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常州

16536浏览    2789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8-06-20 22:06
居安

【忘羡】月老的红线(下)

  蓝湛见魏无羡吃完枇杷,问道:“可还入口?”

  “有点苦。”魏无羡低垂着眼眸,摆弄者手上那几颗棕黑的核,“一点都不辣。”

  “枇杷味甘,自是没有辣味。” 蓝忘机将那被撕烂的纸包叠好,收入袖中,末了只是盯着魏无羡的脸不语。

  “嘿嘿,含光君,你盯着我做什么?所说我长得俊俏,但总归不是姑娘家,再怎么看也看不出一朵花来。”魏无羡双手托腮,歪头也回看着蓝忘机,“你就不怕令夫人吃醋生气?”

  “不会。”蓝忘机道。

  “哦那她还挺大度的。”魏无羡点点头,喃喃道,“温柔贤淑,肯定是个好妻子。她……额……哈哈……”魏无羡话...

  蓝湛见魏无羡吃完枇杷,问道:“可还入口?”

  “有点苦。”魏无羡低垂着眼眸,摆弄者手上那几颗棕黑的核,“一点都不辣。”

  “枇杷味甘,自是没有辣味。” 蓝忘机将那被撕烂的纸包叠好,收入袖中,末了只是盯着魏无羡的脸不语。

  “嘿嘿,含光君,你盯着我做什么?所说我长得俊俏,但总归不是姑娘家,再怎么看也看不出一朵花来。”魏无羡双手托腮,歪头也回看着蓝忘机,“你就不怕令夫人吃醋生气?”

  “不会。”蓝忘机道。

  “哦那她还挺大度的。”魏无羡点点头,喃喃道,“温柔贤淑,肯定是个好妻子。她……额……哈哈……”魏无羡话到口头,亲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末了,他叹了口气,问:“凡间好玩吗?”

  “尚可。”

  气氛尴尬地诡异,魏无羡笑着打着哈哈,“含光君,要不你和我聊聊。你和夫人的恋爱史?”

  “胡闹。”

  魏无羡料定了蓝忘机肯定是这句话,他是最熟悉这句话的,一般等蓝忘机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们的谈话就会陷入一个深深的套路之中,而魏无羡总是引出这个套路的人。

  “含光君,你这多没意思,谁没有一段风流韵……”

  “魏前辈,含光君!”正说着,一个白衣羊角小童闯进月老殿内,打断了魏无羡刚说出口的话。

  蓝忘机起身整理衣襟,问:“何事?”

  那小童揪住蓝忘机的衣角,上气不接下气道:“蓝小公子初入天宫,不太适应,只说要寻您,我们不敢拦,现在小公子已经跑出去了!”

  魏无羡支着脑袋,观察着蓝忘机的表情,只见他眉头微蹙,回头望了自己一眼,魏无羡会意,向他摆摆手,蓝忘机便拱手道别,随小童去了。

  “蓝小公子……等等,姓蓝?”魏无羡眼睛突然睁大,心道:蓝忘机从未如此重视一个人,这小公子又一个是刚升上来的……这不会……是蓝忘机的儿子吧!

  魏无羡一阵恶寒,随手抓着的红线早已被他绞成一团,不知又有哪两个可怜人被魏无羡牵在了一起。

  “公子!”门外传来温宁的声音,随后魏无羡看到一名身穿黑衣的青年提着两壶酒出现在大门口。

  “你怎么不进来?”魏无羡问道。

  “看到含光君在,怕不太方便。”温宁毕恭毕敬道。

  魏无羡接过酒壶,将鼻子凑到红纸边猛地嗅了嗅,随后笑着拍着酒瓶道:“还是你了解我。”

  “魏公子,我家阿苑……”

  “来来来,我们今日不醉不归!”魏无羡搂着酒瓶,打断了那只兔子精的话,并两下子封了自己的灵脉,“哈哈,这样我就能喝醉了,哎,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喝醉酒是什么感觉呢!来来来,温宁,咱们一人一坛!”

  “额……好……”



  “哈啊……我还能再喝!干杯……”魏无羡抱着酒坛趴在桌上,坛子里的酒洒了一地。魏无羡手一松,那酒坛子便咕噜噜的滚到一边,他伸手去够,摸到的却是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魏无羡推了一把那脑袋的主人,没想到温宁居然没有一点酒量,直挺挺的就栽了下去。

  “嘿嘿嘿……你什么酒量,我去找含光君喝去……”魏无羡趴在地上,摸到了那只空坛子,抱起来搂在怀里摇摇晃晃地就往门外走。

  虽说月老殿内仙子仙童众多,但他们一向本本分分不四处乱逛,所以魏无羡在诺大的院子里绕了一圈也没找到一个人来。

  “蓝湛……树……”魏无羡正在酒劲上,他摸着一棵桃树若有所思,突然他双手一松,酒坛子直接跌落在地摔个粉碎,魏无羡没有理睬他双手抱树,腿一蹬,竟爬上那树,躺在一个粗壮的枝干上,嘿嘿一笑:“这样我就能看到你了……”




  蓝忘机寻得蓝思追,闪身又回到月老殿,在魏无羡的主室寻了一圈,只找到一个趴在地上的大兔子和满地的酒。

  “魏婴……”

  突然一阵悠扬的笛声传入蓝忘机的耳中,蓝忘机立马辩认出了那笛声的主人,转身深入院中。

  “这位小哥~”声音从树上传来,蓝忘机抬眼望去,只见魏无羡正趴在树枝上,一手转着笛子,一手托着下巴,眼角微红地看着自己。

  “下来。”
 
  魏无羡并没有听蓝忘机的话,反而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你长得真好看……我认识的人也有和你长得一样好看的。嗯,是两个人……一个是我暗恋的人,一个是暗恋我的人……唔,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谁?”蓝忘机眼中露出危险的神色。

  “我所爱之人。”魏无羡笑着伸手用笛子挑起蓝忘机的下巴,“小哥你长得真像我爱人。”

  蓝忘机呼吸一滞,刚想开口却见那魏无羡翻身扑向自己,他下意识伸手去接,那人却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蓝忘机一时愣神,居然那魏无羡就直挺挺地栽在了自己身上,两个嘴唇紧紧的贴在一起,一时竟分不开。

  好巧不巧,这时候魏无羡酒劲过了,清醒过来,一睁开眼就看到一双微阖的眼。

  “!”我了个乖乖,这咋回事?我耍酒疯把含光君打死了,然后还非礼他?这算不算是由爱生恨的情杀啊?魏无羡颤颤巍巍地伸手去探蓝忘机的鼻息,平稳而又有力。

  还好还好,只是睡着了。魏无羡细细打量在蓝忘机,将视线落在蓝忘机的唇上。他俯下身子闻了闻蓝忘机的唇,一股酒味。“好家伙,我还以为你是被我打晕的,没想到你居然是因为我嘴上那么一点点的酒给灌醉了。哎~比温宁的酒量还不如。”

  魏无羡站起身,却被一双手拉住了衣角,“别走。”

  “含光君你醒啦!”魏无羡重新蹲下身,见那人眼底一片清明,他便抓住蓝忘机的手试图将他与自己衣角分开,“这是我家,我当然不走。含光君你可别扯,这料子精贵着呢,我上件袍子破了都没有这个料子来补。”

  “我有。”蓝忘机果然松了手,去在衣袖里摸索起来。魏无羡看着他从袖子里掏出钱袋,通行令牌,古籍,铜镜……还掏出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魏无羡无语,暗道这含光君是真醉了,抱着兔子正心奇那袖子对容量到底有多大,他突然被蓝忘机掏出来的一样东西所吸引。

  他一把夺过,仔细检查,肯定是他的那半截衣袖没跑了。

  蓝忘机有些不太高兴,他伸手抢回那半截衣袖,轻轻托起在脸上蹭了蹭:“我的。”

  “蓝……湛?”魏无羡颤抖着握住蓝忘机的手,急切地想要运功看一看蓝忘机手上的红线,可惜一用力才发现自己刚刚自己封了灵脉,至少还得半个时辰才能恢复。

  “含光君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听话的话我再给你半截衣袖。”魏无羡道,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答案。

  “这衣袖,你哪来的?”魏无羡提出第一个问题。

  “……”蓝忘机指指兔子。

  魏无羡不明白,戳了戳怀中的兔子,那兔子扭头就对着他的手指来了一口。魏无羡无奈:“这衣袖对你很重要吗?”

  “我的。”

  “好吧好吧,你的你的。”魏无羡更无奈了。“那你是怎么看待魏无羡的?”

  “我的。”

  “那这兔子呢?”

  “我的。”

  合着这含光君一喝醉就只会说“我的”两个字。魏无羡一时无趣,“你可知你红线所牵何人?”

“知。”蓝忘机的目光一直锁在魏无羡身上。

  突然那只兔子周身散发出金光,一只黑兔子居然变成了一个白衣少年。白衣少年挠挠头,“魏前辈,我突然想起来我胡萝卜还没收,我先回去啦!哈哈……”

  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小煤球~去哪啊?”魏无羡一把揪住那白衣少年的抹额,“阿苑啊,凡事不要知道的太多,比如说烧烤兔子的100种方法。”

  “我说!为什么都说!”

  经过解释后魏无羡算是理清了思路,“所以这是我和含光君的劫?你现在叫蓝思追?”

  蓝思追乖巧点头,魏无羡松开抓着抹额的手,指了指内室,“你叔叔在里面。”

  “谢前辈指引!”

魏无羡待蓝思追离开后轻轻掰过蓝忘机的脸,印上深深一吻。

  红线什么的,需不需要求证,不已经不重要了吗?

三七🍃
佣园囚禁play(作死在父母手...

佣园囚禁play(作死在父母手机上打的hhh)

佣园囚禁play(作死在父母手机上打的hhh)

今天刘川更帅了吗

云叁书苑(甜,he,一发完)

    “欸,二位爷里边儿请里边请!”

    “伙计,来碗茶!”

    “得嘞您稍等!”

    夏季炎热,茶馆成了避暑圣地,且这茶馆是北京城最大的一家,来来往往一批又一批客人让这店内热闹非凡,跟别说店外还有人排着长队。

    这书苑虽叫书苑,却不单只有说书人,各类小曲小调,相声评书,文戏武戏样样都全。在这儿听个曲儿,看个段儿,再喝喝茶,小生活过的有滋有味的,不少老主顾一坐就是一天。

    “欸,这...

    “欸,二位爷里边儿请里边请!”

    “伙计,来碗茶!”

    “得嘞您稍等!”

    夏季炎热,茶馆成了避暑圣地,且这茶馆是北京城最大的一家,来来往往一批又一批客人让这店内热闹非凡,跟别说店外还有人排着长队。

    这书苑虽叫书苑,却不单只有说书人,各类小曲小调,相声评书,文戏武戏样样都全。在这儿听个曲儿,看个段儿,再喝喝茶,小生活过的有滋有味的,不少老主顾一坐就是一天。

    “欸,这位先生,这是什么地儿啊这么热闹?”刚来京城的人有些惊异这盛况。

    “噢,您问这儿啊?这个是个好地方。您往上看,那儿金字招牌写着呢——云叁书苑。”

    张云雷,北京城出了名儿的角儿,是这家书苑的台柱子。为了听他的戏来的人数不胜数。外人都觉得张云雷这人甚是清高,只有书苑的人知道这位可是个小祖宗。

    书苑里跟着小祖宗关系最好的是一个跑堂的总理事,叫杨九郎,一个小眼睛的白白胖胖的小伙子。不知道这两人关系为什么这么好,更没想到的是当初是张云雷主动找的杨九郎,还给了块表。

    自从上次张云雷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受了伤之后,杨九郎就寸步不离张云雷了,走哪儿都要跟着,深怕他再出什么事情。

    “哥,您看看要不这次就别上他上了吧?”杨九郎托着腮帮子看着店内的掌柜的。

    云叁书苑是个大家庭,从来不会有利益关系的牵扯,每个人都把对方当做家人,每天其乐融融的,这也是云叁书苑火爆的原因。

    “行啊。”店内班主刚答应,旁边就凑过来一个女孩子,脆生生的开口道:“呦九郎,又心疼你家角儿了?”

    其实书苑里明眼人都能看出张云雷和杨九郎互相的心意,只不过也不过多掺和,顺其自然他们发展。

    “好了你们别逗他了,这次情况特殊,我是一定要上的。”张云雷刚从台上下来,换了衣服,一边拿着绢一边擦掉脸上的妆。

    杨九郎给他搬了张凳子,又倒了一杯茶,开口道:“角儿,您这身体还没好呢,这几天又忙活着,还是多注意休息吧,啊?”

    张云雷撩开大褂坐下,喝水润了润嗓子,用胳膊肘撑在桌上,歪着头说:“难得书苑活动,我这个台柱子怎么能不去呢。”

    杨九郎万般无奈只好答应,想着一会儿找班主再商量商量。

    “九郎,搀我出去走走吧,我想吃西街那家的炸糕。”

    杨九郎回过神来立马上前扶起了他,跟众人道了别,朝门外走去。

    掌柜的刚从后院跑出来,左右瞧不见张云雷杨九郎两人,看到班主正喝着茶便上前问道:“哥,九郎他们哪儿去了?”

    “那儿呢。”班主放下茶盏,慢悠悠往门外一指。

    只见杨九郎停下了步子,把伞撑起来遮在张云雷头上,挡住有些刺眼的阳光,凑过去不知道跟张云雷说了些什么,两人脸上都带着笑。张云雷伸出手递给杨九郎,两人十指紧扣,缓缓往远处走去。

-----

今天凌晨十二点整,凛爷的九辫原创同人文改编的有声小说《一梦金陵》,云叁书苑出品,在b站首发上线了。短短四分钟的预告却是一个多月的努力。特意写了这篇来庆贺。

过会儿我会把地址发过来给各位听,望各位喜欢。

三七🍃
末句:现在该轮到你来取悦我了...

末句:现在该轮到你来取悦我了

没截到,发在bcy上的嘻嘻

可以来bcy找我玩呀

id:佣园催婚大队队长

末句:现在该轮到你来取悦我了

没截到,发在bcy上的嘻嘻

可以来bcy找我玩呀

id:佣园催婚大队队长

苏慕珏
跟个风...这是阴天,这是晴天...

跟个风...
这是阴天,这是晴天,这是我的君奉天

跟个风...
这是阴天,这是晴天,这是我的君奉天

今天刘川更帅了吗

#九辫儿原创同人文改编的有声小说#
你,喜欢听故事吗?
他,是从生死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
他,是陪他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
其中的痛苦只有他知,
其中的煎熬只有他懂,

故事的开端,故事的结尾, 成为过眼云烟后,也不过一笑淡然。
那,你想听故事了吗?
云叁书苑出品,凛爷原创九辫儿同人文《一梦金陵》,现在等你来听。
CAST
张云雷-龙珠
杨九郎/自述-凛爷
郭德纲-想当你的猫
王九龙-七街城酒
孟鹤堂-六塘寒鸦
烧饼-西厢
郭麒麟-态态
报幕-鲍比希尔-馕

STAFF
策划-绾秋
原著-凛爷
监制/PV-鲍比希尔馕
导演/后期/美工-刘川

这是一群热爱DYS的姑娘,声音已性转,如果有出入,请多包涵。
(喜马拉雅,荔枝能...

#九辫儿原创同人文改编的有声小说#
你,喜欢听故事吗?
他,是从生死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
他,是陪他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
其中的痛苦只有他知,
其中的煎熬只有他懂,

故事的开端,故事的结尾, 成为过眼云烟后,也不过一笑淡然。
那,你想听故事了吗?
云叁书苑出品,凛爷原创九辫儿同人文《一梦金陵》,现在等你来听。
CAST
张云雷-龙珠
杨九郎/自述-凛爷
郭德纲-想当你的猫
王九龙-七街城酒
孟鹤堂-六塘寒鸦
烧饼-西厢
郭麒麟-态态
报幕-鲍比希尔-馕

STAFF
策划-绾秋
原著-凛爷
监制/PV-鲍比希尔馕
导演/后期/美工-刘川

这是一群热爱DYS的姑娘,声音已性转,如果有出入,请多包涵。
(喜马拉雅,荔枝能将会陆续上线,主播id皆为  云叁书苑)
B站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08585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7C8A9D25-36F0-45C6-B77B-D9E77A32837014597infoc&ts=1529252952488

北葵向暖い寂若安年の

之前被屏蔽了,新人不懂事,不好意思

之前被屏蔽了,新人不懂事,不好意思

衡玉·白月
图片源自P站,画师……就不用我...

图片源自P站,画师……就不用我说了吧x

老天我终于找到这个杰瑞吃醋短漫了,这个翻译君翻译的可真好😂
lofter最近改了tag界面害得我都不想搬图了【瘫……】

图片源自P站,画师……就不用我说了吧x

老天我终于找到这个杰瑞吃醋短漫了,这个翻译君翻译的可真好😂
lofter最近改了tag界面害得我都不想搬图了【瘫……】

北葵向暖い寂若安年の

满庭芳•梦魇(三)

       金光瑶缓缓睁开眼,头疼欲裂,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硬生生从大脑里抽了出来。他慢慢坐起来,眨了眨眼,才终于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处洞穴,墙壁上镶嵌着碗大的夜明珠用来照明,光线柔和,是以他的眼睛很快就适应了。
      “你醒了?”一个身影从洞外走进来,他眯了眯眼,思考着此人是敌是友。
       姬娅走到他面前,细细打量了一番,笑眯眯地说道:“我...

       金光瑶缓缓睁开眼,头疼欲裂,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硬生生从大脑里抽了出来。他慢慢坐起来,眨了眨眼,才终于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处洞穴,墙壁上镶嵌着碗大的夜明珠用来照明,光线柔和,是以他的眼睛很快就适应了。
      “你醒了?”一个身影从洞外走进来,他眯了眯眼,思考着此人是敌是友。
       姬娅走到他面前,细细打量了一番,笑眯眯地说道:“我的眼光果然不错,这具身体很适合敛芳尊。”
       金光瑶看着面前的女子,阴沉的脸色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他一贯的温柔笑靥。“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他似乎是想要下床,然而腿却无法动弹。
       姬娅看他皱着眉头的样子觉得有趣,好心解释道:“你太久没有走路了,这具身体是新鲜的,还没有与你的灵魂完全契合。要不要让小梦帮帮你?”
      “小梦?”
       金光瑶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道黑影从她身后窜出,重重地落到腿上。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丑得不能再丑的……狗?
       梦魇似乎看出了他在想什么,愤怒地在他腿上踩了几脚,老子是大名鼎鼎的梦魇,才不是狗!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金光瑶吃痛,伸手把那只丑不拉几狗抱起来,疑惑地看着姬娅,“开了灵智?灵兽?”
       梦魇傲娇地抬着下巴,它才不是低级的灵兽,像你这种愚蠢的人类才不会听懂它讲话,赶紧松手!不然我分分钟咬死你!
       姬娅伸手拎着梦魇的颈皮把它拎起来,梦魇委屈地看着她,差一点点它就可以咬到那个男人了!干嘛阻止它!
       姬娅一巴掌拍在它脑袋上,对着金光瑶说:“你先起来,外面烤着肉,我们边吃边说。”
       金光瑶只得把满腹的疑问塞回肚子里。

      洞外是一片草地,有一堆篝火,金光瑶和姬娅手里都拿着一串肉在那烤。
      “你是说,我只有一百天寿命了?”
      “你生前作恶多端,本该打入阿鼻地狱受到酷刑直至魂飞魄散,但是由于某种不可抗力阎王决定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这一百天,做一个你真正想做的人吧。”
        真正想做的人……
        金光瑶眼神有些恍惚,记忆中有一个温柔的妇人也这么对他说:“阿瑶,娘不求你荣华富贵,只要你做一个你想做的人,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
       梦魇盯着金光瑶手里的那串肉蠢蠢欲动,尖锐的指甲有一下没一下地划着掌下的泥土,乘着金光瑶发愣的那一刻后腿一蹬,直直撞上他的面门!
       金光瑶意识到已经晚了,然而他的身体却迅速地做出反应,堪堪躲过了梦魇的袭击。
       “这只狗怎么回事?”他站着,皱眉看着脚下扒拉着自己裤脚,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的肉串的未知生物。哪有狗长成这幅模样的?还袭击他?还想吃他的肉串?做梦吧!
        梦魇不服,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吃到那串肉。跳啊跳,蹦啊蹦,小爪子伸了又伸,就是够不到,可是金光瑶的裤子都快被扯烂了。
       金光瑶黑着脸,想抬脚把这只给踹飞,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梦魇发出一声惨叫(主要是声音太难听),及时在空中调整了姿势,借着冲力在石壁上一蹬,又狠狠地冲了回去。
       金光瑶怎么会知道它还有这招,两只脏兮兮的爪子就这么踩到了堂堂敛芳尊的脸上,身体失了平衡,手里的肉串脱手,梦魇长大了嘴巴一口叼住,在空中720°转身,完美落地!
       它得意地冲着金光瑶甩甩尾巴,扭扭屁股,摇头晃脑地走到一边大吃特吃。
      “小畜生!”金光瑶从泥里爬出来,整张脸黑得可以滴水,堂堂敛芳尊竟然被一只丑八怪欺负,绝对不能忍!
        姬娅叹了口气,随意那两只打架,她无所谓的表示:没有人跟她抢肉吃了╮(╯_╰)╭
     
     “魏公子,这次真的能行吗?”
      “放心放心宋道长,我都检查过了,这次小师叔一定会醒的!”
       “宋子琛道长,请相信魏婴。”
       “诶诶诶!动了动了!”
       “星尘!”
      

考完试的蘇

月季就是月季,永远无法与玫瑰相比

以前看到过的一个太太的梗。
和游戏设定一样有多个相同求生者
刀子,不刺嘴,安心食用。
——
我是杰克,欧利蒂斯庄园中的监管者。
很久之前我认识了一位园丁,她带着大大的不是很合适的草帽,衣服也有点破旧,可是她的笑容如同阳光,照进了我的心里。 阳光啊,有多久没有看见了呢……作为一个被诅咒的人,到哪里哪里只会有雾。
有一天啊,这个像光一样能照进我心里的女孩子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有很多很多和她长得差不多却又不是她的女孩子出现了,即使她们再像也不是她呀。
清理掉骨刀上长得很像她的女孩子血液,至死都是震惊的表情,一点不像她,乖乖的只喜欢他安安静静从不露出那种表情。“杰克先生,该吃药了。”医生将一瓶药丸放进我的手里拍着我说...

以前看到过的一个太太的梗。
和游戏设定一样有多个相同求生者
刀子,不刺嘴,安心食用。
——
我是杰克,欧利蒂斯庄园中的监管者。
很久之前我认识了一位园丁,她带着大大的不是很合适的草帽,衣服也有点破旧,可是她的笑容如同阳光,照进了我的心里。 阳光啊,有多久没有看见了呢……作为一个被诅咒的人,到哪里哪里只会有雾。
有一天啊,这个像光一样能照进我心里的女孩子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有很多很多和她长得差不多却又不是她的女孩子出现了,即使她们再像也不是她呀。
清理掉骨刀上长得很像她的女孩子血液,至死都是震惊的表情,一点不像她,乖乖的只喜欢他安安静静从不露出那种表情。“杰克先生,该吃药了。”医生将一瓶药丸放进我的手里拍着我说:“为什么不信呢?艾玛已经死了,就在你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我笑着拔掉瓶塞不顾医生极力劝阻将药全数吞下,咽下去后又大哭起来。
“虽然月季真的很像玫瑰,但是,永远也及不上玫瑰。”

不见青天

欢迎收看

巍澜碍情
好兄弟一辈子
山无棱天地合
感天动地兄弟情
为一人守万年
喂你血还你糖
那些年我压倒的纯一
我和黑老哥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我们有约



镇魂@

欢迎收看

巍澜碍情
好兄弟一辈子
山无棱天地合
感天动地兄弟情
为一人守万年
喂你血还你糖
那些年我压倒的纯一
我和黑老哥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我们有约



镇魂@

喵(  ・᷄-・᷅ )个咪

别去当混世大魔王了,来做被我保护的小朋友吧(1)

       你擦了擦脸上的脏污,看着跑远的几个小背影,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神就这么看着那慢慢笼罩下来的黑暗,似乎是给你穿上了一层保护的外衣。
       褪下了那伪装强大的外衣,你不过是一个女孩儿,慢慢蹲下抱着自己的胳膊,哭声轻轻的柔柔的,不附刚才一丝的霸气。
       “哟,这是谁蹲在路上哭的这么惨,不会是打输了吧?”
       “关你什么事,要你管...

       你擦了擦脸上的脏污,看着跑远的几个小背影,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神就这么看着那慢慢笼罩下来的黑暗,似乎是给你穿上了一层保护的外衣。
       褪下了那伪装强大的外衣,你不过是一个女孩儿,慢慢蹲下抱着自己的胳膊,哭声轻轻的柔柔的,不附刚才一丝的霸气。
       “哟,这是谁蹲在路上哭的这么惨,不会是打输了吧?”
       “关你什么事,要你管!”你擦着自己的眼角,不想哭了,却依旧止不住眼角的泪滴。
        “小霸王也会哭的 ,哥还真没想管你,但是你蹲在路中间是怎么个事儿?”
       你看了看,声音带了些生气,“有纸吗?”
      “没有。”
     一种使坏的心思从你心中慢慢浮了起来,“你过来一下。”
     “干嘛?”
       “你过来!”
     孙翔警惕的看着你,但还是慢慢走到了你面前,他手里拎着一袋子的酱油,看来是孙妈妈晚上做菜要用的。
      你忽然扯住了他的衣服,而后飞快了在脸上抹了一把,顺带还擤了一把鼻涕,才推开了他,往家里走去。
       背后是他气急败坏的声音,“XXX!你干什么?!我妈刚给我买的新衣服!你擦脸就算了!还擤鼻涕!”
       你走的很是淡然,带着这脑羞成怒的背景音乐,一步一步,竟走的很是踏实,还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孙翔一脸苦闷的回家,没来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自己老爹说要出门去帮忙丧事。
      一问之下,才知道,那一天你爷爷去世了。他知道你在家,你最尊敬的是你爷爷,说你爷爷不好,被你一顿胖揍的血泪教训。
       一向神经大条的他,在被孙妈妈一顿胖揍之下,居然都没有说出到底怎么弄脏的衣服。

喵(  ・᷄-・᷅ )个咪

别去当混世大魔王了,来做被我保护的小朋友吧(3)

       孙翔看着怀里哭的天昏地暗的你,有些无奈了,一边帮你带正了帽子,“都是警队的队长警花了,还哭鼻子,也不怕被人笑话?”
       “我,呜呜呜……我不管,我要被调走了,你都不想我的吗?”
      “想,我怎么会不想你呢。”钢筋直男孙翔表示,自己刚刚真的只是说队里来了两个小姑娘,没别的意思。
      “那我要走了,你还想着别的小姑娘?”
   ...

       孙翔看着怀里哭的天昏地暗的你,有些无奈了,一边帮你带正了帽子,“都是警队的队长警花了,还哭鼻子,也不怕被人笑话?”
       “我,呜呜呜……我不管,我要被调走了,你都不想我的吗?”
      “想,我怎么会不想你呢。”钢筋直男孙翔表示,自己刚刚真的只是说队里来了两个小姑娘,没别的意思。
      “那我要走了,你还想着别的小姑娘?”
     “我没有,我不是看你不开心,想……哎哟。你干嘛?”
        “二傻子!我去执行任务了!下次别这么傻乎乎当着自己女朋友面说别的女孩子可爱了!”
      孙翔捂着小腿肚子,一脸的无辜,以及无奈,对着你挥了挥手,忍不住开口,“快点做完任务回来。”
       “我新学了蛋炒饭,回来给你做!”
      “说好了!”

        孙翔算是一步步看你成长的,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他看着你认真的备考的亮着灯的房间,而他在认真的打游戏。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只是想看你,想知道你,想更加的靠近你。那时候的他,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但是他只是想陪着你,直到最后一刻。
      一直到你进入警校,而他也在职业圈不断打拼着自己的名号,你们的距离开始渐渐的远了……
       而命运有时候蛮有趣,而距离也是格外的不好把控,那天……刚刚拿到一叶知秋账号的他,兴奋的喝了半瓶红酒,却接到了孙妈妈的电话,“喂?妈什么事儿?”
      “你是不是喝酒了?”
     “嗯,遇到点儿高兴事儿,您打电话来就为了问我有没有喝酒?我猜,我妈肯定没有那么无聊吧。”
       “臭小子!不和你多说了,我一会儿还要去和你王阿姨打牌呢!你还记得那XXX那丫头吗?”
       听到你的名字,孙翔不由得心脏骤停了一拍,“她怎么了?不会出事了吧?”
      “呸呸呸,大吉大利!童言童语,随风飘去!”孙妈妈赶紧打断了他,说到,“过两天她要过去你那儿实习,我听她妈妈说了,我就说让你帮忙找个住的地方,照顾照顾,诶?来了来了!不和你说了,我走了!”
        看着那挂断的电话,孙翔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感觉,他甚至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直到他到了机场,才反应过来。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和小时候一样。
        你走出了机场,局里说有人来接,但是妈妈一番好意说是拜托了别人的孩子照顾自己,也没办法推脱,一边走一边张望,没想到却和一边走一边寻找的孙翔撞了一个满怀,“对不起,我……”“对不起,我……”
       两个人同时开口,随后愣住了,孙翔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好久不见,你妈让我见你,很久不见,感觉……和以前差不多。”
       孙翔顿了一下,天知道他刚刚多想说你变漂亮了,这话在喉咙连滚了两圈才被他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眉细长了些,眼睛带着一丝不怒自威的严厉,嘴唇担保了一些,尤其是身材前凸后翘的火辣。他接你到给你租的酒店,有些尴尬的揉了揉头发,“房子不好租,你先睡这边。”
      “嗯……孙翔,你变帅了,有女朋友了没啊?”本来是一句贴近关系的问话,却让你们都显出了尴尬。
      “我……你看着也是单身啊。”
      你点了点头,随手放下行李,坐在了床边,仰头看着他,“对啊,那么忙,哪儿有时间谈恋爱啊。”
       “嗯……呵呵……”
       就在你们两个很是尴尬的时候,你的电话响了,“喂?什么事,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在饭店这里,孙翔,这里的地址是什么?”
       孙翔愣了一下,随后报了地址。他就这么看着你站起来,后背挺得笔直,就像当年你带着行李,毅然决然离开了家,参加了警校,让他觉得……他和你的距离那么……那么的远。
       “哎~”你叹了口气,而后才说道,“真是累,才刚刚到,就有案子要去跑,还是你舒服啊……”
        “其实我可以……”
       你站在窗口,夜晚的风,把他的话吹散在了空气中,“车来了,我先下去了……”
       “我跟你一起去,房卡别忘了。”
      “你不说我都忘了。”一直到你坐上了车,你才想起来,“你刚刚说了什么?”
        “没什么,注意安全。”他对你挥了挥手。
       你笑着对他做了一个鬼脸,而后才说道,“房卡给你,等我回来吃宵夜!”
       “嗯,好。”最后一句早点回来,却在警车消失在了地平线的那端才从他的口中慢慢划出。

考完试的蘇

瓦格莱塔的日常(3)

车待修理,已经在写了不要着急。
瓦格莱塔小天使!(其实是瓦尔莱塔)
不要担心永远不会有小刀子
后面就没有灵感瞎写写了
——
第二天,
瓦格莱塔主动去找杰克帮他看班,理由?瓦格莱塔笑着说没事只是好久没上班想伸展一下身体。其实才不是这样的呢,鬼都知道他昨天晚上对可爱的小园丁做了些什么,嗯,蘇就是鬼所以鬼知道,肯定又要被厂长请吃四百米大脆脆鲨了吧,今天帮他看班也算是我对小园丁的一种照顾。蘇坐房梁上对我说:“瓦格莱塔这一次还是大获全胜,赌一桶爆米花。”噫,可不是每一次都能大获全胜又不是像小丑,哎说到小丑,今天有可能会失败呢。“赌小丑今天失败,十桶爆米花。”“说话算话!祭司小姐姐的!”蘇飘走去往电机里放玉米粒,我在...

车待修理,已经在写了不要着急。
瓦格莱塔小天使!(其实是瓦尔莱塔)
不要担心永远不会有小刀子
后面就没有灵感瞎写写了
——
第二天,
瓦格莱塔主动去找杰克帮他看班,理由?瓦格莱塔笑着说没事只是好久没上班想伸展一下身体。其实才不是这样的呢,鬼都知道他昨天晚上对可爱的小园丁做了些什么,嗯,蘇就是鬼所以鬼知道,肯定又要被厂长请吃四百米大脆脆鲨了吧,今天帮他看班也算是我对小园丁的一种照顾。蘇坐房梁上对我说:“瓦格莱塔这一次还是大获全胜,赌一桶爆米花。”噫,可不是每一次都能大获全胜又不是像小丑,哎说到小丑,今天有可能会失败呢。“赌小丑今天失败,十桶爆米花。”“说话算话!祭司小姐姐的!”蘇飘走去往电机里放玉米粒,我在等待座位旁小憩。(被小憩萌死!还会缩一缩动一动!)
今天是祭司医生冒险家前锋,还在说说笑笑似乎不知道等会狂欢开始。我有些艰难的转了一下视角开始“狩猎”,蘇突然出现当我帮凶代价是把祭司留下来专门爆米花。
前锋上椅子了,艾米丽来救。
前锋又上椅子了,艾米丽又来救。
艾米丽上椅子了,没人救。
艾米丽:“EXM?”
好的成功平局,密码机还剩四台。
“冒险家呢?!”
此时一名手拿《格列佛游记》的靓仔蹲在草丛里打了个喷嚏。
这一打位置不就暴露了吗然后成功的上了椅子。
还剩祭司的时候我拿出一袋玉米粒请她帮我们爆米花,祭司小姐真是个好人居然把之前的爆米花也拿出来请我吃,然后点一点祭司爆的爆米花,刚好二十袋额多一点点其实也不是一点点是五袋呢。味道也如蘇所说特别好!接下来就没我的事情了回房梁上待着睡觉吧,呼噜。
对了,那个前锋,之后绝对会被鹿头针对,别问为什么男人的嫉妒心是强大的正如当初杰佣园修罗场那样emmm虽说现在佣兵和空军在一起了就是。
——切视角
今天依旧是和平的庄园。
和瓦格莱塔参加完一局游戏后我偷偷“借”走一袋爆米花去庄园里各户人家拜访一下。前锋不知道为什么在被鹿头满庄园追着揍橄榄球耐久真好到现在还没破噫不对我的注意点在哪里,艾米丽也果然是艾米丽跟着鹿头一直劝他不要这样做打伤了还是艾米丽来治疗很累的。在医生黑化的边缘试探的鹿头XD
我一直看好的社工今天也依旧是克利切在下呢。两个快三十的男人在这边你侬我侬意外和谐?然后克利切突然被瑟维壁咚亲亲?捡起狗粮塞到嘴里露出纯洁的笑容,高举社工,狗粮味道就比杰园的差那么一点点点。为什么总感觉,克利切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可能是我错觉吧。
哦我突然发现了一股清香,顺着气味来源找过去,哦原来是可爱的幸运儿被单身狗的清香笼罩着呢。
如果噩运儿没死倒是可以给他俩组一队。
我终于发现为什么威廉的球没断过原来是天上有一位可以螺旋升天的小姐姐在给他球啊,又是一组狗粮……快吃撑了妈耶。
裘克今天没有失败也没有成功,打了个平局。听瓦格莱塔说是因为海伦娜小姐的原因,狗粮搭配爆米花,法力无边。
“今天也依旧是吃狗粮吃到撑的一天呢。”

不见青天
文素来自歌曲《会过去的【深青】...

文素来自歌曲《会过去的【深青】》
这首歌词超级棒的。
晚安啦。

文素来自歌曲《会过去的【深青】》
这首歌词超级棒的。
晚安啦。

公子耽色♀
………绝望,我特么就想好好开个...

………绝望,我特么就想好好开个车不行吗(╯‵□′)╯︵┻━┻

安全出轨的上被屏蔽掉了QAQ

………绝望,我特么就想好好开个车不行吗(╯‵□′)╯︵┻━┻

安全出轨的上被屏蔽掉了QAQ

吃个瓜

终有一天性不在是羞耻和禁忌 而是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 爱却成了勇敢者的游戏

终有一天性不在是羞耻和禁忌 而是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 爱却成了勇敢者的游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