得更厉害了:“没有,一点都没有。”

王一博也看着他:“战哥,你骗我。”

肖战有些害怕了:“我没有骗你。”

王一博突然就站起来看着他:“战哥,你说你没骗我,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为什么要担心我出事?”

肖战也看着他:“我说了,我当你是好朋友,好兄弟,所以担心你。”

王一博就笑了:“好,好,那你为什么发着烧还喊着我的名字?肖战,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肖战愣了一下:是吗?他发着烧还在喊着王一博的名字吗?肖战彻底慌神了,他没有意识到,没有意识到王一博的这团火,早就烧到他的心里了。但是不行,他不能这样做,他这样做的话,不仅会毁了他自己,更会毁了王一博。

王一博还在看着他,想要知道他的回答。

肖战就抬头看着他:“王一博,我不喜欢你,你听清楚了吗?”

王一博愣了一下:“你……你说什么?”

肖战:“我说,我不喜欢你,不喜欢这样的你。”

王一博还是耐着性子问他:“战哥,那……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我?我改好吗?我改,好吗?”

肖战又叹了口气:“一博,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王一博就笑了:“战哥,我没有哪样,我就是……就是太喜欢你了,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肖战:“一博,我们不合适,在一起不合适。”

王一博就急了:“战哥,我们……我们试试看好不好?试试看,如果真的不合适的话,我们再……再分开,好不好?”

肖战也不想再跟他说了:“一博,我的头有点昏,想睡觉了,你先回去休息,明天还要拍戏。”

王一博听了,也没说什么,可是走到门边的时候却又折了回来。肖战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王一博突然就在他的面前站定了。肖战没有心思,闭上眼睛就装睡。王一博就低头看了看他,“啪”的一下,把小桌子上的白粥给打到了地上:“爱吃不吃。”

等到肖战睁开眼睛的时候,王一博已经走没影了。

剧组的拍摄进度紧,肖战还有别的档期,所以他等到后半夜退烧之后就出了院。回到酒店,肖战没看到王一博,叫纪李去敲门,也没人开门。纪李回来的时候就问他:“战哥,一博的房间里没人,他不会……”

肖战:“不会什么?”

纪李就挠了挠脑袋:“他不会……不会又骑摩托车去了?”

肖战突然就生气了:“他爱去哪去哪。”

纪李摸不透他们:“战哥,你跟一博就别搞我了。我这揣了个大秘密,还要憋着不能说,我太难了。”

肖战就看了看他:“你爱说不说。”

纪李:“……”

肖战第二天的时候起了个大早,到剧组的时候没看到王一博,倒是碰上了刘海宽跟汪卓成。王一博是刘海宽找回来的,肖战猜他是知道王一博跟自己的事情的。刘海宽看了看汪卓成,又看了看肖战:“阿战,一博他今天没来,跟导演请假回公司了。”

肖战就看了看汪卓成。汪卓成就翻了个白眼:“你看我做什么?又不是我把他给气跑的。”

肖战也没理他,就问刘海宽:“他怎么突然就回公司了?”

汪卓成就抢了话:“还不是因为热搜的事情,狗仔咬得紧,他们公司又不出面,一博也是没办法,只能回去看看了。”

肖战就点了点头,心里有些酸酸的。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11

PS:聂导助攻!!!


肖战跟纪李是在地下车库找到王一博的。找到王一博的时候,王一博正抱了摩托车的头盔蹲在地上。王一博躲在角落里,肖战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纪李看了看王一博,又看了看肖战,这脚怎么都迈不出去了。

王一博大概是听到了脚步声,一抬头,就看到肖战冷着一张脸看着他。肖战皱了皱眉,别过了脸去:“聂导,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纪李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看了看肖战,又看了看王一博,声音很小:“那……那个,战哥,我……我看……看不住一博。”

肖战就看了看王一博,又看了看纪李:“我先走了。”

王一博突然就站了起来:“走,都走,你们都走。”两个人的心里都憋着一股气,肖战听他这么...

PS:聂导助攻!!!


肖战跟纪李是在地下车库找到王一博的。找到王一博的时候,王一博正抱了摩托车的头盔蹲在地上。王一博躲在角落里,肖战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纪李看了看王一博,又看了看肖战,这脚怎么都迈不出去了。

王一博大概是听到了脚步声,一抬头,就看到肖战冷着一张脸看着他。肖战皱了皱眉,别过了脸去:“聂导,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纪李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看了看肖战,又看了看王一博,声音很小:“那……那个,战哥,我……我看……看不住一博。”

肖战就看了看王一博,又看了看纪李:“我先走了。”

王一博突然就站了起来:“走,都走,你们都走。”两个人的心里都憋着一股气,肖战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又是赌气又是委屈,头也不回,抬脚就走。

王一博也是赌气,听肖战这么一说,戴了头盔就要去骑摩托车。纪李看事情不对劲,连忙去拉王一博,结果没拉住,反而被王一博给推到了地上。纪李拦不住他,就喊肖战:“战哥,你快拦住一博,他这样会出事的。战哥,你快拦住他,战哥……”

肖战反应过来的时候,王一博正骑着摩托车从他身边经过。肖战的脑子里突然就“嗡”了一声,也顾不上自己了,追上去就喊:“王一博,王一博,你给我停下来,给我停下来……”

王一博就停了下来。肖战上去拉他,王一博就甩开了他的手。肖战愣了一下,王一博就打开了摩托头盔的挡板:“肖战,我的事不用你管。”

肖战就笑了,笑得又冷又寒:“好,我不管你,走,你走。”

王一博看他笑了,自己也冷笑了一声,眼睛红了一圈:“好,我不用你管我,我走。肖战,你别后悔。”

王一博骑上摩托车冲出去的时候,肖战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纪李揉了揉摔疼的膝盖,走路的时候有些一瘸一拐的。一抬头,就看到肖战的脸色发白,额头上全是冷汗。纪李有些担心:“战哥,你怎么了?”

肖战就捂着手臂上的伤口咬了咬牙:“我没事,就是伤口有点疼。”

纪李就摸了摸他的额头:“战哥,你的额头好烫,是不是发热了?”

肖战就皱了皱眉:“没事,可能是伤口感染了,我去挂瓶水就好。”

纪李看了看他,试探性地问他:“那……那一博怎么办啊?”

肖战又皱了皱眉:“你先打电话给大哥他们,我开车去找他。”

纪李有些为难:“我……我手机没电了。”

肖战就看了看他:“我给他打电话。”

纪李的声音小得已经听不到了:“战哥,你的手机被你给摔了。”

肖战突然又笑了,笑得纪李觉得有些瘆人。纪李看他又捂着手臂上的伤口咬了咬牙:“战哥,要不我去找?你先去医院。”

肖战:“没事,先去找王一博,我担心他出事。”纪李就点了点头,揉了揉膝盖正要走。可是一转身,就看到肖战昏在了地上。

肖战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烧到快39度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纪李给他喂了退烧药,一点效果都没有。纪李担心,就去找了医生过来。医生给肖战打了退烧针,又挂了水,温度这才降了下来。

纪李就坐了一会儿,正要去给肖战倒水,就听到他迷迷糊糊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纪李就拿着水杯凑过去听了听,听他说的是“一博”,这才想起王一博还没有消息,也不知道刘海宽他们有没有找到。正要打电话给刘海宽,王一博就打电话过来了。纪李担心吵醒肖战,就到病房外面去接了电话。结果,一出门,就碰上了站在走廊上的王一博。王一博的手里还拿着摩托车头盔,腿上大大小小的都是擦伤,一看到他就问:“战哥怎么样了?”

纪李就把手里的水杯放到了他的手里:“打了退烧针,现在没事了。”

王一博就又问他:“那他的伤怎么样了?”

纪李:“没事,医生给开了消炎药,现在睡着了。”

王一博:“我能不能进去看看他?”

纪李指了指自己:“啊?你问我吗?”王一博就点了点头。

纪李就笑了:“我又不是他的什么人。”又想了想:“对了,一博,你跟战哥到底怎么了?”

王一博就咽了咽口水,实话实说:“没怎么,我跟战哥告白了。”

纪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啊?告白?你跟肖战告白了?”王一博看了看他,又点了点头。

纪李差点没吓昏过去,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拍了拍王一博的肩膀:“一博,厉害,我佩服你。”

王一博没听出他是什么意思,纪李就看了看他:“你先去擦药,你这样进去,战哥又要生气了。”

王一博:“战哥真的生气了?”

纪李就点了点头:“我第一次看他发火,比你的脸还黑。”

王一博就咽了咽口水:“那我进去看他了?”

纪李就又笑了:“去去去,快去快去,我又没拦着你。”纪李开了门,想了想又关上了门:“对了,一博,你……你是认真的吗?”

王一博就看着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纪李就不好再说什么了:“那……那个,我先去跟导演请假。”

王一博知道他的意思:“你早点回来,我就看一下他。”

纪李就点了点头,想跟王一博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王一博进门的时候,肖战还没醒,只是嘴里还在一直说着话。王一博担心他,凑过去听了听,就听到他说的是“一博”。王一博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问他:“战哥,你醒了吗?战哥,战哥……”

肖战迷迷糊糊的:“一博,一博……”

王一博就握了他的手:“战哥,我在。”

肖战的手有些烫,王一博又摸了摸他的额头,温度又上来了。王一博就握了握他的手哄他:“战哥,别怕,我去叫医生,医生来了就不难受了。”

肖战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10

PS:小虐一下先。


王一博追出去的时候,肖战正到化妆间去拿车钥匙。王一博拍了拍门,肖战没有开门。王一博就喊他:“战哥,战哥,肖战,开门……”

肖战没理他,拿着车钥匙的手有些发抖。王一博担心他出事,把门拍得更响了:“肖战,肖战,开门,开门……”

肖战的心跳得厉害。一直以来,他都把王一博当作是小六岁的弟弟,就跟团里的弟弟们一样。有时候,王一博爱黏着他撒娇,肖战就把他当作小朋友一样哄着。在他心里,王一博一直是一个弟弟,一个喜欢黏着人的弟弟。如果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王一博跟团里的弟弟们比起来似乎更有一种压迫感。这种压迫感肖战说不出来,但是并不让人难受。

或者说,这种压迫感,其实是一种占有...

PS:小虐一下先。


王一博追出去的时候,肖战正到化妆间去拿车钥匙。王一博拍了拍门,肖战没有开门。王一博就喊他:“战哥,战哥,肖战,开门……”

肖战没理他,拿着车钥匙的手有些发抖。王一博担心他出事,把门拍得更响了:“肖战,肖战,开门,开门……”

肖战的心跳得厉害。一直以来,他都把王一博当作是小六岁的弟弟,就跟团里的弟弟们一样。有时候,王一博爱黏着他撒娇,肖战就把他当作小朋友一样哄着。在他心里,王一博一直是一个弟弟,一个喜欢黏着人的弟弟。如果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王一博跟团里的弟弟们比起来似乎更有一种压迫感。这种压迫感肖战说不出来,但是并不让人难受。

或者说,这种压迫感,其实是一种占有欲。

王一博的占有欲涌上来的时候,肖战是害怕的。王一博就像是一团火,烧得肖战有些疼。肖战害怕,害怕这团火不只会烧到他的身上,也会烧到王一博自己的身上。

可是,肖战更害怕,更害怕他离开了这团火,就感受不到温暖了。

等到肖战回过神来的时候,王一博已经把门踹开了。肖战看他红了一双眼睛,冷得有些吓人。王一博就看着他:“肖战,你为什么要躲在里面?为什么不给我开门?”

肖战有些不敢看他:“没有,没有,我没有躲在里面。”肖战又抬头看了看他:“我过来拿车钥匙,拿了就走。”

王一博就把手撑在门框上拦住了他:“肖战,我说了,我喜欢你。”

肖战拉了拉他的手,没有拉开:“放开。”

王一博就把手放了下来:“你喜欢我吗?”

肖战就看着他:“一博,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王一博见他有些松口,表情这才缓和了一些:“是,我喜欢你。肖战,我是真的喜欢你。”

肖战突然就笑了:“对不起,王一博,我不喜欢你。”王一博先是愣了一下,突然抬起一脚就踢在了木门上。

肖战有些恼火,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只想着赶紧离开。肖战正拿了钥匙要走,一转身,就看到了一个狗仔躲在角落里偷拍他们。肖战的心一下子就慌了:这些照片如果流传出去的话,对他跟王一博,甚至是整个剧组,影响恐怕不小。

肖战被王一博弄得脑袋昏昏的,也没多想,看到狗仔要跑,就要去追。可是没跑几步,就被地上的道具给绊了一下。肖战的手臂在地上的小石子上划了一下,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王一博过来扶他,肖战就甩开了他的手,皱着眉捂着自己的伤口:“我没事,你赶紧打电话给你的公司,先把照片买下来再说。”

王一博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战哥,我先带你去处理伤口。”

肖战就咬了咬牙:“没事,我自己可以处理。”王一博就当没听到,还要伸手去扶他。肖战就躲开了他,自己走回酒店去了。

宣璐给肖战上药的时候,还不知道他跟王一博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有些心疼:“战战,你怎么弄的?这么长一条,看着怪吓人的。”

肖战:“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在石头上划的。”

汪卓成就吐槽他:“划的?你这不会是王一博弄的?”

宣璐就笑了:“战战,一博是不是又找你PK了?你们又玩什么了?弄了这么一道大口子。”

肖战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宣璐就又问他:“战战,战战,怎么了?你跟一博是不是……”

宣璐的话还没问完,汪卓成突然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看微博,快看微博,出事了,一博出事了……”

肖战的手机没电了,汪卓成就把手机递给了他。肖战一看微博,前几条都是关于王一博的热搜。

#王一博暴力踹门#

#王一博肖战不合#

#王一博陈情令剧组不合#

……

肖战的心立刻就悬了起来,拿了汪卓成的手机就给王一博打了电话。可是一连打了几个,王一博一个都没接。打到最后的时候,王一博就关了机。宣璐也给王一博打了电话,结果还是关机。

肖战有些担心,跟汪卓成出了酒店要去找王一博。出了酒店,迎面就碰上了刘海宽跟纪李。

肖战就问他:“大哥,你看到一博了吗?”

刘海宽也是没打通王一博的电话,是担心他才跟纪李一起出来找的:“没有,我跟聂导找了一会儿了,人影都没看到。”

纪李喘了口气:“一博的公司也真是的,出了这么大的事,连个声名都不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刘海宽跟王一博的关系不错,多少还有些了解:“这事,一博的公司不出面也正常,这次的热搜来得太凶了,估计是压了没压下来。”

刘海宽说的话肖战他们都心知肚明:公司不出面,是担心王一博的负面新闻会影响公司的形象。简单地来说,公司其实就是在“丢车保帅”。肖战的心里有些酸酸的,他的公司跟王一博的公司,其实差不多。

公司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肖战跟纪李正开车到剧组去找王一博。肖战没手接电话,就开了蓝牙。结果,肖战还没说话,电话那头的人劈头盖脸地就把他给骂了一通。纪李咽了咽口水,觉得有些尴尬,却又不好说些什么。

电话那头的人火气不小,因为王一博的事情,又把肖战给指责了一通。挂电话之前,那头的人还叫肖战要学会明哲保身,这几天离王一博远一点,不要跟着惹火上身了。

肖战一脚踩了刹车,把手机摔到了地上。纪李第一次看到肖战发火,脸色黑得吓人,吓得他不敢说话。


闾丘大荒

【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

好的,那我就化悲伤为动力好了🌚🌚🌚

虐一下小赞跟耶啵

好的,那我就化悲伤为动力好了🌚🌚🌚

虐一下小赞跟耶啵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9

PS:耶啵在线告白失败


天女祠的戏份之后,肖战因为档期的原因,剧组就把屠戮玄武洞的戏份往前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贸然亲了肖战的手,王一博觉得肖战这几天都在躲着他。

比如,肖战跟王一博他们两个主演换到同一个酒店的时候,两个人的房间是面对面的。王一博比肖战醒得早,所以肖战的早饭都是他带的。

可是这几天,王一博来敲门的时候,肖战都不在。王一博给他发微信,肖战也不回。有时候回了,也已经是王一博到剧组的时候了。

有一次,王一博敲门敲得实在是生气了,就给肖战打了电话。打到第三个电话的时候,肖战才接。

王一博第一句话就是:“肖战,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肖战听他叫了自己的名字,知道王一博...

PS:耶啵在线告白失败


天女祠的戏份之后,肖战因为档期的原因,剧组就把屠戮玄武洞的戏份往前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贸然亲了肖战的手,王一博觉得肖战这几天都在躲着他。

比如,肖战跟王一博他们两个主演换到同一个酒店的时候,两个人的房间是面对面的。王一博比肖战醒得早,所以肖战的早饭都是他带的。

可是这几天,王一博来敲门的时候,肖战都不在。王一博给他发微信,肖战也不回。有时候回了,也已经是王一博到剧组的时候了。

有一次,王一博敲门敲得实在是生气了,就给肖战打了电话。打到第三个电话的时候,肖战才接。

王一博第一句话就是:“肖战,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肖战听他叫了自己的名字,知道王一博是真的生气了。放在以前,肖战早就一口一个“王一博小朋友”哄他了。可是,自从那件事过后,肖战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心里有些别扭。

王一博听他不说话,就又问了一句:“肖战?战哥,你怎么不说话?”

肖战听他的语气软了下来,就回他:“没什么。”又想了想:“对了,我今天起得早,很早就去剧组了,你直接来剧组,不用来找我了。”

王一博觉得肖战的语气有些不对劲,又不好点破,就问他:“战哥,你吃过早饭没有?要不要我给你带一份?”

肖战停了一下:“不用了,我吃过了。”肖战挂掉电话的时候,王一博就觉得心里空空的。

直到今天为止,肖战跟王一博说过的话还没有围读剧本的时候多。

屠戮玄武洞戏份开拍的时候是在下午,肖战到剧组的时候,王一博已经先他一步到了。王一博化了腿伤妆,正坐在地上看剧本。肖战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地上的火堆,远远地坐在了石壁旁边。王一博看他来了,就拿了剧本,坐到了肖战的身边。肖战想往旁边移,就被王一博拉住了。

肖战拉下他的手,王一博怕他不理自己,急忙叫住了他:“战哥,你……你别走,我……我跟你对下戏。”

肖战就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肖战入戏很快,跟王一博对戏的时候,就跟魏无羡一模一样了。王一博第一次觉得,他喜欢蓝忘机,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过。对到一半的时候,肖战已经完全入戏了。王一博看他一手拿着剧本,一手用手指绕着蓝家的抹额,一身红衣,曲起一条腿坐在地上,言行举止间尽是少年意气。

王一博愣了一下,肖战就问他:“蓝湛,你怎么了?”

王一博就看着他不说话。

肖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笑着问他:“蓝湛,你……你是不是喜欢绵绵啊?”

王一博本来是不想发火的,可是一看到肖战面对“蓝忘机”的时候就是嬉皮笑脸的,面对他的时候就是避之不及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肖战,我不是……”

肖战还以为他讲错了台词,就给他改正:“不是,蓝湛,不是肖战,是魏婴,是魏婴……”

王一博突然就站了起来:“不是魏婴,是肖战。”

肖战就抬头看了看他,发现他有些不对劲:“一博,你怎么了?”

王一博就直直地看着他:“肖战,我是谁?”

肖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王一博的气场有些压迫,就站起来看着他:“怎么了,一博?你是王一博。”

王一博还是看着他:“肖战。”

肖战看他怪里怪气的,憋在胸口的一股气就窜了上来:“一博,你是不是想跟我说什么?”

王一博看着他咽了咽口水:“肖战,我喜欢你。”

肖战愣了一下,也没往那方面去想就笑了:“我知道,我知道你……你喜欢我。”

王一博还是直直地看着他:“肖战,我说的喜欢不是朋友之间的喜欢。”

肖战被他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王一博,你是认真的?”

王一博看着他:“是。肖战,我喜欢你。”

肖战又往后退了一步,脑袋又昏又沉。王一博看不出来他是哭是笑,只知道肖战似乎是在发抖。王一博有些担心他:“战哥,你怎么了?”

肖战的气有些急:“一博,不好意思,我身体突然不舒服,我先走了。”

王一博想要拉他,肖战就甩开了他的手,跟导演打了个招呼,匆匆忙忙地离开了。肖战离开的时候,汪卓成跟曹煜辰正好过来。汪卓成正要跟肖战打个招呼,还没看清楚,肖战就撞了上来。汪卓成没留意,被肖战撞了一下,要不是曹煜辰扶了他一下,差点就被撞到地上了。

肖战说了声“不好意思”,转身就不见人影了。曹煜辰也叫了他几声,肖战就只当作没听见。

汪卓成跟曹煜辰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等看到了王一博,才发现他的眼睛有些红红的。

汪卓成也没多想,就问他:“一博,战哥怎么了?”

王一博就咽了咽口水,冷着一张脸:“没什么,他身体不舒服。”

曹煜辰就插了句话:“那你不去看看?”王一博就看了看肖战掉在地上的抹额,突然就追了出去。

曹煜辰就看了看汪卓成:“他们怎么了?”

汪卓成就翻了个白眼:“怎么了?我怎么知道他们怎么了?再说了,他们又不是一天两天这样了。”

曹煜辰就点了点头:“也是。”又想了想:“可是……可是你不觉得一博怪怪的吗?”

纪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怪怪的?他跟战哥在一起的时候不是一直都怪怪的吗?”

汪卓成跟曹煜辰就同时点了点头:“也是。”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8

PS:下章屠戮玄武洞告白预警!!!

接下来的几天拍的都是天女祠的剧情。王一博不知道怎么了,只要跟肖战在一起,就要拉着纪李跟他玩打手游戏。纪李换着手来玩,可是怎么都赢不了王一博,两只手都被他打得通红,叫苦不停。

汪卓成前几天没跟他们一起拍戏,是今天下午才来的。休息的时候,王一博看到肖战倚在门边,拿着小电扇打着哈欠,二话没说,就把汪卓成拉了过去。纪李正坐在椅子上喝水,看他来了,吓得差点没把水杯给摔了。

王一博就看了看他:“聂导,今天不跟你玩了,我跟大成玩。”

纪李就抬头看了看汪卓成:“大成,你确定要跟他玩吗?”

汪卓成还没反应过来:“玩什么?我就是被他拉过来的。”

纪李看了看王一博,又...

PS:下章屠戮玄武洞告白预警!!!

接下来的几天拍的都是天女祠的剧情。王一博不知道怎么了,只要跟肖战在一起,就要拉着纪李跟他玩打手游戏。纪李换着手来玩,可是怎么都赢不了王一博,两只手都被他打得通红,叫苦不停。

汪卓成前几天没跟他们一起拍戏,是今天下午才来的。休息的时候,王一博看到肖战倚在门边,拿着小电扇打着哈欠,二话没说,就把汪卓成拉了过去。纪李正坐在椅子上喝水,看他来了,吓得差点没把水杯给摔了。

王一博就看了看他:“聂导,今天不跟你玩了,我跟大成玩。”

纪李就抬头看了看汪卓成:“大成,你确定要跟他玩吗?”

汪卓成还没反应过来:“玩什么?我就是被他拉过来的。”

纪李看了看王一博,又看了看肖战,语重心长:“大成,你保重。”汪卓成没忍住,自己给自己翻了个大白眼。

肖战正好看到,就向王一博告状:“含光君,江澄朝你翻白眼。”汪卓成本来没打算针对肖战的,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就翻了个白眼给肖战。

肖战也不回击,就笑着看着王一博。王一博就也看着他,咽了咽口水:“玩打手游戏,你会吗?”

汪卓成就“哼”了一声:“我还怕你吗?”

纪李就在一边起哄:“大成,替我报仇,虐爆他。”

肖战就拿着小电扇笑着拍了拍王一博的肩膀:“蓝湛,加油。”大概是没叫他的名字,王一博的表情看起来不大好。肖战也不怕惹他生气了,就逗他:“含光君,蓝二公子,你不说话,是怕了吗?”

王一博就看了看他,一掌打在了他的胸口上。肖战就“哎呦”了一声,揉了揉自己的胸口,带着些撒娇的语气:“蓝湛,疼。”

王一博就“冷哼”了一声:“活该。”

纪李先是愣了一下,一下子笑出声来:“战哥,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肖战就要还手,王一博侧身躲开,肖战的手就打在了汪卓成的手上。汪卓成又翻了个白眼,转身要走,就被肖战拉住了:“江澄,你别走,给我报仇。”

王一博就低头看了看肖战拉着他的手,一下子打在了汪卓成的手上。纪李就跳了起来:“一博,你犯规了。”

肖战怕殃及池鱼,连忙把手收了回来,出声附和:“对对对,我看到了,王一博犯规了。大成,你赶紧虐暴他。”王一博就收了手。

结果,几个回合下来,汪卓成就遭受到了纪李一样的失败:一只手被王一博打得通红。

虽然是游戏,但是汪卓成还是抱怨了一句:“王一博,你打就算了,你能不能打得轻一点啊?”

王一博就看了看他的手:“还好,我还没使劲。”

纪李感同身受,拉了汪卓成的手看了看:“太惨了,大成真的太惨了,手都被打肿了。”

王一博才不管他们,就问肖战:“战哥,看,我是不是最厉害的?”

肖战就抱着手笑着看着他:“王一博,你是人吗?你还是人吗?”

王一博没管他:“但是我赢了,我是不是最厉害的?”

纪李就回他:“你玩不过战哥,不是最厉害的。”

王一博就开始挑衅了:“战哥,敢不敢比一下?”

汪卓成幸灾乐祸:“魏无羡,你要是赢不了,就不要回莲花坞了。”

肖战立刻把袖子一拉:“来来来,王一博,我们来一盘。”王一博就把手搭在了他的手上。

纪李扇子一拍,喊了声“开始”。肖战才把手翻过来,王一博“啪”的一下就打在了肖战的手背上。王一博这一下使了全力,肖战的手背被他全打红了,有些吃痛:“王一博,你还真打啊?”

汪卓成看了看肖战的手:“不真打还假打吗?我手都被他打肿了。”

王一博只顾自己挑了挑眉:“怎么样?战哥,服不服气?”

肖战就吹了吹自己的手背:“好好好,服气服气,我都快疼死了。”

纪李就觉得“不公平”了,搭了汪卓成的肩膀就嚷了起来:“一博,敢情你跟战哥玩的时候放水,跟我们玩的时候下杀手。”

汪卓成就又翻了个白眼:“我还以为金子轩是只孔雀,没想到蓝二公子也是只孔雀。”

纪李拍着扇子笑得直不起腰:“孔雀开屏,孔雀开屏……”

肖战没管他们,只觉得自己的手背疼得厉害,抬头就把手背伸到了王一博的面前:“疼,全红了。”

王一博就抓着他的手看了看:“全红了,那怎么办啊?”

肖战就“哼”了一声:“你说怎么办?”

王一博大概是脑子坏掉了,突然来了一句:“那我亲一下?”

肖战脑子里“嗡”的一声,王一博就在他的手背轻轻地落了一吻。

汪卓成跟纪李当场就看呆了:卧槽!!!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7

PS:心疼一下聂导(笑哭)

剧组聚餐之后,特别是王一博送肖战回酒店之后,王一博就变得更黏肖战了。有时候,肖战跟汪卓成,还有宣璐他们在说话,王一博叫了他一声,肖战没听见,王一博就要摆脸色了。本来就冷的脸,一下子就黑得更厉害了。肖战有时候嫌他烦,王一博叫了他好几声,他就当作没听见。王一博没有办法,扯着嗓子就喊他的名字:“肖战,战哥,战哥,肖战……”

肖战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到了最后,肖战没有办法了,只好顺着他:“好了,王一博小朋友,我要拍戏了,你不要再叫了好不好?”

王一博就有些生气了:“我没在叫,是导演叫你拍戏了。”

肖战还有几句话没跟汪卓成说完,拉了他的衣服正要...

PS:心疼一下聂导(笑哭)

剧组聚餐之后,特别是王一博送肖战回酒店之后,王一博就变得更黏肖战了。有时候,肖战跟汪卓成,还有宣璐他们在说话,王一博叫了他一声,肖战没听见,王一博就要摆脸色了。本来就冷的脸,一下子就黑得更厉害了。肖战有时候嫌他烦,王一博叫了他好几声,他就当作没听见。王一博没有办法,扯着嗓子就喊他的名字:“肖战,战哥,战哥,肖战……”

肖战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到了最后,肖战没有办法了,只好顺着他:“好了,王一博小朋友,我要拍戏了,你不要再叫了好不好?”

王一博就有些生气了:“我没在叫,是导演叫你拍戏了。”

肖战还有几句话没跟汪卓成说完,拉了他的衣服正要说。王一博劈手就抓了他的手腕,拉了他就要走。肖战不知道王一博在发什么疯,只知道手腕被他抓得有些发疼,皱了皱眉,突然就停了下来:“一博,你怎么了?”

王一博冷着脸看了看他:“没怎么,导演叫我们拍戏。”

肖战看了看他,把他的手给拉了下来:“知道了,我自己会走。”

王一博愣了一下,意识到肖战是真的生气了。连忙小跑了几步追上他,抓了他的肩膀有些着急:“战哥,我不是……不是……我就是……就是……”

肖战又把他的手拉了下来:“该拍戏了。”

王一博的手就悬在了半空中:“战……战哥……”

一场戏拍下来,王一博的状态一直不大好,几次NG都是因为他。导演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让他们先吃饭休息。中午的时候,肖战的盒饭是王一博的助理一起拿过来的。助理不知道肖战不喜欢吃茄子,就递了盒有红烧茄子的盒饭给他。肖战也不好意思说他不喜欢吃,就把茄子挑到了一边。

王一博就站在边上看了看肖战挑到一边的茄子,看了半天,突然就挨着肖战坐了下来。肖战看了看他,低头扒拉自己碗里的饭去了。王一博就往他的身上贴了贴:“战哥,你要吃肉吗?”

肖战就扒拉着碗里的饭不理他。王一博就又蹭了蹭他:“战哥,战哥,我错了,战哥,我错了。”

肖战被他蹭得有些痒了:“王一博,这条凳子那么长,你为什么偏偏要挨着我坐?”

王一博知道他的气消了,就笑了笑:“我喜欢挨着战哥坐。”

肖战被他弄得又好气又好笑:“你坐过去一点,你坐得这么近,我的筷子都用不起来了。”

王一博就往旁边挪了挪:“战哥,这样可以吗?”

肖战就又笑了:“你再过去一点,这条凳子那么长。”

王一博就有些不愿意了:“不行,不能再坐过去了,再坐过去就不能挨着战哥了。”

肖战就只好由着他,又低头挑茄子去了。挑了一会儿,王一博突然就夹了块鸡肉放到了肖战的碗里:“战哥,来,吃肉,给你吃的。”

肖战抬头看了看他:“来,你给我挑茄子。”

王一博就像捡了宝似的,低头乖乖地给肖战挑茄子。肖战咬了一口王一博夹给他的茄子,咬着筷子看着他:“好吃。”

王一博听了,就把碗里的鸡肉全都夹给了他:“战哥,那就都给你吃。”

肖战就问他:“那你吃什么?”

王一博就夹了一块茄子塞进嘴里:“没事,我喜欢吃茄子。”又抬头看了看肖战:“战哥,以后我都给你挑茄子,好不好?”

肖战不知道王一博话里有话:“那正好,你爱吃茄子,我爱吃肉,以后你都给我挑。”王一博尝到了甜头,笑得嘴都裂开了。

今天拍戏不赶进度,导演就给安排了午休。肖战还没睡上一会儿,就被王一博给叫了起来。王一博正跟纪李在玩打手的游戏,纪李玩不过他,一只手被他打得通红。看到肖战来了,就向他告状:“战哥,你终于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的手都要被一博打肿了。”

肖战就抓了他的手看了看:“没事,我帮你报仇。”

纪李知道肖战是“游戏大魔王”,就搭了肖战的肩膀,做足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王一博就笑着把手伸到了肖战的面前:“怎么样,战哥,应战吗?”

肖战就把自己的手放到了王一博的手心上:“来,我应战。”

王一博嘴里放着狠话,可是几个回合下来,他一次都没打到肖战的手。纪李看得没劲,“啪”地一下打在了王一博的手背上:“一博,你行不行啊?你都没赢过。”

王一博就挑眉看了看他:“我行不行?要不,我跟你来?”

纪李不服气,就换下肖战跟王一博玩打手游戏。结果,几个回合下来,手又被王一博全打红了。纪李看了看王一博,又看了看肖战:“怎么回事啊?怎么你跟战哥就输,我跟你就赢啊?”

王一博就朝肖战挑了挑眉:“怎么样?聂导,服不服气?”

纪李就摆了摆手:“服气,服气了。”

王一博就看了看肖战:“战哥,我厉不厉害?”

肖战打了个哈欠,有些困了,就敷衍了他几句:“厉害厉害,蓝二公子最厉害了。”

王一博就收了笑容:“不是。”

肖战:“不是什么?”

王一博:“不是蓝二公子,是王一博。”

肖战拿着小电扇就笑了:“好好好,王一博小朋友最厉害了。”

王一博:“不是,你为什么要加个小朋友?”

肖战就看了看他:“你比我小六岁,当然是小朋友了。”

王一博就咽了咽口水,不说话了。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6

PS:我恨小赞是根木头。


肖战跟王一博都喝了酒,导演他们就没敢让他们开车回去,叫了剧组里的工作人员送他们回去。剧组的车为了保密,装的都是那种防偷窥的玻璃。外面的人看里面看不到,里面的人看外面却是一清二楚。汪卓成跟刘海宽他们一辆车,王一博跟肖战一辆车,几个小辈们唱歌去了,没回酒店。

肖战喝得迷迷糊糊的,王一博扶他上车的时候,肖战就在座椅上坐得端端正正的,挺着后背,两只手放在膝盖上,看起来就像个乖宝宝。王一博坐到他身边,肖战就歪着脑袋看着他。王一博就也歪着脑袋看着他,看了一会儿,王一博觉得脸颊有点烫,就问他:“战哥,战哥你还认识我吗?”

肖战就点了点头:“认识,你是王一博。”

王一博觉...

PS:我恨小赞是根木头。


肖战跟王一博都喝了酒,导演他们就没敢让他们开车回去,叫了剧组里的工作人员送他们回去。剧组的车为了保密,装的都是那种防偷窥的玻璃。外面的人看里面看不到,里面的人看外面却是一清二楚。汪卓成跟刘海宽他们一辆车,王一博跟肖战一辆车,几个小辈们唱歌去了,没回酒店。

肖战喝得迷迷糊糊的,王一博扶他上车的时候,肖战就在座椅上坐得端端正正的,挺着后背,两只手放在膝盖上,看起来就像个乖宝宝。王一博坐到他身边,肖战就歪着脑袋看着他。王一博就也歪着脑袋看着他,看了一会儿,王一博觉得脸颊有点烫,就问他:“战哥,战哥你还认识我吗?”

肖战就点了点头:“认识,你是王一博。”

王一博觉得好玩,就把肖战的手从膝盖上拿了下来。肖战看了看他,把手又放回到了膝盖上。王一博觉得好笑,就又把他的手从膝盖上拿了下来。肖战就有些生气了,嘟了嘟嘴,把手又拿了回去。王一博还要伸手去拿,肖战突然就咬着牙呲了他一声。王一博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把手给收了回来。肖战就乐了,笑弯着眼睛看着他。王一博就不逗他了,抓了他的手在自己的手心里捏了捏。

肖战愣了一下,也没把手缩回去,就这样被王一博抓着。王一博抓了一会儿,一歪头,就看到肖战打了个哈欠。王一博就把肖战的脑袋掰到了自己的肩膀上:“战哥,你靠着我睡一会儿。等到酒店了,我叫你起来。”

肖战就摇了摇头,坐直了身子,怎么都不肯靠到王一博的肩膀上。王一博拿肖战没有办法,只好自己挨着他坐得更紧一点。

到了酒店,工作人员问王一博要不要帮忙,王一博摇摇头说不要。结果一开车门,肖战就栽了出来。王一博连忙把他扶稳,问他有没有磕到哪里了。肖战就抿着嘴摇了摇头:“没有,不疼。”

王一博又好气又好笑,揽了他的肩膀要扶他回房间。肖战就嘟着嘴扒拉开了他的手:“王一博,我没喝醉,我自己能走。”

王一博就顺着他放开了手:“好好好,我不碰你,你自己走。”

肖战就咧嘴笑了,走了几步,没看到王一博跟上来,就又转身问他:“你怎么不走啊?”

王一博就逗他:“我喝醉了,走不稳了。”

肖战很吃这套,伸手就来拉他:“王一博,王一博小朋友,我是哥哥,你是弟弟,你要拉紧我。”

王一博就把手递了过去:“战哥,拉紧了,拉紧了就不要放开了。”

王一博的手要比他的手大上一圈,肖战没能拉住他的整个手掌,就抓了王一博的大拇指在手心里。王一博抬头看了看肖战,又低头看了看他抓着自己的手,嗓子有些紧紧的。

肖战看他不走,就又嘟着嘴催他:“王一博,你怎么又不走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生气了,肖战的脸红得更厉害了。王一博觉得嗓子更紧了,只想跟肖战靠得更近一些,手上一用力,肖战本来就喝醉了,脚下不稳,被王一博这么一拉,就摔到了王一博的怀里。王一博愣了一下,肖战就扒拉着他的衣服坐到了地上。

王一博连忙把他扶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裤子:“战哥,地上凉,别坐在地上了。”

肖战看了看他,伸手就在王一博的屁股上打了一下:“王一博,你刚才为什么打我?”

王一博有些哭笑不得:“战哥,明明是你打我,我在给你打灰尘。”

肖战就不乐意了:“王一博就打我了,打我了还不承认。”

王一博终于明白跟一个喝醉的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只好顺着肖战:“好好好,是我打你,是我打你,好不好?”

肖战就笑了,笑得特别灿烂。

王一博扶着肖战回到房间的时候,肖战已经迷迷糊糊地要睡着了。王一博就把肖战放到了床上,拍了拍他的脸:“战哥,战哥,你先别睡,我给你擦下脸再睡。”肖战就“嗯哼”了两声,王一博笑了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进了浴室,拧了热毛巾出来给肖战擦脸。

刚开始的时候,肖战以为王一博年纪小,不会照顾人。到后来,肖战拍莲花坞戏份的时候中了暑,王一博那天本来是休息的,接了汪卓成的电话,二话没说,就从酒店赶到了剧组。

王一博赶到的时候,肖战正躺在化妆间的沙发上休息,嘴唇有些发白,整张脸一点血色都没有。王一博就坐到他身边摸了摸他的额头:“战哥,你怎么样了?好点了没有?”

肖战就半睁着眼睛看了看他,摇了摇头:“还好,没事了。”

王一博看了看他,也没多说,打开保温杯的盖子把他扶了起来。肖战看他从口袋里拿了包药出来,撕开来倒在手心里,是一些小药丸。肖战光闻着气味就觉得这些药丸肯定很苦。

王一博看他皱了皱眉,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战哥,这个药是治中暑的。我自己也吃,挺好的。”

肖战看了看他,知道自己逃不了。王一博给他吃的小药丸苦得厉害,肖战咽下去的时候,差点没吐出来。王一博就把保温杯递给了他,肖战接过来喝了一口,甜甜的,是蜂蜜水。

肖战就想:王一博当练习生的时候,一定很不容易。

也不知道是王一博擦脸的动作重了点,还是肖战喝了酒的脸特别敏感。王一博才擦到他的额头,肖战就不满地嘟囔了一声:“疼。”

王一博就哄着他:“不疼,一下就好了,热水擦了睡觉才舒服。”

肖战就又嘟了嘟嘴:“抱,抱抱就不疼了。”

王一博跟肖战两个人平时在剧组里没少小打小闹,因为戏份的关系,他跟肖战的肢体接触也不少。可现在真要他把肖战抱到怀里,王一博倒有些无从下手了。肖战的手伸了半天,可能是有些累了,正要放下来。王一博突然就伸手托住了他的后背,把他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肖战的呼吸浅浅的,趴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肖战的呼吸打在他的脖子上有些痒痒的,王一博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战哥,我喜欢你。”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5

PS:可怜的鱼儿。


阿令开拍一个月的时候,剧组安排了一次聚餐。

上午还好,到下午的时候,天热得厉害,肖战跟纪李刚好要拍一场水里的戏。肖战怕热,汗流得厉害,妆也花得厉害。道具组给肖战准备了一条鱼,因为动过手脚,所以乖乖地被肖战捏在手里。

拍这场戏的时候,肖战跟王一博的对手戏是最多的,特别是在云深不知处求学的时候,十场戏下来,有八场戏是跟王一博的。对手戏拍得多了,待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肖战跟王一博也就更熟识了。肖战明明是先跟汪卓成他们认识的,可是一个月的戏拍下来,他跟王一博倒变得形影不离了。

这场戏肖战要在水里踹上纪李一脚,导演为了拍摄效果,特意没让肖战告诉纪李。所以整个C组里,就只有纪...

PS:可怜的鱼儿。


阿令开拍一个月的时候,剧组安排了一次聚餐。

上午还好,到下午的时候,天热得厉害,肖战跟纪李刚好要拍一场水里的戏。肖战怕热,汗流得厉害,妆也花得厉害。道具组给肖战准备了一条鱼,因为动过手脚,所以乖乖地被肖战捏在手里。

拍这场戏的时候,肖战跟王一博的对手戏是最多的,特别是在云深不知处求学的时候,十场戏下来,有八场戏是跟王一博的。对手戏拍得多了,待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肖战跟王一博也就更熟识了。肖战明明是先跟汪卓成他们认识的,可是一个月的戏拍下来,他跟王一博倒变得形影不离了。

这场戏肖战要在水里踹上纪李一脚,导演为了拍摄效果,特意没让肖战告诉纪李。所以整个C组里,就只有纪李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开拍的时候,肖战把袖子挽了起来,绕到了纪李的身后。纪李正低头在找水里的鱼:“那个,魏公子,鱼在哪里啊?我怎么没看到啊?”

肖战就看了看他:“怎么没有啊?那鱼不就在水里吗?”纪李正要转身问他,肖战抬脚就把他踹到了水里。

纪李在水里扑腾了几下:“魏公子,你……你踹我做什么?”

肖战就憋着笑把在水里早就放好的鱼给抓了起来:“鱼,你看,你看,我抓到鱼了。”纪李就不好再说了,尴尬地笑着揉了揉屁股。

导演喊卡的时候,肖战连忙去看纪李的情况,问他有没有事。纪李就说没事,末了,还不忘吐槽肖战他们怎么不告诉自己。纪李在水里摔了一跤,全身都湿透了,助理就带他换衣服去了。肖战拿着鱼站在原地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王一博就扔了个小石子过去:“战哥,拍好了,可以上来了。”

肖战还没反应过来,手上的鱼突然一跳,肖战没站稳,脚下一滑,就摔到了水里。肖战在水里扑腾了几下,就被跳下来的王一博给拉了起来。王一博拍了拍他的脸:“战哥,战哥,你在想什么啊?”

肖战这才反应过来,伸手拍了拍王一博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没事,我刚才在想事情。”肖战怕他担心,就又朝他笑了笑。

王一博看了看他搭在自己手上的手,拉了他的手就要上岸:“战哥,你先去换衣服,要不然感冒了。”

肖战就拉了他的手借力上岸。上了岸,肖战先脱了外套,一转身,王一博突然又跳下了水。肖战担心他:“一博,水里的石头上都是青苔,很滑,你小心点。”

王一博点了点头,低头在水里摸了一会儿,把肖战掉到水里的鱼又捞了上来:“战哥,今晚我请你喝鱼汤。”

肖战以为他在开玩笑,正想说“今天晚上剧组要聚餐”,可是看到王一博笑得那么开心,话到嘴边,就怎么都说不出来了。王一博抓了鱼,抬头看到肖战还站在岸边不动,就举着鱼朝他挥了挥:“战哥,快去换衣服,不然要感冒了。”肖战就笑着点了点头,跟助理换衣服去了。

王一博推门进去的时候,肖战正脱了外衣,只穿了一件里衣。白色的里衣料子有些透明,沾了水,湿答答地贴在肖战的身上,若隐若现地勾勒着他的肌肉线条。肖战的衣领敞开了大半,红色的发带贴在胸口上,打下的阴影看不真切。王一博咽了咽口水,嗓子痒痒的,身子有些发烫。

肖战还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脱了里衣去换自己的衣服。王一博一时间看得没能转眼,就被肖战一拳打到了胸口上:“小朋友,你看什么啊?你哥没有腹肌,没什么好看的。”

王一博收回目光,又咽了咽口水,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战哥没腹肌身材也很好。”又想了想:“战哥,你要不要摸一摸我的腹肌?”

肖战就笑了:“我又不是你的粉丝,为什么要摸你的腹肌?”王一博一下子就瘪了,耷拉着脑袋就不高兴了

肖战不是第一天认识王一博了,知道小朋友是没能得到肯定,心里有些失落了。肖战知道王一博的脾气,就顺了顺小狮子的毛:“好了,小朋友,你的腹肌很厉害,不愧是你,含光君。”

王一博一下子就变了脸:“战哥,那你摸一下。”

肖战看他变了脸,怕他真的生气了,就伸手摸了摸王一博的腹肌,又在他的腰上掐了一下:“不错,很硬。”肖战才说完,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自己就把自己给逗笑了。

王一博没开玩笑,聚餐的时候,他提早到了厨房,让厨师把下午的鱼炖成了鱼汤。郭丞他们几个小辈没跟肖战还有王一博他们坐一桌,上菜的时候,郭丞眼巴巴地看着邻桌上了鱼汤,就嘟囔了一句:“含光君,魏前辈,怎么你们桌有鱼汤?我们桌没鱼汤啊?”

纪李平时跟几个小辈玩得不错,就搭了一句:“这是含光君抓的鱼,抓给魏兄吃的。”

肖战被突然点到了名,有些不好意思了:“没事,郭丞,你们要是想吃的话,就端过去吃。”郭丞抬头看了看王一博,看他冷着一张脸,就没敢动。

肖战也看了看王一博,就发现也在抬头看着自己。王一博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桌上的鱼汤:“你们魏前辈都说了,那你们就拿去吃。”

郭丞得了便宜就卖乖:“谢谢含光君。”

吃到一半的时候,制片人跟导演过来敬酒。肖战跟王一博他们几个都是主演,肖战不好拒绝,就喝了几杯。一瓶啤酒没喝一半,肖战的脸就红了。王一博担心他,就替他挡了几杯酒。喝到后来,王一博也有些扛不住了。肖战的酒品很好,半醉的时候红着脸,嘴角挂着笑,乖乖地坐在那里。王一博没醉,倒是看着肖战看醉了。

鬼使神差的,王一博就伸手在肖战的面前摇了摇:“战哥,战哥,你喝醉了吗?”肖战就抿着嘴摇了摇头。

王一博就又问他:“战哥,要不要我先送你回去?”肖战就看着他,乖乖地点了点头。

王一博突然就被他看得心跳漏了半拍。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4

PS:王孔雀在线开屏!!!

肖战跟王一博今天没有夜戏,不过下了戏之后也是晚上八点了。宣璐跟曹煜辰还有夜戏要拍,就在剧组吃了盒饭。汪卓成一个人回的酒店,打了电话叫肖战吃饭,肖战就说他已经有约了,让他一个人解决。汪卓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点开手机正打算叫个外卖,就看到王一博拿了个头盔往外走。这几天王一博都跟肖战,还有汪卓成待在一起,要说熟也熟,要说不熟也不熟。汪卓成虽然觉得王一博看起来冷冷的,但是相处下来,汪卓成觉得王一博还是个不错的人的。王一博走得很快,汪卓成叫了他一声,王一博没有听到。

等王一博出了门,汪卓成才想起自己要点外卖。刚打开手机,刘海宽就打电话过来了。他跟刘海宽都是家主,虽然对手戏...

PS:王孔雀在线开屏!!!

肖战跟王一博今天没有夜戏,不过下了戏之后也是晚上八点了。宣璐跟曹煜辰还有夜戏要拍,就在剧组吃了盒饭。汪卓成一个人回的酒店,打了电话叫肖战吃饭,肖战就说他已经有约了,让他一个人解决。汪卓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点开手机正打算叫个外卖,就看到王一博拿了个头盔往外走。这几天王一博都跟肖战,还有汪卓成待在一起,要说熟也熟,要说不熟也不熟。汪卓成虽然觉得王一博看起来冷冷的,但是相处下来,汪卓成觉得王一博还是个不错的人的。王一博走得很快,汪卓成叫了他一声,王一博没有听到。

等王一博出了门,汪卓成才想起自己要点外卖。刚打开手机,刘海宽就打电话过来了。他跟刘海宽都是家主,虽然对手戏不多,但是私底下接触的时间很多。云深不知处的求学戏明天开拍,刘海宽之前接了广告,今天晚上才下得飞机。一下飞机,刘海宽就打了电话给汪卓成,他跟汪卓成,还有肖战他们在北京聚过一次,他对汪卓成的印象最好,因为怕耽误拍戏,所以一下飞机就找他来对戏了。

肖战裹得严严实实地在地下车库等王一博,王一博进来的时候戴着摩托车头盔,肖战差点没认出他来。王一博把头盔摘了下来,朝他挑了挑眉:“怎么样?战哥,要不要我骑摩托车载你?”

肖战就上下看了看他,把眼睛笑得弯弯的:“你不怕被人拍吗?”

王一博把头盔放到了摩托车上,捋了捋头发:“为什么要怕人拍?我们两个又传不了绯闻。”

肖战觉得自己算是个比较通透的人了,也不知道王一博是开玩笑的,还是故意的,但是听起来有点让人不舒服。肖战把口罩往上拉了拉,看了王一博一眼:“一博,我不喜欢他们乱写。”

王一博突然意识到肖战的眼里没了笑意,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战哥,那你开车,我们开车去。”

肖战就点了点头,摘了帽子开车去了。肖战一路上都没说话,王一博只觉得座椅上都是芒刺,扎得他坐不安稳。车里的安全提示系统一直在响,“嘀嘀嘀”地吵得肖战心烦。肖战终于忍不住了:“一博,你系一下安全带。”

王一博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拉了安全带系上。王一博又偷偷地看了肖战一眼:“那个,战哥,你想吃什么?”

肖战也没看他:“吃什么都可以,你定就好了。”

王一博咽了咽口水:“那去吃火锅,怎么样?”

肖战就看了他一眼:“换一个,别吃火锅了。”

王一博也看了看他:“战哥,你不喜欢火锅吗?”

肖战:“不是,我是看你不喜欢吃。上次吃的时候,你都没吃多少。”

王一博的心里一下子就乐开了花:“没有,不是,我不是不喜欢吃,是太辣了,我吃不了。”

肖战就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影视城里的几家火锅店肖战他们都来吃过,知道哪家正宗,哪家地道。夏天过来拍戏的剧组很多,肖战担心被人拍到,就带王一博到了家比较小的火锅店吃饭。

王一博点了个包厢,拿了菜单要肖战点菜。肖战也不推辞,接过来点了个清汤底,又点了几样素菜,就把菜单还给王一博叫他点了。王一博接过菜单看了看,抬头就问他:“战哥,你不点辣的啊?”

肖战就给他倒了杯水:“没事,我蘸料调辣的就好了。”

王一博就点了点头,又勾了几样荤菜,这才递给了服务员。肖战又给自己倒了杯水,鼓着腮帮子看着王一博。王一博突然就觉得嗓子痒痒的:“对了战哥,你喝酒吗?”

肖战连忙摇了摇头:“我不喝,我酒量太差了,一瓶就醉了。”

王一博就笑了:“真的啊?我还以为战哥酒量很好。”

肖战夹了一片娃娃菜在锅里涮了涮:“对了一博,你不是说要跟我讨论剧本吗?你有哪里不明白吗?”

王一博听他这么一说,差点没被噎住:“不是……不……是,我是想跟战哥讨论剧本的。那个……那个导演不是说让我们写个读后感,我写了发给导演了,他……他可能不太满意,叫我改一改。我不知道怎么改,所以就想问问你是怎么写的。”

肖战也被噎了一下:“我……我也没怎么写,我就是写了一点关于自己对魏无羡的看法,也没写什么。”

王一博也跟着涮了片娃娃菜,咬着筷子看着肖战:“我觉得战哥跟魏无羡特别像,今天第一场戏就演得特别好。”

肖战就笑了笑:“没有,你演蓝忘机也演得特别好。你学跳舞的,身形特别好看,打戏也特别好看。”

王一博:“战哥会跳舞吗?”

肖战:“我就会一点点,跳得不好。”

王一博:“那改天我教战哥。”

肖战:“那好,有王老师教我,我肯定学得很快。”

王一博也笑了:“战哥,你是队里的主唱吗?”

肖战点了点头:“怎么了?”

王一博就看着他:“队里的发电机,你还记得吗?”

肖战差点没把喝到嘴里的水给喷出来了:“不是,一博,都这么久了,你还记得啊?”

王一博就问他:“战哥,你是怎么想到说自己是发电机的啊?”

肖战有些不好意思了:“不是,不是我要说的,是……是团队安排的。”

王一博:“明白了,战哥是身不由己。”

肖战就连忙打断了他:“好了好了,别说了,快点吃菜。”王一博看他急了,就不逗他了,笑着低头吃菜去了。

两个人一直吃到快十点了,肖战跟王一博开车回到酒店的时候,正好碰上汪卓成送刘海宽出来。四个人打了个照面,说了几句话,王一博就跟肖战上楼回房间了。

肖战回房间玩了一会儿手机,就有人过来敲门。肖战开了门,是来送外卖的小哥。肖战拿了外卖,是一杯星巴克的冰摇红莓黑加仑。肖战插上吸管喝了一口,感觉甜甜的。

洗完澡出来,王一博就发微信过来了:战哥,上次没回你,晚安。

肖战就笑了:谢谢一博的星巴克,晚安。

闾丘大荒

关于cheche

最近很多人问我小号跟求私车车,去我置顶找,那里有我的小号,车车已经补档了!!!

去置顶!去置顶!去置顶!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最近很多人问我小号跟求私车车,去我置顶找,那里有我的小号,车车已经补档了!!!

去置顶!去置顶!去置顶!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3

PS:王耶啵:赞哥也太可爱了点趴!!!


接下来的几天,几位主演们都是训练场、酒店两点一线,没有什么别的时间。上次吃了火锅之后,只要王一博不提,肖战也不叫他一起去吃饭了。

开机那天,王一博有些拘谨,肖战也有些不适应。本来应该相处得火热的两位男主角,看起来就像是两个陌生人。导演致词的时候,王一博正搭着手低头在玩地上的小石子。肖战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撞了一下,一下子没站稳,就往王一博的身上倒。王一博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肖战胡乱一抓,就抓到了王一博放在身前的手。肖战有些不好意思,等站稳了去看王一博的表情,王一博已经别过了头,看别的地方去了。

致词之后,惯例是要上香的。肖战离得近,剧组的工作人员...

PS:王耶啵:赞哥也太可爱了点趴!!!


接下来的几天,几位主演们都是训练场、酒店两点一线,没有什么别的时间。上次吃了火锅之后,只要王一博不提,肖战也不叫他一起去吃饭了。

开机那天,王一博有些拘谨,肖战也有些不适应。本来应该相处得火热的两位男主角,看起来就像是两个陌生人。导演致词的时候,王一博正搭着手低头在玩地上的小石子。肖战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撞了一下,一下子没站稳,就往王一博的身上倒。王一博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肖战胡乱一抓,就抓到了王一博放在身前的手。肖战有些不好意思,等站稳了去看王一博的表情,王一博已经别过了头,看别的地方去了。

致词之后,惯例是要上香的。肖战离得近,剧组的工作人员就把王一博要上的香一并递给了他。肖战就去叫王一博,要把香递给他。转身一看,王一博正低着头用脚在玩地上的小石子。小石子本来是在广场上的,离他们上香的地方有十几米远。想到这里,肖战不由地就笑了。王一博的帽檐压得很低,脸上的表情也是冷冷的,可是肖战怎么看,他不过就是个爱装酷的小朋友。肖战又想到他把小石子从广场上带过来的样子,一下子没忍住,叫着他的名字就笑了出来。

王一博抬头正好对上肖战的笑脸:“战哥,怎么了?”

肖战就收了笑容摇了摇头,把手里的香递给了他。王一博人比他矮了一点点,手却比他大了一圈。肖战低头看了看他的手,又把目光收回到了自己的手上,清了清嗓子:“没什么,就是提醒你要上香了。”

王一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点了点头,跟肖战一起上了香。

阿令的拍摄时间很紧,开机过后,下午就要开始正式的拍摄了。肖战被领着到化妆间去化妆的时候,王一博已经在那里了。下午第一场要拍的是大梵山的戏,汪卓成他们还没到,化妆间里就只有王一博跟肖战两个主演。肖战进来的时候,王一博已经换好戏服了,一身雪白的蓝家校服,衬得王一博愈发清冷了。肖战有一瞬间的失神,甚至就把他当成了蓝忘机。肖战回过神的时候,跟王一博打了个招呼,就到更衣室换戏服去了。

肖战换好衣服出来,王一博还坐在沙发上没有动。肖战想叫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王一博就把手机收了起来,从包里拿出一大袋薯片递给他。肖战有些惊喜,伸手接过,笑着跟他说了声“谢谢”。

王一博莫名有些紧张,咽了咽口水,抬头看了他一眼:“本来是第二天就要给你的。但是你那个薯片国内没有,我就到国外买了,所以今天才到。”

肖战没想到王一博连买薯片都会这么上心,倒是把他弄得不好意思了。连忙拆了一包,递了一片给王一博:“那个……这个薯片还挺好吃的,你要不要吃一片?”

王一博就伸手接了过来,一口咬了下去,舔了舔嘴角:“还不错。”

肖战笑得更开心了,自己也吃了一片:“好吃,谢谢一博。”王一博笑起来的时候带着点奶气,很好看。

大梵山的戏是在树林里拍的,天气热,蚊虫特别多。一场戏拍下来,王一博的腿上就没一块好肉了。休息的时候,王一博拿了百草膏在抹蚊子包,就听到肖战在跟汪卓成吐槽:“江澄,这里的虫子好多,我刚才一张嘴,就吃进去了好几只虫子。”

汪卓成也坐在那里抹药膏,不知道是不是太入戏了,张口就开始用江澄的语气去怼肖战:“你还好,刚才都没怎么说话。我说的话最多,满嘴都是那个小虫子,太恶心了。”

肖战就笑了:“那你也让蓝二公子给你禁言,你就不用说话了。”

汪卓成差点没翻个白眼给他:“我看你最需要禁言了。”

肖战拍戏的时候,整个人的状态都是入戏的。有时候下了戏,举手投足之间还留有些魏无羡的影子。肖战喜欢小动物,重庆的家里也养了一只叫坚果的短腿猫。肖战把它称为姑娘,就像是自己的小女儿一样。

剧组里没有小动物,只有一头叫小苹果的大动物驴。肖战刚才拍戏的时候好几次都差点被小苹果给甩下来,这会儿得了空,就拿了个苹果去逗它。肖战拿着苹果在小苹果的面前摇了摇:“小苹果,想吃吗?”

小苹果正低着脑袋在啃地上的草根,不知道是不是闻到了苹果的香味,突然抬起脑袋,踩着蹄子往肖战的手里凑。肖战就往后退了一步,把手里的苹果举得高高的:“谁让你刚才要摔我的,不给你吃,就不给你吃。”小苹果像是听懂了一样,突然仰头叫了几声,甩甩尾巴就要赶肖战走。

肖战就去拉它的缰绳,小苹果就别过脑袋,不让他拉。肖战本来就站在斜坡上,这一下拉了空,就在斜坡上滑了一下。王一博一直在关注着他,看到肖战滑了一下,起身就要去扶他。手还没碰到肖战,肖战自己就站稳了。王一博四处看了看,没有人看到,他就把手收了回来。肖战有些生气了,叉着腰瞪着小苹果。小苹果也没理他,又仰头叫了几声,低头啃草根去了。肖战被小苹果给气笑了,想着他跟一头驴较什么劲,他又不是真的魏无羡。想到这里,肖战就把苹果丢到了地上。一转身,王一博就站在他身后,把手抵在嘴边,突然发出了一声驴叫声。

肖战愣了一下,差点没笑弯腰:“王一博,你是在跟小苹果说话吗?”

王一博看了他一眼:“没有,我在帮你跟小苹果吵架。”

肖战笑得更大声了:“那……那你吵赢了吗?”

王一博就看了小苹果一眼:“吵赢了,你没看到它不叫了吗?”

肖战笑得趴到了他的肩膀上:“你赢了,王一博,你赢了。”

王一博就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把身子往肖战那边挤了挤:“战哥晚上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吃个饭。”

肖战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汪卓成他们:“要不要叫上他们一起?”

王一博就看着他:“这次想请战哥一个人吃饭,下次再请他们。”看到肖战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己,王一博怕他不答应,就又加了一句:“想跟战哥讨论一下剧本,就先不叫他们了。”

肖战想到上次吃火锅时的尴尬,觉得王一博说得有道理,就答应下来了。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爸爸去哪儿(带娃综艺接档)第二站:陕西西安6

PS:第二站结束。


陕西西安   黑河森林公园   午睡结束   下午1:30

甫甫:爹地,(醒得很快)爹地……

王一博:甫甫,你小声点,爹地还在睡觉。

甫甫(点点头):爸爸,(小声)我想喝水。

王一博:好,(摸了摸儿子的额头不烫了)爸爸去拿你的水杯。你不要把爹地吵醒了。

甫甫(点点头):……

王一博(把水杯递给儿子):你喝慢点,不要呛着了。(低头亲了亲肖战的脸)肖老师太可爱了。

甫甫:爸爸,我也要亲一下爹地。

王一博:爹地还在睡觉,你会吵醒爹地的,不要亲了。

甫甫:……...


PS:第二站结束。


陕西西安   黑河森林公园   午睡结束   下午1:30

甫甫:爹地,(醒得很快)爹地……

王一博:甫甫,你小声点,爹地还在睡觉。

甫甫(点点头):爸爸,(小声)我想喝水。

王一博:好,(摸了摸儿子的额头不烫了)爸爸去拿你的水杯。你不要把爹地吵醒了。

甫甫(点点头):……

王一博(把水杯递给儿子):你喝慢点,不要呛着了。(低头亲了亲肖战的脸)肖老师太可爱了。

甫甫:爸爸,我也要亲一下爹地。

王一博:爹地还在睡觉,你会吵醒爹地的,不要亲了。

甫甫:……

 

陕西西安   黑河森林公园   杂货店   挑选礼物   下午2:00

肖战:我早上在这附近找了一大圈,(拉着儿子的小手)只有这家杂货店是大一点的。

王一博:主要我们只有90块钱,也不知道能买些什么。

肖战:我们先进去看看再说。

王一博:好。

甫甫(主动跟老板打招呼):叔叔,下午好。

老板:小朋友你好,(笑)你跟爸爸爹地来买东西吗?

甫甫:嗯,(看了看肖战跟王一博)我们要给一个老爷爷买东西。

老板:那你们想买什么东西啊?

王一博:我们先看看,先自己看看。

老板:好的,那有需要的时候叫我。

肖战:好的,谢谢。

王一博(四处看了看):这里的东西还挺多的。

肖战:一博,(认真挑选)你觉得这个收音机怎么样啊?

王一博(看了看):收音机吗?

肖战:对,这个收音机是可以用USB接口导入歌曲的。我上次拍那个老电影,有送了一个给一个老奶奶,给她导了很多越剧进去,她还挺喜欢的。

王一博:这个可以,我们可以帮他导好了再给他。(拿起来看了一眼背后的价格)85,价格也刚刚好,这个可以。

肖战:那就买这个,你去结账。

王一博(点点头):好。

甫甫:爹地,我想买这顶小猫咪的帽子。

肖战(看了看价格):甫甫,(蹲下来)这顶帽子要15块钱,我们的钱不够了,下次再来买,好不好?

甫甫:不要,(发脾气)我就要那个小猫咪的帽子。

肖战:甫甫,你忘了,我们今天是来给老爷爷买礼物的。(耐心解释)如果你买了这顶帽子,我们就没有钱给老爷爷买礼物了。你看,老爷爷等了我们一整天,如果没有收到礼物,那他会很伤心的。

甫甫:那他会跟我一样拿不到礼物哭吗?

肖战:会啊,(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他会比你哭得还伤心的。

甫甫(想了想):那我还是不要了。(拉着肖战的手往外走)爹地,我们快走,我看不见它就不想买了。

肖战(笑):甫甫真乖。

王一博:……

 

陕西西安   黑河森林公园   送礼物   下午2:40

王一博:你好,(敲门)请问有人在家吗?

林爷爷(开门):你们是谁啊?

甫甫:林爷爷,(认真)我们是来给你送礼物的。

林爷爷:送礼物的。(笑)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甫甫:我叫王寅琑,这是我的爸爸跟爹地。

林爷爷:琑琑真乖,(看了看王一博跟肖战)别站着了,都进来坐。我给你们讲讲以前的故事。

王一博、肖战:好。

甫甫:好。

旁白:美好的下午时光就在动听的故事中结束了。老人们收获了五花八门的礼物,爸爸和孩子们也收获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当夜幕降临,舞台的灯光逐渐亮起,远方的游子也该归来了。

 

陕西西安   黑河森林公园   文艺晚会   下午6:30

村长(主持):欢迎大家来到乡村大舞台,(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今天是远方的游子回到家乡的时候。为了庆祝这大团圆的时刻,我们特意安排了这场文艺晚会。现在有请爸爸们为大家带来开场歌舞《游击队之歌》,大家掌声欢迎。

肖战(抱着儿子):甫甫快看,爸爸出来了。

甫甫(捧场):爸爸加油,爸爸加油……

肖战(笑):……

 

陕西西安   黑河森林公园   准备睡觉   下午8:30

肖战(突然认真):王一博。

王一博(被吓了一跳):怎么了?

肖战(憋笑):王一博,你的军装裤破了,哈哈哈……

王一博(穿着破裤子表演了一晚上的王爸爸表示崩溃了):……

肖战(憋笑):你小声点,儿子睡着了。

王一博(换衣服):你给他买了那个小猫咪的帽子了吗?

肖战:没有,我哪有钱买。(笑)我亲手做的,厉不厉害?

王一博:肖老师不仅戏演得好,学东西也快,只学了一天,就能做出一顶帽子来了,太厉害了。

肖战:开始了是吗?是开始了吗?

王一博(突然吃醋):肖老师只给儿子缝,都不给我缝的。

肖战:我哪有?(无奈)我也是刚才看到的,你跳的时候我没看到。

王一博:肖老师要补偿我,(撒娇)要亲我一下。

肖战(钻到被子里):王一博,晚安。

王一博(跟着钻到被子里):阿战,晚安。

肖战:王一博,(突然脸红)你别乱摸。

王一博(咽了咽口水):我没有乱摸。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爸爸去哪儿(带娃综艺接档)第二站:陕西西安5

PS:甫甫小可爱又发热了。


陕西西安   黑河森林公园   午饭时间   上午11:30

旁白:午饭时间到了,爸爸跟宝贝们有没有顺利完成任务啊?

肖战(对镜头):我下班快半个小时了,(担心)但是一博跟甫甫还没有回来,(对镜头)有点担心他们。

节目组(转镜头):他们回来了。

甫甫:爹地,(开心)我们回来了。

肖战(抱起儿子):一博,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王一博:没有,我们的东西太多了,卖了好一会儿才卖完。然后回来的路上还堵车,(无奈)我们是从小路走回来的。

肖战:回来就好了,(给儿子擦...

PS:甫甫小可爱又发热了。


陕西西安   黑河森林公园   午饭时间   上午11:30

旁白:午饭时间到了,爸爸跟宝贝们有没有顺利完成任务啊?

肖战(对镜头):我下班快半个小时了,(担心)但是一博跟甫甫还没有回来,(对镜头)有点担心他们。

节目组(转镜头):他们回来了。

甫甫:爹地,(开心)我们回来了。

肖战(抱起儿子):一博,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王一博:没有,我们的东西太多了,卖了好一会儿才卖完。然后回来的路上还堵车,(无奈)我们是从小路走回来的。

肖战:回来就好了,(给儿子擦了擦汗)甫甫今天乖不乖啊?

甫甫:我今天超级乖的,(用手比划)还帮爸爸卖了好多好多的土豆。

肖战:是吗?

 

【视频回放】

甫甫:爸爸,(卖厌了)我们什么时候才回家啊?我想爹地了。

王一博:我们的土豆还没卖完,卖完了才能回家。

甫甫:可是我们已经卖了好久了,没有人来买我们的土豆。

王一博:那怎么办啊?没有人来买土豆,我们就完不成任务了。

甫甫:那我们就不要完成任务了,我想回家了。

王一博:可是我们完不成任务,就没有钱给爷爷他们买礼物了。

甫甫:那怎么办啊?我想回家,也想给爷爷买礼物。

王一博:这样好不好?(抱起儿子)甫甫,爸爸跳舞,你来唱歌,我们再把土豆卖出去,好不好?

甫甫:好。

【回放结束】

肖战(帮儿子洗手):所以你是跳了一上午的舞吗?

王一博:没办法,为了把土豆卖出去,跳了一上午真正的“街舞”。

肖战(笑):他(甫甫)唱歌都没把人吓跑吗?

王一博:没有,你不知道,(认真)他(甫甫)的粉丝还挺多的,都是他们买的土豆。

肖战:王老师小赚了一笔。

王一博(笑):对,确实小赚了一笔,赚了八十块钱。

肖战:我今天跟师父新学了手擀面,中午就吃面,好不好?

王一博:你做的我都可以。

甫甫:好,(开心)我最喜欢吃面了。

王一博:王寅琑,你最喜欢吃的东西好多。

甫甫(笑):……

王一博:但是……但是我们家里没有面粉。

肖战:那你还说可以啊?

王一博:可以去借,我可以到宽哥那里去借一点。(抱过儿子)我记得他是卖面粉的,应该自己会留一点。

 

陕西西安   黑河森林公园   借面粉   上午11:50

甫甫:海宽伯伯,我跟爸爸来借面粉了。

王一博:你为什么这么理直气壮来借东西啊?

甫甫(笑):……

王一博:宽哥,你们吃完饭了吗?

刘海宽:我们早就吃完了,成成在陪CC睡午觉。你们还没吃吗?

王一博:我们想做手擀面,(说明目的)但是发现没有面粉,所以到你们这里来借一点。

刘海宽:这样,(看了看甫甫)甫甫,你想借多少面粉啊?

甫甫:七斤。

刘海宽:七斤?(吃惊)你们吃得完吗?

王一博(笑):不是七斤,是七两,我刚才跟他说的,他忘记了。

刘海宽:那你跟伯伯进去拿,好不好?

甫甫:好。

王一博:蓝大哥,(在回去的路上偶遇蓝曦臣跟江行父子)你们也来找宽哥借面粉吗?

蓝曦臣:不是,我们吃过了。(看了看江行)阿行说给CC妹妹挑了一个草莓发卡,一定要送过来给她。

王一博(笑):……

甫甫(热情邀请):阿行哥哥,你要到我们家去吃午饭吗?我爹地要做手擀面,可好吃了。

江行:可是……可是我要去找CC妹妹。

王一博:人家都吃过了,你没听到曦臣伯伯说吗?他们已经吃过午饭了。

蓝曦臣(笑):甫甫,我们晚上再来你们家玩,好不好?

甫甫(点点头):好,(摇摇手)再见。

蓝曦臣(摇摇手):再见。

陕西西安   黑河森林公园   午饭时间   上午12:00

肖战:我看他们和面的时候都会放一个鸡蛋,(看了看王一博)我们要不要也放一个啊?

王一博:我没有概念,我听你的。

肖战:那我放一个试试看。

王一博(看着肖战):可以。

肖战:和面真的很辛苦,(揉了揉手腕)我的手都酸了。(对镜头)为什么我辛辛苦苦在和面,他们可以在院子里踢球玩啊?

甫甫(突然跑过来):爹地,(好奇)这个面条为什么是黄色的啊?

肖战(生火烧水):因为爹地在里面加了鸡蛋,这样你吃了之后,就能很快长高高了。

甫甫:那爸爸要多吃一点。

肖战:为什么啊?

甫甫(抱着皮球):因为爸爸也要长高高。

肖战:爸爸还不够高吗?

甫甫(摇摇头):不够,爸爸要跟大树一样高。

王一博:……

甫甫:爹地,还有一点点面条,我吃不下了。

肖战:你才吃了半碗,再吃一点点。(耐心)甫甫,农民伯伯们种粮食那么辛苦,我们不能浪费了。

甫甫:我知道,他们在下雨的时候要去种粮食,在很热的时候也要去种粮食,可辛苦了。

肖战:对,他们可辛苦了。(看了看王一博)甫甫,这样,我们跟爸爸比一比,看谁先吃完,好不好?

甫甫:好。

王一博:甫甫那么厉害,吃了这么大一口,爸爸都快追不上了。

甫甫:爹地,你看,我比爸爸还要快了。

肖战:看到了,爹地看到了。(笑)你慢慢吃,等一下爸爸,爸爸已经追不上我们了。

甫甫(笑):……

 

陕西西安   黑河森林公园   午睡时间   下午12:30

肖战:一博,(小声)你的碗洗好了吗?(摸了摸儿子的额头)甫甫可能发热了,我给他量个体温。

王一博:我洗好了,(抱起儿子)他睡着了吗?

肖战:躺到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看了看温度计)有点低烧,估计是早上出了汗着凉了。

王一博:那我给他换件衣服,(摸了摸儿子的后背)这里全是汗。

肖战:先不要换,我给他捂一下,多出点汗,然后再给他换。(又摸了摸儿子的额头)应该没什么事的。

王一博:行,(帮儿子盖被子)那你先睡觉,我看着儿子就好。

肖战:没事,我看着。你都忙了一早上了,趁中午好好休息一下。

王一博:那你有事就叫我,我保证秒醒。

肖战:放心,我一个人应付得过来。

王一博(笑):……


闾丘大荒

【博君一肖】他和他相爱的恋爱纪实2

PS:反正就是,小赞你不要再笑了!!!


王一博跟肖战他们一起去吃了火锅。可是一顿火锅吃下来,他却没吃什么东西。肖战不知道王一博是因为怕辣才不吃的,只以为他是因为太拘束了才不吃的。肖战是一个很会照顾别人感受的人,跟他接触过的人,都觉得他特别温柔,待人接物都很有分寸。所以时间一久,就连肖战自己都觉得他应该是那样的,应该对每个人都是温柔的。即使是对不喜欢的人,他也不会摆出什么难看的脸色,只会不去接触。

肖战看到王一博微微皱了皱眉,心里有些自责。王一博跟汪卓成他们还不熟,自己叫他一起来吃火锅,是不是有些不妥?

王一博也发现了肖战在看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喉咙里有些痒,他就习惯性地轻咳了几声...

PS:反正就是,小赞你不要再笑了!!!


王一博跟肖战他们一起去吃了火锅。可是一顿火锅吃下来,他却没吃什么东西。肖战不知道王一博是因为怕辣才不吃的,只以为他是因为太拘束了才不吃的。肖战是一个很会照顾别人感受的人,跟他接触过的人,都觉得他特别温柔,待人接物都很有分寸。所以时间一久,就连肖战自己都觉得他应该是那样的,应该对每个人都是温柔的。即使是对不喜欢的人,他也不会摆出什么难看的脸色,只会不去接触。

肖战看到王一博微微皱了皱眉,心里有些自责。王一博跟汪卓成他们还不熟,自己叫他一起来吃火锅,是不是有些不妥?

王一博也发现了肖战在看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喉咙里有些痒,他就习惯性地轻咳了几声。

肖战就问他:“一博,你感冒了吗?嗓子不舒服吗?”

王一博没想到肖战的反应会这么紧张,就又咽了咽口水:“没事,我就是呛了一下,喝点水就好了。”

肖战就给他倒了杯水,递给他喝。王一博喝了水,喉咙里没那么痒了。肖战就又问他,要不要再点菜了?王一博就说自己吃饱了,不要浪费了。

宣璐吃到一半的时候,曹煜辰打了电话来叫她去逛街,宣璐二话没说,丢下两个弟弟就跑路了。少了宣璐,三个大男孩的气氛有些尴尬。

汪卓成跟王一博不熟,看他冷着一张脸,就给肖战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这么坐下去可不行。肖战也感受到了三个人之间的微妙气氛,看了看汪卓成,又看了看王一博,突然就站了起来:“那个……我看吃得差不多了,我……我去买单,你们到外面等我。”

汪卓成这才松了口气,第一个溜了出去。王一博看了看汪卓成,又看了看肖战,等他买好单,就跟到他身后往外走。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门,肖战站在门口看了半天,没看到汪卓成。正要打电话给他,汪卓成就发了微信过来:我有事,先走了。

肖战给他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微微咬了牙,攥着手机的手有些紧。

王一博不明所以,就问他:“肖老师,怎么了?”

肖战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没什么,大成他有事先走了。”又看了看王一博:“挺晚了,我送你回酒店。”

王一博就点了点头,不再问了。

肖战跟王一博因为最晚进组,所以剧组还没给他们安排好酒店。王一博住的酒店有点远,肖战担心他回去的时候不安全,这才说要开车送他回去。王一博一路上都靠在座椅上不说话,肖战透过后视镜看了他几眼,有好几次话都到嘴边了,可是看他一脸冷冷的样子,就又憋了回去。

肖战现在有些后悔了,后悔说要送王一博回酒店了。

车停在酒店门口,肖战担心有记者蹲点,就没送王一博下车。王一博戴了口罩,戴了鸭舌帽,可能是觉得还不够,又戴上了衣服上的连体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肖战跟他说了再见,王一博只是点了点头。

肖战突然就想到王一博比他小了六岁,只有十九岁。小朋友喜欢装酷,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一想到这里,肖战突然就笑了出来。王一博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他的笑声,突然就折了回来,拉开口罩的一角:“肖老师,谢谢你送我回来,我明天给你买薯片。”

肖战正要问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吃薯片的,王一博就用手指了指后座上拆了一个口子的薯片包装袋。肖战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那个,一博,不用叫我肖老师的。我比你大六岁,叫我战哥就好。”

王一博点了点头,把口罩往上拉了拉,叫了他一声“战哥”。肖战对这个称呼很受用,就朝王一博笑了笑,说了声“晚安”,开车走了。

王一博回了酒店,打开电视,调到中央五台,调好音量,正脱了衣服准备洗澡,导演就打电话过来了。王一博接了电话,导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一博,这么晚了,有没有打扰到你睡觉啊?”

王一博就套了件衣服:“没有,我还没睡。导演,有什么事吗?”

导演:“也没什么事,就是上次不是叫你们看原著,要写读后感。肖战的那份他已经给我了,就要开机了,我就来问问你的那份什么时候给我。”

王一博随手就打开了电脑:“导演,我快写好了,我明天就发给你。”

电话那边的导演就不再催了,又随口寒暄了几句,就跟王一博告了别。王一博挂了电话,又把穿上的衣服脱了,在床上坐了半天,还是点开肖战的头像给他发了微信:战哥,你到酒店了吗?

王一博等了一会儿,肖战没有回复。肖战可能还没到酒店。王一博这样想着,到浴室里洗澡去了。

洗完澡出来,手机的信号灯闪烁着。王一博就点开微信,肖战已经回了信息过来:我安全到酒店了。一博,早点睡,晚安。

王一博不由地勾了勾嘴角,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就打出了“战哥晚安”这几个字。可是想一想又不对,就又把这几个字给删了。

到最后,王一博还是没回肖战的微信。至于为什么不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