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席勒

6283浏览    901参与
无用良品

毛姆:席勒对歌德的差评

接着讲讲1808年的事吧,歌德刚从意大利归国就被免除了官职,不过仍然担任公爵的顾问。除了那幢河畔小屋,公爵在城里又给了他一幢豪宅,他就在这里接见慕名而来的访客,热情款待友人。他不再是那个身形修长、标致清秀、活力无限、魅力无可抵挡的年轻人了。他已进入耳顺之年,发福了,有了双下巴,精致的面部轮廓也开始松垮,举手投足之间总有点僵硬,似乎他总是出于本能地在保护自己,避开无礼之徒,而这一点随着年纪的增长会愈来愈严重。他变成了一位令人望而生畏的人。

与席勒结下友谊是歌德犹豫再三才下的决定,席勒有一次在致友人信函中谈到歌德,是这么说的:“频繁和歌德见面我会不开心,即使是对最亲密的朋友,他也不会吐露心声;可...

接着讲讲1808年的事吧,歌德刚从意大利归国就被免除了官职,不过仍然担任公爵的顾问。除了那幢河畔小屋,公爵在城里又给了他一幢豪宅,他就在这里接见慕名而来的访客,热情款待友人。他不再是那个身形修长、标致清秀、活力无限、魅力无可抵挡的年轻人了。他已进入耳顺之年,发福了,有了双下巴,精致的面部轮廓也开始松垮,举手投足之间总有点僵硬,似乎他总是出于本能地在保护自己,避开无礼之徒,而这一点随着年纪的增长会愈来愈严重。他变成了一位令人望而生畏的人。

与席勒结下友谊是歌德犹豫再三才下的决定,席勒有一次在致友人信函中谈到歌德,是这么说的:“频繁和歌德见面我会不开心,即使是对最亲密的朋友,他也不会吐露心声;可以说他是个很难捉摸的人。实际上我觉得他是个相当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能将别人深深吸引并牢牢抓住,有时漫不经心,有时又费尽心机,但是他自己总能全身而退;他总是以善行而闻名,其实却如上帝一般,从未真正奉献过自己。

克莱布·罗宾逊仰慕这位天才,曾由人引荐拜访过歌德,他所见到的是一位尊贵持重得让人望而生畏的人,一双眼睛能洞穿别人内心,咄咄逼人,嘴唇抿得紧紧的。他写道:“我的同伴谈到了歌德年轻时的厄运以及奇异的历险时,歌德笑了,我觉得他笑里有点屈尊而仁慈的意味。等到我们告辞的时候,我走到室外才觉得似乎胸口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大声喊道‘感谢上帝'。”连一向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海涅,在拜访歌德之前已经事先准备好要和歌德谈论哪些高深问题,可是真正会面的时候,深深的敬畏感仍让他脑子一片空白,只聊到从耶拿到魏玛路边树上结的梅子有多么好吃。

所有这些记载让人不禁觉得这位伟人有点令人不寒而栗,事实也的确如此,如果歌德觉得身边人话不投机,他会冷淡寡言;但是如果他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会变得随和欢乐,还会滔滔不绝。有一段时间,魏玛小城的狭隘生活让他越来越无法忍受,于是搬去邻近的大学城耶拿长住。在那里他结识了一位颇有教养的书商,名叫弗罗曼,歌德非常乐于和他的亲友们一同探讨艺术和文学。弗罗曼夫妇收养有一位女儿(十岁时被收养)名叫米娜·赫兹利博,其时芳龄十八,魅力非凡。歌德立即坠入爱河,如同过去一样,爱情让他诗兴盎然,写出了一系列十四行情诗。可是弗罗曼夫妇对于歌德的痴情却不由得忧虑起来,不仅仅是因为他比米娜大四十岁,而且他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歌德那次从意大利远游回国之后,有一天在魏玛公园里散步,一位女子上前交给他一份请愿书,想让歌德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她的哥哥在耶拿谋个职位。这位女子名为克里斯蒂安·伏碧丝,其父是公国的一位小公务员,已经过世,她则在附近的一家工厂做工。她并未受过什么教育,可是秀发如云,眼睛笑意盈盈,身段优美。歌德被她迷住了,很快两人就成了情人。数月过后,她即将临盆,歌德才将她接过来同住。结果她给他生了个儿子,公爵赐名为奥古斯特,并做了他的教父,由公国教会总监赫尔德为他施行洗礼。此后克里斯蒂安又生了三个孩子,一个死于襁褓之中,另外两个出生时就夭折了。歌德于1806年与她结婚,他的秘书,也就是他的儿子奥古斯特·冯·歌德已经十七岁,在场见证了父母的婚礼。

鉴于歌德对米娜一往情深,弗罗曼夫妇觉得谨慎起见还是把米娜送走避避风头。而歌德经历了激烈的内心挣扎之后,决定回到魏玛,回到克里斯蒂安身边,这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正如我们所见,他惯于在郁闷消沉之时从诗歌中寻得解脱。而这次,他则从小说中求得安慰,写成了那本《亲和力》,并声称此书中没有哪一行文字不是他切身体验到的,他也从来没有在哪个作品中如此投入自我。

小说出版以后,尽管评论界一致赞赏,可是读者却反应冷淡,让歌德大为汗颜。这并不奇怪,此书的瑕疵的确太显而易见。和许多作家一样,歌德眼光锐利,善于发现同侪作品中的缺点,可是对于自己作品里的问题就像是患上顽固失明症一样。他还高高在上,趾高气扬地宣称,任何人在没有把他的作品读三遍之前都无权发表评论。

已故的罗伯森教授在他的著作《歌德的生平及著作》中精彩地讲述了衍生出该小说的某个观点。既然我无法超越他的精彩论述,这里且借来一用吧。本书一开始有位人物就说过:“同类物质具备天然的亲和力,因此,水滴能汇合成溪流;不过某类物质对异类物质也具备亲和力,这样它们就能毫不费力地融合在一起,如酒混合在水里;还有油溶于水,只需借助碱的帮助就行。不同个体之间这种亲和力会相当强烈,以至于它们结合之时会产生出一个全新的个体,比如说硫酸泼在石灰石上会产生两种新物质:碳酸和石膏。甚至还有第三等级的亲和力,双重或者交叉式亲和力。两对元素,A和B以及C和D,两两紧密联系在一起,可是如果将四者全部混合在一起,A有可能会想摆脱B去和D结合,而B和C也会受到同样的影响。如此,歌德在一开篇就将自己写这部小说的目的解释得很清楚,他会将A、B、C、D用人物来代替。”

众所周知,十九世纪的伟大小说家构思小说人物的时候都是以亲身所熟知的人为蓝本。实际上,有些小说家,比如屠格涅夫,公开承认一定要有活生生的样本才能创造出虚构人物。他们费尽苦心将人物原型阐释得符合他们的目的需求,最终他们创造出的虚构人物往往和其现实蓝本大相径庭。可是原型仍然存在且不可或缺,除了这样或者那样的个性特征,郁闷的苦笑,狡黠的表情以及粗鲁的大笑,虚构人物绝不会和原型一样。也许正是如此,才使得作家们间或能创造出比现实生活中的真人更加生动鲜活的人物。我认为除了歌德以外没有哪位作家能想出用化学物质作为人物原型这个绝妙主意。

《亲和力》所讲的故事很简单。富裕男爵爱德华与妻子夏洛特住在自己的庄园城堡里。他们年少时青梅竹马,却屈从双方父母的压力各自结下了包办婚姻,等到各自伴侣都过世,两人才结为连理。读者并不知道这一切是多久以前发生的,不过小说开始时他俩正值壮年,忙于修整庄园,美化花园。一天,爱德华向妻子建议邀请自己的一位老友前来小住,这位友人从前于他有恩,而且能帮他们一把。小说里没有给出这位朋友的名字,只称他为“上校”。夏洛特理应回答,“太好了!你就叫他来吧。”可是,实际上她却是这么回答的,“这个得细细考量,多方比较才是。”可是,夫妻俩争执来去之后,夏洛特同意邀请上校过来,但同时要求也要请她的侄女奥特丽过来,结果两人都来了。奥特丽年方十八,娴静美貌;上校也是风度翩翩。爱德华和奥特丽由于彼此的亲和力而互相吸引,夏洛特和上校也是。接下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爱德华保留着少时在军队服役所记的日记,如今想修改修改出版成书。于是爱德华念手稿,奥特丽负责来誊写。让他大为吃惊的是誊写稿前半部分明显出自奥特丽稚嫩的笔迹,可是后半部分的笔迹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他自己亲手所写。“你是爱我的,”爱德华惊呼,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此时夏洛特和上校也都意识到已经深深爱上对方,于是上校决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强迫自己离开——他的确这么做了。夏洛特很清楚自己的丈夫对奥特丽情深一片,便提议奥特丽应该回去上学。可是爱德华不听,说还是他离开为好,并且承诺只要奥特丽能留在城堡里,他绝不会想去见她,也不会写信给她。爱德华住进了自己的另一处房子。通过一位共同的朋友他传了个口信给夏洛特,请求她准许离婚,在那个时代新教盛行的德国,离婚还是比较容易,这样他就能够和奥特丽结婚而夏洛特则可以和上校比翼双飞。

传信的人回到爱德华这里,告诉他夏洛特怀孕了。尽管爱德华当时和奥特丽爱得很深,一时兴起,也可以说极其偶然的情况下他还是和妻子同房过一次。爱德华对此应该非常兴奋,毕竟他拥有大笔财产,有了后代来继承肯定是件开心事;而且他曾经爱过夏洛特:对于他来说合乎情理、符合人道而又高尚正派的做法就是回到城堡,像个男人一样担起责任。可事实完全相反!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决定摆在他面前唯一的一条路就是重新参军,上战场献身。后来孩子出生了,出人意料的是它的眼睛像奥特丽,轮廓像上校。众人很可能大吃一惊。歌德的用意大概是说爱德华和夏洛特在同房的时候,一个对奥特丽情难自已,一个对上校念念不忘,于是这暗结的珠胎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当然了,这纯属胡说八道。

打了胜仗后爱德华回到他从前住过的房子里,上校来了,爱德华便让他去夏洛特那里恳请她同意离婚。等待她回复之时,他骑马去自己的庄园路上偶遇奥特丽,她正陪着夏洛特的孩子在湖边漫步。他告诉她上校去给夏洛特传口信等等,奥特丽承诺如果夏洛特同意离婚她就嫁给他。他们分别以后,奥特丽乘船在湖中泛舟,焦虑忧心之中把船桨给丢了,她起身去捞船桨时,孩子却掉下船去淹死了。最后这四个人:爱德华及奥特丽,夏洛特和上校又一次重聚在城堡之中。夏洛特和爱德华的孩子已经死去,于是她同意离婚。看上去似乎每个人都可以得到满意的归宿。可是奥特丽却内疚于孩子的死,无法走出阴影。她觉得这就是上帝对她与爱德华的孽缘的惩罚,拒绝嫁给他,然后举止也开始古怪起来:一言不发、滴水不沾,终于死去。爱德华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也追随她而去。最后夏洛特同意把他葬在奥特丽身边。

以上就是故事梗概。不论是人还是事,其匪夷所思之程度让人无法想象,而且旁枝末节太多,有损整体完整。歌德从早年开始就喜欢口述创作,多名声誉卓著的作家已证明了这一做法相当糟糕。当他讲着讲着一碰到感兴趣的话题,就无法停住。他对于如今我们称作“庭院设计”的东西特别感兴趣,在《亲和力》这部小说中他长篇大论地谈到夏洛特和上校对爱德华庄园里的公园进行的改造。不过,他离题万里、滔滔不绝最为离谱的地方就是爱德华上战场和退役归来之间。夏洛特的第一段婚姻留下一个女儿叫做露希安,她从学校毕业后没有和母亲住在一起,不知怎么回事却去和姑婆一起住,随即和一位年轻人订婚,这对小夫妻交游甚广,有一次去探望夏洛特,正值冬日,众人溜冰滑雪其乐融融,各种不同的乐器演奏,人们唱歌跳舞背诵诗歌,上演“雕塑剧”,歌德对每一种表演都进行了不厌其烦的描述。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些细节并非完全无趣,它给读者们呈现出一幅栩栩如生的工笔画,让我们知道十八世纪八、九十年代德国贵族去朋友的城堡里拜访,一待就是几个星期,他们是如何自娱自乐的。可是这些和歌德所讲的故事完全没有关系,只会让人腻味。小说中的人物缺乏个人魅力,因此读者也不在乎他们的命运如何。他们就如同字母表上的二十六个字母一样,仅仅是符号而已;只是作者手中的傀儡,任凭摆布,演绎出作者的抽象理论罢了。他们缺乏的是具有生命力的鲜活气息。罗伯森教授精辟地概括为,“这些人物之存在所缺乏的并非直觉力或想象力,而是逻辑推理能力。”这是个致命的错误!不过,当然《亲和力》这部小说的重大缺陷就在于最初的设想。爱德华和奥特丽的确应该互相吸引,可是夏洛特和上校也是如此,虽然有可能,不过却过于对等,无法令人信服。这其实是很好的喜剧题材而不是戏剧题材。马里沃拿着这四个人的故事可以写出一部相当精彩的喜剧,要是让萧伯纳来写,也会是机智幽默、挖苦嘲笑的佳作。而小说的悲剧结局无法让读者产生怜悯之情,也无法生发出恐惧之意。


这篇小文中我不知不觉讲了太多歌德的生平,非我本意。我不知道,诸位读完之后会觉得歌德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我相信这样得来的印象仍会有疏漏错误之处。在格林童话中有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位年轻人进入金乌城堡解救被魔法诅咒的公主。可是当他看见公主的时候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她满脸皱纹,眼窝深陷,红发如草。他问她,“你就是美貌扬名四海的国王女儿吗?”“是啊,”她回答,“这不是我的真实面容,凡人的眼睛只能看到我这幅惨状。可是这样你才知道真正的我有多美了,看看这面镜子吧,它不会撒谎。它会告诉你我的真面目究竟如何。”她把镜子递给他,镜中出现的是这世上空前绝后的最美丽的女子。其实歌德也是这样:作为凡人他自私又自我,刻板僵化,厌恶别人的批评,对于显贵毕恭毕敬,有点卑躬屈膝,而且对于自己给别人造成的痛苦相当冷漠

诙谐而又恶毒的海涅曾经说过,歌德从不觉得和他平起平坐的同行才华横溢,于是把他的赞美之词都留给了二流作家,因此歌德的称赞就变成了平庸的证明。他只有在写诗的时候才成为真正的自己。他的那些美妙的诗歌,宏伟的颂词就像公主的镜子一样映照出真实的他。

歌德曾经在哪里说过,伟人和平凡人一样,只是优点更多一些,缺点也更多一些罢了。如果他觉得自己也是如此,并非没有道理。不过他的缺点随着年纪的增长缓和了一些。

无用良品

毛姆:作家们并不喜欢缩在蜗居中挨饿受冻

歌德到达魏玛的时候,本来准备只待上一两个月就走:谁知造化弄人,他几乎在这里待了一辈子,只偶尔离开过几次。年轻的公爵非常喜欢他,很快两个人就形影不离。他们一同喝酒,一同狩猎,一同和路上邂逅的乡下女孩调情。魏玛公国那些稳重的官员都认为这个放浪形骸的诗人把他们的主公给带坏了,非常希望他早点走;可是公爵自己舍不得歌德,为了挽留他还给他在内阁中安排了个职位,发给他薪水,还配给他一幢河畔小屋。公爵要说服歌德在魏玛安顿下来是经过周密考虑的,因为歌德活力无穷、能力超群且足智多谋。接下来委派给他的任务越来越多,他都完成得极其出色。我知道,大家都认为当年歌德服从魏玛公爵的意志留在那里,实属他人生中一大错误决定。他...

歌德到达魏玛的时候,本来准备只待上一两个月就走:谁知造化弄人,他几乎在这里待了一辈子,只偶尔离开过几次。年轻的公爵非常喜欢他,很快两个人就形影不离。他们一同喝酒,一同狩猎,一同和路上邂逅的乡下女孩调情。魏玛公国那些稳重的官员都认为这个放浪形骸的诗人把他们的主公给带坏了,非常希望他早点走;可是公爵自己舍不得歌德,为了挽留他还给他在内阁中安排了个职位,发给他薪水,还配给他一幢河畔小屋。公爵要说服歌德在魏玛安顿下来是经过周密考虑的,因为歌德活力无穷、能力超群且足智多谋。接下来委派给他的任务越来越多,他都完成得极其出色。我知道,大家都认为当年歌德服从魏玛公爵的意志留在那里,实属他人生中一大错误决定。他是位诗人,了不起的诗人,可他却去做普通公务员就能胜任的工作。这么说有道理,不过别忘了当时他的处境:他才二十六岁,有无限精力去享受人生,让人生充实。他明白自己的社会地位并不高。一旦被王公贵族这样的人所器重,他便唯其马首是瞻,也不能说他就错了。很自然他会抓住这个机会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这里可比法兰克福的中产阶级圈子要丰富多彩得多。他父亲一怒之下断绝了给他的经济资助。那个年代和现在一样,一位诗人绝不可能光靠写诗就能维生。文人墨客们得去给王公贵胄的子弟当家庭教师或者在大学里任职,拿点微薄的薪水才行。席勒当年是全德国最受欢迎的戏剧作家,都得靠翻译法文书籍才能勉为生计。

有些人很严厉地批评歌德去侍奉一个小小的德国亲王完全是自暴自弃,我不知道这些人认为歌德应该去做什么事情才叫做好。我一再强调过但却没人相信:作家们并不喜欢缩在蜗居中挨饿受冻。歌德很快就步步高升,三十岁刚过已官至魏玛公国的首相要职。应公爵要求,神圣罗马皇帝授予了他贵族头衔,此后,他的正式头衔就成了:枢机大臣冯·歌德阁下。

豆

学了一点席勒的画法画了他本人)

学了一点席勒的画法画了他本人)

JPrxJM

【歌席歌无差】剧作家交锋

一个预告,如果我要写同人必定用戏剧形式


剧作家的交锋

终章:作家寻找好友的尸体

地点:灰尘弥漫的地下室


哥德:

那具鲜活的身体,纤长美妙,

我曾幻想,痴迷。

变作如今骸骨之一,

我该如何找寻?

鬼:(叹息)

我亲爱的,

看看人类最后的残余。

哪具骸骨不该是我?

哪具骸骨让你我重聚?

我已为你占天堂一席,

且来找寻。

年轻的灵魂为老者而停。

不要着急,

终会相遇。

一个预告,如果我要写同人必定用戏剧形式


剧作家的交锋

终章:作家寻找好友的尸体

地点:灰尘弥漫的地下室


哥德:

那具鲜活的身体,纤长美妙,

我曾幻想,痴迷。

变作如今骸骨之一,

我该如何找寻?

鬼:(叹息)

我亲爱的,

看看人类最后的残余。

哪具骸骨不该是我?

哪具骸骨让你我重聚?

我已为你占天堂一席,

且来找寻。

年轻的灵魂为老者而停。

不要着急,

终会相遇。


今桑

我爱席歌

你们不是唯一一个在冷圈里的人😂

强烈推荐歌德的自传《Truth and Fiction relating to my life》,里面很多干货啊有没有。尤其是歌德谈起在自己小时候时自己家里有一个摆了些植物的小房间,他就经常在里面学习和看书,被暴风雨和日落等自然的景色所震撼,同时也因为看着万家灯火,邻居们打理花园和他人朋友的欢乐集会而突然感到一阵孤独感。啊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少年歌德啊(捂胸口)

还有那位扒了歌席书信集的人,我强烈建议你去把席勒的《philosophical letters》也去读读好么!明明写的是julius和raphael的名字可是字里行间明明写的都是他和歌德好吗😂内容...

你们不是唯一一个在冷圈里的人😂

强烈推荐歌德的自传《Truth and Fiction relating to my life》,里面很多干货啊有没有。尤其是歌德谈起在自己小时候时自己家里有一个摆了些植物的小房间,他就经常在里面学习和看书,被暴风雨和日落等自然的景色所震撼,同时也因为看着万家灯火,邻居们打理花园和他人朋友的欢乐集会而突然感到一阵孤独感。啊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少年歌德啊(捂胸口)

还有那位扒了歌席书信集的人,我强烈建议你去把席勒的《philosophical letters》也去读读好么!明明写的是julius和raphael的名字可是字里行间明明写的都是他和歌德好吗😂内容闪瞎了我的眼


侵侵小迪斯
主题:为什么鱼粉日常传谣说鱼是...

主题:为什么鱼粉日常传谣说鱼是舞姬,明明蟹才是啊[5]

开启无图模式 跳转楼层 鼓励楼主  收藏主题


投喂奥利奥给楼神(0)

№0 ☆☆☆ = = 于 2019-11-24 17:00:49留言☆☆☆ 举报

  举报


蟹跳舞我看过好多次了

№1 ☆☆☆ = = 于 2019-11-24 17:01:14留言☆☆☆

  举报


鱼下不下得去腰都难说

№2 ☆☆☆ = ...

主题:为什么鱼粉日常传谣说鱼是舞姬,明明蟹才是啊[5]

开启无图模式 跳转楼层 鼓励楼主  收藏主题



投喂奥利奥给楼神(0)

№0 ☆☆☆ = = 于 2019-11-24 17:00:49留言☆☆☆ 举报

  举报


 

蟹跳舞我看过好多次了

№1 ☆☆☆ = = 于 2019-11-24 17:01:14留言☆☆☆

  举报


 

鱼下不下得去腰都难说

№2 ☆☆☆ = = 于 2019-11-24 17:09:44留言☆☆☆

编辑回贴 自删/恢复   举报


 

蟹跳舞我看过好多次了

№1☆☆☆ = = 于 2019-11-24 17:01:14留言☆☆☆

蟹有着出众的审美和柔韧性(

而且足够骚

№3 ☆☆☆ = = 于 2019-11-24 17:18:32留言☆☆☆

编辑回贴 自删/恢复   举报


 

鱼下不下得去腰都难说

№2☆☆☆ = = 于 2019-11-24 17:09:44留言☆☆☆

是233鱼习惯站桩打人惹

№4 ☆☆☆ = = 于 2019-11-24 17:19:00留言

秝子
【圣斗士AU】 继续还点图 非...

【圣斗士AU】

继续还点图

非常有印象是 @芥川墨泠🐟好咸一鲤鱼🎏  同学点的图www

『慈母一样的托尔姐带着 迪斯马斯克和席勒两只螃蟹崽儿玩乐高积木,结果俩孩子拼出了针山血池还有亡灵,虽说是地狱场景但搞笑的成分更多些,因为亡灵的表情太喜感』

结果我画出来是捏黏土www

小席勒的洁癖擦手手超可爱 诚挚跟大家安利Ω的巨蟹

觉得托尔姐很适合荷叶边(也觉得他应该蛮喜欢的)就加上了

小迪斯日常得瑟的模样通常运转~

希望墨泠喜欢啦~

【圣斗士AU】

继续还点图

非常有印象是 @芥川墨泠🐟好咸一鲤鱼🎏  同学点的图www

『慈母一样的托尔姐带着 迪斯马斯克和席勒两只螃蟹崽儿玩乐高积木,结果俩孩子拼出了针山血池还有亡灵,虽说是地狱场景但搞笑的成分更多些,因为亡灵的表情太喜感』

结果我画出来是捏黏土www

小席勒的洁癖擦手手超可爱 诚挚跟大家安利Ω的巨蟹

觉得托尔姐很适合荷叶边(也觉得他应该蛮喜欢的)就加上了

小迪斯日常得瑟的模样通常运转~

希望墨泠喜欢啦~

罱蓦

不要温柔地进入那良夜[Pursue!个人篇 倒吊人战队篇]

【不要温顺的走进那良夜,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咆哮吧!咆哮着,痛斥那光的退缩;

智者在临终时对黑暗妥协,

是因为他们的语言已黯然失色,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迪斯马斯克·坎瑟睁开眼,光线瞬间倾入漆黑的视线之中。眼前的世界是一片白亮;很快地,变成一片模糊的光影,随后逐渐清晰。面前是一张人的脸。漂亮的女人的脸——近得几乎要贴上他的鼻子。她专注地盯着他,看到他睁眼的时候惊喜地叫起来:“感谢上帝,看来我们成功了。”随后她问:“斐波那契数列的第13项是多少?”

迪斯马斯克皱了皱眉,他有一堆的话想问,但说话还是有点费力。不过无论如何,回答这样一个难度大...

【不要温顺的走进那良夜,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咆哮吧!咆哮着,痛斥那光的退缩;

智者在临终时对黑暗妥协,

是因为他们的语言已黯然失色,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迪斯马斯克·坎瑟睁开眼,光线瞬间倾入漆黑的视线之中。眼前的世界是一片白亮;很快地,变成一片模糊的光影,随后逐渐清晰。面前是一张人的脸。漂亮的女人的脸——近得几乎要贴上他的鼻子。她专注地盯着他,看到他睁眼的时候惊喜地叫起来:“感谢上帝,看来我们成功了。”随后她问:“斐波那契数列的第13项是多少?”

迪斯马斯克皱了皱眉,他有一堆的话想问,但说话还是有点费力。不过无论如何,回答这样一个难度大概相当于中学二年级的问题,似乎不会影响到什么吧?这么想着,他勉强开口道。

“144。”

“好的。那么接下来请说出300到400之间的质数有多少个。”

“虽然我不知道这对您来说有什么用,”迪斯马斯克有点费力的抬了抬头,“不过要是您非得问的话,是16个。”

“太棒了。”女人一侧的眉毛挑起来,看得出她十分兴奋。“这里有个迷宫,请把它的通过路线画出来。”她把手里的一块显示屏递给迪斯马斯克,并且鼓励道:“加油,你能拿起来的,试试看。”

迪斯马斯克习惯性地用尽力气呼吸,肺部立刻被清新的空气充满,所有的麻木和疼痛已经如从未存在一样消散一空。他抬起手,手臂活动自如,坚实有力。无论如何这肯定不能算是一件坏事——他接过女人手里的显示屏,那是一块透亮的闪着蓝色光芒的长方形板子,上面看不出任何按钮。一个复杂的迷宫浮现在半透明的屏幕上。显然,通过路线不止一条。迪斯马斯克用手指将它们一一标出来,手指惊人地灵活,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体会过了。

“我的上帝,”在旁边看着的女人开心得不得了,喃喃自语。“这可能是我这半年以来最高兴的日子了!真是感谢基督——”说着,她接过显示屏,转身急促地走了出去。“马尼戈特,你一定得来看看这个——”

迪斯马斯克感觉自己一定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身体的变化就不说了,刚刚苏醒就被问了一堆奇怪的问题也就算了——连这个女人都不太正常。其实,也说不出哪里不正常——她很漂亮,看上去大概三十岁上下,无论是饱满光亮的嘴唇还是丰盈蜷曲的红发都散发着一种奇妙的魅力。她有一双红棕色的眼睛,低垂的眼角既慵懒又性感。虽然迪斯马斯克的菜并不是这一款,但是她那丰满的胸部和浑圆的大腿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着迷。但是,就是不太对劲——迪斯马斯克突然意识到,那可能是因为她的声音。

她说话的嗓音不算是甜美,但也并不沙哑。那种奇怪的余韵让迪斯马斯克想到用来朗读的语音机器,带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生硬。

迪斯马斯克试着动了动身体,似乎全身的力气都已经回来了——不对,不能算是力气……另一种诡异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坐起来,看了看自己的腿。“支配感”,这个词语在他脑海中浮现,这样的感觉如此明显。他想要坐起来,于是身体这样做了。类似这种不经意的反馈似乎被强调性地加大了,让他觉得十分不自然。他向周围看去,四周一片空旷,房间里似乎只有自己的床铺,以及旁边的床头柜,上面放着一个牛皮封面的笔记本。迪斯马斯克知道随意窥伺他人的隐私不是件好事,不过如果真的是重要的隐秘内容,将它随手乱放的人至少也要负一半责任。更何况,眼下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自己身处何地,还有,如果可以的话,这些人的身份——至少在那个奇怪的女人叫人回来之前。迪斯马斯克打开了笔记本,上面用蓝色的水笔潦草地写着几行诗。


“不要温顺的走进那良夜,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咆哮吧,咆哮着,痛斥那光的退缩。

智者在临终的时候对黑暗妥协,

是因为他们的语言已黯然失色,

也并不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善良的人,当最后一浪过去,高呼他们脆弱的善行

可能曾会多么光辉地在绿色的海湾里舞蹈,

怒斥吧,怒斥着,光明的消逝。

狂暴的人抓住并歌唱过翱翔的太阳,

懂得,但为时太晚,他们使太阳在途中悲伤,

也并不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最后是一个落款。迪斯马斯克仔细地看了看,那似乎并不是名字。


“倒吊人”


【TBC】


盆盆盆
可能从今天起会连续更一些最近做...

可能从今天起会连续更一些最近做的纹身了 恰不起饭的我决定在老福特也开始营业 欢迎预约 北京/成都/重庆/合肥

可能从今天起会连续更一些最近做的纹身了 恰不起饭的我决定在老福特也开始营业 欢迎预约 北京/成都/重庆/合肥

yihao-
临摹练习 最喜欢的画家之一

临摹练习


最喜欢的画家之一

临摹练习


最喜欢的画家之一

Nard_myrrh

席勒画册片段翻译

Taschen出版的席勒画册,作者为Reinhard Steiner。这一段的注释说引自Nebehay,我也不知道是什么orz。

席勒展现了进入不同角色的艺术式的自矜,以及弥赛亚/救世主式的狂热


我的存在,以及我颓丧的腐朽,将转化成永垂不朽的价值趋向。它们必定或早或晚地在高程度(甚至更高地)受教化的个体上——就像一支拥有一切清晰显圣迹象的宗教那样——施加巨大的力量。极广范围内那些身处远地的人们将会注视我(为我付出他们所有的精力),连否定我的人都将为我的(因持有这种力量而产生的)催眠而活!


我太富有了,以至于只好把自我施与别人!


My being(wesen), my decadent...

Taschen出版的席勒画册,作者为Reinhard Steiner。这一段的注释说引自Nebehay,我也不知道是什么orz。

席勒展现了进入不同角色的艺术式的自矜,以及弥赛亚/救世主式的狂热








我的存在,以及我颓丧的腐朽,将转化成永垂不朽的价值趋向。它们必定或早或晚地在高程度(甚至更高地)受教化的个体上——就像一支拥有一切清晰显圣迹象的宗教那样——施加巨大的力量。极广范围内那些身处远地的人们将会注视我(为我付出他们所有的精力),连否定我的人都将为我的(因持有这种力量而产生的)催眠而活!


我太富有了,以至于只好把自我施与别人!


My being(wesen), my decadent non-being(verwesen), transported into enduring values, must sooner or later exert great power over highly or more highly educated beings, like a religion with all the appearance of plausibility. - Far and wide people will pay attention to me, and my negatives will live from my hypnosis!


I'm so rich that I must give myself away!


shuchonghui

【观月笔记】月面南部边缘环形山

20190614,五月十二,由于太阳光的角度,月球第谷以南的环形山的轮廓有些被勾画得比较清晰,如威廉、隆哥蒙塔努斯、克拉维、席卡德、米、海因泽尔、席勒、沙伊纳和格伦贝格等。西南方的湿海、伽桑迪,一直还是比较清晰可见。


【观月笔记】月面南部边缘环形山

20190614,五月十二,由于太阳光的角度,月球第谷以南的环形山的轮廓有些被勾画得比较清晰,如威廉、隆哥蒙塔努斯、克拉维、席卡德、米、海因泽尔、席勒、沙伊纳和格伦贝格等。西南方的湿海、伽桑迪,一直还是比较清晰可见。


shuchonghui
shuchonghui

【观月笔记】月亮南部非圆环形月坑-席卡德与席勒

20190614,农历五月十二。第谷西侧的湿海及其边缘的伽桑迪、云海及其中的布利奥都可以明显观察到,还有疫沼的暗色也可辨认。南部的席卡德与席勒,外形明显不呈圆环,如称之为环形山的确名不副实,还是以月坑、陨石坑、撞击坑称谓较好。

长长的席卡德(又称席卡尔德、西卡尔德、西卡德)是一个宏伟的围墙平原,宽206千米。而席勒是一个奇异撞击坑,呈扁长椭圆形,长约180公里,有70公里宽,其成因仍然是个谜。其坑缘明锐而内壁呈不明显的阶梯状。底部的南端较平滑,两座山脊占据了北端。出现绿色月亮的图片,当然不是目视月亮本色,是使用了尼康P900s摄月模式内置滤镜...

【观月笔记】月亮南部非圆环形月坑-席卡德与席勒

20190614,农历五月十二。第谷西侧的湿海及其边缘的伽桑迪、云海及其中的布利奥都可以明显观察到,还有疫沼的暗色也可辨认。南部的席卡德与席勒,外形明显不呈圆环,如称之为环形山的确名不副实,还是以月坑、陨石坑、撞击坑称谓较好。

长长的席卡德(又称席卡尔德、西卡尔德、西卡德)是一个宏伟的围墙平原,宽206千米。而席勒是一个奇异撞击坑,呈扁长椭圆形,长约180公里,有70公里宽,其成因仍然是个谜。其坑缘明锐而内壁呈不明显的阶梯状。底部的南端较平滑,两座山脊占据了北端。出现绿色月亮的图片,当然不是目视月亮本色,是使用了尼康P900s摄月模式内置滤镜加后期色调处理,减少杂色,提高清晰度的缘故,对于38万公里以外的对象的拍摄,设法使用一些后期还是必须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