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平野绫

2295浏览    68参与
不想说话的司陵

马平的日常

某日参加活动归来…
Pyl今晚喝了酒, 吻过来的时候带了点微醺的酒气,在马哥的唇角一触即收,温软的鼻息细碎, 带着绷起的紧张。
马哥的领带还被他攥在手里,拉扯的力道不重, 迅速吻过以后,立即就放开了。
  此时门廊口没有人,安静得落针可闻。
  借着几分酒意壮胆了一回,Pyl心理上的强烈感觉要大过生理快感, 他脸色通红地缩回去站好, 没敢看马哥的神情,无意识抿了抿唇,默默回忆了遍刚才的触感。
  气氛暧昧得正好, 送礼物也是推波助澜。Pyl今晚心绪起起伏伏,心说,他不主动做些什么, 都对不起自己今晚喝的那点酒。
  “我控制不住, ”他之前说过他酒品不好的...

某日参加活动归来…
Pyl今晚喝了酒, 吻过来的时候带了点微醺的酒气,在马哥的唇角一触即收,温软的鼻息细碎, 带着绷起的紧张。
马哥的领带还被他攥在手里,拉扯的力道不重, 迅速吻过以后,立即就放开了。
  此时门廊口没有人,安静得落针可闻。
  借着几分酒意壮胆了一回,Pyl心理上的强烈感觉要大过生理快感, 他脸色通红地缩回去站好, 没敢看马哥的神情,无意识抿了抿唇,默默回忆了遍刚才的触感。
  气氛暧昧得正好, 送礼物也是推波助澜。Pyl今晚心绪起起伏伏,心说,他不主动做些什么, 都对不起自己今晚喝的那点酒。
  “我控制不住, ”他之前说过他酒品不好的。pyl心跳声快得吓人, 强撑着点最后的胆子, 小声道, “刚才你这样, 我又喝了酒……”
马哥垂眸注视眼前又心虚又红着脸硬撑的人, 抬手理领带, 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应了声:“然后呢?”
有什么然后……
pyl平复了下心跳,目光一点点往上移,落在马哥的衬衫领口处。
他的领带刚才被自己拉下来,此刻已经扯松了一些。pyl见马哥修长的手解开衬衫第一颗扣子,随后手指扣住领带结,往下勾着抽出来一截,随手摘了领带。
此前马哥还是西装革履的齐整模样,现在被pyl又是攥袖口又是拉领带的,衬衫凌乱,早就没了一丝不苟的形象。
“……”
他心跳跟着猛地快了一拍,后知后觉地想道个歉,突然被一道清脆的敲铃声打断了。
  “叮”的一声响,基地的门打开,pyl循声去看,下意识地往里躲了躲。
进来的是Mouse,手上还提着购物袋,pyl在门口杵着,后面还能看见马哥,笑着搭话:
  “来找马哥?”
pyl僵着声应了句。
猝不及防被别人撞见,衬衫不整,他又脸红得要命,还是在门口……这个场景,这个情形,现在pyl心里的旖旎情思都被涌上来的羞赧盖了过去,轻轻扯了下马哥的衣角,抬眼戚戚然看了眼他。
马哥神情平静地和pyl对视,目光扫过他泛红的耳尖,不露声色。
他主动吻了人,过后又遮遮掩掩地避着别人,不想让他转过身去。
马哥捏了捏眉心,深邃的眉眼带了些笑意。

Sin。

存一下脑洞。

陈博刚给他扒了队服T就叫一片白肉晃成了傻逼,电竞贵妇以一种流氓袭胸的姿势定格不动,头不抬眼不睁的问了个脑残问题:

"马哥你说你们O场上发情了怎么办啊,长途call对象打飞的过来拉下去透一透吗?"

?韩金抬眼看着坐自己面前犯痴呆的真实傻B辅助,满脸都是"你说什么b话呢"。

"上场前都打抑制剂。"

陈博哦了一声。他吸了口气儿搓搓两只爪子,眼巴巴的盯着几乎是叫他脱干净了的韩金,在手起刀落按住就是爆发和温柔风筝持续输出中纠结几秒,终于后知后觉记起自己其实是个处男的事实。

"…怎么办啊马哥,我有点儿紧张。"

韩金...

陈博刚给他扒了队服T就叫一片白肉晃成了傻逼,电竞贵妇以一种流氓袭胸的姿势定格不动,头不抬眼不睁的问了个脑残问题:

"马哥你说你们O场上发情了怎么办啊,长途call对象打飞的过来拉下去透一透吗?"

?韩金抬眼看着坐自己面前犯痴呆的真实傻B辅助,满脸都是"你说什么b话呢"。

"上场前都打抑制剂。"

陈博哦了一声。他吸了口气儿搓搓两只爪子,眼巴巴的盯着几乎是叫他脱干净了的韩金,在手起刀落按住就是爆发和温柔风筝持续输出中纠结几秒,终于后知后觉记起自己其实是个处男的事实。

"…怎么办啊马哥,我有点儿紧张。"

韩金云淡风轻的回他:"没事,实在不行中途换我上。"

??

"我觉得不行。"
"我觉得可以。"
"我觉得很不行!"
"我觉得很可以。"

????

陈博身为B的尊严被狠狠打击,辅助暴起怒打输出,蛮劲儿一压压住敌方AD,拍着床垫同人脸对脸理论。

"司马老贼你个牲口有点做O的自觉好吧!"

被他压制着的牲口AD难得的笑了:"你不是紧张吗?"

靠。陈博气的翻白眼。他把脑袋抵到韩金的颈侧去,嘀嘀咕咕磨磨蹭蹭,特没好气儿。

"我试试。"
"别勉强。"韩金说。

"我***!"陈博大声逼逼:"我先试试!!"

Hanzoone

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真的
平酱和y皇的体型差哈哈哈哈哈
pyl硬要往我嘴里塞糖我也么办法

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真的
平酱和y皇的体型差哈哈哈哈哈
pyl硬要往我嘴里塞糖我也么办法

lyrics-storage

ハレ晴レユカイ / 晴天好心情

翻译:shiryuuki


如果弄明白谜一样的地球仪

大家就能去到任何地方了吧

每天都许愿嘭嘭心跳

是谁能来为我实现呢

直到时间的尽头Boooon!!

意念瞬间传送又不断循环

在席卷一切的想象中游戏

发生在某个晴朗的日子

超越了魔法的愉快心情

突破界限 扑面而来 这可不是天方夜谭

明天再次见面的时候 一边笑着一边哼着歌

把欢乐全都收集起来

这样的事很·简·单·吧

放腿追吧 放手抓吧

放腿追吧

这样大大的梦 你喜欢吧?

各种各样奇思妙想看似成立却又没戏

即便如此有一件事可以确...

翻译:shiryuuki


如果弄明白谜一样的地球仪

大家就能去到任何地方了吧

每天都许愿嘭嘭心跳

是谁能来为我实现呢

直到时间的尽头Boooon!!

意念瞬间传送又不断循环

在席卷一切的想象中游戏

发生在某个晴朗的日子

超越了魔法的愉快心情

突破界限 扑面而来 这可不是天方夜谭

明天再次见面的时候 一边笑着一边哼着歌

把欢乐全都收集起来

这样的事很·简·单·吧

放腿追吧 放手抓吧

放腿追吧

这样大大的梦 你喜欢吧?

各种各样奇思妙想看似成立却又没戏

即便如此有一件事可以确信

一闪一闪放着光明 装点在乌云的头顶

星星们都在给我们希望

快搭上时间的快车Byuuuun!!

毕竟正值肆意挥霍的酷炫年纪

宣告天下孑然一身是可耻之事

只要我们手牵着手

面对什么都会无敌

我闪闪发光的眼中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

只要总抬起头仰望 就算眼泪也会蒸发

「想要改变!」

从心底强烈呼唤 就一定会传·遍·世·界

开始跑吧 后面跟紧

开始跑吧

这样激动的心 感到了吧?

Boooon!!

意念瞬间传送又不断循环

在席卷一切的想象中游戏

发生在某个晴朗的日子

超越了魔法的愉快心情

突破界限 扑面而来 这可不是天方夜谭

明天再次见面的时候 一边笑着一边哼着歌

把欢乐全都收集起来

这样的事很·简·单·吧

放腿追吧 放手抓吧

放腿追吧

这样大大的梦 你喜欢吧?


ナゾナゾみたいに地球儀を解き明かしたら

みんなでどこまでも行けるね

ワクワクしたいと願いながら過ごしてたよ

かなえてくれたのは誰なの?

時間の果てまでBoooon!!

ワープでループなこの想いは

何もかもを巻き込んだ想像で遊ぼう

アル晴レタ日ノ事

魔法以上のユカイが

限りなく降りそそぐ 不可能じゃないわ

明日また会うとき 笑いながらハミング

嬉しさを集めよう

カンタンなんだよ こ・ん・な・の

追いかけてね つかまえてみて

おおきな夢&夢 スキでしょう?

イロイロ予想が出来そうで出来ないミライ

それでもひとつだけわかるよ

キラキラ光って 厚い雲の上を飾る

星たちが希望をくれると

時間に乗ろうよByuuuuun!!

チープでクールな年頃だもん

さみしがっちゃ恥ずかしいよなんてね 言わせて

手と手をつないだら

向かうトコ無敵でしょ

輝いた瞳には 不可能がないの

上だけ見ていると 涙もかわいちゃう

「変わりたい!」

ココロから強く思うほど つ・た・わ・る

走り出すよ 後ろの人もおいでよ

ドキドキッ するでしょう?

Boooon!!

ワープでループなこの想いは

何もかもを巻き込んだ想像で遊ぼう

アル晴レタ日ノ事

魔法以上のユカイが

限りなく降りそそぐ 不可能じゃないわ

明日また会うとき 笑いながらハミング

嬉しさを集めよう

カンタンなんだよ こ・ん・な・の

追いかけてね つかまえてみて

おおきな夢&夢 スキでしょう?

追いかけてね

走り出すよ

追いかけてね


苏栗无

【填词·还魂夜】平明是贼 记平贼

多心谢谁赐拜,情真瞒天过海
一刹间看过红尘慷慨 道过惜别 就此分开
而后数年来 未领本事觉乖
与人间相互啧啧称过怪

是有勇无青睐,是有心未放胆
是如我揣过玉璧在怀 惺惺相惜 不足为哉
人一日三餐 无所谓冷与暖
以最寒暄唇舌说一句最陈的爱

前生或许发过宏愿 来世务必有缘并肩
梦里多好 怀里多远 终于是这条单行的街
互掣过肘互照过面  互攀过眉 互触过电
平明出世 偷走的那几年

花忌揠苗助开 水忌沸而再衰
我闷声一个灿烂时代 红台上人走了又来
见识过阴霾 见惯曼妙姿态
见字又想起过你的存在

怜子如何英才 实是不忍卒猜
山洪倾过人世的喧然 风吹日晒 终致泫然
别看青山外 别梦笑逐颜开
别以众口铄金博一眼 情天孽...

多心谢谁赐拜,情真瞒天过海
一刹间看过红尘慷慨 道过惜别 就此分开
而后数年来 未领本事觉乖
与人间相互啧啧称过怪

是有勇无青睐,是有心未放胆
是如我揣过玉璧在怀 惺惺相惜 不足为哉
人一日三餐 无所谓冷与暖
以最寒暄唇舌说一句最陈的爱

前生或许发过宏愿 来世务必有缘并肩
梦里多好 怀里多远 终于是这条单行的街
互掣过肘互照过面  互攀过眉 互触过电
平明出世 偷走的那几年

花忌揠苗助开 水忌沸而再衰
我闷声一个灿烂时代 红台上人走了又来
见识过阴霾 见惯曼妙姿态
见字又想起过你的存在

怜子如何英才 实是不忍卒猜
山洪倾过人世的喧然 风吹日晒 终致泫然
别看青山外 别梦笑逐颜开
别以众口铄金博一眼 情天孽海

前生或许发过宏愿 来世务必有缘并肩
梦里多好 怀里多远 终于是这条单行的街
互掣过肘互照过面  互攀过眉 互触过电
平明出世 偷走的那几年

太多问我取舍 笑多难得  庸人怎知韵脚平仄
他们 只不与你相若

平沙漫漫个中分辨
野渡无人恍然从前
绫珑姿态无迹可寻
司空见惯只是道留白
马踏飞燕柔缓谎言
老生不愿常谈百年
贼是时间 将我们都衰变

想吃炒飯

【平欢】心无慈悲的兔子(1)

Cp:张庆欢陈博

Ooc预警

 平欢平无差

 

陈博第一次听说朝鲜还有历史学的时候嘴里的饭喷了。

然后他被自己的导师狠狠瞪了一眼,已经快成地中海的人眼里满是告诫,交际花陈博立刻装作被水呛到,咳得有模有样,等气顺下来就开始念叨自己最近总吃饭总被噎着,生动地让一桌七八个人放弃思考,立刻就相信他的鬼话。

S大与他们的交流会再过几天就要开始,大清早导师一通电话拨给还在温柔乡做白日梦的陈博,说今天晚上要请S大的博士生和导师吃饭。

按理说陈博并不是他们系博士生里最优秀最讨喜的一个,做学问也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剩下的周末,他都在假装自己是条鱼。如果要说研讨会上为校争光发表什...

Cp:张庆欢陈博

Ooc预警

 平欢平无差

 

陈博第一次听说朝鲜还有历史学的时候嘴里的饭喷了。

然后他被自己的导师狠狠瞪了一眼,已经快成地中海的人眼里满是告诫,交际花陈博立刻装作被水呛到,咳得有模有样,等气顺下来就开始念叨自己最近总吃饭总被噎着,生动地让一桌七八个人放弃思考,立刻就相信他的鬼话。

S大与他们的交流会再过几天就要开始,大清早导师一通电话拨给还在温柔乡做白日梦的陈博,说今天晚上要请S大的博士生和导师吃饭。

按理说陈博并不是他们系博士生里最优秀最讨喜的一个,做学问也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剩下的周末,他都在假装自己是条鱼。如果要说研讨会上为校争光发表什么高见的话,完全轮不到他,让他出面才是要操碎一众老师的心,可能那些身体不好的老教授听到陈博说话当场就不行了。但是陈博本人听见这种话就明白得七七八八,他再不济,脑门上还贴着马克思主义学院的“交际花”称号,很多抛头露面的事陈博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所以今天陈博只是出面撑场子的,他不需要说什么和学术有关的话,他只用把那一桌子韩国人逗乐了就行。

饭局开始的时候人模狗样的陈博还有些谨慎,当他意识到那些韩国人也不都是学究以后就有些懒散了,这个懒散不多不少,既让人明白他学术方面不那么精明,也让人愿意继续和他谈天。

陈博是个善于交际的人,却不是个乐于交际的人。这种饭局他为学院吃了不少,中意他的外校导师也遇上不少,他真正记住的倒还真是一个没有。来了,说了,笑了,走了,要不是交流会期间在学校有可能遇见,饭桌上还相谈甚欢的人第二天就能被他忘得一干二净。

就像他的床伴。

大家心甘情愿的来,或许走的时候对方没那么开心,但是陈博是很愉快的。

所以当他的随便哪个床伴回头问他想不想固定关系的时候,陈博总是笑着和他说:“可惜了,你应该去饭局上认识我。”

倒不是饭局上就能有什么“长久关系”,而是饭局上的关系即使没了,也不会让人这么失望。 

 

说自己学朝鲜历史的人很好看。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学问人。

在他说自己学朝鲜史以前陈博还在想要不要约他出去喝酒。当他说自己学朝鲜史以后,陈博还想和他一起再讨论一点哲学问题。

外貌是上天赋予的最慷慨也是最不公平的东西。

陈博为了自己在美人面前失态而懊悔,而美人只是似笑非笑看着他,一双眼睛弯弯,可爱得不像话。

饭过五味,酒却别说三巡,一杯也无,陈博在导师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串,最后成功把S大的几个年轻人骗走了。坐在陈博大众车副驾驶上的就是刚才那个学朝鲜史的美人,陈博如愿以偿。

“My name is Marin.”

陈博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整整齐齐的牙齿——“I’m….”突然意识到自己很久没有使用过英文名,陈博愣了一下,名字陌生的不像是属于自己,他干脆就不再说话,两眼平视前方,认认真真地驾车前行,就像认认真真在驾车前行。

 

鬼知道他一路上往副驾驶瞥过几眼。 

 

 

T.B.C

 

朱砂痣,明月光

死亡笔记

电视动画《死亡笔记》改编自大场鸫原作、小畑健作画的同名漫画,于2006年10月3日播放,全37话,另有特别篇2话。

共4.57G


电视动画《死亡笔记》改编自大场鸫原作、小畑健作画的同名漫画,于2006年10月3日播放,全37话,另有特别篇2话。

共4.57G

页游小虾

第三位凯萨琳将由平野绫担任配音 《凯瑟琳FullBody》部份情报公开

Atlus以外遇、地狱、益智要素构筑成的异色游戏Catherine《凯瑟琳》在日前发表了将会在PS4、PSV上推出新作Catherine Fullbody《凯瑟琳 丰满肉体》,这款将2011年发售的游戏加入大量新内容跟新游戏模式的游戏是叙述32岁的男主角「文生」因故脚踏两条船于两名「凯瑟琳」之间,他的苦恼形成了恶梦摧残着他,在这大人恋爱地狱中,他必须依靠来自玩家的智慧解开各种地狱的拼图,进而生存并且走向结局。


就在今(21)日,透过日本Fami通杂志,《凯瑟琳 丰满肉体》透露出了更进一步的游戏情报。第三位凯瑟琳将由「平野绫」担任配音,与性感、强势,分别由泽城美雪与三...

Atlus以外遇、地狱、益智要素构筑成的异色游戏Catherine《凯瑟琳》在日前发表了将会在PS4、PSV上推出新作Catherine Fullbody《凯瑟琳 丰满肉体》,这款将2011年发售的游戏加入大量新内容跟新游戏模式的游戏是叙述32岁的男主角「文生」因故脚踏两条船于两名「凯瑟琳」之间,他的苦恼形成了恶梦摧残着他,在这大人恋爱地狱中,他必须依靠来自玩家的智慧解开各种地狱的拼图,进而生存并且走向结局。

就在今(21)日,透过日本Fami通杂志,《凯瑟琳 丰满肉体》透露出了更进一步的游戏情报。第三位凯瑟琳将由「平野绫」担任配音,与性感、强势,分别由泽城美雪与三石琴乃配音的两位凯瑟琳不同,第三位凯瑟琳通称「琳」,她是文生常去的酒吧所雇用的钢琴家,言行有点欠缺常识,但她纯真文静的个性将会是「愈疗」文生心灵的人物,她将为因恶梦而痛苦的文生加油打气,进而给文生引导出新的价值观,琳的存在也将会带给两位凯瑟琳影响。

因此本作自然会追加关于琳的故事,而原本的两位女主角亦会追加新的结局,当然还包括了新的过场动画以及性感场面,增加的结局量也不会只有一个两个。从Fami通杂志与制作人「桥野桂」、监督「后藤健一」的访谈中,还可以确定这次会加入一个新模式,这将增加游戏的难易度跟变化性,透过新模式,在拼图游戏部份将会出现复数方块连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状况。当然如果不习惯新模式,玩家还是可以在游戏过程中透过设定切换为原版本的旧模式,回到一个一个方块老实搬动的游戏方式。

除此之外,两位还提到目前游戏的开发进度约在50%,并预定支援跨主机存档,让PS4版跟PSV版能够交互游玩。另外一个令人在意的地方,就是《凯瑟琳》的对战模式在外国玩家之间超出想像地大受欢迎,因此将会在这新作中加入线上对战模式。由于在台湾时间12月22日傍晚6点半,Atlus将举办线上直播节目,所以在杂志情报上可能还有所保留,或许在这场直播节目中,Atlus将会带来更进一步的《凯瑟琳 丰满肉体》详细情报,让喜欢这款由成人偷情世界营造出拼图游戏的玩家能够一口气清楚《凯瑟琳》的新生。

更多游戏福利请前往:页游开服表


想吃炒飯

【平欢】倒影


CP:张庆欢 陈博
ooc预警,不存在什么He Be,结局自在人心。
现实向

风花月似戏一场遗容任你瞻仰
壮观得夸张你可会流着泪冥想
最终你吐出这一句别勉强

——周柏豪《够钟》

<<<

陈博再见到大头的时候张庆欢牵着女友等在餐厅外面,手里号码牌已经到了三位数,这个人大概还是听不懂中文,笑呵呵地和女孩聊天,叽里咕噜思密达一串,身边人偶尔侧目。
女友很漂亮,笑起来眼睛弯弯和马叔叔一个样。
陈博扯扯身边的人朝那对情侣抬了抬下巴,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他坐在另一家广式餐厅里,面前残羹剩饭无人收拾,朋友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服务员却迟迟不肯出现,仿佛暴风雨般的爱情。
呸。
电竞交际花平野绫应该和朋友说明原因,起身走出...


CP:张庆欢 陈博
ooc预警,不存在什么He Be,结局自在人心。
现实向

风花月似戏一场遗容任你瞻仰
壮观得夸张你可会流着泪冥想
最终你吐出这一句别勉强

——周柏豪《够钟》

<<<

陈博再见到大头的时候张庆欢牵着女友等在餐厅外面,手里号码牌已经到了三位数,这个人大概还是听不懂中文,笑呵呵地和女孩聊天,叽里咕噜思密达一串,身边人偶尔侧目。
女友很漂亮,笑起来眼睛弯弯和马叔叔一个样。
陈博扯扯身边的人朝那对情侣抬了抬下巴,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他坐在另一家广式餐厅里,面前残羹剩饭无人收拾,朋友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服务员却迟迟不肯出现,仿佛暴风雨般的爱情。
呸。
电竞交际花平野绫应该和朋友说明原因,起身走出餐厅上前拍拍曾经队友的肩膀,阿欢可能会吓一跳,然后弯起眼带着泡菜味口音叫他——“小平。”
小平啊。
他们可能会有个拥抱,说不定陈博还能再揉揉他那头柔软拳曲的头发,一直内向而温和的队友笑起来像陈博还在上幼儿园的小侄子,软乎乎地撞进怀里抬起脸,就算刚把陈博的键盘拆了,他也舍不得多说两句。

屯里的马爷爷呀,那些年也算是被我们拖累啦。

最后陈博起身走向一个服务员向他提出收拾餐桌的要求,他腰杆笔直,穿上西装的时候和那些毛头小子仿佛两个世界,背过身的瞬间,有人抬头看了一眼,在那些排对等位的人之中。

“我昨天在鸟巢见到马瑞了,他带着他女朋友,啧啧。”
陈博用拇指食指捏起一个叉烧包,听到这句话白眼一翻差点被噎得说不出话,拿起大麦茶猛地灌进喉咙才把自己从生死边缘拯救回来。
“老哥们我刚才让你看的就是大头啊,你根本就没听我说话。”
他夸张地抚着胸口把气顺下来,回头想要指对门的烤肉店,眼珠子转了一圈看下来也没找着那个戴着眼镜的韩国人。
陈博心说,可能是人太多,等不住了。
“哪儿呢?陈博你怕不是眼瞎了骗老子?”
那边还在嚷嚷,陈博已经倒了第二杯大麦茶,凑到嘴边的时候烫得自己一个激灵连忙把杯子放下。

小平啊。

他抬起头,只看到喧嚣的,依偎在一起的人群。

<<<

陈博一直都很喜欢张庆欢。
就像他也一直很喜欢韩金,也一直很喜欢具晟彬,他们可以睡一张床,喝一杯水,用同一副碗筷,上次和韩金去看比赛住宾馆还不小心把牙刷混了。

牛牛笑他如果电竞是个后宫小说,他一定是里面最渣的那个男角色,是要被千刀万剐做成人彘的。
“诶你怎么不如说张庆欢那个老硬币啊,看起来老老实实,红颜祸水害了多少人了?”陈博一个抱枕轻轻砸在女朋友身上,吓得豆花从沙发上纵下来一脸迷茫看着两足动物打闹。

我和张庆欢是一类人。

后来有一天,陈博接水回来正巧碰上张庆欢起身,两个人面对面走向彼此,小学生一样拦了对方的路,陈博左走一步张庆欢也朝左边挪一点,陈博只好又移回原位,张庆欢还是正正挡在他面前。
尴尬而像个白痴。

“西巴……傻逼马瑞。”
“傻逼小平。”

陈博的目光在张庆欢脸上顿了一秒,看到他笑起来弯弯的眼,看到他眼角细细的纹。

“嗤,老男人。”

然后他想起早上在镜中看到的自己。
就仿佛倒影,就仿佛镜面中的另一个自己。

什么嘛……
我和马大头是一类人啊。

小平啊。
小平啊。
小平……

平个屁啊。
陈博想想这个人说话时候的语气,一个白眼又翻上去了。

<<<

三星夺冠的时候具晟彬哭得像个狗子,委屈又无奈。作为一个成年人,哭是可以的,但是嚎啕大哭是不可以的。
陈博在他擦眼泪的时候窥探到那双眼睛,其中满是不甘。
当初大头离开老干爹的时候眼神是什么样的他已经忘的差不多了。
三四年这个战队人来了又走,他作为队长不能记住每个人的眼睛是件好事。
记住了就会不甘,不甘却没有满足愿望的能力会失望。
不要失望是最好的。

“我们已经没有比赛打了。好想打比赛啊。”
这样的话在S6结束的时候他说过,那个时候马大头还在老干爹担任首发,所有人都隐隐嗅到别离的气息,只有陈博的狗鼻子闻出来这味道出自张庆欢。
拍拍脑袋也想得到,所有老将都无法避免的,又都在胸腔中燃烧的东西。
岁月流逝,冠军梦想。
张庆欢已经是个传奇了,二十五岁能够保持这样高的竞技状态,拥有这样热烈的梦想。
陈博都为他不平。
不应该被拖累的人有一个就可以了。
这一个指他还是指谁,现在已经失去了意义。
Make me the hero.
出征曲中出现陈博的脸的时候正是这一句,陈博笑着和牛牛说,嗨呀,还英雄呢,我不当狗熊就已经很好了。

他看着张庆欢停在排位界面的电脑屏幕,又觉得自己和马大头没有那么像了。

<<<

所以张庆欢离队的时候陈博是最不痛苦的那一个。虽然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是最舍不得张庆欢的那个。
应该是imp吧,人生地不熟的国家队里只有一个韩国人可以和他分享同一个语言带来的情绪。
陈博吃得正开心的时候有人拍了拍他的肩。
“小平啊,Fighting!”
张庆欢举着一杯起泡酒朝陈博走来,笑容轻快又美好。
以后他就要奔赴另一个未来。
奔赴另一个梦想。
奔赴所有人同样的梦想。
陈博也随着他笑了起来。
弯起眼的时候陈博注意到张庆欢也在仔细的打量他。
就像第一次进老干爹的时候一样。那双漂亮的眼睛里装着的东西让陈博一瞬间以为自己面对着倒影,其中一清二楚。
有什么,没有什么,错过了什么,在愧疚什么。
一清二楚。
于是陈博伸出手搭在对方肩上,他随意地拥抱了张庆欢,张庆欢也回之以拥抱。两个人就像从未亲近过一般,就像从未在深夜分享同一块烤豆腐,就像从未在胜利后分享同一种喜悦,就像没有喊过那几句“小平”“大头”。
就像从来没在镜子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陈博伸出手,再一次揉了揉张庆欢的头发。
柔软的,拳曲的。

<<<

后来老干爹的状态人尽皆知。
后来小非洲的辉煌人尽皆知。
平野绫还是这么捞。
马叔叔还是这么强。

<<<

陈博还是有很多喜欢的人。

<<<

陈博依旧在每天照镜子的时候会从其中看到另一个人的影子。

<<<

不是彼此影响,不是彼此模仿。

<<<

“陈博,我想吃冰淇淋。”
“大冷天又雾霾,别吃了。”
他和牛牛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停在首都机场T2航站楼麦当劳前,最后陈博妥协,余光瞥到牛牛开心地比了一个V字,他走向收银台要了一个奥利奥麦旋风。
在他接过麦旋风的时候牛牛拍了拍他的肩。
陈博回身就看到了张庆欢。
他拖着两个行李箱只身站在航站楼大厅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就这一瞬间,他也看到了陈博。
没有寒暄,没有兴奋,陈博觉得自己早就见过这个家伙好几次了,根本没有必要装出什么久别重逢。

陈博搂住牛牛,朝张庆欢咧开嘴,他的牙已经不是几年前那样东歪西倒,他们也已经不是队友。
两个人看着彼此仿佛看着倒影。
张庆欢眯起眼笑的时候眼角皱纹比他离开老干爹那会儿更明显了,痕迹从墙角开始,蜿蜒过两人脚下的大理石砖,碎石堕入深渊,大地裂开将他们隔在一步之遥的彼端,只要迈出这一步就能够跃过间隙,就能确认那些烂熟于心的不解。
两人一同笑着朝对方点头,迈开步子,擦肩而过。

那些痕迹像极了他们眼角眉间悄悄生长的皱纹。

F.I.N

<<<

好久不写啦,你们想不想我啊🐒
小平和大头在我心里真的很像,就如同倒影。

最动人时光 未必地老天荒,难忘的 因你太念念 才难忘。

³⁶

阿毛又要说我考古了()
这是听神前暁しでの鸟有感而发的考古大会!

阿毛又要说我考古了()
这是听神前暁しでの鸟有感而发的考古大会!

峡谷阴阳师Sora

【全家修罗场】前任是座无法翻越的大山呀 番外一 乐观的平野绫

PYL篇

韦神:“这把我又carry平野绫吃到鸡了,还可以吧?”

Funny:“你这又送药包又挡子弹的,他能不吃鸡?为什么我就是上去挡枪子领便当的啊?韦神你简直不当人啊。拿平野绫当女儿养,拿我当狗。。。”

韦神:“你有狗可爱也行啊?再说了我这养个女儿砸手里了啊。。。至今也没能嫁出去。我也就只能带她吃吃鸡了。”

平野绫:“谁缩我嫁不粗去啦?!追我的人贼JB多,从长城排到明珠塔啊!”

Funny:“谁会喜欢你你是个怼粉的醋森。。。”

平野绫:“醋森怎么啦?醋森也会有女醋森喜欢的我告诉你。要有一颗乐观的心。”

韦神:“诶你的面膜要掉了。这么激动吗?不过话说回来你之前喜欢的那个马润咋样了?”

平野绫:“谁喜欢他啦?听...

PYL篇

韦神:“这把我又carry平野绫吃到鸡了,还可以吧?”

Funny:“你这又送药包又挡子弹的,他能不吃鸡?为什么我就是上去挡枪子领便当的啊?韦神你简直不当人啊。拿平野绫当女儿养,拿我当狗。。。”

韦神:“你有狗可爱也行啊?再说了我这养个女儿砸手里了啊。。。至今也没能嫁出去。我也就只能带她吃吃鸡了。”

平野绫:“谁缩我嫁不粗去啦?!追我的人贼JB多,从长城排到明珠塔啊!”

Funny:“谁会喜欢你你是个怼粉的醋森。。。”

平野绫:“醋森怎么啦?醋森也会有女醋森喜欢的我告诉你。要有一颗乐观的心。”

韦神:“诶你的面膜要掉了。这么激动吗?不过话说回来你之前喜欢的那个马润咋样了?”

平野绫:“谁喜欢他啦?听说他和Faker是一对呀?我怕Faker吃醋韩服单杀我一千次哟。。。好怕怕。。。”

韦神:“这。。。还有这种操作的吗。那个总叫你一起双排的司马老贼呢?”

平野绫:“不知道啊。那是我好哥们儿啦。他找我一般都是看得起我叫我一起打游戏,不可能对我有意思哒。”

韦神:“那怎么办啊?”

平野绫:“什么怎么办啊?你着什么急呀我都不着急。”

“没事呀,小平嫁不出去的话,我娶他。”一旁的Imp语惊四座,训练室里顿时安静了。所有人都向他投去了惊讶的目光,包括平野绫自己。

“你们看我做什么?不相信我?我是认真的。”Imp笑成了眯眯眼,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看到没,Imp才是醋森啊!!!啊啊啊啊啊!”平野绫冲着Imp哀嚎一声。转过身去不再理Imp了。

山口琉璃花
马哥不疼,超委屈!贼想哭!

马哥不疼,超委屈!贼想哭!

马哥不疼,超委屈!贼想哭!

山口琉璃花
平畜是不是跟错人了?马哥:小绫...

平畜是不是跟错人了?
马哥:小绫你还不过来?Imp很可爱?好的我生气了。

平畜是不是跟错人了?
马哥:小绫你还不过来?Imp很可爱?好的我生气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