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平安夜

9686浏览    2550参与
醒醒吃了没呢
no icecreamno b...

no icecream
no birthday cake
no rabbit
no butterfly
no summer
no house
no fire
no name
no longer laugh

no icecream
no birthday cake
no rabbit
no butterfly
no summer
no house
no fire
no name
no longer laugh

楠栀

【德哈】平安夜

  街上的灯光明亮,夜也被照得如同白昼。树上挂满了彩灯,沿街店铺的纷纷挂上了装饰品。

  圣诞节到了。

  哈利一个人坐在房内,灯也没开,房间里除了窗外的光亮外就只有那一篝炉火还有些生气。往年这个时候他是怎么过的呢?金妮陪在他身边,为他忙前忙后,即使这样也还是会感到孤独,但总比现在他一个人来得强。

  “哈利,你爱我吗?”

  “……”哈利一时间回答不上来,爱她吗?也许是爱的吧,不爱她又怎会在耶稣面前宣誓;也许是不爱的吧,爱她又怎会有一种逢场作戏的感觉。

  金妮擦去了泪水,仍是不死心地问“你爱过我吗?”

 ...

  街上的灯光明亮,夜也被照得如同白昼。树上挂满了彩灯,沿街店铺的纷纷挂上了装饰品。

  圣诞节到了。

  哈利一个人坐在房内,灯也没开,房间里除了窗外的光亮外就只有那一篝炉火还有些生气。往年这个时候他是怎么过的呢?金妮陪在他身边,为他忙前忙后,即使这样也还是会感到孤独,但总比现在他一个人来得强。

  “哈利,你爱我吗?”

  “……”哈利一时间回答不上来,爱她吗?也许是爱的吧,不爱她又怎会在耶稣面前宣誓;也许是不爱的吧,爱她又怎会有一种逢场作戏的感觉。

  金妮擦去了泪水,仍是不死心地问“你爱过我吗?”

  哈利依然回答不出来。

  然后是和金妮离婚,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他看着金妮离去的背影,衷心祝她幸福。

  李·乔丹的声音通过广播传到了哈利耳朵里,当年那个魁地奇比赛的解说员现在满怀激情地做着一份他喜欢的工作。

  “平安夜多么神圣的日子,孤独的灵魂是否找到了港湾?曾经所遗憾没有说出口的话,现在的你是否有勇气说出来?找到ta,告诉ta,别留遗憾!”

  遗憾?他有什么遗憾吗?他打败了伏地魔,是万人敬仰的救世主,金钱,名誉,这些他一样不缺。这时一个苍白的面庞出现在了哈利脑海——德拉科·马尔福。

  疯了,真是疯了,自己怎么会想到他!他处处与自己作对,从不肯给他一天好日子过,之前在霍格沃兹他给自己找的麻烦还少吗?

  ……

  收音机里李·乔丹的声音还在继续,哈利却迷茫了。

  也许,也许,自己这些年心里的空落可以在他那儿找到答案,至上尝试一下吧,尝试一下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hi,”哈利站在德拉科门前僵硬地冲他挥了挥手。

  德拉科苍白的脸颊泛着红晕。

  他一定疑惑极了,这个与他已经有4年没有联系过的死对头怎么会突然来找他。

  “平安夜快乐。”哈利不自然地看向别处,德拉科也是。

  “嗯,平安夜快乐。”他向四周看了看,过了几秒,“你怎么来了?金妮呢?”

  德拉科说话时,空气里弥漫着酒精的味道。

  “离婚了,她和罗恩他们去埃及度假去了。”

  “哦,抱歉。”

  “没事。”

  空气又冷了下来,“你在些年怎么样?”

  “还好。”

  “嗯,那就好……”哈利搓了搓手,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进来坐坐吧。”

  “嗯,好。”

  哈利深呼吸了一下,吐出的雾气染上了他的眼镜。

  “怎么会想到来找我。”

  “我不想留遗憾……”

  “什么?”

  “没什么,你一直一个人吗?”

  “对。”

  “好吧。”

  “我一直在等一个人,可是他很讨厌我,我想引起他的注意,却不知道怎么做,我只能装成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才能引起他的注意。”

  “原来……你有喜欢的人啊。”哈利心口莫名一悸,这种疼痛的感觉是他和金妮离婚时都没有过的。

  “嗯,有,从刚开学的时候就有。”德拉科头也不回地走向壁炉旁,坐下,像没有骨头似的瘫坐着。

  “嗯。”

  “请原谅我吧,我知道他厌恶我到了极点,但是今天是平安夜啊,让我告诉他,我爱他,从过去到现在。”

  “你现在要出去找他吗?”哈利声音低沉每说一个字都像拿着刀戳向他心口一样。

  “不用。”

  “可是……”

  “他就在我面前。”

  哈利终于意识到德拉科口中的那个人就是他自己。

  幸好,自己来了。

  幸好,他表白了。

  幸好,今后的每个圣诞节,每个神圣的日子都有他的陪伴了。

ps:您的喜欢和推荐(鼓励)是我坚持的动力。

心
.舌头 2017.12.24_...

.舌头

2017.12.24_成都

.舌头

2017.12.24_成都

あい萘布のかねこ(芮雪Annie)

【黄祭先】收养

    喵喵喵???

    我又要写什么脑洞?

    标题可能起偏了。。。

————————————————————

    他第一次看见那两个孩子,是在平安夜。

    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依偎着,靠着一棵圣诞树。男孩带着眼罩,女孩疲惫的眼睛无神地望着天空。

    注意到有人来,女孩警惕地盯着他。...


    喵喵喵???

    我又要写什么脑洞?

    标题可能起偏了。。。

————————————————————

    他第一次看见那两个孩子,是在平安夜。

    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依偎着,靠着一棵圣诞树。男孩带着眼罩,女孩疲惫的眼睛无神地望着天空。

    注意到有人来,女孩警惕地盯着他。

    他头一次主动向别人伸出了触手,女孩迟疑了一下,但也没有抗拒。

    男孩也站起身,愿意接受他。

    仿佛他们三个就是命中注定的。

    从此,两个孩子有了“吾主”,他——哈斯塔,也有了两个信徒:

    菲欧娜·吉尔曼

    和

    伊莱·克拉克

————————————————————(回忆阶段)

    克鲁苏太受人重视了。

    哈斯塔成了克鲁苏的死敌。

    他生来本该就属于水,但是如今他受了太多的轻视,成了风的象征。

    他从囚禁他的昴宿星团中逃出来,过着低调的生活。

——————

    这两个孩子,似乎和他有着相似之处——孤独。

    并没有过多的接触,但是每当三人聚在一起仿佛总会创造出一种无名的火花。

    或许,那是爱?

——————END——————

different world

复活的名侦探工藤新一 与黑暗组织的命运之战

番外1. 黑衣组织覆灭后的首个平安夜(短文#(滑稽)  )

12月24日 平安夜

这天对于情侣来说,是约会的好日子,每对情侣到了这一天,都要一起到街上走一走,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去买,通常这一天男生都会送女生苹果啦,首饰啦,甚至还有送同心锁的。而对于商家来说,这同样是值得庆贺的一天,因为平安夜这一天的销量的创收,抵得上他们平时十几天甚至几十天的收入,因此这一天情侣开心,商家也高兴,真是皆大欢喜,世界和平(唉我一单身贵族怎么有这种感慨?#(惊哭)  )

这天傍晚,工藤新一从外面跑回博士家,“灰原,我们出去走走吧,你看街上这么多人多热闹~”

什么?你问我黑衣组织覆灭都...

番外1. 黑衣组织覆灭后的首个平安夜(短文#(滑稽)  )

12月24日 平安夜

这天对于情侣来说,是约会的好日子,每对情侣到了这一天,都要一起到街上走一走,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去买,通常这一天男生都会送女生苹果啦,首饰啦,甚至还有送同心锁的。而对于商家来说,这同样是值得庆贺的一天,因为平安夜这一天的销量的创收,抵得上他们平时十几天甚至几十天的收入,因此这一天情侣开心,商家也高兴,真是皆大欢喜,世界和平(唉我一单身贵族怎么有这种感慨?#(惊哭)  )

这天傍晚,工藤新一从外面跑回博士家,“灰原,我们出去走走吧,你看街上这么多人多热闹~”

什么?你问我黑衣组织覆灭都半年了他俩怎么还住在博士家?说起这件事,工藤新一表示真是一言难尽,本来黑衣组织覆灭第二天他就打定主意要诱拐【划掉】邀请志保跟他同居,奈何遭到了博士和志保的联合反对。博士给出的理由是小哀既然没有出嫁,就相当于他的孩子,当然要继续住在我这里啦,而志保表示很赞同并默默地鄙视了某侦探一番,当然诱拐计划【划掉】同居计划失败的工藤新一不由分说放弃回工藤宅的计划,继续住在了博士家,他的理由是我都没有结婚,革命尚未成功。必须努力使志保完全放心才可以走,当然这个观点也得到了博士的大力支持,志保自然又在心里狠狠鄙视下某侦探然后也默认了他这个建议,毕竟,真的跟工藤分开住,她也是舍不得的。“博士,我跟灰原先出去了,带她到街上走走。” “嗯知道了,别太晚啊,别在外面过夜啊😄。” 这几句话下来志保脸腾的就红了,而某侦探则一边表示博士你真是为老不尊,一边兴奋地拉着志保向街上走去。
走在街上的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明显感觉得到今天的街道要比平时更加拥挤了,到处都是热恋当中的情侣,街边的各种小摊更是人来人往,生意兴隆的很。
“说起来,以前从来没敢想过,还能享受这样的平静啊。”志保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禁感叹道。
“是啊,”工藤新一同样感同身受。“过去那段提心吊胆,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如何的日子,总算是过去了啊,现在没有什么boss,也没有什么朗姆了,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放心什么?这不还有你这个大色狼侦探在这里?”志保表示跟某侦探斗嘴什么的最好玩啦,“喂喂~灰原你怎么能这样说呢,真是不可爱啊~” “别打岔,拿来……”志保说着把右手往工藤新一身前一伸。“什么啊?” “礼物啊,你不会告诉我你没准备吧。”志保表示就知道你是这副表情。“怎么会没准备呢?”工藤新一这时候反倒冷静下来了,“闭上眼睛。”“什么?” “默数十秒之后再睁开。” “……好吧。” 志保虽然感到莫名其妙但还是闭上了眼,但是她并没听到什么动静,当她正心急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歌声~“不是不可以不要太着急,晴天雨过滤空气~”好奇的志保睁开眼,一下子被工藤新一手上的一个小东西吸引住了。
那是一个录音八音盒
“之前我听你比较喜欢中文歌,就跑去问拉斐尔有没有什么好听的歌,他就给我推荐了这首。”工藤新一继续说道。“这首歌,叫做 不是不可以。”
他手中的八音盒还在继续播放音乐“其实你就像牛奶,我是夹心饼干巧克力~”
“工藤……”志保没想到平时情商低的某侦探竟然会给她这么大的惊喜,一时感动不已。本来她也没打算要什么礼物来的,但是话说回来,哪个女孩子不希望在这一天收到男友的祝福呢。“希望以后的日子对你来说,都是快乐的记忆吧。”工藤新一表示这是他能想到的最“浪漫”的情话了。“谢谢你,工藤。”志保觉得这是她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这份礼物我很喜欢。”
在他们所处街道对面的高楼,3楼,拉斐尔和风间惠美在眺望着他们。“darling,没想到号称情商负数的工藤新一,居然也这么懂浪漫啊。” “哈,”拉斐尔表示这并没什么,因为……“还不是我教他的~” 没错,就在平安夜前一天,工藤新一找到拉斐尔,软磨硬泡之下总算从他那里学到了一些制造浪漫的办法,当然礼物和情话还是工藤新一自己准备的。只不过,他把听来的方法融会贯通了一下而已。
而就在对面街区里,宫野明美和赤井秀一也看到了某侦探制造浪漫的全过程。“我就说过这小子懂得怎么玩浪漫,这下明美你放心了吧?” “嗯,”宫野明美表示对这个妹夫很满意,“他们……会一直幸福下去的,对吗?”
“一定会。”赤井秀一对此深信不疑。
平安夜番外 完(算是本柯哀迷对柯哀的美好祝愿吧,也祝我亲爱的读者们,平安夜快乐,圣诞节快乐)

盏中醴

【祥林】黑猫情人

#OOC/一发完/甜END/巫师阎爱上了被巫婆变成黑猫的林林
#揪头发梗/亲吻解除魔法梗/平安夜奇妙物语主题

阎鹤祥捡到一只黑猫。
作为一名单身三十八年的巫师,他很高兴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黑猫。
他划了根火柴点亮壁炉,炉火把屋子烘得暖融融的,壁上垂下槲寄生墨绿的叶子和深红的花。噢,快到平安夜了吧。
小黑猫似乎很怕生,躲在软垫里用棉絮把自己埋起来,两只玛瑙绿的眸子滴溜溜地看着他。他退远了。它想必是饿坏了,嗅着乳酪浓汤甜甜的奶香味钻出来,埋头在金属汤碗里,粉嫩嫩的小舌头舔啊舔,不时还用小肉垫揉一揉脸,薄薄的耳朵一动一动,看得他真想过去撸一把猫。
吃饱了,它钻回去窝起来睡觉。阎鹤祥随意咬了几口贝果面包,继续调...

#OOC/一发完/甜END/巫师阎爱上了被巫婆变成黑猫的林林
#揪头发梗/亲吻解除魔法梗/平安夜奇妙物语主题

阎鹤祥捡到一只黑猫。
作为一名单身三十八年的巫师,他很高兴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黑猫。
他划了根火柴点亮壁炉,炉火把屋子烘得暖融融的,壁上垂下槲寄生墨绿的叶子和深红的花。噢,快到平安夜了吧。
小黑猫似乎很怕生,躲在软垫里用棉絮把自己埋起来,两只玛瑙绿的眸子滴溜溜地看着他。他退远了。它想必是饿坏了,嗅着乳酪浓汤甜甜的奶香味钻出来,埋头在金属汤碗里,粉嫩嫩的小舌头舔啊舔,不时还用小肉垫揉一揉脸,薄薄的耳朵一动一动,看得他真想过去撸一把猫。
吃饱了,它钻回去窝起来睡觉。阎鹤祥随意咬了几口贝果面包,继续调制魔药。
炉子下的火把汤煨热了,他开始对照着《魔药学:高阶巫师》往咕嘟咕嘟冒泡的汤里小心翼翼地丢东西。
“一根壁虎的尾巴,一块蝾螈的皮肤,一只白公鸡的爪子,一根黑猫的毛……诶?黑猫的毛……”
他轻手轻脚地过去,生怕吵醒了它。
……
“喵嗷嗷嗷!……”
小黑猫没走,因为外面下了薄雪,实在太冷了。不过它也一晚上没理他,就算他在乳酪汤里泡了几块鱼形饼干。
魔药需要熬制七个小时,阎鹤祥困得进入梦乡,以至于天光大亮他醒来看到人形的郭麒麟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以为自己在做梦。
“你你你你是谁!”他吓了一跳,说话都不利索了,左看右看,“我的我的我的猫呢?”
“就是我。”
郭麒麟开始向他解释自己是如何被巫婆下了咒语,白天是长着猫耳和尾巴的人,太阳落山就会变成一只黑猫,如果不破解咒语,他就会彻底变成一只猫,再也变不回去了。
他说话的时候,耳朵一动一动的。阎鹤祥强行忍住揉耳朵的冲动,给他找了几件自己的衣服让他换上。
“咒语还有多久完全生效啊?”阎鹤祥顾不上吃早餐,搭上梯子去找《咒语魔药破解录》,被空气中飘满的灰尘呛得直打喷嚏。
“不知道,但是我维持人形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我找过好多巫师,他们都没办法,有的连魔药都调制不出来。”
郭麒麟换上他的衣服,小小的一只藏在里面,袖子分明太长了,连指尖都没能漏出来。他坐在桌边捧着脸看他,微微蹙着眉,露出忧愁的神情。
“您有办法吗?”
“我会尽力的。”阎鹤祥拿起放大镜逐条看目录,毕竟年深日久,符文难以辨别。
郭麒麟百无聊赖地拨弄两条过长的袖子,直到阎鹤祥欣喜地喊出声:“找到了!”他从凳子上跳起来,蹭到他身旁凑着脑袋看。
阎鹤祥的鼻尖碰到了少年的头发,鼻尖痒痒的,心里也有些痒痒的。少年柔软的发间掺着好闻的柑橘味儿和淡淡的槲寄生的气味。他没法集中注意力。郭麒麟替他翻到那一页,声音里有些讶异和失望:
“哥哥……”
“怎么了?”
他指给他看。阎鹤祥这才发现,这个咒语的后半页被撕了。
不等郭麒麟说什么,阎鹤祥先开口安慰道:“先别顾这个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想办法。时间不多了,我们先着手把药材准备起来,后面的配方我再去问问别的巫师。”
郭麒麟欲言又止,最终点了点头。

·

阎鹤祥开始没日没夜地熬制魔药。他尽量保证睡眠充足,防止自己配错药再出什么岔子。但是半夜里总会醒过来,像梦游一样穿着睡衣戴着圣诞帽抱着鳄鱼抱枕,趴在药炉边看咕嘟咕嘟冒泡的浓汤,每天的颜色都不一样,凑足了七色彩虹简直让他怀疑人生。
郭麒麟每天尝试各种药剂,苦得让他眉头直皱,已经快要对破解咒语失去兴趣了,日复一日地看阎鹤祥往药炉里添加不同比例的同种材料,居然每天熬出来的效果不一样。
“亚麻一根,甘蔗两节,鳄鱼的皮肤一块,鲫鱼的鳞片……煎饼果子的酥皮一片,烘干的槲寄生叶子一片,槲寄生的果子一个……大林大林,”阎鹤祥招呼他,“你过来。”
“嗯?”郭麒麟走到他边上,俩人看着冒泡的汤水。
“哎呦!”
“一根头发……”阎鹤祥对着阳光捻着看,“诶诶,掉了,内什么,你再让我拔一根……”
“诶,大林,还要一根猫毛……”
阎鹤祥追着郭麒麟,像Tom追Jerry一样满屋乱窜。
“你不想变回去了?给我拔一根!”
最后阎鹤祥把郭麒麟堵在角落。郭麒麟死拽着自己的尾巴瑟瑟发抖,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他。
他的语气柔和下来,连哄带骗道:“没事儿,就拔一根,不疼的。”心里却已经打好了算盘,多准备几根总是没错的。
“那……那行吧。”郭麒麟转过身去,两手捂着脸。
他情不自禁地把小黑猫的尾巴放在掌心揉捏,猫毛痒痒的带一点有刺又软的感觉,猫尾巴捏起来有弹性。
“嗯…”郭麒麟忍住不发出声音,耳朵根子已经红透了,“哥哥…哥哥!”
最后拔毛那一下的痛感缓解了那种不适。阎鹤祥也是过了好一会儿才迟钝地意识到刚才的异样。
魔药依然没有效果。
“大林,你要不去问问别的巫师有没有办法。”阎鹤祥这么说着,心里却不舍得他走,但是自己好像已经耽误他太久了。
郭麒麟没说话,像是在神游,下巴抵在手肘上目光低垂,好一会儿才说:“哥哥,我想,如果我变不回去了,可以留在这儿吗?”
“这……”
今晚大概是最后一天了吧。
阎鹤祥侧过头望去,最后一炉魔药在锅里沸腾,还差一根头发。
郭麒麟对他眨了眨眼睛,眸子变成了玛瑙绿。
糟糕。他站起身,不由分说拔了一根头发扔进炉子里,一回头,只见一只黑猫趴在桌子上。
药熬得差不多了,他端来搁在桌子上。
“当心烫。”
小黑猫把头埋进汤碗里,咕嘟咕嘟喝了几口,抬头看着他,仍旧没有变化。
今天可是平安夜啊,怎么会有魔法不能实现呢?
小黑猫扑过来,他抱起它,它凑上前碰了碰自己的嘴唇。
它整个身体发出微弱的白光,光线渐渐越来越亮,最后变成郭麒麟的样子,坐在桌子上翘着脚对他微笑。
“哥哥!”
阎鹤祥愣了几秒,最后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对了!变身咒语!”
郭麒麟会心笑着,脸颊热起来,点点头:“其实我已经想起来最后的一条了,就是,要喜欢的人亲一下才能变回来,就是,忘了是自己喜欢的人还是喜欢我的人……”说着声音越来越低,咬着嘴唇含着笑像一株含羞草。
“那,你还走吗?”阎鹤祥试探道,心跳不觉加快了。
“哥哥,你看。”郭麒麟抬头指向壁炉上垂下的墨绿的叶子,“那是槲寄生啊。”
他们相拥着迎接平安夜的钟声,一觉黑甜。


*传说在槲寄生下接吻的情侣会永远在一起

小茶の溜冰场

【犯困】圣诞结

#迟来的平安夜献礼

#配合歌曲《圣诞结》食用更佳

 

我住的城市从不下雪

记忆却堆满冷的感觉

思念的旺季霓虹扫过喧哗的街

把快乐赶得好远

 

今天是平安夜,也是蔡徐坤截止到目前为止的短暂一生里最不平安的一天。

 

与公司签约后的生活和想象中大相径庭,所有培训都要自己出钱,所幸队里几个哥哥对他很好,在训练和演出时都比较照顾他。练习生的生活非常辛苦,单调的高强度训练和无限度压缩的睡眠时间组成了每一天,咖啡是男孩们时常用来提神的东西。他们最常点的那家咖啡店面离公司很近,老板是个湖南人。哥哥们看他年纪小,猜他容易想家,故意把给咖啡店打电话订餐的任务交给...

#迟来的平安夜献礼

#配合歌曲《圣诞结》食用更佳

 

我住的城市从不下雪

记忆却堆满冷的感觉

思念的旺季霓虹扫过喧哗的街

把快乐赶得好远

 

今天是平安夜,也是蔡徐坤截止到目前为止的短暂一生里最不平安的一天。

 

与公司签约后的生活和想象中大相径庭,所有培训都要自己出钱,所幸队里几个哥哥对他很好,在训练和演出时都比较照顾他。练习生的生活非常辛苦,单调的高强度训练和无限度压缩的睡眠时间组成了每一天,咖啡是男孩们时常用来提神的东西。他们最常点的那家咖啡店面离公司很近,老板是个湖南人。哥哥们看他年纪小,猜他容易想家,故意把给咖啡店打电话订餐的任务交给他,他也因此能够听几句带着湖南口音的普通话,熟悉的塑普成为这座霓虹城市中极少数能给他慰藉的东西之一。

公司给他们安排了很多无意义的商业活动,比如各种各样的商演和车展。男孩们会在私下抱怨,可屡屡与公司产生正面冲突的却只有他一个人。任性不断叠加,终于在那次《明日路》的舞台上得到了回击——公司关掉了他的手麦,他在结尾处借了旁边哥哥的手麦唱完最后几句,知道是离开的时候了。

“天空之上,乌云密布,遥似太阳,无法碰触,在瞬息间失去了光亮的我。”

《明日路》的歌词反复浮现在男孩脑海里,他甚至有些不确定,是失去了光亮的我,还是从未拥有过光亮的我。

今天他正式向公司提出解约,公司一如往常模样,拿巨额违约金威胁他,但他已经下定了要离开的决心。站在热爱的舞台上却只能拿着传不出声音的麦克风,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唱歌的滋味真实地刺痛了他。他可以什么都不要,但音乐和舞台是他的梦想,梦想是陪他睡觉的东西,不实现它他会失眠。

平日里总挡在他前面护着他的几个哥哥在他提出解约时一个个都低着头一言不发,没有一个为他说话的人,没有一句附和他的声音。他忽然明白,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使自己又成为了单枪匹马的一个人。

回到宿舍收拾东西,男孩拿出在口袋里装了一天的卡片,那是写给几个哥哥的圣诞卡,现在却无人可送了。尽管理解哥哥们与自己做出不同选择的原因,也明白他们没有为自己说话的义务,但还是赌气似的把卡片尽数扔进了垃圾桶里。

 

12月末的上海虽然称不上寒冷,但总是比他从小生活的深圳要冷上几分。男孩坐在公司楼下马路边的长凳上,双手紧紧包裹住装着咖啡的纸杯,依赖着被纸杯和杯套阻隔的微弱热量暖手。     

这个月的咖啡杯套很特别,与往常的牛皮纸杯套不同,彩色的背景上印着一个身材高挑的黑发男孩,他叫Kris,这个月的第一天是他的蜡像入驻上海杜莎夫人蜡像馆的日子,这是粉丝给他做的应援。

每天一杯咖啡,这是蔡徐坤第24次看见这个杯套,但他已经数不清看过多少遍杯套上这个男孩的舞台,他是自己最渴望成为的,那种在舞台上散发出巨大光芒和力量的人。

男孩喝完咖啡,站起身离开长凳,手里握着已经空掉的咖啡杯,准备将杯子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在放手前的最后一秒却忽然收回了手,盯着杯套上的那个男孩看了几秒,最终还是把杯套取了下来才扔掉了杯子。拉开行李箱的里侧的拉链层了,尽管那里已经放满了23个一模一样的杯套,他还是像保存一件珍宝似的小心翼翼地把第24个杯套塞了进去,再拉好拉链,拿起行李箱离开。

 

从今天起就一切归零。

 

不,是归为负数。

 

前途未卜,男孩离开的步伐却坚定有力,他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总有一天要和杯套上的那个人一样,成为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人。

迈奇迈奇
是平安果与蜜枣的甜蜜

是平安果与蜜枣的甜蜜

是平安果与蜜枣的甜蜜

穆昱洲

-Christmas

《贺》


- 7:00

  我被忘记关了的闹钟吵醒,忘记了今天周日,也忘记了今天是平安夜。

  于我,也没多大意义。

  掏出手机翻了翻朋友圈。一大堆祝福语,晒图,情侣间的怡情,在这个节日里,都显得肤浅。

  无趣。

  想了想,丢了手机 ,又继续蒙头大睡。


- 12:00

  一个人出来吃饭,其实只是因为不想做饭。

  真的,不是为了逃避寂寞。

  尽管只是圣诞前一天,平日冷冷清清的街道上早已充塞着这节日氛围。

  店门口巨大的圣诞树,高高在上地傲视着人们。我看着带着红帽子在餐厅里穿梭的服务员,他们挺滑稽。

 ...

《贺》


- 7:00

  我被忘记关了的闹钟吵醒,忘记了今天周日,也忘记了今天是平安夜。

  于我,也没多大意义。

  掏出手机翻了翻朋友圈。一大堆祝福语,晒图,情侣间的怡情,在这个节日里,都显得肤浅。

  无趣。

  想了想,丢了手机 ,又继续蒙头大睡。


- 12:00

  一个人出来吃饭,其实只是因为不想做饭。

  真的,不是为了逃避寂寞。

  尽管只是圣诞前一天,平日冷冷清清的街道上早已充塞着这节日氛围。

  店门口巨大的圣诞树,高高在上地傲视着人们。我看着带着红帽子在餐厅里穿梭的服务员,他们挺滑稽。

  真好,全世界都在为你庆生呢。耶稣。


- 14:00

  我逛着逛着,就走到了一家奢侈品店。一排排包装精美的化妆品陈列在上。

  推销员似乎对我身边空无一人而感到惊奇。

  这也难怪,毕竟这店里的人几乎都是成双成对。

  仿佛我成了异类。

  我无所谓般地继续挑选,我可还没嘲笑她脸上堆积着的过分虚假的笑容和僵硬的肢体动作。

  这节日起码还有一个好处,可以促销。

  于是我买了一瓶看似美丽实则对我没什么用处的香水,几乎是毫不犹疑,虽然它有些昂贵。

  至少在别人看来我不至于那么寒酸,我还有钱陪着我。

  她们会在后面指着我的背影说,“看吧,有钱的人就是没朋友的。”

  好吧,那只是我猜的。


- 20:00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祝贺这节日洗礼了我的灵魂。

  我开了一瓶红酒,看酒塞以一个完美的弧度径直落到地面弹了三下。

  我坚信自己能喝完,所以那酒塞也就没什么用处可言。

  我先是一点一点倒,然后上瘾似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看着它慢慢溢出杯子,顺着高脚杯往下滑,像谁的泪水一样,蔓延到我的脚背上。

  凉凉的,还有一丝倦意。


- 24:00

  3、2、1。

  圣诞到了。我默默数着。

  我发现床头柜前有一张贺卡,烫金的英文还是那么灼眼。

 

  圣诞快乐。上面写着。

  我轻笑两声,又原封不动地放回去。

  是我写的。


  那么,圣诞快乐。

  🎄


                                   林若秋

                              于17.12.24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